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OL小说《老白正传》第二章 陌生人

第二章 陌生人

[老白,你说她能跑哪去呢?会不会又跑钱夫人那躲去了?]坐在桌前,佟湘玉开始感到有点担心了。她先是后悔地嘟囔一阵,这会开始墨迹老白。

大堂里还没有客人,老白和小郭在打打扫扫,秀才和大嘴两人在吧台那小声嘀咕着,不时还嬉笑两声。郭芙蓉边干活,边那眼睛瞟着他俩,表情恶恶的。

老白扭头看了一眼表情有点落魄的佟湘玉,笑着说:[不会的,那丫头现在可不傻了,她看见钱夫人不上去淬两口吐沫就不错了。她也不小了,我象她这么大的时候都能......]

佟湘玉立刻把眼一翻:[和你比?你这么大都能骗糖人吃了!]

老白听后一脸苦笑:[你别乱提壶,回头无双听见又跟我没完了。]

佟湘玉叹气:[唉,你说她这个娃娃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呢?她能跑哪去呢?]

一边的小郭摇着手巾走过来,坐在佟湘玉身边,指着她道:[你这叫自作自受!谁让你大清早不让我们耳根清净了?现在好闹心了吧?]说完,又站了起来,晃晃悠悠地走到秀才他们身边,恶狠狠地说:[你们俩在冒什么坏水呢?]

佟湘玉回嘴道:[你才自作自受!你说她一个小娃娃敢把先生给点了,那还不反了天呀?不教育教育能行吗?]

[给先生点了?]老白吃惊地问。

[是呀!点了,点得先生一个时辰都动弹不得!]佟湘玉道。

[葵花...?]老白又问。

[是呀!]佟湘玉说完还故意把头仰起来,对着老白盯盯地看。

老白脸一红,咽了吐沫道:[这熊孩子......]

[拿来!]这边老白话未落地,那边郭芙蓉已经高声惊叫起来,她一蹦三尺高,对着吧台里的那俩人高声叫喊。这一嗓子把佟湘玉和老白都吓了一跳。

佟湘玉刚想发作,那边小郭对着她喊:[掌柜的,你管不管啊?他们俩在看那个呢!]说完,气得在原地直跺脚。

佟湘玉问:[哪个?看哪个?]

郭芙蓉道:[就那个拉,这俩死东西不学好。]

佟湘玉:[到底哪个?]

郭芙蓉急了:[哎呀,就那个,上次那个画师画的那个!]

还没等佟湘玉说话,老白眼睛大亮,在边上高叫一声:[你们还留着呢啊?让我看看,让我看看!]说完,两步窜了过去。刚到近前,又看见佟湘玉怒不可遏的表情,马上脸一变,大声又说:[你们俩怎么能看那个呢?那是你们小破孩该看的吗?马上交出来,快!上交!]

吕秀才和李大嘴看着老白,齐刷刷地摇头,又整齐地感叹:[没义气啊,没义气!]

郭芙蓉大叫:[别闹了,你们俩马上交出那个!尤其是你,吕秀才,人家大嘴还是单身呢!你怎么教人学坏?]]

吕秀才立刻象受了冤枉一样,马上把手里的春宫图拍在案子上,嘴里解释道:[怎么是我教他?明明是他教我嘛!这东西就是他给我的!]

这次轮到老白和大嘴摇头了,如刚才一般整齐:[没义气啊,没义气!]

佟湘玉走过去拿起那些画纸,转身奔厨房,边走边说:[烧了,这东西赶紧烧了!]

郭芙蓉一把掐住了秀才的耳朵,秀才疼得呀呀乱叫。郭芙蓉也不撒手,牵着秀才向后院走去。老白看人都走光了,对着还发愣的大嘴嘿嘿一笑,声音压得很低问:[还有没?还有没?再拿点出来看看!]

凌腾云这个累呀,好久不锻炼了,跑了这会时间,浑身大汉淋漓。可气的是前面的那个黑衣人看似也跑不动了,却始终能和他保持十几丈的距离,他快前面也快,他慢前面也慢。这都跑出七侠镇有些距离了,前面都快到八里庄了,可是凌腾云始终就追不上他。他有些生气,生自己的气,气自己的轻功不到家。还有点绝望,绝望前面那家伙的体力不是一般的好。想到着,他停了下来,弯着腰大口大口地喘气,舌头象狗一样伸出老长来。

奇怪的是,前面那个家伙居然也停了下来,还转过身,姿势和表情都跟他一样地喘气。凌腾云气得鼓鼓,他向前走了一步。马上,前面的人就向后退了一步。再前两步,那边就又退两步。他马上表示放弃,还向前面那个摆了摆手。然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脸色累得煞白。

前面的家伙看起来也好不到哪去,他也坐了下来,还对着凌腾云笑了笑,笑得难看极了。笑完,他主动张口夸道:[官爷,你的体力也忒好了,我张这么大,你是我第一个没甩下的人。]

凌腾云觉得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于是只好苦笑说道:[你也很快,你是我第二个没追上的人。]

前面的人诧异地问:[第一个是谁?]

凌腾云答:[盗圣!]

那人听后放声大笑:[哈哈哈,难怪,难怪。]

凌腾云看见那人抬头大笑的机会,突然一个鱼跃翻身,箭一样向前冲了出去,他算准这是最后的一个机会,他觉得他有八层把握。可是,他错了,就在他腾身而起的同时,那人象算出了他的行动一样,也是立刻起身奔出。两人一前一后,再次追逐起来。

又跑了几里地,凌腾云实在是跑不动了,身上的衣服已经可以拧出水来。他脚下一踉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突然又觉得不对,抬起屁股一看,一块已经干枯的牛屎被他由馒头坐成了大饼子,牢牢地粘在了他的裤子上。向来干净的凌腾云哪受过这个,顿时,嗓子眼一热,哇地一口就吐了出来。

前面那人看见凌腾云停了,也站住了身子。如果说凌腾云象水捞出来的一样,那他就象是第二个被捞出来的。满头的汗顺着腚沟子,不对,脸沟子,不停地流着。他喘着粗气看凌腾云吐得起劲,自己的嗓子眼也开始发紧。一阵小风吹过,把凌腾云的那点味儿正兜在了他的脸上。这家伙再也控制不住了,井喷一般地吐了出来。

这下好,两人谁也不看谁,都蹲在路边吐着。这时,一个赶着驴车的老汉由此路过,回头对着车上的老太婆说:[瞧瞧,我才喝两口,你就嘟囔,你看人家,大早起来就喝多了......]老太婆一脸不高兴,呆坐在车上,手里举个白旗,上面写着:路过。

郭芙蓉是看着祝无双把秀才捆起来的。即便只是捆绳子,她也不愿意让无双来动手,为此她心里酸酸的。可是没办法,一个黑衣中年人把剑架在了掌柜的脖子上,那边的佟湘玉已经快要吓昏了,双腿筛糠身子发抖,别说反抗挣拖,连站都站不稳,还是黑衣人架着她才不至于瘫倒。

怎么办?她只能在心里暗自打算。老白和大嘴还在前面的大堂里,也许老白能快到出手,可是黑衣人胁持的是掌柜的,要是我或者无双还或许有机会。打定主意,她大声叫到:[放了掌柜的,我做你人质!]很大声,死老白应该能听见。

佟湘玉立刻感动得热泪盈眶:[小郭......]

[闭嘴!]黑衣人一声低喝,[你,把她也捆起来!动作快点,否则我不客气!]

祝无双没办法,只能把郭芙蓉也捆了起来。小郭的眼睛上下猛翻,挤眉弄眼。还没等无双明白她的意思,黑衣人又说:[捆结实了!]一句话,让郭芙蓉气得咬牙切齿。

捆完郭芙蓉,黑衣人又突然一把扯过秀才,把佟湘玉向外一推,大家还没反映过来,剑又架到了秀才脖子上。这次轮到秀才筛糠了,他比掌柜的还夸张地抖着,脸色惨白。郭芙蓉这个气呀,跺脚高叫:[有本事你冲我来啊,你专挑不会功夫的算什么能耐?]

黑衣人笑了,却没理她,对佟湘玉低声喝道:[现在你,把她捆上!捆结实了!]

于是掌柜的只好战战兢兢地把无双捆了个结实。刚捆完,大嘴哼着小曲走了进来:[郎君呀,你是不是饿...哎呀妈呀!]刚哼到一半,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还没等起来跑,黑衣人喝道:[站住!动一动我杀了这个男的。]一句话,把秀才吓个半死,差点没昏倒在黑衣人怀里。[去,捆上他!]

大嘴吓呆了,他看着掌柜的走过来,把自己也捆上了。一边的小郭开始大叫:[你是不是男人啊?有能耐放开我,咱俩单挑!信不信姑奶奶一招惊淘掌能把你拍死?你要是有本事......]

[别动!后面的!]黑衣人看着小郭并未回头,突然高声喝断小郭的叫喊,话却是对着从后门悄悄进来,刚举起手指的白展堂说的。

[唉!]老白一声叹息。[笨死了你!]说着手指着郭芙蓉。

小郭叫:[什么?我笨?我反映够快拉,全院的人只有我知道给你打掩护,你还说我笨?]

白展堂:[你那是叫打掩护吗?你手脚捆着,还要跟人单挑,只有傻瓜才愿意,再说,你掩护就掩护,你老给我使什么眼色?傻瓜也看出来他身后有人了?什么演技吧,群众演员!还是刚开始北漂,刚知道蹲电影厂大门的。]

小郭气得咬碎牙根,声音仿佛是从牙缝里生挤出来的一样:[白...展...堂!我跟你拼了!]说完,头一低,一脑袋奔老白顶了过来,老白只好向一边闪开,几乎与此同时,闪电般对着黑衣人出手。

[葵花点......]招是出去了,没想到人家早有防备,扭身把秀才送到了前面,老白几下都点在了秀才的身上,可怜秀才本来欲昏倒的姿势竟被老白生生定在了那里,两腿都是弯的。好歹是不筛糠抖动了,可是,脚下居然缓缓地流出了一摊水。秀才...尿了。再看秀才的双眼,有两行晶莹的泪水涌出。

[咦----呀!]老白蹩嘴皱眉。

一边的小郭灰溜溜地kao过来问:[这次演技怎么样?]

老白点头:[好,影后级!]

小郭:[柏林还是嘎纳?]

老白:[奥斯卡!]

黑衣人这时不耐烦了,高声喝到:[少废话!把他也捆上。]

佟湘玉委屈地含着眼泪走过来,然后委屈地给老白捆上了。老白动了动身子,埋怨:[这实惠人,捆这么紧干吗?]

[你到底是干什么的?]kao在一棵树下,凌腾云对着不远处也kao着树的那人问。

那人笑,看起来岁数不大,牙齿白白的。[不能告诉你,但我不是坏人!]说完又笑。

凌腾云不甘心,接着问:[不是坏人你跑什么?]

那人还笑:[跑当然有跑的目的!]

凌腾云问:[什么目的?你别告诉我你是在健身,奥运会可是明年才开呢!]

那人奇怪地问:[什么会?]

凌腾云:[说了你也不懂!说啊,你到底跑什么?]

那人有问:[你审我啊?]

凌腾云笑:[没,我都抓不到你,何谈审你?看在咱俩跑了这么久的份上,你就不能给我个交代吗?]

那人又笑了:[好,就告诉你,我跑,是因为我想引开你!]

凌腾云一愣:[引开我?]

那人:[是的,引开你,我师父就好办事了。]

凌腾云:[你师父?你师父是谁?他在哪?]

那人这会没有说话,只是笑得更加得意了。

凌腾云:[就没有人告诉你,你笑起来很难看吗?]话刚出口,身子一下向前窜出,直奔前面的人。

那人吓了一跳,扑棱一下翻身而起,头也不回地向前再次飞奔起来。一口气又跑出一里多地,回头一瞄凌腾云的身影只有黄豆粒大小了,于是站住嘴里嘟囔:[看来你还是不行...]猛然间发现,凌腾云正撒开丫子向回跑,他气得跺脚高叫:[你个瓜娃子!跟老子耍赖!!]说完,纵身追了上去。

 



 

点击返回武林外传OL小说《老白正传》目录
点击返回【大嘴武林】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