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五十六回 展侍卫私放真刺客 祝无双泪别假卧底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五十六回 展侍卫私放真刺客 祝无双泪别假卧底【文字剧本】

第五十六回 展侍卫私放真刺客 祝无双泪别假卧底

第一回合:展侍卫私放真刺客

  【大堂,日

  【燕,白,佟,展,祝

  燕小六:行,我先回去了,你们多留意着点,有任何可疑人物,及时向我汇报!

  小六欲出门,无双和展有说有笑入,小六堵在门口。

  燕小六:上哪儿去了?

  祝无双:展大哥想买双新靴子,不知道地方,我帮他带个路。

  燕小六:带路?呵呵(学邢)你还知道自己是谁吗?

  白展堂:这话我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呐?

  佟湘玉:嘘,老邢以前就是这么教训小六的!

  燕小六:问你话呐(学邢)你是谁?

  祝无双:(学)祝无双,怎么了?

燕小六:(怒)谁谁……谁允许你学我的?

  祝无双:亲娘来,这咋还成结巴了?

  燕小六:帮我照顾好七舅姥爷……

  祝无双:葵花点穴手……

  小六刚拔刀,无双伸手欲点,小六逃开。

  祝无双:燕捕头,还有别的吩咐吗?

  燕小六:没了,你忙,咳……

  无双冷笑,欲出,众人面露不屑,小六咬牙怒吼。

  燕小六:站住!这次念你初犯,我就不追究了,下次再敢跟我动手,形同此碗!

  小六随手拿了个陶碗,摔个粉碎,佟捡碎片。

  佟湘玉:一个碗八文钱呐!

  燕小六:回头赔你!

  祝无双:喔哟,摔个碗算什么啦?有本事摔点值钱的呀!

  燕小六:摔就摔,我还怕你?

  抄了个筷子筒,放下,又捧起花瓶,佟大惊!

  佟湘玉:我的绝版官窑青花瓷……

  一声脆响,佟倒在白怀中。

  佟湘玉:摔死我吧,我不想活了!

  燕小六:我这还没摔呐!

  话音未落,楼上又是一声,众人仰头,冲上楼去。

  【客房,日

  【包,殷,展,白,祝,燕,佟

  房中一片狼籍,地上到处是碎瓷片,包被勒住脖子,苦苦挣扎,终于不动了。

  殷十三:呼……早知道这么累,还不如直接用匕首呐!

  殷坐到一边喘粗气,众人入,殷起身,欲动手。

  白展堂:葵花点穴手!

  展探包的鼻息,趴在胸前听心跳。

  祝无双:怎么样?

  展侍卫:闪开!

  展连续按动包的胸部,小六用刀架住他脖子。

  展侍卫:燕捕头,这算什么意思?

  燕小六:死者为大,虽说他是个犯人,尸体也不容你随意亵渎!

  展侍卫:我这是在抢救他!

  燕小六:抢救……那你摸他胸干吗?

  祝无双:请你用用脑子好吗?这是个男的!

  燕小六:咳……好吧,你先揉着,揉不回来拿你是问!

  展继续抢救,毫无反应,欲作人工呼吸,脖子又被刀架住。

  展侍卫:又怎么啦?

  燕小六:摸两下胸也就算了,亲嘴算怎么回事?

  展侍卫:无双!

  祝无双:对不起,我也想知道!

  展侍卫:这叫人工呼吸,回头再跟你解释!

  展低头做人工呼吸,众人不忍卒睹,下意识抹嘴。

  众 人:噫啧啧……

  展侍卫:燕捕头,过来帮个忙,我气不够,咱俩得轮流来!

  燕小六:我来不了,昨晚吃的是大葱炒大蒜,今早上又忘了刷牙!

  展侍卫:他不会跟你计较的,来吧!

  燕小六:不不不,我小时候得过肺病,喘不上气,还老咳嗽,咳咳咳……

  祝无双:没用,我来(捏包的嘴)需不需要伸舌头啊?

  展侍卫:伸舌头干吗?又不在法国,来你学我,深呼吸,送进去!

  祝无双:深呼吸……(眼看贴上)

  燕小六:放着我来,我来……

  小六咬着牙作人工呼吸,展接上,两人轮流抢救。

  佟湘玉:我的神呀,人就算救活了,知道真相,还不得活活恶心死啊?

  【客房,接上场

  两人抢救,包一声咳嗽,众人松了口气。

  展和小六起身,祝凑过去看,包缓缓睁开眼。

  包大人:咳……我怎么躺地上了?

  祝无双:你刚才差点被人勒死!
包一愣,四处张望,看到殷,吓了一跳。

  包大人:他他他……

  祝无双:他已经被点住了,别害怕,已经没危险啦,来我扶你起来!

  包大人:(躲)别碰我,容我仔细想想,想想……

  包缩到墙角,揉着脖子仔细回忆。

  燕小六:还没想起来?

  包大人:正想着呢……这人进了屋,想用匕首扎我!

  燕小六:那怎么改绳子了?

  包大人:不是绳子,是腰带,我给他的,连扣都是我系的,我还亲手套脖子上了!

  白展堂:这不是一傻缺是什么?

佟湘玉:啥叫傻缺?

  白展堂:傻冒加缺心眼!

  祝无双:幸好是傻缺,否则还真救不回来啦!

  包大人:救……什么意思?

  祝无双:你倒下之后,有人抢救你来着,嘴对嘴,把你给吸回来的!

  包大人:是谁?谁?是你吗?还是你?

  包四处看,众人纷纷扭头。

  众 人:不是我,跟你又不熟,闪开,这事跟我没关系!

  包大人:我知道了,一定是我家十六,对不对呀?

  燕小六:就是她,非要抢救,谁拦就跟谁急……

  佟欲辩解,小六拔刀怒视,佟无奈点头,惨笑。

  佟湘玉:呵呵,那是我应该做的……

  【白色背景

  包躺在地上,一身护士装的佟正在作人工呼吸,包幽幽醒来。

  白色和平鸽起飞,佟的头上出现一道铁丝扎成的光圈,背后还有一对翅膀。

  歌声起:哈里路亚,哈里路亚,哈里路亚哈里路亚……(网上有mp3)

  唐国强:北京新兴医院,是治疗一切不孕不育……

  【客房,接上场

  包在幻想,眼神暧昧,佟颇不自在,众人轻咳。

  包大人:(感激)十六……你以为这样我就不怪你了吗?

  佟湘玉:你怪我?你怪我啥嘛?

  包大人:你们找人杀我,勒个半死,再把我救回来……

  燕小六:慢慢慢,你刚说谁找人杀你?

  包大人:别装啦小朋友,这种招数对我没用啦!

  白展堂:不是,你凭啥说是我们找的人呐?

  包大人:就凭我还活着,要是真的刺客,我还能活到现在吗?

  燕小六:那倒也是……这刺客不是你找的吧?

  展侍卫:有没搞错啊大佬?刚做完那个,你就忘啦?

  包大人:做完哪个?

  燕小六:没你事,边儿呆着去!

  包大人:呵呵,这些天,你们什么招数没使过?一会来一判官,一会来一阎王,昨天刚来个东厂的,今天又来一个,接下来是不是就得请皇上出马啦?

  众人欲发作,被展拦住。

  展侍卫:算了,先把刺客弄出去,审完了再说!

  祝无双:那他怎么办?

  展侍卫:你留下,看着他,省得再出状况!

  众人抬着殷十三出门,无双坐到一边,包靠着墙犹自唠叨。

  包大人:知道爷是怎么发的家吗?跟我耍心眼……刚才十六吸我的时候,你们都看着呐?

  祝无双:从头到看尾!

  包大人:能不能给我形容一下细节?

  祝无双:咳……有些事情,还是朦胧一些比较好!

  包大人:那倒也是(咂巴嘴)朦胧的十六,朦胧的嘴,口中还残留着你的香味……

  祝无双:呕……

  【女寝,日

  【殷,白,展,燕

  殷被牢牢捆住,众人环伺,白给殷解穴。

  白展堂:葵花解穴手!

  殷一头撞过去,白闪到一边,殷撞到地上,被白按住。

  白展堂:使不得使不得,又不是过年,磕啥头啊?我又没准备压岁钱……

  殷扭头咬衣领,被展捏住嘴,抠出药丸,扔到地上。

  白展堂:啥呀这是?

  展侍卫:极乐丹,皮是鹤顶红,心是孔雀胆,用砒霜浸过七七四十九天!

  殷十三:(惊)你是谁?

  燕小六:他就是一般人,我是本镇惟一的捕头燕小六,有啥情况,跟我汇报!

  殷十三:燕捕头,您这儿有辣椒水吗?

  燕小六:要那干吗?你渴啊?

殷十三:严刑逼供第一课,您不会连这都不知道吧?呆会儿记得从眼睛往里灌,最给劲儿!

  燕小六:好小子,嘴还挺硬(拔刀)信不信我……(被展拽开)

  展侍卫:还是我来吧(冲殷)我知道你不怕受刑,更不怕死,这是东厂番子的必修课!

  殷十三:那你还跟我废什么话?

  展侍卫:我有几个问题,你回答的好,我可以考虑放你走。

  燕小六:别逗了,这可是一刺客(被展瞪住)行,你先审着!

展侍卫:我刚提的条件,你愿意接受吗?

  殷十三:呵呵,你觉得我愿意吗?

  展侍卫:无所谓,你要实在不想说,我也不会逼你,但我会对你采取一些非常手段,比如……

  展对殷咬耳朵,殷大惊。

  殷十三:太毒了吧?

  展侍卫:呵呵,现在可以说了吗?

  殷十三:(犹豫半晌)好,我说!

  【大堂,日

  【祝,燕,白,佟,展

  燕小六:这曹公公太黑了,一纸假公文,卖人家十万两银子,再加把破刀,两万五,这才不到半年,已经骗了好几十家了。

  白展堂:要光是骗钱也就算了,所有受骗者都被灭了口。

  燕小六:包括家人,连丫环和仆人都不放过。

  佟湘玉:那老包的家人呢?

  展侍卫:我们前脚走,他们后脚就……唉!

  祝无双:也就是说,这个案子除了老包,就没有别的人证了?

  展侍卫:是啊……你们先聊,我得去看看老包!

  佟湘玉:等等,灭门的事,能不能先别跟他说啊?

  展侍卫:我知道,现在说什么他都不会信,我只是想确保他的安全(上楼)

  祝无双:怎么会这样呢?他们还有没有人性啊?

  燕小六:有人性就不会当太监了……

  白展堂:错!本来有人性,当了太监就没了……(无双欲上楼)

  燕小六:站住,你上哪儿去呀?

  祝无双:跟你有关系吗?

  白展堂:如果是去找姓展的,那我劝你慎重点儿!

  祝无双:什么意思?

  白展堂:第一,老包是个假官,那姓展的算怎么回事?

  祝无双:什么怎么回事?

  白展堂:真的官,六扇门派人护送,那没问题,可这是假官,谁会派人去保护一个假官呢?

  燕小六:第二……我早就觉得这小子很可疑(W)老白接着说!

  白展堂:他对东厂的底细了如指掌,那个刺客连死都不怕,他随口说了一句,刺客就什么都招了。

  祝无双:他说了什么?

  白展堂:不知道,但事情的关键就在这了,所以……全靠你啦!

  祝无双:为什么是我呀?

  佟湘玉:只有你跟他走得最近嘛!

  祝无双:可我不想这样……

  佟湘玉:无双……这件事已经快把我们折腾疯了,如果再出什么岔子,恐怕谁都呆不住了,现在可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

  燕小六:什么儿女情长?哪个儿?哪个女?什么情?有多长?通通给我说清楚!

  祝无双:好了好了……你打算怎么试?

  【天井,日

  【祝,展,殷,燕,白,佟

  无双有些紧张,白小声嘱咐,躲入男寝,展入。

  展侍卫:你找我啊?

  祝无双:我给你做了些小点心,先垫垫肚子……

  展侍卫:谢谢啊(接过,朝外走)

  祝无双:吃完再走嘛!

  展侍卫:屋里没人,我怕老包不安全(W)好吧,我吃!(狼吞虎咽)

  祝无双:慢点吃,别噎着了,我听他们说,你随口说了一句,刺客就招啦?

  展侍卫:嗯,审案子,就得对症下药。

  祝无双:那你说的是什么呀?

  展侍卫:嗯,点心不错,比外头卖的好吃多啦!

  祝无双:那当然,我用桂花和豆沙和的馅,皮是用荞麦粉……(白猛打手势)你到底说的什么呀?

  展侍卫:绝了,我这辈子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祝无双:真的吗?你要爱吃(白狂打手势)就先告诉我,到底说的什么(展左冲右突)你不说,我是不会放你走的!
展侍卫:呵呵,我不是个坏人,你知道这个就够了,借过,谢谢!

  无双闪身,展走开,殷从女寝出,白大惊,狂打手势。

  祝无双:(小声)他不肯说,我有什么办法……

  无双被殷从背后擒住,匕首架颈,众人从男寝出。

  燕小六:你你你放开她,否则对你不客气!(展奔回来)

  展侍卫:你是怎么解的绳套?

殷十三:哈哈,你不是很了解东厂吗?不知道有种武功叫缩骨大法吗?

  白欲偷袭,殷手上发力,无双呻吟。

  殷十三:别逼我动手,我已经杀了那么多人,不在乎这一个半个!

  燕小六:你放开她,我来当人质!

  殷十三:我对你没兴趣,我要的是老包!

  燕小六:没问题,你等着,把老包带过来(拔刀)还不快去?(白下)

  【天井,接上场

  无双被殷挟持着,小六紧张万分,白带包上。

  包大人:哟?又换戏码啦?这回唱的是哪出啊?

  殷十三:狸猫换太子!

  包大人:什么意思?

  燕小六:就是拿你换无双!

  包大人:然后呢?

  殷十三:取你项上人头!

  包大人:又来了,你们还有没有点新鲜招数啊?

  燕小六:我数到三,交换人质,一,二……

  展侍卫:慢!老包是惟一的人证,我绝不能拿他冒险!

  包大人:太仗义了,接着演,就按周润发那路来!

  燕小六:姓展的,无双可是衙门的人!

  包大人:你这不行,得把那股狠劲演出来(演)无双可是衙门的人,得注意逻辑重音,衙……门!

  展侍卫:无双,这件案子牵扯了太多人,如果半途而废,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包大人:不行不行,得是那种痛心疾首的感觉(演)后果不堪设想,注意我这不……不堪设想!

  祝无双:展大哥,我理解你的决定,也尊重你的决定,如果还有来生的话……

  包大人:眼泪,眼泪在哪儿呐?都诀别了,还这么冷静?你瞧我,如果还有来生……

  众 人:闭嘴!

  包大人:自己演的差,还不让人说戏啦?什么态度?

  殷十三:你全家都被灭门了,还有心情说态度?

  包大人:哈哈,我全家被灭门?那我请问,我家有几口人呐?

  殷十三:七十三口!

  包大人:错,是十六口(指佟)算上她是十七口!

  殷十三:我说的是,包括丫环和仆人,还有你那两只虎皮鹦鹉,和后院那只小京叭儿。

  包大人:大大?(W)不是叫你,我那狗就叫大大……你怎么知道我养狗?

  殷十三:知道你那十五个老婆,哪个最爱你吗?(包摇头)鼻尖上有痣的那个。

  包大人:老九……你你你怎么知道?

  殷十三:她临死前,一边抽抽,嘴里还一直喊着,老爷,老爷……还有双下巴那个……

  殷一边冷笑,一边说,包越听越惊。

  【天井,接上场

  殷十三:还有大小眼的那个!

  包大人:小五?

  殷十三:我没杀她,她是自己吓死的,还有眉毛连成一片的那个……

  包大人:小七?

  殷十三:她死的时候,肚里还有个孩子。

  包大人:不可能,我都一年没跟她……肯定是包复!

  殷十三:谁跟你抖包袱?我又不是说相声的!

  包大人:我说的包复,是我堂弟,没事老上家来,撵都撵不走!

  殷十三:是个白胖子吧?我杀你那小七的时候,他正躲在床底下,被我一刀拿下!

  包大人:干得漂亮,谢谢啊,谢谢(忽然冲上)我跟你拼了!

  殷十三:等的就是你这手!

  殷把无双推到一边,朝包刺去,被无双点住,白又补了一指。

  包捡起匕首,朝殷冲去,被展夺下。

  包大人:我掐死你,咬死你,挠死你……(被拽开)

  展侍卫:好啦,他只是个杀人工具,幕后真凶是曹公公!

  包大人:不可能……曹公公为啥要杀我?没理由啊?

  祝无双:因为你买官啊!

包大人:买官,我花了钱的呀,十万两啊,一文都没往下还呐,还有那尚方宝剑!

  展侍卫:都是假的,目的就是你的银子!

  祝无双:曹公公已经用这个办法骗了许多人,你不是惟一的受害者。

  展侍卫:却是最后一个活口!

  包大人:(瘫坐在地)大一,大二,大三,大四,小五,小六,小七……死的好,老八,老九,老十……她才刚满十八岁啊,你这畜生,我掐死你!

包愤然起身,朝殷冲去,被无双点住。

  展侍卫:先把他弄回屋去,一定要确保他的安全!

  【女寝,日

  【展,殷,祝

  殷被捆成棕子,咬牙切齿,展把无双拽进来。

  展侍卫:帮我个忙,把他穴道解开。

  祝无双:为什么?

  展侍卫:我还想再审审他,放心好了,捆成这样,他逃不掉的。

  祝无双:葵花解穴手!

  展侍卫:行了,这里交给我,你去看着点老包,千万别再出状况了。

  祝无双:喔,那你自己小心啊!

  展把无双推出去,坐下,把玩匕首。

  展侍卫:没想到这么小的客栈,竟然会有这么多高手吧?

  殷十三:你杀了我吧!

  展侍卫:呵呵,你真那么想死吗?

  殷十三:(吼)你杀了我吧!

  门外,无双听到,走回来,想进屋,又不敢,守在门口生怕出事。

  展侍卫:是不是又想逼我出那个绝招啊?

  殷十三: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展侍卫:曹公公的人!

  门外,无双大惊。门内,殷一脸不屑。

  展侍卫:我知道你不会信的,但你仔细想想,除了咱们东厂的人,还有谁能想出那么狠的招?

  殷十三:你……你是道听途说的!

  展侍卫:那这个呢?(且歌且舞)牡丹花,牡丹花,风吹雨打都不怕……

  殷十三:勤劳的公公在说话,请你现在就开花……

  展/殷:就开花!

  殷十三:哎呀……还真是自己人呐?

  展用匕首割断绳索,扶殷起身。

  展侍卫:兄弟,你受苦啦!

  门外,无双捂胸靠墙,五内俱焚。

  第二回合:祝无双泪别假卧底

  【女寝,日

  【展,殷,祝

  殷将信将疑,展把匕首递到他手中。

  展侍卫:拿上东西,赶紧走吧!

  殷十三:等等,等等……我还是没弄明白,你既然是东厂的人,怎么跟他们混到一块去了?

  展侍卫:一言难尽,你先走,我保证,你前脚走,我后脚就干掉老包。

  殷十三:那还不如咱俩一起上,回头发了银子,咱俩对劈!

  展侍卫:不是钱的问题,老包身上有对督公不利的证据,我得先拿回来,否则后患无穷。

  殷十三:这事儿督公知道吗?

  展侍卫:当然知道,否则我来干吗(殷将信将疑)外面那两个高手你也交过手了,呆会再动起手来,你有几成胜算,用不着我说吧?

  殷十三:可我要现在就走,回头督公怪罪起来……

  展侍卫:我不说,督公怎么会知道?你放心,咱俩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害你就等于害自己。

  殷十三:那是那是……(犹疑)

  展侍卫:你要再不走,就会有两个后果:一,被他们干掉,二,被督公干掉。

  殷十三:我又没做错事,督公为什么要干掉我?

  展侍卫:一顿板子都没挨,就把所有的事一古脑招了,我要跟督公一说……

  殷十三:别别别,我这就走这就走……

  展侍卫:回去之后,你就说人已经杀了,很顺利,我的事儿,你一个字也别提!

  殷十三:为什么?

  展侍卫:我想给督公一个惊喜,也算没白折腾这半年!

  殷十三:有数了,还没请教?

  展侍卫:三营六组,白面葫芦娃!

  殷十三:九营十八组,狗尾巴花仙子,就此别过,京城再见!

  殷冲出门去,展刚松了口气,无双一声“葵花点穴手”。

  展大惊,冲出门去。

  【天井,日
【展,祝,殷,白,郭,李,吕……

  殷僵立当场,展出门,与无双紧张对峙。

  展侍卫: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

  祝无双:一字不落,你个白面葫芦娃!

  展侍卫:把他穴道解开,无论你想要什么,我都给!

  祝无双:真的吗?我要的如果是你……(殷吃了一惊)

  展侍卫:给你!展堂对天发誓,此生若有负祝姑娘,就让我天打……

祝无双:(捂嘴)别说了,朋友帮帮忙,侬当我憨大啊?

  展侍卫:你说什么?

  祝无双:我说你是痴线来嘎!

  展侍卫:呵呵,我再问你一句,到底解不解?

  祝无双:你别吓我,没用的,单打独斗,你未必是我的对手!

  展侍卫:喔?(拱手)那就得罪了……

  展欲动手,无双逃进厨房,展追入,退出来,众人陆续出。

  展侍卫:怎么着?想群殴是吧?

  吕秀才:错,我们没你那么不要脸,有种就单挑!

  展侍卫:这可是你说的!

  郭芙蓉:是他说的,兄弟们上啊!(众人围上)

  展侍卫:喂……你不是说要单挑吗?

  李大嘴:对呀,你一个,单挑我们一群,打丫挺的!

  展侍卫:慢着……还有商量的余地吗?

  众 人:没有!

  展侍卫:呵呵,那就得罪了(狂舞)九!天!玄!女……

  李大嘴:降龙十八!

  郭芙蓉:排山倒海!

  吕秀才:子曾经曰……

  白展堂:葵花点穴手!(展被点住)以后再跟人动手,直接招呼,别老整这没用的,抬进去!

  【女寝,日

  【展,殷,祝

  展和殷被捆住,靠在炕边,无双喂殷喝水。

  殷十三:拿走拿走,我们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祝无双:你爱喝不喝,我就在外头,有事直接招呼!

  展侍卫:等等……下一步,你们打算怎么办?

  祝无双:我哪知道?都得听我们燕捕头的!

  展侍卫:(难以置信)听他?

  祝无双:我知道,他脑子是不太好使,但至少心肠不坏,不像你!

  无双愤愤出,殷苦苦挣扎。

  殷十三:我缩我缩我缩缩缩……

  展侍卫:别缩了,这次用的是牛筋,你缩成团也没用!

  殷十三:他们会不会折磨咱们啊?

  展侍卫:那倒不至于,他们又不是东厂的人,可我就怕他们……

  殷十三:怕什么?(展咬耳朵)不会吧?他们怎么知道你那招啊?

  展侍卫:我一不小心说漏嘴了(殷伸舌头)你这是干吗?

  殷十三:提前上路,省得受苦,我把舌头伸出来,你用脑袋顶我下巴,多使点劲,一下就得!

  展侍卫:你想嚼舌自尽啊?

  殷十三:没辙,兄弟先走一步,到下面等你,你也快点来啊,碰得巧了,咱俩下辈子能当亲兄弟!

  殷伸出舌头,展轻撞一下,殷呼痛,成了大舌头。

  殷十三:喔呵呵,我不是叫你多使点劲吗?

  展侍卫:自家兄弟,我实在下不去手!

  殷十三:那好,等我想想啊,这样,我把太阳穴对准桌角!

  展侍卫:你说什么?

  殷十三:太阳穴,往这里一顶,你用尽全力来一下,一定要竭尽全力啊!

  展用头撞殷,殷顿时晕过去。

  展侍卫:狗尾巴?花仙子?呼……来人呐,犯人自尽啦!

  【接上场

  小六和无双冲进来,凑到殷面前,又退开。

  燕小六:这次又是什么招数?

  展侍卫:不是招数……我是锦衣卫!

  燕小六:你要是锦衣卫,那我就是刑部尚书……咳!

  祝无双:是刑部,不是礼部,更不是吏部!

  展侍卫:我真是锦衣卫!

  燕小六:小伙子,匹诺曹的故事听过吗?

  祝无双:是匹诺曹,不是皮卡丘,更不是张学友!

  展侍卫: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有大内金牌为证!

  燕小六:我还有奥运金牌呐!

  祝无双:是奥运,不是亚运,更不是早孕!

  燕小六:你才早孕……你刚说有金牌,哪儿呐?
展侍卫:就在我胸口,你自己掏出来看嘛……

  小六上前,欲掏,又退了回来。

  燕小六:哈哈,你以为我还会再上你的大头当吗?咳……

  祝无双:过去不会,现在不会,将来更不会!

  展侍卫:呵呵,你不会是不敢吧?我已经被捆成这样了!

小六看无双,再看展,咬咬牙。

  燕小六:掏就掏,你要敢轻举妄动,把你那俩爪子剁下来当凤爪啃喽……

  小六掏出牌子,无双凑过来。

 

  燕小六:这上头写的啥?

  祝无双:锦衣卫!

  燕小六:假的,绝对是假的!

  展侍卫:为什么?

  燕小六:猜的(W)等着,我去叫老白!

  【女寝,日

  【展,白,祝,佟,燕,李,吕,郭

  白展堂:牌子绝对是真的,人我就不知道了。

  李大嘴:绝对不是,他要真是锦衣卫,为啥要放了刺客?

  展侍卫:那是为了救你们,按照东厂的规矩,他如果不能及时回去,曹公公马上会派出下一拨刺客,我把他放回去,只是希望能稳住曹公公,给这件案子争取时间

  佟湘玉:那你为啥不先跟我们商量嘛?(展犹豫)

  燕小六:哈哈,答不上来了吧?

  佟湘玉:去……这两天我们的为人你也看到了,有啥难言之隐,不妨直说,我们会替你保密的。

  展侍卫:好吧,整件事,都源于东厂和锦衣卫的权力之争,这场斗争已经持续了十年,老包,我,还有这个刺客,包括在座诸位,都是棋子,我起初只想把老包带

回京城,交给上头发落,谁知道你们提前发难,打乱了我全盘的计划,从那时候起,一切都失控了。(众人瞪燕)

  燕小六:怎么啦?我又不是故意的……

  展侍卫:燕捕头还记得吗?你接到的那个有关刺客的线报,那是我发的。

  吕秀才:那你为啥不直接跟他说呐?

  展侍卫:第一,我不想暴露身份,第二,你们都是好人,我不希望你们无端卷入这场纷争!

  郭芙蓉:可我们已经卷进来了!

  展侍卫:只要你们放了我,还有这个刺客,就还有机会抽身!

  众人面面相觑,到一边小声商量。

  白展堂:对不起,我们还是信不过你!

  展侍卫:我可以对天发誓!

  燕小六:算啦,这招对傻妞好使,对我没用。(无双闷哼)

  佟湘玉:你千万别怪我们,这些天一会黑,一会白。

  白展堂:一会儿好,一会儿坏,我们实在不知道该相信谁了。

  燕小六:哈哈,这就叫报应,狼来了的故事听过吧?咳……咳……咳咳咳!

  祝无双:别咳啦,当心得支气管炎(冲展)我相信你!

  燕小六:(吼)祝无双!(被白拽开)

  祝无双:你先别急,我再跟他们商量一下,应该没问题的,等着我,很快回来,很快!

  无双拽众人出,展靠在炕边。

  展侍卫:很快是多快?

  【女寝,夜

  【殷,展,祝

  展侍卫:醒醒,醒醒,狗尾巴,尾巴,花仙子……

  殷十三:嗯……嗯?咱们在上头还是下头?

  展侍卫:上头!

  殷十三:我不是叫你多使点劲吗?再来……

  展侍卫:还来啊?

  殷十三:是兄弟就帮个忙,这个人情,我记你一辈子,还有下辈子,来吧……

  殷把头顶在桌角,无双冲进来。

  殷十三:算啦,还是我自己来吧!

  殷想撞桌,被无双扶住,苦苦挣扎。

  祝无双:我是来救你们的!

  殷十三:嗯?

  无双割开两人的绳索,与展深情对视。

  祝无双:展大哥,我已经跟他们商量过了,他们还是不肯,所以我就……

  展侍卫:就怎么样?

  祝无双:我把极乐丹下到饭里,看着他们吃下去了!

  殷十三:那可是二十人的量!

  祝无双:为了展大哥,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展侍卫:好妹妹,哥以后绝不会亏待你!

  祝无双:有你这句话,无双死都值了!

殷十三:这位姑娘,在东厂混的,可都是公公!

  祝无双:我知道,但我不在乎,展大哥,只要能每天看到你,听到你,叫我做什么都可以!

  殷十三:(猛拍展的肩膀)兄弟……(竖拇指)牛!

  【大堂,夜

【展,祝,殷,店内众人

  镜头依次扫过,众人东倒西歪,口鼻流血,三人走出。

  【大堂,黑白镜头

 

  【展,店内众人

  展侍卫:殷十三是职业杀手,不像老包那么好蒙,所以这次,需要冒点险!

  白展堂:等一下,我会封住大家的气脉,封住之后,呼吸和心跳都会瞬间停止,但只有三分钟,如果超过三分钟,就会有生命危险!

  展侍卫:我用生命保证,最多三分钟,超出一秒,我就提头来见!

  佟湘玉:你记住,我们把命押上去,是因为信任无双,而不是因为你!

  无双脸一红,低下头,展看着她,神色异样。

  【大堂,夜

  【展,祝,殷,店内众人

  殷逐一探众人鼻息,满意地点头。背景是秒针嘀嗒。

  整场,展和无双说话速度极快,殷很慢。

  殷十三:漂亮,真漂亮,你要是来我们东厂,绝对大有可为!

  祝无双:夜长梦多,你还是快点走吧!

  殷十三:嗯?你俩不一起走吗?

  展侍卫:我不回去了,我想带无双浪迹天涯,督公那边,啥都别说,希望你成全!

  殷十三:我当然要成全,知道为啥吗?你给咱太监界挣大脸啦,公公泡妞,还没花钱,这是什么概念?

  展侍卫:咳……那就后会有期啦!

  殷十三:不着急,甭管咋说,咱俩也是患过难的兄弟,你要是看得起,我想跟你拜个把子!

  展侍卫:苍天在上厚土为证^%&^%^&%*&^&^%,从现在起,咱俩就是亲兄弟了!

  殷十三:好兄弟!

  展侍卫:后会有期!

  殷十三:着什么急呀?既然是兄弟,总得喝杯酒吧?

  展侍卫:拿酒来(迅速倒酒)先干为敬!

  殷十三:干啦,再来一杯!

  展侍卫:这次算了,回头再喝!

  殷十三:别呀,回头我上哪儿找你去呀?

  展侍卫:有缘自会相见,兄弟保重,后会有期!

  殷十三:兄弟!你要老这样我可不高兴了啊!

  祝无双:(怒)那你想怎么样?

  展侍卫:滚一边去,俩公公说话,有娘们什么事?

  殷十三:爽快,就冲这出,兄弟把这坛酒干了!

  殷举坛欲喝,被展抢下,拽到一边。

  展侍卫:你要再不走,我这段感情就完了。

  殷十三:为什么呀?

  展侍卫:正常人,别说骂媳妇,打也没关系,哄哄就好,可咱们呢?兄弟能有今天,不容易!

  殷十三:(握手)理解万岁,兄弟这就走(出,回)我能再跟你对一遍密码吗?最后一次……

  展侍卫:(且歌且舞)牡丹花,牡丹花,风吹雨打都不怕……

  殷十三:勤劳的公公在说话,请你现在就开花……

  展/殷:就开花!

  殷十三:兄弟先走一步,祝你俩白头携老,早生……那个华发,后会有期(出)

  展上前关门,无双赶紧给白解穴,两人轮流给众人解穴。

  祝无双:下一步什么打算?

  展侍卫:明天上午,会有两队锦衣卫赶过来,护送我和老包回京城。

  祝无双:(失望)明天就回啊?

  展侍卫:夜长梦多,早点回去也好,只要老包肯交出书信,很快就能结案了!

  【客房,夜

  【包,展,佟,燕,祝

  包大人:交出书信……是不可能的!

  展侍卫:为什么?

  包大人:不可能就是不可能,没有为什么!

  祝无双:你全家被灭门,难道就不想报仇吗?

  包大人:昨天想,现在又不想了,我花钱买官,连累家人,这是报应,再瞧我这一身伤,这也叫报应,回头进京,人头落地,那更叫报应,不瞒你们说,我现在就

等那一刻,等的心都焦了!

  展侍卫:只要你交出书信,我可以保证你不死!

包大人:呵呵,全家,七十三口,一个不剩,你觉得我还有脸活下去吗?

  燕小六:那是曹公公造的孽!

  包大人:无所谓,他一定会有报应的!

祝无双:你交出书信,他才有报应,否则他就逍遥法外了!

  包大人:我就是要他逍遥法外,他一个公公,权再大有什么用?连老婆都娶不了,活着还有啥意思?他这种人,活的越久,心里就越苦,我苦死他!

  展侍卫:未必吧?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热爱女性的。

 

  包大人:你不用说了,书信我是不会交的,打死也不交!

  众人愣着,佟打手势叫众人出门,佟关门回来。

  佟湘玉:曹公公不下台,会有更多人遭殃,你不去制止他,反而纵容,那你也成了凶手!

  包大人:无所谓,我家死这么多人,凭什么别人家不能死呢?

  佟湘玉:好,你有没有想过,下去之后,那七十三口人,眼睁睁看着你,追问你,为啥不帮他们报仇,那时候你怎么回答他们?

  包大人:他们会理解我的,我的家人,我知道!

  佟湘玉:那我算不算你家人?(包一愣)如果是我,我非但不会理解你,反而会怨恨你,痛骂你!

  包大人:骂我什么?

  佟湘玉:懦夫,如果早知道你是这种人,我当初绝不会同情心泛滥,把你放出去,绝对不会(欲出)

  包大人:等一下……书信,就藏在那本册子里。

  佟湘玉:哪本册子?

  包大人:就是那本包侍郎醒世恒言,每一页的夹层里,都藏着一封信。

  【客房,夜

  【包,白,祝,展,燕

  燕小六:不对呀,怎么都是白纸?

  包大人:还需要这个(解下鸽哨)把鸽哨拧开,里面有显形粉,拿水一泡,往纸上一涂,字就出来了。

  白展堂:等着,我去打水!

  包大人:让他们去吧,你们都出去,我跟白少侠有话说!

  众人犹疑,陆续出,包走过来。

  包大人:这些天,我给大家添麻烦了,尤其是你!

  白展堂:嗯?你啥意思啊?

  包大人:我跟十六……啊不,是佟掌柜,我跟她啥都没发生!

  白展堂:废话,要敢发生我就一指头……

  包大人:不敢不敢,她是个好姑娘,你一定要好好对她,这三千两银子……

  白展堂:拿回去,吃完豆腐再塞点钱,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包大人:你千万别误会,这些钱,不是给你的,只是放你那儿,她有啥爱吃的,爱穿的,你就给她买,也不枉我对她一片情意……不不不,是歉意,歉意,这事你

也别跟她说,要知道是我的钱,她一定不肯花!

  白展堂:好吧,我不说!

  包大人:发个誓先,要最毒的那种!

  白展堂:我要跟她说了,就(咬耳朵)行了吗?

  包大人:行!(白欲出门)等等,还有一事……那天你封了我的七经八脉,能不能帮我解一下?

  白展堂:合着在这儿等着我呐?

  包大人:眼看快入冬了,一下起雨来,浑身又疼又痒的,那谁受得了?

  白展堂:坐好了,放松点儿啊,葵花点穴手……

  白在包浑身上下一通乱点,包浑身乱颤。

  白展堂:行了,感觉怎么样?

  包大人:爽,这几天的苦,没白吃!

  【大堂,清晨

  【燕,展,佟,祝,包,白

  展和包准备上路,无双若有所思,佟在一边察言观色。

  展侍卫:短短几天,能交到这么多朋友,是我这一生最大的荣幸!感激的话我也不想多说,诸位以后如果到了京城,一定要来找我,展堂自当倒履相迎,告辞!

  展带包出门,无双伸手,欲言又止。

  佟湘玉:有些话现在不说,可能一辈子都没机会说啦。

  祝无双:嗯,展大哥……(沪语)我欢喜侬!

  展侍卫:你说什么?

  小六一看不对,赶紧过来搅局。

  燕小六:小丫头片子,甭搭理她,有个事儿我一直想问,你跟那刺客说了啥,他才那么害怕?

  展侍卫:(小声)扒了裤子游街喽!

  燕小六:这有嘛好怕的?

  展侍卫:呵呵,你不是太监,不会明白的!

  燕小六:这话说的,就跟你是太监似的!

展侍卫:我就是太监(众人惊)既然是朋友,我也就不瞒大家啦,我六岁就进了宫,当了公公!

  佟湘玉:怪不得皮肤那么好!

  展侍卫:(娘娘腔)这些天可把我憋坏了,粗着嗓子说话,还不能翘兰花指,烦死人家

了,对了无双,你刚才那句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吾呼吸农?

  祝无双:呃……我欢喜侬,就是一路顺风,恕不远送!

  展侍卫:那我走啦,大家多保重,有空来京城看我(朝燕飞眼)一定要来喔(粤)我等紧你,望穿秋水等紧你喔!

  展咬着嘴唇,抽出手绢塞给小六,红着脸飘出门去。

  小六一个冷战,扔手绢,瘫坐。无双长叹一声,冲回后院。

  佟湘玉:唉,我可怜的无双,你的春天啥时候才来呀……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