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十九回 李大嘴苦练降龙掌 郭芙蓉难逃生死劫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十九回 李大嘴苦练降龙掌 郭芙蓉难逃生死劫 【文字剧本】

第十九回 李大嘴苦练降龙掌 郭芙蓉难逃生死劫

佟湘玉——闫妮
郭芙蓉——姚晨
莫小贝——王莎莎
白展堂——沙溢
吕秀才——喻恩泰
李大嘴——姜超
诸葛先生——王向明

【大堂,日】
(郭芙蓉一边自己斟茶,一边向观众介绍情况)
郭芙蓉:俗话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李大嘴啊,就是这么个人。有一天,大家固然发现他不见了,而厨房的门还紧锁着,这后边的事就更蹊跷了,您往下看

【后院,黄昏】
(众人摆好pose)
吕轻侯:(目光从厨房门上收回)怎么办?
郭芙蓉:谁动手?
(湘玉转视展堂,展堂收剑回鞘,将剑递给湘玉)
白展堂:找个心狠手辣的
佟湘玉: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递剑给小郭)
郭芙蓉:为什么是我?
佟湘玉:因为我们都不会使剑,再说了,你不是一直以拯救苍生为己任吗
郭芙蓉:(接过剑)既然这样,那我就只好――(拔剑起势)
吕轻侯:好剑法,绝了
莫小贝:她还没动手呢
吕轻侯:静若处子
(郭挽了个剑花)
吕轻侯:动若脱兔
郭芙蓉:拿着!(把剑鞘扔给湘玉)
佟湘玉:给小郭让路
吕轻侯:加油,我们支持你
(郭拿了一个萝卜,背对众人,开始削皮)
郭芙蓉:所谓剑走轻灵,刀行厚重,这套奔雷剑法是我娘亲手传于我的,耍起来就一个字——快!
(回身,手中拿着一个萝卜块)
佟湘玉:(惊讶)这就是你娘的剑法
郭芙蓉:不许骂人
佟湘玉:这就是你娘的剑法
郭芙蓉:你还骂
佟湘玉:这个奔雷剑法不是你娘教的吗
郭芙蓉:(吃萝卜)这可不能怪我(用剑戳锁)这都是李大嘴造的孽,走就走呗,还锁什么门
佟湘玉:哎呀,这个死大嘴,到那儿去了?展堂,实在不行,你就——(手上做撬锁的动作)
白展堂:大白天我就,我不想活了?
佟湘玉:这是咱自己的锁
白展堂:自己的也不行,万一被人抓住了,不把我活逮了
郭芙蓉:谁敢逮你,谁敢逮你我就叫小六逮他
白展堂:不是每个男人都惧内的
郭芙蓉:什么意思啊
白展堂:你是不是上次和小六铐出感情来了
郭芙蓉:胡说,谁谁跟他铐出什么感情啊
白展堂:哎,那脸红什么呀
郭芙蓉:有吗,哪有脸红啊
佟湘玉:(笑)脸红怕啥嘛,我要能被铐一下,死了也甘心
吕轻侯:为什么呀
佟湘玉:你想嘛,有一个男人甘愿为你显出一只手,你能不心动吗?谁能为我献出一只——(目视展堂)
白展堂:(迅速抱在胸前,藏起两只手)加入生命是偶然的邂逅,那么死亡就是必然得分手
郭芙蓉:哎,老白,你敢咒我!
白展堂:谁咒你了,我说什么了(小郭摩拳擦掌)干什么呀你,干什么呀,燕小六媳妇要发威了啊!有没有人管,有没有人管?(小郭上前,欲动手,大家想拦)
郭芙蓉:(甩开众人)排山倒海!
(老白被打入厨房内)
佟湘玉:(推开小郭)干啥吗,你!(众人想进厨房查看情况)
白展堂:闪开!(提一石锁从厨房出)
郭芙蓉:这是个啥嘛
白展堂:石锁,屋里还有好多练武的家伙呢,进来看看(众人涌入厨房)

【大堂,夜】
(众人在大堂集合,严阵以待大嘴)
(大嘴从大门上)
李大嘴:干啥呢?
白展堂:李大嘴,今儿一整天了上哪儿去了
郭芙蓉:甭跟他废话,直接进入正题(把石锁提上桌面)
李大嘴:这玩意儿你从哪儿拿出来的
白展堂:老实交代,这石锁是干啥用的?
李大嘴:我练练臂力,以便掂勺
佟湘玉:(示意秀才)记下,绑腿呢?
(老白将绑腿扔在大嘴面前)
李大嘴:我练练脚力,以便跑堂
白展堂:小子还学会戕行了你
郭芙蓉:私仇改日再报,接着交代,砖头呢?(把砖头放上桌面)
李大嘴:我练练脑力,以便算帐
吕轻侯:用不着,我自己会算
佟湘玉:你这样说也不对嘛,这种活到老学到老的精神,大家都学着点
吕轻侯:我倒是想学,我就不明白,这砖头怎么练脑力啊
李大嘴:(举起砖头,起身)我练给你看啊,呀啊——
众人:住手住手,坐下,坐下
郭芙蓉:想死没那么容易
白展堂:接着交待问题(端上铁砂)这铁砂干啥用的?
李大嘴:这铁砂――
白展堂:嗯?干啥的?
李大嘴:你们猜是干啥的?
吕轻侯:糖炒栗子
李大嘴:(拍桌子)恭喜你,答对了,哎呀妈呀,不愧是有学问(擦汗)脑子反应就是快
郭芙蓉:好啊,最后一个必答题,你为什么要锁厨房?五秒钟之内开始回答,开始
众人:五,四,三,二,一
李大嘴:我我我不想让你们知道
众人:知道什么?
李大嘴:(愣住数秒)必答题已经没了呀(指小郭)你刚才说得呀,哈哈哈哈,这回该轮到我了(拍桌而起,指小郭)厨房门谁打开的?
众人:(指小郭)她
李大嘴:郭芙蓉我很你一辈子!
佟湘玉:你也不要很她,你老也不会来,大家都饿得不行
莫小贝:嗯,饿得我连作业都没写
众人:做作业去!
(小贝哭闹着从后院门跑下)
李大嘴:哎,郭芙蓉,我不给你留晚饭了吗,那么一大包呢
郭芙蓉:那不垃圾吗
李大嘴:嗯?
佟湘玉:小郭你,说你啥好
李大嘴:(指小郭)你说你这人,你说你还能干成点啥事
郭芙蓉:李大嘴!
李大嘴:咋的呀,想打我呀
郭芙蓉:我我我我打你干吗呀
李大嘴:别别别,想打你就来啊(演练几招)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打不死我,你就别号称练过惊涛掌,来!
郭芙蓉:这这可是你自找的,排排排山山山——
白展堂:葵花点穴手(把小郭点住)
吕:干吗下手那么重啊
李大嘴:你干啥呀,老白
白展堂:把你打坏了,谁给我们做饭吃
李:别呀,你把她解开,解开,今天她要打不死我,我跟你说,这饭我还就不做了
佟:(怒)你早就不做饭了,店里早就没有生意了,不做饭立即走人,立即走人!
李大嘴:掌柜的,掌柜的,你别生气,你想吃啥啊,炸鸡腿还是氽丸子,我给你做去
佟:监视他做饭!(对李连掐带辗)
白展堂:赶紧做饭去,别生气,消消气
(佟,白,李从后院下)
(小贝从后院跑上,看见被点住的小郭)
莫小贝:(乐的不停)小郭姐姐——

(一段时间后,众人吃完饭,在饭桌前)
白展堂:哎呀,这个人呐,就得先苦后甜啊(打嗝)不挨饿,不知道东西好吃,不受冻,不知道衣裳保暖
吕轻侯:你是保暖了,那边还冻着一个呢
白展堂:唉呦,我忘了(起身去给小郭解穴)老实点啊,葵花解穴手(小郭解穴)
郭芙蓉:我杀了你——(追了几步,倒在秀才身上)头好晕啊
吕轻侯:饿得,这是最后一个馒头给你留的
郭芙蓉:(一把夺过馒头,咬了一口)怎么是凉的?
白展堂:大嘴生你气了
郭芙蓉:他还敢生我气,我废了他我
白展堂:你废了他?你们往那看(厨房中,窗户上的身影表明大嘴正在练武)没练过几招的能有这架势?能有这气势?敢这么叫板?
郭芙蓉:他他倒是想练,谁教他啊?
佟湘玉:你不懂,真正的高人专爱挑那些笨徒弟教
吕轻侯:为什么呀?
佟湘玉:有挑战性嘛,宋朝有个郭靖,脑子笨得很,大字都不认识几个,出了门连东南西北都找不着,后来就碰见一个高人,叫叫啥七公的
吕轻侯:烧鸡公?
佟湘玉:烧七公不是烧鸡公,武功高的很,活活把郭靖给练出来了,那个掌法,恶得很,一掌过去,带着风活活能把树给拍断了
白展堂:大嘴要真能有这造化是好事啊,以后再打架,就不用我出手了
郭芙蓉:你就让他练,练好了再来找我,我随时奉陪
白展堂:你放心,他练好了第一个找的就是你
吕轻侯:(护住小郭)凭什么呀?
白展堂:凭什么?你天天让一个小的欺负着,你不找他算帐啊,啊?
(小郭手抖)
佟湘玉:哎呀,你不要再吓唬她了,有着闲工夫干点正事去
白展堂:干什么正事啊?
佟湘玉:过来我跟你说(老白附耳,两人窃窃私语)

【男寝,夜】
(秀才来回踱步,观察大嘴,大嘴正在洗脚,洗完拧毛巾)
李大嘴:看啥呢?
吕轻侯:手劲不小啊,大嘴
李大嘴:这算啥,我跟你说啊,我要动真格的,我能把这毛巾拧成抹布
吕轻侯:有区别吗?
李大嘴:毛巾是整的,抹布是碎的
吕轻侯:噢——
李大嘴:不信是吧?就这墙,我一掌上去准踏(作势欲拍)
吕轻侯:(伸手忙拦)别别别,拍塌了谁管修啊
李大嘴:这炕也能塌
吕轻侯:别别别,拍塌了你睡哪啊?
李大嘴:这桌子
吕轻侯:拍塌了我拿什么写字啊?
李大嘴:那那这门,这柜子,还有这窗户
吕轻侯:那都有用!
李大嘴:那你让我拍啥啊?
吕轻侯:你必须今天晚上拍吗?
李大嘴:必须要拍,我爆发了,要不我干啥啊?
吕轻侯:你坐啊,你坐(俩人坐下)洗洗睡吧啊
李大嘴:你啥意思啊?你就不怕我睡迷糊了我一掌伤了你?就我这铁掌要是挨上你,打你个鼻歪眼斜头破血流也就算了,万一打你个半身不遂大小便失禁,谁伺候你,啊?
吕轻侯:有这么严重吗?
李大嘴:你还不信,你看这柱子没有?我这一掌上去准塌(大嘴举掌要拍,秀才不动声色地看着)你咋不拦着我了?
吕轻侯:我怕你伤着我
李大嘴:没事儿,你离我远点儿就没事儿了
吕轻侯:我离你挺远的
李大嘴:秀才,以后谁欺负你,你跟我说,到时候我一掌拍死他(大嘴上床睡觉)
吕轻侯:Sweet dream, my hero
李大嘴:说啥呢?
吕轻侯:大侠晚安(翻身铺床)
李大嘴:晚安

【后院,日】
(小郭敛气凝神,面前放着砖头;秀才从男寝出,看见小郭)
吕轻侯:干什么呢?
(小郭练掌法,正排到身后的秀才,秀才倒地)
郭芙蓉:没事儿吧你,大哥,我正练功呢,你哪儿不站你非站我后面
吕轻侯:好掌法
郭芙蓉:(把秀才提起来)这算什么,我这芙蓉惊涛掌,要是练到第九层,哼哼
吕轻侯:你现在练到第几层啊
郭芙蓉:第一层
吕轻侯:哈
郭芙蓉:干什么?我这个年纪练到第一层已经很高了
吕轻侯:你一定要加紧练习,大嘴的武功,高深莫测
郭芙蓉:像他这种野狐禅,江湖上多得是,我就不信,一个半路出家的厨子,他还能敌的过我的芙蓉惊涛掌(作势要打秀才,秀才忙躲)
(展堂以轻功突然到达后院,然后坐在井边)
白展堂:你还是信了吧
郭芙蓉:为什么呀?
白展堂:奉掌柜之命,我跟踪李大嘴到了一趟翠微山,你们猜我发现什么了?
吕轻侯:他加入黑风寨了?
白展堂:比这还可怕一百二十倍(双手比划)这么粗的一棵大树,一掌被拦腰打断
郭芙蓉:不会吧
白展堂:呵,这就害怕了?更可怕的是(双手比划)这么厚的青石板,上面还长着青苔呢,一掌——
郭芙蓉:我也能拍断
白展堂:人家拍碎了(郭芙蓉,吕轻侯惊讶不已)风一吹都成末了(手中比划,口中配音)
郭芙蓉:老白,你不说书你真是屈才了你知道吗?
白展堂:哎呀,我就知道你不信,我把石头都带回来了(老白打开一布包,里面都是石头末,小郭惊,哆嗦着笑)

【大堂,日】
(大家秘密地商量着什么,客人入)
客人:哎,老板,开门了呗?
佟湘玉:明天再来吧,今天厨子出了点事儿,对不起啊
(客人走了,大家继续讨论,小贝从后院跑上)
莫小贝:来了来了来了,嫂子来了
(大嘴吃着东西从后院上,看见众人,拍了下桌子,小郭惊地一震,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秀才扶住)
李大嘴:咋的,找我有事啊
佟湘玉: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想找你聊一聊
李大嘴:晚上聊行吗?我得马上出去办事去
佟湘玉:聊完再走,快的很,最近过得挺好的吧
李大嘴:挺好的
佟湘玉:工作还算开心吧
李大嘴:开心
佟湘玉:睡眠还算安稳吧
李大嘴:安稳
佟湘玉:武功练的顺利吧
李大嘴:顺利(大嘴意识到问题,瞪秀才)
吕轻侯:不是我说的
李大嘴:不是你说的他们怎么知道的
佟湘玉:都是自己人,知道了怕啥。你跟谁学的武功啊?
李大嘴:不能说
白展堂:学啥武功啊?
李大嘴:不能说
吕轻侯:那你还得练多久啊?
李大嘴:不能说
佟湘玉:那你有啥能说的吗?
李大嘴:我现在唯一能说的呢,就是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
郭芙蓉:这我倒是看出来了,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哆嗦)
李大嘴:啥意思啊?你看不起我是吧?
郭芙蓉:没有啊
李大嘴:那你说看出来了,你看出啥来了
郭芙蓉:我我我说什么了我
吕轻侯:你别怕,一个半路出家的厨子,怎么敌的过你的家传无功呢?
李大嘴:说啥呢?
郭芙蓉: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真的
李大嘴:行了(起身)啥也别说了,是条汉子咱手底下见真着吧
郭芙蓉:我本来就不是个汉子
李大嘴:(作势)我拍死你
(秀才给了大嘴一闷棍,大嘴倒在桌子上,众人惊)
佟湘玉:小郭,快去把门关上
(小郭吓得腿软,哆嗦着关门)
【男寝,夜】
(大嘴受伤在床上养伤,展堂和湘玉在旁照料,大嘴动了几下)
白展堂:醒了醒了
李大嘴:掌柜的
佟湘玉:躺着躺着,头还痛不痛了?
李大嘴:我的头
佟湘玉:你的头——(老白碰了一下掌柜的手)
白展堂:自己磕的,跟小郭正聊天呢,一不留神就磕秀才棍子上了
李大嘴:噢
佟湘玉:大嘴,安心养伤啊,以后不要再练武功了
白展堂:就是
李大嘴:对了,我得赶紧走(要下床)我师父正等着我呢
佟湘玉:哎呀不要再去了,练了半天跟没练一样
李大嘴:咋说话呢
佟湘玉:咋,你还想拍死我呀
李大嘴:拍死你谁发我工钱啊
佟湘玉:呦,他还知道要工钱啊
白展堂:还知道吃
李大嘴:我不了你两天工钱了,等我伤好了,我立马走人
佟湘玉:你要上哪去啊?
李大嘴:哪儿需要我,我上哪儿去
白展堂:你一做饭的,除了做饭人家谁要你啊
李大嘴:你瞧不起我是不是?就那墙我一掌上去
白展堂:行行行,拍坏了没人管修
李大嘴:还有这炕,我一掌上去
白展堂:这行,这你拍吧
李大嘴:哼,我走之前我再拍
白展堂:大嘴啊,合着你学武功就为了糟践东西啊
李大嘴:谁跟你说的
佟湘玉:那你是为了啥呀
李大嘴:我练武是为了——为了啥呢?
佟湘玉:给他弄点吃的吧
(老白和湘玉下)

【后院,夜】
(小郭正窥视着什么,秀才在一旁)
郭芙蓉:你就气死我了,这一棍子肯定算在我头上
吕轻侯:算我头上,我为你做什么我都愿意
郭芙蓉:真的?那行,那你帮我个忙
吕轻侯:帮什么忙都行,为你死也可以的
郭芙蓉:死不了,万一出什么事,你就去把小六给我叫来
(秀才一阵无语,小郭奇怪)
吕轻侯:找他干吗呀,他武功又不行
郭芙蓉:他不行你行呀?人家怎么说也是衙门的人呀
吕轻侯:我们家先祖还是知府呢
郭芙蓉:知府,那你赶紧烧柱高香,叫他老人家上来保护你,不行还嘴硬
吕轻侯:哎哎哎,你不管我了?
郭芙蓉:管你什么嘛
吕轻侯:大嘴要是拍我怎么办呢
郭芙蓉:那你就大声地喊,我马上就起来了(秀才庆幸)叫小六过来救你了(小郭入女寝)
吕轻侯:一掌拍死我算了(秀才窝火着从后院下,进入男寝)

【男寝,夜】
(秀才甩门进入,大嘴警醒)
李大嘴:咋的了?
吕轻侯:你一掌拍死我吧
李大嘴:我我我拍死你干啥呀
吕轻侯:你挨我一棍,我还你一掌,这很公平,来你拍死我,往这儿打
李大嘴:别别别,你到底想干啥呀
吕轻侯:我不想活了
李大嘴:咋的了,你跟哥说谁欺负你了
吕轻侯:这还有什么好说的,他有什么好,她为什么老想着他呢,如果他也老想着她,那她也可以老想着他,可他又不想着她,她为什么想着他……
李大嘴:不不,等等,哪个他想着哪个她啊
吕轻侯:他,就是他,她,也就。跟你说不清楚
李大嘴:那你就直说,你想让我帮你干啥吧
(秀才做手势让大嘴过来,大嘴过去)
吕轻侯:一掌拍死我
李大嘴:除了这个呢?
吕轻侯:一掌拍死他
李大嘴:哪个他,谁呀
吕轻侯:燕小六
李大嘴:嗯?他他咋招你了?
吕轻侯:不敢就算了
李大嘴:哎哎,谁说不敢了?我帮你办事可以,但你得先给我整明白了,你说我练武到底是为了啥呀
吕轻侯:(思考一阵)为了帮我的忙啊
李大嘴:噢,这下找到目标了,不愧读书人,放心,这事儿包我身上了
吕轻侯:你还真去啊
李大嘴:那可不真去吗?你放心明儿一早我就去,打死了算你的,打不死算我的
吕轻侯:他是衙门里的人呐
李大嘴:那我还是衙门的亲侄呢,低调低调,千万别到外面说去啊,我明天要不打他个八面玲珑七窍流血,我功夫就白练了
吕轻侯:我不是那意思……
李大嘴:行行了,我跟你说别废话了,赶紧买东西去吧
吕轻侯:什么东西呀?
李大嘴:什么棺材寿衣纸钱元宝蜡烛啥的,你看着办吧
吕轻侯:大嘴
李大嘴:行行行,我跟你说,我这人就一点好,答应朋友的事儿,我决不反悔
吕轻侯:天啊
李大嘴:咔一下,眼珠子出来了,咔,脖子断了,嘎,一脚直取命门
(大嘴比划,结果撞到柜子,头又疼了。秀才后悔,愁啊)
【大堂,日】
(饭桌上,众人看着大嘴吃,面色凝重)
李大嘴:收拾了啊(大嘴吃完,到门外准备活动)
吕轻侯:(秀才观察情况,低声)大嘴他,他要出手了
郭芙蓉:出什么手啊?他要对谁出手?
(大嘴会屋)
李大嘴:聊啥呢?
郭芙蓉:吃吃吃,千万不要客气啊,随便吃
白展堂:吃啥呀,一样菜都没有了
吕轻侯:我这儿还有
白展堂:谢谢啊
吕轻侯:(把菜拨给小郭)你慢吃啊
白展堂:我又没吃饱(展堂转身,从后院下场)
郭芙蓉:(看着碗里的菜)这怎么吃吗?那么油
李大嘴:油啥油啊,我这是过油肉,不想吃就别吃啊,跟谁耍大小姐脾气呢
郭芙蓉:(怒,把筷子摔了,站起身)李秀莲!
李大嘴:(怒,也站起身)你叫我啥?!
郭芙蓉:(害怕,坐下)掌柜的
(佟湘玉没说话)
李大嘴:知道怕就行了啊,以后说话注意一点儿,别老没大没小,不知道轻重
佟湘玉:你才不知道轻重,这都多少天了,一顿像样的饭都没做过,你到底想干啥
李大嘴:干啥,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了,瞧好戏吧,啊。是吧,秀才
吕轻侯:瞧什么瞧啊,光天化日的
佟湘玉:秀才,到底咋回事儿(秀才畏惧)大胆地说嘛,你怕什么呀,我就不相信他敢把你咋样
吕轻侯:那我就说了啊。大嘴他(大嘴他猛咳了一声)是个好人,他为了帮助朋友(大嘴拍了下桌子)置个人安危于不顾,以身犯险,端的称得上是江湖之瑰宝,道德之奇葩
佟湘玉:行行行了,不要拽那些酸词了,不想说就不要说,以后惹出什么乱子来,我也不负责收拾,这个馆子关门算了
(湘玉愤怒离去,大嘴和小郭对视,大嘴做手势,小郭服软,小郭起身收拾桌子,秀才连忙趁大嘴不注意,递给小郭一张纸条)
郭芙蓉:这是啥呀?
吕轻侯:(秀才连忙做禁声的手势)嘘——
李大嘴:嘘啥呢?
吕轻侯:最近挺好的吧,我也挺好的,大家都挺好的
郭芙蓉:就是挺好的,我去问问他们好不好
(小郭连忙从大堂跑下,进入后院)

【后院,日】
(湘玉和老白正在收拾,小郭跑进)
郭芙蓉:掌柜的老白,来快快快,秀才刚给我递了张纸条
白展堂:(抢纸条)来来来我看看怕啥
郭芙蓉:呀,你看
白展堂:没事儿,拼上不照样看嘛,来来来,掌柜的,上这儿看
佟湘玉:有危险,你那张呢?快快快,快通知小六
白展堂:嘘——
郭芙蓉:(低声)有啥危险啊
佟湘玉:上面没有写呀
郭芙蓉:那快去叫小六啊
佟湘玉:展堂快去
白展堂:我不去啊,我一到衙门就直冒冷汗,万一我嘴软,说错了话呢,你去
佟湘玉:小郭快去
郭芙蓉:行行行
(小郭想从后院走,发现大嘴在门口守着)
郭芙蓉:大嘴在门口堵着呢
白展堂:那你就从别的门出去
郭芙蓉:哪儿还有门?
白展堂:两年前,你不从那个门出去过吗?
郭芙蓉:那个狗洞早就堵上了呀,咳,又不是我一个人有危险,反正你们谁爱去谁去
白展堂:看来我只能智取了
佟湘玉:好
白展堂:知道怎么智取吗?
佟湘玉:不知道
白展堂:小郭,你看那儿
郭芙蓉:啊,什么?
(白展堂给了小郭一拳,小郭痛得要死)
【前街,日】
(湘玉,老白,小郭齐齐出发,小郭被打成熊猫眼)
李大嘴:干啥去啊
佟湘玉:看医生,你看她的眼睛
李大嘴:咋整的这是
白展堂:在门框上磕的
李大嘴:我问你了?
白展堂:早点去,早去早回
李大嘴:等等,这伤看啥医生呀,倒厨房拿俩生鸡蛋一敷不就完了
佟湘玉:哪儿有鸡蛋
李大嘴:哎,你
佟湘玉:你已经好几天没买过菜了
李大嘴:去去去吧,早去早回啊。(小郭跑走)我跟你说错过好戏我不管演啊
佟湘玉:大嘴,你刚才说得那个好戏
(边说三人边进屋,场景切换)

【大堂,日】
佟湘玉:能不能稍微给我们透露一下
李大嘴:那可不行,啥叫好戏呀,那是有惊有喜
吕轻侯:有惊是肯定的,有喜就未必了
李大嘴:咋未必了,我帮你把小六拍翻了,你不喜啊
白展堂:人家没招你没惹你的,你凭啥拍人家
李大嘴:这我不知道,他让拍的
吕轻侯:我一时头晕,那是气话呀
佟湘玉:那你还叫我们把小六找来
吕轻侯:没有啊
白展堂:没有?(把纸条拍在桌子上)这是什么,是不是你的笔迹
吕轻侯:(摊开纸条)是啊,上面写着快通知小六有危险,意思让他赶紧躲
佟湘玉:(摆弄纸条)这明明是有危险,快通知小六,这不是让他来帮忙嘛。哎呀,都是你手贱,让你不要抢不要抢,你非要抢(湘玉焦急地到门口观望,秀才也欲跟上,被大嘴一把拉住)
李大嘴:你通风报信是吧
吕轻侯:那啥,大嘴,这事儿我错了,你就放过小六
李大嘴:别,我这人没别的好,就一点,我答应朋友的事我决不反悔,燕小六我拍定了,我不像你似的,出尔反尔,两面三刀,你说你还是个男人不是
佟湘玉:秀莲,就你是个男人嘛
李大嘴:你以前可以说我不是,但现在我会无功了,我不一样了
佟湘玉:人要是不讲理起来,会不会武功都一样
白展堂:就是
李大嘴:咋能一样呢,这桌面结实吧,你看好了啊(大嘴运气要拍)
佟湘玉:我的水曲柳台面
(大嘴一掌下去,桌子什么反应也没有,大家一时无语)
(小六和小郭来到客栈)
燕小六:干吗呢?
白展堂:六儿来了,快进来进来
燕小六:听小郭说,这里边儿有人闹事儿?人呢?
白展堂:人,这不都在吗
李大嘴:六儿,那啥,做啊,想吃点啥,我给你做去啊(大嘴跑下)
白展堂:好戏没演成啊
佟湘玉:行了,不要说了,快开张了
吕轻侯:真实有惊又有喜(小郭开心入)你回来了?
郭芙蓉:还来了,瞧见没有?
吕轻侯:瞧见了,乌眼青,心疼死我了(秀才举手想观察小郭伤势)
郭芙蓉:去死,我是说小六,有小六在,谁敢撒野?
白展堂:那对那对
(秀才怒,转身从大堂下)
郭芙蓉:秀才怎么了?
白展堂:有点酸
佟湘玉:咱家醋坛子翻了
白展堂:我买醋去啊
(湘玉,老白从大堂下)
郭芙蓉:啊,什么时候翻的,我怎么没闻见,你闻见了吗,小六?
燕小六:没闻见

【后院,日】
(大嘴对着几块砖头操练,秀才在旁看,大嘴一掌拍在砖头上,痛得不行)
李大嘴:我武功呢?
吕轻侯:别着急,慢慢想,是不是哪招没作对
李大嘴:不可能啊,我都是按我师父教的来的呀
吕轻侯:师父,你哪儿来的师父,他是干吗的?
李大嘴:我师父姓洪,是个退隐的前辈高人,我这套降龙十八掌,就是他教的
吕轻侯:降龙十八掌,好像在哪儿听说过,是不是有十八招啊
李大嘴:十招,我师父说了那八招早就失传了,不行,我得找我师父去
吕轻侯:他们不会让你走得
李大嘴:凭啥呀?
吕轻侯:原来你还有点武功,他们怕你,现在
李大嘴:我现在还有武功,我还有,不信我给你看啊,青龙出海,白龙亮翅
吕轻侯:慢慢慢,白鹤亮翅
李大嘴:要不你来。白龙亮翅,黑龙掏心
吕轻侯:慢慢慢,黑虎掏心(w)接着练
李大嘴:不练了,伤自尊了
吕轻侯:你师父在哪儿呢
李大嘴:你问这个干啥呀
吕轻侯:找他去啊。我一读书人我学武功干吗?你多心呐
李大嘴:这倒是啊,我跟你说,我师父就在翠微山北口,你去之前,到集上买只生鸡带过去
吕轻侯:买鸡干吗?
李大嘴:到那儿之后,你把鸡一架,火一点,烤一会儿,我师父闻着味就出来了
吕轻侯:怎么跟黄鼠狼似的
李大嘴:啊?
吕轻侯:我这就去,事不宜迟
李大嘴:到那儿别乱说话
(秀才跑下,大嘴又试了下,依旧没有武功)

【大堂,夜】
李大嘴:吃饭了,吃饭了,吃饭了
(大嘴摆菜,众人陆续出)
李大嘴:开饭了,开饭了
白展堂:今儿谁结婚啊,做这么多好吃的呐
佟湘玉:哎呀,不要动,等一等秀才
郭芙蓉:不要等了,再等他菜都凉了
白展堂:哎呀菜凉了无所谓呀,就怕有些人心凉哦
郭芙蓉:说就说,你看我干啥
白展堂:嗬~还想拍我呀
佟湘玉:她拍你干啥,有这闲工夫多拍两张桌子,比啥都强,是吧大嘴
白展堂:嘿嘿嘿`这桌子够结实了吧,瞧好了啊,嘿,得,妈呀,咋一点事都没有呢,大嘴
郭芙蓉:谁说没事啊,你手咋肿了呢
白展堂:手肿正常的,上乘武功都这样,是吧大嘴
李大嘴:你们就笑吧,等我师父来了,你们都得死
郭芙蓉:嘀咕啥呐,大嘴,谁来呀,谁死啊?
白展堂:谁死呀?
李大嘴:我死,我死还不行吗?
郭芙蓉:知道怕就行,别以为随便练两天,就叫武功了,你那点夜狐禅,他吓得住谁呀
(老白小郭狂笑不已)
(某人从大门上)
诸葛先生:啥叫夜狐禅啊?
李大嘴:师父,您来了(大嘴给来人行礼,来人给了大嘴一脚)谢谢师父赏脚。这位就是我师父,降龙十八掌第五代大师
佟湘玉:这位前辈,第几代?
诸葛先生:第五代
佟湘玉:久仰久仰
诸葛先生:别跟我来这套,你刚才说,谁是夜狐禅啊?
佟湘玉:那不是我说的,是她
白展堂:她
李大嘴:怕了吧,知道怕了是吧
诸葛先生:闭嘴,没出息的东西,你净给我丢脸
李大嘴:师父,我也不想啊,可那套掌法我使不出来了
诸葛先生:那是你内力不纯,缺乏调理
李大嘴:那咋办呢?
诸葛先生:待为师给你补一点真气吧(诸葛觊觎桌子上的鸡,但看到众人的眼光,又把手收了回来,作势给大嘴补真气)感觉怎么样?
李大嘴:热,热的发烫
诸葛先生:现在呢
李大嘴:冷,冷的冰凉
白展堂:到底是热还是冷啊
李大嘴:又冷又热,时冷时热
诸葛先生:这就对了,俗话说得好,在家靠父母,打架靠师父,为师已经为你补足了真气,可以动手了
佟湘玉:动手?!
白展堂:跟谁动手啊?
诸葛先生:谁说咱夜狐禅,咱就跟谁动手啊,记住,一会儿你就使第十招,打完就跑,带着鸡腿
李大嘴:为啥要跑啊
诸葛先生:这招他威力大啊,一会儿,这桌子,这墙,这椅子统统毁掉,这房顶可能塌下来,可惜这个菜,出招吧
佟湘玉:住手!这是我的地盘,要打出去打
诸葛先生:说你夜狐禅,你高兴啊
佟湘玉:她还是个女娃儿,就是嘴贱得很
郭芙蓉:谁嘴贱啊,也没法跟我比啊
佟湘玉:这位大师第几代
诸葛先生:第五代
佟湘玉:您老大人有大量,犯不着跟她一般见识,就放她一马吧
诸葛先生:大嘴,你说呢
李大嘴:我说
郭芙蓉:大嘴哥
李大嘴:你怕了?
郭芙蓉:我怕了
李大嘴:你肯定?
郭芙蓉: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李大嘴:那好,这次暂且记下,下次再犯,形同此桌
佟湘玉:我得水曲柳
诸葛先生:教你武功,不是让你糟蹋东西的
佟湘玉:说得多好啊,不愧是前辈
李大嘴:师父还没吃饭呢吧
诸葛先生:废话,秀才说你出事儿我着急忙慌就过来了
(秀才从后院悄悄上,躲在楼梯后)
李大嘴:我知道,顾客永远是对的,师父永远是饿的,我这就给你做去,做好给你端上来啊
诸葛先生:不不不不用了,我跟你一块去,边做边吃吧(走时还对桌子上的鸡依依不舍)
李大嘴:后面有活得,现杀现吃,走师父(师徒下)

【湘寝,日】
佟湘玉:啥?吃了一夜,还没有吃完
白展堂:刚才我又看了一眼,米缸剩了一半,面缸已经见底了。昨天晚上他刚来的时候,我还以为他眼神空灵,没成想他一直盯着咱那桌饭呢
郭芙蓉:昨天刚买的菜,就剩那条鱼了
佟湘玉:幸好他不爱吃,赶紧给展堂做了,赶紧
郭芙蓉:正烤着呢,你闻
(老白痛苦地嚎)
佟湘玉:这可咋办呀,你说好好地找他来干啥吗
白展堂:那不都因为她嘛,没有她秀才能这样吗
郭芙蓉: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白展堂:你,你自己好好琢磨琢磨
郭芙蓉:姓白的,你今天把话给我说明白了,我怎么他了我
白展堂:你昨天吃完饭你干啥了
郭芙蓉:昨天,噢——
白展堂:明白了?
郭芙蓉:秀才他是不是恨我啊
(老白气的拍桌子,到湘玉一边)
佟湘玉:他恨你干啥吗
郭芙蓉:我不就是没吃他给我的几块肉嘛,我本来就不想吃,是他非要给我的
佟湘玉:你就笨死算了
郭芙蓉:就为了几块肉,他至于吗?我现在就找他去
(秀才破门而入)
郭芙蓉:哎呀你来的正好
吕轻侯:楼下出大事儿了

【大堂,日】
(小六和大嘴对峙,诸葛在旁观战,诸葛打了个嗝,小六吓得刀掉地上)
诸葛先生:别怕,我就是打个嗝
(众人连忙从二楼下)
燕小六:小郭,我今天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就把这刀交给我师父,你就跟他说一声,小六虽然说没出息,但是绝对没给他丢人
郭芙蓉:我会告诉他的,你自己要小心啊
燕小六:我要是能活过今天,一定当个好捕快,来吧
诸葛先生:慢!捕快?
吕轻侯:还磨蹭啥,赶紧动手啊
诸葛先生:不着急不着急,让为师再给你补点真气(低声)我看还是别打了
李大嘴:为啥不打了
诸葛先生:人家是衙门的人
李大嘴:那我还是衙门的亲侄呢,别说出去啊,低调,都低调啊
燕小六:娄知县倒是说过有你这么个侄,
李大嘴:他还说啥了
燕小六:这是他这辈子最大的败笔
李大嘴:(踢翻椅子)好小子,来吧,接招吧
(展堂飞身而下)
白展堂:要打也成,先签个生死状
李大嘴:签啥生死状啊
白展堂:人家是朝廷的人,把他打死了,我们不跟着沾包吗
诸葛先生:言之有理,以老汉之见,你们俩最好来一个文斗
李大嘴:师父你不知道,我不识字儿
诸葛先生:我是说,你们不用过招,一人打三拳,谁先到底,算谁输
李大嘴:那没招,我这掌法不就白练了吗
诸葛先生:你不懂了吧,武学的最高境界那就是无招。无招意味着什么
燕小六:不知道
诸葛先生:不杀,不杀那就是和平
(大家及其热烈地鼓掌)
佟湘玉:说得多好啊,不愧是第五代的大师,说出了英雄的主题
李大嘴:师父我就听你的,接你三拳,来
众人:大风大风大风大风
吕轻侯:上!
白展堂:行不行,行不行
(小六施出第一拳,大嘴捂肚子)
白展堂:上!
(小六施出第二拳,大嘴继续捂肚子)
李大嘴:还有一拳,你来
吕轻侯:坚持
(小六扑身过去,大嘴咬了小六一口)
白展堂:咬人咬人
(诸葛趁乱出逃)
白展堂: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佟湘玉:大嘴……

【前街,日】
吕轻侯:站住,往哪儿跑
白展堂:怎么着,这就想走了
诸葛先生:好狗不挡道,左青龙,右白虎
郭芙蓉:你就是个二百五,哈哈哈
诸葛先生:白龙亮翅
白展堂:是白鹤
诸葛先生:哦,白鹤。黑龙闹心
白展堂:是挺闹心的
诸葛先生:咳,黑龙掏心(抓住秀才,被老白和小郭捩开)
白展堂:秀才!打他,打他
郭芙蓉:快打
吕轻侯:秀才今天要打人了(秀才一拳抡过去,被诸葛躲开,打在小郭眼上)
郭芙蓉:没事儿,快追
吕轻侯:小郭
白展堂:站住
郭芙蓉:怎么不跑了
吕轻侯:好像是吐了
郭芙蓉:该,叫他吃那么多东西
白、郭、吕:追!

【大堂,夜】
(小郭处理小六的伤口)
燕小六:行行行,都记全了吗
吕轻侯:记了
燕小六:我耳朵这事儿呢
吕轻侯:写了
燕小六:你这个骗子,你这种丑陋的行为,只能用四个字形容,哪四个字
众人:令人发指
燕小六:再来四个
众人:丧心病狂
佟湘玉:你把大嘴都骗成这个样子了,你还想干啥
诸葛先生:不能说骗嘛,变两个戏法,混点饭吃,有啥不对
李大嘴:变啥戏法
诸葛先生:你拍断的那棵树,是我事先锯断的
李大嘴:那个青石板呢
诸葛先生:是我摔碎了以后,又给粘起来的
李大嘴:那你教我那套降龙十八掌
诸葛先生:是我瞎编的
吕轻侯:这是赤裸裸的侵权啊,你就不怕丐帮找你麻烦
诸葛先生:找什么麻烦,他那是十八掌,十八招,我呢?是十巴掌
李大嘴:打你自己
诸葛先生:十招
李大嘴:我我我掐死你
(大家分开二人)
诸葛先生:不就是混你点吃的吗,你你你至于吗你
佟湘玉:咋不至于,他信了你的邪,以为自己有了武功,到处找人家比
郭芙蓉:还好遇到的是我们小六,真要碰到高手,他那条小命早就没了
诸葛先生:那就怨他自己点背
燕小六:行了,结案了,有嘛话到衙门说去,走吧
诸葛先生:别别别,我说大嘴啊,这你得好好帮我一把,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啊
郭芙蓉:喂,你还好意思当人家爹啊
诸葛先生:那就姨父,不不,姑夫,姑夫
李大嘴:他侮辱我姑夫,我打死你
燕小六:赶紧走,赶紧走
李大嘴:我姑夫是娄知县,低调低调
佟湘玉:哎呀,不要低调了,大嘴呀,这件事情,你也得好好反省一下
李大嘴:我反省啥呀
佟湘玉:这几天为了练武功的事情,你耽误了多少功夫
李大嘴:是,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提练武的事儿了
佟湘玉:不光是练武,任何事情,如果你不经过刻苦和努力,怎么可能成功
李大嘴:谁说我没刻苦了
佟湘玉:你才练了几天啊,就想天下无敌了,这种好事情,上哪儿找去
李大嘴:小郭也没咋练啊
白展堂:所以她武功差啊
郭芙蓉:哎哎哎,谁说我武功差了,有本事你就别老点我穴
白展堂:行,不用手指光用掌,这桌子够结实吧
佟湘玉:他都知道错了,还开啥玩笑,是吧,大嘴
(大嘴愤愤离开)
白展堂:瞧好了啊(一掌下去)呀,我得手~~

武林外传SF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