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四十回 庆中秋好梦一日游 历磨难客栈重聚首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四十回 庆中秋好梦一日游 历磨难客栈重聚首【文字剧本】

第四十回 庆中秋好梦一日游 历磨难客栈重聚首

 

参加演出:

佟湘玉----闫妮饰
白展堂----沙溢饰
吕轻候----喻恩泰饰
郭芙蓉----姚晨饰
莫小贝----王莎莎饰
李大嘴----姜超饰
燕小六----肖剑饰
赛貂蝉----刘敏饰
莫小宝----赵旭饰
本集编剧:宁财神

 

[大堂,晚]
(众人聚餐桌前)
掌柜:行了行了,差不多就行了。(举杯)我宣布,中秋赏月会正式开始!干杯。
众人: (举杯)干杯!干,干!(饮毕,垂头丧气)
掌柜:咋了这是?展堂?
老白:甭管我,你们赏你们的,我喝两盅(举杯,喝酒)
掌柜:大家是不是都想家了呀?
小郭:去年这个时候,我还在家呢。跟我爹我娘一起评诗赏月。切磋武功。唉,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好不好。(摸耳朵)有没有在想我.
掌柜:(拍案)不要破坏气氛!小贝,站起来!(扭头看小贝,手势示意)给大家背首诗。(挥手)解解闷。(放下手)最好是跟月亮有关的啊!
小贝:(伤感)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昔是何年?
秀才:我欲成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呜咽声)
掌柜:行了行了,好好的赏月会,给弄成追悼会了。大家都开心一点吧。
老白:开心的起来吗我?你们一个个的还都有个家想,可我呢?(喝酒)
小贝:(托腮)你还有个娘想,我连娘都没了。
秀才:没有也可以想啊。我连我娘长啥样都记不起来了。
大嘴:我娘连我长啥样都忘了。只能靠手摸。
掌柜:我娘见了我跟没见一样,她的心里头只有我弟。
小郭:我娘眼里只有我,可我太让她不省心了(欲流泪)把她脸都丢尽了。(低头)
掌柜:丢啥脸?现在不是挺好的?
小郭:如果我当初没来这儿,而是继续闯荡江湖,没准我现在已经是一代女侠了。
大嘴:如果我当初没辞职而是继续当捕头,没准这会儿我都已经是四大神捕了。
老白:如果当初我学的不是武功而是医术,没准我现在已经是远近文明的神医了(喝酒)。
秀才:如果当初我没有选择读书,而是好好做生意,没准现在整条灯市街都是我的了。
小贝:如果当初我哥没死,而是把衡山派发扬光大,没准现在连糖葫芦摊都有了。想吃几串吃几串。
掌柜:如果当初我相公没有死,没准我连娃都有了,一家人团团圆圆和和美美多幸福呀!
众人:(音乐)唉!(摇头)
(明月为背景,幕黑)

[街上茶摊,晚]
小六:(音乐)如果我当初留在村子里,没当捕头,兴许现在连媳妇儿都娶上了。唉!

[字幕]
如果以上假设全部成真……

[街头,白天]
掌柜:(拉小贝,欲夺其糖葫芦)别吃了呀!吃多了拿什么卖钱呀!(夺下,转身放好)明年的学费就靠它了呀!
小贝:学费我哥会帮我交的嘛!他不管你难道还不管我呀!(抹嘴)
掌柜:你这话啥意思嘛?你哥对我好着呢!
小贝:你嫁过来快三年了,就见过他三四面,其中一面还是新婚之夜。这叫好?(舔手)
掌柜:他在外面忙事业嘛!我这个做妻子的,就应该在背后默默的支持他。
小贝:他真要在外面忙事业就好了。(继续舔手)
掌柜: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吗?
(小贝眼瞅糖葫芦,掌柜的无奈,拿过一支,递给小贝)
掌柜:说吧。
小贝:(边吃糖葫芦,边说)我听他们说,我哥在外头养了个女人。(掌柜的掐小贝)拧我!
掌柜:他要是那样的话,还娶我干什么呀?
小贝:别着急呀,嫂子,我哥他不管你,还有我呢。有我在,谁也不敢把你怎么着。啊。
掌柜:(搂过小贝)小贝……嫂子就算没有白疼你啊。
小贝:那你再给我串糖葫芦?(掌柜的又拿过一串糖葫芦,递给小贝)你哭什么呢?嫂子。有这工夫,你还不如去找我哥算帐去。
掌柜:上哪儿找嘛?再说了,见了面之后,说点什么好呢?
小贝:我想想啊。(装掌柜的)好久不见,你忙啥呢?
掌柜:(学莫小宝)你怎么来了呀?谁叫你来的?
小贝:(学掌柜的)我是你老婆,你是我老公,我来看你,不犯法吧?你那小浪蹄子呢?牵出来遛遛。
掌柜:(学莫小宝,扇小贝一巴掌)你才是个小浪蹄子呢!你给我滚回去。少在这给我丢人现眼!
小贝:(学掌柜的)要回咱一起回,要不然我一头撞死在这儿,你信不信?
掌柜:(拦住小贝)哎哎哎,这有点太过了吧?我倒不是怕死,但这大庭广众的。
小贝:(打断掌柜的)要的就是大庭广众。一哭二闹三上吊,我哥就吃这一套。走走走啊,嫂子。(拉掌柜的走)
掌柜:我还没准备好呢。
小贝:走走走。(拉走掌柜的)
掌柜:小贝,我还没准备好,还没准备好呢。
小贝:这事儿你准备什么呀?
(两人走到老白“医馆”前)
小贝:趁着现在年轻,好好地赌一把。等你老了,连赌的资格都没有了。
掌柜:你说得到轻巧,万一赌输了怎么办?
(老白看了看身边的怡红楼)
小贝:输了,输了大不了回家。赢了,那可是一辈子的荣华富贵呀,嫂子。走啦,走啦。(又拉起掌柜的)
老白:(起身,怒斥)住手!
(二人楞住,老白拿起药箱,拉过掌柜的)
老白:你别害怕,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
掌柜:这位先生……
老白:(对小贝)想不到你小小的年纪,就敢逼良为娼?
小贝:你是谁? 我们家的事儿用得着你管?
老白:公道自在人心,这事儿我管定了!(后撤一布,摆出比武的姿势)哈
小贝:哈。
(二人僵持转)
老白:(唱)路见不平一声吼啊,该出手时就出手。
(小贝一招把老白打趴下)
掌柜:小贝,你别胡闹,(跑过,扶起老白)先生。
小贝:他凭什么骂我?什么人哪这是?
掌柜:(对老白)起来,对不起啊。
老白:(纳闷)没事儿,你们?
掌柜:我们是来找人的。不是来卖身的。(指小贝)这是我妹妹,快叫人。
小贝:(不屑)哼!
老白:不必了,不必了。
掌柜:先生贵姓啊?
老白:免贵姓白。这是我的名帖。(递上名帖),有空记得常来捧场。(小贝走道掌柜身边,老白躲)没空就算了。(老白拿起药箱,跑)
(老白出,掌柜的看名帖)
小贝:上面说啥?
掌柜:(念名帖)白氏医馆,药到病除,妙手回春……

[客栈]日
(小贝与掌柜的走进客栈)
秀才:客官,打尖还是住店?
掌柜:住店。
秀才:楼上请。
(秀才带掌柜的,小贝上楼)
秀才:左边第一间。有事儿招呼啊。
掌柜:好。
(秀才下楼来)
大嘴:哈哈哈哈。
(大嘴(捕头)带着小六进)
大嘴:吕掌柜。
秀才:呀,李捕头来了?
大嘴:来了来了,这什么呀?我看看。(夺过帐本)
秀才:账本儿……
大嘴:(看账本)哎,这两天你生意不错呀?
小六:挺好的。
秀才:一般一般,都是托您的福啊。(作揖)
大嘴:(伸手)拿来吧。
秀才:什么呀?
大嘴:治安费。
小六:你装嘛傻呀?
秀才:不是刚交的吗?
大嘴:(收回手)合着前两天你吃过饭,今儿你就不吃了?
秀才:(打断大嘴话)这个月已经交了七八回了。
大嘴:最近乱,闹山贼,弟兄们还缺兵器呢!(指小六)合着你不能让我们空手夺白刃,是不是?
秀才:(吓跑)那什么,上个月不是刚买过一批吗?再说朝廷又不是不给。
大嘴:(失去耐心)少废话,交不交你给个准信。
(秀才沉默不言,小六拔刀)
小六:帮我照顾好我七舅姥爷。
秀才:别别别,我给,我给。(掏口袋,数银子)这日子还让不让人活了?
大嘴:(抢过银子)拿来吧。
秀才:里面还有几钱碎银子呢。
大嘴:权当是预交下回的了。(转身看到账台前的酒)哎哟,这酒不错,(秀才欲言,被小六制止),这得拿回去给弟兄们尝尝。
秀才:使不得,压箱底儿的啊,这是。(欲制止大嘴)
小六:(拔刀)帮我照顾好我七舅姥爷。
秀才:(口气缓和)慢慢喝,慢慢喝。
(大嘴,小六出)
秀才:这生意怎么往下作呀?
(小郭敲门)
秀才:(起身)客官里面请,打尖还是住店啊?
小郭:我是来吃饭的,有没有既便宜又解饿的,呃(打隔) 。
秀才:打隔你还吃啊?
小郭:(放下东西)我那是饿隔。
秀才:棒子面粥你要不要?
小郭:多少钱一碗?
秀才:不要钱,随便喝,想喝多少喝多少。
小郭:那就来一桶。
秀才:一桶?反正馊也是馊了,我给你拿去啊。
小郭:快去快回,呃(打隔)。
(秀才出)
(小郭用碗盛桶里的粥,桶已见底)
秀才:怎么样?(小郭打隔)还没吃饱啊,打饿隔呢?
小郭:这次是饱隔。一次也不能吃太饱了,有个七八分饱就行了。(把桶递给秀才)
秀才:(接过桶)你下次还想喝,再来找我啊。
小郭:由你这句话,我可以帮你一个忙。
秀才:(不屑)帮啥忙呀?
小郭:有谁欺负你,或者欠钱不还什么的,我可以帮你做主。
秀才:(再次不屑)就你呀?算了吧。
小郭:排山倒海(把桌上的碗排碎)
秀才:(走上前,大吃一惊)这……
小郭:这是惊涛掌,天底下只有四个人会使,三个是男的,唯一的女性就是在下。
秀才:(走近)你就是侠女,郭芙蓉?
小郭:怎么?还不信?排山……
秀才:别别别,我信,我信。(仔细打量小郭)可是您怎么会落魄到这般天地呀?
小郭:废话。你见过几个当大侠的是有钱人?(拿过茶杯,给自己倒茶)我是侠女,又不是歌女。我上哪儿赚钱?
秀才:(坐)真是的,作大侠野蛮辛苦的啊。
小郭:苦是苦了点,但是心里舒坦。(喝茶)
秀才:(打量小郭)都这样了,你心里还舒坦呐?
小郭:哎,只要能让百姓安居乐业,不受欺凌,(起身)受多少苦我都值了。谁叫咱是侠呢?离开家之前,我爹送我两句话,再累再苦只当是二百五,再难再险只当是二皮脸。
秀才:(肃然起敬)郭女侠,请受在下一拜。(跪倒在地)
小郭:起来,起来。(扶起秀才)你有什么冤屈只管说。我替你做主。
秀才:咱们镇有一恶霸。他叫李秀莲,浑名,李大嘴。
小郭:(打断秀才)这个人我倒听说过。关中四大恶捕之首。
秀才:对对对,就是他。(向小郭诉苦)为非作歹,无恶不作。把我欺负的那个惨啊。(哭)

[客房]日
(掌柜的看着老白名帖发愣,小贝坐在床边吃糖葫芦)
小贝:嫂子,我饿啦。(小贝坐到桌旁)还向我哥那事儿呢?
掌柜:向他干嘛呀?想了也是白想。不如就这么算了。
小贝:算啦?什么意思?
掌柜:反正是他先不要我的呀,我还不如识点儿相,求他把我给休了(拍案)。
小贝:嫂子,你你可不能破罐破摔啊。
掌柜:你才是破罐呢,他占着茅坑。
小贝:啊?
掌柜:不那个(声音渐小),他不嫌腿酸,我还嫌腰疼呢。
小贝:可是你们俩一起都快两三年了。还差这么一会儿?
掌柜:不懂,有些事情,在一瞬间就像焰火一样,嗖的一下……
小贝:(仰头)就窜天上去了?
掌柜:(音调依旧低沉)然后嗵的一声,在心底就炸开了。
小贝:(唱)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掌柜:(笑)你是怎么知道的啊?
小贝:我,我那时饿的,你我就不知道了。
掌柜:(拍小贝)那你在屋里呆会儿,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去,啊?
小贝:(拉回掌柜的)哎,咋不带我一起去?
掌柜:你不是饿坏了吗?休息一下,保存体力,等着一顿大餐吧。
小贝:(点头)哎,那你早去早回啊。
掌柜:(回头拿起桌上老白的名帖)知道了。
小贝:我支持不了多久了啊。
掌柜:(拿着名帖,跑出)知道了。

〔大堂〕日
(秀才继续与小郭诉苦,掌柜的从楼上下)
小郭:(气愤)太欺负人了!
秀才:(对小郭)稍等一会儿。(走到掌柜的身旁)客官,有啥吩咐吗?
掌柜:(拿起老白名帖)跟你打听个地方,这个医馆里这儿远吗?
秀才:不远,出门往东,到街角往右拐,不过他啊,到处溜达,不一定在。(看着掌柜的)你病了?
掌柜:(手捂着自己的喉咙)嗓子疼,估计是伤风了吧。
秀才:那我建议您呀。多走几步,去西街那家医馆。
掌柜:为什么呀?
秀才:(无奈)这就不好明说了嘛。您听我的,没错的。
掌柜:那我自己找找看。哦,对了,弄点吃的送到楼上去。(装作嗓子疼)
秀才:好嘞。
掌柜:谢谢啊。
(掌柜的出,小郭起身活动筋骨)
秀才:你这是干什么呢?
小郭:(继续活动)先热个身,待会儿帮你出头。
秀才:你不会想是在这儿动手吧?
小郭:那还能在哪儿?李大嘴怎么说也是个捕头,我总不能到大街上打吧?
秀才:(坐下)你可以偷袭呀。躲在半路上,趁其不备,突然蹿出来,就是一刀子。(手比捅刀子动作)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来。
小郭:住口!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啊?
秀才:(想了想)女侠。
小郭:(怒)那个女侠会干这种事情?还偷袭呐。真要那么容易的话,你请两个杀手,不是更好。
秀才:(小声嘀咕)请杀手不得花钱哪?
小郭:(拍案)住口!
秀才:(立即改口)花不花钱倒是小事儿,就怕到时候东窗事发,那就麻烦大了。
小郭:(起身)你这有什么贵重的东西,赶紧收起来啊。回头动起手来,砸坏了,怪可惜的。
秀才:(与阻止小郭)哎哎,我这桌椅板凳,这些瓶瓶罐罐,都是前朝的古董呢。
小郭:那就全收了,正好腾个地方出来。
秀才:你就不能不在这儿打呀?
小郭:(口气强硬)不能。我决定的事儿,没人能改。先说好了,要胳膊还是要腿儿啊?
秀才:什么胳膊什么腿啊?
小郭:我帮你卸他俩胳膊或者腿儿,(坐下)如果全要的话也行,你多准备点金创药,否则容易出人命。
秀才:(吓得坐到凳子上)我要这些个东西干嘛呢?
小郭:留点纪念嘛,做个标本或者泡个大补酒什么的,具体用途,你自己琢磨吧。(拿起行李,欲走)
秀才:哎哎哎,你去哪儿啊?
小郭:这你甭管,待会儿你记得把他约出来,按计划行事。
(小郭出)
秀才:(倒在桌上,无奈)完了,完了,这回真要出大事儿了。
(掌柜的拿着老白名帖进)
秀才:没找着啊?
掌柜:没有。
秀才:他这个人喜欢溜达,(指着门外)没准待会儿就在外面摆摊。
掌柜:咳咳,(装作嗓子疼)谢谢啊。
(掌柜的上楼,秀才郁闷)

[白氏医馆]日
(掌柜的来到医馆,老白看小说)
掌柜:白氏医馆,怎么就开在这儿了呢?
老白:流动的。(看书)
掌柜:(笑)够简陋的啊。
老白:有病看病,没病上一边儿待着去。(看书)
掌柜:咳。嗓子疼。
老白:(头都没有抬,拿出一瓶药)川贝枇杷膏,刚熬的(看书)
掌柜:多少钱呐?
老白:看着给吧,不能少于三文。(看书)
掌柜:那你还说看着给?
老白:废话,我不挣点银子,靠啥养家糊口啊?(看书)
掌柜:你已经成家了?
老白:呵,我倒是想啊,谁要我啊(看书)
掌柜:我……
老白:(抬起头,看到掌柜的)哎,你怎么来了?
掌柜:挺用功的嘛,都喜欢看什么书啊?
老白:凡是和医学沾边的都爱看(掌柜拿书)什么千金良方啊,本草纲目什么的。
掌柜:三侠五义?
老白:(拿过书往后扔)这不是我的(拿川贝琵琶膏)诶,这药不能吃啊,过期了。
掌柜:那你还往出卖?
老白:反正也吃不死人。
掌柜:啊?
老白:吃死了我也能给他救回来,呵。
掌柜:心要是死了,你能救吗?
老白:(又拿出一包药)快速救心丸,拿回去试试。
掌柜:没用的,(老白把药扔了)她的心早就像死灰一样了。
老白:(再拿出一包药)九转回魂丹,一颗下去,就是投胎都能把魂儿勾回来。
掌柜:她还没死呢。(老白接着扔药)
老白:(又是一包药)穿肠腐骨散,这个药(指着身后)配合着刚才那个药,两个药一块儿吃,让她一会儿生一会儿死,半死不活。
掌柜:你怎么就听不明白呢,我是说,心死了,就是心死了,你明白吗?
老白:喔,我明白了,玲珑开窍丹,本产品系采用当归牛黄等各种名贵中药制成,长期服用,可增强人的智力,又可提高人的免疫力,服用三个疗程以后,再笨的死心眼子都能活份起来,你可以试试,明日之星有可能就是你喔。
掌柜:(接过药瓶)算了吧,我还是老实点儿。继续受我的活寡吧。(转身走)
老白:喂。
掌柜:(回头)嗯?
老白:(低声)你刚才说嫁给我是真的假的?
掌柜:你说什么?
老白:哦,你的川贝琵琶膏。
掌柜:(笑)你自己留着吃吧。我的病,吃什么药也没用了。
(掌柜的走)
老白:(放下药瓶,抽了自己一巴掌)笨啊。还看什么武侠呀?看了也白看。

〔大厅〕日
(秀才在店内徘徊,惆怅不已,大嘴带着小六进)
大嘴:哈哈哈哈。
秀才:李捕头。
大嘴:哎,吕掌柜。
秀才:(无奈)您又来了?
大嘴:哎,你别害怕啊。(掏出银子)今儿我不是来收钱的,我给你送钱来的。(把一个铜板扔到桌子上,秀才立即拿起铜板)赶紧弄桌子菜去啊。
秀才:(看着铜板)一文钱?
小六:一文钱怎么的了?
大嘴:(打断小六)别对人这么横。(又往秀才手里放了一枚铜板)那就再加一文。给我炖个蹄膀,炒个虾仁,弄壶好酒,(秀才欲言)哎,我跟你说啊,就今儿上午那酒就不错。哎,你多预备几坛子,我拿回去给弟兄们尝尝。
秀才:(打断大嘴)那已经是最后一坛子了。
大嘴:那就到别地儿买去!(对小六)汾酒就行吧?(小六点头)但得是杏花村的,不许掺水。(秀才看着手中的铜板不动)愣着干嘛?
小六:还不快去!
秀才:两文钱,我……
大嘴:(对小六)噢噢,那咱就再加一文?
小六:(拍案,怒目)不加!
大嘴:(假模假样)别冲人那么横。人家做生意是吧? 那就再加……(刚要伸手,又把收缩了回来)吃完饭再加,呵呵呵呵(奸笑)(秀才不动)给给给,给你,瞧你那小气劲儿。(对小六)要不怎么说无奸不商呢?
小六:(小声改正大嘴)无商不奸。
秀才:(小声嘀咕)还不知道谁奸呢?
大嘴,小六:你说什么?
秀才:那啥,(把钱塞到大嘴手中)这钱你拿着,你到别处去吃啊。
(大嘴,小六翻手拿下秀才)
大嘴:怎么着?三文钱就不是钱哪?你个小掌柜,还跟我耍起脸子来了,是吧?
秀才:(服软)不敢了,不敢了。
大嘴,小六:快去!
(推倒秀才,秀才怒目)
大嘴:看,看什么看,你信不信我(拔刀,秀才跑)赶紧去啊,去晚了三文钱我也不给你,哈哈哈哈。(奸笑)
(秀才叹气,正欲做饭,小郭进,倒在门口)
小郭:(有气无力)吕掌柜。
(秀才跑出,扶起小郭)
秀才:你怎么这个点就来了?
小郭:我来跟你说一声。我今天有可能打不了了。
秀才:谢天谢地。(小郭瞪秀才)为什么打不了了?
小郭:你那棒子面粥,搁了多久?
秀才:(翻翻眼皮)现熬的。(小郭瞪)昨晚乘的粥底,现兑的水。(小郭再瞪,抓住秀才)好吧,前天熬的。
小郭:(依旧无力)你害死我了!
秀才:怎么了?
小郭:拉肚子拉得我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声音渐弱)
秀才:那就赶紧找个医歇会儿。我扶你进去。(扶起小郭往楼上走)当心。
大嘴:站住。
小六:等一下。

 

-----------------------------追捕记---------------------------------------

 

[大厅]日
(大嘴,小六起身)
大嘴:谁呀?这是?
小六:谁呀?
秀才:我表妹。
大嘴:我怎么没听说你有个表妹呀?
小六:我也没听说过。
秀才:远房的,不常来往。
大嘴:哦。(把秀才扒拉到一边,色迷迷的对着小郭)多大了?
小六:(站到楼梯上)几岁了?
秀才:(凑过来)十七?(大嘴,小六瞪秀才)十八? 十九? 不超过二十。 可能二十出点头。(对小郭)赶紧说吧,李捕头问你话呢。
小郭:(怒)跟他又不熟,凭什么告诉他?
大嘴:哎。(欲急)
秀才:(为小郭辩解)她的意思就是说,那什么,女孩子家的年龄阿,不方便透露。
大嘴:(推开秀才)哈哈哈哈,(用手指戳小郭)淘气。
小六:调皮。
大嘴:我就喜欢这个调调。
小六:我也喜欢。
大嘴:(拈起小郭头发)有婆家了么?
小郭:(推开大嘴)没有,你满意了吧?
(秀才跑过来,与大嘴,小六一齐拍手)
秀才,大嘴,小六:耶!
大嘴:(拉过秀才)你跟着添什么乱?去!
秀才:(跑到小郭身边)那啥,您二位慢慢聊,我扶她进屋。
大嘴:(再次拉开秀才)哎,不急不急不急。(对小郭)既然你没有婆家,我就勉为其难,我帮你寻摸一个。(拉小郭坐下)
小郭:(怒) 我谢谢你全家了。
大嘴:甭客气,要谢就谢咱七侠镇的衙门好,哈哈哈哈。
秀才:凭什么呀?
小六:捕快娶亲,衙门给补贴三十两银子。
大嘴:(拉过小六,低声)你跟他们说这些干吗?到时候,人归你,银子归我怎么样?
小六:不是,你也太黑了吧?
大嘴:你。
小六:(无奈)给我留点,还得置办新房呐。
大嘴:那人归我,银子归你。(指着小六)你想清楚点。
小六:(看了看小郭)不行,我要人,要人。
大嘴:要人是吧?说好了啊?
大嘴:(对小郭,秀才)哈哈哈哈,(奸笑声吓倒小郭,秀才)我的这位小兄弟啊。
小六:我。
大嘴:体健貌端无婚房,有各种不良嗜好。
(小郭,秀才愣)
小六:体贴老婆,孝敬妈妈。
秀才:(扶小郭)你们慢聊,我带她回屋。
大嘴:等会儿,(压住秀才)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带走!
(小六欲带秀才走)
小郭:住手!(看着大嘴)我答应你,不过我有个条件。
大嘴:(走到小郭身旁)什么条件?
小六:嘛条件?
小郭:你要备好聘礼,明媒正娶。
大嘴:没问题。明天一早,我就带小六来提亲,哈哈哈哈哈。
(二人出)
秀才:(走到小郭身旁)郭女侠,你这是何苦呢?
小郭:(表情痛苦)你以为我真嫁呀?等我休息一宿,把身体调养好,明天就叫他们好看!(捂着肚子)
秀才:怎么了?
小郭:茅房,茅房在哪儿?
秀才:茅房在那。
(秀才带小郭进后院)

[客房]日
(小贝坐在床边,吃着糖葫芦,实在吃不下,吐了出来,掌柜的进)
掌柜:小贝。你怎么了?(拍小贝后背)怎么了?说话呀,怎么了?
小贝:我没事儿,糖葫芦吃多了。
掌柜:(收起糖葫芦)那你还吃呀?不是让他们送饭上来了吗?
小贝:饭呢?饭呢?饭呢?存心想饿死我嘛。
(小贝又吐)
掌柜:我找他们算账去。(掌柜的欲出,小贝倒地)小贝,千万要挺住啊。(扶起小贝)嫂子带你看医生,不要怕啊。(小贝说了什么,含糊不清)你说什么?大声点儿?
小贝:我这辈子……
掌柜:你别再说了。有嫂子在,你不会死的。不会死的。
小贝:(在掌柜的怀里挣扎)让我把话说完。
掌柜:你说。
小贝:我这辈子,打死也不吃糖葫芦了!(哭)
掌柜:那山楂糕和冰糖蜜枣呢?
小贝:山楂?(掌柜的点头)冰糖?(小贝再吐)
掌柜:小贝。
(二人倒在床上)

[客栈门口]夜
(掌柜的背着小贝出客栈,到了白氏医馆)
掌柜:白先生,先别收,救救孩子吧。
老白:哎,这是怎么了这是?
掌柜:(掌柜的把小贝放到椅子上)糖葫芦吃多了。
老白:呀,吃了多少啊?
小贝:四五十串吧,就今儿下午,上午吃多少我就不记得了。
老白:你可真没少吃啊,不亏是武林中人。
小贝:(作揖)承让,承让。你赶紧开药吧。
掌柜:快开药吧。
小贝:再吐两次,我就成驼背了。
老白:(费解)这两件事儿有什么关系吗?
小贝:废话!你吐的时候直着腰板呀?
老白:对对对,这孩子,看这情形呀,病得不轻啊。
掌柜:那还用得着你说吗?
老白:我的意思是,赶紧送医馆呀。
掌柜:你不就是医生吗?(愣了一下)你不会是假的吧?
老白:那怎么可能呢?我确实是学了几天医术,可前后加起来不到一个月。(老白起身)
掌柜:那你就敢开医馆啊?
老白:我这也是摸着石头过河呀,可没想到,河水这么深,摸好几年,一步也没走动。
掌柜:(欲哭)那怎么办呢?
老白:赶紧送医馆呐!来来来,我背。(背起小贝)
掌柜:谢谢白先生。
(三人正欲走,莫小宝从怡红楼中出)
赛貂蝉:出去,出去。(把莫小宝从怡红楼中赶出来)
莫小宝:你再宽限两天,回头他们就把银子送来了。
赛貂蝉:我这是怡红楼,又不是救济院。准备好银子再来吧。(转身走进怡红楼)
掌柜:那个人看着很眼熟嘛。
(莫小宝冲怡红楼中招手)
小贝:能不眼熟么?这是我哥。哥,(莫小宝转过身)这儿呢。
莫小宝:哎,(走过来)你们怎么来了?
掌柜:(低声)我们……来看看你。
莫小宝:哦,谢谢啊。哎,你身上带钱了没有?
掌柜:(拿钱)这次走得匆忙,没有带多少钱。
莫小宝:(抢过钱袋)有多少算多少,来来来(抢下掌柜的手饰),没事的,没事的。我先回去玩两天啊,你们先回家,回头我看你们去。(转身欲走)
小贝:哥……
莫小宝:(走到小贝身旁,刮小贝鼻子)小贝乖啊,听嫂子话啊。(小贝点头,小宝拿着银子进了怡红楼)春兰,秋香。
老白:(对掌柜的)你摊上这哥真够受罪的。
小贝:那是我哥,不是她哥。
掌柜:他是我的夫君……(老白楞住,小贝掉到地上)小贝。
老白:(再次背起小贝)来来来,我来。(背着小贝走向怡红楼)
掌柜:错了错了,那是怡红楼,去医馆。
(老白背着小贝,去医馆)

[大厅]夜
(小郭拿着馒头就着菜,面前摆了13个空盘子,手里拿着一个……)
小郭:还没咋的呢,都吃光了。(把手里的空盘子放到桌上,秀才看着桌上叠起的14个盘子发愣)我闯荡江湖这么多年,你是对我最好的。
秀才:哦,你就从来没碰到过红尘知己,风流少侠什么的?
小郭:(一挥手)统统没感觉。  但是我对你有感觉。
秀才:我也有感觉。
小郭:不管怎么说,咱俩是有缘人,就冲着个,再给我炒盘菜去。
秀才:哦,在这儿等着我呢。女侠是不是都挺能吃?
小郭:大家是力气活,不吃饱怎么行?
秀才:你说,要不咱们别打了?
小郭:为什么不打? 你想一辈子受气啊?
秀才:(起身)受不受气无所谓,我突然觉得吧,以暴制暴,它不是个办法。
小郭:(不屑)哼,不付出血的代价,怎么能叫行侠仗义呢?侠女郭芙蓉,绝非浪得虚名。
秀才:(深叹一口气)好吧,我信你。豁出去了。我给你做菜去。(转身走)
小郭:快去啊,给我烤只羊。
(秀才听后倒地,小郭继续吃馒头)

〔屋顶〕夜
(掌柜的坐在屋顶上沉思,老白上来)
老白:你果然在这儿呢。(坐到掌柜的身边)小贝好点儿了么?
掌柜:吃了药就睡了,这两天可苦了她了。
老白:她哥不管她呀?
掌柜:管,每年给点银子。剩下的事情都是我管。
老白:你这又当嫂子,又当娘的。也真够辛苦的了。
掌柜:习惯了就好了。只要能把小贝拉扯大,吃再多的苦我觉得也值了。
老白:你就没想过,改变命运?
掌柜:(睁大眼睛)命运都是天定的,怎么改呀?
老白:这话你说的不对。其实每个人的命运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掌柜:你可不要瞎说呀,弄不好会遭天谴的。
老白:谴就谴,我认了。在我年轻的时候,(掌柜的瞪)我是说更年轻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我应该做些什么,本来我是学画画的,听了我娘的话,稀里糊涂的改学医了。(低头)学了也没两天,先生就死了。我就自己支了个摊,(掌柜的笑)就这么混着,如果要遇不到你的话,(看掌柜的)说不定我一辈子都这么混下去了。
掌柜:(笑)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老白:不瞒你说,我人生的理想,是做一个大侠。武功盖世的那种。路见不平我就拔刀相助。有的时候,甚至刀都不用拔,拿手指头,那么一戳就,(戳掌柜的)走你。
掌柜:(再笑)那些武侠书你还是少看为好。
老白:(变得严肃起来)不满你说,那天我看到小贝往怡红楼里扯你的时候,我就心里一激动,特别地想行侠仗义救你,(掌柜的看老白)当然,我没救成。但是,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行侠仗义。心里那个爽呀。就别提了。
掌柜:早知道,当时就应该骂你一顿。
老白:没用的。我决心已定。(唱)再也不能这样活,再也不能那样过。
掌柜:生活就得前思后想,想好了你再做。
老白:生活就像爬大山。
合唱:生活就像趟大河,一步一个深深的脚窝,一个脚窝一首歌。
老白:(拉过掌柜的手)我要带你走。寻遍名师,学上一身的好武艺回报社会。(拉紧掌柜的手)和你,和小贝。只要她愿意。
掌柜:(畏惧)不行不行,她那么懒。走两步就吵吵腿疼,一定不肯的。
老白:(握住掌柜的手)那你呢?
掌柜:(犹豫)我……我,她要是肯,我就肯。
老白:(眉开眼笑)就这么定了。明天一早我就找,小贝谈谈去。(转身欲走)
掌柜:(拉住老白)哎,她要是不肯呢?
老白:连她我都搞不定,我还怎么闯荡江湖啊?
(二人相视,看了许久)

[客房]日
(小贝在客房睡觉,被老白叫醒)
老白:醒醒,醒醒,(小贝起来)终于醒了,够能睡的。
小贝:(拉起被子,向后躲)啊,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
老白:我?陪你看病的我呀。不记得了?
小贝:(终于想起)噢,那你来这儿干吗?我嫂子呢?(转身向门外喊)嫂子,嫂子。
老白:喊什么?我还能把你给卖了?
小贝:(下床)卖我?哎呀,妈呀,快来人呐。(对门外喊)有人拐卖未成年少女。
(老白拉住小贝,让她小点声,被小贝反手擒住)
老白:疼疼疼……
小贝:说,你鬼鬼祟祟进我屋干嘛?
老白:(被小贝压着)我想带你和你嫂子,四处转转。(小贝用力)疼疼疼。
小贝:我还没掰呢。那你想带我们俩去哪儿玩呀?
老白:(笑)那儿好玩儿咱去哪儿。游山玩水,其乐无穷。
小贝:那这么着,你能捞着啥好处啊?
老白:瞧你说的,没好处的事儿咱就不干了?(小贝用力)哎哟,我……我喜欢你嫂子。
小贝:你还说。(用力掰老白肩膀,老白忍住疼痛,不吱声)哎?你咋不叫疼?
老白:(从牙缝里挤出)疼,我也说喜欢她。
小贝:(放开老白)喂,我哥还没死呢,啊。
老白:(坐下)你哥那样,死跟没死有什么区别?
小贝:(喝了口茶)别说了。
老白:你嫂子跟着他过过一天好日子么?
小贝:(放下茶杯)喂,我们自家事儿,用不着你管。再说了,我哥不管她,还有我呢。
老白:你能照顾他一辈子吗?
小贝:咋不能?
老白:她病了。
小贝:我带她上医馆。
老白:她饿了。
小贝:我给他作吃的。
老白:她闷了。
小贝:我给她讲笑话听。
老白:她想要孩子了。
小贝:我……(眨眼许久)我给她抱一个去!嘿嘿嘿嘿,没辙了吧?哈哈哈哈……
老白:(使出杀手锏)她想吃糖葫芦了。
小贝:(突然间止住笑声)我。
老白:山楂。(指着小贝)冰糖。
小贝:(趴在桌子上,欲呕)你能不能不说这个?一说这个我就想吐。
老白:(走过来,拍小贝)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你嫂子好的,和你,啊。
小贝:把手拿开!(直起身来)你要说话不算数,我就叫你听一次咔叭交响乐。
老白:什么乐?
小贝:听完之后,全身上下,一根儿好骨头都不剩,哈哈哈。(老白无奈)

〔大厅〕日
(秀才焦急的等待着,小郭做着热身,大嘴拿着红花,带着恐怖的笑声进)
大嘴:哈哈哈哈哈,我李某人迎亲来了。哈哈哈哈。
小郭:来得正好。(走上前,欲动武)
(秀才拦住小郭)
小郭:干什么?拽我干嘛?
秀才:(低声,对小郭)我去跟他交涉一下。(走向大嘴)呵呵,李捕头,那啥,聘礼带了吗?
大嘴:(愣)还要聘礼呀?昨儿你怎么不说呀?
秀才:这还用说吗?那家结婚不得下聘哪?要不,你先回去准备准备?准备好了再来啊。(欲推大嘴向外走)
大嘴:哎,吕掌柜,别跟我提钱,俗!(一手推开秀才,秀才摔到一边,大嘴走向小郭,小郭冷笑)其实呀,只要你跟小六把小日子过好了,那比啥不强?(戳小郭脑袋,把手中的红布递给小郭)拿着,把这红布盖上。咱俩出门见客。(拿着红布的一头出)
小郭:(拉着红布另一头,把大嘴拉回)哎,你知道,人家平时最喜欢用哪个成语吗?
大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
小郭:错了啦,是,(一边转着红布,一边说)排~山~倒~海!(大嘴被排出客栈,小郭追出,听到外面)排山再倒海,排山再再再

(秀才一直向门口看着,不一会儿,小郭进)
秀才:你怎么又回来了?
小郭:(拉住秀才)胡同口来了七八个捕快。
秀才:快躲起来。
(小郭与秀才躲到后院)
大嘴:(再门外喊)兄弟们,把这个小子给我拿下了!

[街口]日
(小郭与秀才带着枷锁柜在客栈门口,小郭嘴角流血)
大嘴,小六:哈哈哈哈。
小六: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当初让我妈给我提亲呢。
大嘴:年轻人,吃一堑,长一智,把招子放亮点,别为了那点儿补助你就瞎胡闹。(小六欲言)当然,我知道,这事儿我也有一定责任。但是归根结底,还是怨她!(手指小郭)
小郭:呸,有种就过来跟我单挑啊。
大嘴:嗬嗬,单挑是不是?(走向小郭)好啊。(给了小郭一个榧子)还手啊,单挑啊。
小郭:呸,(啐到眼前的大嘴)哈哈哈哈哈。
大嘴:(怒)敢在老子地盘上撒野?我看你活腻歪了,带走。
秀才:(叫冤)不管我事儿,放了我。
小六:可吕掌柜他嘛都没干呐。
大嘴:(回头,指着秀才)谁说他嘛都没干?包庇罪犯,纵容行凶,他罪无可赦。
秀才:(大喊)我冤枉呀我。
大嘴:吕掌柜,这词儿你留着当戏文唱吧。一并带走,哎,等等,让吕掌柜再看一眼他这店。明儿就封了。
(秀才走到店门口看着匾额,画面定格)
秀才:(画外音)如果我当初,而是好好读书,没准现在已经中了举,当了县令,哪还至于受此窝囊气啊,唉。
小六:走,走。快点,听见没?
(秀才,小郭被带走,画面定格)
小郭:(画外音)如果当初没有闯荡江湖,而是好好在家呆着,没准现在已经成了天下第一女捕头,叫这群败类见了我就两腿发软,浑身打颤,哪至于落到这般田地,唉。
小六:走,快走。

[街口]日
(莫小宝被赛貂蝉从怡红楼中哄出)
莫小宝:先赊着,先赊着。
赛貂蝉:不给钱就别上我怡红楼来。
莫小宝:(提起剑)嘿嘿,真是婊子无情,戏子无意,今天这回呀,老子不玩了。(走进客栈)有人吗?(走到后院)

[大厅]日
(老白,掌柜,小贝从楼上下)
老白:咱们先到华山去看一看。几百年来呀,武林高手都是在那叉架的。
掌柜: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我们俩没意见。
老白:好。
(三人正欲走,莫小宝从后院出)
莫小宝:哎,这谁呀这?你怎么不回家啊?
掌柜:(结巴)我……我有事儿耽误了两天。
莫小宝:哦。正好,我这儿忙完了。走,回家(拉起掌柜的手,带掌柜的,小贝欲出)
老白:(厉声)站住!她不能跟你走。
莫小宝:哎,这谁呀?这是?(对掌柜的)你认识啊?
老白:在下白展堂。(莫小宝抽出剑,指着老白,老白服软,拿出名帖)这是我的名帖,有空欢迎过来捧场。(把名帖顺着剑递过去)
(莫小宝看看名帖,扔到一旁,收起剑,拉着掌柜的手)
莫小宝:走!

[街口]日
(莫小宝带着掌柜的出客栈,老白在客栈门口欲哭无泪)
莫小宝:(对掌柜的)你以后别老跟人搭讪,不知道得还以为你想私奔呢。
(老白靠在客栈门口,画面定格)
老白:(画外音)如果当初学的不是医术,而是武功,没准我现在已经成了绝顶高手,一指头戳过去,赶紧把湘玉还给我,湘玉,唉。
(掌柜的回头看到老白,画面定格)
掌柜:(画外音)如果当初小宝死得早,我早就跟展堂远走高飞了,没准现在连孩子都有了,一家人团团圆圆,和和美美,不知道多幸福,唉。
莫小宝:(拉着掌柜的)走啊。(对小贝)小贝啊,乖不乖呀?
小贝:乖呀。
莫小宝:乖的话,哥亲手给你串糖葫芦吃,用最大的山楂,最甜的糖稀。
(小贝呕,抬起头来,画面定格)
小贝:如果当初没吃那么多糖葫芦,现在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不知道多爽,唉。

[客栈门前]日
(大嘴为客栈贴封条“闰月癸亥封此客栈”,小六跑了过来)
小六:(慌张)李捕头,不好了,李捕头,李捕头。
大嘴:怎么了?好好说话,怎么了?
小六:镇上那十几家商户看你把吕掌柜给抓了,都急了,联名上衙门把你给告了。
大嘴:(不屑)哼,慌什么呀?他们是不知道我跟娄知县的关系吧。
小六:知不知道也没有用了。他们把你以前干的那点破事儿,一五一十都说了。娄知县当时听完以后是勃然大怒。当时就说……
大嘴:(急,拍小六)说什么呀?说呀。
小六:把你解除公职,押回衙门候审。
大嘴:(笑)笑话,我不干了,谁当捕头啊?
小六:(脸色一转)哈哈哈哈哈哈,还有我呢。娄知县亲自任命的,(大嘴无语)还得我亲自动手?来,戴上啊。(给大嘴戴上锁)忍着点儿啊。
(大嘴带着手铐,画面定格)
大嘴:(画外音)如果当初早点儿辞了职,随便找个地儿当厨子,没准现在连自己的酒楼都有了,唉。
小六:走吧,走。

[大厅]夜
(回到现实之中)
掌柜:本次中秋赏月会结束……(众人欲离去)之前(众人回)我想对大家说,即使没有那些如果,我的生活也很充实,很快乐。
老白:小贝,回你嫂子回去,喝高了。
掌柜:(醉意醺醺)用不着,我能认识你,你,你,还有你。(手指着众人)是我的荣幸,(突然张开手)你们呢?
众人:荣幸,荣幸。
掌柜:哈哈哈,那你们还苦着脸干什么?
(众人笑,背景音乐,明月几时有,响起)
掌柜:这就对了。生活中有很多的不如意,如果一不开心,就寄希望于如果当初,那你永远都不会开心。趁着开心,我给大家赋诗一首。
众人:(鼓掌)好好好。
掌柜:幻景再美终是梦,珍惜眼前始为真。怎么样?
小贝:(笑)就两句呀?还不及我呢。
掌柜:(翻眼看着众人)剩下两句你们来做。得带月亮的啊。
秀才:小贝来吧。
小贝:莫使金樽空对月。
掌柜:(拿起酒杯)这是你做的吗?
小贝:当然了,听好了下一句是,吃了上吨没下顿。(众人指着小贝发笑)开玩笑开玩笑,最后一句,听好了啊。举杯幸会有缘人。干杯。
众人:(举杯,喝酒)干杯!
(大嘴与小贝抢水果)
小贝:大嘴!!
(众人吃水果,掌柜的喝酒,明月为背景,幕黑)

 

 

本回完

下回书 痴情汉重逢梦中人 糊涂女初识菜刀门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