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十回 壮怂胆捕头喝烈酒 施恩惠秀才偷剩菜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十回 壮怂胆捕头喝烈酒 施恩惠秀才偷剩菜 【文字剧本】

第十回 壮怂胆捕头喝烈酒,施恩惠秀才偷剩菜

友情出演:路人:张跃 丫环甲:甄麦娟

清早,客栈外,小米伸了个懒腰,有人向他罐里扔了一文钱
小米:站住站住站住...
那人奇怪地转身
小米:知道今天啥日子吧
路人:不知道
小米:今儿十五
路人:十五?咋了?
小米:逢初一十五,本丐休息,不工作
(小米把铜板丢还给路人)
路人:啥人啊?!饿死你算了!
小米:“哎,拿水,拿水”
小郭(拿着茶壶飞奔而出):“来了来了,客人吃着饭哪,不许喊啊”
小米:“毛巾,毛巾,拿毛巾来”
秀才(拿着毛巾跑出来):“别喊了,掌柜的要生气了啊”
小米(擦完嘴递给秀才,秀才回去):“饭,拿饭”
展堂奔出:“葵花点穴”
小米吓倒,谄笑“你忙你忙”展堂回去
小米(起身)“打个快板,自娱自乐”
小六(巡街过来)“行了行了,会打吗你?”
小米(不服气地将板递过)“你给我来个”
小六:“作为一个乞丐,连板都不会打,怎么要饭?听着啊”打起快板
小米:“中,有两下”
小六得意地向客栈中望去,客栈众人被吸引过来,含笑看小六打快板
小六和小米坐下,“竹板慢打,响叮当,讲一版英雄好汉武二郎,那武松学拳到了少林寺,论武艺,刀枪棍棒样样强”(转头看到邢捕头从街角走了过来,吓得把快板一放,低头想走开,客栈众人一哄而散)
捕头:小六啊
小六(低声):师傅
捕头(严肃地):知道你是谁吗?(小六嗫嚅)
捕头:我问你你是谁?
小六:燕小六
老邢:燕小六是谁?
小米:就是他呀,你看你这记性
捕头:你给我闭嘴(转向小六)你是个捕快,他呢?
小米:乞丐呀
捕头:没问你(对小六)一个捕快,和一个要饭的当街打快板
小米:哎,老邢,这就叫与民同乐,你懂吗?
小六:你闭嘴
老邢(拉起小六走向客栈):走,走
小六:师傅,我不敢了
湘玉:老邢,咋了这是,来来来
老邢:堂堂一个捕快,整天吊儿郎当,正事儿不干,跟个乞丐混在一起
小六:我没有,是他先拿板勾我的
老邢:一个快板就把你勾去了,是吧?你要这么爱唱,把官服脱了,爱咋唱咋唱,没人管你
湘玉:老邢,他还是个孩子
小六:我虚岁都十九了嘛
小郭在一旁:哎呦,你少说两句,人掌柜的帮你说话呐
老邢:过来,过来(抽出小六腰间锁呐)这是什么?啊?!你是捕快,还是送亲的?你要那么爱吹,你干脆回老家,好好吹去,好好吹去,啊?让你一次吹个够,吹个够(把锁呐扔地上)
小六被推开
老邢:早知道他这么没出息,当初我就不该把他从乡下带上来
小六(嘟囔):早知道当捕快那么没劲,当初就不该来
老邢:你说什么?!
小六:我都来了三月了,一个案子还都没办呐
老邢:想办案?好啊,扎个马步我看看,扎个,看看(小六扎了个姿式奇特的马步)你连马步都扎不稳,你还想办案?
小六:扎马步跟办案有嘛关系?
老邢:好啊,你也学会跟师傅顶嘴了是吧
小六:我没有
老邢:没有?在场各位都听到了是不是
众人:没有啊
老邢:你们咋都这个样子呢
湘玉:老邢,小六想办案子是好事情嘛,你应该鼓励
展堂:可不咋的,有心总比没心强啊
小郭:是啊,你换个不争气的,见了事就躲,一辈子都带不出来
秀才:然也,孙子曾经曰过的,两军相遇勇者胜啊
老邢:好好,很好很好,既然各位都看得起他,那小六就跟你们混了,邢某告辞
众人:唉唉,老邢(老邢:别拉我)
小六:师傅~~~(跌坐地上)

晚,老邢悄悄到客栈外,透过窗户向内望
湘玉给小六倒茶:“不慌不慌啊,你师傅就是那个脾气,”
展堂:对,上午刚翻脸,下午就好了,跟他没有隔夜仇
大嘴:哎,这回可不一样了(众人瞪大嘴)呃,没事,根本就没仇,你说师徒俩能 有啥仇呀
小六:可是,师傅都不理我了
大门,小米:哎呀,不理就不理呗
众人:脚
小米:我就说两句,第一,虽然我是乞丐,但我也有尊严啊,以后你们不要对我大呼小叫的好不好?这第二,小六啊,你要不当捕快,跟着我干,保你直升三袋


秀才:三袋?
小米:对,三袋,干满三年让人你升四袋,别人升四袋都得五年呢
湘玉:谢谢你的美意,小六心领了啊,小郭,上
小郭挥舞扫把:排山倒海~~~
小米:最后一句最后一句,小六,一个连刀都拿不稳的捕头,他能有啥前途呀
小六:我不许你说我师父
小米:我没说他呀,你也知道他武功不咋的
小六:谁说的,我师傅武功高的很呢
小米:高,实在是高,连个马步都扎不稳
小六:那,那他是懒得扎
小米:哼,他倒是懒得扎,没事老让你扎
小六:他为了锻炼我嘛
小米:那你就好好煅炼吧,炼个几十年,马步就扎成这样,哈哈
小六(怒吼):当捕快,靠的不是武功高,是智慧,是智慧!!
湘玉:是智慧,智慧,小郭,关门关门~~~

大堂 早上,小郭在扫地,笑着说“来了啊”老邢一路过来,众人一一招呼,到柜台前
湘玉边算帐边说:来咧
老邢:佟掌柜,给我弄桌酒,多加几个菜,给小六饯行
湘玉:饯行?
展堂:老邢,你可想清楚啊,小六这孩子不错
大嘴:是啊,人又实诚,又有胆气
秀才:这种徒弟可不好找啊,我们昨天劝过他了
小郭:让他耐心点,总会有案子破的
老邢:我知道,昨天晚上我整整想了一宿,当捕头确实挺辛苦的,又危险又没钱的,跟着个好师傅,兴许能有个好前途,可他跟了我
展堂:跟你咋地,你不挺好
众人:是啊
芙蓉:是啊,又威风,又霸道,往那一戳,就是七侠镇一霸
大嘴:哎,那谁是七侠镇一妈啊
小郭:去死
湘玉:老邢,再考虑考虑
老邢:算了吧,还是让他早点回去吧,唱唱快板,吹吹锁呐,挺乐呵的,(动情)晚上这桌酒席就拜托各位了。(向众人拱手)我晚上来,欢迎你们坐陪(离开)

大堂 夜

小郭:来来来,鸡蛋来喽(端菜上桌)
湘玉(抢老邢杯子):好了好了好了,已经是第八杯了。
老邢(摸湘玉的手):我自有分寸(湘玉缩回手)满上满上满上
湘玉:好好
老邢:小六的也满上
小六:我不喝酒,师傅
老邢:就一杯,一杯,也不枉咱为师一场(碰杯)干啦
老刑:这人啊,真是各有天命啊,碰见那个命好的,一生下来,武功就准备好了,直接学就行了
掌柜:那也未必能学得好,给家里丢脸的人大有人在
老刑:也是
小郭:那什么, 我把湿衣服晾了去
掌柜:去吧去吧
老刑:碰见那个命稍差一点的呢,人家在江湖上混个两年,找个好师父,学个一招半式的,够用的了
掌柜:还有混了好多年,一招都没有学成的
大嘴:那啥,我把这牛肉回回锅去啊
掌柜:快点拿回来啊
老刑:碰见那个命再差点儿的,人家索性不学武功了,直接在家读两年书,考个功名
掌柜:两年?还有读了好多年,啥都没有考出来的
秀才:我去把下午的帐清了去
掌柜:去吧去吧
老邢(给小六夹口菜):六啊,不是师父不想教,实在是师傅没法教,武功太差,你千万别怪师傅啊
小六:你别说了
老邢:啥也别说了,把你那个锁呐拿出来,吹个小曲给师父听听
小六拿出锁呐,吹了一曲哀怨的
老邢:停,停停停,停!(小六停)你咋吹散场的曲子呢?给为师吹个快乐的
湘玉(拍拍小六):快乐的
小六拿起锁呐,刚吹了一两个音,外面小米喊:来人呐,救命呐,有人抢劫了。
老邢和小六一愣后跑出,众人也相继跑出,小米跟一个黑衣人抢夺碗
小米:救命啊,有人抢劫
老刑:刀下留人!
小六:师父,他好象没拿刀
老邢:啊?那他手里拿的什么?
小米:拿的是我碗啊,啥眼神吗
小六:不许说我师父
老邢(止住):看我的
老邢:那小子,你为啥要抢他的饭碗?
老白扮的黑衣人:他除了这个破碗还有啥呀?(唐山口音)
老邢:那倒也是啊,那你为啥光抢他的饭碗呢?
老白扮的黑衣人:废话,都这个点了街上还有别人吗?
老邢:那倒也是,啊?我不是人呀?
老白扮的黑衣人:你有事说事,没事边儿呆着去
老邢(手向后一伸):拿过来,拿我的刀来。。。(众人拿刀,老邢接过,胡甩一通)七侠镇九品缁衣捕头(刀掉了)邢育森


老白扮的黑衣人不语,上前飞起一脚,将老邢手中刀踢飞
小六上前叫声:师父,(转身拔刀)我跟你拼了我
被老白一下推倒夺刀,说声:兔崽子,我砍了你
老邢急了,势如疯虎,冲上去将老白乱揍,老白不支逃走
大嘴:老邢啊,你行啊你,你刚才打得啥拳啊,那是
小郭:不会是传说中的醉八仙吧
湘玉:还说老邢的武功不行,找个行的来,看老邢不打死他
秀才:真正的武林高手啊
老邢(定神):怎么会是这样呢
湘玉:怎么样啊?
老邢(向小六):六啊,你不用回乡下去了,跟你师父继续办案,回家,哈哈哈哈

大堂 白天 有人敲门

湘玉(边下楼梯):不要敲了不要敲了
老白:来来来,我来
湘玉:谁啊这是
老白:谁啊这么早,来了来了,谁呀这是,哎呀,老邢啊
老邢小六进来
湘玉:你倒还挺早的,油饼还没炸呢
老邢:我不吃饭,专门来打酒的
湘玉:啊?
老邢:把你店里最好的酒,最烈那种,把这壶装满了
湘玉:为啥嘛?
老邢:从今天起,我是酒不离手
小六:我也是
湘玉:这是为啥嘛?
老邢:昨天晚上那个黑衣人,你们都看到了吧?他的武功咋样?
老白咳嗽一声
湘玉:高地很,把你的魂都吓没有了
老邢:可是他打不过我啊,打不过,知道为什么呢?
老白:为什么?
老邢:因为我喝了好多好多的酒啊。俗话说,酒壮怂人胆
小六:壮怂人胆
老邢:当然了,我不是怂人
小六:我也不怂
老邢:但是酒确实壮胆
老白:酒还伤身呢
老邢:那个回头再说了,我喝了酒,力大无穷,而且,还不怕疼,不怕疼,呵呵呵
小六:不怕疼
老邢:关键是,出拳没有章法
老白:那没章法还是好事儿啊
老刑:当然是好事了,俗话说,无招胜有招嘛,出拳没有章法,对方咋破
小六:没法破
老刑:咋破:
小六:没法破
老刑:咋破
小六:没法破
湘玉:哎哎哎,老邢,你看是这,酒不是不能给你,但是这大白天的, 
老邢:要的就是大白天,你傻啊,晚上一喝,不是倒头就睡了?
小六:只要给我师傅酒喝,我是嘛也不怵
老邢:打死也不怵啊,咱有醉拳咱怕谁啊
小六:不怕
老邢:打酒
湘玉和老白去打酒,老邢和小六即兴表演起醉拳来了
湘玉(叹气):哎,这可咋办啊
老白摇头

大堂 夜
大伙吃完饭,正收拾桌子,老邢带着小六醉醺醺地进来
湘玉:哎哟,饿的神啊
老邢:人呢,人呢,人呢?
湘玉:饿不是人?
老邢一把抱住湘玉,打个酒嗝
湘玉:还喝酒?(回头看看老白)咦,全喝完了?
老邢:那啥,为了百姓,为了。。。百姓
小六呵呵呵傻笑中
湘玉:自己喝就算了,还带着小六喝
老邢坐下开始摸湘玉的手:我是他师父,我不带他谁带他呀
湘玉哎呀一声将老邢的手拍开,搓着手说:你看看你看看,这还象个捕快的样子吗?
老邢和小六一起傻笑中
老邢:他不象,你象啊?你别说,你还真地有点象个女捕快
湘玉被酒气薰的,“大嘴”
大嘴上来架住老邢,小六条件反射地说:不许你说我师父
众人:谁说他啦
小六:我师父有醉拳,醉拳(斜斜晃晃中,倒在地上)
湘玉:哎,扶起来,快扶起来
小郭和秀才扶小六,小六仍在说:“醉拳,醉拳没打,醉拳,无招胜有招”然后倒在桌上
外面有人叫:救命啊,抢劫
老邢仍晕乎乎地笑着说:有人抢劫
突然清醒,大喊一声“有人抢劫了”抓起刀冲了出去
老白抢的黑衣人抢小米的碗:“拿过来”
小米:大侠你咋老抢我的碗呀你
老邢:老朋友,咱们又见面了。。。拿酒来
湘玉:酒
小六拿酒出来,老邢一饮而尽,将碗一摔:朋友,让我喝酒是你这辈子犯的最大的错误,看招。。。然后一顿乱打,黑衣人不慌不忙等他过来,一把抓住老邢的胳膊一扭,老邢:哎哟,疼疼疼。。。
老白扮的黑衣人:我告诉你,上次打不过你是因为你被逼急了,胆气壮,而不是因为喝了酒
老邢:明白明白,疼疼疼
老白:下次要是你敢再喝了酒被我碰上,哼哼。
说完得意地一捋面纱,露出老白真面目,老白:妈呀,赶紧逃到客栈众人那边




老邢:老白,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湘玉:不关他的事,是我出的主意
老邢:为什么?
湘玉:我让展堂打扮起来然后假装输给你,是为了让你长点自信
老邢:那他今天为啥不输给我
湘玉:今天是为了不让你喝酒
老邢:这么说,那套醉拳
众人东张西望
老刑(蹲下,难过):亲娘咧,我以为奇迹回出现,哪有那么多的好事啊,武功是假的啊
小六(上前):师父
湘玉:老邢,但是你的勇气是真的呀
大嘴:昨天晚上你明知道自己武功不如对方,你不还是拼着命往上冲了吗?
小郭:对啊,你都被打翻在地了,还不依不饶的
秀才(探头出来):这种精神,几个人有啊?
湘玉:我们平日尊重你,不是因为你这身衣服,也不是因为整天吆五喝六的。而是因为你有这颗心。愿意豁出生命来保护镇上的百姓。
老白:武功不好,可以慢慢学,如果没有这份心,就武功再好,也当不了一个好捕快
小米:我同意,老邢,你要是啥时候不当捕快,就来投奔我,我保证你直升四袋。(压低声)哎,老邢,我从来没有给过别人直升四袋的机会呀
众人:去去去,一边儿去
湘玉:快快快,快扶老邢回去醒醒酒啊
老邢:我还是不能确信,我还算一个好捕头吗?
众人(异口同声):不算
老邢:啊?
众人(又异口同声):你本来就是
老邢高兴地哈哈笑起来,小六从迷糊中惊醒:不许你们说我师父(然后忍不住想吐酒)
众人散开

白天,客栈外,小米伸了个懒腰,路人甲匆匆走过
小米:站住
路人甲奇怪地站住
小米:知道今天啥日子吧
路人(蹲下):十六,咋了
小米:今儿我开工了
路人:开工?然后呢?
小米:昨天你不是还给我一文钱吗?拿来吧
路人:凭啥,我欠你的啊?
小米:你拿来不拿来
路人:不给
小米(与路人扭打):你拿来不拿来
路人:我就是不给
小米:你拿来不拿来
路人:抢劫
老邢带着小六匆匆过来,客栈众人也相继出来
老邢:怎么回事?
路人(指着小米):他抢劫我
小米:那是他抢我的钱,再说我骗谁也不敢骗你啊,我就是抢劫,我也不能选个大白天的,对不对?(说完撒腿就跑)
老邢:哎,你还真跑,六儿
小六(拔刀):小六:帮我照顾好我七舅姥爷三外甥的前一个丈母娘
众人:没那闲功夫
老邢(转个身对路人):走,跟我到衙门录个口供
路人:不用了吧,就一文钱
老刑(严肃而又恳切地):你放心,只要有我在,别说是一文钱,你就是一根头发丝,他都别想抢走。他们都知道的,为一了方百姓,吃再多的苦,我都不在乎,受再多的罪我总要面对,这就是我,一个普普通通…哎,你别走啊,我话还没说完呢,哎,你走什么,你很可疑啊,哎你眼神不对,神色不对,哎,你是不是有前科啊,哎,你是不是抢劫犯,你给我站住,你不站住我可拔刀了,我砍了你

半夜 秀才在厨房拿馒头,刚好被同样来拿馒头吃的小郭发现了,以为是小偷,惊叫老白,大嘴,老白:葵花点穴手,小郭:排山倒海,黑暗中,他们三个打的人仰马翻,秀才却安然无恙。老白大喝一声:等等,听声好象是秀才,大嘴,拿油灯。
油灯拿来,果然是秀才
秀才:下手太狠了。。。
众人:打着你了吗?
大嘴:我觉得好象谁打了我一下擀面杖,谁打的
老白(赶紧扔掉手中擀面杖): 妈呀,不知道谁挠了我一下,这不毁容了吗?谁挠的
小郭(神色不安,赶紧岔开):我的乌眼圈谁打的
众人:下手太狠了,太狠了
秀才:哎哟,千辛万苦拿这些馒头……
众人:是偷的
秀才;不是偷,是拿;偷者,不告而拿也
老白:你告谁了,告谁了
秀才(指着大嘴):告他了
大嘴:你还敢告我,你告我啥呀
秀才:我不是告,是告
大嘴:那不还是告吗
秀才:晚饭之后我说我肚子饿,你说厨房里有馒头叫我随便拿
大嘴:那你也不能拿这些,你吃得了吗?你
秀才:不是我吃,是我施舍给别人的
小郭:你拿偷来的东西去施舍啊
秀才:后天是我先祖的诞辰,我先祖在世的时候,每年春秋两季都要开仓放米 周济穷人


小郭:哟,你还大发慈悲了你
秀才:我什么时候小肚鸡肠了?
小郭:前两天你还为二钱银子追着我要
秀才:那是你欠我的。再说,我也是为了提醒你,让你讲信义守诚信,也是为了你的好名声
小郭:呸,少来了,不行我得去冷敷一下(边向外走)哎,下手太狠了
老白:我也得出去转转,看拿点药回来(出去)
大嘴:行了(也要往外走)
秀才:大嘴,大嘴,这馒头都脏了……
大嘴:哎呀,行了,这事包我身上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祖宗……
秀才抢道:还是我祖宗!
大嘴;瞧你小心眼儿,我还贪你一祖宗啊
秀才:不是这意思,大嘴,大哥,以后有什么剩饭剩菜剩馒头
大嘴:行行行,都给你,我再给你蒸三屉够不够?
秀才:谢谢谢谢
大嘴:谢啥呀,大恩不言谢,你把面钱给我就行,别跟掌柜的说啊,我给你打折
秀才:你这是监守自盗
大嘴:你胡说八道,你倒了浪费了就对了啊,我给你打个折,我给掌柜的挣俩钱呢
秀才:哎,你心虚啥呀
大嘴(觉得不对劲,指着秀才的馒头):这是你偷馒头啊,掌柜的
秀才(捂住大嘴嘴巴):别喊别喊
大嘴:干啥
秀才:进屋再说,进屋再说(将大嘴推进屋)

白天 小米在大堂外
大堂内,小六在大吃,老邢抓住个鸡腿闻啊闻。。小米故意打了自己一耳光
老邢:有杀气
小六将手中的东西一扔,小米一接,小六拔刀:帮我照顾好我七婶娘
乱舞一通,左右张望
小米拿着鸡腿边啃边说:你七婶娘昨天不是才出殡吗?
小六(悲愤地):你把鸡腿还给我
小米将鸡腿一扔:谁吃你鸡腿,咸死了
小六叫着我鸡腿我鸡腿就跑出去了
老邢(拿着小六的刀):小六子,你丢人不丢人啊你
小米从边门进来,就去抓桌上的鸡,秀才已经先一步将鸡拿走
秀才:对不起,对不起啊
小米:你吃独食是不是,让你穿肠烂肚
秀才:烂也是烂你的,过些天,这些都是你的
小米(嗤之以鼻):过些天还能吃啊?
湘玉走过来看见小米,惊叫:哎,谁叫你进来的,出去出去出去
小米:唉,我又不吃啥东西,我就想来喝口水,唉,弄点菊花也中,普洱也中,啊
湘玉:小郭
小郭:排山
小米(边后退边说):我跟你说,过两天人家怡红楼一开业,你叫我来我都不来
湘玉:那你就等着饿死吧,对面光一个窗户,就装了一个多月,拆了又装,装了又拆
话音未落,外面劈里啪啦一阵爆竹声,怡红楼开业了
丫环甲:恭祝怡红楼开张大吉啊
小米(转身嘲讽地):哈哈
湘玉(气愤地):开张就开张,还大吉个啥
丫环甲:每位贵客送汾酒一壶,膏蟹八两
小米一听,飞奔而去:去那边吃了
众食客也纷纷离去
湘玉和小郭忙拦:哎,结帐结帐
秀才忙冲出去,将菜倒入备好的桶中

夜 男寝
秀才鼻子塞着纸条张着嘴巴在房间里写字,大嘴一进门,被怪味薰得倒退几步,在门外喊
大嘴:秀才,你又作啥妖呢
秀才:干嘛呀
大嘴:你那摆的啥玩意啊
秀才:剩饭剩菜呗
大嘴:那剩饭剩菜你摆我炕上干啥呀,你怎么不摆你床上呢
秀才:我的床小,放不下
大嘴:那你放我这儿,你不怕把我被褥捂馊了呀
秀才:你的被褥本来也不怎么好闻嘛,是吧,大嘴
大嘴(进门):你说啥玩意(又被薰了出去)
秀才:再说了馊了不比被人偷了强啊
大嘴:谁没事偷你那剩饭剩菜啊
秀才:吃饱了当然不会偷
大嘴:那饿了他也不能偷那玩意啊
秀才:哎呀,吵死了,大嘴,你进来说,别影响小郭睡觉(去拉大嘴)
大嘴:我,我不进去,臭死了(被秀才拽进)这么大味你闻不出来啊
秀才:啊?你看我不是呆的好好的吗?我教你个办法,你学我啊,你看别用鼻子呼吸,用嘴(哈几口气,对大嘴说)没有气味啊
大嘴(松开捂住鼻子的手,试着哈了几口)哎呀,妈呀(转身向外走)
秀才(东闻闻西闻闻):真有那么难闻吗?(拿出鼻子里塞的纸条,闻了下被褥里的味道,也难受得赶紧逃出)

白天 大堂
湘玉看着对面,恨恨地拍着桌子
湘玉:这都咋办呀?客人都跑到对面的怡红楼去了


老邢和小六进来,湘玉眉开眼笑地迎上去
湘玉:你们来了
老邢:来一壶酒
湘玉:要什么菜?
老邢:啥菜也不要,要了也吃不下
湘玉(边打酒):胃口不好,弄两个清淡的菜嘛
老邢(一拍桌子,吓两人一跳):凭什么呀
湘玉:对呀,凭什么呀(转头,觉得不对)你们这是咋了
老邢:对面怡红楼开张,谁都可以进,(指自己和小六)就我们两不能进,说我们两人挎刀进去,别人不敢来了,你说气人不气人
湘玉:不要生气嘛,到俺这不是一样吃吗?
老邢:人家请的是扬州醉仙楼的大师傅
掌柜:我们请的是黄鹤楼的大师傅,洗菜也是正经手艺嘛..
老邢:人家卖的是杏花村的汾酒
掌柜:我们卖的是自加兑的米酒,兑点水喝了也不上头嘛
老邢:人家唱的是全本的西厢记
掌柜:我们唱的是正宗的莲花落,小米,来一个
小米:正吃着呐,没空
老邢:你说啊,我们每天把脑袋拴裤腰带上,风里来雨里去,我们这是为什么?
湘玉:为了大家的幸福嘛
老邢:连顿好饭都不让吃了,还谈什么幸福,还谈什么幸福?(一拍桌子)走
湘玉:哎,你们不喝酒啦
老邢:不喝了,到对面闻闻味儿
湘玉(失落,一拍桌子):开会

后院

湘玉:怡红酒楼开张了,你们都知道了吧
众人:知道了
湘玉:我打算,派个人过去,弄点东西
众人:弄?
湘玉:也就是趁他们不注意取点东西
众人:取?
湘玉:是拿
众人:哦,拿
湘玉:老白,你去
展堂:为什么是我?
秀才:他合适
大嘴:老本行
小郭:(傻笑)嗬嗬嗬
展堂:哼你个头,坚决不去,退隐江湖很多年了
湘玉:不去算了啊,过去之后无非就是拿点先进的经验,吃吃喝喝,玩玩闹闹费用我来出谁去?
众人(一拥而上):我我我我,我去
湘玉:不要着急,一个一个来
白(在后面拿个斗笠戴上):还是我去吧,拿东西我比较有经验
李:啥好吃啥好喝,你能有我有经验呐?
吕:就是,这也得有理论支持的,子曾经曰过
众人:去
佟:不要再曰了,我打算派小郭去
众人:为啥呀?
佟:因为她是个女的,不会中美人计,小郭,走
小郭:拜拜

大堂,柜台前
湘玉给芙蓉一点碎银
湘玉:这钱省着点花
小郭:不会吧,大姐,就这么一点钱啊?
湘玉:主要是看,不是吃,点壶茶坐一下,能花啥钱嘛
小郭:那能学到什么经验嘛
湘玉:那就点个凉菜
小郭:那我不去了
湘玉:哎,再给你加十文
小米(坐在大堂门口):用不了那么多,对门吃饭啊,便宜得很
湘玉:你的脚
小米:没沾地儿,没沾地儿
湘玉:你咋又回来了?
小米:哎哟,这不跟那儿吃累了,想回来讨口水喝
湘玉:想喝菊花还是普洱啊?
小米:铁观音都中,这两天呐吃的油水太大,想刮一刮,哎,佟掌柜啊,我都盘算好了,以后啊,住就住在这儿,吃饭去那边,两边不得罪(湘玉拿茶一泼)你是干嘛呢,你想
湘玉:睡觉前不得洗个澡嘛
小米:中中中,佟掌柜的,你对老主顾都这样,你就等着关门吧
湘玉:虎落平阳被犬欺,连小米都敢这么对我,(转头对小郭)快去快去。哎,等一下,换身男装再去,不要让他们发现了
小郭:噢(转身向后院跑去)

男寝 

老白鼻子塞着两根长纸条探头看见没人又缩回去了,秀才饿得脚步发虚地端着两盘菜进来
老白听到声音,又探头进来,叫一声秀才便趁秀才晕乎乎的时候“葵花点穴手”将秀才点住。
展堂:大嘴
大嘴跑进,老白赶紧把床上的剩饭剩菜递给大嘴拿走,一边说
展堂:快点啊,这次我点的轻,一柱香的时间他就能活动
秀才(哼道):别倒,别倒
展堂:我的天啊,这味,快快快
秀才:别倒,别倒,别倒
展堂:快点,快点

大堂
湘玉趴在门边看着对面,看没动静,奇怪地直起身子
湘玉:哎呀,她咋还不回来呢?会不会是叫人家给发现了?不会不会,小郭是老江湖了,这点小事还是能办好的
秀才(从房间里跌跌撞撞地出来):掌柜的,这日子没法过了
湘玉:咋了,咋了


秀才:他俩欺负人
湘玉:来来来,坐坐坐(老白和大嘴提着桶出来,看到秀才转身就走)站住,你俩过来,你们俩是不是欺负他了?
老白大嘴:没有啊
秀才:还没有?凭什么把我的屋里的饭菜倒地沟里了?
湘玉:对啊,凭什么呀
大嘴:你那剩菜都捂成泔水了,谁还敢吃啊?
展堂:就是
湘玉:对啊,都是泔水了,你还要给人吃,你要给谁吃啊?
秀才:我又不是给他们吃,我给门口叫花子吃
湘玉:这个主意是谁想出来的?
老白大嘴指着秀才
秀才:我家先祖。。。
湘玉:你家先祖让人家叫花子吃泔水?人家叫花子也是人,这不是缺德吗?
秀才:这不是我家先祖的本意。我们家祖训要我们每年周济穷人,但我又缺钱筹粮,所以,我不得已才去搜集那些剩菜剩饭,为了凑齐那桌福寿宴,我都两天没吃东西了,爷啊。。祖先啊。。你不要怪孩儿,不是孩儿不孝顺,实在是孩儿无能为力啊。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你交待给我的最后一件事情,我也没能做到,孩儿实在是对不起你啊。
大嘴:秀才,对不住啊。
展堂:好事是好事,可这。。
湘玉:秀才,你不要难过了啊,行善积德的事情我们必须要做,再说我们的馆子也空了好几天了,也该冲冲晦气了,大嘴,你做一桌好饭,让小米过来吃,他要是不吃我们自己吃。(哭)记住啊,越是在困难的时候,我们越要团结。(将大家的手握到一块,大嘴老白进厨房)秀才,你吃点东西吧
秀才:不,不用了。小米不吃到嘴里,还不到我吃饭的时候。
湘玉:那就喝点水吧,来(倒水给秀才喝)

大堂,晚
大家准备吃饭,秀才在一边
老白:秀才,别叫了
秀才:我没叫
展堂:我说你那肚子,咕噜咕噜地不知道的以为你练蛤蟆功呢
秀才:饿几天你不吃饭试试,你肚子不叫啊?
湘玉:哎呀,秀才,你就过来吃点东西吧
秀才:绝对不行,祖训有云:先人后已
小米进来:你找我有事?
湘玉:进来进来
小主:我不进
湘玉:哎呀,进来吧(小米进来)快点,坐下来,把这些饭菜吃了
小米:啊
秀才:这是特意为你准备的
小米:你到底啥意思
湘玉:这是秀才的一番好意。放心吧,菜里不会有毒的。展堂,给他端过去
展堂:来,尝尝
小米(吃一口):哎,你买盐不花钱啊
大嘴(将菜往桌子上一扔):说啥呢?
小米(起身):对不住啊,我跟那对面怡红楼吃惯了,一吃你这菜吧,那味如嚼,咝,那嚼啥来着
秀才:嚼蜡
小米:这是你说的。你吃你吃,我走了
湘玉:站住,生可忍熟不可忍,展堂
展堂:得令
小米:你想干啥呢?降龙
展堂:点穴(小米定住)
湘玉:不要怕,俺们不会伤害你的,这里就是你的家,把这里的饭菜吃完了,就放你走。展堂,解穴
秀才:解了他就跑了
湘玉:哦,那就搬到这喂他吃,能吃多少吃多少啊
展堂大嘴:来,走
湘玉上楼
大嘴喂小米吃菜:吃一口啊,张嘴
过了片刻
大嘴:好咧,最后一口吃了啊,哎,好啦。老板娘
湘玉:哎,吃饱了?那就不要再喂了。哟,吃得不少嘛。展堂,解穴。
展堂:好,葵花解穴手(小米不动)怎么回事?葵花解穴手(小米一震,流下一行泪水)
大嘴:他怎么要哭了
小米:我怕是不中了,佟掌柜的,你跟洪老帮主说一声,就说我对起他老人家
湘玉:你咋对不起他了?
小米:他教我那招双龙戏珠,我早就给忘了
展堂:你那是降龙十八掌吗?
小米:是不是已经无所谓了,佟掌柜,我只想告诉你,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你站到我的面前,却不知道,不知道
众人:不知道啥呀(小米头一歪,倒在了桌上)
湘玉:小米,小米,你快醒醒。你们快想办法呀(老白将小米一拎)
小米:我落到这个下场,我不怨天不怨地,只怨我自己
众人:怨啥呀
小米:李大嘴
大嘴:干啥呀
小米: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只想对你说三字
大嘴:哪三个字呀
小米:少放盐!(又倒在桌上不动了)
湘玉:小米,(对大嘴)好好的小米活活的被你齁死了。
大嘴:啥齁死的,不是撑死的吗?
湘玉:齁死的,不是撑死的! (秀才爬过来拿桌上仅剩的一个馒头)
大嘴:撑死的!
湘玉:齁死的,不是撑死的!
大嘴:撑死的!
湘玉:展堂,店规伺侯
展堂:好(手一挥,把馒头和秀才挥倒掉下桌,转身去拿店规,秀才爬向那颗馒头,正要送到嘴边,晕了过去)
湘玉:看一下跟掌柜的顶嘴是第多少条(对面传来巨响夹着小郭的“排山倒海”然后一阵乱响,掌柜的越听越惊)看看去(小郭活动着双手大摇大摆从对面走出)
小郭(进来):关门(看到小米)这怎么回事?
湘玉:是被大嘴齁死的
大嘴:撑死的!
湘玉:齁死的!
大嘴:撑死的!
湘玉:齁死的!
大嘴:撑死的!
湘玉:齁死的!大嘴咋不听话,展堂点他
展堂:葵花点穴手(将大嘴定住)叫你跟老板娘叫板
大嘴:重色轻友
展堂(凑近正喝酒的小郭):小郭,怎么回事?
小郭:没事儿,我把怡红楼给砸了
湘玉老白:啊?
小郭:这事可不能怪我啊,掌柜的说费用全包,我只能听她的呀。我就点了一小壶茶在那坐了一整天,什么也不敢点。那边的伙计就笑话我,说我穷装蒜呢,我一着急一生气,就砸了他一些小玩艺儿。
展堂:你砸了些什么呀?
小郭:没啥,真的没啥。就是一个翡翠的屏风(湘玉倒抽一口气)两个琉璃灯罩,五个古董花瓶,哦对了,还有十来个青瓷碗碟。(老白的面色也越来越沉重)看那个意思吧,好象是官窑烧出来的(湘玉老白已经面色如土),噢,具体价钱,掌柜的,等您赔的时候再慢慢商量吧。(湘玉终于支持不住晕了过去)哎,秀才怎么回事啊?
老白:(秀才手拿着馒头倒在地上)秀才饿晕了
小郭:那他呢(指小米)
展堂:他是活齁死的(大嘴强撑着回了句“撑死的”)
小郭(转向大嘴):大嘴呢?
展堂:大嘴不听话,让我给点了
小郭:掌柜的怎么回事?
展堂(怒):掌柜的?掌柜的不是让你给气死的吗?
小郭:哦。哎呀饿呀,老白,做点吃的去
展堂:你跟谁说话呢?啊?
小郭:怎么着?连你也想气我了?
展堂:我不仅气你,我还要点你呢
小郭:排山倒海
展堂:葵花点穴手
镜头一个个转过,大家都定住了

武林外传SF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