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二十二回 佟掌柜喜获榴莲果 江小道怒打无辜郎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二十二回 佟掌柜喜获榴莲果 江小道怒打无辜郎 【文字剧本】

第二十二回 佟掌柜喜获榴莲果 江小道怒打无辜郎

我估计在实际拍摄的时候,这集是最先完成的,掌柜的直呼“老白”,小郭的发型只用了这一次就再也没出现过,动作和声音都还能找得着苏青青的感觉,老白和秀才也还没从汤姆杰瑞的感觉中走出来,给人的印象就是演员还没完全适应角色似的。

出场人物(括号中为简称)
佟湘玉(佟)——闫妮
白展堂(白)——沙溢
郭芙蓉(郭)——姚晨
吕秀才(吕)——喻恩泰
李大嘴(嘴)——姜超
燕小六(六)——肖剑
小刘(刘)——张滨
江小道(江)——毛孩

(大堂,夜,佟、白、吕、郭、嘴、六)
一只螃蟹放在盘子里,五双手一起身上去抢

白:找点呢你们?
吕:别吵了行不行?
郭:我排你了啊!
白:葵花点穴手了啊!
郭:排山倒海啦!(大伙乱成一团)
佟:哎哟!(全安静下来)就为了一只蟹,至于吗?真是的。老白,你吃。
郭:凭什么给他吃啊?
佟:老白平时工作忙进忙出的,辛苦的很。
嘴:我也辛苦,我煮蟹把手都烫红了,你看……(又乱成一团)
佟:好好好,统计选票,谁得的票多谁吃,举手。(大伙一起举手)不许投自己。(又都放下)展堂,我投你,你投谁呀?
白:那还能有谁呀?当然是大在嘴了。
众:嗯?
佟:你为啥投他?
白:人家大嘴辛辛苦苦煮的蟹,自己才吃二十几只,容易吗?(众人鄙视大嘴)
嘴:啥也不说了,老白我投你了。(握手)
吕:我投小郭,双手。
佟:加上双脚也只能算一票,小郭?
郭:啊?我投秀才。
吕:(得意)为什么呀?
郭:(咬着后槽牙)我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佟:好,统计选票。
白:不用统计了,谢谢啊,谢谢大家,(心安理得的把螃蟹拿过来,指大嘴)尤其要谢谢你。
嘴:咱俩谁跟谁呀,老白,那腿你不吃就给我得了。
白:你都吃二十几只了,你好意思呢你?
嘴:吃吃吃,你使劲吃啊,早晚吃食物中毒了你。(走)
白:哎呀,中毒也比有些人中不着毒强啊。(唱)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毒毒……

小郭在旁边很期待得看着,老白把螃蟹腿分给小郭一个

佟:(一脸的醋意)小郭,干活去。(小郭念念叨叨的去擦桌子)

老白把螃蟹腿给秀才,失意转交一下,秀才拿着螃蟹腿很殷勤地凑过来

吕:给你……
郭:你不要挡着了,没见人家干活。
吕:要不要我帮你忙啊?

小六夹着个包袱进门,咳嗽一声

郭:好啊,好啊,那你帮我把这桌子的边边角角都擦干净,哪都别落下啊。
吕:你放心吧。
郭:谢谢你啊。(兴奋地跑去找小六,那样子,那表情就像热恋中的大学生)小六,小六,你怎么这个时候来呀?
六:给你们掌柜的送点东西。(秀才忿忿地擦桌子,小六把包袱放在桌子上)
佟:小六啊,啥东西?
六:娄知县从广东老家带回来的,让我连夜送过来。
佟:哎哟,那怎么敢当?
六:这是你们该得的,咱们镇的商户,只要纳税到了一定数目,那都有这个,拿着,拿着吧。
佟:那也算是奖励吧?
六:算吧,东西你们先收着,我还得送下一家,告辞。(行礼,出门)
佟:谢谢小六啊,有空过来喝茶。
六:好嘞。
郭:(温柔但不失兴奋的)那你路上小心点啊,人家很担心了啦!(秀才摔抹布,回屋)
佟:咋了这是?
郭:不用理他,不用理他,打开看看嘛。
佟:活干完了没有你就看?干活去。

小郭一步一回头地离开,掌柜把包袱打开,拿出榴莲,又一下扔在桌子上

佟:呀!这是个啥嘛?

(男寝,吕、嘴)
大嘴呼噜打得像命运交响曲一般,秀才在神叨叨的撕纸条

吕:(每念叨一句就撕一下)喜欢我,不喜欢我,喜欢我,不喜欢我,喜欢我,不喜欢我……(发现纸条撕没了)她喜欢我!嘿嘿!
嘴:(醒)哎,咋还不睡呢?
吕:睡不着,有心事。哎,你倒是说说……
嘴;ZZZZZzzzzzz……
吕:(大声)她喜欢我!
嘴:(醒)你说啥?
吕:没你事,你睡吧。
嘴:哎哎,别别,你还是说吧,要不这一宿我都睡不塌实。
吕:你……你有喜欢过谁吗?
嘴:你问这干啥呀,吃饱撑的吧你?睡觉睡觉……
吕:就知道你不懂。
嘴:谁说我不懂?上回要不是小郭在那瞎搀和,我跟蕙兰就成了。
吕:哪个蕙兰?
嘴:比武招亲的那个。
吕:哎,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会怎么做?
嘴:我啥也不做,我说。
吕:你说什么呢?
嘴:我说……蕙兰,想吃点啥,我给你做去。(秀才不屑)你别不以为然,我跟你说,现在这女的,就吃这套。
吕:你又懂了?
嘴:我咋不懂了,俗话说的好,吃一堑,长一智,经过那事,我算是琢磨明白了,你要是喜欢一个人,你得对她有所表示,那要不然不就成了光练不说傻把势了?
吕:可我又不会做饭,那咋办呢?
嘴:谁让你做饭了,你擅长啥你就拿啥招呼呗。
吕:擅长啥……(起身拿纸)
嘴:干啥去?
吕:写诗。(出门)
嘴:妈呀,这也算本事啊?

(大堂,昼,佟、白、吕、郭、嘴)
鸡叫,秀才已经写了满篇纸了,困得东倒西歪,掌柜下楼

佟:秀才,写啥呢?
吕:(撕)没啥,写着玩。
佟:不要再玩了,一大清早的马上就要开门了,就知道玩。过来帮我看样东西。

掌柜把包袱里的榴莲拿出来,秀才小郭凑过来

佟:你看,这是个啥?你有学问,你知道。
吕:(观察半天)这个东西学名叫作根雕。
佟、郭:根雕?
吕:啊,就是用植物的根茎,雕刻而成的艺术品。
郭:啊……什么植物啊,能长成这样的根茎啊?
吕:跟你说你也不明白。
佟:你刚才说那个艺术品,是啥意思啊?
吕:这件艺术品,它想表达一个“仁”。
佟、郭:什么人?
吕:不是男人女人的人,是指忠孝仁义的那个仁。你们看啊,首先,它是个圆的,正所谓天圆地方,这圆就代表着天哪,老子曾经曰过,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佟:那就应该叫不仁。
吕:不是有这些毛刺吗,不是不仁,否定之否定,它不就成了仁嘛。
郭:这都能成仁,那桌椅板凳不更仁?
吕:你看这些刺,又尖又硬,拿来当武器的话,那肯定是天下无敌呀,俗话说仁者无敌,倒推回去,无敌就是仁。
郭:切,说不定就是个土特产而已,给咱们解馋呗。
佟:你吃,现在就吃,我绝不跟你抢。
郭:那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个仁啊?
佟:还没有想好,但是既然是个艺术品,总得找个地方放吧?放在啥地方好呢?

大堂里多了个书架,大伙围着看

佟:不要看了,不要看了,看起来就没个完了。小郭,放上去。

小郭小心翼翼地把榴莲……或者说是仁,放上去

佟:我觉得吧,这个仁,本身还是挺不错的。但是这个架子太大,太空,所以显得不太协调。
吕:若是能加点古物,感觉会好很多。
白:嘿,给这几个人美的,还加古物,上哪给你们整古物去呀?
郭:这你比我们清楚啊,老白?
白:不是,你什么意思啊?
佟:你在这方面,经验确实比我们丰富,所以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
白:你别逗了,我是发过毒誓的。
佟:我又没有让你去偷,把钱拿上,(给老白一把铜钱)出去买几样古董回来,省着点花啊,只求形似,不求神似。
白:那行,回头我买错了,你别赖我啊。(出)
吕:等等!(给老白一把铜钱)遇上什么好镯子也帮我置办一个。
白:镯子?(秀才有点难为情的点头,老白看小郭)哦,说吧,要金的还是要玉的?
吕:你决定呗,关键是样式要别致,要有历史感,文化感,沧桑感……
白:等会,沧桑感?啥意思?
吕:就是厚重嘛。
白:厚重?
吕:不能太浅薄,尤其要突出我的文化品位,我相信你啊。
白:厚重……(自作聪明的)那就是又厚又重。

(大堂,夜,佟、白、吕)
秀才拿着个足够能套进脖子的大圈来回看

吕:这就是你挑的镯子?
白:对呀,瞧瞧这曲线,多有文化感;这质地,多有历史感;这堆铜锈,多有沧桑感。最重要的是它厚重,都能砸核桃。
吕:可这……往哪套呢?
白:套脚上。
吕:(点头,觉得不对劲)你给姑娘送脚镯呀?
白:(装傻)给姑娘送的呀?(秀才瞪他)送这个正合适,你看,这还有字呢,“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
吕:我怎么看不懂呢?
白:梵文,你看不懂。
吕:这一共才两个字啊。
白:对呀,第一个字是,拿什么拯救你,第二个字是,我的爱人。把这个送给姑娘,头天送,第二天她就死。
吕:为什么?
白:想你想的呗,害了相思病,抑郁而死。
吕:真的这么灵啊?
白:你拿去试试,不灵回来找我。
吕:好嘞,(出,看见掌柜下楼)哟,掌柜的来啦。
佟:哎哟,你咋才回来呀,东西买了没有?
白:买了,我特意去了趟左家庄,在采石居淘的。
佟:那都是值钱的东西?
白:那当然了,看见没,(一样样往外掏)青瓷碗,李清照用过的;牛骨筷,苏东坡用过的;青铜杯,虞姬喝过的,抹脖那个,还有血呢。
佟:我的神呀!五十文钱就买了这么多好东西?
白:小伙计不懂,当破烂卖的。
佟:那……那还能往架子上摆吗?
白:那你不说出去,谁知道这是古董啊?
佟:那倒也是啊,那赶紧摆起来吧。

(后院,夜,吕、郭、嘴)
秀才一个人演习着一会送礼物的动作,小郭从屋里出来

郭:你还没睡呀?闪开,闪开。
吕:我在等你……
郭:等我,等我干嘛?
吕:(把牛鼻子环掏出来)拿着。
郭:这是什么?
吕:镯子。(大嘴从屋里出来)
郭:镯子?
吕:那上面还写着字呢,你看,这第一个……
嘴:哎呀妈呀!(把牛鼻子环抢过来)在哪弄来的?
吕:赶紧给我放下!
嘴:(拿着环仔细观察)哎呀,我找你找得好苦啊!
郭:啊?
嘴:这是我小时候放牛用的鼻环,从小到大我一直带着它,后来没钱花,我就把它给当了。
郭:这能当几个钱哪?
嘴:俩烧饼啊,啥叫缘分哪?(秀才紧追不舍)这才叫缘分哪,以后我再也不当了。(小郭示意问清楚)
吕:你凭什么说这个东西是你的?
嘴:这咋不是我的,我上面还刻着画呢。这个是我,这是牛,牛,我,我和牛,世世代代好朋友嘛。谢谢啊!(喜滋滋的回去,唱)找啊找啊找朋友,找到一个好朋友……(小郭鄙视地看着秀才)
吕:(恼羞成怒)白——展——堂!

(大堂,昼,白、吕、郭)
书架上锅碗瓢勺都摆满了,跟碗架子差不多,小郭正在擦,觉得不对劲,闻了闻榴莲,差点背过气去

吕:(跟老白一块挤在柜台后面)出去出去!
白:别推了,干活呢,别闹了,别拉了,又不是说不帮忙……
吕:什么帮忙,你这是赎罪!
白:行行行,你说吧,你想达到啥效果。
吕:我就是让她能明白,我心里有她。
白:那还不简单吗?
吕:你婉转点,别吓着她。
白:明白,瞧好吧。小郭,秀才刚才说了……(对秀才)什么点?
吕:婉转点。
白:他心里有你,你婉转点啊。(秀才郁闷)
郭:嗯?好好,你要是心里有我,(指那个榴莲)就去帮我把这个臭东西扔出去,(秀才刚要扔)也不枉咱俩兄妹一场。
吕:(又放回去)你自己没长手啊?
郭:嗯?我……老白!这叫心里有我吗,这就叫心里有我吗?
白:(慌)我上那边看看……
郭:你看什么看,你看什么看!(闻到榴莲,又差点背过去)

(房顶,夜,白、吕)
老白和秀才在房顶上你一盅我一盅的喝上了

吕:兄妹一场?哼!她怎么不说是父女呢!
白:人家有爹,(秀才怒)就缺你这么个相公。
吕:我该怎么办呢?
白:哎呀,赶紧求婚吧。
吕:你说什么?
白:我跟你说,兄弟,其实这种事,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其实说白了,就跟吃饭一样简单。
吕:那你咋不求啊?
白:嘿,我求谁去,求你呀?
吕:求那谁呗。(老白伸俩手指头,秀才躲)
白:贱!
吕:接着说。
白:你想啊,如果她喜欢你,你求了她,她一同意,那不皆大欢喜?(秀才点头)她要是不喜欢你,你求了,他不了你就挨顿骂,你又能损失什么呀?
吕:尊严啊!
白:你要那么在乎尊严的话,那说明你心里还是没有她。

秀才思索片刻,爬下房顶
白:上哪去呀?你说你撅个腚上哪去?
吕:准备聘礼!

(大堂,昼,佟、白、吕、郭、六、刘)
秀才从一个瓷罐子里往外拿地契,老白进

白:哟,这么快就准备好了?
吕:我想了一晚上,最值钱的东西,就是这个。
白:啥呀这是?地契?掌柜的。(朝掌柜招手)
佟:咋了?
白:秀才要把地契给小郭当聘礼。
佟:(看了一眼正在擦桌子的小郭)秀才,你快点把它收起来吧。
吕:为什么?
佟:她要是拿了地契,还不直接拆房子吗?
白:是啊。
吕:(直眉瞪眼的)不会的,她要是同意了,以后就得听我的,她要是不同意,这地契她也拿不到。
白:小子,你还学会举一反三了?收起来……
吕:爱情使人成长……(冲出去)小郭,你进屋,我跟你说句话。
郭:你在这里不能说吗?
吕:那倒也能。
郭:那你就说嘛,赶紧的,臭死我算了。
吕:我又没吃蒜……
郭:我是说这个东西了啦!(指榴莲)
吕:那我说了啊,郭小姐,皇天在上,厚土为证……(回头看,老白示意继续)我……

小六在这节骨眼上进来了

六:哎呀妈呀,这是嘛味?熏死我了。
郭:就是你送来的那个怪东西呀!熏死我啦!
六:那你们还在这呆着,还不赶紧出去透透气去?
郭:听了一整天,就你这句话还像人话。
吕:我还有话没说完呢……
郭:你回头再说,闪开!(出门)

秀才想掐死小六,试探了两回没敢下手,外边不知谁的声音“出事啦!”,然后小刘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跑过来

六:吵嘛呢?
刘:哈哈,钱掌柜的当铺给炸啦!好象是娄知县送的那个什么……(看见榴莲)对对对,就是这个东西,就是这个东西!
六:回头再聊啊!(拔刀出门)
郭:哎,你小心一点啊,人家很担心哪!
吕:(怒)郭芙蓉,你给我过来!(老白和掌柜吓得一哆嗦)
郭:喊什么,你喊什么喊?啊,你再喊一遍?
吕:(把榴莲捧起来)你要是不听我把话说完,我就把它给炸了!
佟:别别别!有话好好说!
白:好好说,好好说……
吕:你们俩先出去,我有话要单独跟她说。
白:行行行,兄弟,保重啊!(推着掌柜的逃跑)
郭:你想干嘛?
吕:我……(软)你能不能嫁给我呀?
郭:啊?
吕:你就说愿不愿意吧?
郭:你还会趁火打劫了是不是?来来来,炸死我,炸死我,你炸死我算了!你长本事了,你还会炸人了啊!(一个分筋错骨手)
吕:疼疼疼!
郭:还敢跟我斗?以后还敢不敢胡说八道了?
吕:让我再想想……
郭:嗯?
吕:哎呀!疼疼疼……

(大堂,夜,佟、白、吕、郭、嘴、六)
榴莲摆在桌子上,大伙围桌而坐,一脸为难相,小六进

六:都愣着干嘛呢?(大伙迎接)
嘴:小六来了,来来来!
白:六,你可来了。
佟:钱掌柜咋样了?
六:已经没有人模样了,太狠了……(众人恐惧)
嘴:那……赶紧,咱把这玩意扔了吧?
白:快快,扔了,扔了!
六:扔它干嘛,趁着没烂,赶紧吃啊。
众:吃?
六:娄知县说了,这是一种南方的水果,叫榴莲。
佟:那咋还会爆炸呢?
六:嘛爆炸?
白:就钱掌柜那当铺。
六:扯哪去了,那说的是他老婆,他老婆闻不惯这味,让钱掌柜把它扔了,钱掌柜舍不得,说是娄知县送的,打死也不扔。他老婆就说,那我就把你打死吧。你们是没到现场去,惨不忍睹,瓷器,玉器,扔得满地都是,砸了个稀巴烂哪。
白:哎呀,幸亏我捡得早。(忽然反应过来)
佟:那些东西是你捡的?
白:他们正清理库房呢,我就顺便……(作个偷的动作)再说了,你给那点钱,够买什么的?
佟:(怒)你骗我……(拿起一把筷子砸老白,老白逃跑)
嘴:哎,你说这玩意,它咋吃啊?
六:拿刀切,吃瓤。
嘴:那行,我把它给切了啊。(捧着榴莲出)
郭:小六,那我给你倒茶去啊。(秀才怒视小六)
六:你有事吗,老看着我干嘛?
吕:你们当捕快的,胆子都挺大吧?
六:那是,要不然怎么抓贼呀?
吕:那你敢不敢……(跟小六耳语)
六:说这干嘛?
吕:你就说敢不敢吧,不敢就算了。
六:这有嘛不敢的?(吼)小郭,嫁给我怎么样?
郭:(害羞得手都没地方放了)讨厌了啦!不理你了!(跑出)
六:哎哎哎,听见没有,怎么样?
吕:(悲愤)天哪!(跑出)
六:别着急,对自己有点信心,胆子是越练越大的。(自言自语)小郭,嫁给我怎么样?小郭,嫁给我怎么样?瞧咱这胆!小郭,嫁给我怎么样?

中场休息,本集中场貌似没有短片

(梦境,郭、六)
俩人都穿戏装,尤其是小六,穿个跟个傻姑爷似的,俩人都用京剧腔

六:娘子!
郭:相公!(拥抱)树上的鸟儿成双对。
六:绿水青山带笑颜。
郭:从此不再受那奴役苦。
六:夫妻双双把家还。
郭:你探案来我习武。
六:我逮人来你拍(喷)砖。
郭:江湖虽小却多风雨。
六:夫妻合作不翻船。
合:你我好比乌鸦鸟,比翼双飞闹人间哪——嘿!(听见老鸹叫)
六:去去去!走!叨嘛呢,老鸹。

(大堂,昼,佟、白、郭、江)
镜头一闪,原来是小郭在YY,笑得跟苏青青似的,掌柜的在旁边看着

佟:咋不干活呢?(小郭吓一跳,随后又变成花痴般的表情)哟,咋了这是,小郭?
郭:没咋,就是高兴,(唱)今个老百姓啊,真呀真高兴。
佟:嘿哟,有什么高兴的事啊?
郭:有人……向我求婚啦。
佟:哟,我早就知道了,还是我鼓励他求的。
郭:不会吧?那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呢?弄得人家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佟:要什么准备嘛,喜欢就答应,不喜欢就哪来的回哪呆着去呗。
郭:那怎么行,好歹人家也是个捕快呀。
佟:(愣)捕捕捕……
郭:不什么?
佟:不知道你是咋想的。
郭:我也不知道是咋想的,小六这个人吧,人挺不错的,可是我老觉得……
佟:你觉得啥?
郭:我也说不明白。那要是你,你会不会答应嘛?
佟:我怎么会答应他?你是不是脑子发烧了?
郭:哎呀,谁发烧了?(挑衅)哦,对不起,我忘了,你是寡妇!
佟:(怒)你是个瓜子!
郭:什么瓜子?
佟:瓜就是傻,傻就是瓜,你脑子瓜,脾气坏,手脚又笨,(嘲笑的)怎么会有人喜欢你嘛?
郭:那没办法了,这就叫王八看绿豆,它对上眼了呗。
佟:那你是王八还是绿豆呀?
郭:那当然是绿豆了。
佟:那他就是王八了?
郭:你骂谁呢?
佟:哟,还学会护起食来啦?既然这样,你就要学会疼人。
郭:啊?还要学疼人?我以为只要会打人就可以了。
佟:刮风,我要给他加衣;下雨,我要给他撑伞;累了,我要给他捶腿;饿了,我要给他下面;凉了,我要给他捂手;热了,我要给他打扇……
郭:停停停,那不就成佣人了吗?
佟:你懂个啥,这就叫妇道。
郭:(不屑)我要是嫁了人,我不闲着也绝不让他闲着。
佟:哟,那你想咋样嘛?
郭:哼!(扫帚一扔,连跟头带把势)夫妻二人,一刀一剑,闯荡江湖,遇贼抓贼,遇鬼打鬼!
佟:哈哈哈……你还学会打鬼了?
郭:我是说色鬼酒鬼滥赌鬼,甭管多乱的地方,只要我一到,顿时一股劲风,扑面而来……(老白进)
白:定睛一看,原来是两只吊眼白额东北虎,那句歌怎么唱的来着?
佟:两只老虎,两只老虎……
白:跑得快,跑得快……
佟:一只没有眼睛……
白:一只没有耳朵……
合:真奇怪,真奇怪!
郭:烦死人了啦!老白,我恨你!
白:哎,刚才你们说什么呢?
佟:小郭跟我说……
郭:咳!
佟: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上楼,老白和小郭相视而笑,江小道戴着面纱拿着棒子从门外进来)
江:请问姑娘,你有什么仇人吗?
郭:(仔细打量了一下)什么,什么仇人?
江:就是得罪过你的人,有吗?
郭:有有有,就是他喽。(指老白)
白:啧,别胡说,我,我招不起你……(回后院)
江:(把棒子一耍)请问姑娘,你有三两银子吗?
郭:(苏式哆嗦)咿啊啊啊……我要是有……啊?你问这干嘛?
江:没有银子,首饰也行,没有首饰,古董也行,没有古董,只要能换来钱的都行。(看一眼后院)后面没路吧?
郭:你想干什么?
江:来不及了,呆会给你算钱啊。
郭:算什么钱?

江小道踩着桌子蹿到后院,客人纷纷逃跑(毛孩的身手的确是灵活),后院传来一顿闷棍和老白的惨叫声

白:葵花点穴手!(biu biu)小子,跟我玩?
郭:(不知所措)掌柜的,出事了!(跑向后院)

(后院,昼,佟、白、吕、郭、六、江)
江小道俩手绑在磨盘上,老白脑袋上一个大疙瘩,一副要上去踹两脚的架势,大伙拦着

白:放开我,放开我……
江:我来不及啦!
白:赶着去投胎是不是?我送你一程!(被掌柜的碰到头上的包)哎呀妈呀,疼啊!(逐渐安静下来)
佟:哎呀,你到底是干啥的?你为啥要打人吗?
江:专门替人有偿报仇的!
郭:有偿报仇?
白:我知道,职业打手。我问你,叫啥?
江:江小道。
白:多大了?
江:十九。
白:嗯?
江:两年之后……
白:我再问你,打过几个人了?啊?
江:你是第一个。
白:(苦)我咋那么背呢我……
佟:小道,你要钱干啥用啊?
江:(两眼含泪)给我师父办一个像模像样的葬礼。
佟:罪过呀,一样是赚钱,就不能干点别的吗?
江:干别的,来钱太慢,等我攒够钱,我师父早就烂了。
佟:这娃还是挺孝顺的啊。
白:(不满)嗯?
佟:一个葬礼要多少钱?
江:三十两银子。
佟:你,你就不怕官差来抓你呀?
江:只要能让我师父安心的走,我死都值了。
佟:咿呀,真是个傻孩子嘛。

大伙一起难过,屋里传来小六的声音:前面怎么没人哪?

佟:快挡着小道,我去拦着小六。
郭:小六!小六!欢迎欢迎……

掌柜的一直把小六推到大堂

六:你别推呀,里边都干嘛呢?
佟:哎,小六……(小六心不在焉,掌柜的每说一句话就拍小六一下)
六:你把我弄这来干嘛呀?
佟:你最近都挺好的吧?
六:还行,你指哪方面?
佟:你跟小郭,打算啥时候办哪?
六:办嘛呀……
佟:哎哟,婚事嘛!
六:(惊)谁说我要娶她了?
佟:过来过来,跟姐说说,你心里咋想的?
六:想嘛,我压根就没想过。
佟:哎哟,你们年轻人,就是这个样子,啥事情都不事先考虑好。
六:这可怎么办哪?这事跟我没关系,是秀才,吕秀才让我求的。
佟:秀才?
六:他想试试我胆有多大,让我问小郭能不能嫁给我,结果我就问了。
佟:(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那……那你打算怎么办呀?
六:我这就跟她说去。
佟:(拦)哎,不行,女孩子家脸皮薄,有些话,还是烂在肚子里的好。
六:那她要真嫁给我,可怎么办哪?
佟:哟,嫁给你咋了?那么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还配不上你了?
六:我没说配不上,只不过我喜欢的姑娘不是她那类型的。(羞)
佟:哎哟,你喜欢什么样的?
六:(向往的)我喜欢,刮风,她给我加衣;下雨,她给我撑伞;饿了,她给我下面……
佟:直接给你当佣人算了!还可以多领份工钱。
六:你懂嘛,这叫妇道,我忘了,你是寡妇。
佟:你是个瓜子!
六:对不住,老板娘,以后有合适的,帮我介绍一个,我先走了。
佟:走吧走吧走吧……
六:我今天来干嘛来了?算了,我走了啊。(往后院走)
佟:哎,大门在这!(把小六又推前门)哎哟,这可咋办呀,要是让小郭知道还不活活给气死?不行,我得找她谈谈,哎哟,这可咋谈呀?

(后院,夜,白、吕、郭、江)
小郭拿着棒子看着江小道,俩人困得东倒西歪,脑袋碰在一快

郭:嗯,痛……讨厌!(把棒子扔给老白)老白,你先看会,我下半夜再过来看他。(出)
白:(把棒子又扔给秀才)秀才,看着。(对小道)告诉你啊,再乱动就把你送衙门。(出)

江小道啃绳子,秀才看看左右没人,低头耳语

吕:别忙了,那是强盗结,解不开的。
江:那我求求你,放了我吧,再耽搁两天,我师父就烂透了。
吕:我把你放了,转身就去打别人,我不就成同谋了吗?
江:我坚决不告诉别人。
吕:绝对不行。(江小道哭)除非你帮我一个忙。
江:行,三两银子一个人。
吕:嘘,我只有三钱。
江:那……打脸好了,左脸还是右脸?
吕:那也不行的,我就是想吓唬吓唬他。
江:啊……这我没学过呀……
吕:很简单的,只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让他出个丑,认个输,最好求个饶什么的就行了。
江:行,那你给我解开,我这就去。
吕:得等着,等着那人和刚才那位姑娘同时在场的时候,再出手。
江:那我得等到什么时候去呀?
吕:别着急,明天一早,我就把那人给骗来。你肚子饿吧,我帮你拿点吃的啊。

(大堂,昼,白、吕、六、江)
鸡叫,老白还四仰八叉的在桌子上躺着,秀才和江小道偷偷摸摸溜到门口

吕:在这等着啊。(推老白)老白,醒醒?
白:咋了?
吕:你看那。
白:(看见江小道)他咋出来的?
吕:我帮他解开的。
白:你不想活了?
吕:没事,昨天晚上我跟他聊了一夜,他听了我的劝,以后不会干这行了。

江小道始终虎视耽耽地盯着街上

白:你咋劝的?
吕:我就跟他说呀,人长大了,一切道理不能不明白,子曾经曰过的……
白:去!(对小道)小子,我问你,你不干这个靠啥赚钱,啊?
江:他怎么还没来?
白:谁呀?
吕:快了,快了,(耳语)我跟你说啊,千万别让人知道是我让你这么干的,啊。
江:你放心,为客户保密,是我们最起码的职业道德。
吕:嗯,还有啊,就是你下手别太重,你别伤着他,啊。
江:那怎么可能,一旦出手,非死即残。
吕:别别别,那啥,让他受点皮肉之苦就行了,反正你就看着办吧,就别太使劲啊。
江:我尽量吧。(小六进门)
六:早。
白:早。
江:是他吗?
吕:是他。
江:你就等着瞧好吧。
吕:另一个还没到哪。
江:来不及了,看棍!呀——!

江小道把棒子悠起来追打小六

白:葵花点穴手!(biu)

棒子在离小六面门几寸远的地方停下,仨人谁也没动,摆了个造型,秀才躲桌子底下看着

吕:(想)这一幕怎么就没让小郭看见呢?
白:(想)终于报了一棍之仇。(脑袋上的大疙瘩特别醒目)
江:(想)太背了,怎么又让这小子给我点这了……
六:(缓过点劲来)老白,别让他跑了,我拿绳子去。(出)
白:对不住了,我现在还不能给你解穴。(小道哭)

(佟寝,昼,佟、郭、吕)
掌柜的和小郭促膝而谈

佟:昨天我找小六谈了一下。
郭:谈什么了?
佟:急什么嘛,就是随便问了问嘛。
郭:那,小六跟你说什么了?(掌柜笑)快说,快说!
佟:说你……很好嘛,蕙质兰心,大家闺秀……
郭:别说但是!
佟:没有啊,没有说但是啊,他喜欢你还来不及呢。
郭:(得意的笑出四个酒窝来)我就说嘛,借他两个胆,他也不敢不要我。
佟:那你,你都喜欢他啥嘛?
郭:不知道,可能是他对我的态度吧。
佟:什么态度啊?
郭:以前在家的时候吧,所有男孩子都巴着我,宠着我,可我一个都不喜欢,只有小六不一样,他对我不理不睬,不闻不问,不顺心的时候,还可以打我骂我。
佟:(不屑)你以后要是死了,就是活活贱死的。
郭:哎,那你以后要是死了,就是活活等死的,等了大半辈子呀,也没敢向别人开口。
佟:你敢,你敢你去呀?
郭:我当然得去了,我现在就去答复小六。
佟:(拦)不用了吧……(秀才进)
吕:掌柜的?
佟:她还没有去呢,你不要着急嘛。
吕:楼下又出事了。
佟:啊,出啥事了?快走!

(大堂,佟、白、吕、郭、六、江)
小六正拿个绳子把江小道捆上,老白拿着棒子在旁边看着

六:说,你为嘛要打我,我招你惹你了?(其他人下楼)
江:(对老白)你为什么要偷袭我,我招你惹你了?
白:废话,人家是捕快。
六:打捕快就要坐牢,走,跟我回衙门。
江:师父,小道对不住您了!
六:(往外推)走!
吕:掌柜的,赶紧求求情啊。
佟:(掐)哎哟,展堂!
白:(疼)哎呀,着啥急呀,聊会再走,啊。
六:要聊,到衙门去聊去,老白,正好你也去一趟。
白:我?我去干啥呀?
六:做个见证。
白:我不去!谁爱去谁去。
六:那就秀才去,反正全过程你也看见了。
吕:没看见,什么也没看见。
白:哎,你怎么是这种人哪你?
郭:他就是这种人,你以为……
吕:这件事,是我叫他干的。(众人惊讶)
六:为嘛呀?
吕:不为什么,反正是我指使他的。
江: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不是我不保密……
吕:这事,我一个人担着,跟他没关系,到了衙门,该打打,该杀杀,我绝不翻供!
六:好小子,(对小道)没你事了。(对秀才)到了衙门,上了凳,看你还硬不硬气。
吕:什么凳?
六:老虎凳!(秀才倒)别害怕,坐起来还挺舒服。
吕:我不怕!
六:走!(往外推)
吕:走就走!(大伙拦)
佟:哎,不能走,秀才不能走!
众:&%#&%*&#&*%……
六:(拔刀)闪开!闪开,(推秀才)走!
佟:秀才,秀才!
郭:(自言自语)好一个有胆有识,有情有义的傻秀才。(追出去)
佟、白:你上哪去?

小郭追出门口,小六还拽着秀才

吕:咱们真去衙门哪?
六:你以为……
郭:住手,你放了他。
六:为嘛呀?
郭:如果你肯放了他,我……我就嫁给你。
六:(慌)嘛玩意?
吕:你别听她的,我这就跟你回衙门。
郭:(把秀才拽到一边)小六,这两天,这两天我一直在想咱俩的事。
六:(怕)咱俩挺好,咱俩没事,一丁点事都没有!
郭:六,你怎么了嘛?
六:(慌)我这人吧,其实毛病特别多,又懒又馋还不爱洗澡……
吕:对对对,这点我能证明,脚特别臭,身体也很臭的……
郭:排山倒海!(秀才倒)六,有位哲人曾经说过,只要相爱的话,任何缺点都可以变成优点的。(小六又出现18集时的恐惧表情)
六:可我怎么觉得你浑身上下都是缺点哪?
吕:(爬起)不许你侮辱她!
郭:排山再倒海!(秀才又倒)六,那天,你问我的那句话,我的回答是……
六:(崩溃)啊!救命啊!(逃跑)
郭:六,你太无情了!六,小六!(追)
吕:(悲愤)子啊,救救我吧!谁来把我带到衙门里去呀!

(大堂,昼,佟、白、吕、郭、江)
江小道已经解开了,掌柜的数钱

佟:一、二、三、四、五……这是五两银子,你拿去吧。
江:这怎么行?要么三两,要么六两,你给我五两银子,我怎么算人头?
佟:你就不能不打人吗?
江:不打人,我拿什么葬我师父?
佟:那你还缺多少钱,(发狠)我全出了。
江:你想打谁?
佟:我谁也不想打!
江:白拿钱不干活的事,我不干!
白:嘿,你这孩子,还说不听你了,找点呢?
佟:(拦)展堂!(对小道)你既然那么想动手,就冲我来吧。
江:(不知所措)冲你?
佟:来呀,只管打呀?打到你钱数满了为止啊。
江:你……你什么意思啊?
佟:你替人报仇,报完之后又添新仇你懂不懂啊?你光想着你师父,你有没有想过我们那些被你白白打了的人?那些都是无辜的人。其实啊,葬礼的规格和孝心的多少没有关系,只要你心里惦记着他,堂堂正正地做人,不要让他担心,也不要让他丢脸,这就算你尽孝道了。
江:曾经,师父的一本武林秘籍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失去以后,才追悔莫及,尘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此,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我会对师父说三个字:都怨你。如果非要给这个怨加份期限的话,那将是一万年。

江小道拿起茶碗和筷子蹿到门口,自敲自唱,唐伯虎点秋香的节奏

江:小弟我住在平谷的城边/家中有屋又有田,生活乐无边/谁知我师父,蛮横不讲理/说我和武学颇有缘,带我上了翠微山/我本来的名字叫小毛,师父改叫我江小道/传我武功授我艺,恩情重如山/师父的武功练到九重天/移形换影身不测,江湖美名传/不想那一日,师母来探班/师傅贪杯喝醉酒/半夜口渴去喝水,呛死在床边/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为葬师父去卖身/无人问津命真贱命真贱/眼看师父的身要烂,从此走上了不归路/干上打手挣不着钱命真贱/今日遇上佟掌柜,句句教会记心田/从此改名江大道……
白:等等,等会,江大盗?还想当江洋大盗啊你?
江:不是江洋大盗,是康庄大道。锦绣前程在眼前,在眼前!
白:好,给钱!

掌柜的给钱,秀才失魂落魄地进来

吕:江小道,你一棒子把我打死吧。
江:你来晚了,我已经辞职了。
白:那你不干这个,以后怎么赚钱哪?
江:我到灯市东口说唱卖艺去。(出)
白:有出息呀。

小郭进,看得出是在强忍怒火

郭:吕秀才,是你让小六向我求婚的吧?
吕:造物弄人,这只是个玩笑。
郭:啊,玩笑……(吼)我杀了你!(秀才跑)你给我站住!

(梦境,郭、六)
跟上回一样,都是戏装

六:娘子!
郭:相公!(拥抱)唉!
六:娘子为何唉声叹气?
郭:这是我最后一次在梦里见到你。
六:难道说,我俩边要天各一方,梦断愁肠?
郭:我也不想这样滴。
六:天哪!
郭:相公!(唱,红豆的旋律)有时候,有时候,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相距离开都有时候,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六:停!
郭:嗯?
六:(唱)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眼睛,一只没有耳朵,真奇怪,真奇怪……

醒了,还在女寝,小贝在旁边

郭:什么破歌!(沉默片刻)白展堂,我杀了你!

(本回完)

武林外传SF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