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五十四回 苦刑犯逃离同福店 黑衣人解救倒霉蛋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五十四回 苦刑犯逃离同福店 黑衣人解救倒霉蛋【文字剧本】

第五十四回 苦刑犯逃离同福店 黑衣人解救倒霉蛋

出场人物(括号中为剧本简称)
佟湘玉(佟)——闫妮
白展堂(白)——沙溢
郭芙蓉(郭)——姚晨
吕秀才(吕)——喻恩泰
祝无双(双)——倪虹洁
李大嘴(嘴)——姜超
莫小贝(贝)——王莎莎
燕小六(六)——肖剑
小米(米)——张青
包大仁(包)——夏嘉伟
展堂(展)——白玉

 

(大堂,夜,佟、白、吕、郭、嘴、包、展)
大堂布置得像地府一样,老包被绑在椅子上,旁边摆个油锅。老白扮判官,掌柜和小郭扮牛头马面,大嘴扮无常,大家审讯老包。

白:牛头马面!
佟、郭:得令!
包:你们滥用私刑,草管人命!
众:是草菅!
包:你们才奸呢!小人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众:你已经是鬼了……
包:那我就做人,十八年之后又是一条好汉,下辈子见吧。
众:没下辈子了。
包:那就呆会见行不行啊?来啊,炸啊,别拦着我,炸啊!(挣扎着往油锅里钻)记得翻面,不翻面老子变锅贴,炸呀……(掌柜和小郭拦着)

不知谁喊的“阎王爷驾到!”秀才阎王装扮进

吕:来了来了来了,烦死了。谁啊,谁啊,啊?噼噼!(给老包两记隔空耳光,转身坐在桌子上,一拍桌子)何方妖孽,啊?竟敢咆哮阴间?
包:(恐惧)不敢,不敢,小……小人包大仁,参见阎王老爷。
吕:本王听见你高声喊冤,什么事情啊,(急)你快点说啊,我很忙的。
包:启秉阎王老爷,小人冤枉啊,小人无知,受人蛊惑,一时兴起买了个官做,主谋是东厂的曹公公啊,为何只抓我不抓他?小人咽不下这口气呀!
吕:(摸胡子)一起抓,本王依你了。
包:阎王爷英明啊,阎王爷万岁万岁万万岁!
白:少说废话,赶紧画押。

掌柜和小郭按着老包画押,展侍卫冷笑着出现在门口,等老包画完押,众人一起冷笑。

佟:赶紧收拾收拾,明天还要营业呢。快快快,灭火器。
白:这家伙熏死我了,我跟你说。

镜头转了一整圈,整个剧组一起忙活,最后给尚导来了个特写。

(大堂,昼,佟、白、双、展、六)
小六进屋,掌柜等人正在眉飞色舞地回味昨天晚上的事,展侍卫在旁边笑而不语。

佟:昨晚好险呀,幸亏展堂反应快,随机应变。
白:嗨,我这也是被逼的没辙了,急中生智……
佟:谁夸你呢?展堂。(把一碗茶递给展侍卫)
白:(不服)哼!(对无双)无双……
双:你呀,哪来的智,人家夸的是展堂,又不是白展堂。(老白和小六站到一块)我是现在才知道,原来当捕快靠的是智慧,不是蛮力。更不是什么动不动就要……(

对小六)拔刀。
展:也没有什么啦,都是经验得来的了。(老白和小六郁闷状,一起装思想者)
双:展前辈,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就多住两天,我还想跟你学点东西呢。
六:跟他有嘛好学的?(推老白)走走走,别再摆造型了,无非也就是心理攻防那几套,案子办多了,傻子都会。
双:你会吗?
六:我又不是傻子。
双:你到底会不会?
六:(尴尬)会不会的跟你有嘛关系?
双:哟——自己不会,还不让别人学。
六:咳,嘟囔嘛呢,该干嘛干嘛去,别在我眼前晃悠,还不快去!

无双忿忿而走,临走踢了下板凳,撞到小六,展侍卫在旁边笑。

(客房,昼,佟、白、郭、双、贝、展、包)
老包半躺在床上,没精打采。

包:昏招,昏招啊!这么简单的局,我怎么就……唉,早知道不买这个官就对了,在家里要什么有什么,小妾搂着,小曲哼着,小酒喝着,(喝水)哪里像现在,小罪

受着……(小贝端餐盘进,老包强打精神坐起)
贝:(把餐盘放在桌子上)嘿嘿,赶紧吃饭,吃完上路。
包:(痛苦状)我胳膊疼,我抬不起来,不然,你喂我吃啊?
贝:我?我才没那闲工夫呢,你爱吃不吃。
包:(掏钱)我这有五十两纹银,拿去买糖吃啊。(小贝眉开眼笑,过来接,被老包擒住)小姑娘,委屈你了……
贝:快来人哪!救命啊!(大伙冲进屋)
佟:放手,赶快放手,听见没有?
贝:(呼吸困难状)嫂子救我!
白:包大仁,我警告你啊,你这种行为很可耻,非常特别以及极其的可耻!
包:那你们私设公堂,滥用私刑,就不觉得可耻吗?
郭:甭跟他废话,直接拿下。(惊涛掌准备中,老包捏住小贝脖子,老白把小郭拽回来)
包:少废话,赶紧给我备匹快马,越快的越好,再把门口的守卫统统撤掉,否则我就撕票!
郭:(急)小贝还是个孩子,你还有没有人性啊?
贝:(哭)就照他说的办,快去呀……嫂子……(大伙急忙跑出,老包奸笑)

白光一闪,回到现实,原来是老包在YY

包:(奸笑)嘿嘿嘿嘿嘿嘿……
贝:喂喂喂,你到底吃不吃,不吃我端出去了,你老傻笑什么呀!
包:我吃我吃我吃,哎哎哟!我胳膊疼,抬不起来,不然你喂我啊?
贝:我?我才没那闲工夫呢,你爱吃不吃。
包:诶,我这有五十两纹银,拿去买糖吃啊。(小贝眉开眼笑,过来接,老包要使坏)
贝:分筋错骨手!(老包反被小贝擒住)
包:老人哪,救命啊!(大伙冲进屋)
佟:放手,快点放手,听见没有?
包:掌柜的,救我!
白:莫小贝,我警告你啊,你这种行为很可耻,非常特别以及极其的可耻!
郭:你甭跟他废话,直接拿下。(惊涛掌准备中,小贝手下加力,老白把小郭拽回来)
贝:那他偷袭本掌门就不可耻了吗?
抱:(惊)掌门?
双:这位是衡山派的莫小贝莫掌门。
贝:兼五岳剑派总盟主,武林未来的接班人。
郭:他又不会武功,你有没有点人性嘛!
贝:少废话,赶紧给我准备一串糖葫芦,山楂越大越好,糖衣越厚越好,再敢磨蹭,我就撕票!
包:(上气不接下气)快,快照她说的去做……(掌柜的急忙跑出去,小贝把老包往前一推,老包痛苦不堪)
贝:装,装得还挺像啊。
白:上一边去,我看看……这不是装的,胳膊脱臼了。
郭:脱臼怕什么,我来我来。
白:没事没事,忍着点啊,让小郭给你看看。
郭:我看看啊,别动啊,放松啊……(双手用力,嘎巴一声,老包一声惨叫)
白:好了?我看看……(埋怨)啥手艺啊,给接歪了。
郭:歪了?重接呗。
包:(惊恐)不不不用了吧!
郭:用用,你甭跟我客气。(这回是往下使劲,嘎巴,老包又一声惨叫)别嚎了,忍着点,我这就给你装回去。(嘎巴,老包再次惨叫)行了。
白:我看看,我看看……妈呀,又歪了!(老包痛苦万分,小贝在后边已经笑翻了)
郭:你这胳膊怎么长的呀,别动别动……(嘎巴嘎巴嘎巴,每嘎巴一下,老包就惨叫一声)
白:忍着,忍着,忍着……

老包满头大汗,昏倒,小郭在旁边伸胳膊撂腿

白:哎呀,这回好了,终于跟这胳膊一样了。

(后院,昼,双、六、展)
展侍卫洗衣服,无双从里屋出来

双:放着我来,放着我来!
展:别别别,我自己洗,自己洗。(两人目光相对,有些尴尬)
双:远来就是客,这点小事,哪劳您亲自动手,我来洗,我来洗。

无双洗衣服,展侍卫坐到井沿上。

展:你当捕快多久了?
双:到今天为止,正好三天,你呢?
展:不多不少,整十年哪。
双:十年?那您可真是我的老前辈了。以后我还跟着你学习啊。
展:你平时喜欢用什么兵器?
双:刀,但是我不太会使,也就拿出来吓唬吓唬人。
展:那你用这个好了,这叫峨眉刺,这是我妹妹用的,(一边说一边比划)轻巧灵便,可以说威力也不小,很适合女孩子用,送给你。
双:那怎么好意思啊……(擦手,接)
展:没有关系呀,因为平时我也喜欢用刀,所以呢,这把峨眉刺我也用不上。对了,还有一本图谱,你照着它练就可以了。
双:(接过,激动)展前辈,我……
展:你不要叫我前辈,叫我展堂好啦。你叫?
双:我叫无双……无双,展堂,还挺压韵的。(害羞)
六:(从里屋出来)叫二胖岂不更压韵。
展:二胖?
六:她的外号,此人小时候重达一百五十多斤。
展:啊……咳,你就照着图谱练,如果有什么不明白随时问我好了。
双:我晓得了,您先回吧,这衣裳留着我来洗。
六:等一等,他自己的衣裳他自己不会洗啊?
双:是我主动要替他洗的。
六:你怎么不主动帮我洗?
双:你有衣裳吗,你除了这身官服,你还有其他衣裳吗?(展侍卫笑着旁观)
六:怎么没有,内衣都是我自己的。
双:那好啊,你脱下来我给你洗。你脱啊,现在脱……
六:祝无双!(学老邢的语气)你是个捕快!你的任务是抓贼,不是打杂。
双:哪里有贼让我抓啊!
六:怎么没有,楼上那不是贼吗?
双:那个不是已经抓住了嘛!
六:抓住了……你不会看着他点,别让他跑了。以后再让我看见你吊儿郎当正事不干,小心我批评你。
双:又不是什么好话,跟着学……
六:说嘛呢,还不快去!找我批评你呢吧?
双:你……
六:嗯?(拔刀)

展侍卫自己坐下洗衣服,小六虎视耽耽地看了一会,回屋去了

(客房,昼,双、包)
老包朝窗外张望,准备逃跑,听见门外有声音,立刻坐回去,装出痛苦的样子,无双进

双:你胳膊有没有好一点?
包:你说呢,把你的胳膊拧下来,再装上去,再拧下来,再装上去,你以为是拧螺丝啊?犯人也是人哪,你们有没有人性啊?
双:这事情又不是我干的啦。
包:行了,我不听你解释,这个情况,我一定会向上反映的,一定会的!
双:你还是先想想怎么将功赎罪,争取宽大处理吧。 (坐下翻展侍卫给的图谱,老包贼眉鼠眼地左右看看)
包:诶,你先出去一下。
双:为什么?
包:我要方便一下,你要参观吗?

无双出,关门,老包拎起尿罐子在门口埋伏

包:可以啦,进来吧。(无双进门,老包举尿罐子要拍,忽然表情僵住,欲哭无泪,镜头下拉,峨眉刺扎在腿上半尺多深)啊——!
双:(尴尬)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有意的,我以为你想偷袭我,所以……(怀疑)你不会是想偷袭我吧?
包:我没有,我哪有这个胆子嘛!
双:那你举着夜壶干吗?
包:我想洗个澡,不可以呀?
双:你用夜壶洗澡啊?
包:各人有各人的习惯不可以吗?(无双很不解地看着老包)你出去呀,别人洗澡你也要看吗?

无双出,稍后又闯进来,老包吓一跳

双:嘿嘿嘿,我忘了一样东西……(直接把峨眉刺从老包腿里拔出,老包惨叫)嘘——乖啊,不叫不叫,我马上就找人来给你包扎,很快的。(无双出,留下老包痛苦

不堪)

(客房,昼,郭、包)
老包躺在床上哼哼,小郭拿着刀剪纱布等东西进

郭:哎?
包:(吓得差点钻到桌子底下)你……你想干什么,你想干什么?
郭:(把东西放在桌子上)咿哟,你不要那么害怕嘛,我是来给你包扎伤口的。你看你看,这是剪刀,这是纱布,这是你们云南的白药,这是火油。(在这段里,无双

和小郭对老包的口气都好象是幼儿园阿姨对小朋友那种口气)
包:火火火……火油用来干什么?
郭:消毒啊,手术之前都要把器具消毒一下下,否则容易感染的。
包:还要手术啊……
郭:你不要太害怕,我会很小心的。
包: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我自己来……

小郭埋头专心准备,老包发现有机可乘,开始YY(YY内容,小郭被老包拿纱布勒着,挣扎几下,死了,老包摇头晃脑的奸笑)白光一闪,回到现实

包:(奸笑)嘿嘿嘿嘿嘿嘿……
郭:嘿嘿嘿嘿嘿嘿,寻思什么呢你!
包:你可不可以把头转过去?
郭:(学老包的发音)我把头转过去干什么?
包:人家伤的是大腿啦,你的大腿可以给我随便看哪?
郭:切……好了好了,(转身)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说话啊,千万不要客气啊。
包:我绝对不会客气的,(挣扎着爬起来)你可不可以把眼睛闭起来?
郭:为什么?
包:Please,Please!(小郭闭眼)
包:(心里的想法)我勒死你……(拿纱布,想了想,把纱布绕在脖子上,又拿剪子)还不如我扎死你……
郭:(不耐烦)快一点。
包:(又把剪子放下,拿白药)我迷瞎你的眼……(把白药倒在手上)嘿嘿嘿嘿嘿嘿,可以啦!
郭:哎,对了……(转头,正好碰在老包手上,一大把白药全都糊在老包自己脸上,老包疼得手舞足蹈,连嚷带叫)对不起,我去拿水给你洗啊。

小郭往外跑,纱布缠在脚上,另外一头正好勒着老包的脖子,直接把老包从床上拽下来,两个人越挣越紧,老包拼了老命拿剪刀剪了纱布,躺在地上喘气

郭:哎哎,你没事吧?你不要吓我……

(客房,夜,佟、白、吕、郭、嘴、包)
老包坐在床上哭得异常伤心,大伙在旁边安慰

郭:行了,别嚎了。(老包往小郭身上抹鼻涕)
吕:干什么!
佟:哎呀,说到底还是我不好,就不应该派小郭来服侍你。
吕:芙妹又不是故意的啦,再说,他是个犯人哪。
包:(哭)犯人也是人啦,又不是畜生啦!
嘴:(鄙视的)谁把你当畜生了,有长你这样的畜生吗?
佟:行了,不要再说了。(老包拿鼻涕甩大嘴)
白:干啥你这是,你干啥?
佟:我留下来照顾他,去吧去吧。
白:那行,我们都在下边啊。(指老包)我告诉你,老实点啊,否则会死得很惨。
包:我这个胳膊,我这个腿,我这个屁……屁股倒是没事啦,哇——!(哭得躺在床上)
佟:去吧去吧,出去。
白:当心点。
嘴:小心点,掌柜的。
白:(对掌柜)你过来,你过来……

大伙出门,老包跑到门旁边偷听

白:(拿着一个竹筒)这里头是辣椒水,还有醋,他要不老实,就朝脸上喷。
佟:知道了,早点休息吧,啊。

老白走,掌柜推门,把老包拍了个跟头。

佟:诶哟,咋了咋了?啊——(老包脑门上一个栗子大的包)不要哭了,不要哭了,来来来,我扶你躺下,来来来。(扶着老包跌跌撞撞的躺到床上)给你倒杯水啊。
包:(趁掌柜转身倒水,拿起辣椒水就喷,没反应,对准自己,滋的一声)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佟:包大人,包大人!
包:(老包的视角,掌柜的脸模模糊糊)晓珠?
佟:你才是猪,大野猪!又黑又肥,还满脸横肉,一看就是个蹲大狱的料。(气呼呼地往外走)
包:晓珠是孩子他娘!你跟她很像……
佟:(转身又回来,语气变温柔)你还有孩子呀?
包:都这么大岁数了,你没有孩子啊?
佟:孩子多大了?
包:大儿子五岁,小名叫汤圆,小女儿两岁,小名叫饺子,饺子刚刚下出来……
佟:嗯?
包:刚刚生出来,她娘就难产死了,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他们两个拉扯大,(哭)也该撒手了,晓珠,你别怪我,我真的是没办法呀,晓珠……
佟:(同情的)来来来,饿了吧?
包:嗯……
佟: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啊。
包:嗯……
佟:想吃点啥?
包:我要吃米线——啊——啊——
佟:嘘——
包:晓珠……

(大堂,夜,)
展侍卫正闭目沉思,无双拿着峨眉刺和图谱进

双:展大侠,还没睡呢?
展:啊,这峨眉刺练得怎么样了?
双:我正在练啊,有一招我不太明白,你刚才说这个……

展侍卫给无双讲解,小六进,咳嗽,两人不理睬,小六继续咳嗽

展:这么晚了还没有睡啊?
六:不困!
双:桌上有茶你自己倒啊。
六:不渴!
双:那要不要我给你下碗汤圆?
六:不饿!(对展侍卫)你这个是峨眉刺吧?
展:你会使吗?
六:哼,这有嘛,这有嘛?(一顿乱耍,拿的姿势都不对劲)别看使得乱,俗话说,无招胜有招!无招是嘛,没法破,没法破!(展侍卫把峨眉刺抢过来,小六拔刀)

我跟你拼了我!

小六举刀砍向展侍卫,展侍卫用力一推,小六一个趔趄,楼上传来掌柜的喊声:“天哪!”

六:喊嘛,我还没死呢!
佟:(奔下楼梯)包大仁逃走了!(众人表情各异)

中场休息:失眠记。
小六睡不着,大嘴过来用怀表催眠法给小六催眠,小六毫无反应,大嘴把自己催着了,小六却拿着怀表越玩越来劲。

(客房,夜,佟、双、贝、展、六)
大伙挤成一团冲进客房,四处寻找,老包已经没影了

六:说,到底怎么回事?
佟:(像蚊子叫似的)嗯……
六:好好说话!
展:我来问好了。他是怎么逃走的?
佟:不知道。
展:那他是什么时候逃走的?
佟:不知道。
展:那你知道什么?
佟:不知道。(大伙干着急)头先他说他饿了,想吃过桥米线,我说没有过桥米线,然后他就说他想吃炒米线,我说也没有炒米线,他又说他想吃那个凉拌的米线……
六:(急)你挑点重点的说行不行?
佟:(更急)我正在说着呢嘛!
六;(软)你说你说……
佟:然后我就说米线没有,面条行不行,他说不行,我要吃米线,我要吃米线。我说,那好吧,我就替你想想办法吧。
展:那然后呢?
佟:然后我就想办法去了,先到厨房转了一圈,然后又到后院转了一圈,再到西街转了三四圈,还是没有想出办法来。回屋一看,窗户开了,人没有了……
展:那也就是说,他刚逃走没一会。
六:还愣着干吗,赶紧追呀!(往外跑,发现大伙都没动)怎么的,我说话不好使啊?
展:不是,这黑灯瞎火的,你怎么追?是往东追还是往西追,往南追还是往北追。
六:那……那你说怎么办?
展:这样,我带无双往东……
六:不好意思!躲开,无双是本捕头的人,我到哪,她就跟我到哪。
展:那好,你带无双往东;郭姑娘呢,是往西;白少侠你往南;我往北,大家分头行动。
佟:还有秀才和大嘴。
展:他俩用不上。
佟:要的要的要的,让那个秀才跟着小郭,然后大嘴跟着你,路上也有个照应嘛。
贝:我也去,我也去!
佟:大人的事,小孩不要插嘴!
莫:我是衡山掌门,五岳盟主,武林未来的接班人喽。
白:好好好,让她跟着我,路上不许捣乱啊。(小贝兴奋)赶紧走。
佟:宁可错抓一个,不可放过三千啊!

大伙出,掌柜朝门外看了看,把门关上,然后打开柜子放出老包

包:(跪)谢谢佟掌柜救命之恩,(掏钱)这有五千两银票,你拿着。
佟:我跟你说清楚啊,我这可不是为了你,是为了你那可怜的两个孩子,回去把你两个孩子安顿好,否则我就……真拿你没办法。
包:你放心,我包大仁绝对不是那种过河拆桥的……
佟:(拿化妆盒)行了行了,不要废话了,赶紧化妆吧。
包:化妆?
佟:不化妆不行,他们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来来来。
包:你要把我化成个女人哪?
佟:对,化个女妆。(手忙脚乱地往老包脸上抹粉)
包:我说,我说,这也太浓了吧?
佟:不浓不行啊,他们有巡犬,能闻出来,一定要多喷点粉,(老包呛得咳嗽)否则123一闻就打喷嚏啊。
包:谁?
佟:123。
包:123是谁?
佟:123就是……我说123你就闭嘴,否则我打掉你的牙!把眼睛也闭上。(给老包戴围巾)化个女妆啊,一会把我的衣服穿上,帽子……(强行摘掉老包的帽子,竟然

是光头)

(大堂,昼,佟、白、双、贝、六、展)
大伙陆续回来,掌柜在门口等待

佟:(表情中透着点得意)这可咋办嘛,不会是抓不到了吧?
展:那也不一定啊,我们是回来了,白少侠和小贝不还没回来吗。(老白拽着小贝进)
白:(气)给我进来!熊孩子,早知道这样就不带你去了!
佟:咋了嘛?
白:咋了,你问她。
贝:(委屈)我哪知道那是马蜂窝呀,再说了,我也是帮着抓犯人嘛。
白:那犯人能在马蜂窝里藏着吗?多亏我跑得快呀,要不然我就成(鼓腮帮子)白展胖了。
佟:啥意思嘛?
白:啥意思,被马蜂蜇的呗。(捅小贝)你给我起来,还有脸坐着?(自己坐下,后怕的)漫天遍野的马蜂,嗡嗡的。
六:嘿嘿,我说嘛来着,叫你们早点走,免得夜长梦多,非不听,这回可好了,煮熟的鸭子飞了!
双:去去,这人又不是展前辈放走的。(给展侍卫倒水)
佟:都怪我,怪我怪我。
六:怪得着你吗,你又不是捕快,有义务看犯人吗。(把展侍卫的水抢过)
双:(又从小六手里把水抢过)哎哎,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六:我怎么的了,怎么的了,怎么的了?
展:行了,我说这个时候不是吵架的时候,如果犯人抓不回来,那这个案子就只能撤消啊。
双:不会啊,你手里不是有曹公共的收据和包大仁的口供吗。
展:没有用的,那东厂的势力实在太大了,人证物证那是缺一不可,(拿出老包的供词)如果我们贸然立案,只怕引火烧身哪。
六:烧就烧,有嘛好怕的,要不然你把物证搁我这,再不然就咱们俩一人一样。(忽然抢过供词)省得出岔子。
展:你把物证还给我,我数到三,一……
六:(绕着桌子跑)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八后边几来着?(蹿到油灯旁边)你再过来,再过来我烧了它!(唱)你再过来我就烧了它。(展侍卫张牙舞爪状)你不有峨

眉刺吗,你扎我,(众人恐慌,油灯已经把供词点着了,小六没发觉)你拿峨眉刺扎我,我求求你,你扎我,啊!(发觉供词已经着了,赶紧拿脚乱踩,等火踩灭了,

发现只剩个根了)
展:(气急败坏)我的证据,证据!我今天杀了你,我今天……(小六急忙逃跑,却发现老包穿得跟个老太太似的在门口趴着)
六:这有人,这有人……
白:有个大娘呢?快给倒点水,晕过去了。
包:(抬头,声音沙哑,半死)救命啊……
众:啊!鬼呀!
六:鬼呀,鬼呀!(扶帽子)不对呀,看着这么脸熟呢?抬起头来!
包:救我,救我……
六:嘿嘿嘿嘿哈哈,包大仁!(展示威过来看,小六拔刀)别动,这是我逮着的,你别跟我抢,别跟我抢,我逮着的,哈哈哈哈!走,跟我回去,可逮着你了。

(客房,昼,佟、白、双、六、包、展)
老包穿得跟个老太太差不多,满脸大疙瘩,狼狈不堪,掌柜的在旁边擦

包:这就是命啊,我刚刚逃出去没几步,他们就追过来了,我赶紧躲到柴禾堆里面想躲一下,脑袋就听见,嗡嗡……(掌柜擦)啊!这就疼了,我还没等我喊出疼来,

我就听见……(掌柜又擦)啊!我的脖子上又被蛰了一下呀,在接下来的十分钟里面,他们对我进行了惨无人道的群殴啊!不对,是群蛰呀!只要是露着皮的地方,没

有一处放过呀。
双:你说你也是的,涂得这么香,马蜂不蛰你蛰谁呀。
包:不是我涂的呀。
佟:不是你又是谁呀。(踩一脚)
包:是我,是我,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呀,我才来了这几天,你看看我这张脸,我这手,我这个腿,我这全身上下,只剩下脚还能用了。
白:该,以后还逃不逃了?
佟:展堂……
包:还逃……(小六拔刀,往老包脚上一杵)啊!
六:都看我干嘛,谁让他说还逃的?以后再让我听见一个逃字,我就把你俩脚都剁下来,腌吧腌吧,当酱猪蹄啃喽。(刀拔出,老包又昏倒)这叫防患于未然,伤了他

的脚,看他怎么逃,对吧,走。
佟:(同情的)你好自为之吧。(转身正看见展侍卫)啊,你咋回来了,有啥事?
展:一句话,对罪犯的同情,就是对百姓的犯罪。这话我想你明白,下不为例。(出门)
佟:这个人话不多,毒的很。

(后院,昼,双、六、展)
展侍卫靠着磨盘坐着,一言不发,手指头敲来敲去,思考状

六:行了,别敲了,人都逮着了,带回去齐活了。
双:(不以为然的)人证是有了,物证呢?
六:那不是有他的口供吗?
双:口供和人证有区别吗?
展:对,如果没有曹公公的证据,这个案子很麻烦,会非常的麻烦。
六:要不然我再去审审他,不行再打他一顿。
展:没用的,他的东西都在这了,要有的话,你不早搜出来了吗?
六:不,那那那……那怎么办呢?
双:咿,怎么办,有人还好意思问呢,好好的证据非要给烧了。
六:嘟囔嘛呢?
双:本来就是嘛,还是个堂堂捕快呢,正事不干,就知道添乱。
六:(气)祝无双!你是不是不想干了你?
双:我就是不想干了,不干了!(摔帽子)
六:好好好,你把那刀给我。
双:(摘刀)还你,还你。
六:那衣服也是我的,鞋,都脱下来给我,现在就脱,脱!
展:好了好了,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让我说,这案子还有转机。
双、六:啥转机?
展:如果你是他的话,有机会逃跑,最想见的人是谁?
六:我师父,还有我七舅老爷他三外甥女……(无双推)你干嘛,你推我干嘛!
展:我是说包大仁。
双:他最想见曹公公,只有曹公公出马,才能把这件事的影响降到最低。
展:对,只要我们一路跟踪他,就有破案的机会。(小六要走)哎,你去干什么去呀?
六:我去放老包走。
展:诶呀,回来,你这个样故意放他走,他能去找曹公公吗?
六:你嘛意思,到底放还是不放?
展:放,(小六要走)但不是明放,(小六又回来)无双,你去把佟掌柜给我找来。
双:找她过来干什么?
展:相信我,只有佟掌柜办这件事最合适。(胸有成竹)

(客房,昼,佟、包)
老包正躺在床上半睡半醒,掌柜端着餐盘推门进

佟:好点了没有啊?
包:你来啦……
佟:来了。
包:我实在起不了身哪。
佟:快躺下,来来来,喝点粥啊,一个上午都没有吃东西了。(拿勺喂老包)
包:我不喝,你不知道,蜜蜂蛰我,我不敢喊,我就找了一根木棍咬在嘴里面,哪晓得蜜蜂顺着缝爬进去了,现在还在肚子里面折腾呢。
佟:(难受)早知如此你何必当初呢。
包:还不是你让我跑的,你还怪我。
佟:我错了啊,我就不该同情你啊。
包: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的救命之恩,我没齿难忘,我哪里敢怪你。
佟:这还差不多。
包:这几万两银票,你拿去吧。(把一堆银票塞到掌柜手里)
佟:你拿回去吧。(又塞回给老包)
包:你拿着……
佟:你死不要紧,你的孩子将来不花钱了?
包:我没有孩子。
佟:啊?
包:我家里除了我,就剩下十五个姨太太了,唉,可惜肚子都不争气啊。
佟:你为啥要跟我说这个嘛。
包:(绝望的)唉,我是不打算再逃了,再逃,我这条命肯能就保不住了。不过你的情,你的义,我没齿难忘。
佟:真的不逃了?
包:打死我也不逃了。
佟:唉,要知道这样,就不该给他们下蒙汗药了。
包:蒙汗药?
佟:为了让你有机会逃走,我把他们一个一个都迷晕了,现在一个一个睡得跟死猪一样。
包:(来了精神)你咋个不早说呢?
佟:站得起来吗?
包:就冲你这个情,你这个义,我今天,我爬我也要爬出去。
佟:(学老包的发音)不许你爬出去,我扶你走出去,走。(搀着老包跌跌撞撞的出屋)

(大堂,昼,佟、白、双、六、包、展)
老白等人东倒西歪,掌柜的和老包下楼。

佟:这是拐杖,试试看合不合手。
包:合手,佟掌柜……
佟:啥都不要说了,赶紧走吧,啊。把你那十五个姨太太安顿好,就赶紧投案自首啊,快去。(拽了下老白,老白装死)赶紧走吧,一路小心啊。
包:你就不送送我?
佟:算了吧,让人看见不太好,去吧啊。
包:(走了两步又停住)干脆,干脆你跟我一起走,我保证你下半辈子吃香喝辣,穿金戴银,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佟:再不走我就喊人了啊。
包:(不舍)走走走,我真的走了,你保重啊。(一瘸一拐的出门)
佟:(看着老包走远,回屋)醒醒,醒醒,人已经走了,还不快去追。
展:你急什么嘛,就他那个速度他也走不远,再说咱们跟太紧,容易露马脚。

(西街,昼,米、包)
老包狼狈逃跑,发现小米正躺在墙角睡得一塌糊涂。

包:(掏钱扔到小米的罐里)玉皇大帝在上,您老可看清楚,小人不是没有行过善哪,以后再有什么惩罚,千万别再冲着小人来了。(走两步又折回来,继续掏钱往小

米罐里扔)地藏王菩萨,您老可看清楚,这可是小人最后的零钱了,求求您,以后别再为难小人啦!

老包继续逃跑,小米忽然醒过来,追老包而去。

(大堂,夜,佟、白、双、六、包、米、展)
展侍卫一言不发的吃饭,无双在旁边含情脉脉,小六一脸不服

双:(话外音,指小六)这么大人了,坐没坐样,吃没吃样。
六:(话外音)哼,等这事完了,看我怎么收拾你。(说话)吃饱了,走。
双:哎哎哎,你这人不要那么自私好不好,你是吃饱了,人家还没吃好呢。
六:好好好,你慢慢吃,慢慢吃啊,撑死你,嗝!
双:(气)不吃了!(看见展侍卫,表情变温柔)展大哥,您慢慢吃。
六:哟嗬,嘛时候成大哥了?刚才不还前辈前辈的吗?
双:我懒得搭理你。
六:(硬)我懒得搭理你!
双:(更硬)我懒得搭理你!
六:(更更硬)我懒得搭理你!(两人吵成一团)
佟:行了行了行了,不要再吵了,就不怕人家笑话。
展:没有关系,没有关系,我们在京城也经常吵架的啦,自家弟兄嘛,吵得越凶,感情越深嘛。
双:别逗了,我跟他?能有感情?
佟:没有感情可以慢慢培养嘛。
双:你看啊,往地里埋块土豆,浇水呀,施肥呀,他能结出一串,要是埋块木头(看小六),再浇水,它也是块木头。(小六摔筷子)
白:错,难道你就没听说过黑木耳这一说吗?(小六伸大拇指)
双:师兄,你帮我还是帮他?
白:(急)我谁也不帮,我就知道,再不赶紧追,犯人就横渡西凉河了!

小米推着老包进,老包半死不活,胸前一个黑色的大巴掌印子。

米:那他倒是想。(随手一推,老包瘫在地上)
白:这这这……
米:什么这这那那的,(把老包的包袱和拐棍放在桌子上)这小子想逃,被我发现了,一路跟到西边那个城隍庙了,趁其不备,一举拿下。
包:(痛苦的)接着就是一顿毒打……
米:我可没动手啊,打你的几位是我们丐帮的四大长老。
众:长老?
米:恭喜发财那四大长老啊,正在附近办事,见我抓人,都过来帮忙,前后夹击,各人赏了他一掌,如假包换的降龙十八掌。

老包吐血,众人立刻过去查看

白:吐这老多呢?
包:嗯嗯嗯……
佟:你说啥?大点声。
包:我,我要是再逃跑……
六:(拔刀)还敢逃?(众人拦住)
包:可能就,咳咳,死无葬身,咳,之地了……(昏倒)
白:我的妈呀!

众人回头,小米坐在桌子旁边又吃又喝,看见众人围过来,立刻躲闪

米:那什么,这都是我应该做的,维护社会治安,人人有责,哎呀!(被掌柜一拐棍打出去)

(客房,昼,佟、白、双、六、包、展)
老包失魂落魄地坐在床上,表情呆滞,掌柜在旁边为老包擦拭伤口

佟:嫌疼就说一声啊。
包:$%*&%@#$&……
六:好好说话!
白:他说啥呢,这是啊?
佟:求求你们让我死了。
双:那可不行,除非等这个案子结了。
六:就是。
包:(有气无力)求求你们让我死了,我的胸口好疼,好胀,像要炸开一样。
佟:展堂,你不是会点穴嘛,给他止止疼吧。
白:行,那我试试吧。(坐下,手挽指花)葵花点穴手!(Biu Biu)
包:(一颤,发出一声很YD的叫声)啊……
白:怎么样?
包:嗯?胸口不疼了,但是腰疼。
白:腰疼就对了,刚才我点的是足少阴肾经。
包:什么经?
白:说了你也不懂,反正不是胸疼就是腰疼,不是腰疼就是肚子疼,你自己选吧。
包:那我选肚子,麻烦了,谢谢。
白:葵花点穴手!(Biu Biu)
包:(又一颤,叫得比刚才还YD)啊——!
白:怎么样?
包:(喜)嗯?胸口不疼了,腰也不疼了,浑身上下都不疼了,哈……
白:兄弟,这在医学上来讲,叫回光返照。
包:啊?(昏倒,被老白拽起来)
白:你千万别怪我啊,是你自己受了那么重的内伤,没有及时的医治,再加上我用指玩命的一催……但是我相信你下辈子能做个好人,真的。
包:(气急败坏)我,我跟你拼了!(众人阻拦)
白:你还是留点力气办后事吧,啊。
包:(悲愤)我没有后事!
展:不要客气,你有什么心愿尽管说出来,只要不过分,我们会满足你的。
包:那你们能不能先出去(发“磕”的音)?
众:出磕?
佟:就是出去。
包:我想跟佟掌柜单独呆一会。(老白不悦)
佟:出去出去,出去。(对老白)我有分寸的啊。(众人出,掌柜坐到老包旁边)说吧。

本回完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