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四十四回 吕秀才误收嗜血徒 白展堂临终吐心声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四十四回 吕秀才误收嗜血徒 白展堂临终吐心声【文字剧本】

第四十四回 吕秀才误收嗜血徒 白展堂临终吐心声

本集编剧:宁财神
本回出场:老白——沙溢饰 掌柜——阎妮饰 白三娘——黄晓娟饰
小郭——姚晨饰 秀才——喻恩泰饰 公孙乌龙——白志迪饰
老邢——范明饰 小六——肖剑饰



后院
(小郭指导秀才习武)
小郭:哇噻 你这是扎马步啊 手握起来 不要犯懒 站起来 对控制好了 屁股 屁股 脚站稳
秀才:站稳了
小郭:对对对 坚持住啊 第一次也不用扎太长时间 有个十个时辰就差不多了
秀才:啊——
客房内
(白三娘重新点起蜡烛,拉开屏风,替两人解了穴)
老白:娘 你说你大晚上上哪儿去了
白三娘:臭小子 怎么跟你娘说话呢 谁教你的
老白:好 你不说是吧 (向掌柜)走 咱俩报官去
白三娘:二位慢走 衙门口儿见啊
掌柜:我说这招不管用吧
老白:那你来招管用的
掌柜:(干咳)三娘 坐 既然咱俩姐妹一场 有些话我就不得不说了
白三娘:说吧
掌柜:折腾了一个晚上你饿了吧
老白:嗯?
掌柜:不说话就是饿了 我这就给你下碗热汤面去 二位慢聊 稍安勿躁
(出屋,关上房门)对不住啦 清官难断家务事儿 你们娘儿俩慢慢掰扯去吧
老白:娘 你先休息吧 我出去了啦
白三娘:你干啥去
老白:你放心吧 我肯定不报官 以后我也不管你了 你爱偷啥偷啥
总之有一点啊 你要是泛了水 你千万别说认识我啊(起身准备离开)
白三娘:哎 回来 回来
老白:(转过身)回来了
白三娘:给你看一样东西(掏出块牌子)
老白:(照着牌上的字念)六扇门 娘啊 你都偷到六扇门去啦
白三娘:看完反面再说
老白:白翠萍密使 娘啊 你是钩子呀
白三娘:我还条子呢还 有用黑话说自个儿老娘的吗
老白:咳哟 我太激动了 娘 娘啊 你咋混进六扇门的呢
白三娘:我一直都是 以前没告诉你是因为你太小 怕万一走漏了风声惹来杀身之祸
老白:可是—— 不行不行 我得冷静冷静
不对呀娘 那你是兵咋把我培养成贼了呢
白三娘:瞎说啥呀 我教你轻功 教你点穴 教你追踪反追踪 这些都是捕快的本事儿
谁让你自个儿不争气呀 一天净跟那姓姬那哥俩瞎胡混呐
老白:我说的嘛 我说我为啥写缉盗指南那么顺手呢 嘿 这里有你遗传基因
白三娘:儿啊 娘这次回来可是有任务在身
老白:啥任务啊
白三娘:奉朝廷之命 追捕盗圣
老白:(拍桌子,起身,急)盗圣盗圣 你说我招谁惹谁了
白三娘:这也不能怪朝廷 你有血案在身嘛
老白:说啥呢
白三娘:这事儿不是你这事儿跟你也有关系
两个月前 少林寺的智清大师 武当派的冲虚道长 翰林院的齐大学士
他们先后毙命 经验尸后发现 他们几位全是在毫无防范的状况下 被人家点穴
残害致死 这种穴法就是葵花点穴手
老白:嗬 你也会使 咋不抓你呢
白三娘:哎呀 抓我干啥呀 我又不是盗圣
老白:可是这葵花点穴手 除了咱娘俩以外还有谁会使啊
白三娘:会使的人不少 但是有这么强指力的人 除了咱娘俩之外 那就是姬无命的师父了
老白:公孙乌龙
白三娘:(点头)
老白:那你赶紧抓去呀 别回回把屎盆子都往我头上扣啊
白三娘:你看你急啥呀 我这不正想办法呢嘛 你没看我这几天四处明察暗访 也没有线索
你还说我上外头做贼去了
老白:娘啊 你真是衙门上的人
白三娘:这还有假呀
老白:哎呀妈呀 儿光荣啊
(后院传来小郭惨叫声:啊——)
老白:小郭
(两人冲出屋外——)
后院
(小郭瘫坐在地,吐血,秀才站在一旁看着自己的手)
秀才:怎么可能呢 怎么会这样
小郭:(咳嗽)
秀才:来人呐
(老白与三娘冲进院)
老白:怎么了
小郭:(指着秀才)他 他——
白三娘:你先别说话 把气喘匀 秀才你说 到底怎么回事儿
秀才:她逼着我练惊涛掌 我就学了一招 她就让我拿她练招儿 我不同意 她说她练过金钟罩
我还是不同意 她就着急了 她数一二三 我没办法我就咬着牙拍了她一掌 就成这样了
芙妹 对不起啊
老白:行啊 你小子 初学乍练的就这么厉害 是块练武的材料
白三娘:胡说什么呢 你先搭个脉再说
老白:(给小郭搭脉)不可能啊
(摸小郭颈脉,吓得跌倒在地)秀才 赶紧说实话
秀才:我说的是实话 芙妹可以作证的
老白:不可能 没练过几十年的功力 绝不可能把她打成这样
秀才:伤得这么重啊 芙妹(抱小郭)
小郭:啊疼疼疼 肋骨大概是断了
上方:没断 但你的肺伤着了 得休息两天 善哉善哉
秀才:谁 谁在说话
白三娘:嘘 这叫传音入密 及其高的内功 他肯定就在附近
小郭:是不是你打的我
上方:当然是我啦 那小子哪有这么强的掌力啊
秀才:她招你惹你了 你凭什么打她
上方:哎 我这可是帮你 她非逼你动手 还数到三 我见你不敢 就帮了个小忙
秀才:你是谁 你有本事出来见我
上方:你为什么不来见我呢 善哉善哉 这面多钱一碗
老白:面?
(大堂传来掌柜的叫声:厄——)
小郭:大概是饿嗝呀
老白:掌柜的
白三娘:(指老白)
老白:二姨(冲进大堂)
白三娘:你们俩呆着别动 我去大堂看看
大堂
(一老汉坐着吃面,掌柜的端着托盘在一边被点上)
老白:掌柜的
白三娘:公孙乌龙 果然是你
公孙乌龙:三妹呀 多日不见 气色不错呀
老白:(给掌柜的解穴)葵花解穴手 葵花解穴手
公孙乌龙:行了 别忙活了 你那指力太差
还有胡椒面吗
老白:你赶紧把她给我解开 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公孙乌龙:年龄不大 口气不小
白三娘:噢公孙大哥——
公孙乌龙:善哉善哉 还是我自己拿吧(起身拿胡椒)
白三娘:(嗝空点公孙乌龙)
老白:哼 老东西 你以为就你会点穴啊
公孙乌龙:(突然活动)
老白:妈呀
公孙乌龙:一大把年纪了还来这一套
老白:娘 他这是什么功啊
公孙乌龙:这叫龟壳神功 专防点穴的 我已经练了有七重喽
白三娘:这不是铜锣湾海龟道人的独门秘技吗
公孙乌龙:对啊 三妹呀 那年夏天呐 我跟他一起下棋 趁他分心的时候 我点了他的檀中
取了他的秘笈 杀了他的徒众 烧了他的道观 哎 善哉呀 善哉
老白:你这还善哉呢 你还有没有点人性啊你
公孙乌龙:出卖自家兄弟那叫有人性吗
老白:你 什么意思 你
公孙乌龙:我不是找你的你也别紧张 三妹就你这么一个儿子得给她留着
吕施主在哪儿 知道吗
老白:什么吕施主 没这人
公孙乌龙:年轻人说话要诚实 知道吗 你不要欺人太甚
老白&白三娘:葵花点穴——
公孙乌龙:手
(老白和三娘被点上)
公孙乌龙:娘俩儿一块上 这才叫欺人太甚 哎呀 唉 我得先找那吕施主去
(把面放在掌柜的托盘上)这样啊 你给我热热啊 一会儿我回来吃 啊
(解开掌柜,向后院走去)
掌柜:(赶紧进厨房热面)
老白:(心灵感应)娘 能逃过这一劫吗
白三娘:(心灵感应)凶多吉少
后院
公孙乌龙:哎呀 哎呀 我来证实一下子 (托起秀才的下巴)姬无命是不是真是你杀的
秀才:他是自杀的 跟我没关系
公孙乌龙:跟你没关系 没关系(拿出块牌子)朝廷发给你这个干什么 这叫什么
秀才:(指着牌子上的字念道)关中大侠
公孙乌龙:是啊
秀才:朝廷瞎了眼 这个大侠谁爱当谁当去 人总得有自知之明
公孙乌龙:好 施主的为人 果然是不同反响
秀才:啊
公孙乌龙:这样 你准备好了
秀才:啊
公孙乌龙:我数一 二 三——
秀才:等等 为什么要是三呢 你为什么不可以是九千六百八十七万三千二百二十四 为什么
公孙乌龙:哎呀 我没那么多时间呐 听着啊 一 二
秀才:豁出去了 二十年后还是条汉子
(秀才作坦然受死状,见公孙没动手,转头发现公孙正跪在自己面前)
秀才:唉你这是干吗
公孙乌龙:三 吕先生在上 请受弟子一拜
小郭屋内
(掌柜的给小郭擦脸)
小郭:(虚弱地)我一定要调我爹过来杀了他 咳咳
秀才:他说他自己平生杀人无数 罪孽深重 尤其是这几年更是内心不安 连觉都睡不安稳
就想找个明师指点迷津
老白:到处都是明师 人家凭啥找你啊
秀才:我手无缚鸡之力 竟然能够把他的恶徒劝的良心发现 以死谢罪
足以证明我的无上智慧和广阔的胸襟啊
老白:我可告诉你啊 姬无命的死 那可不是因为良心发现 是吧 娘
白三娘:你就打算这样一直蒙下去
秀才:那还能咋办呢 总不能把他撵回去吧
掌柜:撵他干啥 我觉得这是件好事情 导人向善 这种机会 多多益善呀
秀才:嗯
白三娘:傻妹子 你知道他杀过多少人吗
老白:多少人
掌柜:不管他杀多少人 只要他一心向善 俺们就应该给他这个机会
秀才:对
老白:这话你跟死者家属说去 只要他们同意 我们就同意
门外:报告
秀才:进来
(公孙乌龙进屋)
公孙乌龙:哦哦都在啊 吕先生 那个碗我刷完了 还有什么活儿
秀才:那就没什么事儿了
公孙乌龙:噢 厄那明天早上几点钟起床
秀才:我哪知道啊
公孙乌龙:那什么时候上早课
秀才:本门不安排早课 全靠自觉 那什么没什么事儿 你先退了吧
公孙乌龙:好好好(出屋)
秀才:(向老白)你瞪我干吗
老白:你知道你自己捅多大篓子吗你 是不是 娘
秀才:没那么夸张 他挺慈眉善目的呀
白三娘:哼 我只有一个建议 如果他一旦凶性大发 诸位千万不要动
众人:为啥呀
白三娘:一动不动 还有生还的希望 试图逃跑 只有死路一条
秀才:你们放心 我有足够的信心 一定能让他脱胎换骨 成为一个真正的良善之人
翌日清早,大堂
(公孙乌龙坐着练功,白三娘从楼上下)
公孙乌龙:三妹啊 起得早啊
白三娘:你起得也不晚呐 是不是没睡啊
公孙乌龙:哎 我啊 这么多年我都没睡过踏实觉了 我一闭眼呐 就我杀过的那些人呐
就在我眼前转 东晃晃西晃晃 赶也赶不走啊
白三娘:这就叫报应
公孙乌龙:善哉善哉呀
白三娘:你也不是和尚 总说这干啥 你跟谁学的
公孙乌龙:少林寺的智清大师啊 平时他总把这些挂在嘴头上 听着挺烦 可是呢
我自己念起来呢倒挺有点意思
白三娘:那你为什么把他杀了呢
公孙乌龙:谁让他骂我呢 那几天我比较烦 我想找他开解开解
他呢 一上来就给我 说了一段什么绕口令 什么色即是空啊 空即是色啊
我也听不明白啊 后来呢 他又给我读了一首诗 什么菩提本无树 明镜亦非台
白三娘:本来无一物 何处惹尘埃 这是六祖慧能的诗啊 有大智慧啊
公孙乌龙:念完了以后呢 他说让我自己作 我勉为其难我就作了一首啊
他没听到一半 他说我没有慧根 非要把我赶下山去 那我就不客气了
白三娘:那你能不能把你作的那首诗念念我听听
公孙乌龙:行 但是只能听啊 不能外传
白三娘:不传不传
公孙乌龙:听着啊 菩提树下全是宝 大伙学习要趁早 勤学多问为什么 这种态度才算好
每天晚上背一首 一辈子都会忘不掉 怎么样啊
白三娘:哈哈哈 不怎么样
公孙乌龙:你看
白三娘:那你为何又杀了冲虚道长呢
公孙乌龙:他那是找死 杀了智清以后啊 我觉得有点后悔 我就上武当山 找冲虚道长聊聊
他还挺热情 跟我讲了一通 什么太极两仪四象八卦 我也听不明白呀
他说呢 这可以在武学里悟 我就行啊 悟就悟吧 我们俩就交上手 他就围着我转
说这叫以柔克刚 任打不还手 那我就不客气了 结果—— 哎呀 善哉呀善哉呀
杀了他以后呢 这京城就戒严了 我出不去啦 我就潜到了六扇门总部
想找一张通行证 没想到呢 正好看到了我的徒弟呀 姬无命的档案 这我才知道
天下第一大智人是谁呀 是咱们吕大师啊
白三娘:那他也开解不了这事儿呢
公孙乌龙:那就没办法了 那既然当不了好人那我就开杀戒了 这血债吧 下辈子慢慢还呗
啧 善哉呀善哉
掌柜房内
老白:那还等啥呀 赶紧逃吧
白三娘:啧 你有轻功你能逃出去 那剩下的人咋办呢
掌柜:实在不行就跟他拼了
老白&白三娘:嗯?
掌柜:拼不过啊
老白:废话
白三娘:要是多找几个帮手还是有可能的
老白:娘你说地儿 我去找去
掌柜:我也去 咱俩分头出击
老白:嗯
白三娘:(向掌柜)你上少林 (指老白)你上武当
掌柜&老白:咋那么远呢
白三娘:一般人来了那不白白送死啊
老白:对
白三娘:我现在最怕的就是镇上那俩个小捕快 如果跟他动手打起来 那就惨不忍睹了
掌柜:我去把店门关了 打烊了(出屋)
白三娘:好 好主意
老白:娘啊 这次是死是活就看天命了
白三娘:哎 死活倒是无所谓 我现在最希望的就是——能够活捉了他
老白:你可消停点吧 娘啊 能保住命就不错了咱
白三娘:如果要能把他活捉了 我就能给你换回一块免罪金牌
老白:啊 真的假的
(楼下传来摔碎东西的响声)
白三娘:什么声音
(老白欲下楼一探究竟,被三娘拦住)
白三娘:(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
大堂
(桌椅被掀翻在地,瓢盆被打烂在地,掌管顺着桌脚坐在地,公孙乌龙双手背在身后朝老邢步步逼近)
老邢:别过来 你别别别过来 我我我 我是衙门的人
公孙乌龙:就你这胆儿还当捕快呀(上前按了按老邢的太阳穴,坐下)
老邢:大胆 你可以侮辱我的职业 但你不能侮辱我的人
公孙乌龙:嗯?
老邢:哦反过来也一样
公孙乌龙:看你这意思是想以身殉职啊
老邢:(点头)嗯 啊?不是
公孙乌龙:好 今天我成全你(运气)
(白三娘与老白从楼上下)
白三娘:手下留人
公孙乌龙:(停下)
白三娘:有什么深仇大恨非得在这儿解决啊
公孙乌龙:哎呀 我就是想吓唬吓唬他 不是想真杀他 善哉呀善哉
老白:(扶起掌柜)到底咋回事儿
掌柜:我下了楼 正准备打烊 老邢正好进来 非要吃饭 我说不行 他就拍桌子
老白:老邢的掌力可以呀
掌柜:那不是他是公孙——先生
一掌拍过去桌子也塌了 凳子也倒了 锅碗瓢盆都碎了 还说是替我打抱不平
老邢:哎呀 那啥 要没啥事儿我就先走了啊 告辞 告辞
公孙乌龙:站住 以后对大家客气一点儿 不然的话 形同此桌
还是大堂
(众人收拾残局,小六叫叫嚷嚷地进店,老邢跟在后头)
小六:这还了得 还有没有王法了啊 人呢 人呢 那小子人呢
掌柜:哪个小子
小六:刚才谁在这儿闹事来着
掌柜:(将手上的抹布摔在桌上)是我 我刚学过的降龙十八掌
(边比划边走到小六身边,轻声地)你快走
小六:等等会儿 这谁呀(指公孙)
掌柜:厄这是我新招的伙计
小六:那么大岁数
掌柜:对对对 老伙计
小六:老邦菜 老邦菜说你呢
(坐下)刚才怎么回事儿
公孙乌龙:请问 官人贵姓啊
小六:免贵—— 你问这干嘛跟你有关系吗
公孙乌龙:我得问清楚了 日后你在我眼前来回来去晃悠 我得记得哪个是哪个呀
小六:(抓耳)嘛意思 你说的
公孙乌龙:行了 不说也罢 就算姓王吧
小六:你才姓王八呐
白三娘:放肆(一把拎起小六,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小六:哎哟 你 你敢打我 连我妈都舍不得打我
白三娘:(又给一巴掌)还说
小六:(拔刀)帮我照顾好我七舅姥——
白三娘:(抢过刀)公孙先生 这小子交给我了 你老息怒 走走(把小六推出门)
店门口
老邢:你想干什么 你想干什么
白三娘:嘘 (把刀还给小六,掏出六扇门的名牌)
小六:这嘛意思 写的嘛 我不认字儿
白三娘:(转向老邢)
老邢:我是本镇第十九任捕头 六扇门 上面派来的
白三娘:看反面
老邢:白翠萍 必吏
白三娘:那就密使
老邢:(将名牌递给小六看)这俩字能念密使 哈哈哈
小六:我哪知道去
白三娘:嘘 听我的——
大堂
掌柜:(给公孙看茶)来来来 多喝一点儿
公孙乌龙:(运气)善哉 善哉
一炷香的功夫
大堂
(门外传来小六和老邢的惨叫声,公孙好奇地站起身来,白三娘进门)
公孙乌龙:这么快就搞定了(欲出门)
白三娘:(拦住公孙)还是甭看了 血哩呼啦的 看了吃不下饭 这两条贱命啊就算我头上了
公孙乌龙:三妹 那就辛苦你了 诸位慢慢聊啊
白三娘:哎你上哪儿去呀
公孙乌龙:找吕先生开开窍儿(朝后院走去)
掌柜:三娘
白三娘:你叫我啥
掌柜:我说姐 你真的把他俩给放翻啦
老白:(跑道门口张望了下,又跑回来)那怎么可能呢 我娘是钩子 又称密使
掌柜:啊
白三娘:他俩回去搬救兵去了 最快今晚 最迟明晚 大队人马就到了
掌柜:娘啊 到底是今晚还是明晚啊
白三娘:那得看运气了 一般捕快 肯定不行
所以我让他们到广阳府去 至少得找个四五个高手 那只能有三成胜算
掌柜:啊 只有三成啊
白三娘:这是保守估计
掌柜:那不保守估计呢
白三娘:不到一成
老白:啊 那叫他们来干啥呀 自己把自己拍死得了
白三娘:胡说啥
老白:娘 全看你的了
白三娘:公孙的武功 你们不是没看着 那杀人就是弹指一瞬间
老白:这咋办呢
掌柜:我的神呀
白三娘:他就是没练过龟壳神功 我还能对付得了 不过现在 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掌柜:啊 那秀才咋办呀
白三娘:希望他福大命大 能撑过这一关 你们俩也要多保重(起身上楼)
掌柜:展堂 你说咱们这次能逃过一劫吗
老白:凶多吉少 湘玉 如果万一撑不过去了 我希望
掌柜:希望啥 说呀
老白:到时候再说吧
掌柜:我好悔呀 我当初就不应该嫁过来 如果不嫁过来我的夫君也不会死
如果我的夫君不死 我也不会沦落到这么一个伤心的地方
后院
公孙乌龙:我不瞒你说吧 我呀就是杀人杀得太多了 我这心里有愧 哎你呢
就负责呢把我心里那愧呢给消灭掉 你只要办成了 你有什么仇人 全包在我身上
秀才:我没仇人 不 你杀了那么多人他们都跟你有仇吗
公孙乌龙:那也不一定 有些是仇人 有些就是我看不顺眼 顺手送了他一程
有些呢就是来寻仇的 结果呢 把自己给寻进去了
秀才:那你第一次杀人 那是为什么呢
公孙乌龙:第一个人 就是关中大侠 噢前一个 前一个 要不杀了他 也没你 知道吧
秀才:那我得谢谢你啊
公孙乌龙:那个时候呢 我刚出道 我呢偷了点东西 一碗面的功夫呢 就被人盯上了
他苦苦跟了我有三四百里地呀 我实在是跑不动了 我就瘫在地上喘
这个时候那个人过来了 我一看他过来了 我害怕呀 我就跪在地上求饶 我说
我不敢了 我不敢了 您别杀我您别杀我 你猜他怎么说
秀才:不知道
公孙乌龙:他说 杀杀杀
秀才:太不像话了 这种人也配当大侠啊
公孙乌龙:是啊 掏出刀来我当胸就是一刀 当时他就倒在血泊里了 捂着胸口说
我杀杀杀你干吗呀 这这这是你的钱钱钱 钱包
秀才:他追了三四百里地 他是为了给你换钱包来的
公孙乌龙:善哉呀善哉呀 从那以后啊 我见着人我就觉得他是来寻仇的
所以我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 我就一直杀到今天
秀才:行行行行行了 行了 我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
公孙乌龙:喔 吕先生 来来来来来 你快请坐 您说您说
秀才:道理先放在一边我只说解决办法 以后动手之前 先默数三下
公孙乌龙:默 默数三下
秀才:每数三下 想一个问题 一 他是来寻仇的吗 二 他会伤害你吗 三 他非得死吗
想清楚了这些问题你再动手
公孙乌龙:行行 我试一试
秀才:你试一试啊
公孙乌龙:啊一 他是来寻仇的吗 二 他会伤害我吗 三 他非得死吗 哎 行 哎 还行
吕先生高 您实在是高

是日晚,大堂
老白:娘 别等了 该来的 迟早会来的
白三娘:哎呀 我就怕他们来的不是时候
公孙乌龙:(端着菜从厨房进)哎 谁要来呀
白三娘:那个没谁 这两天太燥 盼着下雨呢
公孙乌龙:那先吃饭吧 尝尝我做的菜
白三娘:厄你们先吃 我还想出去看看 那个刚动完手 见了血 胃口不太好 给我留点儿菜啊
公孙乌龙:好好好
白三娘:我出去看看(出门)
公孙乌龙:好好好 来来来 你们坐 来来来 请坐请坐 都请坐 请入座啊
(秀才扶着小郭从后院进)
公孙乌龙:来来来快入座入座 快请坐请坐请坐
小郭:(见到公孙,躲避)
秀才:别怕别怕 他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他啦 要不你试试
公孙乌龙:要不你们大家都试试
老白:那我试试啊 帮我夹块肉 要瘦的
公孙乌龙:好夹块肉 (夹肉给老白)
老白:要瘦的呀 你是没长眼睛还是没长耳朵啊
公孙乌龙:把那个肥的剔下去不就是瘦的吗
老白:你别光说 赶紧剔
公孙乌龙:好好好 剔 (剔肉)肥的拿出来了
老白:(乐)哎呀 乖 上门口蹲着
公孙乌龙:好好好 蹲着(蹲在门口)
众人:(都乐了)
掌柜:唉乖老汉 过来过来 叫你呢乖老汉
老白:过去啊
公孙乌龙:(跑道掌柜的身边)
掌柜:听话 来来来 给大伙儿背首诗 助助兴
公孙乌龙:背首诗啊
掌柜:对啊
公孙乌龙:行 那就 我给大家奉献一首我自己创作的菩提颂 见笑啊见笑啊
菩提树下都是宝 大家学习要趁早 勤学多问为什么 这样态度才算好
每天晚上背一遍 包你一辈子忘不了 忘——不——了——
众人:(鼓掌)哈哈哈哈
老白:挺好挺好 好好好
小郭:他这臭诗啊 卖烧饼的每天都能写好几百首 哈哈哈
秀才:(捂小郭的嘴)
公孙乌龙:(干咳)善哉呀 善哉
秀才:(干咳)
公孙乌龙:(隔空点住小郭)
秀才:芙妹
小郭:(痛苦地呻吟)
公孙乌龙:放心吧 死不了 只不过就疼一些 剧疼喔
秀才:唉你到底数没数啊
公孙乌龙:我数了呀 师父你说你教的我我能不数吗 第一 她是不是来寻仇的 这有可能啊
第二 她是不是伤害了我了 那肯定伤害了我了
小郭屋内
(小郭躺在床上疼得翻来覆去)
秀才:怎么啦 太不像话了我找他算帐去
秀才屋内
秀才:这个办法 是个高人教给我的 现在还不知道有没有用
公孙乌龙:那没事儿 你试吧 我全力配合
秀才:那你就配合一下啊 来 把脚放到床上去 你眼睛闭着啊
(公孙乌龙躺在床上,眼睛闭起)
秀才:问世间是否此山最高 有仇的娃子像块宝 天若有仇天亦老 恨你恨到忘不了 忘不了
告诉我 你现在看到了什么
公孙乌龙:人呐 全都是人呐
秀才:是被你杀掉的那些人吗
公孙乌龙:对对对 有智清大师 有冲虚道长 还有那齐大学士 还有那倒霉的关中大侠
秀才:放松 放松 放松 他们在干什么呢
公孙乌龙:都围着我转呐转呐 哎呀 都在狞笑啊 满身是血呀
秀才:别怕别怕 就当那时番茄酱
公孙乌龙:躲开 哎呀 躲开呀 别靠近我 别靠近我
秀才:放松 放松 别害怕别怕 他们没有恶意 他们来就是想找你玩儿
公孙乌龙:哎呀 找我玩什么呀 我又跟他们不熟
秀才:一回生二回熟啊 对不对 去 去 靠近他们 跟他们敬个礼 握握手 世世代代好朋友
去吧 去吧
公孙乌龙:(打鼾)
秀才:(替其盖上棉被,开门)
门外
(小郭、老白和掌柜拿着家伙偷听着)
秀才:(出屋,关上门,阻止众人)你们这是想干什么呀 你们不是想杀他吧
老白:这么好的机会 再不动手 还等什么
秀才:掌柜的 说说他
掌柜:不要问了 这事我说了不算 走
老白:(向秀才)找点呢你
(公孙开门,揉着眼睛出)
秀才:他已经改过自新啦 给他个机会好不好
公孙乌龙:哎呀 好好好啊 就冲你这句话 我得留你一命
客栈门外
(小六与老邢一路从后巷小跑与白三娘接应)
白三娘:怎么样 人来了吗
小六:(喘)我们已经到了广阳找到了徐知府
老邢:对
小六:他说
白三娘:说什么
小六:说
白三娘:快点儿说呀 说什么了
老邢:他他他说跨府的行动得上面统一调令
白三娘:哎呀这人命关天还整这虚头八脑的事儿 这是啥意思啊
后院
公孙乌龙:哎呀 好了好了 别躲了 那后边是墙 这么多人呢 我得排个顺序啊杀你们
(指小郭)你先来
秀才:(挡在众人前面)那什么 你给他们一次机会 就是给你自己一个机会
公孙乌龙:哎呀 我已经给你们机会了
(拉开秀才)但是你们都不珍惜啊(拉开老白)不珍惜(拉开掌柜)
小郭:我很珍惜 就是您的恩情我们还没来得及报呐 看剑
公孙乌龙:(擒住小郭拿剑的手)你看看 你看看 哎呀 我真舍不得杀你 你又年轻又漂亮
还挺有气质
小郭:第一次有人说我有气质唉
公孙乌龙:(点小郭)
秀才:芙妹——
老白:(欲从后面攻击)
公孙乌龙:(点老白)
掌柜:展堂——
秀才:芙妹 你没事儿吧
公孙乌龙:她不会死的 我有一习惯 就是点完之后 我得慢慢折磨她死
秀才:那我跟你拼了 (运气)排山倒海
公孙乌龙:(躲开)哎呀 你让我默数三下 你默数了吗
秀才:我 我数了
公孙乌龙:你怎么数的 是不是说我必须得死啊
秀才: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公孙乌龙:善哉善哉 谢谢你呀 谢谢你给我找一个杀你的理由 (点秀才)
掌柜:秀才 秀才 小郭
公孙乌龙:(走到掌柜面前)
掌柜:(扔掉手上的菜刀,躲到老白身后)展堂
老白:(吐血)
掌柜:展堂—— 呜——
公孙乌龙:(看了看奄奄一息的众人)有什么话赶紧说 看在你娘的份上 再给你们三分钟啊
老白:(搂着掌柜)湘玉 我真的挺喜欢你的 以前我不说是因为我这条件 要光是穷也就算了
我又是个逃犯 再怎么喜欢你也不能连累你呀
掌柜:呜——
展堂 这句话我已经等的太久了
老白:知道
掌柜:那就好 你能再说一遍吗
老白:我喜欢你 贼喜欢
掌柜:光说喜欢 不要说贼
老白:这个贼是特别的意思
掌柜:我知道 但是我听着还是有点儿别扭 嗬嗬嗬嗬
公孙乌龙:哎呀 行了行了 别罗嗦了 时间到了
掌柜:谢谢你啊 成全了我们 动手吧
老白:动手吧
公孙乌龙:善哉呀善哉 我老夫杀了这么多人了 还第一次看见笑着等死的
秀才:这都是爱情的力量
小郭:我们也有
公孙乌龙:好好好 老夫送你们一程啊 祝你们下一辈子还在一起 (运气)
秀才:慢着
公孙乌龙:我这一兴奋呐 不好意思给忘了 这一呢 是不是来寻仇的 肯定是
这二呢——(被三娘隔空点上)
众人:(上前验公孙是否真被点上)
老白:娘娘 是你把他点住的 娘 他不说他练过龟壳神功点不住他吗
白三娘:谁让他现在分心来着
翌日,大堂
(小六给公孙扣锁链)
小六:行了 别挣了 枷锁带铐子 谁也没享受过这样的待遇
老邢:谁让你是高手呢 哇哈哈哈——
公孙乌龙:哎呀 老夫纵横一世啊 没想到落了个这么个收场 三妹啊 有你的
小郭:这就叫罪有应得 还敢瞪我 你信不信我一掌(作势)
老邢:呵呵 你点呀 有本事你点啊
(公孙乌龙顺势一个一个将众人点住)
(字幕:那是不可能的)
小郭:还敢瞪我 你信不信我一掌(作势)
老邢:呵呵 你点呀 你点呀
小郭:点呀 点呀
掌柜:小郭 让开 (向公孙)不管怎么样 我跟展堂 还是应该谢谢你
公孙乌龙:哎呀 老夫我想了想啊 我这辈子啊就做了这么件好事啊 这真是——
众人:善哉 善哉
小六:(拿住公孙)走走走
白三娘:等到了京城 我会让他们把免罪金牌送过来
老白:娘 你咋不自己给我送来呢
白三娘:还有几个案子 办完了才能退休 儿啊 娘会回来看你的
掌柜:三娘一路小心
白三娘:你管我叫啥
掌柜:姐 伯母 娘
白三娘:哎(激动地流泪)你们俩要好好的 别吵架啊(掉头离开)
老白:掌柜的
掌柜:叫我什么
老白:湘玉 你这现在叫娘有点儿早吧
掌柜:又不是我要叫的 啥意思嘛 想反悔
老白:不是 我的意思是
掌柜:啥都不要说了 你就说 你喜不喜欢我
老白:(压低声)喜欢
掌柜:没有听清 大声点儿
老白:喜欢 贼喜欢
掌柜:还是没有听清 再大声点儿
老白:喜欢 贼喜欢
掌柜:还是没有听清 再大声点儿
老白:喜欢 贼喜欢(一把将湘玉抱入怀中)
掌柜:我也喜欢你
(秀才与小郭在一边撩衣袖)
老白:干什么 干什么你们
(秀才与小郭抖手臂)
小郭:伊呦
秀才:哪儿来一身鸡皮疙瘩呀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