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三回 众伙计沦为小跟班 莫小贝建起八大派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三回 众伙计沦为小跟班 莫小贝建起八大派【文字剧本】

【第三回】 众伙计沦为小跟班 莫小贝建起八大派

【大堂 日】
(郭芙蓉坐在桌边掷骨头给莫小贝看)
郭芙蓉: 看好了啊!(掷骨头,朝莫小贝,得意)怎么样!
(掌柜从门帘进)
郭芙蓉:再来! 怎么样?(莫小贝拍手)
佟湘玉:(冷不丁地)不怎么样! 整天不知道干活就知道玩!(小郭忙收骨头,和小贝站起来) 自己玩就算了,还带着小贝一起玩!
郭芙蓉:是……是她带我玩好不好!(小贝怒视小郭) 这些东西也是她老人家的!(小贝怒推了小郭一把)
佟湘玉:(拿起一块骨头)小贝,这些东西都是从哪弄来的?
莫小贝:(看小郭)嗯……(小郭用眼神示意,小贝转向秀才)秀才,我嫂子问你话呢!
吕秀才:(忙低头拨算盘)一一得一,二二得二,三三得三,四四得四……
佟湘玉:(走到柜台)吕轻侯!!(拍桌)
吕秀才:(抬头)不是我,我只负责接头和交货。我的上家是——(低声)李大嘴……
佟湘玉:去把他给我叫出来!
吕秀才:(朝楼梯后喊)李大嘴,掌柜的有请——

李大嘴:(从楼梯后进)来了来了来了!!哎呀妈呀,还请啥呀!又啥事您就直接吩咐呗!(佟湘玉倒杯茶,李大嘴见佟脸色不对,看小郭和小贝,又看秀才,再回头看佟)……那啥……我锅里还蒸着地瓜呢……(欲走)
佟湘玉:(将茶杯一放)站住! 躲的了初一,躲的了十五吗?
李大嘴:(转身)掌柜的,您说这话……我咋一句没听懂呢……
佟湘玉:就知道你不想说。在江湖上混的,讲究的就是信义嘛。
李大嘴:可不咋的!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能把老白供出来啊!

白展堂:哼!!(走过来,对佟湘玉笑)说啥呢??(打李大嘴一下,拿起一块骨头)哎呀,这种货,我很多年没碰过了……
佟湘玉:大嘴,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盯着白)
李大嘴:(抱拳)谢掌柜的!(伸手抓老白衣襟)你就招了吧啊!
白展堂:(慌)什么玩意儿啊!衣裳我告诉你给我扯坏了!(镜头切到门口,老刑站在门口朝里看,镜头切回) 找点呢你!!
李大嘴:怎么的!!
白展堂:松手!!(拍大嘴手)有人!有人!!
佟湘玉:哪有人??

老刑:(冷不丁的)我不是人啊?!
佟湘玉:哦!哎唷!老刑你来啦。(忙起身,拿茶壶给老白)来来来,给老刑看茶。
老刑:(往里走)不用不用了。我事来给你送信的。(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佟,佟接住。老刑坐下,老白倒茶,老刑朝老白)你们俩刚才干什么呢??(模拟拉衣襟的动作)
白展堂:(笑)没事儿,闹着玩呢!(大嘴附和)
老刑:以后别瞎闹啊!就算我认识你们,这把刀不认识!!(作势抽刀,众人后退,老刑收刀)
白展堂:是是是!!
佟湘玉:(看信)不是——
郭芙蓉:啊??!(众人看佟)
佟湘玉:这不是真的——
众人:(围过去)啥呀?
李大嘴:什么呀,写的?
白展堂:(把李大嘴推开)不认字,一边儿去!
吕秀才:白马书院——
白展堂:入学通知书?
郭芙蓉:十五号——诶,那不就后天吗?
(佟湘玉掩面哭泣,众人面面相觑)
白展堂:咋的了……掌柜的?
吕秀才:没事吧?……
佟湘玉:(抬头)小贝——你终于长大成人了!(边哭边上楼)
郭芙蓉:不是吧,她才上小学诶!!
佟湘玉:(转身)我还没有上过学呢!(转身继续走,老刑朝上看,莫名其妙)
(众人互相指责)

【夜,小贝房内,小贝,小郭】
(小郭坐在炕上掷骨头给小贝看)
莫小贝:哇~~
郭芙蓉:该你了!
(小贝掷,骨头掉地)
郭芙蓉:哎呀~~你就活活笨死算啦!切!(伸手拿过沙包)真是~(掷骨头)你嫂子也真逗啊,入学就入学呗,又不是翰林院,至于激动成那样嘛!整整一天都没下楼,一口饭也没吃,她也不怕饿瘪了.(敲门声,小郭扬声问)谁呀?

佟湘玉:是我。
(小贝小郭忙收东西)
佟湘玉:(推门进)哎呀,不要藏了,都交出来。
郭芙蓉:呵呵呵……
佟湘玉:(对郭)你先回避一下,我跟小贝有话说。
郭芙蓉:(吐舌头)小贝,你保重啊!(下炕)姐姐永远支持你!(握拳作加油状)
莫小贝:(拉小郭)小郭姐姐你别走……(小郭摆脱她,走了。 小贝捡起地上的骨头,放到桌上)嫂子……这些东西——
佟湘玉:不怪你,是他们不好,来,你先坐下。

(莫小贝坐下,干笑几声,佟摸小贝的头)
莫小贝:(欲躲)痒——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别动手。
佟湘玉:(温柔地)小贝呀,你能上学,嫂子真的高兴……打从心底里高兴。
莫小贝:(假笑)那是,那是。
佟湘玉:嫂子命苦,不像你,这么小的年纪就能上学。嫂子小的时候,每天做梦都想上学,但是家里的条件不允许……
莫小贝:不会吧?!你们家不是挺有钱的吗?!
佟湘玉:正因为如此,才不让上学,都是把先生请到家里来教,最多的时候,同时请了三个。两个老的,都是从翰林院退休的,一个年轻的,后来还中了状元呢!
莫小贝:拿你还叫苦哇?!(起身,坐到炕上)
佟湘玉:(起身)你不知道——三个先生对付我一个(坐到炕上),光是功课就得做三份,功课做不好,手板也得挨三份,嫂子的一双纤纤玉手啊……(带哭腔)让他们打的,连手掌纹都没有了……后来,碰到一个看手相的,说我这是天命,只有天知道。
莫小贝:(握佟的手)真的呀?好可怜啊……
佟湘玉:这算啥嘛,最惨的,就是听到别的小朋友在墙外头玩……(普通话)小皮球,驾脚踢,二八二九三十一……(陕西话)把我给羡慕的呀……哎呀,今天是你的好日子,不说这些了(拭泪,握小贝手)来来来,嫂子给你做的鞋,书包还有衣服,你快先试试啊!(拿衣服)
莫小贝:新衣服啊?你在屋一天,就一直做衣服啊?(穿衣服)
佟湘玉:对呀。(帮小贝穿衣服)
(小贝背着新书包转个圈)
佟湘玉:小贝啊,从今往后啊,你就是大孩子了,你一定要懂事啊。你要记住,你爹娘还有你哥都在上头看着你呢!
莫小贝:(点头)嗯!我一定不会让他们失望的。还有你(拉佟的手)
佟湘玉:那你早点睡,啊~嫂子让他们准备去!(转身走)
莫小贝:哎,嫂子你慢点啊——(佟出房间。 莫小贝关门,转身靠在门上,呼出一口气)……上学,好玩吗……

【大堂,日】
(桌上放着许多礼物,众人围坐观看)
莫小贝:哇……这些东西都是送给先生的》
佟湘玉:对呀,这就叫礼多人不怪。
郭芙蓉:您这也太多了吧?!
佟湘玉:你懂个啥呀!书院那么多的学生,先生就是再厉害,也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咱把礼数送到了,先生就是想偏心也都不好意思偏了。
莫小贝:我倒宁可他偏心。这么多的东西,咱自己留着多好啊!
郭芙蓉:哎呀~这么些个东西,再归置归置,再添个丫鬟,小贝,你就能嫁人啦!(摸小贝头)哈哈——
佟湘玉:(拿过一个礼盒)丫鬟——(抬头)我咋早没有想到呢!
郭芙蓉:(慌)看我干吗呀……你……你什么意思啊?!
佟湘玉:我读书的时候就有丫鬟,小贝凭啥就没有?!
莫小贝:我……要丫鬟干吗使啊?!
郭芙蓉:对呀!
佟湘玉:端个茶送个水,捏个肩捶个腿~
郭芙蓉:谁爱捏谁捏去!反正我还有一大堆活要干。(转身要走)
佟湘玉:回来!
郭芙蓉:(转身)干什么……不要逼我啊!逼急了我就……(作势要打排山倒海)
佟湘玉:展堂~
白展堂:(啪一下放下一个礼盒,作势)葵花点穴手!
郭芙蓉:(怕)我当我当——我当还不行吗?!
(白收拾礼盒,抱走)

【大堂内】
(佟湘玉抱个梳妆盒边整理小郭的头发边进镜头)
佟湘玉:这个模样~不错不错不错。
(众人笑)
佟湘玉:美的很美的很!
(众人围过来,佟给小郭扑粉)
郭芙蓉:美吗?
众人:美美美!!
郭芙蓉:那我怎么觉得还是有点别扭啊?
众人:是别扭!
郭芙蓉:啊?!(转头看佟)
佟湘玉:(把梳妆盒递给老白)不用怕,看习惯了就好了。
郭芙蓉:习惯?!你还真打算让我长干啊?!
佟湘玉:那倒不至于——等小贝毕业了,你也就可以光荣退休了!
郭芙蓉:(朝小贝)你咋不说等到她嫁人呢!
佟湘玉:只有你愿意,那也可以嘛!
郭芙蓉:你?!……行行行!你想好了啊!我当丫鬟是没问题啊,那些活谁干啊?
佟湘玉:那你就不用管,我自有安排。
郭芙蓉:(气,站起来排开众人)走开!!(做扩胸运动)
佟湘玉:诶——你上哪儿去呀?
郭芙蓉:(做运动)我去热个身——准备给大小姐捏~肩~捶~腿~!!(从门帘下)
李大嘴:那什么……我给大小姐准备午饭去啊。
佟湘玉:去吧去吧!(大嘴下)
白展堂:(笑)我给大小姐试吃午饭去——
佟湘玉:不用你吃,跑堂去!(白转身走)
吕秀才:我给大小姐——(佟盯着他)——她嫂子算帐去……
佟湘玉:去吧。(秀才跑向柜台)
莫小贝:(不高兴)嫂子——我用不着他们伺候。
佟湘玉:你不管,这是大人的事。你只管把书读好了就行了。
莫小贝:可他们老这样,我哪有心思读书嘛!
佟湘玉:咋没有心思嘛!哎——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起来啦——你缺一个书童!(转身看秀才,秀才将笔一扔,装拣笔躲到柜台下,佟走到柜台) 找啥呢?
吕秀才:(起身)笔掉地上了,脏了,得洗一洗。(洗笔)
佟湘玉:每个月给你涨五十文。
吕秀才:这不是钱的事儿……
佟湘玉:一百文?
吕秀才:我是个读书人……
佟湘玉:二百文,外带三天休假,不干就算了!
吕秀才:干干干!不就是书童嘛……干啥不是干呢……
佟湘玉:秀才——真聪明!

【大堂,日】
(秀才化妆成书童从门帘进)

白展堂:妈呀!小贝长大了?!
(秀才走到柜台后,一扬头,白和郭都站在楼梯那盯着他看)
吕秀才:怎么样?我看起来不会太老吧?
白展堂,郭芙蓉:挺……嫩的。
郭芙蓉:(走到柜台,拿出面镜子)这有掌柜的镜子,你自己照一下。
吕秀才:(照镜子)子啊,这是谁呀?!
莫小贝:(坐在桌前,转头看,不屑)妖精。
吕秀才:(怕,将镜子塞给郭,摆手)拿走拿走!那不是我!
白展堂:这确实不是你——掌柜的请看!(佟从楼上下,镜头转向小郭秀才)这位是金童,这位是玉女,万事具备(朝小贝),就差一观音了!
莫小贝:你说谁呢,你?!
白展堂:(笑)瞧,观音发话了,咱闪远点吧!(起身擦桌)
莫小贝:(急)嫂子,你看他呀!
佟湘玉:我看着呢嘛……
白展堂:(怕)你看我干啥呀?!
佟湘玉:不要紧张啊!我琢磨着,这丫鬟也有了,书童也有了,那保镖是不是也应该有一个呀?
郭芙蓉:哎,得有得有!
吕秀才:对对对!!
郭芙蓉:这一路上是千难万险,是妖孽横行呀,没有一个贴身保镖成何体统呀?!
吕秀才:肯定要有。
莫小贝:我又不是唐僧,用不着保镖!(怒,起身走)

白展堂:瞧瞧!正主都发话了,再说了,从咱店到书院总共才两里多地儿。
郭芙蓉:哎~路是不算远,但是这一路上要经过多~少的商家,多~少的住户——
吕秀才:说不定哪儿就杀出个程咬金来!
白展堂:一般小毛贼是她对手吗?!
吕秀才:小毛贼不可怕,就怕遇到绝顶高手妖魔鬼怪什么的……
白展堂:就为了跟一个丫头片子过不去?!
佟湘玉:你到底干还是不干?!
白展堂:(怒,起身走)不干!!
佟湘玉:(朝郭吕)我到衙门去聊聊展堂的光辉历史啊……
白展堂:(忙跑过来)喂!(挤出笑脸)不就是保镖吗…行!
佟湘玉:打扮的酷一点啊。
白展堂:嗯。

佟湘玉:妖魔鬼怪怎么对付呀?
白展堂:(无奈)明白了……

【天井,夜 】
(老白的声音响起):吕秀才,郭芙蓉!!
吕秀才:(抱着一摞书从他房内出)来了来了来了!
郭芙蓉:(拿着簸箕从她房内出)来了来了……
郭吕:(环视)人呢?

(老白从镜头下方窜出,作孙悟空打扮,郭吕惊)
白展堂:(模范孙悟空的声音)咳…像不像,行者悟空!
郭芙蓉:(作寒冷状)哎呀~~
白展堂:师父~师父~小贝师父~徒儿想你啊!(四处乱窜)
李大嘴:(拿着白菜从房内出,笑)哎,哎,哎,我看你不像悟空,六耳猕猴还差不多。
白展堂:(将棍子往地上一杵)呔!大胆八戒,昨儿你出卖我,我还没找你算帐呢!
李大嘴:(放下白菜)我告诉你,算就算,谁还怕你咋的,来……(举起锄头)
白展堂:(冷笑)哼! 拿你就休怪我无情无义了!(转身跳上凳子,抱着桌子,喊)掌柜的,掌柜的……

佟湘玉:(手拿笤帚,肩搭抹布,从门帘进)来了来了来了……哟~美的很美的很~有事吗?
白展堂:掌柜的,我琢磨着吧,丫鬟有了(拍小郭),书童有了(指秀才),保镖有了(指自己)……就差轿夫了(指大嘴,大嘴手里拿着白菜)
佟湘玉:(转身看李)诶……我咋造没有想到呢……你们觉得呢?
吕秀才:好好好!(郭点头附和)
白展堂:两里多地,你能让孩子自己走吗?!
佟湘玉:(点头)对对对,大嘴,那就辛苦你了啊……
李大嘴:我还得做饭呐!(转身走)那啥……老白,他能兼任轿夫!
白展堂:掌柜的,看出他的为人了吧。
佟湘玉:看出来了,再找个厨子……
白展堂:(点头)嗯!
李大嘴:(转身)看出啥来了呀!(往回走)其实我不是不能抬……
白、郭、吕:那就抬咯~
李大嘴:抬~就抬,那到时候吃不上热菜热汤的你们自己负责啊!(将白菜往磨上一放,进厨房)
白展堂:我看一下地形……(下)
郭芙蓉:我缝书包……(下)
吕秀才:(看书)得准备了……(下)
(镜头转到小郭小贝房,小贝站在门口,一脸无奈)

【大堂,夜 】
(小郭在油灯下坐在桌边缝书包,秀才在桌边看书抄写,老白在桌边对着地图比比划划)
白展堂:呔!(跳起来,冲上楼梯,唱)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呀~(冲下楼梯)啾啾啾啾啾啾啾……(挥棍子,郭吕躲)

食客甲:我那粉蒸肉呢?
佟湘玉:(从门帘入,笑)来了来了来了!(拿起酒壶倒酒)客官有啥吩咐呀?
食客乙:(家乡话)我的鱼香肉丝呢?还等着钓鱼呐?!
佟湘玉:(凑过去,陪笑)麻烦说普通话。
食客乙:我的鱼香肉丝呢?还等着钓鱼呐?!
佟湘玉:我给你催去!呵呵。 展堂!哎呀……(老白过来)
食客甲:赶紧的——(老白过去吓他)——不上别上了!
佟湘玉:上上上!!马上上!(朝老白)你快去催去啊!
白展堂:我没功夫,正给大小姐研究地形呢!从这到书院要经过两座小桥三个巷子五个坟包七个茅厕……
食客乙:(拍桌子)说什么呢?! 吃着饭呢!
佟湘玉:对不起啊!(朝白)不要再说了,一边呆着去!(老白跑回桌边,佟陪笑)不好意思啊……(跑到桌边,朝小郭)哎呀小郭……
小郭:(缝书包)小郭手中线,小贝身上包,临行密密缝,盼她得分高。
佟湘玉:(呼一声吹灭油灯)不要再缝了!秀才——
吕秀才:(看书,做笔记)我正忙着为大小姐准备功课呢!
佟湘玉:哎呀……你又不是先生,你背的啥课嘛!
吕秀才:作为一个职业书童要有职业道德呀!
佟湘玉:你去给我把大嘴叫过来!
吕秀才:他来不了。
佟湘玉:为啥?
吕秀才:正忙着为大小姐练二头肌呢!
佟湘玉:什么鸡——?
吕秀才:二头肌。
白展堂:(一拍桌)二头鸡,二个脑袋的鸡,鸡精——妖怪!!(跳)

郭芙蓉:二头肌,不是这里(拍前臂),不是这里(拍上臂),就是这里(拍二头肌,白捏郭的肩头,郭拍开他的手)! 练结实了抬起轿子来不晃嘛!



佟湘玉:妖魔鬼怪怎么对付呀?
白展堂:(无奈)明白了……

【天井,夜 】
(老白的声音响起):吕秀才,郭芙蓉!!
吕秀才:(抱着一摞书从他房内出)来了来了来了!
郭芙蓉:(拿着簸箕从她房内出)来了来了……
郭吕:(环视)人呢?

(老白从镜头下方窜出,作孙悟空打扮,郭吕惊)
白展堂:(模范孙悟空的声音)咳…像不像,行者悟空!
郭芙蓉:(作寒冷状)哎呀~~
白展堂:师父~师父~小贝师父~徒儿想你啊!(四处乱窜)
李大嘴:(拿着白菜从房内出,笑)哎,哎,哎,我看你不像悟空,六耳猕猴还差不多。
白展堂:(将棍子往地上一杵)呔!大胆八戒,昨儿你出卖我,我还没找你算帐呢!
李大嘴:(放下白菜)我告诉你,算就算,谁还怕你咋的,来……(举起锄头)
白展堂:(冷笑)哼! 拿你就休怪我无情无义了!(转身跳上凳子,抱着桌子,喊)掌柜的,掌柜的……

佟湘玉:(手拿笤帚,肩搭抹布,从门帘进)来了来了来了……哟~美的很美的很~有事吗?
白展堂:掌柜的,我琢磨着吧,丫鬟有了(拍小郭),书童有了(指秀才),保镖有了(指自己)……就差轿夫了(指大嘴,大嘴手里拿着白菜)
佟湘玉:(转身看李)诶……我咋造没有想到呢……你们觉得呢?
吕秀才:好好好!(郭点头附和)
白展堂:两里多地,你能让孩子自己走吗?!
佟湘玉:(点头)对对对,大嘴,那就辛苦你了啊……
李大嘴:我还得做饭呐!(转身走)那啥……老白,他能兼任轿夫!
白展堂:掌柜的,看出他的为人了吧。
佟湘玉:看出来了,再找个厨子……
白展堂:(点头)嗯!
李大嘴:(转身)看出啥来了呀!(往回走)其实我不是不能抬……
白、郭、吕:那就抬咯~
李大嘴:抬~就抬,那到时候吃不上热菜热汤的你们自己负责啊!(将白菜往磨上一放,进厨房)
白展堂:我看一下地形……(下)
郭芙蓉:我缝书包……(下)
吕秀才:(看书)得准备了……(下)
(镜头转到小郭小贝房,小贝站在门口,一脸无奈)

【大堂,夜 】
(小郭在油灯下坐在桌边缝书包,秀才在桌边看书抄写,老白在桌边对着地图比比划划)
白展堂:呔!(跳起来,冲上楼梯,唱)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呀~(冲下楼梯)啾啾啾啾啾啾啾……(挥棍子,郭吕躲)

食客甲:我那粉蒸肉呢?
佟湘玉:(从门帘入,笑)来了来了来了!(拿起酒壶倒酒)客官有啥吩咐呀?
食客乙:(家乡话)我的鱼香肉丝呢?还等着钓鱼呐?!
佟湘玉:(凑过去,陪笑)麻烦说普通话。
食客乙:我的鱼香肉丝呢?还等着钓鱼呐?!
佟湘玉:我给你催去!呵呵。 展堂!哎呀……(老白过来)
食客甲:赶紧的——(老白过去吓他)——不上别上了!
佟湘玉:上上上!!马上上!(朝老白)你快去催去啊!
白展堂:我没功夫,正给大小姐研究地形呢!从这到书院要经过两座小桥三个巷子五个坟包七个茅厕……
食客乙:(拍桌子)说什么呢?! 吃着饭呢!
佟湘玉:对不起啊!(朝白)不要再说了,一边呆着去!(老白跑回桌边,佟陪笑)不好意思啊……(跑到桌边,朝小郭)哎呀小郭……
小郭:(缝书包)小郭手中线,小贝身上包,临行密密缝,盼她得分高。
佟湘玉:(呼一声吹灭油灯)不要再缝了!秀才——
吕秀才:(看书,做笔记)我正忙着为大小姐准备功课呢!
佟湘玉:哎呀……你又不是先生,你背的啥课嘛!
吕秀才:作为一个职业书童要有职业道德呀!
佟湘玉:你去给我把大嘴叫过来!
吕秀才:他来不了。
佟湘玉:为啥?
吕秀才:正忙着为大小姐练二头肌呢!
佟湘玉:什么鸡——?
吕秀才:二头肌。
白展堂:(一拍桌)二头鸡,二个脑袋的鸡,鸡精——妖怪!!(跳)

郭芙蓉:二头肌,不是这里(拍前臂),不是这里(拍上臂),就是这里(拍二头肌,白捏郭的肩头,郭拍开他的手)! 练结实了抬起轿子来不晃嘛!

佟湘玉:啊~他啥时候不能练嘛,客人都等着上菜呢,真是的!(转身向顾客陪笑)对不起啊,实在是对不起,今天恐怕是上不了菜了。
食客甲:(一拍桌)怎么不早说呢!这不耽误事儿呢嘛!走,换家吃去!
佟湘玉:不好意思啊,对不起……
食客乙:走走!咱们也走!以后再不来这儿吃了!(食客陆续走光)
佟湘玉:下次再来啊!实在是对不起啊!慢走啊!下次再来啊!(送走食客,转身) 哎呀~终于要开学啦!哎呀……(累的坐门槛上,老邢出现)
老邢:诶,你咋坐这儿呢?
佟湘玉:哎哟,不好意思,我们已经打烊了,送客——
老邢:哎呀,我就喝口茶,你看你……
白展堂:(大叫)呀~~!(冲向老邢)
老邢:(抽刀大喊)什么人?!
白展堂:(陪笑)呵呵呵……我,老邢
郭、吕:hi~
老邢:(收刀)hi~……哈哈,你们咋这样打扮呀?!哈哈哈哈!
佟湘玉:小贝要上学了,他们都是跟班。
老邢:(坐到桌前)上就上呗!他们……是不是怕小贝受欺负啊?
佟湘玉:小贝受欺负……我咋早没有想到呢?……来来来,把活都放下!(坐下)

郭芙蓉:又怎么啦?
佟湘玉:小贝万一要是被同学欺负了咋办?
吕秀才:有他俩护着,小贝不欺负别的同学算不错啦!
佟湘玉:那可未必。许她带保镖就不许别的同学带吗?
白展堂:咳!你以外都跟你似的?!咳!
佟湘玉:不行不行!看来我得亲自送她上学接她放学。她要是渴了想喝水咋办,要是饿了想吃饭咋办?她那个书院在同福夹道,她要是在同福路口上挡了人家的车,人家要她让,她蛮不讲理死活不肯让,人家下来抽她耳光咋办?哎呀……这件事情要是不解决,看来我以后就没有办法睡好了……(挽老邢手)邢捕头~来来来……
老邢:有话说话啊,咱别拉拉扯扯的。
佟湘玉:(搭老邢肩膀)这一转眼~咱们已经认识两年了啊 ……
老邢:呵~那个,有话直说,(握佟手)咱不拐弯抹角的好不好?不拐弯抹角。
(白指老邢的手,佟抽回手)
佟湘玉:你能不能……送小贝上学?
老邢:你说啥呢这是?!
佟湘玉:要是有人欺负她,你就直接把那个人带回衙门!(莫拉佟的手,佟甩开,朝莫)等会再说!(朝老邢)咱可以按次数计费,也可以按月交钱,(莫再拉佟手,佟怒)哎呀!让你等会再说嘛!!
莫小贝:(大声)我就说一句!
佟湘玉:你说!
莫小贝:(看左右,陕西话)额不想上学咧!
(大家愣住)
佟湘玉:……为啥?
莫小贝:上学不好玩,从今往后,我再也不上学了,永远都不上了!!(转身走,从门帘下)
白展堂:师父!——
(大家从门帘入天井)

【天井,夜】
(小贝冲进自己房间,佟白等人紧随其后)
(秀才的声音):小姐……
白展堂:师父!
吕秀才:小姐!
佟湘玉:小贝!你不要上学你就永远都不要上了!!(怒,转身走到中央)嫂子为了你,连店都不想开了!(石磨边,李正在用砖块练二头肌)你这么作对得起我吗,你?!!还有我这几个伙计,啊——!(转头向李)接着练!(转回对着小贝房)在江湖上哪个不是有头有脸的啊?!
白展堂:现在都没脸了。
吕秀才:扮成这样,不男不女。
郭芙蓉:呵呵~有脸也是二皮脸。
佟湘玉:这些二皮脸现在给你当丫鬟当书童当保镖
李大嘴:还有轿夫
佟湘玉:(回头对李)再加块砖!(回头对小贝房)你这么做你对得起他们吗你?!
白、郭、吕:(大声)对得起!
佟湘玉:啊?——
白:……吗
(门开,小贝出,走到佟面前)
佟湘玉:你终于肯出来了。
莫小贝:嫂子,我就说一句话,你小时候没有自由,就想剥夺我小时候的自由吗?
(佟尴尬,转身朝着大嘴,大嘴转身不看她,佟又转头看大家)
白展堂:(眼神飘开)嗯……嗯
郭芙蓉:她说的没错啊!
佟湘玉:(怒)郭芙蓉!(郭低头)
白展堂:你这么做确实是有点过分了。
佟湘玉:听听白大哥说的啊……
白展堂:我说的是你
佟湘玉:展堂……你也不向着我……
白展堂:为了小贝,你确实是什么都想到了,可你偏偏忽略了一点,这么多的束缚,这么重的枷锁,小贝她能受的了吗?
李大嘴:是啊,你别说她了,连我们都快受不了了。
郭芙蓉:是啊是啊!长此以往,她的独立性自主性还有孩子的天性,都让你磨的一干二净了,这样好吗?
佟湘玉:(委屈)我这么做,也都是为了她好嘛……
吕秀才:你要真是为了她好,就应该把受松开让她自己飞啊!
白、郭、吕、李:(站在一起,唱)放心去飞,勇敢的去追……
白展堂:不要让你的悲剧在小贝身上重演
白、郭、吕、李:(继续唱)说好了这一次不掉眼泪
白展堂:(和声)泪诶~~
佟湘玉:(落泪)小贝,嫂子理解你……
莫小贝:(扑进佟怀里)谢谢嫂子!
(众人拭泪)
佟湘玉:(笑)你们就不要哭了,到时候我要在教育小贝身上有啥做的不对的地方,你们要提醒我啊!
众人:(点头)好好好好!
佟湘玉:严厉一点也不要紧。
众人:(摆手)那不敢,那不敢
佟湘玉:一定要!
吕秀才:抽你耳光可以吗?
佟湘玉:到时候,视情况而定啊
吕秀才:嘶~~(模拟抽耳光动作)

【大堂,日】
佟湘玉:(整理小贝的衣裳)到了书院,千万要乖一点,啊……
莫小贝:(点头)嗯。
佟湘玉:不要跟先生顶嘴。也不要跟同学闹别扭,啊。(小贝点头)
白展堂:嗯!
佟湘玉:(看了一下大家,朝小贝)去吧,去吧。
莫小贝:(伸手)我的猪骨头,羊拐和沙包。
佟湘玉:你是去读书去了,要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干啥?!(打小贝手)
莫小贝:我……
众人:嗯!
佟湘玉:(看了一下大家,将小贝要的东西拿给她)
莫小贝:(高兴的出门)上学咯!
佟湘玉:(追出门外)你慢点跑,啊!不要摔着了!早去早回啊!(转身回来)我这样做,大家没有啥意见吧……
众人:没意见!
佟湘玉:那就麻烦大家过来跟我录个口供吧。
众人:口供……?!
佟湘玉:沙包谁给她缝的(秀才溜开),猪骨头谁给她磨的(大嘴溜开),还有上次那个洒水枪谁给她做的(老白溜开),全部老老实实给我交代出来!(大家各忙各的)我还没有说完呢!(朝小郭)扣钱!
郭芙蓉:(扫掌柜的脚)当心,当心!
佟湘玉:(朝老白)扣钱,扣钱!(老白抖抹桌布,佟又朝大嘴)扣钱!(大嘴推开她,佟再朝秀才)秀才~扣钱!
吕秀才:(模拟抽耳光动作和声音)嘶嘶~~
佟湘玉:(捂脸)按照店规~扣钱扣钱~~!

(读书记)

【大堂,日】
(大家在大堂忙碌)
佟湘玉:(从门外拎着条鱼进来)大嘴,大嘴~!
李大嘴:诶,诶!
佟湘玉:赶紧把鱼洗了去,把腊肉切了。再把那坛七十年的女儿红挖出来,今天我们晚上要一醉方休!
众人:今儿是啥日子啊?
佟湘玉:小贝放学~
众人:然后呢?
佟湘玉:小贝第一天放学~
众人:然后呢??
佟湘玉:第一天呀~!我们不得庆贺一下吗!
吕秀才:我当年中秀才都没庆贺过。
白展堂:所以你也就是个秀才了。
吕秀才:我家先祖,四十岁中的举人,第二年就当了知府。
李大嘴:第三年就入了土,跟没当一样!
吕秀才:有本事你当一个去。
李大嘴:我对当官没兴趣。当武林盟主还可以考虑考虑。
吕秀才:赴任之前千万要学会写自己的名字哦。
李大嘴:好像你多念过书似的……
吕秀才:我?三岁识千字五岁背唐诗七岁熟读四书五经八岁时精通诗词歌赋……
李大嘴:(大声)二十五岁穷的连饭都吃不饱!
白展堂:把祖产卖给掌柜的开客栈!
吕秀才:(气)别忘了,这块地还是我的呢!
佟湘玉:呵呵,明年就是我的了。
吕秀才:为什么?
佟湘玉:你参加乡试不得花钱啊。
吕秀才:我要是中了举了呢!
李大嘴:几率小于等于我当武林盟主。
吕秀才:(急,怒)诶!你个臭厨子老挤兑我干啥?!
李大嘴:你给我说什么?!你叫我什么?!(两人打起来,大家劝)你再说一遍!!
(莫小贝从门口进)
佟湘玉:小贝!哎呀~我们的读书人回来啦。
白展堂:(递了个装水的碗)来来来。
莫小贝:(不自然地)我去把鱼洗了去啊……
佟湘玉:哦~这才一天,悟空就成悟净了。我赶紧谢谢朱先生去!
莫小贝:(忙跑回来,大喊)哎!别去别去别去!!嫂子,朱先生晚上就来……
佟湘玉:他来干啥呀?
莫小贝:其实也没啥……就是跟同学闹了点小别扭。
众人:为什么呀?
莫小贝:邱小东他笑我字写得难看。
佟湘玉:(拍桌)太不象话了!那你咋对付他的?
莫小贝:我上前一个青龙摆尾……就把他撂地下了。
白展堂:就小孩打架。我还以为多大事儿呢。
莫小贝:不光打架,我还喂他吃了点东西呢。
众人:吃啥了?
莫小贝:朱先生的书,这么一厚摞(比划)。我拔开他的嘴,全都喂进去了。
佟湘玉:呵呵……(众人瞪她,她忙收起笑脸)看你干的好事,莫小贝!(莫小贝吓的逃跑,佟追上去)
莫小贝:嫂子我不敢了!……(两人从门帘下)

【大堂,夜】
(朱先生来访)
朱先生:(吴明鸿饰)(拍桌)这是宋代的绝版书啊!那上面还有王安石的题注呢!
佟湘玉:要赔多少钱,我们赔……
朱先生:赔?!呸!你赔?!我能让你赔的倾家荡产!
佟湘玉:(打小贝头)你这个孩子!(朝朱)我一定打她板子!
朱先生:哎呀……不过,我有时候也想一个问题,这小小孩子竟敢打破陈规,这份胆识和魄力,确实难得可贵啊!
众人:啊?!
佟湘玉:先生……你是不是给气糊涂了……?
白展堂:啊……来来来,吃饭吃饭吃饭!来来来……
(大家坐下)
朱先生:都知道前朝的吕知府吧?
众人:(瞥秀才)呃……知道,知道!(秀才得意)
朱先生:知府有一个孙儿,三岁识千字,五岁背唐诗,八岁熟读四书五经啊……
吕秀才:是七岁~
朱先生:这孩子小的时候规规矩矩老老实实(秀才得意地害羞)
众人:啊~~……
朱先生:可是,你们知道他现在怎么样啊?
众人:呃……现在……您说,您说……
朱先生:穷的呀~连饭都吃不上啦!把祖上的家产全都给变卖啦!
众人:哦~~
吕秀才:迟早要赎回来的!
佟湘玉:先生,小贝这个孩子跟一般的孩子确实不太一样。
朱先生:我知道,孩子嘛,都要管教,不过,如果管教的太严了,给管傻了,管死了,那不就成了知府的败家孙儿了吗!
众人:呃……来来来,吃吃……
(秀才磨牙)
朱先生:这……什么声儿?
众人:磨牙。
朱先生:你们这儿闹耗子啊?
佟湘玉:喵!(秀才停止磨牙)呃,吓跑了。先生你接着说。
(由于片源问题,此处可能被掐去一段)
朱先生:你们大伙说说看,知府的孙儿,他有前途吗?
众人:没有!
朱先生:他有希望吗?
众人:没有!
朱先生:他有人性吗?
众人:没有!(秀才瞪大家)呃……有,有……!来来来,吃饭吃饭!
朱先生:这人性,就是天地之间灵光的初现,就是凡尘俗世的警世恒言呐!如此玄妙的东西,他要是能有,那岂不猪狗都有啦?!(秀才怒极,又开始磨牙)这耗子又来了……
佟湘玉:(对秀才,恶狠狠)喵——!(秀才停止磨牙)先生,我们明白你的意思啦。
朱先生:这孩子很聪明,啊……教育得法,没准儿能成个什么子!
众人:啥子啊?
朱先生:莫子啊!(众人面面相觑)以后,再要有子曰,那就是莫子曰的!
众人:……啊……好,好!
佟湘玉:莫子,赶紧敬酒给先生!
众人:倒上倒上!(小贝倒酒)
朱先生:免了免了免了!哎呀,我来家访,不是蹭饭。(要告辞)
众人:(忙挽留)吃吃吃,先生!
朱先生:(执意要走,又转身)抓空把耗子逮了,啊,听着烦人呐!
众人:(忙附和)对对对对。(秀才失落又羞愧)
朱先生:告辞告辞啊!
众人:慢走慢走啊!

【天井,夜】
(秀才借酒浇愁)
吕秀才:凭什么说我猪狗不如?!凭什么说我没人性?!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大嘴从房内出)
李大嘴:你嚎啥玩意儿呢!
郭芙蓉:(从房内出)哎呀~!讨厌死了!大哥你还让不让人睡了?!
白展堂:(从门帘进)你还有没有点人性了,你啊?!
吕秀才:让不让人活了,啊?!寒窗苦读多少年,我连个举人我都中不了!我还不活了呢!(欲跳井)
众人:诶诶!!出来出来!(拉秀才)
白展堂:出来!(把秀才拉到天井中间,拉秀才衣襟,怒)我问你,读书人那么多,有几个能中举的?!
吕秀才:我跟别人不一样……
李大嘴:你有啥不一样的啊?
吕秀才:我,三岁识千字,五岁背唐诗……
李大嘴:你光会背不行,你得会写。
吕秀才:我怎么不会写了……
李大嘴:你会写……你大嘴:你写一个水浒(许)我看看
众人:水浒 !
吕秀才:聚众闹事的事儿,我不稀得写。
白展堂:三国演义会写吗?
吕秀才:历史题材我不感兴趣……
郭芙蓉:那就写一个神话的西游记。
吕秀才:请问小姐有什么现实意义啊 ?!
众人:那你想写啥呀?!
吕秀才:对呀…… 我能写啥呢…… 我连写小说的本事都没有我 活着干吗呀 ?! 子啊, 让我死了吧!(说完要跳井)
郭芙蓉、李大嘴:(忙拉他)干什么呀!
白展堂:放手, 大嘴放手! 让他死 !秀才,往里窜, 大不了以后给历史留点遗憾。郭
郭芙蓉:啥遗憾呀?
白展堂:五百年以后 ,再提起本朝四大畅销书…… 那三本叫啥来着 ?
郭芙蓉:三国、 水浒、 西游记。
白展堂:每本都争相传看哪 ! (用手势示意大嘴和小郭)
李大嘴、郭芙蓉:那秀才这本呢?
白展堂:秀才这本书倒是有啊 ……就是书店不让卖。
李大嘴:为啥呢?
白展堂:书卖的太火 ,一上架就抢, 回回都出人命 。
郭芙蓉:哎呀,只有让兵部代卖 ,一出状况立刻出兵镇压!(三个人围着井转圈,秀才头还在井里)
白展堂:秀才!(拍秀才) 回头送我们每人两本啊 !
李大嘴:记得到时候一人给个签名啊 !
郭芙蓉:(朝老白、大嘴)哎,都别卖啊 ,留给子孙后代啊!
白展堂:万一犯了事呢, 前脚要杀头 ,后脚就亮书 。
李大嘴:立马 就给放了 ?
白展堂:哪能呢! 临了临了还不得喝碗饯行酒吗 ?
郭芙蓉:监斩官亲自倒酒 ……
李大嘴:(抱拳)壮士保重, 后会有期 。
白展堂:前脚刚出刑场, 后脚就有人拿二品顶戴来换书 。
郭芙蓉:切!二品?!就是拿皇位来换我也不换 !
吕秀才:(猛地将头拔出)够了!!
白展堂:咋啦?
吕秀才:真解渴啊……
白展堂:合着喝够了。
吕秀才:走了!(欲走)
李大嘴:你干啥去?
吕秀才:写书 !(从门帘下)

【大堂,日】
(秀才趴在桌上睡着了)
郭芙蓉:(摇秀才)醒醒!哎哟,醒醒!(大声)醒醒!!
吕秀才:(惊醒)嗯?
郭芙蓉:秀才,你昨晚写什么了?
吕秀才:没写什么,正思考着呢!
郭芙蓉:那你思考什么啦?
吕秀才: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我要写什么。
郭芙蓉:那你要写什么呀?
吕秀才:(站起来,打呵欠)回屋想会。
郭芙蓉:哎,哎!(指桌子)你先把你这给我收拾了行不行!(朝秀才,秀才从门帘下)说你呢!(莫小贝拿着包袱从门帘上,小郭拉住她)哎——莫小贝!(将包袱抢过来)
莫小贝:哎,哎!——你把包还我!
郭芙蓉:……装了些什么呀,啊?!(将包袱放桌上打开)检查一下!(掏出东西)呀,你带火石干什么?!
莫小贝:我们书院后面那么多野草,得烧一烧。
郭芙蓉:(再掏)那你拿绳子绑什么?
莫小贝:我说又跟你没关系,你管那么多事儿干吗?!
郭芙蓉:(把绳子扔回包袱)哎呀~……
莫小贝:哦……找我曰你呢吧!
郭芙蓉:你还真把自己当莫子了呀?!
莫小贝:子曰……赶紧还包!(抢,芙蓉躲开)拿过来,否则我对你不客气啊!

郭芙蓉:别说你~就连六大派掌门见了我,那也得客客气气的!
佟湘玉:(从楼上下)小贝,咋还不上学呢?这都啥时候了。你以为真让你撒开欢的玩呢!不读书你长大有啥本事吗?
莫小贝:她抢我书包我怎么去上学啊!
郭芙蓉:哎……不是的,掌柜的,她这个包吧……
佟湘玉:(一把抢过包)把书包还她!迟到了算你的啊!(小贝得意,小郭气愤)好好读书啊,快去。(小贝出门)
郭芙蓉:哎,掌柜的,她……
佟湘玉:干活咧!马上就要开门咧。(小郭想争辩,无奈插不上嘴,佟四处看)大嘴!秀才!开门开门了啊!

【大堂,日】
(大家开始准备吃饭)
白展堂:哎,秀才,你那本书现在写的怎么样了?
吕秀才:现在万事具备只差题目。只要题开的好啊,文思就会滚滚而来,如泉喷涌。
莫小贝:(从门口进)秀才叔! 你先帮我喷个帮规出来。
众人:什么帮规啊?
莫小贝:我刚成立了一个帮派。
白展堂:你那是苹果派呀还是菠萝派呀。
莫小贝:我那是八大派。 (朝小郭,得意)比你那六大派还多两派喔!
众人:哪八大派呀?
莫小贝:我这派就叫八大派。本姑娘自任掌门。
郭芙蓉:敢问莫掌门 ——你们派除了你还有别人吗 ?!
莫小贝:我们书院的同学,除了邱小冬以外全都入了我八大派。
佟湘玉:那他为啥不入呢?
莫小贝:我不让他入啊! 谁让他笑我字写的难看了。
白展堂:你说你还挺记仇, 你这孩子 !
莫小贝:不光我记, 你们都得记。
众人:凭什么呀 ?!
莫小贝:我宣布,你们大家全都入我八大派!吕先生, 你就是……军师。(指老白)你是左护法。
白展堂:(吃惊)谁,谁?!我,我??
莫小贝:(指芙蓉)你是右护法。
郭芙蓉:啊?!
莫小贝:(指大嘴)你除了做饭还会干啥?
李大嘴:还会吃饭。
莫小贝:那你还当你的厨子吧。
佟湘玉:那我呢?
莫小贝:名誉掌门 ,兼任银钱使。
众人:什么使 ?
莫小贝:就是专门给钱的。
众人:哦……
佟湘玉:官还不小嘛 ……给 ,小贝 ,五十文 ,拿着花去 。
莫小贝:嘿,你的功劳本掌门记下了 。以后一定要再接再厉啊!(说完就走)
白展堂:你上哪去 !干嘛去呀 ?
莫小贝:考察场地! 明天举办武林大会。(跑出门)
白展堂:掌柜的你管不管啊?!这孩子这什么乱七八糟的这是?!
佟湘玉:要管要管!当然要管——要是以前我早就把她管的规规矩矩的。但是自打朱先生来了之后,我还真是害怕把小贝管成秀才了……
吕秀才:(气愤,起身走到柜台)气死个人呐!
佟湘玉:哎~你溜了帮规谁来写啊!
吕秀才:我还得忙着写小说呢!
佟湘玉:展堂~(腰酸)哎哟,找个帐房回来。
白展堂:哎,好嘞!
吕秀才:我,我现在就写!
佟湘玉:第一条,由莫小贝……

【大堂,日】
(秀才已经写完帮规,老白大嘴围着观看)
白展堂:你这也叫帮规啊,啊?!
李大嘴:整个一入狱指南呐!
吕秀才:哎,我完全是按照掌柜的意思写的。
郭芙蓉:她叫你去死,你也去啊!
吕秀才:第7条:掌门有令莫敢不从。
(老白生气的走开)
客人:倒酒!
李大嘴:哎,来了!
吕秀才:要不我再拿回去改一改?
(朱先生头发凌乱衣衫不整满身是伤的从门外进)
朱先生:佟掌柜……
郭芙蓉:佟掌柜不在……
朱先生:佟掌柜她在吗?
郭芙蓉:(扶朱先生)不在,您是……
白展堂:(伸手扶朱先生)朱先生啊……哎哟,您这胡子怎么刮啦?!
(朱先生摆手)
李大嘴:刮了好,刮了好,看着年轻!
(朱先生又摆手)
郭芙蓉:那你这眼睛怎么青了呀?
白展堂:快坐下,快坐下!
朱先生:佟掌柜……这啥时候回来啊?
白展堂:哟,那可说不准了,你找她有事啊?
朱先生:(拱手)求求各位,您救救我吧……(哭)
众人:哟,你别哭你别哭。
李大嘴:你别哭啊!
白展堂:你有事跟我说,我在这顶半个家呢,说。
朱先生:自从那天,我来这以后啊,这小贝同学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呐——暴虐成性、顽劣不堪呐!

众人:(散开)她一直就这样!
朱先生:要光是她自己呢,那我也还好办啊,可是,自从成立这八大派之后啊,这所有的同学就都活泛起来啦!(众人又聚过来)你们瞧我这胡子……
众人:啊?
朱先生:打个瞌睡的功夫,让他们给捆起来,用刀子全给我割了!(秀才暗暗幸灾乐祸)还有呢!
众人:还有啊?!
朱先生:(摆手)我真是说不下去啦!我现在一想到她呀,我这心里就有一种感觉呀……
众人:什么感觉?
朱先生:这生不如死啊!(秀才暗笑)我呀……今天暂时找了个学生代课啊,我这才抽身出来求救啊!(拱手)求求你们诸位啊,赶快把她弄回家吧!
众人:(面露难色)请神容易送神难呐!
吕秀才:(边笑边站起来)自作孽不可活,活该!
朱先生:这他怎么这么说话呢!
郭芙蓉:你不用理他。/白展堂:别理他。脑子不好使。
朱先生:(起身)告辞啦……
白展堂:走啊,朱先生?
众人:(扶他)慢点慢点慢点啊……
白展堂:慢点啊,小郭扶着!
朱先生:(转身)你们家的耗子逮着了吧?
众人:哦!逮着了逮着了!(秀才在柜台挤眉弄眼)
朱先生:我说今儿没听见叫呢!
众人:啊,是啊是啊……
(众人送朱先生出门,然后聚到饭桌前,老白想了一下,一挥手朝后院走,众人尾随其后)

【后院】
(大家聚到磨旁)
白展堂:趁掌柜的不在,一会小贝回来我先把她点住,小郭守住门口。
李大嘴:点住之后呢?
白展堂:点住之后吕秀才上
吕秀才:我上去干嘛?
白展堂:展开说教,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之
吕秀才:好,她要是不听呢?
白展堂:关门放小郭,以排山倒海恐吓之
众人:好
郭芙蓉:那万一要吓不住怎么办?
白展堂:大嘴上以美食诱惑之。
众人:好。
李大嘴:她要不吃这套呢?
白展堂:那就由我来,葵花点穴(做葵花点穴手的姿势,忽见小贝回来,忙摆出笑脸)……笑脸相迎之。呵呵,莫掌门回来啦?
莫小贝:你们干吗呢?
众人:没干吗,没干吗。
莫小贝:都解散吧,我回屋背书了。
众人:背啥书啊?
莫小贝:今天邱小东代课,哼,我恨他一辈子!
众人:为,为什么呀?
莫小贝:今天他教大家背三字经,下课以后,大家都围着他管他叫邱先生,他还成立了一个四书五经派。四加五加起来,比我那八大派还多一派呢!
(众人笑)
吕秀才:这没什么的,你怕啥!/郭芙蓉:是啊是啊!
莫小贝:可我这派已经没人了呀!
众人:我们不是人啊!
莫小贝:那你们会背三字经吗?
(众人不屑)
李大嘴:三字经……/白展堂:人之初……
莫小贝:我说的是整篇!
(老白,小郭,大嘴愣,低头;秀才得意)
莫小贝:一群没用的东西!(秀才附和着鄙视,然后指着自己,一脸得意,小贝朝秀才)包括你!我宣布,咱们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八大派就此解散。(朝房间走)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字幕:一个月后)
【大堂,傍晚】
(朱先生从门口进,一脸喜色。客栈个人正在收拾大堂)
佟湘玉:哎哟,朱先生!来,坐坐坐坐!
白展堂:胡子长出来了啊?
佟湘玉:来来来,倒茶!
朱先生:佟掌柜。
佟湘玉:啊
朱先生:我赶忙到这来啊,就是想告诉你啊,小贝同学非但弃恶从善,而且还学会了背三字经啦!
众人:(喜)哦……
朱先生:说明这孩子啊,天赋异秉呀!
众人:(喜)哎呀……(秀才在后面很不爽)
佟湘玉:还是先生调教的好!
朱先生:没有天赋,再调教也没用啊!我听说,吕知府的孙儿竟然开始写小说啦?
众人:啊……(转头看秀才,秀才一甩手,走到柜台去了,众人再回头看朱先生)是啊,是啊……
朱先生:就凭他那个猪脑子?哈哈……(秀才开始磨牙)怎么又有耗子了?
众人:新搬来的。
佟湘玉:您接着说
朱先生:就凭他这个资质,说破了大天,他也不过就是个说书的吧,啊?(朝秀才)哎,你说对吧,小帐房?(秀才痛苦的捂头)一个只会之乎者也的庸才,他写出了书,会有人看吗?!


众人:……不会不会不会(转头看秀才,秀才惊呆气愤)
佟湘玉:先生放心,我会劝他赶紧停笔的。
朱先生:哦,你们认识他?
众人:呃……/吕秀才:(咬牙切齿)不光认识,而且熟得很。
朱先生:哦……那太好了,那就请你代我告诉他呀——(众人看秀才)——让他赶紧找个地儿,啊,好好种庄稼吧!他要是没钱买地,那你就告诉我,我介绍他到邱员外家去当杂役。呵呵,喂喂猪,种种菜,倒倒泔水什么的,总不会饿死的,啊!(秀才怒极,众人尴尬得看着他)哎……(起身)告辞告辞!
(众人起身送他)
白展堂:哎,走了走了。
吕秀才:(怒极)受此大辱 ,岂能苟活……我跟他拼了我!(往外冲)
众人:(拦)哎……秀才秀才(众人和秀才扭成一团)

【大堂,夜】
(秀才站在桌上,拿着绳子,准备上吊)
白展堂:秀才!秀才!干啥呢!来人呐!(拽住秀才)秀才,好死不如赖活着(将秀才拽下桌,大嘴、小郭、小贝从门帘跑进,掌柜从楼上下)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
郭芙蓉:你干吗呀!
吕秀才:我没想死!
白展堂:没?!那你这是干啥呢,你?!(比划上吊的动作)啊?!
莫小贝:就是啊!
吕秀才:(指屋顶)头悬梁。
白展堂:(气,推秀才)你吓死我了你!
吕秀才:(朝老白)你坐那,(指凳子。老白坐过去,然后脸色变得难看)锥刺股。
白展堂:(疼的跳起来,大叫)啊!!扎死我了!!!(大嘴冲过去刊凳子)
众人:咋的啦?/白展堂:哎呀妈呀!
李大嘴:这楔子削得够尖的呀!
吕秀才:让你多嘴,告诉朱先生我写小说。
白展堂:那不是我说的……(一瘸一拐得朝床走,大嘴扶着他)

吕秀才:被人再说什么话 我已经不会往心里去了。
佟湘玉:早就该这样了,你是咋想通的?
吕秀才:我写小说, 是因为我想写, 我有一种想倾诉的欲望,我要把我身边发生的故事 ,用另外一种方式记载下来,这就足够了。
白展堂:(趴在床上,大嘴在帮他按摩)哎呀,你要求还真不高啊……(疼)哎呀妈呀!
吕秀才:我的小说, 不可能有什么太大的价值, 或者是特殊的意义 ,更不可能留芳百世 。但至少我能够自得其乐, 最重要的是 ,我知道我应该做什么了 。
佟湘玉:早就应该这样了, 有兴趣就去写嘛 !要老是犹豫不敢尝试,那就永远都不会成功。
吕秀才:我写小说是我这辈子做的第一次主动的选择、 自己的选择。与内心的快乐与充实相比,功名利禄算得了什么呢?
(众人鼓掌)

李大嘴:你想好写啥了没?
吕秀才:这个题材, 还没有人碰过。
白展堂:啥题材啊?
吕秀才:武侠。
众人:武侠?
郭芙蓉:武侠是啥呀?
吕秀才: 就是江湖恩怨 ,儿女情仇呗 !
白展堂:你知道啥叫江湖吗?!
吕秀才:你们不都是来自江湖吗? 我问你就行了。
郭芙蓉:(勉强的)哦……
白展堂:题目有没有?
吕秀才:题目还没想好。
白展堂:我给你想一个 ,就叫《白发魔头传》!
吕秀才:我写的是武侠,不是神怪!
李大嘴:那就叫《四大神捕》!
吕秀才:朝廷的人你也敢碰? 你个厨子不想活了!
郭芙蓉:哎,我有一个——《射鸟英雄传》!
吕秀才:有点鸟意思啊 ,说啥的?
郭芙蓉:一个资质平平的傻小子历经磨难, 终于成为一代大侠!
吕秀才:俗 !而且小气。 我要写的是整个武林。
莫小贝:哎 ……我有一个——《天龙十二部》。
吕秀才:说什么的?
莫小贝:就是一个和尚 ,一个花心的, 一个大侠 ,一通乱打。
吕秀才:不知所云!自己想明白再说。
佟湘玉:那就滥情剑客无情剑 ,讲的是一个摧毁武林的大阴谋。
吕秀才:的确烂 ,而且虚假。 我要写真正的江湖 。我的江湖我做主!
(说完 刷刷刷地写下了四个难看的大字--武林外传)
众人:(围过去看)武~林~外~传……接着写呀!
吕秀才:剩下的还没想好呢。哎呀……需要一只新的毛笔,得是湖州的(老白“哼”了一声,闪)还要双棉靴,一到晚上就觉得冷(小郭“切”了一声,闪)还要有夜宵,一到半夜肚子饿得慌(掌柜打个呵欠,闪)最好呢,能有碗热汤面,别忘了卧俩鸡蛋啊,要流黄的(大嘴“嗤”一声,闪)还有啊…… 哎,人呢,就剩你一个啊?
莫小贝:嗯,我想跟你一起吃
吕秀才:那好,替我磨墨吧。
莫小贝:嗯……(磨墨)

下回书 李厨子智斗瞎老娘,白盗圣惨遇赌大王

武林外传SF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