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二十六回 求休书小郭盼断肠 思佳人秀才伤透心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二十六回 求休书小郭盼断肠 思佳人秀才伤透心【文字剧本】

第二十六回 求休书小郭盼断肠 思佳人秀才伤透心

参加演出

佟湘玉——闫妮
郭芙蓉——姚晨
莫小贝——王莎莎
白展堂——沙溢
吕秀才——喻恩泰
李大嘴——姜超

【大堂 日】
(郭芙蓉在给客人倒茶)
莫小贝:(拿着一纸筒瓜子从后院掀帘进,边唱)这里的山路十八弯~~(吐瓜子皮)小郭姐姐。(得意地嗑瓜子)
郭芙蓉:(指小贝)哎,哎,哎~~。掌柜的你看。
白展堂:哎~。 (湘玉在柜台看)
莫小贝:(边嗑边说)不要过来啊,再走一步我就把它全嗑喽。(坐下)
郭芙蓉:(拍桌子)谁让你偷吃零食的?(和老白同时坐在桌子上,老白以抹布拍桌)
莫小贝:谁说是偷吃零食,这是我的权利。
佟湘玉:(拍柜台桌子)谁给你的权利?(走向小贝)
小贝:那好,请您看看这个。(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拍在桌上)。仔细着点啊。(得意)
佟湘玉:(把纸推给老白)展堂念一下。
白展堂:(拿起纸念)不许罚抄写,不许叫早床,不许揪小辫,不许没收零食…..
佟湘玉:(冷笑)哼哼,你说不许就不许了。(抢过小贝瓜子)。
小贝:那~请您看看下面签名。(站起来指纸)
白展堂:(和小郭一起看纸)佟伯达。这哪儿倒霉孩子?找不自在呢!(放下纸)
佟湘玉:你才找不自在!(拿过纸),佟伯达是我爹。(小郭笑,老白抿嘴笑。)

食客:倒酒
郭芙蓉:噢,来了。(小郭去给客人倒酒,老白从桌子上下来)
佟湘玉:见笑了啊。(看纸)他是啥时候签的字呀?
莫小贝:(得意地靠在椅子上)这你甭管,照做就行了呗。
郭芙蓉:嗨呀,(走过来指小贝)你别以为拿他就能吓得住我们啊。
莫小贝:吓不住啊,那好,等他下次来,咱们重点谈谈那假结婚的事儿。(湘玉拍小贝,小郭和老白同时指着小贝,秀才在旁边看向他们)。
白展堂:(指小贝)喂喂喂,谁说我们是假结婚啊?(秀才扑到老白身边)
吕秀才:(急)喂,老白!
白展堂:(一把推开秀才)我跟你小郭姐姐是天造地设,情投意合。(小郭指老白欲说话,秀才急)
吕秀才:(把菜牌摔到桌子上,指老白)老白我警告你….(被小郭捂住嘴)
小郭:算算算了(拖走秀才)。
莫小贝:(笑)哟,那你对我嫂子就是虚情假意,始乱终弃喽。(瞄湘玉)
白展堂:(瞪眼指小贝)我….
佟湘玉:(生气)你你你只管去吧,我再也不会管你了。(把瓜子还给小贝)以后求我管我也不会管了。
莫小贝:(接过瓜子,笑着起身)替我谢谢您全家。
佟湘玉:不客气。
莫小贝:(绕过老白,唱)这里的山路十八弯…(跑出门)
佟湘玉:展堂,看看去。
白展堂:(赌气)看她干啥?
佟湘玉:她要是玩疯了,惹出什么乱子来,谁给她收拾。(老白跑出门跟小贝)
食客:掌柜的,菜。
佟湘玉:哎,好。

郭芙蓉:(对秀才,笑)看那熊孩子跟我小时候一摸一样。(擦桌子)
吕秀才:(阴阳怪气)只可惜~我跟老白不太一样。(一把从桌上拿起菜牌)
郭芙蓉:(边擦桌子边看秀才)说什么呐?
吕秀才:你跟他天造地设,那我算什么?(愤愤摆弄菜牌)
郭芙蓉:(笑)哎呀哎呀,还会吃醋啦,呵呵。(扔下抹布)哎呀,我那不是没办法的办法嘛,你以为我乐意呀。
吕秀才:(冷笑)你不乐意,谁敢逼你呀,哼。
郭芙蓉:(指秀才)行,你爱怎么想怎么想,我就这样了!(抖抹布,走开)
食客:来壶酒。 (佟掌柜端酒)
吕秀才:(跟上小郭几步,点头)好吧,就这样吧。(绕到柜台后)我以后再也不管你了!
郭芙蓉:(边从酒坛里向碗中打酒边冷笑)哼,那太好了,替我谢谢你全家啊。
吕秀才:(拿账本)我家就我一个。
郭芙蓉:(继续打酒)那就谢一百遍,一千遍,一万遍,一万……后边什么来着?
吕秀才:(两手打“十”的手势)十万。
(小郭把酒泼向秀才)

【大堂 晚饭时间】
白展堂:(边吃边问)哎,你俩最近怎么的了,咋老吵架呢?啊?(起身坐在小郭旁)
郭芙蓉:还不是结婚那事,别别扭扭一直闹到现在。
佟湘玉:(用筷子指小郭)这件事归根到底也是你不对。(小郭怒视湘玉,把筷子摔碗上,湘玉一惊,忙放下筷子)哎呀,是我是我,我没有事先考虑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嘛。(老白瞥湘玉)
郭芙蓉:严重什么呀。(一顿筷子,夹菜)大不了分手呗。
佟湘玉:哎,你可不要胡说。要是为了这个事分手,那我不就成罪人了嘛?
白展堂:(用筷子指湘玉,瞪眼)你以为呐?!(摔筷子)我也吃不下了。
郭芙蓉:(摔筷子)不吃了!
佟湘玉:(放下筷子)哦呀,小两口过日子这吵架是正常的,但是吵了架怎么收场,这可是一门学问。(小郭沉思)

【后院,夜】
(小郭端饭菜到秀才寝室门前)
郭芙蓉:(用脚敲门)秀才。(再敲)秀才。(无人应声,重重再敲)吕秀才。(还是无人应声,边踢门边喊)吕~轻~侯!(无人应声)算了,没耐心了。(小郭端菜走,门响,秀才开门出来)
吕秀才:等等,门是木头做的。
郭芙蓉:(微笑)我的心是肉做的。(把托盘放在磨上)
吕秀才:(走过来)咦,这…(看见饭菜,感动)芙妹…..(感动得哽咽欲哭)
郭芙蓉:等会儿等会儿,先别急着哭了,把饭吃了吧。(秀才狼吞虎咽,小郭笑)哟,哟,你慢点吃,别噎着你。(笑)你不生气了吧?
吕秀才:(突然一正脸色,放下筷子)不吃了,你拿回去吧。
郭芙蓉:哇噻,你都吃成这个样子了,我怎么往回拿?
吕秀才:(边咽最后一口边说)随便你了。
郭芙蓉:(撒娇,笑着拍秀才)喂,你不是说要和我一起慢慢变老,坐着摇椅慢慢摇么?
吕秀才:(躲开小郭手)那是以前,你没有嫁人的时候!
郭芙蓉:我现在也没有嫁人嘛!(秀才瞪小郭)哦~就是拜了个天地,又没有办户籍。
吕秀才:(提高音量)拜天地也不行,举头三尺有神明的,(指头上)我家先人都在天上看着呢。
郭芙蓉:(看天)哇噻,那就拜托你们老人家,千万别要往死了整我!(向上作揖)
吕秀才:去去去!我们家里人都是读过书的,知书达理。
郭芙蓉:(笑)那不就得了,(抓住秀才撒娇)侯哥~~
吕秀才:(挣开小郭)不行,我咽不下这口气!
郭芙蓉:(拍秀才,急)你到底想怎么样嘛?
吕秀才:让老白写张东西。(拿起筷子继续吃)
郭芙蓉:写什么东西呀?
吕秀才:(欲说,噎住,小郭给他拍背)休书。
郭芙蓉:休,休书?休….

【大堂 日】
白展堂:休书?!
郭芙蓉:(拿着张纸讨好地笑)秀才已经写好了,你只要在这签个名就行了。(指点)就签一下就行了。
白展堂:(冷笑,走)哼,别逗啦,咱俩结婚才几天啊,我就把你休了,那不成畜生了?(走到桌旁,摔下抹布,坐)怎么着也得等几年吧。
郭芙蓉:(怒)白展堂!
白展堂:(指小郭)你叫我什么?我提醒你啊,你应该管我叫相公。(继续指)这么大一姑娘了,怎么一点礼貌都不懂呀?
食客:掌柜的,茶。
佟湘玉:哎,来了。(提壶走过)哎呀,展堂,这都啥时候了,就不要和她开玩笑了。
白展堂:谁跟她开玩笑了?(指小郭)她,我娶的媳妇,如花美眷,(拿起休书)就这么一张纸就把我给打发了?天底下哪有这么容易的事儿?
郭芙蓉:(急)那…(换笑脸)那你想要什么你就直说嘛。
白展堂:(笑)嗯…帮我揉揉肩。
郭芙蓉:(陪笑)好,揉肩….(给老白揉肩)
白展堂:嗯,舒服!再捶捶背。
郭芙蓉:(陪笑)哎,捶捶背….(给老白捶背)
白展堂:哎哟,好。(笑)这么好的媳妇我要是还给他了,那我不成二傻子了吗?(小郭变脸,猛敲老白)哎哟哟!
郭芙蓉:再敢胡说八道,我就一掌拍死你!
白展堂:吓唬谁呢?你这是求人的态度么?
郭芙蓉:(欲哭)我,我错了还不行么?白大哥您大人有大量,您不要往心里去,秀才对这件事情很认真的呀!
白展堂:(揉肩)那你就叫秀才过来跟我谈。
郭芙蓉:(哭腔)白大哥,我求求你…(跪下,哭喊)你就休了我吧!!(突然间雷声大作,众人惊)
白展堂:听见没有听见没有?蜜月休妻要遭天谴的!
郭芙蓉:(摇手)不会的不会的,我会跟上天解释清楚的。
白展堂:解释啥呀?人都没了,敢情劈的不是你了!
郭芙蓉:好吧,你不想签就算了…(站起身)不好意思,麻烦你了。(小郭失魂落魄走开,湘玉端着盆过来)
佟湘玉:你也是的,签就签呗。(把盆放桌上洗抹布)这是为了他俩好,老天劈你干啥?
白展堂:我这是找个借口(走到湘玉身边)知道啥叫患难见真情么?我这是给他俩提供个机会。
佟湘玉:啥机会呀?
白展堂:互相考验呐。如果连这道坎都过去了,以后再怎么吵都没事了。
佟湘玉:那万一把他俩拆散了咋办?
白展堂:(笑)你放心吧,实在要是收不住啊,我就把休书一签,皆大欢喜。你就等着小郭来感谢我吧。(门外传来哭声,小贝擎着手哭着进门)
佟湘玉:(赶忙迎上去)哎~,咋了这是?
白展堂:怎么了?
莫小贝:(痛哭)我功课忘了做,先生用戒尺打我手心!(湘玉和老白看小贝手)
白展堂:先生太过分了。
佟湘玉:真是的呀。
白展堂:如果是我的话直接拿刀剁。(做剁的姿势)
佟湘玉:去!(搂小贝走)先生咋出手这么狠,把手都打肿了…(和小贝去后院)
白展堂:(擦桌子)肿了就对了,多打两次她就记住了,这孩子就欠打。

【女寝 日】
(小郭坐在床上沉思,小贝用两只手夹着笔写字)
莫小贝:(没夹住,笔掉在本子上,仰天大叫)啊~~!你打死我算了!
郭芙蓉:这话你留到课堂上说去。
莫小贝:(拿着本凑到小郭身边)小郭姐姐….
郭芙蓉:别招我,烦着呢。
莫小贝:就一篇嘛,你写完我就不烦你了。
郭芙蓉:(看小贝)帮你做功课….有什么好处呀?
莫小贝:你想要什么好处?
郭芙蓉:(若有所思)我想….让你帮我个忙。
莫小贝:嗯。
郭芙蓉:你就去找白大哥说要他帮你的忙,这样他帮你的忙同时呢也就帮了我的忙。
莫小贝:(不解)帮,帮什么忙?到底谁帮谁的忙啊?(小郭狡猾地笑)

【大堂 日】
白展堂:(在门口招呼客人)哟,客官,来来来,里边请。您有日子没来了呵?来来,坐坐坐。(莫小贝从后院进,拿着几张纸走到老白面前)
白展堂:都几点了还不上学?
莫小贝:(可怜状) 白大哥,我有几篇功课没做好,先生他让我找家长签字,我不敢找我嫂子签….
白展堂:噢,所以你想让我帮你签,是不是?(走到桌前,小贝跟上)
莫小贝:对对对,白大哥,您就帮帮忙吧。(老白坐下,小贝把纸放在他面前)等我长大以后,我一定当牛作马伺候您。(走到柜台拿笔递给老白)
白展堂:那用不着,以后你乖点儿,听点儿你嫂子话比啥都强。(接过笔)
莫小贝:嗯,我一定乖。(点着纸)来,你签这就行,每一页都得签啊。
白展堂:(一顿,不好意思地笑)佟字咋写呀?
莫小贝:你得签你自己的名呀。
白展堂:为啥呀?
莫小贝:我嫂子的笔迹先生他知道。
白展堂:噢。(开始在每一页签字,小郭边给客人倒酒边看他们,老白签到最后一页停住,咬唇深思)
莫小贝:你犹豫什么呐?赶快签呐。
白展堂:(看小贝)咱可说好了啊,万一要是出事儿,不许把我供出去。
莫小贝:(笑)哎呀,您放心吧。(放低声音)回头我还说是秀才。
白展堂:好,就这么定了。(签字,小郭翘首以待)成了。
莫小贝:(抓过纸欢呼)小郭姐姐,成了!
郭芙蓉:(欢呼着蹦过来)哎哟!(拿过纸来)没想到吧,老白同志?
白展堂:(微微一笑)没想到什么呀?
郭芙蓉:(坐到老白对面,拿起最后一页纸得意地晃)最后一页是休书喔!哈哈!
白展堂:噢。在这儿等我呢。
郭芙蓉:(继续得意)你以为呢,以后学聪明一点喔!(看休书,得意地笑,再定睛一看,修书上的签名是吕轻侯,小郭楞住,站起来)你为什么要签秀才的名字呀?
白展堂:(摇头)这点儿小把戏你也敢拿出来现眼?(站起来指小郭和小贝,微笑)告诉你们俩,江湖永远比你们想象的深。哈哈哈哈!(老白大笑着扬长而去,小郭楞愣站着)
莫小贝:小郭姐姐,你没事吧?
郭芙蓉:(忍着气)没事儿。(坐下,看小贝,发狠地说)小贝,从现在起只要他在场,你就管我叫白大嫂!
莫小贝:啥?!
郭芙蓉:(咬牙)我活活吓死他!

【大堂 夜】
(老白正在关门,小郭突然拿着绿手绢从后面把手搭上他肩膀)
郭芙蓉:(柔媚地笑)嗨~
白展堂:(回头,打量小郭)干啥呀?进来也不吱一声儿,吓我一身汗。(继续闩门)
郭芙蓉:(用手绢给老白擦汗,温柔地)那我给你擦一下喽。
白展堂:(皱眉,推开小郭手)哎呀呀呀。
郭芙蓉:(挽着老白走到桌前)你过来。
白展堂:你干啥?我还得睡觉呢!(被小郭按着坐到椅子上)
郭芙蓉:(急)别动!(换上温柔语调)给你擦擦汗嘛。(给老白擦汗,老白推开她手)睡觉前喝杯酒,安神的。(给展堂倒酒)
白展堂:告诉你啊,少来这套,否则对你不客气。(把酒杯挪开)
郭芙蓉:那你就动手喽,你怎么忍心呀?(推老白)
白展堂:郭芙蓉,请你自重。
郭芙蓉:(笑)我为什么自重啊?我是你明媒正娶的首席娘子哎。(用手绢拂老白脸。秀才悄悄从大堂后门掀帘看)
白展堂:(皱眉)你到底想干啥?
郭芙蓉:(冷笑,坐下)哼哼,把你欠我的通通拿回来喽。
白展堂:(指小郭)你说那封休书呀?我是不会签的。
郭芙蓉:我说的不是休书。
白展堂:那是啥?
郭芙蓉:(笑)傻小子,我们拜过天地以后,接下来是什么项目啊?
白展堂:(想)是….放鞭炮?这个点儿了,不让放炮。(和小郭一起笑)
郭芙蓉:那放完炮呢?(掸手绢,站起来把手靠着展堂肩膀)
白展堂:放完炮以后…(秀才冲进来)
吕秀才:(高声)是喝交杯酒,然后洞房花烛!
郭芙蓉:(慌,走向秀才)侯,侯哥….
吕秀才:(冷笑)恭喜二位了啊,春宵一刻值千金,我就不打搅你们了!(扭头而去)
郭芙蓉:(慌)哎,别….
白展堂:(拍手,笑)喔,演砸喽!
郭芙蓉:(指老白)回头找你算帐!(追秀才)
白展堂:(用手拢嘴叫小郭)小心呐,娘子~~(小郭用炊帚掷展堂,展堂躲开)哼,睡觉。(上床睡觉)

【后院,夜】
(小郭用力敲秀才门)
郭芙蓉:吕秀才你给我出来!
吕秀才:(躲在屋里)事情已经是这样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郭芙蓉:(急得跺脚)你明知道我那是计嘛!
吕秀才:对呀,美人计!
郭芙蓉:吕秀才你要再不出来我就踹门了!(小郭踹门,秀才把门打开)
吕秀才:请你自重。
郭芙蓉:(一把拽出秀才)你到底长没长脑子啊你?
吕秀才:对,我没长脑子,你长了!你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你多有脑子啊!
郭芙蓉:(气结)我,我,我看谁了我?(打秀才肩膀,哭)我要不是为了你,我能这样吗?(再打秀才)你以为我愿意啊?
吕秀才:(表情缓和,几度欲言又止)那,那你跟他真的没什么?
郭芙蓉:(指秀才)你连这点信任都不肯给我吗?
吕秀才:(低头)那倒也不是….
郭芙蓉:(举手起誓)皇天在上,我郭芙蓉要是对白展堂有一点儿好感,就让我死….(秀才紧紧捂住小郭嘴)
吕秀才:Don’t speak anything. I trust you.
郭芙蓉:嗯!你,你说什么?
吕秀才:我相信你。(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郭芙蓉:让老白跟他的休书见鬼去吧!(秀才点头,老白从大堂过来)
白展堂:你这话我可不爱听了啊。(两人走到老白面前,老白换笑脸)我这也是为了你们俩好啊。(两人微笑,对视,小贝打着哈欠从女寝开门出来)
莫小贝:嗨,你们还没睡觉呐?
郭芙蓉:大人说话呢,小孩别跟着掺和,快去。
白展堂:回去睡觉去。
莫小贝:喔,那我先回去睡去了啊。你也早点回来睡啊,白大嫂。(秀才正握着小郭手,闻言猛地抬头)
吕秀才:等等!(老白愣,秀才看小郭,小郭慌)白大嫂?!
莫小贝:是她叫我说的…
吕秀才:谁?(小郭赶忙向小贝悄悄摇手)
莫小贝:(指小郭)她!(赶忙逃走)
吕秀才:(瞪小郭)你…..
郭芙蓉:(手足无措)不是,你听我解释,不是…(小郭嘟哝着试图解释)
吕秀才:(打断小郭)有什么好解释的啊?你早点休息吧,白大嫂!(扭头进屋)
郭芙蓉:(急)你听我说嘛…..(秀才关门,小郭回头瞪展堂)
白展堂:这回可真跟我没关系!(老白逃回大堂,小郭欲哭无泪)

【女寝 夜】
莫小贝:(双手托腮坐在桌边)小郭姐姐…(小郭盘腿坐在床上发楞)小郭姐姐?(小郭仍在发楞,小贝不耐,拍桌子)白大嫂!(小郭瞟小贝,小贝心虚)这,这些都是你教我说的,也不能全怪我嘛…
郭芙蓉:(平静地)我不怪你。
莫小贝:(出乎意料)啊?
郭芙蓉:要怪,是怪我自己命不好。(自嘲地笑)不,怪我命好。(小贝不解,小郭笑得更开心)煮熟的鸭子都让我给飞了。(大笑)
莫小贝:(不解)煮熟的鸭子怎么会飞呢?翅膀也没了…
郭芙蓉:(突然咬牙转过头来怒视小贝,厉声)莫小贝!!!
莫小贝:(大惊,赶忙逃向门口)啊,飞了,飞了飞了….
郭芙蓉:(厉声)回来!
莫小贝:(转回来)哦,回来回来回来….
郭芙蓉:走!
莫小贝:(依言走向门口)哦,走走走….(走到门口回身)小郭姐姐,你到底想怎么样嘛?
郭芙蓉:(惨笑,拉长声音)我要谢谢你….
莫小贝:(不解地走向小郭)啥啥,啥玩意儿啊?(上炕坐小郭旁边)你要谢谢我?
郭芙蓉:(目光呆滞)谢你帮我恢复自由身啊。
莫小贝:自由?自由了呵,自由了自由了…(小郭哈哈惨笑,然后呜呜哭了,小贝迷惑地看她)你这是哭还是笑啊?
郭芙蓉:(突然止住哭,转头看小贝)是笑!发自内心的笑….
莫小贝:那你这眼泪?
郭芙蓉:(擦眼泪)我困了。(长叹一声)小贝啊,(小贝应声)你听姐姐一句话,(小贝应声)将来长大了以后,千万别嫁读书人!(小郭自己大笑,小贝惊讶地看她)

【大堂 日】
(湘玉拿壶给客人倒水,走到展堂旁边,展堂坐在桌旁正在纸上写字)
佟湘玉:这就是你造的孽。(把壶顿在桌上)迟早叫雷劈了!
白展堂:我也不知道能成这样啊。(把笔放下,拿纸给湘玉看)你看这休书写的成吗?(湘玉拿过来看)
佟湘玉:就是它了,赶紧给小郭送去吧。(把纸交还老白)
白展堂:那她要不接受咋办?
佟湘玉:那你就养她一辈子呗。
白展堂:(急,抓湘玉衣服)那你咋办哪?(湘玉推开他手,看四周)再说了,那声大嫂,是小贝喊的,又不是我叫的。
佟湘玉:(提壶走开)小贝乖的很,就算犯了什么错也是别人教的!
白展堂:噢,那她让我冒充家长签字也是别人教的?
佟湘玉:(急忙走来)啥时候的事情?
白展堂:就昨天。(小贝从大门进来)哎,(指小贝)正好回来了,你问她自己。过来。
佟湘玉:莫小贝?
莫小贝:(苦着脸)我,我知道错了,我这就回去,抄五百遍三字经。(转身欲走)
佟湘玉:(和老白齐声)哎哎哎~(两人拽回小贝)你没事吧你,啊?学会这么自觉了?(和小贝坐在桌旁)
莫小贝:(低头)嫂子,以后你还是多管管我吧,
佟湘玉:为啥呀?
莫小贝:这几天你不管我,先生老罚我站,打我手心(看手,欲哭)同学们欺负我,我也不敢还手,恨死我了…
佟湘玉:(和老白笑)管你也可以,但是那张契约…
莫小贝:噢,(从怀里取出契约,打开,小心地撕下一部分)我不要了,不过,这一条我得留着。
佟湘玉:啊?还留了一条?(笑着拿过来看)不许没收零食?
莫小贝:嗯。小郭姐姐给我买了好多零食,我想吃完了再改。
佟湘玉:(笑)嘿嘿,她还有那么好心。(老白也笑)
莫小贝:对呀,她早上出门的时候,把所有钱都给我了。还说什么,反正以后也用不上了,她觉着活着也没啥意思了。
佟湘玉:(惊讶地站起来)啊?(看老白)
白展堂:跟我没关系啊。(转身欲走,被湘玉一把揪住)
佟湘玉:你就不要往外摘了,赶紧救人呀!
白展堂:(急问小贝)人在哪儿呢?
佟湘玉:在哪?
莫小贝:(指后院)在那儿。(三人往后院跑)
白展堂:(边跑边喊)秀才,出来!

【女寝 日】
(小郭靠着柱子默默流泪,门响,秀才一马当先和众人冲入,小郭擦泪)
吕秀才:芙妹…
郭芙蓉:你来干什么?
吕秀才:老白已经把事情的经过跟我讲了,对不起,我错怪你了。(小郭冷笑)
白展堂:那,那什么,休书你先拿着,休书。(递过休书)
佟湘玉:拿着。(小郭接过休书看都没看就撕掉扔在地上,众人惊呼)
吕秀才:哎,你撕它….
郭芙蓉:(叹口气走开,坐到床的另一端)这个东西对我来说已经不再需要了。(秀才跟过去)
吕秀才:为什么呀?
郭芙蓉:(含泪微笑)我已经彻底想明白了。(看秀才,颤声)什么天长地久,什么海誓山盟,通通都是靠不住的!
吕秀才:靠得住,(看大家)靠得住。
郭芙蓉:如果靠得住的话,你会连这点信任都不给我吗?(秀才抿嘴无言)说分手你就分手,(流泪)这样的感情真的太脆弱了,如果连这点考验都经不住的话,我真的很难想象以后怎么和你经历风雨。(秀才回头看老白求援,大家示意让他自己哄小郭)
吕秀才:(看小郭)我,我错了。
郭芙蓉:(冷笑)你用不着道歉。从今往后,你是你,我是我,再也没有任何瓜葛了。
白展堂:别别别,芙妹…
郭芙蓉:白大哥,我谢谢你,要不是你,我也看不清这一点。
白展堂:(笑)哎呀,客气啥呀,都自己人儿,以后有啥事儿说一声,啊。白大哥…(被湘玉一把拽过来)干啥呀?
佟湘玉:还不赶紧闭嘴!
白展堂:闭啥嘴呀,人家谢谢我呢。(对小郭)不客气啊。
佟湘玉:(气)谢你个死人脑袋!
郭芙蓉:(起身)掌柜的,以后我就和你一起守寡了。(和湘玉一起坐在桌旁)
佟湘玉:(笑)欢迎欢迎。
郭芙蓉:(笑)嗯,和你一起终身不嫁。
佟湘玉:哦……不欢迎。快快快,(起身叫老白小贝)你自己守着,咱走吧。(三人赶紧出门,老白从外面把门关上)
吕秀才:(犹豫了一阵凑到小郭身边)芙妹…..
郭芙蓉:(微笑)以后请叫我郭小姐。
吕秀才:芙…(改口)复何求呀。(强笑)呵呵,这正是我要的结果。(大笑着走向门口)哈哈哈….(秀才大笑着出门,把门关上,笑容消失,流泪而去。小郭在屋里泪流满面)

【同福客栈后巷的布景】
(小郭和秀才表演rap――快乐就好, 像mv一样快速的镜头切换,二人载歌载舞)
秀才:一段感情竟然就此结束,内心深处刹那之间感到好无助,好想问你离开以后,还是否像我一样会有些难过,AHA,HOLD ON, LET ME CHECK THE BEAT
小郭:爱了多久,恨了多久,明明相爱却要分手,命运让人难以琢磨,想要对你说,未来日子你多珍重,美好回忆我会铭记,把它当作宝贵经历 好啦 好啦
秀才:yeah, 独自彷徨,终止感情游戏,让爱的感觉就此远离,SO LET`S PARTY
小郭:忘掉过去,yeah,把爱放在心的角落里,CAN YOU SEE OH,CAN YOU SEE
秀才:想握着你那双温暖小手,想牵着你四处停停走走
小郭:天热了睡凉席,天冷了加件衣
秀才:温柔眼神和轻声细语转眼变成美丽的回忆,好啦好啦好啦……
(二人厮打,导演尚敬出现)
导演:(试图拆开两人,冲镜头挥手)这儿这儿不要,啊,打起来了。(二人在导演身后挥舞话筒)别,别打了,行行行…

【男寝 日】
吕秀才:(边喝酒边唱)好啦好啦好啦,(打个酒嗝,继续唱)好啦…(继续喝酒,门开了,老白和大嘴进来)
白展堂:(抢秀才酒杯)秀才,别喝了,别喝了。
吕秀才:干嘛呀?
白展堂:你心里难受,我知道。别喝了。(把酒杯放桌上)
吕秀才:(欲拿酒杯,被老白拦住)我哪难受了?我我我看上去像难受吗,啊?(笑)小曲唱着,小酒喝着,我怎么难受了?(又欲拿酒,老白按住他手)我难受我咋不流泪呢?
李大嘴:也不知道谁昨晚在被窝里偷摸儿哭了一宿。
吕秀才:(瞪大嘴)李秀莲…
李大嘴:(不悦)叫我啥呢?
吕秀才:(低声)昨晚是昨晚,今儿已经想通了。
白展堂:(搭秀才肩)想通啥啦?
吕秀才:就她那么个女人,(大声)不值当!(大嘴赶紧去把门关严,老白赶紧示意秀才小声点,秀才更加激动)谁在乎她呀。
李大嘴:小点声,小郭在院里呢!
吕秀才:(笑)已经分手了怕什么?(指院里)她以为她是谁呀?
白展堂:(冲大嘴打手势示意)大嘴!(李大嘴对着门口大声唱歌以掩饰秀才的声音)
李大嘴:(唱)你在我眼里是最美,每一个笑容都让我沉醉,你的笑,你的美….
吕秀才:(在大嘴的歌声中继续指手画脚地大喊)她那个样子,粗鄙,庸俗,自私透顶!真是,随便找个人都比她强一百八十倍,真的…. (老白一直试图劝秀才闭嘴,同时示意大嘴继续唱)还是个嫁过人的!(秀才冲外面大叫)我告诉你,我认识你我算是瞎了眼了!(老白继续劝,大嘴加大音量,声嘶力竭,秀才更加激动,大喊大叫)我娶头驴也比她强,真的,比她强!(老白拽秀才,秀才扯着脖子喊)比她强!比她强!!(小郭推开门进来,大嘴被顶了个踉跄)
郭芙蓉:(怒喝着走过来)嚎嚎嚎,嚎个头啊!(大力拍桌子,三人惊得一起坐在床上,小郭瞪秀才)
吕秀才:(陪笑,结巴)那啥,我们错了,我们,我们改…
郭芙蓉:(冷笑一声,轻蔑地)嘁。(扭头出门,把门关上。老白和大嘴回头看秀才)
李大嘴:(笑)喊哪,你接着喊,你喊不了我帮你喊。
吕秀才:好,你帮我喊。(大嘴点头)就喊,我喜欢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败笔。(大声)喊呐,喊呐,喊呐!
白展堂:(搭秀才肩)秀才~
吕秀才:要么喊要么出去,(大嘴还欲说话)我数到三,一,二….(二人赶紧出去,秀才长叹一声)他们走了…(唱rap)独自彷徨,中止感情游戏,让爱的感觉就此远离,so let’s party, can u see?can u see…(斟酒,继续唱)一段感情竟然就此结束,内心深处,(喝酒)刹那之间感到好无助,很想问你离开以后是否像我一样有些难过,aha, hold on, let me check the beat….(开始手舞足蹈)

【女寝 夜】
(小贝在写字,小郭和湘玉坐在床上绕毛线)
佟湘玉:(边绕边说)哎呀,小郭你是打定主意不回头了?
郭芙蓉:(帮湘玉撑着毛线)要是你,你会回么?
佟湘玉:那得看是什么情况呢。像你俩这种事,我,说回就回。
郭芙蓉:不可能,我就这么跟你说吧,咱这儿的某位仁兄呀….
莫小贝:(插嘴)哪位仁兄呀?
佟湘玉,郭芙蓉:(齐声)做你功课去。(小贝回头继续写字)
郭芙蓉:那位仁兄,(冲湘玉眨眼示意)知道我说的是谁吧?
佟湘玉:(会意地笑)知道,知道。
郭芙蓉:他要老不相信你,老觉得你在外头跟别人那个…
莫小贝:(再次插嘴)哪个呀?(二人瞪小贝,小贝赶紧回头念书)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郭芙蓉:你说你要碰到这种情况,你该怎么办?
佟湘玉:想想啊……他要老是觉得我在外头那个,那就说明他在意我啊,那我为啥不回头呢?小郭,你俩好不容易在一起,你要好好珍惜呢。
郭芙蓉:行了行了,你别说了,说什么也没用。这事儿,就这么着了。
莫小贝:(第三次插嘴)就这么着啊?(小郭拍桌子)哦,我说的是功课。
郭芙蓉:这么快就做完了?拿过来我看看。(小贝把功课拿给小郭,大嘴进来)
李大嘴:掌柜的,你还是过去看看去。
佟湘玉:咋啦?
李大嘴:秀才他不吃饭。
郭芙蓉:(着急地站起来)那,那,那就给他硬塞进去啊。
李大嘴:这不大好吧?
郭芙蓉:有什么不好的呀?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不吃饭算怎么回事儿?(湘玉观察小郭)
李大嘴:(为难)不是,他是心情不好。
郭芙蓉:心情是心情,肠胃是肠胃,他要不吃,你就给他熬点玉米粥,直接灌进去。
佟湘玉:用不着,不吃就不吃,先饿他两顿,饿极了我看他吃不吃。
李大嘴:不是,(坐湘玉旁)掌柜的,那饿坏了身子咋办呐?
佟湘玉:饿坏了,我养着他。(小郭着急)你回去告诉秀才啊,苦肉计没有用,以后少跟我们来这一套。
李大嘴:不是,掌柜的,你看….
佟湘玉:去吧,以后要有这种事情,不用来汇报了啊。你也不要管他啊,他想咋就咋!(大嘴无奈出门)
郭芙蓉:哎,不是,哎,这……..
佟湘玉:咋了咋了,心疼了?
郭芙蓉:别逗了,我心疼他?(二人继续绕毛线)
佟湘玉:不心疼就好,来来来,把麻线缠好。(收拾麻线)哎呀,这人呀,就跟这个麻线一样,你不收拾它,它就乱糟糟的一团,你要一收拾它,它马上就老实了。(小郭若有所思)你听我说话了没有?
郭芙蓉:(回过神来)听了听了。
佟湘玉:我要是你,折腾不死他。
郭芙蓉:(敷衍地笑两声)行了,你自己慢慢弄吧。(把线放下)

【后院 夜】
(女寝门打开,小郭和湘玉走出来)
佟湘玉:哎呀。(伸懒腰)哎哟,哎~舒服。(对小郭)哎,不用再送了,回屋休息去吧。
郭芙蓉:我…没打算送你。
佟湘玉:那你出来干啥呀?
郭芙蓉:哦…有点饿了,我到厨房找点吃的。
佟湘玉:(笑,拍小郭肚子)不要晚上吃那么多东西,对肠胃不好。
郭芙蓉:行了行了,你抠门也有个限度。(推湘玉走)去睡觉吧,啊。睡吧睡吧。祝你作个好梦。(湘玉进了大堂,小郭看着亮灯的男寝,犹豫,欲回屋,最后下决心走到男寝门前,敲门)
李大嘴:(在屋内)谁呀?这么晚都睡了。
郭芙蓉:哦,我。
李大嘴:(开门出来)哎,咋的了?
郭芙蓉:(挥手示意大嘴出来,二人走开几步)他…吃了没?
李大嘴:没呢。不是,掌柜的不是说不让管了么?
郭芙蓉:(急)她说不管,你就真的不管呀?
李大嘴:不,那还能咋的呀?他要不吃,我也不能往嘴里硬塞呀。
郭芙蓉:那你就给他熬点粥,直接灌进去。(大嘴看她)那,总比不吃强吧?
李大嘴:行了,你甭管了。实在不行我就送医了。(推小郭回屋)行,你回去睡吧,有事明天再说。哎,你替我问小贝好啊。(大嘴回屋,小郭欲拽没拽住,闷闷回屋。展堂和湘玉从厨房悄悄出来)
佟湘玉:(笑)看出来了吧?她还是惦记着他的。
白展堂:(指着秀才和小郭的方向比划)她是惦记着他,可他未必惦记着她呀。
佟湘玉:(比划)他不惦记她,是因为她先不惦记他。如果她还惦记着他,那他肯定还会惦记着她。
白展堂:(比划)那怎么能让他知道她还惦记着他呢?
佟湘玉:(笑,碰一下老白)呵呵,那就得咱俩出马呀。(比划)让她知道他还惦记着她。
白展堂:指反了。
佟湘玉:喔。(重新指着比划)让他知道她还惦记着他。
白展堂:你这不还是反的么?
佟湘玉:你来。
白展堂:(指着比划)让他知道,他还惦记着她。(二人觉得不对劲,沉思)
佟湘玉:这也不对吧?他惦记着她….
白展堂:哎呀,观众明白就行了。
佟湘玉:去你的。
白展堂:真明白,人家早就明白了。(湘玉还在指来指去)

【大堂 日】
(小郭在给客人倒酒,湘玉走下楼,秀才在柜台抓着铜罐里的钱摆弄)
佟湘玉:秀才,昨天晚上吃了没有?
吕秀才:(无精打采)吃不吃也就是那么回事儿。
佟湘玉:只要不影响本职工作,不吃就不吃,我支持你啊。(小郭拿着酒壶向这边看)昨天的帐都清干净没有?
吕秀才:应该是吧。(回头拿账本看)啊,清干净了。
佟湘玉:啥叫应该是?(拿过账本看,拍在柜台上,指着)这叫清干净了?
吕秀才:(看账本)啊?
佟湘玉:这这这,这是啥?
吕秀才:钱掌柜的帐是月底单算的。
佟湘玉:我看你是饿糊涂了吧?今天是几号?
吕秀才:(掐指算)我算算啊…
佟湘玉:连个日子都记不清楚还有脸当帐房?
吕秀才:(欲辨白)我,我….
佟湘玉:哎,你还学会顶嘴了?
吕秀才:没有啊。(小郭开始不悦)
佟湘玉:我说你顶嘴,你说没有,你这不是顶嘴么?
吕秀才:(急)我,(捂嘴)我还是闭嘴吧我。
佟湘玉:(冷笑)哟,还学会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了啊。
吕秀才:哪有啊?
佟湘玉:那我这样说你,你是不是觉得无理取闹?
吕秀才:觉得。(湘玉看他,秀才改口)不不不,不觉得。(小郭越看越气)
佟湘玉:你这不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嘛?
吕秀才:(急)我招你惹你了?
佟湘玉:啊,你还学会大呼小叫了啊?(回头喊)来人呐,秀才造反啦。(老白从门外茶棚跑过来)
白展堂:来了来了,怎么回事儿?
佟湘玉:展堂,你可来了。(委屈)秀,秀才他,他吼我。(秀才急得说不出话)把我给吓得呀,小心肝噗嗵跳。
白展堂:(拉开湘玉,搂着秀才把他拽出柜台)秀才…
吕秀才:啊?
白展堂:(把秀才拽向桌边)你自己不开心,就想让我们所有人都跟着你不开心,是不是?(把秀才按在椅子上)
吕秀才:(不知所措)我,我没有啊,我哪有啊?(看向小郭,小郭赶紧别过脸去,秀才指小郭)问她,她可以证明,我….
郭芙蓉:(走过来)我证明。(秀才松口气,小郭走到他旁边)秀才确实吼掌柜的来着。(吕秀才差点倒不过气,回头怒视小郭)
吕秀才:(憋着气)郭芙蓉!
佟湘玉:(对老白)你听你听,他刚才就是这么吼我的。(秀才捂头)再这样下去我这颗脆弱的心,迟早要给他吓停了。(老白把碗在秀才面前重重一拍,秀才懊恼地走了。湘玉和老白看小郭,小郭瞥他们一眼,不高兴地走了,二人相视而笑)
佟湘玉:我看她能坚持到啥时候去。

【男寝 日】
(大嘴坐在自己床上吃东西,秀才气冲冲进来,大嘴惊讶)
吕秀才:这日子还让不让人过了!(大力拍桌子,痛得举起手来吹,踢柱子,痛得捧着脚跳。大嘴不解。秀才坐到床上,痛苦地)子啊,行行好,带我走了吧!
李大嘴:这又咋的了这是?
吕秀才:(委屈)他们合着伙欺负我!
李大嘴:(激动地走过来)谁欺负你了,跟哥说。
吕秀才:掌柜的,还有老白。
李大嘴:(一拍桌子)哥帮你!(顿一下)揉揉。(过来给秀才揉腿)行啦,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枯石烂,啊。
吕秀才:是海阔天空。
李大嘴:你知道啊。(放下秀才腿,走回自己床)那行了,不用我说了
吕秀才:(一瘸一拐走过来)大嘴…
李大嘴:啊?
吕秀才:但她也太过分了。
李大嘴:(斟酒)哎呀,她是掌柜的,过分点也是应该的啊。
吕秀才:我不是说掌柜的,是郭芙蓉。(咬牙)他们欺负我,而她呢?她…(长叹一口)
李大嘴:她也跟着起哄架秧子了?
吕秀才:那倒也不是。但她袖手旁观,还不肯给我作证。
李大嘴:哦。那,那对此我表示深切地同情和哀悼啊。
吕秀才:哀悼?
李大嘴:哀悼你那段逝去的感情。默哀,(低头)三分钟够不?
吕秀才:(气)够啦!
李大嘴:那行,再祭点儿酒。(把杯里酒撒在地上)
吕秀才:(怒)好好,让我死了算了,我一头撞死!(起身走)
李大嘴:死死死,死去死去,恕不远送一路顺风,(挥手)死去,死去。
吕秀才:(绝望地摇头,坐在桌旁)人心不古,世态炎凉。刹那间连你都不理我了,我什么都没了…
李大嘴:(拍桌大喊)吕轻侯!(走到秀才身旁,激动)你要是条汉子你就给我振作起来,你让他们所有人都看到,你不是谁都能伤到的!
吕秀才:(不自信地)我能做到么?
李大嘴:有哥在啊!(拉过秀才胳膊,柔声)背后默默地支持你,啊。你一定行的,相信我,没错的,啊。
吕秀才:(下决心)我倒要看看,他们还有什么手段。

【大堂 夜】
(众人都在忙着收拾,桌上摆着饭菜,小贝在分筷子)
莫小贝:嫂子~开饭了,你快来呀。
佟湘玉:(拿着酒壶酒杯过来)来啦来啦。
莫小贝:哎呀,饿死我了。
佟湘玉:(招呼众人)行了行了,不要假忙活了,吃饭了吃饭了。(众人赶紧丢下手里的家伙扑到桌前抢位子)展堂把汤盛上,小郭把酒倒上,秀才….(秀才等着湘玉吩咐)继续干活。
吕秀才:为什么呀?
佟湘玉:你不是说你不想吃饭吗?
吕秀才:我我我现在改过来了。从今天起我一顿不拉。
白展堂:(微笑)对不起,我们没做你的饭。
佟湘玉:对。
吕秀才:(无奈)那,那吃菜也行。(拿筷子欲夹菜)
白展堂:放下!吃啥?就这么几盘菜你吃了我们吃啥呀?(小郭不悦)
吕秀才:那,那,那喝汤也行。(欲端汤碗)
莫小贝:(赶紧抢过汤碗)哎,这汤我全包了。(护住碗)谁要跟我抢我跟谁急啊。
佟湘玉:哎哟,这才是我的小贝呢。(老白笑,小郭在旁憋气)
吕秀才:早就料到你们有这一手了,不就是干活么,你们等着。(起身干活)
白展堂:来,咱吃咱的。(众人动手吃饭,秀才拿着鸡毛掸子走过来)
吕秀才:(用掸子扫桌子)干活喽干活喽。(鸡毛满桌飞,众人闪躲,小郭暗笑)
莫小贝:秀才….(老白从菜里把鸡毛夹出去)
佟湘玉:(瞪秀才) 这是咱的秀才么?(站起来大喊)你还让不让人吃饭了?你到厨房重新做一顿去!(小郭欲言又止)
吕秀才:凭什么呀?我这是跟小贝学的。(指小贝)上次喝那个莲子粥啊,她就是这么用鸡毛掸子害我的。结果,她把那粥全喝了,我一口都没喝上。(指桌上)今天你们也可以把它全吃了,我一口都不吃。
佟湘玉:小贝的这件事情谁看见了?
莫小贝:没有人啊。
佟湘玉:谁听见了?
白展堂:我是没听见。
佟湘玉:谁能证明?
白展堂,莫小贝:(齐声)没有人能证明呀。
佟湘玉:做饭去,要不就开除你。(秀才无语,小郭看他)
白展堂:这样吧,只要你能找到一个证人,来证明你刚才所说的话,这顿饭你就不用再做了。(秀才看小郭,小郭欲言又止)
吕秀才: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欲走)
郭芙蓉:等等。
吕秀才:(跑到小郭旁)看到不公平了吧?
郭芙蓉:看到了。
吕秀才:(哀求地)说句公道话呀。
郭芙蓉:(指湘玉)掌柜的…(噎住,忍痛转而把手指向秀才)好好干活,色香味俱全啊!(秀才愣)
佟湘玉:罚你三天不许吃饭。
白展堂:嗯,还不许喝水。
莫小贝:三天不许睡觉。
佟湘玉:(对小贝)有点过了吧?
郭芙蓉:不过。(看秀才)我希望罚他三天不许喘气儿。(吕秀才咬唇瞪小郭,开始幻想。秀才幻想中,他抓着小郭衣襟狠狠打她几巴掌,最后还弹小郭脑门一下,郭芙蓉“哎哟”叫痛。秀才幻想完毕,心情大好。)
吕秀才:(深出一口气,微笑)好了,我得去做饭了。(转身出门)
郭芙蓉:(拍一下楼梯,蹦蹦跳跳唱)我是郭芙蓉,我酷爱武功。我来自江湖,我与众不同。(笑)
佟湘玉:(低声问老白,悄悄比划)咋回事嘛?她不会是不惦记他了吧?
白展堂:(低声比划)有可能啊。如果她不惦记他了,那他跟她….
郭芙蓉:(走过来)哎哎哎,指谁呢你?(老白马上抬头看天,指上面)
白展堂:这个塌方呀,主要是因为横梁不太结识啊,(湘玉和小贝也装模作样向上看)咱这儿还行,不用换了。
佟湘玉:(随声附和)不用换了…..

【后院 夜】
(小郭端着盘子,里面有馒头和菜,敲男寝门。秀才在屋里示意大嘴说他睡了)
李大嘴:哦,睡了。
郭芙蓉:(隔着门)我没找你,我找秀才。(秀才朝大嘴摇手)
李大嘴:哦,秀才也睡了。(小郭失望欲走,秀才懊恼抱头,大嘴改口)啊,他没睡…(小郭回身,秀才又摇手,大嘴不耐)不是,到底你睡没睡呀?(秀才示意大嘴不要出声,走去开门)
吕秀才:(和小郭走到门外)哦,这们晚了郭小姐有啥事儿么?
郭芙蓉:你把这些东西吃了。(把托盘放在磨上)
吕秀才:(走过去看)我凭什么要听你的?你叫我吃我就吃啊?
郭芙蓉:我数到三,你不吃我就倒了。一,二…(秀才没反应)我真的会倒的!
吕秀才:无所谓呀,你倒就倒好了,没什么事儿我先回去了啊。(转身欲走)
郭芙蓉:(气)吕秀才,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吕秀才:(冷笑)我又不喝酒的喽,哼哼。(小郭冲上去扭住秀才胳膊,把他按在托盘旁)
郭芙蓉:你过来吃了吃了…
吕秀才:(痛呼)啊疼疼疼!(大喊)母夜叉又行凶打人啦……(湘玉和老白冲入后院,秀才指着小郭对湘玉告状)掌柜的,掌柜,她,她打我,她。
佟湘玉:既然如此…(突然指秀才)就罚你一个月不许吃饭!(小郭和秀才诧异)
吕秀才:为什么呀?
佟湘玉:因为小郭是个好姑娘,你如果不欺负她,她是不会打你。
吕秀才:(气的结巴)你,你们…….
郭芙蓉:(气)你们太过分了,哪有你们这么欺负人的!
佟湘玉:(笑)哎哟,我欺负秀才,跟你有什么关系呀?
白展堂:对呀。
郭芙蓉:我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白展堂:我问你,(指餐盘)这餐盘是咋回事呀?
郭芙蓉:我怕他饿死,没人给他收尸。
佟湘玉:(笑)你放心,秀才的身体棒的很。(对老白)把餐盘端走。(老白欲端餐盘)
郭芙蓉:(急着来抢)哎,不行,不行!
白展堂:我点你了啊,去!
郭芙蓉:(急)你们欺负人,你们欺负人!你们干嘛呀!
白展堂:放手。(把餐盘端走)
佟湘玉:罚他半年不许吃饭。
郭芙蓉:(伤心地哭)干嘛呀….
吕秀才:小郭,小郭,没事儿,没事儿,不哭不哭,我几顿不吃没关系的。
郭芙蓉:(呜呜哭)那你要把身体饿坏了怎么办?瘫在床上谁照顾你?(哭得更伤心)
吕秀才:我,真的,不哭不哭不哭….(把小郭搂在怀里)我,我身体没事的,没关系,不哭啊。
白展堂:(微笑)你看你看,这多好,省得受那么多苦。(二人不好意思地分开)
佟湘玉:哟,既然彼此还都喜欢着,用的着这样么?装得那么矜持,那么冷漠,心疼的跟针扎的似的,脸上还装得毫无表情,不难受么?(小郭和秀才点头,又摇头)
白展堂:到底难不难受?(二人点头,转过身来)哎,这就对了。
郭芙蓉:可是,可是我们已经分手了。
佟湘玉:那刚才就算重新开始,怎么样啊?(秀才向小郭伸出手,小郭羞涩地把手放到秀才手里,湘玉松了口气)哎哟,总算办完了一件事。(对老白)哎哟,吃饭吃饭,我饿得受不了了。
白展堂:我陪你吃啊,玉。(二人端着餐盘回大堂,秀才和小郭拉着手)
郭芙蓉:(打秀才,哭)讨厌…(二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大堂 日】
(小郭在扫地,秀才在柜台算帐。二人时不时四目相对)
郭芙蓉:(微笑)看什么看,没有看过人家扫地啊?
吕秀才:(走到小郭旁,微笑)就喜欢看你扫地。(小郭羞涩地笑)你累不累?要不你歇会儿,我给你倒碗水去。
郭芙蓉:好啊好啊。(秀才兴冲冲走到柜台倒水。一边倒水一边看小郭,结果失手把碗砸了)
吕秀才:哎哟!
郭芙蓉:(急忙冲过来)哎呀,你没事儿没事吧侯哥?烫着没有?
吕秀才:哎哟,旧账本子弄湿了。
郭芙蓉:(赶紧蹲下收拾)哎呀,你别割伤手啊,我来我来,
吕秀才:那咋办呢?那账本,那得一页页地擦呢。
郭芙蓉:(抢着干)我来擦我来擦,你小心一点儿。你去那边算帐吧。(秀才美滋滋拿着账本和算盘坐到桌旁算帐,小郭蹲在柜台后收拾,大嘴和展堂进来,二人没看见小郭)
李大嘴:(笑)嘿,这回高兴了是吧?
白展堂:哎呀,不像那天似的说人家了?
吕秀才:(不安)说什么啦?
白展堂:说小郭呀,粗鄙庸俗,自私绝顶,还是嫁过人的(秀才急得拼命向老白摇手)
李大嘴:(附和)是。
白展堂:怎么的啦?(左右看看)没人呀。(擦桌子)
李大嘴:还说在街上随便拉一个都比她强一百八十倍。(秀才急得指着柜台说不出话)去那儿算帐啊?你这不算着呢嘛?(秀才急得手足无措)
白展堂:哎呀,还说认识她是你瞎了眼,娶头驴都比娶她强,有这事吧?(秀才急得站起来给两人作揖让他们闭口)
李大嘴:(兴冲冲继续说)你说喜欢她是你一生中最大的败笔,这不都你说的么?(秀才干着急说不出话)
白展堂:我问你,知不知道错现在?知道了….(二人突然住嘴,愣愣看着秀才身后,秀才绝望的回身,看见小郭正站在柜台后似笑非笑)
吕秀才: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郭芙蓉:(平静地走过来)你放心吧,经过那些事以后,我不会再怪你了。
吕秀才:(大大松口气)哎呀,把我汗都吓出来了。(擦汗)
郭芙蓉:但是我真的觉得我们不太适合当情侣。
吕秀才:啊?
郭芙蓉:更不适合当夫妻。(深吸口气)从今往后,咱们还是作朋友吧,吕先生。(转身欲走)
吕秀才:(从后面抓住小郭)芙妹…….
郭芙蓉:(拿开秀才手)对不起,以后请叫我郭小姐。
吕秀才:哎~(欲拽小郭,被小郭大力一推,倒在柜台前,小郭走。老白和大嘴楞住,秀才打了自己一个耳光。两人也各打自己一个耳光)
白展堂,李大嘴:(互指对方,齐声)瞧你这张贱嘴!(走过去搀秀才)
白展堂:秀才,秀才,来来来,别伤心,啊。(两人搀秀才到桌旁坐下)
吕秀才:(失魂落魄念rap)想握着你那双温暖小手,想牵着你四处停停走走,天热了睡凉席,天冷了加件衣,(欲晕)so let’s party…….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