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五十五回 佟掌柜沦为十六姨 包大仁欢度洞房夜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五十五回 佟掌柜沦为十六姨 包大仁欢度洞房夜【文字剧本】

第五十五回 佟掌柜沦为十六姨 包大仁欢度洞房夜

本集编剧――宁财神
参加演出:(按出场序)
佟湘玉――闫妮
邢育森――范明
白展堂――沙溢
祝无双――倪虹洁
郭芙蓉――姚晨
吕秀才――喻恩泰
李大嘴――姜超
燕小六――肖剑
友情出演:
包大仁――夏嘉伟
展堂――白玉
殷十三――马锐

[客房 夜 包]
(包大仁满头包,坐着,掌柜的从外入、坐下)
包大仁:佟掌柜,我包大仁落到如此之下场,谁也不怨。不怨天不怨地,就怨我自己。如果上天能给我一个重来的机会的话――
佟湘玉:不要说了,经典台词不好乱抄,啊。
包大仁:(低头半晌)但是我还是想对你说三个字(掌柜的低头)谢谢你
佟湘玉:(w)不客气
包大仁:我还有最后一个请求,虽然有点过分,你能答应我吗?
佟湘玉:你先说嘛
包大仁:在我临死之前,你能不能受累做我的十六姨太?
佟湘玉:(吸气)果然很过分啊
包大仁:那那就换一个不过分的,我能不能轻轻地,抱你一下(ha)?(靠近,掌柜的躲)就一小下(ha)
佟湘玉:(塞给他一个枕头,笑)你就把这个枕头当我好了(自己抱另一个)想抱几下抱几下啊
(一个蒙面黑衣人闯进门来,翻几个筋斗,逼近掌柜的打了一掌,掌柜的配合,倒下)
包大仁:佟掌柜!
黑衣老邢:(兰花指,尖声细嗓)她听不见了,你赶快收拾收拾东西马上上路了
包大仁:(害怕,发抖)上上上上上什么路?
黑衣老邢:哦,我是东厂来的,曹公公派我来(兰花指)救你的(见他不走,拉)快走吧,等着人来抓你啊?(往外拉)快走快走快走
包大仁:(不愿走,回头看掌柜的)哎!她好像还有一口气啊
黑衣老邢:是吗?我看看哈(过去看看听听,掰掌柜的头,配音:咳嚓,向包大仁)行了,这回没气儿了
包大仁:(哭)佟掌柜――(趴在床边)是我害了你呀!(起身指天,喊)苍天呐!你是高度近视加散光,还是青光老花白内障啊!?你瞎成这个样子你也不去做个视

网膜手术啊!(哭喊)苍天呐!
黑衣老邢:亲娘来!这还是个情种啊
包大仁:(止哭)你说什么!
黑衣老邢:(尖声细嗓兰花指)我是说你非常有种,你看你伤成这个样子了,你还能站起来,在下佩服佩服佩服
包大仁:(指着老邢)把你的面罩拿下来,否则我哪里都不去(ke)
(老邢拉下面罩)
包大仁:怎么你有胡子!
邢育森:(向观众)亲娘来,忘了刮了。
包大仁:哼哼,不对吧,东厂的人都是公公,公公有胡子是怎么回事!?
邢育森:(w)呃…(笑)不瞒您说,(兰花指)我这个胡子都是假的,是一根儿一根儿粘上去的
包大仁:(逼近)真的?(老邢:嗯)(揪下一根,老邢呲牙咧嘴)
刑育森:(咬牙)不疼,(快哭了)一点儿都不疼,(哭)你拔吧,有种你都给我拔完
包大仁:你真的不疼?
刑育森:不疼啊
包大仁:那你哭什么?
刑育森:我这是激动感动以及冲动啊。像你那么大的官儿,亲自给我拔胡胡,我三生有幸啊
包大仁:哎呀,(瘸着腿走到桌前坐下)为民服务是本官的处世原则啦
刑育森:(忙喊)你别原则原则了!赶紧走吧,一会儿来不及了
包大仁:等一下(ha)!(起身,一瘸一拐走向掌柜的)我要亲自把佟掌柜安葬好。(哭)是我害了你呀,我对不起你,(向老邢)你过来!帮个忙,把她扶下去(ke


刑育森:好吧好吧好吧
包大仁:(哭)佟掌柜呀~
(门外众人乱成一团,做出不同死状)(包大仁出门,看到众人吓了一跳)啊!啊啊~
刑育森:(背着掌柜的)怎么了?快走啊,不然我连你一起――
(包大仁爬走,老邢跟在后面)

[后院 夜 佟、包、邢]
(掌柜的躺着,包大仁耷拉着头写墓碑,老邢挖坟)
邢育森:这算咋回事啊?
包大仁:(向老邢)哎~
刑育森:(放下锹,过去)好的
包大仁:我说,这个爱妻的妻字它怎么写呀?
刑育森:妻啊,哎呀,妻就是那个......一二三四五六七的七
包大仁:喔….唉,算了,干脆你帮我写吧,(掏)这里有五十两银子,你拿去喝(huo)酒吧
刑育森:(很干脆地)谢包大人,(接过来)怎么写?
包大仁:那你就写:爱妻佟湘玉之墓,赶紧写吧
刑育森:(笑着)好的好的
包大仁:湘玉啊湘玉,我的命苦,你的命比我的命更苦啊,(拉着掌柜的手)叫我怎么对得起你九泉之下的香魂呐。(吻掌柜的手)玉啊,我那香艳动人――

[厨房 夜 吕、郭、祝、白、李、展堂]
(大家都在厨房偷听,老白贴着门往外看)
(外面传来包大仁的声音:我那香艳动人人爱的玉哟~~)
(老白听见,随手拿起菜刀,欲冲出门去,被众人拦住)
李大嘴:把他哄走就算完了,我跟你说……
(乱成一团)
(老白猛地把刀剁在案板上,众人吓得不敢说话)
白展堂:他欠我一手指头,死穴,(咬牙)都给我记着!
众人:记着记着

[后院 夜 邢、包]
包大仁:(拿起墓牌,哭腔)我看一下,(上面写着:爱七同香玉之木)唉~(放下)怎么写得那么别扭啊
刑育森:那是你心里边儿别扭
包大仁:哎呀,算了,就这么着吧
刑育森:那..赶快把她埋了吧(撸袖子)
包大仁:不,我忽然不想埋了
刑育森:(笑)那太好了,哈哈,那我们赶紧走吧,哈哈
包大仁:不是,我想把她火葬(掌柜的吓得睁大眼睛),我想过了,就这么扔下她对她来说不公平,我要带着她的骨灰进京城,让她跟着我,享受荣华富贵
刑育森:(受到感染)你对她真是一片深情啊
包大仁:没有办法呀(唱)这就是爱,说也说不清楚
刑育森:(唱)这就是爱
合:它糊里又糊涂
包大仁:知己呀!(拥抱)
刑育森:知音呀!(掌柜的抬起头来看老邢,老邢打手势让她躺好)
包大仁:赶紧架火堆吧
(镜头一闪)

[后院 日 佟、包]
(掌柜的躺着,柴火已架好,包大仁在一旁哭)
包大仁:湘玉啊,我知道这个决定很仓促,(老邢从厨房出来,拿着火把)你千万别怪我,回头到了京城,我一定给你换一个最豪华的骨灰坛,(向老邢)火给我
刑育森:现在就烧啊?
包大仁:烧吧,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呀
刑育森:哎,还是再等等吧
包大仁:等什么?
刑育森:你看啊,咱们折腾大半宿了,是不是该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呢?
包大仁:那先点上火,边烧边吃好了
刑育森:你以为是烤全羊啊?
包大仁:放肆!我不许你侮辱湘玉,(伸手)火给我
刑育森:(躲)哎呀,还是等等吧,还是等等吧。包大人,包包大人,你看这么漂亮的姑娘,啊,这一烧了多可惜吧,稍微等等,啊
包大仁:说的也是啊,那你去找一把剪刀来
刑育森:找剪刀干啥呀?
包大仁:我要把她的头发把她的指甲,通通剪下来做留念
刑育森:亲娘来,不用了吧?
包大仁:也好,那就用揪吧,一根儿一根儿的揪,它比较整齐(揪)
刑育森:住手,她都死翘翘了,你还折腾她干啥呀你!
包大仁:什么叫折腾,人都死了,会有知觉吗?(推掌柜)有知觉吗?(再推)有知觉吗?(扭掌柜的脸)有知觉吗?有吗?有吗?有吗?有吗?有….(掌柜流眼泪)

哎呀,(猛眨眼)我没看错吧?
刑育森:咋了?
包大仁:她她,她流泪(lui)了
刑育森:亲娘来,她这是死不瞑目啊,(包大仁吓得起身)你可别再动她了啊
包大仁:赶,赶紧去找剪刀
刑育森:还剪呀?
包大仁:不剪不行呐(哭腔,唱)这就是爱,(挥手让老邢去)说也说不清楚。(老邢灭了火把)湘玉啊――
(老邢进厨房)

[厨房 日 吕、郭、祝、白、李、展堂]
(门外传来包大仁的声音:我没死过不懂规矩,有哪个地方做错了,你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刑育森:(悄声)怎么办?怎么办?
展堂:(悄声)事已至此,只好剪了
刑育森:(悄声)剪头发倒是无所谓,我是怕他用火烧
展堂:(悄声)没有关系的,等他点起火来,你把他哄出去,我们趁机把佟掌柜救下来
白展堂:(悄声,向展堂)我坚决不同意,万一有个好歹儿的,她后半辈子你养啊?!
(包大仁的声音:咋个说?找把剪刀找到现在咧~)
刑育森:(向外,尖声细嗓)来了来了!(悄声)到底怎么说?
(老白低头,啃指甲)
祝无双:(悄声)师兄求求你,你就做点牺牲
展堂:(悄声)成,就能把曹公公拉下马,不成,还不知道他要做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多少百姓遭殃啊!
白展堂:(半晌,深吸一口气)好吧,把水备足了,还有烫伤膏,以防万一
展堂:好好好,你放心,快快快快
(老刑拿剪刀出去)

[后院 日 佟、包]
(老邢从厨房出来)
包大仁:湘玉啊,忍着点儿,为夫的可要动手啦,(向老邢)剪刀给我,剪刀给我呀。(欲剪)唉,算了,我干脆连她头皮一块儿割下来吧(举剪刀)
刑育森:别!这样太残忍了
包大仁:什么叫残忍,你不懂嘛,连头皮割下来,头发不容易枯死好打理。以后我做一个发套,把她放在我的枕头边……
佟湘玉:(起身大喊)啊―――――
包大人:啊――――
邢育森:啊――
佟湘玉:受不了咧!(起身,向包大仁,吼)头发有什么好玩的?!(包大仁僵住)(向老邢)他这个人心理有障碍,(老邢点头)(指包大仁)你还是童年有阴影?
包大仁:(慢慢转头)湘玉,(W)你还活着(zhuo)?
佟湘玉:我死喽!但是下面的鬼看到我被人瞎折腾,一可怜,就把我放回来了(靠在老邢肩上哭)
包大仁:咩咩撒撒~(放下剪刀)太好了!湘玉!(欲拥抱)
佟湘玉:(推开他)一般好,一般好
包大仁:(跪下,双手合十)感谢玉皇大帝感谢阎罗王,感谢地藏王菩萨,把湘玉还给我。我包大仁有生之年,不再杀生,不再吃荤...(w)鱼肉除外,虾蟹除外,贝

壳类,爬行动物类除外..
刑育森:那世上你还有啥不吃的?
包大仁:蛇虫鼠蚁除外,蚯蚓蚂蚱穿山甲除外,(起身,拉住掌柜的)跟我走,到京城去(ke),展开我们美好的生活
刑育森:哎哎~(笑)门在那边(掌柜使劲扇老刑耳光)
包大仁:湘玉
佟湘玉:恩,算了吧,我在这儿住的挺习惯的
包大仁:那我就留下来陪着你,从今往后(唱)你耕田来你织布,你挑水来你浇园
佟湘玉:(w)我都干了,你干啥?
包大仁:我做你的拉拉队,加油!加油!
(幕黑)

[掌柜的房间 日 白、燕、吕、郭、李、祝、展堂]
(众人商议,老白与展堂对坐;无双站在展堂旁边,众人站在老白身后)
白展堂:(咬牙)不可能!怎么可能呢?我怎么能放心湘玉跟他回京城呢!?
展堂:不会的,我们会紧紧的跟在后边嘛
白展堂:你别忘了啊,那是我的未婚妻,换成你你能乐意吗?
展堂:我当然乐意啊
(众人皮笑肉不笑)
白展堂:(冷笑)哼,嘿~你有女朋友吗?
展堂:目前还没有啊
(无双的特写)
白展堂:那你凭什么说这话!(拍桌子)你有什么资格说这话!?
展堂:我...
祝无双:他有,展大哥,我可以当你的女朋友,(向众人,坚定地)就现在!
展堂:(看着她)你?
祝无双:(笑意)达令,作为我最亲最爱的人,你愿意让我跟他去京城吗?
燕小六:(拍桌子)我不愿意!
李大嘴:一边儿呆着去,这有你啥事啊?
燕小六:(向大嘴)你给我边儿呆着去!(向展堂)无双是本捕头的人,我不同意,谁也别想带她走!
祝无双:你...(摘了帽子)我不干了!总可以吧?
燕小六:祝无双!你不要欺人太甚!
祝无双:燕小六!你莫名其妙!(小六欲拔刀,两个人快打起来了)
展堂:行了!(静场,众人都不敢说话,只有老白瞪着他)这都什么时候了!任何的争吵都没有意义嘛。我只想问大家一句话,个人的安危和百姓的利益,哪个更重要

啊?
白展堂:你别老拿百姓说事儿行不行?(w)我说不过你,秀才你说!
吕秀才:(理头巾)如果是我,(w,走到展堂那边)我肯定愿意
郭芙蓉:(狠狠地)吕秀才!
白展堂:扇他~(被小郭扇)
郭芙蓉:(扑向秀才,柔声)你是好样儿的。(向老白)对不起了,老白,百姓的利益当然高于一切
白展堂:大嘴啊,全靠你了
李大嘴:老白,我同意
白展堂:好兄弟!
李大嘴:我同意去那边,(老白欲点,大嘴躲)就算蕙兰在,我也同意
展堂:还有我(与无双对视)
白展堂:好,(站起来)一个个的跟我玩高尚是不是啊?(W)还有谁?站出来
燕小六:我...(往人多的地方走)老白,他们人太多了
白展堂:(半晌无话)还有谁?(回头)没人儿了,(猛拍桌子)我不同意!!
展堂:那就得罪了(展开架势)
白展堂:葵花点!你不要认为你占着理,你就可以胡作非为了
燕小六:老白
郭芙蓉:老白你
(众人逼向老白)
白展堂:(不住后退)好,好!这事我暂且答应,(走向展堂)但是我有一个条件,路上发生任何情况,我都终止行动把湘玉接回来,同意你就眨眨眼,(展堂眨眼)

葵花解!(W)(痛苦地砸桌子)(众人劝)
(幕黑)

[大堂 日 无人]
(刑,佟,包三人从后院进)
刑育森:(尖声细嗓)哎,我说呀,你们俩还是先走吧,我留下来处理后事
包大仁:哎呀,那我就等你好了,一路上没有一个(guo)保镖,心里不塌实啊
刑育森:你还是走吧,我得留下来把这个店烧了,毁尸灭迹,人和房子一样不留的(掌柜的掐老刑)
包大仁:好,我看着你烧,你等一下(ha)(走向后院)
(掌柜的暴捶老刑,跑向后院,包大仁拿火把从后院出)
包大仁:这个鬼地方害我受这么多的苦,早就该一把火把它烧掉了
佟湘玉:(拉住他)别啊,我除了这个店啥都没有了
包大仁:(走,掌柜的拉)哎呀,湘玉嘛,你听我说嘛,回头到了京城,我给你再开一家比这个大十倍,大一百倍的店子嘛,(想烧桌子)烧,我要烧掉它,(点不着

)哎,怎么回事啊?怎么点不着(zhuo)呢?
刑育森:呵呵呵~没有油你怎么能点,啊!(掌柜掐老刑)哎哎哎~
包大仁:哎呀,你还笑个鬼呀,你赶紧去拿油去(ke)嘛
(掌柜的瞪老邢,老邢自打耳光,退进后院)
佟湘玉:(哭着)哎呀,老包,(拦)你听我说呀,杀人放火可都是掉脑袋的大罪!
包大仁:(拍桌子,恍然大悟状)哎呀,我这个榆木脑袋呀,(向后院喊)哎!赶紧回来,不用去(ke)啦!
佟湘玉:(笑)谢谢啊
(老邢拿火把进)
包大仁:(拿过火把)嘿嘿,直接用酒嘛,(掌柜的倒)比油快多了,(拿酒)哎快,(老邢扶起掌柜的)你也拿一坛酒,拿那边,那边,到处把它烧光,嘿嘿(把酒

倒桌子上)
佟湘玉:(喊)住手!你要是敢点,我就咬死你!!
包大仁:不要逼我!我好久没有批评过谁啦
佟湘玉:你批评啊!你批评我呀!(变色,撒娇状)我留着这个店也是想给自己留条后路嘛,回头进了京城,曹公公不认帐怎么办?
包大仁:哎呀,怎么可(kuo)能吗,我花了这么多银子,十万两呢(nei)
佟湘玉:你的收据已经不在你身上了!
包大仁:哎呀,没所谓的啦,(拉过掌柜的)我身上还装着(zhuo)曹公公往来的书信呢(nei),怕个鬼呀?(见掌柜的笑得诡异)你笑什么?怎么回事啊?
(掌柜的老邢大笑)
包大仁:(有点慌)你们俩都笑个鬼呀?
佟湘玉:(笑着朝楼上喊)出来吧!快点儿出来吧!(众人笑下楼)(顺序:小六、老白、展堂、小郭、无双、秀才、大嘴)我不用去京城啦!我们有新的物证啦!耶


(包大仁指着掌柜的呆住,小六随手拿过火把)
包大仁:你骗我!
佟湘玉:(笑着)也不能算骗吧?
包大仁:(指着掌柜的)你竟然骗我!你骗…
白展堂:(按下包大仁指着掌柜的手)我们不光骗(!)你,我们还要扒(!)了你!(众人笑)拉下去!一件儿件儿的搜!
(包大仁去拉掌柜的,被众人扯开,推到楼上)
邢育森:诸位,邢某告辞。(笑)老邢出马,一个顶俩啊
(众人向他笑)
佟湘玉:(笑)秀才大嘴,快送送老邢
(众人笑将老邢送出门)
(幕黑)

[客房 日 祝、白、佟、燕、包]
(众人翻包大仁的衣服,包大仁蹲在一角)
包大仁:(絮叨)她骗我,(老白走过来)她竟然骗我?(看着掌柜的)枉费我对她一片深情!

白展堂:对她一片深情的人有的是,不差你一个!
包大仁:(突然跳起 ,指着掌柜的)你骗――
白展堂:葵花点!!赶紧搜,甭搭理他
展堂:怎么样?找到没有?
祝无双:内衣、外衣、腰带、衬里,哎,(小六拿鞋)连鞋底都划开了
展堂:那就奇怪了。佟掌柜,(掌柜的:啊?)他的原话是怎么说的?
佟湘玉:他就说他有和曹公公往来的书信
燕小六:我来!(盯着包大仁看了半天,发现一个葫芦)交给我了,我来!(拿下葫芦,众人看了半天)这就是普通的小葫芦
展堂:以他这种身份,怎么能戴这么廉价的饰物呢?
白展堂:(推开小六)把穴道解开不就知道了吗?葵花解穴手!
燕小六:我来,我问你,这小葫芦怎么回事?
包大仁:是我娘的遗物啦,(小六:哦)你喜欢,你拿去(ke)吧。(小六:谢谢)把我的命也拿去(ke)要不要啊?
燕小六:少废话!我问你书信到底藏哪儿啦?
包大仁:哪有什么书信嘛,(指掌柜的)我是骗她的撒,不然她怎么肯跟我去(ke)嘛
展堂:那除了书信还有别的证物吗?
包大仁:(喝茶)还有收据撒――(捂嘴)
(众人大笑)
展堂:(笑)看来还真有书信呐啊
燕小六:我来!(向包大仁)书信到底藏哪儿了?否则我就----(拔刀)
包大仁:(忙道)哎,等一下(ha),等一下(ha),等一下(ha),(W)你们都有收据了,还要书信干什么吗?
燕小六:(不好意思地)收据不是被我给烧----(众人瞪他)
展堂:呃,稍微差一点意思,(包大仁若有所思)不如书信有说服力(众人附和)
包大仁:(笑着站起来)哦――哈哈,哈哈,(笑指众人)嘿嘿,嘿嘿(走到掌柜的旁边,掌柜的躲)收据(指小六)是不是被你烧的?!
燕小六:不是我烧的---(无双捂住他的嘴,众人瞪他)我又不是故意烧它的(掌柜的打他)
包大仁:嘿嘿嘿,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哈!证据没有啦!哈哈哈哈哈!天助我也!哈哈哈!
祝无双:哈哈哈哈哈!(指包大仁,上海话)笑死人了,侬戆度啊,哎,你不要忘了,你的口供还在我们手里,你忘记了(lia)?
包大仁:口供!?(逼近无双)那是因为你们严刑逼供!(无双倒)(向小六)本大人为了保住性命!(向老白)胡(fu)乱招地!(向展堂)可晓得!(向掌柜的,

掌柜的忙躲,w,笑,飞吻)嘿嘿嘿嘿(老白的脸更黑)事到如今只有两条路,(w,突然大声)要么杀我灭口!!要么等着东窗事发!!你们集体掉脑袋!!(向掌柜

的,笑,欲动手)除了你呦~~(老白敏捷地摁下他的手)(向老白)干什么!!
白展堂:(狠狠地)杀你灭口!!
包大仁:你杀呀!你杀你杀杀呀――(展堂拉开老白)
燕小六:(端茶给包大仁,陪笑)喝水喝水
包大仁:(接茶)嘿嘿,嘿嘿,小朋友很懂事嘛(小六拔葫芦给他带上)(得意)嘿嘿,哈哈哈哈哈(喝茶)
(幕黑)

[客房 日 佟、包、郭]
(掌柜的和包大仁坐着,小郭一旁嗑瓜子儿)
佟湘玉:(柔声)老包,包大人
(包大仁陶醉中,掌柜的使眼色给小郭,小郭忙跑过去按摩)
佟湘玉:(向包大仁,柔声)你要是不交出书信的话(笑)他们是不会放你走的哦
包大仁:(也笑)我要是交出去(ke),那我就更走不了(luo)(小郭在包大仁背后做势欲打)
佟湘玉:他们会折磨你,(包:嗯),打你,(包:嗯),骂你,(包:嗯),找一群要饭的往你脸上吐口水
包大仁:(笑)呵呵呵呵
郭芙蓉:还会用鸡毛挠你的脚心!用锉刀磨你的后槽牙,(自带音效)吱~吱~
包大仁:哎呀,(笑)无所谓撒,(盯着掌柜的看)我只要每天能看到湘玉,吃再多的苦也值得,嘿嘿嘿嘿(回头向小郭)捶你的嘛
郭芙蓉:(只得捶)拜托你就不要再装情圣了好不好,想当白马王子去高丽整个容先
包大仁:错!你大错特错,(笑向掌柜的)男人讲究的是内(lui)涵,嘿嘿黑
郭芙蓉:拜托again,连块墓碑都写不利索----
佟湘玉:不要再说那没用的!(向包大仁,柔声)你要怎么样才肯交出书信呀?
包大仁:(笑)信嘛,我是不会交的撒,但是他们嘛,倒是可(kuo)以放他们一马,不过有一个(guo)条件
佟湘玉:嗯,做你的十六姨太
包大仁:耶~我就喜欢你这个聪明的样子(欲动手,掌柜的一巴掌拍回去)
佟湘玉:我要是不答应呢?
包大仁:(变色)哼,那我们就耗下去(ke),要么就杀了我,要么就放我出去(ke),他们总不可能关我一辈子吧,只要我有个机会逃出去(ke),我就马上到衙门

去(ke),我就把这件事情从头到尾讲个清楚!(小郭在背后欲打)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什么叫官官相护!哼哼,(笑)你要答应我呢,就跟我到洞房去(ke),(掌柜

的嗔视)你要是不答应,你就马上出去(ke),去(ke)!去(ke)!去(ke)!去(ke)!去(ke)!(小郭举掌)
佟湘玉:(w,长吸一口气)好,(拍桌子)我答应你!(小郭包大仁惊讶)但是我要明媒正娶
包大仁:(大喜)没有问题,嘿嘿嘿嘿,先叫一声相公
佟湘玉:…
包大仁:诶!咋个说!一点诚意都没有
佟湘玉:(艰难地)相….(恶心地说不出口)
包大仁:哎呀,(笑)没所谓的撒,(去拉掌柜的手)反正你慢慢的就习惯了撒,(笑)嘿嘿嘿嘿嘿,娘子,(掌柜的皱眉)(笑)嘿嘿嘿嘿嘿,打从今天开始,你的

名字就改作――佟-十-六(掌柜的抽出手)(包大仁又拉)(笑)(抚弄掌柜的手)我的娘子~~嘿嘿嘿嘿嘿
(小郭受不了,不停耸肩)
(幕黑)

【玩虫记】

[大堂 日 白、佟、祝、郭、燕、展堂]
(众人在大堂商议,白佟祝展坐,燕郭站)
白展堂:(忿忿地)佟石榴?他咋不叫佟苹果呢?(动气)他咋不叫红苹果呢!(拍桌子)他咋不叫金大莱呢!!
(镜头一闪)

[大堂 日 白、祝、郭、佟、杨蕙兰]
(老白戴朝鲜族帽,执鼓,无双小郭在前,掌柜的蕙兰在后,掌柜的头发没挽上去)
白展堂:one,two,three,four,康桑阿米达,music!(众人跳舞)阿里郎,阿里郎,阿阿里郎,阿里郎...
(闪回)

[大堂 日 白、佟、祝、郭、燕、展堂]
(众人在大堂商议,白佟祝展坐,燕郭站)
郭芙蓉:人家说的是十六姨太(向掌柜的)掌柜的,我要是没记错的话,(笑)你这是你三次洞房花烛了
白展堂:闭嘴!!一边儿去!(推开小郭,握住掌柜的手,急切地)玉啊,你真的要答应他呀?
佟湘玉:不答应咋办?如果不给他来两个糖衣炮弹,他是不会招的
白展堂:玉啊,(哽)要不然你再考虑考虑?
佟湘玉:(冷冷地)用不着考虑,(严肃地向众人)洞房的时候,你们都在外头守着,如果听到什么动静,立即冲进来
白展堂:(声音有点发颤)那万一要是来不及了呢?
展堂:白少侠你放心好了,啊,我用我的性命担保,佟掌柜少不了一根头发
白展堂:(向展堂)确实没少,一根都没少,全掉光了,就是不在原处了!
佟湘玉:(柔声)展堂~我这也是为了朝廷,(一顿)为了百姓
白展堂:(含泪)我也是百姓啊,谁为我着想了?(喊,向众人)你们谁为我着想了!
祝无双:(坐过去)呃,(笑)实在不行,我去好了
燕小六:(笑)你倒是想去,人家可也得要啊
(小郭把小六推走,无双逼向小六,展堂拦住)
展堂:哎,好了,好了,要不这样好了只要进了洞房之后,如果有大的动静,这个行动立即取消
白展堂:(回头,轻声)那行,那先说好了,不管不论以及无论如何成不成咱都不能有第二回了
展堂:(粤语)某文忒啊,(向小六小郭)我们分头行动,(向老白)准备洞房和嫁妆
众人:走
(众人各自行动,下)

[大堂 夜 白、佟、祝、郭、展堂]
(众人站在楼梯口,掌柜的着嫁衣,老白给掌柜的戴上红盖头,又一把扯下)
白展堂:万一有啥动静你赶紧喊(小郭给掌柜的理头发,无双理衣服)我们都你在楼下,随时待命,啊
佟湘玉:(把手放在老白脸上,凝视片刻)我知道了啊,(拿过红盖头)放一千个心啊(w,戴上)
白展堂:(又一把扯下)玉~(含泪)我只有一颗心,(没坐稳,小六扶住)还交给了你
佟湘玉:(含泪)堂~
(二人执手相对)
白展堂:玉~
佟湘玉:天若有情天亦老
白展堂:此恨绵绵无绝期
(二人相拥)
(众人被肉麻的受不了)
燕小六:(笑)哼,又不是生离死别至于么你们?(被二人瞪,自打耳光,陪笑)至于,至于
白展堂:(哭)玉
佟湘玉:呜~
展堂:咳,咳 ,咳,咳
(白佟分开)
佟湘玉:把盖头给我,再不上去他该着急了
白展堂:(孩子似的,带哭腔)我还着急呢!
佟湘玉:(恰腰)啊?
白展堂:好,(带泪)我给你蒙上(掌柜的低头,老白把盖头蒙上)无论发生什么事儿,我…
祝无双:能有什么事儿,大家都在,走吧走吧走吧
(小郭无双送掌柜的上楼)
白展堂:(站在原地)玉~玉~(唱)你快回来,(小六展堂拦他)我一人承受不来...(展堂捂住老白的嘴)

[掌柜的房间 夜 包大仁、佟湘玉]
(房间布置成洞房,掌柜的着嫁衣蒙盖头坐在床上,桌上摆着酒菜)
包大仁:(剪烛花,回身,笑)嘿嘿,(手舞足蹈,唱)掀起了你的盖头来,让我来看看(掀盖头)你的嘴
佟湘玉:胡唱(又放下)上来就是嘴呀?
包大仁:嘘-闭上眼睛,不要说话,(跳到另一边)此时无声(掀盖头)胜有声喔(掌柜的一巴掌打过去)哎呀!你你你干什么?
佟湘玉:(站起来)哼,你不是喜欢这个调调吗?(包大仁涎着脸)(又一巴掌打过去)(打得包大仁原地转圈)(又一巴掌打过去)(还欲打时,被包大仁抓住手)
包大仁:真是调皮(掌柜的挣不脱)你看看,人家这张小脸,都被你打肿了(掌柜的一巴掌打过去,包大仁一个趔趄)哎呀,好了,好了,好了,不玩了,不玩了(走

到桌前)喝(huo)点小酒
佟湘玉:(喜,掀了盖头)好!(拿过一坛酒,笑)我跟你一起喝啊
包大仁:嘿嘿嘿嘿
佟湘玉:嗯-(拿出一个大杯,里面一个小杯,柔声)这个杯子是我的,(大杯)这个杯子是你的,(起身倒酒)满上
包大仁:(犹疑片刻,笑)嘿嘿嘿嘿嘿
佟湘玉:(坐下)干
包大仁:等一下(ha),干喝(huo)不行,总要找一点说法撒
佟湘玉:(笑)为了咱俩美好的明天
包大仁:等一下(ha),(笑)要喝(huo)交杯酒(掌柜的也笑,二人喝交杯,掌柜的皱眉)
佟湘玉:(拿起酒坛,笑着)再来!
(幕黑)
(字幕:八杯酒之后)
包大仁:(红脸)不喝(huo)了,不喝(huo)了,再喝(huo)我就要吐出来了(欲倒,掌柜的用手抵住)
佟湘玉:(面颊绯红)再喝点儿吧,啊,再喝点儿
包大仁:呃…不…我再…不…不…不…喝….
佟湘玉:你不想洞房咧?
包大仁:(东倒西歪)不洞了,不洞了,明天再再,哎呀(倒在床上,不动弹)
佟湘玉:(轻声)那个书信放在哪儿了?
包大仁:书书信,在衣服的…包包里面…呃…呃…不要…告诉别人
佟湘玉:我不说,啊(向观众)才怪(转身欲跑下楼去)
(画外音:上次就说有书信,结果没有搜出来,搞得好像我在谎报军情)(转身回)(这次还是自己动手吧)
(掌柜的回去搜包大仁的衣袋)(包大仁猛地醒过来,抓住她的手,掌柜的惊叫一声)
包大仁:(得意的笑)嘿嘿嘿嘿嘿嘿
佟湘玉:啊!
包大仁:嘿嘿嘿
佟湘玉:啊!啊!
(镜头一闪)
(掌柜的双手被绑在床柱上)
包大仁:(往掌柜的嘴里塞进一块布)(笑)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嘿嘿嘿嘿嘿,小样,真的把我当傻包kei啥?啊?哈哈哈哈哈哈(摇晃着走)哎,我那十五个姨太

太是白讨啦?哈哈哈哈哈,(拿起酒杯)还跟我喝(he)酒,啊?嘿嘿嘿嘿嘿嘿,云南人(len)喝(huo)酒是用碗di!别说是一坛,你就是搬一缸来!我也能喝

(huo)个底朝天。嘿嘿嘿嘿嘿

[大堂 夜 白、郭、展、祝、李、]
(老白在楼梯口徘徊,展堂坐着喝茶,小郭无双大嘴吃东西)
白展堂:不行,我得上去看看去(上楼)
祝无双:哎哎哎哎,等会儿再说吧啊
白展堂:(回头,瞪眼)等?!再等孩子都打酱油了!!(上楼)
祝无双:葵花点穴手!(老白停住)(无双不好意思地笑)师兄,对不起啊,(退)我这也是关键时刻(吃饭)
白展堂:(转身,逼近)你点我(众人吓了一跳)
祝无双:我我(躲)我没有
白展堂:上头是我的爱人,(大声)我去救她,你点我?!
(无双躲在展堂身后)
展堂:(劝)她只是想让你…
白展堂:葵花点穴手!(随手点了展堂,接着逼近无双)
祝无双:啊~展大哥(上前查看)你你,师兄你你,葵花解穴手!
展堂:哎呦…(刚想动)
白展堂:葵花点穴手!
祝无双:葵花解穴手!
展堂:哎呦…(欲坐下)
白展堂:葵花点穴手!
祝无双:葵花…
郭芙蓉:行了!排山倒海!
李大嘴:降龙十八掌!
郭/李:找谁施掌啊?
郭芙蓉:给我个贪官
李大嘴:给我个污吏吧
(二人接着吃)(那是一盘炒鸡蛋)
白展堂:(向无双)我就轻轻点他一下,你就这样,枉我还是你师兄呢,啊?你信不信…
燕小六:帮我照顾好…(把刀冲进门)我七舅老爷的外甥女的大姨妈哇呀呀(差点砍了老白)
白展堂:(抵住)你干啥呀?你疯了你啊?
燕小六:废话,无双是本捕头的人!谁敢动她,横竖就是一死!!
白展堂:好好好,我不动她我不动她,你起来!(小六让开,还刀入鞘)我问你,这么晚了你来干啥来了?
燕小六:哼,刚接到上边儿的公函,本案有重-大-转折!(展堂的特写)
(众人聚拢)
燕小六:(拿出一封信函,看看展堂,向无双)先把他解开
祝无双:哦哦,葵花解穴手!
(展堂抢过信函)
燕小六:看看,看看,上边儿写的嘛,不认字儿
(展堂拆开信函)
(幕黑)

[掌柜的房间 夜 佟湘玉、包大仁]
(掌柜的着嫁衣被绑,特写,泪眼婆娑,包大仁站旁边)
包大仁:哎呀,你哭什么呀?啊?(喘)折腾了半天了,我连你的边都还没有碰(pong)到啊,嘿嘿,(向观众)也不知道她哪里来这么大的力气,啊,哎,(相掌柜

的)我说你是种地的还是扛包包的呀?啊?(靠近)你这个…(掌柜的一脚踹过去)哎呀!呀!你还敢踹我啊(靠近,又退后)你再踹看看
佟湘玉:呜呜呜
包大仁:你喊啊,你要说什么?
佟湘玉:呜呜
包大仁:嘿嘿嘿,大声点,我听不见,哦,(笑得很可恨)你知道错了,要将功补过对不对?
佟湘玉:(哭)呜
包大仁:哎呀,我就是像这样理解啦,嘿嘿(上前)
白展堂:干嘛呢!!(冲进来)葵花-点穴手手手手啊啊啊啊啊(点了20下)(小郭大嘴拦)闪开!(回身将众人皆点了)(回身,吼)我点你死穴!!!
(展堂上前将他拦下来,让他坐下,老白犹回头怒视)
展堂:(向无双)把穴给解开啦(无双给大嘴小郭解穴)他可是唯一的证人,你要留活口的!
郭芙蓉/李大嘴:是老白,你以大局为重是不是
白展堂:(手势让众人安静,半晌)好,我留他一命(起身走向包大仁,指着他的脑袋)我问你,知道我刚才对你做了什么吗?
包大仁:呃呜…
白展堂:我封住了你的奇经八脉,只要我内力一催(拿出塞在掌柜的嘴里的布,用力扔在地上)下雨阴天的时候,(大嘴小郭帮掌柜的解开绳子)(狠狠地看着包大仁

)你身上的每一处关节,记着!(喊)我说的是每一处!!!(w)都会疼痛难忍,你身上的每一个穴道都会奇痒难忍,严重时,还会产生幻觉
包大仁:我招你惹你啦?
白展堂:这个问题,(咬牙,恶狠狠)你留着下雨天儿自己琢磨去吧!!
佟湘玉:(哭腔,声音发颤)展堂
白展堂:玉!玉!(上前抱住,柔声)乖,有我呢,啊(湘玉在他怀里哭)咱们走(二人走)
郭芙蓉:慢点儿啊
李大嘴:小心
众人:哼哼(向包大仁,热身)哼哼,嘿嘿嘿嘿
包大仁:你们想干什么?你们不要乱来啊,我警告你们呐!
郭芙蓉:你放心,我们没有老白那么粗鲁,(柔声)最对也就是轻轻的一下下啦,(变色)排-山-倒-海!!(包大仁弯了)大嘴
李大嘴:(狞笑)嘿嘿嘿嘿,降龙十八掌!!啊!(包大仁倒了)


祝无双:呵呵,(撸袖子,笑盈盈地)放着我来—呃,那个,现在怎么办啊?
展堂:(吃着酒菜)先让他休息一晚上啦,明天再告诉他这个噩耗好了

[客房 日 包大仁、燕、祝、展]
(包大仁睡在床上,鸡叫)
燕小六:哎哎哎哎!起来起来!太阳晒腚了啊
(包大仁睁开眼,看见众人都看着他,吓得起身)
祝无双:你不要害怕啊,(笑着)我们不会再伤害你的
包大仁:(坐正)咳,你们倒是敢!哼!哎,(四处看)我们家小十六来?
燕小六:(拉他)哎呀,别找了别找了,坐坐坐
展堂:(坐下)我说你还记得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吗?
包大仁:哦呦,昨天晚上,好像喝(huo)了好多酒啊
燕小六:还试图乱性
包大仁:本大人不喝(huo)酒(打酒嗝)也是这样子,你不服气啊?(小六避味儿)向上反映呐!哈哈哈哈,我正愁没有地方找你们理论呢
展堂:那,我告诉你啊,我们刚接到的公函,新任的礼部侍郎…
包大仁:(倒茶,喜)这么快就昭告天下啦?(放下茶壶茶杯)哎呀,我都还没有进京城嘛,(乐)这朝廷也是,嘿嘿
祝无双:不-是你
包大仁:什么?
燕小六:新任的礼部侍郎不是你!
包大仁:(笑向小六)不是我,是你!
燕小六:好好好,(掏信函)你自己看啊,这是昨天晚上的公函,你看看!
包大仁:(看信,扔在桌上)嗨,假的啦~
燕小六:假的?这…
包大仁:哎,我说你们累(lui)不累(lui)啊?就这么几天的时间搞出这么多鬼办法,有这一点时间,拿去干点正经事,多赚点钱,比什么都强啊!
祝无双:哎!你看清楚好吧?这上面盖的是礼部的印啊!
燕小六:就是!
包大仁:嘿嘿,我那任命状上还盖着皇帝的玉玺呢(nei)
燕小六:你这人怎么比我还拧呢?(拿过公函)
包大仁:(起身,拍小六的肩)小朋友
燕小六:(甩下他的手)谁是小朋友
包大仁:我还友好的奉劝你,(大声)省省吧!我那十万两白(be)银不是白花的
展堂:那是曹公公骗了你啊
包大仁:(夸张)什么?曹公公骗了我?(展堂:系啊)不会吧?!(笑)嘿嘿嘿嘿嘿,你们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对不对?
祝无双:诶,你爱信不信!切,回头有你哭的时候!
众人:走走走走
祝无双:切!
(众人下)
包大仁:跟我玩反间计,你们还嫩点
(幕黑)

[大堂 日 郭、白、佟]
(小郭扫地,打了个呵欠,白佟腻歪着)
白展堂:(轻声)胸口还闷吗?
佟湘玉:(柔)有一点儿
白展堂:(柔)心里还慌吗?
佟湘玉:(柔)一点点
白展堂:(软软地)我抱的这么紧你还慌啊?
佟湘玉:(软软地)慌,怕你松手
白展堂:不会的,我永远这么抱着,一直一直的抱着
郭芙蓉:您抱归抱,那蹄子能消停点吗?你看咱这是砖地又不是大理石(特写,老白晃悠的腿)唉,只听说过老牛刨地,(笑)没想到人也有这出
白/佟:消失!!
(小郭消失)
佟湘玉:嗯,如果刚才洞房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你…
白展堂:不可能
佟湘玉:额是说如果,你还要额吗?
白展堂:不要
佟湘玉:为啥?
白展堂:因为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过去不会,现在不会,将来更不会
(小郭在白佟身后出现)
郭芙蓉:拜托
(白佟吓得分开)
郭芙蓉:悄悄话节目都是凌晨两三点才播出哎,现在是大白天nai,注意点影响好不好?
佟湘玉:感情不是你让人吃豆腐啊?(白佟又抱在一起)
(殷十三上)
殷十三:请问有豆腐吗 ?呃,不对不对,有空房吗?
白展堂:没有!
佟湘玉:啊?
白展堂:(笑)我这儿腾不开手,客观里边儿请,自己上楼,左传(小郭指)把角的第二间第三间自己随便儿挑,哈
殷十三:(作揖)多谢,多谢,(走)多谢多谢(上楼)
(小六上)
燕小六:掌柜的,好点儿没?胸口还疼不疼?
佟湘玉:呦,找无双来了?
燕小六:(w)我找她干嘛?哎,她没跟那个大个儿在一块儿吧?
郭芙蓉:(笑)切,你又不找她,你问这干嘛呀?
燕小六:咳,回头你们见着她,帮我通知一声,根据最新线报,(见无人,轻声)曹公公派了杀手往咱们这儿来了
众人:啊?(白佟四只手放桌上)
佟湘玉:要杀老包?
白展堂:(喜)早就该杀他了,替我谢谢曹公公,谢谢东厂
众人:嗯?
白展堂:(w)我会通知无双的,啊(向掌柜的)你赶紧把衣裳换了,我一看就来气,快点儿!
(幕黑)

[客房 日 包大仁]
(包大仁坐,喝茶)
包大仁:(倒茶)功亏一篑,功亏一篑啊,(喝茶)哎 他们要是再晚进来10分钟 ,3分钟, 哪怕1分钟 ,这锅生米我就煮成熟饭!
(有人敲门)
包大仁:(嗑瓜子)找谁?
(殷十三推门进来)
殷十三:包大仁
包大仁:是我
殷十三:在下殷十三,曹公公的人(作揖)
包大仁:(看了一会)嗬,由来了(lao)
殷十三:放肆
包大仁:哎呀,哎呀,他们请你来给你多少钱吧?
殷十三:钱?能给曹公公效力是我制高的荣耀,区区两个小钱算的了什么?
包大仁:得得得得,别跟我罗嗦了,来干嘛来了?
殷十三:取你项上人头
包大仁:哎呀!又改荆柯刺秦啦?(笑)好啊,有创意,我喜欢,呵呵呵,越刺激越好啊,千万别手下留情啊
殷十三: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包大仁:哎呦,小词儿还一套一套的(嗑瓜子儿)
(殷十三倏忽间一把匕首递过去,包大仁忙退)
包大仁:等一下(ha),你你来真的你?
殷十三:你以为呢?
包大仁:等一下(ha)等一下(ha),你,真的是曹公公的人?
殷十三:(放下匕首,坐下,掏出一块牌子)东厂的牌子,你不会没见过吧?
包大仁:(抖着手接过牌子,端详半晌,笑)哼哼哼,这小牌儿做的倒是挺逼真啊,这次这个局,下了不少本钱吧?哎,刀没意思,没有临死前那种紧张,那种压迫感
殷十三:那你想怎么样?
包大仁:(解下腰带,咬牙)活活勒死,(深情表演)一面恐慌地看着你,一面挣扎,两个手四处乱抓,就是喊不出声儿来,够刺激吧?
殷十三:(怯怯)可我平时习惯用匕首
包大仁:要勇于尝试新鲜事物嘛,哎,来来来,(递腰带)这个手拿这头,这个手拿这头,啊,哎,往我脖子上这么一饶,啊,(殷十三照做)哎,记住,慢慢来,一

点一点发力,要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哎,对,哎,不是,重了,咳,喘不过气啦
殷十三:要的就是让你喘不过气来,记住我的名字, 殷--十--三
(镜头对准墙上一幅画)
(幕黑)

本回完
下回书 展侍卫私访真刺客 祝无双泪别假卧底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