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七十一回 吕秀才流连吉庆街 金湘玉巧设惊魂计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七十一回 吕秀才流连吉庆街 金湘玉巧设惊魂计【文字剧本】

第七十一回 吕秀才流连吉庆街 金湘玉巧设惊魂计

【大堂,日】
(郭芙蓉在门口焦急张望)
佟湘玉:小郭,客人这么多你不去招呼客人,伸长脖子看个没完了
郭芙蓉:(担心的)掌柜的,秀才都走了三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呀
佟湘玉:你看就能把他看回来

【大堂,日】
(又一天过去 秀才依旧未归)
佟湘玉:大嘴,这个店就交给我了,你们都听展堂的安排,去吧去吧
白展堂:(手里拿根木棍)好,废话我也不多说了,一回我往东,大嘴往西,小郭往南,谁往北?

(祝无双提刀低着头和燕小六一前一后进来)
郭芙蓉:(拉过小六)哎,小六,小六你来得正好,秀才出去三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我们现在正要出去找他,你跟我们一块儿去吧
燕小六:(摇着手)甭找了甭找了,秀才在十八里铺呢,我刚打那儿回来
郭芙蓉:真的,那他为什么不回家呢?
祝无双:(犹豫的)他 他说还有点事没办完,说办完就回,叫我们不要着急
燕小六:是是~
郭芙蓉:(如释重负)死秀才,办什么事都磨磨唧唧磨磨蹭蹭的,不回家也不懂得带个信给我们,担心死我了
众人:就是
郭芙蓉(咬牙切齿状)看他回来我怎么收拾他,我捏死他,我掐死他,我咬死他 我一脚踹死他(边说边走进后院)
燕小六:(悄悄的)来来来
大家聚拢,燕小六正要说,看见了莫小贝,说:大人说话小孩别搀和
莫小贝:(一脸不服)就跟我多愿意搀和似的
(大家重新聚拢)
燕小六:(吞吞吐吐)这个,秀才,你们也知道
佟湘玉:(急)你就不要吞吞吐吐的,秀才是不是出啥事了?

(莫小贝在门后偷听)
燕小六:十八里铺有个吉庆街这你们知道
祝无双:那条街上新开了家青楼,秀才就在那儿
(众人疑惑)
佟湘玉:十八里铺?青楼?我咋没有听说过
燕小六:新开张的、
佟湘玉:(悄声)嘘,小心人家客人听到
(众人转移)
燕小六:我师傅亲口告诉我的、
祝无双:据目击者称 秀才正在里面喝酒唱歌吟诗作对,乐得跟朵月季花似的
燕小六:嘘,这件事一定要保密,如果让小郭知道,后果不堪设想
白展堂:岂止是不堪设想,简直就是惨不忍睹(边说边挥动手中的棍子,学小郭打人状)脑浆都能给他打出来
莫小贝:(惊吓)脑浆~~~
佟湘玉:你说我的员工怎么能混到这种地方,咱们赶紧合计合计想想办法、
(大家聚在一起窃窃私语)
食客甲:听见没有,他们的帐房先生逛青楼去了
食客乙:你弄错了,他们说的那个青楼呀,在十八里铺,我去过,它就是个普通的酒楼
食客甲:那怎么叫青楼呢
食客乙:它那个清啊,是三 点水的清,不是青春的青,那地我前天刚去过,干净着呢,连个唱小曲的都没有
食客甲:看来他们几个弄误会了
食客乙:来,喝两盅

【小贝屋】
(郭芙蓉在收拾床铺,莫小贝跑了进来)
莫小贝:小郭姐姐
看了看小郭,说:还是算了吧
郭芙蓉;你个小人精,还学会卖关子了
莫小贝:(着急)不是卖关子,是关于那个~~
郭芙蓉:关于哪个
莫小贝:那我说了你千万别着急呀
郭芙蓉:你不说我才着急呢
莫小贝:好 我说

(莫小贝把门关上,小郭很是奇怪)
莫小贝:小郭姐姐,我希望你明白,不管发生什么事儿,我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郭芙蓉:(恍然大悟状,笑着揉着莫小贝的脸说)贝贝,这招对我已经不管用了。你想吃糖葫芦,去找大嘴哥哥
莫小贝:(着急的喊)不是糖葫芦,是秀才
郭芙蓉:(惊讶)秀才,秀才怎么了?你说话说话,你急死我了,你快说话呀
莫小贝:我听他们说,秀才出事了,弄出人命来了
郭芙蓉:人命?
莫小贝:具体的我也没听清,就听他们说当时的场面惨不忍睹,连脑浆子都被人打出来了
(小郭跌坐在地下,莫小贝伸手去扶)
莫小贝:小郭姐姐,小郭姐姐快起来

【大堂内】
佟湘玉:(气愤)这个傻秀才吃饱了撑的
李大嘴:八成是让人给骗了
祝无双:他就是意志薄弱
燕小六:见异思迁,道德有问题
白展堂:说那没用的干啥呀,现在得想办法怎么把小郭稳住
(众人点头)
佟湘玉:(边说边向后院跑)好好好,我先找小郭探探口风,先把她稳住
白展堂:一定要稳住呀,秀才的小命全掌握在你手里了

【小贝屋】
郭芙蓉:(难以置信)脑浆子,脑浆子惨不忍睹
(边喊边往出跑):候哥侯哥
(迎上了进来的佟湘玉):掌柜的
佟湘玉:小郭,你咋了你脸色咋怎么难看的
郭芙蓉:(哭着说)掌柜的你们为什么要瞒着我呀,为什么呀
佟湘玉:瞒你啥了,你说啥呀,我咋一句也听不懂
郭芙蓉:小贝都听到了,掌柜的,我该怎么办?
(哭着趴到佟湘玉身上)我该怎么办,掌柜的
佟湘玉:(拍着郭芙蓉的后背)小郭想哭就哭出来吧,哭出来就好了,我跟你说啊,女人这一生呀,注定是要经受这些考验的
郭芙蓉:(哭着)那凭什么要我一个人经受,我跟她好不容易才走到现在,刚消停没两天,又来了,他怎么也不替我想一想,他这样我该怎么办
佟湘玉:(义正词严)看来只能带回来严加管教,以观后效啊
郭芙蓉:(伤心)命都没了,还观什么后效
佟湘玉:(奇怪)命?(回头看莫小贝,担心的)小郭,你千万不要冲动啊,秀才也是一时糊涂啊,你要给他一个改正的机会啊
郭芙蓉:我给他有什么用,我又不是衙门
佟湘玉:衙门?你不会是想去告他吧
郭芙蓉:我告他干什么呀
佟湘玉:小郭你听我说啊,逛青楼虽然不是一件好事情,但是也不是无药可救,你可不能破釜沉舟啊
郭芙蓉:(奇怪,擦眼泪)等会儿等会儿,什么逛青楼,什么意思呀,你是说他是在青楼里杀的人?
佟湘玉:谁说他杀人了?
郭芙蓉:不是杀人?难不成是自杀?跟一个青楼女子酒后殉情?天哪(又哭倒在佟湘玉肩上)
佟湘玉:(推开)哎呀,什么乱七八糟的,秀才就是在青楼里玩了两天,都好好的,我发誓
郭芙蓉:(看莫小贝,生气的喊)莫小贝
莫小贝:(害怕的躲在柱子后面)我亲耳听见的,除了人命,惨不忍睹,脑浆子都打出来了
佟湘玉:去去去,你东一耳朵西一耳朵的,这么小的娃还学会传闲话了
(转头对郭芙蓉说):小郭,你千万不要听她的啊,秀才活得好好的,就是那个生活作风不太检点,我保证,等他回来,咱们一定好好批评他啊
郭芙蓉:(摇头)掌柜的,你不用劝我,我现在心情非常的好,非常十分极其以及特别的好。哼,既然他没有出人命~~
佟湘玉:那就按照原定计划,等他回来好好教训他啊
郭芙蓉:(点头冷笑)好,就按你说的办,哼,先把他弄回来再说,哼~~~
【后院】
(郭芙蓉在磨刀,佟湘玉和白展堂看到,上前)
白展堂:(满脸陪笑)小郭
郭芙蓉:(拿着刀比划)干嘛?
白展堂:一会儿 我就去十八里铺
郭芙蓉:(继续磨)还费什么话还不快去
白展堂:去去去,我去了之后啊,(上前拉住郭芙蓉)别磨了,我听着慎的慌
郭芙蓉:(不耐烦)有话快说
白展堂:就是我把秀才带回来以后,(拉过佟湘玉)还是你说吧
佟湘玉:你不能对秀才动手
郭芙蓉:放心,我绝不动手
白展堂:动脚也不行
郭芙蓉:没问题
佟湘玉:也不能动刀
郭芙蓉:刀枪棍棒十八兵器我一概不动
佟湘玉:(奇怪)那你打算怎么惩罚他呀?
郭芙蓉:(笑)放心,我自有分寸。老白展堂呀,快去把秀才叫回来吧,叫他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一根簪花和胭脂回来啊
白展堂:行
佟湘玉:我也要一份,后天就是我生日 你忘了
白展堂:(恍然大悟)啊,放心吧。
(对小郭)你们俩放心啊,我保证把秀才带回来,他要敢不回来,我就把他拖回来,
(转身出门)小样的

(小郭继续磨刀)
佟湘玉:小郭,你把刀磨得这么快你想干啥呀
郭芙蓉:(咬牙切齿)我砍死他~~~那我得偿命!砍他条胳膊下来~~~那以后谁伺候他呀!
佟湘玉;你知道就好
郭芙蓉:这把刀 是用来刮胡子的,等他回来以后,我亲自把他的头发眉毛睫毛汗毛,一根根的刮下来,再用簪花沾着胭脂,在他的脑门上刺上四个大字,我是花痴。

(边说边摆出招牌动作)
佟湘玉:(惊吓状)我的神呀

郭芙蓉:更绝的还在后头呢,等他回来以后我亲自演示给你看
佟湘玉:(跑出后院)不用了
(郭芙蓉笑过后继续磨刀)

【大堂内】
(大嘴上菜,小郭倒酒,莫小贝写字,掌柜的在算账)
(小郭出门去张望)
佟湘玉:(悄悄的)大嘴,过来。待会儿要是动起手来你可一定要拉着点啊。
李大嘴:拉倒吧,他那把菜刀磨了一宿了,那家伙吹毛立断,我这胳膊还想要呢
佟湘玉:(打大嘴一下)没出息的。小贝过来

(莫小贝跑过来)
佟湘玉:(温柔的)小贝乖啊,回屋写作业啊,这里实在太危险了
莫小贝:屋里更危险,柜子里有这么大一包辣椒粉,箱子里有这么厚一叠牛皮纸
佟和李:(面面相觑)牛皮纸?
莫小贝:嗯,揭开之后发现,里边有不少黑色粉末,经过初步验证,应该是~~火药!
(佟湘玉要晕倒,大嘴拉住。祝无双和燕小六低着头走进来,郭芙蓉跟在身后。)
佟湘玉:小六,来了,咋了,不会又出啥事了吧
燕小六:(犹豫)这个,嗯~~~
(佟湘玉拉过燕小六)
佟湘玉:过来过来到这边说
郭芙蓉:(不满意)有什么话,当着我的面不能说吗?
祝无双:这事跟你没有关系
郭芙蓉:少来这套,昨天就想瞒我,今天休想,说,怎么回事?
燕小六:这事真的跟你没有关系
郭芙蓉:(摆出架势)排~~~
燕小六:(摇手)别别,你想听就听吧。十八里铺有条吉庆街
郭芙蓉:街上新开了一家青楼,我拜托你说点新鲜的行不行,秀才是不是不肯回家
祝无双:不是秀才,(转头向佟湘玉)是师兄
(佟湘玉愣住)
燕小六:据目击者称,今天老白独自一人杀入青楼,之后再也没出来过
佟湘玉:(伤心)他,他怎么会这样
祝无双:还是据目击者称,他跟秀才以及一妙龄女子,喝酒唱歌吟诗作对,乐的跟朵牡丹花似的。
燕小六:(用说书的口气)玩得兴起,还当众翻了几个空心跟斗,结果叫好声响成一片
(佟湘玉晕倒,众人搀扶)
众人:掌柜的 掌柜的

【后院】
佟湘玉:(哭着)叫你耍,叫你翻跟斗,你是人还是猴呀,那么爱耍你咋不去卖艺呢,明明知道人家会伤心会难过,还做这种事情,你心里到底还有没有我啊,你把我

当成什么人了呀
郭芙蓉:想开一点吧,掌柜的,这就是男人,善变的男人
佟湘玉:女人才是善变的吧
郭芙蓉:你善变吗,我善变吗?还有无双? (思索)无双好像是挺善变的哦
佟湘玉:行了行了,不说这个了,小郭,你说问题会不会出在咱俩身上啊
郭芙蓉:为什么这么说?
佟湘玉:如果咱们俩做得足够的好,魅力也足够的高,他们俩怎么回去逛青楼?
郭芙蓉:哇塞,你有没有搞错,自我批评也得有个限度吧
佟湘玉:不是,我只是觉得这件事情也太蹊跷了,你说秀才出轨倒还情有可原啊
郭芙蓉:(着急)喂喂喂,说什么说什么呢,凭什么他就情有可原
佟湘玉:他一个读书人嘛,啥都没有见过,啥都没有玩过,经不起这个诱惑嘛,但是展堂~~这这~~让人想不通吗!
郭芙蓉:有什么可想不通的,这件事情啊,就说明他从本质上来讲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花痴
佟湘玉:哎呀,胡说
郭芙蓉:我说错了吗,本来就是嘛,他要不是花痴,为什么会去逛青楼;他要不是花痴,为什么连家都不肯回?我跟你说白展堂了吧,咱们同福店里的所有男人,从本

质上讲都是花痴!
(李大嘴从厨房开门出来)
李大嘴:(急)说啥呢,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他俩犯错那是他俩的事,你不能一棍子呼死一船人呐
郭芙蓉:我有没说你,你急什么呀
李大嘴:小郭我警告你啊,他俩是他俩我是我,我对蕙兰那是历经苦难痴心不改呀
郭芙蓉:哦,好象没人让你改吧
李大嘴:行了,掌柜的,我明天一早我就亲自去十八里铺,我亲手把他俩给逮回来
佟湘玉:(带哭腔)大嘴~~~
李大嘴:啥不说了,这都是我该干的。但是掌柜的,咱这出差补助一天多少来着
(郭芙蓉抡起手中的木棍欲打状,大嘴拎盆逃跑)

【大堂,日】
(莫小贝在玩羊拐,小郭芙蓉来回踱步,掌柜的从门外跑进来)

佟湘玉:咋回事情嘛,大嘴也不回来,你说厨子不在咱也开不了张。小郭,你说,大嘴会不会也被扣在那儿了
郭芙蓉:不可能,他就是有那心,他也舍不得花那钱啊
佟湘玉:那也是啊,平时连双鞋都舍不得买,还能~~~
(小六、无双低着头进门来)
郭和佟:小六
佟湘玉:咋了,又出啥事了
郭芙蓉:快说话呀
(小六喝水)
燕小六:我长话短说,大嘴也沦陷了。据目击者称,他与一名妙龄女子在那儿喝酒划拳,乐的跟招财猫似的
佟湘玉:招财猫?
(莫小贝学着招财猫的样子)
祝无双:当众给人表演厨艺,耍刀功,差点没把手指头给剁下来
郭芙蓉:该!掌柜的现在该怎么办呀
佟湘玉:你问我我问谁呀
燕小六:(长吁一口气)如此看来,只有本捕头亲自出马了。佟掌柜你放心,我这就和无双杀过去,不把他们几个全带过来,绝不回来见你
佟湘玉:(抓住燕小六的手)小六啊
燕小六:佟掌柜
佟湘玉:(放开手)你确定自己能够顶得住诱惑吗
燕小六:确定一定以及嘛来着?
郭芙蓉:以及肯定
燕小六:肯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再深的虎穴我得咬牙往里进,否则白当捕头了
佟湘玉:(再次抓住激动的燕小六的手)小六
燕小六:佟掌柜
佟湘玉:(在燕小六手上使劲一吻)全都靠你了
郭芙蓉:(抓住燕小六的手)小六啊,你可一定得回来呀,哪怕救不出他们,你也别把自己搭进去了
郭芙蓉:(端起碗水)这碗酒~~~
燕小六:(接过水)这碗水等我回来再喝,我要是回不来~~
佟湘玉:这碗水酒,我们就把它倒了(顺手把水倒了)祭奠你那随风飘散的良知
燕小六:好(整整衣冠)无双,出发!
祝无双:好(紧随其后跟上)

【大堂内】
(莫小贝在桌上抱着水壶睡着了,小郭和掌柜的坐在门槛上,无双走进来)
郭芙蓉:(急)无双
(无双找水喝)
佟湘玉:人呢,小六是不是也~~
祝无双:(点头)对不起我尽力了,可对手是在太凶悍了。我和小六到了十八里铺之后,他让我在门外等,以便接应他,可我足足等了一个多时辰他还不出来,我一着

急就冲了进去,结果~~
佟湘玉:结果怎么样,你说
祝无双:他正在里面拉二胡呢,乐的跟朵仙人掌似的,脸上的粉刺都乐出来了,一见我进去,还拉着要我唱歌,师兄还在一边起哄,我一着急,连谁是谁都没看清楚,

好不容易才逃得出来,你千万不要怪我
郭芙蓉:既然这样,我就跟他们拼了,我就不信她能男女通吃(起身要出门)
佟湘玉:站住,你一个人势单力薄,嘴又笨,去了也是白去
郭芙蓉:我不去怎么知道是不是白去
佟湘玉:你有没有想过呀,万一对方既温柔又美貌,谈吐得体,落落大方,气质高雅,蕙质兰心,咱俩往那儿一戳,是自惭形秽无地自容,很有可能当场撞墙而死
郭芙蓉:哎呀,少废话,要么闭嘴,要么跟我去你自己选吧
莫小贝:(一拍桌子)我跟你去
郭芙蓉:(感激)小贝
莫小贝:敢在太岁头上抢老公,我看她们是不想活了
郭芙蓉:爽快,姐平时没有白疼你,走着~~
(两人出门)
祝无双:(对佟湘玉)如果你连这点自信都没有,那你还有什么,面子和爱情哪个重要,你不会不知道吧                           

  
佟湘玉:(拍桌子起身)我跟她拼了
(佟湘玉正要出门,莫小贝气喘吁吁跑进来)
莫小贝:不 不用去了,他们已经回来了
佟湘玉:(高兴)真的?
莫小贝:秀才,白展堂大哥还有大嘴,小燕小六,不过后面跟了个女的啊
佟湘玉:女的?
莫小贝:长相我没看清楚,但是穿着特漂亮,跟一仙女似的,你自己看去吧
(佟湘玉跑到门口张望)
佟湘玉:无双,先带小贝回屋躲一下,万一小郭打起来,避免误伤
祝无双:那你呢?
佟湘玉:输人不输阵,回屋补个妆先,走着
(佟湘玉跑上楼,祝无双和莫小贝回后院)

【湘玉屋】
(佟湘玉花枝招展,在镜子打扮)
佟湘玉:(唱)美人美人告诉我,他们到底要什么~~ 当然是你了,这还用问吗。

(对镜头)但是我的心里为啥老是毛毛的
(转回镜子)不要慌不要怕,自信的女人最美丽,我需要你把所有的自信都调动起来,大声地告诉全世界,你才是最美的
佟湘玉:(走下楼)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

(定睛一看,屋里没人,转身要上楼,外面传来大家的声音,接着一伙人簇拥着一名女子进屋,镜头拉近,打在女子的脸上)
佟湘玉:(话外音)打扮得还不错,还算有点品味,长相,也不过如此吗,皮肤虽然白,过两年就黄了,眼睛不是很大,鼻子也不够挺,人中不够长,嘴角下垂颧骨偏

高,这些可都是克夫相
燕小六:湘玉姐,你老问佟掌柜,我跟你说,这佟掌柜是七侠镇最年轻的寡妇,人缘特好,从来没人说她克夫
白展堂:(急)怎么说话呐这是
佟湘玉:(话外音)还是展堂知道护食
白展堂:(悄悄的)这要让湘玉听见还不跟你急了,她那么小心眼不怕给你穿小鞋呀
(众人笑,佟湘玉生气)
佟湘玉:我啥时候给人穿过小鞋呀
(众人抬头,看见楼上的掌柜,惊)
李大嘴:掌柜的,大白天穿成这样,你赶着过盂兰节啊
白展堂:(担心)湘玉啊,你没事吧?
佟湘玉:我没事啊,我很好啊,下面的朋友,你们好吗?
(众人郁闷)
金湘玉:这位就是佟掌柜吧,我姓金(伸手欲握)
佟湘玉:(话外音)跟她握手就代表欢迎她来,回头不好翻脸,可是不握手又显得我小心眼,握还是不握,又是一个大问题

【小贝屋】
(小贝无双两人等待,小贝想出门)
祝无双:你要去哪儿?
莫小贝:这么久了一点动静都没有,我想出去看看
祝无双:不行,外面实在太危险了,一不留神就擦枪走火的,不时闹着玩的啊
莫小贝:可是我还是很担心我嫂子
祝无双:你放心吧,你嫂子见过大世面的,在艰难的处境她都能化险为夷,乖乖的,玩去吧

【大堂内】
(大厅里,大家坐在桌旁)
佟湘玉:金小姐多大呀,看着好年轻啊,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没到五十岁呢吧
金湘玉:我暂时还没到,不过早晚也会到的,人生短暂如白驹过隙
吕秀才:从生到死,往往就是一眨眼的工夫,庄子说得好,与其相濡以沫~
吕金:不如相忘于江湖
(大家高兴)
佟湘玉:(暗示郭芙蓉)有没有搞错呀,当着你的面敢跟人家眉来眼去的
郭芙蓉:没有啊,我觉得挺正常的,拜托,不要把人家想得太坏了
佟湘玉:(咬牙)我拜托你,长没有长眼睛
郭芙蓉:掌柜的你也太敏感了,(对金湘玉)我们掌柜的平时就这样,你不要跟她一般见识啊
金湘玉:不会
佟湘玉:(对郭芙蓉)回头再跟你算帐!(对金湘玉)金小姐,平时很注意保养吧
金湘玉:还好,就跟所有的女孩子都一样的
佟湘玉:孩子多大了呀,男孩还是女孩,上学了没有啊
金湘玉:我没孩子,还没结婚呢
佟湘玉:金小姐贵姓呀
(众人倒)
金湘玉:我免贵姓金,你就叫我湘玉好了
佟湘玉:(结巴)湘 湘玉?
白展堂:(打圆场)你们俩同名,就姓不一样,一个金,一个铜。(对佟湘玉)哎呀妈呀,你掐我干啥呀
佟湘玉:金小姐远道而来,舍下真是蓬壁生辉
李大嘴:(笑)掌柜的还会用成语了~~~(看佟湘玉)一直都会,老用。那啥,掌柜的,我给金小姐做饭去
佟湘玉:都愣着干啥呀,秀才给金小姐到茶,大嘴赶紧去做晚饭,金小姐坐啊
金湘玉:佟湘玉掌柜,我这次可是专程来看你的
佟湘玉:荣幸之至,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吕秀才:那个字念yue, 表示内心的喜悦, (看佟湘玉)掌柜的,随便念
佟湘玉:我听说金湘玉小姐在吉庆街开了家青楼,生意可好啊
金湘玉:一般一般,比起你们这儿的生意可是差远了

白展堂:(对佟湘玉)我跟你说啊,咱们一直误会了,人家那个清楼的清是三 点水清静的清
李大嘴:就是一个普普通通干干净净的酒楼,连个唱小曲的都没有
吕秀才:但生意极好,那叫一高雅啊
郭芙蓉: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拉住秀才)误会你了,候哥
佟湘玉:那我听说某位仁兄在青楼翻跟头,把自己当猴耍,也算很高雅吗
白展堂:当然高雅了,我那时一时兴起,给大家助兴
燕小六:(说书的口气)玩得高兴,还当众翻了几个空心跟斗。我师父说了,人那是纳税大户,模范酒楼
众人和:对
佟湘玉:(对白展堂)现在高兴吗?给我翻一个我还从来没有看见过呢
白展堂:不翻不翻
金湘玉:(对白展堂撒娇)翻一个,翻一个吗
白展堂:(起身)翻一个
佟湘玉:(气)行了,忽然不想看了。你该干啥干啥,不要在我面前晃悠
白展堂:又不给你翻的
金湘玉:好了好了,你呀就听佟掌柜的吧,去吧
(白展堂点头,转身走近后院)
金湘玉:佟湘玉掌柜,我呀真是羡慕你,能有这么好的伙计
佟湘玉:额也很佩服你呀,能把我的伙计一个个都变成你的
(佟湘玉转身上楼,众人招呼金湘玉)
金湘玉:(话外音)百分之二十五

【小贝屋】
(莫小贝和无祝无双在玩羊拐,佟湘玉推门进来喝水)
莫小贝:(惊)请问来者何人
佟湘玉:你美丽的嫂子,不认识了吗
祝无双:好艳啊,外面情况怎么样了?
佟湘玉:好好得很,那个女的果然是个狠角色
祝无双:怎么,连你也斗不过她?
佟湘玉:还没有开始斗怎么就知道斗不过,才一个回合不算输,最可恨的是小郭,一上来就缴了枪搞得我措手不及
莫小贝:小郭姐姐也投降了,不会吧
佟湘玉:这个叛徒,不跟她一般见识
祝无双: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现在才知道谁是自己人了吧
佟湘玉:少来,你还没有经过考验还不好说。金湘玉啊金湘玉,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了,这些帐,我都给你记着回头一并算
莫小贝:那现在为什么不算?
佟湘玉:现在,说实话,我有点毛。别人我不知道,小郭,见她之前气成啥样子了,牙都快咬碎了吧,我回屋画了个妆的功夫,小郭管人家叫姐了:“湘玉姐,她平时

就这个样子,您千万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莫小贝:太不检点了,叛徒,败类,我由衷地,鄙视她(莫小贝和祝无双做出鄙视动作)
(莫小贝起身往出走)
佟湘玉:你上哪儿去呀?
莫小贝:嫂子,你在这儿等我,我去把那个叛徒给你揪过来,看我怎么收拾她
祝无双:(倒水)莫生气莫生气
佟湘玉:不要倒了,喝饱了

(莫小贝把小郭揪进屋)
郭芙蓉:干什么,怎么了掌柜的,找我有事?
佟湘玉:你跟那个金湘玉就算没有事了?
郭芙蓉:谁说没事,我正跟湘玉姐学化妆呢。无双,你知道怎么抹胭脂才能更自然吗?
佟湘玉::这个我用不着知道
郭芙蓉:所以说你这个人没有进步,(对无双)你看她那个胭脂抹得跟猴屁股一样,哈哈
莫小贝:郭芙蓉,你这个叛徒,为这么点好处你就出卖自己的灵魂
郭芙蓉:哎呀,安啦,我跟她就是逢场作戏而已,我对你嫂子才是真心的
佟湘玉:少来这套,老实交待,她到底比我强在哪儿?
郭芙蓉:谁说她比你强了?
佟湘玉:她不比我强,那你们一个个前呼后拥俯首帖耳的,算咋回事?
郭芙蓉:我们跟她就是逢场作戏~~~那我要说,你不能生气啊
佟湘玉:好你说吧,我尽量不生气
郭芙蓉:湘玉姐,给人的感觉就像一阵扑面而来的春风,感觉特别的亲切,而且是很舒服的那种亲切,而且她为人也很热情一点也不做作
佟湘玉:这话说的,我不热情我不亲切吗
郭芙蓉:但是你跟她比起来不就~~掌柜的,你也用不着太难过,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掌柜的,其实我刚才说的吧,都是我个人的看法,那别人怎么看的,那我就不知

道了
莫小贝:等着,我给你打听去

【厨房】
(莫小贝采访大嘴)
莫小贝:李大嘴先生,请你简单谈一下你对金湘玉的看法
李大嘴:(推开莫小贝)干活呢
莫小贝:机器给着呢
李大嘴:那个她这个人吧特别豪爽,仗义,为朋友肯两肋插刀,跟她相处呢,就是一种享受,就好像是春天中的苞米,粒不大,但是特有嚼头,总之,这辈子能交上她

这么一个朋友,一个字,值!
莫小贝:谢谢

【大堂内】
(莫小贝采访秀才)
吕秀才:首先,她很有才华,而且并不流于表,最难能可贵的就是,她从不吹嘘自己,光这一点,就值得我们大家学习,跟他在一起呀,那种感觉好像是在夏天冲浪,

忽上忽下,忽高忽低,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充满着活力
莫小贝:那我想问一下,你说这话就不怕小郭姐姐跟你生气吗?
吕秀才:小孩比较调皮啊,生气也得说,这辈子能交上个这么一个朋友,值了
莫小贝:淘气!
(莫小贝采访燕小六)
燕小六:喂喂喂
莫小贝:我已经开了。您说吧
燕小六:我这辈子就佩服两人,第一是我师父第二就是她,不对不对,我重说重说,第一是她第二才是我师父,跟她聊天,就好像秋天割麦子,再苦再累也无所谓,因

为有收获,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充满了自信。
莫小贝:那我想请问一下,你说这话,就不怕你师父生气吗?
燕小六:再生气我也得说,能跟她交上朋友,那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莫小贝采访白展堂)
白展堂:具体好在哪儿我还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在她面前,无论我做什么事都不会被责骂,也不会被嘲笑,就是那种感觉就像在冬天泡温泉,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是

暖洋洋的。
莫小贝:那我想请问一下,你说这话,就不怕我嫂子生气吗?
白展堂:再生气我也要说呀,能交上这样的朋友,一辈子单身也无所谓,快快快,把这玩意儿拿走。
莫小贝:谢谢啊,谢谢

【小贝屋】
佟湘玉:(拍桌子生气)他真的是这么说的?
莫小贝:(点头)不过嫂子你别生气,我这就把她赶出去
佟湘玉:站住,你要是把她赶出去了,那我不就成了恶人了吗?
祝无双:可她要是再不走后果不堪设想
佟湘玉:无双,你说她会不会有什么妖法?
祝无双:你为什么这么说
佟湘玉:她和他们才认识了多久,这么短的时间就掏心窝子,你不觉得可疑吗?别人也就算了,展堂都说这样的话,这不是鬼迷心窍是啥嘛?
祝无双:那倒也是,我出去侦察一下
佟湘玉:不行不行,我决不能再让你去冒这个险
祝无双:湘玉姐你让我去吧
(佟湘玉摇头)
祝无双:(唱)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32:50
不经历考验怎么叫做姐妹
佟湘玉:可是~~~
祝无双:湘玉姐,相信我,谁都会背叛你,可是我不会,因为我们是姐妹
佟湘玉:(与祝无双握手)最好最好的姐妹
祝无双:走了(转身欲走)
佟湘玉:无双,你一定要回来,我等着你,等着你啊
祝无双:(点头)走了

【后院】
祝无双:(与莫小贝握手)请帮我跟你嫂子说声对不起,我失约了。见到金湘玉湘玉之后我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好姐妹。我知道我这么说有点夸张,我也不想这么

早就缴枪投降,但是实在没有办法,她身上那种感染力让人难以抗拒
莫小贝:好笑死了,太好笑了,你说这话,也不怕我嫂子伤心
祝无双:再伤心我也要说,能交上这么一个朋友,就算我一辈子不嫁人都无所谓

【小贝屋】
佟湘玉:我就知道不该让她去,天呐,我这是招谁惹谁了,为什么要这么惩罚我?为什么呀
莫小贝:嫂子你别哭,他们叛变了还有我呢呀
佟湘玉:你要上哪儿去呀
莫小贝:我去把金湘玉赶出去
佟湘玉:不行,你哪儿都不能去,把你丢掉,嫂子就彻底完了
莫小贝:不可能不可能的,来这边坐,他们跟你毕竟隔着一层呢,可咱俩什么关系啊,我再叛变那也是你小姑子呀
佟湘玉:那倒也是啊,这层关系是丢不掉的
莫小贝:嫂子你放心,呆会我出去以后呢,我不看她,也不听她的,直接把她轰出去
佟湘玉:小贝,嫂子的下半辈子就全靠你了
莫小贝:嫂子,你在这儿等着吧
佟湘玉:保佑 保佑

【后院】
莫小贝:(隔着窗户)嫂子,对不起,敌人实在是太凶残了。我挣巴了几下,硬是没撑过去,不过你放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我永远都是你的小姑子
莫小贝:(转向金湘玉)湘玉姐,你什么时候带我去吃传说中天字第一号的糖葫芦啊?
金湘玉:只要你把论语背出来我就带你去,决定权可是掌握在你的手里
莫小贝:(雀跃)哇塞,太棒了,拉钩,要不说话不算数啊。
金湘玉:好,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莫小贝跑出门,佟湘玉从屋里走出来假装晕倒,金湘玉上前搀扶) 
金湘玉:佟掌柜,你这是怎么了?
佟湘玉:我没有事,你不用担心(话外音)想怎么斗我都奉陪到底,绝不会让你看笑话的

金湘玉:(话外音)百分之五十

【大堂内】
(大家在准备吃饭,金湘玉倒酒,掌柜的下楼)
佟湘玉:金小姐酒量怎么样啊
金湘玉:一般一般,我呀一喝酒就上脸,有时候喝多了还撒酒疯呢
白展堂:胡说,就量非同小可,谦虚地说,千杯不倒
吕秀才:而且是喝得越多,诗兴越大
燕小六:二胡拉得比我都好,快板唱得跟RAP似的
李大嘴:厨艺之高啊,我跟无祝无双我俩加一块都不是个儿
白展堂:就她那刀功,能拿豆腐雕成花,你们信不信
佟湘玉:信,有啥不信的不就是个豆腐嘛
李大嘴:呵呵呵呵,你会吗!
佟湘玉:我,又不是个厨子,要那么好的刀功干啥
金湘玉:就是个雕虫小技,何足挂齿啊
白展堂:湘玉啊,你最大的毛病就是太谦虚了,我必须批评你啊
李大嘴:是,你说大家都这么熟都是自己人,你客气啥呀
佟湘玉:挺熟的了,你们认识几天了?
吕秀才:(举手)我先认识的,三天,感觉认识了三年
郭芙蓉:那咱俩差不多唉,我跟湘玉姐刚见面的时候吧,就感觉认识了好多年,好奇怪哦
莫小贝:哎哎哎,我也是我也是,好像忽然多出来个嫂子似的,而且是升级版的嫂子。
李大嘴:这个我跟你们不一样啊,我每次见到湘玉呢,都好像是第一次见到她一样,你们知道为啥吗?
燕小六:浑身上下充满了新鲜感
众人:(击掌)耶!!
白展堂:湘玉来一个

佟湘玉:不好意思我耶不出来
白展堂:没说你,一边去,来,湘玉,耶!
李大嘴:你看人家耶的姿势多有创意啊
金湘玉:行了行了,你们可别说了,你们要再说啊,我这脸就该红了,咱们虚头巴脑的到此为止,喝酒喝酒,来,我呀先干为敬
众人:(喝彩)湘玉湘玉湘玉~~~
金湘玉:佟掌柜,你也喝啊,你啊就把这儿当作自己的家一样,千万别客气,喝啊
佟湘玉:你还真够客气的
金湘玉:您看,真是不好意思,我把这儿当成我们清楼了
吕秀才:不是清楼胜似清楼
白展堂:都是自己人,整那些没用的,来来来,干一个
(众人干杯,佟湘玉伤心回头上楼)
金湘玉:(话外音)百分之七十五

【湘玉屋】
(佟湘玉趴在床上痛哭,从枕头下摸出一包东西,里面是首饰)
白展堂:这对镯子,是我送给你的
郭芙蓉:簪花是我的
吕秀才:耶,那对耳环左边是我的
李大嘴:右边是我的
祝无双:胭脂是我的
燕小六:水粉是我的
莫小贝:我,是你的
大家:(比划着)我们爱你
佟湘玉:(擦眼泪)你们~~
白展堂:今天是你生日 你忘了,预备起
众人唱:祝你生日快乐
佟湘玉:闭嘴,你们以为给我送点东西唱首歌,这件事情就算完了吗?
金湘玉:对不起,主意是我出的,本来是想给你个惊喜的
佟湘玉:惊喜?我跟你很熟吗?我过生日跟你有关系吗?你以为卖个乖子就能交朋友吗?这样的友情太不值钱了。
金湘玉:对不起,我真的没想惹你生气的,听他们说,你是世界上最好的掌柜,最好的姐妹,所以我一直都想认识你。我也有很多朋友,但大部分都是酒肉朋友,说散

也就散了。今天来,我主要想亲身体验一下,真正的友情是什么样子的
佟湘玉:真正的友情是要用心来换得。(伸手)很高兴认识你
金湘玉:(两人握手)我也是
金湘玉:(话外音)百分之百,耶!
佟湘玉:(话外音)没有想到,还是全军覆没,苦啊!
(大家鼓掌)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