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二十五回 佟老爹怒嫁不孝女 白展堂误娶无情人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二十五回 佟老爹怒嫁不孝女 白展堂误娶无情人 【文字剧本】

第二十五回 佟老爹怒嫁不孝女 白展堂误娶无情人

大堂
秀才小郭深情对视
老白:哎呀妈呀,两人又腻味上了,隔应死人了
秀才:芙蓉妹妹
小郭:秀才哥哥
秀才:换一个换一个,芙妹
小郭:才哥
秀才:听着那么别扭呢?
小郭:是啊是啊
秀才:要不要叫我名字试试
小郭: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秀才:吕轻侯
小郭:知道啦,侯哥(小贝上)
小贝:我也要听我也要听啊
秀才:你要听什么?
小贝:西游记啊,你们讲哪儿啦
小郭:去去去,你属耗子的呀,见缝就钻
小贝:我属什么你别管,你属什么我可知道,猴哥,我饿(学八戒)
小郭:信不信我抽你(小贝跑)
(佟父入店)
老白:哟,客官您是打尖啊还是住店呀?
佟父:专门见你掌柜的
老白:掌柜的不在,您有事跟我说
佟父:你赶紧出去,给我把马喂好,草料要细一点
老白:好好好
佟父:粗了可是伤胃啊,额跟你说,这可是纯种的大宛驹啊
老白:这老头谁呀?说话这么横(出去喂马)
小郭:一匹破马,就跟谁没骑过一样
佟父:你这个店开了多长时间了
小郭:你活了多久,这店就开了多久
佟父:你,你个小女子
小郭:侯哥闪开
秀才:八戒当心,我去叫老白去
佟父:咋了?还想跟额动手呢?额看你是马不知道自己的脸长
小郭:你是牛不知道自己皮厚
佟父:知不知道额这两个铁胆子……
老白:葵花点穴手!
小郭:哈哈
老白:铁胆?我连蛇胆我都吃过,哎呀我天呐,这老家伙挺有手劲啊,这玩意儿挺沉
掌柜:(下楼)哎呀爹,你咋来了呀,为啥不事先说一声,哎,额娘身体还好吧,额弟长高了吧,武功练的咋样,还偷不偷懒了?爹?白展堂!是不是你干的?
老白:不是我,是秀才
秀才:我哪会点穴啊?(往外躲)
老白:不是,是秀才让我干的(往外跑)
掌柜:哎呀,你站住呀,把他的穴道解开呀,不要跑(追出去)
大堂
佟父:这小子的功夫还不错,哪一派的?
掌柜:额也不大清楚,你们知道吗?
小郭摇头
大嘴:我知道啊,我真知道,咋的啦(小郭耳语)不知道不知道
佟父:连个底细都不知道,你咋就把他招来了呢?万一以后给你撂蹶子,咋办呢?
掌柜:咋撂嘛,他又不是个马,额会注意的啊,爹,你这次来干啥呢
佟父:衡山派哪三个人是你介绍来的?
掌柜:对呀,他们干得咋样呀?
佟父:还不错,不过他们说你这儿啊,苦得很呀
掌柜:胡说,额这儿咋苦了?
佟父:你有马没有马
掌柜:额要马干啥吗?
佟父:连个马都没有,你自己还得走路,这还不叫苦?额这回来呀,就是要把你接回去呀
掌柜:额不回,额要回去了,额这个店咋办呀?
佟父:便宜把它处理了,这些伙计,愿意跟咱走的,全部带走,(大嘴点头)不愿意走的,就地解散
小郭:真的呀?
掌柜:她还欠额得银子呢
佟父:把她带走,回去当个使唤丫头,等你兄弟一长大,往过一娶,正室当不了,当个妾总没问题吧
秀才:(愤怒)他做梦去吧,他
佟父:你还怕她配不上我儿?哎呀,没关系没关系,额不嫌弃,她再野,还能野过马?朝死里打,总能扳过来
掌柜:爹呀,额已经嫁人了,你就不要再管额了
佟父:额不管,谁管嘛?寡妇门前是非多,你不好好在额圈里呆着
吕、郭、李:圈里?
佟父:家里家里,一个寡妇家,整天在外头抛头露面,你不要脸,额还还要这脸呢?
掌柜:那你就要你自己的去呗,额的脸额自己会要
佟父:你看,几年不见你还学会撂蹶子了,你看额不打得你,人仰马翻,抱头马窜
掌柜:你打你打,你打呀你!(委屈,被小郭秀才拉走)
大嘴:消消气啊,消消气,别生气,喝口水。在您那儿当镖师,一个月给开多少银子?
…………

老白:我听说,你要把这店给卖了
佟父:额就等着你说这句话呢,咋,来
老白:来,来啥呀来
佟父:你不是想耍两圈,来。额这就陪你耍两圈
老白:别别别,大爷大爷,我知道我错了,大爷大爷,你饶了我,大爷大爷
大嘴:住手!
老白:哎呀妈呀,我的兄弟,你可来了兄弟
大嘴:谁是你兄弟?
老白:你啥意思啊你?
大嘴:你个没大没小没头没脑的东西
老白:你个臭小子
大嘴:你以前是干啥的来着?
老白:呵呵,生命在于运动,慢跑有益健康,一二一(往外跑)
佟父:哎哎哎,他咋跑了呢
大嘴:到时候了,每天这个时候他都得出去练练功,坐坐坐
佟父:你准备准备,咱们马上启程
大嘴:现在就走啊?
佟父:对呀
大嘴:掌柜的还没答应呢
佟父:捆把捆把,把她带着走
大嘴:太不讲道理了吧
佟父:(拍桌子)额是她爹,额就连这点权利都没有了?
大嘴:别着急,我有招儿
…………
小贝房间
佟父:莫掌门,额这次来呀,主要是想跟你商量一下湘玉的事情
小贝:那个什么事情,您坐下来说啊
佟父:额这个闺女啊,脑子笨的很,也不会来事儿,这段时间给您添了不少麻烦啊
小贝:确实够麻烦的
佟父:额这个女子呀,从小是娇生惯养,也没多少文化,这样的女子,搁到哪儿都是个累赘
小贝:确实够累赘的
佟父:所以嘛,额这次想把她带回去,省得在你这儿丢人现眼
小贝:确实够丢人现眼,哎,你把她带走我怎么办
佟父:你该咋办就咋办嘛,如果你也愿意跟额们一块儿走,那咱们一块儿到汉中去
小贝:那汉中好玩吗?
佟父:好玩的很呀,过年过节的时候,那到处都是人
小贝:人有啥好玩的
佟父:那你玩啥嘛?骑马,你喜欢不喜欢?
小贝:骑马?你们家有马?
佟父:光额的大宛驹,就二十几匹,你要是想骑马的话,额叫十几个镖师陪着你,啥时候耍累了啥时候下来
小贝:哇噻,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佟父:不着急不着急,额这一次来呀,主要是想请你给额劝一劝湘玉
小贝:劝什么呀,拿绳子一捆直接带走呗
佟父:不行不行,好马喝水不能强按头,弄不好就呛着了
小贝:(喝水呛着了,咳嗽)不懂
佟父:那好吧,来。额教给你啊
掌柜房
小贝:这个,湘玉呀
掌柜:管额叫啥?
小贝:嫂子嫂子,我想跟你回汉中,我到无所谓呀,在哪儿呆着不都一样吗?你就不一样了,你一个寡妇,不好好在家呆着,成何体统嘛?你瞪着我干吗?
掌柜:你坐呀,接着说
小贝:跟我回汉中吧
掌柜:额跟你回?
小贝:谁跟谁都一样嘛,到了汉中,日子不就一样过吗
掌柜:完全不一样
小贝:胡说嘛(陕西音)女娃就应该有女娃的样子
掌柜:学的还挺像的嘛,额爹还教你说啥了
小贝:他没教我,嫂子,你就答应了吧,汉中多好玩啊
掌柜:有多好呀
小贝:可以骑马呀,有十几个镖师跟着我啊
掌柜:从早到晚跟着,到时候你想甩都甩不掉
小贝:不会吧
掌柜:额就是这么熬过来的,小的时候,每天盼呀盼呀,就是盼着能够早一点嫁出去,早一点离开那个笼子,自由有多重要,等你长大就知道了
小贝:可是,我还是想骑马
掌柜:那你就骑呗,反正额是不会回去的
小贝:自私
后院
秀才:你说什么?
小郭:就算是我问你借的,回头我一定还你
秀才:那么多银子我怎么拿的出来呀
小郭:拿不出来也得拿,否则我就得跟他们回汉中给人家当小妾,你乐意啊?
秀才:我把银子给了你,你一恢复自由就回家了,那我怎么办呐
小郭:看你说的,我还能扔下你不管呐
秀才:那我就不知道了
小郭:滚滚滚,有多远滚多远,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秀才:我还不想看到你呢
小郭:踹死你,什么人呐这是
老白进来
老白:咋的啦?又吵架啦
小郭:跟你没关系啊,哪儿凉快回哪儿呆着去
老白:我跟你说啊,现在可不是吵架的时候,如果现在再不团结的话,这一关咱肯定过不去
小郭:那咱怎么团结啊
老白:老东西心狠,就怪不得咱不客气了,一不做二不休,我豁出去了,跟他拼了
小郭:那得想个绝招
掌柜房
掌柜:啥啥啥?
小郭:你慢点儿说,别咬着舌头
老白:你也别紧张,咱呢是假结婚,不上户籍
小郭:到时候你爹一看,闺女的下半辈子终于有着落了,心里一宽,兴许就回去了
老白:就是
掌柜:胡说啥呢,额爹又不傻,那点小伎俩能骗得了他吗
老白:你骗不了以后再说呀,只要能把他蒙回去,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掌柜:不行不行,就算是你想娶额
老白:我不想娶你
掌柜:那就更不行了,寡妇门前是非多
小郭:啊?
掌柜:额就是怕万一他看出来就全完了
老白:你放心,为了慎重起见,咱们做到每一个步骤都力求逼真
小郭:这就叫以假乱真
掌柜:那也不行,最重要的步骤还没有呢
老白:什么步骤?
掌柜:你还没有求过婚
小郭:噢(示意老白)
老白:那好,现在就求,(抓着湘玉手)佟小姐
掌柜:跪下
老白:恩?
掌柜:你看见谁坐着求婚的啊
小郭:跪跪跪,赶紧跪,快去
老白:(跪下)佟小姐
掌柜:深情一点嘛,主要示眼神儿,嚓嚓嚓,要冒火花,不要糊弄事情啊
老白:走,佟小姐(深情)
小郭:嚓嚓嚓
掌柜:还有
老白:还有不求了(起来)
(小郭掌柜把他按下)
掌柜:求求求,额啥都不说了,跪好
老白:佟小姐,愿意嫁给我吗?
小郭:嚓嚓嚓
老白:愿意吗?
掌柜:额,(害羞)愿意
老白小郭:耶(击掌)
掌柜:就出鬼了,你那是求婚嘛?逼婚还差不多,那个眼神嚓嚓嚓的,就要把额给活吃了
老白:你看,这不挺好的吗,全是按你要求,嚓嚓嚓嚓,全是火花,眉毛都要烧着了,行行行,再嚓嚓一次再嚓嚓一次
掌柜:不要嚓了,你们俩有这个闲工夫多琢磨点正事,出去出去
小郭:要不要我们……
掌柜:不试了,额不想再试了
老白:我再嚓嚓一回
掌柜:(推他们出去,关门)好险呀,差一点就答应他了
后院
秀才:你怎么才来呀,我都等了半天了
小郭:你有事吗
秀才:这个给你(掏出一张纸)
小郭:什么呀这是
秀才:地契,你拿去赎身吧
小郭:这
秀才:我仔细想过了,刚才的确是我不对,我太自私了,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
小郭感动,与秀才相拥
秀才:没事没事
大嘴:(进来)哎哎哎,干啥呢,我说你俩咋还不回去收拾行李呢
秀才:你真的打算去汉中啊
大嘴:可不咋的,我鞋都买了,我都准备赶路了,我跟你说啊,我和我们家佟大老爷已经谈好了,到那儿之后,直接就是一等镖师,月钱,三两
秀才:那他为什么对你这么好呢
大嘴:我们爷俩投缘呗,行了,到那儿之后有啥事儿找我啊
秀才:我们又没说要去汉中了
大嘴:小郭都去,你不去啊
小郭:我也没说要去吧
大嘴:你欠人家那么多钱,你想走就走啦?别说我们佟大老爷不答应,那就是起我
小郭:你咋的
大嘴:反正你想好了,凡是跟我们龙门镖局作对的,那没一个好下场
小郭卷袖子欲排
大嘴:我们佟大老爷说了,只要你俩肯过去,那就是吃香的喝辣的,啥好日子都有啊
秀才:吃到不在乎,就怕住的不习惯
大嘴:不能够啊,我们佟大老爷说了,只要你俩肯过去,那就给你们俩一人配一个三进三出的大宅子
秀才小郭:不会吧
大嘴:当中那么一小间
秀才小郭:切(不屑)
大嘴:别嫌少,只要你俩在那踏踏实实的干,那我们佟大老爷决不会亏待你们俩的
秀才:那我们要是去了,那掌柜的怎么办呢?
大嘴:她(掌柜进来)那就直接带走,找个小黑屋一关,关她半年,让她先顺顺气儿
小郭:那要顺不过来呢
大嘴:接着关呐,啥时候关老实啥时候为止,是吧(回头)啊!
掌柜:你休想
大嘴:掌柜的,我跟你说这事可就由不得你啦,我们佟大老爷都说了
其他:闭嘴(大嘴落跑)
掌柜:小郭,你去告诉老白,他说的事情额同意了
大厅
佟父:恩,好,既然你认了错,额就放你一马,过来
大嘴:(拉老白)叫你过来呢,过来
佟父:(拍老白肩,看牙)身体还不错,就是牙口差一点,当个三等镖师吧 大嘴:跟你说啊,我可是一等,以后跟着我混呢,你可加点小心,要麻利点
老白:大爷,我没打算当镖师
佟父:那就喂马,或者看家,(对湘玉)对了,咱家的二黑死了,让他顶上
老白:二黑?
掌柜:额爹养的狗
老白:大爷,我不太会叫唤
佟父:不叫唤的狗才是好狗,光咬人,咬住就不松口,有一次额带着二黑去打猎去……
老白:(低声)我想娶湘玉过门
佟父:额还没说完呢,前面出来那一只麂子啊~啥?你刚才说啥?
老白:没啥,没说啥,我随便一说
佟父:你再说一遍,你再说一遍
老白:行行行,大爷我错了行了吧,你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可以吧
佟父:额跟你说,湘玉可是个寡妇
老白:我这人就爱娶寡妇,不,就是她了,我非她不娶(和湘玉十指紧扣)
佟父:好,好女婿,好女婿呀,你算解了额的一桩心事啊,这样吧,要啥嫁妆,你开个价,只要额拿的出来,一个子儿都不往下压
老白:不用,不用,我跟湘玉情意无价
佟父:乖女婿,乖女婿呀,你说这话,叫额老汉无地自容啊
掌柜:爹,爹呀,咋了吗,坐下哭
佟父:没事,这样,明天咱们就把事办了
郭、吕、李:明天?
佟父:对
老白:太仓促了,来不及操办
佟父:哎呀,湘玉是个二婚,不适合大操大办
掌柜:为啥不适合呀?
佟父:你看额跟女婿说话呢,啥时候有你插嘴的时候吗?
掌柜:额咋不能说话了
老白:去,一边儿呆着去,老爷们儿说话插什么嘴
佟父:哎呀,明儿就把事一办,额马上回汉中去,把嫁妆送过来,然后再置办点房子置办点地,收租子呀还是开店,你们俩自己定,就这么定了(大笑,上楼)
大嘴:佟老爷子,我咋办?
佟父:你去烧点水去
掌柜:烧点水去
大嘴:我我烧水干啥呀
佟父:哎呀,新姑爷操劳一天了还不得洗个澡啊,快去烧水去
掌柜:快去烧水去
大嘴:我是一等……
老白:手脚麻利点啊,你要是敢犯懒我就点你
大嘴:我是一等……
白、郭、吕:现在就去
小贝屋
小贝:结婚?你还敢结婚了?
掌柜:额咋不能结啊
小贝:谁同意了,谁允许了,谁批准了
老白:我俩结婚凭啥你批准呐
小贝:那当然,她生是衡山派的人死是衡山派的死人就算埋到坟堆里那也是我衡山派的尸首
掌柜:你要个尸首还有啥用嘛?
小郭:你结你的,甭搭理她
小贝:哎,我们的事用得着你管啊
小郭:看你那小样儿,回头等你一拜堂,我就把她关小黑屋里头去,随便给她点吃的,要再不老实连吃的都不给,饿死你
小贝:我我我跟你拼了(头撞老白)
老白:哎呀妈呀,撞错了
大嘴进屋
大嘴:哎哎,干啥,咋地了
小贝:他们合伙欺负我(哭)
大嘴:这还了得了?(老白欲状,小郭欲排)莫小贝我告诉你啊,你老实点啊,你再敢跟我 们姑爷叫劲,我跟你说不给你饭吃
小贝:起来(趴桌上哭)
掌柜:行了行了,你们先出去吧,把门带上
小贝:不活了不活了
掌柜:小贝,你就那么不希望额出嫁呀
小贝:你嫁去好了,别在我的地盘上呆着
掌柜:啥时候成你的地盘了?
小贝:你不走是吧,我走(欲走)
掌柜:好好好,烦死人了(拉住小贝)
小贝:(坐下)你不结婚了?
掌柜:额本来也没打算结
小贝:是白大哥,不,是那个白眼狼逼你的吧
掌柜:真要是他逼的就好了
湘玉屋
掌柜:这件事情你是咋看的嘛
小郭:早结早了,赶紧把你爹哄走
掌柜:额就害怕额结不好
小郭:结不好就瞎结呗
掌柜:你说啥呢
小郭: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了嘛
掌柜:额咋不是第一次
小郭:我瞎说的
掌柜:有你这么瞎说的嘛?额可都是为了你们呀
小郭:对对对,你为我们光荣献身
掌柜:额又没有说要献身
小郭:那回头要洞房花烛夜,你爹在外头偷听,你不做出点牺牲,能蒙混过关吗
掌柜掩面无奈叹气
大堂
大嘴:哎呀,您的菜来啦(端菜上)
老白:放这儿吧,谢谢啊
大嘴:哎呀,这怎么敢当呢,只要您吃的满意,那我这份累就算没白挨
秀才:您要是不当跑堂的,真是浪费人才了
大嘴:去去去,一边儿去,让我跟我们的新姑爷好好的亲近亲近
老白:别老姑爷姑爷的啊,还没结婚呢
大嘴:明儿不就是了吗,那要不起我再换个称呼,白爷
老白:李大嘴呀,你到底有啥事儿?
大嘴:其实爷没啥事,我就想让你帮我安排安排,我还想当镖师
老白:那你就当去呀
大嘴:你们都留这儿了,就我一人,我也不好意思去呀
老白:哎呀,你还有不好意思干的事儿?(大嘴害羞)你的意思是让我帮你去打个招呼
是不是?
大嘴:这多不好意思,你啥时候去打招呼
老白:明天吧,怎么的我也得结了婚以后再说呀
大嘴:是是是
老白:但问题是,你一点武功都不会你去给人家当镖师你不坑人呢吗你
大嘴:说的就是呢,所以我这不求你来了,你再教我两招
老白:不可能,我这功夫都是祖传的,轻易不外传
大嘴:那您把我当你自个儿家人不就完了吗,我认你当哥行吧?
老白:你管谁叫哥呀,你那么打岁数管我叫哥,你好意思叫我还不好意思听呢
大嘴:(对秀才)是不太合适是吧
秀才:不合适
大嘴:那行,那我认你当我干大爷咋样,啊?大爷!
老白:哎,等会儿,你可千万别侮辱我耳朵你
大嘴:咋的啦,大爷
老白:别别别,我怕了你了,你离我远点儿行不行,离我远点,救命啊救命啊
小郭下楼
老白:小郭小郭,你来的正好,一掌把这不要脸的给我拍死,快点儿,(小郭没反应)咋地了,咋的了
小郭:掌柜的说,她不结婚了
白、吕、李:(吃惊)为啥呀
小郭:我这张贱嘴呀(自己掌嘴)
屋顶
老白:结婚的事,为啥不结了?
掌柜:不为啥,就是不想结了
老白:咋的了
掌柜:你能照顾额一辈子吗?
老白:这有啥不能的,你啥意思啊
掌柜:这个婚礼,对你来说也许只是一个仪式或者游戏,但它对额来说就意味着一个新的开始
老白:什么新的开始呀?
掌柜:开始过一种全新的生活呀,两个人在一起也许会吵架,但是一觉起来就和好如初,就像啥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老白:那不成猪脑子了吗?(湘玉瞪他)你接着说
掌柜:也许还会碰到一些难关,天灾呀人祸呀,或者生意越来越不好呀,但是一点都不用慌,因为心里头知道身边有一个人,会一直地陪着你,直到天荒地老~~
老白:那不成俩老妖精了吗?
掌柜:也许还会生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老白:最好是龙凤胎,这样生气来方便
掌柜:不是也无所谓,一回生二会熟嘛,男孩就教他学武功,女孩就教她学女红,等他俩长大了,咱俩也老了,心情不好就找他俩骂几句出出气,心情好了,就把咱俩年轻的故事讲给他俩听一听
老白:我那点破事,还是不说为好
掌柜:为啥呀?
老白:我是个带罪之人,永世都不能翻身,我自己担惊受怕那是我活该,可如果把别人拖累上那是造孽
掌柜:不是的
老白:你要的那种生活,我永远都给不了你,结婚的事就算了吧,如果有一天我要路过汉中的话,我会来看你的(老白下楼,湘玉忍着泪笑)
大堂
佟父:莫掌门,你好
小贝:好好好,您坐您先坐,那个,我有件事儿想跟你说
佟父:啥事?
小贝:就是,你能不能别让他俩结婚啦
佟父:为啥吗?
小贝:白大哥他配不上我嫂子
佟父:哎呀,你懂个啥吗,我这,可没有不尊重你的意思啊,你千万莫往心里去啊
小贝:不会的不会的,只要你别让他俩结婚,我就不记仇
佟父:那你还是记吧,额们龙门镖局虽然算不上什么名门大派,但是,也绝不怕人威胁
小贝:谁威胁你啦,我这也是为了我嫂子好嘛
佟父:哎呀,你要是为了你嫂子好,就叫她嫁,她一个寡妇家,都这么大岁数了,能嫁出去,这都是前世修来的福
小贝:好吧,我告诉你一个秘密,白大哥是贼
佟父:啥?
小贝:他就是传说中的盗圣白玉汤 佟父:啊?那额也告诉你一个秘密,额就是传说中的盗帅楚留香
小贝:别开玩笑了,我说的是真的,他,他还有块牌子呢
佟父:那牌子呢?
小贝:牌子他给弄丢了嘛,我要是骗你,我天打五雷轰
佟父:可不敢胡说,可不敢胡说啊,莫掌门呀,你这是害怕你嫂子嫁人了就没人疼你了
小贝:才不是呢,她不疼我,我自己会疼我自己
佟父:你放心,她不管嫁给谁,她都会一如既往的心疼你,她要是敢欺负你,额就欺负死她
小贝:真的?
佟父:那还能假?来。拉勾
小贝:拉勾就不用了,你把这个契约签了就行
佟父:契约?
小贝:对对对
佟父:(念契约)不许罚抄写,不许……哎呀,咋这么多的不许嘛?
小贝:你到底签不签吧
佟父:签,拿笔来

还是大堂
老白:(对佟父)我们俩不结婚了,这是她的意见,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湘玉屋
佟父:不象话,简直不象话,哎,你知道羞字咋写的吗?
掌柜:哎呀,不要再问咧吗,额自己的事情,额自己会做主的(哭)
佟父:你要会做主,至于落到今儿这个下场吗?啊
掌柜:额今天是啥下场了,额现在挺好的,挺开心的
佟父:你以为额没长眼睛,不行,今儿这个事啊额非问他不可
掌柜:哎呀,跟他没有关系,你坐下好不好吗
佟父:哎呀~
掌柜:是额自己
佟父:哎呀,你不想嫁,咱就不嫁了,你好好的哭一场,哭完了上路
掌柜:上啥路?额回去了额这店咋办
佟父:就撂到这儿,只要你平平安安的,高高兴兴的,比啥都好,瓜女子
大堂,佟父女,大嘴,小贝拿包袱下楼
佟父:别忘了拿东西啊,走了啊,走了走了啊
大嘴:行了,都别送了,以后到汉中找我玩,我做东啊
秀才:(对大嘴)一路小心啊,赶紧找个师父学武功
大嘴:瞎说啥呢,你信不信我拍你
小郭:(对湘玉)掌柜的,你会去以后记得来封信啊(哭)
掌柜:以后不要再欺负秀才了啊,额们在还能劝一劝,额们不在,他连救命都不敢喊了
老白:小贝,到那边以后不许仗势欺人,听见没
小贝:身边十几个镖师呢,不欺负人哪都白养啦?
佟父:天黑之前要赶到十八里铺呢,走了
小郭:路上小心点儿啊,再见
小贝:再见
大嘴:再见啊
掌柜:(走到门口,回头,对老白)最后问你一句,额要的那种生活……
老白:对不起,祝你幸福
掌柜:你也是啊
小贝:骑大马啦,骑大马啦
佟父:你干什么呢?
马嘶叫~~
小贝:啊…………
老白:小贝~
白、吕、郭跑出店外
小贝屋
大嘴:别哭了啊
佟父:女子,你忍着点啊,你看,额说不敢拽马尾巴,不敢拽马尾巴
掌柜:行了行了,你不要管了,这事儿交给额
佟父:好好好,额不管额不管
小贝:(哭)我不要骑马了,我也不要去汉中了
大嘴:哎呀,汉中多好,比咱这儿热闹多啦
小贝:我这人不爱凑热闹
小郭:你个小丫头片子,大人决定的事儿还由得你了?
小贝:你不……(疼)你不满意是吧,你不满意就打我好了,反正我哪也不去
小郭:再来劲儿我就罚你抄书,抄一千遍
小贝:抄就抄,哪怕一万遍我也不去
小郭:为啥呀?
小贝:现在多好呀,饿了,大嘴叔帮我做饭,累了,白大哥帮我捶背,困了,秀才帮我做功课
掌柜:吕轻侯
秀才:给了钱的~我再也不敢了
小贝:还有小郭姐姐,虽然脾气臭了点儿,但心地特善良还乐于助人
小郭:这话我爱听
小贝:每次我打架,她都帮我出手,同学们见了她,就跟见了阎王似的
掌柜:郭芙蓉
小郭:我跟她们同学闹着玩呢?
掌柜:有这么闹的吗?
小贝:还有我嫂子
掌柜:说呀,额有什么好处,说给大家听一听嘛
小贝:你啥都好,就有一点不好,老爱管着我
掌柜:那叫玉不琢不成器
老白:就是
小贝:我才不要成器呢,我就想这么着呆下去,永远呆下去,永远不跟你们分开
掌柜:展堂
老白:你别问我,我从来就没说过我要去汉中
掌柜:小郭
小郭:只要你不走,我就留下,直到把债还清为止
秀才:芙妹
小郭:侯哥,你还没表态呢
秀才:那有啥好说的,你留下我留下,大家都留下
大嘴:哎哎哎,那那是你们啊,我还得去汉中呢,我一月三两银子呢
老白:来,你来
大嘴:干啥呀
老白:这样,咱俩现在就出门交个手,比划比划,让佟大爷看看你的本事怎么样?
大嘴:别威胁我啊,我告诉你,早晚有一天我把你揭发出来
老白:我借你两胆儿
大嘴:你等着,你看着(边说边走)
掌柜:既然这样,那额也不走了
小郭:那那你爹咋办呀?
……
后院
佟父:啥
掌柜:额跟展堂已经商量过了,额俩不打算大操大办了,我俩决定,找个房子,关起门来,拜个天地就行了
老白:是
佟父:可是……你俩可得想明白了
老白:想明白了,您老放心吧
佟父:行,要再变卦额可对你就不客气了啊
老白:知道知道,我不是这样的人
佟父:这额早就知道,要不额能把她交给你?有人说你是个盗圣,说的那个真呀,说你手里还有个啥牌子
老白:谁造的谣这是?
佟父:你不要管谁造的,不要影响内部团结嘛
老白:对对对
佟父:你现闪一下,额跟女婿单独说个话,走嘛,(湘玉做鬼脸)额看你是皮松了(拿鞭子)
老白:大爷大爷,使不得使不得,(佟父笑)你吓唬她呢
佟父:来来来,额跟你说,这个结婚啊,就跟驯马一个样,这毛顺了捋一把(捋毛),毛要不顺就朝死里打(展堂做打状),额说的是驯马,对她你可要手下留情
老白:这我懂我懂,我一切都听您的
佟父:这样吧,额去买点好酒,回来咱俩单独喝啊
老白:行
佟父:好,那额去买去了啊
老白:大爷慢走啊(佟父走)哎呀,我的老丈母娘啊,你是怎么活到今天的呢?难不成也练过铁布衫?
大嘴:新姑爷在呢,我给你做饭去啊
老白:站住,过来
大嘴:咋的了?
老白:我问你,你为啥掀我老底?
大嘴:(无辜)谁,谁掀你老底了?
老白:还敢跟我装傻了你是不是?我告诉你,佟大爷都跟我说啦(将大嘴反手一掰)
大嘴:哎呀,脱了,(吊着左臂)我说,你给我安上啊

大堂
佟父:好好,美得很
小贝:好的差不多了,我拆了吧,我都快饿死了,咱开始吧
秀才:等等,等等,芙蓉还没回来呢
大嘴:她干啥去了
秀才:说是去买鞭炮去了,一下午不见人……
佟父:那额看,咱就不等了啊,给她留上一杯喜酒也就行了,开始吧
小贝:(鼓掌)开始开始
大嘴:那个,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大家鼓掌)
佟父:齐活儿,额看新郎新娘入洞房
老白:这就入了?谢谢谢谢,谢谢啊,谢谢谢谢,谢谢啊(婚礼进行曲)
佟父:好,你们喝着,额就先走了
大嘴:你干啥去,去哪儿呀?
佟父:收拾行李呀,回汉中,置办嫁妆去
大嘴:那行,我也回去收拾行李
佟父:哎,你慢着,你走啥,你留下,帮着额闺女跟女婿把客栈料理好啊
大嘴:别别别,老爷子,厨子好找,那你说镖师多难请啊
佟父:胡说,额那镖局啥都缺,就是不缺镖师,你留下,有啥事跟额女婿商量着啊可不敢胡撂蹶子,你要是撂蹶子他就把你往死了抽,对了,你去帮额收拾行李,额就亲自喂马去,(对秀才)你慢慢吃着,额走了啊

洞房
老白:早知道这么简单,咱俩还担心啥呀,早点结了多好,其实刚才在拜天地的时候,我就在想,结婚啊也许就是这么简单,你要的这种生活,根本就没有我想像的那么复杂,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咱俩就真结了吧(拉新娘子手)
小郭:(一把扯下红盖头)你说什么?
老白:(后退三步)你你你……
小郭:你不要点我穴啊,不许说出去啊,这是掌柜的叫我干的
回放
小郭:那回头要洞房花烛夜,你爹在外面偷听,你不做出点牺牲,能蒙混过关吗
掌柜:小郭,你帮我参加婚礼吧
小郭:(喷水)这怎么可能呢?
掌柜:这咋不可能?这只是一个仪式,又不是真结,这可是你说的
小郭:可是,可是大姐,我没经验
掌柜:额也没有经验,你要是不答应,那额只有回汉中了
小郭:那你自己结不行吗?
掌柜:小郭,这对你来说,只是一个仪式,但对额来说意义太重大了,你明白吗?
小郭:(摇头晃脑半天)行!那我答应你,那你也得答应我,这事儿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掌柜:额答应你。你要结婚了~
小郭一口水又喷了
洞房
老白:(拍桌子,愤怒)她,她,她怎么这样?
小郭:嘘,小点声,白大哥我求求你,这件事千万不要让秀才知道,否则我就完蛋啦
老白:好(开门)
小郭:你去哪儿啊?
老白:(朝楼下喊)快来人呐,闹洞房啦,来人啦
大家进来,小郭躲衣柜前
秀才:老白~新娘子转过来看看啊
大嘴:转过来呀,害啥臊呀?转过来给大家看看来
小郭转过脸,傻笑
秀才:这这是怎么回事啊,啊?
秀才、大嘴:啊~~~~~
小郭:行了,别叫了,掌柜的你出来吧,别藏了
老白:在哪儿呢?
小郭:在客房躲着呢
老白:佟湘玉,你给我出来
湘玉跑进来
掌柜:不好意思,确实是额让她干的
秀才:怎么会是这样啊?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啊?
小郭:秀才你别着急,我出去跟你解释啊。(对湘玉)对了,刚才老白说他是真的想娶你,走走走
小郭推大家出去,湘玉惊喜中,老白愤怒中
掌柜:展堂,这是真的吗?
老白:那是刚才,我现在改主意了
掌柜:为啥?
老白:我原本以为婚姻很简单,可我没想到,它太复杂了,复杂得让人难以想象
展堂吹灭蜡烛离开
掌柜:展堂~~(无限后悔中)

第25回完

武林外传SF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