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五十七回 李大嘴装疯孵鸡蛋 佟掌柜设宴套难题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五十七回 李大嘴装疯孵鸡蛋 佟掌柜设宴套难题【文字剧本】

第五十七回 李大嘴装疯孵鸡蛋 佟掌柜设宴套难题

出场人物(括号中为简称)
佟湘玉(佟)——闫妮
白展堂(白)——沙溢
郭芙蓉(郭)——姚晨
吕秀才(吕)——喻恩泰
祝无双(双)——倪虹洁
李大嘴(嘴)——姜超
莫小贝(贝)——王莎莎
燕小六(六)——肖剑
谢掌柜(谢)——周晓刚

(大堂,昼,佟、白、吕、郭、嘴、六)

小郭在洒水,老白在跑堂,秀才在奋笔疾书,小郭看见后又装作去擦酒橱,趁机偷看秀才,秀才不让看

郭:你藏什么呢,拿出来。
吕:还没写好呢,写好了再给你看啊。
郭:(抢过来念)风送相思满绣床……
吕:夜来促织亦成双。
郭:促织?
吕:就是蟋蟀,也就是蛐蛐,成双成对的。就象咱们俩。
郭:去,(往桌子方向走,边走边念)闲情正在搁笔处,笑看伊人……伊人后面怎么没有了?
吕:还没想好,要不你给个建议。
佟:(从楼上下来)我建议,这个月的月钱你们俩都不要领了。
白:大白天的,不好好干活,写那种酸诗有啥用啊。
郭:拜托你啊大哥,嫌葡萄酸就别流哈喇子,有本事你也给掌柜的写一首去
白:嘿,咱不稀得写那玩意儿,关键还得看行动,是吧玉
佟:捏个背先。
白:好勒。
郭:哎哟,这就叫疼人啦,侯哥,来!
吕:哦哦哦(伸出脚来)
白:形式没有用,关键看内涵(手上一使劲)这才叫疼人呢。
佟:哎呀——疼疼疼。
郭:疼?
佟:(没笑强笑)疼人就得这样,年轻人多学着点儿
郭:不就疼人嘛,谁不会呀(使劲拧秀才的腿)
吕:啊——!(食客起身欲闪)
白:不许跑(使劲的捏掌柜)

老白和小郭五官挪位,越捏越来劲,掌柜和秀才像上刑一般,小六从门外进来

六: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出嘛事了?(大家停止喊叫)
白:没事。
佟:没有事。你有事儿吗?
六:你们真没事?(往里走)那么好,我宣布一个天大的喜讯。刚刚接到上边的通知,曹公公被撤职查办了!

众人欢呼,众食客吓得跑了出去。湘玉想要招呼,展堂拦住。小六站在凳子上拿起刀装作弹贝思。大嘴跑出

嘴:(拉小六)咋的了咋的了?
六:曹公公下台了,他那些党羽全都跟着倒了大霉。
嘴:哎呀妈呀,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耶!(转向掌柜的)掌柜的,为了庆祝这件天大的喜事儿,我能请几天假吗 ?
佟:不能,你的探亲假早就用完了。
嘴:我娘最近身体不大好。
白:你娘身体就没好过。
嘴:我跟掌柜的说话,有你啥关系。掌柜的……
佟:哎呀,说话就说话不要动手,小心我们展堂点你。
白:松开 。
嘴:点就点,只要能准我假点死我都行,那实在不行我请病假呗。
佟:哎哟(起身看看大嘴口跟眼)病得还不轻,展堂找个大夫来,有病治病,医药费我出,但是没有病,出诊费大嘴出啊
白:双倍
嘴:掌柜的……
佟:不要再说了(小六喝水吓一跳)想请假,除非等我死了。
六:(摔碗)没人性啊。
嘴:没人性啊。
六:在这么大喜的日子里,人家想回去看看自己老娘,有错吗,有错吗,有错吗?
佟:没有错没有错,但是他每个月回去三四趟,没趟至少五六天,这不太合适吧 。
白:不太合适吧?
嘴:那个那个,掌柜的,我保证这是最后一回行了吧。
六:人都保证了。
郭:他每次都保证,有时候还发毒誓咧。
嘴:我知道我是个没有信誉的人,但这次我以我的人格起誓。
众:第三十八次了。
嘴:我以我的生命起誓 。
众:第六十五次。
嘴:(抱住小六头)我以我的下一代起誓行了吧。
佟:行行行,等你先有了下一代再说啊。(大嘴往外跑)你上哪去?
嘴:(到门口拎起篮子)我买菜去。我迟早我生个状元我气死你们。(扭头出门)不久下一代吗,有啥了不起的,回头等慧兰回来,我婚一结,房子一买,我可劲生。

(在街口看见一个二人抬的轿子和谢掌柜)等会等会,这轿子坐的谁啊?
谢:我爹。
嘴:啊?你爹去年年底不就没了吗?
谢:可是他胜似我爹啊。
嘴:到底谁啊?
谢:我新招的伙计。
嘴:你看这事听着都新鲜,伙计坐轿子,掌柜的在后面溜达,这谁信啊?咋回事啊?
谢:别提了,这不刚招进来三天就出事了。大嘴啊,我都快崩溃了。
嘴:节哀节哀,到底咋回事?
谢:这不沾上了嘛。
嘴:沾包赖了?
谢:可不是吗,对了,跟你们佟掌柜说一声啊,以后再招人可得看好了,这要万一摊上个有病的,下半辈子你就养着吧。别的不说,就这医药费,就得这个数,这个数

,这个数,这个数,这个数(边说边做划拳的姿势)。
嘴:行行行行,(抓住谢掌柜的手)别划拳别划拳,再划咱俩该喝了。
谢:喝啥呀,我这杂货铺都快变成药铺了。我跟你说,啥活不干,工钱照拿。吃喝一点不能对付,一对付就犯病。你说我这万贯家财也得让他给我折腾黄了我跟你说。

(祈祷)菩萨保佑,可别再犯病了。不行我得回去了。
嘴:掌柜的,掌柜的,到底得的啥病?
谢:(贴在大嘴耳边)疯了。我得回去了。(跑下)
嘴:疯了?

(后院,昼,双、六)
无双在洗衣服,小六掀门帘过来

六:我来我来我来。(抢过湿衣服拧干)无双,自从那展公公走了以后啊,(无双瞪她)展侍卫展侍卫,那展侍卫走了以后,你就一直请假。(晾衣服)娄知县都问我

好几次了,我都不知道怎么跟他说。你说,我有嘛做的不妥的地方,你可以直说,别消极怠工啊。
双:我没有。我只是心乱,我想静一静。(想要晾衣服)
六:(抢无双的湿衣服)我来我来我来,你歇着你歇着。
双:那我要是肯回去呢?
六:任何要求,只要你说得出,我就能做得到。
双:那好。第一,以后你不要再让我当捧哏的了。
六:捧哏?嘛意思?
双:你随口说一句我就要在旁边帮腔,这跟白痴有什么两样。
六:你别当白痴了。第二呢?
双:我那身制服也太难看了。我个人丑点是没有关系,可丢了衙门的脸,总不太好吧。
六:对。这样,我回去以后啊,就跟娄知县请示一下,今后啊,你就甭穿制服了。打今天起,我在明,你在暗,抓贼的花红各一半……
双:耶!最后一条,你以后不要再动不动就拔刀了。
六:(拍手)太对了,你坐着你坐着,我跟你说,经过上次那事以后啊,我还真学了不少东西
双:你学到什么了呀?
六:当一个捕快,靠的是嘛,沉着冷静,遇事不惊。连咱们都慌了,那百姓们怎么办,怎么办?
双:(惊喜)哇,说得太好了,接着说接着说。
六:所以说,从今往后,甭管发生嘛事,哪怕天大的事,我一句话都不说,直接掏这个。(拿出一个烟袋锅)
双:这什么呀?
六:烟袋锅子。以后我不再动不动就拔刀了。遇到事以后,我就直接叼这个,光叼不点。
双:为什么?
六:吸烟有害健康。会导致肺癌肝癌直肠癌胃炎肠炎气管炎……
双:行行行,那你叼这个了,我干什么呢?
六:察言观色啊。你看着我叼这个的时候,其实是在思考,功能相当于人的大脑。 而你,就要担负起耳目的作用,把所有的情报搜集起来,提供给我,供我分析。(

无双明白了)我先练练。(开始吸烟袋锅)

(大堂,昼,佟、白、郭、嘴)
湘玉在门口向外看

佟:死大嘴,买个菜买到现在,有本事他就不要回来。
郭:哼,说不定呀,人家现在已经到李家沟了。
佟:他敢,先斩后奏,他不想领月钱了。
嘴:说谁呢,谁不想领月钱了。
白:呀,大嘴回来啦,手里拿啥给我看看。
嘴:加点小心啊,捏碎了我让你赔命,赔命你知道吧。
白:小样的吧……
佟:李秀莲同志,这就是你买回来的菜是吧。
嘴:啊,看,多新鲜。
佟:确实挺新鲜的啊,一根胡萝卜,两根小黄瓜,三头大瓣蒜(扔菜篮子)你就买到了现在。
嘴:不是,我也想快点回来,可手里捧着东西,它走不快呀。
白:那不就一鸡蛋吗,至于吗啊。
嘴:事到如今,我也瞒不住你们了,我快当爹了。(众人,先是一愣,接着开始笑)

佟:啥时候娶的媳妇,哈哈哈。
嘴:谁说我媳妇了。
白:不娶媳妇就当爹?
嘴:嗯。
白:拉倒吧,我没听说过,哈哈哈。
嘴:笑,笑啥,不是,你们看见这蛋没。这可不是一只普通的蛋呐,再过三天孩子就孵出来了,我跟你说,还是男孩呢。
佟;恭喜,恭喜,接下来你是不是要请几天假,照看你的孩子呀。
大嘴:真的可以吗?
佟:可以。
嘴:哎——!
佟:那我就是瓜,回屋干你的活去,再敢胡说八道小心展堂点你。
嘴:你们爱咋的咋的,这孩子我还要定了。
佟:喔,要要要要,随便要啊,哎,等你孵出来打个招呼啊。我给你孩子准备一个大红包。
嘴:红包就不必了,回头你帮孩子整点什么小衣服小裤子啥就行了,行不行?
佟:行行行。
嘴:那个秀才呀,到时候别忘了帮孩子起个名儿啊。
郭:那好办,既然是孵出来的,就叫蛋生好啦。
嘴:太俗了,而且太难听了。我跟你说,起名就得起那种好听好记,还的越喜庆越好的。
郭:就叫李喜庆好了。
嘴:啊?
郭:或者叫李庆喜,呵呵呵。
嘴:就这么定了,回头是骡子是马,咱孵出来溜溜,啊,啦啦啦啦……(湘玉若有所思,其他人都当作是笑话)

镜头转到晚饭,大嘴盯着蛋不吃饭

佟:大嘴,为啥不吃?
嘴:打今儿起我再也不吃蛋了,没办法,为了孩子吗。
佟:李秀莲,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马上恢复正常,否则,这辈子都不要想请假了啊。
嘴:不,掌柜的,你有点同情心行不行,啊。
佟:(提高声量)李秀莲!
白:别吵了,别吵了,没事(拉大嘴)过来。我跟你说啊,差不多得了,这招对掌柜的没用。
嘴:不,你也觉得我在骗你们呢,是吧,啊。
白:你还没完了是不是,耍没完了是不是。
嘴:谁耍了呀,你当过父亲吗,你知道父爱是啥样吗,你知道父爱有多伟大吗,你能理解那种新生命即将诞生出来的喜悦吗?

老白看了看众人,其他人像被点了穴似的一动不动,满脸的茫然

白:我非常郑重的送你一个字:滚!我告诉你,再这样我就把这破蛋给你摔了(大嘴咬老白手指头)。 郭:哎?干啥呢,疯了吧你。
白:李大嘴你疯了?
嘴:(心理活动:终于进入正题了)我没疯,谁说我疯了,你凭啥说我疯了,我跟你说,我很正常我没疯,我要当爹了,知道不。庆喜,爹跟你说话呢听见没有,乖乖

的啊,庆喜,慢慢的啊(进厨房,众人从左边盯着大嘴,大嘴进厨房后,大家又迅速的转向右边。突然大嘴又冲了出来)
嘴:(发狂地)啊啊啊啊啊!(众人向后仰,大嘴才慢慢地进厨房)
白:来吃饭。(众人坐下吃饭,湘玉又若有所思)

(大堂,昼,佟、白、吕、郭、双、六)
掌柜的溜达来溜达去,无双和小六在旁边等着,意思像是要开审

佟:(边踱步边说)阴谋,这绝对是个阴谋。
白:就算是个阴谋,问题是他图啥呀?
佟:我哪知道。要光是为了请两天假,这动静也太大了吧。
六:你确定他真得疯了吗?
郭: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真的,你没有看见刚才那一幕啊。
白:我觉得未必,正所谓谎言重复千遍就是真理啊。这李大嘴一开始是想蒙咱们,可蒙着蒙着就把自己蒙进去了。世上有这种人啊,说着说着把自己的慌当成真的了。
双:那可是李大嘴。你这样我信,他那样的。。
吕:有没有可能是吃了某种药呢?江湖上有没有那种让人一吃就犯糊涂的药啊?
白:行了吧,有那种好药谁给他吃啊?
佟:就是嘛,他一个厨子,啥背景也没有,人家图他啥。
六:(拍桌子,把众人吓了一跳,自己还手疼)图嘛先别管,既然是吃药,那就是投毒啦。(兴奋)哈哈哈,(跑到门口)师父,小六终于等到大案子啦!
双:(拉回小六)喂喂喂,人家只是假设,又没有真的吃药。
六:那我不管,反正现在是非常时期,所有店内一切事宜,由我安排。店内相关人等,归我调配。(拔刀)帮我照顾好我七舅姥爷!(食客跑了)
佟:小六,已经够乱的了,你就别再添乱了。
白:你就别闹了。
佟:秀才赶紧到各家里收银子去。(秀才要出门)
六:(拿刀)谁也不许去!
双:行了行了,刀刀刀。(抢下小六的刀)
六:(掏出烟袋锅,众人用奇异的眼光看着他)依照本捕头的观点,所有犯罪可以归结到以下六个字上。
双:哪六个字啊?
六:(边吸烟袋锅边说)时间地点以及人物。
白:这不八个字吗?(小六怒目而视)你说你接着说。
六:(努力的吸烟袋锅,众人的目光更奇异了)这个地方说话不太方便,咱们换个僻静的地方再说。无双,拿着刀,押他们走。
双:(挥动着刀)啊走走走。

(女寝,昼,佟、白、吕、郭、双、六、贝)
小六拿着烟袋坐在门口,无双扛着刀在旁边站着,其他人在床上坐成一排

六:先说时间,大嘴是嘛时候开始不正常的?
佟:(抱着小贝)今天早上还好好的。
六:也就是说,犯罪的时间是在昨天晚上。
双:请问为什么是在昨天晚上呢?
六:你想啊,晚上趁黑下药,白天才会有反应吗。
郭:请问,那为啥不是前天晚上大前天晚上大大大大...
双:葵花点...
郭:排山倒(小六敲桌)
郭祝:切~~
白:行了行了,冷静一会,燕捕头接着说。
六:再说地点,毫无疑问,本案发生的地点,就在这个罪恶的客栈里。
双:请问为什么是罪恶的客栈。
六:大嘴,多好的一个人呐,诚实,勇敢,勤劳,善良。
佟:那个勤劳能不能换个词。
六:你是掌柜的,你定吧。我们可爱又可怜的大嘴啊,被人无缘无故的害成这个样子,今后,他该如何自处,他该如何面对他的亲朋好友,真是情何以堪呐?(双手摊

开)
白:小六现在行了,可以用成语啦(小六转身一瞪)本来就会。
六:(凑近无双)时间地点都说了吗,下面该说嘛了。
双:人物。
六:下面说人物,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犯罪嫌疑人就在你们当中。
佟:啥意思嘛?
六:我怀疑你哟。
贝:咿——
双:请问……哎,你没有吃错药吧。
六:(愣了一会)这个问题问得好,我不知道大家注意到了没有,话题又转回到药上来了(众人无奈)下面开始审讯,无双,把他们押到院里去。
双:哦。
郭:喂,你就不怕我们畏罪潜逃啦。
六:那就先关屋里吧,我到院里去审。
双:哦,要不要先捆起来?
六:这个问题嘛(众人纷纷做出不同招式)呃……那个,看在往日的交情上就先不用捆了,本捕头发外开恩,可不要外传哟。
贝:可我还要上学呢。
六:小妹妹,你最好不要乱动,否则我会怀疑你畏罪潜逃哟,(拽小贝)跟我走,先审你。
贝:嫂子,嫂子,小郭姐姐……
佟:不要怕哦。
白:让他折腾吧,不折腾点动静来他不能消停了。
双:哎哎哎,未经允许,禁止说话,否则我会认为你们串供的啊。(小郭站起来,活动筋骨)那个你们肚子饿就说,我给大家炸春卷。

(后院,昼,吕、双、六)
小六坐在井边吸烟袋锅,秀才蹲在磨盘前面。小六打了一个哈欠

吕:您还有什么问题吗?今儿的账我还一笔没算呢。
六:你嘛意思?
吕:别嘬了别嘬了。你都问过我很多问题了,光问我姓什么叫什么就七八回了。
六:那是我的权利。姓嘛叫嘛赶紧说!
吕:(叹了一口气)我姓吕,叫吕轻侯,大家都叫我吕秀才。
六:你跟大嘴一个屋,就没发现点嘛异常情况?
吕:第八回了……
六:嗯?
吕:没有。
六:(从井沿上蹿下来)那你为嘛说是投毒?
吕:啥?
六:为嘛说是投毒?
吕:投毒是你说的,我说的是吃药!
六:有区别吗?你知道为嘛把他们全放走,把你单独留下?(秀才摇头)是因为你作案的嫌疑最大!(秀才倒,小六嘬着烟袋坐回去)
吕:行,好吧,怎么着吧,你要抓抓,不抓我走了啊。(走)
六:站住,别逼我拔刀! (秀才急忙又回来)我跟你说,老老实实的把犯罪嫌疑全都讲清楚,你爱去哪去哪,没人管你。(倒着嘬烟袋)
吕:哎哎,拿倒了。
六:(把烟袋正过来)赶紧说!
吕:行,毒是我下的,怎么着?
六:(喜)哈哈哈哈哈哈……你终于承认了?Yeah!
吕:行了行了,吃力吧,吃力吧,我知道你想破案,可大嘴活的好好的,又没人报案,我就是承认了,你能立案吗?
六:(脸沉下来)是啊……师父,师父,破个案子怎么就那么难呢?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乡下去吹唢呐去了,好歹还能落两声谢谢,现在倒好……

小六瘫坐在井沿上自言自语,无双出

双:不好了,不好了,大嘴他,大嘴他,他……
六:怎么了?死了?(大喜)哈哈哈哈哈哈!终于可以立案了!哈哈……(发觉不对劲,立刻换成悲痛的表情)我可怜的大嘴呀!(趴磨盘上哭)
双:什么乱七八糟的,大嘴他疯啦!
六:疯了?他不早疯了吗?
双:这回更疯,他一天到晚盯着那个蛋什么都不干,掌柜的一看就生气了,抢过来,大嘴当场暴怒,现在正拎着板砖到处追杀呢。
六:赶紧看看去!(三人跑进屋)

中场休息:看戏记。掌柜、小郭、无双三人看戏,表情忽阴忽晴,这段的意思很模糊,难道是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意思?

(大堂,昼,佟、白、双、嘴、六)
一群人好象在玩老鹰抓小鸡,大嘴拿个豆腐作拼命状,其他人躲在小六后边绕着桌子转

白:你干什么?
六:(举刀)哇呀呀呀呀……
白:葵花点穴手!(biu biu,小六咬牙瞪眼地定在那)
双:师兄你干嘛把他点住啊?
白:大嘴已经疯了,他哇呀呀一吓不更疯了吗?
嘴:佟湘玉,麻溜的把庆喜还给我。
佟:你先把豆腐放下!
嘴:我——你……(要砸)
佟:(扔鸡蛋)啊!还给你!(大嘴没接住,鸡蛋掉地上碎了)呃……你砸死我吧……
嘴:我——(又要砸)
双:(离着两米多远)葵花点穴手!(biu 大嘴愣住)
白:无双,你啥时候学会的隔空打穴呀?
双:哎哟,我哪会隔空打穴呀,他这是条件反射,来来来,动一下!
嘴:我耶——(biu biu)
双:你看,这才真点上了。
白:(照小六)葵花解穴手!(pu pu)
六:(摸摸大嘴)真点住了,行,带回衙门候审,我去拿枷去。
佟:哎,小六小六,你说为啥要带回衙门嘛?
六:他都疯成这样了,再不关起来,伤着人怎么办?
佟:要不,先关到我店里,观察两天,他要再敢伤人,我亲自把他送到衙门,好不好?
六:那也行,不过必须戴枷锁。
佟:他又不是犯人。
六:疯了!伤着人怎么办?这也是为了百姓的安全着想。等着,我去拿枷去。(出门)

(女寝,夜,嘴、六)
小六连踢带踹的把大嘴押进屋,大嘴脖子上挂个枷(奇怪,怎么把大嘴扔在这?)

嘴:你铐我干啥呀,你凭啥铐我呀你?
六:坐那,坐那!铐你赶嘛?你都行凶伤人了,不铐你铐谁呀?
嘴:我这不是没砸着吗?我要真想行凶,我直接拿菜刀不就完了吗?
六:(拔刀)你还敢拿菜刀你?
嘴:(躲)不,不,不……不敢,不敢!我那不是跟大家闹着玩的嘛。
六:我问你,这是嘛?(指脸)
嘴:脸哪。
六:这不是脚巴丫!
嘴:啥意思啊?
六:啥意思?这俩长的不是鸡眼!当我看不清楚,老实呆着,有嘛事,明天再说。(要走)
嘴:不是……六!六!六六六六六!
六:干嘛,干嘛?
嘴:你听我解释啊……
六:解释嘛解释嘛呀你还?
嘴:我这人脑袋不大好使……
六:我知道,我脑子也不好使,但我没犯事啊,没犯事啊……
嘴:我说的不是笨!
六:你你……你才笨呢你!
嘴:我说的是疯,你知道吧?我疯了,我刚才属于行为失控。
六:废话嘛,你不失控我铐你干嘛?
嘴:那谢掌柜的伙计他也疯了,不也啥事没有吗。好吃好喝伺候着,一分钱工钱不少给呀。
六:你这话听谁说的?
嘴:谢掌柜呀,今早晨亲口跟我说的。
六:你肯定是听差了,据我所知,谢掌柜那伙计是羊癫风。
嘴:羊癫风那不也是疯吗?
六:人家是手脚抽抽,口吐白沫,(学面瘫的样子)你是手持凶器,蓄意伤人,这能一样吗?
嘴:哎呀,妈呀,豆腐!那玩意也能算凶器呀?
六:豆腐凭嘛不能算凶器?(又把大嘴按下)你是皮糙肉厚的,豆腐当然不算嘛,可是佟掌柜的,细皮嫩肉的,一豆腐下去,还不砸个半死啊?
嘴:不是……
六: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嘴:哪句话呀?
六:一头撞死在豆腐上。
嘴:咋讲呢?
六;前车之鉴哪!(要走)
嘴:不……六六六六……(小六拔刀)那行,你先回吧,明儿见,路上注意安全,别出交通事故啊。(小六出,大嘴又开始撞柱子)羊癫风,羊癫风,羊癫风……

(大堂,夜,佟、白、郭)
掌柜的失魂落魄地坐着,目光呆滞,不断地叹气,小郭也装模作样地跟掌柜学

佟、郭:唉……唉……
郭:哎呀,没事的,你不要那么担心好不好?又没有伤到人,肯定不会重判。
佟:唉……我倒不担心这个,就怕他越来越疯。
郭:(比较坚定)不会吧,(有点没底气)应该不会吧……
白:(坐过来)呀,呀!大嘴得的会不会是传说中的痴呆症啊?
佟:胡说啥呢?(对小郭)你说,大嘴为什么忽然就会变成这个样了?
郭:被你逼的呗,人家要请假你非不肯,大嘴那个脑子又是一根筋,(眉飞色舞)越想就越急,越急就越气,越气就越……
白:行了!湘玉已经够急的了,你就别添乱了。
佟:唉,小郭说的没有错,大嘴也许真的是被我给逼疯的。
白:不可能,湘玉,大嘴没咱想象那么脆弱。
佟:但是除了这个理由还有别的解释吗?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嫁过来,(老白和小郭表情渐渐变痛苦)如果我不嫁过来,我的夫君也不会死,如

果我的夫君……
白:行了,行了!叨叨咕咕就那几句,明天一早我早一个好一点的大夫。
佟:一定要最好的,要最贵的。
郭:最好的未必就最贵吧?(拿筷子捅鼻子)
白:拿下来!
佟:我不管,只要能把大嘴的疯病治好,大嘴是我的好兄弟,只要能把我兄弟的疯病治好,倾家荡产我也在所不辞!(上楼)
郭:嗬,嗬,嗬……这还是她吗?(老白同样一脸疑惑)

(女寝,夜,佟、郭、嘴)
大嘴正靠在柱子上睡得一塌糊涂,呼噜打得如排山倒海一般,掌柜和小郭拎着菜篮子进

佟:大嘴,醒醒,大嘴?
嘴:ZZZZZZZZZZzzzzzzzzzzzz……
郭:大嘴,发工钱了!
嘴:(猛地蹿起来)啊?(看见掌柜的)哎呀妈呀,掌柜的,(哭)你可算来啦!
佟:大嘴,不哭,不哭啊。你要一哭,我也要跟着一起哭了。
嘴:掌柜的,我求求你,你跟小六商量商量,把我这枷给我卸了,我的脖子都快累折啦……
郭:他把枷给你卸了,你要再行凶伤人怎么办哪?
嘴:(急)我已经好了我不疯了我正常了你知道吧?(追着小郭跑)你见哪个疯子说话像我这个有逻辑呀?(小郭吓得躲到掌柜后边)
佟:大嘴,大嘴,我知道你很想出去,但是为了全镇百姓的安全,只好先委屈你一下了啊。
郭:(颤)大嘴,那夜宵是无双亲手做的,你好好呆着,回头再来看你。(拉着掌柜的要跑)
嘴:别别!嘿嘿嘿,掌柜的,其实,我跟你说啊,我那是装疯。
佟:我也希望这样,你要司装的那该有多好啊。
嘴:(急)我真的是装的,掌柜的,就为了请假的事,是这么回事,我娘吧,最近身体老不好,老跟我念叨着:我老啦,没几天了,你应该多抽空回来看看我。我这不

跟你请假吗,你又不准假,那我一着急,一上火,一没辙,我不就……我不就整这出了吗……
佟:(脸一下就沉下来)你咋不早跟我说呢?
嘴:我回回跟你请假,你听都不听就给我否了,我有啥招啊……
佟:好吧,既然你是装疯,那我就跟小六说一声啊。
嘴:谢谢掌柜的啊。
佟:让他再把你多锁两天,作为惩罚。(对小郭)撤!
嘴:别别别……掌柜的,掌柜的,我跟你说……大嘴知错啦!啊!(没人答应,大嘴回头看见菜篮子)带的啥饭哪?(拿脑袋拱篮子盖)

(大堂,昼,佟、白、郭、双、六)
小六坐在门口,其他人面带内疚地坐在小六对面

六:装疯?(众人点头)


佟:大嘴这个瓜汉子呀,就为了请假回家看他老娘。
郭:(倒水)小六啊,就冲这份孝心,你就放他一马吧。
白:就是就是。
六:我倒是想放,可我没钥匙啊,钥匙在娄知县那呢。
佟:娄知县那边我去打招呼,他应该会给我这个面子的,更何况他也是大嘴的长辈嘛。
六:千万别,娄知县那边怎么想我不管,但我这边没法交代,好不容易逮着个犯人,嘛事没有,又给放了,我不是没事找事吗,让人知道了,我以后怎么混哪。是吧,

是不是无双?
双:呀,我们不说,谁会知道啊?
众:是啊。
六:(学老邢口气)祝无双,注意素质,我看好你哟!(无双翻白眼,小六恢复天津调)他们说情,我管不着,但你要说情,那就是徇私枉法。
白:(拍桌子)行啊,小六,现在学回扣帽子了,比你师父强多了你!
六:你们爱怎么说怎么说,反正人我肯定放不了。
佟:那你还想怎么样?
郭: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大伙的语气都有点急)
佟:你口口声声说为了百姓,大嘴也是百姓之一呀!
六:(软)好好好,要不然这样,大嘴是因为疯了才被铐起来的,要想把他放出来,除非能证明他不疯。
白:怎么证明?
六:我想想……(嘬烟袋)
白:行了,别叭叭了,又不点火。
六:有了,我那有六扇门发下来的专门的测试题,你们等着,我回去拿去,无双跟我走。(二人出)

(大堂,昼,佟、白、吕、郭、双、六)
大伙等着小六的消息,啥姿势的都有

白:没事,大嘴又没疯,有啥好担心的,是吧?
佟:他是不疯,可他那个脑子,那可是测试题呀。
郭:安啦,这种测试都是很弱智的,都是随便编出来糊弄人啦,随便混混就过去啦。

小六无双进,面带冷笑

六:诸位请看,这就是传说当中的测试题!
佟:我看看?(小六躲)你放心,我又没想偷题,就是有点好奇心。
六:这可是六扇门的很多前辈,花了很多年的时间研究出来的,想看吗?
众:想看,想看。
六:无双,念给他们听。
双:(接题,坐下)咳,请听题,第一题,小明跟女友去河边散步,女友落水,他下去救,捞了半天什么都没找着,哭着就回家了,过了两年他故地重游,见河边有两

个老头在聊天,一个说:水清则无鱼,这条河里没有水草,所以就没有鱼。小明听到这话当场精神失常,跳水自尽。请问这是为什么?
吕:女友去世,悲痛欲绝。
郭:嗯!
六:那为嘛当时没事?
吕:有些事情越想越难受的。
白:回答得太好了。
六:回答得非常好,但是你们离题越来越远,下一题。

镜头转到女寝,大嘴正费劲地啃馒头,因为枷挡着,每啃一口都是相当庞大的工程

嘴:呼哧……呼哧……掌柜的,你啥时候来救我呀?你要再不来,我这脖子就没法要了。

转回大堂,众人除了摇脑袋啥也不会了

六:哈哈哈,不会吧,这么简单的题都答不上来?第十五题。
双:母女三人,母亲去世,姐妹俩参加葬礼,妹妹在葬礼上看到一个很帅的男子,很是喜欢,过了一个月,妹妹把姐姐给谋杀了,请问这是为什么?
六:为什么?
白:我知道,嘿嘿,嘿,那小子是她姐夫。
六:不对,就是随便一个人,过路的。
佟:那她为啥要杀她姐呀?
六:我问你,还是你问我呀?答不上来慢慢想,第十六题。
双:咳,小明住在山顶的小屋里,半夜听见有人敲门,看门一看没有人,回去睡了,没过一会又有人敲门,又开门还是没有人,来回数次,终于没有了动静,第二天一

早,有人在山脚下发现一具尸体,经过一番调查之后,捕快上山带走了小明,请问这是为什么?
郭:嗯……不对吧?小明刚刚不是已经精神失常,跳水自尽了吗?
众:是啊……
六:(学老邢)嘿嘿,我说的是另一个小明,哈哈哈哈哈哈!
白:俩小明……
六:答不上来了吧?你们先慢慢想,我给大嘴做测试去。
佟:不急不急,天都快黑了,吃完饭再走。
六:我先做测试再吃饭。
佟:那饭早就凉了,跟我还客气个啥,来来来,坐下喝杯茶嘛,小郭,去把我那个极品铁观音拿过来,给咱燕捕头开开胃嘛。(小郭冷笑一下离开)小六来,喝水喝水



白:多喝点。
六:不是极品铁观音吗?
佟:看出来了……

(大堂,夜,佟、白、吕、郭、双、六)
桌子上摆满饭菜,小六瞅来瞅去,都不知道先吃哪个好了

佟:来来来,这杯酒敬燕捕头,祝你官运亨通啊。
六:不喝了,不喝了,一会还有正事呢。
佟:哎呀,一杯酒怕什么嘛,你又不开车。来来来,先干为敬。
众:喝吧,喝吧。
六:(喝酒,皱眉)咳咳……
佟:再来?
六:不喝了,不喝了,佟掌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要干嘛,想要套考题,门都没有。

掌柜朝小郭使个眼色

郭:侯哥,你去帮我煮个鸡蛋呗?
吕:现在不有炒鸡蛋吗?
郭:那人家就想吃煮的嘛,行不行?
吕:嗯,我去我去……(出)
郭:(等秀才出门,温柔地坐到小六旁边)六,你想吃什么,你想吃什么就跟人家说喽,人家亲手给你夹喽。
六:美人计对我没用,你又不是没使过,不长记性?
郭:吃吃吃,噎死你算了!

掌柜又朝老白使个眼色

白:(站起)哎呀,有日子没练功了,这家伙骨头都酥了,走你。(biu 七八步远的一个油灯应声而灭,小六目瞪口呆)
郭:哇,老白好棒啊!
六:老白,行啊你,几天不见,工力见涨啊你。
白:嘿,这算啥呀,真功夫还没使出来呢。但是我那真功夫干别的没用啊,抓贼跟玩似的。
六:真的假的?
白:想不想学?
六:想啊!
白:(得意)嘿嘿嘿嘿嘿嘿……
六:那也得等做完测试题再说。
白:(脸呱嗒一下)你这孩子怎么油盐不进呢?
六:这就叫觉悟,要不凭嘛当捕头,佟掌柜,有嘛招数尽管使出来。
佟:嘿嘿嘿,全军覆没,吃饭吃饭……

老白和小郭一顿忙活,又抢馒头又抢菜,啥也没给小六剩下

六:没吃饱呢,就拿我馒头,够不着了……

一段时间以后,所有的盘子都空了,小六撑得尾巴根子都快掉了,小郭冷冷地看着他

六:不吃了,撑死我了。
双:太好了,总算吃饱了,那我看今天测试题就不用做了吧?
六:做,怎么不用做了?今日事今日毕,无双扶我起来。
双:(扶)小心啊,不要把肚子撑破了呀,来来来,走了走了……(回头朝掌柜比画个手势)
郭:唉,我们怎么办嘛?
白:怎么办?
佟:不要慌,咱还有一张王牌没有使。

老白小郭不解,掌柜却一副成竹在胸的姿态

(后院,夜,佟、白、吕、郭、双、六)
无双扶着小六到后院,同时秀才飞快地屋里蹿出来,其他人早已拿着纸笔在门口等着。

双:哎呀呀呀……疼!
六:(扶)怎么的了,怎么的了?
双:脚崴着了……
六:脚崴着了?来来来,扶你坐着,来来来……用不用我帮你揉揉?
双:嗯,不用了不用了,我歇一会就好了。哎呀……嗯?前面那题它答案是什么呀?
六:你问这干吗?
双:我是个捕快,你还怕我漏题呀?那你不信我算了,大不了我辞职不干好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六:哎哎哎,多大点事,你老辞职干吗。来来来你坐这坐这,慢点慢点,我告诉你,告诉你还不行吗。
双:嗯?
六:第一题,关于小明跳河自尽那事吧,那是因为他在救他女朋友的时候,被水草缠住了脚,他认为那是水草,其实那是他女朋友的头发。(秀才在后边猛记)
双:那照你这么说,他是眼睁睁看着他女朋友淹死的?
六:他先前不知道啊,后来听那个老头一说这河里没有水草,才明白了事实的真相,精神失常了。
双:呀……原来如此啊,那谋杀姐姐那个呢?
六:那是因为她妹妹认为只要参加葬礼就能碰见帅哥,她为了再次碰见帅哥,所以回去就把她姐姐给杀了,又举办一次葬礼。
双:呀……那半夜敲门那个呢?
六:你傻呀,(连说带比划)小明住在山顶上,那个敲门的人好不容易爬到山顶上,一敲门,小明一开门,吧唧,把他撞回山下面,他再次爬到山顶上的时候,一敲门

,小明一开门,吧唧,又给撞到山底下,他如此反复了N多次以后,敲门的人终于坚持不住,给累死了。
双:啊……哈哈,嘿嘿……
六:行了行了,咱们走吧,十六题都告诉你了,看看大嘴到底能对多少。
双:啊?啊!我脚疼,疼得不行,哎哟……
六:还疼?用不用帮你擦点药啊?
双:当然要啦,你先扶我回大堂吧。
六:好好,慢点,来来来……(后边偷听的人立刻隐蔽)
双:哎呀,疼,怎么越来越重了……

老白从前门绕了个圈跑到后院,直奔女寝

(女寝,夜,白、嘴)
大嘴不知是心血来潮还是怎么的,又开始撞柱子玩

嘴:羊癫风,羊癫风……哎,老白?你可算来了……
白:闭嘴,记住啊,下面是正确答案……
嘴:等等等等,什么答案哪?
白:没功夫跟你解释了,你只要记住啊,小明跳水自尽,是因为他……
嘴:等会你你……咋回事呢?
白:小六要给你进行测试,证明你没有疯,如果你答错题的话,你就得一辈子戴着它!(凿大嘴脖子上的枷)
嘴:啊?不是……
白:但你别害怕啊,无双正缠着他呢,咱还有时间……
最:别,老老老老老白,我脑瓜不好使,万一记不住咋办哪?
白:记不住就给我硬记!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了,记住了,小明跳水自尽,是因为他救女友时被水草缠住了脚。

黑屏,字幕:整夜燕小六都在给李大嘴搞测试

(大堂,昼,佟、白)
掌柜不安地进屋,老白还四仰八叉地躺在桌子上大睡

佟:展堂,醒醒,小六已经测试了一个晚上了,还没有测完。
白:(起)你就放心吧,那些题呀,我都让大嘴背过了,临走啊,我还抽查一遍呢。
佟:我知道,但是我就担心大嘴那个脑子笨,给背差了。
白:你就放一千个心吧,你信不过他,还信不过我吗。
佟:展堂,你说咱们是不是犯太岁了呀?从过年开始到现在就没有消停过。
白:这不挺好的吗,俗话说得好,生命中充满了挑战。
佟:算了,我已经战不动了,还是和平点比较好,再这样下去我这个心脏迟早要报废掉。

小六伸着懒腰打着呵欠出

佟:小六,可算是完了?结果怎么样啊?
白:来来来,坐下。
六:给我来点水。(老白倒水)这个大嘴的成绩,实在是不错。十六题竟然答对了十五题。
佟:可以放过他了吧?
六:绝对不可以。
佟:为啥呀,他就答错了一道题,换成你,你能答对几道题呀?
六:我一道也答不上来。
白:那不就完了吗,你自己都答不上,你凭啥要求人家?
佟:对呀!
六:老白,你们有所不知,这个测试,得分越高越麻烦。
白:啥意思啊?
六:这是个反测试题,测试的是潜在的犯罪机率,普通人,最多能答上三题,超过五题,就是变态;超过十题,就是杀人狂,答对十五题,就是不折不扣的变态杀人狂

啊!(掌柜的倒在老白怀里)
白:呀呀呀,湘玉,湘玉……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