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OL小说《老白正传》第四章 莫小贝回来了

 

第四章 莫小贝回来了

凌腾云再也跑不动了,过了西凉河的桥,他一屁股瘫坐在路边的树上。脸色煞白煞白的毫无血色,满脸汗珠还混杂着刚才没吐干净的东西,整个人的样子早已没有了万人迷的风采。

燕小六和老邢费劲地拖着那人,看见凌腾云坐在树下,马上就向他走了过来。那人基本上已经丧失了自理的能力,软得象条死鱼。这可把小六和老邢累了个半死。刚到凌腾云身边,他俩就象扔死猪一样把那人扔在了地上,然后一起喘着粗气坐了下来。情况稍好点的小六看着狼狈的凌腾云,缓了缓气力,张嘴问:[凌捕头,你这是做嘛呢?把这贼丢给我们,你自己跑这乘凉来了。]

凌腾云话都说不出来了,无力地摇了摇头,用手颤抖地指了指地上那人。燕小六不明白,又看了看老邢:[师父,他嘛意思?]

邢育森其实也不懂,但他不想在徒弟面前丢脸,于是他喘着粗气,费劲地说道:[他...他的意思是...他打不过这人,就只能逃...]

凌腾云的眼睛立刻瞪圆了,脸蛋子憋得通红。他用手生气地指了指不远处的七侠镇。小六看着他,还是不明白:[师父,他又是嘛意思?]

老邢:[他...打不过...想回去搬兵...]

凌腾云差点没气晕,费了很大劲才平复,一边指着七侠镇,一边从牙缝挤出几个字:[救...救...]

老邢这次直接说:[别客气...别客气,算不上...]

小六:[算不上嘛?]

老邢一副很懂的样子:[他说我们...我们是救命恩人。]

凌腾云听后,扑通一声跌倒在地,嘴角已经流出血丝。

小六笑了,对着凌腾云说:[凌捕头,你不用客气,咱们谁跟谁,咱们都是朝廷的......啊!啊!你咬我做嘛?]

凌腾云送开了嘴,在小六的腿上留下了一个咬过的湿印。他艰难地向前爬着,一点一点爬向地上那人,最后用所有力气,指着那人道:[师父...师父...]

老邢一下高兴了,他站起来,几步走到凌腾云面前,边走边说:[好徒弟...好徒弟...我收下你了。]伸手扶起凌腾云,却看见他用一种近似绝望地目光看着自己,整个七窍已经渗出血丝,未等说话就一下子昏了过去。

小六和老邢都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时一直爬在地上那人突然说话:[嘿嘿...嘿嘿...不跑了...再也不跑了...]哇----,才说完又吐了起来。两人看着地上那人,摇了摇头,整齐地走到路边的阴沟旁蹲下,相互数着:[1.2.3.]哇----

赶驴车老汉再次闪亮登场!可是,为了怕被大家的臭鸡蛋砸到,这次他连话都不敢说。驴车飞也似的一闪而过,在留下的一片烟尘中,你能看见一个苍老的手举着一面白旗,上面写着:最后路过。

[祭灵??]大家异口同声地惊呼。

黑衣人点头。老白高声呼喊:[大嘴啊,你命苦啊,还没娶媳妇就要给人陪葬了......]大家立刻呜咽一片。

黑衣人一听马上摆手:[诸位误会了,诸位误会了。在下没想找人陪葬,只是想请这位...真的是这位吗?没弄错吧?]

大家点头。

黑衣人似乎还是不敢相信,眉头一皱,怒道:[我知道你们都怕死,怕死也不能拿兄弟抗罪啊?说!到底是你们俩哪位?]

[就是他!]郭芙蓉,佟湘玉整齐地把老白和秀才挡在身后,然后一起高喊,不光喊,还对着地上的大嘴努下巴。后面的老白和秀才也配合着猛点头。

黑衣人看了看大嘴,突然嘶声力竭地喊:[苍天啊!你在开我玩笑吗?星雨啊!你不是带博士伦了吗?你这是啥眼神嘛?这是你念叨那个满腹经纶,武功高强,厨艺超群的人吗?]说着,双手颤抖地举着。

众人人齐呼:[他是!]

佟湘玉小声补充:[起码厨艺肯定超群!]

黑衣人猛地一拍桌子,吓得大家缩脑袋。[胡说!这头肥猪肯定不是星雨喜欢那个!我不相信!你们再敢胡说,我就不客气了!]说完,啪--地一声,把宝剑拍到了桌子。

莫小贝饿了,而且饿坏了。早晨就没吃饭,这一上午她东游西逛地四处乱窜,早把肚子里的存货消耗光了。想弄点吃的,可是兜里一个铜板都没有。为此,她故意不去看街转角卖糖葫芦的老刘头那亲切地微笑,强迫着把脑袋转向另一边。可是另一边吹糖人的张大个一个劲儿地向她招手,把她气个半死。她没办法只能咬牙跑开。

晃悠到已时都过半的时候,她实在有点生气了。气自己不该跑出来,嫂子打两下还能疼到哪去?还气嫂子也不派个人出来寻寻自己。一想到这,她开始四处弄出点动静来,不是砸坏了张家门前的花盆,就是踢散了李家晒的大米,搞得大家都骂声连天。她这样做是有目的的,她怕自己人找不到自己,为了给自己人留下点线索,还有她想就算没人找她,哪怕把捕快惊动了,无双还能给她买个糖人吃。

可是,她折腾了一上午也没人来,连捕快都没来。正无聊地走着,跟小米撞了个满怀。[要死拉!急着投胎啊?]她头都没抬就开始骂上了。

小米也马上回嘴:[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小贝啊?走路看人啊!]

小贝看清了是小米,就没在骂,只是问:[小米哥哥,你这是去哪啊?]

小米听了马上撅嘴:[还说哩!今天你们家不开业,连个人都没有,这不快到饭口了,我去后街新开的盛福酒楼去要点吃的。]

小贝诧异:[不开业?那他们人呢?]

小米:[我哪知道?不是都出去玩了吧,具体情况他们也没向我汇报......]边说边走,消失在街巷中。

小贝轻声嘀咕:[没开业?都出去了?那我得回去找点吃的...]说完,起身就跑。

老邢给他俩灌下去些水后,这俩人算是慢慢清醒过来了。凌腾云慢慢地喘着气,看着地上那人。那人也有了些劲头,费劲地坐了起来,想接着再站起来,却发现身上被绳子五花大绑着。他怒了,用眼睛瞪着燕小六嘶哑地道:[放开我!]

小六笑了,站起来走到那人面前,蹲下,然后说道:[放了你?你傻呀,还是你觉得本捕头傻呀?]

这时一边的凌腾云突然叫道:[小心!离他远点!]

话音还没落地,就看那人突然飞起一脚,猛地踢到小六的裤裆下,燕小六没来得及反映,就一声惨叫仰面跌倒:[哎呀我滴妈呀!]这一下疼得他满地打滚。

那小子高兴得哈哈大笑。老邢赶忙一个箭步跑过来,抽刀架在那人脖子上,高喝:[再放肆宰了你!]

凌腾云苦笑地摇了摇头,他慢慢地站了起来,走到那人身边,又对老邢道:[这人交给我看管吧,你去看看燕捕头。]

老邢这才把小六扶了起来,拍打着小六身上的黄土,道:[跳,你跳一跳,管用。]

小六连忙跳了起来,果然疼痛减轻不少,他笑着对老邢道:[哎?哎?师父,管用啊,真管用。]刚说完,看见那人被凌腾云已经提溜起来了,他赶紧把眼睛马上一瞪,脸一沉,猛地拔出大刀,嘴里高叫:[帮我照顾好我七舅姥爷!!!]喊着,就要扑上去。

老邢费了半天的劲儿才拦着了他。这时,一旁的凌腾云突然急急地说:[咱们得赶紧走,这家伙的师父还在镇里干坏事呢!]

小六和老邢一愣,齐声埋怨:[那你不早说!]

凌腾云只有无奈苦笑。

小六急道:[那还等什么?赶紧跑啊!!]说完,大刀一举向天,脚下生风小腿飞快,踩出一溜黄烟,人跑远了。

老邢一愣,马上高喊:[等等我,我来了。]又是一溜烟地跑了。

远处,隐约传来燕小六那天津卫的口音在喊:[七-侠-我回来了......]

看着两个活宝的背影,凌腾云摇了摇脑袋,表情比哭还难看。手里押着的那个年轻人突然笑了起来,看了看他,突然问:[这就是捕快?]

凌腾云叹气:[这就是捕快!行了,别愣着了,咱俩也跑吧......]

[还跑?????]那人一脸的惊恐。

两人相互对视两秒,刚想弯腰,远处的官道一辆驴车就飞驰而来。两人顿时齐声高叫:[没吐呢!!!!!]

瞬间,无数白菜帮子,烂菜叶,臭鸡蛋向驴车飞去。赶车老汉脑袋上挨了两个鸡蛋,急忙狼狈地掉转车头。场面顿时乱做一团,惹起漫天尘土。黄土散去后,远远看见那辆驴车的后面小山一样满载烂菜,逃得飞快,烂菜上,一个老太婆头上顶着白菜帮子,手里举着白旗:再也不来了。

前门禁闭,后门大锁。可是莫小贝依然还是进来了。这得感谢郭芙蓉当初的努力,还好那个狗洞没有被封上。她一边拍打着身上的脏土,一边暗夸自己天才。就在这个时候,她听见大堂里啪地一声巨响。有贼?还是谁没出去?她蹑手蹑脚地kao近门口,轻轻地把门帘挑开一条缝,顿时把她吓了一跳。大堂内,一个汉子背对着自己正在高声怒骂,而自己的家人却整齐的一排被困在了一边。她忙头缩了回来,用手抚着胸口,开始喘粗气。

怎么办?逃?太没人性了,自己的至亲亲人都在里面捆着呢,怎么可以逃?想到着,她自己打了自己一耳光。那么去报官?也不行,好歹我也是五岳盟主,衡山掌门啊,那传出去还不丢死人啊?只有想办法救人,而且只能是救人。可是,这么进去难免会被人发现啊,打得过还好,打不过自己都扔里了,那谁还能救我们啊?要是这会谁能帮我引开那家伙的注意力还行!

[里面的人听着,你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主动投降是你唯一的出路!]瓮声瓮气地声音,从门外传来。

里面的人几乎同时拖口而出:[老邢!!!!!]

黑衣人先是一愣,马上几步走到门边,对着门高喊:[外面的人也听着,你再喊一句,我就杀人了,我手上有六个人,你自己算着喊吧!]说完,走回了大堂中央。

[里......]老邢的下一句刚开了口立刻蔫了下去。

黑衣人哈哈大笑,笑完又喊:[谁也别想轻举妄动,谁敢进来我就杀人!]

外面马上一片安静。屋里人开始垂头丧气。

又过一小会,一个蚊子叫唤般的声音,从大门缝隙里挤了进来,还是老邢的声音:[里面的人...听着...你已经...被....]

黑衣人断喝:[还敢喊?]

老邢的声音:[没喊,小声劝告。]

黑衣人:[哼哼也不行!]

莫小贝看准时机挑帘而入,一猫身躲进了楼梯后面。老白的眼睛一下子立了起来,他盯盯地看着楼梯口,然后用身子撞佟湘玉。掌柜的被撞得心烦,扭头小声骂:[闲得你啊?]

老白连忙示意她看楼梯那,佟湘玉定睛一看,莫小贝正对着她比划着,手指竖在嘴边让她别出声。[啊!]佟湘玉根本控制不住,失声叫了起来。小贝马上一猫身顿了下去,老白气得对着佟湘玉咬牙切齿。

黑衣人猛然回头,盯着佟湘玉看了看,张嘴问:[叫什么?]

佟湘玉脸红脖子粗,吭哧半天才憋出几个字:[我想方便。]

黑衣人一愣,随即又说:[忍着!忍不住跟他一样解决!]说完,一指秀才。

秀才臊得马上满脸通红。这时无双和芙蓉也看见了小贝,因为粗心的小贝只顾着藏脑袋,裙子的一角却lou在了外面。大家十分着急,小贝的绿裙子在那个地方很显眼,黑衣人只要回头,就肯定可以发现。现在的问题是坚决不能让他回头。可是,这时黑衣人却从门边慢慢走了过来,再走几步余光便可扫到那个角落。

无双忍不住也叫了出来:[啊!]

黑衣人马上又扭头问:[又怎么了?]

无双不好意思,低头道:[我也要方便!]

黑衣人眉头一紧,道:[说了嘛,跟他一样!]又指秀才。

秀才头撞桌面,嘴里嘀咕:[气节啊,气节!]

没等黑衣人转身,这次小郭也叫了起来:[我也是,我也跟她们一样!]

黑衣人这个气啊,大声怒吼:[好,你们都给我尿!现在就尿!]

老白大叫:[还有我呢!我也要方便!]

黑衣人:[女人都尿裤子,你个大男人也一样!]

老白哭了,抽泣着说:[我该死!我...要办大的!]



 

点击返回武林外传OL小说《老白正传》目录
点击返回【大嘴武林】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