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四十九回 慕容嫣专访莫掌门 吕秀才定义真侠士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四十九回 慕容嫣专访莫掌门 吕秀才定义真侠士【文字剧本】

第四十九回 慕容嫣专访莫掌门 吕秀才定义真侠士

第一回合:慕容嫣专访莫掌门

  【序幕

  白色背景,众人轮流对着镜头侃侃而谈,面部特写。

  字 幕: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郭芙蓉:她是个好人,心肠特好,脾气也好,什么都好,作为她最好的姐妹,我感到很荣幸。

  字 幕:她是个值得信赖的人吗?

  白展堂:她答应的事,从来没掉过链子,作为一个经常掉链子的男性,我感到很惭愧。

  字 幕:她是个合格的领导者吗?

  李大嘴:那当然,什么人适合干什么工作,她最清楚,作为一个曾经迷惘的厨艺工作者,我感到很安心!

  字 幕:她是个知书达理的人吗?

  吕秀才:她喜欢看书,求知欲旺盛,而且悟性颇高,作为一个屡次落榜的读书人,我感到很佩服!

  字 幕:她是个占有欲很强的人吗?

  佟湘玉:当然……不是!小贝的任何东西,都愿意与大家分享,作为世上最疼爱她的人,我感到很欣慰!

  字 幕:你觉得以上的评价客观吗?

  莫小贝:呃……你觉得呢?

  字 幕:我觉得……似乎……大概……也许……不靠谱!

  郭芙蓉:这话我不太同意,小贝心肠不好吗?脾气不好吗?

  洗脸时,小贝抢毛巾,踢打小郭。

  白展堂:她答应的事,啥时候掉过链子?

  莫小贝:(爬墙,准备逃走)掌门我不当了,放开我,我得赶紧走。
李大嘴:她当掌门不是当得挺好吗?

  莫小贝:目前,对于衡山派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赶紧给我弄根糖葫芦来。

  吕秀才:可她确实很有求知欲啊?

  郭芙蓉:侯哥……

  莫小贝:我也要听,我也要听!

  吕秀才:听什么呀?

  莫小贝:西游记,你刚说到哪儿啦?

  佟湘玉:就算以上都对,你从哪儿看出她有占有欲?

  莫小贝:(叫嚣)她生是衡山派的人,死是衡山派的死人,埋坟堆里,都是衡山派的尸首。

  莫小贝:够啦,世界上哪有完美的人?我就是我……衡山掌门兼五岳盟主,耶!

  【大堂

  白展堂:人家要是来采访小贝,肯定就是这一出!

  佟湘玉:切……江湖月报,又不是啥正经媒体。

  白展堂:这可是江湖上发行量最大的报纸!

  佟湘玉:量大,不代表名声好,净整些低俗的小道消息,谁稀得看啊?

  白展堂:(读)本报讯,由于家庭住址遭到曝光,太合大侠冯晓强于上月初五在家门口惨遭围殴,至今昏迷不醒,据知情人士分析……

  佟湘玉:分析……分析出啥来了?

  白展堂:你不是不稀得看吗?

  佟湘玉:咳,那个冯晓强,不是上期刚做过专访吗?

  白展堂:这就是江湖月报的厉害了,访问过谁,谁就倒霉,连着好几期了,登一个,倒一个。

  佟湘玉:这是为啥嘛?

  白展堂:枪打出头鸟呗,江湖上混的,谁不想出名?踩着大侠的肩膀,一使劲就上去了。

  佟湘玉:要老这样,谁还敢接受专访啊?

  白展堂:嘿嘿,人跟人不一样,你觉得重要,人家根本无所谓。

  佟湘玉:那你觉得啥是最重要的?

  白展堂:我觉得……(小郭入)好好活着比较重要(出)

  郭芙蓉:算你走得快!

  佟湘玉:又咋了?他又招你啦?

  郭芙蓉:这都多少天了?秀才那二十五两银子,他就没下文了是吧?

  佟湘玉:哎呀,做生意哪有不赔钱的?

  郭芙蓉:当初说好的,赚了钱对劈,赔了钱,总不能让秀才自己扛着吧?

  佟湘玉:呵呵,这些银子你拿去。

  郭芙蓉:这……这怎么好意思?

  佟湘玉:二十五两,大部分是场租、酒钱,和品牌使用费,都是黑他的银子,我本来就没想收。

  郭芙蓉:掌柜的……

  佟湘玉:去吧去吧,给秀才一个惊喜,让他知道,谁才是最疼他的人!

  【屋顶,夜

  秀才闷闷不乐,小郭怀揣银子,胸有成竹。

  郭芙蓉:别难受啦,想点开心的事。


吕秀才:我挺开心的呀,不就是二十五两银子嘛,我又不是赚不回来。

  郭芙蓉:可不是,每个月二钱,不吃不喝,十年就攒出来了。

  吕秀才:十年……人的一生,有几个十年啊?

  郭芙蓉:又来了,叫你想点开心的事!

  吕秀才:惟一能让我开心的,就是把银子还我!

  郭芙蓉:那就一声霹雳,二十五两银子伴着大雨,从天而降……

  吕秀才:那会砸死很多人的(W)从天而降,然后呢?

  郭芙蓉:你打算怎么花?

  吕秀才:嗯……花光了不用还吧?

  郭芙蓉:就是白给你的,怎么花都行!

  吕秀才:那就……把白马书院从头到尾整修一下。

  郭芙蓉:修它干吗?

  吕秀才:书院的屋顶漏了,一下雨就渗水。

  郭芙蓉:渗就渗呗,跟你有啥关系啊?

  吕秀才: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啊!

  郭芙蓉:好好好……修完书院呢?

  吕秀才:就没剩下什么钱了吧?

  郭芙蓉:那就从天而降二百两银子,怎么花?

  吕秀才:那就……把西凉河的河堤从里到外整修一下!

  郭芙蓉:你能不能想点跟你有关系的事啊?

  吕秀才:怎么没关系?河堤要是塌了,我们就要被水淹啊。

  郭芙蓉:那好,修完河堤呐?

吕秀才:就没剩下什么钱了吧?

  郭芙蓉:那就从天而降二千……万两银子,怎么花?

  吕秀才:二千万……上缴国库,救济华东水灾。

  郭芙蓉:国库有的是银子,用不着你。

  吕秀才:那也得交,否则就是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罪!

  郭芙蓉:你能不能想想自己,想想你周围的人?

  吕秀才:喔……那就给大嘴买双新鞋好了,他那双破鞋,底都磨透明了。

  郭芙蓉:买完鞋呢?

  吕秀才:就存起来好了,每个月利息也够吃了。

  郭芙蓉:那你……就想不到别的啦?

  吕秀才:啊……不好意思,还得给掌柜的买盒胭脂,给老白买身衣裳,给小贝买套文房四宝,齐活啦!

  郭芙蓉:你再仔细想想!

  吕秀才:啊……不好意思,还有小六和老邢,一人一把宝刀,还有小米,给他买双银筷子,省得他老使手抓菜,这回真的齐活啦!

  郭芙蓉:你再仔细想想?

  吕秀才:想想……实在想不出来了!

  【大堂,夜

  小郭气冲冲下楼,秀才追下来。

  吕秀才:芙妹,芙妹……

  郭芙蓉:谁是你妹?我是你姑奶奶!

  白展堂:那可差辈了啊(小郭扔筷子,紧躲)怎么了这是?

  吕秀才:芙妹……

  郭芙蓉:妹你个头,走开啦……过来!

  吕秀才:到底是走开还是过来啊?

  郭芙蓉:你说呢?把手伸出来,这些银子,是掌柜还给你的!

  吕秀才:啊……我的银子!

  郭芙蓉:甭数了,总共二十五两银子,修你的河堤去吧(回后院)

  众 人:修河堤?

  吕秀才:咳……天气不错,大家慢聊啊(回后院)

  莫小贝:嫂子,我今天想跟你睡。

  佟湘玉:为什么呀?

  莫小贝:他俩这状态,起码得折腾一晚上,明儿一早我还得上学呐!

  佟湘玉:好吧,你睡归睡,不许说梦话(带小贝上楼)

  白四处看看,百无聊赖,拿起报纸,哼小曲。

  慕容嫣:(入)想不到堂堂盗圣,也会看这种八卦小报啊?

  白展堂:(吓一跳)你……你不就是那个……那个……

  慕容嫣:慕容嫣……瞧你这破记性吧!

  白展堂:呵呵,你考上六扇门啦?

  慕容嫣:没考上,考完了才告诉我,他们不收女捕头,白收我二两银子的报名费。

  白展堂:考不上更好,每天东跑西颠的,风里来雨里去,还不够累的呢。

  慕容嫣:我现在也是东跑西颠啊……这是我的名帖!

  白展堂:江湖月报……特邀撰稿人?

  慕容嫣:这是我第一份工作喔!

白展堂:喔……你不会是来做专访的吧?

  慕容嫣:正是,这次是特别企划,而且是整版彩印喔!

  白展堂:对不起,我没档期!

  慕容嫣:我没说找你啊,我找的是衡山派莫掌门!

  【佟寝,夜

  小贝睡得正香,佟霍然起身。

  佟湘玉:开什么玩笑?

  白展堂:嘘……人家是特意为小贝来的!

  佟湘玉:那就让她特意为小贝走吧!

  白展堂:这是人家的第一份工作!

  佟湘玉:这也是我第一个逐客令!

  白展堂:人家以前放过我一马!

  佟湘玉:我都放过你多少马了?

  白展堂:欠人那么大人情,不得还呐?

  佟湘玉:要还你自己还,想叫小贝把命搭上,门儿都没有!

  白展堂:人家说,可以隐瞒住址。

  佟湘玉:切,小报的话你也信?冯晓强的家庭住址还不是登上去了?

  白展堂:那老冯不也在公开场合骂过了吗?

  佟湘玉:马后炮……甭管咋说,我就是不同意!

  白展堂:好吧,我回去跟她说说,你先睡吧(出)

  佟湘玉:什么破报纸,还好意思开口?

  莫小贝:那可是江湖上发行量最大的报纸!

  佟湘玉:你咋醒了?啥时候醒的?

莫小贝:我想接受那个采访!

  佟湘玉:不要胡说,小命不想要啦?

  莫小贝:有白大哥和小郭姐姐保护我呢,出不了事儿!

  佟湘玉:他俩能把自己保住就不错了!

  莫小贝:嫂子……你就让我上吧!

  佟湘玉:你这孩子,上报纸有啥好处嘛?

  莫小贝:前些天,我跟同学们说我当上了五岳盟主,他们都不信,我要上了报纸……

  佟湘玉:他们更不信,那种小报,说话哪有谱?

  莫小贝:嫂子……

  佟湘玉:不要吵了,听话乖,嫂子回头给你买冰糖葫芦。

  莫小贝:我要上报纸,我要上报纸,我要上报纸!(每句换一个语气)

  佟湘玉:二串!

  莫小贝:我要上报纸!

  佟湘玉:五串!

  莫小贝:我要上报纸!

  佟湘玉:五串糖葫芦,加两包蜜枣!

  莫小贝:这可是你说的,不许耍赖啊!

  【大堂

  白展堂:实在对不住,莫掌门特别低调,轻易不接受采访。

  慕容嫣:她是不是嫌我们是小报啊?

  白展堂:没有,绝对没有,江湖月报,我们每期都看,落下一期,茶不思饭不想的!

  慕容嫣:白大哥……要不你再想想办法?

  白展堂:实在不行,我自己上吧!

  慕容嫣:咳……等我们出了黑道专版,第一个就找你。

  白展堂:你啥意思啊?我啥时候成黑道的了?

  慕容嫣:盗圣……

  白展堂:盗圣咋的啦?又不是我自己封的,再说,还不许我改邪归正啦?

  慕容嫣:不是,我没别的意思,这次的任务,就是采访五岳盟主,我有什么办法?

  白展堂:那就算了,反正我也想过办法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小贝和佟下楼,慕容眼前一亮。

  慕容嫣:这位就是莫掌门吗?

  白展堂:就是她!

  佟湘玉:不是!

  佟湘玉:呃……对不起,莫掌门还得上学,没时间接受采访。

  慕容嫣:就一会儿,一会会儿……

  佟湘玉:借过,借过(W)不要逼我们耍大牌啊!

  慕容嫣:我还就不怕你不耍呐(拿出小本,狂写一气)

  白展堂:嗯?你写什么呐?

  慕容嫣:(狂写)我与五岳盟主的初次会晤,竟然遭到了难以想像的粗暴对待……

  佟湘玉:谁粗暴对待你啦?

  慕容嫣:(狂写)在紧张的对峙之后,爆发了肢体和语言上的冲突,场面一度失控……

  佟湘玉:你你……你不要胡写,否则对你不客气!

  慕容嫣:(狂写)一名膀大腰圆身形健硕的神秘女子,对笔者进行了惨绝人寰的人身攻击!

  佟湘玉:膀大腰圆?身形健硕……我跟你拼了!

  慕容嫣:(狂写)在一阵暴风骤雨般的拳打脚踢之后,笔者已是遍体鳞伤,奄奄一息……
佟湘玉:我……我错了,求求你,高抬贵笔,放过我们吧!

  莫小贝:嫂子?

  佟湘玉:你不管,这里有我呢……展堂,赶紧送她出去!

  白把小贝牵走,佟堵住慕容。

  慕容嫣:莫掌门……

  佟湘玉:有事跟我说,我是莫掌门的特邀发言人,啊这个,刚才的误会,请你不要介意。

  慕容嫣:哈哈,你终于肯松口了?

  佟湘玉:咳……有啥问题,尽管问我好了!

  【佟寝

  慕容拿着小本,笑容可掬,佟神色有些紧张。

  佟湘玉:你随便问,只要不是隐私问题,我都会告诉你!

  慕容嫣:只是随便聊聊而已,你不要太紧张。

  佟湘玉:我哪有紧张?你从哪儿看出来我紧张了?

  慕容嫣:您那条手绢都快被揪碎了……

  佟湘玉:有吗?哪里碎了?这不是好好的吗?

  慕容嫣:咳……你跟莫掌门感情好吗?

  佟湘玉:我跟她亲如母女!

  慕容嫣:(狂写)亲如母女……也就是说,她不是你亲生的?

  佟湘玉:这不废话嘛,我是她嫂子,我要是生了她,那我不就成她娘了?

慕容嫣:(狂写)既是她嫂子,也是她的亲娘……

  佟湘玉:喂……你把话听全了行不行?

  慕容嫣:我听全了呀?长嫂如母嘛!

  佟湘玉:咳……到时候你可不许乱写啊!

  慕容嫣:我哪有乱写?

  佟湘玉:前两期有个张大侠,明明是人家骚扰他,结果被你们写成他骚扰人家!

  慕容嫣:后来他不又告回去了吗?索赔一百万!

  佟湘玉:又没要着钱,告了也是白告!

  慕容嫣:你放心,我关注的,是受访者的内心世界,那些个八卦新闻,小道消息,我没兴趣!

  佟湘玉:喔,这样会不会影响销量啊?

  慕容嫣:也许会吧?但我是自律的新闻工作者,我的理念是,通过真诚的文字,还大侠一个本来面目!

  佟湘玉:说的好,热烈鼓掌!

  慕容嫣:谢谢……作为莫掌门的嫂子,你会感到寂寞吗?

  佟湘玉:有时候会,只要是女人……

  慕容嫣:(狂写)作为一个孤独的单身女人,她时常会感到寂寞,内心的激情,像火一样地燃烧着。

  佟湘玉:激情燃烧……我又不是石光荣!

  慕容嫣:你有没有起过嫁人的念头?

  佟湘玉:基本……没有!

  慕容嫣:我希望你能诚实、勇敢地面对自己的心灵。

  佟湘玉:呃……那就算有过吧!

  慕容嫣:(狂写)她的内心,千百次地呻吟着、呼唤着,郎君呀,你是不是饿得慌?

  佟湘玉:我啥时候呻吟过?又不是杜十娘!

  慕容嫣:你放心,定稿之前我会给你看,你不同意,我绝不往出登。

  佟湘玉:喔……那你接着问吧!

  慕容嫣: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您作为一名资深的寡妇,如何承受周围那异样的眼光呢?

  佟湘玉:我没觉得异样啊?大家都对我挺好的。

  慕容嫣:(狂写)过于繁重的生活压力,已经使她失去了起码的判断力,一朵盛开的玫瑰,就此凋零!

  佟湘玉:你咋不说插到牛粪上呢?

  慕容嫣:谢谢你的提醒……牛粪指的是谁?

  佟湘玉:谁都不指,你不要再问这种隐私问题了!

  慕容嫣:好吧,在抚养莫掌门的过程中,你碰到过最艰难的情况是什么?

  佟湘玉:最艰难的……我说话她时听时不听。

  慕容嫣:(狂写)时听时不听,作为五岳剑派的领袖,莫掌门经常处于精神失控的状态。

  佟湘玉:你才精神失控,这个访问,到此为止!

  慕容嫣:还没问完呐……

  佟湘玉:出去出去(把慕容推出门)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天井

  小郭埋头干活,秀才在旁边转了几圈,上去搭话。

  吕秀才:咳……还没干完呐?

  郭芙蓉:嫌我干活慢,那你来?

  吕秀才:我不是那意思……

  郭芙蓉:走开……我说走开啦!

吕秀才:我到底说错什么了?你不说出来,我怎么改呀?

  郭芙蓉:用不着改,就这样挺好!

  吕秀才:芙妹……

  郭芙蓉:你不走我走,不许跟着我,否则翻脸啊(出)

  吕秀才:唉……子曰的没错,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慕容嫣:子还曰过,女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

  吕秀才:呵呵,姑娘也是读书人啊?

  慕容嫣:我不读书,但我写字……这是我的名帖!

  吕秀才:喔……你是来采访小贝的吧?

  慕容嫣:对呀,你跟她很熟吗?

  吕秀才:她的功课,好多都是我帮她写的,你说熟不熟?

  慕容嫣:(狂写)莫掌门的功课,百分百由他人完成!

  吕秀才:我说的好多,其实也就两三次!

  慕容嫣:喔,你为啥要帮她做功课?

  吕秀才:交不出功课,是要挨手心的!

  慕容嫣:(狂写)敢有不从,动辙以武力相逼……

  吕秀才:胡写什么呐?谁以武力相逼啦?

  慕容嫣:挨手心,这不是你说的吗?

  吕秀才:我是说她挨手心,先生对她很严的!

慕容嫣:(狂写)顽劣不堪的莫掌门,被宽厚的先生竖成了反面典型……

  吕秀才:什么时候成反面典型了?

  慕容嫣:如果不是反面典型,为什么光对她一个人严呢?

  吕秀才:你……你爱怎么写怎么写吧!

  慕容嫣:等等,我还没问完呐!

  吕秀才:你还是换个人问吧,我啥都不知道,刚才那些话,别说是我说的。(出)

  【大堂

  慕容嫣低头写字,白凑过来看。

  白展堂:哟,才一上午,就写这么多啦?

  慕容嫣:早着呢,现在只是积累素材,正稿还没开始写呢。

  白展堂:有啥不知道的,你可以来问我啊,小贝那点事,我门儿清!

  慕容嫣:正想问你呢,莫掌门平时有什么爱好?

  白展堂:读读书,看看报,扶老奶奶过马路,帮老爷爷捶捶腰。

  慕容嫣:请你诚实一些好吗?读者需要的是血淋淋的真相!

  白展堂:哪儿有血淋淋的真相啊?

  慕容嫣:你不想说,我不会逼你的,下一个问题,莫掌门对你的过去,有什么看法?

  白展堂:这你得问她去!

  慕容嫣:我就怕她说不清楚。

  白展堂:不可能,她那小嘴皮子,叭哒叭哒,跟小大人似的!

  慕容嫣:(狂写)常年累月地与狼共舞,使莫掌门变成一个早熟的少女!

  白展堂:说什么呐?谁谁谁是狼啊?

  慕容嫣:又不是正稿,着啥急呀?莫掌门平时很爱说话吗?

  白展堂:那得分人,她有点儿怕生,熟了她才说呢。

  慕容嫣:(狂写)由于过早失去双亲,使她得不到应有的亲情和关怀,这个早熟的少女,变得过分敏感和脆弱,甚至有些自闭!

  白展堂:你才自闭呐,敏感,脆弱,你咋不说暴虐成性呢?

  慕容嫣:这就是血淋淋的真相啊(狂写)据知情人透露,莫掌门自幼暴虐成性……

  白展堂:差不多得了啊,没完了还?

  慕容嫣:别生气,最后一个问题,莫掌门的武功,是跟谁学的?

  白展堂:她没啥武功,就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

  慕容嫣:(狂写)由于天资聪颖,悟性过人,使她在短时间内悟到了武学的真谛!

  白展堂:这还差不多,虽然有点没谱儿。

  慕容嫣:(狂写)但是,谁又能断言,这种天赋,不会使莫掌门成为一个贻害江湖的祸患呢?

  白展堂:江湖最大的祸患,就是你!

  慕容嫣:(狂写)在笔者揭开莫掌门那神秘面纱的刹那,恶毒的诅咒如期而至,如影随行,给这次访问带来了不可预知的危险……

  白长叹一声,抱头逃出门去。

  慕容嫣:(狂写)悲剧的序幕,才刚刚拉开,隐藏在莫掌门身后的罪恶真相,让我们拭目以待!

  第二回合:吕秀才定义真侠士

  【大堂

  慕容嫣整理稿件,小郭墩地,拖到脚边。
郭芙蓉:麻烦抬一下脚,还有那只……谢谢!

  慕容嫣:你在这儿干了多久了?

  郭芙蓉:前后加起来……七八个月吧?

  慕容嫣:在这段日子里,莫掌门有没有做过让你特别感动的事?

  郭芙蓉:感动……有!我每次不开心,她就陪我聊天,聊到睡着了为止。

  慕容嫣:(狂写)由于教育失当,使莫掌门缺乏起码的礼貌,屡次在谈话过程中昏然睡去……

  郭芙蓉:鼾声如雷,有时候还说梦话呐!

  慕容嫣:梦话一般是什么内容?

  郭芙蓉:就是吃吃喝喝,再不就是打打闹闹。

  慕容嫣:(狂写)暴力的种子,在她幼小的心灵深深地扎了根,一朵本应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变成了狗尾巴草……

  郭芙蓉:你才是狗尾巴草呐!

  莫小贝:(入)不许骂人,一点教养都没有!

  郭芙蓉:我……我吃饱了撑的,懒得搭理你(出)

  慕容嫣:莫掌门放学啦?

  莫小贝:对不起,我不能接受采访,有啥问题,你直接问我嫂子。

  慕容嫣:她那边我已经问完啦,这是稿子。

莫小贝:(念)她时常会感到寂寞,内心的激情,像火一样地燃烧……她真是这么说的?

  慕容嫣:呵呵,我是个自律的新闻工作者,请相信我的操守!

  莫小贝:(念)她的内心,千百次地呻吟着、呼唤着……

 

  慕容嫣:下一段,这段不适合你看!

  莫小贝:(念)作为五岳剑派的领袖,莫掌门经常处于精神失控的状态……佟湘玉!

  佟湘玉:(下楼)来了来了,你咋这么早就回来了?

  莫小贝:(举)这些都是你跟她说的?

  佟湘玉:不要听她胡说,这个人听风就是雨!

  莫小贝:那也就是说,确实有风喽?

  佟湘玉:哎呀,跟你说不清楚,走走走……

  莫小贝:我不走,先说清楚,你呼唤什么?呻吟的又是什么?

  佟湘玉:(咬牙切齿)这一段,你也给她看了?

  慕容嫣:呵呵,我是个自律的新闻工作者……还我稿子!

  佟湘玉:(把稿子撕的粉碎)还你,还你,全都还你!

  慕容嫣:(满地捡碎纸)我的稿子……既然如此,就别怪我无情了!

  佟湘玉:你想干什么?

  慕容嫣:回京城,召开新闻发布会,把我在这里受到的非人待遇,公诸于众!

  佟湘玉:喂……你不要胡说,这都是你自找的!

  慕容嫣:好啊,那咱就媒体上见吧(出)

  佟湘玉:哎哎哎,都是武林中人,有话好商量嘛!

  慕容嫣:稿子都没了,还有啥好商量的?

  佟湘玉:稿子没了……还可以再写,我这就给你安排一下,重新采访,你等着,等着啊……

  【佟寝,夜

  紧急会议,众人围坐,沉默,佟有些着急。

  佟湘玉:说话,有啥想法,先说出来,再慢慢讨论嘛!

  郭芙蓉:甭讨论了,直接暴捶一顿,打服了为止!

  吕秀才:那她假装服了,回去乱写怎么办?

  郭芙蓉:又不写咱们(W)反正我就是这意见,别的想法没有。

  李大嘴:实在不行,就请她暴搓一顿,吃人嘴短嘛。

  郭芙蓉:(狂写)一场居心叵测的鸿门夜宴,在莫掌门的授意下悄然展开,等待着我的,是生?是死?让我们拭目以待……

  李大嘴:说什么呐?什么就是生是死啊?

  白展堂:那姑娘就这样,爬回香山,就敢说她登过珠穆朗玛。

  莫小贝:弄不好再编一投毒事件,把客栈也给你封了!

  佟湘玉:不太可能吧……展堂?

  白展堂:别问我,人家是媒体的人,掌握着话语权!

  李大嘴:啥叫话语权啊?

  郭芙蓉:话语权……就是说话的权利!

  李大嘴:说话的权利,咱没有吗?

  吕秀才:确切地说,应该是在公众领域发表意见的权利!

  郭芙蓉:就你能,就你有学问,就你懂的多!

  吕秀才:咳……我就是补充一下,又没别的意思。

 

作者: 子曾经Say过 2006-6-27 16:18   回复此发言

--------------------------------------------------------------------------------

7 【第四十九回】 慕容嫣专访莫掌门 吕秀才定义真侠士

  郭芙蓉:那你说话,我要随便补充,你乐意啊?

  佟湘玉:哎呀,不要吵了,先把这事解决了,我给大家涨工钱!

  李大嘴:这事儿就包我身上了!

  佟湘玉:你上哪儿去?

  李大嘴:把她手砸折了,我看她怎么写。

  白展堂:写不了,人家不能口述啊?

  莫小贝:那就把舌头给她割了……

  郭芙蓉:再把嘴给她缝上,看着它长起来,再拆线。

  吕秀才:岂有此理,你堵得住她的嘴,堵得住她的心吗?每个人都有发表意见的权利,你可以不同意她的观点,但你无权剥夺她说话的权利!

  白展堂:这话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看上她了呢?

  郭芙蓉:嗯?

  吕秀才:白展堂,你不要血口喷人,我只是捍卫她说话的权利,没别的意思。

  郭芙蓉:呵呵……你要真这么能,就把这事对付过去!

  吕秀才:我……我又不是五岳盟主!

  郭芙蓉:可您是关中大侠呀,你说呢掌柜的?

  佟湘玉:嗯?对对对……五岳盟主算啥,我要高兴,也可以自封一个四海帮主……
白展堂:那可是黑社会,可不许胡说!

  佟湘玉:咳……反正小贝差得远,关中大侠,才是正宗货!

  郭芙蓉:而且经过朝廷认证喔!

 

  吕秀才:你们……什么意思?

  【大堂

  慕容嫣:采访关中大侠?

  佟湘玉:人家是经过朝廷认证的喔,这是牌子……

  慕容嫣:可我这次就是专门采访莫掌门的!

  郭芙蓉:莫掌门没故事,一小丫头片子,再怎么写,也就那么回事。

  佟湘玉:关中大侠,一代风流才子,满大街都是他的风流韵事。

  郭芙蓉:咳……他虽然风流,但不太下流!

  慕容嫣:这都无所谓,没有也可以加,关键是,他身上有没有故事!

  郭芙蓉:故事就多了去啦,他三岁识千字,五岁背唐诗,七岁熟读四书五经,八岁精通诗词歌赋……

  慕容嫣:不是不是,我是说,他有没有抓人的故事!

  佟湘玉:当然有,姬无命知道吧?盗神,就是被他弄死的,盗神他弟弟,就是被他活捉的!

  慕容嫣:喔?他武功这么高呐?

  佟湘玉:他没练过武功……

  郭芙蓉:但他有一种大无畏的精神!

  佟湘玉:简而言之……

  郭芙蓉:就是特异功能,可以摘叶飞花、吸风饮露,千里之外、取人首级……

  慕容嫣:还可以腾云驾雾、漂洋过海?

  郭芙蓉:你怎么知道?

  慕容嫣:你说的那是吕洞宾!

  郭芙蓉:呵呵,呵呵……

  慕容嫣:写他也不是不行,但他这种情况,我得换个写法。

  佟湘玉:换啥写法(W)您随便写啊,都听您的!

  慕容嫣:那好,我先回去准备一下,什么时候采访,我再通知各位(出)

  小郭打个呼哨,大嘴和白,及小贝出。

  郭芙蓉:先说好了,回头采访起来,谁敢说秀才半句好话,别怪我不客气!

  莫小贝:没问题,说人坏话我最拿手啦!

  郭芙蓉:乖,一句坏话,换两串冰糖葫芦,可劲儿造吧你就。

  佟湘玉:哎呀,小两口吵架,吵到媒体上不太好吧?

  郭芙蓉:谁叫他先招我的?他不号称要捍卫嘛?有本事就捍卫到底!

  白和大嘴打个冷战,回后院。

  佟湘玉:小郭,这次秀才到底犯了啥错?

  郭芙蓉:回头你从报纸上看吧,本姑娘的独家猛料,我爆死他!

  【天井

  大嘴端坐,惴惴不安,慕容铺好本子。

  慕容嫣:没关系,只是随便聊聊,不用太紧张。

  李大嘴:呵呵,我头回跟有话语权的人说话。

  慕容嫣:有话语权很了不起吗?

  李大嘴:那可不,只要是政策允许,想说啥说啥,谁还敢管你呀?

  慕容嫣:别人不管,我自己管,我是个自律的新闻工作者!

  李大嘴:咱俩差不多……我是个自律的厨子!

  慕容嫣:呵呵,你跟吕大侠交情怎么样?


李大嘴:我跟他还啥好说的……

  小郭假装打水,干咳,大嘴无奈挠头。

  李大嘴:没交情,我跟他压根不是一路人!(小郭满意出)

  慕容嫣:(狂写)一个与世俗格格不入的大侠,一个像谜一样的男子汉,一个寂寞而又深情的旅人……

  李大嘴:怎么就深情了?

  慕容嫣:寂寞,就得对深情,这是规矩,你接着说。

  李大嘴:他那个人,小气到什么程度?晚上看书舍不得点灯,到厨房就着炉子看。

  慕容嫣:(狂写)一个视荣华富贵如粪土的狂士……

  李大嘴:他确实挺狂的,老说自己不稀得考试,否则早中举了。

  慕容嫣:(狂写)一个懂得享受人生的智者,一个真正活着的男人!

  李大嘴:那谁不是真正活着呀?

  慕容嫣:(狂写)有些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些死了,他还照样活着。

  李大嘴:死了还能活着,那是僵尸吧?

  慕容嫣:(狂写)这就是他,一个诞生于江湖、闻名于朝堂的盖世豪侠……他叫什么来着?

李大嘴:吕轻侯!

  慕容嫣:(狂写)黄金白璧买歌笑,一醉累月轻王侯,多么富有诗意的名字!

  李大嘴:我一般都管他叫猴子,他一听就急!

 

  慕容嫣:(狂写)面对生活中的挫折,和无理指责,吕大侠的选择,便如歌中唱道……你伤害了我,我一笑而过。

  李大嘴:不是,这还有谱没谱啊?

  慕容嫣:他有没有做过让你感动的事情?

  李大嘴:没有,我跟他同屋三年多,一件都没有。

  慕容嫣:(狂写)施人恩惠却不动声色,把所有感激化于无形,如此博大的胸怀,怎能不让人钦佩?惜郭靖杨过,不通文采,乔峰段誉,略嫌老套,一代宗师东方

不败,只识深闺绣花鸟……

  【佟寝

  佟湘玉:这这……这还有谱没谱啊?

  李大嘴:我估摸着,她别是看上秀才了吧?

  佟湘玉:不可能,你以为人家是瞎的?

  郭芙蓉:你什么意思啊?

  佟湘玉:我是说你慧眼识英才,人家都是瞎的!

  白展堂:照这速度吹捧下去,秀才肯定是活不成了。

  郭芙蓉:为什么?

  白展堂:枪打出头鸟啊,这么伟大一侠客,又没练过武功,这不是现成的唐僧肉嘛。

  郭芙蓉:原来如此……我找她去!

  开门,见到慕容,退回来。

  郭芙蓉:你来得正好,稿子呢?

  慕容嫣:干吗?

  郭芙蓉:吕大侠的专访,到此为止,你可以回去了。

  慕容嫣: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郭芙蓉:因为我是她的……你明白吗?

  慕容嫣:不明白,我采访吕大侠,跟你有啥关系?

  郭芙蓉:我……我不能让你害了他,稿子拿来!

  慕容嫣:稿子我可以给你,但你必须说清楚,我怎么害他了?

  郭芙蓉:你把他写的那么好,再把住址往出一登。

  慕容嫣:呵呵,我是个自律的新闻工作者,请相信我的操守!

  众 人:咳……

  慕容嫣:你要实在不放心,我可以写一封保密协议书!

  【佟寝

  慕容搁笔,小郭拿起,默念,满意地点头。

  郭芙蓉:行了,你接着采访吧,下一个谁啊?

  慕容嫣:佟掌柜!

  佟湘玉:我就算了吧,我对秀才不太了解,你还是换个人问吧。

  郭芙蓉:不用换,就是你,好好说啊(咬耳朵)往死里臭他,千万别留情啊!

  众人出门,佟想跟出,被慕容堵住。

  佟湘玉:我真的不合适,我这个人嘴笨,一说话就跑题……

  慕容嫣:跑题不要紧,最怕的是没题。

  佟湘玉:你还是放过我吧,真的,我跟秀才不熟……

  慕容嫣:很快的,没几个问题,一会儿就得!

  佟湘玉:好吧,但你不要问隐私问题,我一概不知道。

  慕容嫣:没问题,你先坐吧……吕大侠是你最好的伙计吗?

  佟湘玉:如果说业务的话……

  小郭在门外干咳,佟无奈地苦笑。

佟湘玉:他就一无是处,除了空口说白话,啥都不会。

  慕容嫣:(狂写)再难的问题,再大的危机,只要能用智慧解决,他就决不诉诸武力。

  佟湘玉:他倒是想,连只鸡他都不敢杀!

  慕容嫣:(狂写)他的内心深处,充满了对生命的敬畏和感激,他智慧的双眸中,闪烁着仁慈的光辉。

  佟湘玉:慕容姑娘,你是不是理解能力有问题啊?

  慕容嫣:呵呵,我是个自律的新闻工作者,对任何事物,都有我自己的理解。

  佟湘玉:你就不怕人家说你脑子有问题?

  慕容嫣:老实说,我最怕的是,写出来的文章没人看。

  佟湘玉:照你这么写下去,迟早没人看。

  慕容嫣:喔?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喽!

  佟湘玉:好啊……拭目以待!

  慕容嫣:最后一个问题,吕大侠是你最好的伙计吗?

  佟湘玉:你刚才不是问过了?

  慕容嫣:我要听真话(看看门外)你可以小声说。

佟湘玉:喔……(小声)秀才是个不错的帐房,认真负责,从来没算错过一笔帐。

  慕容嫣:(狂写)人不风流枉少年,在吕大侠的四周,灼热而充满期待的目光,随处可见,甚至还有风韵犹存的俏寡妇……

  佟湘玉:(忍无可忍,以头抢桌)杀了我算了!

 

  慕容嫣:(狂写)该名寡妇,甚至有为他献出生命的过激言行,对此情形,吕大侠只有一个回答……请你自重!

  【大堂

  小贝惴惴地坐在一边,慕容铺开稿纸。

  慕容嫣:你千万不要紧张喔……

  莫小贝:你能不能别把我当成小孩?

  慕容嫣:我哪有?

  莫小贝:(学)你千万不要紧张……喔?

  慕容嫣:呵呵……你果然是个早熟的少女!

  莫小贝:你才早熟呐,你们全家都早熟!

  慕容嫣:切,我在这行算是嫩的,真正早熟的,是那帮常年跑蹴的……

  莫小贝:蹴?

  慕容嫣:就是踢球,正话反说,反话正说,什么话都让他们说了。

  莫小贝:说话留点儿神,小心让人给你剪喽!

  慕容嫣:剪?

  莫小贝:舌头啊……剥夺你的话语权!

  慕容嫣:好吧,第一个问题,你觉得你跟吕大侠,谁更有名?

  莫小贝:肯定是我啊,我是衡山掌门,又是五岳盟主,他一小小的关中小侠,拿啥跟我比啊?

  小郭朝小贝竖起了大拇指。

  慕容嫣:(狂写)一个人低调一次,是惺惺作态,但低调一辈子,就是志向高洁,不与世俗同流合污。

  莫小贝:你咋不说他出淤泥而不染呐?

  慕容嫣:(狂写)原本无人关注的狗尾巴草,由于自身的努力,竟然出落成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

  莫小贝:慕容姐姐,您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马屁精!

  慕容嫣:谢谢,你觉得吕大侠好相处吗?

  莫小贝:不好相处,他那人特事儿,一句话不爱听,扭头就走。

  慕容嫣:我怎么听说他老帮你做功课啊?

  莫小贝:有吗?有吗?哪有?拿出证据来,否则告你诽谤!

  慕容嫣:(狂写)为了挽救那些无可救药的堕落少女,吕大侠忍受着世俗不理解的目光,忍受着被人戳脊梁骨的无奈,一次次地伸出了温暖而有力的援手……

  郭芙蓉:我再也听不下去了(奔过来)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慕容嫣:还没轮到你呐!

  郭芙蓉:不不不,你今天必须得说清楚,是不是夸得越狠越赚钱呐?

  慕容嫣:我是个自律的新闻工作者,一不收红包,二不拿贺礼,三不吃酒席!

  郭芙蓉:那你凭啥把他夸成那样?

  莫小贝:对啊,夸他就算了,凭啥把我骂成那样?

  慕容嫣:五岳盟主,是江湖上的,关中大侠,是朝廷认证的!

  莫小贝:那又怎么样啊?

  慕容嫣:把江湖中人得罪了,大不了来寻仇,把朝廷认证的得罪了,弄不好是要封馆的。

  郭芙蓉:呵呵……这就是一个新闻工作者的操守吗?

慕容嫣:那你说怎么办?写得不狠,没人爱看,写得太狠,又有麻烦,我也很难做的!

  莫小贝:你咋不想想我的处境?平白无故,被人披头盖脸一顿臭骂,还不让还嘴。

  慕容嫣:谁不让你还嘴了?

  郭芙蓉:她倒想还,有话语权吗?横不能光挑软柿子捏吧?

  莫小贝:还老说你自律,你这叫自律啊?

  慕容嫣:我……我以后会尽量注意!

  郭芙蓉:不是尽量,是必须,一个新闻工作者,如果不能自律、自觉,凭着良心如实报道,还读者一个真相,那就愧对你手里那支笔!

  莫小贝:也愧对我们这些热心读者对你的支持和期待!

  慕容嫣:我知道了,等我准备一下,踏踏实实,做一个真正的专访!

  【女寝,夜

  慕容四处看看:这屋都是你收拾的?

  郭芙蓉:有时候是我,有时候是小贝。

  慕容嫣:你家里条件那么好,为什么还要跑来吃苦?

郭芙蓉:还不是因为他?

  慕容嫣:(狂写)一个娇生惯养的富家千金,为了吕大侠,不惜抛开一切,千里迢迢赶到这里,这是何等的魅力啊?

  郭芙蓉:不是,咱能不能实话实说?

 

  慕容嫣:我这不是实话吗?娇生惯养,富家千金,为了他放弃一切,这有错吗?

  郭芙蓉:下一个问题!

  慕容嫣:你都喜欢他什么呀?

  郭芙蓉:换个问题……把喜欢换成讨厌!

  慕容嫣:也可以,他最让你讨厌的地方是什么?

  郭芙蓉:自怜自艾、自私自利,心里从来就没别人!

  慕容嫣:喔?具体例子呢?

  郭芙蓉:我问他,从天而降二十五两银子,问他怎么花,他说……把白马书院从头到尾整修一下。

  慕容嫣:(狂写)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这两句朴实而有力的话语,一直回荡在吕大侠那忧国忧民的心中。

  郭芙蓉:又来了,你能不能听我说完啊?

  慕容嫣:好,你说你说!

  郭芙蓉:我又问他,有了二百五十两,怎么花,他说……把西凉河的河堤从里到外整修一下!

  慕容嫣:(狂写)为了百姓安居,为了商户乐业,他倾家荡产也在所不辞!

  郭芙蓉:慕容姑娘,我觉得你这样很不好!

  慕容嫣:啊……不好意思,职业习惯,你接着说啊!

  郭芙蓉:我又问他,有了二千万两银子,怎么花,你猜他说什么?上缴国库,赈济华东水灾……你怎么不写了?

  慕容嫣:说实话,我不知道怎么写,因为这种博大的胸怀,已经超出了我的描述能力。

  郭芙蓉:不是,您夸他我不反对,但照死了夸,我觉得不太合适。

  慕容嫣:我是说真的,谁都会作白日梦,从天而降巨额财富,然后花天酒地、纸醉金迷,有几个人能像他那么无私?

  郭芙蓉:他……他谁都考虑到了,连门口的小叫花子都有双银筷子,就我啥都没有!

  慕容嫣:那正说明他的无私,先人后己,先公后私,把自己的欲望和需求,放到最后一位,这样的人不是大侠,还有谁是呢?

  郭芙蓉:(一愣)可是……这样的男朋友,你要吗?

  慕容嫣:当然要啦……

  郭芙蓉:对不起,他已经名草有主了,下一个问题……

  【大堂

  白展堂:(读报)面对生活中的挫折,吕大侠的选择,便如歌中唱道……你伤害了我,我一笑而过。

  李大嘴:别唱啦,我听着实在别扭(出)

  白展堂:为了挽救那些无可救药的堕落少女,吕大侠忍受着世俗不理解的目光……

  莫小贝:好冷,我回屋加两件衣裳(出)

  白展堂:惜郭靖杨过,不通文采,乔峰段誉,略嫌老套,一代宗师东方不败,只识深闺绣花鸟……

  吕秀才:噫……我实在听不下去了(出)

  白展堂:为了百姓安居,为了商户乐业……他的伟大,已经超出了我的承受能力(出)

  郭芙蓉:切,自己没那胸怀,还好意思说(念)吕大侠的四周,灼热而充满期待的目光,随处可见,甚至还有风韵犹存的俏寡妇,该名寡妇,甚至有为他献出生命

的过激言行……什么言行?

  佟湘玉:我哪儿知道啊(逃)

  郭芙蓉:佟湘玉,你给我把话说清楚……(追出)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