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十六回 为骗财书商耍手段 欲销赃掌柜吓破胆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十六回 为骗财书商耍手段 欲销赃掌柜吓破胆 【文字剧本】

第十六回 为骗财书商耍手段 欲销赃掌柜吓破胆

参加演出

佟湘玉——闫妮
郭芙蓉——姚晨
莫小贝——王莎莎
白展堂——沙溢
吕秀才——喻恩泰
李大嘴——姜超
刑育森——范明
钱掌柜——洪剑涛
范大娘——胡宁芳
食客——宁财神,白眉

[大厅]日(吕秀才小说)
(敲门声)
白展堂:来了,来了。来了。来了,来了,来了。(开门,迅速关上) 山贼,好几十个呢!
山贼:开门,开门。 再不开门,就杀进去了,一个都不乘。(大嘴钻桌子)
白展堂:佛前莲花开三朵。
山贼:春来杨柳摘几枝。 哎呀,道上的伙计。
白展堂:啊 是是是。哎,我们这是正宗的黑店,
山贼:那就巧了,我的强项就是黑吃黑,开门。(大嘴又钻桌子)
吕秀才:行了,怕成什么样了阿。这个事啊,包在我身上了,让开!
(秀才出)
吕秀才:请问,哪位是当家的?
山贼:咋了?想单挑?
吕秀才:单挑? 我一个,单挑你们一群! 接招吧!
(门外打斗声,吕秀才进)
吕秀才:是我,别怕。
郭芙蓉:秀才?
吕秀才:你们通知衙门,叫人来收尸吧。
郭芙蓉:哎呀,你流血了。
吕秀才:在哪呢?
郭芙蓉:这儿……
吕秀才:(闻了一闻血迹)这不是我的血,早知道,我就不用剑了。
李大嘴:你还会使剑呢?
吕秀才:是不相瞒,再下正是神笔书生,吕落地。
[大厅]日(现实中)
吕秀才:众人惊呼,神笔书生,文才武略天下第一。
郭芙蓉(抢过稿子):写什么呢?
吕秀才:拿过来,我还没写完呢。 随便看,随便看。
郭芙蓉:“神笔书生,文才武略天下第一”,神笔书生?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吕秀才:就是我。
郭芙蓉:嗯?
吕秀才:写的小说。武林外传,第一卷。
郭芙蓉:哎? 这里面怎么还有我?
吕秀才:你是女主角啊。
郭芙蓉:哈哈, 你没有糟践我吧。
吕秀才:我倒是有这胆啊。
白展堂(抢过稿子):“白展堂面如土色,都似筛糠,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郭芙蓉:这还不是糟践啊!
吕秀才:老白……
白展堂:嗯?
吕秀才:小说,小说嘛。
白展堂:秀才,我娶上媳妇了么?
吕秀才:你想娶啊?好马上给你写上啊。
(掌柜的从楼上下)
白展堂:要写写俩啊,一妻一妾,在加俩大宅子。
佟湘玉:什么妻什么妾呀?
白展堂:呵,还有俩宅子呢。
佟湘玉:你又开始偷东西了?
白展堂:没有,秀才给的。
佟湘玉:吕轻侯!
吕秀才:小说,小说。
佟湘玉:小说也不行,以后不要写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什么情,什么爱,男男女女的,不健康。 展堂,跟我上来一下。
白展堂:一妻一妾,俩宅子啊。

[掌柜的屋]日
白展堂:什么事儿?不能下边说,非得上来啊?
佟湘玉:下边要能说,还找你上来干啥?
(掌柜的从柜子里拿出包袱)
佟湘玉:这些东西你见过吧。
白展堂:这不雷老五的东西么?
佟湘玉:上次他走的急,我没来得及还他。你就想办法帮我处理了。
白展堂:销赃啊?
佟湘玉:咋?这点小忙你都不肯帮?
白展堂:不是不帮,是我没法帮。我以前偷的东西,都玩两天,就给人放回去了,我从来也没卖过呀。
佟湘玉:那你说咋办吗?
白展堂:交衙门去。
佟湘玉:交给衙门是吧?
白展堂:对,
佟湘玉:(学县衙)东西哪来的呀?
(自己)朋友给的。
(学县衙)那个朋友?
(自己)雷老五。
(学县衙)他又是从哪弄来的呀?
(自己)盗墓时挖的。
佟湘玉:这不找死吗?
白展堂:那我也没让你实话实说呀。
佟湘玉:你说撒谎?(白点头)我不会。
白展堂:好吧,念你昔日待我不薄,我就教你一招,化整为零。
佟湘玉:啥意思啊?
白展堂:把首饰拆开了,一件一件卖。
佟湘玉:卖给谁啊?
白展堂:谁有钱买谁呗。

[大厅]夜
白展堂:哎呀,别吃了。
李大嘴:小郭干啥呢?怎么不吃晚饭?
白展堂:看秀才写的小说呢。那家伙写的,贼邪乎。
李大嘴:是不是啊,咋邪乎了?哎,给我看看。 你给我读读。
郭芙蓉:没空。回头等书出来了,你到书摊上看啊。
李大嘴:拉倒吧,他还出书,别逗了。
郭芙蓉:不许你侮辱秀才啊,这本书写的特别的好,在这个书里,我已经是玉女剑法的第十八代传人。
白展堂:哎呀,给我写成天下第一总捕头,专管抓贼。
李大嘴:那我呢?
吕秀才:你想干什么?
郭芙蓉:一个身负血海深仇的, 厨子。
李大嘴:咋还是厨子呢?
吕秀才:那你想做什么呢?
李大嘴:咋的也得当个掌门啥的呀。是吧?
吕秀才:你一个厨子怎么做掌门吗?
李大嘴:越说越跟真的似了。不就是玩嘛? 你还真指着吃饭呐?
郭芙蓉:哎哎哎,你可别瞎说啊,秀才这个书,要真上了市,起码能买到这个数。(手比十字)
李大嘴:十本够干啥的?
郭芙蓉:十万呀!
吕秀才:不可能吧。
郭芙蓉:怎么不可能?你只管写,我明天就出去打听打听。
吕秀才:打听啥?(郭拍稿子) 出书啊?算算算了,我从来没那么想过。
郭芙蓉:不用你想,我去找人。回头你要是赚了钱,你就分我一点儿啊。
吕秀才:没问题,一半够不够?
郭芙蓉:不用,不用那么多。两成就够了。
吕秀才:那怎么成啊? 一顿饭的钱都不够。
郭芙蓉:哎呦,你个傻秀才。你知不知道,你这个书要是真上了市,卖到十万,你能分多少钱?
吕秀才:多少钱?
郭芙蓉:至少这个数。(伸出来两个手指)
李大嘴:两百?(小郭摇头)
吕秀才:两千?(依旧摇头)两万?(小郭点头) 不可能吧。
郭芙蓉:两万两雪花银。白花花的,亮闪闪的,估计,到时候你那个屋都搁不下了。
白展堂:那就把炕拆了,拿银子往上垫,
李大嘴:你不嫌咯的慌啊?
吕秀才:不嫌,不嫌。
郭芙蓉:我的自由,可全仰仗你了!到时候我就有钱赎身了。哈哈哈哈,回家,回家喽,小郭回家喽!
(小郭出,掌柜的从楼上下)
佟湘玉:呵呵,她哪来的钱呀?
白展堂:秀才给的。
佟湘玉:吕轻侯!
吕秀才:小说,小说。
佟湘玉:让你不要写这种乱七八糟的小说,搞得人心惶惶,这一大家子我怎么管理啊?
白展堂:这回不是写的。这回是真给了。
佟湘玉:有钱啦?咋赚的? 打算怎么花呀?
李大嘴:他还能咋花呀?整文房四宝呗!
佟湘玉:那些东西够用就行了,对男人来讲,最重要的就是……(瞪老白)首饰。
白展堂:哦,那什么,我出去转转去啊。
(白展堂出,秀才抢到稿子出)

[大厅]日
(钱掌柜吃饭,小郭端酒进)
佟湘玉:我来。 钱掌柜,吃好啊,你一个人来的呀?
钱掌柜:嗯。
佟湘玉:最近生意还好吧。
钱掌柜:想当东西啊?
佟湘玉:哎呀,我有啥好当的嘛?
钱掌柜:嗯?
佟湘玉:你娶亲了么?
钱掌柜:废话,我 (抓掌柜的手)什么意思啊?
佟湘玉:我是想…… 你先吃,先吃。
钱掌柜:其实我早就喜欢你了,咱俩上次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你了。 真的,可是我们家娘子,使这一带有名的窝里横,所以我,我不敢纳妾。
佟湘玉:谁让你纳妾了?
钱掌柜:不当妾?休妻就更不敢了,这要让我娘子知道了,这——
佟湘玉:哎呀,我不会让她知道的。(从柜中拿出包袱) 这些首饰呀。
钱掌柜:嫁妆都准备好了。
佟湘玉:不是的。
钱掌柜:佟老板,你的一番心意,我就是死也心甘情愿。
佟湘玉:哎呀,不是的,你听我说,这些首饰。
钱掌柜:你先留着,我回去先探探她的口风儿,她只要一松口,我一定把你娶到手。
佟湘玉:钱掌柜,我跟你说。
钱掌柜:等我的好消息。
佟湘玉:哎,钱掌柜。
(钱掌柜出,老邢入)
老邢:这是咋了?风风火火的?
佟湘玉:喝多了。 咋?你也来一壶?
老邢:可不敢喝酒。这几天得全天候待岗。随传随到。
佟湘玉:咋咧?出啥事情了吗?
老邢:太平山的信王墓被盗啦。
佟湘玉:啥时候的事情?
老邢:半个月前的事儿。为了这事儿,连兵部刘侍郎都到啦。
佟湘玉:都来咱这儿了?
老邢:啊,据可靠线报,部分赃款还在这一带流传。




佟湘玉:不可能!
老邢:怎么不可能?你别以为治安好就没有坏人了啊。你到大街看看啊,看看挺老实的人,没准就是一个流窜多年的江洋大盗。
佟湘玉:那你们下一步打算怎么办啊?
老邢:守株待兔。我们在所有商铺都埋了点儿,保密啊,我只对你一个人说的。(指食客)吃饭!到时候,只等罪犯出现,人赃俱获,连审都免了,直接推倒法场,咔嚓。(掌柜的摸脖子)你摸脖子干什么?
佟湘玉:这才四月份,哪来的蚊子呀?
老邢:哈哈哈哈。

 

[后院]夜
(掌柜的埋包袱)
白展堂:哎呀,行么?埋在这儿?
佟湘玉:你小点儿声,小点儿声,小点儿声。
白展堂:这不行,哎呀,你还真打算埋这儿呀?
佟湘玉:不卖咋办呀?万一让衙门知道,咔嚓一刀,我死倒无所谓,小贝咋办?
白展堂:埋这儿也不安全呐。
佟湘玉:咋不安全呐?
白展堂:由种东西叫巡犬,你知道吧。
佟湘玉:我只知道巡抚。
白展堂:告诉你啊,正经办案的时候,什么东西都不用带,就带一条狗,到现场一闻,你挖得再深它都能给刨出来。
佟湘玉:那你说咋办吗?
白展堂:要我说,交到衙门去。
佟湘玉:你不想活了。咔嚓一刀。
白展堂:我的意思是说啊,咱趁着天黑,神不知鬼不觉,往衙门口那么一放,天一亮,不就销案了么?
佟湘玉:好主意。 走。

 

〔大厅〕日
佟湘玉:酒。
(老邢进)
老邢:掌柜的。
佟湘玉:哎呦,邢捕头。 你咋来了?
老邢:正找你呢。(拿出包袱)这是你丢的吧。 你知道在哪儿找到的吧?  衙门门口儿。你说巧不巧, 问你话呢。
佟湘玉:巧。巧得很,你咋知道这包袱是我的?
老邢:我昨天在这见过。哎,以后小心点儿啊,这换了是我,给你送回来了,要换了别人,指不定给你买哪儿去了呢?包里放什么了?
佟湘玉:都是一些,土里埋的。
老邢:土里埋的?
佟湘玉:土特产。
老邢:哦,那我得看看,里边有吃的么?
佟湘玉:没有!都是一些不值钱的玩艺儿。
老邢:小起劲儿的。早知道我就不还你了。
佟湘玉:那你先坐阿,我回去放包。
(大嘴,钱掌柜进)
李大嘴:掌柜的,人我给你找来了。
佟湘玉:钱掌柜,你这又是咋了?
钱掌柜:佟老板,跟我娘子商量过了,  看来咱俩的事得往后拖拖。
李大嘴:拖啥呀?赶紧干正事阿。
佟湘玉:啥正事?
李大嘴:不是, 你昨天不是让我帮你找买主么?我一出门一看,钱掌柜在街上溜达呢,我就把他给薅过来了。
老邢:什什么买主呀? 买什么呀?
李大嘴:首饰啊!
老邢:拿出来,拿出来,
佟湘玉:那就拿嘛。(从头上取下簪子)就这个。
钱掌柜:这这这得多少钱?
佟湘玉:你看着给吧。
钱掌柜:出来没带多少钱,就这几文钱。
佟湘玉:归你了。
钱掌柜:真的?呵呵,还有多少?
佟湘玉:没了,没有了。
钱掌柜:佟掌柜,我昨天看你拿的包袱里面。
佟湘玉:没有!!    有有有有,在楼上,我这就去拿。
钱掌柜:哈哈哈,太好了。我终于可以到你的卧室去看一下了,呵呵呵。
李大嘴:哎哎哎,你身上没带那么多钱,你跟着瞎掺乎啥啊?
钱掌柜:身上没带着,脚底下带着了。
李大嘴:那你也不嫌咯得慌。
钱掌柜:年轻人,结了婚就知道,男人为什么长鸡眼,都是咯的。
老邢:哎,佟掌柜。那啥,我也想买点,还有么?
佟湘玉:有有。
李大嘴:别客气。多买点啊,别客气。  掌柜的,你咋的了?
佟湘玉:我激动,终于有人来买我的首饰了。走!
李大嘴:哎哎。

 

〔掌柜的屋〕日
(房间被翻得乱七八糟,掌柜的哭)
佟湘玉:我这造的什么孽呀?
白展堂:节哀,节哀。首饰没了呢,还可以再买。命要没了,就全完了。
佟湘玉:哎呀,我倒宁可连命都不要了。哎呀,我的翡翠手镯。被他三文钱就拿走了。
白展堂:全当是破财免灾了 啊。
佟湘玉:哎呀,我的碧玉扳指啊。
(小郭进)
郭芙蓉:哈哈,发财了,(掌柜的哭),怎么了? 店里被偷了?
佟湘玉:是抢,抢!
郭芙蓉:那赶紧报官啊。我去找邢捕头。(转身欲走)
佟湘玉:回来!就是他们抢的!
郭芙蓉:那还有没有王法了?(转身欲走)
佟湘玉:回来!是我同意的。
郭芙蓉:那就不算抢嘛,那是你奉献啊。你应该高兴才对啊。(老白暗示小郭出去)
佟湘玉:我的玛瑙项链啊!

〔大厅〕日
白展堂:你刚才说要发财了,是啥意思?
郭芙蓉:昨天下午啊,我带秀才的书稿去了一趟左家庄。你猜我碰上谁了?
白展堂:谁呀?
郭芙蓉:范大娘啊!
白展堂:范大娘谁啊?
郭芙蓉:哎呀,京城最有名的书商啊。你不知道?
白展堂:哦,三国是她发的。
白眉:胡说,范大娘发的那是三国前传,水浒后传和西游外传。
郭芙蓉:你看人家都知道。
白展堂:哦,没看过。
宁财神:还有西厢记和俏冤家
白展堂:呦呦呦,二位公子,那都是禁书啊。
郭芙蓉:你连那都看过呢?
白展堂:谁看过呀?我能像他俩似的看乱七八糟的。我跟你说啊,范大娘这种不法书商,早就该逮起来。
郭芙蓉:把她逮了,那秀才的书怎么办?
白展堂:你还真打算让她发啊?
郭芙蓉:那当然了,范大娘说了,秀才的书,她能包销十万呢!
白展堂:那你能赚多少?
郭芙蓉:我能赚多少,你就能赚多少。
白展堂:啥意思啊?
郭芙蓉:秀才说他分我两成,我就分你一成。
白展堂:为啥呀?
郭芙蓉:秀才那个死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回头人家要是来了,他那倔劲一犯,
白展堂:我就整死他。
郭芙蓉:别死,给他留口气。
白展堂:留口。
郭芙蓉:我的自由,就全仰仗你了!
白展堂:嗯?(老白与小郭对招)

[大厅]日
郭芙蓉:范大娘,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半天了,你慢走。(扶范大娘进店)
范大娘:我自己能走。 哪个是吕秀才啊?
白展堂:(指秀才)这这这呢。
吕秀才:我我。
范大娘:不错不错,写得相当不错啊。 不过,跟小罗比起来,还要相差一点儿。
吕秀才:那个小罗?
范大娘:小罗都不知道?罗贯中啊!
白展堂:哦,写三国那个。
郭芙蓉:知道知道。
范大娘:你不要紧张,你写你的,你不管写成什么样子,我都能把它当金子卖出去。 我上面有人!
白展堂:哎呀!
范大娘:你什么时候叫稿子啊?
吕秀才:第二卷才刚开始。
范大娘:哎呀,你就抓紧点儿嘛。来,(伸手掏钱袋)这个钱你们先花着,要是不够啊,就开口啊。我上面有人。
白展堂:你老 老说上面上面,上面是哪上面?
范大娘:哎呀,上面就是上面嘛,你问那么多干什么吗? 一个月的时间够了吧。
吕秀才:一个月啊?
白展堂:够了够了。
郭芙蓉:够了够了,下月初十之前,我们就把书稿给您送过去。
范大娘:那好,先把契约签了。
郭芙蓉:好好好。
白展堂:契约?
(老白和秀才看契约)
郭芙蓉:范大娘,那他要是写的不满意,那该怎么办啊?
范大娘:不满意就改嘛,一直改到满意为止,我上面有人。
郭芙蓉:是是是,那万一要是出不了书了,那他也不能白写啊。
范大娘:契约上面不是写得清清楚楚了么? 你自己看。
郭芙蓉:是吗是吗?
范大娘:最后一条。
白展堂:最后一条?
郭芙蓉:(念契约)“若最终未能成书,则赔偿吕全部损失”
白展堂:行行。 就这么定了,就这么定了。(将墨盒推到秀才手边)来来来,签 签吧。
范大娘:我还能害你们吗?我上面有人!
郭芙蓉,白展堂(怂恿秀才):签吧,签吧。
郭芙蓉:(拍案)你签不签?签不签?(抓起秀才手指,放到嘴边)你不签也行。(咬——)
吕秀才:啊—— 疼!!
郭芙蓉:我咬破我自己的手指头,你叫什么?哎呀……
(小郭将手上的血涂到秀才手指上,郭白二人一同强迫秀才按下手印)
白展堂:妥了!
范大娘:好了,我就拿走了,对了,这个钱啊,你们省着点花,不够了你们就开口,我
众人:(效仿范大娘)上面有人!
范大娘:对,有人。
(范大娘执契约出,老白小郭看秀才)
郭芙蓉:哎?你还坐在这里干什么?快去写啊。
白展堂:快去写啊。
郭芙蓉:快去写啊,我这手指头破了都是为了你,快去快去,认真点啊!
(老白拿走银两,小郭抱住老白争抢)

 

 

劝学记

 

[大厅]夜
(小郭执扇子进入大厅,秀才伏案沉思)
郭芙蓉:写得怎么样了?
吕秀才:正在写呢。
郭芙蓉:哎,怎么还是这里啊?吕秀才,你想干嘛?
吕秀才:我写不动啦,脑子一片空白。
郭芙蓉:一片空白?钱也拿了,约也签了,你赶紧写啊!
吕秀才:那就把银子还给她好了,大不了我就不写了,爱怎么地怎么地。
郭芙蓉:呦呦呦,生那么大气干嘛呀?你看你看,是不是我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啊? 要不,你打我两巴掌。你要不想动手,不想动手就揣我两脚,好不好? 来来来,踹我两脚。
吕秀才:我倒是敢。
郭芙蓉:干什么?
吕秀才:这跟你也没什么关系,我就是怕我写不好。
郭芙蓉:怎么会写得不好咧?你写得特别好。要不然我为啥帮你啊?
吕秀才:你那是帮你自己!
郭芙蓉:对呀!我就是想早点恢复自由。这有错么?(述苦装)秀才,你都不知道,自从来到这个客栈,我吃不饱,穿不暖,每天还要干活。还要帮莫小贝洗脚,你看我这个手,都皴成什么样子了?(秀才摸小郭手) 干什么?
吕秀才:你是练惊涛掌练的。(小郭欲拍秀才)我写,我写。
郭芙蓉:来来来来来,喝杯茶啊。好好写。(给秀才倒茶)我一定会好好陪你的啊。(给秀才扇扇子)
吕秀才:哎,现在才四月份。
郭芙蓉:好好写啊。(秀才停笔)好好创作!

[掌柜的屋]夜
(掌柜的瞪着包袱发愣,突然起身将包袱交给老白。)
掌柜的:你把这包东西拿走吧。
白展堂:不行,我这人你知道,我是贼。
掌柜的:我求求你,你把它拿走吧。这包东西就像麻雷子一样,随时都要爆炸一样。放在房间里,我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着。好不容易睡着了,就整夜整夜的做恶梦,梦见好几百个巡犬围着我咬。(再把包袱地给老白)
白展堂:不是你给我,我也睡不着啊,我。(将包袱放进掌柜的柜子)
佟湘玉:那就当是救救我吧,(下跪)我给你跪下了。
白展堂:掌柜的起来起来再说。
佟湘玉: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白展堂:好好好,我答应,我答应。(将掌柜的扶起)但是,我有一个前提条件。
佟湘玉:你说。
白展堂:这回要拿走了,就再也不准要了。
佟湘玉:(点头)那你打算怎么处理呀?
白展堂:既然是雷麻子,就得扔得远远的,要炸,也不能炸到咱俩。
佟湘玉:(点头)你打算扔到什么地方?
白展堂:我自有办法。

〔大厅〕日
(白展堂从门外进)
白展堂:掌柜的(竖起大拇指)
佟湘玉:扔出去了么?
白展堂:三十里地,够了么?
佟湘玉:够了够了够了。
(小贝背着包袱从门外进)
莫小贝:笑不露齿,嫂子。
佟湘玉:不露不露,这么早就回来了?
莫小贝:我先回屋做功课阿,嫂子。
佟湘玉:呵呵呵(注意到包袱) 回来!(对食客)吃饭吃饭。
(拉过小贝)
莫小贝:干嘛?
佟湘玉:展堂……
莫小贝:干嘛?嫂子。
(掌柜的接过包袱)
佟湘玉:咋回事?
白展堂:我扔了呀!
佟湘玉:你是从哪捡回来的?
莫小贝:西凉河呀。
佟湘玉:你到西凉河干啥去了?
莫小贝:捞鱼啊。结果鱼没捞着。就捞着这个包了。(欲将包袱拿走)给我吧嫂子。
佟湘玉:你想要是吧,想要你就拿去吧。
莫小贝:(放下包袱)我不要了嫂子。
佟湘玉:不要怕阿,放心大胆地拿啊,你倒是拿呀!
(小贝哭着跑到后院)
佟湘玉:白展堂。
白展堂:我真扔了,我昨天晚上走了三十里地,我才敢扔的。
佟湘玉:那小贝咋会捡着的?
白展堂:我给扔错方向了,我要是扔下游的话,它就漂不回来。我给扔上游了。这样,包我拿过来,我重扔。
佟湘玉:大白天的,你找死啊?
白展堂:那我就晚上再去扔。
佟湘玉:不行。如果不把这个东西处理掉,我连晚饭也吃不下。(拿过包袱)过来过来。(走上楼梯)
[大厅]夜
(楼上咂东西声)
郭芙蓉:楼上干什么呢?(秀才抖)老白! (咂东西声) 烦死了,没完没了的。(拍桌子)我跟他们拼了!
吕秀才:哎,别走,我害怕。
郭芙蓉:不要害怕,胡噜胡噜毛,吓不着啊。(胡噜秀才脑袋)
吕秀才:我的手,都得不行了。
郭芙蓉:(拉秀才)拉拉手,好朋友。
吕秀才:……还有嘴。
郭芙蓉:嗯?你的嘴怎么了?
吕秀才:抽筋。
郭芙蓉:写东西要用嘴么?(秀才生气)好好好,那你把眼睛闭上啊。
(秀才闭眼,噘嘴,被小郭扇了一耳光)
吕秀才:你,你打人,你。
郭芙蓉:掌掌嘴,不后悔。 怎么样? 可以写了没有?
吕秀才:都这个样子了,我……(小郭欲扇秀才耳光)
郭芙蓉:早知道,早就用这招了。

[掌柜的屋]夜
(老白拿大锤砸玉扳指)
白展堂:哎呀,要说人这是正经玩意儿呢。砸好几十下,啥事没有。你看看。
佟湘玉:啊啊(尖叫)魔鬼,全都是魔鬼。 拿走,拿走,都拿走!
白展堂:掌柜的,这些东西,要实在不行,你就……
佟湘玉:我就把它留下吧。
白展堂:啊?
佟湘玉:我现在终于明白了,这些东西,其实就是上天送给我的礼物。我再也不会把它送出去了。
白展堂:哎呀,疯了,疯了。 那你要这么想也行。反正你知我知,没有第二个人知。那就把它藏起来吧,啊?
佟湘玉:(收包袱)我的宝贝,我的宝贝。我的宝贝……

[大厅]日
(秀才写稿子)
吕秀才:(伸了个懒腰)成了!
郭芙蓉:成了?不会吧,那么快。
吕秀才:你自己看吧。
郭芙蓉:要是发现写不好,你知道后果的。
(秀才看看周围没人,坐到小郭身旁)
吕秀才:芙蓉
郭芙蓉:你叫我什么?
吕秀才:……小郭,你说啊,这写好了,写完了,卖的也火,我成了大作家了,是不是?那你愿不愿意……
郭芙蓉:愿意什么?
吕秀才:带我去一趟你家。
郭芙蓉:嗯?你去我家干嘛?
吕秀才:拜访一下伯父嘛。
郭芙蓉:啊?你伯父在我家么?姓什么?厨子还是花匠? 哦,你说的该不是我爹吧?
吕秀才:就是他嘛,一直久仰大名,就想登门拜访,没机会。
郭芙蓉:好啊好啊,(看下周围没人)秀才,你要是想去的话,就现在去行不行?顺便帮我带个信。
吕秀才:什么信啊?
郭芙蓉:口信啊。你就跟我爹说,我现在被困在这儿了,叫他赶紧派人来救我。
吕秀才:掌柜的知道的话不得了的。这样吧,我还是等你一起去。
郭芙蓉:那得等十多年呐!
吕秀才:五十年我也等。
(小郭拿稿子起身)
吕秀才:到哪儿去?
郭芙蓉:找范大娘,要是通不过,看我怎么收拾你!
吕秀才:尽管收拾吧,只要是你,我愿意。(唱)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被放逐天际……

〔大厅〕日
(范大娘看稿子)
范大娘:(摇头)不行,不行,根本不行。这根本就买不出去嘛!
郭芙蓉:为什么呀?
范大娘:跟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吕秀才:那你想象中是什么样的呢?
范大娘:首先啊,这金笔书生和芙蓉女侠之间,不能老是情意绵绵,你浓我浓的。
吕秀才:那怎么办吗?总不能让他们俩打起来吧?
范大娘:要打,必须要打。可是打到一半,忽然又好了。好了以后,芙蓉女侠怀上了书生的孩子。
郭芙蓉:啊?这合适吗?
吕秀才:合适合适,读者喜欢。
范大娘:为了那倒霉的孩子,女侠足足怀了十年零八个月。
白展堂:哎呀,那还是人么?
范大娘:当然不是,是魔,混世人魔!在他出生的同时,芙蓉女侠就难产而死。
吕秀才:那金笔书生呢?
范大娘:也死了,不过是被那个孩子活活给咬死的。
白展堂:那咬死之后呢?
范大娘:卖点来了吧,卖点来了吧,有人追看了吧。咬死以后啊,这孩子啊,就噌的一下长大了,此时,他的心里只有一个目标,为了报仇。
众人:报什么仇啊?
范大娘:杀父之仇。
白展堂:等等等,等会儿,他爹不是被他自己咬死的吗?
范大娘:是啊,但他自己不知道啊,所以他就找啊,究竟是谁杀了我的父亲?谁能知道呢?可他不管,找一个问一个,问一个杀一个,杀一个问一个。江湖顿时笼络在血雨腥风之中。
吕秀才:这我没法写。
范大娘:他说什么?
郭芙蓉:他的意思是,他写不了。
范大娘:没法写?那好,退钱来!
郭芙蓉:还什么钱?
范大娘:预付金,赔偿金啊!
郭芙蓉:这应该是你赔给我们才对啊!
吕秀才:就是啊。
范大娘:小丫头,你这契约看仔细了没有啊?(翻开契约)若最终未能成书,则赔偿全部损失。
郭芙蓉:对啊,是赔偿吕全部损失!
范大娘:哪有吕啊?哪有吕?你仔细看看!
郭芙蓉:不在这里嘛?你看嘛!(仔细看契约)你敢改契约?
范大娘:呵呵(奸笑)这就是个墨点。少废话,还钱来!
郭芙蓉:欺人太甚了你!排山倒海(被秀才制止)
吕秀才:多少钱啊?
范大娘:三千两银子。
吕秀才:我到哪找那么多钱去?
范大娘:没钱?哪还有客栈啊!
吕秀才:这不是我的客栈!
范大娘:这房子虽然不是你的,但这地皮……
吕秀才:这是祖产,打死我也不能卖的。
范大娘:那你就死定了! 晚上我来拿钱,要是拿不出钱来,我就告死你,我们大牢里见!(起身)我上面有人! 哈哈哈哈。
(秀才倒)

〔掌柜的屋〕日
(掌柜的化妆)
白展堂:本来这事儿我也不想管。可他那个契约是我和小郭逼他签的。
佟湘玉:你看,我早就说过了吧,这种东西不能乱写。果然写出问题了吧。
白展堂:掌柜的,我求求你,求求你,帮帮忙。要不秀才就得坐牢,人家上头有人!
佟湘玉:不要说有人,有神也不行!三千两银子,让我到哪儿给你找去?
白展堂:没钱不还有首饰的么?
佟湘玉:啥首饰? 我的首饰早就被老钱和老邢鼓捣走了!
白展堂:谁说你首饰?我是说那包东西!(老白翻掌柜的柜子)
佟湘玉:(拉开老白)不行不行。这包东西是上天送给我的礼物。说啥也不能给他!
白展堂:呦呵,你还真以为是上天送给你的?一笔不义之财。你别糟蹋老天爷了你!(掌柜的坐)行行,你留着吧。脑袋掉了不过碗大的疤,你明天上刑场,我后天就当掌柜的!店的名我都想好了,老白涮肉坊。(转身欲出)
佟湘玉:老白,回来!
(老白迅速走回,取走包袱)
佟湘玉:(哭)折腾死人了!

[大厅]夜
(老白向小郭使眼色,小郭关门,老白拿出包袱)
范大娘:什么呀?这是?我的银子呢?
白展堂:您看好了啊,这包东西要是低于一万两银子,我再搭你一人头。
范大娘:我要你人头干什么?
白展堂:你往这儿看。
范大娘:(取走包袱)好,我去估个价。
郭芙蓉:你把契约留下!
范大娘:等我估完价再说!(小郭拦住)好好好,(掏出契约)给你。(转身) 以后想写了就再来找我。我上面有人。(带包袱出客栈)
(小郭关门)
吕秀才:(撕契约)都是我不好,不争气,写不出她要的东西,让你们也跟着我受委屈。
郭芙蓉:哼,你别以为你那么说,我就能放了你啊。
吕秀才:那你想怎么样啊?
郭芙蓉:你就给我踏踏实实的写,什么时候写完呢,什么时候算完。
吕秀才:我还写?
白展堂:你赶紧写吧,掌柜的等着看呐。
吕秀才:掌柜的也喜欢看我写的东西啊?
白展堂:那倒不是,掌柜的打算把这些出一本书,然后拿出书的钱,补她首饰的亏空。

[大堂]日
(掌柜的翻秀才的稿子)
佟湘玉:那么多的首饰,就换了堆这个?
白展堂:你得把目光放的长远一点。万一将来火了呢?
佟湘玉:这不太可能吧。
白展堂:为啥呀?
佟湘玉:一个捕头,又是妻,又是妾,这叫个啥嘛。
白展堂:你这话我不爱听了啊,谁说我们捕头不能娶妻纳妾啊?
(老邢打着哈欠进)
老邢:你什么时候当捕头了?
白展堂:呦,邢捕头。小说,秀才写的。哎,来来来,你咋来了?
老邢:昨晚忙了一宿,刚收队。
白展堂:忙啥呢?有啥大案么?
老邢:昨天半夜,一个胖老太太出城,被我们碰到了,还没说什么,他就破口大骂。
白展堂:那不找死呢么?
老邢:可不咋的? 后来被我们一拦,然后再一搜,你们猜搜出什么来?
白展堂:搜出啥呀?
老邢:(看身后没人)信王墓的陪葬首饰!
(掌柜的,老白 发呆)
老邢:哎?怎么了?
佟湘玉:她人呢?
老邢:关大牢里了。兵部刘侍郎待会儿就到。
佟湘玉:他来干啥?
老邢:三堂会审啊!光锦衣卫就来了八十多个,个个都是绝顶高手。到时候,和这件事有牵扯的,一个都甭想跑,全部咔嚓。
白展堂:不至于吧。
老邢:你还不信是吧,你等着瞧吧,哎,到时候斩首的时候,我带你们一块儿看啊,咔。(作砍头状),回头我给你们留个好位置啊!(拿着酒出)
白展堂:掌柜的,掌柜的。
(掌柜的,老白一起上楼)

〔掌柜的屋〕日
佟湘玉:关门关门。(翻箱子)
白展堂:掌柜的,你干啥呀?要逃啊?
佟湘玉:不逃咋办?等他们来抓吗?
白展堂:那你走了,客栈怎么办啊?
佟湘玉:人头都没有了,还要客栈有啥用嘛! 还愣着干啥?快收拾东西!
白展堂:你走吧。我必须得留下。
佟湘玉:为啥?
白展堂:这回的事儿,和以前的事儿不一样。以前我走就走了,对别人没有影响,这回我要是走了,秀才和大嘴肯定难逃一劫。
佟湘玉:跟他们有啥关系嘛?
白展堂:我在,跟他们就无关,我要是走了,他们就说不清楚了。弄不好还得受牵连。起码是一个窝藏罪,这种无义的事我不能干。
佟湘玉:哎呀,不会吧。
白展堂:你赶紧走。我给你收拾东西。
佟湘玉:不行。要走你走,我留下。
白展堂:你留下干啥呀? 
佟湘玉:我反正没有前科。随便他们怎么问,我就是不承认。
白展堂:他们要对你严刑拷打呢?
佟湘玉:放心吧,邢捕头不会打我的。(老白瞪掌柜的)打我我也不会说,你赶紧走啊,带上小贝一起走。
白展堂:掌柜的,你可想好了。
佟湘玉:走走走,我给你们收拾东西。(推老白)等天黑了,街上没有人的时候再走。

〔大厅〕夜
(老白准备带小贝走)
佟湘玉:(对小贝)凡事都要听白大哥的啊!晚上要是冷了,就把衣服盖到被头,小心着凉。
莫小贝:哎呀,烦死了,我又不是不回来了。磨叽什么呀,走,白大哥。
白展堂:跟你嫂子道个别。
莫小贝:我走了啊,嫂子。
(掌柜的抱住小贝)
佟湘玉:走吧!
(老白,小贝出,掌柜的哭,老邢进)
老邢:哎,咋了这是?怎么回事儿?
佟湘玉:(擦擦眼泪)没事,走吧。
老邢:走哪去啊?
佟湘玉:衙门。前面带路。
老邢:别别别,衙门这会儿正乱着呢。别去。
佟湘玉:咋咧?
老邢:衙门死人了!就昨晚逮的那个胖老太太。
佟湘玉:她咋死的?
老邢:刘侍郎往公堂上一坐,还没说话呢,那老太太开口就是一句“咱上头有人”,你想啊,那锦衣卫是何等人物,一听这话,噌噌噌,就往往上窜啊,一下上去八十多个,扯着嗓子喊“什么人?什么人?什么人?”
佟湘玉:然后呢?
老邢:然后房梁就塌了。大梁掉下来,正中老太太脑门儿,临终她还说了句话。
佟湘玉:啥?
老邢:有……人…… 就咽气了。
佟湘玉:好可怜啊。
老邢:嗯?
佟湘玉: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
老邢:忒可恨了!到了也没弄明白上面究竟是什么人呀。你说,会不会是她自己人来救她的?
佟湘玉:很有可能。 老邢你先坐着啊。我出去有点事儿啊。你自己喝茶啊。
(佟湘玉奔出)
老邢:这么晚了你干什么去啊?
佟湘玉:展堂,小贝,回来!!
老邢:你说他上头究竟是什么人呢?  亲娘咧,费解阿。

本回完

下回书 莫小贝初学衡山派  钱夫人再闹同福店

武林外传SF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