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三十五回 小魔女执意做红娘 佟湘玉一心修剑谱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三十五回 小魔女执意做红娘 佟湘玉一心修剑谱【文字剧本】

第三十五回 小魔女执意做红娘 佟湘玉一心修剑谱

本集编剧:宁财神

【后院】
莫小贝,白展堂两人在磨盘旁。
莫小贝:“明白了吗?”
白展堂:“你说找一个人劫道。寻衅祝无双?”
莫小贝:“对对对对对!”
白展堂:“这个人叫陆小哄。”
莫小贝:“闸北陆小哄!”
白展堂:“哦,这个闸北陆小哄呢,嘴上说香山无影脚,实际上手上发动,锁住了无双的锁骨,对吧?”
莫小贝:“对对对,就是这样。这时候呢,秀才挺身而出,用一招无色无香般若神功,把陆小哄一举拿下。”(得意地笑)
白展堂:“好一出英雄救美呀。”
莫小贝:“你就说,我这个可行不可行吧。”
白展堂:“我给你说两点啊。第一点,无双的武功虽说不好,但也不算差,一般人跟她过不了三招。”
莫小贝:“她不就会点穴吗。我还会小擒拿手呢。”
白展堂:“谁教你的?”
莫小贝:“小郭姐姐临走时候教我的,她说,这套小擒拿手天下无敌,谁敢欺负我就叫他伤筋动骨一百天。”
白展堂:“好好好,那我现在再跟你说第二点啊,你想找一个八条腿的猪容易,找一个连秀才都打不过的人,难呐。”
莫小贝:“这我早找好了。”
(小贝拍手,没动静)
白展堂(笑):“小样的。”
(小贝再拍一次,还没动静)
莫小贝:“邱小冬……三年二班邱小冬……请来我处领取绝版教科一套。”
(邱小冬从帘子里探出头,被小贝拎出来,撞到墙上)
莫小贝:“给我过去。”
白展堂:“没事吧?”
莫小贝:“你看他能打过秀才吗?”
白展堂(清嗓子):“应该能打个平手。”
(小贝倒抽了一口气)

【大厅】
秀才和无双碰到
吕秀才:“你要出去呀。”
祝无双:“出去走走,顺便买点菜回来。”
吕秀才:“走走好走走好,饭后百步走,能活九十九。”
祝无双:“呦,吕先生真是博学啊,连这个都知道。”
吕秀才:“家常话,是个人都知道。”
祝无双:“我就不知道,所以我就不是人了啊。”
(转身欲走,秀才上前拉住)
吕秀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
祝无双:“行行行,你不用解释了,你呢,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我又不会怪你的啦,谁叫我天生生得贱。”(转身出门)
吕秀才:“哎……算了,我还是闭嘴吧。”
祝无双(回身):“吕先生啊,你要不要我给你捎些什么东西回来?我看你的墨好像不多了啊。”
吕秀才:“不用了,我自己买吧。”
祝无双:“现在不信任我了,跟我客气了。”
吕秀才:“不是的,这个墨是现磨的,你拿起来不方便。”
祝无双:“这有什么的,你出钱,我出力,天经地义的呀。”
吕秀才:“那谢谢你啦。”
(秀才从包里拿出铜板)
吕秀才:“拿着。”
祝无双:“就这几个钱?”
吕秀才:“够的够的,三文钱一壶。”
祝无双:“这是墨的钱,还有我的跑腿费呢?”
吕秀才(咽口水):“还有跑腿费呀。”
祝无双:“我呢,是杂役,不是佣人,你真以为我们关系这么好啊?自作多情也要有个限度的。”
吕秀才(翻包):“那你要多少啊?”
祝无双:“全拿来吧。(全部抢走)多不退,少要补啊。”
吕秀才:“那有五十文呐。(W)那时你应得的。劳动光荣,劳动光荣。”
(无双出门)
吕秀才(叹了口气):“还得撑到月底呢。”

【后院】
小贝和小冬摆好架势
莫小贝:“看好招数。香山无影脚。”
(小贝和老白大笑)
邱小冬:“啊疼疼,你放手你放手。”
莫小贝:“白大哥,你说我这动作,有没有就是说,看出什么破绽的。”
白展堂:“毫无破绽,完美无瑕。小贝,祝你早日成功。把徒弟带出来啊。”
莫小贝:“谢谢啊,谢谢。(对小东)好好练啊,你老看他干吗?(指白展堂)”
邱小冬(指白展堂):“我看他不像好人。”
白展堂:“怎么说话呢这孩子。”
邱小冬:“你助纣为虐。”
白展堂:“嘿,你这个小玩意我。”
邱小冬(对小贝):“那本论语啊,是刘翰林亲笔签过名的,你可别给我弄坏了。”
莫小贝:“如果你把戏演好呢,这些书,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小冬欲抢,没抢到)你要是演不好呢,那我就要撕了。

邱小冬:“你还我,现在就还我。”(抢)
莫小贝:“你来拿呀,来拿呀。”
(湘玉进)
佟湘玉:“不要再抢了,不要再抢了。白展堂,你个大人就坐在这儿看两个小孩打架呀。”
白展堂:“小贝会擒拿手(等待)小郭教她的,(对小贝)你这孩子现在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佟湘玉:“你为什么要欺负同学?”
莫小贝:“我,没有欺负同学。不行你问他(指小冬)”
邱小冬(支吾):“小贝同学对我很好,她从来没欺负过我。”
莫小贝(笑):“你们都听见了吧。我对同学,那是如春风般温暖,对敌人,那是如寒冬般无情。”
(小冬把书偷走,小贝追出)
佟湘玉:“这个孩子,有空的时候读读书,练练剑,比啥不强嘛。”
白展堂:“谁,小贝,就她那样儿,还练剑?”
佟湘玉:“咋不能练。(掏出衡山剑谱)衡山剑法,世上独此一本喔。”
白展堂:“哪来的?”
佟湘玉:“他陆师兄临走的时候留下的,叫我又空的时候督促她先练起来。”
白展堂:“来给我看看。”
(湘玉藏起)
佟湘玉:“你看啥嘛,你又不是衡山派的人。”
白展堂:“我又不练,就是想看看。来来来。”
佟湘玉:“谁知道你练不练,你这种人。”
白展堂:“给我看看,陆师兄。”(湘玉一回头,展堂抢到)
佟湘玉:“你咋还来这一手。”
白展堂:“给我看看怕啥。”
(两人一抢,剑谱掉到井里了)
白展堂:“我不是有意的。”

【湘玉房间】
佟湘玉:“我的神呀,上帝以及老天爷啊。”
白展堂进:“掌柜的,干了干了。”
佟湘玉(接过):“这么快就干了。”
白展堂:“干是干了,就是字儿看不清了。”
佟湘玉(哭):“这下全完了。”
白展堂:“不至于不至于,不就是一本剑谱嘛。”
佟湘玉:“这本剑谱是小贝她太爷爷留给她爷爷,她爷爷又留给她爸,她爸又留给她哥,她哥又留给她。她还一眼都没有看就让我给毁了,
一百多年,就这么断根了。我真是历史的罪人,武林的败类。”
白展堂:“你说这些没用的干啥呀。有这闲工夫咱俩在淘一本不就完了嘛。”
佟湘玉:“上哪淘去呀,这本剑谱是小贝太爷爷从一位世外高人手里求来的。”
白展堂:“那咱就向他再求一本(等)他要活到现在,得一百多岁了吧。”
佟湘玉:“想当年,小贝她太爷爷就是靠着这本剑谱,练成了绝世的剑法,创建了衡山派。”
白展堂:“这事我知道,他叫莫太冲,一个人上了衡山,歼灭了八十多个山贼。”
佟湘玉:“胡说,明名是八百,想当年黑道中人,不要管多么厉害,只要听到莫太冲这三个字,扇子(老白上前扇扇)就像你听到了四大神捕

一样。”白展堂:“我有那么怂吗?”
佟湘玉:“一百多年的剑谱就这么被我给毁了。要是衡山派的人知道,还不要了我的命。”
白展堂:“那咱就再造一本去。”
佟湘玉:“说得到轻巧,咋造吗?”
白展堂:“上街寻摸一本和这差不多的。把书一拆,把皮一换。”
佟湘玉:“那咋行呢,小贝还要跟着练呢。”
白展堂:“你找陆师兄教她呀,反正不一定看剑谱。”
佟湘玉:“那要是被陆师兄发现了,咋办呀?”
白展堂:“我跟你说呀,这种东西,是会得不看,看的不会。反正都是手把手的教,弄一个差不多的放那不就行了嘛。”
佟湘玉:“那行,我听你的,那你快去上街淘去。”
白展堂:“好。”

【街上】
莫小贝:“跑啊,你倒是跑啊?你不号称练过那个草上飞吗?你飞一个我看看。”
邱小冬:“你,你这是不对的,子曾经曰过……”
莫小贝:“少废话,今天这戏你要是不好好给我演,别说书,就连衣裳我也敢给你撕,信不信?”
邱小冬:“信信信,不过你得先把那本论语还我。”
(小贝把论语还给小冬)
莫小贝:“咱可说好了啊,擒住之后,千万别放手,等我到了再放啊。明白了吗?”
邱小冬:“明白了,我尽力而为吧。你可别抱太大希望。”
莫小贝:“我相信你的能力。来了来了,就那边那个。”
(小贝躲回客栈,无双走出)
邱小冬:“姑娘请留步。在下闸北陆小哄。交个朋友好吗?”
祝无双:“小朋友,有些事情呢,等你长大再说啊。”
邱小冬:“好,很好,香山无影脚(一把被无双抱住)放开我,我我要爆料。”
邱小冬:姑娘请留步,在下闸北陆小哄,交个朋友好吗
祝无双:“小朋友,有些事情等你长大了再说,啊。”
邱小冬:“好,很好,香山无影脚(被无双擒住)放开我,放开我,我我要爆料。”
祝无双:“哎,姐姐对八卦没有兴趣耶~ ”
邱小冬:“我这是真东西,不是炒作,有人抢我的书,逼我出手擒住你。”
祝无双:“哦~谁这么无聊啊,来说给我听听。”
邱小冬:“你等着,你只要让我擒住,她马上就来了。”
祝无双:“好,那你打算怎么擒我呢。”
邱小冬:“站在这别动。”
祝无双:“嗯。”
邱小冬:“香山无影脚。”
祝无双:“哎呀~”
(小贝看到)
莫小贝:“可不得了了,出大事了。来人哪,救人哪。”
祝无双:“吕秀才?这事是他叫你干的?”
邱小冬:“没错,从头到尾都是她。千万别说是我告的密啊。”
祝无双:“没问题。”
莫小贝(拉着秀才):“就是外面那个。”
吕秀才(看小冬):“这就是你说的恶霸?(拉过小冬)小孩,过来过来,不听话你。家庭住址在哪,说说说。”
祝无双(拉过小冬):“别装了,这么大人还玩儿这把戏。有意思吗?有意思吗?”
吕秀才:“你你你什么意思?”
祝无双:“你卑鄙,你无耻。”
(无双愤愤得走进客栈)
莫小贝:“邱小冬!你不要书了你。”
(两人又开始追逐)
邱小冬:“你自己留着看吧。”

【小贝房间】
祝无双:“他怎么会是这样子的人。我是瞎了眼了,他到底有什么好的?”
莫小贝:“人家不光有学问,还有大智慧,大智慧。”
祝无双:“哦,叫个小孩子来英雄救美,这就是大智慧?吃错药了。”
莫小贝:“你才吃错药了。”
祝无双:“你……”
莫小贝:“我是说,火气太大容易伤身子嘛。吃吃药,压压火气。”
祝无双:“早知道这样,我当初就不该给他好脸看。”
莫小贝:“咱能别提他了吗?”
祝无双:“不提他,提什么呢?”
莫小贝:“咱就说,你最喜欢什么东西呀?”
祝无双:“喜欢你呀。”
莫小贝:“我说的是东西。比如说,你过生日,最想得到一份什么样的礼物呢?”
祝无双:“你问这个干什么?你想送我礼物啊?”
莫小贝:“就算是吧,你想要什么?”
祝无双:“那就一个休息日。”
莫小贝:“啊?就这么点要求啊?”
祝无双:“我每次生日,都是忙进忙出的。我老是在想,要是有一天我能够什么都不干,就这么坐着,所有人都来伺候我,那该有多好啊。”
莫小贝:“那,那你什么时候过生日啊?”
祝无双:“大年初二,你瞪着我干嘛?”
莫小贝:“你为什么不晚出生几个月呢,大冬天出生,也不嫌冷。”
祝无双:“哎,我要是自己能选的话,我就选一个好的生辰八字,我生出来就是小姐的命。”
莫小贝:“恐怕是小姐的身子丫环的命。”
祝无双:“你说什么呢,莫小贝。”(挠小贝痒)
莫小贝:“我说是我自己。”
祝无双:“盖好被子。”
莫小贝:“嗯。”
莫小贝:“哎~我呢,掌门的身子,红娘的命哟~”
祝无双(自言自语):“你说他到底有什么,我怎么就看上他了呢?”
莫小贝:“六百遍了啊。”

【湘玉房间】
白展堂:“掌柜的请看,越女剑,素女剑,玉女剑。上面有王重阳林朝英的亲笔签名。闪电三剑,天山七剑,独孤九剑和夺命十三剑。”
佟湘玉:“这个好,光名字就霸气……不对呀。”
白展堂:“咋不对了?”
佟湘玉:“上面咋都是字呢?”
白展堂:“你废话,剑谱上没字能行吗?”
佟湘玉:“衡山剑谱上就是没字,我自己看过的。就是两个小人在比剑。跟连环画一样。”
白展堂:“不可能,俗话说得好:剑走轻灵,刀行厚重。剑法最重要的就是剑意。你一旦画成画,那不成死招了吗?”
佟湘玉:“你懂啥,要是死招,衡山派是咋起来的。想当年,莫太冲就是个卖包子的,要是没有几下子,能把八千山贼一扫而光。”
白展堂:“八千,你咋不说八万呢。”
佟湘玉:“我不管,反正你给我找一个带画的来。这些都没画。”
白展堂:“真没有,你四处打听打听,哪有剑谱里头带画的。”
佟湘玉:“没有算了,那你到西街找一下胡掌柜。”
白展堂:“干啥呀?”
佟湘玉:“帮我订一个楠木棺材,宽敞一点,最好有夹层。”
白展堂:“行行行,我给你找还不行吗?实在不行,我找个人给你画。这总行了吧。”
佟湘玉:“兴。”

【后院】
莫小贝:“秀才哥。我已经跟双姐姐商量过了。对于今天下午的事,他表示由衷的遗憾。”
吕秀才:“就光是遗憾啦。”
莫小贝:“不不不,还有同情自责。以及深深的内疚。”
吕秀才:“回去转告祝无双,有意见尽管提,就是别动手。”
莫小贝:“我已经批评过她了。她让我郑重的转告你,如果你愿意的话,她可以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吕秀才:“赎罪?我有什么罪?”
莫小贝:“你的罪过,就是在她动手之前,没有及时闪开。”
吕秀才:“你这是欲加之罪。”
莫小贝:“你你什么人啊,我是帮你,不是害你。”
吕秀才:“你还是害我吧,这种帮法,我从来都没听说过。”
莫小贝:“秀才哥,你就认罪了吧。算我求你了,要不然我给你跪下。秀才”
吕秀才:“起来起来,让你嫂子看见我真成罪人了。”
莫小贝:“那你答应了?”
吕秀才:“只此一次,下不违例啊。”
莫小贝:“耶!无双姐真没看错人啊。”
吕秀才:“跟她有什么关系,我这是给你面子。说吧,怎么个赎罪法?”
莫小贝:“很简单,明天一天,无论她干什么事,你一定要抢着干。”
吕秀才:“抢着干?”
莫小贝:“对,而且,一定要低调,低调啊。”
吕秀才:“低调?”
莫小贝:“对对对。千万不要让她发现,你在帮她。你的明白?”
吕秀才:“大大的明白。”

【大厅】
吕秀才:“(做起跑状)放着我来,这种活,我闭着眼睛都能干。”
祝无双:“好啊~我看你干成什么样子。”
客人:“上茶。”
吕秀才:“放着我来,这种活,我拿着大顶都能干。”
祝无双:“哎,你嫌我笨手笨脚不会干活你说啊,你不用着拐弯抹角的。”
吕秀才:“吃好喝好啊(对客人)你什么意思啊。 ”
祝无双:“你什么意思啊,你闭着眼睛拿着大顶都能干,那你怎么不说你哼着小调,喝着小酒咧~。 ”
吕秀才:“我不会唱歌不会喝酒,我真的没那意思。”
祝无双:“吕秀才,我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小肚鸡肠下流无耻。”
(无双转身走了,莫小贝出)
吕秀才:“哎!我没罪呀,我没罪呀。”
莫小贝:“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帮她干活吗?”
吕秀才:“我干了呀,不信你问她。以后这种事,别再麻烦我。(对客人)要吃啥?赶紧说赶紧说。”
莫小贝:“你烦,我还烦呢。我是找谁惹谁了呀,凭啥让我一人担着。嫂子,他们欺负我。嫂子!”(上楼)

【插簪记】
然后是广告时间

【回忆中大厅】
路一鸣:“佟掌柜,这本剑谱是衡山剑法的精要。世上只此一本,你拿去吧。”
佟湘玉:“哎,使不得,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不能要。”
路一鸣:“不是给你的,是给掌门留下的。你抽空帮我督导一下,让他练练。”
佟湘玉:“人家呕心沥血,绞尽脑汁,好不容易想出来的招,死了多少脑细胞。我倒好,啥忙帮不上,一眨眼功夫,就给人家毁了。这要是让

小贝知道了,我哪还有脸见她呀。”
(小贝进,湘玉藏书)
莫小贝:“气死我了,藏,藏什么呢”
佟湘玉:“没有啥,找我有啥事情。”
莫小贝:“人家呕心沥血,绞尽脑汁,好不容易想出来的招,费了多少脑细胞啊。某些人倒好,什么忙也没帮上,一眨眼的功夫,全给我毁
了。”
佟湘玉:“你啥意思嘛?”
莫小贝:“嫂子,你说一个人他做错事儿,不但不思悔改,反而死不认帐,你说这种人。”
佟湘玉: “她不是人,禽兽不如。”
莫小贝:“没那么严重吧。”
佟湘玉:“是不是老白跟你告的密。”
莫小贝:“告密?告什么密,这,这事跟白大哥有关系吗?”
佟湘玉:“咋没有关系,要不是他在旁边抢抢抢抢,事情能到今天这个地步吗?”
莫小贝:“抢抢抢抢,也就是说,白大哥喜欢无双姐?”
佟湘玉:“啥,你刚才说啥?”
莫小贝:“一定是这样的,要不然他瞎抢什么呀。”
佟湘玉:“他他他……”
莫小贝:“哦,他不想让秀才跟无双姐和好,所以就在中间争风吃醋挑拨离间,导致我的计划全盘皆输。”
佟湘玉:“啥啥计划呀?”
莫小贝:“旧的计划,说了也是白说,新的计划正在酝酿之中。”
佟湘玉:“小贝,你要说啥,咋一句话都听不懂?”
莫小贝:“听不懂就对了。”
佟湘玉:“啥意思嘛。(小贝出)人家呕心沥血,绞尽脑汁,好不容易想出来的招,死了多少脑细胞。我倒好,啥忙都帮不上,一眨眼的功夫

,就给人家毁了。这要是让小贝知道了,我哪还有脸见她呀。”

 

【大厅】
老白报一堆画进门

莫小贝:“站住,手里抱的啥,我想学习学习。”
白展堂:“光天化日的,你还想劫道咋的。”
莫小贝:“嘿,不让看拉倒,东西先放这儿,我想跟你好好聊聊。”
白展堂:“聊啥呀,我正忙着呢。”
莫小贝:“哎,这回又是忙着给人家谁添乱呢。”
白展堂:“添乱,添什么乱啊。”
莫小贝:“我的意思,你心里最清楚。”
白展堂:“我,我不清楚。”
莫小贝:“老白同志,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别再勉强,搞那些阴谋诡计有啥意思。”
白展堂:“谁搞阴谋诡计了。”
莫小贝:“老白同志,你就别再心存侥幸了,坦白说呢,还有一线生机。继续隐瞒呢,那可是死路一条哦。”
白展堂:“人生自古谁无死,飞扬跋扈为谁雄。”
莫小贝:“诗里是这么说的吗。”
白展堂:“你甭管怎么说的,打死我我也不招。”
莫小贝:“好,很好(起座拍手)来人呐。”
白展堂:“(四处张望)人在哪儿呢?”
莫小贝:“不,不用来了,我亲自对付你,嗨,香山无影脚。”
白展堂:“住手,这都是赊来的,弄坏了没法还(放画)动手吧。”
莫小贝:“香山无影脚,无影脚。(其实用手掰老白胳膊)”
白展堂:“我觉得你还掰手指头更管用呢,(小贝掰手指头)啊哎呀呀呀,妈呀,疼疼疼。”
莫小贝:“知道疼就好,下回还敢不敢?”
白展堂:“敢!(再掰)啊,不敢,不敢。敢不敢,我说了也不算呐。”
莫小贝:“你还有从犯,谁呀?从实招来。”
白展堂:“(再再掰)哎呀,招招招招,你想啊,这种事,我一个人一个巴掌拍不响啊。”
莫小贝:“你的意思是说,这个阴谋其实她早就知道?”
白展堂:“何止知道,从头到尾她都是主谋,要不然我也不敢呐。”
莫小贝:“这这这,这可麻烦了。无双姐主谋,那她到底喜欢谁吗?”

【湘玉房间】
白展堂:“我喜欢无双,这都哪跟哪啊?”
佟湘玉:“我哪知道?小贝最近可疑得很。不知道都忙些啥呢。”
白展堂:“忙点好,至少剑谱的事没露馅。没露馅吧?”
佟湘玉:“废话,要是露了馅。她还不一口咬死我。”
白展堂:“不至于,他现在正练擒拿手呢,专攻手指头。攥住以后,使劲一掰,咔嚓,(单田芳口音)了不得了,这小贝……”
佟湘玉:“行了行了,别显摆了,你找的画呢?”
白展堂:“这呢,我给你说啊,这些画呢,都是我从周掌柜那赊来的。你喜欢哪种风格呢,就把画家给你找来,现场作画。”
佟湘玉:“这幅就可以,就把这个画家找来。”
白展堂:“那行,那你准备好银子,八十两一张。”
佟湘玉:“他咋不去抢呢。”
白展堂:“便宜没好货呀,给个馒头就给你画的,你敢请啊。”
佟湘玉:“那倒也是哦,哎,这幅贵不贵呀。”
白展堂:“呀,这幅画这画家能来,但是咱得找小六帮帮忙 ”
佟湘玉:“找小六干啥,你说。”
白展堂:“这个画家因为聚赌,刚刚被收押。这个,这个爱逛青楼,惹了一身花柳。(掌柜把画扔了)给扔了呢(掌柜往老白身上擦手)往哪

儿蹭。这个,前两天刚走,胡掌柜给做的棺材(掌柜接着扔)你看你。这个,估计现在正在奈何桥喝汤呢。”
佟湘玉:“哎,奈何桥离咱这儿远吗? ”
白展堂:“你把窗户打开,大头朝下跳下去就到了。”
佟湘玉:“合着没有一个人能来。”
白展堂:(拿第一张画)这个不能来吗,贵点就贵点呗,你就当给自己置办传家宝了。”
佟湘玉:“每页八十两,一共是三十多页,那就两千多两,敢情不是花你的钱。”
白展堂:“抠门样儿。”
佟湘玉:“这是啥嘛。”
白展堂:“这个是用来包画的纸,俗称废纸。”
佟湘玉:“哎,这个画家能不能找来。”
白展堂:“这也忒糙点了吧。”
佟湘玉:“哎呀,不就是个剑谱嘛,只要意思对了就行了,要那么精致的干啥。”

【后院】
无双洗菜,小贝拿了根黄瓜。无双拿回来
祝无双:“哎哎哎,洗洗再吃啊。否则肚子疼。”
莫小贝:“肚子疼,那也总比头疼强吧。”
祝无双:“头疼?你感冒了还是发烧了?”
莫小贝:“我说的是你,吃锅望盆得陇望蜀的,你也不嫌头疼呀?”
祝无双:“你呀又瞎捉摸什么呢?快去。(洗好的黄瓜给小贝)”
莫小贝:“那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必须老实回答我。”
祝无双:“好啊,除了年龄。”
莫小贝:“那好,如果打起仗来呢,人都死得差不多了,全世界就只剩下白大哥和秀才,你会选择谁?”
祝无双:“两个都不选。”
莫小贝:“不行,必须得选一个,要不然人类就灭亡了。”
祝无双:“那就……让人类灭亡去吧。”
莫小贝:“你就那么讨厌秀才呀?”
祝无双:“说真的,我不是讨厌他。我之所以这么生气,是因为,是因为我自卑,我觉得自己配不上他。”
莫小贝:“虚伪。”
祝无双:“我是说真的。他当初要是不干那么多蠢事的话,也许……唉,现在说这些好有什么用啊。”
莫小贝:“那,那他要是给你道歉呢?”
祝无双:“他那么心高气傲,怎么会跟我道歉呢?”
莫小贝:“我说的是如果,那你会原谅他吗?”
祝无双:“那就看他的诚意够不够啦。”

【大厅】
小贝追着秀才
莫小贝:“你跑这么快干嘛?我保证不打你。”
吕秀才:“求求你,求求你,别缠我,烦死了,我这两天很倒霉的。”
莫小贝:“只要你跟无双接倒个歉,我立马放过你。”
吕秀才:“凭什么呀?我做错什么了呀?”
莫小贝:“好,很好,哼哼哼哼,香山无影脚。(当然还是用手)”
吕秀才:“呀呀哎哎。”
佟湘玉:“小贝,放手。听见没有。(小贝放手)小孩还欺负大人了,象话吗?”
吕秀才:“你去转告祝无双,想叫我道歉,下辈子吧。”(跑)
莫小贝:“你给我站住。”(追)
佟湘玉:“你给我站住。”
(老白进)
白展堂:“这干啥呢这是?”
佟湘玉:“才回来,人呢?”
白展堂:“人,(一老人出)您老这,这儿。慢点儿,慢点儿。”
佟湘玉:“老爷子,您老今年贵庚啊?”
老人:“不贵,五文钱一张画。只关画,不管裱,谢绝侃价。”
白展堂:“(对湘玉)耳朵不好使,(对老人)他是问你多大岁数?”
老人:“我只会画画,不会数数。”
佟湘玉:“那就先画起来,先画起来。”
老人:“画不了。”
佟湘玉:“咋了吗?”
老人:“我这个胃里头没食啊。我饿了好几天了,我这一哆嗦呀,手没劲,拿不住笔呀。”
佟湘玉:“我这就叫人给你弄去啊。想吃点啥?”
老人:“你们这有没有,那没走油的走油肉啊?”
百展堂:“怪不得的这老头这么胖,你就不怕消化不良?”
老人:“凉了你热热不就成了嘛。不我在乎啊,什么酱肘子,什么火爆腰花。你都招呼呀,去,赶紧做去。哎,送楼上给我。”

【街上】
莫小贝:“秀才哥哥,算你跑得快,你以为这样就能难倒本红娘了吗?邱小冬,你过来。”
【客房】
老人:“老朽我呀,没别的嗜好,就喜欢画画,小的时候我就喜欢画,八岁那年,我还换过两肉夹馍呢。哎呀,那香哦。”
佟湘玉:“等你画完了,我给你准备一袋肉夹馍。”
老人:“好,酒足饭饱,可以开工了。”
白展堂:“哎呦,好,笔墨伺候,(被掌柜瞪了一眼),我去伺候。(拿笔墨)赶紧画,赶紧画。”
老人:“有什么要求,你们可赶紧说,待会儿画好了,可就不好改了。”
佟湘玉:“动作越漂亮越好。”
白展堂:“对。”
老人:“明白,是人都漂亮,那否则叫画吗?”
佟湘玉:“感觉越逼真越好。”
白展堂:“逼真。”
老人:“逼真,明白,你让我画假的我还不会画呢。快走,你们在这我画不出来。”
白展堂:“那行那行。”
佟湘玉:“画啊。”
(两人出)
白展堂:“别喝了,一会喝醉了。”
老人:“哎呀,罗嗦个啥呀。真是。”
(过了一会)
老人:“画完了,收活吧。”
白展堂:“哎呀,这么快就好了。”
佟湘玉:“画得快呀,姜还是老的辣呀。”
白展堂:“那你不看是谁找的。”
(那起幅画看,面色凝重)
佟湘玉:“画得不好?我看一下。”
白展堂:“你还是别看了。”
佟湘玉:“看一下嘛。(抢过)(对老人)谁让你画 春 宫 图的。”
老人:“你们不是让我画的吗?”
白展堂:“谁让你画了。”
佟湘玉:“我让你画的是剑谱。就是两个人比剑。”
老人:“我明白了,明白了。”
佟湘玉:“那您以前画过剑谱没有。”
老人:“画过,小时候听书,一高兴我就画两张,剑谱拳谱我都会画。”
白展堂:“您那叫剑谱吗?”
老人:“怎么不叫剑谱啊,那剑谱都是人画出来的,自己想出来的动作,潇洒,漂亮。”
佟湘玉:“只要漂亮就行。赶紧,接着画。”
白展堂:“画吧,我在这儿看着。”
老人:“你们在这看着,我画不出来呀。”
佟湘玉:“快点画啊,我等着急用呢。”
白展堂:“别喝了啊,抓紧点。”
老人:“剑谱……剑谱怎么画来这。”
【小贝房间】
邱小冬:“当当当当。”(举起一张纸)
莫小贝:“这么快就写完了?你可千万别糊弄我啊。”
邱小冬:“你好好读读,看看什么叫文采飞扬。”
邱小冬:“这是吕先生的笔迹。我自个的字啊,比这好多了。”
莫小贝:“无双吾妹,见信如晤。”
邱小冬:“这是标准格式,开头都得这么写。”
莫小贝:“哦,夫何瑰逸之令姿,独旷世以秀群?”
邱小冬:“形容她非常有气质。”
莫小贝:“哦,表倾城之艳色,期有德于传闻?”
邱小冬:“形容她非常有姿色。”
莫小贝:“佩鸣玉以比洁,齐幽兰以争芬?”
邱小冬:“形容她啊……非常有味道。”
莫小贝:“喂喂喂,你有没有搞错,我让你写的是道歉信,你上来就夸,还夸得这么肉麻。”
邱小冬:“这你就不懂了,对付女生啊,尤其是这里(指脑袋)不太好使的女生,这招最管用。”
莫小贝:“你不知道,其实无双姐和秀才走到一块,其实挺苦的,她们俩能走到一起,真的很不容易,我的意思是说,能帮一把就帮一把,这

样,我嫂子和白大哥,不就也省一份心吗。”
邱小冬:“那……你有什么好处呢?”
莫小贝:“没好处就不帮了,哎,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自私啊。”
邱小冬:“得得得,算我什么也没说,送你的信去吧。”
莫小贝:“这份信是我最后的希望,你要是敢给我弄砸的话……”
邱小冬:“那我就把所有的书都嚓嚓撕了。从此告别文坛。”
莫小贝:“就这么定了。无双姐,这有一份信。”

【后院】
祝无双:“无双吾妹。”
莫小贝:“就是无双,我的妹妹。”
祝无双:“真以为我不认识字呀?”
莫小贝:“呵呵,那您接着看,接着看。”
祝无双:“见信如晤。”
莫小贝:“就是会晤的……是这个意思吧?”
邱小冬:“这都知道,真有文化。”
祝无双:“夫何鬼兔之令次女。”
邱小冬:“是瑰逸之令姿。”
莫小贝:“(对小冬)就你能,(对无双)无双姐,您甭理他。接着看,接着看啊。”
祝无双:“独广世以乃群羊。”
邱小冬:“独旷……当我没说。”
祝无双:“你说吧,我不在乎。”
莫小贝:“无双姐,你怎么了?”
祝无双:“她不就是嫌我没文化嘛。”
莫小贝:“不是,他他他那个……”
祝无双:“他他他,他多有文化,什么怪字都认识。”
邱小冬:“哪些可都是常用字啊。”
莫小贝:“(对小冬)你少说两句能死啊。(对无双)不常用,不常用。有些字连我都不认识。”
祝无双:“那他还写,明知道我没念几年书,写这种信来羞辱我。吕秀才,欺人太甚,吕秀才,吕秀才。”

【大厅】
祝无双:“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吕秀才:“我都说多少回了,那份信真不是我写的。我对天发誓。”
祝无双:“不是你写的是谁写的?”
莫小贝:“是他,就是他写的。”
吕秀才:“好好好,是我写的,我总不至于写份信都要抄书吧。”
莫小贝:“抄书,抄什么书?”
吕秀才:“夫何瑰逸之令姿,独旷世以秀群,这明明是陶渊明的闲情赋。”
莫小贝:“邱小冬!”
邱小冬:“我明天就转学,拜拜了你呐。”(跑了)
祝无双:“莫小贝,过来。坐好,到底怎么回事儿。”
吕秀才:“是不是你写的。”
莫小贝:“不是啊。是他非要写,我拦都拦不住。”
祝无双:“他为什么要写信给我?”
莫小贝:“这不明摆着吗,他看上你了呗。”
祝无双:“莫小贝!”
吕秀才:“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佟湘玉:“咋的了这是,小辈你又干啥了?”
莫小贝:“我没有啊。”
祝无双:“白纸黑字。”
吕秀才:“铁证如山。”
白展堂:“你还敢抵赖不成。”
莫小贝:“我,我不干了啦。”
白展堂:“你看跟小郭学的。”
莫小贝:“我忙里忙外这么多天,就是为了让你们俩和平和睦以及和好如初。到头来,一句感动感谢以及感人至深的话都没有跟我说。还合起

伙来骂我,欺负我。早知如此,我就应该跟陆师兄回衡山,我现在就走,省得心烦。”
佟湘玉:“哎,小贝,小贝。”
莫小贝:“你放开我,放开我。我踢了啊,香山无影脚。无声无色般若神功。你不要动我。”(三人扭到一块,无双秀才无语对视)

【过了一会儿的大厅】
老人:“好了!谁来看看。”
莫小贝:“你们看什么呢?”
佟湘玉:(藏)“没有看啥,没有看啥。”
莫小贝:“让我看看。”
佟湘玉:“大人的事,小孩不要管。”
白展堂:“就是就是。”
莫小贝:“让我看看怎么了?”
佟湘玉:“都是一些不健康的东西。”
老人:“什么不健康,谁说的。”
白展堂:“这耳朵不是不好使吗?”
老人:“酒喝足了,耳朵就好使了。”
莫小贝:“莫小宝!”
(众人一惊,小贝抢到画)
老人:“让他看看吧。”
莫小贝:“咦?这些不都是衡山剑法吗?”
佟湘玉:“你咋知道的。”
莫小贝:“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你看,这招呢是平沙落雁。这招呢,是大浪淘沙。”
佟湘玉:“这怎么可能吗?(对老人)这些招数,你咋知道的?招数。”
老人:“我自己想的,我小的时候啊,去听评书,听得心里头高兴啊,这一高兴我回来就画上它两张,八岁那年,我还用他换过两肉夹馍呢”
白展堂:“跟谁换的?”
老人:“名字记不清了,是个卖包子的。”
佟湘玉:“是不是姓莫?”
老人:“对。”
佟湘玉:“叫莫太冲?”
老人:“不是,那是他的外号,而且,他也不能念成莫太冲(一声),应该叫莫太冲(四声),他这个人啊,脾气太暴躁了,专好替人打抱不

平,所以他干什么事都很冲,大家都劝他,莫太冲莫太冲,时间一长,他真名叫什么,反而倒记不住了。”
佟湘玉:“也就是说,衡山剑法是你创的啊?”
莫小贝:“不,不可能。我太爷爷剑法超群,他一个人剿灭了八千山贼呢。”
老人:“是杀过山贼,八个呢。”
白展堂:“八个?”
老人:“衙门赏给他八两银子,他用这笔钱买了个山头,还成立了个什么派,而且这个派到现在还在。”
(莫小贝开始撕画)
老人:“撕吧撕吧,它已经活在我心里。”

【小贝房间】
莫小贝:“假的,全部都是假的。名字是假的,剑法是假的,传说是假的,掌门也是假的。”
佟湘玉:“又胡说,你也成假的了?”
莫小贝:“我从来就没干过一件掌门该干的事,这难道不是假的吗?”
佟湘玉:“就算啥都是假的,有一样,他肯定是真的。”
莫小贝:“哪样?”
佟湘玉:“侠义的精神。你太爷爷,咱先不管他的减法如何,他可是单批匹马消灭了山贼啊。要不是这样,就单凭一本假的剑谱,怎么会有后

来的衡山派。”
莫小贝:“那我太爷爷好歹也剿灭了好多山贼呀,可我呢,我又做了什么呢。”
吕秀才:“你帮了我和无双呀。”
祝无双:“对呀对呀,要不是你的话,我们俩还闹别扭呢。”
吕秀才:“对。”
莫小贝:“如果你们俩真的和平和好以及和睦如初的话,就做一个给我看看。”
(两人抱了一下)
莫小贝:“噢也,本掌门正式宣布,红娘行动到此结束。”
(老人进)
老人:“我该杀青了,谁负责结帐啊?”
白展堂:“我我,我负责,我负责。说好五十文吗,来,多给十文。”
老人:“谢谢,以后有这种事还找我啊。不光是剑谱,拳谱刀法我都行。”
佟湘玉:“自己留着学吧。”
老人:“哦,点穴啊。画过,我还给取了个特别好听的名字,叫葵花点穴手。后来听说一帮小混混还在那练呢。”
(老人离去)
祝无双:“辱我师门,我跟他拼了。”
白展堂:“无双,快花点穴手。”

【本回完】
下回书 于追风盗圣吓破胆 见芙蓉秀才欲断魂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