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十四回 邢捕头勇破杀鸡案 燕小六力推防贼法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十四回 邢捕头勇破杀鸡案 燕小六力推防贼法 【文字剧本】

第十四回 邢捕头勇破杀鸡案 燕小六力推防贼法

本集编剧:宁财神 程娇娥

剧情简介:
大嘴养的一只红尾巴公鸡,被白展堂误杀,正在庆祝升职两周年的邢捕头,终于等到如此之大的恶性案件,不由分说,包办了破案工作。在破案过程中,所有人都被列入了怀疑范围,终于招致公愤。被抢白之后的刑捕头奋起反击,越查越险,最后竟然将此案定性为建国以来最有组织最有计划的杀鸡分尸投毒案……
痛哭流涕的刑捕头抱怨七侠镇治安实在太好,而没有给他大显身手的机会,佟掌柜为安慰他,便建议他与秀才拟定出了防贼八法,包括地道战等。邢捕头心情大快,命小六监督众人,挖好地道等贼来,众人苦不堪言,生可忍,熟不可忍啊……

出场人物:
闫 妮——饰——佟湘玉
沙 溢——饰——白展堂 
范 明——饰——邢捕头
肖 剑——饰——燕小六
姚 晨——饰——郭芙蓉
喻恩泰——饰——吕秀才
姜 超——饰——李大嘴
王莎莎——饰——莫小贝
龙套班?————众食客
================================================================

 

================================================================

〖1男寝·清晨(00:11)〗
〖众人熟睡中,天蒙蒙亮,小红欢快的叫着〗
吕秀才:又是打鼾,又是打鸣,还让不让人睡了。(将书扔向大嘴,没有投中,转身又入被窝)

〖2大堂·清晨(00:29)〗
白展堂:别叫了啊,告诉你,再叫我活吃了你(小红叫声暂止)哎,这就对了,听话啊。(小红又叫,老白忍无可忍,起身以菜刀指曰)小红,我告诉你啊,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啊,我告诉你,再叫我就斩立决!再叫,再叫……(小红叫声又暂止)哎,这就对了,守着夜跟着捣什么乱呢,(刚刚躺下,小红叫了又叫,老白从容起身)这就怪不得我了。(走向后院)

〖3后院·清晨(01:08)〗
白展堂:小样的,我让你叫。我还治不了你,(从窝中将小红一把抓起)小样的,我让你叫。再叫再叫……哎呀妈呀,还敢叨我,(老白吃痛,随手将小红扔出,恰巧扔入井中,小红挣扎着,鸣叫着,老白赶忙跑开)

〖4大堂·日(01:29)〗
〖老刑正教小六背《大明律》,其他人各忙各的〗
燕小六:师傅,你让我背这干嘛呀?
邢捕头:一个捕快,要连《大明律》都背不利索,他还怎么办案啊?
燕小六:哦——(翻看)那这条是嘛意思?
邢捕头:真笨,那条啊?
燕小六:这条。(指了指)
邢捕头:这条啊?(小六点头)我看看啊……(看了半天也不会,只好转移话题)这都多长时间了,菜怎么还不上来啊?
郭芙蓉:(送上两只碗)哎呀,你们先喝点酒嘛。大嘴出去找鸡了。
(镜头一转,老邢开始感慨)
邢捕头:时间过的真快呀,一转眼就是两年啦,(被小六呆呆的望着)我说话你能不能上点心啊小六子?
燕小六:你说嘛?
邢捕头:我……算了!就你这智商,看书吧,看书……(拿起酒杯)
燕小六:师傅(摔下书),您是不是又嫌我笨了?
邢捕头:没有啊。
燕小六:那您为嘛说话就说一半?你又怕我听不明白吧?
邢捕头:不不不,为师的意思是说……(饱含情感)两年前,我和你一样,也是个普普通通的小捕快,人要奋斗,要进取啊。
燕小六:(喜)师父,您也当过捕快?
邢捕头:废话,不当捕快怎么当捕头啊?
燕小六:(傻笑)哎师父,那您当年是怎么当上捕头的?
邢捕头:(环顾四周,低声耳语,老白过来偷听)两年前,我亲手逮了一个,人称盗神的江洋大盗。
白展堂:哎呀你拉倒吧你!还你逮的,当时吓得腿都走不动了,(学老邢)我我我腿软……
郭芙蓉:(笑)啊?刑捕头你还有这一出呢?
邢捕头:我我那当时是激动,是兴奋,你想啊,这么凶残的罪犯,头一次见到,能不激动兴奋吗?哈哈哈……
佟湘玉:小贝,出来吃饭吧。(对老邢)咋凶残咧?你来的时候,他已经被额炸晕咧。
莫小贝:(落坐)什么被你炸晕的?是被我打晕的好不好。
白展堂:行了行了,你们娘俩啊,什么玩意儿,那要不是被我点了穴,你们能动他?
佟湘玉:(倒酒)那不管,反正把他交给邢捕头之前,他已经傻了。
白展堂:(坐下嘲笑口吻)哎,老刑啊,自打那次以后,就再也没破过什么大案吧?
燕小六:(拍桌)你不许侮辱我师父!
白展堂:谁侮辱他了?不信你问他。
燕小六:(期待状)师父。
邢捕头:我那是没有机会。再说了,在我管辖的范围内,谁敢乱来,(起身大喝)谁敢乱来!(食客们惊惧)
白展堂:(拉住邢捕头)吃饭呢。
邢捕头:看见没有,看见没有。这叫防范于未然。
(大嘴从后院慌张奔来)
李大嘴:哎呀完了完了完了,我那鸡肯定是让人给偷啦!!
众 人:啊,偷了?(纷纷看向老邢)
邢捕头:(起身)敢在我眼皮子底下偷鸡摸狗还有没有王法了!啊!你放心,这件事情……
李大嘴:(顺嘴接上)包在我身上了。
邢捕头:(抱臂)你什么意思?
李大嘴:我我我我的意思是说,我一定协助你把这个小偷给逮住!
邢捕头:好,很好,那就分头行动。
(众人向后走去,又折回)
众 人:行动啥呀?
邢捕头:协助调查,赶紧走吧。
(众人进后院)
燕小六:(兴奋状)师傅,咱们终于遇到大案子了!
邢捕头:两年了,这把宝刀也该出鞘了!
(老邢拔刀一顿乱挥,秀才吓的在柜台上下翻飞,而后跑向厨房)
邢捕头:(指着秀才)他是嫌疑犯,记住了。呀!(再一甩刀,食客们见状夺门而出)看为师如何破案,走!(与小六一前一后提刀奔向后院)
(黑屏)

〖5后院·日(04:39)〗
〖老邢在鸡笼前数来数去〗
邢捕头:二,三……
郭芙蓉:在数什么东西吗?
(老邢叹了口气,开始分析案情)
邢捕头:这是个惯犯,而且武功很高。
白展堂:哎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邢捕头:请注意这里。
众 人:啥呀?
邢捕头:鸡屎。
众 人:我们知道啊。
邢捕头:呵你们知道?你们不知道。一只鸡,一只骄傲的公鸡,怎么可能在正常的情况下拉出……(再数)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这么多屎来?换句话说,它一定是受到了大手印,或者朱砂掌之类的重击,才会情急无奈,大小便失禁。
李大嘴:不是,小红也就是平时不大注意卫生……(老邢瞪来)嗯——你接着说。
邢捕头:还有,(拿起鸡毛)请注意这根毛,软的。
佟湘玉:啊废话!鸡毛不软,还是硬的呀?
邢捕头:这根特别软,你摸摸。
佟湘玉:软的很,(小贝也摸了摸)这能说明啥问题嘛?
邢捕头:这说明它在掉毛以前,一定是受了很严重的内伤,据我所知有一种武功叫七伤拳(小郭、老白强忍笑意),打中树之后,七天之内,从根到叶全部枯萎!与这个情况,惊人的相似。(将鸡毛交给小六)快要结案了。
郭芙蓉:(拖长音)哦——
众 人:咋了?
郭芙蓉:照你这么说,金毛狮王再现江湖?
邢捕头:很有这个可能。
郭芙蓉:哎呀,那他老人家拼着老命重出江湖,就为了偷只鸡呀?
邢捕头:我也没说一定是他干的,再说了会七伤拳也不光是他一个人。
白展堂:不错。
(秀才将小郭拉了回来)
李大嘴:那还谁会呀?
郭芙蓉:崆峒派,那是他们的看家本事。
白展堂:(沉重口吻)崆峒派我熟,离这儿两千多里地呢,为了只鸡真不容易啊。
燕小六:废话!谁会在自己家门口偷东西啊,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笑对老邢)是吧师父?
邢捕头:孺子可教呀。
燕小六:谢谢师父,那我回去马上收拾收拾。
邢捕头:收拾啥呀?
燕小六:收拾被卧,准备长途奔袭崆峒派!
邢捕头:(郑重地拍了下小六肩膀)伙计,快出徒了,出发!
白展堂:慢走了二位,不送了啊。
(老邢、小六奔入大堂,镜头对准厨房大门,众人议论纷纷,突然,厨房传出一些声音,老邢、小六折回)
邢捕头:什么动静?!
众 人:哪呢?
邢捕头:(手指门)在那儿!哪里跑,我跟你拼了!(老刑冲进厨房,哗啦哗啦声不绝于耳)
(镜头再次对准厨房大门)
李大嘴:小刑这两年胆儿见长啊。
郭芙蓉:嘁!他就喜欢小题大做啦。
燕小六:不许说我师父!
吕秀才:说你怎么啦?
郭芙蓉:怎么样?!
佟湘玉:哎呀,额滴锅碗瓢盆呀。
(老刑高叫着‘啊’冲出厨房,趴在磨盘上)
众 人:怎么啦?怎么啦?
邢捕头:(狂抚胸口)耗子耗子耗子……
(众人闻言哄堂大笑:“哈哈哈哈……”)
佟湘玉:一只耗子把你吓成这个样子?哈哈哈……
邢捕头:我不是害怕,我是恶心,我砍了好几刀没砍着,两个老耗子带着一群小耗子在那跑来跑去跑来跑去……
(众人一边恶心一边笑声不绝)
佟湘玉:大嘴赶紧去看看。
李大嘴:哎。(进厨房)
(众人忍了忍,还是想笑)
邢捕头:好了!马上全部都跟我到大堂去。全部去一个不能少,啊!小六子,做笔录。嫌疑犯呢?哦吕秀才,你第一个。
吕秀才:我啊?
(众人走向大堂,大嘴收拾厨房,老白坐在井边想了又想,决定拿个簸箕盖住井盖儿,奔大街而去)
(黑屏)

〖6大堂·日(08:05)〗
〖小六做笔录,小贝、小郭、湘玉陪坐一旁〗
燕小六:姓名?
吕秀才:你不是知道吗?(老刑、小六以眼杀人)吕轻侯。
燕小六:怎么写?
吕秀才:双口吕,轻重的轻,王侯的侯。
燕小六:我只听过猕猴马猴金丝猴,这王猴是嘛猴子?
邢捕头:这你都不知道,王猴就是猴中之王,猴王。
吕秀才:不是的不是的,这个王侯……
邢捕头:年龄,年龄。
吕秀才:二十四,周岁。
邢捕头:他说是周岁,不是虚岁。
燕小六:哦。
邢捕头:住址?
吕秀才:同福客栈,后院。
邢捕头:他说是后院不是前院,记上。
燕小六:等会儿,岁数还没写完呢。
吕秀才:(笑着向前)我来我来……
邢捕头:坐下,这是你的事情吗?你个嫌疑犯,(湘玉刚想说话,老邢指去)还有你们。你现在的事情,就是老老实实彻彻底底的交代你的犯罪事实。
吕秀才:是是是……我冤枉啊我。
邢捕头:他说他冤枉啊,写上。
燕小六:冤枉的冤怎么写?
邢捕头:真笨啊,又丢人了。上面一个宝盖,下边,(沉思,对秀才)你来写。(秀才接过纸笔)你第一次见到那只鸡是什么时候啊?
吕秀才:让我想想啊,我第一次与小红邂逅啊……
邢捕头:啥叫邂逅?
吕秀才:就是碰见,通常是指男女初次见面。
邢捕头:(拍桌子)亲娘咧,你还有作风问题啊?
(老白从门口走进,突然在老白包袱中传出一声鸡叫)
邢捕头:什么声音?!
白展堂:(哑)是我,嗓子坏啦,(鸡叫感觉)慢慢聊啊。(跑上楼)
吕秀才:你不会真的是怀疑我吧?
邢捕头:不光怀疑你,这里的每个人都有犯罪嫌疑。
吕秀才:我真的冤枉啊,今天早上鸡丢的时候,我跟李大嘴正在屋里睡觉呢。
邢捕头:(笑)真的?
吕秀才:真的。
邢捕头:李大嘴!
李大嘴:(从后院跑来)来了来了来了来了……
邢捕头:我问你,你不要说话。那只鸡丢了的时候你在哪里?
李大嘴:在院里呢。
邢捕头:(看了看二人,发出摄人大笑)哈哈哈哈……!(众人狂倒)(拿过纸笔对小六)记上,他掉凳了。一个说在屋里,一个说在院里,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哈哈哈哈……
吕秀才:我跟你说不清楚!
邢捕头:说不清楚,那就跟我走一趟吧。结案了!(与小六起身)
吕秀才:(急)别别别,我说,我说还不行吗?今天早上,大清早天刚蒙蒙亮,我就听见一声……(后院传出鸡叫声)哎,就这个声音。
莫小贝:(从后院跑来)不用找了不用找了,鸡回来啦。
众 人:啊?
李大嘴:怎怎怎么回来的?
莫小贝:就从房顶上飞下来的。
李大嘴:飞下来的?
莫小贝:啊,(蹦蹦跳跳)就那么连飞带扑腾,鸡毛洒了一地。
(众人喜笑颜开)
吕秀才:哎哎哎,这案子还审不审了?
邢捕头:这有可能是个错案,亲娘咧,影响仕途啊。(众人笑)待我看过当事人之后。
众 人:恩?
邢捕头:啊不不,当事鸡之后,再做决定。(众人走向后院)
(黑屏)

〖7后院·日(11:04)〗
〖大嘴将鸡抱出查看〗
李大嘴:这这不是我的小红啊。
白展堂;你好好看看,看仔细点儿。
李大嘴:真不是小红啊!它尾巴上没两根红毛啊。老板娘不信你看看……
佟湘玉:(推开鸡,吼了出来)我不看!你给我放回去!就为了一只鸡!纠缠了这么长时间!还让不让人开门做生意了,这一大家子靠啥吃饭呀?不就丢了一只鸡吗?还真当个案子办,光白吃就吃了多少只鸡。拿个鸡毛当令箭,(捶大嘴)吃饱了撑的嘛?!你吃饱了撑的嘛你……?
邢捕头:哎哎,这话我不爱听啊,鸡虽小,但是事儿大!
佟湘玉:大能大到哪儿去?
邢捕头:大到哪儿去?我已经充分认定,这件事情是你们家贼干的!
众 人:家贼?
邢捕头:你们想想。这只鸡明明不是你们丢的那只,却平白无故地出现在犯罪现场,这说明什么?
燕小六:不知道。
邢捕头:知道你当捕头了!(小六擦了擦脸上的吐沫)说明有人故意放烟雾弹,他想利用这只鸡,诱使本官迅速结案,以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佟湘玉:什么目的?
邢捕头:什么目的?呵呵呵……那就说不清了,无非就是奸淫抢夺,杀人放火。
白展堂:说什么呢?(推开小六,直取老邢)谁奸淫抢夺,谁杀人放火了?!
邢捕头:嘿嘿,我又没说你,你急什么呀?
白展堂:(愣了愣,走向众人)我急了吗?
李大嘴:急了,你刚才是有点急。
白展堂:(对老刑)呵呵呵,刚才有点急啊。
邢捕头:(毫不留情的逼问)我问你,我给秀才录口供的时候,你上哪儿去了?
白展堂:我嗓子疼,找大夫看病了啦。
邢捕头:当时你怀里抱的什么?
白展堂:药啊,(拐成唐山口音)治嗓子的药啊。
邢捕头:把药拿出来看看!(老白转身要走)拦住他!
(小六去拉老白,无意间将井口的簸箕碰到地上)
白展堂:我药吃了,不信你闻。(呼气)哈~
邢捕头:(一闻)亲娘咧,这什么味儿?这么难闻呀,什么味儿呀……
(众人吸来吸去)
郭芙蓉:(指井)哎,是从井里散出来的。
(众人围向井边,愣住)
李大嘴:我看看,咋的了咋的了……(众人想拦,没有拦住)
白展堂:小红……
李大嘴:(悲痛欲绝)小红!(往井里钻,众人猛拉)
(镜头模糊)
众人:哎大嘴起来……
白展堂:别把井堵喽……

〖8大堂·日(13:29)〗
〖众人讨论,大嘴呆呆的坐在门口〗
邢捕头:罪犯光是杀害小红也就算了,他竟然将小红的尸体残忍的抛到井中,这个举动,显然说明他并不是为了解谗!
佟湘玉:那还能为了啥嘛?
邢捕头:这口井,直通地下水,地下水又直通西凉河,他把小红扔到井里,就是为了让它腐烂,产生鸡瘟,使咱们全镇的老百姓都要遭殃!他的这个丑恶行为,只能有四个字表示!
众 人:令人发指!
邢捕头:再来四个!
众 人:丧心病狂!
邢捕头:好,(轻声对小六)终于糊弄过去了。伙计们,案情到了这一步,单靠我一个人的力量,已经没办法继续调查下去了。(托下巴叹气)
郭芙蓉:哎哎,这件事情我可以帮忙,我回家让我爹多派点人过来。
邢捕头:(拍手)那敢情好啊。
郭芙蓉:四大名捕够不够?
邢捕头:够了,够了!
郭芙蓉:好,我回屋收拾一下,即刻上路。
邢捕头:好好好。
郭芙蓉:(兴高采烈地跑入后院)回家喽回家喽……
莫小贝:哎小郭姐姐……(跟出)
佟湘玉:哎,谁允许你回去的?!
邢捕头:干什么?
佟湘玉:她还欠额不少银子呢。
邢捕头:那是你们的事儿,快走!(与小六离开)
白展堂:掌柜的!快来。(二人上楼)

〖9佟寝·日(14:35)〗
〖老白、湘玉推门而入〗
佟湘玉:咋了嘛?
白展堂:嘘!(紧着关门)
佟湘玉:弄的神神秘秘的。
白展堂:掌柜的,实在对不住了,小郭要走,我也得走了。
佟湘玉:为啥?
白展堂:你想啊,她这一去把四大神捕都带回来了,到时候我逃都逃不过来了。
佟湘玉:你逃啥嘛?(老白抱臂作无奈状)额忘咧,你是盗圣啊。
白展堂:掌柜的,来。(拉湘玉到床上,拉下帘子)
佟湘玉:(略显害怕)展堂,你你要干啥嘛?
白展堂:(深情地)掌柜的,我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拿出玉牌)这是我最值钱的了,它比生命都重要。
佟湘玉:这是个啥嘛?
白展堂:这是盗业同仁们为我特意制作的,天底下就这一块,业内人士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你把它收下,有什么情况你就亮牌子,一般小毛贼不敢碰你。
佟湘玉:这么贵重的东西,额咋能要嘛?
白展堂:掌柜的,你就拿着吧,
佟湘玉:(收下玉牌)哦。
白展堂:能不能借我几两银子当盘缠?
佟湘玉:不能。
白展堂:把牌儿还我……(二人纠缠)怎么的,你还想黑吃黑呀?
佟湘玉:你不是答应过额跟小贝!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会走的,难道你忘了吗?(生气地走出帘外)
白展堂:此一时彼一时啊,我也不知道四大名捕会回来呀!
佟湘玉:……(自信地)老刑,你也有把柄在额手里。
(黑屏)

〖10大堂·黄昏(16:11)〗
〖小郭收拾好行装,准备回家,众人相送〗
邢捕头:郭女侠,那就拜托了。
郭芙蓉:要不要把我爹也请过来?
邢捕头:那敢情好,他的盘缠不用我们报吧?
郭芙蓉:不用,朝廷每年都给钱。
邢捕头:好。
吕秀才:(送上行李)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郭芙蓉:最快一个月吧。
吕秀才:怎么久啊?!
郭芙蓉:大哥,我是用脚走的。
吕秀才:你不会买匹马去啊?
郭芙蓉:呵,你给我钱啊?买马,亏你想的出来!(向外走去)
(湘玉,老白从楼上下来)
佟湘玉:小郭,你不用回去咧,把行李放回去吧。大嘴准备准备,吃晚饭咧。
白展堂:(附和)吃饭吃饭……
郭芙蓉:为为为什么啊?
佟湘玉:(摆碗筷)因为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额干的。
李大嘴:那你为啥对小红下毒手啊?
佟湘玉:因为它烦人嘛,每天天不亮就嚎,嚎起来就没有完,额一着急一上火,就下了毒手。
李大嘴:(一边嘀咕一边坐到了椅子上)哎呀妈呀,太凶残了,太没人性了……
白展堂:你好意思说嘛,你一年杀多少鸡呀?
佟湘玉:额宣布,这件事情到此为止!
邢捕头:没那么容易,这件案子已经不光是偷鸡的问题了,它牵扯到全镇人的性命,佟掌柜,委屈你了,跟我们走一趟,六儿。(小六上前按住湘玉肩膀)
白芙蓉:(摔下抹布)你给我住手。
邢捕头:你要干什么?
白展堂:这只鸡是我杀的。
李大嘴:那你又为啥呀?
白展堂:我什么也不为,它自己扑腾到井里去的。
李大嘴:那你咋不救它呢?
白展堂:我也不知道鸡不会游泳啊。
李大嘴:不是,那……
邢捕头:(拍桌子)好了,这件事情已经水落石出了,六儿,《大明律》念念。
燕小六:(翻书)有了,根据《大明律》第四卷第七十九条明文规定,凡于闹市虐杀牲畜者……(翻页)斩立决!
(老白顿时摊倒在大嘴身上)
吕秀才:没事吧……
邢捕头:(拿过书)我看看,亲娘咧……(翻了两下)书你一页一页的念,重念!
燕小六:凡于闹市虐杀牲畜者……(吐了口吐沫再翻)罚银三两。(被湘玉捶脑袋)
白展堂:(随即坐起)哎呀我的妈呀,吓死我了。
邢捕头:你以为你没事了?要么一手交钱,要么跟我们走。
(老白看向湘玉,小六上来拿住老白)
白展堂:掌柜的掌柜的……
(众人乱作一团,小郭在一边练剑,湘玉直接去咬小六)
燕小六:(一声惨叫)啊……!她咬我,师父。
佟湘玉:(挡在店员们身前)好吧,额跟你们去。
邢捕头:他犯事你凭什么去啊?
佟湘玉:因为这件事情发生额们酒店里,他是额的伙计,额知情不报,包庇罪犯!
邢捕头:好,这话留到公堂说去吧,走。(向外走)
佟湘玉:(笑着跟上)说,额还要说个够,一桩桩一件件,包括你刑捕头!额都要说。
邢捕头:我,我,我怎么了?
佟湘玉:你咋咧?堂堂九品淄衣捕头,朝廷的公务人员,经常在额们饭店白吃白喝,欠债不还!
邢捕头:你这这话咋说的。
佟湘玉:秀才,拿帐本。
吕秀才:好。
(递过帐本摔到老刑手中)
邢捕头:(讪笑)呵呵呵……这这……这都是街坊邻居的,有话,商量着嘛,啊,干嘛说翻脸就翻脸呢?
白展堂:这不都跟你学的嘛!
邢捕头:我改,我改行了吧,要不这样,小红的案子,到此结束,这总行了吧?
佟湘玉:不行,既然来了,说走就走吗?
邢捕头:(笑)你还要干什么?
众 人:掌柜的……行了行了……
佟湘玉:吃咧再走,今天是你上任两周年的纪念,总得庆贺庆贺吧。
邢捕头:哈哈哈,还搞这个形式干啥呀……(小郭收剑入鞘)大嘴,杀鸡。
李大嘴:还还杀鸡啊?
佟湘玉:杀吧杀吧。
李大嘴:我这鸡是活不成了。(跑去后院)
邢捕头:你们放心,我把前面欠的账全部都还上,行了吧,算帐,算帐,算帐。
白展堂:哎呀,这太好了。
(众人集中柜台)

〖11后院·黄昏(19:56)〗
〖大嘴准备杀鸡〗
李大嘴:鸡呀,别怪我,来世变人吧。(伸手抓鸡,叫声四起)
(镜头模糊)

〖中场花絮——《劈砖记》(20:07)〗
小贝跟着小郭练习劈砖,却不学好,用斧头将砖打碎想蒙混过关,在湘玉亲自监督下,小贝原形毕露,仓皇逃跑,只留下小郭承受湘玉的责骂。

〖12大堂·夜(20:57)〗
〖老邢领着小六、老白领着店内众人在长桌之上摆开决斗架势〗
白展堂:这一刻我已经等了好久了,是时候了结了。
邢捕头:呵呵呵呵,希望你不要后悔。
白展堂:我从不后悔,你的刀呢?
邢捕头:手中无刀,心中有刀。
白展堂:哼,真正的高手是手中无刀,心中也无刀!
邢捕头:多说无益,出招吧!
(老白、老邢高叫着开始……)
邢、白:石头剪子布,石头剪子布。(老白出剪刀,老刑出布)
白展堂:耶——!(与大后方击掌相庆)
邢捕头:你刚才不是说手中无刀心中也无刀吗?
白展堂:我这是剪子,也不是刀啊。
邢捕头:亲娘咧,上当了。
郭芙蓉:那只鸡你就看着我们吃好了,哈哈……
燕小六:凭嘛,我师父出的钱,凭嘛看你们吃?
佟湘玉:哎——这可是你师父说的,(摇头晃脑地笑)他要赢了就免费喝酒,俺们赢了,那只鸡就归俺们吃。
吕秀才:这账还得买,一文钱都不能少。
李大嘴:对,我跟你说啊,鸡骨头我都不给你留下,我一个人给嗍了……(忽转悲哀)哎呀妈呀,我那只鸡……
众 人:节哀,节哀。
李大嘴:那我看看鸡熟了没。(进厨房)
白展堂:放点料啊。
佟湘玉:哎哟,老刑……(小六默然走去门口)哎哎哎,小六坐下呀。
邢捕头:小六你咋了?
燕小六:(双手托脸)我吃不下,好不容易等到大案子,以为能顺藤摸瓜,钓出个大鱼来,没想到却钓出个鸡来,还落他们嘴里了。
邢捕头:那你想咋样啊?
燕小六:我就想办个大案子,问了多少遍了。
邢捕头:(看了看众人)去吧,去办去,去呀!你以为我不想办案子?你以为我愿意这样整天晃进晃出,逮谁跟谁打哈哈?整天吃吃喝喝呀?为师就是再无能,(拍胸口)这点心气总还有吧。
燕小六:(也拍胸口)那你想想办法啊。
邢捕头:(叹气)唉!有啥办法?没钱可以慢慢赚,可没贼,你总不能生出个贼来吧?(众人拍老白)想当年为师跟你一样,对未来充满幻想。(越说越难过)可世事无常,没辙呀,咱们这儿治安实在太好了,别说是贼,连个吵架的都没有啊。运气好的时候,能碰上两口子吵架,可一见到我,人家和好了,我连训一句的资格都没有啊!(摊手)镇上的商户,个个遵纪守法,两年了,我连个投诉都没接过。至于卖淫嫖娼,聚众赌博,从来没听说过。(捂脸留泪)
白展堂:这不是好事嘛老邢?
邢捕头:对你是好事儿,可对我呢!啊!(与小六跪求上苍,其他人在远处还是想躲)哎呀老天爷呀!
燕小六:老天爷……
邢捕头:你要是有点儿善心,就给我们爷俩儿发两个贼来吧!
燕小六:哪怕是偷汉子的贼也行啊。
邢捕头:(轻拍小六)注意素质……啥也别说了,怪咱爷俩命苦啊,没摊着个乱地方啊。
(小六吹起忧伤的唢呐曲子,湘玉、秀才试泪,小郭感觉莫名其妙,老白、老邢相拥而哭)
(一柱香过后,老白铺床,老邢倒在桌上,小六乐曲依旧,小郭昏昏欲睡,秀才、湘玉对帐)
门外打更的:防贼防盗,小心火烛。
燕小六:(放下唢呐,咽了咽吐沫)给我倒碗水,吹累了,润润嗓子。
郭芙蓉:(倒水)累了就别吹了,赶紧睡吧。
燕小六:我师父正难受呢,我怎么能自己睡呢?你听听,还哭呢。
(镜头摇至老邢,传来的是他的打酣声)
燕小六:(尴尬地去唤老邢)师父,师父,人让咱走呢。
邢捕头:哦赶我们走啊?没关系,走!
佟湘玉:小郭。
郭芙蓉:慢走,不远送啊。
(老邢、小六出门,众人关门)
白展堂:这回走了吧?
佟湘玉:好像……(敲门声)没有走,你又咋咧?
邢捕头:对不起,例行查夜。
佟湘玉:(冲老白)拿酒来。
邢捕头:真查!
郭芙蓉:查什么夜啊?
邢捕头:查你这儿有没有生人。
佟湘玉:你不是一直都在嘛,哪来的什么生人呀?
邢捕头:刚才在楼下,谁知道楼上有没有生人。六儿,走着。
佟湘玉:刑育森!(小六拔刀)呵呵,真是个好名字啊……老白!(使眼色)
白展堂:老刑。
邢捕头:干什么呀?
白展堂:(拉老刑坐)坐这儿,你要抓贼呀我们这儿也没有,你要实在闲的难受,咱就想个办法防个贼啥的。
邢捕头:防贼,啥意思啊?
白展堂:就是你到处走走,看看,出个规章,定个制度啥的,防患于未然呗!总比现在你们哥俩啥也不干强吧?
邢捕头:(发狠指老白)老白呀!
白展堂:就当我没说,就当我没说……
邢捕头:有你的啊,六儿走!(与小六离开)
白展堂:(跑到湘玉身边)他这不是恐吓我吧?
佟湘玉:等等,五四三二……(门外传来老刑的大笑声)不是,睡觉睡觉……
(众人收拾睡觉)
打更的:小心火烛。
(黑屏)

〖13大堂·日(26:27)〗
〖老刑、秀才正研究防盗八法,湘玉下楼〗
佟湘玉:你俩商量啥呢?
吕秀才:防盗八法。
邢捕头:都是我琢磨出来的。
吕秀才:我给加的韵脚,(老刑瞪眼)画蛇添足,呵呵……‘夜里门窗须关好。’
佟湘玉:(笑)哎呀……啧啧啧,说的太好了啊展堂。
白展堂:啊,实践出真知啊,老刑啊,这么多年捕快没白当,(老邢抱拳相谢)真的。
佟湘玉:(轻声对老白)夸的再狠点儿,给老刑涨点自信。
吕秀才:‘值钱物件随时掏。’
刑捕头:值钱的东西,随时掏出来看看,否则被贼偷了,都不知道啥时候偷的。
白展堂:哎呀,知道什么是醒世恒言吗?
吕秀才:‘招蜂引蝶切忌搞。’
邢捕头:这条呢,主要是针对采花贼的,你打扮得花枝招展,那采花贼一看他就起了兴致,能不来偷吗?
白展堂:这话要搁到宋朝,那就没西门庆啥事了。
吕秀才:‘未雨绸缪挖地道。’
佟湘玉:挖地道?
邢捕头:这条可能有点儿难理解吧?是这个意思,这是防强盗的,抢挖地道,强盗一来,咱从地道悄悄的转移了,他还抢啥!抢啥?哈哈……
白展堂:(一拍桌子)哎呀老刑啊!宋江那伙人没跟你生在同一个年代,那是他们命好!
邢捕头:(笑)过奖过奖。
吕秀才:‘防盗意识不能少。’
白展堂:一个字,(豫语)中。
李大嘴:河南话。
吕秀才:‘齐心协力省烦恼。’
白展堂:两个字,(粤语)犀利。
佟湘玉:广东话。
吕秀才:‘莫与生人打交道。’
白展堂:三个字,(鲁语)亲娘咧。
邢捕头:这个我知道,我们山东话。
吕秀才:‘异常情况速来报。’
白展堂:四个字,(辽语)哎呀妈呀。(众人皆笑)
佟湘玉:(东北话)啥都不说了,老刑呀。(恢复陕西音)额服了you,额输了you,打从心底里崇拜了you。
邢捕头:(握住湘玉的手)我吧也就是个老猫碰着死耗子,想放水都不行啊。(老白将湘玉手抽回)哈哈哈……
(过了一会儿)
佟湘玉:(送上水碗)老刑啊,这个防盗八法,打算啥时候贴出去呀?
邢捕头:不急,我已经跟娄知县请示过了,他说先搞个试点,看看效果,效果好呢,就在全镇推广,效果不好呢,回头再说了。(从身后的老白手中拿起一颗花生)
佟湘玉:怎么可能不好嘛,真是的。
白展堂:就是。
邢捕头:对啊,赶紧弄点儿吃的,吃完我们好忙活事儿去。
佟湘玉:还用找吗?(满面春风地飘到椅子上)就在额这儿试咧。
邢捕头:好好好,都是朋友在你这儿试了。六啊,这个任务交给你了啊。
佟湘玉:那你干啥呀?
邢捕头:我负责指挥呀。具体事情找小六办,啊,年轻人正好给一点儿锻炼机会,啊。
燕小六:师父,你放心吧。小六绝对不会给您丢脸的。
白展堂:这孩子。
邢捕头:好,很好。六儿啊,能不能升副捕头,就看你自己的了啊。(眼神指着茶碗)
燕小六:嘛玩意儿?
邢捕头:(无奈状)啧!六啊。
白展堂:咋一点儿眼力劲也没有呢?(送上花生碗)
邢捕头:还得锻炼呀。
白展堂:老刑,你走了。
邢捕头:早饭就不在这儿吃了啊。(出门)
佟湘玉:老刑,慢走啊。
白展堂:小六啊,我们全力支持你啊。
佟湘玉:对对对。
燕小六:(摩拳擦掌地拿起防盗八法)那就赶紧开始吧。
佟湘玉:好好好,嗯——从哪儿开始呀?
燕小六:第一条是嘛?
吕秀才:(耐心教导状)‘夜里门窗须关好。’
燕小六:那就赶紧关窗户吧。
白展堂:嘻嘿,(轻拍小六)还没入夜呢。
佟湘玉:就是啊。
燕小六:本捕快说话不好使啊?
白展堂:窗户关着呢。
燕小六:关上就把它销死!
白展堂:(愣了愣)好,行行行……
燕小六:赶紧去,我把门关上。
佟湘玉:你关门干啥?额还要做生意呢。
燕小六:说了门窗就是门窗。
佟湘玉:这客人马上就要到了呀。
燕小六:客人来了,有人会敲门的。
(二人纠缠)
白展堂:(拉开湘玉)掌柜的,掌柜的,你先上去。
佟湘玉:啥人吗这是?
白展堂:有我呢,有我呢。(湘玉上楼)(对小六)呦呦呦,不劳您大驾,来来我来我来。
燕小六:关严了啊,好好好。(又去摇窗户)哎,这窗户怎么关不死啊?
白展堂:年头久了,现在关不上。回头再弄吧。
燕小六:回头干嘛?今天的事儿今天了,拿锤子来,我给它钉死,快快快……
(镜头一转,小六已将整个窗户用木版钉死)
燕小六:行了,这回算行了。
佟湘玉:(下楼)哎哎哎,干啥呢这是?
燕小六:关窗户。
佟湘玉:啊?这就你这么关窗户的嘛?
燕小六:把窗户钉死,贼就进不来了。
佟湘玉:贼进不来,额也进不来咧呀。
燕小六:你平时走窗户啊?
佟湘玉:额还指望它透透气嘛。
燕小六:这不能透气嘛。你觉得现在透气困难吗?
佟湘玉:……(拉小六坐下)你先喝口茶好吗?你歇会儿行吗?
燕小六:歇会儿不着急,哎,秀才,下一条是嘛?
吕秀才:(算帐中)嗯哦……‘值钱物件随时掏。’
佟湘玉:(被小六傻傻的打量吓得拉紧衣服)干啥嘛?啥意思嘛?
燕小六:(逼着湘玉向外走)请你配合我的工作,这是我师父的意思,也是娄知县的指示,请。(二人上楼)

〖14佟寝·日(31:31)〗
〖湘玉站在大立柜前,小六呆呆地看着〗
燕小六:你快着点儿啊,后面还好几条呢。
佟湘玉:你回过头去嘛。(从柜中拿出一盒首饰放在桌上)哎呀,这一条总算过去了吧。
燕小六:开嘛玩笑,那么大的箱子,哪能随时掏啊?
佟湘玉:那你说咋办嘛?!
燕小六:别着急呀,又没人逼你,是你自己非要抢着当试点的!
佟湘玉:好好好,你说咋办,都听你的!
燕小六:我师父说了,小东西,全带在身上。
佟湘玉:带咧,扳指,手镯,还有耳环,簪子,全都带了。
燕小六:大件儿也得带呀,比如说名人字画,古董花瓶嘛的,都带上。
佟湘玉:(激动)古董花瓶你随身带给额看看,来来来你带一个呀!
燕小六:别着急,话还没说完呐,我师父说了,大东西全都当了。
佟湘玉:(惊)当咧?
燕小六:换成当票,不就随身带在身上了吗?……我没说明白吗?
佟湘玉:(恨从心起)额想杀你!

〖15大堂·日(32:30)〗
〖湘玉准备下楼去当铺〗
白展堂:哎?上哪去啊?
佟湘玉:当铺。
白展堂:咋的啦?出事儿了?
佟湘玉:回头再跟你细说吧,额这是造的什么孽呀。
燕小六:赶紧去,回头顺便把这俩也当了,小郭开门。(湘玉眼神示意老白递过花瓶)把门关上,关严喽。秀才下一条是嘛?
吕秀才:‘招蜂引蝶切忌搞。’
燕小六:(看了一圈,盯上凑过来的小郭)你,过来。(开闻)
郭芙蓉:(不自在地笑)干什么?
燕小六:擦粉了吧你?
郭芙蓉:呵,你鼻子还不错嘛。
燕小六:赶紧洗了去,还有这口红,胭脂,什么什么眼影什么的,全洗喽,剩个渣都不行啊。
郭芙蓉:凭凭凭什么呀?
吕秀才:他在搞防盗八法啊。
郭芙蓉:跟我有什么关系哩?
燕小六:你洗不洗?(拔刀)
郭芙蓉:干什么?你还想拿刀砍我啊?来来来,你往这儿砍,往这儿砍!
白展堂:小郭小郭,(将小郭拉到一边)人家这也是执行公务,再说又是第一次,能帮就帮一把吧。
郭芙蓉:好好好吧,就当,就当我是积德了啊。
燕小六:顺便洗完再换身衣服,越素越好,最好带补丁的。
郭芙蓉:我哪有带补丁的衣服呀?
燕小六:没有就撕了再补嘛。
郭芙蓉:(摔抹布)我凭什么呀?!
燕小六:撕。
郭芙蓉:不撕!
燕小六:撕不撕?
郭芙蓉:就不撕!
燕小六:你不撕我帮你撕。(说着就上手)
郭芙蓉:干什么?
燕小六:(“嘶”的一声)去,补去吧。
郭芙蓉:排山……(小六拔刀立刻服软)我回去补补就行了。
(小郭入后院,秀才、老白缩成一团)
燕小六:下一条。
吕秀才:(怕)‘未雨绸缪挖地道。’
燕小六:那就赶紧挖吧。
白展堂:不是,你现在就挖呀?
燕小六:我师父说啦,这种事儿赶早不赶巧,你早早做好准备,以防以后被动。
白展堂:问题是你要从哪儿挖到哪儿啊?
吕秀才:就是啊。
燕小六:就从后院挖到翠微山北口。(二人掉凳)你俩起来,哪么了?
白展堂:你知道这是什么工程量吗?
燕小六:你快说。
白展堂:把西凉河所有的河工找来,也得挖上七八个月。
吕秀才:(摇手指)不止,七八年。
燕小六:那么长?那就从这儿挖到门口。
(老白、秀才仰天长叹)
白展堂:啊,从这儿到门口啊?强盗在门口敲门,你从这儿一钻,直接到他们面前。
燕小六:这才叫神兵天降嘛。
白展堂:那你咋不直接给他们开门呢?
燕小六:那就从后院挖到街拐角怎么样?
吕秀才:我给你拿锹去啊。(逃跑)
燕小六:这事儿不劳你们,我来就行了。
白展堂:不劳您动手,我们自己干,自己来。
(紧跟进后院)

〖16后院·日(34:58)〗
〖众人开始挖地道,小郭村妇装,老白陕北装,秀才不知道装,大嘴活像个偷地雷的,小六拉着悲音二胡〗
李大嘴:(拎着一筐土走近小六)小六,平时看着不大机灵,还挺内秀呵,来来来,过来帮我搭把土……(拉小六的手)过来帮我搭把土!
燕小六:干活时别说话!
李大嘴:小子还挺横,你信不信我直接撂了?
燕小六:(有恃无恐)你撂一个试试。
李大嘴:(狠狠一摔)我撂了怎么地?!
众 人:(揭竿而起)撂了!咋啦?
燕小六:哎呀呵,你信不信我……(拔刀)
李大嘴:咋地?
燕小六:我可不客气啦,我告诉你们。
佟湘玉:(拿着水碗入)干啥呢这是。
燕小六:他们胆敢闹罢工!
佟湘玉:罢谁的工?
燕小六:罢我的工。
佟湘玉:你是掌柜的吗?
燕小六:不是。
佟湘玉:他们凭啥听你的呢?
燕小六:我师父说了……
佟湘玉:你师父是掌柜的吗?!
燕小六:不是。
佟湘玉:不就得了,你先回去吧。
燕小六:我不回去,这事儿还没完呐,我回去干嘛。
佟湘玉:你不回去是吧?去把你师父找来。
燕小六:找我师父干嘛?
佟湘玉:让他看看呀,你把额们一个一个都折腾成什么样子咧!
(镜头扫过灰头土脸的四大民工)
燕小六:佟掌柜,我对不起你,但是这这这是我第一次单独执行任务,千万不能有什么岔子,您就让我在这儿吧,我求您了,我给您跪下。
佟湘玉:(揪着小六)求他们去吧。
燕小六:(求向全部不理不踩的其他人)大嘴,秀才,白大哥,郭小姐……
佟湘玉:算咧算咧,你们接着挖吧,吸取教训,以后咱再也不招这种事咧。
白展堂:那挖可以,你给我整个欢快点儿的。我干着活有劲啊。
李大嘴:是,你说你整得跟哭丧似的,咱这挖地道又不是挖坟地。
众 人:去吧,去吧。
燕小六:没问题。
(小六坐回原位,又献上一首欢快的乐曲,在快节奏的氛围中湘玉微笑地倒着水,众人像快进一般挖着地道,越来越快)
白展堂:六啊,慢点儿啊,上不来气了……(再挖一阵,消失在了镜头之中)妈呀!掉地道里了……
众 人:老白老白……!

〖17大堂·夜(37:14)〗
〖众人忙完了活,疲惫不堪地回到大堂休息〗
李大嘴:哎呀,累死我了……
佟湘玉:坐下来……展堂也坐。
燕小六:大家辛苦了啊。
白展堂:只要你能交差,再累我们也值啦。
燕小六:诸位这份心意,小六心领了啊。
李大嘴:哎呀妈呀这小嘴儿甜的,行了赶紧回去睡吧,赶紧走……
燕小六:你们也赶紧歇着去吧,后半夜还得轮流值班呐。(向外走去)
众 人:(忽然反应过来)哎哎哎……值班?!
燕小六:第五条,‘防盗意识不能少’啊。
众 人:没少啊……
燕小六:所以就轮流值班,每个人睡一个时辰然后换班。
白展堂:不用不用不用,我一个人就行了。
燕小六:那可不行,单人守夜,容易走神。得大伙轮流值班。要不然怎么叫,‘齐心协力省烦恼’呐。我已经跟打更的老齐说好了,每隔一个时辰过来敲一次门,你们必须醒着,一人给他签个名儿,明天早上我来检查。
(众人埋怨小六,一片嘈杂)
白展堂:(敲棍子)好了!就按你说的办,消失。
燕小六:五个签名,一个都不能少啊。(出门)
佟湘玉:五个签名,你打算咋办嘛?
白展堂:随便签吧,反正小六也不认字儿。去吧,你们洗洗睡吧,啊,不用管了。
佟湘玉:照顾一下展堂。(扶腰上楼)
(众人收拾准备睡觉)
(黑屏)

〖18大堂·清晨(38:34)〗
〖一声鸡叫,敲门声骤起〗
白展堂:(翻身下床)来了来了……别敲了,我迟早换个铁门,我看谁能敲的响?来了!来了来了,哎呀六儿啊。
燕小六:老白,这就是你们五个人签的字啊?
白展堂:啊,咋了?
燕小六:这都差不多吗?
白展堂:差多了,你看这个,撇是撇,捺是捺的,这个呢,故意缩成一团我拿左手写的。
燕小六:恩?
白展堂:(捂住嘴,打了声哈欠)还没睡醒呢,刚才说的都是梦话啊。
燕小六:行了,这事儿我就不追究了,啊。
白展堂:(笑)哎呀,还是六儿知道心疼人啊。
燕小六:话还没说完呢,死罪已免,活罪难逃!(出门)
白展堂:六儿啊,你啥意思啊?(追小六)回来,你说明白了。
(黑屏)

〖19大堂·日(39:16)〗
〖老白正在执行他的活罪——发传单〗
白展堂:诸位瞧一瞧,看一看啊,最新出炉的防盗八法,有病的拿回去治病,没病的拿回去发财,已婚的拿回去生娃,未婚的拿回去相亲,都看看啊都看看……
佟湘玉:(后悔莫及地擦桌子)也不知道折腾到啥时候,真不该揽这件事情!
吕秀才:再坚持一下,所谓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呐。(陆游的这首诗怎么每每都被人背错呢?)
(那边突然传来了一阵嘈杂,湘玉紧张地看去)
燕小六:你别动你别动……(将刀抵在一位食客的脖子上,老白拉着)你不是本镇的吧?(食客甲摇头)小郭,那你为嘛跟他说话?
郭芙蓉:你废话!我不跟他说话,我哪知道他想吃什么呀!
燕小六:‘莫与生人打交道’,你不认字啊?
佟湘玉:(摔下抹布忍而可忍地冲了过来)够了!够了够了够了够了燕小六!(对食客甲)不要怕,我说他呢。(将小六拉到一边)你还让不让人做生意了你啊?
燕小六:你做你的生意,我防我的贼,井水不犯河水。(老邢入)
邢捕头:说的好!
燕小六:师父。
邢捕头:六啊。这两天没什么异常情况吧?
燕小六:基本上没有。
邢捕头:好,很好。(招呼过众人)花生不错。(众人不屑散开)看来防盗八法奏效啦,可以跟娄知县说一声,推广。
佟湘玉:不可以!
邢捕头:为什么不可以?
佟湘玉:这两天你知道把额们都折腾成什么样了吗?
邢捕头:六啊?
燕小六:我都是按照您的意思做的。
佟湘玉:哎哎,这窗户,好好的吧。为啥都给钉上?
邢捕头:这个我可没让他钉啊。
白展堂:地道总是你让挖的吧?
邢捕头:对啊,为了防强盗呀。
白展堂:好了,地道一挖通,强盗直接从门口进我们后院了,连门都不用敲了现在。
郭芙蓉:还有那个‘莫与生人打交道’,(捶桌子)拜托你呀!我们是开店的!不跟生人说话,我们喝西北风啊!
邢捕头:郭姑娘我们也是没办法,没有贼你让我们咋办?(抖肩膀,小六跟着抖肩膀))
佟湘玉:老邢,咱防贼的初衷是为了百姓,不是为了你个人的政绩吧?
白展堂:整天不干正事儿,整那些虚招子有什么用啊?
佟湘玉:额觉得呀老刑,对于一个捕快来讲,(倒水)你完成了多少任务,抓了多少贼,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保护的那一方百姓是否安居乐业,百姓好,才是真的好,对不对呀?
邢捕头:(拉起湘玉的手)发人深省,令人深思啊。
李大嘴:(走一步喘一步地从后院来)哎呀妈呀,我终于把那地道给挖通啦……(老邢、小六注视着)咋咋地了?
燕小六:麻烦你再把那地道堵上吧。
李大嘴:(难以置信)你说啥玩意儿?
燕小六:堵上。
李大嘴:(举铲子)我跟你拼了……(小六闪,众人拉住)
邢捕头:好,地道我们爷俩堵,好不好?你们还有什么要求说吧。
佟湘玉:还有额的这个当票,马上你给额赎回来。
邢捕头:好,赎回来。
白展堂:还有这些窗户上的扳子,你都给我拆了啊。
邢捕头:好拆拆拆。
郭芙蓉:还有我这件衣服都让他撕烂了。
邢捕头:六儿啊,你怎么能干这种事儿啊?
燕小六:(招人误会地实话实说)师父,她太漂亮了。不撕不行啊。
邢捕头:(转身就是一巴掌)我打死你个不要脸的!
燕小六:不是师父,她太白了,她太漂亮了……
邢捕头:她太漂亮了,我打死你个不要脸的小畜生……(小六跑出客栈,老刑追打出去)
(大嘴不明所以,其他人大笑:“哈哈哈……”)
佟湘玉:(猛然记起)哎,事儿还没办呢!
众 人:回来站住……
(画面定格)

〖本回完(42:10)〗
下回书:
雷老五潜入县衙门 佟掌柜钻进牛角尖

武林外传SF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