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二十七回 入丐帮老邢丢公职,升捕头小六打官腔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二十七回 入丐帮老邢丢公职,升捕头小六打官腔【文字剧本】

第二十七回 入丐帮老邢丢公职,升捕头小六打官腔

参加演出

佟湘玉——闫妮
郭芙蓉——姚晨
白展堂——沙溢
吕秀才——喻恩泰
李大嘴——姜超
燕小六——肖剑
刑育森——范明
小米——张青
小刘——张滨
大周——郑美林

[大厅]夜
(小郭与秀才在餐桌上相互退让)
秀才:忙了一天了,你得补补,你吃。
小郭:不,还是你吃,算账特别费脑子。
秀才:你吃。
小郭:你吃。
秀才:你吃。
小郭:你吃。
秀才:你吃。
小郭:你吃。
老白:都不吃我吃。(伸手抢鸡腿,被小郭拦住)干啥呀?
小郭:要吃自己做去!(老白无奈)吕先生,你别不吃呀。
秀才:我不饿,郭小姐吃。
小郭:你吃。
秀才:你吃。
小郭:你吃。
秀才:你吃。
小郭:你吃。
掌柜:吃吃吃,你们俩这样推来推去的,一顿饭下来,我就吃了半根笋子。
老白:我就不客气了啊。(抢过鸡腿,走到门旁,唱)在这浪漫的夜里,等你等到我心碎。
小郭:既然如此,这餐饭,就提前结束吧。吕先生请。
秀才:郭小姐请。
小郭:吕先生请。
秀才:郭小姐请。
小郭:吕先生请。
秀才:郭小姐请。
小郭:吕先生请。
秀才:郭小姐请。
(两人打着走进后院)
老白:好一条风姿绰约美艳动人的鸡腿呀。
(老邢衣衫褴褛,进,抢过鸡腿,吐了两口口水)
老邢:吃吗?不吃我吃了啊。
老白:我跟你拼了!(掐老邢)
掌柜:算了,算了,算了。这就是命,随他去吧。(老邢吃鸡腿,老白吃惊)咋了?展堂?
老白:啊啊啊。
(掌柜的走过去)
掌柜:(吓倒)老邢?
老邢:叫谁呀?叫谁呀?
掌柜:邢捕头。
(老邢跑到客栈外,看牌子)
老邢:同福客栈。(哭着走进客栈)我终于回家了。(哭)我终于回家了。

[大厅]夜
(老邢吃羊排)
老白:慢点吃,别硌着牙啊。(老邢点头)
大嘴:再蘸点料。
掌柜:老邢,你不是到京城办事去了吗?怎么回沦落到这种地步?
老邢:别提了,上回衙门不是被锦衣卫给踩塌了吗。楼知县派我到兵部去要银子,没成想到了京城,我连兵部大门都没进去就被轰出来了。
老白:那也不至于成这样啊?
老邢:世道艰难啊。我刚出京城,还没到小汤山呢,就被山贼给抢了,……还有吃的没有?
掌柜:还没有吃饱呀?
大嘴:那行,那你等着,我再给你做点去。
老白,掌柜:我也去。
老邢:谢谢啊。
(老白,大嘴,掌柜出,小米从门外进)
小米:哎哎,兄弟。那么油的东西你也敢吃?
老邢:油了解馋!(看到小米)谁是你兄弟呀?
小米:都是丐帮啊。四海之内皆兄弟。
老邢:九州方圆……谁是丐帮的?
小米:哎,这门口这个袋子是谁的?
老邢:不是我的,我也不知道是谁的。
小米:中,我明儿个发个信儿,让葛长老来处理这事儿。
老邢:别别别。(追出客栈,拉住小米)我又没犯事,干吗叫他来?
小米:你承认了?
老邢:千万别对外人说!
小米:看你的表现。(欲进客栈)
老邢:哎,站住(拦住小米)
小米:嗯?你这是干嘛呢?
老邢:店里的规矩,不许你进。
小米:你是咋进来的?
老邢:我不是那啥嘛!
小米:你那啥了?小邢!以后你要再敢以下犯上,休怪邦规伺候。让开!
(小米进客栈,掌柜的端菜出)
掌柜:哟,小米回来了?(小米点头)去哪儿了?又胖了嘛。
小米:这不丐帮开大会吗?我代表咱七侠镇去了。从三袋升到四袋了!
掌柜:恭喜恭喜。谁让你进来的?
小米:(推老邢)他让我进来的。
老邢:都是这个街坊邻居的……
掌柜:下不为例。
老邢:(对小米)下不为例啊。
小米:(摔了一下棍子)怎么跟我说话的?
老邢:(小声对小米)以后我再想办法。
小米:中,那我先吃点。(小米,老邢坐下)你这是干吗?
老邢:吃啊。
小米:你不是吃过了吗?
老邢:吃过了,那就不吃呗。你吃吧。

〔大厅〕日
(老邢穿了捕头衣服,带小六进客栈)
老白:哟,邢捕头来啦。
老邢:(对食客)好,各位好,吃着喝着,喝着吃着啊。
老白:老邢这么早呢?喝点啥?
老邢:来个普洱吧,沏浓点啊,刮刮油。
老白:请好儿吧您。
(老白出)
老刑:六啊,最近挺好吧。
小六:挺好,多亏大家照应,没出嘛事儿。
老邢:好好好,很好。听说你把平谷县的一点红给逮了啦,咋逮的呀?
小六:哎哟,你可不知道师父,当时的情况危险极啦。
(秀才,小郭插嘴进来)
秀才:多亏了郭小姐挺身而出啊。
小郭:哪里哪里,我哪有吕先生勇武过人呐。
秀才:那哪比得上郭小姐大智若愚呢,(小郭瞪秀才)大愚若智,(小郭拍桌子)都是大智。
小六:是胸有大志吧。
小郭:我的伟大志愿就是能变成像吕先生那样的人。
秀才:变成我有什么用呢,百无一用是书生。
小郭:那你还有九十九用嘛,全方位人才啊。
秀才:哎哟,我也是一不留神就站在了圣人的肩膀头上啊。
老刑:(对小六,小声)他们俩没事吧?
小六:刚分手,我也是听人说的。
小郭,秀才:听谁说的!?
(小六倒,老邢把小六扶起)
小六:师父,您先慢慢坐,我出去巡巡街啊。
(小六出)
小郭:吕先生请。
秀才:郭小姐请。
小郭:吕先生请。
秀才:郭小姐请。
小郭:吕先生你请。
秀才:郭小姐请。
小郭:你请。
秀才:郭小姐请。
小郭:你请。
秀才:郭小姐请。
……(小郭,秀才出)
老邢:亲娘勒,这家里比外头也好不到哪去呀!
(小米进)
小米:哎,那你还回来弄啥呢?
老邢:废话,我不回……出去出去,谁让你进来的?
小米:你看你是咋了吗?老邢,有钱吗?
老邢:你要钱干啥?
小米:吃饭呐!这又不让进门,我总得出去买点吃的吧。
老邢:你一个乞丐,花钱买吃的是吧?没听说过啊。
小米:你就说给不给吧。
老邢:茶呢?咋还不上茶呢?
小米:(转身对食客)哎,你们知道邢捕头这一路是咋回来的吗?
老邢:哎哎哎。
(老邢拦住小米,掏出银子)
小米:这些够弄啥的?(从老邢腰间抢过钱)这还差不多。有钱大家花嘛!要不然咋叫兄弟呢?
老邢:兄弟,回头慢慢吃啊,别噎死你!
小米:噎不死,兄弟有钱了,不会再吃那粗粮了。
(老白出)
老白:老邢,来,茶来了!
小米:给我吧。
老白:上一边儿呆着去。
小米:老邢!
老邢:给给给他。给他!
(老邢出)
老白:这是咋回事儿这是?

〔男侵〕夜
(秀才在桌上摆弄脂粉)
大嘴:哎哎哎,这些都是买给小郭的?
秀才:(点头)要是那天没跟她分手,这些东西已经是她的了。
大嘴:过去的事儿,就让它过去吧。
秀才:没那么容易。
大嘴:其实,我倒有一招。
秀才:啥招呀?
大嘴:让她泄气的招。
秀才:泄气的招儿?
大嘴:过来过来。
(秀才过去,两人低声交谈)

〔大厅〕日
(老白擦桌子,大嘴上菜,秀才对大嘴使眼色)
秀才:哎呀,累死了。(掏出手绢擦汗)
大嘴:哎,妈呀,我说秀才你怎么用上花手绢了呢?
秀才:别抢,这手绢不是我的。
大嘴:那你哪来的呀?
秀才:别人送的呗。
大嘴:嘿,这肯定姑娘送的吧。
老白:别逗了,(拿过手绢)就他,哟,呀,真是姑娘送的,上边还有脂粉香呢,你闻闻。
掌柜:恩,太不检点了,贴身的手绢,怎么还随便送人呢?
小郭:这说明人家对他有意思呗。
秀才:哟哟哟哟,郭小姐可有心得呀。
小郭:谈不上心得,我也送过。
秀才:送,送谁呀?
小郭:这个好像吕先生没什么关系吧?(小六进)呀,小六,你来了,来来来,坐坐坐,你怎么脸红了呀?是不是天热呀,热容易出汗啦,给你擦擦汗啦,出了那么多汗。
(秀才气出)
小六:行行行,谢谢,谢谢。
小郭:看你生不生气。
小六:谢谢。
小郭:哟,送给你好了。
小六:这怎么好意思呢?
老邢: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郭姑娘送给你手绢,你就拿着。
小郭:你们俩先坐,我给你们拿点好茶叶去。
老邢:好的,好的。
(小郭出)
老刑:六儿。
小六:师父。
老邢:这个事儿,你咋没跟师父说过呀?
小六:嘛事儿啊 ?
老刑:好好的,人家凭啥送给你手绢呀?
小六:这哪我知道,让我帮她洗?
老刑:你知道猪八戒小姨子咋死的吗?
小六:怎么死的?
老刑:笨死的。
小六:对,笨死的。
老邢:(闻手帕)哎呀,这扑鼻而来的一股香味,真好的手绢。
小六:再香也没法用,你瞧这花。
(小米进)
小米:哎,给我吧。
老邢:给你干什么?过去!
小米:热了,擦擦汗嘛!(老邢不理他,转身对食客)哎,邢捕头这一路……
老邢:(止住小米)给。
小六:哎,师父。
老邢:师父再给你买一块,比这个还好。师父给你买个花的,更香的,好不好?
(老邢带小六出)

〔大厅〕夜
(掌柜的算账,大嘴,秀才从后院进)
大嘴:哎呀妈呀,这啥玩意儿那么红啊?
秀才:给我给我,不是我的不是我的。
大嘴:红不啦叽的,啥玩意啊这是?
秀才:给我给我,不是我的。
老白:来来来来,我看看我看看,这要是你的就麻烦了,这姑娘腰身够细的呀。
掌柜:去去去,她送你这干啥呀?
秀才:我也不知道,硬要塞给我,不收也不好。
掌柜:哦,这姑娘的性格还挺开朗的嘛。
老白:挺开朗。
秀才:郭小姐不会因此有啥意见吧?
小郭:我能有什么意见,就是觉得有点不卫生。
秀才:怎么不卫生了吗,我觉得蛮卫生的呀,哎,闻起来香喷喷的呢。
(小六进)
小郭:哎,小六,小六你来了,来来来,进来坐呀,快进来坐呀。
小六:你怎么又来了,我就不坐了,改天再聊。
小郭:等等,(小郭亲小六,众人惊),走吧。
(老邢进,小六跑)
老邢:哎,你小子跑什么呀?你脸咋了?咋这么红呀?咋回事儿?谁打的?
(小六只小郭,小郭一个飞吻,小六跑)
老邢:六六六……
(小米进)
小米:哎,邢捕头,我正好找你。
老邢:哎,不准跨进来。
小米:这不,外地丐帮来了两个朋友,你帮我招待一下,都是咱圈里人。
老邢:(看看众人)凭啥我招待呀?
小米:凭啥?(对众人)哎,邢捕头这一路你知道是咋……
老邢:(拉过小米)你能不能换个新鲜点儿的招?
小米:招不在新,管用就行。
(众人纳闷)

〔大厅〕夜
(众人准备好酒席)
老邢:好好好,放这儿就行。你们忙去吧,我自己来。
大嘴:用不用再给你做俩菜去?
老邢:不用不用,够了够了。
老白:有啥事儿说话呀。
老邢:知道了,我跟你讲啊,我不叫,都不准出来!要不然我不给饭钱。
(众人出,小米进)
小米:哎哎,老邢,人都进去了?
老邢:进去了,赶紧赶紧的。
(小米一招手,有近来俩乞丐)
小米:我给你介绍介绍,这是大周,这是小刘。这位邢捕头,是刚入邦的兄弟。
大周:你几袋呀?
老邢:跟你没关系,赶紧吃完赶紧走!
大周:咦?
小米:你是咋说话的?这两位都是圈儿里有头脸的人物,看见大周那身上的袋子没有?装上米,能把东街的米埔搬空了。
老邢:我又没别的意思。
小刘:那你啥意思啊?你欺负谁啊?不就是一桌饭吗?是哪个没有吃过呀?
(两乞丐坐下吃饭)
小米:你瞧你瞧,小刘生气了吧。这么大人咋一点规矩都不懂?这么多年江湖杂混的?说起来还是个捕头呢?朝廷俸禄都喂哪儿去了?
老邢:(拍案)你们还有完没完?
小米:好小子,敢以下犯上不是?
老邢:再来劲把你们全逮起来!(拔刀,小刘欲走)
小米:回来,别走。想逮人不是?给,逮我走。回来审起来的时候,别怪兄弟不留口德!
老邢:好好好,二位,坐坐。都自家兄弟,别伤了和气,吃着喝着,喝着吃着,啊。
小米:来吃,兄弟们,不要客气啊。
小刘:这还差不多。哎,你这把刀不错啊。
老邢:当然了。(小刘拔出刀)你小心点。
小刘:哎呀,太好了。我正好要去昆明一趟,拿着这把刀,正好防身呐!
老邢:我这是官刀啊,官刀。
小刘:要的就是官刀,要不能够吓得住谁呀?
大周:你带刀,那我带啥呢?
小刘:你随便招呼。(两人看老邢)我看这个靴子不错,穿上它,逃跑肯定快啊。
大周:这靴子结识不结实?这底子行么?
小刘:这肯定结识嘛。这可是官靴。哎呀,你这个小兄弟不错,找个机会,给他升个袋。
小米:听听听听,小邢,还不敢快谢谢人家小刘。
老邢:我谢谢小刘,我谢谢您全家,我谢谢你祖宗十八代。
小刘:不用客气嘛,都是兄弟哥们儿。哎,你这个腰带是啥料做的?
大周:这帽子不错,装米我看正合适。
小刘:正好可以帮我捆袋子。
大周:这个料子不错。这个料子很好。
小刘:裤子,脱脱脱。
小米:走吧。
(三人唱歌离去,老邢被搜刮干净)
老邢:我这是造得什么孽呀?

〔男寝〕夜
(秀才突然坐起来)
秀才:可她从来没亲过我呢!
大嘴:第一百二十六遍。我今晚不睡了,你接着喊。
秀才:有那么多么?
大嘴:我替你数着呢,你喊吧。
秀才:(起身)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呀?难道就只是为了气我啊?
大嘴:废话,您连肚兜都系出来了,人家亲一个能咋的?
秀才:可她从来没亲过我呢!
大嘴:第一百二十七遍。兄弟呀,我看不醒就算了吧。就目前的战况来说,您还输一大截呢!
秀才:不行!我是在咽不下这口气。哎大嘴,有比肚兜更狠的么?
大嘴:那要实在不行的话,你也找一个人亲。
秀才:我找谁亲去?
大嘴:她亲燕小六,你就亲……你亲掌柜的。
秀才:掌柜的?掌柜的,飞碟,那儿呢,那儿呢,(接吻声,挨打声)我还想多活两年呢!
大嘴:实在不行,我豁出去了,你亲我吧。(秀才看着大嘴)你不是当真吧。你干啥呀?你别过来呀。你在过来我汉人了!
秀才:别动。拿这个抹嘴上让我瞧瞧。

〔大厅〕日
(秀才满脸口红印,和大嘴出)
大嘴:我跟你说,以后再有这种事儿你可千万别找我了啊。
秀才:放心吧,最后一次输了我就认,开始。
大嘴:哎,秀才啊,你这脸咋的啦?
秀才:啊,怎么啦?
老白:你说怎么了,你找个镜子照照,让谁给啃的。
掌柜:哎哟,这嘴可够大的喔。
秀才:呵,跟小郭有一拼。
掌柜:哎哟,那姑娘的脸盘子可不小吧?
秀才:脸盘子比小郭小,标标准准的瓜子脸。
大嘴:那啥,赶紧擦了吧啊。
秀才:不能擦的,说好了下次见面,她亲手帮我擦。
小郭:太无耻啦!
秀才:输了,你输啦!
小郭:我输什么啦 ?
秀才:别人亲我跟你有啥关系啊,你骂我,说明你心里有我呀。
小郭:呵呵,吕先生你还真幽默。
秀才:演技真不错啊。
(小六进)
小郭:小六,你来啦,你昨天晚上有没有想人家 ?
小六:我我我。
小郭:我们出去再说。
(小郭拉着小六向外走)
小郭:hi,小米。
小米:hi,(小郭回头看到小米手中拿的手帕)天真热。
小郭:这个手帕哪里来的?燕小六!
小六:这事儿跟我没关系!
小米:哎哎哎,这跟小六可没啥关系,这是邢捕头给我的。 老邢,老邢,来来来。
(老邢进)
老邢:啥事? 
小米:问他吧,让他亲自给你说。
(众人瞪老邢)
老邢:你不是说不告诉别人的么?
小米:说这怕啥了?
小郭:姓邢的,你可是个捕头啊,你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情啊?
老邢:(坐)纸是包不住火的。我怎么就不能干了?我一没偷二没抢,为了生存,我加入丐帮。咋了?怎么了?
众人:丐帮?
掌柜:你加入丐帮了?
(老邢纳闷,看小米)
小米:这是你自己说的呀。
(老邢拍自己嘴,笑着出)
小米:兄弟,兄弟!

〔大厅〕日
众人:撤职?
老白:那把邢捕头撤了,捕头谁来当?
小六:暂时由我接任捕头一职。
众人:恭喜恭喜。
小六:同喜同喜。这回终于能娶媳妇了。
老白:嗯?
小六:我娘说了,等我当上捕头,给我物色一个。
老白:还物色啥呀?现成的就有。(指小郭) 
小郭:去死!小六,不要搭理他们,走,我们出去。
小六:干嘛干嘛。
小郭:出去放风筝。
秀才:走吧,大嘴,回屋去。
大嘴:哎哎,我看算了吧,人家已经稳赢了。
秀才:她怎么赢了,你说了算啊 ?
大嘴:行了!他那手绢是我帮买的,肚兜是我帮捡的,还有他脸上那些吻痕那也是我……
众人:咦——
小郭:啧啧啧,吕先生,他说的是真的吗?
秀才:他,他,他今天晚上别想睡觉。
(秀才出)
小郭:哈哈哈哈,耶,哈哈哈,我一个人赢了你们两个,哈哈哈。
掌柜:耶,恭喜恭喜,以后我们也不用再跟你们俩受罪了。
小郭:不用了,我宣布,本次战役圆满结束,耶,嘿,(大嘴出)哈哈哈。
小六:咱们走吧。
小郭:走哪儿啊?
小六:放风筝啊?
小郭:放什么风筝,自己放去吧,好好玩啊,哈哈哈哈。
(小郭唱歌,出)
小六:她?
掌柜:她对你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燕捕头,来,坐坐。以后同福客栈呀就靠你多照应了。
小六:好说好说。
掌柜:你喜欢什么样的姑娘我帮你物色一个。
小六:真的?
掌柜:先说一下你的生辰八字。
(老白扮算命先生,要筷子笼,翻白眼)

 

―――――――――――夺银记――――――――――――――――

 

〔大厅〕夜
(小郭干活)
掌柜:烦死了,烦死了,还不回来。早知道就不应该准他的假了。
小郭:老白不是说好明天就回嘛?这才一下午,就想成这个样子。
掌柜:谁想他了?你不要胡说。
小郭:好好好,我想,我想还不行吗?我跟他一会儿不见就茶饭不思。(秀才出)彻夜难眠。今天晚上我就准备一百八十条毛巾。
掌柜:要毛巾干啥?
小郭:擦眼泪咯,一边擦,一边唱: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啦啦啦啦……
掌柜:啥嘛?
小郭:忘词了,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
(秀才跑过来)
秀才:我也愿意。
小郭:说什么呐?
秀才:芙妹,你就被扛着了,侯哥都听到了。
小郭:你听到什么了你?
秀才:我愿意为你……
小郭:打住,我说的这个你,可不是你哟。
秀才:别逗了你。
掌柜:确实不是你,我以人格保证 。
(掌柜的出)
秀才:哟哟哟哟,郭小姐可以呀,这么快就找到意中人啦?
小郭:吕先生也不错嘛,虽然调后慢了一点儿,但驾不住人家情深意重啊,钻进去就不肯出来了。
秀才:郭芙蓉,你不要欺人太甚啊。
小郭:哟,这话我怎么有点儿听不明白,啊,刚才是哪位仁兄在这儿深情告白,我也愿意,不是在你面前的本姑娘我吧,还他也愿意,没见过那么自做多情的。
掌柜:行了行了,小郭你就少说两句吧,这里没有你事了,你回屋去啊 。
小郭:千万要记得准备毛巾呐,芙妹,没有你在我有多难熬,没有你在我有多难熬。
秀才:我我我我跟你拼了,郭芙蓉…
小郭:想偷袭?
秀才:疼疼疼。
掌柜:小郭,松手。
(众人出,小六进)
小六:(京剧)住手!
掌柜:小六?
小六:(拌超人)嘚嘞噔噔噔嘚楞咚 ,借光,咚嘚愣咚咚咚…
大嘴:咋的了?干啥呢?
小六:别碰我!本镇第三十八任淄衣捕头燕小六在此,谁敢造次,谁敢造次……只要能保护一方百姓,吃再多苦,我也不在乎,受再多罪,我总能面对,这就是我一个捕头(耸肩)的心声。
掌柜:这不是你,是你师父。
小六:你嘛意思?
小郭:有杀气。
小六:(拔刀)帮我照顾好我七舅姥爷和我外甥女。
秀才:小六,这才是你。你师父那套官话,不学也罢。
小六:那为嘛?当捕头不就为了说官话?
掌柜:当捕头就是为了说官话?
小六:否则还为了嘛?你看,我跟着我师父,去的地方一样,见的人一样,连办的事都一样,差的就是这说官话。
大嘴:问题是,这些话你师父说了没问题,你说……(小六拔刀)就更没问题了。
小六:这还差不多。来呀,看茶!
掌柜:看茶,看茶。(众人出,掌柜的坐)小六儿,上任之前,你师父啥都没有跟你说过吧?
小六:没有,这两天他光哭来着,都好几天没理我了。
掌柜:这就难怪了,你看是这,当捕头呢有几点需要你特别注意的地方,(小六拔刀)这是干啥吗?
小六:你当过捕头吗?
掌柜:没有呀?咋了?
小六:那你为嘛教我当捕头?
掌柜:这个孩子呀!
小六:(拔刀)我不是孩子!
掌柜:那个镜子照一照,看这个脸都拧成啥样子了?(小六拿刀敲桌子)哎呀,我的水曲柳老榆木桌面啊!
小六:到底嘛桌面?
掌柜:你管?我愿意说啥就说啥。
小六:行了,佟掌柜,你的好意小六心领了,怎么当好捕头,我自己回去琢磨去。用不着别人教。
掌柜:好好好,你就慢慢琢磨吧。回头要是吃了亏,可不要说我没有提醒过你!
(掌柜的上楼)
小六:当捕头有那么麻烦嘛?我师父都能当好,我为嘛不行?
小郭:说得好,本姑娘就喜欢你这份志气。换个人呐,这辈子都没戏。
(秀才出)
小六:秀才怎么的了?
小郭:自卑呗。年纪比你大,成就比你小;前途比你差,赚钱比你少,这种人啊,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小六:你也别这么说,我也是一不留神呢,就站在我师父肩膀头上。
小郭:哎哟,您太谦虚了,就您这胸襟,这气概,这肚量,你才是真正的男人。不,男人中的男人。

[厨房]夜
(秀才欲喊)
大嘴:坚持到底就是胜利,哎呀妈呀,你咬我干啥啊?
秀才:她咋不去死呐,啊?
大嘴:她要死了,你不得心疼死啊?
(大厅传来声音)
小郭:如果全世界只剩下一个男人,我衷心希望那个人是你 。
秀才:大嘴,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给大嘴递刀)砍,往这砍。
大嘴:我杀了你,谁借我钱花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先坐坐。
秀才:现在有柴也没法烧了,我打也打不过她,骂也骂不过她,连气人都不是她的对手。
(大厅传来声音)
小郭:方便的话,我能看看你那健硕的胸肌吗 ?
秀才:我一头撞死在这灶台上算了。
大嘴:别别别,要死回你屋死去啊。
秀才:为啥啊?
大嘴:你死我厨房里,以后我咋作饭呐,回屋去啊,我有招跟你说啊。
秀才:你有啥招啊?
大嘴:我是谁呀,我是李家沟第九代单传里李大嘴李秀莲是也。
秀才:我还是吕家第十八代单传吕轻侯是也呢!
大嘴:对啊,那不就更得惜命了么,走走走,回屋去,有哥在没问题,包我身上了。
(大厅传来声音)
小郭:哇塞,好漂亮的肤色啊,竟然是传说中的古铜色唉。
秀才:小六耍赖,那是橄榄油。

[大厅]夜
(小郭一直种着厨房喊)
小郭:如果有这个荣幸,能允许我摸一下你那性感而结实的脚后跟吗?
小六:你跟谁说话呢?
小郭:跟你呀。
小六:跟跟跟谁?
小郭:怎么了?
小六:你可知道,咱屋就咱俩人。
小郭:知道啊,怎么了?
小六:算了吧,我回去自己琢磨去吧。
小郭:琢磨什么呀?
小六:怎么当好一个捕头呀?
小郭:这还不容易。我问你,好捕头靠的是什么?威严呐,没有威严你管谁去,你管人家听吗?
小六:对对对,你说得没错,接着说。
小郭:怎么样,才算是有威严呢。不苟言笑啊,大哥。
小六:那我这样行吗?
小郭:差远了,你看看你这肉,这腮帮子往下一耷拉,什么呀这是?
小六:那我怎么办,现在减肥也来不及呀?
小郭:谁让你减肥了,我是说你得咬牙,懂吗?
小六:这样行吗?
小郭:要狠狠地咬,大胆地咬,最好把这个腮帮子鼓出来,还有这个太阳穴的筋要爆出来,漂亮,瞧瞧人家这个领悟力。
小六:哎呀,行了行了,除了咬牙还有嘛?
小郭:基本上差不多了吧,另外你还得注意眼神儿。
小六:眼神 ?
小郭:杀气你懂吗,笨死了,看我的。(拧眉毛)嘿!!!杀气!!
小六:你要干嘛?
小郭:这就叫杀气。
小六:这就叫杀气 ?
小郭:行,差不多行了,呵呵,回去练吧啊,明天一早我检查。去吧去吧。
小六:回去练。请好啊。
(小六出,小郭对着厨房喊)
小郭:讨厌了啦,谁允许你亲人家的,MuMua~哎呀,讨厌你还亲,MuaMuaMu~干什么,mumumumumu..mu(小六进) 啊。
小六:你干嘛呐?
小郭:呃,嘴唇有点干,你有事么?
小六:你叫我这事儿,可不许跟别人说。否则的话我就(拔刀)
小郭:放心吧,都是自己人。只要你能当个好捕头,比什么都强。
小六:这还差不多,我走了阿。
小郭:去吧。
(小六学超人,出)

[大厅]日
(秀才盯着小郭,小郭转身看秀才)
小郭:看看看,看什么看?
秀才:你没看我你怎么知道我看你了?(小郭转身坐下)哟,小郭,你倒是说话呀,我是不是说得不够清楚呀?我再说一遍,你没看我你怎么知道我看你了?
小郭:想看就看呗。反正你以后也看不着了。
秀才:真么意思呀?
小郭:回头等我嫁了人,你要再这么看我,休怪我夫君对你不客气!
(小六进)
小六:谁是你夫君呢?是咱镇上的吗?我怎么没见过?
小郭:你练得怎么样了?
小六:(拧脸)怎么样,这眼神,这牙。
小郭:不错不错,继续练啊。
小六:不练了,昨天晚上练了一宿。我今天过来试试。
(小六开始吓食客)
小六:一个了啊好好数着。
客人:我不吃了。
小六:两个,三个。
秀才:哎哎哎,行了行了,这还让不让人做生意啦?
小六:你再说一遍。
秀才:这还让不让人做生意啦,怎么样?(与小六对眼)
小六:这好象不太管用啊。
小郭:怎么不管用啊,我来。(与秀才对眼)
小六:你也不行啊,你。
小郭:什么不行,再来。
秀才:行行行行,算了算了。不来了,谁跟你们吓玩。
小六:这不是玩,再教我。
秀才:教你啥呀?
小郭:用你管?走。(小郭拉小六,欲走)
秀才:哈哈哈哈,一个连大明律都背不下来的闲杂人等,竟然敢教人当捕头?哈哈,太逗了!哈哈。
小郭:你会背呀?那你背一个来听听?
小六:背一个听听!
秀才:背就背。大明律第一卷第一章第一条凡于闹市聚众闹事者
……………………大明律第二卷第四章第二十九条……
小六:行了行了,秀才。你脑子怎么长得?太好使了!
小郭:哎哟,死读书谁不会呀?
小六:你背一个试试!
小郭:燕小六,你什么意思?
小六:这儿没你的事儿了,该干嘛干嘛去!
小郭:你给我再说一遍!
小六:(拔刀)帮我照顾好我七舅姥爷!
(小郭去给食客倒茶)
小六:秀才,能不能教我也背背?
秀才:你自己不会背啊?
小六:我不太认识字。有时候遇见事儿吧,我想查大明律,都不知道从哪儿下手。
秀才:让我帮忙嘛,也可以,不过呢,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小六:你说,你说。(秀才嘟囔着嘴)你说的嘛?
秀才:以后不许再搭理她。
小六:谁呀?(秀才指小郭)小郭呀?
秀才:不行就算了,无所谓的。
小六:行行行,这有嘛不行的?哎,小郭,以后不许跟我说话啊。
小郭:你说什么?
小六:这是最后一次,以后再敢跟我有半句废话,休怪我翻脸!
秀才:他真的会翻脸的。
(秀才对小六使眼色,小六拔刀)
小郭:吕秀才,干得漂亮啊。
秀才:承让承让,不过就是比郭小姐多了那么一丁点儿的内涵。
小郭:你怎么不说多了点儿内脏呢?
小六:(拔刀)帮我照顾好我七舅姥爷!
小郭:砍砍砍,砍死我算了!
小六:砍不砍?
秀才:万万不可,把你砍死了,以后我挤兑谁去?哈哈哈哈。
(秀才,小六出)

[男寝]日
(秀才教小六)
小六:闹市……
秀才:聚众。
小六:闹市聚众……闹市聚众。
秀才:手来。
小六:凡于闹市手来……刚才不打过了吗?
秀才:今天晚上你别吃晚饭了啊。
小六:那为嘛?
秀才:你昨天吃过了。
小六:昨天吃过了今天就不吃 ?
秀才:啊,我刚打过你,现在就不能打你啦,(秀才起身)哎呀,小六啊,当捕头最重要的是什么?
小六:威严。
秀才:错,是知识,没有知识你镇得住谁呢,啊?当面叫你捕头,背后叫你呆头,你乐意啊?
小六:你说得挺有道理的,接着说,接着说。
秀才:哎,说到这个知识啊,我这么有知识,为什么,当然是因为脑子好使,那我为什么脑子好使呢,从小被打的呀。
小六:那不对呀,我妈从小也打我,我为嘛脑子不好使呢?
秀才:她一般打你哪儿啊?
小六:打我后脑勺,有时候用棍子抡,有时候拿板砖拍,狠极了。
秀才:唉……我知道你为啥脑子不好使了,手来 。
小六:还打啊,我这手还得拿刀呐。
秀才:少废话,手来,摆好了。
小六:别打了,手疼啊。
(大嘴进)
大嘴:干啥呢?这是。
小六:没你事儿,没你事儿,出去出去。
大嘴:这是我屋,我凭啥出去?
小六:你出不出去?
大嘴:我不出去。
小六:(欲拔刀)我数到三。
大嘴:一二三,你往这砍。我要皱皱眉头,我不姓李,我跟你姓!
小六:我就不信了我!(放刀)看来我真不是当捕头的料。这书没背下来,瞪眼也没学会,连最拿手的拔刀,都吓不住别人。
大嘴:年轻人,你还是嫩了点儿,当捕头靠的是啥呀?
小六:知识。
大嘴:错。
小六:瞪眼?
大嘴:错,靠的是人缘,没人缘谁听你的?
秀才:这点我不同意啊 。
大嘴:我曾是本镇第三十六任缁衣捕头,阁下是?
秀才:那啥,我帐还没算完,慢聊啊。
(秀才出)
大嘴:六,来来来,听我跟你说啊,这个当捕头其实跟当厨子是一样的,也不完全一样,但是有很多共通的地方,做菜好坏,在于味道,味道好坏,在于下盐,只要盐下对了 ,咋吃都好吃,你听明白了没有?
小六:不明白。
大嘴:盐是啥玩意儿,人际关系呀,关系太好,咸了,你就对对他疏远点儿,否则他以后蹬鼻子上眼,你就没法管了;关系太差,淡了,你就对他亲热点儿,不然以后你有点儿啥事谁帮你啊?
小六:你说得有点意思,你接着说,接着说。
大嘴:还接着说啥,你直接练呐。
小六:你看我行吗?
大嘴:咋不行了,你就听我的,关系好的,你就给他脸子看,关系不好的,你就笑脸相迎,就这么办,三天以后,看情况。
小六:滚一边去!
大嘴:你啥意思?
小六:是这意思吗?
大嘴:啊啊,对对对,就这意思,立竿见影啊,我跟你说,少说多练,以后那第五大神捕就是你了。
小六:嘿嘿,哈哈哈哈。滚一边去,滚,滚,滚,听见没有,找削吧你,就得那么练。
大嘴:别别别(出)

[大厅]日
(小六到处奉迎食客)
小六:客官,慢吃慢用啊。大家伙吃好喝好啊。国泰民安。 哎哟,这不是六大掌柜吗?嘛风把您给吹来了?来来来,我扶您进去。(刘掌柜被吓走)哎哎哎,恕不远送。慢走。
(小郭出)
食客:给我倒壶茶去。
小郭:哎,好。
小六:(自己嘀咕)我跟小郭的关系算好的算差的?
小郭:看看看,看什么看?
小六:算差的。哎呀,这不是郭姑娘嘛,郭姑娘你好。
小郭:对不起,我不能跟你说话。
小六:那是为嘛呢?
小郭:你自己亲口说的呀。我要敢跟你说半句话,您立马就要跟我翻脸呐。
小六:这话我收回,这话我收回。从今往后,咱们俩就跟亲兄妹一样,你的事儿那就是我的事儿,我的事儿……那还是我的事儿。
小郭:你,什么意思?
小六:没别的意思。要不你坐那歇会儿,你喝口水。把这水给我,我给你倒。(抢水碗)我给你倒,你松手!(拔刀)你到底松不松手?
小郭:燕小六,我警告你,你不要欺人太甚!
秀才:哟哟哟哟,这话我怎么就听不懂了啊。人家好心好意帮你,你发什么脾气啊?
小六:滚一边去!
小郭:哈哈哈哈,他是热Face贴上了冷臀部,活了大该呀。
秀才:我我,我跟你拼了!
(老白进,秀才一头撞向老白)
老白:我回来了。哎呀,我的肚肚……
小郭:老白。
秀才:没事吧。
(众人扶老白坐下,掌柜的从楼上下)
掌柜:展堂!展堂。这这是咋啦?
老白:没事。秀才,我招你惹你了我?
掌柜:对啊,他招你惹你了?
秀才:他跟我没关系。都是她(指小郭)。
掌柜:(对小郭)他招你惹你了?
小郭:跟我也没关系,都是他(指小六)。
掌柜:(对小六)他招你惹你了?
小六:跟我也没关系。虽然有这么一点儿关系,都是因为他(指大嘴)。
老白:李大嘴!
大嘴:那我也是为他好啊。你说他当个捕头不容易。
老白:那你也不能瞎教人家呀!
大嘴:也不止我一个人教,他们都教了!
小郭:哎,我叫得没错呀。一个捕头,他不得有点儿威严吗?
秀才:我叫得就更没错了呀!一个捕头不该有知识吗?
大嘴:那照这么说,我教得也没错,你说一个捕头,不应该有人缘吗?
小六:那我那我到底听谁的?
秀才,大嘴,小郭:听我的,我的,我的。
掌柜:够了够了够了,听我的。小六啊,相当一个好捕头,威严,知识,人缘,都需要,但是最需要的还是自信,有了自信,不管你怎么说话,怎么办事,都像一个捕头,
老白:关键,你有这个自信吗?
小六:我,我有吗?(拔刀)到底有没有?
掌柜:等你以后不再动不动拔刀吓唬别人的时候,就算你有了。
小六:我明白了。诸位放心,小六以后决不会再这样了。
老白:你再这样怎么办?
小六:你可以罚钱啊。每回50文,怎么样?
小郭:瞧瞧人家这觉悟,这气概,这才是真正的男人,男人中的男人。哎呀,我能亲手摸一下您那健硕的胸肌吗?
秀才:你要不摸,出门就被狗咬死。
小郭:好啊,你等着。
小六:(拔刀)你要干吗?
众人:哎?
小六:我这可属于,属于防身!
老白:那可不管,说好的五十文,拿来!
(小六出,老白追出)
(小郭,秀才继续对眼)
掌柜:哎呀,折腾得啥时候是个头呀?
食客:倒酒。
掌柜:哎,来了。

本回完

下回书 钱夫人贪财生毒计 莫小贝雪耻怒报官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