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十一回 瘪十娘撒娇勾展堂 赛貂蝉耍赖讹湘玉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十一回 瘪十娘撒娇勾展堂 赛貂蝉耍赖讹湘玉 【文字剧本】

第十一回 瘪十娘撒娇勾展堂 赛貂蝉耍赖讹湘玉

参加演出

佟湘玉——闫妮
郭芙蓉——姚晨
莫小贝——王莎莎
扈十娘----唐静
赛貂禅----刘敏
小翠------蒋卉
十娘丫鬟--娄茗
十娘管家--沈怀玲
白展堂——沙溢
吕秀才——喻恩泰
李大嘴——姜超
刑育森——范明

【大堂--清晨】

郭芙蓉在门口焦急等待着掌柜的与赛老板谈判的结果。

小郭:(自言自语)掌柜的怎么还没有回来吗?
老白:废话,你砸了怡红楼那么多的东西,不得一样样的算钱?
小郭:那都算了一天了,那得赔多少钱啊?(掌柜的与大嘴从怡红楼出来,回店中)
掌柜的:五十两银子。
大嘴:你就赔吧你啊。
老白:算完了?
掌柜的:(对小郭)对,五十两银子都得你来赔。
小郭:苍天呐。(瘫软到凳子上)
掌柜的:你也可以不用赔,条件是帮怡红楼照顾好,那个扈几娘?
老白:扈十娘。
掌柜的:(惊讶)对,你咋知道?
老白:扈十娘谁不知道,扬州城最有名的歌妓,成名曲《杜十娘下面汤》,哒啦嘀哩……
掌柜的:对对对,就是她,怡红楼请她来唱曲,但是店被砸了,没有办法住人,所以要求咱们照顾一下,最多三天,完了之后,五十两银子可以一笔勾销。(小郭精神有所好转)记住啊,这三天时间,咱们一定要把扈,(转问大嘴)扈几娘?
老白:扈十娘。
掌柜的:对,不能让她受半点儿委屈。(面向小郭)尤其是你。(小郭傻笑,嘴中附和,好好好)
老白:笑啥,干活去,都是你惹的祸。(畅想中)扈十娘。(转眼看掌柜的,老白顿时失去了表情,含着嘴唇擦桌子)

【客栈门口--日】

扈十娘一行人来到客栈前

十娘管家:十娘来了啊。(闻听此言,众人冲出客栈,排成两排)
老白:一,二,三。
掌柜的:预备齐。
众人:欢迎,欢迎。
十娘管家:出来个人。(大嘴走上前去,边走边说,欢迎欢迎)趴哪儿去吧。
大嘴:趴哪儿啊?
十娘管家:轿子头了。
大嘴:干嘛呀?
十娘管家:垫脚啊。(众人疑惑+愤恨)
十娘丫鬟:我们十娘有规矩,出门在外脚不沾地。
老白:那背可以吗?
掌柜的:可以吗?
扈十娘:(自己掀开轿帘)可以。(手指老白)让他背。(老白先是一愣,兴冲冲的赶上前去,背起十娘,幸福的微笑着,掌柜的见此状况)
掌柜的:下来。(揪着老白的耳朵,转而去搀扶十娘)额扶你进去。(十娘接过丫鬟递过来的百宝箱,众人簇拥着进入客栈)
老白:我给你泡茶去。
十娘丫鬟:等等,我们十娘还有些规矩。(掌柜的老白十娘进入客栈)
众人:说。
十娘丫鬟:隔天摘的菜,不吃。
大嘴:那荤的呢?
十娘丫鬟:也得是当天宰的,我们十娘只吃牛肉,但这牛不能满月,超一天都不行,另外还有。
众人:(惊讶)还有?
十娘丫鬟:不是露水泡的茶不喝,少于四人抬的轿不乘。
秀才:你们这轿子不是两个人抬的吗?
十娘丫鬟:你没看见我们家管家一个顶俩吗?另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众人:啥呀?
十娘丫鬟:每次吃完饭之后,剩饭剩菜你们千万别倒。
大嘴:这是为啥呀?
十娘丫鬟:十娘最见不得别人糟蹋东西。(众人讪笑)三天之后我们来接人,倘若有一丁点儿怠慢,就是少了一根头发丝,那五十两银子也得照赔。(众人苦恼状)

【掌柜的房间--日】

小郭手中拎着包袱,带领十娘进入掌柜的房间

小郭:呵呵,慢一点儿。这是我们掌柜的房间,特意给您腾出来的。(放下包袱,撮撮手)
十娘:我睡不惯人家住过的房间。
小郭:我总不能现给您盖一间出来吧。
十娘:那倒用不着,我这个人呢没那么麻烦。哎?大堂还可以吧?
小郭:那不行,大堂,大堂有人睡了。
十娘:谁呀?
小郭:就是刚才背你进来的那个。
十娘:那我就住到一块吧,又宽又亮的蛮好。
小郭:不行。
十娘:不行,好,收拾东西,我回扬州。
小郭:哎,别别别。我现在就给您问去还不行吗?
十娘:哎哎,让他们给我烧洗澡水,我要洗澡。
小郭:行,那你歇一会儿啊。(回个丫鬟礼,欲出门)
十娘:等一下,让他们买一个新的澡盆啊。
小郭:知道了。(关门中)
十娘:哎,那个要黄杨木的,铜箍子的,雕牡丹花的不要。

【大堂--日】

掌柜的扶十娘下楼,大嘴一个劲的行礼,在前引路。在大堂放了一张床。

众人:哦哈呦咕哒咿嘛嘶。(十娘受惊)
十娘:哼的啥?
掌柜的:前两天来了个东瀛的武士,住了两天,我们学了几句。(二人互笑致意)怎么样啊?全部是按照你的意思改的。
十娘:布置得还可以,好象少了什么东西。
掌柜的:少了什么东西呀?
十娘:熏香,(手指观音前的供香)这个香档次太低,去买上好的紫檀香。
掌柜的:展堂,快去左家庄。(老白从后院一路小跑来大堂,回应,来了)买条上好的紫檀香,快去。
老白:好嘞。
十娘:哎,哎,这怎么行呢?白公子都忙了一天,多累呀。
老白:没事儿。
十娘:来,白公子,你坐下来歇一会儿。(老白高兴,口中道好)来啊,给白公子看茶。(小郭倒杯水送至老白跟前,阴阳怪气道)
小郭:请,喝不死你。
十娘:哎,什么态度呀?
小郭:我怎么啦?
十娘:哎呀,哪里买来这么凶的丫鬟啊?
小郭:我。。(掌柜的忙搭话道)
掌柜的:对不起,对不起。(对小郭)去买香,还愣着干啥吗?
小郭:我没有银子怎么买香?(掌柜的欲掏银子)
十娘:住口,我最讨厌别人在我面前谈钱。
掌柜的:好好好,我们出去谈。(掐老白)
十娘:一身的铜臭气,俗不可耐,哎,白公子,你坐。
老白:哎,好。(十娘打开百宝箱)
十娘:坐坐。(老白竭力的抑制右手的条件反射)
老白:把箱子关上。(十娘忙关上百宝箱)
十娘:白公子,你怎么啦?
老白:没事儿,歇一会儿就好了,都怪我这贼手啊。
十娘:贼手?
老白:贼不听话的手,(打一下右手,笑道)祖传的。
十娘:(笑着向老白招手)白公子,来,你喝水。(老白端起茶杯)怎么样?
老白:香,香气扑鼻,沁人心脾。
十娘:我还没放茶叶呢。
老白:(轻声道)我说的是你。
十娘:去你的。(手拍老白)一点儿都不大气,一点儿都不上档次。
老白:受教育程度低,打也晚了。

【大堂--黄昏】

大嘴从厨房端菜上大堂。

掌柜的:来了来了来了,快快快。
大嘴:尖椒牛柳,刚宰的小牛。(十娘凑到菜前闻了闻)
十娘:两个人零三天的。
大嘴:哎呀妈呀,可以啊,我这就倒了去。
十娘:哎,不用了。我今天就吃素。哎,来来来,我们大家一起吃饭。(众人不太情愿)看不起我是不是啊?
老白:来吧,来吧,都自己人。
十娘:好,那我收拾东西回扬州。
掌柜的:别别别。额们陪你一起吃,过来,过来。
十娘:就是的,你说你们客气什么东西啊?(众人围了一桌)我跟你们讲不要客气啊,就像到自己家里面一样。
掌柜的:这话听着咋这么别扭呢?你是客人,你先来。
十娘:好,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哎,你们吃菜,不要客气就像到自己家一样。
众人:行行行。(众人方欲夹菜,十娘用筷子讲众人筷子拨开,口中振振有辞)
十娘:不要客气,客什么气呢。就像到自己家里面一样的。(又一次拨开众人筷子)要吃饱可晓不晓得。(第三次拨开,众人面面相觑,不敢再下筷)你看看,你看看,我说你们客气吧。行,你们客气,我就不客气了,不吃饱怎么行呢?我跟你们讲过了,这就是自己的家。(边说边将所有的菜整盘的扒拉到自己碗中)你们要是一客气呢,这顿饭就没法吃了。快吃吃吃。恩。

【大堂--夜】

十娘吊嗓子

十娘:咦呀,咦呀。(声音婉转高亢)
掌柜的:姨来了?
十娘:嘿嘿,你们怎么来啦?我在这里吊嗓子呢。
秀才:这么晚了,再这么吊街坊四邻该提意见了。
老白:就是啊。(老白去关门)
十娘:我吊嗓子,又不是吊颈子,凭什么提意见,凭什么?
掌柜的:他们错了,额让他们改啊。
十娘:正好你们来了,我的嗓子也开了,我给你们唱一段可好?(众人欲退,口中念到,不用了不用了)哎,哎,哎。你们看不起我是吧?收拾东西回扬州。
众人:别,哎哎哎,您唱您唱。(十娘先行个礼,唱道)
十娘:郎君啊,你是不是饿得慌啊,(身子连续撞向老白)呀霍咦霍霍,你要是真的饿得慌,请你就跟十娘讲,十娘给你做面汤。(小郭刚从左家庄赶回)
小郭:好啊,赶紧给我做一碗,放点儿葱花。来回一百里把我给饿的。你的香,就这么一小块,三两银子。
掌柜的:三两?
十娘:哎,这不是紫檀香。
小郭:那会是什么香啊?
十娘:什么意思啊?你是不相信我的鼻子是吧?
小郭:你又不是靠鼻子吃饭,我凭什么相信你啊?
十娘:收拾东西,回扬州。(说罢伸手去提百宝箱,众人上来按住百宝箱)
掌柜的:小郭,小郭,快给十娘赔不是。
小郭:十娘,我错了。
十娘:你错在哪儿了?
小郭:我有眼无珠, 有口无心。
十娘:行了,行了,知道错还有希望。原谅你了,走吧。
小郭:(鞠了一躬)谢谢十娘。
掌柜的:我现在抽她鞭子。
十娘:(十娘挥了挥手)你们去吧。哎,白公子,你留步。
老白:还有事吗?
十娘:人家刚才唱的那首歌还没唱完。
老白:(吃了一惊,咽口痰)改天再唱。
十娘:不,就是现在唱。郎君啊,你是不是饿得慌啊,呀霍咦霍霍,你要是饿得慌,啊哈啊啊,你呀就跟十娘讲,十娘给你做面汤,你呀就跟十娘讲。拱呀拱呀拱呀拱呀,拱呀拱呀拱呀拱呀,杨柳叶子青儿啊。(老白已然说不出话,双手无力的拍着,一脸无奈)我唱的还好啊?(老白点下头,轻声回了句,好)我再唱一遍。(老白被震到地上)你是不是饿得慌啊,呀霍咦霍霍,(老白利用紧有的力气,一寸一寸的向门口爬去)你要是饿得慌,你呀就跟十娘讲,十娘给你做面汤,你呀就跟十娘讲,十娘给你做面汤,拱呀拱呀拱呀拱呀,拱呀拱呀拱呀拱呀,(老白已七窍流血,毫无一点生气)杨柳叶子青儿啊。

【后院--日】

小贝放学,正准备回屋,掌柜的在后院拾掇苞米。

掌柜的:哎,站住,又上哪儿疯去了?
小贝:没有啊。
掌柜的:还说没有。过来过来。(拍拍小贝身上的尘土)你看看这手上咋这么多的泥?
小贝:(笑道)我跟同学打土仗来着。
掌柜的:土都是男孩子玩的。(找根竹签抠着小贝指甲里的泥)你女孩子跟着人家疯啥呢?哎呀,你看看,你看看。(十娘端个盆从大堂至后院,看此情形)
小贝:疼疼。
掌柜的:疼也忍着。
十娘:(大喝一声)住手。(拉过小贝,看看手指)疼不疼啊?疼不疼啊?
掌柜的:这咋会疼嘛。
十娘:不疼,我扎下你试试看。(面对小贝)她除了用竹签扎你以外,还对你做什么了?
小贝:她呀。整天逼着我学这学那。
十娘: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姨娘小时候跟你是一模一样,吃没的吃,喝没的喝,连件暖和衣服都穿不上,一不小心就是一顿打,(泪在眼中,湿湿的围了一圈),一棍子下来,连声音都听不到。
掌柜的:那是为啥呀?
十娘:都是内伤
掌柜的:惨绝人寰。
十娘:更惨的还在后头呢,他们非要逼着我学吟诗作对,还有女工刺绣,我的乖乖,连琴棋书画要样样精通。
小贝:哇,你真的好惨啊。(十娘擦了擦眼中的泪水)
十娘:不惨,姨娘已经熬出头了,(摸摸小贝的头)可是你呢?你到哪一年才能熬出头啊?快讲,你要吃什么东西,姨娘给你买。
小贝:我要吃糖人,要最大的那个张飞。
十娘:不要说张飞了,就是王菲我也给你买。走。(小贝喜出望外,掌柜的几声干咳)
小贝:我还得做功课呐。(欲入掌柜怀中,十娘一把拉回来)
十娘:做什么功课啊,女子无才便是德,学的越多越受苦,听姨娘讲啊,人生在世,吃喝二字。
掌柜的:五十两银子,我还给她,胡吃海塞我认了,叽哇乱叫我也认了,现在对小贝大放厥词,这不是叫孩子不学好吗?(愤怒)赶紧让他走人,走人。(众人从四面八方出来)
众人:就等你这句话呢。

【大堂--日】

掌柜的坐在大堂,小郭秀才捏肩捶悲,大嘴和老白在门口张望,见十娘回,老白连忙奔大堂而去。
大嘴:老白。
老白:来了来了,已经到胡同口了,全看你的了。
众人:全看你的了。(众人退至后院,掌柜喝了口茶以壮胆气,见十娘与一女童归来,疑惑万分)
掌柜的:这是你的娃?
小贝:嫂子。
掌柜的:小贝。(拉住小贝,按到坐上)你咋成了这个样子?(摸摸小贝头上的钗)这是咋啦?
小贝:别动,别动。这是十娘买给我的。
掌柜的:(怒道)把这个钗子还给人家。
十娘:不用了,就五十两银子。要是喜欢的话,明天我们再去买。
掌柜的:(半信半疑,轻声道)啥?五十两?(搂起小贝)这怎么好意思吗?你看。
十娘:小贝,去给他们看看,什么叫天生丽质难自弃。(小贝口中唱着咦呀奔后院跑去)
小贝:小郭姐姐,我终于买到张飞啦。
十娘:你不是说有什么事情要找我吗?
掌柜的:(满脸笑容)你看,你来这儿两天了,把这个地方一占,我们也没有办法做生意了。
十娘:一百两银子还够啊?(掌柜的目瞪口呆,伙计们在后院焦急期盼着)够不够啊?

【后院--日】

掌柜双手捂两搭在石磨上,众人手指掌柜的,准备讨伐。

小郭:一百两就把你给打发了?
掌柜的:(抬头辩解道)我本来没有想拿,但是额这个人一见银子脑子就糊涂了,(众人讪笑)等额反应过来,你们已经把额包围了。你们说额是见钱眼开的人吗?
众人:你太是了。
老白:你就是个钱串子。
秀才:难道不觉得羞耻吗?
掌柜的:额羞。
众人:知道羞就好。
掌柜的:(面带春风,一脸满足)羞并快乐着。
众人:恩?(掌柜的继续低头忏悔)
掌柜的:现在钱已经拿了,再想往外赶人,是不太可能了。
小郭:谁说不可能。世上无难事,只怕狠心人。
大嘴:这事儿。
小郭:就包我身上了。
大嘴:呦,咋还有戗行的呢?
小郭:(对大嘴)过来,(对掌柜的)闪开。(二人合计着)

【大堂--夜】

三娘在大堂床是躺着,大嘴和小郭在床后窃窃私语。

小郭:十娘那个百宝箱少说也值三千两银子,家伙准备好了吗?
大嘴:两把刀够不够?
小郭:足够了,一刀剁脖子。
大嘴:一刀开膛。她要是喊咋办?
小郭:那就用前两天买的迷魂香熏一熏。(十娘在床上听的战战兢兢)
大嘴:香在哪儿呢?
小郭;厨房。
大嘴:走,去拿。
十娘:(十娘下床急呼)白公子,白公子,白公子。
老白:(从后院跑来)怎么了?
十娘:白公子,我们私奔吧?
老白:啊?
十娘:你把我送回扬州。我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穿金的带银的。
老白:我还有事儿,你自己先回吧。
十娘:哎呀,白公子。(十娘提起百宝箱要走,无意中打开了箱子,老白那贼不听话的手条件反射,尾随十娘出门)

【大堂--日】

小郭倒了一碗水,与掌柜的做的大堂。

掌柜的: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老白从外头回来)
老白:你错哪儿了?(掌柜的悲喜交加)
掌柜的:展堂。
小郭:老白?(掌柜的擦拭激动的泪水,走到老白跟前)
掌柜的:你还知道回来?(坐下)
老白:我咋不知道回来呢?我把她送上船,我就回来了。
掌柜的:她咋这么快就让你回来了?
老白:(胳膊肘碰碰掌柜的)我把她送上船以后啊,跟船夫讨价还价。好不容易从五两银子讨到了二两,哎,她朝我冲过来,把我臭骂一顿。(众人惊奇)
掌柜的:骂你啥?
老白:白郎,我平日里待你不薄,你为何这样待我?
掌柜的:你咋待她了?
老白:我也纳闷呢,她说你就这样把我给卖了?难道我就值这区区二两银子?话还没说完呢,就打开了百宝箱。
掌柜的:然后呢?
老白:然后就,怒沉了一下。
小郭:啊?
掌柜的:全沉了?
老白:总共也没几样,就面上一层,下面都是些散碎银两。
掌柜的:沉完了之后呢?
老白:她就回扬州了,估计这会儿已经出西凉河了。(十娘一身疲惫走进客栈,倒在门口)
十娘:还没有。
掌柜的:你的嗓子咋了?(老白搀起十娘扶到座上)
十娘:受凉了,没得十天半个月好不了。
老白:怎么回事儿?
十娘:我被他们赶下船了。
老白:为啥呀?
十娘:没得钱付船费。白公子,对不起哦,船夫他们都跟我讲了,是我错怪你了。
老白:知道错就好,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十娘:那我还是要麻烦你。
掌柜的:他没有空。(十娘哀求呼唤着,白公子)你自己回去吧。
老白:最近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如果当年杜十娘没有怒沉百宝箱,那她的命运将是如何呢?
掌柜的:你还不走?
十娘:一分钱没得,怎么走啊。(掌柜的从柜台取出一百两银子,交与十娘)
掌柜的:这些钱够不够?(十娘方欲上手,掌柜的赶紧拿开)
十娘:够了够了。
掌柜的:钱可以给,但是你要答应额一个条件。
十娘:什么条件?(掌柜的在其耳边喃喃着)

【大堂--日】

掌柜的和十娘等待着,小郭在门口张望等待小贝回来。

小郭:来了来了。
掌柜的:准备好了吗?
十娘:哎呀,你放心吧,不就是演戏吗?梅斯布吗。
掌柜的:梅斯布是什么?
十娘:梅兰芳,斯坦尼,布莱西特,我懂。(见小贝入门,急忙跪下,手拉掌柜衣襟,声嘶力竭,肝肠寸断,哭道)老板娘,我求求你啦,你就可怜可怜我吧,可怜可怜我吧。你给我一点盘缠回家。(小贝过来搀扶十娘,掌柜的也搭把手)
小贝:姨娘,您不是挺有钱的吗?
掌柜的:来来来,坐下说啊。
十娘:那是以前,现在没有了。连饭都吃不上了。(哭声始终未绝)
小贝:那么多钱,你全都花光啦?
十娘:那可不是嘛,我这个人又馋又懒又不会劳动,金山银山也要吃完的。(众人无比被十娘的演技所震撼,小郭秀才甚至被带入了情绪,也哭了)
小贝:那可以载赚嘛。
十娘:怎么赚怎么赚?你听我的嗓子我怎么赚?郎君啊,你是不是饿得慌啊,呀霍咦霍霍。
掌柜的:不要再唱了,好可怜。
十娘:可怜什么东西呀?我这是活该。哪个叫我除了唱歌什么都不会呢。
小贝:你不是说女子无才就是德吗?
十娘:那是我胡说八道的呀,一个好女子,一定要德才兼备,可晓得?
掌柜的:(感动ing)说的好,小贝快听着。
十娘:小贝,你看姨娘这个样子了,你一定要吸取教训啊。
小贝:什么教训啊?
十娘:(狠拍桌子,起身)嘿,你这个娃,你非要看着我沿街乞讨暴尸街头,才算完可是啊?
小贝:没有啊。
十娘:什么没有啊,啊,赶紧回去回去读书去。(再拍桌子)走。
众人:(拍桌起身)还不快去。(小贝怏怏的跑回后院,口中哼出MS某种动物的叫声,十娘指着小贝跑去的方向轻声笑个不停)
十娘:哎,还行吧?
众人:(激动+感动+运动)太好了。
掌柜的:(眼泪含在眼眶,呼之欲出)梅斯布占全了。
小郭:戏曲程式化。
老白:体验派。
大嘴:间离效果。
秀才:加上个人的天赋。
十娘:哎呀,希望她长大以后,能够明白你这份苦心。
掌柜的:明不明白的,倒无所谓了,但是多读点书总没有坏处,你说呢?(食客们听的入神)
十娘:我小时侯有你这么个嫂子就好了。
掌柜的:这一百两银子,你拿去吧。
十娘:这么多。
掌柜的:这本来就是你的钱呀,一路平安。
十娘:(接过荷包)后会有期了。(哼着下面汤跑出客栈,掌柜的在门口目送十娘)
掌柜的:哎呀,总算了了一件事情。
小郭:我要是你啊,就不会这么高兴。
掌柜的:为啥呀?
小郭:她就这么走了,咱算是照顾好她了,还是没照顾好她呢?咱欠怡红楼那五十两银子。
掌柜的:(飞速夺门而出,高喊)十娘,还给额五十两,十娘。

【舞刀记----老刑和小六】

小六学着老刑的动作,左看看,右看看。抬左腿,抬右腿。立定,站稳,摆出架势,拔刀,将老刑后腰砍伤。被老刑爆锤一顿,扶老刑离开。

【大堂--夜】

老刑用筷子拨动着碗中的面,嘴上喃喃的说。

掌柜的:老刑?咋了这是?老白,过来。(手指老白)老刑说啥呢?(老白侧身附耳)
老白:这不是清汤面,这不是清汤面。
掌柜的:那这能是啥吗?(老白示意嘘)
老白:这是鳝丝面,这是鳝丝面。
掌柜的:哪来的鳝丝。(老刑打响指,MS自我催眠成功)
老白:就是。(老刑大口的吃面,夹起小咸菜,再次嘟囔)这不是小咸菜,这不是小咸菜。这是溜肥肠,这是溜肥肠。(老白,掌柜的相视一笑)
刑捕头:(尝了尝咸菜)这谁溜的肥肠,咋这么咸,还这么脆呀?
掌柜的:你要是想吃溜肥肠那就点一个,又不是什么好菜。
刑捕头:算啦,最近衙门钱紧,都俩个月没发餐补了,我这点钱能吃到月底就不错了,否则我这样?(用手比画刚才的状态)
掌柜的:那就算我请你的,去叫大嘴溜个肥肠。
老白:行,让大嘴给你溜个肥肠啊。
刑捕头:(吃着面,恩恩着示意老白回来)老白,算了,算了。最近是敏感时期,千万别来这一套。
掌柜的:啥敏感的时期呀?
刑捕头:娄知县正准备评比本季度最佳商户,基本上就是你啦。
掌柜的:(高兴)真的?(与老白互视,老白对掌柜的眨眼)
刑捕头:走了啊,不许给人说,不许对外说啊,不说,不说,绝对不说。
掌柜的:那你这清汤?不不不,鳝丝面呢?
刑捕头:把水弄干,留着明天早上我来吃炸酱面。
掌柜的:好好好。
老白:慢走啊,老刑。(二人四掌相击,掌柜的欲拥抱老白,老白蹲下闪躲走去关门,掌柜的扑个空)

【大堂--日】

鸡刚刚叫,老白正在叠被,呼听有人敲门,紧忙去开。

老白:来了来了来了。(走到大门口)谁呀这么早,来了来了。(赛掌柜和小翠迎面而来,老白打了一阿嚏)哎呀,熏的这香。
赛掌柜:(用手挥挥面前空气)臭啊。(摸摸桌面)这是啥呀这,(找了个座坐下)这也叫客栈,这。
小翠:这整个就一猪圈吗。
老白:会说话吗?会不会说话。
赛掌柜:佟湘玉,你给我滚出来。
老白:(手指怒道)喊啥玩意儿,喊啥呢。我告诉你们俩啊,别以为是女的我就不敢动手,出去。(二人不于理睬)出去听见没有。葵花点……(掌柜的端个茶壶从楼上笑脸下来)
掌柜的:展堂,不得无礼。这位就是怡红楼的赛貂禅赛掌柜,来给赛掌柜看茶。
赛掌柜:免了,俺是来要钱来,拿钱就走。
小翠:一秒钟都不耽搁。
老白:拿钱?拿啥钱啊?(掌柜的转到老白身后,轻声道)
掌柜的:小郭不是把人家店给砸了嘛,咱还欠人五十两银子。
赛掌柜:是一千两。
掌柜的:(暴跳如雷)啥?
小翠:十个一百就是一千,你算不过来呀?
赛掌柜:我跟你说得好好的,你帮我照顾扈十娘咱那五十两就抵了,可你们呢?
小翠:你们咧,你们咧。
老白:我们照顾了。
赛掌柜:人咧?
小翠:人咧?人咧?人咧?(手指老白,老白怒欲还手)
赛掌柜:你说说啊,我请这么大个腕儿,我得花多少钱呐?
小翠:得花多少钱?
赛掌柜:我没这大腕儿顶着我得少挣多少钱?
小翠:少挣多少钱。
老白:那你们也不能把这钱算在我们头上吧。
赛掌柜:你想赖账了是咋了?
小翠:(指着老白)你是不是,是不是,啊?(老白欲出手,掌柜的连忙拉住,将双方分开)
掌柜的:不是不是不是。你看咱们都是规规矩矩的生意人嘛。
赛掌柜:少咱,你是你,我是我。
小翠:你不是我,我也不是你,他更不是他。
老白:废话,我不是我,我是你啊?
赛掌柜:你也别废话了啊,要不然还我一千两银子,要不然就交人。
掌柜的:(苦笑)你看,额上哪儿给你找人去啊?
赛掌柜:其实啊,我的要求也不高,这个唱功好不好啊她无所谓。
小翠:无所谓。
赛掌柜:这会不会跳舞啊她也无所谓。
小翠:也无所谓。
赛掌柜:至于这个盘儿亮不亮,条儿顺不顺。
小翠:无所谓。
赛掌柜:谁说无所谓了,要的就是盘儿亮条儿顺会来事儿,帮我顶过这阵儿就中。
掌柜的:盘儿亮条儿顺,你看我咋样儿?(二人露出不屑的眼神)呵呵,开个玩笑。哈哈哈哈。
赛掌柜:你开玩笑啊?我可没空跟你开玩笑。今晚之前,要不然就交人,要不然就交钱。否则呀,咱们公堂见。(言毕二人起身准备回怡红楼)
掌柜的:别别别,赛掌柜赛掌柜,你看,(一看没的商量,高声道)我们交人。

【大堂--日】

秀才在翻看帐本,赛掌柜坐在大堂卓前,掌柜的坐在其对面。

赛掌柜:郭小姐,转个圈看看。
小郭:(拿个条扫)转圈?
小翠:转圈不懂啊?
小郭:不懂。
小翠:你看我。(说罢到中央推开小郭转了一圈)
小郭:转的不错嘛,再来一个。(小翠一直转圈,小郭大笑)好好好。(众人叫好+鼓掌)
赛掌柜:停停停,你耍猴呢?(小郭得意的笑)要你在这儿骚包?谁欠钱了?(恶狠狠的看着掌柜的)
掌柜的:(连忙起身)小郭,人家跟你说正经的。
小郭:我也说正经的呀,人家转得确实不错。哎,再转一个看看。
赛掌柜:不想转就算啦,咱们公堂见。(赛掌柜欲出门,掌柜的拦下)
掌柜的:别别别,赛掌柜,(拉赛掌柜坐下)第一次嘛,是个人都会害羞的,还需要磨合磨合。
赛掌柜:你快点儿磨啊,我时间不多。
小翠:非常少。
掌柜的:额知道。
赛掌柜:(小跑至小郭跟前,咬牙道)小郭,一千两,你想一想你得占多少?
小郭:他们明明就是讹咱们。
赛掌柜:你说啥?
小翠:你再说一遍。
掌柜的:她说饿了,你们不管她啊。(推小郭到一边)人家说了,顶过这一阵子就没事了。
小郭:那你自己为什么不顶啊?
掌柜的:人家要盘儿亮,条儿顺。
小郭:你盘儿不亮,条儿不顺吗?
掌柜的:还要会来事。
小郭:你不会来事儿吗?
老白:(轻轻挪开掌柜的)还要有侠气,秀发飘逸,英姿飒爽的那种。
小郭:他们真的这么说的?
掌柜的:当然了。
老白:方圆五百里之内,就你一人有这气质。一传十,十传百,现在成了众人皆知的秘密了,要不然人家为啥来找你呀?
小郭:(三捧两捧,小郭被忽悠住)那好吧。(赛掌柜小翠奸笑,小郭打出招牌手势)赏她个面子。(掌柜的稍微松口气)可是我不会唱歌。
赛掌柜:我可以找人替你唱。
小郭:合适吗?
赛掌柜:有啥不合适?现在崔大师又不在。
小翠:谁管你假唱啊?吃饱了撑的。
小郭:可是我不会这样跳舞。(自己模仿小翠转了一圈)
赛掌柜:我可以找人教你啊。
小翠:找几个伴舞也中啊。
小郭:(高兴转而担心)可是我没有演出经验呐。
赛掌柜:所以就得练呐。
小翠:练。
赛掌柜:你放心。
小翠:一百个放心。
赛掌柜:只要有我在,(起身,走到小郭旁)保你三天出师,七十天红透七侠镇。(众人狂喜)走着。(掌柜的拉赛掌柜)
掌柜的:上哪儿去啊?
赛掌柜:排练呐。让你们瞧瞧。
小翠:啥才叫包装大师。(众人附和好好好,向后院走去)
赛掌柜:扯块白布,搭个台子。(小翠奔柜台走去)
小翠:(对秀才)我叫小翠,你呢?(秀才但笑不答)

【白布景】

小郭自己咦呀,咦呀的喊,众人开始一起排练,赛掌柜随场监督。

掌柜的:(众人翩翩起舞)郎君啊,你是不是饿得慌啊,呀呼咦呼嘿,你要是饿得慌,请你就对湘玉讲,湘玉我给你溜肥肠。(众人鼓掌)
赛掌柜:不错不错,就这么练,每个人都得练。练,练,练起来,练起来。(赛掌柜偷偷溜走)
老白:真不错,真不错。
众人:(众人又跳)郎君啊,你是不是饿得慌啊,呀呼咦呼嘿,你要是饿得慌,请你就对湘玉讲,湘玉我给你溜肥肠。

【大堂--日】

赛掌柜将小翠拉到一边。

赛掌柜:咋样?(小翠摇头,赛掌柜上去一耳光)你就笨死。
小翠:我就是照你说的那么讲的。
赛掌柜:咋说的?
小翠:我叫小翠,你咧?我姓吕,双口吕,他们都叫我吕秀才,呵呵。那你都爱干啥呀?看书,呵呵呵呵。那除了看书呢?看书,呵呵。那你现在看的啥书啊?不是书,是帐本,呵呵呵呵。
赛掌柜:这不说得挺好吗?
小翠:然后他就把账本藏到桌子底下,开始跟我胡说八道。
赛掌柜:还真是个书呆子,看我来。(二人一个走到柜台前,一个走到秀才旁边,赛掌柜干咳了一声,秀才抬头)
秀才:是你啊?不排练啦?
赛掌柜:他们排着呢,我出来休息会儿。哦,你这儿有杯子吗?(秀才连忙递上一杯,又觉不妥)
秀才,我给你倒杯茶去啊。
赛掌柜:哎, 你这儿有酒吗?
秀才:大白天喝酒啊?
赛掌柜:恩。
秀才:奥,这才叫名士风范呢。(倒杯酒,递与赛掌柜)
赛掌柜:(拿着杯子)有句话说呐,唯女子……什么来着?
秀才: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言毕,赛掌柜突然将酒洒向秀才眼部,小翠趁机换走帐本)
赛掌柜:放肆,你再敢出口伤人,休怪我告上公堂,走。
秀才:我冤枉啊我,那话是孔子说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呀。(手不停的揉眼)

【客栈门前右转弯处--日】

小翠赛掌柜跑出客栈,寻一偏僻处,拿出帐本,翻了翻

赛掌柜:假的,绝对是假的。
小翠:为啥呀?
赛掌柜:你看啊,这该交的税,一分钱都没有少交。还有这么多的外债,一分钱都不收。谁这样做生意啊,不赔死她才怪呢。
小翠:那没准她本来就傻。
赛掌柜:她没有这么傻的人呐,她好不容易赚的钱,她都交税了,她靠啥养活这些人呐?
小翠:也是喔。
赛掌柜:真的账本一定还在店里头,只要让我拿到手,我往衙门口这么一送,(哼笑着)你跟着瞎乐啥呢?赶紧把它送回去。(将帐本交于小翠)
小翠:为啥呀?
赛掌柜:省得打草惊蛇呀。笨死了,快去快去。

【大堂--日】

秀才在桌子上洗眼睛,小翠趁机将帐本放回原处。秀才方欲倒水,正巧赛掌柜从门外进来,秀才端着盆往里退。

秀才:哎呀妈呀。
赛掌柜:你别怕,我查过了,那句话呀,确实是孔子说的。
秀才:那就好,那就好。
赛掌柜:你眼睛还疼吗?
秀才:睁不开。
赛掌柜:我帮你揉揉。(赛掌柜上手去揉)
秀才:别别别,男女授受不亲呐。
赛掌柜:嗨,你就把我当作男的不就妥了?(扶秀才坐下)来吧,来吧。
秀才:那你轻儿点啊。
赛掌柜:你只要别乱动。(双手拇指朝秀才双眼猛的按了下去)
秀才:啊~~~~我不是叫你轻儿点吗?
赛掌柜:我不是让你别乱动吗?
小翠:来来来,我给你吹吹,我给你吹吹。(赛掌柜跑去柜台一顿乱翻,掌柜的在后院喊道)
掌柜的:练的差不多了。(赛掌柜慌忙将翻出的帐册放回原处,掌柜的走到柜台)哎?赛掌柜,找啥呢?
赛掌柜:那个秀才的眼睛疼,我给他找点药膏。
掌柜的:上账台找药膏?
赛掌柜:你这儿我也不熟,要不你给她找吧,我先走啊。
掌柜的:(拉住赛掌柜)你不看排练了?
赛掌柜:我……我有事儿,明儿再看吧,你们好好练啊。(拉着小翠跑回怡红楼)
掌柜的:(拾起地上散落的帐本,左思右想)秀才。
秀才:(捂着眼睛)恩?

【大堂--日】

众人排练歌舞。

掌柜的:郎君呀。
小郭:湘玉我给你个大耳光。(拍向老白)
老白:别闹了,别脑了。(赛掌柜和小翠走进客栈)
赛掌柜:(鼓掌,笑道)不错不错,这么早就练上了。练得咋样了?
掌柜的:差不多了,你看啊。(众人站好位置)
众人:郎君呀,你是不是饿得慌呀,(话音刚起,赛掌柜与小翠同时被着莫名其妙的天籁之音震的是双腿发麻,坐在地上。)呀呼咦呼嘿,你要是饿得慌,请你就对湘玉讲,湘玉我给你溜肥肠。(赛掌柜与小翠站了起来)嘭呀嘭呀,嘭呀嘭呀,杨柳青儿嘿。(众人摆出造型,赛掌柜小翠鼓掌)
掌柜的:咋样?咋样?
赛掌柜:不错,不错,不错。
掌柜的:不错就好。
赛掌柜:到我那去走走地位。
掌柜的:晚上再排吧,我们还要做生意。
赛掌柜:晚上再排?那公堂见。(众人拉住赛掌柜)
掌柜的:(无奈)去,去,去,现在就去。(掌柜的推秀才)你留下啊,不要让任何人上楼。尤其是额的房间,任何人都不许进。你听见了没有?(掌柜的等进怡红楼,赛掌柜转身回同福客栈,秀才一见赛掌柜,惊慌失措)
赛掌柜:你别怕,你的眼睛还疼不疼啊?
秀才:不疼了。
赛掌柜:那昨天的事儿,你可别放在心上啊。
秀才:不往心里去,量小非君子嘛。
赛掌柜:对对对,那今天的事儿,你也不能放在心上。
秀才:今天有什么事儿啊?
赛掌柜:今天呀,今天呀,(俩拇指又按向秀才双眼)你的眼睛还疼吗?(赛掌柜趁机上楼,秀才被弄给昏天黑地,不知南北与西东啊)

【掌柜的房间--日】

赛掌柜四处翻箱倒柜找帐本,最后在掌柜的床上发现一物。

赛掌柜:我的快绿阁,到手啦。

【大堂--日】

众人由怡红楼回同福客栈。

老白:哎呀,你看看人家店里那装修,怪不得人家说咱是猪窝呢,真是猪窝呢。
小郭:跟人家一比呀,咱这儿就是牢房。
大嘴:啥牢房,整个一茅房。(掌柜的敲大嘴)装茅草的房,咋的啦。
掌柜的:咱不就是没有钱吗?要是有了钱,谁不想那样装修。(抢过小郭递给大嘴,大嘴喝了一口的一碗水)等额攒够了钱,额把咱店重新翻修一下。(赛掌柜出现在楼上)
赛掌柜:恐怕没有这个机会了吧。
掌柜的:(大呼)秀才。
秀才:(捂着眼睛从后院跑来)来了,来了。(掌柜的手指赛掌柜示意秀才)哎?你怎么上去了?
掌柜的:你把账本还我,否则我就不客气。
赛掌柜:哎呀,我好怕怕呀。
小翠:我好怕怕哦。
赛掌柜:限你们今晚搬出。
小翠:搬出去。
大嘴:你说搬就搬,凭啥呀?
小郭:凭啥呀?
赛掌柜:不听啊,没有关系,我给你念两条。不过听的时候啊,你们一定把自己想象成娄知县,体会那种怒不可遏,欲先杀之而后快的心情。
小翠:心情。
赛掌柜:听好了啊。
小翠:听好了啊。
赛掌柜:三月二十六号,酒水十八两四钱,菜肴二十三两五钱,净赚二十六两八钱,而税款,居然是零耶(伸长了脖子然后晃动)
小翠:税款是零。(二人疯狂大笑,击掌庆贺)
老白:(满不在乎的笑)接着念,别光看前边,后面更精彩呢。
赛掌柜:看就看。呀,这,这,这。
小翠:咋啦?
赛掌柜:这是咱家的账本。
小翠:咱家的账本?
掌柜的:错了,前半本是假的,是为了引你上钩,后半本才是你家的。
赛掌柜:你,你咋拿到啦?
大嘴:你也不打听,打听,我这兄弟以前是干啥的?(手搭老白肩膀)
老白:低调,低调。
掌柜的:赛掌柜啊,饿以前就是想不明白,你是咋赚的那么多的钱,一看账本,(众人冷笑)你就不怕出事吗?
赛掌柜:怕还做生意啊?这叫马无夜草不肥。
掌柜的:这话倒不假,关键是,那马想养多肥,肥的满肚子流油才算完。
赛掌柜:这人和人呐,就是不一样。
小翠:绝对不一样:(摇头尾巴晃)
掌柜的:但是法律对每个人都一样。(小郭附和“一样”)交税是咱们应尽的责任和义务,(小郭附和“义务”)如果没有税收,国家哪有那么多的钱来维护你的各种权利?(小郭附和“权利”)门前的路,河边的桥,边疆的守卫,城门的哨。(小郭附和“的哨”)那可都是从无数的税款里汇聚而来的。(小郭附和“而来”)远的不说,就说你那五十两银子,(小郭附和“五十两银子”)如果没有眼们给你作主,鬼才肯给你还钱呐。(小郭符合“钱呐钱呐钱呐”)
赛掌柜:(拍手)好好好,这说得是太好了。我今儿啊,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小翠附和“十年书”)我也知道该咋办啦,那我先走了啊。(二人欲出客栈,老白夺回账本)
老白:我们不奸,但我们也不傻。
掌柜的:大嘴看坐。(大嘴伸出一条腿,掌柜的坐上)限你今晚之前,把所有的税款都交上,否则,额帮你交。(小郭递来筷子笼,掌柜的拿出一根扔在地上)
赛掌柜:那中啊。
掌柜的:我说的是账本。
小翠:她说的是账本。
赛掌柜:(气急败坏)切,走。
小翠:哼。(众人胜利的笑)

【大堂--夜】

掌柜的在桌上写字,刑捕头由门外进来。

刑捕头:上酒,上酒。
老白:老刑,要啥酒啊?(老刑坐下)
刑捕头:你们这儿有什么好酒?
老白:女儿红,七十年的。
刑捕头:(摇头)不要,要最贵的,最贵的酒。
老白:最贵的还是女儿红啊。
刑捕头:那就赶紧上吧,顺便把西街唱小曲的给我叫来。
老白:叫他干啥呀,家里有现成的。康桑阿米达MUSIC,(众人排成一排,唱道)
众人:老刑呀,你是不是饿得慌呀,(此句一出,老刑也承受不住,,滑至桌下,从另一头钻出)呀呼咦唷嘿,你要是饿得慌,请你就对湘玉讲,湘玉给你溜肥肠。
老刑:(起身)我不要溜肥肠,我要最贵的菜,最贵的。
老白:最贵的还是溜肥肠。
掌柜的:(对老白)不要胡说。老刑,你是不是发财了?(老刑甜蜜的笑)
刑捕头:前两个月的餐补,全发下来了。
掌柜的:你不是说衙门钱紧吗?
刑捕头:是啊,可是怡红楼的赛掌柜,交了一大笔税款,解决了燃眉之急。(众人连手耶)娄知县临时决定,把本季度最佳商户颁给怡红楼了,另有赏银五十两。(掌柜的听后俩眼溜直,身体倾斜,老白连忙扶住)
众人:(惊呼)掌柜的掌柜的。(老刑握住掌柜的手)
刑捕头:千万别泄气,千万别泄气。一定要坚持到底,下季度就是你。努力努力再努力。你是不是愁得慌来,呀呼咦呼唷,你要是愁的慌来,就对我老刑讲,老刑给你帮帮忙,老刑给你帮帮忙,(掌柜的将手缩回)老刑给你帮帮忙,老刑给你帮帮忙,老刑给你帮帮忙。你是不是……
老白:行了行了。

本回完

下回书

受委屈伙计装叛变 求生意老板充大方

武林外传SF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