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七十八回 杨惠兰酒后诉衷肠 杜子俊夜访同福店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七十八回 杨惠兰酒后诉衷肠 杜子俊夜访同福店【文字剧本】

第七十八回 杨惠兰酒后诉衷肠 杜子俊夜访同福店

出场人物:
莫:小贝
郭:小郭
吕:秀才
李:大嘴
祝:无双
佟:掌柜
白:老白
杨:惠兰
杜:杜子俊
[大厅]日
莫:天哪,五百遍啊,小郭姐姐,你知道绝望的感觉吗?
郭:绝望就是再也没有人给你好脸色,再也没有人给你买糖葫芦,再也没有人让你睡安生觉……
莫:再也不想理你了
郭:那我理你,一会儿我就过去检查啊,抄不好打回去重写!
吕:芙妹芙妹,这样对小贝是不是太严厉了
郭:那你帮她抄了,抄五百遍资治通鉴,抄完了我就放过她
吕:小贝都绝望了啊
郭:绝望,小丫头片子她懂什么叫绝望?别说她了,你长这么大你绝望过?
吕:绝望,有过那么一回。我答应一个戏班子帮他们写剧本。好几十人等着我开工,他们催得越急我写得越慢,脑子跟八宝粥似的,咕嘟咕嘟稀里胡涂的,每写一句话

太阳穴就狂跳一下,后脑勺跟着发蒙,全身上下使不出一丝力气,那种想哭哭不出来那种感觉,真是没法说。我现在都落下病根了(乱抖动)神经性抽搐。
郭:谁叫你不自量力,不会写就别学着人家接活呀。
吕:我哪知道写剧本那么难啊,那种大难临头无处可逃的绝望……
大嘴拿菜盘出
李:行了,别绝望了,有那功夫帮我把菜端出来。
吕:哎,大嘴,你有没有那种绝望的感觉呀?
李:有啊,我天天都绝望了,你想啊,惠兰在外面吃苦受累的,你说我在这儿啥也帮不上忙,绝望透了。
郭:你一天不提惠兰你会死啊你。
李:你一天不吃饭你会死啊。
郭:我跟你开玩笑,你急什么啊。
李:我不许你提惠兰。
郭:瞧你那样,你别白日做梦了,惠兰早就不要你了。
李:你说啥玩意啊,你
郭:我就说,咋了!
吕:别说了,人家还干活呢。
惠兰进,音乐起“恰恰”

[大嘴屋]日
大家手忙脚乱地给大嘴化妆
李:疼,疼,疼
祝:鞋挤不挤脚啊。
李:还行,我这是不是太花哨了我。
郭:别动,就是要花哨,我们准备把你塑成改良版的西门庆
李:拉倒吧,就我这形象你把我改成李逵就谢天谢地的了
郭:哎呀,看到你,身份的象征(给他带玉)小心点啊,玉贵着呢,打碎了赔双倍价钱
祝:记住了,你是最帅的。
郭:除了秀才没人比你帅,但今天你比他帅,只限今天喔
李:掌柜的掌柜的,板才不用抹油了啊
佟:啥不抹,早就抹了,现在给你洒点香水,没有抹油之前显得你这个人有点软弱,现在根根冲天,象征着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香的很,香的很。
郭:接下来,眉毛,眉毛
李:干、干啥玩意儿
祝:别动,别动,修正了,修正了。
化妆后,音乐:“3331…..”
李:哎,我这肚子以前显得挺累赘的,现在看起来还挺有安全感的是吧。
老白进
白:安全感不能当饭吃,老爷们儿,就得有老爷们儿的气势,对不对,来,把这花叨上,(给大嘴一朵玫瑰花,刺了他一下)刺忘摘了,处理一下,处理一下。
吕:大嘴,这个你拿着。
李:干啥玩意儿,我又不识字。
吕:这是看图说话,第一页上面都写满了甜言蜜语,早就画好了,就为了今天。
李:是吗?你这上面画得啥玩意儿啊,烧饼啊,月饼?
吕:这是月亮,就知道吃,翻到这,你就应该说‘你比今天晚上的月亮还要美’
李:别整那虚那显泡的啦,惠兰不是小郭,不吃这套。不管咋说,谢谢啊。
吕:还有这个,你拿着,我写的戏,这是贵宾票,只有两张啊
李:那你给我了,你咋办啊?
吕:只要你幸福,我们耳根子就清静了,加油吧。
佟:大嘴,我没啥好说的,只有一句话,马到成功。
郭:功德圆满
白:满园春色,色即是空、空穴来风….疯疯癫癫
李:说啥呢
白:风花雪月
李:风花雪月,就是它了啊,等好吧,我去了,等好吧。
大嘴哎呀哎呀跑了回来
佟:咋了,这是干嘛了,这是
惠兰进
李:咳,请问找在下有啥事吗?
杨:没找你,(对掌柜)哎,麻烦你帮我端两坛好酒到我屋去啊,谢谢啊,你们继续吧。
李:我,我刚才表现咋样?
众人无可奈何笑
李:不用回答了,但是我下回,我一定能好的,我的原则就是,不求最好,但求更好
白:大嘴啊,一会儿献花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表情,尤其是手,要兰花指啊
李:谁叫兰花指啊。(老白示范,大嘴学)
白:你那是中风,回走,好好练
李:那行,那个我练练兰花指,兰花指

[客房]日
杨惠兰斜躺在椅子上
杨:请进 大嘴进
杨:是你啊,放那吧(大嘴支支吾吾的不走)怎么啦,还有事吗?
李:没事,(害羞)你喜欢花吗?
杨:要说不喜欢你会生气吗?
李:不会
杨:我很不喜欢
李:那行,我回头给他种回去了啊
杨:算啦算啦算啦,在最灿烂的时候枯萎,也许就是它的宿命吧
李:你也信命啊,我跟你说,我也信啊,我会拿麻将牌算命,要不然我给你算一个?
杨:谢谢,我非常相信命运,但是并不迷信
做了请出的手势
李:哎,这手势我明白,(走,回头)还有最后一句话,你比今天晚上的月亮还….月亮
杨:我比月亮还月亮
李:算了,回头再说吧,你忙你忙,我走了啊
杨:哎,等一等,你想喝酒吗?
李:想
杨:那就先清场吧,咱们俩聊天,你不希望有人旁听吧
大嘴出门对众人
李:你们先回去,先回去吧,啊
杨:坐这吧

[大厅]晚
莫:饿死了饿死了饿死了啦,什么时候才开饭!
郭:不要吵啊,要吵又要罚你抄书,给我看看
莫:白大哥,我饿。
白:再忍忍,大嘴正忙着呢,再不行谁给她炒点饭去
祝:我去吧,哎,锅子里有汤还有现成的汤圆和包子,吃什么呀
佟:随便,垫吧垫吧就行,都不要走远了啊,随时等候吩咐
白:吩咐啥啊,人现在正聊着呢,边喝边聊,放心吧,这回准没问题了
佟:未必,我觉得惠兰的态度有点怪
郭:你也看出来啦
吕:到底哪儿怪呢?
郭:我也说不出来,就是感觉吧,她这次来了,目的绝对不单纯。

[客房]晚
杨:怎么啦,倒啊
李:你喝得也太快了,这一下一下,这一坛酒马上就见底了
杨:又不是我一个人喝的
李:我就喝了这一杯,这酒还是不错的啊哪,咋喝都不上口
杨:是吗?我怎么觉得头有点晕晕的?
李:一气喝这么多,能不晕吗?坐这,要不,你歇会,我给你泡杯浓茶去。
杨:等等,坐下,让我好好看看
李:看啥呀
杨:看看你呀,快来,坐到我身边来(大嘴不好意思地摇头)不听话是吧
大嘴坐过去
杨:大嘴哥哥,这块玉佩,成色不错嘛,谁送给你的呀?
李:别人
杨:别人,是什么人呀,是你的女朋友吗?
李:人家还没有女朋友了啦
杨:没有,是不想找呢还是没有时间啊
李:还有别的选项吗?
杨:别的选项?是你不喜欢女孩子吧,怪不得鞋头上还镶朵花,头上还戴着首饰,还喷了香水
李:不是我喷的,他们给我喷的,他们还给我拔眉毛,还给我打腮红呢
杨:算了算了,别解释了,我呀,知道你一直在等我,自我离开以后呢,我每天都在打喷嚏,严重的时候每天还要打几十个,我去看大夫,可人家说啥毛病也没有,我

这才知道,一定是有个人在念叨着我
李:不,我没有……我以后尽量少提啊
杨:我没有生你的气,真的,我这次来啊,就是想问你,我想过要娶我吗?

[大嘴屋]晚
郭:哇塞,她也太不矜持了吧
白:别插嘴,然后呢?
李:然后我向她鞠了个躬我就逃回来了
郭:有没有搞错啊,大哥,人家鼓起勇气向你表白,你二话不说就逃回来
吕:大嘴,你到底喝了多少酒啊
李:我
众人:我啥啊我
李:我也不知道咋表达,行行行,你们先出去吧,啊
佟:我知道你心里很乱,但是今天晚上有可能是你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个晚上
白:一旦把握不好,你有可能会后悔一辈子呀
李:我,我知道,但是我做不到啊。
吕:你不会不喜欢惠兰了吧
李:怎么可能呢?就刚才那一幕,我做白日梦都想不出来啊
祝:那你会不会是太兴奋了
李:不是兴奋,是恐慌啊,你看她喝了那么些酒,脸也喝红了,眼睛也喝花了,嘴也喝得打瓢了,谁知道她说的是不是酒话啊。
白:不可能,男的喝多了容易占点小便宜,人一个姑娘长得又那么漂亮,图你啥啊。
李:不知道哇,我现在就是害怕呀,你说,我如果真答应娶她,回来高兴一宿,第二天早上起来,她酒醒了一反悔,那你说我不得伤心一辈子啊。
莫:大嘴叔,我觉得你这笔啊,算得不清楚
佟:小贝,大人说话小孩不要插嘴
李:你接着说
莫:你看哪,你要是答应那她反悔的机率呢,就是一半对一半,你要是不答应呢,那她反悔的机率就是百分之一百,五十对一百,如果是我,我就选择答应。
郭:莫小贝,可以啊你,冲你这句话,剩下的那五百遍不用抄了。
莫:真的,小郭姐姐,你太伟大了
[客房]晚
杨惠兰一个人在喝酒,大嘴进
杨:有事吗?
李:有,你刚才不是问我……
杨:没问过,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这个说法你没听说过吗?
李:不是还有一种说法吗?叫柳暗花明又一村
杨:我想你大概忘了,我以前有多凶残
李:谁都有说错话做错事的时候,你可以打我骂我但你不能不要我
白:(门外)坏了,这句话就能把她感动成这样
李:从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心里就没别人了,我知道这样挺傻的,可是我乐意,我一想起你,我的心里就暖暖的,干啥都高兴,就这老白还笑话我呢,他说冬天都不用

烧炕,想你就行了,还省柴禾了。(杨笑)你别笑了,我说的是真的,只要你跟我在一起……
杨捂住了他的嘴巴
杨:我知道,你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好的男人,心里善良,为人又很正直
李:不要说但是,还有可是,还有然而but啥的,我是真心的
杨:我知道 ,谢谢
李:就是谢谢啊
杨:非常感谢,好吧,如果还有酒,我们可以继续讨论这个话题
李:酒,你等等,要多少有多少,我给你拿去。

[大厅]晚
大嘴冲下来拿酒
佟:哎……这才多大会儿,已经喝了两大坛子,还喝啊
李:惠兰要喝,我给钱啊。
佟:不是钱的问题,拿过来,哪有你们俩这么谈恋爱的啊
白:就是呢,人家谈恋爱都是花前月下你浓我浓的,你这可倒好,酒逢知己千杯少了
李:只要惠兰要,让我干啥都行
郭:大嘴(拦住上楼的大嘴)
李:干啥啊你哪
郭:大嘴你信我一句,惠兰绝对有问题
李:有啥问题啊
郭: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敢肯定啊,这绝对不是政党的恋爱状态
李:秀才你看呢?
吕:她的眼神你有没有注意到?
李:注意了,眼睛里有血丝,还有点肿,对了,眼角多点鱼尾纹啥的。
吕:不说那个,我是说,当她注视到你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
李:觉得挺舒服的。
吕:有没有心动?
李:动了,动得挺厉害的,轰隆轰隆的,耳鸣了都
吕:我是说她的眼睛里有没有那种看起来很微弱但是很动人的光芒?
李:又不是猫头鹰,要啥光啊,咋的啦,你们有啥话你们说,别整那表情
白:这样吧,你要去就去,我们不拦着,但是我给你一句忠告,别抱太大希望
李:行了,你们也甭劝我了,我知道自个人在干啥,你说都等这么长时间了,是好是坏总得有个结果吧
白:行,那你就去吧,祝你好运。

第二天[客房]日
大嘴补惠兰追下来
杨:大嘴,你这个无耻淫贼
李:我真的啥都干呐,我发誓,我啥都没干呐
杨: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
李:昨天晚上,我把酒拿上去,你咕嘟咕嘟你就喝了半坛子,我看你还要接着喝,赶紧抢过来,我咕嘟把捂半坛给喝了,之后我就人事不醒了
杨:那我怎么会在你怀里?
郭:可以啊,小胖子,很会把握机遇喔
李:我跟你说,我昨晚上真是喝多了,我真的不是……
郭:别解释了,他这不是第一次了已经
李:我跟你说,上回那是意外,那是个女骗子她想骗我,给我设的套啊。
杨:废话少说,你给我过来
白:哎呀,这大早上的就玩老鹰抓小鸡啊,来啊,我给你抓住了,给给给
杨拿出手刀,老白上前抓住
杨:放手,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
郭:哎呀,老白,你有没有搞错啊,这是人家的家务事,你跟着瞎凑什么热闹?
白:家务事,家务事用得着使手刀吗?
李:啥啥啥,啥刀
郭:西域失传已久的一种武功啊,就你这身板,挨上一掌,小命不保
杨:没那么夸张,我才练到第三层,最多也就是伤筋断骨,看刀!
白:点穴手!(点住杨惠兰)放你可以,但是你必须保证不许再伤人,否则的话我还点你,明白你就眨眨眼……解穴手!
杨:李大嘴,我这次放了你,以后你给我老实点
李:惠兰,咱俩昨晚不都说好了吗?
杨:昨天是昨天,所有的话都是酒话,统统不算数
李:(绝望)那个,你和我咋说的,我咋说的?
佟:(笑)杨小姐,你这么做,不合适,非常非常的不合适。大嘴为了你,放弃了一切的机会,前不久还有个女孩子喜欢他,各方面条件都还不错,可是他为了你,就

是不动心。
杨:你说的是那女飞贼吧。
佟:这是题外话,但是他为了你可以不顾一切。
祝:如果我是你的话,即使不动心,我也不会拿他耍着玩。
吕:我跟你讲,自从你走了之后,大嘴茶不思饭不想,每天早上第一句话就是
郭:昨晚我又梦见惠兰了。
众人:我跟你讲 做为一个男人……
杨:可我已经嫁人了
面面相觑
李:你刚才说的啥?
杨:我已经嫁人了,你没有听错,还有什么问题吗?
大嘴哭笑着走,杨惠兰上楼
音乐起: 伤离别……

[天井]日
大嘴发疯似的练功
郭:大嘴啊,你有什么话别憋着,赶紧说出来啊
李:我没憋着,告诉你,以后不许在我面前提惠兰,一个字也不许提
佟:你也不许提,提一次罚二十文
李:就这么定了,我以前一直以为,离开了惠兰我根本活不下去……
众人:二十文!
李:其实我只不过是她众多追求者中最平庸的一个……
众人:四十文!
李:对我来说,她只是平淡生活中的一个调味品而已
众人:六十文!
李:想通了这个就想通了一切,我以前以为我等的是她,其实我等的只是一个准确答案而已
众人:八十文!
李:虽然我这次失败了,但是至少我解脱了
众人:一百文
李:(对佟)银子给你,帮我寻摸一个好姑娘。
祝:大嘴的话你们信吗?
众人摇头:不信
祝:那惠兰的话呢?
佟:如果她真的嫁了人,还回来干什么?

惠兰要走[大厅]日
郭:哎,等等等,你这就要走了,你真的不跟大嘴打声招呼了?
杨: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了吧
郭:那你好歹跟人家说一声嘛,你放心,大嘴已经对你彻底没有兴趣了。
杨:希望如此,你知道最近的万永李票庄在哪儿吗?
郭:最近,好象十八里铺有一家吧。
大嘴出,端着菜
李:Hello,美爱好泼油
李:我身上没有散钱了,就剩这几张银票了,最近的钱庄离这都有二百多里
李:想换碎银子是吧,自己想办法吧
郭:哎,我去我去,正好掌柜的要我到十八里铺买点香去,五十两够了吧,行,那我先去了啊,大嘴,你看看店啊。
李:怎么,想吃点啥啊
杨:随便,有没有红烧牛肉面?
李:想吃面啊,有啊,八文钱一碗,你得付现钱,不然就得饿着
杨:你原来在我心里呀,是这么大(比划),现在,就这么大。
李:你原来在我心里呀这么大,(比划),现在(吹口气),没了,呵呵呵
杨:我倒是挺喜欢你的幽默感的
李:我没跟你开玩笑,真的,我现在对你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杨:看着我,注视着我的眼睛,不要分神(哼)你撒谎
李:惠兰同志,你感觉不要这么好嘛,你是不错,但比你好的有的是,你信不信,我现在往门口我摆一Pose,吹个口哨,那女孩一堆一堆往我身上扑啊
杨:好啊,那你现在就出动找个给我看看,你要是找着了,我就信了你
杨:看那个,感觉好象还不错哎
李:太胖了,你说我俩一对胖子,结果生出一搞相扑的。活不到四十岁就得归西……那个瘦是瘦,就是太难看了……那家伙,脸煞白,眼睛还乌黑的,这半夜醒过来还

不得吓死谁。
杨:那个那个
李:别瞎指,人家才十三
杨:那个是成年呐,快看
李:这个倒是成年,儿子都快结婚了,我刚好,娶回来直接当爷爷了。
李:那个,那个,快看
李:哎呀,太丑了,一脸苦相,那家伙一看就克夫……那个倒是喜庆,你看你看,就是一天到晚就知道傻笑……那个更不行了,那家伙太严肃了,一脸国仇家恨的,你

看你看。
杨:行了吧,还挑肥拣瘦的,就你这条件,人家不挑你就不错了。
李:别逗了,你不喜欢我,不意味着别人也不喜欢我呀
杨:那你找个女朋友给我看看,要么这样,第一个经过的女性,你就……
李:还必须是得未婚,还得漂亮,还得贤惠,还得知道疼人…..
杨:好象来人了,好好表现,不要让我看扁了啊,快去
李:哎呀,我的妈呀,干嘛,你让我过去
杨:那个漂亮吗?贤惠吗?是不是未婚啊。
李: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杨:别认怂了啊
李:认怂,你瞧好吧!
大嘴对无双一个劲使眼色
祝:(惊)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
李:没事,我就觉得这么漂亮的花应该配你这么漂亮的人,我给你插上啊
祝:店里是不是来了什么人?
李:没什么人啊……哎呀,别,危险
祝:果然出事了,来了几个人,武功怎么样,有没有人质,我师兄呢,有没有被敌人制服
李:你先别着急啊,先保持这样,尽量显得咱俩亲密一点儿,说点好听的,麻痹敌人。
祝:我说,我说什么好听的呀
李:说你喜欢我,着重表现你对我的爱慕之情,大声点,说
祝:行,我试试啊
李:甜言蜜语什么的
祝:大嘴哥哥
李:无双美眉……就这样,挺好的啊,你想说什么你就说吧,没有人会笑话你的。
祝:不行,我说不来,我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了。
李:你一定要坚持啊,咱们店里人的生命全掌握在你的手里了。
祝:大嘴大嘴我爱你,就象老鼠爱大米
李:这么的,你还的着重表现一下你的眼神,还有你的语气什么的,我跟你说,你只有自己先自信了,别人才会相信的,啊,我跟你说,这有两张贵宾票,你先拿去,

如果你说得好的话,还有奖励,哎,开始吧
祝:原来秀才给我念过一首诗,我特别喜欢
李:好啊,念出来,大 大声念,大声念
祝:那一月,我转过所有经桶,不为超渡,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住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李:说,说你咋脸红呢?
祝:我脸红了吗?我没有,我没有脸红,我,我缺氧,我一定是缺氧,我喘不过气,我还头晕(哭着逃走了)
燕:无双,你干嘛
祝:我,我找你,店里出事了
燕:无双,你是不是中毒了
祝:我没有中毒
燕:你的脸怎么红得跟猴屁股似的?你脉也跳得那么快,怎么了?
祝:我没有吧,还好了,你不要管我了,赶紧把人救出来
燕:交给我了,哎呀呀……
李:跟你说实话吧,店里没有出事。
燕:嘛玩意儿?

[大嘴屋]日
大嘴受训
祝:李大嘴,你怎么能这样子吗!
白: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羞辱之上,不觉得可耻吗?
李:我当时也没说有敌人,是她自己猜的……当然我也有责任啊
祝:大白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怎么能这样子嘛
李:我也没想跟你……是你自己
燕:哎,再怎么说,无双也是个捕快,你让一个堂堂捕快干这种事情
李:我不向她道歉了吗?我连花都送给她了
无双把花往地下一扔,踩
李:还有贵宾票
祝:票,还你啊,你闭眼,你闭眼,不许看我啊,你还看是不是,你眼珠还想不想要?
吕:又是一芙妹,女孩练功夫就不是什么好主意(对佟)说说,说说
佟:好了,好了,大嘴也是一时胡涂嘛
李:我倒不是胡涂,是面子,咱不蒸馒头咱也蒸口气啊
祝:那你争你的气,扯上我干吗呀
李:不正好你来了
无双做势要打李
李:稍安勿燥,稍安勿燥,这个月的衣服我帮你洗了,行了吧。
燕:少废话,跟我到衙门里走一趟,无双,你也一块儿去。
祝:小六,干嘛呀
燕:作证,光天化日,调戏良家捕快,要少于四十大板,我就辞职不干了,走着走着。
众人:小六,小六,过了过了
白:这事真不能怨大嘴,从头到尾我一直听着呢,都是杨惠兰挑唆的
燕:杨惠兰
李:对呀,都怨她呀,我一直跟她说兔子不吃窝边草,是人就干不出这种事儿来……你们是懒兔子,你们随便吃啊,我以实际行动支持你们啊
燕小六一拍桌子:走
佟:哎,小六,上哪儿去啊
燕:我找杨惠兰评评理去,给衙门添了那么大乱子,她就甭想过门
白:行,你走吧,让他去,杨惠兰的火焰刀现在已经练到第三层了,凡是碰到就是个死,小六,去吧,回头我跟你收尸去
燕:那个,老白,要不然,你跟我一块去吧,你打头阵
佟:行了,行了,行了,还是我去吧,总得搞清楚她到底为什啥而来,否则大嘴永远都不会死心,我去了
白:小心点啊

[客房]日
杨:我只是路过而已,信不信由你
佟:信,只要你说我就信
杨:你用不着那样讲话,我知道你们大家都很讨厌我
佟:我们为啥要讨厌你呀
杨:因为大嘴呗,他喜欢我,我不喜欢他
佟:喜欢谁是你的自由,与别人没有关系,换成我,我也不希望别人在一边指手画脚的
杨:我对大嘴不是没有感情,但不是那种感情
佟:你不用说了,我也想象得出来
杨:老实说,这次过来,我是特意看他的,来之前我以为见到他会很开心,可见到他以后,也就那么回事儿。他这个人是很好,可我就是喜欢不起来呀
佟:跟钱有关系吗?对不起啊,我还不太了解你吗?
杨:我是很爱钱,可还没有爱到那个份上。
佟:我知道,这种事情是要看缘分的,缘分不到,没有撤
杨:可我心里,还是有一点不舒服
佟:所以你就故意激他,让他出去找女朋友。
杨:你说他这也老大不小了,总不能这么空等一辈子嘛
佟:你的好意,以后有机会我会帮你传达的,但是你要记住,你对他没有责任,所以就没有必要这么做,否则会使他心更乱,而且也会给别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还是

顺其自然吧

[大厅]日
白:哎,那首诗怎么念来着?那一月,我转过所有经筒,是吧
祝:滚开,不理你了
白:耶耶耶,你看你看,还学会撒娇了
祝:葵花点穴手
白:我不说还不行吗?至于生这么大气吗?
佟:展堂,无双脸皮薄,你就不要再招她了。干你的活去
吕:哎,芙妹咋还不回来呢?
白:咋的了,这刚走一下午你就想了
吕:滚
白:你会点穴吗?你不会点穴你就给我老实的,信不信我一指头
郭:哎,排山倒海
白:武功不错,白某甘拜下风,给我带啥好吃的
郭:吃你个头啊,吃好喝好啊。掌柜的,无双,大嘴呢
祝:大后面炒菜呢
郭:杨惠兰果然有问题,我拿着她给我的银票到十八里铺去兑散碎银子,人家一接,直接报案,老邢过来一说我才知道,那张银票是挂了失的
佟:谁挂的失啊
郭:失主啊,你知道失主是谁吗?
众人:说
郭:桐岭杜子峻
白:杜子俊,谁呀
佟:杜子俊,关中最大的财主,十家票号有八家都是他的,剩下两家还有他不少的股份,咱们镇上的钱掌柜在他面前连个中产阶级都算不上
吕:赤贫
郭:杜家前不久刚失窃,听说还丢了不少的珠宝
白:看来咱这位杨大姐本事不小啊
吕:哎哎哎,这事要不要告诉大嘴啊
白:当然要,大嘴不正愁忘不了她嘛,这正好是个机会

[大嘴屋]日
李:不可能,惠兰根本不是那种人
白:那好,那你说她是哪种人,为了钱,她比武招过亲吧,搞传稍卖过菜刀吧,她啥事没干过
李:那,那不都是以前发生的事吗?你们不能总以老眼光看人呐
佟:哎呀,你不要激动嘛,我们也又没参与一定是她偷的啊
郭:只是说可能性比较大而已
吕:这个可能性也并不太大,百分之八九十
李:出去!回来回来,干啥去?
祝:不是你要我们出去的吗
李:你们不会真想报官去吧
郭:不会,老邢都已经知道这事了,正等我们消息呢
李:那,那你们就跟老邢说,你就说,说人已经走了,或者人家要本没来过……肯定不是惠兰,是人假扮惠兰的
白:不是惠兰是你呀
李:易容术,是吧,有人假扮惠兰易容,哎老白,不会是你妈干的吧。
白:你妈干的,你妈是六指琴魔
李:我妈是断指轩辕,六指早没了
白:好,我妈吃饱了撑的,为了那点钱一世英名都不要了
郭:行了,行了,都是大侠子弟干啥呢。哎,就算不是惠兰,那银票总是她的吧,是她亲手交到我手上的吧
李:银票有可能是假的,是捡的,是吧,我昨晚还在门口捡了两文钱呢
佟:五十两的银子,你捡一个我看看
李:你说她咋那么傻呢?一个女孩子家瞎惨和啥呀,连贼祖宗都已经退出江湖了
白:哎哎哎,你说啥呢
郭:大嘴你给我闭嘴啊,现在这不是发牢骚的时候嘛
李:那你说咋办?
佟:我跟你说,你先想办法把她支开,我们去检查一下,如果赃物都在,肯定是她偷的,到时候咱再想办法怎么处置行不行?

[客房]日
杨惠兰在房间里看手镯子
李:Hello
杨:哟,怎么成黄玫瑰了
李:红色代表激情,黄色代表
杨:皮痒痒吧,我说过咱们是不可能的
李:我知道,我就想请你看个戏啊
杨:对不起,不感兴趣
李:秀才写的,喜剧,从头到尾没一个包袱
杨:我不想出门,谢谢
李:惠兰,最后一次了啊,看完戏之后一切就都过去了,你权当一个告别仪式行不行
杨:好吧,那我陪你去,但你不许动手动脚啊。
他们出去后,众人进来,发现包里有珠宝与银子

[大厅]晚
白:行了,你跟秀才上后院,不叫你们绝对别出来
佟:你们千万要小心啊,尤其是你,小六,不要没头没脑的往上冲,惠兰的武功高的很,打你师父跟玩似的。
燕:我知道,知道,你们赶紧回屋,省得在这给我添乱,走走走
佟:展常
白:消失
白:呆会等人进来了,无双你打头阵,先把大嘴支开,免得误伤
祝:明白
白:边儿呆着去
白:小郭,等惠兰落了单,再看具体情况,最好能从背后偷袭她
郭:哼哼哼,这样做会不会太不光彩啊
白:那你自己上啊,从正面单挑我绝不拦着
郭:那那点住以后要不要捆起来
白:废话,找条绳子去,最好浸水的,否则容易挣断,哪儿凉快
郭:后院
白:后院呆着去 (燕小六喝水)别出声
燕:怎么的?
白:过来一个人,体重不轻,靴底很厚,皮肤很糙
燕:行啊,老白,连这都能听出来
进来一人,着装艳丽
白:对不住啊,客官,我们这儿打烊了
杜子俊:我是来找人的
燕:找谁呀,你笑嘛笑,问你话呢,你姓嘛,叫嘛,从哪儿来到哪儿去,赶紧说
杜:鄙人姓杜名子俊,铜岭来的。哎呀,你们这个小店装修得很啊
祝:对对对
杜:很有品味
祝:是是是
杜:格调很高啊
祝:是
燕(对白):现在怎么办
白:你是捕头你问我
燕:决定权在我,建议权在你,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赶紧说
白:按原计划行事,先把惠兰拿下再说
燕:等等,总觉得这事有点蹊跷,你看那倒霉模样,像大财主吗?
白:人不可貌相,你看他穿得俗气点,气质还行,尤其是那两道剑眉
燕:真的很贱呐,那万一是个假货怎么办
白:假货,假货跟咱有啥关系
燕:你想啊,这案子早就报了,他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这说明嘛
白:说明人来要东西了,你丢东西你不着急
燕:那是杜子俊啊,大财主,就为了那么点金银首饰,大老远跑来一趟
白:不,你哪儿那么多问题啊,有问题问他去,问我干啥
燕:呵呵,杜掌柜是吧,杜掌柜,请请请
杜:不是什么掌柜,叫我子俊就行了,家乡的人都这么叫,人老贵姓啊
燕:哎,免贵姓燕
杜:你这个姓很好啊,很吉利啊,古代的时候有一个国家叫燕国,有一位英雄好汉叫燕青,有一种鸟类叫燕子,有一首歌唱得好啊‘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

……’
燕:您来这里是找杨惠兰的吧
杜:对呀,你认得惠兰呀,哎呀这可太好了,惠兰她在哪里呀,惠兰,惠兰
白:别喊了,她出去看戏去了,呆会就回来了
祝:哎,来了来了,马上就到门口了
杜:惠兰,惠兰,我见我惠兰啊,哎呀我惠兰在里面,你不能不让我见啊
燕:在里面呆着吧,老实呆着,千万别轻举妄动,否则一切后果自负
大嘴与惠兰进
白:哎呀呀,回来了,那戏怎么样,好看吗?
杨:呀,秀才在吗?(无双示意不在)四个字,一塌湖涂,简直没法看
白:葵花点穴手
李:咋回事啊,这
燕:没你事,呆着去
白:没想到这么轻松
杜:惠兰,惠兰,我可找着你了,惠兰
李:哎哎哎,你是谁呀,说你呢,说你呢,过来过来
杜:你干什么?
李:你以为你穿挺好的就可以随便占人便宜知道吧
杜:你给我把手撒开,你们把惠兰怎么了,惠兰惠兰,你看,惠兰连眼睛都不会眨巴了。
李大嘴做示要打他
杜:你别过来,别过来(拿过一把筷子)你把刀放下,我告诉你,我这筷子可不长眼,放下放下(对老白)你把刀也放下
白:在哪儿啦,刀
杜:你的手指头藏起来,我知道你那个手指头很厉害啊,放下
李:等会儿,等会儿,想干啥,想打架是不是,你冲我来,冲我来
燕:你干嘛,他是杜子俊
李:废话,我还肚子疼呢
杜: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
李:桐岭那杜子俊?
燕:废话吗?
白:你说你是杜子俊有啥证据啊
杜:证据,我要什么证据呀,我就是杜子俊,杜子俊就是我,要什么证据呀,你不信可以问惠兰,我是她夫君
祝:葵花点穴手
燕:先审审,分头审,省得串供,赶紧,大嘴过来帮忙
众人:慢点慢点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