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四十六回 神秘客夜访七侠镇 莫掌门血战灯市街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四十六回 神秘客夜访七侠镇 莫掌门血战灯市街【文字剧本】

第四十六回 神秘客夜访七侠镇 莫掌门血战灯市街

演出人员
佟湘玉--闫妮饰
郭芙蓉--姚晨饰
白展堂--沙溢饰
吕轻候--喻恩泰饰
李大嘴--姜超饰
莫小贝--王莎莎饰
小米--张青饰
岳松涛--周明汕饰

【大门口--日】
小米:(佟湘玉拉着小贝进门)唉 佟掌柜 你看 我跟李大嘴我俩打赌 他输我一顿饭 他说叫我回来找你谈谈 你看你回来了  这顿饭是不是….
佟湘玉:走开走开 没有功夫搭理你
小米:佟掌柜 你看这咋说呢
郭芙蓉:(作势欲排 小米跑出客栈)排山….(对掌柜)怎么了这是 ?
佟湘玉:(拉小贝到桌前)你问她咋回事 (对小贝)你说你说呀 刚才不是还挺能说的吗 ?
莫小贝:我又不是故意的
佟湘玉:(边说边点小贝)先生的眼睛都快瞎了 你还不是故意的 (对客人)不好意思 吃饭吃饭
莫小贝:谁叫他正好走过来的
郭芙蓉:怎么回事儿
佟湘玉: 站起来说
郭芙蓉:(小贝站起)怎么回事儿 你又把先生怎么了?
莫小贝:自习课 我正在练功呢 先生忽然转过头来 正撞我那暗器上
郭芙蓉:暗器?你练什么功呢?
莫小贝: 隔空打穴(边说边发暗器)
郭芙蓉:(赞美状)哇噻!可以啊你(看到湘玉盯着她看)太不象话了 谁教的
莫小贝:白三娘啊 她走的时候教我的
郭芙蓉:(羡慕状)哇噻!她怎么不教我呢(看到湘玉盯着她看)(W) 教我我也不学 旁门左道 哪比的上我的惊涛掌(小贝发暗器 打中小郭)把把把暗器给我教出

来 掌柜的你看她呀
佟湘玉:自己招的事自己收场呀
郭芙蓉:莫小贝我警告你啊 (小贝发暗器 再次打中小郭 小郭躲闪打破酒坛)
佟湘玉:啊(对客人)不好意思 岁岁平安(对小郭)我价值三个月的酒坛子从你工钱里扣啊
郭芙蓉:岁岁平安 岁岁平安 什么啊这是 (湘玉拍桌示意阻止)衡山派掌门亲启
佟湘玉:(小贝站起欲看 湘玉挡住)回屋写你的检查去 少于三百个字就不要想吃晚饭!(小贝跑向小郭)去呀!(小贝跺脚回屋)
郭芙蓉:七月初六 哎 都寄出来三个月啦
佟湘玉:一个月钱就收到了 我专门藏在酒坛子里
郭芙蓉:你藏它干吗呀?
佟湘玉:江湖上的事 一个小女娃掺和啥呀
郭芙蓉:呦 那万一人家要是急事呢?
佟湘玉:不可能 急事能往信上插根鸡毛?摆明了是鸡毛蒜皮的事
郭芙蓉:哇噻 你有没有搞错啊大姐 就是因为是急事儿人家才往上面插鸡毛的
佟湘玉:那为啥不插个鸡毛掸子?
郭芙蓉:(小郭语塞)看来我真得给你好好传授一下江湖知识了…(对楼梯叫)老白
佟湘玉: 喊啥呢!(对客人)吃饭啊 喊他干啥?
郭芙蓉: 我给你补课你信吗?
佟湘玉: 不信
郭芙蓉: 那不就得了
(老白打开信欲看 小贝从他背后走来欲抢信未遂)
佟湘玉:诶抢啥 检查书呢
莫小贝:(放在柜台上)这儿呢 自己来拿吧
佟湘玉:(走去拿来信递给老白)展堂来给念一下
白展堂:好 检查书:敬爱的嫂子 我怀着无比沉痛 无比悔恨的心情 一遍遍的反思着我犯下的罪行
佟湘玉:态度还算不错
白展堂:山不在高有仙则灵 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我的罪行不认不行 衡山派现任掌门莫小贝
郭芙蓉:这就算完啦
莫小贝:加上落款 正好 500个字
郭芙蓉:哪有500个呢
白展堂:你胡说八道呢你
莫小贝:不信自己数啊
佟湘玉:我来数(三人看检查书 小贝抢过信 转而被展堂拿回)
莫小贝:啥是莫掌门钧鉴?
郭芙蓉: 军舰喽 就是军队用的舰 有巡洋舰 导航舰、还有航空母舰喽
佟湘玉:不知道就不要胡说
莫小贝:信上写的啥?
佟湘玉:华山派的岳掌门邀请小贝参加华山论剑
莫小贝:(大叫)哇!
佟湘玉: 咋了吗
莫小贝:啥叫华山论剑啊?
白展堂:(边捂耳朵)不知道你哇啥呀? (对客人)对不起啊 诸位 吃饭啊
佟湘玉:不好意思啊
白展堂:对不起对不起
莫小贝:我跟你说 只要能让我出门 不让我上学 干啥都行
佟湘玉:绝对不行 你不要胡说了 这次论剑 是五岳剑派的掌门一起推举五岳盟主 你一个小娃你瞎凑什么热闹
莫小贝:哇噻! 我是正宗的衡山掌门唉
佟湘玉:掌窗也不行
莫小贝: 你才长疮呢
我要去华山 我要去华山  我要去华山
白展堂:好好 你别闹了啊 这样啊 你要去啊 出了这个门儿 打一驴的 最多三五个月就到了
莫小贝: 那为啥不直接骑马呢?
郭芙蓉:拜托 你知道一匹马得多少钱吗 ?
佟湘玉:钱不是问题
莫小贝: 谢谢嫂子
佟湘玉:你自己可以赚嘛
莫小贝:嫂子 
佟湘玉:这招没有用了 来点新鲜的
莫小贝:不就赚钱吗 谁不会啊 到时候可别赖帐啊 (走去后院)

【后院--日】
(小郭从井里打水 小贝见状跑来 接过水桶)莫小贝:哎哎我来我来 这点事哪能烦劳你郭女侠呀
郭芙蓉:看你能拎多久 (小贝拎不动倒地 小郭扶起她)起来起来 还来不来啊?
莫小贝:来啊来啊 每挑一桶 你得给我三五两银子
郭芙蓉:多少?
莫小贝:那个…. 三五钱也行
郭芙蓉:你觉得我像个慈善家吗? 那不就得了 一边去
莫小贝:没劲 你没劲透了
(秀才来到后院)吕轻侯:干什么呢
莫小贝:(拉过秀才)哎哎 那个 吕先生 这厢可好啊(秀才看小郭)
郭芙蓉:她问你话呢 你看我干啥(回屋)
吕轻侯:芙妹芙妹 (疑惑)我说错什么了吗
莫小贝:想知道吗 先拿钱吧 每个问题十文钱
吕轻侯:太黑了吧(w)来来来 我问你 (掏钱给小贝)钱收好啊 (笑问)小郭姐姐晚上有没有梦到过我啊
莫小贝:这我怎么知道
吕轻侯:那她有没有说梦话 话呼唤我的名字啊
莫小贝:我睡的比她还熟呢 
(秀才隔空扇小贝两耳光)
莫小贝:你换个问题 最好简单一点的
吕轻侯: 简单一点的 能不能把钱还我
莫小贝:不能 回答完毕 下个问题
吕轻侯:你不去当山贼真是屈才了你(离开)
莫小贝:(看着钱自言自语)十文 能够吗
佟湘玉:(来后院)十文钱你打个驴的刚够起步费
莫小贝:无所谓 我打个黑驴的 不打表不开票 便宜
佟湘玉: 再便宜也到不了十八里铺
莫小贝:无所谓啊 走那算那嘛 车停了大不了再赚嘛
佟湘玉:好 那你就赚吧 祝你一路平安 马到 不对 驴到成功
莫小贝:借您吉言 后会有期(自信的欲出门 走了几步回头)嫂子 你真放心我一个人出门啊
佟湘玉:我有啥不放心的 你也这么大了 也该出去闯一闯了
小郭哎 (小郭上)来来来 帮莫掌门收拾一下行李
郭芙蓉:掌柜的 她 
佟湘玉:人家怎么说也是一派之长 我这个当嫂子的总不能拖人家后腿 去吧
郭芙蓉: 哼行行
李大嘴:小贝啊 真的要走啊 大嘴叔也没啥送你的 这要饭罐你拿着
莫小贝:要饭罐?
李大嘴:走半道上要是饿了 就跪路边跟人家要点 实在没人给 你就啃指甲 再不行就咽吐沫 总之别把自个儿给饿着了
佟湘玉:快谢谢大嘴叔叔
莫小贝:谢谢大嘴叔叔
郭芙蓉:小贝啊 姐姐也没什么可送你的 这根打狗棍你拿着
莫小贝:打狗棍
郭芙蓉:对啊 万一要要不着饭 你饿急了跟野狗抢东西吃 手里也好有个家伙
佟湘玉:小贝 这一文钱可是嫂子独家赞助你的 这可是保命的钱你一定要省着点花啊 应该差不多坚持到华山啊
白展堂:差不多 孩子小 花销少
莫小贝:谢谢嫂子
吕轻侯:小贝啊 半道上遇到山贼啊 千万别跑啊
莫小贝:为什么
吕轻侯:你望前面一跑人抬手就是一镖
运气好 能落个残疾 运气不好吧 连小命都没了
莫小贝:啊?那那我怎么办呀
吕轻侯:秀才叔 送你根绳子
莫小贝:绳子?
吕轻侯: 实在不行 找棵树 自己了断吧
莫小贝:我自己了断不了 那被他们逮着怎么办?
佟湘玉:逮就逮 到时候 你一定要声泪俱下哭着喊着求山贼给嫂子写一封勒索信 我叫你白大哥过来赎你 十两银子以下 绝对没问题 超过十两 嫂子就亲自过来给你收


莫小贝:啊(瘫软被小郭扶助)喂喂喂 我难道就值这十两银子
佟湘玉:那就二十两 再多嫂子也拿不出来了 你一定要好自为知啊
白展堂:干啥呢你说你呀 啊 一个个的 吓唬孩子干啥呀 这太平盛世哪那么多山贼啊
莫小贝:听听 听听白大哥
白展堂:最多就是遇到人贩子了 白大哥没什么送给你的 这包黑煤灰
莫小贝: 黑煤灰?
白展堂:万一遇到人贩子呢 就把黑煤灰涂小脸上冒充小熊瞎子 恩你看这小脸胖乎乎的条件多好啊
李大嘴:真要那样没准就卖给熊瞎子当童养媳了 真要那样的话你可千万别反抗啊
莫小贝:为什么
李大嘴:熊瞎子呀 惹急了它不挠你一下子 弄不好把你给活吃了
莫小贝:(作坚强状)我一衡山掌门谁敢吃我呀
郭芙蓉:甭搭理他们 不就一头熊吗 大不了喂它一条腿 到时候 你就拄着姐给你的这根棍直接蹦回来闯荡江湖 讲的就是这点胆气 又怕狼又怕虎 还怕熊瞎子
你闯什么江湖
莫小贝:小郭姐姐
郭芙蓉:都是江湖中人 姐免费送你两句话
再累再苦就当自己是二百五
莫小贝:再难再险 就当自己是二皮脸
郭芙蓉:与君共勉 来来来 姐跟你说一声(小郭拉着小贝往前两步 小贝撑着拐跳着前行)干什么干什么呀 
莫小贝:我先练练
郭芙蓉:哎呀也就一点万一要遇到黑店呐 千万要小心 千万不要像姐上回那样 被人卖了还倒替别人数钱 (作伤心状 众人作同情状)吃不饱是穿不暖 一熬就是二十

年 天不亮就起床做工 天一黑就端茶送水 临睡前还得给小主子捏腰捶腿讲故事 她不睡我就甭想睡 这日子 
莫小贝:我才不要过呢(对小郭)打狗棍给你 (对大嘴)要饭罐你自己留着吧(对秀才)上吊绳你自己留着用吧 (对老白)黑煤灰把你和我嫂子都涂成黑猴 一个公

的一个母的 气死我了 谁爱去谁去(离开)
众人:(击掌)耶

【小郭小贝房--夜】
小郭看着小贝 低头沉思

【掌柜房--日】
佟湘玉:啥你要带她去华山你放心
郭芙蓉:我保证快去快回一天都不耽搁
佟湘玉:行想去就去吧
郭芙蓉:那路上的盘缠
佟湘玉:自己解决
郭芙蓉: 我早就知道你会这么说钱 我早就有着落了
佟湘玉:你哪来那么多钱呀
郭芙蓉:我今天下午 我就到钱掌柜的当铺去 把我这些首饰都当了
佟湘玉:(拉小郭坐下)哎呀郭女侠你就消停会吧 我已经够头疼的了
郭芙蓉:大姐你不是武林中人 你根本不了解这件事的重要意义(往门外走)
佟湘玉:你要到哪里去
郭芙蓉:收拾行李 这就带小贝上路
佟湘玉: 站住你要敢带小贝去 就是
拐卖少女 轻则挨打重则充军 哼哼哼哼 
郭芙蓉:(走回坐下)我问你 你要是小贝 你嫂子这么对你 你会怎么想
佟湘玉:我怎么对她了 你们都看到了吧 我就差把心肝都挖给她了
郭芙蓉:人家虽然是你的小姑子 但人家也是衡山派的掌门呀 她爹娘都在上头看着你呢
佟湘玉:去把大家叫来商量一下吧(小郭笑着出门)
小贝 嫂子想好了 这次华山论剑你去吧
莫小贝:我还是不要去了
白展堂:孩子被咱吓怕了
佟湘玉:你不要怕 我们陪你一起去 那些熊瞎子人贩子山贼你都不用怕
莫小贝:真的 ?
佟湘玉: 真的去吧赶紧把东西收拾一下 咱们下午就出发
莫小贝: 恩(往外走又退回)那我们到了那 怎么向各大派掌门介绍你们啊
人家都是个顶个武林高手 你们一帮小混混
众人:恩 
莫小贝: 除了我嫂子啊(众人以手势作恐吓状)
佟湘玉:我是莫掌门的亲嫂子呀
白展堂:我是莫掌门的左护法呀
郭芙蓉:我是莫掌门的右护法哦
吕轻侯:我是莫掌门 右护法的家属
莫小贝:那那大嘴叔叔呢
佟湘玉:大嘴叔叔留下看店

【大堂--日】
李大嘴:凭啥呀 你们都去游山玩水的 单把我一个人扔这
佟湘玉: 嘘 激动个啥吗 你留下赚多少钱 都算你自己的
李大嘴:我不缺那份钱
佟湘玉: 你还想咋吗
李大嘴:(激动状)华山论剑呐 多大的场面 人这一辈子能碰上几次呀
佟湘玉:(笑)我的大嘴呀 你想一想 连小贝都请 档次能高到什么地方去嘛
白展堂:哎呀 这你就外行了 五岳剑派的掌门 除了咱后院那个 个个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郭芙蓉:(绕着抹布)尤其是华山派的岳松涛 一个人单挑另岭南七侠 刷刷刷结束战斗
佟湘玉:(不以为然的笑)刷刷刷三下 崆崆崆崆杀七个人 你以为是烤羊肉串呢
郭芙蓉:华山剑法 (唱)快就一个字 我就说一次
白展堂:你知道他只会用行动来表示
佟湘玉:那个岳松涛啊 没当掌门时我就见过 老到西安和汉中跟人赌钱 输了就当街跟人家打架 回回都是他师傅给他擦屁股
郭芙蓉:谁还没个年少轻狂的时候
李大嘴:我就没有啊 我打小就是一老实孩子 掌柜的 你看好不容易 碰到这次机会…都都都别拦我啊 谁拦我我跟谁急啊
佟湘玉:行了行了行了都去都去 收拾行李去
李大嘴:嘿嘿 好
小米:嗨嗨 这是准备去哪呢
佟湘玉:脚(小米退一只脚) 那只(小米退另一只脚)
李大嘴:(小声) 华山论剑
小米: 哎大嘴你先别华山论剑 你给我那顿饭还了吧
李大嘴:着啥急回来再说呗
小米:去了就回不来了呀
李大嘴:说啥呀 你去了才回不来了
小米:看样子诸位都还不知道吧 前俩月啊 华山派岳掌门给发帖子 嵩山恒山泰山三位掌门 陆续都去了 可是一个多月 都过去了 音讯全无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众人面面相觑

【掌柜房--日】
佟湘玉:实在不行就对她实话实说
白展堂:这话你昨天说还行 你今天说就等着八级地震吧
郭芙蓉:不至于吧 要不我去
白展堂:好好好 你去 你去了 你说什么
郭芙蓉:小贝啊 不得了了 三大派掌门全部歇菜了 江湖上已经炸锅了
白展堂(模仿小贝):编 接着编
李大嘴:不信你问问小米去
白展堂:(模仿小贝)我问他干啥呀 一个小要饭的
郭芙蓉:我说你这孩子怎么这样(欲打老白 老白作点穴状)她还真这样
吕轻侯:要不我去 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子曰啊
众人:去
(小贝背着行李进)
佟湘玉:你咋进来的 正开会着呢 出去出去出去
莫小贝:不 你们不是说好了吗 下午出发的
这不下午都到了 你们还磨叽啥吗
众人:恩…
佟湘玉:今天不去了
莫小贝: 啥 为什么
白展堂:今儿不去啊 主要是因为咱明儿再去
佟湘玉:白展堂
白展堂:那个你不得让我们好好准备准备吗 是不是 明儿一早咱准时出发 去 回去歇着去歇着(推小贝出门)
佟湘玉:行 明天一早你陪她去 你看你急啥呢 这叫缓兵之计
咱还有后招呢 还有后招呢 
众人:(靠近)啥后招啊
白展堂:我琢磨着啊 解铃还需系铃人 只要把岳松涛找来 咱不就不用去华山了吗
郭芙蓉:拜托你啊大哥 堂堂华山派掌门 你请人就来 
白展堂:真的不来假的还不来吗 我随便上街寻摸一个演员过来
往这一戳 反正小贝也没见过老岳是吧 (模仿岳松涛)小朋友要好好学习啊 将来要听你嫂子的话
以后有机会来华山玩啊 拜拜 多好
郭芙蓉:这哪行吗
白展堂:不行啊 反正我就这一招 不行你们想 你想你想你想
郭芙蓉:就这么办吧
李大嘴:这招挺好就这么办吧
吕轻侯: 就这么着吧 
白展堂:等天一黑啊我就上街寻摸一个演员去
佟湘玉:你现在就去呀
白展堂:(伸手)拿来
佟湘玉: 啥呀
白展堂:出场费啊 你不得给人三瓜两子的

【街上--夜】(
白展堂:(掂着钱)三十文 我找谁演去 如今情景剧都不这价
(与岳松涛擦身而过)岳松涛:(回头褛须)好高明的轻功 这么静的巷子今竟然听不到他的脚步声
白展堂:(回头)好深厚的内功 呼吸之间竟然听不出间隔
岳松涛:莫不是寻仇的
白展堂: 难不成是六扇门的

【大堂--夜】
佟湘玉:烦死人了 展堂咋还不回来
郭芙蓉:拜托你啊 老白才刚出门好不好
佟湘玉(来回走动):让他找个演员又不是找婆家 弄个差不多的来就行了
岳松涛:请问莫小贝在吗
佟湘玉:找小贝有事情啊
岳松涛:华山派岳松涛特来拜会衡山派莫掌门
众人:(众人一拥而上)演员来了
佟湘玉:放松放松啊 一会小贝来了你再演 这个衣服是你自己的吧
李大嘴:这胡子真的假的
吕轻侯:小伙子挺有个性的 以前演过戏吧
岳松涛:对不起 我是来找莫掌门的
郭芙蓉:你额头上那条龙很酷 一闪一散的 (摸岳松涛剑柄)这把剑真的假的
岳松涛拔剑
白展堂(走进大堂):剑下留人
岳松涛:你们太不懂礼貌了
佟湘玉:你不会是真的岳掌门吧
岳松涛:我不是(众人放松)难道你是?
佟湘玉:我的神呀 我们都干了些什么呀 岳掌门呀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你快请坐啊 我给你找小贝去啊 倒茶 请坐 请坐(众人争端茶抹桌子)

【片花】拔河记

佟湘玉:(从后院走进大堂)岳掌门稍等片刻 莫掌门马上就到
岳松涛:谢谢谢谢
郭芙蓉:您再喝点茶
岳松涛:能不能给我多加点茶叶
郭芙蓉:可是已经很浓了
岳松涛:我算了一下 这杯茶里连茶带胚一共是44片 意头不大好啊
佟湘玉:加加加加加 加多少片呢
岳松涛:让我算算啊 九月初八 阴数加阳奇数逢偶 加22片 六六大顺 大吉大利
佟湘玉:岳掌门还挺讲究的
岳松涛:不讲究不行啊 输怕了(小贝上) 哦 这位就是莫掌门吧
佟湘玉:就是她
岳松涛:(拱手)华山派岳松涛见过莫掌门
莫小贝:、你啥时候见过我
佟湘玉:人家是说见过见过 不是见过你
莫小贝:见过见过 到底见没见过啊
岳松涛:见过 我有幸喝过你的满月酒啊 好日子啊 六月初八 大吉大利
佟湘玉:哎呀 那就算是故交了(W) 一见如故的交情
岳松涛:(喜)对对 我这次来 就是想跟莫掌门合计一下五岳盟主的事
莫小贝:那其他几位掌门呢
岳松涛:华山论剑他们都输了
五岳盟主就从咱们俩里头挑一个
佟湘玉: 咋挑呀
岳松涛:还是老规矩 找个地方比剑 谁赢了谁当呗 郭芙蓉:
郭芙蓉:哇噻  你这不是欺负人吗 (w)小贝她还不会使剑呢
岳松涛:那就刀枪棍棒都行啊 要不就比比拳脚 什么内功轻功
郭芙蓉:别尽说你擅长的呀
岳松涛:我不擅长的 暗器
莫小贝:(大笑)哈哈 (看到岳掌门 收敛笑容)这可是你说的啊 咱就比暗器
岳松涛:好 时间就定在三天之后 地点你定
莫小贝:就在灯市街东口 不见不散
岳松涛:莫掌门果然是女中豪杰 岳某告辞了
佟湘玉:岳掌门楼上请
岳松涛:今天是初九 麻烦你给我找个双数的房间 否则意头不大好啊(湘玉跟着点头)
小贝幻想
众人:(跪下叩头)五岳盟主 称霸武林 千秋万代 一统江湖
莫小贝:哈哈哈哈 来人呐 把本座的宝贝儿拿上来
白展堂:得令(拿来一打糖葫芦)盟主 您随便挑(凑近)牙都没了还吃呢
莫小贝:(阴下脸)来人呢
郭芙蓉 佟湘玉:在
莫小贝:糖葫芦留下 把人拖出去 痛打五大板
郭芙蓉 佟湘玉:得令 
白展堂:(拱手被拖走) 谢帮主 帮主帮主

【大堂--日】
岳松涛:(从门口进)佟掌柜早啊 
佟湘玉:哎呦 去哪儿了呀
岳松涛:采气去了
佟湘玉:采气
岳松涛:对啊 这里坐西朝东 北有山南有河 寅时皇气最盛 吸上两口 大吉大利
佟湘玉:哎呦 讲究可真多呀
岳松涛:不讲究不行啊 输怕了 哎 莫掌门还没起啊
佟湘玉:她把先生打伤了 这两天不用上学了
岳松涛:(大笑)哈哈哈哈哈 不愧是江儿女啊

【岳松涛客房--日】
佟湘玉:岳掌门 我想求您件事情
岳松涛:你说 只要我办的到
佟湘玉:这个比赛小贝是输定了
岳松涛:那可不一定 衡山派的武功自有它的独到之处啊
佟湘玉:小贝年纪小 还没有开始练呢 我望你比武的时候能不能手下留情 点到为止
莫小贝:(进大堂)这话我可不爱听啊 要比就好好比 什么叫作手下留情啊
岳松涛:瞧瞧 正所谓自古英雄出少年
莫小贝:啊
岳松涛:哦 和少女 莫掌门这份豪气不让乃兄 大吉大利(听到乌鸦叫 拿起筷子出门 打下乌鸦 众人惊骇)一大清早就听到乌鸦叫 晦气 对不起 我得回屋去卜一卦

失陪了
佟湘玉:人家这手你行吗
莫小贝:不比了 说啥也不比了
岳松涛:开什么玩笑 你以为是小孩过家家啊
莫小贝:你啥也别说了 反正我是不比了
佟湘玉:对对对 我们甘拜下风啊
岳松涛:好吧好吧 不比就不比了 (拿出一张纸)来 把这个签了
佟湘玉:这是啥吗
岳松涛:五岳剑派合并协议
佟湘玉 莫小贝:合并?
岳松涛:从现在起 只有五岳剑派 华山嵩山衡山恒山泰山还有恒山全都改成堂
莫小贝:那我不就是堂主了吗
佟湘玉:(放下契约)你这不是欺负人嘛
岳松涛:江湖本来就是弱肉强食
莫小贝:谁强谁弱还不一定呢 到时候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岳松涛:啊 我死你活 合着我横竖都是一死啊
莫小贝:到时候 等着叫人给你收尸吧
岳松涛:看在我喝你满月酒的份上 我教你一招
以后发暗器的时候千万别太着急  看准了再发 大吉大利
莫小贝:(急)用你教
岳松涛:那就祝你赢得比武 我可是真心的

【大堂--日】
佟湘玉:这两天就要比武了 小贝这武功可咋办
小米:哎 嵩山派恒山派泰山派三位掌门 都顺利到家了
众人:哦(松口气) 
但都个个身重伤 
众人:啊 
小米:三位掌门由于舟车劳顿 水土不服刚到华山都被岳掌门逼着比武 结果吃大亏了 
嵩山派的左老爷子 比剑输了 不认帐 又比拳脚 结果被人叮咣四五一顿乱揍 打的门牙一颗不剩 江湖人送 嵩山左姥姥
佟湘玉(走近大门):咦 可怜的很啊(把水递给小米)
小米:可怜还没有泰山派的石掌门可怜啊一招没出 被人戳瞎双眼
整天寻死 好好的泰山派石敢当 现在成了泰山派的石敢死了 、
佟湘玉:哎呀
小米:还有那个恒山派的令狐掌门 比武输了吧他不认帐 非跟人家比摔交 结果呢左耳朵被人家拽掉半拉儿 右耳朵就剩了个洞 人称啊 恒山一只耳
小郭:哈哈哈哈 这也太惨了
佟掌柜:(拿过碗走回桌子)不比了 说啥也不比了
小米:佟掌柜 这恐怕不中啊 现在岳掌门跟莫掌门他俩比武这事啊 江湖已经传遍了
各大赌坊都开了盘口 一赔二十 押莫小贝输
李大嘴:真的 哪个赌坊 在哪儿啊
众人:李大嘴
李大嘴:(讪讪笑)我就随便问问 随便问问
小米:大嘴 你要有钱的话
郭芙蓉:排……小米逃走)

【后院--日】
(小贝闭眼练暗器 石子打到四处 就是没打中草人 湘玉拿过装石子的碗)佟湘玉:行了行了 不要再练了 练了两天一个都没有打中 这场闹剧到此为止
莫小贝:嫂子 到时候衡山派就变成衡山堂了
佟湘玉:堂主比掌门舒服多了 又威风还不用负责任
莫小贝:这话你跟他们说去 (抬手)
佟湘玉:(抬头看)我跟谁说去
莫小贝:跟我哥我爹娘 我爷 还有我太爷爷
佟湘玉:他们也不会怪你的 
莫小贝:但是我会怪我(佟湘玉抬起草人)我宁可缺胳膊少腿 也不会给他们丢脸 把草人放这儿(佟湘玉放下草人 小贝伸手 湘玉交回碗)请让一让(佟湘玉离开 小

贝再次发暗器 中草人) 耶 我胜利了 胜利了

【大门口--日】
李大嘴:(大嘴四顾无人)小米小米 我这些钱全给我押岳掌门 全押上
小米:行 你小子够有钱的啊
李大嘴:老婆本儿 我攒多少年了
小米:那你就不怕输了
李大嘴:输不了 就小贝那两下子 能坚持一个回合就不错了
小米:我可打算给我那二钱银子押到小贝身上 万一岳掌门一心慈手软 让小贝找到可乘之机
李大嘴:可乘 就她那两下子 她就是乘着她也得坠机啊
小米:人生在世要赌就赌大的 输也就输二钱银子 赢可是赢二十两啊
李大嘴:二.十两 不是 二钱 那不也才是四两银子
小米:现在涨到一赔一百
李大嘴:一赔一.... 那我这点钱翻一百倍 哎呀哎呀
小米:大嘴 咱要不找个机会 观察一下
李大嘴: 咋观察
小米:我跟你说 你不是还欠我一顿饭吗 晚上咱摆一桌 借花献佛

【岳松涛客房--日】
岳松涛(正在用牌算命):(佟湘玉敲门)门开着呢 (佟湘玉跪地 岳松涛去扶)哎呀呀你这是干吗 来来来 快起来
佟湘玉:请岳掌门高抬贵手 放过小贝吧
岳松涛:我本来就没打算把她怎么着啊
佟湘玉: 暗器不长眼 交起手来 万一有个什么闪失 我怎么对的起她死去的兄长啊
岳松涛:这你放心 我呀手下有数 来来来
佟湘玉:那你还把那几个掌门伤成那个样子
岳松涛:那是他们自找的啊 本来都说好了的吗 点到为止 可是他们非不听啊
佟湘玉:(湘玉坐下)你开个价吧
岳松涛:开什么价啊
佟湘玉:只要你肯放水 什么条件我都能够答应你
岳松涛:(脸上一喜 随即严肃 拍案 湘玉吓倒在地)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 我岳松涛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但这种见不得人的下流伎俩绝不肯为
佟湘玉:岳掌门
岳松涛:请
佟湘玉:(面对一箱打开的兵器)展堂 称手的兵器挑上两三件件 找姓岳的谈一谈
白展堂:我跟他有啥好谈的呀 
佟湘玉:软的我已经用过了 没有用 咱只好来点硬的 你不会不敢吧
白展堂:敢是敢 问题是 这合适吗
佟湘玉:只要小贝能平安 别的我啥都不管
白展堂:只要是不比剑 我应该不会输给他 问题是人家是一派之长 把他得罪了 领一帮人到这寻仇怎么办
佟湘玉:要寻也是寻我嘛 跟你有啥关系嘛
白展堂:要说你这人就太实诚了 脑子不会转弯儿
佟湘玉:(笑)呦 你转一个我看一看
白展堂:其实想赢得比赛 办法很多
方案一 岳松涛:出招吧
白展堂:开始(展堂把一把石灰洒到岳松涛脸上 岳松涛大叫倒地 众人捂嘴而笑)
佟湘玉:咱能不能想个更高级点的办法 你不要脸小贝还要呢
方案二 (小贝岳松涛各耍几式)岳松涛:出招吧
白展堂:开始
(岳打出几招 莫小贝抱头蹲地 岳松涛打完几招 小贝站起)莫小贝:咱有软猥甲 耶(众人抖着肩阴笑)
佟湘玉:关键的时候一个人都用不上 但是他这个人迷信的很
白展堂:要是迷信的话
(大嘴声音传来)李大嘴:开饭啦 下楼吃饭啦
佟湘玉:咋回事吗这点开的啥饭嘛
白展堂:迷信

【大堂--夜】
佟湘玉:(走下楼梯)大嘴 这么丰盛啊 (看到小米)脚 那只 谁让你进来的
小米:哎 这今儿我请客 我不进来谁进来
佟湘玉:你 你哪来的钱
小米:我没钱大嘴有啊
李大嘴:(向佟湘玉作揖)是是这顿饭是我输给他的 来 小米
小米:这还差不多 大嘴 客人呢
李大嘴:我去请去
佟湘玉:你还有客人
李大嘴:二位掌门请
(岳松涛莫小贝从后院进来 一路伸手)岳松涛:莫掌门请
莫小贝:岳掌门请
岳松涛:莫掌门再请
莫小贝: 岳掌门再请
岳松涛:莫掌门再再请
莫小贝:岳掌门再再请
佟湘玉:不要再请了 再请就活活饿死了 来来来 坐坐 请
小米:两位掌门 在下丐帮关中分舵四袋弟子小米 今日得见真乃三生有幸
莫小贝:有事说事儿没事儿开吃
岳松涛:莫掌门果然是快人快语啊
莫小贝:我说话虽快但没我的暗器快
岳松涛:看来你似乎是很有信心喽
莫小贝:要不要见识一下 
岳松涛:好啊(抬手打灭烛火 小米大嘴诧异对视)
佟湘玉:极其热烈的鼓掌(众人鼓掌 )不愧是衡山掌门
莫小贝:该你了
岳松涛:我就算了吧 当着暗器大师的面哪敢班门弄斧
莫小贝:诶 不来可不让吃
岳松涛:那好吧 既然是丐帮请客 那我就借酒献佛啦(把杯中酒向后泼出). 见笑见笑 诸位请
莫小贝:这就完啦 唬弄谁呢你 (老白向后拉小贝)干吗(小贝回头 见酒在地上成花状 惊讶)
岳松涛:这是天竺的招财金花 大吉大利
莫小贝:浪费 吃饭吃饭吃饭
岳松涛:莫掌门请
小米:两位你俩慢慢吃 我先出去一下
岳松涛:莫掌门请
莫小贝:岳掌门请
岳松涛:莫掌门再请
莫小贝:岳掌门再请
岳松涛:莫掌门再再请
莫小贝:岳掌门再再请

【大门口--夜】
李大嘴:小米 给我押注(湘玉出现在大嘴背后悄悄听) 全押岳掌门啊 这把要是赌赢了 呸 没有要是肯定能赢 我跟你说 到时候赏你十两 嘿嘿
佟湘玉:也给我赏一点儿吧
李大嘴:没问题(见是掌柜) 啊 掌柜的 你啥时候来的
佟湘玉:大嘴 我真没有想到你是这种人
李大嘴:掌柜的 你听我解释
佟湘玉:啥都不要说了 你押的岳掌门吧 押莫掌门
小米:你押多少
佟湘玉:大嘴押了多少
小米:二十两
李大嘴:明天可就是二千两雪花纹银啊
佟湘玉:二十两(惊讶) 你从哪儿弄来的
小米:他把那把玄铁菜刀给当啦
佟湘玉:好 很好 我押两钱银子给小贝壮壮声势
小米:中
李大嘴:掌柜的 你这不是白白往里扔钱
佟湘玉:跟你有啥关系 我只望你那把玄铁的菜刀 永远都不要赎回来
李大嘴:(笑)以卵击石

【大门口--日】
(湘玉展堂大嘴摆出望风姿势 岳松涛莫小贝互相作揖)莫小贝:请
白展堂:为了不误伤 我们这次采取一个比较文明的打法 每一块石头上都沾着石灰 一会儿比点数 谁身上的点数少 谁就算赢
岳松涛:非常公平
莫小贝:废话少说 出招吧
白展堂:等等 啥时候出招裁判说了算
佟湘玉:我数到三就可以出招了
岳松涛:我看最好数到六 六六大顺 大吉大利
佟湘玉:一 二三四五六
郭芙蓉:(学乌鸦叫)呱呱(岳松涛闻声把暗器向屋顶上打 小郭用铁板挡住)这些要打在小贝身上 哎呀 呱呱 呱呱
莫小贝:我出招了(从老白手中接过一碗石子 泼向岳松涛 岳松涛衣服胡须上沾满石灰)
佟湘玉:小贝干的好 莫掌门赢了
李大嘴:等会儿 等会儿 你们这不使诈的嘛
佟湘玉:输了就输了
白展堂:兵不厌诈(对岳松涛)怎么着 你不会想反悔吧
岳松涛:哈哈哈哈 (众人以为他要挑衅 瞪眼)我还没那么下作 恭喜你莫掌门 从现在起 你就是五岳的盟主了 岳某告辞
李大嘴:咋了这就算完啦 过两天再比一场行不行 比一场
佟湘玉:这就算完了 他就这么轻易认输了
白展堂:人家是真正的大侠 境界高 你以为都跟她小屁孩似的
莫小贝:怎么说话呢 本人可是盟主啊 来人呐 把本座的宝贝儿拿上来
白展堂:啥宝贝儿呢 这还用我说呀
莫小贝:这还用我说呀 没劲透了你们俩 我要吃 搪葫芦啦
佟湘玉:功课做完了没有 还要吃糖葫芦 回屋做功课去
白展堂:回去回去
莫小贝:(展堂湘玉拖着小贝向后院走去 小贝闹腾)我我是五岳盟主 我说话你们都得听的 你放手

【大堂--日】
佟湘玉:(摆弄着桌上的银子 大嘴看着)哎呦 两钱银子 赢了二十两雪花纹银
也不知道是谁输给我的噢
小米:恭喜发财 恭喜发财 佟掌柜
佟湘玉:免了免了 来来来 两文银子赏给你噢
小米:你打发叫花子啊你
佟湘玉:那你是啥?
小米:(隔空拱手)丐帮四袋弟子小米是也
佟湘玉:行行行 再给两文每袋一文
小米:佟掌柜 你也太小气了吧 人家岳掌门赢了钱 打赏小厮 随手就是五十两银子
佟湘玉:他也赌钱呀
小米:您还不知道呢 这个赌局啊 最大的庄家就是岳松涛啊
李大嘴:啥
小米:这件事啊 从头到尾 包括华山论剑 都是岳松涛一手策划的
他本来滥赌 他把华山派的房屋地契全输光了
还欠人家赌坊一大笔银子 现在非但还清了债
还赚了几万两银子
佟湘玉:好小子 怪不得他输的那么干脆 这次真的让他给赚到了
小米:钱是赚了 代价可不小 他离开那几天呐
华山派被另外三派连手寻仇 几乎全军覆没
佟湘玉:这就叫有得必有失 一报还一报
小米:走了 佟掌柜 拿个碗啊
佟湘玉:把那只也拿走啊
小米:谢谢佟掌柜啊
李大嘴:掌柜的 大佬 你能借我俩钱吗 我那菜刀还在当铺里押着呢
佟湘玉:放心 我早就赎回来拉 展堂
李大嘴:来了 这不我的刀吗
佟湘玉:对不起 是我的 只是借给你用喔
李大嘴:这叫啥事儿啊
白展堂:以后还敢不敢再赌了 对观众说
李大嘴:(镜头出现从前情景:大嘴因赌而被他娘打一巴掌 又坐在楼梯上 疼痛不已 大嘴想到后心有余悸的捂着脸 面对镜头)打死我也不敢了
本回完

下回书
[小姐妹重逢暗叫劲,老夫妻患难见真情]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