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十八回 燕小六酒醉乱抓人 郭芙蓉心痴错定情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十八回 燕小六酒醉乱抓人 郭芙蓉心痴错定情 【文字剧本】

第十八回 燕小六酒醉乱抓人 郭芙蓉心痴错定情

参加演出

佟湘玉——闫 妮
郭芙蓉——姚晨
白展堂——沙溢
吕秀才——喻恩泰
李大嘴——姜超
莫小贝——王莎莎
刑育森——范明
燕小六——肖剑

【掌柜的房间--日】

掌柜的与老白小郭清点各大派掌门送与小贝的礼物。

掌柜的:哈哈,美滴很,美滴很,张三丰耍过的桃木剑,(小郭拿起剑看看,交于老白)王重阳手抄的道德经,(小郭拿起书看看,交于老白)小龙女用过的。
小郭:裹脚布,这个这个。(拿起布)
掌柜的:拿走拿走。(小郭将布扔在地上)
小郭:哎哎哎,这把刀是什么来头啊?
掌柜的:赤焰刀,东方不败用过的,(小贝是来抢刀)不要动。
小贝:(气)这是我的东西,我凭什么不能动?
老白:(接过刀)什么时候成你的了?
小贝:(指着礼物)这些东西都是各大派掌门送给我的礼物,你们,你们不要欺人太甚啊。
掌柜的:(奇)呦,你还学会用成语了啊?
小贝:(撒娇)还给你,你把它还给我。
掌柜的:不要动,你要是能用成语造个句子,额就让她还给你。
小贝:你说吧,什么成语?
掌柜的:额想想啊,就是刚才那个,欺人太甚。
小贝:(指小郭)郭芙蓉你不要欺人太甚。
小郭:跟我有什么关系?
掌柜的:重造一个,不学说你白大哥,也不学说额。
小贝:你们仨不要欺人太甚。
掌柜的:额看你才是欺人太甚,(小贝欲哭)换一个,(看看老白)情真意切。
小贝:你叫我用情真意切造个句子?
掌柜的:对呀,你赶紧造啊。
小贝:造了呀,你叫我用情真意切造个句子。
掌柜的:(众人笑)你这造的是个啥嘛?
小贝:那不管,反正我造了,你把东西还给我。(伸手,掌柜的打一下)
掌柜的:美不死你,老白,把东西拿出去,藏好了。
老白:好咧。(老白出门,小贝开始发彪,又蹦又跳,还踢立柜,在床上撒娇,扔被子)
小贝:我把全部的各大派掌门都招回来,杀你们个片甲不留。(小郭掌柜的去劝慰)

【大堂--日】

老白坐在榆木桌前用力拔赤焰刀,却没能拔开。

老白:知道什么叫削铁如泥,吹毛立断吗?拔根头发放上(大嘴拿跟头发放在刀鞘上),一吹。当然不是放在刀鞘上,是放在刀刃上。
大嘴:真的假的,你给我看看。(上手去拿)
老白:别动。
大嘴:你不说吹毛立断吗?你拔出来我看看刃。
老白:(拨开大嘴的手)别动,再动我点你啊。
大嘴:我就看一眼。
老白:葵花点穴手。
秀才:(算着帐)这么点小事你就把他给点了。
老白:摸菜刀的手敢动这把刀,答应我再也不动了。
大嘴:我怎么才能让你相信呢?
老白:眨眼,(大嘴眨眼)葵花解穴手。(老刑与小六进客栈)
刑捕头:哇哇哇,一看刀鞘就是好刀,好刀。
老白:刑捕头。
刑捕头:(上手去抢)拔出来看看。
老白:(拉住老刑)这刀不是我的。
刑捕头:拔出来看看。
老白:不是我的。
刑捕头:小气劲儿,我就是看看嘛。
老白:那个刑捕头你吃点啥儿,让大嘴给你做去。
刑捕头:不不不,我马上就要离开着儿了,上回锦衣卫把衙门给踩塌了,我得上京城找他们要银子去。
大嘴:(上来倒水)哎呀,那你这一走得几天呐?
刑捕头:快则十天半月,慢就不好说了。
秀才:您要是走了?咱们镇的治安怎么办啊?
刑捕头:这不还有小六嘛,小六子。
众人:小六?
刑捕头:我今天来啊,就要打个招呼,(双手抱拳)各位,我不在的时候,还请各位多关照点儿。(走到老白跟前,轻声道)这小子是个杠头,又不会来事儿,千万别让他胡来,最重要的是,别让他喝酒。
老白:有酒我自己还留着喝呢。
刑捕头:不知道啥时候回来,留的念想啊。(说着把桌是的茶壶拿走了,走到小六旁边)六儿。
小六:(老刑出门)放心吧,师傅,师傅,包儿,师傅,你早点回来。
刑捕头:回去吧。(小六望师傅远去的背影,转身,老白等笑)
小六:(走向客栈内,冲食客)嗨。(食客也向他挥手)
众人:坐这。
秀才:别紧张。(三人看着小六忍不住笑)
小六:有酒吗?
大嘴:你个小破孩,你喝啥酒啊你还?
老白:他也知道酒壮怂人胆,哎,闻过酒味吗?
小六:(不服气)我又不是没喝过,以前在北岗的时候,谁家结婚,都得请我喝酒,一喝就是好几碗呢。
老白:哎呀,三四长胡子,你看你那小老样儿,呵呵,你咋不说你喝好几坛呢,好几缸呢?
大嘴:是,要吹就往大里吹,那多唬人呢。
小六:(急,指着三人)你们。
老白:怎么着?怎么着?(大嘴拉住老白)别拦我,还别拦我。好不容易碰一酒仙,我不得讨教两招,啊?
小六:(拍桌,伸手)拿酒来。
老白:大嘴拿酒去。
大嘴:哎。
老白:(端起个碗)正好这剩半碗,先把这酒喝了吧。(小六接过酒,勉强喝完)

【掌柜的--日】

小贝闹累了,坐在床上。

小郭:这熊孩子,疯起来拽都拽不住,真不愧是属虎的。(坐桌前)
掌柜的:(整理被子)有啥说法嘛?
小郭:(倒水)势如疯虎。
小贝:(冷言)你还狐假虎威呢。
掌柜的:呦呵,这个词你都会用了。
小郭:只要是贬义词,就没有她不知道的。
小贝:(走到小郭旁边)谁说的我还知道褒义词啊。
小郭:那你说一个。
小贝:出水芙蓉。
小郭:(乐)哎,这个不错诶,再说一个。
小贝:入土为安。(小郭比画两大嘴巴,小贝抱头跑回床上)嫂子她打我。
掌柜的:那你就乖一点儿嘛。
小贝:那我要是学乖了,你就把那些东西还给我。
掌柜的:哎呀,嫂子不要你的东西,只要你快快乐乐,平平安安。
小贝:那把东西还给我,我就快乐了。
掌柜的:那种快乐是短暂的,对咱们女人来讲,真正的快乐就是嫁个好男人,然后一生一世的伺候他。(走到桌前,坐下)
小郭:这话我不同意啊,为什么不是他伺候咱们呐?
掌柜的:看到了吧,这就是她嫁不出去的原因。(倒水)
小郭:(喝水)追我的人多了,我是挑花了眼。
小贝:(怪调)是吓破了胆吧。
小郭:(咬牙)你什么意思啊?
小贝:你自己说的呀,别人在后面追,(边说边走)你就在前头逃,一边逃还一边嚎,快来救救我啊。谁要救了我,我就嫁给谁,不管是瞎子聋子瘸子疤子,哎呦HOHO~(大笑)
小郭:(拍桌子)够了。(楼下有声音传上来)不会吧,(凝视自己的双手)我的隔山打牛终于练成啦?(又传来些声音)
掌柜的:(起身)快走。(三人出门)

【大堂--日】

小六背着铁链,手舞钢刀,吓得食客们缩成一团。

小六:(冲食客们)快说,姓嘛,叫嘛,(走来走去)从哪儿来,到哪儿去,谁能证明,要不然我铐了你们我。(坐在门口)
掌柜的:(下楼)展堂,这是干啥呢嘛这是。
老白:喝多了。
掌柜的:(急)哎呀,你还坐着,咋不拦着他呢?
老白:(端起碗)我拦啥呀,就喝了半碗。
掌柜的:(走到食客身旁)真是的,小六儿。(刚到门口,小六挥刀,掌柜的推后)他们可都是店里的客人,跟你师傅都也挺熟的。
小六:(双眼紧闭)既然跟我师傅熟,谁能说出我师傅的尊姓大名。我就放他走,(无人应答,有些得意)说不上来了吧。
小郭:喂喂喂,你有完没完?你信不信我排你啊?
小六:(起身)你还敢恐吓本捕快,(冲食客)没你们事儿了,走。(冲小郭,挥刀)你留下。
小郭:你怎么着?你还想砍我?来来来来。
小六:我铐了你,我。(上手去铐,众人拉扯起来,老白拉小六走,却真的铐住了小郭)我怎么真把你铐上了?
小郭:(厉声)你敢铐我。
小六:(拍拍头)喝多了,我我我给你想法打开啊。(掏钥匙)
小郭:不行,燕小六,燕捕快,你把话给我说清楚,(坐在榆木主人座)我犯了什么罪,凭什么铐我?
小六:我不是故意的,刚才的情形你也看见了,帮我求求情啊。(冲老白)大哥,(老白转身)大姐,大嘴,大秀才。(个个转身,冲小贝)大妹子。
小贝:想让我帮忙?
小六:想想想。
小贝:有个条件。
小六:您说您说。
小贝:你那铐子借我玩两天。
小六:胡闹嘛,铐子能随便借你玩吗?
小贝:那算了,小郭姐姐,他早就跟我说了,像你这号人,就得铐一铐,杀杀威风。
小郭:(起身)我跟你拼了。
小六:(撸袖子)我跟你拼了。(众人又拉扯到了一起,结果小六和小郭与楼梯栏杆锁在了一起)
小郭:活该。(坐楼梯上)
小六:(怒)你们敢铐我。
老白:不是我,(指小郭)是她。
掌柜的:俺们都不是故意的。
老白大嘴:不是故意的。
小六:(厉声)不是故意的,这铐子能自己长我手上来?
掌柜的:这叫做啥话嘛,刚才的情形你又不是没有看到,大家闹着玩滴嘛。
大嘴老白:闹着玩的。
小六:(不依不饶)堂堂的朝廷官员,是让你们铐着玩的嘛?
老白:(拍小六的头)啥时候成了朝廷官员了你。
大嘴:你不就是捕快吗?
掌柜的:不要拿捕快不当干部,燕捕快。
小六:啥也别说了,今天找不出铐我的理由来,(拿出刀鞘)哼,这事儿没完。
老白:(高声)那你还让不让我们活了?
大嘴:是啊。
小六:(坐地上)你们要能找出铐我的理由来,这事儿就算完了,找不出来我就哪也不去了,就在这儿呆定了。
掌柜的:(拾起刀鞘,交给小六)那你还让我们做不做生意了?
小六:找不出铐我的理由来,你就等着到大牢里做生意吧。渴了倒水。
众人:小郭。
小郭:我铐……着呢。
掌柜的:额去额去。(晚饭后,给小六送水)来喝,慢点喝慢点喝,不要呛着了。
小郭:我也好渴啊。
小六:(将茶碗递给小郭)给你。
掌柜的:燕捕快,你还没有娶亲吧?
小六:你不都知道吗?俺娘说了,当上捕头给我物色一个。
掌柜的:那得等到啥时候去啊,(小六瞪掌柜的)额是说,趁着年轻,工作不忙,赶紧把事情办了吧。
小六:我倒是想跟谁啊?
掌柜的:你这个条件,谁不想嫁啊,你就跟额说,只要你肯这件事情就包在额身上。
小六:(高兴)真的?
掌柜的:额啥时候骗过你呀,那你都喜欢什么样子的?
小六:我喜欢那种眼睛大大的,睫毛长长的,鼻子高高的,身材小小的。
小郭:(调侃)耳朵软软的,牙齿白白的。
小六:对对对,你怎么知道的?
小郭:你说的那是驴。(掌柜的使个眼色)
掌柜的:小六,燕捕快,你说的这个,额还真有个合适的人选。要不额现在就带你看看去。
小六:还是改天再去吧。
掌柜的:为啥嘛?
小六:你们还没找出铐我的理由来呢,我怎么能走。
掌柜的:那你就铐着吧,憋死你。(刚刚入夜,众人商量已定,老白使个手势)
大嘴:(大叫)啊……
掌柜的:小六快跑,小六。
大嘴:我砍死你这小畜生。(提着菜刀)
老白:(拉住大嘴)大嘴,人家是朝廷的人。
大嘴:你放不放手,你放不放。
老白:我不放。(大嘴砍掉老白的右手,来到小六身边)我最得意的,能吃饭能拿刀的右手啊。(跑向后院)
掌柜的:展堂保重。
大嘴:(拿刀奔小六而来,小六十指塞进嘴巴)燕小六,你还说你是个捕快呢。你看你着怂样,回家喝奶去吧。
小六:(起身,怒)李大嘴,你说嘛呢?好,你今天要不砍死我,我就不是燕青的第十九代玄孙……来吧。
大嘴:我改天我再砍死你。(众人撤)
小六:改天你再坐大牢。
小郭:哎,你怎么不害怕呀?
小六:我不表示我害怕了吗?(十指塞嘴)这多像。他们演的太假。
小郭:(笑)呵呵,你早就看出来了?
小六:一直没戳穿,就想看看他们,到底玩出嘛花样来。

【厨房--夜】

众人偷听中。

大嘴:哎呀妈呀,我把嗓子喊哑他都不信啊?
老白:杀人不行,咱就放火。
掌柜的:那把房子点了咋办?
秀才:没事儿就来点儿小烟。
小贝:我来点。
老白:行动。

【大堂--夜】

小郭小六二人聊天。

小郭:你,你以后也许会是个好捕快。
小六:现在不是吗?
小郭:差的远咧,什么味儿啊?
小六:好象嘛东西烧焦了。(掌柜的从厨房跑来)
掌柜的:(大叫)着火啦,快跑。(众人高喊“着火啦”拿着各种各样的东西跑出客栈)
小六:(满屋子的烟)你信吗?
小郭:不信,戏太假了。
小六:我也不信。(二人坐下)

【客栈外--夜】

众人偷听中。

大嘴:(拍老白)哎哎哎,说啥呢?
老白:说咱戏太假。
秀才:演成这样不错了,这年头哪有好演员呐。

【大堂--夜】

小郭:哎,你说要真着起火来,咱俩怎么办?
小六:真着火了,拿刀砍啊。
小郭:砍哪里呀?
小六:砍栏杆。
小郭:栏杆要砍不断呢?
小六:那就照着儿砍。(晾出胳膊)
小郭:(惊)照这儿怎么砍?
小六:把手砍了你不就能逃命了吗?

【客栈外--夜】

掌柜的:哎呀,里面说啥了嘛?
老白:好象小六让小郭把他手砍下来。
大嘴:啊?那咋办啊?
老白:赶紧进去呀,小郭要是真动手,咱全完了。
大嘴:她真能砍啊?

【大堂--夜】

小郭:哎,你还挺大公无私的嘛。
小六:那是,身为捕快心系百姓,一只胳膊算得了什么。
小郭:行,有种,我记你这个人情了,就当你已经为我砍了一只手。

【客栈外--夜】

大嘴:赶紧的呀。
秀才:(咬牙)她居然说她领他这个情?
掌柜的:呀,这样的男人才叫爷们儿。
秀才:不行,我得进去问问。(老白拉住秀才)
老白:大嘴,再听听。他又说啥了?
大嘴:小六说,如果我不死,就是他们死。
掌柜的:哪个他们呀?(想了想)额们彻底完啦。
小贝:完不了,大不了我去顶罪好了。
掌柜的:你就不要再捣乱了。
小贝:我没有在捣乱啊。我是在报答你对我的养育之恩。
掌柜的:小贝,你终于长大了,嫂子也算没白疼你。
小贝:那这个表现算好吗?
掌柜的:算呀。
小贝:那就把东西还给我。
掌柜的:啥东西?
小贝:你自己说的只要我表现好,就把礼物还给我,拿来吧。
掌柜的:去。(冲大嘴)里边还说啥呢?
大嘴:人生和理想。

【大堂--夜】

小六:我的理想,是当一个好捕快。
小郭:你已经是一个好捕快了呀。我爹说过,一个好捕快,就是不能让好人受一点儿委屈。也不能让坏人尝一点儿甜头。
小六:恩,你能把我个忙吗?
小郭:帮什么忙?
小六:你先把眼睛闭上,我再告诉你。
小郭:(害羞)好吧。(小六脱掉上衣)
小六:好吧,来吧,睁眼吧。(小郭噘着嘴)你噘嘴干嘛?
小郭:(睁开眼)啊啊,你无耻。(打小六一耳光)
小六:(急)你打我干嘛?
小郭:你说呢?
小六:(太委屈)我后背痒痒。想请你帮忙,一次挠个痛快,你就打我。
小郭:对不起啊,哪儿啊。
小六:上上上,下下下,左左左,右右右。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左三圈右三圈。(二人一起唱起来)脖子扭扭,屁股扭扭,…………做运动。(秀才及众人推门而入,秀才指着他们)
秀才:你你你,还有你。你把我带走吧。
小六:带你去哪儿啊?(穿上衣服)
秀才:衙门啊。是打是骂,是关是罚随你便。
小六:对不起,我帮不了你。
秀才:为什么?
小六:因为我是一个好捕快,一个好捕快,绝不能让好人受半点委屈,也不让坏人尝半点甜头。
掌柜的:也就是说。
小六:这个事儿就这么算了。谁来把这链子弄开?
老白:我来。(准备拔赤焰刀)]
小贝:别动,(抢下刀)砍坏了怎么办?
老白:砍不坏,这把刀削铁如泥,吹毛立断。
掌柜的:小贝,把刀放下。
小贝:凭什么,这把刀是我的。
掌柜的:你的你的,是你的呀。(抢下刀)但是等你长大之后才能给你。
小贝:我已经长大了呀,(垫脚)你看。
掌柜的:(一把按下去)你真的想要这把刀?
小贝:嫂子,我跟你说,这不是刀而是我的第一份礼物。你老说等你长大等你长大,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啊,我除了那床破被子以外什么都没有。你看人家邱小东,连金库钥匙都归人家管。
掌柜的:那是因为人家小东懂事。
小贝:难道我不懂事吗?难道我连自己的东西都管不好吗?我连这点信任都得不到吗?嫂子。
掌柜的:(看看众人,老白摸小贝头发)小贝,这件事情是嫂子不对,确实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从现在起,你的东西全部由你自己处置。
小贝:(笑)恩,嫂子谢谢你,(拿起刀)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掌柜的:嫂子相信你啊。
小贝:(把刀给老白)拿去吧,轻点儿砍啊,砍坏了你赔。
老白:哪那么多废话,闪开。(准备要砍)
小郭:小心一点儿啊。(砍断链子)
众人:断了断了断了。(众人看看刀)
掌柜的:真是把宝刀啊,莫掌门。(小贝笑)

【大堂--日】

众人干活中。

老白:客官,里边请。
小郭:(活动一下筋骨)哎,我那个铐子你们给我放哪儿了?
大嘴:(擦桌子)都断成两截了,还有啥用啊?
小郭:当然有用了,也算没白冒这个险嘛。
老白:冒啥险了?那火又没真烧起来。
秀才:(冷冷的)要真烧起来倒还好了,看他还敢不敢那么镇定自若。
掌柜的:秀才你这个人就是酸滴很。(老白笑,小贝手拿着糖走进客栈)小贝站住,哪儿来的关东糖?
小贝:我同学给的。
掌柜的:哪个同学?
小贝:说了你也不认识。(想回自己房间)
掌柜的:老白。(客栈外传来小六喊声“站住,听见没有”一小贩声音“大人这刀真是我换来的呀”众人连忙跑出客栈)

【客栈外--日】

小六:几跟关东糖,就换了这么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刀,你当小爷没做过生意,啊?(抢下刀)说,从哪儿来的?
掌柜的:(一把夺过小贝手中的关东糖,扔在地上,踩几脚)莫小贝,额让你吃。
小贝:你自己说的我东西都由我自己处置的。
掌柜的:(气)额让你处置。(伸手打小贝,小贝跑回客栈)
小六:走走。(将小贩铐起)我再问你最后一遍,说不说?
卖糖人:大人,我冤枉啊。
小六:知道嘛叫好捕快吗?绝不让好人受一点儿委屈,也不让坏人尝一点儿甜头。说不说,跟我走。(小贩逃跑)呦呵,你还敢拒捕。好啊,(拔刀)帮我照顾好我十八姨太她未来的婆婆。
众人:(掐起指头算)你妈。
小六:对,看刀。
众人:刀下留人。(追了上去)

【暗恋记】

小郭与秀才下棋,你下一子,我下一子。无双也来了,幻想着他和秀才下棋的情形。大嘴又来了,幻想着和无双下棋的情形,无双表情冷漠,大嘴还极不好意思。

【大堂--夜】

小郭想着那晚的情形。

小郭:哎呀,你说你也是的,你大白天带个铐子你吓唬谁呢?
小六:(拿起一把刀)给。
小郭:你以为这是屠龙刀啊?
小六:我没让你砍铐子,
小郭:那你什么意思嘛?
小六:来照这砍。(晾出胳膊)手起刀落,不会很疼的,要不然咱俩谁都逃不了,快快快。
小郭:你你你,咳咳。
小六:没用,我自己来。(准备砍)
小郭:(抢下刀)哎哎,拿过来。
小六:又怎么地了?
小郭:我留下来陪你。
小六:你可想好了,你连人都没嫁过呐。
小郭:你不也没娶过吗?
小六:好,今天我就豁出去了。(扔掉刀)我就舍命陪淑女了。
小郭:小六。
小六:小郭。(二人手拉在一起,二人凝视五秒)你能帮我个忙吗?
小郭:(不情愿)不会又是挠痒痒吧。

【小贝小郭房间--夜】

小郭:我有那么大魅力吗?
小贝:(说着梦话)有……我有钱,先给我来十串糖葫芦。
小郭:又说梦话,十串你吃得完吗你,(拿起镜子,唱起来)魔镜魔镜告诉我,小六要的是什么。
小贝:你……就是你把钱交出来。
小郭:哟,还敢抢钱了,太不象话了。(拍小贝)醒醒小贝,小贝。
小贝:怎么了?
小郭:老实交代,刚才梦见啥了?
小贝:我梦见,我去买糖葫芦,摆摊那老头收完钱他不给我东西。
小郭:喔,这么回事,那是得抢。你继续睡吧。
小贝:(急)你就为这事把我吵起来啊?
小郭:行了行了,别生气了,明天赔你一串糖葫芦啊。
小贝:不行,两串。一串糖山药,一串糖葫芦。
小郭:行行行,那你得先答应我一件事儿。
小贝:什么事儿?(小郭悄悄的说着)

【大堂--日】

小郭焦急的等待着,小贝坐在榆木桌前倒茶。

小贝:(不耐烦)哎呀,小六还来不来,不来我上学了啊。
小郭:(奔到小贝身边)小贝小贝,来了来了,好好问啊,问出来有奖。
小贝:(拉住小郭)小郭姐姐,那个第一个问题啥来着?
小郭:笨死了,如果我和你师傅同时掉进水里,你先……什么味儿啊,这是?
大嘴:(拎着泔水桶走从后院来)泔水味儿,好好的泔水车,非不让进城了,这不活折腾人嘛。
小六:(进客栈)这不为了环保嘛,省得味大,哩哩啦啦熏人。
大嘴:那你就不怕累人呐?要不你来,站着说话不嫌腰疼。(拎着桶出客栈)
小贝:(拉着小六)小六哥你有空吗?我想采访你。
小六:采访?嘛意思?
小贝:就是问问题。你先坐,你先坐。(二人坐下)第一个问题是,如果我和你师傅同时掉进水里,你先救谁?
小六:你说嘛玩意儿?(小郭干咳)
小贝:你先等着啊。(走到小郭身旁)
小郭:(拍小贝头)笨死了小贝,不是你,是我,我。
小贝:我说的就是我呀。
小郭:(急)不是我,是小郭。站在你面前这个人,明白了吗?
小贝:噢。
小郭:去吧,去吧。
小贝:小六哥,你再过来一下。你坐你坐,(二人坐下)我再问你啊,就是小郭姐姐和你师傅同时掉进水里,你先救谁?
小六:你嘛意思啊?
小贝:没什么意思啊,你到底先救谁嘛?
小六:(紧张)是不是我师傅出嘛意外了?
小贝:(看着小郭)是不是啊?
小郭:嗨。(挥手)
小六:嗨。(起身走到小郭身旁)我师傅到底怎么地了?
小郭:我哪知道他怎么地了?
小六:那她为嘛问我这个问题?
小郭:她问你,你问我干嘛呀。
小贝:不是我,(指小郭)是她让我说的,跟我没关系啊。(拿包就奔客栈外跑)糖葫芦我不要了,你们俩慢聊,我上学去啦。
小六:(厉声道)郭芙蓉,(哀求)我师傅到底怎么地了?(恐吓)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小郭慌乱)
小郭:我我……我就不说。
小六:(拔刀)你说不说?
小郭:不说不说就不说。你有本事砍我好了,你砍死我,砍死我。
小六:(下跪+哭求)我求求你了,郭小姐,我师傅到底怎么地啦?是死是活,你倒给我个准信儿。
小郭:起来先。
小六:(掌柜的下楼)郭女侠,我就这么一个师傅啊。
掌柜的:咋了这是,小六。
小六:你问她吧。
掌柜的:你欺负她咧?
小郭:我……我懒的跟你解释了。(回后院)
小六:你告诉我。佟掌柜。
掌柜的:小六。姐在呢。姐在呢,哎呀,这个死小郭,真是的,坐下慢慢说。咋了?(小六号啕大哭,掌柜的捂住他的嘴)不要哭了,额找她去啊。你不要哭,额这儿还要做生意。听明白了没有,(走向后院,冲食客们)不好意思啊,慢吃啊。(小六继续哭)

【后院--日】

小郭柱住条扫,颠着脚。老白和掌柜的坐在井上,老白腿上放着簸箕,挑着里边的苞米。

老白:咋的这是,羊颠风又犯了?
掌柜的:可不敢让秀才听见,要不又把筷子塞她嘴里。(小郭闻言停止了晃动)就为了这个事儿呀。
小郭:(坐磨盘边)怎么?不可以啊?
掌柜的:不是不可以,就为这,(顶展堂一下)展堂你倒是说话呀。
老白:你要想知道小六喜不喜欢你,你直接问不就完了吗?
掌柜的:对呀。
小郭:(害羞)那多不好意思呀。
老白:你不好意思啊?那我给你问去。
小郭:别别别,要问岔了又招出什么事来。
老白:岔不了,我直接问小六,小六啊,喜不喜欢我们小郭?
掌柜的:对呀。
小郭:他要说不喜欢怎么办?
掌柜的:那你不就知道答案了吗?
老白:你是不是怕小六不喜欢你呀?
小郭:不可能,他要不喜欢我,他会为我砍手吗?
老白:换一个人照样儿,说不定剁脚都行呢。(小郭比画给老白两耳光)
掌柜的:你不信?那咱试一试。
老白:试试。
小郭:怎么试?
掌柜的:方法你不要管,只要能证明小六不喜欢你,就算俺俩赢。
老白:对呀。
小郭:那他要是喜欢我呢?
掌柜的:就算你赢嘛。放你一个月的探亲假。
老白:放她一个月。
小郭:(起身)这可是你说的啊。
掌柜的:额说的呀,但是要是你输了,以后泔水桶归你倒。
老白:你倒啊。
小郭:那大嘴干嘛呀?
老白:他拎不动,现在泔水车不让进镇。从咱这儿到镇门口一里多地呢。
掌柜的:对呀。
小郭:那就跟小六商量商量嘛。
掌柜的:商量不早商量啦?还用你说,小六那个怪脾气。
老白:就是。他那怪脾气。
小郭:什么怪脾气,那是原则。
掌柜的:(不屑)原则。你赶紧想想办法,把你那个傻问题遮过去吧。
老白:赶紧想吧。(小郭又开始颠脚)
掌柜的:羊颠风又犯了。

【大堂--日】

掌柜的老白小郭小六围坐在榆木桌前。

小六:(拿着张纸)一果。
老白:一颗,一颗。
小六:一颗陆户习习门。
老白:(抢下纸)这咋整的,不认字。来来来。一颗六扇门新星的诞生。
小六:这嘛意思啊?
掌柜的:小郭那个问题呢,是想从人际关系和专业知识方面,对你进行一系列的测试。
小郭:对,如果通过了,就说明你是个好捕快。
小六:你早说呀,瞧把我吓的,你赶紧吧。
小郭:还是原来那个问题,如果我和你师傅同时掉水里,你会先救谁?
小六:那肯定先救你嘛。
小郭:(高兴)我的问题问完了。
小六:我师傅他会狗刨。如果不会就对不起啦。
白铜:恩。
老白:他的问题答完了。
小郭:无所谓,那毕竟是人家师父呀,呵,下个问题。
老白:第二个问题啊,在这世上你最最喜欢谁?
小六:那还用问嘛,我师父啊。
小郭:除了你师父。
小六:那就是,我七舅姥爷,他三外甥,还有我四姑,四婶,他小堂弟,还有我十六姨她第二个老公的小姨子第三个妹夫。
小郭:哎呀够了,除了你们家亲戚,沾一点亲的都不行。
小六:沾亲不行,那可就得想想了。
掌柜的:那你就在咱镇上找。
老白:对呀。
小六:那就是二丫了。
小郭:(急)谁?
小六:东街宋寡妇她闺女,养那条狗。
众人:啊?
小六:逮谁咬谁,就不咬我,跟我好极了,(看看众人) 必须得是人吗?
众人:废话。
小六:那可有点麻烦了。
老白:不麻烦,就在我们店里找。
小郭:对呀对呀。
小六:在你们店里找,那就是…老白。
掌柜的:必须得是女的。
小六:那就是你。
掌柜的:啊?
小郭:必须得是姓郭的,下个问题。
老白:第三个问题啊,你最想和谁共进晚餐,必须是我们店里的啊而且是女的。
小六:用不用姓郭?
小郭:(没气)不用。
小六:那就是佟掌柜呗。
小郭:(气急败坏)为什么呀?
小六:跟你吃饭不用付帐。
老白:你不傻啊。
小六:那嘛,我还得巡街。回头再聊啊,留步诸位留步。(小六出客栈)
掌柜的:(得意)咋样?认输了吧。
老白:认输了吧。
小郭:(不服)他这叫欲盖弥彰,越喜欢谁,他就越说不出口,否则他为什么要逃。
掌柜的:啥话都让你说了,那让俺们说啥呀?(老白“恩”)
小郭:你们就不用说,光看就行了。
老白:看什么?
小郭:哼,醋海翻波。(甩甩抹布)

【大堂--黄昏】

秀才在算帐,掌柜的进客栈。

掌柜的:来了来了。
老白:(出门)六啊,来来。走这么快上哪儿去啊?
小六:你有嘛话说说,你别老拉拉扯扯的行不行?
老白:喝杯茶不行啊?
小六:我衙门里还有事儿,我得赶紧回衙门。
老白:六儿,这点儿面子都不给?走走走,进屋喝杯茶,喝杯茶。(拉小六坐下)
小六:你们赶快点儿,我真的赶时间。
掌柜的:快滴很,水正在烧,稍等片刻,啊。(干咳一声)
小郭:(撩撩头发,温柔语调)秀才,还没有算完呢?
秀才:就快算完了,你有什么事儿吗?
小郭:也没什么事,就是想跟你聊一下下嘛。(推推秀才)
秀才:你能等我算完帐再聊吗?
小郭:不行嘛,人家都巴巴等了你一下午了,就是想跟你说说话了啦。
秀才:你,这个……
小郭: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就是看我干活累了,想过来给我捶锤腿嚯。
秀才:不是的。
小郭:你知道吗,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你这种含蓄而内敛的性格。
秀才:我是说真的。(小六傻笑)
小郭:你从来不会说假的,这是我最喜欢你的地方。
秀才:你,你裙子脏了。
小郭:啊……啊?哎,怎么会这样子啊。
秀才:你坐的地方有块墨迹,我刚才就想跟你讲,一直不让我说(小六乐了)
小郭:那,那你会帮人家洗吗,不用说了,我知道你的答案。
秀才:那好啊好啊,呆会你自己洗完裙子之后啊,就帮我把这个桌子也擦一下下,谢谢你了啊。
小郭:啊?(秀才走向后院,嘴里唱着“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六笑的更开心了,小郭无奈,走向自己房间,对食客)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还看。
小六:(不乐了)水呢?
掌柜的:早着呢,还在烧着,要不先回吧。
老白:回去吧。
小六:说嘛呢?让我喝茶,茶也不上来,让我看了半天白戏,也听不懂说的嘛,这不坑我嘛?
掌柜的:实在对不住了,要不晚上再来啊,来吃晚饭啊。(小六出门)
小郭:(奔回大堂)哎哎?他怎么走了?
老白:在这儿没翻起波,人家回去翻去了。
小郭:(倒水)这招不行,我就再用一招。
掌柜的:(惊)还有一招?
小郭:最后一招呗,不成就算了。我就不信他的心是铁打的。(掌柜的老白面面相觑)

【大堂--夜】

老白掌柜的小郭三人站在楼梯后商量着。

小郭:先说好,到什么程度才算?
白铜:你说你说。
小郭:以小六的性格,要他亲口说出来恐怕不太现实。
老白:那他不说,我们怎么知道呢?
小郭:你呆会再看嘛,你说,他一会儿动手了,那算不算?
掌柜的:废话,你抽他一耳光,他不动手才怪呢。
老白:就是。
小郭:哎呀,我说的不是那个动手。(傻笑)
掌柜的:你脑子是不是长东西了?
小郭:行了行了,你就睁大眼睛看郭女侠的魅力吧。
掌柜的:那可是小六啊。
小郭:(拎着酒壶走向小六)小六你等急了吧。
小六:他们人呐?
小郭:他们有事儿,咱们先吃。
小六:咱们先吃,不太好吧,等等他们吧。
小郭:放心,用不着你掏钱。来来来,先喝一杯。
小六:我不喝酒了。
小郭:不喝酒啦,行啊,吃菜好啦。(夹一口菜,送到小六嘴边)来张嘴。
小六:我自己夹我自己夹。(顶飞小郭的筷子)
小郭:哎呀。
小六:怎么的了?
小郭:筷子掉地上了。
小六:(递个筷子笼)换一双,给。
小郭:不要嘛,我就要这一双。
小六:那你捡起来呗,就在你那儿呢。
小郭:人家腰疼了啦。
小六:那就像我这样,扎个马步,再使个手捞,你胳膊长,准能捡得到。
小郭:胳膊酸了啦。
小六:那就用脚夹,拿两脚一夹,哎,一接,嘿,连腰都省得弯了。
小郭:你就不能帮我捡捡。
小六:行行行,我帮你捡我帮你捡。
小郭:那还差不多,(小六去捡,小郭踩上)诶。
小六:你脚踩着是嘛意思啊。
小郭:(小六再去捡,小郭又踩上)没什么意思啊,诶。
小六:躲开。
小郭:哦,(小六第三次捡,小郭再再踩)诶。
小六:(照着小郭脚面,狠锤一下)我打死你。
小郭:哎哎哎,哎哟,你什么意思啊你?
小六:你什么意思,看不起我就直说,没必要拐弯抹角羞辱我。
小郭:谁羞辱你了?
小六:少来这套,你自己心里清楚。大不了以后不来了。(小六出门)
小郭:你爱来不来。
老白:(二人看了半天热闹,做这奇怪动作)我打死你,我打死你。(小郭回后院,二人走到桌前坐下,掌柜的给老白倒酒)

【小贝小郭房间--夜】

小贝写着作业,小郭在炕上揉着脚。

小郭:什么人呐这是,什么人呐这是,什么人呐这是。(掌柜的进屋)
掌柜的:还在生小六的气吧?
小郭:我犯得上跟他生气?
小贝:嫂子你过来看,(拿起张纸)每一道呢,就代表一句“什么人呐这是”。
掌柜的:额知道了,你先出去啊,哎呀,额跟你小郭姐姐聊两句话嘛。听话啊。
小贝:恩。(出屋)
掌柜的:哎呀,喜欢不喜欢,是不能强求滴。
小郭:谁强求啦?我又不喜欢他。
掌柜的:那你折腾个啥嘛?
小郭:我折腾,是因为我跟你打了赌啊。
掌柜的:你嘴还挺硬的。额一直想问你一句话啊。如果没有那天的砍手事件,你还会喜欢他吗?
小郭:(想了想)应该不会吧。
掌柜的:那就说明你不喜欢他。
小郭:为什么?
掌柜的:因为,如果一个人他让我感激,额愿意把命都交给他;如果一个人让额感动,那额就愿意把自己都交给他,明白吗?(小郭摇头)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小郭:哎,掌柜的,我想求你帮我个忙。
掌柜的:帮啥忙?
小郭:明天我想试最后一次。
掌柜的:(惊)还有最后一次啊?(小郭撒娇)你试你试,不要伤心就行了啊。
小郭:我心里有数的。你就帮我绣一个荷包,就绣鸳鸯,我想把他送给小六 。要是小六收下呢,就算我赢了。要是小六不收的话,就算你赢。
掌柜的:(二人握手)恩,那就预祝你成功。哎,走咧。
小郭:绣好看一点儿啊。什么人呐这是。(傻笑)

【大堂--日】

小郭在等待着。

老白:从开门一直望到现在,你说你不累呀,啊?
小郭:(不耐烦)人家找他有事儿嘛。
老白:呦呦,现在连人名儿都不说了,直接成他啦,(港台腔)他好啦,他干嘛了啦。他冷了啦,他饿了啦。
小郭:排山倒海了啦。
老白:(一个侧身躲过)没打着了啦。
小郭:什么味儿啊。(一回头看见大嘴,面无表情)
大嘴:还是泔水味。(老白小郭跑进客栈深处)再这么折腾下去,我这条胳膊算废了。
小六:(进客栈)就当锻炼身体了,(捏鼻子)生命在于运动。
大嘴:那你咋不运动运动呢?(捏鼻子)站着说话不嫌腰疼,要不你拎。
小郭:(三人都捏着鼻子)小六你来啦。
小六:来了,怎么着?
小郭:你怕什么呀?我又不打你。给。
小六:嘛玩意儿?
掌柜的:这是小郭给你绣的荷包。(老白一手抢过来)
小郭:干啥呀?
老白:哎呀,行啊,小郭,还学会绣企鹅了。
掌柜的:(夺过荷包)这是鸳鸯,小六,鸳鸯。
小六:对不起,我不要。
小郭:为什么?
掌柜的:为啥呀?
小六:因为,我是个捕快。
小郭:捕快怎么了?
小六:这两天,你们想干嘛,我心里一清二楚。(小郭害羞)不就是泔水车不让进城的事儿吗?(小郭惊讶)那是现行的规定,谁也别想走后门。
掌柜的:(急)谁谁想走后门啦?
小六:不想走后门最好,我燕小六虽然说脑子笨。但是并不糊涂,从我当捕快的第一天起,就给自己立下了规定,一不收礼,二不讲情,三不吃请。小恩小惠想通路子,简直白日做梦。(老白手指小六)美人计,想都别想。
小郭:我输啦,但我输的心甘情愿。(坐下倒水)我终于知道感激和感动的区别啦。
掌柜的:那感情好呀,预祝你下次成功。(递给小郭荷包)
小郭:我宣布,从今天起,所有的泔水都由我来拎。
小六:你要嫌累,我可以帮你拎,(小郭干咳,有些高兴)但泔水车,打死也别想进城。
白铜:不进不进,打死也不进。
小六:还有上次那测试没做完,可以继续做吗?
老白:没问题啊,上次做到哪道题?
小六:最想和谁共进晚餐。
老白:下一道题,你最想和谁共渡余生?
小六:(小郭露出期待的眼神)还得从你们店里选吧?
老白:对呀。
小六:那就……小郭吧。(小郭笑的合不拢嘴,只好用手捂住,跑向后院)
老白:小六啊,你为啥要选小郭呢?
小六:她为了我连泔水都拎了,我再不选她,她非得咬死我,下一道题。
掌柜的:可怜的小郭啊,感情的路,(面向老白)慢慢熬吧。
老白:最终熬成了芙蓉婆。
小六:你说嘛呢?(二人露出了鄙视的眼神,小六露出费解的眼神)

本回完

下回书

李大嘴苦练降龙掌 郭芙蓉难逃生死劫

武林外传SF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