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四十二回 燕小六大摆迷魂阵 千面人关底显真身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四十二回 燕小六大摆迷魂阵 千面人关底显真身【文字剧本】

第四十二回 燕小六大摆迷魂阵 千面人关底显真身

本集编剧:宁财神
本回出场:
大嘴——姜超饰 掌柜——阎妮饰 小贝——王莎莎饰
小郭——姚晨饰 老白——沙溢饰 秀才——喻恩泰饰
小六——肖剑饰 老邢——范明饰 白三娘——黄晓娟饰

客栈大堂
(桌边,大嘴与掌柜纠缠,掌柜手拿剪刀)
大嘴:你先把卖身契还我吧
掌柜:(冷笑)你觉得我有那么慈祥吗
大嘴:那三两银子我不是早还你了吗
掌柜:(把剪刀扔到桌上)本钱是还了 利息呢
大嘴:利息 你啥时候说有利息了
掌柜:(起身,绕着桌子走)现在呀 想要卖身契就好好干活儿 表现好了 我可以考虑
大嘴:我啥时候表现不好了
掌柜:自从蕙兰来了以后 你就没有做过一顿像样的饭吧
大嘴:我现在不正调整呢吗
掌柜:那就慢慢调 调好了我就还给你 但是有一个人抱怨 你就不要想拿回去
大嘴:(起身,推开掌柜回厨房)啥人呐 就这我还能做好饭
掌柜:本来就做得不咋样
(小六进客栈)
掌柜:小六
小六:(食指抵唇示意掌柜小声)
掌柜:(低声)咋了
小六:(巡视客人)
掌柜:(拉小六坐下)来来来 喝茶
小六:最近没嘛可疑分子吧
掌柜:是不是出啥事儿了
小六:我跟你说 出大事了
掌柜:出啥大事了
小六:(示意掌柜凑近,耳语)保密
掌柜:唉呀
小六:不是我的决定是上边的主意 我也没办法
掌柜:是不是又闹山贼了
小六:是山贼倒好了 这回的事儿 比山贼恐怖一万八千多倍
掌柜:(捂嘴,倒吸气)
小六:(起身)我不跟你说了 怕吓着你
掌柜:(拉住小六)哎 小六 燕捕头 我们会不会受牵连呀
小六:(摇头,叹气)哎 你们呐 就自求多福吧啊
掌柜:啊?
客人甲:算账
掌柜:噢 不要钱了 自求多福吧
(所有客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跑出客栈)
掌柜:(追上前去)唉唉 钱还没有结呢 哎呀不得了啦 要出大事啦(跑进后 院)要出大事啦
客栈大堂
(桌边,大嘴与掌柜纠缠,掌柜手拿剪刀)
大嘴:你先把卖身契还我吧
掌柜:(冷笑)你觉得我有那么慈祥吗
大嘴:那三两银子我不是早还你了吗
掌柜:(把剪刀扔到桌上)本钱是还了 利息呢
大嘴:利息 你啥时候说有利息了
掌柜:(起身,绕着桌子走)现在呀 想要卖身契就好好干活儿 表现好了 我可以考虑
大嘴:我啥时候表现不好了
掌柜:自从蕙兰来了以后 你就没有做过一顿像样的饭吧
大嘴:我现在不正调整呢吗
掌柜:那就慢慢调 调好了我就还给你 但是有一个人抱怨 你就不要想拿回去
大嘴:(起身,推开掌柜回厨房)啥人呐 就这我还能做好饭
掌柜:本来就做得不咋样
(小六进客栈)
掌柜:小六
小六:(食指抵唇示意掌柜小声)
掌柜:(低声)咋了
小六:(巡视客人)
掌柜:(拉小六坐下)来来来 喝茶
小六:最近没嘛可疑分子吧
掌柜:是不是出啥事儿了
小六:我跟你说 出大事了
掌柜:出啥大事了
小六:(示意掌柜凑近,耳语)保密
掌柜:唉呀
小六:不是我的决定是上边的主意 我也没办法
掌柜:是不是又闹山贼了
小六:是山贼倒好了 这回的事儿 比山贼恐怖一万八千多倍
掌柜:(捂嘴,倒吸气)
小六:(起身)我不跟你说了 怕吓着你
掌柜:(拉住小六)哎 小六 燕捕头 我们会不会受牵连呀
小六:(摇头,叹气)哎 你们呐 就自求多福吧啊
掌柜:啊?
客人甲:算账
掌柜:噢 不要钱了 自求多福吧
(所有客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跑出客栈)
掌柜:(追上前去)唉唉 钱还没有结呢 哎呀不得了啦 要出大事啦(跑进后 院)要出大事啦
大堂饭桌
掌柜:我后悔啊我好后悔啊 (小贝拿着馒头看着客栈门口)
(捣弄烛台)我当初就不应该嫁过来 如果不嫁过来 也不会沦落到这么一个伤心的地方
小郭:行了行了 别嚎了
掌柜:想想看 比山贼还要恐怖一万八千倍 那能是什么事情呀
老白:被你逼婚
(掌柜铁脸,众人窃笑)
老白:开玩笑呢 来来来吃饭吃饭
掌柜:想想看 比山贼还要恐怖一万八千倍 那可是什么人呀
小郭:你自己照镜子就知道了
掌柜:(脸皱成一团)不要开玩笑了
老白:她没开玩笑 你照照镜子 你看你的脸都拧成啥样儿了
众人:(笑)
掌柜:郭芙蓉
秀才:来 小郭吃个豆腐
(门外闪过一个黑影)
小郭:等会儿 小贝你看啥呢
小贝:门外有个黑影刷一下就过去了
(众人停下手里动作,看向门口,老白起身跑到门口,环顾左右,回原位)
掌柜:展堂
老白:我没看见 什么也没看见 吃饭吃饭
掌柜:切 早说你没有用了 还不相信
老白:他可是传说当中的踏雪寻梅呀
小郭:啊
秀才:踏雪寻梅 什么意思啊
小郭:一种失传已久的轻功 穿着铁鞋在雪里走 不留脚印
大嘴:这轻功 老白你不也会吗 你怕啥呀
老白:我的轻功跟他一比 简直不堪一击 我不相信 不相信
掌柜:不相信?我说什么来着 要出大事啦(起身)
众人:你去哪儿啊
掌柜:收拾细软 准备搬家(跑上楼)
小郭:大嘴 你咋还吃呢
大嘴:(赶忙扔下嘴边的馒头)
大堂
(众人:关门打地铺)
掌柜:(将细软藏到楼梯下,指着细软问)唉唉 这样还能看出来吗
众人:看不出来 看不出来
大嘴:哎呀 人家武功那么高 还能在乎你那点儿破玩意儿
掌柜:这里可有你的卖身契呢啊
大嘴:是不是啊 哎呀妈呀 来来来(拿被子捂上细软)
小郭:气死我了 难道精通惊涛掌的我 连你们都保护不了了吗
秀才:(躺到小郭边上)小郭 我支持你
小郭:(踹秀才)给我去死
秀才:(挪到大嘴边上)我还是依着大嘴睡 他暖和(搂着大嘴躺下)
大嘴:别别别 干吗呀
小郭:躺好了躺好了 别乱动啊 我现在是御敌状态 一触即发
小贝:哎呀 我睡不着 要听故事
掌柜:从前有座山 山里有个庙
小贝:哎呀 每次都来这么一套
掌柜:庙里有个和尚
小贝:我不要听你讲 我要听白大哥讲故事
掌柜:老白 讲个故事
老白:好讲故事 来来来
(众人围坐一团)
老白:那好啊 白大哥就给你讲一个古宅幽灵的故事
话说有一个宅子很久很久都没有人住了 这时候有一个书生啊正好进京赶考路过这儿
他就住了进去 头一天晚上啊什么事儿都没有 他看书啊写字啊 一切事情都没有发生
到了第二天的时候 三更天的时候 他困了 想睡觉 他刚刚躺下 忽然间就听到——
(门外传来敲门声——)
众人:不带自备音效的
老白:不是我 (举手)你们瞧
众人:(惊恐地)啊——
小贝:(死命抱住小郭)小郭姐姐 这就是你所谓的御敌状态呀
小郭:(也死命抱住小贝)你懂什么 这就叫进可攻退可守
秀才:(搂着小郭)芙妹 你倒是挺暖和的
老白:(示意三人闭嘴)嘘嘘——
(问门外)谁呀
门外:我呀 你们最敬爱的燕捕头
大嘴:哎呀妈呀 吓死我了 (起身开门)
小六:(见众人打地铺)你们这是干嘛呢
掌柜:还不是因为你 说话说一半 把我们给吓地
小六:哎哟 我也没办法 这事儿说出来太大 说出来没人信呐
老白:哎呀 行了 别卖关子啦 都是自己人 赶紧说
(众人附和)
小郭:说出来 说不定我们还能帮你呢
小六:事儿我可以说 但是 你们可不许外传
众人:不外传 传啥呀 绝对不传
小贝:到底啥事儿
小六:你们听好了啊—— 盗圣重现江湖了
(众人看老白)
大嘴:(看着老白)嘿嘿 我当谁呢
老白:(瞪大嘴)
大嘴:(忙转头向小六)哎那个 太可怕了
(众人附和)
小六:更可怕的还在后边 十几天之内 关东四十六县 每个衙门口公堂上都用斗大的字写着
“盗圣到此一游”
老白:(激动地)太不像话了
众人:(齐刷刷看着老白)
老白:(平复下来)一点环保意识都没有
小六:光是这样也就算了 四十六颗官印 全部被盗啦
众人:(紧张)啊——?
小六:除了咱们这儿的
众人:(放松)哎——
小六:不过马上快轮到咱们这儿了
众人:那咋办呢
小六:娄知县想出了个高招
众人:快说快说
小六:(哭丧着脸)把官印放我身上了 (掏出官印,众人吓倒)
掌柜:拿回去呀 这不是坑人嘛 那你要是把官印丢了 咋向上头交差啊
小郭:对呀
小六:(手捧官印)所以我就想起你们来了嘛
(唱)几度风雨几度春秋 风——
这官印要丢一块儿丢 行不行
秀才:要丢你自己丢 千万别客气
小六:睡觉睡觉睡觉 (动手整地铺)
小贝:你这人谁呀你
众人:赶紧走 赶紧走
小六:行了 诸位不用说了 求人不如求己 诸位保重 小六告辞了(起身准备离开)
掌柜:等等 你可以住下
众人:掌柜的 掌柜的
小六:(迅速回地铺,准备脱鞋)
掌柜:不许脱鞋
小六:为嘛 我来这儿洗过脚啦
众人:那也不许脱
小六:不脱 不脱就不脱 总比熬夜强啊(抓起枕头睡下)
秀才:哎哎哎 你睡那儿 我睡哪儿啊
小六:(装睡着)
秀才:(向小郭,无奈状)那没办法 只能睡这儿了
掌柜:展堂 跟我出来一下
小贝:睡觉睡觉
大嘴:(向小六)哎哎 刀放好了
(掌柜与老白出,众人睡下)
后院
掌柜:你知道是谁吗
老白:爱谁谁 反正不是我就行了
掌柜:你就不害怕人家偷完了 然后栽赃在你的头上
老白:哼 他也不知道我在哪儿
掌柜:关中四十六个县 为啥最后一个偷这儿
老白:(啃指头)
掌柜:不要再啃咧 好不容易修的 啃坏了 不好看(把老白手拿下)
老白:没事儿 我一紧张就得啃 (又啃上)马上就好
掌柜:好了没有 展堂
老白:一个不够 得啃俩
掌柜:啃十个也没有用 你还是好好想想 以前得罪过谁吧
老白:(放下手指)上一个得罪的是郭芙蓉
掌柜:不可能
老白:再上一个是无双
掌柜:也不可能呀
老白:那再上一个就是姬无病
掌柜:会不会是他
老白:不可能啊 他已经被处斩啦
掌柜:借尸还魂
好像也不太可能 再接着想
老白:我咋想啊 我叫是叫盗圣 可说白了 我就是个小偷 总共也没偷几样东西 还都还了
你说就我这脾气 我能得罪谁呢(又开始啃指头)
(大堂突然传来叫声,两人赶入)
老白:怎么啦
小六:官印官印 我就放凳子上了 消失啦
老白:(一步一步走近凳子,蹲下)就在这儿?
小六:嗯 就放这儿了
老白:那好我问你们 它是“蹭”的一下消失了 还是“揉”的一下消失了
小六:嘛嘛意思
老白:“蹭”的一下 是突然间消失 “揉”的一下 是慢慢变透明然后消失
小郭:应该是“蹭”的一下
众人:“蹭”的一下 “蹭”的一下
老白:不可能 据我了解 当今世上还没有这么高的武功
小六:你懂嘛呀你
大嘴:他真懂 你还是信他吧 真的
老白:(啃指头)如果我没有分析错的话 这个官印应该在某个人身上 绝没有出这个屋
众人:(互望)
小六:那怎么办
众人:搜呗
秀才:我来搜芙妹好了(作势要搜)
小郭:去死
秀才:(起身朝大嘴)还是搜大嘴啊 暖和
(秀才大嘴互搜,小郭小贝掌柜互搜,小六搜老白)
小六:(向老白)我来 我搜你
众人:没有啊 没有啊 没有啊(看着老白)
老白:盯我看干嘛呀 还有一个人没搜过呢
小六:谁呀
老白:你说谁呀
小六:我我呀 我自己能偷自己的东西吗
老白:少废话 搜 动手
(众人一起上前搜小六,片刻小六只剩大红肚兜在身,小六双手抱胸)
众人:伊哟——
掌柜:看着挺胖的 脱了还是挺胖的
小六:看看看看看 有吗有吗 看 非得看 这回没话说了吧
老白:(把衣服扔还给小六)难道说 真有隔空取物这一招?这怎么可能呢(啃指头)
小六:(披上衣服,拍老白背,欲插话)哎——
掌柜:小六 让他静一会儿 说不定能够找出线索来 咱们大家先睡吧
众人:(打哈欠,睡下)
老白:(啃指头,打量四周,思索)
(也不知过了多久——)
老白:(拍打鼾的大嘴)哎 哎哎哎
小贝:哎呀 大嘴 醒醒 醒醒
秀才:知道我的痛苦了吧
小郭:候哥你好可怜呐
(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众人惊吓)
小六:(拔刀状)谁谁呀
门外:我 刑捕头
小六:刑捕头?我只听说过燕捕头 刑捕头从哪儿来的
门外:是老邢 行了吧
掌柜:大嘴 开门
大嘴:(起身开门)来了
老邢:(进门,小六身边蹲下)就知道你在这儿 赶紧回去
公堂被翻得一塌糊涂 连匾额都被人摘下来了
小六:太不像话了 这也
老邢:官印还在你这儿吧
小六:在呢 不信你问他们(指众人)
众人:(打太极)天气不错
老邢:六儿 把官印拿出来 我看看 (喝道)拿出来
小六:别着急 我拿还不行嘛 我拿 我拿 我拿(顺势将老邢铐上)
这回没法跑了吧你啊 别动别动 听十八里铺的弟兄说 盗圣精通易容术
可以化妆成任何人的样子 所以我特地布下了这个局 就等着你来自投罗网
嘿嘿嘿嘿 没话说了吧
老白:(啃指头)那你这官印——
小六:还在我裤裆里藏着呢
众人:伊呦——
老邢:六啊 你还是别干捕快了
小六:为嘛
老邢:你这么好的想象力 不写小说可惜了
小六:还嘴硬 诸位看好了 今天就让你们大开眼界 起来
(所有人起身)
小六:(向老邢)别动 (捏老邢的脸,发现是真人)师父 我错了
(老邢轻扇小六一巴掌,众人散开,老白一人仍在啃指头思索)
大堂饭桌
小郭:(从厨房端着菜走进来)菜齐了 菜齐了啊 吃饭吃饭 饿死了
(发现众人盯着自己)怎么了 是不是哪儿脏了
(上下打量自己)没有啊 到底怎么回事儿
秀才:你 知道我叫什么吗
小郭:秀才 候哥
秀才:全名
小郭:吕轻候 怎么了嘛
掌柜:没有问题了 吃饭吧
小郭:慢着 你们试我可以 我也得试试你们呀
大嘴:还试啥呀 再不吃就没下顿拉
掌柜:不要胡说了 不就是个小偷嘛 又不杀人
小郭:哎 不要转移话题好不好 我问你 你最喜欢的人是谁
掌柜:(余光扫老白)
老白:(啃着指头扫回去)
掌柜:这 我怎么能告诉你
小郭:那 说不出来就是假的 给我拿下
(众人欲拿下佟湘玉)
掌柜:好好好 我说 我最喜欢的人
老白:(干咳)隐私问题你可以拒绝回答
掌柜:好好
小郭:问的就是隐私啊 否则不是白问啦
老白:你说这官印又不在咱们身上 他为啥找咱们呢
大嘴:这可难说 人家那是冲你来的 哎老白 你说就因为你把大家全都连累了
掌柜:这个菜咋这么淡的呀
大嘴:淡吗 这不挺好的吗
掌柜:卖身契不想要了是吧
大嘴:(摔筷子,起身)行行行 我给你拿盐去 什么人呐这是
掌柜:啊?
大嘴:(边去厨房边)我说那小子啊盗圣 一天到晚藏头缩尾的 他要敢来 我一马勺把他煮了
煮完之后就把他倒了 一滴我都不剩 看他还敢不敢叫盗圣
(厨房传来碎碗的声音)
老白:咋回事儿
掌柜:没事儿 盐罐子打了 从你月钱里扣 五十个铜板 李大嘴
(见没有反应,众人顿觉不妙,起身往厨房,只见大嘴一动不动站在厨房门口,地上是打碎的盐罐)
老白:葵花解穴手(没能解开大嘴)
葵花解穴手(还是没能解开大嘴)
怎么解不开呢
小郭:(朝大嘴)该 再叫你胡说八道
老白:别说了 他的七经八脉全都被封上了
掌柜:这可咋办呀
老白:只能靠他自己解 就算解开了 手脚也要麻上几天
掌柜:这也太狠了吧
众人:嘘——
掌柜:(朝上方)不狠不狠 谁叫他嘴贱来着
老白:(捡起地上的石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 这个人使得是隔空打穴
秀才:他很厉害吗 他跟你比怎么样
老白:半斤八两吧
众人:(点头)
老白:我半斤废铁 他八两黄金
众人:啊——
小郭:那 那这个人要真那么厉害的话 (朝上方)你为什么不现身呢
老白:他在享受着游戏的乐趣
掌柜:啥游戏嘛
老白:老猫逮耗子
会这种点穴方法的人 当今世上只有三个
第一个是缺德道人 如果他还活着的话 现在应该有一百多岁了
第二个——就是我娘
掌柜:(朝上方)伯母好 我叫湘玉 一路过来渴了吧 下来喝杯茶先
老白:不用喝了 你伯母在刑部大牢里关着呢
掌柜:还不兴人家逃狱吗 你说是吧 伯母
老白:别喊啦 你伯母手筋脚筋全都被挑断了
掌柜:还不兴人家自己长出来——
那个难度确实高了点儿 第三个呢
老白:公孙乌龙
小郭:乌龙茶的那个乌龙啊
老白:(摇头)如果要是他的话 我们就等着给对方收尸吧 尤其是秀才
秀才:凭什么是我呀 我招他惹他啦
老白:因为你害死了他倒霉的徒弟——姬无命
小贝:(朝秀才)让你嘴贱
屋顶
老白:(啃指头)
掌柜:不要再啃咧 再啃手指头就没有咧
老白:你下去 上面危险
掌柜:我又不是盗圣 又没有害死过人家徒弟 有什么好怕的嘛
老白:公孙乌龙杀人 根本就不需要理由
掌柜:那你还在上面呆着
老白:我只是希望 他们能直接来找我 免得连累了你们
掌柜:你已经连累了我们
老白:那我只能说对不起
掌柜:你确实应该说对不起 但不是因为这个
老白:那还能因为什么呀
掌柜:当初既然决定了大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就不应该说话不算数吧
老白:你赶紧下去 再赖着 别怪我不客气
掌柜:咋 还想动手啊你
老白:葵花点 葵花
掌柜:不要点 我还有最后几句话 说完就走
老白:你说
掌柜:长久以来 你做得很好 真的挺好的 如果没有你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撑下去
老白:你别这么说 其实你 也是我有史以来见过的 最善良 最坚强的女人
掌柜:这是你生平第一次夸我
老白:也是最后一次
湘玉 万一我有什么不测的话 你千万不要难过
掌柜:展堂 如果这次咱们俩能度过难关 你愿不愿意跟我举行一个正式而隆重的——
老白:对不起 我不愿意
掌柜:那就算了吧 本来想给你举办一个加薪仪式 涨点钱 冲冲喜 既然不肯 换别人吧
(起身准备下屋顶)
老白:(拉住掌柜)哎哎别别别 愿意 愿意 愿意
掌柜:(踢老白)
(楼下传来小郭声音:排山倒海。两人下楼)
客栈门口
(小六倒在地上,大嘴、秀才和小贝一边搂着)
小郭:(指着小六)什么盗圣 不过如此 再接我一掌(运气)
掌柜:(与老白下楼)慢着 你确定他就是盗圣吗
秀才:百分之百确定 他没说对暗语
掌柜:什么暗语啊
秀才:魔镜魔镜告诉我——
小郭:等等
(朝掌柜)我问你 你最喜欢的人是谁
掌柜:(朝老白)又来了
(朝小郭)有种你就一掌拍死我 拍死我 拍死我呀
大嘴:(指着小六)哎哎哎 这小子又动了啊 (拿起凳子)
秀才:大嘴干吗
大嘴:行了 这事儿包我身上了
(抡起凳子准备砸小六)说 你干啥点我
小六:谁点你啦
大嘴:耶你还不承认是吧我(作势要砸)
小六:(指自己)真是我 真是我呀
大嘴:(向众人)看见没有 他承认啦
小六:不不不 我不是那意思 不是我
大嘴:到底是不是你啊
小六:是我
大嘴:嗯?
小六:不是我
反正我就是我 你们不信砸死我算了
大嘴:哼 没那么便宜 你整得我腰酸背疼 我今天就砸你个筋断骨折(要砸小六)
掌柜:哎慢着 放下
大嘴:(乖乖放下凳子)
掌柜:(顺势做到凳上)我问你 你师父是谁呀
小六:邢捕头
众人:假的 动手
小六:别别别 老邢 老邢行了吧
掌柜:老邢欠我的酒钱什么时候还呀
小六:我哪儿知道去 反正下个月开了工钱 我帮他还
小郭:有杀气
小六:(拔刀)帮我照顾好我七舅姥爷 哎哟 我的肋巴骨啊
众人:这回是真的
掌柜:还愣着干啥 还真的真的 快扶燕捕头起来 (上前扶起小六)
(朝小郭)一天都不干正事儿 就知道添乱
小郭:谁叫他对不出暗语啊
小六:行了 你们慢慢对暗语吧 我赶紧去医馆接骨去 老天保佑 千万别有内伤啊
(众人送小六出门,关门)
掌柜:小心啊
来来来 赶紧铺床休息了
门外
小六:我招谁惹谁了 疼死我了
(小六被点住,一黑衣蒙面人徐徐走来——)
大堂
小贝:哎呀 我不洗
大嘴:行了行了行了 要我说啊 还不如找地儿躲两天
小郭:躲躲躲哪儿去呀 人家在暗我们在明 躲哪儿都一样
秀才:那我们总不能一直这么提心吊胆下去吧
小郭:(双手抱胸瞅秀才)
秀才:有芙蓉在 我们当然是不会担心的了
老白:就她那两下子
小郭:哎 你什么意思啊 我武功比你差了还是怎么了 有本事你点我啊 你点我啊
老白:噼噼——
众人:(倒下)
小郭:刚才怎么回事儿
老白:刚才那叫口技 噼噼
小郭:我跟你拼了 老白
老白:葵花点
小郭:排山倒海
大嘴:行了行了行了
掌柜:哎呀 好了好了 赶紧休息吧 把体力都耗光了 敌人真的来了咋办呀
众人:(纷纷躺下)
小贝:睡不着啊 白大哥讲个故事吧
老白:白大哥没心情 改天吧
小贝:嫂子你看他欺负我
掌柜:好好好好好 老白 随便讲一个 上次那个就行
众人:好好好讲啊
老白:好吧
(众人起身围坐)
老白:上回书说到 刚刚到了三更天 书生有点困了 躺到了床上 忽然他听到了几声猫叫 喵
小郭:(颤抖)
小贝:哎呀 你听就听 你哆嗦什么呀
小郭:冷 那个猫叫以后呢
老白:这时候书生下了炕 准备出门看看 刚到门口 就听到(拟开门声)门竟然自己开了
(门真的自己开了,小六双手交握站在门外,众人严重惊吓)
众人:哇啊——
小郭:小六啊
大嘴:哎呀妈呀 小六 你下回你进门你先吱会一声行不行啊
小郭:等等等等会儿 我问你我是谁
小六:郭芙蓉
小郭:算你聪明 你的伤好了没有
小六:(进门)没大碍了 没骨折 吃了点儿药 休息两天就没事儿了
掌柜:那你就早点儿休息吧 那你今天还住这儿啊
小六:我是来找老白的
老白:嗯?
小六:老白 咱哥俩单独聊聊?
大嘴:(拍老白)去 找你呢
(众人睡下,小六与老白去后院)
掌柜:小郭(指后院)
后院
小六:你也别站着了 坐吧
老白:别坐啦 有话赶紧说 我明儿还早起呢
小六:你每天都起得很早吗
老白:废话 我不起早 客人你伺候啊
小六:你还伺候客人呢
老白:又是废话 谁家跑堂的不伺候客人呐
小六:跑堂儿 你没觉得辛苦吗
老白:你今天咋问我这个呢 我不一直都干这个吗
小六:你就不能换个职业 这么好的身手 干跑堂不可惜了吗
老白:嗯?谁告诉你我身手好来着
小六:还跟我装呢
老白:(啃指头)燕捕头的话 我怎么听不明白啊
小六:哎 别啃指甲了 这么大人了 还啃
老白:我啃不啃 跟你有啥关系
(小郭在后院门口探听)
小六:指甲啃坏了不要紧 手指头啃坏了 拿啥点穴
老白:点穴?谁告诉你我会点穴的
小六:你从没跟别人提起过吗 口儿够紧的 不愧是——盗圣
老白:(后退,指小六)你 你说谁是盗圣
小六:你呀 难道还是我呀
老白:现在是法制社会啊 凡事都讲个证据 你说我是盗圣 证据呢
小六:哈哈哈 千万别逼我动手喔
小郭:(张大嘴,蹑手蹑脚回到大堂)不好了不好了 老白的身份暴露了
众人:(起身)啊?
小郭:小六已经知道老白是盗圣 现在正逼问他呢
后院
老白:燕捕头 我再也不敢了 我也是一不小心才上了贼船的
这么多年来 我命再苦没怨过政府 点儿再背也没怨过社会
您大人有大量 就原谅我这一回吧
小六:你咋能这样呢
大堂
大嘴:哎呀妈呀 这回可热闹了 这事儿啊 爱谁包谁包吧(躺下)
秀才:大嘴
掌柜:(打大嘴)这事儿咋办呀 咋办呀
秀才:掌柜的掌柜的 先别着急 子曾经曰过 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掌柜:(大声)啥意思吗
众人:嘘——
秀才:小六也不是不讲理的人 就算是不讲理 咱们还有银子嘛
银子都不管用的话 那就只能请芙妹定夺了
小郭:(朝掌柜)只要您一句话 这事就包我身上了
掌柜:你打算怎么办
小郭:既然被逼到这个份儿上 那就一不做二不休(伸出双手比划)
(众人误以为小郭要杀小六灭口)
秀才:人家是个捕快呀
小郭:捕快怎么了 咱这是被逼无奈 狗急也得跳墙啊
掌柜:那就好好跳嘛 咬人干啥
小郭:谁咬人啦
掌柜:不咬人 (学小郭比划)啥意思
小郭:给他弄碗迷魂汤啊
众人:(大叹气)噢哟——
小郭:不是 你们以为我要掐死他呀 拜托有没有搞错 人家是捕快呀
掌柜:行了行了 各自准备 随时开战
众人:好
小郭:大嘴 弄碗汤去
后院
老白:我错了 我白展堂对天发誓 以后我再干那些偷鸡摸狗的事儿 就让我没娘
小六:你——(扇老白一耳光子)
老白:你咋打人呢你
小六:不光打 我还踹呢 踹死你这个没用的东西(踹老白)
老白:(边躲边喊)来人呐 捕快滥用私刑欺压良民啦
(众人闻声赶入后院)
掌柜:(拉住小六)小六小六干啥呢
大嘴:(拖小六到磨台边坐下)
小郭:(端汤)你消消气儿 老白不懂事儿 你别跟他一般见识啊
小六:他不懂事儿 你就懂事?你谁呀你 滚一边去
小郭:燕小六 你别蹬鼻子上脸啊
小六:你——
小郭:你什么你 赶紧把这碗汤给我喝了一滴也不许剩
小六:(闻了闻小郭手中的汤)你是黑店呐
掌柜:不要胡说嘛 从哪儿看出来的你
小六:不是黑点 哪儿来的这迷魂汤呢
众人:(打太极)今儿晚上太阳不错啊 昨天晚上早点也很好
掌柜:小六你听我跟你说啊
(小六坐着运气,老白一把拉过掌柜)
老白:小心
掌柜:咋了嘛
老白:这个小六是假的
小六:哼 你啥意思 咋当跑堂的
老白:你连马脚都藏不住 怎么当飞贼啊
小六:你啥意思啊
老白:(指着小六的脚,向众人道)诸位请看 真的小六有这么小的脚吗
众人:呀 怎么这么小的脚啊 你谁呀你 你把小六弄哪儿去啦啊
(传来门外小六的喊声:来人啊 救命啊——)
(假小六在众目睽睽之下嗖的一声消失)
老白:好厉害的轻功啊 我去看看
掌柜:不用了吧 展堂
老白:小贝还在外面呢 你们在这儿呆着啊 哪儿也不许去
(小六穿着红肚兜哆嗦着进院)
小六:救命啊 诸位都在呢 有衣裳没有 来两件 冻死我了
秀才:等着啊 我马上给你拿去(回屋)
大嘴:咋整的这是
秀才:(跑到房门口,转身)大嘴 帮我找些蜡烛来
大嘴:哎好 你等会儿噢
小六:不好意思 (看见磨台上的迷魂汤)这汤没人喝吧 不好意思了
掌柜&小郭:哎小六小六——
小六:(一口气喝完)味道不错 就是有点儿——
掌柜&小郭:有点儿啥呀
小六:(边倒下边)麻——
翌日
掌柜:(提裙子下楼)伙计们呀伙计们 昨天晚上可真够玄的 这一步走错 就有可能出人命
秀才:可不是嘛——
(小郭拿扫帚点地,秀才立马改口)我早说了有芙蓉在 大家都别担心
老白:我同意 (指小郭)昨天幸亏有你
小郭:你们放心 我会好好保护大家的
(小六歪歪斜斜地进门)
掌柜:小六 来来来 这边这边 你没事吧
小六:(举起右手向众人挥舞)嗨 我很好 你们好吗
众人:好
小六:(撒娇状)大声一点儿嘛
众人:(大声)好啊
小六:(双手呈V字形)耶 我很爱你们呐
众人:(喝彩)
小六:(提起刀柄当麦克风)接下来我为大家献上一曲
众人:(欢呼鼓掌)
小六:(放下刀,拍脑门)不对不对 我乱了 刚才说到哪儿了
众人:献上一曲——
小六:我重说啊 刚才跟十村八店的弟兄 开了个会 我们一致决定——
(看着众人)是你们吗
众人:是我们呀
小六:(拍脑瓜)是你们吗
众人:(拍桌子)是我们呀
小六:不行 需要证明
众人:怎么证明啊
小六:我脑子不好使 你们互相证明 从秀才开始
小郭:我来 无双美还是我美
秀才:当然是你美 你比她美一百八十倍
小郭:是他 证明完毕 你证明我
秀才:我和你追风师兄 谁更帅
小郭:当然是他帅 他比你帅一千八百多倍 但是你比他有内涵
秀才:是她 证明完毕
掌柜:该我了 展堂 你愿意娶我吗
老白:不愿意
众人:是他
老白:你愿意嫁给我吗
掌柜:不愿意
众人:假的(欲拿下掌柜)
掌柜:我愿意 我愿意 我的神呀 稍不留意就是灭顶之灾
小贝:该我了该我了 大嘴 我来问你 昨天早上 你没要着卖身契 说我嫂子什么来着
大嘴:咱咱 咱换个别的题
掌柜:就这个 你说我啥来着
大嘴:说你心黑手毒不积德 活该在家守活寡
小贝:就是他
掌柜:(凌空抽大嘴巴掌)太好了 你的卖身契这辈子都不要想要回去了
大嘴:啊莫小贝 昨天晚上的作业谁帮你自己做的呀
小贝:厄 是我自己做的啦
众人:假的(擒住小贝)
小贝:(被压在桌上)我还是个孩子 谁能易容成我这个样子吗
众人:(不理,作势要打)
小贝:哎 好好好 是邱小冬帮我做的啦 讨厌死啦
老白:全部证明完毕 请燕捕头做指示
小六:(握起老白的手)好好好 在座的都是自己人是吧
众人:是是是
小六:我们早就布下了天罗地网 等盗圣一来 就打他个措手不及
老白:这个人的武功可非同一般呐
小六:没用 我们早就做好准备了
老白:什么准备
小六:想不起来了
众人:(撅倒状)
小六:反正不成功 便成仁
屋顶
老白:(皱眉,死命捂耳朵,无奈楼下的叫骂声仍听得十分清楚)
(屋顶上走来一个与老白穿着一模一样的人)
假老白:他们这么骂你 你难道一点儿都不生气吗
真老白:你——
假老白:要不要我去帮你教训他们一下
真老白:用不着 你离我远点就行
假老白:用不着 你离我远点就行
真老白:嗯?你什么意思啊
假老白:嗯?你什么意思
真老白:(指假老白)不许学我 听见没有
假老白:(指真老白)不许学我 听见没有
真老白:再学我可不客气了
假老白:再学我可不客气了
真老白:(放下手)好 有本事跟我学到底
假老白:(放下手)好 有本事跟我学到底
真老白:(扇自己一嘴瓜子)
假老白:(扇自己一嘴瓜子)
真老白:(再扇自己一嘴瓜子)
假老白:(再扇自己一嘴瓜子)
真老白:(边点自己边)葵花点穴手
假老白:(边点自己边)葵花点——(假装把自己点上了)
真老白:(得意地走近假老白,欲揭去其脸上的假皮)呵呵 跟我斗
假老白:(趁真老白走近自己,将其点上,更为得意地)呵呵 跟我斗
翌日,大堂
(掌柜替老白擦脸)
老白:哎呀呀 疼啊 你不能轻点儿啊
大嘴:(活动筋骨)你娘也真行 就为了引你出来 活活偷了四十多颗官印
老白:没偷啊 四十多颗官印都在衙门的匾额后面放着呢 而且昨晚还留了字条
大嘴:(坐下,倒茶喝)那也不成呀 那私闯公堂 那可是大罪
掌柜:(冲大嘴)去去去去去
(朝老白)脸上还疼不疼了
老白:疼 火辣辣的疼
大嘴:我还水灵灵的疼呐 你娘也真是的啊 明知都是自个儿人 下手还那么重 干啥呢
掌柜:哎对了 你娘的手脚筋不是被挑了吗
老白:又长上了呗
厄 我问她了 她死活不说
大嘴:是不敢说吧 逃狱那可是株连九族的
老白:(拍桌子,起身)你还有没有完了啊 不就因为我娘点了你几下吗
你要不服 你就上楼啊 我绝不拦着你 去呀
大嘴:我上楼干啥去 我还不如上衙门呢
掌柜:哎大嘴 你可不要胡来啊
大嘴:咋的 你怕我告上去呀
掌柜:这可是掉脑袋的事情
大嘴:怕了是吧 那卖身契还我 还我呀
你不还是吧 你等着
(跑到门口,向门外大声喊)小六
掌柜:给你给你给你 (掏出卖身契)趁火打劫
大嘴:(收起卖身契)我这是见缝插针
哎呀妈呀 行了 这回又自由啦 老白啊 替我谢谢你娘啊 祝她早日入狱啊
(正要出门,又被隔空点上)
白三娘:下次再敢胡说八道 直接点死穴
掌柜:(上前拿卖身契)这个还是我来替你保管吧
老白:(拿起两面小红旗插到大嘴手上,上书:欢迎光临 丰俭由您)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