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三十回 佟石头离乡闯江湖 郭芙蓉回家探父母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三十回 佟石头离乡闯江湖 郭芙蓉回家探父母【文字剧本】

第三十回 佟石头离乡闯江湖 郭芙蓉回家探父母

演出人员(按出场顺序排名)
郭芙蓉--姚晨
佟湘玉--闫妮
白展堂--沙溢
吕轻候--喻恩泰
李大嘴--姜超
莫小贝--王莎莎
佟石头--王红波

【日,后院,小郭黑布蒙眼转磨】

掌柜:<坐后院井边> 来人呐,鞭子伺候, <披肩一甩>
老白:来了, <拿鞭上,摔> 做
掌柜:非要人催,养头驴都比你强, <手树枝指小郭>
秀才:不可能, <拿算盘,站掌柜另一边,算到> 买驴不得花钱呐
<老白,掌柜望秀才>
老白:可养料便宜呀,一顿草料能唬弄两三天,谁像她似的,<摔鞭子>
小贝:<出女寝,抱书> 又懒又馋手还特别笨,还真不如换头驴呢, <坐井前石阶,望掌柜> 嫂子,我缺个书包
掌柜:我知道,你等着
大嘴:<出厨房> 换了好啊, <拿花生米,边吃边说> 换了以后还能背你上学呢
<众人奸笑>
小郭:<转磨中> 我也能背啊 <老白摔鞭> 哎哟
掌柜:还敢偷懒,我就活扒了你的皮 <扇指> 给小贝做书包
秀才:使不得
小郭:还是秀才对我好
秀才:她那么细皮嫩肉,做的包肯定不结实
小郭:啊
<众人奸笑>
掌柜:那你说咋办呀,总不能白白的养着吧
小郭:<哭> 爹,娘,你们快来救我呀
秀才:别哭了
众人:江湖不相信眼泪
掌柜:还敢哭还敢哭,把她眼珠子挖出来吧
<秀才上,解小郭黑布,老白上,拿刀欲挖,小郭哭,众人笑,小郭睁眼,众人手拿礼物>
众人:Happy Birthday to you,Happy Birthday to you,Happy Birthday to 小郭,祝你生日快乐
<小郭笑>

【回现实,众人围磨】

秀才:关键时刻到了,就在我们唱起生日歌的时候,哗啦一下,就把各自准备的生日礼物都拿出来,出人意料的摆在了她的面前,这个时候小郭的心当时就被揉了一下,顿时热泪盈眶,怎么样怎么样
老白:<竖食指> 你这创意我听明白了 我明白了
<众人回井边,除秀才>
老白:你搞这种惊喜活动我不反对啊,哼,但最主要就是这个礼物
<众人笑>
秀才:礼物不在贵重 表达一片心意就行了
大嘴:那成,我给她做一碗长寿面
秀才:里面藏着一根碧绿的簪花
大嘴:不,里面藏点碧绿的葱花,要不给她加点鲜艳的雪菜
众人:也行,也行
秀才:哎,帮帮忙啊,这是她二十二岁的生日啊, <激动拍磨>
掌柜:哎呀,你不要着急嘛,你想给她她惊喜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你前半部那些恶作剧,什么当驴呀做马的,显得我们很暴力, <耸肩>
老白:就是呢,再说我们也没有那么坏
大嘴:这不成给你背黑锅了
小贝:就是,尤其是我,所有的青少年朋友,觉着莫小贝是个坏孩子
秀才:不是有个温馨的结局吗
掌柜:好秀才,你自己温馨去了,不要把我们也扯进来嘛
众人:是,自己温呗,自己温
<秀才走到众人前>
秀才:哎,她是不是你的伙计, <掌柜低头> 她是不是我们大家的好姐妹, <老白,大嘴,小贝低头> 那怎么她连份二十二岁的生日礼物都得不到呢
小贝:可我也没得到啊
掌柜:等你长大了啊
老白,大嘴:哼哼
掌柜:好好好,我这就准备礼物去
老白:先等会儿,那我俩咋办呀,我这个月工钱都花的差不多了
大嘴:是啊,要不你先给我预支点儿
掌柜:缺钱是吧
老白,大嘴:嗯 对对对
掌柜:自己想办法呀 <起身走>
老白:这什么人呀这是
<小郭拿一篮玉米后门进>
秀才:缺钱不要紧,我可以借给你们嘛,不要利息的
小郭:啊,我也借,我也借 <拉秀才手,秀才转身>
秀才:谁都能借,就是不能借给你 <转过小郭身边>
小郭:为什么
秀才:我是你什么人啊, 我跟你啥关系啊,我把钱借给你,你拿什么还给我呢
小郭:<左顾右盼> 我, 切,没劲透了你, <转身进厨房>
秀才:瞧见没,就这意思,先惹急,再惊喜
老白:她是惊喜了,我俩能落下啥呀
大嘴:嗯
秀才:感激呗
老白:切
大嘴:哼
秀才:还有五十文谢礼
<老白,大嘴合掌>
老白,大嘴:就这么定了
<秀才抱拳>
【晚,女寝,小郭整被褥,小贝进】

小郭:快洗脸,你怎么才回来啊
小贝:帮我嫂子选礼物来着
小郭:礼物
小贝:嗯
小郭:给谁的
<小贝拿毛巾洗脸>
小贝:不能说否则秀才会杀了我
小郭:你嫂子送礼,跟他有什么关系啊
小贝:我们每个人都得送
小郭:除了你
<小贝跳上床>
小郭:喂喂喂,这又是什么说法啊
小贝:这你甭管,到时候你就等着收礼吧,<掩口>
小郭:啊, 他们要给我送礼啊
小贝:我不知道
小郭:你悄悄告诉我,我绝不说出去
小贝:得了吧,就你那张嘴 <转身跳下床>
小郭:我发誓 <举右手> 我要是说出去就满脸起小痘
小贝:<摇头> 不够狠 <倒茶>
小郭:那你说
小贝:你要说出去啊,就在脚心里起小痘,越痒越挠,越挠越痒
小郭;这这这也太毒了吧
小贝:那那我不说了
小郭:行行行,我答应你还不行吗,唉,他们为什么要给我送礼呀
小贝:<喝水> 因为啊, <张望四周> 你等一下啊, <关门> 因为,他们想把你逗开心了,再拿你换头驴
小郭:啥
小贝:<上床与小郭并坐> 他们嫌你吃得多,干得少,这个懒不说吧,脾气还不好,所以还不如换头驴呢
小郭:驴脾气就比我好了, <小贝暗笑> 欺人太甚
小贝:这跟我没关系啊,都是秀才的主意
小郭:我就知道
小贝:你别怕别怕,我永远支持你
小郭:你怎么支持我呀
小贝:等驴来了,我天天骑它上学啊
小郭: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呀
小贝;等我把它骑腻味了,再把你换回来, <小郭瞪视> 我这都是为了你好
小郭:<咬牙> 我谢谢你了
小贝:不客气不客气,我相信你一定比驴更出色
小郭:我,我还是趁早逃了吧,我
小贝:你往哪逃啊,你前脚逃,他们就后脚跟你家讨债去,讨完债,再把你这点破事儿添点油加点醋,往江湖那么一传,以后你还混不混了
小郭:那那我该怎么办嘛
小贝:一个字,忍
小郭:那我要是忍不住呢
小贝:这不还有我呢嘛,有我在,我看谁还敢照死里欺负你
小郭:为了你这份情谊,我送你四个字,高风亮节
小贝:为了你的前途,我也送你四个字,低眉顺眼
<互相拍手勉励>
小贝:疼,疼

【日,大堂,食客n名,大嘴,秀才站桌边,老白下楼】

秀才:有没发现屋里干净多了
老白:不仅干净,而且整洁,最可怕的是空气当中弥漫着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谁干的
大嘴,秀才:郭女侠
秀才:今儿早上她一起来就开始收拾,忙里忙外,擦这个擦那个,连口水都没顾上喝
大嘴:最后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我劝她稍微歇会儿,你猜她说啥
老白:说啥
秀才:等我打完了蜡再说啦
老白:打蜡,往哪打蜡
秀才:你说她想干啥呀
老白:根据我的经验, <坐> 一个女人,尤其像她这种又懒又笨的女人,突然间变勤快了只有两种可能 <竖两指> 第一,她的心上人要来了
秀才:那二呢
老白:她的心上人已经来了
秀才:<摆手> 不可能,我一大早就在门口坐着,除了食客,没人进来
大嘴:嗯
老白:那就是第一种情况,不信你瞧着,大嘴,给我下碗面条去
<两人离开,进厨房>
大嘴:肚子饿啦
老白:嗯
秀才:心上人,不是我吗
<门口佟石头进>
秀才:老白,出来接客拉
石头:不用,不用,我是来找人的
<秀才上下打量>
秀才:你找的人不在
石头:哎呀,老兄,你知道我找谁吗,不在
秀才:我不管找谁,通通不在,出去出去出去
<推佟石头>
石头:唉唉唉 <肘推秀才,秀才倒向茶摊>
秀才:来人呐,有人行凶啊
<掌柜出房,跑下楼>
掌柜:这还了了,展堂,石头
石头:姐
<姐弟拥抱>
掌柜:你咋来了呀
石头:我给你送嫁妆来了
掌柜:一路上顺利吗
石头:顺利
掌柜:你渴不渴
石头:不渴
掌柜:饿不饿
石头:不饿
掌柜:不饿,那走,先楼上坐
<二人上楼>
石头:姐,好长时间不见你了,可想死我了
<老白拿棍,出厨房>
老白:人呢,打你的人呢
<秀才爬进客栈,手指楼上>
秀才:上楼了
<老白转身,走>
秀才:你别管了,误会误会
老白:去哪儿了




【掌柜房】

掌柜:我的神呀,咋还穿上官靴了
石头:咋样,这是咱爹帮我在六扇门要的,说是穿上能防贼
掌柜:防啥贼吗,你那么愣的,谁还敢欺负你
石头:姐,我姐夫呢
<老白推门进>
老白:好小子,你躲这儿来了你
掌柜:你干啥呢
老白:你不用管了,秀才让他给打了
石头:是他先推我的
老白:别人推我信,秀才推你,啊 <见石头官靴,丢棍,湘玉接> 那我就更信了,这位是六扇门的前辈吧,快请坐,快请坐,刚才多有冒犯,见谅见谅啊
石头:你这啥意思嘛
老白:没意思,您在这坐着,我下去招呼去了
石头:姐,这个愣瓜是谁嘛
老白:姐
掌柜:这是我弟,佟石头,这是白展堂,你姐夫
石头:哦,我姐夫
老白,石头:幸会幸会
石头:姐,咋嫁给这种人了 <老白,石头互哼,握手,石头叫> 哎呀,这手劲挺大的啊
老白:还可以
石头:大有啥用嘛,咱出去较量一下
老白:好啊,楼下见
掌柜:展堂,你别去
老白:你别管,你别管
掌柜:他的虎爪拳是家传的,名声恶得很
<二人楼下激斗,湘玉收拾石头行李,石头被点>
大嘴:人家练过就是练过,你看这爪子,让人挠着就是一死
秀才:还有这马步,什么叫做稳如磐石
小郭:什么叫做龙形虎步
掌柜: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
秀才:还不干活去
众人:去
<小郭走>
秀才:小郭啊,我也没有别的意思你别往心里去 <追>
老白:这孩子功夫不错, <指石头> 就是速度慢了点儿
掌柜:哎呀,你就不要再说风凉话了,不好意思,吃饭吃饭,赶紧给他解穴吧
老白:我给他解了他挠我怎么办呀
掌柜:不会的,石头讲理的很,快快快
老白:听你姐话啊,葵花解穴手
石头:这局不算,再来一局,看招吧 <出虎爪>
老白:<纵身一跃> 点,你说这倒霉孩子,还说不听了,我告诉你啊,你再来劲儿,我真不客气了啊,葵花解穴手
石头:哎呀,我跟你 <望掌柜> 还是讲和吧,姐夫 <握手>
掌柜:这回知道厉害了吧
石头:厉害厉害
老白:大小也是你姐夫
<三人坐>
石头:姐夫,你功夫这么厉害的,为啥不跟我爹一块儿干镖局呢
老白:我就算了吧,我年龄大了,干不动啦 <摆手>
大嘴:我年轻,而且特别踏实肯干
掌柜:你的武功咋样嘛
老白:就是
大嘴:咱先不提武功啊,咱走镖的讲究是个机灵劲儿 <拉石头>
老白:干啥呀
大嘴:切磋,切磋一下
石头:好好切磋
大嘴:咱走镖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拉石头到后院>

【后院磨旁】

大嘴:正所谓兵不厌诈,在这种情况下,我个人认为应该装死,为啥要装死呢
石头:打住打住,老实说,你就跟我说一下,我姐夫到底是个啥样的人 <吃花生米>
大嘴:他呀,特别热心,特别仗义
石头:真的,哎呀,你甭说好听的,我就听缺点,不许藏着掖着
大嘴:真的 <张望> 他这人就特别胆小,那家伙有点风吹草动他第一个跑
石头:还有呢
大嘴:特别贪图享受,有点儿好吃好喝啥的,他第一个上
石头:还有呢
大嘴:这些还嫌不够你还想干啥呀
石头:<笑>, 不想干啥,我就是想了解一下, <回大堂>
小郭:<提桶出厨房> 不擦不知道,一擦吓一跳,大嘴你看,这么脏, <秀抹布> 这样的厨房你也能进得去
大嘴:那啥,咱再聊聊那个走镖的事儿 <回大堂>
小郭:什么人哪这是, <打水>
<秀才出大堂>
秀才:干活呢,累不累, <小郭提桶压秀才脚,秀才退后坐磨旁,捂脚> 脚,疼疼
小郭:这就疼了,那你以后要小心一点儿,下回就没那么舒服了, <回厨房>
秀才:我招你惹你了我, <捂脚>

【晚,大堂吃饭,小郭,大嘴上菜】

小郭:菜齐了,菜齐了,快吃快吃啊, <坐>
掌柜:小郭,谁允许你上桌吃饭的
小郭:我
老白:你什么你,赶紧下去,找点呢
小郭:<望众人,手指秀才>你等着, <回后院>
秀才:我去看看她,小郭, <骑马状>
老白:<夹菜> 来,石头
石头:哎,姐,这个女的她犯啥错误了
掌柜:啥错都没犯呀,这是我这儿的规矩,快吃饭
老白:来,吃饭
大嘴,你尝尝我做的牛肉,特意给你做的, <夹菜给石头>
掌柜:多吃点儿啊
石头:<还大嘴> 你自己吃吧
掌柜:你啥意思嘛
石头:没有啥意思,你自己看嘛,这啥菜嘛,跟咱家的饭一比差远了
掌柜:家里的饭好,这儿的饭香,快吃吧
<老白夹菜>
石头:我就没看出来, <挡> 家里的饭再差,那也是四个厨子来回挑的
老白:你家有四个厨子
石头:嗯,川鲁淮粤,四大名厨,都在我家
老白:不太可能吧
大嘴:川鲁淮粤,四大名厨,黄鹤楼你知道不
石头:知道
大嘴:有眼不识泰山, <摔筷,回厨房>
石头:姐,他说黄鹤楼干啥呢
掌柜:他在黄鹤楼洗过碗
石头:噢
老白:来来来,吃饭
石头:哎呀,我不吃了,姐夫,我跟你说,就我家那个七十年的女儿红两大窖,你要是想喝,跟我一块回汉中,包你喝个够,每天都喝,喝死为止
老白:还是算了吧,我这人不爱出远门
石头:那就不出门,在家里呆着,你要是呆腻了,就上山打猎,我给你派十个保镖
老白:哎,这话我咋听着那么耳熟呢
掌柜:<放筷> 石头,你想干啥嘛
石头:姐,你看你咋急了呢,表示一下对姐夫的好感,有错吗
老白:没错儿,这样吧你们姐俩吃着,我铺床睡觉了
石头:睡觉,姐夫,你就睡这儿
掌柜:啊,怎么了
石头:你跟我姐不睡一屋啊
掌柜:睡一个屋,睡一个屋,你先上楼等我啊, <拉扯老白> 乖, <推老白上楼> 我过会儿就来了
<推老白上楼>
掌柜:他这个人呀记性不太好,老爱忘事,你吃不吃
石头:不吃了
【掌柜房间,老白坐,掌柜拿被褥】

掌柜:展堂,委屈你了,啊
老白:没事儿,你弟嘛, <倒茶> 他啥时候走啊
掌柜:<坐地,铺床> 啥意思嘛,人家刚来你就让人家走,你是不是不喜欢他呀
老白:那不是,就是我觉得你弟有点像暴发户子弟
掌柜:呀,他以前也不这样,估计是叫我娘给惯坏了
老白:那人家小郭也是娇生惯养,你看人干起活来一点都不含糊,哪像你弟呀,动不动还挑食
<石头敲门>
老白,掌柜:谁呀
石头:睡了吗
老白:<与掌柜同坐> 睡了
石头:胡说呢,刚才还听你说话呢
掌柜:那是夫妻夜话
老白:私房话
石头:夫妻夜话,那我要听,我进去了啊,<推门>
老白:我们都脱啦
掌柜:一丝不挂
<两人对望,羞>
石头:哦,还是汉中凉快呀,睡觉从来不脱衣服
掌柜:那你就早点睡吧
老白:睡吧
石头:那你们睡着了吗
老白:睡着了
掌柜:睡着了
石头:睡着还说话呢
老白,掌柜:梦话
石头:哎呀,还是汉中的床睡得香啊,睡觉从来就不说梦话,<离开>
掌柜:啥意思嘛

【翌日,早,鸡叫,老白睡地,石头进房】

石头:哟,<老白惊醒> 姐夫,你咋睡地上呢
老白:你咋进来的
石头:门开着<我就进来了
掌柜:<端水进> 呀 ,你咋进来了,赶紧出去,<拉石头>
石头:姐姐姐,你看你看,让姐夫睡地上,我告诉爹,你虐待姐夫
老白:别别别,<起身,拉石头> 石头,这是我自愿的,自愿的
石头:自愿的,为啥
老白:我得练武功啊
石头:练武功,练啥功呢
老白:蛤蟆功,<贴地,蛤蟆状> 我得贴在地上,吸天地之灵气,取日月之精华,呱呱,是吧,湘玉
掌柜:对啊,天天练
石头:天天练,我的神啊,那你俩不想要孩子啦
<老白,掌柜惊>
掌柜:这是我俩的事儿你不要管.出去 <推石头>
石头:不管不管,我回去告诉爹
掌柜:哎哎哎,<拉石头>
老白:石头,都是自己人,有话好好说
<掌柜坐,与老白牵手,恩爱状>
石头:有啥好说的,两口子的事情外人管不着,不知道我爹会不会这么想
掌柜:<放手> 佟石头,到底想干啥就直说嘛
石头:我就是想让姐夫回汉中帮我照看镖局
老白:那我回去照看镖局,你干啥呀
石头:我要单枪匹马,闯荡江湖, <手叉腰,竖两指>
<老白,掌柜对望>

【夜,掌柜房间,老白推门进】

掌柜:<来回踱步> 你可算回来了,劝得咋样了
<两人坐>
老白:小意思,给我倒点水去,劝了一下午,换了别人嗓子都哑了
掌柜:<倒茶> 辛苦你了
老白:不辛苦,只要能把石头劝回去就行, <喝>
掌柜:你是咋劝的
老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用我的真心温暖他的手心,<左手握掌柜手,右手捂胸口>
掌柜:<甩开> 说正经的,咋劝的嘛
老白:咋劝的你就甭管了,总之这事儿摆平了
掌柜:哟,那他的决心也不是很大嘛
老白:你以为呢,石头看着像个样儿,其实就是一个小屁孩儿
<石头敲门>
老白:谁呀
石头:我,你俩睡了吗
老白:睡啦,睡啦,赶紧上床,<拉掌柜上床>
石头:我有要紧的事,我推门进去了啊 <推门>
<掌柜,老白盖被>
老白:进来吧
石头:进来了,这就对了,早点儿生娃,早点儿回家
掌柜:<激动> 回家, <老白摁住> 你啥意思嘛
老白:他想早点要个娃,然后带着娃和你回汉中,到那个时候就可以放我出来闯荡江湖了
掌柜:白展堂,你就是这么劝他的
老白:这主意不挺好吗,<大声> 再说了,你那么大岁数了,不早点生娃你等着改嫁呀, <对石头傻笑>
掌柜:要生娃你自己要去
石头:哎,姐,你不同意啊
掌柜:我不是不同意
石头:不同意也不要勉强嘛,我正想早点开闯呢
掌柜:<掀被> 你哪也不许去
石头:<走近床前> 嗯,姐,你俩睡觉咋不脱衣服呢
老白:汉中不都这样吗,我俩先习惯习惯
掌柜:不用习惯了,我们哪儿也不去,就在这呆着,你赶紧给我回汉中,再敢胡闹,我就
石头:告诉爹
掌柜:对
石头:在出来之前,我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不混出个样子来,我绝不回去见他
掌柜:<起身,拉石头> 石头,你现在已经挺像样的了
<两人坐下>
石头:像啥样子嘛,那是表面现象,你不知道背后有人说我啥
掌柜:说你啥嘛
石头:哎呀,这娃命真好,生下来啥都有了,我要是有这么好的爹呀,不知道出息成啥样子了,你听听
掌柜:你听不出来,人家是在嚼舌头
石头:无风不起浪,啊,我要是真的有出息的话,谁会这么说我呢
掌柜:你要是真那么想闯,姐全力支持你
石头:还是姐对我好,那我走啦
掌柜:等等,你先在我这住几天,先体验一下江湖的感觉
石头:你这儿能体验个啥嘛
掌柜:我这儿,三教九流,龙蛇混杂,江湖上有的,我这儿全部有
石头:<搓手> 真的,那我回去先睡了,你跟姐夫也快睡吧 <起身走>
掌柜:<到床边> 起来,起来, <老白醒> 还真在我这儿睡了 <开柜拿被>
老白:这事儿咋解决的
掌柜:他不是觉得江湖很好玩吗,那我就给他找个反面的典型

【早,店门口,石头踱步】

老白:<进大堂> 掌柜的,来了
<掌柜坐着,拍手,帐台后大嘴,秀才上前,掌柜摇扇,小郭提桶进大堂,擦汗>
掌柜:郭芙蓉,你告诉我,当初闯荡江湖是为了啥
<石头回头>
小郭:<放桶> 闯荡江湖
老白:哼,那为什么闯了一半就不闯了呢
小郭:你说呢,等我把债都还清了,咱们江湖再见,<抱拳>
掌柜:<笑,举起两指> 那已经是二十年以后的事情了
小郭:无所谓啊,我有的是时间
秀才:你以前有个绰号叫芙蓉女侠,对不对
小郭:你什么意思啊
老白;他的意思是,建议你改一个绰号,叫芙蓉大妈
<众人大笑>
小郭:笑吧,随便笑,以后有你们哭的时候
掌柜:<靠老白身上> 我现在就想哭,眼睁睁地看着一代女侠变成一代大妈,还一点办法都没有,<与老白握手,老白抱> 这种感觉实在太悲凉了
老白:苍天啊,你就开开眼,给她一个机会吧
秀才:让这只迷途的羔羊,重新找到人生的方向
大嘴:来吧,羔羊,我厨房的大门随时向你敞开着,要烤要炸,大家说话啊
老白:最好是烤,多放点孜然
<众人大笑>
小郭:你们说够了没有
老白:哟,长能耐了是不是
大嘴:还敢呲牙是吧
秀才:还敢撂蹶子了是不是,<众人望秀才> 我忘了驴不会撂蹶子
<众人大笑>
掌柜:那就打到她学会为止
<老白抽鞭状,芙蓉躲,石头护芙蓉>
石头:哎哎哎,姐夫,姐,你们这是干啥呢
掌柜:你不管啊,玉不琢不成器,棍棒底下出孝女
芙蓉:我忍无可忍啦
秀才:老白,点她
老白:葵花~~
小郭:<哭> 你们欺负人
掌柜:别哭了
老白,大嘴,秀才:江湖不相信眼泪
<小郭跑回女寝>
石头:你看你这事干啥的嘛
老白,大嘴,秀才:这是她自找的
老白:你看见了吗,这就是乱闯江湖的下场
石头:姐,你咋也变啦
老白:这跟你姐没关系,是你根本就没弄明白,这就是江湖的本来面目
石头:江湖

【女寝,小贝练字,小郭进,关门,趴炕上,哭】

小贝:小郭姐姐,你没事儿吧
小郭:没事儿,哭一会儿就好
小贝:<倒茶> 他们欺负你了
小郭:我一定会杀了他,我一定会杀了他
小贝:杀谁呀
小郭:吕秀才
小贝:我劝你还是忍着点儿吧,这只是一个开始喔
小郭:他们还想怎么样
小贝:太凶残了,我都不忍心说
小郭:没事,小贝,你说吧,<抹泪> 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小贝拉小郭耳朵> 这不是驴耳朵
<小贝在小郭耳旁附语>
小郭:什么
小贝:<摆手> 别说是我说的啊
小郭:可是滥用私刑是犯法的呀
小贝:对我用,就算是犯法,对你用,就不算
小郭:为什么呀
小贝:谁让你欠人家钱啦
小郭:钱钱钱,又是钱,为了这么点钱,你们至于吗,<收拾东西>
小贝:你,你这是要干什么呀
小郭:必须得走了
小贝:你去哪儿呀
小郭:回家,这样的日子我一天也呆不下去了
小贝:我劝你还是忍着点儿吧,再忍一天就没事儿啦
小郭:你怎么知道
小贝:我我,我不能说
小郭:不能说就别说了,咱们后会有期
小贝:他们想给你一个生日惊喜
小郭:谢谢了,<惊住> 你说什么
小贝:<拽小郭耳朵> 你过来
小郭:这不是驴耳朵]
<小贝附语>
【大堂,掌柜拿行李,送石头下楼】

掌柜:啥都不要想了啊,回了家就帮咱爹照看好镖局啊
石头:行,我知道了,姐,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太操心了
老白:放心吧,有我呢
<小郭出大堂,大笑,叉腰>
小郭:本女侠刚才忽然间明白一个道理
老白:什么道理
小郭:闯荡江湖,什么都能丢,就是骨气不能丢,你们想糟践我的只管来吧
<老白,大嘴,秀才围住掌柜>
掌柜:拿鞭子过来
<小郭掏出鞭子,献上,掌柜接住>
小郭:你只管抽,只要给我留口气儿就行
掌柜:<抽桌子> 我可真抽了啊, <再抽> 你可不要怕疼喔
小郭:我但凡要皱一下眉头,就不是芙蓉女侠
石头:说得好,<上前声援,握小郭手> 郭女侠,谢谢
小郭:谢什么
石头:你的一番话,也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
小郭:什么道理
石头:要想闯荡江湖,就不能怕吃苦,只要留口真气在,
小郭:哪怕桑田与沧海
掌柜:<推开小郭> 不要听她胡说呀
石头:哎呀,说得好 <跪下,抱拳> 来吧
小郭<接着跪下,抱拳> 打吧
掌柜:你们俩想干啥嘛
石头:我就跟她一起挨打
掌柜:<丢鞭> 你气死我算了
<上楼,大嘴,老白,秀才跟上>
老白:掌柜的,掌柜的,别生气,别生气
小郭,石头:<击掌>耶, 我们赢啦
小郭:不,这只是短暂的胜利,真正的曙光还在很远的前方
<二人坐下,小郭倒茶>
石头:你啥意思啊
小郭:再累再苦,只当自己是二百五
石头:<放下行李> 再难再险,就当自己是二皮脸
石头,小郭:<合掌> 与君共勉 <互打,石头投降>

【掌柜房间,掌柜,小贝坐床边,小贝给掌柜捶腿,老白站左,大嘴,秀才站右】

秀才:你们说,小郭是不是疯了
大嘴:你说前后才半个时辰,咋变化这么快呢
<小贝低头>
老白:这里边一定有猫腻,<暗指小贝>
<掌柜抬小贝头>
小贝:你们别看我呀,我可啥都没说啊
老白:发个毒誓先
小贝:<举右手> 我发誓,我要是说了,就让我满脸长小痘痘
老白,大嘴,秀才:脚心
小贝:我确实说来着,可是,是她严刑逼供的嘛
掌柜:怪不得,我就说她咋忽然这么有骨气了
秀才:她本来就有骨气,活活让咱们给磨没了
<掌柜叹气>
大嘴:掌柜的,你寻思啥呢
掌柜:没有啥,你们说,她在咱这儿呆这几个月,对她来说,是好是坏啊
老白:有好有坏吧,好的一面呢,是知道了民间疾苦
掌柜:那坏的一面呐
老白:就像刚才秀才说的,她的勇气和冲劲,已经被咱活活给磨没了
<众人沉思>

【大堂,石头拿出银子】

小郭:你这是干嘛呀
石头:赎你呀,拿着吧
小郭:<一把拿住> 这怎么好意思呢,回家就还你
石头:哎,不用不用,就当是我交的学费
小郭:学费
石头:不就是那个, <拍桌子,绕过小郭,坐掌柜椅> 再累,再苦那个嘛
小郭:你已经是个很出色的二百五了
石头:哎呀,你也是个很出色的二皮脸
小郭,石头:与君共勉
<合掌,迟疑,掌柜等人下楼,掌柜抢小郭银子,丢回>
掌柜:石头,你这是干啥
石头:<拍桌,起身> 行侠仗义
小郭:<拍桌,起身> 劫富济贫,这两个差不多就那意思
老白:嗯,就那意思,劫他爹的富,济你的贫嘛
石头:哎,姐夫,这啥意思啊
掌柜:他说错了吗,拿家里的钱出来行侠仗义,她是应该感谢你,还是感谢咱爹
小郭:<竖二指> 两个都谢
<石头低头思考,拿银子,走>
小郭:哎,你干嘛啊
石头:行侠仗义绝不能把家里也扯进来,<跑出门>
小郭:你去哪啊
石头:你等着,我一定赚够钱回来救你, <离开>
小郭:那你早去早回啊,我等着你, <摆手,转身望众人,拿抹布离开>

【夜,男寝,秀才坐书桌前拿簪,大嘴坐炕上捧碗吃花生米】

秀才:明天就是她的生日了,这簪子是我娘留给儿媳妇的,我不知道该不该送给她,<望大嘴,大嘴吃花生米中,秀才鼠叫> 又吃独食呢
大嘴:要送你就送呗,你还怕她不要啊
秀才:如果是我送的,她肯定不戴,我怎么那么倒霉呀
大嘴:<起身,坐书桌边> 你咋又倒霉了
秀才:我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错的,你看啊,他救他,那就是行侠仗义,我救她,那是图谋不轨
大嘴:那就说明你俩不是一路人
秀才:是啊,他们俩是什么人呐,江湖儿女,快意恩仇,我跟他们比,我算什么呀,<叹气>
大嘴:你咋这样呢,这都这么长时间了,你这醋劲儿咋还没消呢
秀才:我做不到想不想就不想了,我没你那么头脑简单,<大嘴哼,瞪秀才> 我说的是单纯
大嘴:我跟你说你就是读书读太多了,<指秀才头> 把你脑子都读傻了
秀才:你不傻,那你告诉我,应该怎么做
大嘴:<放碗,招手,回炕上> 过来 <秀才跟上,坐下> 像个爷们儿,起来起来
秀才:干嘛
大嘴:拿着你的簪子,敲她门,你跟她说你还喜欢她
秀才:<坐> 那怎么可能呢,她那么恨我
大嘴:要不说你不像个爷们儿
秀才:谁不像爷们儿了
大嘴:那你就去
秀才:去就去,<出门,转身回来,关门>
大嘴:欢迎回来,吕大小姐
秀才:<竖中指> 嘘,佟掌柜她弟弟在院子里呢
<大嘴起身,窥视>
【院子,石头打水,小郭拿灯,出女寝】

小郭:哎,你回来啦
石头:回来了
小郭:银子呢
石头:<抹脸> 银子,不提了,没赚上,现在世道乱得很,到处不招人,逼得我在集市上扛了一下午的大包,<指肩膀> 疼死我了,我才赚了十文银子
小郭:那你还回来干什么嘛
石头:我救你呀,赶紧收拾一下东西,趁着天黑,赶紧走,离开这地方
小郭:<四处张望> 这不太合适吧
石头:咋不合适了,不就是几十两银子吗,等你回了家把钱送回来不就完了嘛
小郭:行行行,你等我一会儿,回去收拾一下东西啊
石头:哎哎哎,我在门口等你啊
<小郭回屋,石头出门,大嘴,秀才男寝门口张望,找掌柜>

【客栈门口,芙蓉背行李出】

石头:你咋这么慢呢,快快快
小郭:我怎么觉得像做贼呢
石头:做贼就做贼吧,出了这条街,咱就可以正大光明的闯荡江湖了,快走,哎呀,你还想啥呢,快点儿
小郭:我觉得有点儿不太对劲儿
石头:有啥不对的,我看挺好的
小郭:那时因为你没欠钱
石头:就那点银子
小郭:这不是钱的问题,这是信誉问题
石头:哎呀,信誉能当钱花呀
小郭:我问你,你为什么要闯荡江湖
石头:那你为啥
小郭:我的初衷跟你一样,就是为了离开那个有影响力的爹,自己闯出点名堂来,可是,可是在这呆了几个月以后,似乎有点变了, <留恋一圈>
石头:啥变了
小郭:哎呀,我跟你也说不清楚
石头:哎呀,那到路上再说吧,快点儿快点儿,<拉小郭>
小郭:不行,不能就这么走了,<甩开石头> 这样是不负责任的你明白吗
石头:你看,你都苦成啥了,还说啥责任呢
小郭:我苦不苦,我自己才知道,这几个月来,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为什么这的环境这么苦,可我却越来越习惯了呢,我一直想都没有想出答案,直到刚才林走的那一刻,<坐客栈门口> 我才恍惚知道,原来我的内心是很快乐很充实的
石头:<抄手> 每天干那么多的活儿,你能不充实吗
小郭:这跟干活没关系,我想说的是,因为我信守诺言,履行职责,所以我才快乐
石头:行了,不敢逃就说不敢逃吧,你的胆气,全让他们磨没有了,<指客栈>
小郭:错了,我不敢逃,不是因为我胆怯,是因为我已经有足够的勇气和决心,去面对我自己的过错
<众人鼓掌,出客栈,小郭惊,躲开>
小郭:你们
掌柜:你刚才说的,我们都已经听到了
老白:小郭,你这份胆气,我佩服
小郭:认识你这么久以来,说的第一句人话
秀才:<望手表状> 哎呀,子时已经到啦,预备起
众人:Happy Birthday to you,Happy Birthday to you,Happy Birthday to 小郭,祝你生日快乐
小郭:<笑中有泪> 谢谢大家,礼物呢
掌柜:还没有来得及准备,<秀才欲说,挡> 不过我已经想好了一个礼物现在就可以送给你
小郭:什么
掌柜:自由,<众人互望> 从现在起,咱俩的帐一笔勾销,你可以回家了
秀才:啊
小郭:<抹眼泪> 掌柜的
掌柜:<笑中有泪> 不用谢我,这个生日的惊喜,还是秀才提出来的,<推秀才上前>
秀才:我怎么那么 <小郭拥抱秀才,哭> 幸运呐

【早,同福客栈门口,掌柜送石头,老白,小贝站身后】

石头:姐,你不用送我了,我到家以后给你写信
掌柜:你真的不想再闯荡江湖了吧
石头:不是不想了,只是不到时候,很多事情没有想明白,等我想明白了,一定会给你,给爹,给我自己一个满意的交待
掌柜:我等着你的交待,<拍石头>
石头:好,那我走了啊
掌柜:路上小心点啊
石头:我知道了
老白,小贝:慢点儿走啊
掌柜:再见啊 小心啊
<秀才,大嘴送小郭,出客栈,小郭拿行李,佩剑>
老白:郭儿啊,一路上小心啊,别让人贩子给卖了
小郭:哇噻,大哥能不能说点好听的
小贝:小郭姐姐,你别忘了给我寄点糖葫芦吃
小郭:<捏小贝下巴> 好的
大嘴:千万别忘了给我写信啊
小郭:你又不认识字,写什么信
大嘴:我不认识字你给我画
小郭:好好好
掌柜:路上小心啊
小郭:好的好的,你们回吧,大家保重,<握剑抱拳>
秀才:等等,这个你拿着,<给簪子>
小郭:这个
大嘴:这是他妈留给儿媳妇的
<小郭插簪,秀给大家>
小郭:好看吗
秀才:好看
<小郭,众人附秀才耳>
小郭:我会想你的
<众人笑>
掌柜:知道了
小郭:<笑> 好啦好啦,我走了啦

背景音乐起: <think of me-莎拉布睐曼>

<众人送,秀才留原地>
众人:再见啊,再见啊,到家来个信啊
<小郭一回头,摆手说再见>
众人:再见
<小郭二回头,摆手说再见>
小贝:小郭姐姐再见
<小郭三回头>
小郭:回吧回吧回吧

【回放小郭经典片断】

秀才:我会想你的,每一天

【本回完】

下回书
痴秀才思念郭芙蓉 醋湘玉刁难祝无双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