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三十三回 西域客欲擒关中侠 涉奇险盗圣救人质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三十三回 西域客欲擒关中侠 涉奇险盗圣救人质【文字剧本】

第三十三回 西域客欲擒关中侠 涉奇险盗圣救人质

本集编剧----宁财神
参加演出(按出场序):
祝无双----倪虹洁
佟湘玉----闫妮
白展堂----沙溢
燕小六----肖剑
邢育森----范明
友情出演:
少年无双----张茜
少年姬无命----李明辉
少年姬无病----许翔宇
少年白展堂----李景琛
姬无命----王磊
[后院 日 无人]
(无双笑着从大堂进来,掌柜的紧跟其后)
佟湘玉:(追无双)无双,你听我说,展堂没有那个意思,(一路跟到女寝),他不是想娶你,他那是
了吐,吃了吐你明白吗?(门被无双关上)
(门开,无双着嫁衣,镜头从下往上摇)
祝无双:(笑着)嫁衣添彩,(就像广告)一穿就亮
(门外掌柜的惊讶中,无双低头笑从屋里出来,掌柜的机械地跟着他,无双转圈儿,陶醉中)
佟湘玉:(抓住她)你要干啥?
祝无双: 出嫁啊(双手握住掌柜的手)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吗?
佟湘玉: 额咋能知道呢
祝无双: 四千三百九十三天,(看着掌柜的)也就是十二年零十三天
佟湘玉:(躲)不要放电咧,(冷脸,抽手)记的够清楚的啊
祝无双: 岂止是清楚,简直就是历历--在--目(闪回)
[白色背景 祝无双、姬无命、姬无病、白展堂]
(少年无双花旦打扮持糖人上,少年姬无病姬无命武丑装扮跟上)
姬无命: 慢着!交出糖人,饶你不死
祝无双: 不可以,这是我爹从新东安带回来的
姬无命: 那休怪小爷手下无情了(欲动手)
白展堂:(武生)呔,手下留人!(跳上前)
姬无命: 来者何人?
白展堂: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苹果派,白玉汤!
姬无命: 什么派,什么汤?
姬无病: 苹果派,来自麦当劳;白玉汤,出自刘先生的单口相声
姬无命: 相声?没听说过!(上前欲打)
白展堂: 葵花点穴手!(点了两人,向无双)姑娘保重,后会有期
祝无双: 等一下,这个(糖人)送给你
(老白,不对,是小白,接了糖人笑着便走,无双跟着)
[后院 日 无双掌柜的]
祝无双:(倚在磨盘上)从那一刻起,我就暗自决定,这辈子当牛作马,非他-不-嫁
佟湘玉: 那你,还是再考虑考虑清楚啊,婚姻可是一辈子的事情,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啊
祝无双: 四千三百九十三天,有这么闹着玩儿的吗?
佟湘玉: 那他(W,走到无双旁边)要是不喜欢你呢?
祝无双:(笑,走到磨盘另一边)他要是不喜欢我,为什么要娶我呢?
佟湘玉: 他那是吃了吐
祝无双: 吃什么?
佟湘玉: 了吐
祝无双:了吐—是,什么水果以及点心?
佟湘玉: 跟你说不清楚,(向大堂,喊)白展堂!
白展堂:(应声)来了来了,(进来)来了,咋的啦?(看见无双的打扮)你又作啥妖呢?
佟湘玉:人家打算当场嫁给你
祝无双: 谁说的!要嫁也要等到明天,(低头,含羞)今天我还要开单身派对呢
白展堂: 你没跟她说那是吃了吐吗?
佟湘玉: 我说了,她听不懂
白展堂:(向无双)这样,我跟掌柜的给你演一遍,你就明白了,啊(两人站好)话杆儿
(两个话筒伸过来,白佟微笑.鞠躬)
佟湘玉:(夸张了京味儿的普通话)这种事儿啊,说了你也不懂
白展堂:(隐去了东北腔)我呀?这有什么不懂的?不就回头率吗?这有什么呀?
佟湘玉: 嘿,爱美是女孩子的天性,这你就不能理解了
白展堂: 我有什么不理解的?问题是这也忒难看了
佟湘玉: 难看怕什么呀?您又不想娶她
白展堂: 谁说我不娶她?(W)啊呸
佟湘玉:(向无双示范)啊呸
(话杆收起,两人向无双)
白展堂:这就是吃了吐(W)先肯定,然后再否定,就好比吃东西,先吃进去,忽然觉得味儿不对赶紧把它吐出来,明白了吧?
佟湘玉: 相声看过没有?相声里头经常用的,(夸张的京味普通话)甩包袱
祝无双: 呵呵呵呵
佟湘玉: 哎呀妈呀,包袱响了
白展堂: 响了
祝无双:(疑惑地)你要是不喜欢我,你为什么要救我啊?
白展堂: 你说我第一次看你啊?
祝无双: 啊,那天要不是你那句刀下留人,我哪能活到今天?
白展堂: 你误会了,我说的那个人儿是指手里的糖人儿
祝无双: 但你还是救了我啊?
白展堂: 你又误会了,其实当时的情况啊,是这样的……(闪回)
[白色背景 白展堂、祝无双、姬无命、姬无病]
(武生小白吃糖人走在前,花旦无双跟在其后)
白展堂:(停下,回身)你老跟着我干吗呀?
祝无双: 我,我以后能来找你玩儿吗?
白展堂: 没问题!一回生.二回熟.咱俩谁跟谁呀,有空常来玩儿
祝无双: 我现在就有空
白展堂: 我是说,等我有空
祝无双: 那你什么时候有空啊?
白展堂: 有空的时候自然就有空了(推无双)您慢走,不送了啊
(无双只得走,见无双走远,小白招呼姬无命姬无病,三人分吃糖人)
[后院 日 祝、白、佟]
祝无双:(震惊)你说—什么?
白展堂: 镇定,这都八百多年前的事儿了
祝无双: 十二年零十三天
佟湘玉:(向老白)你这个畜生
祝无双: 你凭什么骂我师兄?
佟湘玉: 我还是闪远些啊
祝无双: 师兄,你对我说实话,你对我有---
白展堂:(打断她)就是兄妹之情,无双,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亲妹妹,没别的
祝无双:(含泪)明白了(片刻)我先干活去了(踉跄走进大堂)
[大堂 日 食客若干]
(无双掀帘从后院进,哭着,低头走向门口,撞上了正要进来的小六)
祝无双: 啊—
燕小六:(捕头装)大胆!(把刀)走路没长眼睛?(老邢拉他)
(无双说不出话)
燕小六:你拉我干嘛?
邢育森: 撞上新娘那叫冲喜,你要折寿的
祝无双:(哭着,鞠躬不迭)对不起,对不起
邢育森: 不是长辈,被新人拜过了,你要横死街头啊
燕小六:(忙拦无双)你你,(反拜无双)你你不许拜了,直起腰来,直直起来
祝无双:(哭着)小女子无意冲撞两位官爷(倪虹洁念的是员---整理者按)实非故意,罪该万死(又鞠躬,燕邢忙反拜)
燕小六: 你哭嘛?谁欺负你了?谁?(拔刀)谁欺负你了?
邢育森: 有什么事儿,你跟我(小六看他)--和燕捕头说,我还就不信了啊(小六看他)--燕捕头更不信.有我们俩在,谁敢让你的眼泪陪你过夜?
燕小六: 谁敢不让你的脸梦里相对?
祝无双:(哭着)两位青天大老爷!为民女作主啊!(跪,拜)
(小六忙也跪下,与无双对着磕头,老邢坐台阶上)
燕小六:(拜)小姑奶奶,您饶了我吧
邢育森: 饶-饶-饶
祝无双:(哭)我一心一意只为他,可是他--(指后院,哽住)
燕小六: 他错了,大错特错,他错了,他错了
邢育森: 只要你一声令下我就把他逮起来(拔刀)
燕小六: 嗯,逮起来逮起来
(掌柜的和老白从后院进来)
佟湘玉: 干啥呢这是!?
(老邢小六忙过去)
邢育森: 哎呀,您可来了呀
燕小六: 她要把我们逼死啊!
祝无双:(跪在原地)无情无义的苍天,(哭)你为什么要捉弄有情有意的我,(哀哀欲绝)为什么?你为什么?
佟湘玉:(过去拉主无双的手,向众食客)慢慢吃啊,(拉她)起来起来
(无双哭着坐下)
白展堂: 都怪我,怪我不该图一时之快(把头趴在楼梯栏杆上)
燕/邢: 嗯?(对视)
燕小六:(斜肩,笑)嘿嘿嘿
邢育森: 老白呀,(笑指老白)嘿嘿
白展堂:(转身)嘿嘿啥呀,嘿嘿?我说的是口舌之快.(向无双)你赶紧把衣裳换了
(掌柜的倒茶)
祝无双:(还哭着)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听你的,(坚定)永远永远
白展堂: 那好,你永远永远别换衣裳,永远永远别听我的,啊
(掌柜的手势止老白)
祝无双: 你---
佟湘玉:(端茶给无双)来来来
祝无双:(向老白)好,(止泪)你有种(拍桌,起身,拭泪,快步走向后院)
佟湘玉:(向老白)招呼客人(笑向老邢小六)哎呦,小六(W)燕捕头,(倒茶)今天有空过来喝茶了啊
燕小六: 喝茶倒好了,(掌柜的递茶过来,老邢半路接了)我宣布---
邢育森:(拍桌子)出大事儿啦(W)燕捕头指示,我负责传达,(四处看)这儿人多,(喝茶)楼上说
[掌柜的房间 日 佟、燕、邢、白]
(掌柜的小六对坐,老白老邢分别站两人旁边)
佟湘玉: 姬无命,他不是死了嘛,额眼看着他死的
燕小六: 我说的是姬无病,姬无命的弟弟
(掌柜的看老白)
白展堂:(肯定是假话)看我干啥呀,不认识,听都没听说过这人
燕小六: 据可靠线报,姬无病这次从西域赶过来,专门儿是为了给他哥哥报仇的
佟湘玉: 报就报呗,他哥是自杀,找我们干啥?
燕小六: 话虽这么说,当初我们把姬无命的尸体往上面交的时候,在报告里边, (不好意思的笑)稍微说了点儿不太贴边儿的话
佟湘玉: 啥话?
燕小六: 为了让朝廷满意,让让百姓放心,我们把功劳,都归功于秀才
白展堂: 这确实是秀才干的呀
燕小六: 但他确实没用大慈大悲掌
白展堂: 啥玩意儿?
佟湘玉: 啥掌?
邢育森: 秀才与姬无病在西凉河畔相遇,(配合手势)苦战三百回合
燕小六: 最后用出了一招,(伸手)传说中的大慈大悲掌,将歹徒一举击毙
佟湘玉: 你们为啥要这么说?
燕小六: 不那么说,人家能让他当关中大侠吗?
白展堂: 那你们俩这不胡说八道呢吗?
邢育森: 孰是孰非,咱们不讨论了,现在的问题是,姬无病的目标,指定是秀才
燕小六:(手托腮,严肃地)所以---(小声)我想用秀才作诱饵,把姬无病给引出来,然后将他抓获
佟湘玉:(紧张)那秀才会不会有危险啊?
燕小六: 危险肯定会有,但是我们会把危险降到最低,低到忽略不计(笑)
邢育森: 这事儿必须瞒着秀才,否则他非吓死不可
佟湘玉: 不要小看我的秀才,当初小郭这么狠,不也扛住了?
燕小六:(倒茶)小郭,现在在家里可老实极了,听京城的刘捕头说,小郭,天天大不出二门不迈,在家里天天作女红
白展堂:(笑)真的假的?
邢育森:(喝茶)六扇门的兄弟人手一块呀,嗯(掏出一帕)看全是小郭绣的(笑)哈哈哈哈
佟湘玉:(接帕)呀,(笑)瞧瞧,(给众人瞧)这就是额训练出来的人才呀(老白点头)
[大堂 日 佟、燕、吕、白]
(秀才算帐,小六掌柜的下楼)
佟湘玉:(向小六,不经意地)哎小六,小郭那个事情啊
吕秀才:(马上跑过去)哎,芙妹怎么了?
(掌柜的不回答他,送小六走)
吕秀才: 哎,你们说呀,说呀说呀
燕小六: 挺好的,都会做女红(hong)了
吕秀才: 是女红(gong)
燕小六: 女红(hong)
吕秀才: 这个字儿在这儿念gong
燕小六:(不耐烦)就算等于工吧,怎么着?
吕秀才: 你咋个知道的?
燕小六: 我亲眼看见的,佟掌柜,老白都看见了,不信你问她们(往外走)
吕秀才:(兴奋地,四处找)芙妹,芙妹!芙妹!芙妹,芙妹!
佟湘玉:(拉住秀才)不要喊了,(按他坐下)她没有回来
吕秀才: 她没回来,你们见着的是鬼啊?
佟湘玉: 跟你说不清楚,(招手叫老白)老白你跟他说呀(下)
白展堂:(不知怎么说)我说……
吕秀才: 老白,啥都别说了,你告诉我,她在哪儿?
白展堂: 在京城,你激动啥呀
吕秀才:(失望)哎,是不是她让你这么说的?(W)她是不是不想见我呀?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白展堂: 是,她就不想见你,怎么着吧?这倒霉孩子(走开)
吕秀才:(蔫)唉--(向观众,耷拉着眼皮)我真的就这么令人讨厌吗?她见我一面她会死啊?(忽然下定决心,跑到门口,喊)郭芙蓉!有本事就别回来!(跺脚,快步回房)
[屋顶 夜 吕、白]
(两人之间放一小桌,有酒)
吕秀才: 我,吕轻侯三岁会千字,五岁背唐诗,七岁熟读四书五经,八岁精通诗词歌赋。(W)可我还是个百无一用的书生。我除了会说子曾经曰过这几句(倒酒)我还会说什么,啊?我还会什么?会什么?考举人七八年都考不中,做生意,把祖产都给赔了。谈恋爱…谈恋爱…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喝酒)
白展堂: 你知足吧,你好赖还是个关中大侠呀(倒酒)可我呢?(喝)
吕秀才:(醉)你说的对,(笑指自己)我再没用,我再倒霉,我,吕轻侯(喊)我还是关中大侠呢我!我……
白展堂:(制止)嘘……
[街口 夜 姬无病]
(姬无命路过,听见秀才的话,停步)
姬无命:(屋顶传来秀才的呕吐声)关中大侠?(笑)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W)(微笑,向观众)出自宋代,夏元鼎的绝句(笑,摸头发)唉,我简直太聪明了
[后院 夜 无人]
(老白架着秀才从大堂上)
吕秀才: 我没醉
白展堂: 喝这么多酒干啥?
吕秀才:(东倒西歪)我告诉你,我就没醉(倒,右脚抬着)看这脚
白展堂: 脚?(秀才:嗯)脚咋的了?哎呦,(扶秀才)脚咋的了?
吕秀才: 腾空了,嗯,这就是传说当中的轻功,知道吧?(被老白扶起)咱们,咱们玩儿草上飞,飞
白展堂: 飞,这就飞了?啊,这就飞了,就不管我了?还是兄弟吗,啊?(扶他到磨盘旁)
吕秀才: 为了兄弟,咱,(用手放下脚)不飞了
白展堂: 好,好,不飞了啊
吕秀才: 不飞了
白展堂: 来,坐这儿歇会儿(扶他坐在磨盘旁)我给你打点水去,乖啊
(秀才倒,老白赶紧扶住,四处看)
白展堂:双啊,无双!二胖儿!
祝无双:(穿着衣服从房里进来)你瞎叫啥呀,瞎叫?
白展堂: 谁瞎叫了?秀才喝高了(秀才:没有)帮我扶着点儿啊
祝无双: 哎,(非普通话)我凭啥听你的(秀才倒)
白展堂:(赶紧扶住秀才)那好,那你就别扶着(推秀才)
祝无双: 哎,我偏扶(扶秀才,老白走向厨房)你--卑鄙,无耻
白展堂:(转身)只要不下流就行,扶好了啊
祝无双: 哎,我偏不扶(推秀才)
白展堂: 哎呀(赶紧跑过来扶住)这倒霉孩子,那好,你千万别扶着
祝无双:(扶)偏扶!
白展堂: 千万别扶着
祝无双:(扶)偏扶着!
白展堂: 成了,打水去(走进厨房)
祝无双: 坐好啊,坐好,别动(退,欲走)
吕秀才:(拉住无双的手,片刻)芙妹,芙妹,呃(打酒嗝)
祝无双:(躲,以手扇风)哎呀,你喝了多少...
吕秀才: 你怎么回来了?芙妹
祝无双:(躲)回来,回来,怎么着吧?
吕秀才:(拉)你回来了,让我好好看看你
祝无双:(躲,挣不脱)哎呀,你放开
(老白端水从厨房出来)
吕秀才: 芙妹
祝无双: 哎呀,你放开我
白展堂:(放下盆)好小子!学会耍流氓了,无双!你给我起开!
祝无双:(W)哎.我凭啥听你的?(抱住秀才)
吕秀才:(安慰地)芙妹—
(老白呆住)
祝无双:(摸着秀才的头)这样挺好的
吕秀才: 芙妹,我想你想的好苦啊
祝无双:(继续抱着秀才)哦乖啊,回来啦回来啦
吕秀才: 你永远永远都不要走,啊
祝无双:(笑着)哎,不走不走,永远都不离开你,乖啊(秀才:嗯)
白展堂:(受不了)睡觉去,(走)一对儿精神病儿
(无双秀才还抱着)
吕秀才: 芙妹
祝无双: 乖啊
吕秀才: 我想你想的好苦
祝无双:(欲走)哎呀,我要睡觉了,(挣不开)哎呀
[后院 日 佟、白、吕、祝]
(秀才无双趴在磨盘上睡着,老白掌柜的站旁边)
佟湘玉: 他们就这么睡了一宿?
白展堂: 不是睡?我估计是折腾一宿
佟湘玉: 这还了得,起来起来,都起来!起来!
白展堂:(上前叫)起来,起来起来,赶紧,起来
祝无双:(起身,打了个呵欠,笑,打招呼)掌柜的,师兄—(变脸)—还活着呢?
白展堂: 托你的福,师兄还有口气儿
吕秀才:(打呵欠,努力睁眼)嗯?我怎么会在这儿? 芙妹(无双专心看地下),(起身)芙妹!
白展堂:(指无双)芙妹在这儿呢
吕秀才:(小声)别逗了
白展堂: 谁逗你了?你仔细想想,你昨天晚上抱着的是不是她?
祝无双: 哎,不是我
白展堂:不是你?(角色扮演)侬委来了?---(兰花指)侬委来了---永远永远不走了?---不走了(兰花指)永远永远,不走了
佟湘玉: 秀才,(笑,走过去)哎呀,没有想到你还有这一手
吕秀才:(看看掌柜的看看老白)这,这这—
白展堂:(指秀才)你别这这那那的,啊,你要是个男子汉,你就敢作敢当
吕秀才:(向无双)祝姑娘,昨天晚上--
祝无双: 啊,你不用说了,昨天晚上(笑瞪老白)是我自愿的(向秀才)啊
白展堂: 师门不幸啊
吕秀才:(向无双)你太有心机了
众人:嗯?
吕秀才: 趁我喝高了,乘虚而入,等我醒过来,又假装无辜,试图激起我的同情心
白展堂:(指秀才)你说的这是人话吗你?
祝无双:(向老白)别说话!(笑向秀才)还有呢?
吕秀才: 没了,(哽咽),全没了,唉,(哭)可怜我的清白之躯(拭泪,向掌柜的)西凉河在哪儿?
(掌柜的指后门,秀才一扭身哭着跑出去)
白展堂: 无双,无双,师兄给你解释一下啊,其实秀才他呀---
祝无双: 挺好的,不不,是非常好(掌柜的揪她耳朵)啊,(W)在这个肉欲横流,人心不古的年代里,像他这样情深义重,有情有意的好男人,除了柳下惠,你们还找得出第二个吗?(看老白)嗯?(转身走进大堂)
白展堂: 我对不起我师父啊
(幕黑)
[屋顶 夜 吕]
(秀才呆坐,无双托餐盘上)
祝无双: 饿了吧,来,吃点东西
吕秀才:(忙躲)你别过来,否则—
祝无双:(不屑)跳下去啊?(放下餐盘)
吕秀才: 我真的会跳的喔
祝无双: 好啊,你跳啊,跳下去摔断了腿之后,(笑着)还是我来照顾你,日夜照顾你
吕秀才:(犹豫,慢靠近)你能不能放我一马?别再纠缠我了
祝无双: 哎,大哥,昨天是你先抱住我的
吕秀才:(起身)我还是跳下去算了
祝无双:(拉住秀才)哎,你别动!
吕秀才: 放手,放手
祝无双: 再动我点你了啊
(秀才静止,无双放手,秀才又想跳)
祝无双: 葵—
(秀才赶紧抱头蹲下)
祝无双: 坐过来点(坐下)
(秀才挪近一点点)
祝无双:(厉声)再过来点!
(秀才只得靠近蹲下)
吕秀才:(向观众)怎么女人都这个样子?(低头)
祝无双: 你—真的喜欢她啊?
吕秀才:(蔫蔫地)不知道—(转头)什么意思啊你?
祝无双: 要是,你这份心意她不知道,那你的等待还有意义吗?
吕秀才: 需要意义吗?
祝无双: 不需要吗?
吕秀才:(坐下)我还是先吃饭吧(拿餐盘)
祝无双: 哎,放着我来!(秀才递餐盘)啊,不(笑)你自己来,自己来
(秀才开始狼吞虎咽,无双看着他吃)
吕秀才: 这是你做的菜啊?(无双笑点头)挺香的
祝无双: 哎,这,这好像不是饭菜的香味道
吕秀才: 哎有点像兰花的味道,还有点像---
姬无病:(笑着)麝香
吕秀才: 对对对对对,麝香
姬无病:(笑)嘿嘿(指秀才)嘿嘿
吕秀才:(放下餐盘,揉眼,大惊)姬无命!
姬无病:(笑)那是我哥,我叫姬无病
祝无双: 无病呻吟的病?
姬无病:(不好意思地笑)丧心病狂的病,嘿嘿(收了笑容,站起)关中大侠,我找得你好苦啊!
吕秀才: 别过来别过来!(瘫软在地)
祝无双: 别怕别怕,你别怕,有我,葵--葵—葵(脚软倒地)我怎么了?秀才
姬无病:(笑)这个嘛,是我家独门秘制的百花软筋散。百花,(笑着)出自北宋晏几道的《鹧鸪天》,原句是:十楼楼台倚翠微,百花深处杜鹃啼,嘿嘿嘿嘿。哎,知道下一句怎么念吗?
祝无双:你还真是有病啊
姬无病:有病?光荣,肯定是忙工作忙的,您得备一盒。(笑着)广告,胃药厂广告,嘿,再来再来(W)还有问题吗?(秀才无双摇头)那就――(拔刀)走吧!
(黑屏)
吕秀才:你想干什么?
祝无双:干什么,你想干什么?
吕秀才:别过来!别过来!
【换刀记】
[牢房 日 吕祝]
(秀才和无双被关在牢房里,无双想从栏杆之间挤出去)
吕秀才:准备好了吗?
祝无双:准备好了,来
吕秀才:一二三,我就走你!(按无双的头)
祝无双:哎哎,疼疼疼疼,疼
吕秀才: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就好了(又按)
祝无双:哦,啊-不行不行,你再挤我的脑袋就要爆了,喔哎呦(把头退回来)咝,(捂头)噢呦(坐下)
吕秀才:真的很疼啊
祝无双:不疼不疼,舒服得很(秀才:啊?)你要不来试试?(揉脑袋)
吕秀才:(无辜地)又不是我出的注意要钻的(W)要不做个足底吧
祝无双:不,来个漫游,试试你的手艺
吕秀才:好,我就来个长途加漫游(给无双捏肩)
祝无双:使劲使劲
(姬无病上)
祝无双:用点力,吃饭了没有?
姬无病:小伙儿,还挺知道怜香惜玉,啊
(秀才无双站起来)
吕秀才:放我们出去!
姬无病: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
祝无双:(推开秀才)你不要理他,他脑子被门夹过的
吕秀才:你还被栅栏夹过呢,就是刚才
祝无双:这…(向姬无病,撒娇状)求求你,放我们出去,好的啦
姬无病:(笑着)好的呀,出道题,答对了,就放了你们
祝无双:能不能自选范围?
姬无病:什么范围?
祝无双:嗯,武功方面的,我比较拿手
姬无病:听好,古往今来,谁的轻功最高?
吕秀才:轻功最高
祝无双:轻功最高,楚留香 !
吕秀才:(向姬无病)楚留香
祝无双:不不不,韦一笑 !
吕秀才:(向姬无病)韦一笑
祝无双:不不不,楚留香 !
姬无病:到底是谁?想清楚了再说
祝无双:就是楚留香
姬无病:为什么?
祝无双:因为他比韦一笑年轻,而且中途不用停下来吸人血
姬无病:嘿嘿嘿~~恭喜你 --
吕/祝:耶~
姬无病:答错了,(无双可爱地哭)真正的答案是--曹操
吕/祝:为什么呀
姬无病:说曹操曹操到,这种轻功,你们谁见过?
吕秀才:切,谁的马步扎得最稳?
姬无病:刘备的儿子
祝无双:为什么?
姬无病:扶不起的阿斗,这叫千斤坠
吕秀才:谁的暗器最狠?
姬无病:诸葛亮
祝无双:为什么?
姬无病:诸葛亮挥泪斩马谡,这叫摘叶飞花,但他飞的是泪花
吕秀才:谁的内功最强?
姬无病:还是他,孔明弹琴退仲达,这叫无敌超声波,嘿嘿嘿嘿
(秀才无双呆立当场,无话可说)
吕秀才:谁…谁..谁这么无聊啊
姬无病:张飞
吕秀才:啊?
祝无双:这又是怎么一说
姬无病:张飞吃秤砣,铁了心了,正常人谁吃那个
吕秀才: 这世界上还有您不知道的事儿吗?
姬无病:(笑着)只要书上写的,(笑摇头)那就没有了
(秀才无双瘫坐在地)
姬无病: 哎,别灰心,要不然(掏出纸笔)再给你们一个求生的机会?啊?
(无双秀才立刻起身)
祝无双:(抢)秀才秀才秀才,不要抢呀,秀才
(幕黑)
[大堂 夜 佟、白、邢、燕]
(众人围着掌柜的,掌柜的坐着看信)
佟湘玉: 这--的确是秀才的笔迹
白展堂: 我看看(拿过信)写啥呢?(读)盗神铁牌儿,啥意思?
邢育森: 就是姬无命的信物,姬无病,想用秀才和无双的命来换它
白展堂: 拿他要这玩意儿干啥呀?
燕小六: 有了这块牌子,他就能统一黑道,号令群雄
佟湘玉: 燕捕头,以我看你也不想混黑道,就把那块牌子还给人家
燕小六: 你说的轻巧,那块牌子现在还在六扇门展览着呢,怎么还?
佟湘玉: 那就伪造一块
燕小六: 能伪造就好了,那块牌子的材料是用圣火令的材料造的,(老白点头)刀砍斧劈,不留痕迹
白展堂: 扔在火堆里七天七夜都完好无损
燕小六:(拍老白肩膀)对!
邢育森:(怀疑地)你是怎么知道的?
(气氛诡异)
白展堂:(片刻)道听途说,(笑)现学现卖呗,呵呵呵呵
(气氛恢复,老邢握住了掌柜的手)
佟湘玉:(笑)不要再卖咧,你就说(甩开老邢的手)这件事情咋办吧
白展堂: 我哪知道咋办呐,我又不是捕快
佟湘玉: 那你不是盗—(忙停住,老白干咳)
邢育森: 你们刚才说啥?到什么?什么到?到什么?
白展堂: 盗--到了也没当成捕快,要不然我就亲自出马
燕小六:(突然大笑)哈哈哈哈!(老白吓得躲)老白,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白展堂: 你,你啥意思你?
燕小六: 我打算让你亲自出马,冒充一个人
白展堂: 谁呀?
邢/燕: 嘿嘿嘿嘿,盗圣!(老白掉凳)
佟湘玉:(笑着)可以
(幕黑)
[牢房 日 吕、祝]
(秀才试图掰开栅栏,无双坐看)
祝无双: 哎呀,不要费那个劲了,要是能拽开我早出去了
吕秀才:(放弃努力,累得坐在地上喘)早知道是这样,还不如当初被姬无命一掌拍死算了
祝无双: 那他为什么没有拍你啊?
吕秀才: 这个(还喘)这个就说来话长了……(闪回)
[大堂 日 姬无命、吕、郭、佟、白]
(秀才在楼梯上,姬无命逼上前)
姬无命: 拿命来!
吕秀才:慢着!杀我可以,但得先说明白了,我到底是死在谁的手里?
姬无命:废话,我呀
吕秀才:我--是谁?
姬无命:我怎么知道你是谁呀
吕秀才:问题来了吧,
姬无命:你,什么意思啊?
吕秀才:这得从人和宇宙的关系开始讲起了,(引姬无命下楼)在你身上长久以来,一直就有一个问题在缠绕着你(二人坐下)
姬无命:什么问题呀?
吕秀才:我--是谁?
姬无命:这个我已经知道啦
吕秀才:不,你不知道,你知道吗,你是谁,姬无命吗?不,这只是个名字,一个代号,你可以叫姬无命,我也可以叫姬无命,他们都可以,把这个代号拿掉之后呢,你又是谁?
姬无命:我不知道,我也不用知道!
吕秀才:好好,那你再回答我另一个问题,我是谁?
姬无命:这这,这个问题没什么意义嘛
吕秀才:(起身,差点撞着受伤的老白)那就问几个有意义的,我生从何来,死往何处?我为何要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我的出现对这个世界来说意味着什么?是世界选择了我,还是我选择了世界?
姬无命:够了!
吕秀才:(逼近姬无命)我和宇宙之间有必然的联系吗?宇宙是否有尽头,时间是否有长短?过去的时间在哪里消失,未来的时间又在何处停止?我在这一刻提出的问题,还是你刚才听到的问题吗?
姬无命: (揪住秀才的衣领)我杀了你!
吕秀才:(吼)是谁杀了我!而我又杀了谁!
姬无命:(呆住几秒)是--我杀了我!
吕秀才:回答正确!(走至椅子坐下)动手吧
(众人一起转头看姬无命)
姬无命:啊!!(拍死了自己)
[牢房 日 吕/祝]
吕秀才: 大致的过程就是这个样子的(无双看着秀才发呆)哎,哎哎,你没事儿吧?
祝无双:(摇头)你真是太勇敢,太聪明,太狡猾了!
吕秀才: 嗯?你这是夸我呢吗?
祝无双: 绝对不是夸,是恭维。不不不,嗯,确切的说,应该是(含羞低头)仰慕
吕秀才:仰慕?继续
祝无双:哎,有一个成语,四个字的,你知道啦?
吕秀才:(点头)知道,四个字(想),四个字的成语那么多,你说的是哪个?
祝无双:就是专门用来形容你的那个
吕秀才:形容我?(W)满腹经纶
祝无双:不行,太狭隘,有没有更――博大一点的
吕秀才:博古通今
祝无双:哎呀,你不要老是围着知识来转,要体现你个人风格和魅力
吕秀才:我有,我可以
祝无双:这是成语吗?
吕秀才:(Pose)我思,故我在
祝无双:呃,差不多是这个意思,有没有那种,内外兼备的,既要有外在,又要有内涵,还要特别有深度的
吕秀才:大智若愚?
祝无双:对对对,就是大智若愚(w)你,怎么了?
吕秀才:(耷拉眼皮,晃脑袋)我看上去很蠢吗?
祝无双:没有,(W)啊有一点儿,就一点儿,一丁点儿
吕秀才:(倚墙)唉~~我知道我傻我蠢
祝无双:谁说你傻,我跟谁急
吕秀才:他们都说
祝无双:那是他们没有眼力见儿,像你这么好的男人,(低头含羞)上哪儿找去
吕秀才:(过去)现成就有(W)那啥,你冷不冷?要不要我靠着你,暖你(欲上前)
祝无双:(摆手制止)哎,你呆着,呆着。(起身)唉,今天啊,要是不把你弄出去,那我这个肥就算白减了
吕秀才:这跟减肥有什么关系啊?
祝无双:当然有关系了。想当年我还没有减肥的时候,我光凭体重,就能把这个铁栅栏撞开
吕秀才:那现在怎么办呢?
祝无双:哎,(比划)九阳神功,你听过没有?
吕秀才:(站起来)九阳神功?(提鞋)少林寺的绝学,你会打?
祝无双:(笑)嘿嘿嘿嘿,我不会,哎,但是我知道它的运作原理啊
吕秀才:是吧
(无双开始比划)
吕秀才:你这是干什么?
祝无双:(配合动作)把真气灌注全身,先来七十二个小周天,再来八圈大周天
吕秀才:八圈,打麻将呢?
祝无双:哎,我说八圈就八圈,一圈都不能少。(继续比划)顺便打通任督二脉。凝神定气(八圈)
吕秀才: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
祝无双:九-阳-神-功!(撞向栅栏)(黑屏)啊!
吕秀才:无双!你没事儿吧啊?
[后院 日 无人]
(老白掀帘从大堂上,后面跟着掌柜的、老邢、小六)
白展堂:别说了,我不去!谁爱去谁去!这不胡闹吗你们?
佟湘玉:都不要着急啊。哎老白,你听燕捕头把话说完
燕小六:老白,我是这么想的,既然这个盗神跟盗圣是挚友故交,那他说的话,姬无病肯定会给点面子
邢育森:老白,你要是不去,秀才和无双就危险了
燕小六:对呀
白展堂:我不去。掌柜的,你替我说说话啊,找谁不行啊?为什么偏找我?
佟湘玉:啊,对对呀,凭啥是他呀?
燕小六:就凭你,身上这股气质
白展堂:啥气质?
燕小六:阳光、帅气、洒脱、灵动
邢育森:(笑着)而且不乏机警
白展堂:呵呵呵呵,接着说。
燕小六:你具有武松的豪放,又有西门庆的浪荡
白展堂:骂谁呢,(向掌柜的)掌柜的
佟湘玉:对呀,打狗还看主人
白展堂:就是!(向掌柜的)说啥呢?(向观众)无双,这就是吃了吐。(向小六老邢)就是!(向掌柜的)说啥呢?
邢育森:老白,佟掌柜也是一片好意
白展堂:什么都不要说了,这事儿我坚决不同意
燕小六:要不你再想想
白展堂:不用想了,我这人没别的毛病,就是演戏不行,我怯场
燕小六:那就小剧场啊,跟观众距离多近呐
白展堂:那就更不能去啦,跟观众太近我更害怕
燕小六:你就不能为艺术献一把身?
白展堂:我更希望和票房攀攀亲
燕小六:票房的事儿,你别管啊。戏好了,自然有票房
邢育森:(点头)对对对
燕小六:我连道具都给你准备好了(掏出玉牌)
白展堂:还有道具?
燕小六:(笑着)当当当当,怎么样?
白展堂:(接过玉牌,看,扔在磨盘上)我的玉牌?
燕小六:你的玉牌?(拿起)想美事儿去吧。这玉牌可不能给你,你用完了还得还给我啊(递)
(老白看着玉牌无话)
邢育森:六儿,入戏了,这小子入戏了
燕小六:演员素质还可以
邢育森:(点头)嗯,还行
白展堂:你从哪儿弄来的?
燕小六:上次锦衣卫把衙门踩塌了,我从废墟里捡的,哈哈
佟湘玉:(拉老白,小声)上次跟那个盗墓的雷老五比赛,他放上去的(拿过玉牌,亲了一下)一直都没有拿回来(塞进老白怀里)
燕小六:嘀咕嘛呢?
白展堂:我说好了啊,我坚决不去(转身走向大堂,众人忙追)
燕小六:哎哎,老白老白老白
〔牢房 日 吕、祝〕
吕秀才:还疼吗?没事儿吧?
祝无双:哎呦,你不要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看着眼都晕了
吕秀才:你现在怎么样吗?啊?哪儿疼?你能不能动弹呐?
祝无双:啊,哎呦!不行不行,我十有八九骨折了
吕秀才:这可怎么办,怎么办?(起身,朝外喊)来人呐!来人呐!有人骨折啦!
祝无双: 哎呀!你不要叫好吧,骨折不会死人的啊
吕秀才:我到宁愿你死了
祝无双:侬港甚伐?(你讲什么?)
吕秀才:侬哪能格能嘎样子啦?(你怎么这个样子啦?)
祝无双:吾搞侬刚故弗要刚上海艾乌法!(我和你说过不要讲上海话吧!)(片刻)你…是不是心疼我啊?(秀才过来坐下说不出话:我-)是就说是。点头yes摇头no,来是come去是go(秀才点头)那就好,(笑意和羞涩)算我这趟没有白come
吕秀才:我倒宁愿你没来,(w)把你拖累成这个样子,(手里揪着稻草)我以后可怎么还呐
祝无双:哎呀,傻瓜,谁要你还了?
吕秀才:要还的要还的,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祝无双:那你就报吧
吕秀才:(脑海闪现:抱着无双,亲密地)
祝无双:(见他发呆)嘘,你想什么啊?
吕秀才:那应该怎么报?
祝无双:我渴――
吕秀才:(如释重负)哦-(起身去提水桶)
祝无双:哎,放着我来!哎呦!还是你来吧
吕秀才:(瞥见栅栏,看看水桶,又看栅栏,脑海闪现:自己把一块布浸湿,套在栅栏上,用一根棍拧,拧弯了栅栏,把头伸出去,向观众,笑,v字手势)(走向无双)赶快把衣服脱了
祝无双:啊?你,你想干什么?
吕秀才:叫你脱你就脱嘛,啊
祝无双:我…
吕秀才:(站起来)你误会我了,you misunderstand me.What I mean is put your cloth in the water and make it wet,then put the wet cloth as the ring bar.然后用撬棍拧,拧得越紧这个栏杆就越松,我们就可以出去了!
祝无双:(淡淡地)哦
吕秀才:(奇怪)你已经想到了这个注意吗?
祝无双:(摇头)没有想到
吕秀才: 那你怎么不惊奇的啦?!啊?
祝无双: 啊,(w)啊呀!(装作兴奋)你真是真是…真是…
吕秀才:(循循善诱)太棒了?
祝无双: 啊,哦,(笑着)太棒了!耶,真太棒了!(秀才兴奋中)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吕秀才: 啊?
祝无双: 撬棍儿哪去找啊?
吕秀才: 撬棍啊,(起身找)撬棍,(四周找遍,向上看,跳,再四周看,没有,瘫坐在地,断电)
(幕黑)
[大堂 夜 白、佟、燕、邢]
(老白坐在掌柜的椅子上,众人围着他说戏)
白展堂:好了!絮絮叨叨小半天儿了!(站起来)烦不烦人?烦不烦?既然如此,(笑着)那我就粉墨登场,让你们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盗圣!(pose)
(众人鼓掌)
佟湘玉:美滴很,一看就是个绝顶高手,(向老邢)你觉得呢 ?
燕小六:诶,这个我看不行,肯定不行!这造型是没什么问题了,但是你这个戏还有问题,你得往人物内心深处深处深处走
白展堂:我觉得我已经很深了,此时此刻,谁还能比我更深 ?
燕小六:不行,还得深,你这个盗圣吧,让我感觉太流于表面,没有质感,人物上吧,不够立体,立体明白吗?(掌柜的递茶)
白展堂:(不屑)哼,不就是立体嘛,立体啥意思?
邢育森:这你都不知道啊,他的意思是说,你要扮演这个人物,你一定要真正的相信自己,你就是这个人物啊
白展堂:我已经很相信了!
佟湘玉:这个额可以作证
燕小六:这话别跟我说,跟观众说去,观众信,我就信!
佟湘玉:(陪笑)我不说还不行嘛,啊
燕小六:来,坐坐坐,(老白坐下)我跟你谈谈戏啊
白展堂:你说
燕小六:你知道你比盗圣缺在哪儿吗 ?
邢育森:(喝着茶)心眼儿
白展堂:你才缺心眼儿呢,闭嘴
燕小六: 你比他缺的,就是,杀气,杀气腾腾的杀气
白展堂:(笑着)那他本身就没有杀气呢?
邢育森:怎么可能呢?(配合手势)这是贼的头子呀!不是一般人儿啊,不是你、我、他,我、你,不是,都不是
白展堂: (深沉地)不是,绝不是一般人儿(站起,摇头)
燕小六:(按老白肩膀坐下)哎,老白,你想想,盗圣,盗中之圣!他得杀多少人?
白展堂:从来没杀过人(不好意思地笑)连鸡都没杀过(W)他都是活吃的,连皮都懒得扒
邢育森:行了,别废话了啊。你就好好演吧,别糊弄我们(拍桌子)好不好?!
白展堂:(起身)谁糊弄你们?不就是杀气嘛(pose)杀气,杀气,杀气(深呼吸)什么味儿啊?
姬无命:(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百花软筋散!(众人倒)
燕小六:姬-姬无病!(拔刀上前欲砍,半道摔倒,姬无病提刀欲砍)等一等!(指老白)你知道他是谁吗?
姬无病:谁啊?
邢/燕: 盗圣!
姬无病:盗圣?
燕小六:他身上有玉牌儿,不信你看看
姬无病:(走过去,把刀放在桌上,拉起老白,掏出玉牌,放手,看,老白倒,掌柜的扶住)
呦,(拉起老白)白二哥,没想到在这儿能见到你,白二哥
白展堂:呵呵,你还好吧?
姬无病:好好好好好
邢育森:(提醒)杀气
姬无病:嘀咕什么呢?
邢育森:我在给他说戏,谈表演
姬无病:说戏?什么戏?
邢育森:诶,说了你也不太明白,你不明白
姬无病:(推开老白,取刀)不明白?(走过去)天下就没有我不明白的事儿(拔刀)说不说!
邢育森:(躲)我我我……
姬无病:我是什么戏?(砍)拿命来!
(无双秀才从外进)
祝无双:葵花点穴手!(点了姬无病)
吕秀才:(扶着无双进)哎,无双,你没事儿吧?当心点儿
白展堂:(无力地)无双,秀才,我还没去营救你们呢。你们是怎么回来的?
吕秀才:我是怎么回来的?(向观众)事情的过程是这样的(镜头一闪)
[牢房 夜 吕、祝]
(秀才还在找撬棍)
吕秀才:(<>内为重音)撬棍,撬棍在哪呢?撬棍<在>哪呢?撬棍在<哪>呢?
祝无双:实在不行,哎呦!
吕秀才:当心
祝无双:实在不行,你就用我这胳膊
吕秀才:不行不行,那你会疼死的
祝无双:疼死也比困在这里饿死好啊
吕秀才:你让我再想想,再想想(四处看,突然看见了水桶,向观众)这不就是传说中的撬棍吗?
(镜头一闪,秀才开始拧,栅栏变弯,特写:角落里的水桶少了把儿)
祝无双:好了好了
吕秀才:(喘)无双,你先出去
(镜头又闪)
[大堂 夜 祝、吕、燕、姬、邢、白、佟]
(姬无病被绑着坐在门口台阶上,老邢拿刀架在他的脖子上,无双坐着,秀才站她旁边,白佟坐在一块儿)
姬无病:用布能把铁拧弯了?蒙谁呢?哪本儿书上写过?
吕秀才:呦呦呦呦呦,醒醒吧,醒醒吧。不是每个问题的答案,都可以从书本里得到的,书呆子!
姬无病:不可能!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笑着)出自宋真宗《励学篇》
燕小六:行了,别显摆了,一会儿还有三堂会审等着你呢
姬无病:哎,等等!为什么只抓我,(向老白)不抓他?
(老白笑)
燕小六:(笑)哎呀,人家是青年表演艺术家,(拍他肩膀)你是嘛?
姬无病:(站起)他真是盗圣!
白展堂:我真是盗圣,我真是盗圣!
佟湘玉:(普通话)他是盗圣,我就是盗圣的夫人
(白佟头凑在一起,亲密状)
邢育森:好了好了好了,老白赶紧从人物中出来吧,啊
白展堂:(站起来,掌柜的靠在他肩上)把我抓回去,现在就把我抓回去,把我抓回去你们俩就能升官儿发财
姬无病:抓他!
邢育森:老白,(笑)你自己说说,你这个人物演的值不值?(笑)
白展堂:(笑)值,太值了。把他给我带走!
邢/燕:(推姬无病)走走走
姬无病:你这个盗圣!
白展堂:(把手一摊)我说过啊,他们俩不信呐
姬无病:(被拖走,喊)盗圣!
白展堂:带走!
姬无病:(还喊)他真是盗圣!我对天发誓!他是盗圣!(听不到了)
白展堂: (拿起桌上的刀,pose,向观众)看来我这个盗圣从此可以公开了。夫人,(掌柜的:嗯?)走,到衙门送刀去
(掌柜的高兴地跑过去,二人在门口pose)
佟湘玉:(向吕、祝)我们已谢幕,你们接着演(二人并肩下)
吕秀才:哎呀,终于回家了,肚子饿了,(走向厨房,端回来饭菜,向无双)吃点东西吧啊
祝无双:哎,等等。我还有件事还没做完
吕秀才:什么事啊?
祝无双:(招手让秀才靠近)一件早该做的事(确保四处没人),在秀才脸上亲了一下,害羞地跑进房)
吕秀才:(角色扮演表现内心挣扎)真是患难见真情啊---(吼)你太没有原则了!---(弱弱地)
不就是亲了一下吗?---醒醒吧!这样做是会坏事儿的!(扇巴掌)---(被扇效果)算了,顺其自然吧,唉.
(幕黑)
本回完

下回书 受邀请小贝赴衡山 为情困秀才抱错人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