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六回 杨蕙兰比武招郎君 李大嘴施招毙煞神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六回 杨蕙兰比武招郎君,李大嘴施招毙煞神 【文字剧本】

第六回 杨蕙兰比武招郎君,李大嘴施招毙煞神

本集编剧:宁财神
本回友情出演:杨蕙兰—于娟饰
蕙兰雇佣的爹(以下简称蕙兰爹)—梁振亚饰
金长老—白志迪配音
银长老—黄晓娟配音
上官云顿—刘亚津饰
白天,客栈大堂。
老白趴在桌上睡觉,小郭在擦桌子。
掌柜(从楼上下来,摇扇子):哪来的这么多苍蝇,小郭你是干啥吃的。
小郭(拿起抹布):小样儿,我还治不了你了(挥舞抹布)。这就叫抹布功。(作得意状)
小贝(从院子跑进,手拿一叠纸):哦~嫂子,我抄完了抄完了。(将纸放下)这么一厚摞。
掌柜:这么快啊。(翻看)
小贝(一边翻页):这是人。这是之。这是初。后面还有。
掌柜(怒):你还学会耍心眼了你。你赶紧给我抄,重抄!(小郭奸笑)
小贝(皱眉):啊?你还笑你!我上不了翠微山玩了(转身跑回后院)。
老邢(进门):哎哎哎,这个翠微山千万去不得啊。
掌柜:咋啦?
老邢:翠微山来了一伙山贼,极其凶残。威武镖局的赵总镖头,多高的武功,被人卡嚓一刀…
老白(梦中惊醒):我再也不敢了!
大嘴(厨房里跑出):咋的啦,咋的啦?
老白:没事儿,做了一个梦。
掌柜:吓我们一大跳。(对大嘴)赶紧煮面条去。(对老邢)卡嚓一刀?
老邢:把胳膊给剁了。(停顿)俩。
掌柜(惊恐):后来呢?
老邢:后来就金盆洗手了嘛。
老白:胳膊都剁了手也没了。
老邢:那就洗脚,反正一个意思。
老白(拉老邢袖):老邢啊,谁这么凶残啊?
老邢(叹气):黑风寨。(转身对食客):吃吧,吃吧,没事儿。
小贝从后院跑进想溜出正门。
掌柜:哎!莫小贝!(对小郭)赶紧把她抓回来,快点儿。
老邢:你们注意点啊。(转身离开)
掌柜:谢谢老邢啊。
老邢与一男一女在门口相遇,相互瞅了几眼。
老邢(对美貌紫衣女子):请。(离开)

此时,大嘴,目光呆滞。
音乐响起:自从在相思河畔见到你,就像那春风吹进…(镜头在大嘴和女子间缓缓切换)
场景切换至大嘴心理活动:灯光聚焦在楼梯下,口叼玫瑰的大嘴和女子起舞。
音乐切换:(恰恰恰)自从在同福客栈见到你,(恰恰恰)就像那春风吹进我心里,(恰恰恰)我要轻轻地告诉你,(恰恰恰)不要将我忘记,(恰恰恰)。
场景切回客栈。
老白(起身):哟,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呐?
老年男子(友情出演:梁振亚):蕙兰,你看这儿怎么样啊?
蕙兰(友情出演:于娟)全听爹的。
蕙兰爹(笑):好,那我们就住在这儿了。
老白:好,你楼上请。
三人往楼梯走去。
音乐响起:自从在相思河畔见到你,就像那春风吹进…
蕙兰爹(对大嘴):哎,伙计,把我们箱子抬进来。
大嘴(目不转睛望着蕙兰):蕙兰……

楼上客房里。
老白(开门):来二位,里边请。
蕙兰:爹,您先歇会儿吧。
蕙兰爹:哎哎哎。
老白:那您先歇着。我出去了,有事儿叫我。(转身出门)
蕙兰爹:好好。
蕙兰(等老白关门后):起来起来起来。
蕙兰爹:我刚躺下。
蕙兰:歇个没完了还,真把自己当我爹了?(坐下)
蕙兰爹起身。
蕙兰:去,给我打盆洗脚水进来啊。
蕙兰爹(掏出一张纸):哎。你先把单子签了,再洗也不迟。
蕙兰(皱眉):瞧你这腻味劲儿。都雇你一年多了,还能差这一天半天的?
蕙兰爹(收起纸):我不是怕您老给忘了嘛。
蕙兰:转眼都出来一年多了,一个夫君都没找着。(起身)再这样耗下去呀,没等嫁人,我就先破产了。
蕙兰爹:上回那个赵总镖头条件多好啊,武功又高,财产又多。
蕙兰:岁数还那么大!
蕙兰爹:那,那你也不能把人家俩胳膊给剁了。
蕙兰:你以为我想剁啊?我这刀法一使出来就收不住,你又不是不知道。
敲门声起,蕙兰爹躺回床上。
蕙兰:谁啊?进来。
大嘴进门。(音乐响起)
蕙兰:你有事儿吗?
大嘴:我没事儿,你有事儿吗?(见蕙兰皱眉)那个,我叫李大嘴。我就想过来问问,你们还有啥吩咐没有?
蕙兰爹:我们这儿缺盆洗脚水。

大嘴:那,我给你们打去吧。
蕙兰(转身拿盆):那就麻烦你了啊。
大嘴(双手接盆):不麻烦,以后有啥事尽管跟哥说啊。
蕙兰:大嘴哥哥,你真好。
大嘴(嘀咕):我好,你也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转身下楼)

晚上,后院。
掌柜(心急如焚):咋回事情嘛,咋还不回来呀。
秀才(从大堂跑出):掌柜的,掌柜的,刚打听过了。有人看见小郭小贝两个人一前一后往西去了。
掌柜:往西。不会是给黑风寨的人抓走了吧?
秀才:那咋办?
掌柜(哭腔):我那苦命的小姑子啊。
小贝(跑进后院):我咋就苦命了?
掌柜和秀才:小贝!
掌柜(一把搂住小贝):小贝,你终于回来了!(小贝傻笑)
掌柜(一把推开小贝):野到哪儿去了?小郭呢?
小贝:她吓坏了,在后面跟着呢。
掌柜:啥事能把她给吓坏吗?
小贝(低声):我们见到山贼啦。
秀才和掌柜:啊?(音乐变急促)
小贝:刚一进山,我们就见到山贼抢东西,小郭姐姐抱着我就躲到树后边。
秀才和掌柜:后来呢?
小贝:后来?后来就回来了。
掌柜:那山贼呢?
小贝:早走了。我们在树后面躲了一下午,小郭姐姐吓得浑身是汗。
小郭(气喘吁吁走进来):那是热的。秀才给我拿杯水。
小贝:那你抖什么呀?
小郭(坐在磨边):我我我冷。
掌柜:你到底是热还是冷啊?
小郭:又冷又热。
秀才(端着水从大堂走出):那就来碗温的先。
小郭(喝水):山里蚊子多,我打摆子行不行。
掌柜:打摆子行啊,小郭,你是好样的。
小郭:那人家没有带兵器嘛。要不然躲起来干什么。
掌柜:哎呀,幸亏你没有带兵器。(见小郭瞪眼)我是说,你要是动手的话,区区几个山贼又算得了啥嘛。
小贝(伸出两指):就俩。
小郭(起身):那是先头部队。后头还有人呐。
掌柜:哟,就是,就是。(对小贝)你小郭姐姐纵横江湖这么多年,怕过谁嘛。
小郭(得意):那当然。
掌柜(对小贝):她连苍蝇都敢打还怕山贼吗?(一边拉着小贝进大堂,秀才随后)
小郭(更得意):那当然。(觉得不对)哎,我说你什么意思你?(跟进大堂)有本事你把山贼找过来,我一对一单挑!

次日清晨,大堂。
蕙兰爹搬着箱子下楼。
大嘴(跑上楼):哎哎哎,我来我来。
蕙兰爹:不行,太沉太沉。
大嘴(抢箱子):你都拎得动我咋拎不动呢?
蕙兰爹(松手):好,给你给你。(箱子落地)
大嘴:哎呀妈呀,这啥玩意儿,咋这老沉呢?
蕙兰爹:搭台子用的。
大嘴:搭啥台子?
蕙兰爹:比武招亲呐。
大嘴(见蕙兰下楼):你这比武招亲有啥讲究呗?
蕙兰爹:没啥讲究,就是带好金疮药,万一有个缺胳膊少腿儿,先把血止住,不至于丧命。
大嘴(望蕙兰,蕙兰点头):送命…
蕙兰爹:你别担心,就你这体格,顶多呀,落一残疾。
大嘴(跌在地上):没事儿没事儿,我来我来。
蕙兰爹:你拎不动。
大嘴(抬箱子):没事儿,我来。(箱子落地,又抬)没事儿,我来。(箱子又落地)
蕙兰(笑):还是我来吧。(一手拎起箱子,下楼)
蕙兰爹:哎,我们在东街搭台啊,你们谁想去试试,都去试试啊。(抱着剑出门)
大嘴(望着二人背影):哎呀我的妈呀。(坐在地上)
老白:大嘴,看啥呢?
大嘴:我未来的娘子。
老白:我可告诉你啊,这女孩不是个善碴儿。
大嘴(跑下楼):老白,陪我过去看看去。
老白:你去吧,我一会儿让房看。
大嘴(飞跑出门):哎,好。

字幕:第一场比武招亲后。
后院。
大嘴发呆。
老白(从大堂出):大嘴,我说你楞着干啥呢。那么多客人,赶紧蒸馒头去啊。
大嘴:我就寻思着,你说刚才比武招亲那会儿,老邢一上台,卡嚓卡嚓翻了几个跟头算咋回事儿?
老白:这叫开堂彩。
大嘴:人家比武招亲,他跟着抢啥风头啊?
老白:他抢着风头了吗?你知道杨蕙兰那套刀叫什么刀吗?
大嘴:叫啥刀啊?
老白(神秘状):寡妇刀。
大嘴:寡妇刀?


老白(一边比画):这种刀,八八六十四式,耍起来连自己的老公都敢剁。更何况邢捕头了。
大嘴(低头笑):要不咋说是我娘子呢,那就是能耐是吧。
老白(抄手):但是话又说回来了,老邢也不是一般人啊。
大嘴:他咋不是一般人了?
老白:你看比到最后,人老邢那个跪地求饶的姿势,那就比一般人威武嘛。
大嘴:就他那样儿,就他那样儿。他还叫以身相许呢。他啥人呢,你说。(站起身往里走)
老白(推大嘴):赶紧蒸馒头去,快点儿。

客栈。
满面伤痕的老邢疲惫地进门。
掌柜(抬头放下帐本,迎上):哎呀,我的神呀。(见老邢一瘸一拐,赶紧扶住)老邢,咋回事嘛。
老邢(强笑):摔的,摔的。
掌柜:摔的?摔能摔成这样?(用手摸伤口,老邢惨叫)你就不要再骗我了,是不是黑风寨那帮山贼干的呀?
老邢:对对对呀。我也得和恶势力作斗争。
掌柜:老邢,你为了咱们镇,为了咱们镇上的百姓,真是牺牲太大了。
老邢:保护百姓,维护治安,既是责任,也是义务。吃再多苦,也不在乎,受再多罪,也总要面对。这就是我,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捕头,最想说的心里话。
掌柜(心疼状):老邢,你辛苦了。
老邢(抓住掌柜双手):佟掌柜,都不容易。
掌柜:喝点水吧。
老邢:好好。
蕙兰父女从门外进来。蕙兰哼了一声。
掌柜:回来了。
老邢回头,面露惊恐,飞奔而出。
掌柜:老邢,你咋回事嘛,水都不喝了。(端水追到门口)
蕙兰(叹气):也许我命中注定,是要孤独终老了。
掌柜:你也不要太灰心,要相信缘分。
蕙兰:那你等到缘分了吗?
掌柜:我还没有。(偷看后院)不过快了。
蕙兰(无精打采):那就预祝你幸福啊,可别像我,想当寡妇都没机会。(转身上楼)
掌柜(冲楼上喊):你啥意思吗?当寡妇咋了嘛!你以为我想当寡妇呢。(悻悻然坐下)
小贝(从后院跑出):嫂子嫂子,我抄完啦!(兴奋状)你看,每一张都这么多字儿,而且都是标准的蝇头小楷喔。
掌柜(无视那叠纸):再抄一百遍。
小贝(委屈加生气):凭,凭什么呀。三字经我早就背会啦!
掌柜:我说的是史记。
小贝(跌坐凳上):啊!
掌柜:啊什么?抄不完不许出门。
小贝愤怒加委屈地拿起那叠纸哭着转身跑出大堂。

字幕:第二场比武招亲后
客栈。
老白(下楼):大嘴,我又看了一场,惨不忍睹啊。(大嘴端着碗出现)这哪是比武招亲呐,整个就一血洗七侠镇。(倒茶)哎呀,等你娘子走了以后啊,咱镇的武术教育,起码要倒退二十年。
大嘴:别瞎说了,我娘子才不会走呢。(见蕙兰父女进门)哎呀,回来啦。那啥,这是我新炖的鸡汤,你赶快补补啊。
蕙兰(趴在桌子):苍天呐,我到底做错啥了,你要这样惩罚我。我不过就想嫁个好男人嘛,这有什么错?
大嘴和蕙兰父:没错,没错,一点错没有。
蕙兰(仰头):那为什么要让我天下无敌?为什么?(哭着跑上楼)
蕙兰父(端碗追上):蕙兰蕙兰,鸡汤。蕙兰,鸡汤。
大嘴:这不行,我要帮她,我一定要帮她。
老白:你怎么帮啊?
大嘴(手指楼上):我要打败她,给她一个归宿。
老白(拍桌子):好样的,有志气!(抓住大嘴手臂)在你动手之前,记得把前天新买的鞋给我留下,作为报答,我会给你烧点儿纸钱的。
食客:上酒。
老白:来了。
大嘴(追老白):有你在,我死不了!
老白(挥手):你别逗了,我可打不过她。
大嘴:谁让你跟她打了呀?我是让你助我一臂之力。(附耳悄悄话)

客栈。
蕙兰父女带着行李下楼。
蕙兰父:哎,伙计,(老白:哎。)帮着把箱子抬一下。
老白:哎,来了来了。(跑上楼接箱子)
大嘴(从后跑出拦住蕙兰):哎哎等等。咱俩还没比呢。
蕙兰:你?你会武功吗?
大嘴:不会,但是我有勇气。(停顿)还有足够的金疮药。
蕙兰(叹气):好吧,什么时候比?
大嘴:今天下午,老地方,咱俩不见不散啊。(蕙兰点头叹气转身上楼)那你回去歇会儿,歇会儿。

蕙兰父:蕙兰,还要比啊?
老白:行李我拿!
蕙兰父:麻烦你了。
老白:没事儿,没事儿。(朝大嘴使眼色)
老白把箱子抬到二楼,放下,开始解绳子。
大嘴(拍手出门):也!你拍一,我拍一,懒汉也能娶好妻。你拍二…
小贝和小郭扭打着从后院进。
小郭:史记抄完了吗?你就出门!
小贝:我用不着你管。
小郭:你还敢顶嘴?(揪小贝耳朵)谁借你胆儿?
小贝(奸笑):你喽。
小郭(语塞):我…我不跟山贼动手,那是因为怕被你拖累。你现在给我出去找一个能打的来,我不打他个满地找牙,我就不姓郭!
小贝:我现在去哪儿给你找能打的。
大嘴(从门外进跑向后院):你拍十,我拍十,这个媳妇娶得值。
小郭:哪个媳妇?
大嘴(回头跑来):对了,那个今天下午我在镇口那个戏台上比武招亲,都来啊,(对食客)都来,都来,来啊。(跑向后院)
小郭和小贝:比武招亲?
小贝(奸笑):能打的来啦,你咋不去啊?
小郭(回头看了眼楼上):看来姑奶奶又要重出一次江湖了。

客栈门口。
蕙兰父:蕙兰,别再比了。
蕙兰:哎呀。
小郭(男装打扮,手执折扇):二位请留步。(轻摇折扇)
音乐响起:自从在相思河畔见到你,就像那春风吹进…(镜头在小郭和蕙兰间缓缓切换)
场景切换至蕙兰心理活动:灯光聚焦在楼梯下,手执折扇的小郭和蕙兰起舞。
音乐切换:(恰恰恰)自从在同福客栈见到你,(恰恰恰)就像那春风吹进心窝里,(恰恰恰)我要轻轻地告诉你,不要将我忘记,(恰恰恰)。
场景切回客栈门口。
小郭:听说你的武功不错。(收折扇)咱们来比划比划。
蕙兰父:不行,先得交报名费,两钱银子。
小郭(冷笑):两钱银子嘛。(提高音调)吕秀才!
秀才(从大堂跑出):谁呀,谁呀?
小郭(拉秀才到一边):有没有钱啊?
秀才:有啊。
小郭:多少?
秀才(摸怀里):二钱。
小郭(一把抢下):就是它了。
秀才:哎,什么时候还啊?
小郭:等着吧你。(转身)
食客:算帐!
秀才:一定要还啊。(跑回大堂)
小郭(将银子扔给蕙兰父):时间紧迫,那就开始吧!(摆好POSE)
蕙兰(作揖):那就承让了。(双手拔刀,刀竟是断的)
小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白躲在客栈门后,皱眉)
小郭:排山倒海!
蕙兰:啊!(黑屏,过了许久)公子武功好棒啊,奴家从此便是你的人了。
小郭:啊?

客栈。
众人安慰大嘴:行了,别哭了啊。
掌柜(怒指小郭):郭芙蓉!
小郭(用折扇挠痒):…
老白(愤慨):别人捡了便宜也就算了,你说你一女的跟着凑什么热闹?
秀才(痛心疾首):整整二钱银子。(见小郭猛把折扇摔在桌上)该花还得花。
蕙兰(飘然下楼):相公,你怎么了。
小郭(极不舒服状):谁是你相公!
蕙兰(蹙眉):相公。你这是什么意思吗?
小郭(抖鸡皮疙瘩状):你能不能不要叫我相公?我听着别扭。
蕙兰(妩媚状):好吧,相公。(见小郭又抖)那我改个称呼好了。
大嘴(痛苦状):赶紧改一个,赶紧改。
蕙兰:那就叫夫君好了。(娇滴滴对小郭)夫君。
大嘴捶桌顿胸,痛不欲生。
小郭(寒毛直竖):杨姑娘,我这个人缺点特别多,我有暴力倾向,我特别喜欢打老婆!
蕙兰(媚笑):我就喜欢打老婆的。打是疼,骂是爱。以后你要是一天不打我,我还跟你着急呢!
小郭(结巴状):我,我已经有老婆啦,而且不止一个!
众人齐刷刷看向蕙兰。
蕙兰:那我也认了,人多一点儿,吃起饭来都特别香。(对众人)你们说是吧啊?
众人作痛心状。
小郭(更痛心状):香不了!我们家都穷得揭不开锅啦!
蕙兰(贤惠状):那就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不管你是贫还是富,是好还是孬,我都跟定你了。
小郭(神秘状):哪怕我是个女的?
蕙兰(未经思考):恩,哪怕你是个女的。(忽觉不对)女的?
小郭(狂笑):对不起,(起身)我是个女的。

蕙兰(无法置信):你跟我开玩笑呢吧?
小郭(冷笑着拿下头巾,露出秀发,对观众):以前的我和你一样,头发枯黄,还有分叉,自从用了李大嘴磨的芝麻油以后,一切就变得不一样了。(甩发)
蕙兰(拍桌怒起):好啊,我大江大河都过了,没想到阴沟里翻船,栽在你这小女子的手里。好,你给我等着!
掌柜:杨姑娘,不要难过啊,(走向蕙兰)正所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千里姻缘一线牵,来坐。(让蕙兰坐下)有缘分呢就过门拜堂,(见小郭凑近)去!(继续对蕙兰)没有缘分就天各一方,何必非要舞刀弄枪比武招亲呢?再说了,你的另一半,就一定要有一身好武功吗?
蕙兰思考状。
大嘴(唱):那天在同福客栈见到你,就像那春风吹进我心里…
音乐响起:自从在相思河畔见到你…
字幕:杨蕙兰走了。

客栈门槛。
大嘴(凝望远方):蕙兰…
小郭(在旁跳舞):轻轻的走了,又如她轻轻地来了,挥一挥双刀,只留下俩刀鞘。
大嘴(顺口):说啥呐?
小郭(用抹布拍大嘴):这都多少天了,大嘴,您也该歇会儿了吧?你再这样下去啊,身子骨吃不消的呀。
大嘴(怒):我自己的事儿,我用不着你操心!
小郭:不要再生气啦,大不了我赔你个老婆了。
大嘴:你拿啥赔啊?
小郭(自指):我。
大嘴:你就算了吧。(转身走进大堂)你想嫁,我还不想娶呢。
小郭:哎,我哪点配不上你啊,李大嘴?你要那么想比武招亲啊,回头我单给你摆一局。
老邢(外面进):还要比啊?
小郭:别激动,没你什么事儿,啊。
老邢:幸好没我事儿。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想听哪个?
大嘴:好的。
老邢:黑风寨已经被扫平啦!现场一片狼籍。那帮山贼不是缺了胳膊就是少了腿呀。
众人狂笑。
小郭(递水给老邢):你们办事效率还挺高的嘛。
老邢:不是我们干的。下面说坏消息啊,还有一小撮山贼流窜在外,随时过来寻仇哟。
小郭(紧张状):寻什么仇?
老邢:裾现场山贼供认,有名女子在山寨门口比武招亲,致使山贼死伤大半,事后,她说自己住在七侠镇,欢迎报仇。
小郭:啊?
老邢:别紧张,下面还有好消息和坏消息。想听哪个啊。
小郭和大嘴:坏的。

老邢:她说她叫郭芙蓉。
小郭滑至地上。
老邢(扶起小郭):下面说好消息。该女子临走之前,对山贼严刑逼供,把方圆五百里的山寨全都问出来啦。她到一个山寨就到门口大喊,我是郭芙蓉,我是郭芙蓉。
小郭(战战兢兢):那也就是说…(哭腔)爹,救我!(滑到地上)
大嘴(起身):蕙兰…(到门槛)蕙兰…

客栈大堂。
大嘴呆坐楼梯上。众人围在柜台后计议。
小郭(从厨房出):来了来了!面来了,热腾腾香喷喷的青菜肉丝面。(上梯)大嘴。
大嘴(推开):拿走。
小郭:烫烫烫。(怒)李大嘴,你想干吗!
大嘴(起身下楼):我不饿。
掌柜:平时不饿都吃,现在都两天没有吃了,还不饿?你是不是想成仙啊?
秀才:别说他了,大嘴这种心情吧,我特别能理解。
大嘴(感动状):兄弟,啥话不说了,全在心里。
秀才:这种心情就像当年的八戒离开高老庄。
大嘴:可不是。(忽觉不对)你才八戒呢。
小郭:去去去,不许胡说啊,大嘴能跟八戒比吗?(对大嘴)吃面啊。
老白:就是,人老猪好歹娶上媳妇了,你再看看咱老李呢。
大嘴(急):我也能娶上媳妇,你说要不是小郭在那儿捣乱,你说我跟蕙兰我俩就成了。(沉醉状)到那时候她耕田来我织布,她挑水来我浇园。
掌柜:她挑水你浇园,你还真不客气啊。
大嘴(沉醉中):蕙兰,你冷不冷?饿不饿?想你的心情好忐忑。杨蕙兰…兰…兰…兰…兰…
小贝:我来啦…啦…啦…啦…啦…
大嘴:莫小贝!
小贝:嫂子!
小郭:行了行了,你自己不争气还拿孩子撒气。
大嘴:你说啥玩意儿?
小郭:本来就是嘛。我问你,蕙兰临走之前,看没看你?
大嘴:看了,那能咋的?
老白:咋的,趁这个机会,一伸手一呼唤,(搂住秀才)往肩上那么一搭往回那么一搂。


大嘴:那我俩膀子当时就能让她给卸下来。
老白:这不是还是没种吗?怨不得旁人。
大嘴:我没种?(对小郭)我没种?
小郭:有种,你就干点男人该干的事儿。别老腻腻歪歪,絮絮叨叨,磨磨唧唧。
大嘴(怒):行,行。我今天就让你们看看啥叫男人!
大嘴举起碗欲砸,见众人不语,放下碗,拿起筷筒摔到地上,掌柜怒。
大嘴(低声下气):掌柜的,我不是有意的,晚上你们想吃啥,我给你们做去啊。(溜向厨房)
众人(唱):你说你有种,他说他有种,说起了李大嘴,数他最没种。
大嘴呆望,逃走。

晚上,客栈大堂。
掌柜和小郭收拾碗筷,大嘴吃馒头。
大嘴(抢下一空盘):别别,别浪费。(拿馒头抹盘)
掌柜:一顿饭吃了八个馒头,我就怕你撑着了。
老白:吃吧吃吧,咱胆量不大,架不住咱饭量大呀。
掌柜:大嘴就是个饭桶。
老白:啥桶的缸的。
掌柜:厨房还有馒头接着吃吧,啊。
大嘴(怒起):不吃了!
老白(对掌柜):他还能不吃。
老邢从外进。
掌柜:老邢来了。
老邢(神秘状):小郭不在吧?
老白:你找她啊?(欲叫,被老邢捂住)干啥?咋了?
老邢四处查看。
掌柜:咋了吗?
老邢(压低声音):小郭出大事了!
掌柜:啥事儿啊?
老邢:上次比武招亲那个女的,砍了好多山贼,砍完之后嫁祸给小郭了,结果剩下的山贼凑了三万两银子,要追杀小郭。
掌柜: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我看他敢。
老邢:还真有敢的,黑道三大家族,五毒教,飞刀门和天残派,都想赚这笔银子,分别派了高手来取小郭性命。最快今晚,最迟明晚,就要在这儿碰头了。
掌柜:展堂!
老白:没事儿,都派了谁了?
老邢:五毒教派来的是金银二老。
掌柜:这是外号吧?
老白:对,一个叫金长老,一个叫银长老,合起来叫金银二老。
老邢:飞刀门派来的是美丽不打折呀。
老白(面色凝重):这是姐妹俩。姐姐叫美丽,妹妹叫打折。
掌柜:那就应该叫美丽打折。
老白:她姐老问,我美吗?谁敢说不,腿打折。
掌柜:那就该叫美丽不打蛇。
老白:蛇折多音字。所以叫美丽不打折。(掌柜抓住老邢手)
老邢:天残派派来的是…

老白:等等,不会是上官云顿吧?
老邢点头。老白紧张状。
掌柜:上官云顿?名字很温柔,他厉害吗?
老白:不厉害,和蔼可亲。
掌柜:那就好。(松开老邢手)
老白:但是他残忍,(掌柜拽回老邢手)他是天残派第一高手,江湖上最残忍最没有人性的杀手。凡是被他盯上了,都会被玩腻了涮够了然后置于死地,而且死相很难看。
掌柜(拽紧老邢手):有多难看?
老白:非常十分以及极其难看。
掌柜(默默祈祷):那咋办呀?
老白:事到如今,只有两个办法了。
掌柜:你说。
老白:第一个办法,与其让他勒死不如咱们集体自尽。
掌柜(紧抓老邢):不行,第二个。
老白:第二个办法…

厨房。
小郭:放假?
掌柜:对对对,鉴于你最近的表现, 我决定让你回家呆两个月,
小郭:我最近的表现好吗?(停顿)表现是不错。
老白:两天了,就刷这点碗。
掌柜(止住老白):岂止是好,简直就是出类拔萃,触类旁通。
小郭:这俩词是一个意思吗?
老白:你甭搭理她,她就一文盲。走赶紧回去,收拾收拾我送你回家。
小郭:等等,你送我?你为什么要送我呀?
老白:恩…(抓住小郭)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我一直对你…

小郭(挣脱):呀呀,我对你没有兴趣啊,老白。
老白:没有兴趣可以慢慢培养嘛。(抓小郭)快点快点,走走走。
掌柜(推二人):祝你俩终成眷属百年好合。
小郭:非礼呀,救命呀!
大嘴(跑进):哎哎,干啥呀你呀!(拉开二人)
老白:我告诉你啊,没你的事儿,回屋呆着去。
大嘴(挡在小郭前):这儿我的地盘,要走你走。
老白:葵花…
大嘴(转身跑回屋):回见了您呐。
小郭:李大嘴,你就是没种!
老白(拉小郭):走走走。
大嘴(跑进厨房):住手!(拉开二人)白展堂,点死我!点啊,点啊,点,你点死我!

掌柜(高声):有人要追杀小郭!
老白:最快今晚,最慢明晚,黑道五大高手都到了,就是因为你那倒霉的蕙兰!
大嘴(对小郭):那,那你赶紧逃啊。
小郭:我不逃,我逃了你们怎么办?(对大嘴)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啊。
掌柜:你逃了我们就安全了。
小郭(斩钉截铁):疾风知劲草,烈火练真金。我今天就是死,也要跟你们死在一块儿!(抢过洗碗盆)我要干活!
掌柜:你脑子进水了?
老白(捶房梁):你放过我们吧!
大嘴:我还就不信了!(跑到院中)谁呀?谁要杀小郭呀?啊?我告诉你,杀小郭必须过我这关!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李家沟九代单传李大嘴李秀莲是也!
(哐一声)
老白:不好!(跑进院子)不好,快!(拉大嘴进屋)
大嘴:干啥呀?怎么了?
老白:嘘。他们已经来了。不信你看!(院中插着一排飞镖。老白关门)
大嘴:她们还敢偷袭我,这太不要脸了这也。
老白偷偷溜开。
女子:姐,他骂你。
美丽:楼下的,你知不知道姑奶奶是谁?
大嘴(冲楼上喊):不用知道!跟你说我听声我就知道,是满脸麻子的大窝瓜脸
打折:姐,他又骂你。
美丽:楼下的,姑奶奶明明是瓜子脸!
大嘴:西瓜子吧啊?还拿酱油泡过的!
打折:姐,他变着法骂你。
美丽:楼下的,有种到院子里来。
大嘴:有种你到厨房来。
美丽:你上来。
大嘴:你下来。
美丽(怒):你上来!你就是没种!
大嘴:我没种?(对众人)她说我没种?(起身)我告诉你啊,(众人拦住)你给我找个梯子我上去。我跟你讲,我要冲上去!(被众人捂住嘴)我跟你满脸芝麻的大窝瓜脸决一死战!
打折:姐,他怎么老骂你呀?
美丽(气极):楼下的!你,你等着,姑奶奶这就下来!
大嘴(坐在地上):哎呀妈呀,她下来了。哎呀妈呀她真下了!(哭腔)我怎么办呀?
老白(在楼上):葵花点穴手!
众人静止片刻。
大嘴(起身跑出屋):来呀!爷爷我等着呢!你哪呢?过来呀!
字幕:美丽不打折被捕。

鸡鸣声,客栈大堂。
大嘴咳嗽。
小郭:大嘴,喝水。
大嘴:谢谢郭啊。
老邢(笑从门外进):哈哈哈哈…
老白(迎住):老邢,你这是咋的了?
老邢:那个美丽呀,(作猴状)长得跟美猴王似的,亏她好意思到处问,(翘兰花指)我长得美吗?她那个妹妹叫打折的那个,比她长得还丑啊。美丽要是一百分,打折就只剩零点一分了。
秀才:有那么丑吗?
老白:丑!我刚才从背后点的穴,一看正脸,妈呀,吓的腿都软了。(众人笑)老邢,你说这人啊,(看小郭)有疯死的,(看掌柜)有抠死的,(看秀才)有酸死的(看大嘴)还有撑死的,你说我要活活被丑膈应死的,这名声传出去,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啊。
众人:去!
大嘴:你迟早被人打死。
老邢:别膈应人了啊。说正事儿,五毒教的二老马上就要到了,又是一场恶战呀。你们迎战,我接应。(跑出客栈)
老白:你又走了?
小郭(求救):大嘴。
大嘴(跑出客栈):五毒教的听着,你大嘴爷爷在这儿呢,有种就跟我单挑!
老白(拉回大嘴):回来,喊啥呀?
掌柜(拉回老白):放手放手,让他去!(推大嘴)你是想死吗?赶紧找死去!
大嘴:掌柜的。
掌柜:一点儿忙都帮不上,整天就知道胡咧咧,要么就是吃!
大嘴:那不是他们说我没种,你说我是饭桶吗?我没种我敢这样吗?你见过这样的饭桶吗?(回身出门)五毒教的你听着,你大嘴爷爷这儿呢,有什么招儿你尽管使出来,我要是皱皱眉,我跟你的姓!出来!
怪声(屋顶上):这可是你说的。(大嘴跑回,众人关门)有本事别往屋里躲。
大嘴(吓呆):妈呀,这是啥声儿啊?
老白:蚂蜂。不好,门窗有缝,厨房!
众人跑进厨房。
老白(拾起一根柴):快,大嘴,把门关上。(递众人柴)秀才,把那边也关上。来,挥舞起来,让烟越浓越好,快!
众人挥舞燃柴,烟到处弥漫。
怪声(屋顶上):金长老,早叫你别用追魂蜂,非用,直接放我的夺命蝎,哪会有这事啊。

金长老:大敌当前你少说两句能憋死你啊。
银长老:我说什么啦,你自己没本事,冲我发什么火啊。
金长老:银长老,我敬你是妇人,不要得寸进尺。
银长老:我还得意忘形呢,这事要传出去,看你这张老脸往哪儿搁。(惨叫)啊!你敢放五步蛇咬我!
金长老:你先答应我,这事不外传,否则别想要解药。(惨叫)啊!你疯啦!拿夺命蝎蜇我。
银长老: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了。啊,我的纤纤玉手!
金长老: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解药在哪儿?
银长老:使劲咬他,别松口。
金长老:死老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惨叫)啊,我那火一般炽热的肱二头肌!
屋顶上不断传来呻吟和惨叫。
大嘴(一看情形,跑到院中):来呀,有本事放蝎子咬我呀!爷爷要是皱一下眉头,就是你养的!
掌柜(拉过老白):展堂,去把邢捕头叫来,快点儿。
老白出门,大嘴继续喊。
字幕:金银二老毙命,

客栈。
众人聚在楼梯上。老邢从楼上下来。
老白:老邢,怎么样了?
老邢:哎呀。
众人:说说说。
老邢:金银二老死得太惨了,浑身发黑,都快不成人形了。
掌柜:那咋还不抬下来呢?
老邢:房顶上都是蝎子,谁敢上去啊。(指老白)你上去?(老白:我不去。老邢指掌柜):你上去?(掌柜摇手,老邢指小郭)你?(小郭摇头)
大嘴:要不就我去呗。(转身欲上)
掌柜:秀才拦住。
秀才(拦住):大嘴大嘴,你别去,你万一被蜇死咋办呢?
大嘴:蜇死就蜇死呗,谁叫咱比某些人有种?比某些人吃得多呢?(上楼)
掌柜(追上拉下):李大嘴,李秀莲!你还有完没完了?
大嘴:我就想证明一下我比你们有种!
老白(站在楼梯上):你给我站住!就为了证明你有种,证明你没白吃,你就把命搭上,你这不有病吗,你!
秀才:病得不轻啊,你!
大嘴:我不都你们逼的吗?
掌柜(把大嘴按在凳上):大嘴,有种和鲁莽完全不是一码事儿。
大嘴:那有啥区别啊?
掌柜:我给你讲个故事啊。我有个堂兄,从小脑子瓜得很,(对众人)瓜就是傻,傻就是瓜。(对大嘴)别人说他不敢酒后骑马,非要骑,结果从马上摔下来,断了十几根肋条,别人说他不敢下水,大冬天里扑通就往水里跳,结果冻出一身的毛病,现在还在炕上躺着呢。这就是鲁莽。
老白:你听明白了吗?
小郭(举手):我明白了,有些事情明明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拍大嘴)你不用,非要没头没脑乱冲一气,(对秀才)这说明什么?
秀才:说明这是愚蠢,而不是有种。
掌柜:行了行了,赶紧收拾一下把脸洗了。做点儿吃的,快点儿。(众人散去)事不过三,老邢,这次能不能挺过去呀?
大嘴:肯定能啊,包我身上了啊。
老邢:包你身上,别忘了,上官云顿还没到呢,他随时可能出现。(走出客栈)
老白:咋又走了?
大嘴望向楼上,沉思状。

晚上,客栈。
众人收拾碗筷。
大嘴:吃完了,收吧。(走到门口)这么晚了咋还不来呢?
老白:他等谁呢?这是。
大嘴:上官云顿呐。(对外)哎,再不来我们打烊了啊。
老白:行啦,别喊啦,该来的早就来了,不该来,你请都请不来。
大嘴:我真希望他早点儿来呢,不然我心里面没抓没挠的。(对外唱)你快些来,我已经承受不来,你快些来…
掌柜(走到门口):吃饱了撑的。你要是有种就上楼看看,要是蝎子都跑了,就叫老邢快些来。
大嘴:哎。(边跑边唱)你快些来,我已经…
男子(从外入):来了来了来了,诸位爷,你们好。
老白:对不起,我们打烊了。
男子:是啊,实在对不起,我是来找人的。
老白:你找谁呀?
男子:请问,郭芙蓉小姐在吗?
掌柜(吓退):你找她有何贵干?
男子(友情出演:刘亚津):是这样,我呢,是奉上头的指派,来索取她性命的。(老白把众人挡在身后)麻烦你们帮我通报一声。(掏出一张纸递给众人)这是我的名贴,还请多多指教。(小郭将名贴扔出,男子捡起)
老白:你是上官云顿?
上官云顿:正是在下,还未请教您?


秀才:他是盗圣,传说中的盗中之圣。
掌柜:他厉害得很,你不知道我告诉你。(老白摆出POSE)
上官云顿:白玉汤?
老白:知道就好。
上官云顿:久仰久仰。(凑近老白)您也是来公干的?要不你在这儿盯着,我撤。
老白:少废话,小郭的命我保了。
上官云顿:你看,别介别介呀,能不能再通融通融?
众人(厉声):不能!
上官云顿:既然这样,那我就把大家都送上西天,(众人瘫倒)也省得郭小姐(手挥一圈,指定小郭)这么漂亮可惜了呀,也省得郭小姐一个人在路上寂寞呀。别楞着了,有什么遗言就赶紧写下来吧,(众人再次瘫倒)我今天是一点时间都不宽裕,所以我就不折磨大家了,啊。不过请你们放心,我一定让你们高高兴兴的,平平安安的回老家。(掏包袱)赶紧给我腾个地儿啊。(众人腾桌子)让你们也开开眼,这些个用具啊,都是我经过精心挑选出来的,你们离这么远哪能看清楚啊,来来来,离近点离近点啊,(众人靠近,小郭慢慢走向他身后)每一件用具啊,都是经过上千次的试用,(小郭欲动手,老白止住)客户满意率达99.99%,就拿这根上吊绳来说吧,那是在杀手界里边倍受赞誉呀。
小郭:还是让我先为你效劳!排山倒海!
上官云顿往右一让,小郭扑空,上官云顿顺势一掌拍在小郭背后,掌柜扶住小郭。
上官云顿:你这倒霉孩子,你怎么一点儿也不可爱啊,我惩罚你。我要用我毕生所学,折磨你三天三夜。再说这根鞭,那在打手界里边…
老白:葵花点穴手!
上官云顿右手一抓一带,老白惨叫。
上官云顿(起身):你看你看,要不你怎么说是贼呀,怎么狗改不了吃屎啊,搞偷袭呀你。看在你我都是黑道的份上,就先送你吧。
掌柜:要杀他,先杀我好了!
老白:不,湘玉,(挡在掌柜前)先杀我!
掌柜:不要,展堂,杀我。
老白:杀我,湘玉,你还有小贝。
掌柜(哭着和老白纠缠):小贝托付给你了。
上官云顿:行了,争嘛呀,不都迟早的事儿吗?(拿起绳子)女士优先。
老白:你先来。(哭)湘玉!
上官云顿:麻烦您把脖子伸进来吧,来来来,(掌柜的伸头)这东西有一点儿疼,不过你别挣扎,越挣扎越疼,好。
大嘴(出现在二楼):老贼!
上官云顿转身,掌柜的惨叫。
老白:放手啊!
大嘴:接招!(暗器飞出)
上官云顿(接住暗器冷笑):兄弟,没练过暗器吧?(举手一看)夺命蝎!(惨叫加乱跑)
老白(护着掌柜):绳子!
大嘴(跑下追出):那蝎子可是活物,逮哪儿蜇哪儿。
老白(掐掌柜人中,哭):湘玉啊。
秀才掐昏倒的小郭人中。

白天,客栈
老邢(进门,一边揉肩):亲娘咧,那个上官太惨了,浑身上下被他自己挠的没有一块好皮了呀,就像烤乳猪似的。
众人呕心状。
掌柜:行了行了行了,客人还在吃饭呢。
小郭:大嘴,那么多蝎子都有剧毒,你抓的时候不害怕呀?
大嘴:咋不怕了?那再怕也得上啊,要不你们咋整啊?是不是,掌柜的。
掌柜:大嘴呀,你现在知道鲁莽和有种的区别了?
大嘴:知道了。就看你做的事值不值得,如果值得,那就是有种,如果不值得,那就是鲁莽。
老邢:你说的很好啊,知道你最有种,走,跟我走一趟。
大嘴:干啥去呀?
老邢:上官云顿还躺在衙门口呢,我人手不够,你帮着抬抬。
众人:去吧去吧去吧,大嘴,需要你啊。
大嘴:我不去了,我见血我就晕。
老白:你不去谁去呀,你是咱这儿最有种的。
大嘴(起身往厨房):我还得尝尝菜呢。
掌柜:还得吃呢。
老邢:对了,还有个事儿。
众人:说说说。
老邢:刚刚接到线报,黑道三大家族悬赏十万两,追杀小郭。
小郭昏倒。
众人(扶起,掐人中):哎,小郭,小郭。
小贝趴在屋顶往下看。
老邢:我还没说完呢,你们干什么呀?
秀才:你说你的,说你的。
老邢:追杀令是发了,可是没人敢接啊。
众人:为啥呀?
老邢:五大高手都歇菜了,谁还敢来。
众人释然。
小郭:早说呀你。
老邢(出门):这杀人工具我拿走了啊。
小贝(屋顶,捏着鼻子):谁说没人敢来呀?谁说没人敢来呀?(客栈众人抱作一团)我这不是来了吗?(众人发抖) 哈哈哈哈…

武林外传SF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