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OL小说《老白正传》第九十四章 冤仇有主

第九十四章 冤仇有主

崔世牛哭了,伤心地哭了。这个骄横跋扈的家伙一辈子没受过这般的羞辱。他被绑在了柱子上,全身上下的衣服被人扒了精光。当大嘴的手,伸向他身上最后的一条内裤时,他一边嚎着一边说:[我说!我说!!]

艾大侠摇了摇头,苦笑着看了看白展堂,不知道是该夸他还是该骂他。不过老白很得意,他要的是结果。秀才和大嘴这才又给崔世牛重新穿上了衣服。两个笨首笨脚的男人也就是敷衍了事,崔世牛这套衣服穿得实在别扭。大褂凌乱不堪,内衣被套在了外面,最可笑的是裤子,居然被大嘴反着套在了崔世牛身上。原本属于屁股的位置现在转到了前面,两块被屁股蛋子磨亮的部位在灯光下直发光。

老白把女人又重新招回来。佟湘玉今天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家伙每天换件衣服,怎么裤子磨成这样还穿?]

老白说:[大褂挡着看不见!你不知道,他里面更破,内裤都带窟窿眼的!]

佟湘玉打了一下老白,翻着白眼走开了。这时,艾大侠走了过来,拍着崔世牛肩膀说道:[咱们兄弟相交一回,我有个问题问你,你能不能说句实话?]

崔世牛流着眼泪,但还是点了点头。

于是,艾大侠问:[你跟我说你能救星雨,是不是真的?]

众人全都点头,尤其大嘴,很是期望地看着崔世牛。崔世牛看了看艾大侠,带着哭腔说:[我不能,我这么说是因为我想找借口接近你。]

艾大侠无比失望,仰起头看着天花板,紧紧地咬着下嘴唇。大嘴呆了呆,一屁股坐在了板凳上。老白这时问:[你为什么要接近艾大侠?]

崔世牛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咬着牙说:[我接近他也是为了接近你们。我故意说有副药只能在广阳府买得到,就是想把他骗到这里来。因为我知道,到了广阳府,他一定会到七侠镇来看他的女婿。这样我就可以在你们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混进来了.....]

众人恍然大悟。大嘴突然跳起来,指着他骂:[你损不损啊??你知道不知道这样很伤人心的??]

老白笑,扭头对大嘴说:[他连命都想要你的,还在乎伤你心??]

这时,崔世牛突然扭过头对着老白问:[这位白兄弟,我能不能先问你两个问题?]

老白连忙摆手:[打住!问问题可以,我不是你兄弟!我也不敢跟高丽人攀兄弟!]

崔世牛的脸红了,他的表情十分尴尬。末了,他点了点头,无奈地问:[那好,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刚才那招是从哪学来的??]

老白看着他,冷冷地笑了。但笑容里带着一丝酸楚,只有他知道,每次想到这点回忆,内心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所以,尽管他还是笑着,但看向崔世牛的眼神里,竟然充满着熊熊的怒火,第一次,人们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杀气。沉默了好一会儿,他突然反问崔世牛:[你知道我谁吗?]

崔世牛一愣,然后点了点头,嘴里慢慢地吐出了几个字:[盗圣,飞天大侠!]

老白慢慢收起了笑容,他依旧盯着崔世牛的眼睛。这一次,他狠狠地对着崔世牛说:[错!那是在你干下坏事之后,我才变成的。没有你当年的恶行,也许我现在依旧是一个跟着师父习武,每天正常地生活在幸福的日子里。正是你当年害死了我师父,我才无依无kao地早早走进了江湖。也正是因为你,我才从一个懵懵懂懂的孩子,变成了臭名昭著的贼!所以你今天不必奇怪为什么载在我手里,因为这是老天注定的。知道我们汉人有句老话吗: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今天就是你该有的报应!]老白越说越激动,眼睛突突着,闪着逼人的光芒。

崔世牛呆了,他不敢相信地问:[你是那个......]

[没错!!]老白打断了他,声音高亢:[你没想到吧?冤有头,债有主。当年你欠下的债今天终于该你偿还了!受死吧!!]一声断喝,老白突然身形一变,尽管受了伤,但还是拼尽了全身力气,向崔世牛的额头死穴点去。

[且慢!!]崔世牛在这一刹那,突然喊了一声。老白停了下来,瞪着眼睛看着他。崔世牛的表情已不如刚才般顽强,汗已经流了下来。他看着老白,声音已经有些打颤:[我承认,当年与你师父比试过,可你师父的死跟我没有关系!凭什么我要还债??]

老白怒,指着他的鼻子骂:[你他妈还敢狡辩??好,我就让你死个明白。咱们从头来!当年,你跟我师父因为扬州名妓苏大大发生冲突。你们决定在青云山一决高下,这你不否认吧?当时我师父赢了你,就是用得我刚才那招,相信你也看出来了。我师父赢了你后,并没象当初你们约定的那样杀了你,而是饶了你。当天晚上,我师父在扬州的客栈里就被人杀死了。尽管,江湖上的人都以为他是被马六刀砍死的。但只有我知道,他是被麻翻以后被人生生捅死的!因为那个晚上,我就在那个客栈里!我当时也闻到了这股迷香的味道,也一样被迷倒。是我师父拼尽全身的力气,把我推到了床底下,才逃过不死。很多年,我一面在江湖上四处游荡,一面调查着这种迷香的由来。可是,我能够找到它的解药,却始终找不到它的主人。现在我才明白,那是因为这种药只有你们高丽才有。本来,我也没怀疑到你。自你走进我们客栈,我就认出了你,但我情愿自己不认识你。因为我恨你,正是因为你,才导致了我师父的死。可是,当我今天晚上突然又闻到这个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味道时,一瞬间,我已经明白了所有事。当年,你干得的确不错。多少年来,我始终想不到是你。可还是我刚才说那句话,一个人做了坏事,就一定会受到惩罚的!只不过早晚罢了。]

崔世牛蔫了,象一只斗败了公鸡,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的。末了,他抬起脑袋,满脸是眼泪地对着老白央求:[我可不可以不死??]

老白的眼神淡定而又坚毅。他对着崔世牛摇了摇头,声音狠狠地道:[你害了我一辈子。本来,我可以象别人一样,堂堂正正地做人。我可以成为武林高手,甚至是江湖中的大侠。可因为你,我却做了贼。一生都无法洗白的贼!你说,我会不会饶了你?]

崔世牛不再说话,看着老白,眼睛里的泪水如泉涌动。在那些闪着光芒的泪花后面,有一丝绝望慢慢浮现。老白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转过身,背对着崔世牛。这时,艾大侠走了过来。他拍了拍老白的肩膀,又点了点头,然后把自己最衷爱的佩剑送到了老白的手里。老白明白,用剑杀死一个人,也算是对这个人的一点尊重。艾大侠毕竟和崔世牛曾经相交一场。

崔世牛看见了这个举动,颇有些感激地对艾大侠点了点头。艾大侠却不看他,默默地走到了一旁。老白举起宝剑,轻轻拔了出来。一把秋水如泓的长剑顿时发出了它自己的光芒。佟湘玉的眼睛也带着泪水,她安静又深沉地转过身,拉着郭芙蓉一起向后院走去。秀才和大嘴虽然没有离开,但都把目光转向了别的方向。

长剑出手!谁说老白只有手指才能快?这一剑如流星划过,带着嗡嗡的振动,直直地向崔世牛的咽喉刺去。当!!一声闷响,这把剑擦着崔世牛的脖子而过,深深地扎在了他后面的柱子上。而老白,已经低着头远远地走开了......

.

忘记一段仇恨,要比当初恨起来的时候难很多。可是老白知道,他只能试着去忘记。无论心里的那道伤痕有多深,有多痛,伤痕总会慢慢好起来的。放下属于那个记忆的包袱,把它交给时间,慢慢的,一切就都会淡淡随风而逝了。

不管如何,他总算给师父了一个交代。这些年的心结也就打开了。所以这一瞬间,老白的心里还是有些安慰的。吹着风,坐在屋顶上,老白突然感觉到了一点寂寞。不是属于孤独的那种寂寞,而是当这个他心中最大的心结解开后,他一下子失去了方向感。可是,他马上就笑了起来,想起自己的生活,想起湘玉,想起秀才他们,他又重新感觉到了温暖和充实。这一刻,他知道自己可以永远呆在这里,永远就这样幸福地跟他们过日子了。

忘记一段仇恨,要比当初恨起来的时候难很多。可是老白知道,他只能试着去忘记。无论心里的那道伤痕有多深,有多痛,伤痕总会慢慢好起来的。放下属于那个记忆的包袱,把它交给时间,慢慢的,一切就都会淡淡随风而逝了。

不管如何,他总算给师父了一个交代。这些年的心结也就打开了。所以这一瞬间,老白的心里还是有些安慰的。吹着风,坐在屋顶上,老白突然感觉到了一点寂寞。不是属于孤独的那种寂寞,而是当这个他心中最大的心结解开后,他一下子失去了方向感。可是,他马上就笑了起来,想起自己的生活,想起湘玉,想起秀才他们,他又重新感觉到了温暖和充实。这一刻,他知道自己可以永远呆在这里,永远就这样幸福地跟他们过日子了。

燕小六的初恋终于来了,这是他自己发现的。早晨醒过来后,他躺在床上不爱起来。这是平日里勤快的他很少见的。可是,今天不同,一想到昨夜里的那个美好的梦,他就不自觉地笑了起来。灰暗的小房子里只有他自己,所以他可以毫无顾及甚至放肆地笑。他笑得很大声,而且越笑越开心。昨夜那个梦里,他是那个披红带花的新郎,而沈悦君是那个天姿国色的新娘。大家是那么热烈地祝贺着他们,一个个羡慕他娶了个仙女一样的老婆。尤其是自己的老娘还有七舅姥爷,一个劲儿地夸他能干,夸新娘子漂亮。还有娄知县,亲自为他和沈悦君主婚......

燕小六就这样想着,直到有人来敲他的房门,才猛然又从梦中惊醒。他擦了擦美出来的哈喇子,很是不耐烦地喊:[谁??]

门口没有任何声音。静了几秒后,敲门声又一次响起。他气得直咬牙,一把甩来被子,光着膀子,趿拉着鞋,来到了门前,边开门边问:[谁??哑巴啊?]

门一打开,刺眼的阳光就射了进来。燕小六一下子睁不开眼睛了,可他还是感觉到了脖子下一凉,低头一看,一把寒光闪闪的宝剑,已经架到了自己颈前,顿时,他就再也说不出话来。

......

小郭把饭盆和水送进仓库后,甩着袖子摇摇晃晃地走了回来。崔世牛吃饭的速度她是知道的,没有一柱香的时间吃不完。她还嘀咕,都成阶下囚了,还那么细嚼慢咽的!她回到大堂里跟老白和湘玉无聊地侃了几句,还是没搭理秀才。这会儿,算了算时间,崔世牛应该吃完了。所以,她又甩着袖子晃晃悠悠地向后院走去。

刚撩开中门的门帘,她就吃惊地站住了。然后,一脸兴奋异常地跑了回来,煞有其事拉着佟湘玉和白展堂一起去看热闹。尽管没喊秀才,但秀才也好奇地跟了上来。一众人整齐地趴在门边上,由上至下lou出一排脑袋,向后院看去。只见大嘴在院子里双手上下挥舞,身子也来回不停的跳动着。

大家全都吃惊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大嘴练武?这可新鲜了,自从上次被骗后,他就发誓再不学功夫了。今天怎么想起来练武了?

再看大嘴,好家伙!也不知道他从哪学了一套拳法,不但招式刚猛有力,而且身法也灵动飘忽。内行的老白和小郭已经看出来了,他是以左掌为辅,右掌为主。舞起来呼呼带风,气势如虹。

老白小声对大家说道:[看!这掌叫‘力劈华山’!再看这掌,不得了啊,这叫‘白鹤亮翅’!呵!这掌更厉害!‘泰山压顶’!......]

突然,大嘴停了下来。一边看着自己的手,一边小声嘀咕:[这鼻涕真他妈粘!]

哗啦一声,门口一排脑袋全都跌落在地上,其中老白甚至口吐白沫,浑身发抖......




 

点击返回武林外传OL小说《老白正传》目录
点击返回【大嘴武林】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