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OL小说《老白正传》第五章 你是谁

 

第五章 你是谁

黑衣人去后院找盆去了,小贝赶紧从楼梯另一边绕了过来。快走到大家面前时,没留神绊到地上的大嘴摔了个跟头。大嘴睁开一只眼睛,小声嘀咕:[看着点啊!]说完,又仰面倒下装死。

大家一阵乱,还没等小贝想好先解谁,黑衣人的脚步声已经传来。莫小贝想都没想马上趴在地上,还好大家一排坐得整齐,挡住了黑衣人的视线。

黑衣人咣当一下把盆扔在地上,对着白展堂说:[来吧,就你先来。]

老白哭丧个脸,央求:[可不可以让她们女人闭上眼睛?]

郭芙蓉怒吼:[你当谁高兴看你啊?]

无双应和:[9494!]

老白玩楞的:[你想看也给不你看呀!是不是,秀才?]

秀才哼了一声,扭头不看。一边的黑衣人不耐烦地说:[痛快点!]

老白无奈,慢慢地站了起来,嘴里哭丧:[完了,完了。白展堂,今天你的脸丢大了!]他说着慢慢地走了过去。双手依然被捆在后背,于是,他又说:[大侠,只能由你帮忙拖裤子了!]话音未落,他身形一变,双手一下甩开绳子,然后猛地后退了丈许远。

黑衣人一愣,吃惊地问:[你怎么解开绳子的?]

听了这话,趴在地上的莫小贝伸出手指做‘v’字形,嘴里轻声:[yeah!]

老白一笑,一边活动着双手,一边说:[少说废话,咱俩较量较量吧!]

黑衣人也笑了,然后刷地抽出宝剑,剑尖一指白展堂,说道:[较量就较量!]

老白被宝剑吓了一跳,咽了口吐沫,说:[不带动武器的!]说着,把刚举起的手指收了回来。

黑衣人放声大笑:[哈哈哈,你当是小闺女跳皮筋吗?这是战场哪那么多规矩?你接招吧!]说完,挺剑便刺。

老白明知吃亏,也只有硬头皮上。可是面对着三尺青锋,他也只能左躲右闪,样子狼狈不堪。刚两三个回合,这边郭芙蓉大叫一声也冲了过来,三人斗在一处。

莫小贝此刻也不用躲藏,她爬起来,接着松绑。等无双也加入站团的时候,莫小贝也想跃跃欲试了。这时,大嘴也不用装死,马上爬起来,对着小贝说:[还有我呢?给我也解开啊?]

秀才和佟湘玉也附和:[对对,还有我,还有我。]

莫小贝坐在桌面上,双腿上下悠荡,对他们三个翻了个白眼:[三个废物!你们还是先绑着吧,躲远点,小心伤了你们!]

李大嘴,佟湘玉,吕秀才一起咬牙切齿:[莫...小...贝!]

黑衣人一对三却一点也不慌乱,反倒是这边三人,由于空手又忌惮人家兵器,反而不敢莽然出招。四个人身形跳来跳去,晃得小贝眼花。嘴里嘀咕:[你们这是跳舞还是打架啊?]

没人理他,因为没人敢放松警惕。但是,仿佛真是因为她的话,几个人都不动了。一边的黑衣人一剑擎天,另一边三人各站方位。大家都在寻找那稍纵即逝的机会,没有十分把握,决不贸然出手。

莫小贝却不管这些劳什子,她跳下桌子来到几人身边,背着手装出一副老学究的样子。开始上下打量几人。

白展堂二指当先,眼神凝铸。心里在想:死丫头,离我远点。

祝无双的眼神里已经开始lou出一丝焦虑,她在心里嘀咕:小贝,快回去,这里危险!

郭芙蓉突然眼睛一亮,心里暗附:要是小贝过去缠住这家伙,我们就有机会出手了。

黑衣人面带微笑,似乎并不在意:抓了这丫头?不可,这会不是刚才,我如果一动,对面三人必定会出手,尤其那个男子,刚见他出手快似闪电,端地不可妄动。量这小孩子也不能把我如何,凭她的力气让她打,还不好象挠痒痒?

佟湘玉大叫:[小贝,你快回来,危险!]

莫小贝背着手转了一圈,说道:[你们这是相面还是打架呢?这叫打架吗?...葵花点穴手!]说完,轻松地在黑衣人后背点了两下。

顿时,大家全都大吃一惊。莫小贝,表情得意地道:[打架不出手,那还打个屁?]

黑衣人脸色已经大变,他身子纹丝没动,嘴里恶狠狠地说:[这丫头,居然会武功!!]

老白三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会他们不知道该动还是不该动,老白为此做了个虚晃,直看到黑衣人确实被小贝点住才突然放声大笑。看到老白笑了,郭芙蓉和祝无双才敢收住架势。这时大家才一起欢呼,无双和小郭还把小贝抱了起来。老白却走到黑衣人面前,伸手拍了拍黑衣人的脸,嘴里说道:[让你厉害,你厉害呀,你再给我厉害呀?]

大嘴突然叫起来:[老白,快给我松绑,我都快勒死了......]

老白说:[世间的事,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有时候两个高手可以大战几天几夜,有时候高手之间连招都没出,就已经分出胜败了。真正的功夫,其实并不一定要姿势漂亮,身法潇洒。真的好功夫,就是能击败对方的招数,仅此而已。哪怕你的招式看起来,比野狗撒尿还难看。葵花点穴手是那种大众的武功,不生冷,不晦涩。只要肯用功,谁都可以学会。与之相比的是某些博奥精深的武功,生硬难懂,且没个十几二十年难入其门。所以,各位广大观众,如果您也对葵花点穴手感兴趣,如果您也想象小贝一样轻松战胜大侠高手,那么请您到七侠镇同福客栈找公关部白经理,就是在下。欢迎各位来人来函咨询洽谈,咨询费不要钱!]

这下子,屋里热闹多了。凌腾云等人包括黑衣人的徒弟都被带到了屋内,大堂里立刻就显得拥挤了。

众人都已经各自坐好,本来小六张罗着要把这二人带回衙门,但是佟湘玉说什么也不肯。于是,凌腾云决定在这里直接审问。说实在的,不知道为什么,凌腾云始终觉得自己对这个跟自己赛跑的家伙有些好感。起码,关于轻功,他在心里就十分佩服这小子。

黑衣人和他的徒弟都被反绑着站在大堂正中央,剑也被人没收,这会正引得大嘴和小贝啧啧称赞。二人的表情傲气凌人,丝毫没有点求饶的样子。这时,还是徒弟先开了口,对着黑衣人低头认错:[师父,徒弟该死,我办砸了!]

黑衣人慈祥地笑了笑:[没关系,你也尽力了。]说完,看着徒弟脏得不能再脏的衣服。

徒弟鼻子一酸,哭丧着道:[可是我不该告诉他们你在这里。本来,我是准备死也不说的,可是,可是这个家伙太损了,要扒光我游街,徒弟没办法......]边说,边对着小六努下巴。

小六脸一红,发现四周一片白眼翻动。

黑衣人笑着说:[别哭,男子汉大丈夫死又何惧?其实为师来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这步了。只可惜,老夫心愿未了,实在不甘啊!]

徒弟听后,猛然转身,对着坐在面前的凌腾云说:[兄弟,我看出你是一条汉子!大某本欲交你这个朋友,可惜殊途两路。可是,求你放过我师父,要杀要剐大某一人抗了,决不吐半个不字!]说完,咕咚一下跪在了凌腾云的面前。

凌腾云赶紧起身扶他起来。还未答话,一边的小六说到:[大胆!谁的罪谁受罚,岂是你想如何便如何的?]说完,小眼睛环顾四周,又是一阵白眼翻来,来他师父老邢都瞪了他一眼。他一咬牙,挺直胸膛又说:[怎么了?我说不对吗?不对吗?]

黑衣人哈哈一笑,对着徒弟说:[傻小子,这位捕头说的对,该是为师的罪过,岂是你能抗得了的吗?]

这时,佟湘玉突然说话:[这位大侠,你到我们这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你能不能把实情都说出来?]话音一落,大家忙附和,[对,对,这话说的对。]

黑衣人叹了口气,缓缓道来:[好吧,如此老夫就实话实说了。不到两年前,小女星雨不辞而别,留下纸条说要闯荡江湖。从她一走开始,我和她娘便日夜担心,日夜思念。整一年,这丫头居然连个信也没给过我们,所以过完年不久,她娘实在想她难受,就让我出来寻她。老夫寻遍千山万水总算找到点线索,却发现这不肖的丫头,居然干起了贼人的勾当。一怒之下,老夫回到家中。万没料到,当我把实情告诉给她娘后,她娘一气之下居然撒手而去。]说到这,黑衣人顿了顿,似乎想平复下心情,却实在难以继续倾吐。

众人无不低头叹息。

姓大的年青人这时走过去,安慰师父,转过身说道:[我来替我师父说吧。前段时间星雨突然回来了。跪倒在师父脚下发誓痛改前非,说正是这里一位满腹经纶,武功高强,厨艺超群的年轻人,让她懂得了世间的道理和做人的真谛。]

众人扭头看了看大嘴,老白用手点着他道:[李大嘴呀李大嘴!]大嘴害羞地低下了头。

大姓青年接着道:[可是,师父并未相信她的话,盛怒之下将她赶出家门。谁知...谁知星雨出门后,竟一头撞在师母的墓碑上自尽了。]

众人失口惊呼:[啊?]

李大嘴更是跳了起来,大声喊道:[她死了??]

大姓青年,呼了一口气,又道:[万幸的是我们赶去的及时,好歹还是救回了她的性命!]

众人这才呼了口气,可是李大嘴却不仍不甘心:[然后呢?然后呢?]

大姓青年又道:[命是救回来了,可是星雨从此昏迷不醒。每日只是在昏迷中念叨着,‘罪过,我的月亮,罪过,我的月亮’,师父找了无数名医却始终难以唤醒她。直到上个月,师父请到了江湖名医薛神医,才得知星雨这是心中有结,除非能化解她心的结,否则星雨这辈子都不会醒来。]

李大嘴问:[她心中的结是什么?]

黑衣人突然开口说道:[是你!]

李大嘴惊呼:[我?]

黑衣人,点头答:[是的,是你。起初我真的不知道星雨心中的心结是什么,我猜可能是你,也可能是她母亲去世给她的打击。可是现在我明白了,是你。一直以来,我不知道星雨嘴里念叨的话是什么意思,直到刚才他叫你!]说完,一指白展堂。然后又道:[他叫你李大嘴,这是你的外号。可是,这也让我一下子明白了,星雨不是在念叨着罪过,星雨是有口音的,她念叨是‘嘴哥’!那句话应该是‘嘴哥,我的月亮’!]说完,看着李大嘴。而大嘴此刻已经完全瘫倒,身子软软地kao在旁边的秀才身上。

柳星雨:[我也有心情特别差的时候,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看着月光,我的心情就会慢慢变好起来。]

柳星雨:[我喜欢赶夜路,因为一抬头我就能看到月亮。明亮,皎洁的月亮,高高地挂在空中,我走到哪儿,它就跟到哪儿。对我来说,它就是一个忠诚无比的守护者。这么多年来,一直默默地关心着,爱护着我,我相信,在每个女孩子的心中,都藏着这样一个守护者。]

柳星雨:[这个死胖子是不好,又穷又笨又丑……可是,可是他的心肠是的确好,我闯荡江湖这么多年,只有他真心对我好,而且他并不是因为我长得怎么样。]

柳星雨:[嘴哥,我偷过东西,我觉得自己的东西不干净,你跟我来,你看那个月亮,它是我最宝贵最干净的东西……归你了。后会有期。]

秀才说:[‘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是宋代文豪苏轼的名作《水调歌头》。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中秋节,东坡先生思念他的弟弟,一时兴起把酒而作。何等潇洒?何等豪放?让我辈文人何等景仰?唉!众位看官,读书吧,只有读书您才能明白知识的作用,只有读书您才不至于象李大嘴一样,到了这个时候把这篇如此恰如其分的词作所忘记。如果,您在这个时候,心里也对柳星雨有那么点怜惜,那么赶紧报名参加同福客栈新一期马上开办的文化补习班,本人保证让您学会如何珍惜你身边的那个同样值得您怜惜的人。报名请咨询,七侠镇同福客栈财政部长吕轻侯,就是在下!谢谢!另外,所有参加本补习班的同学,均可免费学习一套货真价实的惊淘掌。]

老白怒道:[想戗行啊你?]

郭芙蓉:[就戗了,怎么地?就戗你了......]



 

点击返回武林外传OL小说《老白正传》目录
点击返回【大嘴武林】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