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七十七回 谢捕头盘查店中人 钱夫人巧取同福店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七十七回 谢捕头盘查店中人 钱夫人巧取同福店【文字剧本】

第七十七回 谢捕头盘查店中人 钱夫人巧取同福店

参加演出:

佟湘玉——闫妮
祝无双——倪虹洁
郭芙蓉——姚晨
白展堂——沙溢
吕秀才——喻恩泰
李大嘴——姜超
莫小贝——王莎莎
燕小六——肖剑
谢步东——句号
钱夫人——田玲
小米———张青

【屋顶--夜】

老白与谢捕头对峙着,众人爬上来。

秀才:怎么了?
老白:别过来,别过来此人武功了得,中了我的葵花点穴手还能活动自如。
谢捕头:你的点穴手跟谁学的?
老白:废话少说,钱我们一个子儿都不会少你的,人你什么时候交?
谢捕头:什么人?
小六:就是被你绑走的那小女孩,你以为装傻就能逃过一劫?
老白:(把小六拨到一边)只要你肯交人,我可以保证让你全身而退。
谢捕头:你保证?私下谈判那是违法的,连这点法律常识都不知道吗?(趾高气昂)这个案子谁是负责人?
老白小六:我。
谢捕头:到底是谁?
老白小六:我。
小六:(上前一步)我是本镇的唯一捕头燕小六。(拔刀,收刀)少废话,你姓嘛,叫嘛从哪儿来,到哪儿去,家里几口人,人均几亩地,地里几头牛,说说说……(

谢掏出捕快牌在小六面前晃几晃)你是?我还没看清楚呢我。
谢捕头:甭看了,鄙人免贵姓谢,衡阳谢步东。
小六:(兴奋,抱拳行礼)关中总捕头……(回头,连着指谢捕头)
众人:的候选人。
小六:候选人也是人呐。(摆正帽子)候选人这边请,慢点走,慢点走。(众人下屋顶)

【大堂--夜】

众人打量谢的牌子。

老白:来我看看。(从掌柜的手里拿过牌子)
无双:师兄来我看看。(秀才来抢)你看不懂。(小六抢过牌子交还给谢)
谢捕头:(指小六)他谁呀?
众人:我们镇燕捕头。
谢捕头:我听说你们镇有一个捕头姓刑啊。
小六:(几乎贴着谢的脸,谢连连躲避)那是我师傅,(走出数步)现在在十八里铺当捕头呢。您认识他?
谢捕头:不认识,听说过,我听说他还活捉过盗神姬无命?
小六:对对,那就是他那就是他,您的大名我也是从他那儿听说的。
小郭:(叫来小六,轻声)他是谁呀?他很有名吗?
小六:废话嘛,谢捕头专办绑架案子,(谢喝水)衡阳那宗绑架案子,就是他一手干的?
老白:(大喊)拿下。(谢有些慌乱)
小六:一手办的,办的。
老白:说清楚了。
谢捕头:非常惭愧,由于我介入的晚,当事人吃了不少苦啊。
老白:您等会儿,我们这案子您怎么知道的?
谢捕头:不是你们请我来的吗?(众人面面相觑)飞鸽传书啊,(掏出一封信)这信是不是你们写的?
老白:(接过信,众人看毕)这封信的字迹跟前几封不大一样。
谢捕头:干嘛呢?嘀咕什么呢?
老白:没事,反正甭管是谁写的吧,您已经来了,只要您来了那我们就好办了。
谢捕头:那可未必,我丑话说前面,我只负责办案,不负责当事人的安全,如果死了伤了缺胳膊少腿的,跟我没关系。(掌柜的听后昏倒)
众人:掌柜的掌柜的。(过了一会,谢捕头端碗喝水,小六一直倒,谢一直喝)
无双:谢捕头啊,这个案子,您打算从什么地方入手呢?
谢捕头:(打个嗝,对小六)好了。(对众人)现在还不清楚,经过初步的调查,有一点可以肯定,这绝对是一伙职业的绑匪。
大嘴:(给掌柜的捶肩)绑匪还有业余的?
谢捕头:你想早点破案吗?不要多说话,干好自己的事情。
小六:(指手画脚)听听人家谢捕头说的,谢捕头怎么说你们就怎么,(掌柜的拉小六)我还没说完呢,你们拽我干嘛?
掌柜的:(贴着小六耳朵)这人行不行?
小六:(谢喝水)开嘛玩笑,关中总捕头……的候选人,专破绑架案子,还信不过?
掌柜的:可他连自己人都分不清楚,刚才差一点把展堂都给打了。
谢捕头:(放下碗)没有时间废话了,赶紧把那勒索信给我拿来,(打嗝)我要研究研究。
老白:喝成这样了,(掏出信)用不用我们提供点现成的线索?(递给谢)
谢捕头:(接过信)需要的时候我会跟你说的。


小六:(倒水)谢捕头,您办案子那我干点嘛呢?
谢捕头:困了就睡,饿了就吃,我喜欢独自办案,不好意思。(过了一夜)

【大堂--清晨】

鸡叫,众人围着榆木桌子睡的横七竖八,谢捕头研究了一夜勒索信。

谢捕头:(拍桌子,众人惊醒)成啦。
老白:倒水倒水。(小六倒水)
谢捕头:经过我一宿的研究和琢磨,这个案子我找到突破口了。
老白:(还迷糊着)啥突破口?
谢捕头:你们看,看看这信这两封信。看出什么没有?
老白:没看出来。
谢捕头:(得意的笑)第一封信第二封信和第三封信,这笔迹,这就不是一个人写的嘛。
小郭:(打个哈欠)聪明,还有呢?
谢捕头:还有,我刚才说的这笔迹呀。这撇这捺,这句号,明显没有画圆嘛。
大嘴:合着你研究了一宿就研究出个句号啊?打住吧,我看你像个句号。
谢捕头:你在怀疑我办案的能力吗?
大嘴:不是,这三封信我们当时拿着当时就看出来了。(无双懒洋洋的样子)
谢捕头:看出什么了?
小郭:第一封是丐帮小米写的,第二第三封是绑匪写的。
谢捕头:那你们怎么不早说啊?
老白:是你不让我们说的,说你需要的时候我们再说。
谢捕头:那还废什么话啊,赶紧传唤小米。
众人:快去,快去。
大嘴:我给你叫去。(小六倒水,过了一会,大嘴回客栈)坏了坏了,小米不见了,还有他那个铺盖,还有他那个碗都没了。
谢捕头:看看,看看,现成的嫌疑人怎么就给放跑了呢?
老白:(愤怒)我出去看看。
谢捕头:你等会儿。(小六拉老白回来。)
小六:你回来。
谢捕头:燕捕头。
小六:给你倒水。
谢捕头:倒什么水,把好大门,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任何人出去。(小六去关大门,谢指着老白)你,跟我来。(二人走去后院)

【大嘴秀才房间--日】

谢捕头抖抖披风,坐下。老白一脸的不屑。

谢捕头:你的武功是跟谁学的?
老白:这跟案子有关系吗?(W)(编注:等待对方反应)跟我娘。
谢捕头:你娘是什么人呐?
老白:(怒)我娘是生我的那个人。
谢捕头:性别,(又觉不对)她姓什么叫什么?
老白:我娘姓白,人称白三娘,(谢一脸认识的表情)咋认识?
谢捕头:不认识。听说过,既然你娘是个捕快,那你怎么心甘情愿当上跑堂的呢?
老白:我还是那个问题,(坐)这跟案子有关系吗?
谢捕头:怎么没关系啊?你不要忘了,你是第一个发现那小女孩被绑架的人呐。
老白:那又怎么样?
谢捕头:怎么样?通常大部分绑架案,第一个报案的,有五成的机率就是绑架者。(起身)如果是熟人呢,那这个机率翻一倍。
老白:哦,五成的机率再翻一倍,那就是十成了,(起身)来,你直接把我带回去得了,带回去吧。(双手待铐状)
谢捕头:你招了?
老白:(急)我招什么我就招了?
谢捕头:不要激动,我的意思是说,你要是不招我怎么带你呀,是不是。
老白:谢捕头,我非常相信您的办案能力,但是咱办案总得靠点谱吧。(扶谢坐下)
谢捕头:你的意思是我不靠谱了?(拍桌子)我怎么就不靠谱呢?
老白:你当然不靠谱了,我绑架小贝我图什么呀?
谢捕头:这理由很好找啊,你是个跑堂的,平时被人呐喊过来招过去,你心里很不满,怎么办呢?要绑架掌柜的呢,没人给你发工钱,所以……
老白:小贝她嫂子也就是我们佟掌柜,那我是未婚妻。
谢捕头:那嫂子要出嫁,小姑子不同意,有些人为了追求自己的幸福,所以绑架他人下了毒手,(老白气愤的不得了,走去炕边,坐,谢跟上来,拖起老白的下巴)浪

子回头金不换,如果你把人交出来,我保证,你是不会被杀头的。
老白:(起身)谢捕头啊,你好意我心领了,你还有事吗?没事我先走了你坐啊。
谢捕头:(老白跑出屋,谢追)你还没审完呢,站住站住。

【大堂--日】

老白急匆匆走进大堂,欲出门,小六拦阻。

小六:站住站住,你干嘛去?
老白:(拇指指身后的谢)他说我是绑匪,我潜逃总行吧?以前你师傅再怎么胡闹也有个限度啊,这位呢?看看这位。
小六:谢捕头,搞错了,老白,自己人。
谢捕头:是不是自己人我清楚,我让你看大门,犯人要跑了,你负得了责任吗?
小六:负不了,您看,谢捕头,你说老白是绑匪,有嘛证据吗?
谢捕头:原先没有现在有了,你都听见了,他要不是绑匪他为什么要潜逃啊?
小郭:(老白拉开小六刚要爆发,小郭走过来)喂,我说你是来办案的还是来添乱的?(撸袖子)
谢捕头:这位姑娘,你在怀疑我办案的能力吗?
小郭:你翻来覆去就这么一句话,你能不能说点别的?我告诉你,不光我怀疑你我们大家都怀疑你。
谢捕头:(看看众人)燕捕头。
小六:您喝水。
谢捕头:喝你个头。
小六:不是您看,我倒不怀疑您的办案能力,但是您说老白是绑匪,总得讲点证据吧?
谢捕头:(一脚踩在凳子上)不好意思,讲证据不是我的风格。
掌柜的:那您的风格是?
谢捕头:大胆假设,小心论证,现在是假设阶段。梢后就有详细的论证了。
老白:(急)那您能不能快着点?时间不等人。
谢捕头:接下来……
小郭:行了,审我吧,快点儿。
小六:我给您看门。(二去走去后院)

【大嘴秀才房间--日】

二人坐在桌旁,小郭吃着李子,那个酸呀,谢捕头抖抖披风。

小郭:您要不要来一个?
谢捕头:没那牙口。请你仔细的描述一下,你和当事人的关系?
小郭:我跟她就是同屋也是姐妹。
谢捕头:姐妹,有意思,以前一个案子就是姐姐绑架妹妹。
小郭:恩?
谢捕头:我不是说你。
小郭:(起身)知道,你随便说啊。我的气量比刚才那个老白大得多。
谢捕头:那好吧,那你跟当事人之间就没有点什么事吗?
小郭:什么什么事啊?
谢捕头:就是有什么冲突没有啊?
小郭:我们经常冲突,有时候还吵架,动不动就动手。(小郭比划着,伴着声音)A型B型AB型O型全都有。(谢抱头趴在椅子上)人呢?
谢捕头:暴脾气,不要太暴力嘛。
小郭:你什么意思啊?(坐)
谢捕头:不要误会,我绝对没有怀疑你的意思。在这些人里面你的嫌疑是最小的一个。
小郭:凭什么呀?
谢捕头:是这样的,前些日子我见了你的父亲,我亲眼见的,我们还握了手,至今都没舍得洗。(谢陶醉中,小郭表示恶心)衡阳那个案子,多亏了你老父亲。如果没

有他,那当事人连命都保不住了,短短几天,我学到不少东西,那真是受益非浅。说起这事儿,真是,还得了不少虚名,惭愧。(不好意思)
小郭:你说这些干什么呀?这跟案子有关系吗?
谢捕头:俗话说的好,虎父无犬女啊,我百分之百相信你,绝对不会干出那种事情。
小郭:(急)拜托你啊,这件事情跟我爹有什么关系?我是我,他是他好不好?我做的事情跟他没关系。
谢捕头:这么说,这事跟你有关系了?
小郭:(起身)我可没这么说啊,你不要胡说八道啊。
谢捕头:脱口而出,一般都是心里话。
小郭:(有些气,忍着)那我的嫌疑还是最小吗?
谢捕头:呵呵,你可以走了,拜托,麻烦通知下一位。(小郭出屋,秀才进来。谢抖抖披风,秀才咬手指头)你和当事人的同屋是什么关系?
秀才:当事人同屋,你是说芙妹啊,我女朋友。
谢捕头:你的女朋友,有没有抱怨当事人呢?
秀才:抱怨,具体是指??
谢捕头:就是发牢骚,背后说她坏话。
秀才:每天都说,小贝呀,老是惹芙妹生气,不过这两人转眼就和好了。
谢捕头:是真的和好还是装出来和好?
秀才:应该是真的和好,这两人都是直肠子。
谢捕头:他们什么肠子,我会判断,你只需要告诉我,你的女朋友和当事人发生冲突以后,她有没有说出要报复之类的话呀?
秀才:报复谁呀?(W)小贝呀,这怎么可能呢?(笑)
谢捕头:凡事都有可能,你就大胆的说,你的话(看看门)我会替你保密的。
秀才:(拍桌子)用不着保密,大家都是自己人。芙妹把小贝当成自己的小妹妹,什么好吃的好喝的给她留着,小贝犯了错帮她担着,对她比对我还好哎。
谢捕头:难道这还不说明问题吗?

秀才:什么问题呀?
谢捕头:以前我就办一个案子,姐妹俩为争一个男人大打出手,挠的是头破血流。
秀才:stop,停停,你知道小贝多大吗?
谢捕头:多大?
秀才:十岁,拜托你大胆假设之前先小心调查一下下。
谢捕头:(拖着下巴)难道没有别的什么事儿?
秀才:没有。
谢捕头:你再好好的仔细的。
秀才:用不着回忆,你有这闲功夫啊,自己出去看看,老盘问我们,这有用吗?
谢捕头:(敲桌子)住口,(秀才咬手指头)我怎么办案还得你教我啊?出去,(秀才刚走两步)回来(迅速回来坐下),帮我传下一个人。
秀才:yes,sir。(骑马状奔出,大嘴呆呆的看着谢,谢抖抖披风,三次才成功)
大嘴:你要起飞啊?
谢捕头:你跟当事人关系怎么样?
大嘴:(吃着花生)还行吧,她虽然不听我的,但对我还算客气,咋的了?
谢捕头:(看看大嘴)衣服挺新呐。
大嘴:我在厨房工作,只能穿旧的,那新衣服一穿就脏。
谢捕头:(看看大嘴,大嘴不敢再吃,放下碗,请谢来吃,谢拒绝)收入怎么样?
大嘴:还行吧,一个人单身过日子还行,娶媳妇就难说了。(拿回碗)
谢捕头:有人了吗?
大嘴:有了,但是,(欲言又止)这跟本案有啥关系吗?
谢捕头:随便问问,打算什么时候娶亲啊?
大嘴:这由不得我了,得看人家的,关键就是没钱呐。咋地也得把房钱先挣出来吧,要不然你娶回来住哪儿啊?一想起这事儿我脑瓜仁都疼,
谢捕头:但是你这个现状,对你的收入,买房子困难点吧。
大嘴:可不咋的,现在房价多贵呀,我跟你说,我一个月才二钱银子,我也就只能琢磨琢磨那经济适用房,(想了想)你不会怀疑我吧?
谢捕头:不是怀疑,每个人都有嫌疑,只不过你大而已啊。
大嘴:凭啥呀?
谢捕头:绑架图什么?
大嘴:钱呐。
谢捕头:你缺什么?
大嘴:钱呐,开啥玩笑啊,我要真赚钱我还需要绑架啊我呀。
谢捕头:那你还有别的什么办法吗?说出一条来,立马走人。
大嘴:我有手艺是吧,我摆个摊,我卖羊肉串行不行啊。
谢捕头:那你卖多少羊肉串,能赚回两千两,算过吗?
大嘴:我不跟你说,你爱咋怀疑咋怀疑,小贝没回来,说啥都没用,还审案子,净瞎审还不如老刑呢。(起身便走)
谢捕头:站住。
大嘴:干啥呀。
谢捕头:我还没问完呢。
大嘴:我告诉你,我能说的都说了,我爱抓就抓,爱打就打,我还不伺候你了呢。
谢捕头:出去。(大嘴坐下)
大嘴:(横)你是不是还想再找别人?
谢捕头:对啊。
大嘴:你是不是还想再找佟掌柜呀?
谢捕头:没错。
大嘴:你自己叫去,(谢将刀放在桌上,大嘴满脸桃花开)还是我去吧,不麻烦你老人家了。(大嘴出屋,掌柜的进屋,谢示意掌柜的坐,掌柜的坐下,谢抖抖披风,

把自己整个脑袋包住)
谢捕头:怎么天黑了呢?(弄好)
掌柜的:折腾完了没有?问了一个上午了这个案子有啥进展没有?
谢捕头:有进展,经过我……不对呀,这案子是我审的,经过我的努力,我发现,这个店里每个人都有嫌疑,而且嫌疑最大的就是……
掌柜的:是谁呀?
谢捕头:是谁并不重要,你也开始相信,这个案子是自己人干的啦?
掌柜的:额啥时候说额相信了?
谢捕头:不相信你为什么要问呢?如果你根本就不相信,你绝对不会问呐。
掌柜的:你觉得做这种文字游戏有意义吗?
谢捕头:那你是在怀疑我办案的能力了?不用回答,我只做我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掌柜的:你应该做的就是在这儿胡猜乱问拖时间。
谢捕头:怎么叫拖时间呐,绑架案都是这么办的。京城的郭巨侠,知道吧?就是这么办的案,先审查后分析,主要是作案动机,衡阳那个案子那就是家贼所为。
掌柜的:那总不可能每个案子都是家贼所为吧。
谢捕头:我又没说一定啊,只是可能啊。
掌柜的:怪不得那个小员外会少了缕头发。
谢捕头:那就是绑匪干的,要不是我的努力啊,换个人,他那条小命就没啦。
掌柜的:还以为你是专家呢,没有想到,早知道你是这样就不应该请你来了。

谢捕头:(疑惑)什么,是你请我来的?
掌柜的:对呀,我听小六说你是专办绑架案的,就写了封信叫无双飞鸽传书啊。
谢捕头:那你怎么不承认呢?
掌柜的:小六有自尊心呀,展堂又不相信你们这些捕快,剩下那几个就知道跟你一样瞎咋呼。
谢捕头:这么说话,我辞职我撂挑子我不干了。
掌柜的:那太好了,额这就送您出去吧啊。(起身,掏银子)对对对,这是辛苦费,你从哪来的就回哪去吧。
谢捕头:呵呵,那你让我来我就来,让我走我就走,你把我当成什么人啦?
掌柜的:额错了,给你添了很多麻烦,你拿着银子赶紧走人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谢捕头:那不行,那不行。(秀才推门而入)
秀才:来了来了终于来了。第四封信第四封信,你看你看。(谢刚要看,掌柜的一把拿过来,三人看信。)

【护食记】

掌柜的拿着根骨头逗大大,大大打滚要骨头,掌柜的把骨头给大大.小六前来,也想要骨头,大大不肯,于是小六跪求大大,还在地上翻来翻去,最后想抢,还是没成

功。

【大堂--日】

众人看着信。

谢捕头:哎,信上写的什么?
小郭:匪徒让我们准备好银两,然后到指定的地点去交接。
谢捕头:多少钱?
大嘴:十万两。
谢捕头:还等什么呀?拿钱去呀。
掌柜的:可额们没有拿多的钱呐。
谢捕头:想办法呀找亲戚,亲戚没有找朋友,朋友没有找高利贷。
老白:高利贷总得有东西抵押呀。
谢捕头:这房子值多少钱?
掌柜的:最多七八百两,乱七八糟全加上,最多凑到一千两这已经是极限了,(哭起)小贝呀。
众人:掌柜的掌柜的。
谢捕头:别管她,你不要激动,把信给我。(接过信)我发现个奇怪的现象。
老白:啥?
谢捕头:看这信的字迹和前几封都不一样啊。
老白:(敲桌)这说明绑匪不止一个啊。
谢捕头:更奇怪的是,在七侠镇绑的人,为什么要到衡阳去交接呢?
大嘴:衡阳是您老的地盘啊,他们这么做那是向您示威的啊。
谢捕头:岂有此理,这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小郭:那就无需再忍,老谢这次可全靠你了。(一拳打在谢身上,谢倒地)
老白:(扶谢)慢点,慢点。
谢捕头:没关系,咱们兵分两路,我回衡阳,召集所有兄弟,追查绑匪下落。
秀才:那我们干什么呢?
谢捕头:你们留下来想尽一切办法筹集赎金。
老白:好。
谢捕头:就等我胜利的好消息吧。
小郭:快走不送。(谢一晃一倒的走出客栈)
老白:慢点老谢。(小郭关门)
掌柜的:(哭)咱们从哪而凑到十万两银子啊。
秀才:不是十万两,是四千两。
老白:嘘,刚才那封信是假的是咱自己写的,就是为了哄谢捕头回去。
小郭:(打开信)真的信在这儿呢,快看。
秀才:看看,看看。
掌柜的:(看过信,还是哭)四千两银子。
老白:(安慰道)这总好过十万两吧。咱们手里已经有两千两了,再凑巴凑巴。应该能凑够吧。
掌柜的:(众人互相看着,掌柜的继续看着信哭)小贝呀。
大嘴:掌柜的。

【掌柜的房间--日】

掌柜的在一件一件的盘算自己首饰的价格。

掌柜的:戒指算二两,玉镯算二两。(门外小郭声音)
小郭:(钱夫人闯进来,小郭没拦住)哎呀,谁让你进来的?
钱夫人:你拽我干啥呀,我来看看怎么的?
小郭:你要再不出去我对你不客气了啊。(刚要出手)
掌柜的:小郭,(小郭停手)找额有事吗?
钱夫人:佟掌柜呀,咋着,我听说那小贝出事了?(W)不是我耳朵长,这全七侠镇全都传开了。
老白:这事跟你没啥关系啊。
钱夫人:那关系啊,那就算了吧,本来呢我是想给你们帮个忙啥的。
掌柜的:谢谢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
钱夫人:(拿起一个镯子)这镯子成色不错啊,多少钱呐?
掌柜的:三两银子。
钱夫人:(直接上桌上放三两)你别误会啊,咱俩呢虽说不大对付,可我跟小贝那孩子没仇啊,你说这孩子出事了,我这做长辈的心里也着急啊,这不刚才我们老钱让

我过来看看,看有啥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说吧,还差多少银子?

掌柜的:两千两。

【大堂--日】

掌柜与钱夫人在客栈内转了一圈。

钱夫人:明人不说暗话,你这店呐,值不了那么多钱。
掌柜的:额知道,你能给多少差不多就行了。
老白:甭跟她废话,明知道她是趁火打劫的,还跟她废什么话呀。
钱夫人:(坐)你们这个地界儿谁说了算呐?是他呀还是你呀?
小郭:我说了算,钱夫人,您该干嘛干嘛去。我们还有事,快走不送。(说着就推钱夫人出门,钱夫人一招将小郭擒住)
老白:干什么?
小郭:掌柜的。
钱夫人:(放开小郭)别以为只有你会武功。七十二路小擒拿手我早就学会了,咋着,要不要比划比划?
小郭:那敢情好啊,赐教。
掌柜的:都给额住手。
钱夫人:佟掌柜,我没时间跟你们这磨叽。痛快点,这个店我最多给你一千两。
掌柜的:成交。
小郭:那剩下的一千两怎么办?
掌柜的:(对小郭轻声)回头再想办法。
老白:湘玉,过来。(掌柜的小郭走到老白身边)店都没了你怎么想什么办法啊?上哪儿筹钱啊。
钱夫人:没钱可以跟我借啊。
掌柜的:可以吗?
钱夫人:当然。
掌柜的:只要你肯借,额保证还。等这件事情过去之后,额就回汉中拿钱,三分利。
钱夫人:利息就算了,免得你们又说我趁火打劫。
小郭:(不屑)切,你会有这么好心。
钱夫人:话还没说完呐,钱我可以借给你,但是你得答应我个条件,你给我当三年的使唤丫头。任打任骂,(小郭鄙视之)叫你干啥就干啥,你要是不肯的话,那就当

我啥也没说。
掌柜的:肯,就这么定了,你回去拿钱吧。
钱夫人:(拍掌柜的肩膀)爽快。你把房契和地契给我准备好啊,我马上就回来。(钱夫人出门,掌柜的回头看看二人,无奈)

【钱夫人房间--日】

小贝焦急的等待着,钱夫人推门进屋。

小贝:你回来了?我嫂子咋说?
钱夫人:(二人坐在桌旁)你别着急,你嫂子不会不要你的。
小贝:真的,那我现在可以回去了吗?
钱夫人:我跟你说了,你别着急嘛。她现在正在气头上呢,你说你现在回去那不等于找死?她那个脸色啊,都是绿的,我还听见她跟那老白说啊,说为了让你长点记性

,只要你一回家,就是一顿毒打。打完之后呢,再找那个牛皮绳啊,给你吊在那门口,当街示众,供人参观,每张票三文。
小贝:(起身)太毒了吧,都什么时候了。你说她咋还生我气啊?(坐床上)
钱夫人:(起身,走到床边坐下)小贝呀,你自个儿琢磨琢磨呀,你呢,偷了人家小郭的首饰,还想离家出走,又把那首饰拿到我这儿来当,这一天一宿不回家,你自

个儿想想,这是啥罪过呀。
小贝:我又不是故意的,再说,是她先拿我冰刀的嘛。
钱夫人:这话你跟她说去,我又没怪你。
小贝:(钱夫人起身,走到桌旁坐下,小贝跟过来)不是,钱夫人你答应过我。要能帮我劝我嫂子,我才留下的。
钱夫人:你放心,只要有我在,没有人敢难为你,你那个嫂子虽说不太喜欢我。(倒水)可是啊,她总得给我点面子,你说上次啊,要是没有我那千年人参,她现在还

昏睡着呢。小贝呐,你呢就在这儿啊,好好的呆着,过两天呐,我再去找你嫂子好好谈谈,给你求求情,我想啊,她绝对会给我面子。

【大嘴秀才房间--日】
众人逼着秀才交出地契。

掌柜的:最后警告,把地契交出来。
秀才:(抱着地契)这是我娘留给我的。
老白:我问你,是小贝重要还是地契重要?你自己好好想想。
大嘴:(上前,老白退)秀才,我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呐。(拿出菜刀)
老白:(拦住)大嘴大嘴,使不得使不得。
大嘴:松手松手,掌柜的,这把玄铁菜刀我贡献了。
掌柜的:(接过刀)这本来就是额的,是额借给你用的。
大嘴:那至少证明我比你有魄力你知道不?
秀才:芙妹。
小郭:你不要问我,我想你知道我的答案,对不对?
秀才:(递给掌柜的地契)掌柜的。
小郭:对了掌柜的,你还需不需要别的?我那儿还有点儿首饰。
掌柜的:你先拿来吧,以防万一。等小贝回来之后,咱们还要考虑安家的问题。秀才等这件事情过去以后,你跟小郭的婚礼费用额全包了。

秀才:我不是担心那个,为了小贝,让我倾家荡产我也乐意的,我只是觉得吧,从一开始我们就没什么主动权,他们叫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得干什么,万一把钱给他们

了,他们不放人怎么办?
老白: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就用我下半辈子找到绑匪,然后将他碎尸万段。(小米急匆匆的跑进屋)
小米:老白,老白。
老白:你上哪儿去了?
小米:找人呐,小贝有下落了。
众人:(惊奇)啊。
小米:这个是她的吧。(拿出首饰盒)
掌柜的:这是小郭的,你从哪儿弄来的?(门外小郭大叫)
小郭:不好了,我的首饰丢了。(进屋看见首饰盒)谁拿来的?我首饰呢?
老白:小米你接着说。
小米:小贝失踪之前呐,手里就捧了这个首饰盒,这可是丐帮兄弟在垃圾堆里找到的,你知道从哪儿找着的吗?
众人:哪儿,说啊。
小米:钱掌柜的那个当铺的后巷子里。(掌柜的拿着盒子看了看)
掌柜的:谁说我们没有主动权?

【大堂--夜】

众人等着钱夫人的到来。

掌柜的:你怎么才来呀,等你好久了。来,坐坐坐。
众人:坐。(摆开架势,钱夫人有些不自然,二人坐下)
钱夫人:这是契约,你先看看,有啥问题呀提前讲。
掌柜的:没有问题,给你当丫鬟是额的荣幸。
钱夫人:你还是先看看吧。这是两千两银票你也验验。
老白:不用验了,我们信得过钱夫人。(众人冷笑)
钱夫人:那好啊,那咱们就别废话了,房契地契,(掌柜的从秀才手中接过房契地契,交给钱夫人,钱夫人欲接,掌柜的又拿回来)啥意思啊?
掌柜的:这个店额可以给你,但是额有一个条件。(钱夫人起身,走到掌柜的对面座位坐下)
钱夫人:佟湘玉,你现在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知道吧,我肯帮你,那也是看人小贝的面子上,你可别给鼻子上脸,得寸进尺。
掌柜的:那就算咧,我们自己想办法弄钱。小郭,送钱夫人出去吧。(递给钱夫人契约)
钱夫人:等一下,啥条件,说吧。
掌柜的:帮我下一张房地契的收据。
钱夫人:收据呀,没问题。
老白:必须用左手。
钱夫人:左手,(想了想)呵呵,佟掌柜呀,我能问问这是为啥呀?
掌柜的:不能,秀才。
秀才:哎,(走至钱夫人跟前)纸笔都准备好了,墨也磨好了,您慢写。
小郭:左手。(钱夫人接过笔,蘸墨,僵住)
钱夫人:我不会写,我不是左撇子。
老白:写的难看没关系,我们又不拿去卖钱。
掌柜的:你只管放心大胆的写,不会写额可以教你呀。第一句是,尊敬的朋友你们好。
钱夫人:佟湘玉,本来呢我是可以帮你的,既然你这么不识抬举,那别怪我无情。
大嘴:等等,(坏笑)钱夫人您的银票。
掌柜的:(起身)钱夫人慢走。恕不远送。(钱夫人出客栈,老白跟上)

【钱夫人房间--夜】

钱夫人急匆匆回屋。

钱夫人:(对小贝)你刚刚是不是出去过了?
小贝:没有啊,我一直在屋里呆着啊,怎么了?
钱夫人:(坐桌旁)不对呀,你嫂子她好象知道你跟我这儿呢。
小贝:真的假的?
钱夫人:她呀正跟那无双和小六商量着要把你捉拿归案呢。
小贝:归案?
钱夫人:可不是咋的,那盒首饰呀,值不少银子呢。你就等着坐牢吧,至少二十年。
小贝:(坐下)钱夫人,我能在你这儿多呆两天吗?
钱夫人:我不能在收留你了,我可怕引火烧身。
小贝:(起身拉着钱夫人)钱夫人求求你了,就这一次最后一次。等我以后赚了大钱,我肯定回来给您的啊。这是个好人,大大大好人。
钱夫人:行,我可以连夜把你送出城,可这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啊,全靠你自己了。
小贝:喔。
钱夫人:你记住了啊,走了以后就别回来。永远都别回来,以后要是有任何人问起你来。
小贝:就说我没见过你,咱俩毫无关系。
钱夫人:这孩子真聪明,(从小罐中拿出一包银子)小贝呀,这是五十两银子你拿着啊。走吧。
小贝:谢谢钱夫人。(钱夫人开门准备送小贝,老白却早在门口等候多时)怎么啦?白大哥。
老白:(钱夫人一路后退)钱夫人,真有你的啊,这种下三滥的招数你都想得出来,你就不怕遭报应?

小贝:葵花点穴手。(将老白点住)
钱夫人:小贝。
小贝:(关上门)白大哥对不起,我真的不想坐牢。
【大堂--夜】

小郭扫地,小六叼着烟袋。

掌柜的:咋还不回来呀,会不会出啥事呀?
无双:(紧张)要不我过去看看吧。
小郭:不用不用,以老白的武功,对付一个钱夫人还不是绰绰有余。
小六:扫一钟头了还没扫完呢。

【钱夫人房间--夜】

钱夫人拿着蒙汗药酒塞到小贝手中。

小贝:(似乎有些后悔)白大哥。
钱夫人:这是蒙汗药,给他灌下去。
小贝:用不着了吧,我都把他给点住了。
钱夫人:点穴能撑多久啊。这壶药啊一给他灌下去,他能睡好几天呢。
小贝:然后怎么办呐?
钱夫人:然后你就走了,他们上哪儿找你去?
小贝:那你怎么办呐?
钱夫人:我你就不用管了,他们不敢把我怎么着,人活着要为自己,不是为别人,去吧。(将酒壶放在小贝手中)
小贝:白大哥,(欲灌老白,不忍心,将酒壶打碎,想跑出门,哭)
钱夫人:你回来。
小贝:我已经做错了,我不能再错了。
钱夫人:你不怕坐牢了啊?
小贝:就算做,那也是我应该的,做错了事,必须要付出代价。
钱夫人:好,既然你这么坚持,那我就,让你也付出代价。(将小贝擒住)
小贝:(喊)嫂子,嫂子。(不多时,二人被钱夫人绑住)
钱夫人:幸好还剩点,上好的蒙汗药啊。喝多少都不上头。(拿手指搅搅杯子)
老白:我能知道为什么吗?
钱夫人:什么为什么呀?
老白:你折腾了老半天,先把小贝哄过来,然后又给我们发绑架信,你不全是为了我们这个店吧?
钱夫人:店?只要我想开,随时都能开,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实话告诉你吧,你们那个破店啊,我没兴趣。
老白:那你图啥呀,家大业大,老钱又听话,好好过日子不比啥都强?
钱夫人:只要佟湘玉在七侠镇,我就一天都不得安生,做生意她不是我的对手,文才武略她比不上我,对伙计,我付的工钱比她高,凭啥谁都说她好啊?只要一提七侠

镇,谁都说她佟掌柜好,凭啥呀凭啥呀。我哪点比不上她呀。
老白:想知道吗?
钱夫人:说。
老白:诚心。湘玉对所有人都坦城相待。
钱夫人:我也一样啊。
老白:小贝帮白大哥挪一下脑袋。(小贝用头帮老白挪脑袋)
钱夫人:这回是特殊情况。
小贝:钱夫人,你已经做错了。就别再一错再错了。
钱夫人:小贝呀,你确实是个好孩子,(拿着蒙汗水就想给小贝灌)只可惜呀,你生错了人家。(小贝挣扎着)
老白:慢,(钱夫人停手)我可以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放了我们看在老钱的份上,这件事我可以既往不咎。
钱夫人:(咬牙)谢了,用不着。(准备给老白灌,却被老白点住)
小贝:白大哥,你怎么弄的?
老白:(给小贝松绑)你以为你那小把戏,还真能把我点住?
小贝:那你为什么假装要被我给点住呢?
老白:(二人走到桌旁)废话不装着被你点住了,怎么把她心里话套出来?
小贝:她怎么处理?
老白:送到衙门候审。
小贝:啊?
老白:我给过她机会啊,是她自己不知道珍惜,那怪得上谁啊。
小贝:你看看姿势还挺可爱的嘛。

【大堂--夜】

老白带小贝回客栈,小贝飞奔到掌柜的怀中。

小贝:嫂子。(二人哭着)嫂子,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老白:我证明,刚才在钱夫人那儿,小贝已经很诚心的认错了。
小郭:(擦眼泪)少来啊,离家出走偷我首饰,这笔账怎么算呐?
小贝:小郭姐姐,我都已经认错了。
小郭:那是跟你嫂子,跟我这儿可没这么好打发啊,冰刀没收,这辈子甭想滑冰了,走,别挣巴了,抄不完八百遍三字经,今晚就别想睡觉。(众人回屋,掌柜的投入

老白的怀抱)
掌柜的:(哭着)总算是结束了。
老白:是啊,(谢捕头来了)又要开始了。
谢捕头:两位,好消息,我已经仔细的打探过了,这个案子,一定是西凉河上的河盗干的,我们已经安排了卧底,不出三个月,(老白推他出门,关门)不出三个月,

肯定能水落石出的,没说完呢。我跟你们说,那个钱准备得怎么样了?(上门板)钱准备怎么样了?我给你们打听了,那个衡阳最低的那个高利贷才两分利,不设上限

,不收抵押,真的,我可以担保,(掌柜的帮老白铺被)钱柜的那些老板我都熟,领班我也认识,就是不让自带酒水, 歌随便点不收服务费,酒水不让带但是可以提

我啊,提我可以打折的,把门开开,咱们好好商量,买卖不成仁义在。

本回完

下回书

杨蕙兰酒后诉衷肠 杜子俊夜访同福店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