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二十四回 算命人作法被识破 郭芙蓉洗面遭毁容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二十四回 算命人作法被识破 郭芙蓉洗面遭毁容 【文字剧本】

第二十四回 算命人作法被识破 郭芙蓉洗面遭毁容

参加演出

佟湘玉——闫妮
郭芙蓉——姚晨
白展堂——沙溢
吕秀才——喻恩泰
李大嘴——姜超
白眉(算卦的)——林永健

[屋顶]夜
(小郭与秀才看月亮)
小郭:今晚的夜色好美啊!
秀才:好美好美 。(将手伸到小郭身后)
小郭:今晚的月亮好圆呀 !(双手比作月亮状)
秀才:好圆呐好圆呐。(搭肩)
小郭:(反手拧住秀才胳臂)你在干什么?
秀才:我的手,我的手 ……
小郭:你的手在干什么?
秀才:在被你拧着 。
小郭:(松手)以后再干毛手毛脚,小心我把你连胳膊带膀子全都拧下来,叫大嘴炖着吃。
秀才:他不吃人,(小郭瞪秀才,秀才坐远) 我吃,我自己吃
小郭:你离我那么远干什么,做过来吗,怎么了吗?
秀才:没什么,没什么。
小郭:(笑)秀才,你是不是特别怕我呀 ?
秀才:怕……
小郭:嗯?
秀才:就一丁点儿,大于等于零,可以忽略不计。
小郭:其实你不用怕我的呀,你做过来嘛。(秀才坐近)以前吧咱俩是那种关系,但现在不同了呀,我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对你了。
秀才:你确定吗?
小郭: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呀,嗯,以后你要是有什么要求,你就尽管提出来,我一定会尽量满足你的!
秀才:真的?呵呵,我就想你以后别再打我了。
小郭:嗯?就,你就这么一点要求啊?
秀才:对啊,每次你一动手吧,我就会疼上好几天,有时候伤得太重,我连翻身都不敢,现在一到阴天下雨,我就浑身疼,尤其这胳膊,这腿,这关节
小郭:哎呀,行了行了行了,不打就不打吗,讨厌,我不就随便打了两下,谁稀罕打你。
秀才:谢谢,谢谢。那么你对我有什么要求吗 ?
小郭:有啊,我就是想问问你,你都喜欢我什么呀 ?
秀才:不知道 。
小郭:那,那你为什么要喜欢人家 ?
秀才:就因为上次那个算命的 。
小郭:哪个啊?
秀才:就是说 北北北,小眼睛那个。
小郭:北北北,小眼睛? 哦!

三个月前
[街口]日
白眉:算卦了,算卦,算……(走进客栈) 算卦了,算卦。算卦,算卦。
小郭:我看你是想找骂。谁让你进来的?
白眉:阴阳五行,十卦九灵啊!算一卦吧,不灵不给钱!
小郭:灵了我也没钱给。出去!(用扫帚把白眉赶出客栈)
白眉:她都敢欺负我啊?这日子没法过了!(坐在客栈门口)
(小贝进客栈)
小贝:过来,都过来!
掌柜:咋了这是?脸上咋弄得?
小贝:我这还不算啥,他们那才叫花呐!
掌柜:你是不是又跟同学打架了?啊?
小贝:谁叫他们说我没爹没娘的?
掌柜:你就是没有爹,没有娘嘛! 但是你有嫂子。
小贝:由嫂子算什么?要是我哥还活着,肯定饶不了他们!
掌柜:你这是啥话嘛! 展堂,带她到后院洗洗去。
(老白拉小贝)
小贝:哎呀,我不去!
老白:那你让小郭带她去洗。
小郭:我忙着呢,(扫地) 吕秀才!(对秀才使眼色)
秀才:我也忙着呢!(小郭摔扫帚) 好好好,我去,我去。来来来,跟我去。
小贝:先不洗了,待会儿还得打!打完还得洗,麻烦!
掌柜:还敢打?我看你是想找揍。
(老白,秀才,掌柜 把小贝拉到后院)
小贝:我不洗,我不洗!
(白眉起身)
白眉:我有好日子过了。(转身进入客栈)住手!
小郭:哎,我说你怎么又进来了?(拿扫帚赶白眉)出去出去出去!
白眉:且慢,且慢,且慢!我来是提醒你们一件事儿啊。
掌柜:提啥醒嘛?
白眉:你手里牵的那个小姑娘,她是个妖孽。
(掌柜的,秀才松手)
小贝:你才是妖孽呢!
掌柜:你胡说啥呢,出去!
小郭:就是。
白眉:我胡说? 你自幼丧母,我说得对吧?
掌柜:对呀,还有呢?
白眉:继而丧父,接着丧兄,我说的可对?
(众人傻眼)
掌柜:先生,请坐。 (白眉坐) 贵姓啊?
白眉:老夫乃一介山野村民,无名无姓。 叫我白眉吧。
掌柜:好名字啊,给先生看茶。
白眉:不用了,说完我就走。
掌柜:不忙,不忙。(对小郭)先把她弄回去。
小贝:哎呀,不用弄,我自己会走。(对白眉)你这个骗子,你就骗他们吧。
(小贝出)
掌柜:先生不要见怪阿。你刚才说的那个妖孽? 是什么意思嘛?
白眉:不瞒你说,这个小姑娘就是传说中的天煞孤星。
小郭:天什么星?
白眉:天煞孤星!生来不会别的,就会妨人。
秀才:哼哼,谁信呢?
白眉:尊驾姓吕吧!
(秀才惊)
秀才:你怎么知道的?
白眉:中过秀才吧。
秀才:啊?你还知道什么啊?
白眉:我还知道,(对小郭)你姓郭,(对掌柜的)你姓。
掌柜:姓什么?
白眉:我算算啊。(掐指,翻眼)佟!
小郭:啊?
掌柜:先生好厉害呀!
白眉:嘿嘿,雕虫小技,不足挂齿。说起来刚才那个妖孽,你别看她年纪小,她妨起人来很厉害啊!他不但能把父母给妨死,还有兄弟姐妹呀!时间长了,跟她在一起的朋友都能妨死!
(众人倒,老白进)
老白:谁在这胡咧咧呢?
掌柜:你才胡咧咧呢,白眉先生灵着呢!
老白:(看白眉)就他呀?
掌柜:先生,把他姓啥说一下。
老白:呵呵,我姓啥还用他说?
掌柜:他是硬算出来的。
老白:那好,你说说我姓啥?
白眉:展。(众人瞪他)是你的名字,后面还有一个“堂”字。我说的可对?
老白:你别说名字,你说我姓什么?
白眉:你姓……我有点饿了。有吃的东西么?
老白:你要是算出来,我白请你吃一顿,你要算不出来,……别怪我不客气!
掌柜:先生算一下嘛!
小郭:算一下嘛!
白眉:好,你等着。(转身,对镜头)我的娘啊,这可怎么办呀?赵钱孙李周,周什么来着,周? 上天保佑,就是他了。(转身,对老白)你姓周!
掌柜:要不再重新算算。
老白:不用算了,我随我娘姓,我爹就姓周。
秀才:哎呀,老先生真是活神仙啊!
老白:高人呐,高人!
白眉:愧不敢当,愧不敢当。
掌柜:你们还愣着干啥?快快快给白眉先生弄饭去啊!
众人:对对对,弄吃的。
掌柜:来,喝茶。
白眉:(接过茶杯,对镜头)我的娘啊,以后再别处这种难题了。

[大厅]夜
(白眉吃了一桌饭菜,准备离开)
秀才:老先生。
白眉:哎呀,我说过多少回了,我不能再算了。
秀才:知道,知道。不着急,这个您先拿着。(从怀中拿出一纸条)
白眉:(接过纸条)这是什么?
秀才:我的生辰八字,麻烦你帮我算一下,我的天赐良缘是个啥样?
白眉:哎,这个很麻烦呀。需要开天眼啊。
秀才:那就开呗。
白眉:你说得轻巧。这个人的一辈子,只能开三次天眼。我已经开了两次了,最后一次,我想给自己留着,数数寿数。
秀才:喔,那好吧,那这样就算了吧。
白眉:哎哎,你要真想算,不是没有办法。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
秀才:呵呵,谢谢你。(白眉不说话)哦,银子我有。
白眉:你我都是文人,提钱多俗啊! 你有多少?
秀才:(从怀中掏出银子)这么多够不够?
白眉:(掂掂银子)够了,够了够了。 回头算好我告诉你。(欲走)
秀才:哎,老先生,这八字您还没带着呢!
白眉:刚才我已经看了。你赶紧把它撕了,不要让别人发现。别人一旦发现,做法会害你的。
秀才:喔,谢谢提醒啊。
(秀才撕纸条,出,小郭进)
小郭:哎,先生先生。这点小事,怎么能麻烦您呢?我来吧。那个,先生啊,你有没有空啊,现在。能不能帮我算一下下。
(白眉盯着小郭看许久)
白眉:呵呵呵呵呵(淫笑),没有问题,不过,就怕到时候你受不了阿。
小郭:什么?什么受不了?
白眉:没有什么,咱俩现在上楼慢慢说。
小郭:那走吧,上楼去客房。先生请。
(小郭带白眉上楼)
白眉:我的娘啊。这色钱全占齐了。 嘿嘿嘿黑。

[客房]夜
(白眉一直盯着小郭看)
小郭:先生,你能不能不要这样看着我,我就是想让你算一下,我什么时候能嫁出去?
白眉:哎呀,这个不太好算啊。
小郭:啊?为什么呀?
白眉:你想啊,用那个八字算,它容易出错啊。必须要用其他的方法来算。
小郭:什么方法?
白眉:摸骨。
小郭:摸骨?
白眉:来来来,你坐这儿。
小郭:您快点儿啊,我还有很多碗没有洗。
白眉:你别着急啊,俗话说得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啊。
小郭:对对对。
白眉:摸骨,知道什么叫摸骨吗?
小郭:不知道。
白眉:那就是摸骨头,从哪里开始摸呢?
小郭:不知道。
白眉:先从手。(伸手摸小郭手)
小郭:干什么?(反手拧住白眉胳臂)
白眉:哎哟,我的手,我的手,哎呀哎呀。
(小郭松手)
小郭:不好意思,我是习武之人,条件反射,再来,再来。
(白眉跑)
白眉:哎哎哎,不来了不来了。
小郭:我保证不拧你胳膊了还不行吗?
百眉:不拧了?
小郭:不拧了,不拧了。
白眉:好你坐好,这次我不摸你手了。
小郭:哦哦哦。
白眉:摸胳膊(伸手摸小郭胳臂,被小郭扇了一耳光)哎哟,我的脸呀。
小郭: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再来,再来。(追着白眉跑)
白眉:你别过来,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小郭:行行,你等着啊。
白眉: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小郭从柜子里翻出一条绳子)怎么的?你还想捆我,你还想捆我?
小郭:我不捆你,你捆我,你捆我,给,给,(白眉接过绳子,小郭做到椅子上)绑结实点啊。
白眉:(绑小郭)这是我的强项啊,你就放心吧。(捆好)好好,你闭上眼睛。
小郭:为什么?
白眉:你只有闭上眼睛,你才能感知到上天的信息,闭上。
小郭:行行行。
(白眉伸嘴欲亲小郭,被小郭一头撞倒)
白眉:哎哟,我的牙啊,我的牙!
小郭:先生,你没事吧。
(掌柜的进)
掌柜:你俩干啥呢?
小郭:不关你的事,你有事没事?没事出去吧。
白眉:你别走,你别走。
掌柜:(扶起白眉)我不走,你的牙咋咧? (对小郭)哎呀,小贝离家出走了!
小郭:哎?快快快,快给我解开。

[大厅]夜
(众人读小贝留言)
老白:“我走了,别来找我,莫小贝”
小郭:哎呦,她为什么要离家出走呢?
老白:废话,说你是妖孽,你能愿意啊?
小郭:先生也是的,为啥当她面儿说呢?
老白:背着也不能说啊。咱大伙知道就行了,以后离她远点。
秀才:她要真的克咱们怎么办啊?(小郭,掌柜的瞪秀才) 我也不是不是故意在背后嚼人舌头啊。她要万一真是妖孽呢?
掌柜:不要说是妖孽,就是孙悟空,你们也要把她给我找回来。(哭)
老白:掌柜的,这么晚了,又不知道小贝去哪了,上哪儿找啊?
小郭:是啊,是啊。
(白眉收拾包袱,欲走)
小郭:有了,有了。咱找先生算一下,不就知道小贝去哪儿了吗。
老白:对啊。
白眉:这么晚了,还没睡啊?洗洗睡吧,洗洗睡吧。
老白,小郭:先生留步。
老白:先生,小贝离家出走了,这个忙,您无论如何得帮。
(老百把白眉拉下楼)
白眉:我不是不帮。可我这手都这个样了,我怎么帮啊?
老白:你手咋了?
白眉:(指小郭)你问她!
小郭: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先生。 要不这样好了,你来说,我来写。
白眉:(坐下)哎呀,那怎么行啊?俗话说得好,心手和一,心手和一,我这个手都坏了,我这个心也好不到哪儿去。
掌柜:你算还是不算?
白眉:我没说不算,要不咱明天再算。
掌柜:不行,现在就算,算不好就不准睡觉!
白眉:我的娘啊,你不能不讲理吧?
掌柜:我就是不讲理,展堂。
老白:得令,葵花点穴手。
白眉:别别别。
老白:喊,喊破大天也没有人来救你!
(老百欲点白眉)
秀才:住手!干嘛?先生不都说了嘛!
众人:说什么了?
秀才:北啊!
众人:北?
秀才:北北北,你们没听见啊?
掌柜:(抓过白眉)你说的是北吗?
老白:是吗?
白眉:对,就是北,确切地说,是正北偏南!
老白:正北偏南?那是东还是西?
掌柜:不要再耽误工夫了,展堂去,小郭也去,我也去。秀才留下看房子啊,快走快走!
(白眉溜回房间)

[大厅]夜
(秀才困的打哈欠,白眉收拾东西欲走)
秀才:先生。您这是要去哪儿啊?
白眉:我散散步。
秀才:您带着行李散步啊?
白眉:这么多年习惯了,我走到哪儿带到哪儿。做人不能忘本呀!
秀才:您那天眼,啥时候开啊?
白眉:你不要着急,明天再说。
秀才:(拉住白眉)我不着急,但我心急。姻缘是人生大事啊!
白眉:啊!你要出大事了!
秀才:什么大事儿?
白眉:眉心黑,仇人追。三个月,最多不超过半年,你将有血光之灾!
秀才:先生,你得救救我啊。
白眉:你要学会自救,自救,你懂么?(秀才摇头) 回到房间去,把头埋到被窝里。末年一百遍金刚经。
秀才:金刚经我不会念。
白眉:那你救念道德经。
秀才:这我会。
白眉:记住了,默念一百遍,一遍不能少,一遍不能多。
秀才:好,我这就去。
(秀才跑进后院,老白,掌柜的进)
白眉:哎呀。你
掌柜:(对展堂)让开。(对白眉)白眉先生,你算的 ——太准了!
(白眉倒,小郭拉着小贝进)
小贝:哎呀,你放手!
掌柜:把她带回去,洗洗赶紧睡觉!(对白眉)白眉先生,楼上请。来来。
(白眉与掌柜的上楼)

[客房]夜
掌柜:太准了,太准了。算得太准了!(欲抓白眉)
白眉:我的娘,你想干什么?
掌柜:帮我算一算我的姻缘,
白眉:我的娘啊,怎么都是算这个?
掌柜:哎呀,你不知道,大龄青年,苦呀!
白眉:那你想算什么?
掌柜:你帮我算算,我什么时候才能遇到那个“他”?
白眉:嗯,你没练过武功吧?
掌柜:没有,两他干啥吗?
白眉:哎呀,这就好办了!
掌柜:但俺家是开镖局的!
(白眉倒)
白眉:哎呀,哎呀。
掌柜:先生,你咋了?
白眉:没事儿,那你先把那个八字写上吧。
掌柜:不用写了,我都准备好了。(拿出八字)给我看看,怎么样?
白眉:(接过八字)哎呀我的娘啊,你是个克夫之命啊!
掌柜:怪不得他死得那么惨。 你看这事咋办嘛?
白眉:要说这个事也好办,你得破点财。
掌柜:没有问题,多少钱?
白眉:50两。(掌柜的倒)
掌柜:为啥要这么多的钱?
白眉:这还多吗,啊? 主要是给仙人。
掌柜:仙人还要银子啊?
白眉:废话呀!开坛烧香拜佛,那个不要钱啊?
掌柜:开坛烧香,那也花不了这么多钱啊?
白眉:你想想,天庭俸禄就那么多,交际应酬一个都不能少。人家不赚点外快,人家凭什么给你改运啊?
掌柜:能不能少一点儿嘛?
白眉:你但是买菜呀?讨价还价。人是仙官,你把人得罪了,你不想活了?
掌柜:我想活。有口无心,有口无心。
白眉:嗯,准备银子吧!

[大厅]日
(白眉做法,趁人不备,将银子放入怀中)
白眉:(放剑)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拿起包袱)告辞了!
掌柜:先生,怎么样啊?
白眉:你放心,那人钱财,替人消灾,从今往后,上头的人不会再为难你。再见。
老白:站住! 怀里揣得什么?
白眉:我没揣什么。
老白:没有? (搜白眉衣服) 这是什么?
白眉:银子。
老白:谁的?
白眉:我的。
老白:你的?上面为什么有我们镇上的官印?
白眉:你看错了,绝对是看错了! 你们过来,你们过来。仔细看看啊。(欲溜)
小郭:哪儿跑?
白眉:我银子已经还了!
小郭:这就完啦?
白眉:那你还想怎么的?
小郭:怎么的?嘿嘿,排山倒海!(将白眉排到街上)

[街口]日
白眉:哎呦。
秀才:这么巧,又遇到先生了,你没事吧?
白眉:我没事,没事。
秀才:我道德经都已经念了一百遍了,我那姻缘你给算出来了没?
白眉:我刚算出来了。
秀才:算出来了!那她是谁?她在哪儿呢?
(小郭挽袖口,追出)
白眉:(手指小郭)她她,她她她她!(溜走)
小郭:哈哈哈哈。
(秀才等着小郭)
小郭:你没事吧秀才。
秀才:(唱)你在我心中是最美。
小郭:干啥呀?
秀才:(唱)每一刻都让人沉醉
小郭:(退后)不要过来啊!
秀才:(唱)你的笑,你的美
小郭:掌柜的救命!
(小郭进客栈,掌柜的关门)
秀才:(对门唱)和你发脾气时撅起的嘴 a a a。

现实中
[屋顶]夜
小郭,秀才:(合唱)你在我心中是最美,每一步都让人沉醉,你的笑,你的美,和你发脾气时撅起的嘴a a a 。
小郭:好啦,好啦。那你就是因为这个才喜欢人家的?
秀才:那否则还能有啥呀?你又刁,又馋,又不爱读书,还不够温柔,最可恨的就是……
小郭:(变脸色)住口! 你再说一遍。
秀才:你又刁,又馋,又不爱读书,还不够温柔,又不够温柔。
小郭:去死,去死!去死,快去死,快去死!(把秀才从房顶推下)不要再让我见到你!
秀才:哎呦,哎呦。
小郭:秀才,你没事吧?
秀才:流血了。
小郭:啊?
秀才:真的好准呐。
小郭:什么好准啊?
秀才:先生说我三个月之内会有血光之灾,果然就有了。
小郭:你不是念过道德经了嘛?
秀才:大概是念错了。
小郭:你怎么念的呀?
秀才:yoyoyo. check it out. 道可道,非常道,想问你知不知道,我等到花儿也谢了……
小郭:切,说我不够温柔,又刁又馋,还不爱读书

 

恋爱记

 

〔掌柜的屋〕夜
(掌柜的按平谷一点红的配方制洗面奶)
掌柜:玫瑰花瓣榨汁二滴,芦荟榨汁三滴,黄瓜榨汁3至5滴,到底是3滴还是5滴啊?5滴,多一点总没有坏处。鲜奶半瓶,多大的瓶子呀?就是它了!(倒入)半瓶!呀呀呀(摇晃瓶子)呀呀呀,成咧!(闻一下)好一瓶上天入地超级无敌的洗面奶。 要是不灵咋办?万一要是毁了容,总不能把一点红挖出来骂一顿吧? 你到底是灵还是不灵?给个准话先!
(小郭破门而入)
小郭: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坐到掌柜的床上)
掌柜:咋啦?咋啦?不要坐我的床,坐到那去!(小郭起身坐到椅子上)
小郭:气死我了!死秀才!
掌柜:秀才把你咋了?
小郭:他欺负我!
掌柜:他敢欺负你?呵呵呵,天大的笑话!
小郭:怎么不敢,他说我又刁,又馋,既不爱读书,还不够温柔!
掌柜:他说得很好嘛!
小郭:啊?
掌柜:这说明他诚实。宁愿挨打,也不愿意撒谎。 不要生气了,为一个男人气成这个样子,值得么?来来来,给你试试这个。
小郭:这是什么?
掌柜:上天入地超级无敌的洗面奶。
小郭:什么奶? 
(掌柜的递过洗面奶给小郭闻了一下)
小郭:好香啊,这东西管什么用啊?
掌柜:一直以来,我们女人都是一个容易被忽略的弱势群体,不管多么努力,多么辛苦,稍不留意,就会惨遭遗弃。
小郭:那是你啊。
掌柜:现在不同了,有了它,一切都变得和以前大不一样,涂一滴在脸上,甜一片在心里,女人,就是应该对自己好一点。呵呵,来吧。
小郭:有道理,有道理呀!我确实不应该再理他。晾着他,看他难受,就是对我自己最大的好,谢谢你。(起身走出)
掌柜:写我干啥?跟我有什么关系吗?换一个人再试一试。

〔男寝〕夜
(大嘴吃鸡腿,秀才在床上辗转反侧)
大嘴:咋了?有啥事跟哥说,是不是小郭又欺负你了?
秀才:也没啥事。她这人你知道,下手没轻重。
大嘴:她又打你了吧?
秀才:那倒不是。
大嘴:哦。
秀才:她把我从楼顶上踢下去了。
大嘴:啊?为啥呀?
(秀才起身,伏到大嘴耳边,说明事情经过)
大嘴:哦,该!
秀才:为什么呀? 我错在哪儿了?
大嘴:你就没有对的地儿,这要是我。
秀才:那你会怎么样啊?
大嘴:(学小郭)秀才,你喜欢我什么了啦? —— 一个妇道人家,老实呆着比啥不强啊,瞎打听这些乱七八糟的干啥呀?
秀才:那还不当时就抽我两嘴巴子。
大嘴:我还没说完呢,(学小郭)秀才,你为什么喜欢我了啦? —— 爷喜欢你,那是看得起你,说句不好听的,爷想喜欢谁就喜欢谁,别老瞎问啊,再来劲信不信爷抽你。
秀才:这这这不是找死吗?(躺回床上)
大嘴:哎呀,死不了。这叫啥你知道不?这叫丈夫气概!刘邦为啥死那么早?怕媳妇怕的。项羽为啥兵败如山倒?疼媳妇疼得!
秀才:疼媳妇有啥错啊?
大嘴:打起仗来,光疼媳妇,不管手底下的人,谁还替他卖命啊?所以说这事儿,你就得咬紧牙关,死抗到底。
秀才:那我就试试吧。万一出啥事,你得帮我的。
大嘴:哎呀,你怕啥?有哥在。
(敲门声)
大嘴:你自己看着办啊。(躺到床上)
秀才:谁呀?
小郭:吕秀才,你给我滚出来!
秀才:大嘴,大嘴。(大嘴装睡,打呼噜)
小郭:再不出来,我踹门了啊!
秀才:来了,来了,(小声)咬紧牙关,死抗到底。
(秀才开门,小郭进)
秀才:都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儿么?
小郭:两件事,第一,咱俩完了!第二,以后不许再纠缠我。
秀才:(拽小郭手)为什么呀?
小郭:放手!我现在补一条。第三,纠缠一次打一次,打死为止。
秀才:听我说,我跟你讲。
小郭:排山……
秀才:我先睡了,这么晚了。你也早点休息,明天见。
(小郭出,秀才瞪大嘴,大嘴装睡)

[大厅]日
(秀才向老白,掌柜的讲述昨夜事件)
秀才:纠缠一次打一次,打死为止(哭)。
掌柜:太不像话了,又武功也不能胡来嘛!
大嘴:是啊,反正横竖是一死,不行咱跟她拼了,你等着,我给你拿菜刀去。
老白:去,劝和不劝离,你跟着瞎掺乎啥呀?上你的菜区!秀才啊,这种女孩啊,没娶回来虽说有点遗憾,但肯定是福不是祸。
秀才:(哭)我怎么就那么倒霉呢,我偏偏喜欢她呢?
大嘴:我实在受不了他了。
(大嘴出)
掌柜:还有客人!
老白:注意情绪。
掌柜:我来,秀才。
秀才: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儿。
掌柜:在这么哭下去,身体也受不了,我跟你说啊,一直以来,我们女人……
老白:等会儿,你们女人?
掌柜:和你们男人,都是一个容易被忽略的弱势群体,不管多么努力,多么辛苦,稍不留意,就会惨遭遗弃。
秀才:嗯嗯嗯
掌柜:现在不同了,有了它,一切都变得和以前大不一样,涂一滴在脸上,甜一片在心里,女人和男人,就是应该对自己好一点,来吧。
老白:等会儿,啥玩意儿?那么管用么?
掌柜:我跟你说,玫瑰花瓣榨汁。
秀才:你们慢慢聊吧,我先过去了。
(秀才走开)
掌柜:芦荟榨汁。
老白:你先上去,我想单独和他聊聊。
掌柜:快点儿说啊,我在楼上等着你啊。
(掌柜的上楼,老白走向秀才)
老白:秀才。
秀才:啥事儿?
老白:你真想把她找回来,看来只有一个办法。
秀才:什么办法。
老白:浪漫!
秀才:(摇头)不懂。
老白:看来我真得好好给你上上课了。花为什么是香的?是因为你。草为什么是绿的?还是因为你。屁为什么是臭的?是因为我。呵呵。
秀才: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啊?
老白:你别管意思,你就照做!百试百灵。

〔后院〕日
(小郭打水,秀才叼着玫瑰出,口中念念有词)
小郭:等等,你说什么呢?
(秀才取下玫瑰)
秀才:你一会看云一会看我,你看云的时候很近,你看我的时候很远。
小郭:有病!(秀才绕道小郭身前)你到底想干嘛?
秀才:我就问你几个问题。
小郭:问吧?
秀才:(坐到磨盘上)花为什么是香的?因为我。 草为什么是绿的?还是因为我 。
小郭:到底想说什么?
秀才:我还没说完呢,屁为什么是臭的?那是因为老白。哈哈哈。
小郭:胡说八道什么呢?
秀才:(踢倒水通)啊 那奔腾的流水呀,就如同我奔腾的心。
小郭:费了半天劲才大的水呀!我杀了你!
秀才:(丢下玫瑰)救命啊!

〔掌柜的屋〕日
(掌柜的打好水,准备给老白洗脸)
掌柜:我要是洗的时候,千万不要睁眼睛啊。
老白:为啥呀? 
掌柜:我就怕万一……
老白:万一啥呀?万一(退后)
掌柜:(拉住老白)没有啥,不要怕。不管出啥事儿,我都会养你一辈子的。
老白:不用,不用。你给我整失明了呢? 我不洗!
(秀才进)
秀才:白展堂。
老白:咋了?
秀才:我照你说的办法从头到尾试了一遍。
老白:难道不管用?她说啥了?
秀才:她说,我杀了你!
老白:不可能啊,你咋说的?
秀才:(看掌柜的)我说不出口。
老白:这有啥说不出口的,看我的。(走向掌柜的)湘玉,你一会看云一会看我,你看云的时候很近,看我的时候很远。
掌柜:(被感动)展堂。
老白:坐下没你事儿,瞧你贱的。
秀才:这句没问题,是后面那句把她给惹急的。
老白:后面?听着!(对掌柜的)花儿为什么是香的,因为有你。
秀才:错啦,因为我,草儿为什么是绿的,还是因为我,屁为什么是臭的,因为老白。
掌柜:哈哈哈
老白: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这是?
秀才:完全是按照你教的说的,一个字都没落!
老白:你就活活笨死算了你!
秀才:算了,我没这个金刚钻,我揽这个瓷器活干嘛?我走了,打搅你们了。
老白:傻小子,回来!
秀才:还有啥招么?
老白:这招不管用,看来只能她玩恨的了。
掌柜:都听展堂的,他有经验!
老白:附耳过来!

[后院]日
(小郭抱着一筐玉米进,秀才见小郭,跪倒在地保住小郭)
秀才:芙蓉,我不能没有你啊,在没有你的这段日子里。
小郭:等会儿等会儿,咱俩昨天晚上才分手,发什么神经你 。(坐到井上)
秀才:对啊,可是对你来说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夜晚,对我来说却是寂寞难耐的一年呐。
小郭:真的吗 ?
秀才:在没有你的分分秒秒里面,我没有一刻停止过对你的思念。
小郭:我不信。
秀才:你难道要我把心掏出来给你看吗?(转过身)
小郭:你刚才干什么呢?
秀才:我是在偷偷逝去我眼角的泪水,你快乐所以我快乐,我难过就不想你跟我一起难过。
小郭:真的吗?
秀才:真的。
小郭:你说的都是心里话?
秀才:心里话!
小郭:你起来吧,跪时间长,腿会痛的。
(秀才起,小郭与秀才对视,掌柜的进)
掌柜:哎,老白在不在呀,你们俩和好了?(小郭点头)老白这招还真管用啊!
秀才:哎!
小郭:(瞪秀才)啊!
掌柜:你们俩慢慢聊,我出去转转。(转身走)老白!
小郭:秀才,你还学会搬救兵了是不是?
秀才:事情不是你想象的这样的。
小郭:这招是不是老白教你的?
秀才:我跟你讲,他只是提建议,大主意我出的。
小郭:你藏什么呢?
秀才:没有。
小郭:藏什么呢?藏什么呢?
秀才:没有,没藏什么。
小郭:拿出来! 排……
(秀才把洋葱放到小郭手里)
小郭:你拿洋葱干什么?
秀才:哭不出来就用它,这招是老白教的。他让我作假的。
小郭:我再也不想看到你!去死!(将手中的玉米扔出,秀才跑)

〔大厅〕日
老白:哎呀,你这事儿吧。
秀才:想出来了么?
老白:照现在的形势看,挺麻烦的。
秀才:没事儿,这次她赶我走的时候,都没想跟我动手。
老白:那才叫麻烦呢!这说明啥?说明她心如死灰,都懒得打你了。
秀才:是这样啊。那怎么办啊?
老白:怎么办,分了呗!反正你也不喜欢她!
食客:上酒!
老白:哎,来了来了。
秀才:谁说我不喜欢她了!
老白:那你喜欢她啥呀?你喜欢她,连一个喜欢她的理由都说不出来。
秀才:我不说了嘛!
老白:啥?就因为算命的一句话?
秀才:那怎么的了?这就是天赐良缘,命中注定。
老白:要分手。
秀才:你说什么呢?
老白:我跟你说,这种事,别人没法劝。越劝越乱,你就得自己慢慢琢磨。
食客:算账!
老白:哎,来了来了。 谁算帐啊?  行了,别琢磨的,给人找钱去。

〔屋顶〕夜
(秀才一个人沉思)
秀才:我到底喜欢她什么呢?是温柔?还是可爱?知书达理,善解人意?我到底喜欢她什么呢?我喜欢她么?

〔厨房〕日
(掌柜的把老白拉进厨房)
老白:你干啥呀?干啥呀?
掌柜:你放心吧,这里不会有人来的。
老白:我还是出去吧(向外走)
掌柜:站住!(关门)你不要怕吗,洗洗就好,很快的。
老白:你说我一大男人,你老要给我洗脸干啥呀?
掌柜:男人,男人更需要关爱,呵呵呵。
老白:女人更懂得忍耐,为漂亮连命都敢豁出去,我哪有那胆啊?
掌柜:你到底洗不洗?
老白:不洗。
(掌柜的指着老白,老白点头)
掌柜:这不就完了么。来来来,我帮你洗。
(掌柜的帮老白洗脸)
大嘴:哎呀,干啥呢这是?
掌柜:哎呀,今天的厨房打扫得挺干净的啊。
老白:哎呀,挺干净。
大嘴:我还没打扫呢 ?
掌柜:但是我已经很满意了,大嘴你干啥呢?
大嘴:这不磨点辣椒,准备做辣椒酱么。
掌柜:慢慢磨啊,咱们再到客房检查检查啊,慢慢干啊。
老白:别偷懒啊。
(掌柜的,老白出,大嘴看到掌柜的瓶子)
大嘴:啥玩艺儿这是?

〔大厅〕日
(掌柜的拉老白走过大厅)
老白:秀才!秀才,算帐呢?好好算,别算错了啊!
(秀才背对大门坐下)
秀才:我想明白了,我和小郭彻底完了。
(小郭从门口进)
老白:你想好了阿。
秀才:想好了,想了一夜。我终于想明白了。
掌柜:明白啥了?
秀才:她很好,但不适合我。
(掌柜的冲秀才使眼色,小郭在门口鼓掌)
小郭:说得好。我代表我们全家谢谢你啊!
秀才:谢我什么?
小郭:以后再也没人纠缠我了啊。
食客:上茶。
老白:来了,来了。
小郭:掌柜的,把你那瓶东西拿过来,哈哈。
掌柜:什么东西啊?
小郭:对自己好的东西呀?拿来给我试试嘛!就当是庆祝好了。
掌柜:老白,快去拿一下。
小郭:老白快去阿。
掌柜:小郭,你俩真的就那么完了?
小郭:那还怎么了?为了等这个结果,我都足足等了小半辈子了。
秀才:我还等了一辈子呢!
小郭:我从上辈子就开始等了!还有上上辈子,上上上上上上上上上上……
老白:好好说话,别结巴,这孩子。
小郭:就是它啊?
掌柜:啊?怎么变成这个颜色了?
老白:我不知道啊?
小郭:没事儿,没事儿,直接抹吧?
掌柜的,老白:啊,对。
小郭:呵呵。
(抹得满脸通红)
老白:这傻孩子。
小郭:啊啊啊,疼,疼。(哭)
掌柜:(拿过瓶子,闻了一下)阿嚏。我没有放辣椒啊?
小郭:疼 疼 !
掌柜:咋回事嘛?

〔大厅〕日
小郭:(对掌柜)给我照一下嘛。
掌柜:别照了。
小郭:照一下。 拿出来!
(小郭照镜子,哭笑不得)
小郭:佟湘玉,我掐死你!
(老白拉过小郭)
老白:控制一下,控制一下。
掌柜:不要再哭了。放心好了,只要你愿意,我会带着你一起守寡的。
小郭:守什么寡,你好歹都嫁了一回了,可我呢,我嫁给谁去?
秀才:你加嫁给我吧。
小郭:你放……什么噘词?
秀才: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愿意照顾你一生一世。
(小郭手指老白)
老白:好样的,不是我说的啊。
掌柜:我也没有说过。
秀才:我知道我也配不上你,可我不想就这么放弃了。
小郭:可是我的脸。
秀才:没关系的,我记得你好看的样子,我会想象的。
小郭:可是,这是为什么呀?
秀才:老实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事实已经是这样了,我就不想再回避了,郭芙蓉,我喜欢你,比孔子孟子老子庄子这些子加在一起都喜欢。
小郭:那你又说咱俩都完了。
秀才:只是我难过我不想让你难过吗,我说这个话的时候,我自己心里也很难过,像针扎一样,滋儿滋儿滋儿。
小郭:你别滋儿了,那你会后悔吗?
秀才:不知道。
小郭:啊 ?
秀才:后悔也来不及了。我既然,既然已经选择了这条路,我就不打算再回头了,不管是天意也好,人为也罢,我只能咬紧牙关,坚持到底。
(小郭扑入秀才的怀抱,二人相抱许久,大嘴出)
大嘴:哎哎哎,你们谁看到我那瓶辣椒酱了?做菜等着用呢。
众人:辣椒酱?
大嘴:啊。头前我在看见一瓶挺漂亮的,就拿来装辣椒酱了,咋的了?
小郭:(对秀才)你能等我一会儿吗?
秀才:待会儿下手轻点儿啊。
大嘴:是,下手轻点。秀才,你看你把小郭气的,脸通红,下手轻点儿,给我点儿面子。啊。
小郭:排山倒海!
(把大嘴排走)
大嘴:啊啊。
掌柜:(对食客)吃饭,吃饭。  再来一个分筋错骨手。
小郭:分筋错骨手。
老白:来来来,把辣椒酱涂伤口上止血。(跑出)
小郭:排山再倒海!
掌柜:(对食客)见笑了,见笑了。哈哈哈。
小郭:排山再再再再再倒海……

本回完

下回书 佟老爹怒嫁不孝女 白展堂误娶无情人

武林外传SF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