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十三回 争自尊大嘴扮文豪 解危难湘玉设大赛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十三回 争自尊大嘴扮文豪 解危难湘玉设大赛 【文字剧本】

第十三回 争自尊大嘴扮文豪 解危难湘玉设大赛

参加演出

佟湘玉——闫妮
郭芙蓉——姚晨
莫小贝——王莎莎
小卉------曾惠
老罗------杨树泉
白展堂——沙溢
李大嘴——姜超
吕秀才——喻恩泰
刑育森——范明

【客房--日】

由于右手手指骨折,老白被掌柜的安排到客房养伤,日子一天天过,老白的手伤似乎已完全康复。

老白:指如疾风,势如闪电,指如疾风,势如闪电,手指头已经好了,可是我骗掌柜的说还没好,掌柜的心疼我啊,什么活也不让我干,天天就这么养着,岂不美哉。再说李大嘴啊,你说菜做的不咋地吧,自尊心还挺强,因为屁大点的小事啊,跟吕秀才和郭芙蓉闹了起来,你就等着看热闹吧。(镜头转,小贝在砸核桃)快点的,等着吃呢,我讲故事多费脑子。
小贝:快点讲。
老白:这时候啊,我左手搭住它的左角,右手搭住它的右角,跟它较上了劲。
小贝:较上劲之后呢。
老白:核桃。
小贝:哎呀,核桃给你,赶快讲。
老白:这时候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呢,它的牛蹄子已经到了我的面前,说时迟那时快我不慌不忙,反手一指。
小贝:后来呢?
老白: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小贝:喂,不带这么耍赖的吧,你说了,吃完核桃给我讲故事的。
老白:给你讲了呀,你又没说讲到哪儿。
小贝:(急)你把核桃还给我,你给我。(上手去抢)
老白:不给不给。(恰巧掌柜的推门而入)
小贝:你给我吐出来。
老白:手,手。
掌柜的:咋了这是,你还学会欺负伤员咧?谁教你的,啊?
小贝:你怎么不问他呀。(掌柜的欲打小贝)
老白:掌柜的,掌柜的,(委屈)别打孩子,是我不对,我这手指头折了以后啊。一直不能干活,我心里难受啊。(略带沙哑的哭声)你说,孩子要吃个核桃吧,我也没法给砸,贝啊,等我手指头好了以后啊,天天给你砸核桃吃啊。给你和你嫂子当牛作马。(低头痛哭)
小贝:(愤怒)嫂子你看他。
掌柜的:你又想抄书了是不是,啊?秀才,把《资治通鉴》拿来给小贝抄。
小贝:我走,我走。你恶贯满盈,(无奈的哭泣)下回别犯在我手里。
老白:掌柜的,你看小贝。
掌柜的:娃年纪小,你不要跟她一般见识啊。
老白:没事儿,我都习惯了。这么点小挫折,小磨难,无所谓。
掌柜的:展堂,你的手好点了吗?
老白:疼。钻心般的疼。就让我这手永远的残废下去吧。(锤桌痛哭)
掌柜的:你千万不要自暴自弃,额一定会把你照顾好的,你想吃点啥?
老白:大肘子。
掌柜的:没有,但是你看,额给你带啥来了?
老白:《笑林广记》?
掌柜的:生病的人呀,心情郁闷,不利于恢复,额给你讲啊。
老白:不用讲,你放这儿吧,你走吧我自己看。
掌柜的:从前有一个瓜老汉,他啥都不会干,有一天呢,他躺在床上。(以袖捂嘴,似笑似哭)
老白:哎哎哎,你捂脸干啥呀?
掌柜的:笑不露齿。
老白:你还是露吧,不知道的,以为你发羊癫风呢。(掌柜的开怀大笑,仰天长笑,真可谓惊天地,泣鬼神,全客栈之人无一幸免)

【大堂--日】

秀才墙角看书,小郭拎壶茶过来搭讪。

秀才:(书一摔)还让不让人活了。
小郭:我还真没看出来掌柜的还有这一手啊。
秀才:早知道就不把《笑林广记》借给她,又来了,让我死了算了。
小郭:没用的东西。
秀才:你说什么?
小郭:我问你,要是有人欺负你打你骂你,你该怎么办?
秀才:报官。
小郭:切,那官府要是不管呢?
秀才:找小白大嘴他们。
小郭:那他们要是也不管呢?
秀才:你什么意思啊?
小郭:告诉你,行走江湖,讲究的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还是不懂?(秀才摇头)我看你这个呆样子我就想野蛮,她笑,你也别闲着呀。她笑一声,你就笑两声,看谁笑得过谁。这就叫以彼之道,还制彼身。
秀才:我也没她那个体力呀。
小郭:哎呀,(秀才指指牙)算了算了,我也不忍心野蛮了。看我的啊,看好了。(干笑)
秀才:等,你就这么干笑啊,不自然的。加点什么东西,看我的。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哈哈哈哈(引得大嘴从厨房出来)
大嘴:笑啥呢?
小郭:咋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它晚来风急。
大嘴:哈哈哈哈……
秀才:怎么你就不行了
大嘴:哈哈哈哈哈哈..你想人家喝三两杯酒,他来晚了,不让他喝了,他就跟人家急了,还疯急,啥人呐。哈哈哈哈.
秀才:大嘴大嘴,别笑了,大嘴,有什么好笑的?
大嘴:那咋的?兴你们笑,不兴我笑啊?
秀才:你能笑,但是,问题是这不好笑啊。
小郭:大嘴,你没文化就不要不懂装懂,你看我,懂都不要让人家知道我懂。
大嘴:(气)咋的?店是你开的呀?我想笑就笑,想哭就哭怎么的?(冲着小郭秀才一顿傻笑,吓的二人匆忙逃走,楼上有传出掌柜的笑声,大嘴拿起本书看了看,有些伤感)

【客房--夜】

老白掏掏耳朵。

老白:(自言自语)完了,完了,手指头刚好耳朵又让她给我震聋了。(大嘴端着酒壶小菜踢门而入,老白赶紧带上手指套)手啊,我需要你啊。
大嘴:别装了,就我一人。
老白:你一人,你来找我干啥呀?
大嘴:(怒)凭啥看不起我呀。
老白:谁看不起你了。
大嘴:吕秀才还有郭芙蓉。
老白:不可能,他俩怎么能看不起你呢?
大嘴:我不就是书念得少点吗?
老白:谁说的,你根本就没念过书。
大嘴:恩?
老白:这是好事啊。古人说的好,人生自古谁无死?
大嘴:啥玩意儿?
老白:不是,人生烦恼识字始。
大嘴:啥意思?
老白:把酒给我倒上,我慢慢给你说
大嘴:哎。(倒上酒,走一个,不多时,二人喝的伶仃大醉)
老白:别喝了,都喝这些了,别喝了啊。
大嘴:是兄弟咱就接着喝啊。
老白:哎呀,别喝了。我倒想陪你喝,身体不允许啊,你看这手呗。再喝就成酒糟凤爪了吗。
大嘴:(晃晃悠悠的起身)行,你歇着,以后有啥事你别找我啊。
老白:站住。
大嘴:干啥呀?
老白:不就欺负你没文化吗,是不是?我还就不信了,明儿我就上街整本怪书,他也没看过的,我考死他。
大嘴:(脑袋靠在小桌上)那他要不答茬呢?
老白:你放心,有我呢啊。你明天给我整一筐核桃,
大嘴:干啥呀?
老白:换书。(大嘴里倒歪斜晃悠着出门,掌柜的端盆水进屋)
掌柜的:展堂。
老白:(惊)你咋来了呢?
掌柜的:额来给你洗脚。
老白:不用了不用了,洗啥脚啊,不用洗了。
掌柜的:哎呀,就不要跟额客气了吗,你看你满身的酒气,来把鞋脱了。
老白:等等会儿,上来就脱鞋,干啥呀?(摸摸水)你家给人洗脚用凉水洗啊,啊?
掌柜的:不是啊,咋回事嘛,额刚烧好的水,见大嘴在,额怕不方便,就在门口站了一会儿。
老白:一会儿?
掌柜的:最多不超过三个时辰。你等着啊,额再给你烧一壶去啊。(忙端水出去)等着啊。(似乎撞到了哪里)哎呀,没事啊。
老白:你有事没事关我啥事啊。(吃着鸡腿)

【客栈外拐角--日】

老白拎着一筐核桃飞奔至客栈拐角,小贝夹着包蒙面而来。

老白:货带来了吗?
小贝:带来了,核桃呢?
老白:我还没看清楚呢。
小贝:不用看了,这几本书都是我们书院的镇院之宝。除了朱先生以外,谁都没看过。
老白:我凭什么相信你?(小贝转身就走)回来。跟你嫂子一样鸡贼,给。把书给我,呀,还想黑吃黑呀,你?拿来。
小贝:要书是吧,可以,先把那故事给我讲了。
老白:昨儿讲到哪了?
小贝:反手一指。
老白:我反手一指正中牛蹄子上了。你看我这手。
小贝:然后呢?
老白:然后然后就被牛踩了七八圈。
小贝:活该。给。
老白:大嘴大嘴。(大嘴从后院跑来,老白将书扔给大嘴)

【大嘴秀才房间--日】

秀才磨墨,提笔挥毫。大嘴坐下,上来就拨开秀才文具。

秀才:干什么呀你。
大嘴:干啥呀?咋的?(从怀中掏出书)这桌子只能你一个人用啊?啊,切。
秀才:嘿嘿,嘿嘿,来来来,我让给你。坐这儿,坐这儿。大嘴也用上书桌了。
大嘴:照你的意思我只能灶台是吧?
秀才:(坐回自己床)看什么呢你?
大嘴:管得着吗你?
秀才:好好好,你慢慢看,(走到大嘴身边)有什么不懂的。
大嘴:没啥不懂的,别以为就你有学问啊。不就看书嘛,谁不会似的。(看书)哈哈。
秀才:问题是你拿倒了。
大嘴:我就爱倒着看,咋的?(秀才方要说话)去去去,边儿呆着去,别在这儿晃荡。该干啥干啥去。打扰人家学习。
秀才:好好好,客栈不小容不下秀才一方书桌啊。我到磨盘上写诗去。(大嘴又看看书)

【客房--日】

老白:指如疾风,势如闪电。指如疾风,势如闪电。指如疾风,势如闪电。(忽然掌柜的推门而入)醒醒,醒醒,我需要你啊。
掌柜的:你你你刚才说啥?
老白:我真的真的需要你啊。
掌柜的:展堂。(说着就扑向老白,老白迅速起身闪避)
老白:干啥玩意儿你。
掌柜的:展堂,你知道额等这句话都等了多长时间了吗?
老白:什什什么话呀。
掌柜的:你既然都说了。还好意思问人家。
老白:噢,我说的是手,手啊,我需要你啊,老板娘等着我给她干活呢。
掌柜的:额也是。展堂的手啊,额需要你。你要早一点恢复,好给额干活。你要乖一点啊,不要乱动。明天额再来给你讲笑话。(扫兴的离开)
老白:哎呀,我的天呐。看来是不能装了,再装啊,非得她把我吓死不可。(大嘴进来,把书往桌上一摔)
大嘴:啥破玩艺儿啊,这是。
老白:怎么的了?我看看。怎么了,这不挺好的吗?
大嘴:好啥玩意儿啊,全是字,你让我咋看?
老白:废话,没字能叫书啊?
大嘴:那我不管,你答应过我的。这事儿你要不帮我解决了,咱俩的兄弟就没得做了。
老白:哎呀,还讹我,我就不帮你解决,怎么的。
大嘴:(把着老白的手,喊道)哎呀妈呀,手好了。能动……
老白:(老白捂住大嘴的嘴)叫唤啥呀,叫唤。不就没字的吗?我给你弄去。全是画,一个字都没有。上刀山下火海也给你弄去。
大嘴:哈哈,铁子。
老白:摊上你我倒八辈子霉了我跟你说。

【大嘴秀才房间--日】

大嘴斜躺在自己炕上,老白推门而入。

大嘴:哎呀,来啦。(老白喝口水,大嘴拿起书)哎,水许。这我知道,里面有个武松。
老白:什么水许啊,水浒。
大嘴:我还不知道水浒啊,名水浒,字水许,就跟名宋江字公明号及时雨一样。不知道咋的?
老白:好好好你就按水许看吧按水许看吧啊。还有这个。
大嘴:哎,《西游记》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第一回咋打的你知道吧?不知道你问我呀,这里面全是学问。
老白:不是,你就真打算拿这个跟人俩充学问啊?
大嘴:那咋的呀?
老白:这《西游记》不光你一人看过。
大嘴:那就水浒。(看看老白)你还有啥别的书没?
老白:你呀你呀,大嘴,你真是扶不起来的阿斗啊,你呀。
大嘴:(思考状)阿斗,好象是个人物啊。那里的啊?
老白:水浒里的,一百单九将。
大嘴:没文化了不是,水浒里就一百单八将。哪能出一百零九将呢?你要说三国里的,弄不好我能信。
老白:哎,这回你说对了。就是三国里的,刘备的儿子。
大嘴:去去,你又蒙我了。刘备姓刘他姓阿,他俩咋能是一家人呢?我说老白啊,你可不能跟秀才似的老蒙我。你得尊重人你知道不?
老白:大嘴呀,大嘴,我要是有一天死了就是让你给我气死的。
大嘴:我又咋的了?
老白:行了行了,真东西在这呢,(从怀中掏出本书)你赶紧拿出去看去,赶紧的,在我眼前消失。(大嘴出门,老白锤胸撞桌,口吐鲜血)

【大堂--日】

客人埋单,秀才收银。

秀才:谢谢啊。(大嘴端菜上来)
大嘴:老白啊,最近读过啥书没有啊?
老白:没有啊,你呢?
大嘴:也谈不是读,就是闲着没事的时候,随便翻了翻。
小郭:太阳打西边出来啦,大嘴。
老白:没你事干活。那你都看的啥书啊?
大嘴:《万国图志》听说过没?
老白:没有。
大嘴:怎么有名的书,你都没有听说过?
老白:没有呢。
小郭:那书讲的是什么呀?
大嘴:讲的啥?就说这世界是个球。咱们都生活在球上,你说逗不逗。(低头傻笑)
老白:后面呢?
大嘴:后面说这球上都是水,咱们大明朝在这球上,就这么大个。哎呀妈呀,逗死我了。(狂笑不止)
老白:别老笑,一口气说完。
大嘴:说这球上有个南极和北极,中间还有个赤道,那赤道长的就跟你的裤腰带似的。(仰天狂笑,吓的食客们纷纷逃离客栈)
小郭:哎哎,账还没付呢。
秀才:大嘴你没事儿吧?
大嘴:(一脸严肃)我能有啥事儿?
小郭:大嘴呀。读书是为了开阔眼界,不是为了坐井观天。
大嘴:我我就坐了,怎么的把,给我。(走回厨房)
秀才:呦呦呦,他哪儿来那么大脾气啊?
小郭:吃错药了吧?
老白:吃错药的是你们俩。
吕郭:咋了?怎么了?
老白:自打那天……

【屋顶--夜】

大嘴独自喝酒吃肉,吕郭二人上来。

小郭:大嘴哥哥,呵呵。
秀才:昨天的事是我们不对。
小郭:但是我们真的没有嘲笑你的意思,真的。
大嘴:行行行,别解释了,无所谓,我没文化能咋的,我是文盲我怕啥?
小郭:哎呀,谁说你是文盲了。
秀才:文盲哪能知道文盲这个词呢。
小郭:就是嘛。
大嘴:你们真的没笑话我啊。
吕郭: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大嘴:喝酒。
秀才:不喝酒。
大嘴:看不起我。
秀才:喝喝。
大嘴:哎,你说你们读书到底是为了啥呀?
秀才:起初吧,我读书是为了功名。
大嘴:哎,这是真的。
秀才:后来读着读着,心里就没底了,那么多书,汗牛充栋。
大嘴:哎?读书还能读出冲动来?
秀才:不是冲动。(小郭干咳)是冲动,是冲动。冲动到后来吧,突然就反应过来了,怎么说呢,就拿交朋友来说,用的是心,它不是用学问。咱们读书,不是为了去炫耀,而是为了更好的沟通。
大嘴:冲你这几句话,咱还得再喝一壶。来来来。

【大堂--夜】

嘴吕郭三人坐于墙角喝茶聊天,楼上又传出摄人心魄的笑声。

秀才:我跟他拼了。
大嘴:算我一个。
秀才: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哈哈……
小郭: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众人笑,老刑笑着走进来)
刑捕头:太逗了,不行了,受不了了。
众人:咋的了?
大嘴:老刑,你笑啥呢?
刑捕头:就刚才她念那个实在太逗了,哈哈。
大嘴:她念的那个有啥可乐的?
小郭:对呀。
刑捕头:她说,唯有泪千行,流眼泪一千行,哈哈。(老白冲出客房,跑下楼)
老白:(捂住双耳)实在是受不了啦。(掌柜的跟出)
掌柜的:(看看老白)你的手好了?
老白:没没没有啊。
掌柜的:终于可以干活了。
老白:胡说,这还弯着呢,干什么活。
大嘴:那个泪千行,你为啥笑啊?
刑捕头:这手指头要伸不直了,那就是骨头长歪了。
老白:听听,老刑懂这个。
大嘴:你先别管骨头,你说泪千行为啥笑?
掌柜的:那可咋办呀?
刑捕头:好办,砸折了重接。
老白:啊?不至于吧。
刑捕头:谁也别管了,我来。
老白:别别老刑。(老白挣扎着)我这手好的。装的,真的装的。
刑捕头:(那起筷子笼)别动别动,(对准老白手指头,就是一砸)
老白:哇……(痛不欲生)
刑捕头:看见了吧,这就叫泪千行。兄弟为你好啊,他们跟你太熟,下不了手。赶紧找个大夫接骨,没两天就好了。
掌柜的:谢谢啊。
刑捕头:不用,正好家里缺个筷子笼。
掌柜的:缺啥再来啊。展堂,展堂,走额带你接骨头去。秀才拿银子去。
小郭:肯定还没有关门,老白再坚持一会儿,慢点儿。(秀才掌柜的扶着老白找大夫)(大嘴目光呆滞)大嘴,你想什么那?
大嘴:你说这泪千行,还真挺有意思的啊。哈哈。
小郭:你笑什么呀?
大嘴:你不知道。(笑的前仰后合驴打滚)

【施舍记】

掌柜的为老白锤腿,一乞丐前来乞讨,老白赏其一文。此丐幻想,与老白身份对调,施舍其一两。


【大堂--某夜】

晚饭时间。

老白:想当年,盗王争霸赛的时候,兄弟一个人对付他们八个,而且是单手。
秀才:啥叫盗王争霸赛呀?
老白:就是把天下群贼就聚到一块儿,比谁手艺高。兄弟呢,不幸技压群雄,被封为盗圣,从此就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掌柜的:吃饭吃饭,又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见老白夹起鸡腿)呦你倒真不客气啊。
老白:我是伤员手刚好,不得补补吗?
大嘴:现在鸡贵着呐,三十文一只。你自己掂量着办。掌柜的吃。(外头一一男一女在争吵)
老罗:你怎么这么犟呢?走走走。请问掌柜的在吧?
掌柜的:额就是呀。
老罗:你是掌柜的,你这儿要鸡吗?十文钱一只。(众人惊呼十文)啊不,八文也行,你们要要得多的话,价钱咱们还可以再商量。你们要多少,俺们有多少。(掌柜的示意老白去报官)
掌柜的:来来来来来,坐下,坐下,咱们慢慢谈。(过了一会)
老罗:你到底买不买啊?
掌柜的:买,当然要买。额就是觉得,这只鸡……(轻声对秀才)展堂咋还不回来?
老罗:你要是嫌贵的话,你就跟俺直说,价钱咱们再商量。
小卉:十文钱还嫌贵啊?那还不如去抢呢?(刑捕头赶到)
刑捕头:抢?哈哈,果然是贼啊。站好了蹲下。(二人蹲下)把手抱头上。(小卉放下抱着的鸡,鸡也低头)我宣布,你们俩已经被捕了,你们有权保持沉默。
老罗:大人,我们做错什么了,我们。
刑捕头:偷鸡摸狗,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想抵赖啊?
小卉:这鸡是我们自己养的。
掌柜的:那你为啥要卖的这么便宜?
老罗:俺们是从清风岭来的,本来这个鸡啊是送到怡红楼的,但是到这一看呢,怡红楼它关闭了。
老白: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老罗:俺这儿有怡红楼的订单。怡红楼的订单,你看看。
刑捕头:还真是的,你没事儿了。老白,以后再慌报军情,休怪我翻脸啊。(拔刀状,收刀出门)
老白:又不是我要报的,以后有事儿,找谁也别找我。
掌柜的:既然这样,你们为啥不早点回家?来来来。(拉老罗坐下)
老罗:俺家离这儿一百多里地呢,俺折腾得起,俺这鸡恐怕不行啊。临来的时候在道上就死了几只了。你说这万一,再这么一折腾。再赶上鸡瘟啥的,俺这鸡不就,全没了吗?来的时候啊,为了弄点盘缠钱呐,俺找左临右舍借了不少债呢,再不把鸡处理了,这小卉恐怕就得叫人家牵去当丫鬟了,当童养媳都有可能啊,怨爹,没本事啊。(哭)
掌柜的:(众人听着也甚为感动)先不要着急啊,鸡还剩下多少只啊。
小卉:加上小红,还有三百五十一只。
掌柜的:额全要了,每只二十文咋样?
老罗:掌柜的,俺给你磕头了。
大嘴:掌柜的,你可千万别冲动,钱不是问题,可是鸡养哪儿啊?
小郭:对啊大姐,三百多只呐,每天光是饲料就得好几十斤呢。
秀才:还有鸡屎,起码得这么厚。那你说怎么办,都没法过人了。
大嘴:是啊。
掌柜的:展堂,展堂。
老白:这会儿想起我来了。你看看一个个哭鸡尿嚎的,你看看。(掌柜的拉拉老白)别别别,我不管,以后省得赖我。
掌柜的:刚才你说的那个什么争霸赛呀?
刑捕头:(突然出现)什么争霸赛?
老白:什么王争霸赛。
刑佟:什么王嘛?
老白:鸡王争霸赛。对,我们搞一个鸡王争霸赛。
众人:鸡王争霸赛?
老白:我的意思啊,就是咱想个办法,把全镇的老百姓全部忽悠起来,让他们买老罗的鸡,
大嘴:那你让人家买人家就买啊?
老白:那当然了,想参加比赛,首先先买老罗一只鸡。比赛结束以后,赢了,有丰厚奖品,输了,还能落下一只鸡,这也不吃亏呀,对不对,捕头。
刑捕头:好,主意倒是不错。斗鸡是犯法的呦。
老白:谁说要斗鸡呀,咱可以给鸡选美呀。根据鸡的毛色,身材,仪态,歌喉。
众人:歌喉?
老白:就是比打鸣。选出一个最棒的。
小郭:封个鸡圣,不是那个什么圣,老白。
刑捕头:那个什么圣啊?
众人:啊,那个什么圣呗。
刑捕头:怎么你们经常说话,我老是听不懂呢。每次都说到老白,我很费解,这个事情。
老白:听不懂就算了,你觉得这办法好不好?
刑捕头:还是问掌柜的。
掌柜的:可以试试啊。但是时间好象不多了啊。
老白:如果大家信得过我的话,本次活动由我负责策划,诸位的意见呢?
众人:就你了。
老白:哎呀妈呀,突然间成了大型活动策划人了,拉赞助去。

【大堂--日】

老白端坐在大堂首位。小郭等人捧着礼品跑进。

小郭:老白,老白,这是西街胭脂铺提供的奖品,你记一下。
老白:拿回去,跟他说,咱这是大赛。不是小孩过家家,消失。
秀才:汉源斋的韦掌柜让我问你,文房四宝两套够不够,都是最好的。
老白:够了够了,但是呢只能有一个鸣谢,如果想在现场立广告牌的话,起码再加三套,立刻消失。
掌柜的:郝掌柜问,能不能让他独家赞助?
老白:那看他出多少两银子了,少于二十两,想都别想。
掌柜的:二十两。
老白:马上消失。
大嘴:那个钱掌柜让我问你,独家冠名权咋卖?
老白:让他跟郝掌柜商量,谁出的价高,冠名权就归谁。立刻马上从我眼前消失。
刑捕头:老白。
老白:消失。呀,老刑啊。
刑捕头:知道我给你带啥来了吗?
老白:啥呀?
刑捕头:金鸡报晓,一鸣惊人。
老白:这谁的字啊?
刑捕头:娄知县。
老白:太漂亮了这字啊。你看看,这撇,这捺。这字念鸡啊,还念杂呀?
刑捕头:不许亵渎。知足吧你,娄知县听说这件事儿,说你们善心可嘉,要大力支持。连夜派人打过招呼了。否则那些赞助你哪那么好拉啊?
老白:我说呢。
老罗:俺的娘诶。这事儿连知县都惊动了?
刑捕头:啊,放心吧,只要把这些鸡都处理掉。爱咋整咋整,走啦。
老白:慢走啊老刑。
老罗:这都一上午了,这个。
老白:你着啥急啊,那不得先招商,然后再解决鸡的问题吗?
老罗:我是能坚持啊,那鸡受不了啊。那么多鸡,在那个笼子里憋着呐。
老白:那就,开始报名。(霎时间冲进来一帮人高喊我来报名我来报名)等会儿,等会儿,干嘛干嘛,砸场子啊?
刘掌柜:买鸡的哪交钱啊。
老白:赶紧的卖鸡啊,愣着干啥呢。都来了,快点儿。
老罗:卖鸡啊。(众人尾随老罗奔后院而去。)

【大堂--夜】

老白:太可怕了,还不到半个时辰,三百多只鸡销售一空,鸡王争霸,这点子,金点子,谁想出来的?
秀才:而且啊,全是按原价卖出去的。
老白:老罗,想着给我提成啊。
大嘴:早知道这样儿,咱不如按五十文卖呢。
小郭:五十文,别逗啦,你出去看看,黑市都炒到八十文一只啦。
掌柜的:还有黑市呢?
老罗:不是我卖的啊,跟我没关系。
老白:跟你是没啥关系,咱们现在奖品总价值已经超过了三十两,再加上娄知县这个亲笔题词儿,再加上咱这儿三天免费住宿,谁不想要啊,谁不想要啊?
小贝:早知这样,我也弄一只去了。
小卉:哎,我把这只鸡给你得了。
小贝:为为什么?
小卉:拿着吧,只要能让它参加比赛,我就很开心了。
小贝:那你自己为什么不参加比赛。
老白:大会规定,她是卖鸡的,没资格参赛。
小贝:好,那我就先抱着,回头等它赢了,咱俩对半劈。
小卉:行。(二人击掌喊耶)
老白:趁这时候啊,我说两句啊。明儿就要开赛了,你们呢,有什么话赶紧对策划人说。省得互相推卸责任。
秀才:汉源斋的韦掌柜叫我打个招呼,他那只鸡,帮忙照顾一下。
掌柜的:鸡在他家,咱咋照顾呀。
老白:你就甭管了,我有分寸,还有谁?
掌柜的:什么分寸嘛?
小郭:还有胭脂铺的柳掌柜,也是这个意思。
掌柜的:啥意思嘛?
大嘴:那个,当铺的钱掌柜啊,也让我帮他跟你打个招呼。
老白:你放心,只要给过赞助的,甭管多少,兄弟心里有数。
掌柜的:有数?有什么数嘛。你说的话额现在咋听不懂了。
老白:大赛的事儿,由我来负责,你呢,把店里的事儿料理好就行了啊。
掌柜的:啥意思嘛?
老白:那个,扯块白布,搭个台子,做块牌子开干。
掌柜的:这个活动是额发起滴,凭啥不让额管嘛。(众人比画)还敢威胁人?你们在搞什么歪门邪道吗?



【白场景--日】

众人分坐两旁,掌柜的手扶牌子,笑脸迎人。老白小郭手持玉米从台下走来。

老白:各位来宾。
小郭:各位百姓。
白郭:大家中午好。(众人抱鸡叫好)
老白:欢迎大家来到同福客栈,参加第一届鸡王争霸赛。
小郭:浩瀚苍穹,孕育了我们的历史与文明。
老白:岁月如梭,造就了我们的勤劳和善良。
小郭:在这片晴朗的天空下,我们吟咏歌唱。
老白:在这片辽阔的土地上,我们自由翱翔。(众人叫好)
小郭:下面有请这次大赛的特邀嘉宾刑捕头致词,再次鼓掌。
刑捕头:首先声明啊,我是替娄知县来发言的。他因为公务繁忙,不能及时赶到现场,所以委托我,并通过我,向组委会致以由衷的歉意,鼓掌啊。(众人鼓掌)并在这里预祝每一位,不对,是每一只。(众人笑)严肃点严肃点。每位选手取得佳绩。希望大家在比赛中,赛出风格,赛出水平,最重要的是,赛出风度。不要随地大小便啊,否则现场不好清理呦。
掌柜的:还是老刑知道疼人哦。
刑捕头:别婆婆妈妈的,敢在比赛斗殴,或试图斗殴者杀无赦。(拔刀)我说的是鸡哦。
老白:给老刑鼓掌。
刑捕头:我宣布第一届鸡王争霸赛现在开始。(众人鼓掌叫好)
小郭:首先有请一号鸡上场。一号鸡由西街胭脂铺柳掌柜选送。
老白:有请一好鸡。
小郭:有请。
柳掌柜:哎来了。去吧去吧。(呆若木鸡,纹丝不动)你到是去呀。(一拍鸡屁股,鸡飞也似的奔出数里)
小郭:一号鸡有点儿打蔫。
老白:下面有请二号鸡,二号鸡由东街刘掌柜选送。二号鸡有请。
小郭:有请。
刘掌柜:来了,这呢嘿。看咱这鸡,这鸡冠子,这皮毛。
大嘴:我看看这尾巴,妈呀咋拉屎了呢?
五号客串:看我这只,看我这只。
小郭:现在上场的是三号鸡选手。
五还客串:看这眼神,看着毛色,看这派头。
秀才:下蛋了。
老白:再这么折腾得到明天了,让所有鸡都上场。
小郭:这可是你说的啊。有请所有参赛选手上场。(众人抛出怀中之鸡,只见那鸡漫天飞舞,现在顿时乱做一团,甚至有只鸡飞到掌柜的头上,一柱香过后,客栈众人议论)
老白:差不多得了,还有完没完了,那鸡也不是我扔到台上的。
秀才:你在组织这次比赛之前,就应该考虑到这一点的。
众人:就是。
老白:大哥,我以前才参加的比赛都是人,我哪知道鸡那么不听话呀。
小郭:现在可好,初赛都这样,我看你复赛怎么办。
秀才:怎么办?
老罗:那不会把鸡再退给我吧。
老白:不可能,这事你甭管了,带着姑娘回家吧。
老罗:谢谢,谢谢。
老白:他是撤了,咱以后还得受罪呢。
大嘴:要我说啊,实在不行,咱把初赛的门坎定高点儿。
老白:你啥意思啊?
大嘴:鸡体重低于两斤的淘汰,尾巴短一寸的淘汰。爪子不干净的淘汰。
老白:就按大嘴说的办,先淘汰一批再说。
秀才:哎哎,万一把韦掌柜的那只淘汰了咋办呢?
小郭:还有柳掌柜那只,人家可是掏了钱的呀。
大嘴:你说钱掌柜那只,看着就面黄肌瘦的,铁定不行啊。
老白:凡是赞助商的鸡,直接进入决赛,这总行了吧?掌柜的没意见吧?
大嘴:掌柜的问你话呢。
老白:妈呀坏了,还点着穴了,忘了。葵花解穴手。
掌柜的:(急)谁让你点穴,鸡都在额头上拉屎了额都不能动。
老白:那你站那么长时间,我不点穴你能站得住吗?刚才那主意行不行啊?
掌柜的:不行,不公平的事情咱不能做。这要让参赛的知道了,还不跟咱急啊?
老白:这啥呀?这啥,看看。
掌柜的:第一届鸡王争霸赛比赛规则,咋了?
老白:这还有小字儿。
掌柜的:本次大赛最终解释权归主办方所有。
老白:知道啥叫最终解释权不?
掌柜的:不知道。
老白:不知道就别跟着凑热闹。秀才,拿纸笔,咱们把淘汰规则制定一下。
秀才:大嘴放这边。
老白:第一,体重不能少于八斤。
掌柜的:八斤,那不成鹅咧?
老白:你不把门坎定高点儿,你淘汰谁去。第二,尾巴毛不能短于五寸。
掌柜的:你说的那是野鸡。
老白:爪子不能少于四只。是鸡啊。
众人:废话。
老白:那就改,爪子不能短于四寸。
掌柜的:四寸那不成鹰了吗?你就折腾吧你。等你闹出什么乱子来,鬼才来给你收拾。
老白:接着写啊,飞行高度不能低于三丈。

【大堂--日】

众参赛鸡主人挤在门外,砸门。

老白:来了来了来了。门还要呢,门还要呢。
众人:开门,开门。
老白:干啥呀?
众人:你说干什么呀?你说干什么呀?
刘掌柜:干什么,这事儿得问你啊,买鸡的时候说的好好的,怎么突然一下翻脸啦。
五号客串:你们这不蒙人呢吗?
老白:静一静,静一静。看看这是啥,看看。
众人:什么呀,这是?
老白:本次大赛的最终解释权归主办方所有。知道啥意思吗?知道吧?
小谢:好小子,跟我们耍赖怎么着?
四号客串:我们应该到衙门高你去。
老白:静一静,静一静。我知道,你们的心情我能理解,可这是规定,我也没有办法呀,是不是?
众人:没办法,退钱呗。
老白:我有一个好消息忘了告诉大家,每个人都有奖,但奖品不多,每个人一个鸡蛋。
众人:这就把我们给蒙了?
老白:还有,每人一块奖牌,这是本次大赛组委会特别定制的喔,小刘这只鸡最佳新鸡奖。小赵这只鸡,最佳美腿奖。小谢这只鸡,最佳生蛋奖。
小谢:公的。
老白:最佳打鸣奖。你这只,最佳黑鸡奖,你看人多白。你这只最佳白鸡奖,人也不黑嘛。你这只最佳公鸡奖,(又发错,将奖牌交给旁边的六号客串)公鸡给你,最佳母鸡奖。鼓掌,哈哈,多好啊,好啊,都有奖了,都回去吧,回去享受去了,回去亲去。

【大堂--夜】

众人围坐在榆木桌旁。

小郭:明天就是决赛了,你到底打算怎么弄吗?
老白:就这么弄吧,反正也没剩几只鸡了,都是自己人的,明天随便比一场,比完就颁奖。
大嘴:那要得不上奖咋办呐?
老白:得不上奖就算他运气不好,
秀才;那不行,韦掌柜是花了大钱的。
小郭:柳掌柜少花钱了?人家连镇铺之宝都拿出来了呀。
大嘴:人家钱掌柜可是咱老主顾啊。人家还说了,如果这把得不上奖,人家以后就不来了。
小贝:他爱来不来,咱们又不缺他一个客人。(众人议论起来)
掌柜的:好咧。(拍桌而起)本来挺好的一件事情,活活让你们给弄恶心了。
众人:怎么就恶心了,都是熟人,给点儿面子吧。
掌柜的:面子面子面子,他们要的是面子,可他们丢掉的,恰恰也是面子。你问问他们,这些奖品他们真的需要吗?他们缺这俩个钱吗?为了这个可有可无的比赛,至于吗?(冲老白)起来,参加比赛,(坐下)靠的是实力,而不是面子。麻烦转告他们,既然敢比就不要怕输,靠这种卑劣的手段,即使赢了,心里能舒服吗?这种奖品,拿回去有意义吗?这种虚招子,骗得了别人骗得了自己吗?还有你们,都好好的想一想。(转身上楼,众人沉思)

【白场景--日】

老白:经过这两天的停赛,大会组委会决定,重新开赛,由于呢,参赛的绝大部分是公鸡啊,那我们就比打鸣,在规定时间内。谁打的响谁就赢,比赛开始。(老白拍拍其中一参赛者)人叫不等于鸡叫啊。(过了一会儿)我宣布,第一届鸡王争霸赛的冠军得主是,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
小郭:是啊,是啊,别说大家了,就连我也激动得热泪有些盈眶。
老白:我的心潮也有些澎湃了,还是你来吧。
小郭:好吧。
老白:女士优先。
小郭:本届冠军是同福客栈莫小贝选送的小红。
小贝:(连蹦带跳高喊)小红,小红。
小郭:给大家说两句吧。
小贝:感谢我的爸爸;感谢我的妈妈;感谢我的嫂子;以及我死去的哥哥。(以手捂面,哭,鞠一躬)谢谢大家。但是我更要感谢的是,对本次大赛的赞助商,感谢赵钱孙李四位财主,以及周吴郑王,四位掌柜的。当然,我还要感谢所有输给我的倒霉对手。以及你们的笨蛋公鸡,(参赛众人撤)哎,你们不要气馁啊,相信自己,还有下一次吗?
老罗:掌柜的,掌柜的。
老白:怎么没回家呢?
老罗:我回了,回了。我又从家里啊,弄了三百只鸡。这不小卉,小卉在那儿看着呢。
众人:干啥呀?
老罗:干啥,准备第二届鸡王争霸啊。(众人四散逃去,老罗看掌柜的不动,走上前去)掌柜的,啥时候搞第二届呀?掌柜的?
掌柜的画外音:(今后打死额,也不办什么大赛了)

本回完

下回书

邢捕头勇破杀鸡案 燕小六力推防贼法

武林外传SF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