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十二回 受委曲伙计装叛变 求生意老板充大方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十二回 受委曲伙计装叛变 求生意老板充大方 【文字剧本】

第十二回 受委曲伙计装叛变 求生意老板充大方

参加演出

佟湘玉——闫妮
郭芙蓉——姚晨
莫小贝——王莎莎
怡红公关--甄麦娟
赛貂禅----刘敏
小翠------蒋卉
白展堂——沙溢
李大嘴——姜超
吕秀才——喻恩泰
刑育森——范明

【大堂--清晨】

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客栈的宁静,老白慌忙起身,奔向大门。

老白:来了来了,这门还要呐。(赶紧打开门,敲门的不是别人,正是赛掌柜,旁边还有个小翠)
赛掌柜:呦,你就穿这身儿迎客啊?帅哥。(轻轻拍老白)
老白:(一见是这二位,没好气的答道)我们还没开门呐,美姐。
小翠:呦,你咋睡桌子啊?
赛掌柜:哎呀,真的呀。哎呦(走到老白睡的桌子)你说说啊,这可够辛苦的。你冷不冷,你硌不硌呀,
老白:(叠着被子)没事儿,习惯了,睡这儿主要是防着来闹事儿的,
赛掌柜:翠儿,赶紧给你白大哥叠被。(小翠便上前抢夺被子)
老白:(推开小翠)不用不用,我自己来。
小翠:还是我来吧,放手,我来吧。
老白:放手,放手。(一来二去,二人拉扯在一起)
小翠:(急道)你再不松手我对你不客气啦。
老白:放手。(小翠一不做,二不休,张开血盆大嘴,瞄准手背就是一口,老白吃痛,叽哇乱叫)掌柜的,有人来砸场子啊。(掌柜的出房门,见此状)
掌柜的:哎,我当是谁呐,有日子没见,(边说边下楼,边系腰带)赛掌柜别来无恙乎?
赛掌柜:(笑脸相迎)哎呀,托您的福啊,这阵子吃得好睡得香。(走至榆木桌子背靠门口座位坐下)还得了块牌子。
小翠:(手中夹着金字奖状)七侠镇本季最佳商户。
掌柜的:(双手抱拳微笑,老白揉揉手背)恭喜恭喜,这块牌子可值不少钱呢吧?
赛掌柜:(咬牙)七百多两税款。
小翠:一个子儿没少交,娄知县一高兴,(得意)还赏了俺五十两。
掌柜的:七百两换五十两,这笔生意够赚的啊。(老白讥笑)
赛掌柜:(强颜欢笑)佟掌柜,你说咱俩这街里街坊的,咱俩就别老玩这斗嘴的游戏了,来,给我整俩个小菜啊。
老白:(质疑)你们家没菜啊?
小翠:天天吃,再好吃的菜也吃腻啦。
赛掌柜:所以啊,要到你这儿来换换口味,我这要求也不高,清谈点儿就行。
小翠:剩一滴油就拿你是问。
老白:那您直接喝水多好啊。
小翠:你啥意思啊?我还不吃了。(言毕朝门外走去,未及三步,转身回来)吃不吃的,俺掌柜的作主。
赛掌柜:佟掌柜,你是不是怕我吃了你的菜不给钱呐?
掌柜的:那怎么可能呢?等着啊,这就叫人给你们弄去。(二人走至关公前,掌柜的轻声道)大嘴还没有起来,换个人给她弄。
老白:换谁呀?
掌柜的:(坏笑)小郭。(二人难以抑制高兴的表情)(赛掌柜尝口菜,双眼紧闭,眉头紧缩,拍桌子)
赛掌柜:这是谁炒的菜,给我滚出来。(小郭从厨房跑来)
小郭:请问是找我的吗?
赛掌柜:这菜是你炒的呀?
小郭:是我炒的,怎么样?
老白:怎么样?
小翠:咋样。
老白:怎么样?
小翠:咋样。
赛掌柜:你开个价吧,每月多少,我绝不还价。
小郭:(惊讶)什么,什么每月多少?
赛掌柜:郭小姐,不瞒您说,这盘菜跟我死去的娘亲,她炒的一模一样。(欲哭)
掌柜的:咦,那你的童年可不太幸福啊。(夹菜给赛掌柜)
赛掌柜:郭小姐,你给我当私人厨子去吧。
小郭:(大惊)可以,,(掌柜的干咳)吗?
掌柜的:不可以她已经名花有主了。
赛掌柜:每月二两。
小郭:二两?
赛掌柜:每年年底还是双薪。
小郭:双薪,双薪哎。(老白也听的一头雾水)
赛掌柜:初一,十五另有奖金,每月有十五天的休假。
小郭:十五天?
赛掌柜:嫌少啊,那就二十天,寒暑假另算,你要是想休探亲假啊,半年之内,提前说一声就中。
小郭:哇噻。(乐的得意忘形,又遭干咳)其实我在这儿干的挺好的,真的挺好的。
赛掌柜:(抽啼着)不行啊,那是我没有这个福分,小翠咱走吧。
小郭:哎,您老慢走啊,千万别摔着,小心门槛。(一直送到门口,被掌柜的拉住)
掌柜的:哎呦。
小郭:别拦着,有空常来玩啊。
掌柜的:人家忙滴很。
小郭:没空就言语一声,我过去看你啊。
掌柜的:(怒)你还是看看额吧。
小郭:你说啥呢吗。
掌柜的:我说你还是干活去。
小郭:我不正干着呢吗。
掌柜的:(指指四周)这这,这叫干活呢吗?这这这桌子。
小郭:我刚擦过了呀。
掌柜的:(用袖子擦下桌面,展示在小郭面前)这就叫擦过了?
小郭:刚起床呀。
掌柜的:还有这地。
小郭:这地咋了吗?
掌柜的:这地……它不平,坑坑洼洼滴。
小郭:这是砖地哎大姐,又不是大理石的,它倒是想平。
掌柜的:嫌额穷了是吧?嫌我买不起大理石了,是吧?
小郭:什么乱七八糟的,大清早是不是有毛病啊。(奔后院走去)
掌柜的:(转向对老白)还敢顶嘴了她。
老白:她早就敢顶了。
掌柜的:恩?
老白:太不象话了,迟早开了她。
掌柜的:(掐腰高喊)开了,迟早开了。
老白:你冲我喊啥呀?我一心一意忠贞不二的对你。

【大堂--日】

掌柜的与小郭大堂相遇,各无好脸。赛掌柜,小翠从怡红楼而来。

赛掌柜:佟掌柜。
掌柜的:呦,赛掌柜呀,怎么又有空来了?
赛掌柜:我来坐坐,你不欢迎啊?
掌柜的:欢迎,就是没有空位,不好意思。
小翠:哎,那不是空位吗?
掌柜的:这是给客人留的位置。
赛掌柜:瞧你说的,我不是客人吗?(坐下)麻烦你给我上壶茶吧。
小翠:必须得是一级龙井。
掌柜的:没有。
小翠:那就极品毛尖吧。
掌柜的:也没有。额这儿就有茉莉花茶,还是前两年的。
赛掌柜:就是它了,陈茶口感涩,但是味儿香。
小翠:不错。
掌柜的:那好,等着,饿这就给你沏去,啊。展堂。
老白:哎。(二人走至柜台前)
掌柜的:(轻声)给她泡壶茉莉,用隔夜的水。再给她加一点儿料。
老白:加料,啥料儿?
掌柜的:就是,(笑)算了,我自己来吧。(赛掌柜与小翠窃窃私语)额有心泡茶就怕你没有胆量喝。
赛掌柜:(喜迎迎走到老白面前)帅哥,你在这儿干多长时间了?
老白:没干多长时间啊,怎么了?
赛掌柜:那你,你知道谁家的发型做的好嘛?
老白:这个嘛,(抖抖飘逸的头套)你听我慢慢跟你道来。(转眼二人就榆木旁坐下)那家不行,动不动就给你上发蜡,头发粘的呀,洗都洗不下去。
赛掌柜:那你一般都在哪家做?
老白:西街那家,你们别看它门脸小啊,技术特别好。从来不给你上发蜡,都一根根织的,你看看我这个。
赛掌柜:(摸摸了老白头发)哇噻,手感真好啊。
老白:我看看你这个啊。你这不行。(掌柜的在酒台观望)
赛掌柜:真的?那我一定得去看看。
老白:你必须得去。去了以后就找梅姐,说是我的朋友,到时候给你们打七折。
赛掌柜:哎呀,算啦,还是哪天你亲自带我去吧。
老白:那也行。(看看掌柜的,又觉不妥)
小翠:当面介绍,省得麻烦。
老白:(勉强)那也行,哪天我去的时候叫上你俩啊。
赛掌柜:那我就谢谢你了。
掌柜的:(笑着走来)聊什么呐,这么开心。(拉开老白,挡在前面)
赛掌柜:没聊啥,就是聊聊时尚,侃侃发型啥的。
小翠:别的一概没聊,我可以做证。
老白:那啥,你俩喝茶,我招呼别的客人去了啊。
赛掌柜:哎,那事儿,咱俩就说定了啊。
老白:(微笑,轻声)说定了。
掌柜的:说定什么了?(老白低头不语)
赛掌柜:小秘密,你忙着,我走了啊。翠儿。
小翠:哎。
掌柜的:(提起茶壶)你的茉莉花。
小翠:(闻后)咦,您自己留着腌咸菜吧。
掌柜的:(顺顺喉咙)忍住忍住。
小翠:白先生,千万可别忘了啊。
老白:忘不了,去吧去吧。
掌柜的:忍不住了,(厉声道)白展堂。(小郭见状迅速跑开)
老白:咋的了?
掌柜的:咋回事你说吧。
老白:什么怎么回事儿啊?
掌柜的:你跟她,用不着额说了吧。
老白:你还是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儿?
掌柜的:还想抵赖,额全都看见啦。
老白:你看见啥了,你看见了你还问我?
掌柜的:呵呵,(眼中带泪)好,心中还藏着小秘密是吧。
老白:什么小秘密,你到底说什么呢?
掌柜的:白展堂,真没有看出来,国内最强的演技派就是你。(哭着跑上楼)
老白:谁是演技派呀?你睁开你双眼仔细看看,我是演技派吗?骂人呢,我是偶像派。

【大堂--夜】

晚饭。

大嘴:(端着菜)来了来了。
小郭:(端着菜)菜齐了。吃饭吃饭。(众人坐下)
掌柜的:来来来,都不要忙了,先吃饭吧。小郭给我递双筷子。
小郭:你要竹的还是骨的?
掌柜的:要便宜的呀,贵的咱又舍不得用。哪像人家对门儿,连门坎都是金的。
小郭:(不耐烦)你到底要不要筷子。
掌柜的:对门的丫鬟都是买的,要是敢不听话,就一耳光打过去。
小郭:好啊,你打啊打啊,往这儿来呀。莫名其妙,我不吃了。(奔后院走去)
众人:小郭。
掌柜的:展堂。(老白直接把筷子笼递给掌柜的)
老白:你自己挑。
掌柜的:只不过就想让她递双筷子嘛,这点要求,她都不肯。
老白:差不多得了啊,都折腾一下午了,你不累我还累呢。
掌柜的:额连话都不能说了吗?额这掌柜的当的还不如个丫鬟嘛?
老白:(摔筷子,扔馒头)不吃了。(朝后院走去)
大嘴:你不吃,你那馒头给我啊。
掌柜的:(起身)反了反了,全反了。
秀才:我不是没有反吗?
掌柜的:你,你是没有机会,有机会你第一个反。
大嘴:没错,但谁反我都不会反的。(赛掌柜第三次来访)
赛掌柜:呦,吃着咧。
掌柜的:呦,这里不欢迎你,请你出去。(赛掌柜坐到秀才旁边)
赛掌柜:你看你,我就是来问个字。(拿纸条给秀才看)问完我就走。
秀才:什么字啊?
掌柜的:吕轻侯。
秀才:她就问个字,很快的,问完就走啊。(看看纸条)哦,这个叫饕,这个叫餮,加在一起就是饕餮。是个怪兽来着,传说龙生九子,其中一个就是饕餮。这个龙呢,还有个说法叫dragon,one of it’s sons 就是饕餮,样子很可怕是个monster。(掌柜的哭着上楼)
赛掌柜:那它啥样儿?
秀才:啥样,(指大嘴)你看见大嘴吃饭的样子了吧?他就很像个饕餮。(赛掌柜笑)

【屋顶--夜】

掌柜的:(发牢骚)有钱了不起啊,有钱就可以随便欺负人啊?把额逼急了,额回家拿三万两银子,咱对着砸,看你能撑多久。(有些凉意摸摸肩膀)这帮没有良心的,一个也不上来劝,额在这儿冻着,(擦眼泪)冻死额算啦。
小贝:嫂子。
掌柜的:小贝,你咋上来了?
小贝:来陪陪你啊。(给掌柜的披上条斗篷)你穿这么少,不冷啊?
掌柜的:不冷,还是你疼嫂子。(搂着小贝)不像那些没有良心的。
小贝: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掌柜的:你咋知道呀?
小贝:他们在楼下开你的批判会呢。
掌柜的:他们都说了啥呢?
小贝:没请见,我刚听了两句,他们就把我赶上来啦。
掌柜的:额倒要听听,额佟湘玉有啥对不起你们的。(转身下楼)

【大嘴秀才房间--夜】

大嘴、老白坐在炕上喝茶,磕瓜子,秀才坐自己床,小郭坐中间。

小郭:我长这么大,连我娘都没有打过我,她敢打我。
秀才:她也没打你呀。
小郭:她到是敢,姑奶奶这套惊涛掌白练啦?
秀才:(起身)你一掌拍过去,老白一指就点过来。(坐小郭右侧)
老白:(起身)放心,我绝不管这闲事儿,不他她这股邪火压下去,咱们几个都没好日子过。(坐小郭左侧)
大嘴:要我说实在不行,那咱就那啥呗。
秀才:那啥?
大嘴:你想啊,对门连你都能给二两银子,更别说我们了。
老白:李大嘴你什么意思啊?
大嘴:我又没说一定要去。你说掌柜的那样儿,呵呵,是吧,啊。
众人:是什么呀?
老白:我可告诉你,李大嘴,咱们跟掌柜的再怎么吵,那也是内部矛盾,你小子要敢趁机胡思乱想,别怪我们不客气啊。
大嘴:不是,我说啥了,我又没说我一定要去,是吧。
小郭:你倒是想去,人家搭理你吗?
大嘴:你还真别说,人家赛掌柜今天下午还真偷偷找我了,你知道她给我开的啥价吗?(掌柜的推门而入)
掌柜的:啥价啊?
大嘴:掌柜的。
掌柜的:说出来听听嘛。有钱就是好呀,(秀才起身,掌柜的坐)想挖谁就挖谁,连招呼都不用打。
大嘴:不是,掌柜的,我没说我一定要去呀。
掌柜的:你一定要去呀,千万不要为了面子耽误了你的大好前程。还有你们,都去。没有关系,少了你们额一样开店。不就是个跑堂的嘛,只要有两条腿,谁不会呀。
老白:鸡还有两条腿,你怎么不用它啊。
掌柜的:还有打杂的,额从乡下随便招一个管吃管住,连月钱都免了。
小郭:你应该找一要饭的,都不用管吃管住,你只要给两个馒头什么活都帮你干 。
掌柜的:还有帐房,九九乘法表都背不全。好意思赚这份钱嘛。
秀才:我,我有算盘,我背那乱七八糟的干嘛呀。
掌柜的:没有想到,真的没有想到,这就是额招的伙计。
老白:掌柜的,你听我说。(众人急欲辩解)
掌柜的:你们想说啥,额全都知道。用不着解释,真的,额绝不会记恨你们,明天一早,额把月钱都给你们发了。从今往后,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额走额的独木桥,咱们分道扬镳。(众人无奈,思出一计)

【大堂--日】

众人等待掌柜的发月钱,掌柜的端着个钱罐朝大嘴走去。

掌柜的:这是你的,大嘴。省着点花啊。
大嘴:谢谢掌柜的。
掌柜的:这是你的,秀才。前天你把碗打碎了,那个钱就不扣你的了啊。(送钱给老白)这是你的。(送钱给小郭)这是你的。(走回柜台,老白招手,众人聚堆议论)
老白:到了那以后,就有自己的房间啦,枕头被褥全是鸭绒的。(众人笑)
秀才:我也有我自己的书房了,那些书啊,没有盗版全是绝版。(众人笑)
大嘴:我还有助理了呢,光切菜的,就有俩呢。(众人笑)
小郭:我还有贴身丫鬟,回头你们要是腰酸了,直接说,我立马派过去。(众人狂笑)
掌柜的:好了好了,你们可以到对门商量了,额这儿还要做生意。
老白:这么早,有啥生意啊?
小郭:怎么没有,再过一个时辰,小米就要过来要饭了。(众人狂笑)
大嘴:对了,笼屉里还有几个凉馒头,回头你热一热,跟小米分着吃啊。(众人笑)
掌柜的:不用你管,额的事儿,额自己会处理的。
秀才:对了,掌柜的,前两天的账啊,你自己对一下,有什么问题,提前预约了之后到我书房来找我,千万别客气啊。
掌柜的:我不客气,诸位请吧,诸位请走吧。一路顺风,恕不远送。
老白:那也行,你帮我把被褥拾掇拾掇,晚上我过来拿。
大嘴:对了,小贝,你想吃点心过来找我啊。我们那点心全都是扬州师傅做的,随时来啊。
小贝:(兴奋)那现在有吗?
小郭:当然有了,没有就叫他现给你做。
小贝:真的,走着,走着。
众人:走走走。
掌柜的:(声如洪钟)莫小贝。
小贝:嫂子。
掌柜的:(和风细雨)吃完就回来啊,不要耽误人家干活。
小贝:(开心)耶,吃点心去喽。(众人哼唱下面汤,走进怡红楼)
掌柜的:(泪珠紧紧贴着眼球,哭与不哭,这是一个问题)忍住,一定要忍住,额自己能行的。(老刑走进客栈,见此状况)
刑捕头:咋了你这是?
掌柜的:风大,眼睛进沙子啦。
刑捕头:风?哪来的风?我咋一点儿没感觉到呢?哎,怎么就你一个人,他们人呢?
掌柜的:全都死了。(老刑拔刀,疑神疑鬼)
刑捕头:啥时候死的,怎么死的?尸体在哪儿,现场在哪儿,你怎么不早说啊,有没有人证物证暂住证。(掌柜的哭了)
掌柜的:他们都不要额啦。(说着倒向老刑怀中,十柱香过后,依然在哭)
刑捕头:太不象话了,这是赤果果的背叛。
掌柜的:是赤裸裸。
刑捕头:我知道,不行,我找他们去。
掌柜的:算了,不要去了。要怪就怪额穷,没有能力留住他们。(赛掌柜四进客栈)
赛掌柜:佟湘玉,你什么意思?
刑捕头:站住,有什么话冲我说,冲我说。
赛掌柜:你是佟掌柜吗?
小翠:不是就一边儿呆着。(老刑拔刀,小翠忙躲到赛掌柜身后)休息着。
赛掌柜:佟湘玉,你这么做太过分了吧。
掌柜的:额做啥了?
赛掌柜:找了帮伙计在我店里坐着,一上午了要了壶茶,一句话都不说,来了个客人就死盯着人家不放。(老白等回客栈)把人家吓跑了为止。我这都一上午了,我一笔买卖都没开张呐。你也太阴险了吧。
老白:这不都跟你学的吗 ?
小郭:你以为使两出反间计,就能把我们挑拨开了 。
秀才:幼稚,相当的幼稚 。
大嘴:别说是月钱五两,就是五十两……你出得起吗?
老白:赛掌柜,我郑重的警告你,正大光明的竞争,我们欢迎。可如果以后你再敢玩阴谋诡计,别怪我们以多欺少。我们钱是少,可我们人多的是。
刑捕头:而且个个不是省油的灯啊。
众人:恩?
刑捕头:夸你们呐。
赛掌柜:佟掌柜,这场游戏是我输了。不过新的游戏,才刚刚开始。今天是我那儿试营业的最后一天,等我正式开张了,咱俩好好的玩两把。
小翠:等死吧你们。
刑捕头:亲娘咧,她们要出事,我看看去啊。
掌柜的:你们。(开始傻笑)
老白:行了,别傻笑了。知道错了吗?
掌柜的:知道了。
小郭:错哪儿了?
掌柜的:额……额不应该不信任大家。
小郭:信任是相互的,我们信任你,你也应该信任我们呀。
秀才:然也,子曾经曰过。
大嘴:钱是好东西,但不是最好的东西。
老白:你说这两年,风风雨雨的,咱们什么苦没吃过?什么场面没经历过?咱之间要连这点儿信任都没有,你还当啥掌柜的,连跑堂的都不合格,知不知道,还愣着干啥,赶紧干活。
众人:恩?
老白:我说我自己,我干活,呵呵。
掌柜的:还有你把地扫了,大嘴把馒头热了,秀才你把昨天的帐清了,(猛的一惊)还有,(众人靠过来)麻烦把刚发的月钱再还回来,否则到月底又说不清了,(众人切,各干各的)额真不是小气,统一规划,统一管理嘛,到了月底额再重新发给大家。展堂,(老白抖抖抹布,灰太大,掌柜的又转向大郭)小郭。
小郭:注意脚。(用条扫把掌柜的轰到一边)
掌柜的:大嘴。
大嘴:(一把推开掌柜的)我得买点儿菜去。
掌柜的:秀才。(秀才直接给俩耳光,抓住秀才的手)耳光随便打,银子一定要给,(秀才挣脱)秀才,秀才,银子不给是不可能的。(秀才绕大堂,厨房,后院跑一圈,掌柜的还在跟着)
秀才:你怎么老追我一个人?
掌柜的:秀才,拿银子来,秀才。(俩人又跑一圈,秀才跑至小郭旁边,掌柜的一把抱住小郭)小郭拿出来。

【习武记】

小郭练剑,掌柜的让她耍各种奇怪兵器,以此刁难。最后给根条扫,小郭乖乖扫地。

【大堂+客栈门口--日】

怡红楼重新开张,那是相当热闹,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

怡红楼公关:恭祝怡红楼重新开张,前十名贵客饭资全免。
掌柜的:开张就开张,当街放炮,就不害怕炸着人。
小郭:人家有钱呗。(觉得说错话)有钱也不能那么糟蹋。我现在就出去教训教训他们。(恰巧刑捕头进来)
刑捕头:你要教训谁啊,教训谁啊?对门儿刚开张,不许胡闹啊。(伸手去拿筷子)
掌柜的:(抢过筷子笼)你干啥?
刑捕头:我来借双筷子,对面客人太多,筷子不够使。
掌柜的:筷子不外借,你就拿手抓着吃吧
刑捕头:用手抓啊?小气儿劲,怪不得生意这么差。
怡红楼公关:来啊来啊,每位贵客送汾酒一壶,膏蟹八两,请进,请进。
刑捕头:我还是用手抓吧。
掌柜的:慢着,我也有东西要送。
刑捕头:你又没重新开张,你这不瞎胡闹吗?
掌柜的:恭祝同福客栈开张九百二十八天。
怡红楼公关:恭祝怡红楼重新开张。
掌柜的:恭祝皇上登基,七年零八个月吾皇万岁万万岁。(怡红楼公关回怡红楼)(得意的笑)咋不喊了,咋进去了?
刑捕头:哎呀,人家等着你喊赠品。
掌柜的:赠品是吧。
刑捕头:恩。(掌柜的小郭耳旁说了几句)
小郭:啊,这合适吗?
掌柜的:有啥不合适的?快喊。
小郭:每位贵客送咸鸭蛋两枚,花茶一杯。
刑捕头:这也忒少了,真抠门。(跑向怡红楼)哎,膏蟹给我留两只啊。
掌柜的:(怒)开会。

【大嘴秀才房间--日】

老白正在系红腰带。

大嘴:老白。
老白:恩?
大嘴:你说你小脸煞白还系一红腰带呢,你臊不臊啊。
老白:你懂啥呀?我今年本命年我系红腰带咋啦?(忽听掌柜喊人呢,众人走向大堂)

【大堂--日】

众人站成一排,等待掌柜的训话。只有小郭站在掌柜后面做手势。

掌柜的:店里的生意这么差,你们就不着急吗?盯着额看啥呢?(掌柜的回头,小郭低头)
大嘴:可不咋的,你看他们一个个不着四六的那样儿。
掌柜的:额说你呢?你还有脸在吃。(抢过大嘴手中的碗放到桌上)人家怡红楼有七七四十九样招牌菜,咱有几样?
大嘴:这算啥呀,烧菜贵精不贵多,你要想吃的话,我给你做八八四十六样给你吃。(众人盯着大嘴)八八六十四样。
掌柜的:这可是你说的,烧不出来咋办?
大嘴:掌柜的我不是那意思。
掌柜的:啥都不要说了,三天之内,你就给额烧出八八六十四样招牌菜,如果少一样,扣你一个月的工钱。
大嘴:掌柜的,我不是那意思。
掌柜:嫌少是吧,那就九九八十一样 。
大嘴:那你把我煮了得了 。
掌柜的:把你煮了,行,白切肉,凑合算一样,还有八十样,就慢慢烧吧。
大嘴:掌柜的,掌柜的你听我说。
掌柜的:还想加是吧?还不快回厨房去。老白,你还不快去招呼客人?
老白:我把门都关了。
掌柜的:你不会开开吗?
老白:人家就不往咱门口走。
掌柜的:那你就不会到巷子口叫。
老白:少爷的身子跑堂的命。(跑向大门)客官请接受我诚挚的祝福。
掌柜的:秀才还不算帐去?算了,算了,最近也没有什么收入。
秀才:那你看我还能不能干点别的?
掌柜的:你就好好活着吧。
秀才:谢谢掌柜的。
掌柜的:呆在那个地方少动弹啊。
秀才:为什么?
掌柜的:节省点体力,少吃点饭。
秀才:哎。(掌柜的回头看小郭,小郭飞也似的一路擦楼梯扶手到二层)

【后院--夜】

大嘴拎包准备回家,秀才死死抱着大嘴。

大嘴:这活儿没法干了,哥几个跟你说一声啊,这菜我做不出来,我先走了。诸位多保重,后会有期啊。(老白小郭出来拉住大嘴)
秀才:别着急吗,你好好想一想。
大嘴:我咋想啊,八十样菜我来得及吗我。
小郭:哎呀,咱们每个人都想几样,加在一块不就差不多啦。
秀才:就是。
小郭:老白,你见多识广,你先说两样。
老白:我先想啊,我认为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就是——馒头,(众人切)哎呀,大嘴给我弄个馒头去,我饿疯了。
大嘴:要了命了,这是。(转身去厨房,小郭秀才跟这,防止大嘴逃跑)来来来,快吃,快吃。
老白:听我说啊,早些年,我在大内的时候。
秀才:大内?你还为皇上当过差啊?
老白:不是当差,我进宫的主要目的就是搞搬运工作。(众人噢)我,我啥也没偷啊,我啥也没偷。那到处都是锦衣卫啊,我转了几圈,一看啥也偷不着啊,就到御膳房偷了碗粥,哎呀人家那粥那好喝啊。
小郭:那是什么粥啊?
老白:燕窝银耳桂花粥。
大嘴:(急)我现在哪儿给你整燕窝去,我呀。
老白:没燕窝,猪窝也成啊。
大嘴:啥玩意儿?
老白:量大管饱儿。
秀才:粗鄙,庸俗。
老白:你来一个俗的。你来。
秀才:孔子曰食不厌精,脍不厌细。
小郭:哎呀呀,一到关键时刻就不食人间烟火。
大嘴:这都废话,我先走了。(众人拉住)
小郭:大嘴你别走。
秀才:你走了我们会不习惯的。
大嘴:那你们给我想个招啊。
老白:等等。大家都是朋友,谁也不想让大嘴走对不对。
小郭秀才:(齐声到)对。(众人看看掌柜的房间窗户)
老白:(轻声)实在不行,我们就联手使个花招来对付掌柜的……

【大堂--日】

掌柜的、老白、秀才、小郭围坐在桌子旁。
掌柜的:菜呢?
老白:别着急,马上就到。(大嘴上菜)
大嘴:菜来了。来了,来了。
掌柜的:这是个啥菜嘛?
大嘴:九九还阳羹。(掌柜的尝了一口)
掌柜的:味道不错。(众人松口气)剩下的菜呢?
大嘴:没了。你看啊,这个羹里啊有九样东西,这个肉圆和芹菜一块吃呢,是一样,竹笋和火腿一样吃呢,又是一样。这竹笋和芹菜吃呢,它又是一样,等这九样全搭配齐全了吃到最后,就是九九八十一样,这回没算错啊,呵呵
掌柜的:这么精彩的点子,是谁想出来的呀?
老白:我呀,除了我,(一看掌柜的,感觉苗头不对)还有他们。主要是他们,我就是起了个头,名儿是他取的。
秀才:名儿是我取的,配料是她选的。
小郭:我只选了几样菜,那个具体是他做的。
大嘴:我就把菜放锅里面了,具体……我,我我错了,是我错了。
掌柜的:行了,额也不难为你了,你就老老实实的给我做,就两个凉菜,四个热菜,外加一个汤,一个甜品,这总行了吧?
大嘴:哎呀妈呀,没问题包我身上了。
掌柜的:慢着,额还有个要求,这些菜,一定要新,要奇。要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如果有一样和怡红楼重了的,你就等着吧。(起身上楼)
大嘴:诸位多保重,我回家了。(起身回屋,众人拉至柜台前)
众人:哎,大嘴
秀才:别着急再想一想。
大嘴:我咋想啊。烧菜无非就是烹炒煮炸煎烤焖,是吧。再新能新到哪儿去?
老白:(拍大嘴)说你笨你就不聪明,同样的菜,你换一种烧法,不就成新的了吗?焖的换成煮的,煮的换成炸的,(众人见掌柜的在楼上)看你们几个大眼瞪小眼的,跟傻子似的,怎么的,我说错啦,啊。(老白回头见掌柜的在楼上)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掌柜的:你现在应该在哪儿?
老白:(朝门口跑)尊敬的各位客官,首先请接受我诚挚的祝福。进来吃两口。(大嘴忙跑去厨房,秀才断电,小郭傻笑,最后看看掌柜的,擦着柜子)

【客栈门口--日】

老白在街是拉客。

老白:客官请留步,首先请接受我诚挚的祝福。(老刑从小道跑来)刑捕头请留步,首先请接受我。
刑捕头:别喊了,是人都到怡红楼去,谁还到你这儿来吃糠咽菜啊。
老白:你别再说风凉话了,再折腾两天这就关门了。
刑捕头:不至于吧。
老白:你看这脸色多少顿没吃了,再过两天就饿死在街头了。
刑捕头:不至于吧,想拉客是吧,到官道上拉去啊。每天路过那的至少三四百人。
老白:你净扯,那官道离这儿多远呐,谁能为吃一顿饭跑这儿来。
刑捕头:你把官道一堵,咔,他不绕也得绕啊。
老白:一堵,咔?那不成劫道的了吗?
刑捕头:年轻人,没冒险精神,怎么发大财啊?(怡红楼有人喊七百四十六号)来啦来啦。万一你折进去,千万别说是我出的主意啊。(七百四十六号)来啦。
老白:堵官道,管道怎么堵啊。客官请留步,首先请接受我诚挚的……(客栈中传来小郭的声音“同福客栈,品菜大会正式开始”)这回有吃的了。(老白纵身一跃,飞入客栈)

【大堂--日】

排好队型,等待掌柜的检阅,掌柜的蹦跳着从楼上下来。

掌柜的:都做好了。哎呀,美滴很,美滴很。(示意众人坐下)
小郭:先说凉菜。第一道,麻辣鱼鳞。
掌柜的:鱼……鳞……能吃吗?
大嘴:您尝尝啊。细细品啊。(掌柜的夹起一片,闻闻,直摇头)
掌柜的:恩,好象有点腥。
老白:腥就对了,不光腥,而且辣,辣中带甜,甜中带苦,苦中还透着辣,辣中还有点腥,多种味道混合在一起,意犹未尽啊。
掌柜的:下一道。
大嘴:酒酿萝卜皮。
掌柜的:萝卜皮酒酿?
小郭:这些可不是简简单单的萝卜皮,它包含着竹叶青的醇美和萝卜皮自身的清香,两种香味混合在一起,天才之做呀。
大嘴:你别老夸我,我会骄傲的。下一道是热菜,红烧胖大海。
掌柜的:胖大海红烧?
秀才:当然能红烧了,你看这颜色多好啊,最好是加点葱花,嫩绿的葱花加上鲜红的胖大海,活生生的一出西厢记啊。
掌柜的:成西厢记了?
老白:对红配绿,一台戏啊。
掌柜的:哪台戏呀?
大嘴:下一道,酥炸小黄瓜。
掌柜的:小黄瓜酥?炸?
大嘴:下一道,碳烤母猪蹄。
掌柜的:哎,等等,为啥是母猪蹄,不是公猪蹄。
小郭:公猪蹄它烤不熟啊。下一道。
大嘴:清蒸黄花鱼。
掌柜的:(笑)这道菜对面有啦。
大嘴:名同菜不同啊,他们蒸鱼都是拿清水蒸,咱是拿汤水蒸的。
掌柜的:汤水?
大嘴:这么多年做饭剩的菜汤,我都没舍得扔,留到现在,用它熬成一锅浓浓的菜汤,用它蒸出的鱼。那才是入味七分,千锤百炼。
掌柜的:另外三分呢。
大嘴:三分在这儿呐,汤水蛋花汤。
掌柜的:(苦笑)上甜品。
大嘴:甜品,冰糖肥肠。
老白:鼓掌。
掌柜的:很好,好滴很,你们吃吧,吃呀,(怒)吃。(众人只夹不吃)展堂,来来,来个玉蹄,希望你吃了以后牛劲冲天。干起活来,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老白:要的就是拉不回来,哎,嘿嘿。
大嘴:咋回事?
老白:我弄辆牛车在官道上一堵,官差来了也拿我没办法。
掌柜的:为啥要堵官道?
老白:这你就甭管了,你把租车的钱给我,我保准能给你拉回一百个客人来。
掌柜的:上楼拿钱。(众人四处逃散)你们吃,不许浪费。

【客栈门口--日】

小郭摆好新菜招牌,欲回客栈,掌柜的拉住小郭,

小郭:哎,哎,哎。
掌柜的:你这就算完咧?
小郭:那还想怎么样?
掌柜的:人家那边拉客人,都是实打实的喊出来的。咱也要喊,人就乌泱乌泱都朝咱这边来了。
小郭:好好好,同福客栈新菜上市,欢迎品尝。
刑捕头:都有什么新菜啊?
掌柜的:哎呀,刑捕头来了里边请。
怡红楼公关:怡红楼百年老酒出窖了,欢迎来免费品尝。
刑捕头:我还是呆会儿再来吧。(朝进怡红楼跑去)
掌柜的:哎哎哎,老刑。势利的东西,额就不相信,(高喊)每位贵客送开胃小菜两碟,烧刀子一壶。(老刑又跑出来,欲入同福客栈)
怡红楼公关:每位贵客送油爆大虾八只。
掌柜的:我送碳烤母猪蹄一个,普洱二两 。
怡红楼公关:我送长百山熊掌两只 。(老刑在两店之间跑来跑去)
掌柜的:每位顾客送,每人一个大红包 。
怡红楼公关:我送每人二十两纹银 。
掌柜的:我送杂役一个,先到先得 。
小郭:(摆出架势)谁敢动我。
怡红楼公关:我送丫鬟两个,不限量供应 。
掌柜的:我把自己送出去。(笑)咋不喊了,喊呀。没有辙了吧,人呢,人呢。
小郭:我估计都到里边去领丫鬟了。(二人进入客栈)

【大堂--日】

掌柜的:额一个掌柜的连个丫鬟都不如。
小郭:不是,人家送俩呢,数量占优。其实以你的条件吧,再陪衬点嫁妆,肯定有人要你。(掌柜的哭了,抱着小郭)

【大堂--夜】

掌柜的抽啼着。

掌柜的:他们有啥了不起的,不就是有两个臭钱吗?欺负谁呀这是?
大嘴:说的就是,有种过来跟我拼菜呀。
秀才:(不屑,看看大嘴)我就喜欢大嘴这种自信。
小郭:哎呀,你别抽搭了,不还有希望的嘛。
掌柜的:还有什么希望。
小郭:哎呀,人家老白不是到官道上去拉人了嘛。老白说,他可以拉一百多号人呢。(老白狼狈的走进客栈)
老白:拉不来了。
众人:(惊讶)老白。
掌柜的:展堂。过来。(秀才大嘴赶忙去扶)
大嘴:哎呀妈呀,吐血了呐,怎么?
掌柜的:咋回事吗?这是。
老白:我没事,小伤,没事。
大嘴:咋整的啊,你这是。
老白:让牛给顶了一下,没事。(小郭碰了碰老白的右手食指)别别别,别动我手。骨折了。
掌柜的;咋这么不小心嘛。到底是咋回事?
老白:我好不容易把牛车赶到了官道上。累的不行了,想脱下衣服喘口气,没想到它就冲我冲了过来。
众人:然后呢?
老白:然后它就哞的一声,使出了一招老汉推车,这我能怕吗?我凝神定志使出了一招双龙出海,我左手握住了它的左角,右手握住了它的右角,我气运丹田跟他较上劲了。
大嘴:然后呢?
老白:然后我就被它顶翻在地,它就冲我踩了过来,我一看正中下怀啊,我不慌不忙,反手一指,正中它的涌泉穴 。(得意)
小郭:涌泉穴?
大嘴:在脚心呢,这都不懂啊?是啊,牛的脚心在哪儿啊 ?
老白:牛要有脚心的,我的手指能折吗?
掌柜的:哎呀,额的手。
老白:你的手?
掌柜的:你的手。
老白:别管手了,赶紧揉揉腰吧。这七八圈下来,没骨折就不错了。快点的。(大嘴揉揉老白的腰)
大嘴:疼不疼?
小郭:踩折了你也是自找的。
掌柜的:你咋说话呢?
大嘴:说啥呢?半条命呢,你还说这个。
小郭:别嚎了,你看你自己系的什么?红腰带,牛一见红色就兴奋,它不踩你踩谁,真是的。
众人;噢。
大嘴:你看你看,我早说过吧。
老白:行了行了,早说什么呀你。掌柜的,这算公伤吧。
掌柜的:算,算。
老白:算多少啊?
掌柜的:额是说算算这几天,还剩下多少银子了。实在不行,都卷铺盖走人吧。(众人怏怏而散)
老白:大嘴,把铺盖拿过来,我就睡这了。
大嘴:哎。

【大堂--日】

众人等待着秀才算出这些日子的收支情况。

秀才:算出来了,这两天连菜钱加工钱,还有设备的损耗,对牛车的赔偿,再加上老白的医药费,总共是十五两八钱,平均每天支出四两。
小郭:那收入呢?(秀才打个八字手势)才八钱?
秀才:八文,就这样还是赊的账呢。
掌柜的:额错了,额真的错了,额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嫁过来,如果额不嫁过来,额的夫君也不会死,如果额的夫君不死,额也不会沦落到这个伤心的地方。
老白:哎呀,他死不死跟我们关系都不大。最主要的是你要振作,要不然这些人都得饿死。
掌柜的:那咱们就撤了吧,这是一个无底洞,再这么耗下去,连嫁妆也要赔进去。
众人:掌柜的。
掌柜的:额主意已定,你们都不要劝我了。过两天额就把这个店卖了,结了钱,大家分一分,各自回家去吧。(众人沉默不语,老刑进客栈)
刑捕头:(见此状)你们这都怎么了?
小郭:对不起,我们打烊了。
刑捕头:大白天的,打什么烊啊,去,给我弄点吃的,啊。
掌柜的:到对面吃去吧。
刑捕头:开什么玩笑啊,对门那家倒闭啦。你们看。那灯笼,那啥都没了牌子。
小郭:哎?不会吧。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忽然就倒了呢?
刑捕头:送东西送的呗。又是银子又是丫鬟的,能送的都送,好好的一个店,活活让人给搬空了。
老白:那她不送不就完了吗?
刑捕头:话都放出去了,再说不送,人家干呀?到后来就是明抢啦。
秀才:你没管管啊?
刑捕头:我正忙着收红包呢,(众人凝视)二十两纹银呀,白给你不要啊?
掌柜的:(兴奋)好的好的,给刑捕头上菜。(不一会菜上齐了)
大嘴:来来来,尝尝我们这两天新发明的新菜。(刑捕头吃了一口红烧胖大海)
众人:味道咋样?
刑捕头:我还是回家吃吧。(众人按住刑捕头,逼他吃)
掌柜的:跟他们叫真呀,活活的把他们叫破产了,还是额经营有方,天下无双。(仰天长笑)

本回完

下回书

争自尊大嘴充文豪 解危难湘玉设大赛

武林外传SF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