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二回 掌柜的慰问装病者 跑堂人收拾寻衅女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二回 掌柜的慰问装病者 跑堂人收拾寻衅女【文字剧本】

第二回 掌柜的慰问装病者 跑堂人收拾寻衅女
(后院,小贝屋内小郭和小贝躺着,小贝起床穿衣服)
(掌柜,老白进后院)
掌柜:这才来了几天就学会赖床了 水也不烧 地也不扫 床也不叠
小贝:没起床怎么叠被子呀
掌柜:那是她的事儿(指小贝) 去把她叫起来
(小贝去屋里)
小贝:哎 小郭姐姐 赶紧起 赶紧起 白大哥带着我嫂子杀过来啦
小郭(眯着眼睛,不愿起):来就来呗 有本事让他以一指点死我算啦
(门外,掌柜和老白)
掌柜:还学会叫板了
老白:点她的檀中还是环跳就听您一句话了
掌柜:有区别吗
老白:点檀中呢上身酸麻 点环跳呢下身酸麻 再拿内力一催 管叫她奇痒难忍痛不欲生啊
(听到外面老白的话,立刻吓得坐起来)
小郭:太毒了吧
(老白在外面敲门)
老白:开门开门 再不开我可踹了啊
(屋内)
小贝:这就来啊
小郭:哎 这怎么办 小贝小贝 你就说我病了
小贝:什么病
小郭:你说呢
小贝:中风
小郭(扶头,作难受状):中风中风 我中风 (突然) 中风什么症状
小贝:鼻歪眼斜(接下来,小郭按小贝描述的做) 半身不遂 大小便失禁
小郭:这怎么装吗 不行不行 前两项还可以 后一项太难了 你换一个轻点儿的
小贝:轻点儿的 那就上风好了
小郭:伤风好 伤风(咳嗽)
小贝:你这也太假了吧
老白:开门开门 再不开我可踹了啊
小贝:好好 知道啦
小郭(解小贝腰带):小贝 小贝 来来来
小贝:你干吗呢
小郭:这样逼真一点(把腰带系头上)
老白:开门 开门 我真踹了啊
我数三个数 一 二
(小郭,拍打自己的脸)
二点五 二点八 三
(小郭躺下,老白 掌柜推门而入)
老白:咋了
掌柜:咋还睡着呢
小贝:小郭姐姐伤风了
小郭:小贝 姐姐没事儿 就是有点发烧而已(小贝摸小郭额头)
掌柜:发烧就发烧还而已
小郭:不信你摸啊(掌柜摸小郭额头) 哎哟 还真是有点儿烫
老白:我看看 这家伙脸都烧红了 头晕不晕啊
小郭:还好吧 就是觉得有点耳鸣 有时候还想吐(要吐)
老白(把掌柜拉到一边):掌柜的 不是有了吧
掌柜:胡说啥呢 人家是黄花大闺女(走到小郭面前) 小郭
小郭:我就是想多睡一会儿 可不可以啊
掌柜:不可以 都烧成这样 脸都烧红了 要不看医生还不活活烧成个傻子了 来 走走走
小郭:哎哎 不用了 不用了吧
掌柜:妹子 你放心 医药费我全包了 花多少算多少我绝不含糊
小郭:这我倒是不担心 其实 我这个病是老毛病了 平时不能受累 一受累吧就得犯病
掌柜:那你咋不早说嘛
小郭:也不是什么大病 多休息两天 弄点好吃好喝的 也就恢复过来
掌柜:那你确定不需要看大夫了
小郭: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你放心吧 我能挺得住的(回头看老白,老白眉头紧缩)
掌柜:那你好好休息啊 想吃啥 就跟姐说啊 再贵的东西我都让他们给你买去啊
小郭:不用不用
掌柜:那好(起身走了,对老白)走吧
小郭:哎 要是有刚出炉的新鲜瓜子 就给我买两斤吧
老白:两斤? 你吃了不怕上火呀
小郭:这就叫以毒攻毒 以火灭火 你快去啊(老白转身就走) 哎哎哎 必须是太原的薄皮瓜子
炒之前多放点儿大料 还有福州的桂皮和成都的花椒(掌柜盯着小郭看) 咳咳咳(掌柜的 帮着小郭拍背)
掌柜(对小贝):去把壶拿来
小贝:给
掌柜:是夜壶不是茶壶
()

 

 

(小郭吐了一地的瓜子皮,小贝进来,小郭立刻装病)
小郭:没关系 我挺得主挺得住
小贝:别装啦 是我
小郭(恢复常态):拜托你下次进来之前先敲门行不行 哎呀 赶紧关门(小贝去关门)
小贝:小郭姐姐 你想躺到多久啊
小郭:这个嘛 看情况吧 初步定在八九月份
小贝(磕瓜子):八九月份 现在才二月份
小郭:我现在必须要休息 你就再容我歇两天嘛 看我成天被他们呼来喝去的 从早忙到晚 连晚饭 都不给吃 我容易么我 去 给倒杯热茶去啊
小贝:你自己不会倒啊
小郭:我是个病人嘛(小贝生气得看小郭) 不倒算啦 (小郭起床) 自己动手 吃喝管饱
(小郭下床喝茶,掌柜进门)
掌柜:呀(小郭被吓的呛到) 咋起来了 躺下躺下躺下 你也是的 有啥事儿就喊一声吗 让他们 帮你做嘛 还非要自己动手 (端着茶碗和馒头走过来) 还有你(对小贝) 这么大的人了 连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小郭:掌柜的 你不要怪小贝 她还是个孩子
掌柜:孩子也不行 过来(招呼小贝) 你明明知道小郭姐姐身子虚 下不了地
小贝:谁说的 刚才不是吓得挺好的吗(小郭咳)
掌柜:莫小贝 嫂子平时怎么教你的 对待病人 要像什么啊
小贝(嘴里的瓜子不停):对待病人要像春天一样温暖啊
掌柜:对啊
小贝:可她不是病人(小郭继续咳嗽)
掌柜:看看 看到了吧 本来没有咳嗽 也活活被你气出咳嗽了 (走到小郭身边) 你不要紧吧 来 来来
小贝:既然如此 就别怪我不客气啦 (往小郭那边走) 嫂子 小郭姐姐的病
小郭(抢到小贝前面说):已经好了
掌柜:啥
小郭:好了
掌柜:不要担心你的活 他们已经帮你干了
小郭:啊 那就好 那就好 咳咳
掌柜:安心养病啊
小贝:好什么好啊 她的病
小郭:真的好了(拿掌柜的手) 不信你摸
(小贝没好气地看着小郭)
掌柜:好像不烧了 还咳嗽个啥嘛
小郭:我瓜子吃多了 齁着了
掌柜:那就不要吃了嘛 你先再休息一下啊 我去通知一下他们 让他们不要干活了把活给你留着 啊
小郭:啊?
掌柜(往外走):两斤的瓜子磕出八斤的皮 你是咋磕的
小郭(面露痛苦):给我留着 以为这样就能拿住我了(经典的八字手势)
小贝:那你想干什么
小郭:再找点症状喽 我警告你啊你要再敢出卖我 小心我(装出要拍小贝)
(小贝吼叫)嘘嘘嘘 行了行了 你就再容我歇两天嘛就两天啊 后天一早准时上岗
(小贝在一边吃瓜子,小郭拿针扎破自己的手,小贝做出怪异的表情)
小郭:跟我斗
小贝:不就偷个懒吗 你至于这样吗
小郭:(把血涂到手绢上) 敢情不是你受累呀 那么大地方都一个人扫 那么多桌子都是你一个 人擦 还有锅碗瓢盆 床单被褥(外面有人敲门) 咳咳 请进
(秀才进来)
秀才:掌柜的叫你把桌椅板凳重新归置一下
小郭(一边咳嗽一边下床):好的 我知道了
秀才:你的病不是好了吗
小郭:是啊 好的(捂着使劲地一咳,把有血的部分露出来给秀才看)
秀才:这是你咳出来的
小郭:没事儿 我能挺得住 我能 咳咳
秀才:你确定吗
小郭: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咳咳咳(越咳越厉害)
秀才:你等会儿 我这就帮你叫人去啊(跑出去) 人呢 人都到哪去啦(小郭观察变化)
小贝:你也不怕咳死
小郭:咳死总比累死强
小贝:呆会儿大夫来了 我看你咋办
(小郭冲着小贝咳,小贝拿瓜子扔她)

(门外,除小郭以外的众人)
老白:这孩子真可怜呐 肺管子都咳出来了
大嘴:实在听不下去了 我找大夫去
掌柜:站住 小郭这个病 十有八九是肺痨
小贝:而且是吃瓜子吃出来的喔
掌柜:不要胡说 肯定是积劳成疾
大嘴:那更得找大夫来啦
老白:那可是肺痨
大嘴:肺痨咋的啦
老白:传染 弄不好还得出人命 这消息要传出去 咱店还开不开了
秀才:哎 难道开店比人的性命还重要啊 子曾经曰过
老白、大嘴:去
掌柜:我又没说不找大夫
大嘴:那行 我找大夫去 你甭管了这事儿包我身上了啊
掌柜:站住
大嘴:人都成这样了(老白点大嘴,没点住) 你点我干啥呀
老白:葵花点穴手(把大嘴点住) 妈呀 脱手了刚才
掌柜:你点她干啥
老白:我有话要说 你就不能一次性把话听完吗 啊 掌柜的意思是说呀 这病 必须得看 但不是把 大夫找来 咱神不知鬼不觉的 把小郭送到十八里铺去 这样呢 看得好就看 实在看不好 就 把她放那儿慢慢治 啊(小郭在屋里偷听) 也不至于影响咱店里的生意 有空咱还可以去 看看她 我说的对不对 掌柜的

掌柜:展堂深知我意啊(握住老白的手,老白要挣脱出去,掌柜拍了一下大嘴) 准备去吧(都 去准备了)
大嘴(画外音):哎 这还有一个呢
老白:就你最麻烦 葵花解穴手
(大嘴要打老白)
老白:点穴手(大嘴又被点住) 不识好歹
(小郭在屋里来回踱步,想办法,作出了八字形手势,表示胸有成竹)
(小郭在屋里打坐)
(众人戴着口罩,秀才拿着担架出来)
老白:进屋你去抬小郭不跟我叫板 同意眨眼 (大嘴眨眼) 解穴手
(口罩给大嘴)拿着
(一起冲进屋里)
老白:快快快 赶紧动手 速战速决 大嘴 快点儿
众人:快点 快点
(大嘴刚一碰小郭,小郭就倒下了,老白把手搁到小郭鼻子前面,试她还有气没有)
掌柜:咋了
老白:好像是没气儿了
掌柜:(也伸手去试) 哎呀 展堂
小贝:不会吧 我来看看
掌柜:小心传染
小贝:要传早传了 你放心吧嫂子(胳肢小郭,小郭狂笑不止,坐起来)
小郭:你们怎么来了
掌柜:我们来看看你
小郭:我刚才练了一套玉女心经 已经把咳嗽给治好了 你们听 (唱)这里的山路十八弯
老白:你还有这手呢
小郭:你以为就你会武功啊 我这套玉女心经是我娘亲传 哎呀(下床,摔在地上)
秀才、老白:怎么回事儿(众人要扶小郭)
小郭:别动别动 我自己来 我自己来 别动 别动(试了好几次起不来) 我的腿呢 我的腿呢
秀才:(指着小郭的腿)腿不在腰下长着吗
老白:那这啥呀
小郭:一点感觉都没有啊 我腰部一下什么感觉都没有 怎么回事儿
老白:你不会是走火入魔了吧
小郭:一定是的 一定是的 我的腿我的腿呀
小贝:嫂子你让开(使劲踢小郭)
小郭(痛苦地):真的没有感觉
(小贝一阵乱踢)
小郭(吼叫):没感觉 没感觉
秀才:人家瘫痪了你有没有人性啊你
老白:去 这熊孩子 一边儿
(小郭哭了)
(小贝内心:这一回难不成是真的)
小郭:爹 娘 我要回家
(晚上,小郭抽泣着,打一个呵气)
掌柜:你只管放心 姐哪怕是倾家荡产 也会把你的腿治好啊
小郭:谢谢掌柜 但我现在真的好困啊
小贝:你回去吧嫂子 啊
掌柜:好好好 我这就叫他们给你打洗脚水啊
小贝:哎 嫂子用不着用不着 以后小郭姐姐的洗脚水由我负责
小郭:啊 不用了吧
掌柜:真懂事 这是她的一番心意 快(掌柜和小贝出去)
小郭:谢谢啊(见没人了,活动一下腿) 没有这双好腿姑奶奶怎么闯荡江湖啊
小贝(端着洗脚水进来):小郭姐姐 快点洗脚
小郭:谢谢小贝啊
(小贝帮小郭把脚搁到盆里)
小郭:烫
小贝:烫?
小郭(咬牙坚持着):不烫啊
小贝:你是不是烫啊(小郭点头) 行 我去给你弄凉水啊(打凉水) 哎
小郭:加了也没用 还是没感觉
小贝:来 小郭姐姐(要帮小郭洗脚)
小郭:不不不用了 小贝 姐姐不想洗你拿走吧
小贝:姐 你是不是又嫌我笨了
小郭:不是 姐姐就是有点困了
小贝:没事没事我帮你洗 来
小郭:啊 不用不用(脚已被小贝放在热水中,痛苦地) 没感觉
小贝:没感觉 那这样呢(拿小郭的脚在热水里晃悠) 还是没感觉吗
小郭:(更痛苦地)没感觉就是没感觉
(掌柜的进来)
掌柜:怎么样了 脚洗好了没有
小郭:掌柜的 (哭了)
掌柜:小郭 你咋又哭了
小郭:啊 小贝亲自给我洗脚 我真的好感动
掌柜:小贝懂事了(小贝乐了) 那你接着洗啊 拿擦脚布
小郭(吼叫):大恩大德永世难忘啊

(小郭在屋里擦烫伤药)
小郭:啊 一脚大泡怎么往下消吗 死莫小贝 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费劲地下床到茶)
(小贝进来,小郭不知道是谁)
小郭:郭芙蓉 你一定行 你一定行(往下倒,小贝去扶小郭)
小贝:小郭姐姐 你千万别气馁啊 我已经跟白大哥商量过了
小郭:商量了啥
小贝:白大哥最擅长点穴 所以我想让他帮你治一下
小郭:别斗逗了小贝 他能把活人点死还能把死人点活了?

小贝:反正都已经瘫痪了(小郭艰难地往床上走) 咱就死马当作活马医嘛 白大哥进来吧
老白:来了来了来了
小郭:不用了吧
老白:放平了
小郭:放平?
老白:别害怕啊 一会儿呢 我会用上我毕生的功力 一般人被点呢 只会感觉到疼和痒 同时下半 身像有几百根针同时扎着 当然你是感觉不到了
小郭:你听我说 白少侠
老白:葵花点穴手(点小郭的双腿) 怎么样
小郭(忍着):没感觉
老白:没感觉?
小贝:不会吧
老白:不应该呀 葵花点穴手(又点小郭)
小郭(嚎叫):啊 还是没感觉
小贝:那你嚎什么呀
小郭:我是以歌言志 借此歌颂他伟大的医德
老白:你真是太客气了 葵花点穴手(再点小郭)
(小郭躺倒过去)
小郭(低声):就是没感觉
老白:哎 葵花点穴手
小郭(在老白点之前):有感觉了
老白:我还没点呢
小郭:就是你刚才那几下有作用了
老白:真的?
小郭:真的 不信你看 哎呀你看(活动脚)
老白:哎呀 真的呀
小郭:真的真的 真是人类医学史上的奇迹啊 老白 哎哟哎哟 肚子好疼呀
老白:那不是肚子是肝儿
小郭:啊?
老白:刚才有件事儿我往告诉你了 我点的都是足厥阴肝经上的大穴 下手又比较重 所以
小郭:所以?
老白:你好好休息 万一以后落下啥病根 别怪我啊
小郭:病根?(抓老白) 你 我跟你拼了
老白:你身体不好别拼了 有事儿吩咐啊
小郭(大声):莫小贝
(小贝被吓到墙边的椅子上坐下)
小贝:小郭姐姐 你放心啊 我一定会医好你的肝病 你等着啊(跑出去)
小郭:喂 喂 我的肝 我的肝
(大堂,掌柜和秀才在柜台,看见小郭出来,掌柜的迎上去)
(小郭扶着财神像,摇摇晃晃)
掌柜(加速跑过去):哎呀 我的神呀(给财神作揖,再扶小郭) 你咋又起来了吗 不是让你好 好休息吗 走走走 回屋休息去(往后院拖)
小郭:不用不用(往回走) 掌柜的您让我干活吧 再这么折腾下去 我的肝都要保不住啦
掌柜:哎呀 你的肝又咋了
(小贝从客栈外跑回来)
小贝:小郭姐姐 小郭姐姐 你赶快准备一下大夫马上就来
小郭:我没病啊
小贝:你别担心医药费我嫂子全包了
小郭:不用了 我真的没病 从发烧到咳嗽还有瘫痪 全是我装的 装的
(众人盯着小郭)
秀才:你为什么要装呢
小郭:那人家前几天干活太累了嘛 就想休息一下下啦
掌柜:那你为啥不直接跟我说吗
小郭:我哪知道你那么通情达理呀
老白:你也不想想 一说你病了 掌柜的都敢养你一辈子 更何况放你两天假
秀才:好心当作驴肝肺
小郭:早知如此 我还费那劲干什么 这才歇了没两天我落了一身的病 脚上烫了一脚大泡不说 肝也疼 跟针扎了一样
小贝:编瞎话你活该
掌柜:既然如此 就不要怪我不讲情面了 展堂
老白:小的在
掌柜:店规伺候
(秀才去拿店规,经大嘴、小郭、掌柜的给展堂)
掌柜:第一百七十八条 念
老白:(翻看念)撒谎骗人 并造成恶劣影响者 无论动机如何 点(把店规摔到桌子上)
小郭:又点呀(站起来)
众人:当然点
小郭:不要不要(摇晃)
老白:葵花点穴手(小郭被点住)
掌柜:干活去(秀才、大嘴分别到柜台和厨房)
老白:这次点的是檀中 感受一下上半身又痒又麻 没抓没挠的感受吧(跑堂去)
掌柜:(把抹布放在小郭的左肩上) 从今天起 抹布不离身 扫帚不离手(扫帚放到右手)
这是新的店规 秀才记一下
小贝:(笑着唱)编一个谎言 又圆一个谎言 这种游戏是多么危险
掌柜:(轻拍小贝):你知道骗人不对就好 去帮着跑堂啊(把酒壶给小贝)
小郭(画外音):来人呐救命啊 白展堂我恨你一辈子 我错啦 我再也不敢装病编瞎话啦 谁能 听见我的心声啊

捉贼记(老白、小六、老邢)

(老白在门口招呼客人)
老白:客官 来里边请

小郭:(练功)排山倒海(不小心扫帚磕到头) 白展堂你完蛋啦
掌柜:我倒觉得该完蛋的是你(拿着香从柜台走到小郭面前) 我这儿是客栈又不是垃圾站 给你 一柱香 收拾不完 不要想吃晚饭(香供到财神像前)
小郭:(懒洋洋地扫地)如果勤劳也是一种错误 那我就马上改掉好了(把扫帚放一边)
掌柜:勤劳都成这样了 懒起来还不成猪窝了 (把抹布给到小郭肩膀上、扫帚塞到小郭手里) 从今天起抹布不离身 扫帚不离手 这是店规知道了吧
(大嘴从后院端菜过来)
大嘴:咋的了 咋的了
秀才:(指大嘴)你一厨子凑什么热闹赶紧送菜去
(大嘴走到小郭旁边)
大嘴:咋的了 小郭 有啥儿事跟我说别客气 谁跟你过不去就是跟我过不去 跟我过不去就是跟我 姑夫过不去 跟我姑夫过不去
大嘴、老白:那就是跟朝廷过不去
小郭(问老白):他姑夫谁啊
老白:咱知县大老爷呀
大嘴:你咋跟外人说呢 (对着四周) 低调都低调啊 (指小郭)自己心里明白就行了 别可哪儿 吵吵啊
(老邢、小六进客栈)
老白:哟 邢捕头来啦 (指小六) 这谁呀
老邢:新带的徒弟小六
小六:(作揖)给大哥大嫂道喜了
老邢(把小六拽回来):那啥 小六过去专门帮人迎亲的
老白:哎呀 瞧这小子多喜兴(摸小六脸,马上缩回来) 哎 二位在这儿坐 我给您弄壶酒去啊
(老邢坐下,小六站在一边,低声进行对话)
老邢:你个榆木脑袋
小六:我怎么啦 师父
老邢:我把你从乡下调上来 是让你给他们鞠躬行礼的?(小六腼腆的笑) 不许笑 干咱们这行 讲究的就是个气势 你整天眉开眼笑嘻嘻哈哈的 你震得住谁啊
小六:明白了师父 (指小郭) (小六把菜给扣到桌子上) 你 把这收了
(小郭把筷子扔掉,小六拔刀)
小六:你还敢瞪眼 我砍你了
(老邢把小六拽住)
老邢:哎 过了过了 咱们是捕快不是土匪
(作揖着过去)
小六:那我这就给她赔不是去
(又被老邢拉住)
老邢:(冲到小六面前,气的回头摇手指)看为师的 (对小郭)小妹妹呀
小郭:(愤怒地拿扫帚摔地)少废话把这给我收了
老邢:这个不急 我怀疑这里边有东西(指菜)
小郭:(急躁)什么东西
老邢:盐 不信你尝尝
小郭:(急躁)废话 什么菜不放盐
老邢:(敲桌子)我说的是私盐 你好大的胆竟敢私藏私盐 (挥手示意小郭)走 跟我去趟衙门
小郭:(往后退一下) 凭什么
老邢:不去也行 (指桌子上)把这个给我收拾了
小郭:(指老邢)你做梦 我现在就跟你去衙门 你今天把话给我说清楚了 走(拉老邢走)
老邢:(连忙挥手)哎 不用了 知县老爷太忙 咱不打扰知县老爷
(老白、掌柜、大嘴拉开双方)
大嘴:(指责的态度)小郭你干啥呀 你怎么净闯祸呀 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啊你呀
老白:邢捕头别生气啊 孩子脑子不好使
秀才:对对对 小郭本来也没啥错
小郭:(生气)你们… 姑奶奶我不干啦 走开(把扫帚一摔,推开大嘴向后院走去)
掌柜:大嘴看一下 让她不要在后院砸东西(大嘴去后院)
老邢:(手往后指)这哪买的个丫头 反了教儿了还 信不信(拔刀,客人跑掉)
(老白、秀才、掌柜追)
老白:没给钱呢
掌柜:(去扶老邢坐下)老邢 我信我信 (把老邢的刀给插回去)你教训她倒没有关系 我就怕 她爹知道了这事不太好办
老邢:(没好气的)他爹谁呀
(掌柜在老邢耳边轻语,老邢立刻吓的坐在地上,众人去扶)
老邢:郭巨侠 郭巨侠
小六:这名字怎么那么怪啊 师父
老邢:(喘粗气)这不是名字 这是称呼 一般人都叫大侠 可她爹是大侠中的大侠 所以叫巨侠呀
小六:(疑惑)有那么厉害吗
老邢:六扇门的四大神捕有三个都是他徒弟 而且武功都是最差的三个 能不厉害吗
(转身过去)佟掌柜啊 郭巨侠的千金 怎么能在你这儿打杂呢(挠后脑勺)
掌柜:(捂嘴笑)啥叫本事 低调不要说出去啊

老邢:(祈求的态度)佟掌柜 我能不能求郭巨侠的签名啊
掌柜:那你以后就要对她好一点啊
(在小贝屋里,众人安抚正在哭的小郭)
小郭:出去啊
小贝:你别哭啦 我给你买东西吃啊
小郭:出去 出去啦
(掌柜的进屋)
掌柜:小郭
小郭:你也出去
掌柜:(对众人)你们都出去干活吧(众人出去,坐到小郭面前)邢捕头把事情都跟我说了 这 件事是他不对
小郭:那你还骂我
掌柜:(帮小郭擦眼泪)我也有做的不妥的地方嘛 (小郭不领情) 我错了 这是邢捕头的赔礼你先拿着(把乘着鸡腿的碗给小郭)
小郭:(把碗拿过来)就这么点东西呀(开吃)
掌柜:东西虽少是个心意嘛 邢捕头也不富裕 就这还是从小六的嘴里给抠出来的
小郭:(把吃的都吐了出来,碗放下) 拿走 拿走
掌柜:小郭 有一句话你有没有听说过(向门口走)
小郭:什么话
掌柜: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呀(把门关上)
小郭:我又没有在江湖
掌柜:(走回来)那你现在在哪儿呢 有句名言 可你还是没有听说过 有人的地方就叫江湖 在江湖上走动 各有各的难处 吃点苦都是应该的(倒茶)
小郭:可我不怕吃苦啊 我就是觉得 现在这种日子 过得可没有意义了呢
掌柜:那啥才叫有意义 每天提心吊胆打打杀杀 吃了上顿没有下顿 过了今晚没有明晚 这才叫有 意义
小郭:凡事 不都是有失必有得的吗
掌柜:那还有得必有失呢 那么多练武的有几个能成为大侠
小郭:我爹呀
掌柜:你爹吃了多少苦你知道吗 江湖上不是那么好玩的
(小郭冥想着,望着掌柜的)
(掌柜的出门,小郭自己思索,一会儿,拿起鸡腿,边吃边想)

(夜间,老白低着头从大堂提着灯笼进后院,小郭早已摆好比武的架势)
老白:(被吓了一跳)哎呀妈呀 干啥呢
小郭:我已经想到了打赢你的好办法
老白:那我得恭喜你了啊(从小郭身旁走过)
小郭:哎哎 站住
老白:(背对着小郭,低声)我告诉你啊 我是不会跟你动手的
小郭:为什么呀
老白:不为什么呀 没有理由啊 你又没有做错事儿 你又没有欠债不还 我干吗要跟你动手
小郭:你就当跟我切磋一下武艺嘛
老白:对不起 我是跑堂的不是陪练
小郭:你那么怕死你练武干什么呀(叉腰)
老白:(缓慢转过身来)你以为我愿意练啊 我那都是小时候我父母逼的 如果没有他们 我现在说不定已经成了一个画家了
小郭:画家?
老白:一个青年 畅想在艺术的幻想里 多么美妙啊 那些光影 线条 山水 花鸟 多么高尚和雅致 啊 可是现在呢 整天的打打杀杀 漂泊流浪 寄人篱下 衣食不饱 还担心被人追捕
小郭:(有点惊讶)追捕
老白:(意识到差点说漏了)啊 一谈到艺术我就有点忘乎所以了
小郭:少废话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跟我动手
老白:直到找到跟你动手的理由
小郭:(摆架势)理由就是看招
老白:郭大侠(冲小郭身后叫,然后回到大堂)
小郭:(小郭吓得连忙抱着头后退)爹 我错了 我再也不敢了 我现在就跟您回家 你不要打我
(一抬头,发现是计)人呢 白展堂 你个骗子

(白天,秀才在帐台,小郭收拾桌子)
(老邢、小六进客栈)
小郭:(笑)哟 这不是邢大捕头吗
老邢:(客气的) 郭女侠 昨天的事儿对不住了啊(抱拳,小六在一旁附和)
小郭:没事儿 今天吃点什么呀
老邢:全听您的 你给我们上什么 我们就吃什么
小郭:听我的? 行 (从正在收拾的桌子上拿起剩馒头)这还有人家剩的半个馒头吃了吧(递给 老邢)
老邢:六儿 你不是饿了吗(要给小六)
小郭:哎 这是专门孝敬您的
小六:师父
(老邢吃剩馒头)
小郭:好吃吗
老邢:面倒是够筋道 就是太干了 有喝的吧
小郭:有 (拿起剩汤) 这还有人家剩的半碗汤 喝了吧(小郭在一旁笑)
小六:师父 (小六看的生气,把汤抢过来,摔到桌子上) 我跟你拼了我 跟你拼了(拔刀)

小郭:排山倒海(击倒小六,小六被老邢扶住,刀落在小郭脚上,小郭看到出血了,大声喊)
(小六、老邢从客栈赶忙逃走)
(店里的人去帮小郭,秀才扶着)
小郭:(大声)我的脚
(小贝屋里,老白帮着处理伤口)
小郭:轻点儿 轻点儿
老白:知道知道
掌柜:咋这么不小心嘛 心疼死我了
小郭:谢谢掌柜的 等我好了以后给你当牛做马 在所不惜 其实这点伤也真的不算什么的
掌柜:这还没有什么 你自己算啊 一瓶药膏就是五十文
小郭:啊?
掌柜:再加上纱布纯棉的 还不让还价 又是二十文 再加上那个 还有
小郭:出去出去出去
老白:干啥玩意儿 不知好赖呢
小郭:(转过去冲老白)你也出去
掌柜:好好好 你好好休息 早日恢复健康 二楼的走廊还等着你扫
小郭:(敲床)快出去
老白:走 掌柜的(把刚包扎完的脚,随便一扔)
小郭:哎哟(小郭捂腿)
老白:(和掌柜的一起往外走) 换药别叫我啊
小郭:白展堂我杀了你
掌柜:(对老白)逗归逗 还是再给她花钱买点药吧
老白:(伸手)钱呢
掌柜:从她工钱里扣
老白:行(出门)
小郭:(自己揉脚)替你干活受了伤 还跟我算得那么仔细 抠死算了你
(有人敲门)
小郭:谁呀 哎呀不要敲啦烦死了
(小贝进门)
小贝:我拿完东西就走啊(把桌子上的纸拿走)
小郭:你这是要写什么呀
小贝:(无奈的)入学文章 我嫂子叫我考白马书院呢
小郭:那就直接念嘛 还写什么文章啊
小贝:那可是方圆五百里最好的书院 规矩多着呢 就是报名费就得三钱银子 要是我考不上 我嫂 子非跟我急了不可 没准儿让白大哥收拾我呢(转身叹着气出去)
(小郭心里灵光一闪)
小郭:哎 莫小贝
小贝:(在屋外)啊
小郭:回来回来回来 快点儿 快点
(小贝赶忙跑过来)
小贝:干吗
小郭:(乐呵呵)有好事儿告诉你 姐姐帮你写这篇文章 怎么样
小贝:(笑) 你认识字吗
小郭:哎 纸笔伺候
(小贝把纸笔给小郭,小郭开始写)
(一段时间)
小郭:看看(把纸上的字给小贝看)
小贝:孔贼?
小郭:(拿笔指)这叫孔赋
小贝:什么意思啊
小郭:我先帮你歌颂一下至圣先师了 先生一高兴啊 就收你入学啦
小贝:那考不上怎么办
小郭:我帮你爱板子 这总行了吧
小贝:你说的啊
小郭:呵呵 去吧去吧 去玩吧(小贝高兴的出门) 玩得开心点啊
小贝:不用写了
小郭:嘿嘿 没想到这么快就落我手里了 看我怎么收拾你 跟我算帐(坐到桌子前,开始写)
孔仲尼
(大堂)
老白:(招呼客人) 谢谢啊 谢谢捧场
(老邢伸头往里观察)
老白:进来呀
老邢:那个排山倒海不在(做示意动作)
老白:没事儿 且养着呢 要吃啥
老邢:(立刻直起腰板,走进来)来盘烧鸡 (小六也跟着进来)
(老邢、小六坐下)
老白:先喝点水(倒水)
老邢:好 好 谢谢 (转向小六) 小六啊 你跟了我几天了 都有什么收获呀
(小六摇头)
老邢:没有收获就对了 有些本事 不是我不想教 而是教不会 就比如说感觉(手里不停的比划) 不是我吹牛 方圆五十里地 有一点风吹草动 我全知道
小六:为嘛
老邢:感觉 人和宇宙合二为一 感觉 (回头) 鸡呢 (对小六) 没法练
小六:那我怎么办呀
老邢:你先别急 以后 只要我说有杀气 你就赶紧抄家伙 随时准备慷慨赴死
(小六点头)
老邢:有杀气 (小六还只是点头) 真笨 有杀气了
小六:(终于意识到了,站起来拔刀)帮我照顾好我娘
(客人都被吓跑了,老邢也吓得躺在凳子上)
(秀才追客人)
(老白,端着菜出来)
老白:又没给钱 (对小六) 干啥玩意儿 要杀你师父啊
老邢:这没你的事儿 把这放下
(老白把菜放下,小六把刀放桌子上)
(老白出去追帐)
老邢:六儿 下面讲重点
小六:刚才讲的不是重点啊 (把刀插回)

老邢:重中之重 一个捕头最重要的是什么(嘴里开始吃烧鸡)
小六:不知道
老邢:脚力 千里追凶 没有脚力你怎么追(嘴里不闲着)
小六:我骑着马追 回去就练(要去拿鸡,被老邢一掌打开)
老邢:来不及了 现在就练 扎个马步
(小六在一旁扎马步)
老邢:我先吃口
小六:(看老邢吃) 师父 我饿
老邢:你先饿着
小六:师父 您要是觉得我笨你就直说 千万别饿着我 我要不行 就回乡下种田也行 迎亲也行 反正饿不死 别回头当个捕快给饿死了
老邢:为师不是这个意思
小六:(走到老邢前) 那你就亲自扎个马步给我看看吗
老邢:(站起来) 你怎么这么罗嗦呢 为师就不能多吃一口吗
小六:您就是嫌我笨(坐下哭)
(掌柜的回到店里)
掌柜:哎哟老邢来了 慢吃啊 (向后院)郭芙蓉 你给我出来
老白:怎么了
掌柜:郭芙蓉
(老邢、小六跑掉)
老白:钱钱钱(赶紧去追,还是没赶上)
(小贝房里)
掌柜:(把小郭替小贝写的文章,放在桌子上)(生气的) 这是不是你做的
小郭:是啊
掌柜:(拍桌子)你为啥要这么做
小郭:不为什么 想写就写喽(手里转手绢)
(秀才、老白进屋)
掌柜:(又敲桌子)你再说一遍
小郭:(态度开始强硬)不为什么 想写就写 想做就做了(看见老白,语速越发加快) 有什么 后果 我一个人承担 接招吧
掌柜:(态度转怒为喜) 你(指小郭) 真是太棒了(猛拍小郭腿一下)
小郭:哎呀
(掌柜的帮着去揉)
掌柜:(十分高兴)(对着老白、秀才) 七十几个学生就小贝一个人考进去了 就是因为这篇孔 赋
小郭:(指字) 那字念贼
秀才:(拿起文章)咋回事儿呢
掌柜:小郭在文章里把孔老夫子一顿的批 没有想到正中了先生的下怀
小郭:啊?
秀才:为什么?
掌柜:因为先生是搞老庄的 老庄你们都知道吧
老白:我只到啊 就猪八戒那地方
(掌柜的拿扇子捂嘴笑)
掌柜:人家是搞老庄的 老庄(用普通话)
老白:(拱秀才) 咋回事 秀才
秀才:这个就是 以后慢慢跟你解释
掌柜:小郭呀小郭 你不愧害死秀外慧中 文武双全呀
小郭:(无奈)不敢当 我也是无意中才走到文学之路上
掌柜:美的很 美的很 哎 你千万不要客气 入学之后还有摸底考试 你也一并负责了吧
小郭:(做出痛苦的表情)啊?
掌柜:(从秀才手中把卷子夺走) 这是卷子 拿过来 你也看不懂 白天做不完晚上做 啊
(对老白、秀才)你们负责给她做好饭 啊(笑着走了)
(老白、秀才也跟出去)
小郭:哎 哎

(夜晚,小郭在大堂写卷子,老白巡夜回来)
老白:哎呀 我这都巡了三趟了还没写完呐
小郭:快了 快了 现在的小孩真可怜啊 作业这么难
老白:孩子哪有你可怜呐
小郭:什么意思啊
老白:我要是你呀 早就不想活了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小郭:够了 白展堂 你太过分了(使劲挠头)
老白:哎 别别别 你看这头发乱的 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咋的了呢 来 喝点水(倒水给小郭)
小郭:(笑,把头发弄乱,解衣带)
老白:干啥呀
小郭:你说干啥呀(弄头发) 我这头发怎么就这么乱呢 (腰带扔给老白) 这个腰带它怎么在 你手里呢 谁帮我宽衣解的带呀
老白:(把腰带扔回去)你自己
小郭:谁信呐 接招(把腰带又扔过去)
老白:噢 你休想
(小郭抓住老白)
小郭:来人呐 救命啊
老白:你干啥呀 别喊 别喊了 别喊了
小郭:打不打
老白:不打
小郭:非礼啦(弄乱头发)
(秀才、大嘴冲进来)
秀才:放开她(把小郭、老白拉开)
老白、大嘴:(指老白)你个禽兽
大嘴:我打死你我
老白:你听我解释 我冤枉啊
(掌柜的站在楼上)
掌柜:你冤枉个啥
老白:掌柜的 你听我解释
(掌柜的走下楼,就给老白一巴掌)
小郭:不要打他不要打他 是我不好 是我勾引了他 白大哥 我求求你 你不要杀我 你不要杀我灭 口(哭着跪下)

(老白也哭了)
老白:我跟你拼了我 葵花点穴
小郭:排山倒海(比老白快一拍,击倒老白)
老白:(爬到桌子上)我冤枉啊

(第二天清晨,老白收拾行礼,众人都出来,小郭躲在门帘后头偷看,老白环视周围)
大嘴:看啥呢 还不趁着天刚亮 赶紧赶路 等着坐牢呢(塞给老白两根黄瓜)
秀才:快走吧 邢捕头来了就麻烦了
老白:郭芙蓉
(小郭迅速跑过去)
小郭:在这呢
老白:谢谢你 让我重新过上了提心吊胆打打杀杀 吃了上顿没下顿 过了今晚没明晚的幸福生活
你知道两年前我为什么留在客栈吗 就是因为我想改邪归正 重新做人 事到如今 看来我只 能重出江湖了(要出客栈)
小郭:哎 站住 这事儿 这事儿不怪他 是我不好 是我想逼他跟我动手才这样做的
大嘴:你咋不早说呢
秀才:你可真会演戏呀
掌柜:我早就看出这里面的名堂了 你在搞什么鬼呀 比武比武 整天酒席想着比武 你觉得比武很 有意思吗(把老白拉回来)
老白:练武是用来比的吗
小郭:那 那是用来干啥的
老白:是在真正需要它的时候派上用场
小郭:那啥时候才能派上用场啊
老白:强盗来了你可以迎头痛击 路见不平你可以拔刀相助只有在这些时候 武功才能发挥它真正 的威力 而这威力的源泉 都是来源你心中的一股正气 一个人 只要有了这股正气 即使他 没有武功 同样可以天下无敌 你明白了吗
小郭:那合着我这身武功不就白练了吗
老白: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我可以跟你比试一场(坐下)
小郭:哎 你说你说
老白:咱俩比过之后 你就再也不许和任何人动手 除了危急关头
小郭:没问题 咱现在就比 到外边去(向客栈外跑) 哈哈 接招(摆姿势)
老白:(从后边)葵花点穴手(点住小郭)
(众人都跑出来看)
大嘴:哎呀妈呀 又给点上了
老白:还愣着干啥 该干啥干啥
大嘴:我做早饭去了
秀才:帐还没算完呢
掌柜:小贝咋还没起来 我看看去
老白:我赶紧收拾收拾准备开门
(小六、老邢从拐角过来)
老邢:六儿 你再考虑考虑 好不好(拉着小六)
小六:师父 您别再劝我了 小六是个什么材料 我自己心里清楚 谢谢您这些天对我的栽培 小六 感激不尽(大于九十度的鞠躬,起身要走)
老邢:小六(追上去) 小六啊 你听为师说 (看见被点住的小郭) 六儿啊 事情到了这一步 为 师跟你明说吧 我之所以不愿意给你扎这个马步 是因为为师一直练得不地道 真正的高手 在这儿呢 (指小郭) 你看 这才是天底下最正宗的铁桥马马步 赶紧跟她学
(小六学小郭的样子)
老邢:像 太像了
小郭(画外音):爹 我好后悔呀 我不该独闯江湖 我好想回家(两行泪落下)
本回完
下回书 众伙计沦为小跟班
莫小贝建起八大派

武林外传SF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