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五十二回 佟石头初尝爱滋味 祝无双投身六扇门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五十二回 佟石头初尝爱滋味 祝无双投身六扇门【文字剧本】

第五十二回 佟石头初尝爱滋味 祝无双投身六扇门

本集编剧:宁财神
参加演出:
佟石头――王红波
祝无双――倪虹洁
佟湘玉――闫妮
白展堂――沙溢
李大嘴――姜超
吕秀才――喻恩泰
郭芙蓉――姚晨
燕小六——肖剑

【场景:湘玉房内】
(佟石头推开房门进得屋内,看见湘玉和展堂坐在床上甜蜜相拥,两人脸上有甜蜜的笑容。)
佟石头:(惊讶)哎呀,我的个神啊!
佟湘玉:(有点不耐烦)有啥话就说。
佟石头:那个啥,姐,我找姐夫有点事情,你先出去。
佟湘玉:啥话不能跟姐说的(不解)这是我的屋你让我去哪儿啊?
佟石头:(故作不屑状)姐夫
白展堂:哎
佟石头:是男人的话把你媳妇管一下。
(佟湘玉看向白展堂,白展堂顾及脸面问题,立马松开怀中的佟湘玉,瞪起眼睛)
白展堂:(大喝)出去!老爷们说话老娘们跟着掺和什么?
白展堂:(佟石头走到门口傲然而立,展堂小声道)湘玉啊,你现出去,一会我给你捏腰捶腿外带足底按摩,我求求你了,玉。
佟湘玉:那你长话短说啊。
白展堂:(马上恢复先前状态,瞪起眼睛,喝道)废话少说,赶紧消失!(展堂把湘玉从床上拽出来,湘玉离开)
佟石头:(往外瞅了一眼,跑进屋内)姐夫姐夫姐夫!那个无双和你熟不熟?
(白展堂眼珠一转,笑)
【场景:大堂】
(无双正在方桌上搓汤圆,佟湘玉下楼)
佟湘玉:香得很,放了桂花了吧?
祝无双:不是桂花是栀子花,用白醋酿过,闻着像桂花,但是没有桂花那么涩口。
佟湘玉:你脑子是啥做的咋啥都知道呢?
祝无双:(一笑)知道这有什么用啊,真正有用的,我两眼一摸黑。
佟湘玉:有用的具体指啥嘛?
祝无双:(欲言又止,笑,低头)嗯我还是包我的汤圆吧。
佟湘玉:我觉得呀你要喜欢他他也喜欢你那就干脆……
祝无双:干脆?……(期待的眼神)
佟湘玉:你不是要包汤圆吗?
祝无双:(失望的撒娇)掌柜的!
佟湘玉:不急不急,听我慢慢给你说啊。
【场景:湘玉房内】
佟石头:(不好意思状)那个,我,这个……
白展堂:(不耐烦状)你能不能不这个那个的,我就问你一句话,你到底喜不喜欢无双?
佟石头:喜欢。
白展堂:(一拍桌子)那就追啊大哥!(反应过来,捂嘴)小舅子。
佟石头:那姐夫,那你得帮我啊!
白展堂:这种事别人没法帮,越帮越忙。
佟石头:(烦状,伸手去掏展堂口袋)把银子还给我还给我!
白展堂:(挡)什么银子啊!
佟石头:我先前给你的二百五十两银子,忘了?
白展堂:(手做出打住的姿势,惊讶道)等会儿!不是二百两吗怎么扭脸儿就二百五了?
佟石头:(一拍桌子)二百两是本钱,五十两是利息,还我还我!(又起身把手伸向展堂)
白展堂:(挡)你这熊孩子你给我坐好了!听姐夫给你慢慢道来。
(这时画面分成左右两个屏,左边是佟湘玉,右边是白展堂)
佟湘玉:(对祝无双说)石头是在糖水里泡大的。
白展堂:(对佟石头说)无双是在苦水里泡大的。
佟湘玉:他看着老成,但心理年龄还停留在七至八岁。
白展堂:她看着年轻,但实际年龄至少比你大两三岁
佟湘玉:就我的了解,在几年之内他应该不太会变。
白展堂:据我的分析,她再熬几年她就不太好嫁了
佟湘玉:我建议在你彻底爱上他之前应该再好好的观察一下。
白展堂:我认为,在她全面投降之前应该再狠狠的表现一下。
佟湘玉:你千万不要被表面现象蒙蔽了。
白展堂:咱必须得把表面功夫做足做透。
佟湘玉:感情毕竟是一辈子的事。
白展堂:感觉毕竟是一瞬间的事。
佟湘玉:所以说绝对不能轻举妄动。
白展堂: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啊。
佟湘玉:具体怎么选择,还得看你自己。
白展堂:甭管怎么表现,全听我的。
佟湘玉:无论如何还是要预祝你得到幸福。
白展堂:只要我在,没人能逃出咱的手心。
(这时两边画面换成佟石头和祝无双,两人笑着若有所思)
【场景:大堂,日】
(佟石头站在桌旁活动筋骨)
郭芙蓉:这招能管用吗?
白展堂:不求管用,只要让她知道咱石头是条汉子这就够了。
(此时房门响了)
白展堂:来了赶紧的!
(石头听完立马趴在地上做俯卧撑,郭芙蓉和老白过去数)
郭芙蓉:两千九百九十七,两千九百九十八,两千九百九十九(此时无双惊讶的从楼上下来),坚持三千!(石头起身,郭芙蓉大赞)石头你果然是条汉子耶!(回头

,故作惊讶状)无双?你什么时候来的?
祝无双:(不可思议的眼神)刚来刚来。
佟石头:(拍手,展堂在一边帮他活动胳膊)不行了,老啦,我一前随便一做就是好几万!(展堂拍了他一下)
白展堂:(小声)过了过了,悠着点吹
祝无双:(笑)一下子做那么多俯卧撑,你不累呀!
佟石头:我习惯了,其实吧,我也不想做那么多,你看,二头肌不答应(说着弯起了胳膊,众人笑。这时佟湘玉从楼上走下来)
佟湘玉:哟就你那细胳膊细腿的哪来的二头肌嘛。
祝无双:呀一口气做了三千个俯卧撑!
佟湘玉:三千个不错嘛啥时候起床的?
佟石头:刚起的也就比你早起个十分钟。(白展堂有一拍他)
佟湘玉:十分钟,一个俯卧撑就算你一秒,一分钟六十个那三千个需要多久?
佟石头:(掐指默算,无果)哎谁有算盘呢?
佟湘玉:不用算了一共需要五十分钟。
佟石头:(不知所措,小身喊道)姐夫?
白展堂:石头做的快,十分钟做三千换算下来一秒钟做五个呗。
佟石头:(不屑状)嗨也不行了年轻的时候,哎呀一秒钟能作七八十!
祝无双:(惊讶)七八十个?
佟石头:啊,不信问我姐夫。
白展堂:(皱眉头,生气)别问我,你年轻的时候我不认识你!(转身走了)这败家伙。
(佟石头起身,去掏白展堂口袋)
佟石头:你这家伙银子银子,连本带利!
白展堂:(边挡边喊)有有!有这事!一秒钟做七八十,这小子年轻的时候。为啥做七八十呢?(众人疑惑不解)怎么就做七八十了呢?(突然想起什么,一拍桌子)

因为
他经常服用白驼山牌壮骨粉(说着从腰间掏出一个小瓶,交给旁边的无双)
白展堂:无双,小郭上。
(此时无双和小郭站在一起)
祝无双:(笑,小郭亦笑)俗话说得好(突然以手做剪子状做小强得动作)人在江湖飘啊!谁人不挨刀啊!(恢复正常,笑)白驼山壮骨粉,挨了刀服一包,包你想挨

第二刀。(郭芙蓉:啊?)闪了腰服一包,活到二百不显老!
郭芙蓉(接过小瓶):白驼山壮骨粉,北宋欧阳锋独家秘方,内用外服均有奇效,本镇各大药房均有销售,购买时请认准黑蛤蟆防伪标志,(祝无双,郭芙蓉齐声):

呱!呱!
(祝与郭举着小瓶转身从后往前转,齐声):白驼山壮骨粉,青春的粉!友谊的粉!看着很像面粉,吃着更像面粉!
(此时展堂拽着石头往后院走)白展堂:赶紧走赶紧走!(佟湘玉从小郭手里接过小瓶,打开研究,郭芙蓉走,无双站在原地掐指算)

【场景:后院】
(李大嘴蹲在地上叹气一声,手里握着一锁状大石头,镜头转向旁边的佟石头和白展堂)
佟石头:她是我姐还是她姐,这啥人吗这是。
白展堂:吃一堑长一智,下回再不敢胡吹了。
佟石头:我也不想胡吹嘛!你看她那眼神。(不服气状)姐夫,有空你得管管我姐了,管不住就打!打不听就踹!再不听就一板儿砖上去,还反了她了!
大嘴:行了石头,来试试。
(石头一拢头发,走过去提石锁,提了几下没提动)
佟石头:大嘴哥,这啥东西这么老沉的?咋耍的开嘛?
李大嘴:年轻人你就是嫩呐,看着啊!(李大嘴轻轻一提就提上来了,拎着石锁前后甩,看的石头目瞪口呆)
佟石头:哎呀!我的神啊!哎姐夫,这得是传说中的李元霸啊!(白展堂不屑的笑)
李大嘴:我呀,我李元霸他爹。你接着!(把石锁朝佟石头扔去,佟石头接住)
佟石头:咦?咋这么轻了?(大嘴接过石锁,底部朝上)
李大嘴:关键在石锁底上这环上。我在地底下埋了个钩,你只要把这环往钩上这么一钩,你使多大劲儿你也拿不起来。等你拿的时候呢,把这钩一摘,那你不就可劲儿

耍了!
(佟石头兴奋的抱住大嘴)佟石头:大嘴哥!
(大嘴拨开佟石头)李大嘴:行行,这都是你姐夫出的主意。
佟石头:哎呀,姐夫,哎呀这辈子娶了我姐呀(无奈状)委屈你了。
(白展堂做了个嘘的手势)白展堂:可不敢胡说啊。这样,石头赶紧操练起来,姐夫给你叫人去啊。(白展堂转身走,被大嘴喊住)
李大嘴:不是不是,老白,就这么走啦?嘿嘿嘿嘿嘿嘿(大嘴和老白心照不宣的笑,白展堂伸手从胸前口袋里掏出银子)
白展堂:拿着,佟少侠赏的,省着点花啊。
李大嘴:哎哎!
(这边佟石头继续操练着)
李大嘴:九百九十八,九百九十九,一千!
(这时白展堂和无双进)
白展堂:快放下!这孩子别闪着腰。
佟石头:(佟石头放下石锁,一撩头发)没事!闪不着,才一百来斤。在家我都练八百斤的!
白展堂:当年李元霸没遇见你那是他命好啊!
佟石头:姐夫,李元霸就算了,我的目标,小悟空!
白展堂:(竖起大拇指)有志气!
(这时佟湘玉进)
佟湘玉:哦?这位想必就是传说中的超级赛亚小能人吧?
佟石头:(佟石头暗地碰了一下展堂,小声说)姐夫!
白展堂:这没你事儿,回屋呆着去!
佟湘玉:不急,这石锁借我玩一下嘛。
李大嘴:掌柜的,那啥,我给你挪挪(大嘴把石锁挂到钩上)
白展堂:别闪着腰啊。
李大嘴:好了!
佟湘玉:这一套蒙小孩可以,蒙我!(说着弯下腰去提石锁,由于被挂住,怎么也提不动)蒙我!(撸起袖子,还是提不动。其他人笑。突然跌坐地上,无双去扶)
李大嘴:蒙你咋的了?往起拎呐?嘿嘿。
祝无双:你没练过功别伤者身子啊。
李大嘴:就是嘛!
佟石头:(对无双说)要不你来试一下?
祝无双:我?我好久没练功啦。
佟石头:哎呀来嘛,就当玩嘛,试一下。
众人:来来来来。
祝无双:那我要是拎不起来,你们不许笑我啊!
众人:不笑不笑。
(祝无双去拎石锁,当然也拎不动)
祝无双:不行,实在太沉啦。
佟石头:在试一下。
祝无双:不试了不试了。
佟石头:不试了?看我的。(走到石锁前,一撩头发)one,two,three走!(轻而易举提了起来,做举哑铃的姿势)
白展堂:好!好!
佟湘玉:(突然大喊)耗子!
(佟石头吓得随手扔下石锁,大叫着跑到一边。佟湘玉这时趁机拎起石锁,很悠闲的晃起来)
祝无双:(惊讶)啊?掌柜的你怎么力气这么大了?
佟湘玉:你也行的!(说着将石锁仍给了无双)
祝无双:啊!(一接发现不对,生气的看向佟石头)
佟石头:姐夫!
白展堂:李大嘴你咋能干这事呢啊?
李大嘴:我……我……
白展堂:我什么我!(说着使劲冲大嘴眨眼)做人图啥啊?不就图个心安理得吗?啊?还不认罪!
李大嘴:(见老白眨眼,没辙,不情愿的说)对不起我错了,我有罪,我不该贪俩小钱。
白展堂:给我打住啊!这次就这样了,下不为例!下次再让我看你搞这一套的,佟少侠手下不留情!我更不留情!(大嘴不服气的听着,展堂小声的)石头赶紧走。(

白展堂和佟石头两人跑出去了)
李大嘴:咳,那啥,那个想吃点啥我给你做去啊(说着往厨房走)
佟湘玉:站住!这就想走啊?(说着朝大嘴伸出手)
李大嘴:(无奈的掏出刚才老白给的银子交给湘玉)白忙活了,啥事儿啊。

【场景:大嘴屋内】
(佟石头转来转去,展堂再床上坐着)
白展堂:你也别生气了,你姐就着样啊。
佟石头:她不是我姐!姐夫,我要是你,就上去踹她一脚!就扇她一耳光!啥人吗这是!
秀才:(正在看书,抬头道)野蛮。
白展堂:行了石头,别转悠了,我头晕。前两次呢是因为咱没准备好,下一次!(佟石头认真的凑过耳朵)你就自己出马吧。
佟石头:行,银子还我,拿来。
白展堂:(掏出银子)二百两银票,你数数!
佟石头:(看都没看)不用数!差五十两。
白展堂:我给你偷去!
佟石头:(拉住白展堂)姐夫!你得是不相信我了!
白展堂:(无奈)不是石头,我总觉得吧,追女孩这事儿还得你自己出马。别人帮忙即使追到手也没啥意思。
佟石头:(给白展堂跪下)姐夫,你得帮帮我!要不下辈子我,我还给你当小舅子!
白展堂:小舅子啊,你放过姐夫吧,下辈子我给你当小舅子!
吕秀才:展堂展堂,帮帮他吧他是你小舅子呢!
佟石头:就是嘛!
白展堂:小舅子怎么了?啊?
吕秀才:一直把你当条汉子,呵呵没想到
白展堂:没想到什么呀?别说那没头没脑的啊!我不是汉子你是汉子啊?
吕秀才:我也不是,什么叫真的汉子?真的汉字就应该像书里说得一样,啊,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目空一切不拘小节。(佟石头若有所思)除了目空一切之外,还有

声调。啊(低声调)啊(高声调)高八度说话。喝酒,啃骨头,喝一口酒啃一口骨头,敞开胸襟咚咚咚一碗碗喝,真的汉子。
佟石头:(想了想)哈哈!我知道了!(高兴的跑出去)
吕秀才:(问老白)哎,他知道啥了?
白展堂:我也不知道知道啥了。你接着说。
吕秀才:其实那都是表面现象,真的汉子,内在啊!要光明磊落不拖泥带水。(沮丧状)咱俩还差的很远,与君共勉吧。
【场景:大堂,晚饭】
佟湘玉:(从楼梯上走下)好了好了都不要忙了吃饭吧。(众人摆碗筷)哎小贝呢?
白展堂:小贝还没回来呢。可能让先生又留堂了。用不用等她吃啊?
佟湘玉:不用了,给她留点饭菜出来吧。咱们先吃,给石头盛饭。
佟石头:慢!我今天不吃饭了,给我来十坛酒,上!
佟湘玉:你是不是已经喝过酒了?
佟石头:没有啊,咋了?
佟湘玉:每坛二斤半十坛就是二十五斤。
佟石头:这算啥嘛,在家我一个人喝五六十斤呢!(无双用不相信的眼神望着他)不过最近状态不行了,喝不了那么多了。
佟湘玉:能喝多少算多少,给他上酒,要最烈的那种烧刀子。
佟石头:(一拍桌子)慢!今天不光喝酒我还吃酱牛肉,来十斤,不许切直接上!
李大嘴:今儿没酱牛肉。
佟石头:那骨头总有吧?大骨头棒子总有吧?上!
(石头一撩头发,得意的坐下,众人不解的看着石头)
佟石头:(手拿一坛酒放到桌子上,大喝)来!给洒家倒酒!
郭芙蓉:酒还一口没喝呢,就成洒家了。
佟石头:废话少说!
白展堂:哎你那酒慢点倒啊,倒洒了真成洒家了。
佟石头:(佟石头端着一碗酒)哼,哼。哈哈哈哈(白活完了一饮而尽,众人看,鼓掌叫好)
吕秀才:李太白在世也不过就这个酒量。
李大嘴:是啊,要么怎么说是龙门镖局的少东家呢,一般人哪有这气派是不是。啥叫家传,啥叫传统(刚说道这里佟石头“哇”的一声吐了出来,众人挥手趋散气味)
佟湘玉:这可不是我家的传统。
佟石头:再来!
佟湘玉:佟石头你有完没完了?
佟石头:给洒家倒酒!
佟湘玉:不用倒了,捧着坛子一口气喝完那多爷们儿啊!
佟石头:姐,那一坛子二斤半呐!
佟湘玉:你不是一口气能喝五六十斤嘛?
佟石头:姐夫!
白展堂:(朝后面喊)吃着喝着啊别看热闹。(转过头来对石头说)能喝就喝,不能喝就认个怂,反正有人看着呢(眼镜瞟向无双)
佟石头:说啥,我怂?我佟石头怂过吗?啊?我怂过吗?我怂过吗?(说着耍起了酒疯,跳大步,无双对他这种做法很反感)哼怂?怂?看着(说着抱起一坛酒咕咚咕

咚灌进去了。众人不忍心看。喝完打了个酒嗝问)咋样?
佟湘玉:(众人静,湘玉鼓掌)好酒量,再来。
佟石头:还来啊?
佟湘玉:你才喝了两坛子这还有八坛子,你今天喝不完就不要想离开这桌子!
佟石头:(一拍桌子,大喊)佟湘玉!你还是不是我姐!
佟湘玉:终于翻脸了,接下来是不是该踹我一脚再打我一个耳光了!
(佟石头望向白展堂,走过去拍展堂的肩,说“姐夫?”)
白展堂:咳,石头,这是你姐严刑逼供的。
佟湘玉:无双,这就是我弟,感觉如何呀?(无双无奈)这几天他的所作所为你都看在眼里了吧?对他怎么选择你自己看着办啊。
白展堂:那什么,不能怪石头,基本上主意都是我出的,我出的。
佟石头:对对对,都是他们出的主意,跟我一点关系没有不信你问他们。
众人:是,我们都是吃饱了撑的我们拿他涮着玩的。
祝无双:佟少侠,我对你老失望了!
佟石头:真的是他逼着我干的!(白展堂:我逼他的)
祝无双:这两天你说了那么多大话干了那么多傻事,我一点都不生气,反而还挺感动的,因为我心里清楚,你干这些事都是为了我。直到刚才(佟石头:刚才咋了?)
佟湘玉:平时一口一个姐夫叫着,一出事……
白展堂:人小两口谈判呢有你啥事啊。
佟湘玉:我是他姐我不管他谁管……(话没说完就让白展堂捂住了嘴)
祝无双:佟少侠,一个真正的男子汉最关键的就是敢担当,不是出了什么事就往别人身上推责任!
佟石头:那如果有一天我变成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你还能不能,给我机会?
祝无双:(笑)好的呀。(突然凶)但你要少喝酒最好不要喝酒你喝完酒身上的味道老难闻的你晓得伐?(说着石头躲,无双追,两人跑出门外,众人笑)
白展堂:哎呀也不知道这件事对石头来说是福是祸。
佟湘玉:对他是福,至少他知道什么叫男子汉了。但是对你……
白展堂:你啥意思啊?
佟湘玉:把石头害成这个样子,你说完就完拉?
白展堂:(躲)那那你想怎么着?
佟湘玉:把这些冷骨头残酒全部解决掉否则就不要想睡觉。
白展堂:(笑了一下,大喝)给洒家倒酒!(众人闪)我自己倒,自己倒。哎呀,这女人啊,不温柔没关系,不体贴也无所谓,只要咱想喝酒的时候,它能给咱热一下

……(说着把酒递给湘玉,湘玉接过转身去了厨房,展堂回过头继续说)这辈子就值啦!(端起碗做了个邀请的动作,一饮而尽)
【哑剧:催眠记】

【场景:大堂,早】
(伴着几声鸡鸣,无双从楼上走下来,众人还没起。无双轻轻的走到白展堂面前)
祝无双:(轻声)师兄,我先走了啊。
白展堂:(还在梦中,迷迷糊糊)走吧。
祝无双:那你多保重。
白展堂:保重保重。(此时白展堂突然醒了,坐起来问无双)走?上哪去啊?
祝无双:我,我先走,走了我还会回来看你的有空,你自己多保重,拜拜(说着往门口走去)
白展堂:你给我站住!(起身下地,把无双拉到方桌前坐下)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啊,怎么说走就走了呀?
祝无双:我在这又没事干,给大家添麻烦嘛。
白展堂:谁说你没事干呐!这桌子,还有这板凳,这地,这不都是事儿嘛。
祝无双:这都是郭姑娘干的,我干了她干什么呀?
白展堂:那你帮大嘴做饭呐。
祝无双:你觉得他会同意吗?
白展堂:(想了想)对对对,帮秀才,帮秀才算算账啥的。
祝无双:你觉得郭姑娘会同意吗
白展堂:那你帮我,帮我跑堂(此时湘玉轻轻的从楼上下来)我累了,给我递块毛巾,我渴了,你给我倒一杯热茶,我饿了……
佟湘玉:给你下碗面,外煎两个荷包蛋,还是单面流黄的,用不着别人动手(说着做到展堂旁边,冲着无双笑)
祝无双:听见了吧。
白展堂:总整这没头没脑的,无双要走了。
佟湘玉:走?你走哪去呀?
祝无双:江湖之大,处处都是家。掌柜的,保重啊(说着起身就走,被佟湘玉拉住)
佟湘玉:站住,石头临走时候特意嘱咐过我的让我好好照顾你啊。
祝无双:你们俩的心意无双心领了,可是有些人,血里有风,天生就要注定漂泊的,告辞(说完就往门口走)
佟湘玉:无双,无双
白展堂:你看这孩子。
祝无双:(走出门去,马上又回来了,关上大门)我在这吃了饭再走吧。
白展堂:嗯?(和湘玉不解的看着无双)
佟湘玉:咋回事呢这是?(白展堂走出门看,突然吓得面如土色的关上门)
白展堂:(脸部扭曲)怪怪怪兽!
佟湘玉:(学白展堂的样子)怪怪怪,怪什么兽,大清早的胡说啥呢(说着往门口走)你这个人一天到晚就是这个样子(打开门一看,吓得大叫起来,回身抱住展堂,

无双别过脸。镜头转向门口,一只像藏骜一样的大狗栓在门口)
(镜头一转,大嘴小郭秀才无双趴在门口看,湘玉和展堂坐在桌旁)
吕秀才:根据我多年的生活经验,再加上我多年的读书体验,我认为这是一只,(众人看他)狗吧。
祝无双:狗吧是什么东西?
吕秀才:就是狗,子曾经曰过……
众人:去!
郭芙蓉:这绝不是狗!谁家狗长那么大个儿。
白展堂:对阿,还没耳朵,看着跟一熊似的。
李大嘴:不是我在黄鹤楼的时候我见过熊掌啊,比它这爪子大多了。
白展堂:那你就不兴人家裹小脚?但不管是狗还是熊,反正这位爷啊,不是吃素的。
李大嘴:(不服气)那咱也不是吃素的呀!(走到门口,拿着他那把玄铁菜刀,喊)嗨嗨嗨,门口那个,听着啊,看见没有这个?啊?玄铁的,天底下就这么一把啊,

我跟你说啊,你要再敢跟我来劲,我把你爪子剁下来当痒痒挠你信不信?
佟湘玉:大嘴,大嘴,那你去吧,咬残了有花红咬死了算公伤,葬礼我全包了,去去去(众人:去去去)
白展堂:那你去吧,掌柜的都让你去了(众人:去吧去呀)
李大嘴:睡着了。去就去,谁怕谁啊,怎么的?啊!(一开门小六进来了)
燕小六:喊嘛呢!大白天关嘛门呢!
佟湘玉:小六你可算来了!那只,我的神啊(晕倒状,众人扶)
燕小六:它可不是神啊,它叫123,是上边特批给我的巡犬。
吕秀才:对吧对吧,我说了是狗嘛。子曾经曰过……
众人:去!
(此时小六牵着123进屋内,众人吓得大叫,后退)
燕小六:没事,你别害怕,娄知县当时一看见它,吓坏了,说你赶紧给我牵走,他说123,这狗蹭就跑了,所以就叫他123。
佟湘玉:牵走牵走牵走!(123叫了一下,湘玉柔声道)不是说你啊。
燕小六:没事儿这狗听话极了,来来来123,来,握个手,手抬起来(小六握住123的爪子,123不动)你看看,多听话(拍了两下狗头)没事啊。就栓你们客栈门口,

给你们客栈保保平安啊。

众人:啊?(小六又把狗栓回原位)
佟湘玉:小六!小六,(小六进)你不会一直带着它的。
燕小六:那还怎么着,现在捕快不好招,每月就一钱银子,还不包吃住。有本事人不愿意来,没本事我还不要,还不如狗好使呢!给块骨头让干嘛干嘛。
白展堂:六儿,那你干嘛啊(学天津口音)?
燕小六:我管西街,(众人:啊?)它管东街(众人:喔!)你们挺好了,以后见了狗(众人:啊?)如同见了我(众人:好!)见了我(众人:恩?)那还如同见了

我。(众人:嗨!我呀?)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们先忙吧,我得去巡街去了,有嘛事儿,直接向123反映啊。
佟湘玉:(拉住小六)咋反映?你给我反映一个看看嘛。
燕小六:具体情况,你们得慢慢琢磨。反正有一样儿,你们可别招它,咬着了我可不管啊。再者说,这是上边批给我的狗,啊,你们可得关照点儿,出了问题,拿你们

是问!(小六出,众人追:小六!这时123在门口叫,吓得众人退回店内)
祝无双:(看湘玉镇定得端起茶碗)掌柜的,你不会是想使美狗计?
佟湘玉:正有此意。(端起碗来喝水)
郭芙蓉:不会吧大姐,你怎么知道它是公的还是母的?
佟湘玉:(小声)公的,我仔细观察过了。
白展堂:那好那好,那你知道它喜欢高的矮的胖的瘦的黑的白的?
佟湘玉:这个我还不太清楚,你可以去打探一下。
白展堂:(拍了一下无双)你去!(无双:哦!)
白展堂:就算咱这美狗计成功了,回头它赖着不走怎么办?一个它,加上一个它媳妇,一高兴生一窝,生完一窝一高兴又生一窝,生完这窝又生一窝,生完这窝又生一

窝……(湘玉按住展堂)
佟湘玉:美狗计暂缓,你们都有啥意见,快说。
李大嘴:我觉得吧,要想搞定一个人,(众人:恩?)或者狗,你都得搞清楚它想要啥,它想要啥咱就给它啥不就完了吗?
佟湘玉:一只狗,它想要啥?
李大嘴:骨头啊,是吧?只要咱心意到了,狗也知道谁跟它亲。
佟湘玉:也是啊,回头喂熟了把它往厨房那么一牵……
众人:厨房?
佟湘玉:(笑)让它参观一下。
众人:喔!
佟湘玉:(恶狠狠的)然后再把它往后院一牵……
众人:后院?
佟湘玉:(笑)帮咱看个家护个院,美得很美得很!
众人:哦!
李大嘴:那行掌柜的,我准备骨头去了。
佟湘玉:有多少算多少,让它一次腐败到家。
李大嘴:你就瞧好吧!(走,又转身回来,得意的问)掌柜的,你觉得这骨头是酱的好卤的好还是油炸的好?
(众人疑惑的看着大嘴)
李大嘴:(发觉不对)咳,我自个儿看着吧。
李大嘴:(李大嘴蹲在门口喂123骨头)这哪是吃啊,整个一吞呐!(此时骨头喂没了,123流着哈喇子望着大嘴)没了,真没了,你看你看(把装骨头的盆给123看)

要不今天就到这儿?咱明天我到时候给你……(123叫,吓得大嘴退回屋内)咋回事,这狗咋还喂不熟了还?啊?
白展堂:是不是量还没给到啊?
李大嘴:咋没给到呢?这一盆都吃光了,它也不怕撑着这也。
佟湘玉:不用了,我看它是敬酒不吃想吃罚酒!
白展堂:(一拍桌子)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hello kitty!啊?
佟湘玉:(鼓起嘴做老虎状)老虎?展堂……
白展堂:你干啥别过来啊,我咬你啊!
佟湘玉:(鼓起嘴做老虎状,娇声道)咬吧,只要你愿意活吃了我都行。
佟湘玉:(冲着123做老虎状,笑)嘿嘿明白了。
(镜头一切,白展堂拿着老虎头套,舞起了老虎,和湘玉一起学老虎叫)
佟湘玉和白展堂:吼!吼!吼!(打开门冲123叫,123也冲他们叫)
佟湘玉:个头不大,胆子还不小,我们这是老虎,百兽之王!吼!吼!(此时123冲他们汪汪叫个不停)
佟湘玉:不要说是你了,连你的主子也敢咬!吼!吼!(叫了几声,终于嗓子受不了停了下来,对展堂说)你咋停了呀?
白展堂:嗓子受不了了,喝口茶接着嗷!
佟湘玉:等等,咱老这么叫唤它就是害怕也没地方逃啊。
白展堂:那你啥意思啊?
佟湘玉:把链子给它解开,咱再一吓唬看它不逃!
白展堂:(一拍桌子)好办法,你去解去,去啊!
佟湘玉:(弱弱的说)我是女流之辈,手不能提肩不能挑,我还不会武功。(唱了起来)我不是黄蓉,我不会武功,我没有靖哥哥,和完美的爱情。
白展堂:(无奈状)我去,谁让我是你的靖哥哥呢。(腿软)我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你记得早点嫁人早点生个娃(欲哭无泪状)第一个娃一定要取我的名字,也不枉

咱俩相好一场。湘玉,我去了啊?湘玉我真的去了?湘玉!(哭状)玉!
佟湘玉:你不是会轻功吗?逼急了往房上一窜……
白展堂:(哭状)轻功平时管用,我就怕这会儿我腿一软它照着我腿就给我一口,我一转身照着我正面给我一口,我再一转身照着我屁股给我一口,我再一转身……
佟湘玉:不要转了,你当是烤乳猪呢。
吕秀才:够了!你个没用的东西,啊,练这么多年武功到哪儿去啦啊?
佟湘玉:(激动的抱住秀才)好秀才,咱店数你的胆子最大……
白展堂:还用说吗,姬无命都不在乎,(说着也过去拥抱秀才)更何况123乎?
佟湘玉:不就是只狗吗,它再恶能恶的过小郭吗?
吕秀才:啊?
佟湘玉:夸你呢!(白展堂:夸!)
吕秀才:子曾经曰过……
白展堂、佟湘玉:去!(秀才倒)
吕秀才:那我就换一个(一甩衣襟,做很酷的样子)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一去(突然打断)我这次要没回来算不算工伤啊?
佟湘玉:算,医药费全报而且月钱加两倍。
吕秀才:请注意我的眼神,有没有杀气?(用很纯真的眼神看镜头,佟湘玉凑到面前看)挡镜头了。
白展堂:杀气没看出来,看着有点砂眼。
吕秀才:你说啥呢?没杀气就对了!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我呆会儿出去,就要用这种眼神默默的柔柔的静静的注视着它,这样它就能明白我没有敌意了。(边说边向门

口走去,白佟推他)多看一会儿,它甚至还能对我撒个小娇什么的到时候,我趁其不备一举拿下(此时已走到门口,对着123说)嗨!咳。请允许我先自我介绍一下,

狗狗咧是人类最好的朋友,而鄙人,就是那个人类(123叫了一声,吓得秀才退后一步)
佟湘玉:听听,说的多好。(白展堂对秀才竖起大拇指)
吕秀才:所以说呢,我是没有敌意的(123又叫)别乱来别乱来!good dog,good,sit sit,(123不叫了,秀才慢慢走上前)嗨!
佟湘玉:还是秀才最厉害。
白展堂:那是,要不然能把小郭整的服服帖帖的。
吕秀才:(冲着123)子曾经曰过!(突然123狂吠,撕破了秀才的裤腿,吓得秀才连滚带爬回到大堂,浑身哆嗦,说不出话)
白展堂:你曰!你曰啊!人都不让你曰完呢更何况一狗呢?你咋不长记性呢你说你!

【场景:后院】
(湘玉帮秀才缝裤腿,小郭在旁咬牙切齿)
郭芙蓉:既然如此,就休怪我心狠手毒了!
佟湘玉:小郭你不要胡来啊,小六临走的时候交待过123要是出啥事的就拿咱们是问。
郭芙蓉:咱要是把它弄死了,他可以找咱们怪罪,咱要是没动手呢,他问谁去?
白展堂:你到底啥意思啊?
郭芙蓉:我的意思就是,以暴制暴以牙还牙!(呲牙状)
佟湘玉:就你这排小牙牙?
郭芙蓉:去!我又没说是我的牙。郝掌柜不是养了不少狗嘛?
白展堂:咦?对呀!郝掌柜还养藏獒来着呢!
郭芙蓉:我现在就去借一只回来,到时候从后面偷袭,一通乱咬汪!汪!汪汪汪汪……
白展堂:上那边汪去!我就怕他不肯借啊?
佟湘玉:放心,咱跟老郝啥关系!小郭,这就去趟飞龙谷,传佟展柜的话,要那种最狠最恶最没有人性的狗!最好牵上七八只过来,不过一只也没有问题,单挑咱也不

害怕。
郭芙蓉:没问题,请好吧你!(转身欲走)
佟湘玉:喂喂上哪儿去啊?(郭芙蓉:借狗啊?)123在门口你往那边走。(小郭换了方向走)记住啊一定要那种最凶最狠最没有人性的狗啊!
【场景:大堂:桌子上摆着玩具一样的桌椅,镜头往上移,一只腊肠一样的小狗站在旁边】
白展堂:天呐这家伙,郭芙蓉行啊。
佟湘玉:这就是你借来的狗?
郭芙蓉:对!这就是传说中最凶最恶最没人性的……
佟湘玉:呸!
郭芙蓉:郝掌柜说了,整个飞龙谷就属它最凶残,逮谁咬谁,不信你瞧?
白展堂:我瞧我瞧,我瞧啥呀我瞧!
郭芙蓉:你瞧这牙嘛!还有这……牙,咬上一口,二两肉就没有啦!
佟湘玉:(厉声道)郭芙蓉!
郭芙蓉:你先听我把话说完行不行?你就拿咱们人来说,个大的,武功就一定高吗?
李大嘴:那可不咋的。(郭芙蓉做出打架前的活动手腕状)啊当然也有例外。
郭芙蓉:这只狗,在它们宠物界,就相当于西方不败。
吕秀才:你怎么看出来的?
郭芙蓉:别的不说,单看这眼神,别的土狗它能有这种杀气吗?
佟湘玉:好像确实挺凶残的。
白展堂:(点头)嗯,挺凶残。
郭芙蓉:看我干啥看狗!
郭芙蓉:岂止是凶啊,简直就是凶残之极狠毒无比,被它咬上一口那就是惨绝人寰惨无人道……
白展堂:别白话了,是骡子是马牵出去遛遛!
郭芙蓉:走!(众人跟着一起走向门口,开了条门缝让小狗出去,门外接着一阵狗吠,众人连忙关上门,唱起了射雕)
众人:问世间,是否此山最高,哼!哈!另有高处比天高,哼!哈!(接着众人趴在门缝查看战况。突然听得一阵凄惨的狗叫,众人不忍看)
白展堂:安息吧,我的迷你小壮士。
李大嘴:今晚就拿你的骨头煲汤吧。(众人不满的看他)我的意思是说,以此纪念这场惨烈的战役。
佟湘玉:你会永远留在我们心中,永远永远。
吕秀才:这就是明知山有狗偏向狗山行啊!这种以小博大以卵击石的勇气,值得我们学习学习再学习。
郭芙蓉:(沮丧状)甭废话了赶紧拿银子吧。
佟湘玉:嗯?要银子干啥?
郭芙蓉:把狗咬死了不得赔钱呐!
佟湘玉:又不是我咬死的!(众人看她)多少钱?(小心的问)
郭芙蓉:二两。(伸出俩指头)
(佟湘玉跌坐在地白展堂扶她)
白展堂:有点出息!
佟湘玉: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嫁过来,如果我不嫁过来我的夫君也不会死,如果我的夫君不死我怎么会沦落到这么一个伤心的地方……
【场景:大堂,楼梯,夜】
(小郭和秀才坐在楼梯上吃零食)
吕秀才:整整一天了,一笔生意都没做成,还倒赔了二两银子,再这么下去啊,唉!
佟湘玉:不要幸灾乐祸了!算命先生跟我说过,我属鸡八字又轻,千万不要招惹属狗的,否则就叫鸡犬不宁。
李大嘴:123也未必属狗吧?
白展堂:净说那废话,那狗不属狗还属猫啊?上一边儿吃去!
佟湘玉:我是千防万躲,生怕出事儿,结果还是被它给撞上了!(笑)这就是命,命啊!
白展堂:你错了,这不是命,我现在就找小六去,这还让不让人做生意了!
祝无双:小六也有苦衷,他要是人手够的话,何必用狗呢?
白展堂:咦无双,你这话啥意思啊?
祝无双:当我没说过。哎你们要是那么讨厌那只狗,不如……@#!¥%&*%(语句超级含糊不清)
白展堂:你说啥玩意儿你大点声儿!
佟湘玉:(平静的放下杯子)她说下毒。
白展堂:(吓得站不稳)那是人朝廷的狗!
祝无双:我说的是吓唬,下毒是你自己说的啊。
佟湘玉:是我说的。大嘴,去给我弄几根大骨头来。
李大嘴:哪还有大骨头,大骨头狗都吃光了。
佟湘玉:那就给我弄点鸡爪子过来。
李大嘴:鸡爪子我都吃光了。
佟湘玉:那就给我弄点鸭屁股过来。
李大嘴:鸭屁股我也吃光了!
佟湘玉:那就给我弄几个肉包子过来不要再说你吃光了!(捂住耳朵)
(众人无声)
佟湘玉:他没有说他吃了吧?(众人摇头)那赶紧给我裹点耗子药还不快去!
李大嘴:掌柜的我这还饿着呢。
白展堂:大嘴呀,只要你把包子奉献出来,你把笼屉一会吃了都行啊,快去吧!一切由掌柜的撑着呢!
佟湘玉:说啥?
白展堂:当然了,我也甭想往外摘,共患难。
李大嘴:(手里端着一碗包子)掌柜的,可千万别说这包子是我包的呀!
佟湘玉:(悲壮)拿来吧你给我。(郑重的结果包子)给我开门。
(白展堂开门,和吕秀才严肃的立正。其他众人郑重而悲壮的端着包子慢慢的走向门口,突然抛向外面,众人立即关门。这时听见外边小六的声音)
燕小六:123!你怎么的啦!我的123咧!
白展堂:这是啥药啊咋这么快呢?(这时小六破门而入)
燕小六:你们!你们干的好事儿!(欲拔刀状)
白展堂:我们啥也没干呐!
燕小六:没干?没干123怎么没了?
李大嘴:没了?不可能咋能没呢?(跑到门口看)这不在这儿拴着呢吗?
燕小六:狗是在那儿呢,但是魂儿没啦!
白展堂:魂儿呢?
燕小六:你们,没想到啊没想到,平时看起来一个个慈眉善目的,竟然忍心对一只如此娇小,如此可爱的小狗狗下毒手。
佟湘玉:就它还如此娇小如此可爱吗?
燕小六:啥也别说了,跟我回衙门,走!跟我走!(说着要拉湘玉,众人制止)
祝无双:我跟你走!下毒是我提出来的,理应我跟你走!
燕小六:这话可是你说的啊?
祝无双:是我说的,事情到这一步,要打要罚随便你!
燕小六:(奸笑)哼哼,打,就免了吧,伤和气。罚,就怕你们赔不起。
佟湘玉:多少银子我掏!
燕小六:(严肃状)嗯?
佟湘玉:只要我掏得起。
燕小六:(奸笑)嘿,放心吧,我不要钱,我要的是人……(湘玉吓得躲到一边,小六奸笑着走向无双)
白展堂:(将无双护在身后)六儿,我是无双的师兄,我……(燕小六拨开展堂,拉出无双,无双害怕)
众人:无双!无双!无双!
燕小六:我跟你说,我这儿缺一个捕快,如果你不嫌弃,明天我就跟娄知县说去。
郭芙蓉:你有没有搞错小六,无双是个女孩子啊!(众人:对啊!)
燕小六:可她会武功,有了她的点穴手,谁还敢跟我叫板?(众人看他)不是,我是真心希望你来,要不然你再考虑考虑?
(无双拿不定主意,看向众人。镜头一转,众人围在一旁帮无双出主意,小六在一边踱步)
白展堂:这是个好机会,钱虽然挣得不多,但好歹是个铁饭碗啊!(众人点头)
祝无双:当捕快倒也不是不行,可我住哪儿啊?
佟湘玉:就住店里呀,单给你开个房间,房租全免另外每个月还给你补贴二钱银子。
郭芙蓉:喂喂喂,你也太偏心了吧?(众人:去去去!)
佟湘玉:条件是以后我们的晚饭全都由你负责。
李大嘴:喂喂喂,太过分了吧?(白展堂:去!)
佟湘玉:只要你肯留下来啥都好说,否则我没有办法跟石头交代了,无双……(无双高兴的点了点头,燕小六一拍桌子。吓众人一跳)
燕小六:也就是说,你答应了?

祝无双:我答应了。
燕小六:不管无论以及哪怕发生任何事儿你都不反悔了吧?
祝无双:你放心,我既然答应了做捕快,就一定会把它做好的!绝对不会给您添麻烦的!
燕小六:好,那我也告诉你们一件事儿(白展堂:说吧)其实123根本没死(众人:啊?)

今天一整天我都在暗中观察你们的动静,直到无双说要给狗下毒我就知道机会来啦!
今天一整天我都在暗中观察你们的动静,直到无双说要给狗下毒我就知道机会来啦!
我就弄了包迷 魂 药,把狗给弄蒙了,接着就过来找茬来了嘿嘿哈哈……
白展堂:哈哈啥玩意儿你哈哈?你小子现在还学会耍心眼啦你?
燕小六:没办法,我招不着捕快只好使这招,我师父教给我的,本来想套老白的,结果把无双给套上啦嘿嘿哈哈嘿嘿哈哈……
(这时大嘴在门外摸着123)
李大嘴:123醒啦,这家伙挺能吃,这是包子来吃包子!
众人:包子?包子不能吃!大嘴!大嘴!(众人跑出门外)
燕小六:(唱起了天津快板)竹板这么一打呀,是别的咱不夸,夸一夸同福客栈的薄皮儿大包子!这包子好在哪儿?连狗都不吃它!它第一皮儿太厚啊,它第二味太差

,外带搁上耗子药还是假冒伪劣的!(镜头转向旁边,众人抚摸这123)
【本回完】
下回书 燕捕头研发绝密令
包侍郎得理不饶人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