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二十九回 吕圣人智斗姬无命,佟掌柜火拼展红绫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二十九回 吕圣人智斗姬无命,佟掌柜火拼展红绫【文字剧本】

第二十九回 吕圣人智斗姬无命,佟掌柜火拼展红绫

参加演出

佟湘玉——闫妮
郭芙蓉——姚晨
白展堂——沙溢
吕秀才——喻恩泰
莫小贝——王莎莎
邢育森——范明
姬无命——王磊
燕小六——肖剑
展红绫——霍曼迪

 

[大厅]日
(众人效仿开心辞典,秀才问,小贝答,老白,掌柜,小郭为亲友团)
秀才:大家好,欢迎收看同福客栈知识竞答,准备好了吗?(小贝伸手示意)好,请选择格物致知的始作俑者,一:朱熹,二:王阳明,三:王重阳,四:王沪生。
老白:(起身对秀才)王沪生谁呀 ?
秀才:(低声)答案不够,现凑的,请选择。(老白回)
小贝:我想向场外求助。
秀才:好的,向谁呢?
小贝:恩,我的亲友团。
众人:耶!
小贝:就你好了。(指老白)
秀才:好的,时间30秒,从现在开始。
老白:关于这个格物致知啊,我建议你先买一样东西,然后你仔细的观察,在观察的同时……
秀才:时间到!
众人:啊 ?
(秀才对小贝伸手示意答题)
小贝:啊,我选四,王沪生。
秀才:确定吗?
小郭:(突然站起)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秀才:没你的事儿,一边去,不改了吗?
小贝:(犹豫许久)不改了 。
秀才:唉,传奇录你们看过没有?
众人:没有。(众人摇头)
秀才:象山全集呢?
众人:也没有。
秀才:都没看过啊,嘿嘿嘿(冷笑)太可悲了,一群白痴。
小郭:嘿嘿嘿,(冷笑)那是,谁有您博学啊?
掌柜:嘿嘿嘿,(冷笑)啥书都看过,就是中不了举。
众人:哈哈哈。(众人狂笑)
秀才:(满不在乎)我本来就没想中。
众人:恩? (众人手指秀才)
秀才:我读书就是为了获取知识。
老白:嘿,知道那些乱七八糟的知识有啥用啊?(起身,出,进后院)
秀才:当然有用了,子曰:知识就是力量。
掌柜:哪个子啊?
秀才:培根子。
掌柜:哪个朝代的呀?
秀才:Britain。
掌柜:(起身,站到秀才身前)哦,也就是说Britain的培根子说,你是咱们同福客栈里最有力量的人哟?
秀才:(犹豫)某种意义上,是的。
小郭:啧啧啧,(起身)那就给咱展示一下吧,啊。
秀才:(吓退)展示啥呀?
小郭:知识的力量呀。(摩拳擦掌,秀才吓跑)来呀来呀,小样的。
秀才:(边躲边说)无知,无知。
掌柜:(拉起小贝)小贝,回屋读书去吧。
(小郭追着秀才出,掌柜的拉小贝上楼,老邢进,手中拿着一张纸,老白进)
老白:哎,我这出去一会儿,人呢?
老邢:(站在门口)我不是人呢?
老白:哟,邢捕头,呸,老邢!
老邢:(怒)你骂谁呢?
老白:(辩解)不是不是,你看我这记性啊,老忘了改口。(老邢坐)
老邢:那就别改口了,用不了多久,我的官职就回来啦。
老白:(老邢把手中的纸递给老白)是吗?(老邢点头)那可是一个天大的……(老白打开手中的纸——通缉令)噩耗啊。
老邢:这咋成噩耗了呢?啊?我升官你不乐意是不是?
老白:(吓傻)不是不是。姬无命咋逃出来的?
老邢:上个月京城闹地震,刑部大牢给震塌了,逃了很多犯人,其中就有他!
老白:那为啥光通缉他呢?
老邢:别人都抓回来了,就他还漂着。(手摸下巴,思考状)我估计呀,这小子奔这儿来了。
老白:这不大可能吧?
老邢:你想啊。(自作多情状)上回是我抓的,他好不容易逃出来,(指着自己)还不得找我报仇啊?嘿嘿,回头我把他一抓,把钱一拿,把官一升,把号一封……(跳起大拇指)
老白:封号?封啥号?
老邢:关中大侠呀!皇榜上写着呢,抓住他,赏银百两,封号大侠。(突然指着老白)哎,这回你们谁也不准帮忙,不准帮忙!
老白:(严肃)好好好,你一个人行吗?
老邢:(抖手)不行也得行啊。能不能官复原职,全指望他了。
(老白迅速上楼)

[掌柜的屋]日
(掌柜的与小贝在屋内读书,老白匆匆忙忙进)
老白:赶紧走,赶紧走。
掌柜:去哪儿呀?
老白:(翻掌柜的柜子)姬无命逃狱了。
小贝:逃就逃呗。他要敢来,我就再给他一闷棍。
老白:然后我就给你收尸。他武功深不可测,上次不是因为被我点了穴,你们谁能治得了他?
掌柜:(焦急)那怎么办呀?
老白:赶紧收拾东西,准备跑路。
(掌柜的与老白一起收拾东西)
掌柜:小贝,不要再写了,去通知一下秀才他们,快点儿,快点儿。
(秀才进)
小贝:(欲出)哎,秀才来了,我去通知他们啊。
秀才:嗯,你们好啊。
老白:(头也不回)你好你好。
秀才:我这次来啊,主要是想阐述一下,为什么说 只是就是力量。
掌柜:(摔了一下手中的书)你没看见我们正忙着吗!去找小郭阐述去!
秀才:那不行,她会攻击我的。
老白:(放下手中东西,指着秀才)你再不走我也攻击你啊。
秀才:(吓退)君子动口不动手啊。
掌柜:他不动我动。(把秀才向门外推)
秀才:哎哎哎,你们怎么都这样?(跑进屋来)难道真理就这么难以接受?难道武力就能解决所有问题啊?
掌柜:(收拾手中的手饰)好好好,你说。你倒是说呀!
秀才:(放慢语速)那得从人和宇宙的关系开始讲起的。
老白:(依旧不回头,收拾东西)哎呀,太精彩,太震撼,太有说服力了!(对掌柜)哎,枕头带不带啊?
秀才:那你们前面干嘛还笑话我啊?
掌柜:那是因为我无知,我的镜子呢?
秀才:(傻笑)您还知道自己无知啊。
老白:不仅无知,而且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哎,首饰呢?带着呢?
秀才:(疑惑)你们……?
掌柜:我们是禽兽,是败类,(对老白)先凑合一下,快一点儿,路上再收拾吧。
秀才:你们…………
老白:我们是罪人,是耻辱,是你的绊脚石,行了吧?哎哎,这个你带着吧。
秀才:(得意)哎,知耻而后勇,你们还是有希望的。只要多读书,读好书。
(楼下传来打斗声,碗碟破碎声,老白,掌柜的出)
秀才:哎哎,我还没说是啥书呢。(秀才跟出)

[大厅]日
(店内食客皆走,一片狼藉,小郭被姬无命反手拿住,按在柱子上)
姬无命:你到底说不说?
小郭:(无奈)我说什么呀?我只说看你眼熟,又没说真地认识你。
(众人从楼上下,愣住)
姬无命:你要是不认识我,怎么觉得我眼熟?
小郭:我,我在梦里见过你,行不行?
姬无命:什么梦?告诉我。
(姬无命欲拍死小郭)
老白:小姬。
(姬无命松手,小郭趁机跑到掌柜的怀中)
姬无命:(疑惑地蹬着老白)你……认识我?
老白:(轻声)不认识。
姬无命:那你为什么叫我小鸡?
老白:(假笑)我这人就有这爱好,专爱给人起外号。
掌柜:(颤音)对对对,我们的外号全是他起的。
老白:(分别指掌柜的,小郭,秀才)小鱼,小虾,小耗子。
姬无命:(环顾四周)我以前一定到过这儿。
掌柜:(高声)不可能。
姬无命:为什么不可能?
掌柜:(服软,依旧颤音)因为我一直都在这儿啊,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回头对众人)你们见过他吗?
众人:没见过。
姬无命:也许是前世呢。(突然对众人)这儿是不是有个后院?
众人:没有!(姬无命看众人)有……
姬无命:这后院是不是有口古井?
众人:(大声喊)没有(姬无命再看众人)有……
姬无命:(激动)这井是不是正德年间的?
秀才:(指着姬无命)他想起来了他!
(掌柜的压着小郭脑袋,删了秀才一个耳光,秀才被抽转了个圈)
秀才:(双手在面前抓)我发财了。
姬无命:想起来就好喽。(转身)
老白:你上哪儿去?
姬无命:到那边儿看看。(走向后院)看看能不能想起更多的事情。(走向后院)这门帘怎么变蓝色了?
(老白欲追,掌柜的拉过老白)
小郭:(活动着手腕)这人谁呀?
老白:姬无命!
(小郭被吓倒,掌柜的扶起小郭)
小郭:赶紧报官呐!
老白:报什么官呢?就老邢那两下子,来不是送死吗?(激动)
掌柜:小声点!你说怎么办?
老白:看看再说吧。见机行事。
(老白出)
掌柜:(拉过秀才,小郭)抄家伙!
(掌柜的,小郭出,秀才拿起鸡毛掸子)

〔后院〕日
(姬无命在后院徘徊,坐到井边,掌柜的,秀才准备好家伙在大厅,老白进后院,拿起一根棍子,放到南瓜上)
老白:还没想起来呢?
姬无命:没有。越想越乱。乱糟糟一团,理都理不清。
老白:(拉起姬无命)那就别坐这儿了,别想了。
姬无命:那怎么行啊?告诉你啊,我是从大牢里逃出来的。(老白欲言,姬无命抓住老白)不许说出去啊。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老白:绝对不说。那你犯的是什么罪呀?
姬无命:不知道。十有八九是个冤案。
老白:为什么呢?
姬无命:你想啊,我一不会偷,二不会抢,三不会杀人放火。
老白:哎呀,您太谦虚啦。
姬无命:哎,你啥意思呀?
老白:哎,没有(拍小姬)我这是夸你呢。我这人一夸人,有时候不走脑子,而且不分场合。
姬无命:哎,你贵姓啊?
老白:免贵姓(沉思良久)姓周。
姬无命:太幸福了!(老白不解)我要是知道自己姓什么,我豁出命去都行!
老白:你要真想起来,说不定你会后悔的……
姬无命:(不解)我为什么会后悔呀?
老白:(拍拍小姬)假如说,你这不是冤案,而你真的是一个罪无可赦之人,你打算怎么办?
姬无命:(迷茫)不知道。那要搁着你呢?
老白:我会去自首。
姬无命:(一招手,又坐到井边)我不去。除非我老婆孩子,让我这么干。
老白:(拉住小姬)没想到你还挺顾家的啊。(把小姬推到一边)来来来,坐这儿啊,(坐到井边,低声)他一坐这儿我就害怕。
姬无命:飘忽了这么久,我才忽然明白。家,是最后的港湾。
老白:如果你没有家呢?
姬无命:(急)一定有的。哎,等等。(恍惚明白了什么)
老白:怎么了?
姬无命:不对劲呀。
老白:咋了?
(众人从门口闪了一下)
姬无命:我见过你么?
老白:没有啊。
姬无命:你贵姓啊?
老白:姓周。
姬无命:(起身,老白亦起身)我为啥觉得我跟你这么熟呢?(看井)
老白:(推小姬坐下)那主要是因为我没皮没脸,自来熟。(拍一下小姬)兄弟,您在这儿慢慢想,我出去转转。(对众人)做饭去,做饭。
(老白出,小姬又坐到井边沉思)

[大厅]日
(桌上摆着四盘菜,老白向菜中下药)
掌柜:(拿着酒杯走过来)这是干啥呢?
老白:蒙汗药。(众人围过来)先把他撂倒再说。他万一想起来啥,咱就全完了。
掌柜:(疑惑)那你从哪弄来的蒙汗药?
老白:三年前剩的。(手指后院)就是他的。
小郭:(抱着酒坛子)那要不管用怎么办?
老白:不管用就只能豁出去了!(众人楞住,看着老白)让老邢跟他拼命。
(老邢进)
老邢:跟谁拼命?
(众人慌张)
小郭:姬无命。
老邢:(拔出刀,高声)他出现了?
(老邢提着刀,在门口转悠)
老白:没有,没有。(老邢停手)我们这不等着呢么?等着喝你的升职酒啊。
老邢:(收起刀,走到餐桌前)就先别急着喝,先弄点吃的。
(老邢坐下,拿起筷子)
众人:(阻止老邢)哎哎,老邢。 
老邢:怎么了?怎么了?
老白:这是客人点的。
老邢:(抢过筷子)你再烧一个嘛。
小郭:(拼命和老邢抢筷子)不行,不行。
(筷子被掌柜的抢到,老邢拔出刀)
老邢:干嘛?(掌柜的还回筷子)舍命保你们平安,吃点都不行啊?不像话。(说着,便吃起菜来,众人无语)干嘛?
掌柜:少吃点。
老邢:(夹菜)抠门儿。
掌柜:够了吧。
老邢:(边吃边说)自从入了丐帮,吃没吃像,不够雅是吧?(端起盘子吃菜)
(众人无奈)

[大厅]夜
(桌上的盘子全都空了,老邢倒在桌上睡着,众人躲在账台后)
(姬无命出,众人被吓了一大跳,姬无命拍醒老邢)
老邢:(正开睡眼,看到姬无命)姬无命,你哪里逃?(欲抓姬无命,但是蒙汗药作用,老邢倒地)
姬无命:(不解)他怎么了?
掌柜:(与众人从账台走出)累的……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掌柜的与老白欲扶老邢)
老白:好不了,这蒙汗药劲儿大着呢。
姬无命:蒙汗药?你们这是黑店?
小郭:当年你在的时候,确实是个黑店。
姬无命:什么意思啊?
老白:(推小郭)你别听她胡说。
姬无命:难道,我前世就是死在你们手里,所以才总记得这个地方?
掌柜:(推开老邢)大哥,你比我们早几年出生,我们怎么能杀你嘛。
姬无命:若非前世,那就是你们杀了人,然后嫁祸到我头上。
小郭:(笑)你还真敢猜。
姬无命:果真如此?我跟你们拼了。
(姬无命欲动手,老白制止)
老白:住手。事到如今,我只能跟你实话实说了,(低下头)大佬!
众人:大佬?
老白:(拉住小姬)你叫姬无命,是我们的掌柜兼龙头大哥。
姬无命:啊,那他们都是我手下吗?
老白:是啊!(对众人作手势)
众人:是啊,是啊~~
姬无命:那我娘子在哪儿?
老白:娘子?她(拉过掌柜),她就是你的娘子。
姬无命:娘子~~(抱过掌柜的,痛哭)
姬无命:(松开手)咱俩有孩子吗?
老白:有有有,后院有个丫头片子,那是你闺女。
姬无命:那我得看看去。
掌柜:(拉住姬无命)不行,孩子小怕生。
姬无命:怕啥生啊,我是她爹呀!
老白:那,你想好跟她说什么了吗?
姬无命:那还不好说,爹,我回来了。
众人:啊?
姬无命:不对呀,我爹回来了。
众人:啊?
姬无命:也不对啊,爹,你回来了。(坐到门口抱头痛哭)我咋现在我语无伦次了我呀?
小郭:这,说明你太激动,不适合见你女儿啊。
姬无命:那我啥时候见哪?
老白:(走到小姬面前)这么多年没见她,也不给她买个见面礼,抠门。(拿手指头戳小姬)
姬无命:见面礼?
老白:嗯。
姬无命:对啊,见面礼,我这就给她弄去。(跑出客栈)
(众人舒了一口气)
老白:撤!
(众人分头出,老邢依旧躺在桌上)

[大厅]夜
(众人拿好行李纷纷出)
掌柜:一二三四五。(扶了一下老邢)他不算,李大嘴呢?
秀才:到东街雇马车去了。
掌柜:小贝呢?
小郭:正收拾她那零食和玩具呢。
掌柜:快去叫她快一点。(小郭欲走)等等,我去叫。(把行李交给小郭)你们快一点。
老白:回来回来,快快快。(掌柜的回)咱都走了,(指老邢)他呢?
掌柜:把他抬到楼上去,找一个房间藏一夜啊。
(掌柜的欲向外走,老白抬起老邢)
老白:秀才,搭把手。
掌柜:(回身)一定要快一点,轻一点。我在后院等你们啊。
(掌柜的出,老白,秀才抬着老邢上楼)

[后院]夜
(姬无命鬼鬼祟祟入,敲了敲小贝房门)
掌柜:你咋才来?(掌柜的开门,看到姬无命,吓了一大跳)是你。
姬无命:娘子。
掌柜:(镇静)你怎么才回来啦?
(掌柜的推小姬,一包首饰掉了下来)
小贝:(听到东西掉地的声音)发生什么事?嫂子。
掌柜:(关上门)千万不要出来。
姬无命:我这不给闺女送见面礼来了吗?
掌柜:(拾起地上的首饰)你这都是赃物,(将包袱扔到小姬手中)你就不怕被抓吗?
姬无命:要不,咱们换个地方,重新开始。
掌柜:(被吓退)开始什么呀?
姬无命:开始一种全新的生活呀,娘子……
掌柜:(高声)不要动,你再动我就,我就咬舌自尽。
姬无命:(后退三步)别别别,我说错什么了吗?
掌柜:(看看小贝屋子,靠近小姬)你一走就是这么多年。我们母女受了多少罪,你知道吗你?
姬无命:(哭)可苦了你了,娘子。(抱掌柜的)
掌柜:(回头看小贝屋)我倒是无所谓,就是小贝,(转到磨盘一边)每天以泪洗面,哭着喊着找爹。(手伸向前,可怜状)爹,爹,我饿~~~~~(小姬痛哭,掌柜的趴在磨盘上)我想吃糖葫芦,(起身,小姬依旧痛哭)我都不敢告诉她,你还活着,(小姬欲拿首饰看小贝,被掌柜的抓住)你自己走吧,我是不会跟着你走的。
姬无命:(止住哭声)为什么?
掌柜:因为,我的心里头已经有别人了。
姬无命:(起身)有别人了?谁呀?
掌柜:这个你就不要管了。
姬无命:(急,指着掌柜的)是不是老周?
掌柜:谁谁谁?
姬无命:就是细皮嫩肉的那小子。
掌柜:他姓白。
姬无命:白?
掌柜:(点头)嗯。
姬无命:白?(抱起头,发晕)白?
掌柜:你咋了?
姬无命:我这脑子好像又开始不够用了。
掌柜:嗯,所以我就更不能跟着你走了。回头你把我带出去,又忘了我是谁,那我找谁哭去啊?你自己走吧,啊。
姬无命:(心下迷茫,正欲走,忽然转身)不成。(指着掌柜的)你不跟我走行,我得把我女儿带走。(向小贝屋走)
掌柜:(拉住小姬)不可能,闺女也不是你的。
姬无命:(大惊)你说什么?
掌柜:她是我和老白背着你生的。
(天上突然传来一声雷响,掌柜与小姬皆惊)
姬无命:(跪下)天哪,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惩罚我?
(老白进,掌柜的对老白做手势,老白不解)
老白:小姬?
姬无命:(起身,愤愤地说)来得正好,我跟你拼啦。
(老白扔下包袱,跑,小姬追,掌柜的一同追出)

[大厅]夜
(打斗声过,掌柜的推开小姬,老白倒在台阶上,小郭拿着伞躲到一边)
掌柜:(扶老白)展堂,你不要紧吧。(转身,护住老白,对小姬)你为啥下手这么狠?
姬无命:(坐下)你问他,为什么要勾引你?
老白:(嘴角流着血,推开掌柜的)我们错了,是我们对不起你。
掌柜:但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老白:求求你,成全我们吧。
姬无命:成全你?谁成全我呀?
(小贝进)
小贝:那啥时候走啊?
(小姬拉过小贝,小贝大叫)
老白:住手,(指着小贝)他是你亲生闺女。(掌柜的在老白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老白大惊)啊?
掌柜:(捂住老白嘴)我也是被逼无奈的,没有办法。
老白:(起身)那你也不能胡编乱造呀你!
姬无命:哎,(抱着小贝,走到掌柜的,老白身旁)你们说,他到底是谁的闺女?
掌柜:(指小姬)你的……(又欲指老白,看到秀才从楼梯上下来,指着秀才)他的。
(秀才正不解)
姬无命:你这个禽兽。(走上楼梯)
秀才:别过来,子曾经曰过,武力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众人:什么子?
秀才:吕子!
姬无命:你想怎么死,我成全你。
小郭:(闪出来)排山倒海,(被小姬用胳臂肘制住)哎哟。
姬无命:下回出招,用不着先喊,(转身对秀才)拿命来。
秀才:慢着,杀我可以,但得先说明白了,我到底是死在谁的手里
姬无命:废话,我呀。
秀才:我,是谁?
姬无命:我怎么知道你是谁呀?
秀才:(笑)问题来了吧。
姬无命:你,什么意思啊?
秀才:这得从人和宇宙的关系开始讲起了,(两人走下楼梯)在你身上长久以来,一直就有一个问题在缠绕着你。(二人走到桌旁)
姬无命:什么问题呀?
秀才:我,是谁?
姬无命:这个我已经知道啦。
秀才:不,你不知道,你知道吗,你是谁,姬无命吗?不!这只是个名字,一个代号,你可以叫姬无命,我也可以叫姬无命,他们都可以,把这个代号拿掉之后呢,你又是谁?
姬无命:(已经被说傻)我不知道,我也不用知道。
秀才:好好,那你再回答我另一个问题,我是谁?
姬无命:这个问题已经问过了。
秀才:不,我刚才问的是本我,现在问的是自我。
姬无命:这有什么区别吗?
秀才:举个例子,但我用我这个代号来进行对话的同时,你的代号也是我,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是否意味着,你就是我,而我也就是你。
姬无命:这,这,这个问题没什么意义嘛。
秀才:(起身)那就问几个有意义的,我生从何来,死往何处,我为何要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我的出现对这个世界来说意味着什么,是世界选择了我,还是我选择了世界?
姬无命:够了!
秀才:(坐到桌子上)我和宇宙之间有必然的联系吗?宇宙是否有尽头,时间是否有长短,过去的时间在哪里消失,未来的时间又在何处停止,我在这一刻提出的问题,还是你刚才听到的问题吗?
姬无命:(怒)我杀了你!
秀才:(压住姬无命)是谁杀了我,而我又杀了谁!
姬无命:(沉思良久)是我杀了我!
秀才:回答正确,(坐到小姬对面)动手吧!
姬无命:啊!!(双手拍向脑门,倒下)
秀才:(长舒一口气)他不会再醒过来了吧?
老白:(探探小姬鼻息)应该不会了。
小郭:这,这算是个什么说法呀?
秀才:(摆pose)知识就是力量。(众人鼓掌)同福客栈知识竞答下周同一时间与您相约。

 

 

--------------------------------------健美记-----------------------------------------

 

 

[掌柜的屋]日
(掌柜的与老白坐在桌旁,桌上放着姬无命的包袱)
老白:(拍下掌柜的)好生伺候。
掌柜:烦死个人了。上次墓里那个陪葬品,已经把我折腾得半死了,那个事儿还没有完,它又来了。
(秀才进)
秀才:我要没事儿我就不来了。
掌柜:我有没有说你。你找我干啥呀?
秀才:楼下大家伙都等着呢。
掌柜:等我干啥啊?
秀才:发工钱呗。
掌柜:(对老白)他说啥?
老白:发工钱,该发工钱了。
掌柜:(对秀才)发工钱?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事儿吗?
(秀才无语)

[大厅]日
(掌柜的用竹竿,为众伙计发工钱)
掌柜:再加一枚,展堂你的。
老白:(迅速收起银子)谢掌柜的。
掌柜:秀才你的。
秀才:(拿起银子)嘿嘿嘿,谢掌柜的。
掌柜:小郭,你的。
小郭:(欲拿银子)谢谢掌柜的。
掌柜:不要拿了,看看就行了,(小郭还要伸手,被掌柜的用竹竿打)谁让你摸的?
小郭:哎哟,那你总得给人家留点脂粉钱吧 。
老白:(吹吹银子,放到耳边听听)要啥脂粉钱啊,都是熟人,涂了给谁看?
小郭:你管!
老白:我不管你能长那么大吗?
小郭:排山倒。
老白:葵花点。
小郭:切~
老白:切~ 掌柜的,大嘴这我替他收着。
掌柜:收银子。放那儿,跟你没有关系。
小郭:(看着秀才数银子)秀才啊,要不你先借我一点儿呗。
秀才:你什么时候还?
小郭:我下个月发了工钱就还给你。
掌柜:哎哎,你又没有工钱,拿什么还他呀?
小郭:拿我……
秀才:(没等小郭说完,就将手中的银子交给小郭)一言为定。
小郭:(接刚才)那床破棉被,你要喜欢,就拿去盖好了。
秀才:把钱还我。(拉住小郭手,取回银子)
小郭:哎,小气兮兮的样子,也不知道拿这些钱干什么使。(走进后院)
秀才:娶妻生子过日子不都得花钱呐?
老白:(与秀才边数银子边对话)娶妻生子还花钱吗,我娶妻生子就没花过钱。
秀才:你已经没妻咧~嘿~
老白:嘿嘿,听你这话的意思,是想找个二手货?
秀才:(起身)白展堂。
老白:怎么着?
秀才:我跟你拼了我。(后撤两步,摆出与老白拼命的架势)
老白:来呀,来呀,你来呀,来,(秀才跑进后院)哎,上哪儿去啊?
秀才:我在书里把你写死。
老白:千万别留后手。(拿起银子,欲出)
掌柜:哎,你上哪儿去呀?
老白:我喝两口。
掌柜:(看着账本)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老白:(指掌柜的)想没事儿呢。
(老白出,没一会儿就慌慌张张跑了回来)
掌柜:(看着老白)又咋了?
老白:展红绫。(掌柜的不解)天下第一女捕头。
掌柜:(吃醋)就是你给她写书的那个?
老白:(点头)就是她。这样,我先撤了,等风头过去,我再回来啊。(转身欲走)
掌柜:你还是呆着吧,逃也逃不远的。
老白:为啥呀?
掌柜:骨头都酥了,逃啥吗?(老白欲言)开玩笑,你还是上楼躲着吧。我来会会她。
老白:你千万别招她阿。她好哭,千万别招她啊。(跑上楼)
掌柜:(收拾账本)我不招她,我惹她!(起身,拿着账本走到账台前)光惹还不算,欺负死她。(拿起镜子)补个妆先。
(小六手中拿着一盘用红布包着的东西,进)
小六:佟掌柜。
掌柜:(照镜子)等一下,马上就好啊。
(小六让身,展红绫进)
小六:等嘛?我们俩不找你。
(掌柜的看到展红绫,相视许久)
掌柜:那也得等着!(上楼)
小六:(向展红绫解释)她平时不这样。您先坐,您先坐,我帮您叫人去。

〔大厅〕日
(秀才,小郭进,展红绫打量秀才许久,坐下,给小六使颜色)
小六:我介绍一下啊。这位就是六扇门的展大捕头。
小郭:(抱拳)噢,久仰久仰,你找秀才有事儿吗?(秀才躲到小郭身后)
展红绫:你是吕秀才吗?
秀才:(闪出)她是我的代理人。有什么事儿,找她。(又躲到小郭身后)
展红绫:你以前从来没有练过武功吧。
秀才:你怎么知道的?(小郭欲抽秀才,秀才无辜状)
展红绫:女人的直觉。
小郭:(坐下)直觉可以培养的吗?
展红绫:也许可以,但您肯定不行。
小郭:为什么?
展红绫,小郭:女人的直觉。
小郭:切~
(展红绫示意小六,小六讲红布拉开,露出许多金条,银两)
展红绫:这是一百两,过来点点吧。
(秀才发愣,小郭凑过去)
展红绫:(对小郭)不是你。
小六:不是你。
展红绫:(对秀才)是你。
小六:是你。
秀才:(愣了许久,才反应过来)我?
小六:过来,过来。
秀才:(凑过去)为什么是我呀?
展红绫:你抓了姬无命,这是朝廷的赏银。(拿起牌子)还有这块牌子。
秀才:关中大侠?(抓过牌子)
展红绫:收好了。
秀才:(咬了自己一口)疼疼,真疼。(展红绫笑)
小郭:你没事儿吧,你。
秀才:(揽过银子)呵呵呵,不是梦。
(掌柜的“化妆”后,从楼上下)
掌柜:这位就是展捕头吧。
(众人被吓到)
小郭:掌柜的你咋的了,被煮了?(东北口音)
掌柜:去!(从楼梯上走下)这位就是展捕头吧。
展红绫:你怎么知道的?
掌柜:这个嘛……
小郭:(接过话)女人的直觉,不只你一个人有。
掌柜:对对对,我的直觉很准的。
小六:准极了,你还觉出来嘛来了?(掌柜的回头,吓倒小六)
掌柜:从没有学过女红和刺绣吧?
展红绫:我学那个干嘛呀?
掌柜:我就学过,我的枕头啊,被套啊,全都是我自己绣的。
展红绫:我用不着绣,到处都买得到。
掌柜:买的哪有自己做得好呀,从没有穿过丝绸的衣服吧。
展红绫:我用不着穿那个。
掌柜:我就天天穿,我的楼上还有好几十身呢。
展红绫:我要是想穿,随时都能穿。
掌柜:不是太子,穿上龙袍也不会像皇上的。
展红绫:你到底想说什么?
掌柜:没什么呀,随便聊聊,从来就不会做家务吧。
展红绫:是啊,我平时办案很忙的。
掌柜:我再忙都会亲自下厨的。
众人:(插嘴)下厨?
掌柜:大人说话,小孩不要插嘴。去去去,该干啥干啥去。
(秀才揽过银子,到一边数钱)
小六:对了,赶紧给展捕头找间上房。
掌柜:上房没有了,小郭,让她到你的房间睡吧。
小郭:为什么啊?
掌柜:因为,我是掌柜的,(对展红绫)这里我说了算。
小郭:怎么了这是? (对展红绫)过来吧。
掌柜:不用了,让她自己去吧。(展红绫怒目)你不是有直觉吗?
(小郭向展红绫作手势,指着后院,展红绫起身,走向后院)
小六:哇,直觉好准呐。
(掌柜的转身看到银子,深吸一口气,秀才立即护住银子)

[后院]夜
(展红绫在后院中徘徊,小郭进)
小郭:水弄好了,你可以洗澡了。
展红绫:等等。(小郭止步)我想向你打听个人。
小郭:睡呀?
展红绫:你们这里又没有一个姓白的?
小郭:姓白的?有啊。(高声)白展堂,老白,白展堂。
(掌柜的突然跑出来)
掌柜:不要喊了,不要喊了。(对展红绫)找老白干吗呀?
展红绫:(做到磨盘边)老朋友了,找他叙叙旧。
(小郭凑到展红绫和掌柜的中间)
掌柜:老朋友是什么朋友?唱过歌吗?喝过酒吗?吃过饭吗?拉过手吗?
展红绫:为什么要拉手啊?
掌柜:哈哈哈哈,我就拉过。这么拉的,(双手交叉,十指紧扣)掰都掰不开哦。
小郭:(看着掌柜的)什么时候拉的?我怎么都不知道?
掌柜:你还能啥都知道?干你的活去!
(小郭微笑,出)
展红绫:他去哪儿了?
掌柜:干活去了呀。
展红绫:我是说老白。
掌柜:这个我就不大清楚了。反正是再也不会回来的。
展红绫:(拍了一下磨盘,起身,指着掌柜的)你知道窝藏逃犯要判多少年吗?
掌柜:不知道。缉盗指南里写过吗?
展红绫:(不悦)我和他的事儿,你知道多少?
掌柜:哼,用你的直觉猜猜嘛。
展红绫:你不要逼我。
掌柜:你想干啥?
展红绫:(抓住掌柜的手)带你去衙门聊聊天儿。
掌柜:(畏惧)在那不好聊嘛,你松开。(展红绫不放,掌柜的挣扎)君子动口不动手。
展红绫:我本来就不是君子。
掌柜:你再不放手,我就咬了啊。我小时候,可被狗咬过。
(掌柜的下口,老白进)
老白:放开她。
展红绫:你终于肯出现了。
掌柜:(被展红绫放开)展堂不要管我,快走。(被展红绫点住)
老白:(赞许)你的点穴手,练得不错呀。
展红绫:(害羞状)那是因为你教得好。
(二人十指紧扣,出,只留掌柜的在后院内)

〔屋顶〕夜
(老白与展红绫坐在屋顶上聊天)
老白:几年不见,学会装老成了。
展红绫:不是装,是真的。你不知道我这几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老白:(不解)你不是挺想当捕快的吗?
展红绫:如果是我自己当上的,那当然好了。可是我这点成就,全是从你那儿偷来的。
老白:(再次不解)你,什么意思呀?
展红绫:就因为你那本《缉盗指南》,上头以为我办案有方,就把我活活树立成了典型。
老白:这不是好事儿吗?
展红绫:好什么呀?(边说边比)到处演讲,作报告,还要给新人上课。告诉他们我是怎么办案的。可这五六年来,我没有办成过一件案子。
老白:(狂不解)那你是怎么保住这天下第一的?
展红绫:每次一到关键时刻,我就跟别人说,贼死了,这案破不了了。别人问我为什么,我就跟他说,女人的直觉。
老白:然后呢?
展红绫:然后就变成悬案了呗。
老白:切~还真有你的。
展红绫:你以为我想这样吗?每次被人家怀疑的时候,你都不知道,我这心里有多难受。我是天下第一唉。
老白:(点头)那你打算以后怎么办?
展红绫:我想……(看着老白)我想请你加入六扇门,当我的助手。
老白:你说什么?
展红绫:放心,(抓住老白)只要我不说,每人会认出你的。
老白:(甩开展红绫)那也不行,你别说六扇门了,就是一个普通的衙门,我进去,都吓得我一身一身出冷汗。
展红绫:(撒娇)求求你啦。
老白:(指着展红绫)我告诉你啊。你千万别哭,你哭也没有戏。
展红绫:(突然翻脸)这可是你自找的。
老白:你要干吗呀?(展红绫瞪着老白)这五六年我的轻功一点儿都没退步。
展红绫:我不抓你,我可以抓你们掌柜的。(靠近老白,老白退后)

〔掌柜的屋〕夜
掌柜: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她凭啥抓我呀?
老白:(轻描淡写)窝藏逃犯。
掌柜:我又不知道你是逃犯。
老白:说出去谁信呐?
掌柜:(起身)我跟她拼了我!
老白:(拦住掌柜的)你打得过她吗?
掌柜:(瞪着老白)不是还有你呐嘛。
老白:(摇摇头)我不敢动手。(掌柜的瞪老白)人家是六扇门的人。
掌柜:我看你不是不敢,是舍不得吧?
老白:你阴阳怪气的,什么意思?
掌柜:我啥意思,你自己心里明白呀。
老白:(急)我跟她什么都没有。(坐到掌柜的床上)
掌柜:说出去谁相信呢?(坐到老白身边)
老白:你爱信不信,这破事儿,我不管了。
掌柜:哼,破罐破摔了,是吧?
老白:(怒)那也是让你给逼得。
掌柜:你还倒打一耙?(起身)这日子没有办法过了。
老白:不过就不过了,(亦起身)摔盘砸碗,一拍两散。
掌柜:你这个没有良心的。
老白:你干啥呀你?
掌柜:我为你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打老白,老白躲)
老白:疼。
掌柜:你竟然这样子对待我。
老白:小点声儿小点声儿,别吵着孩子。
掌柜:啊?
老白:(回过味来)我这说啥呢,我这?
掌柜:听着怪别扭的。
老白:一般情况下,后面该说什么了?
掌柜:我跟你离婚。

[大厅]日
(秀才拿着关中大侠牌子一次又一次摆pose,小郭给客人上菜)
秀才:客官,还要点什么?(再次摆pose)
小郭:(看着秀才)关中大侠,有这道菜吗?
秀才:(看到门口有人)哟哟哟,客官里边请,里边请。(摆pose)
小郭:(走到秀才身边)我说你瞎显摆什么呢?吕秀才。
秀才:你叫我什么来着?
小郭:(不屑)差不多得了啊。没完没了了还。
秀才:(严肃)你可以不尊重我,但是你不能不尊重朝廷。(摆pose)
小郭:(无奈)我试问一句,您除了误打误撞,逮了个姬无命,你还干过什么当得起这个侠字呢?
秀才:嘿嘿。(敲响指半天没有动静,又拍了两下手)
(小六低着头,进)
小六:吕大侠有嘛吩咐?
秀才:(拿出一包用红布裹着的银子)去,把银子捐了。
小六:(接过银子)捐哪儿去?
秀才:哪需要捐哪儿。
小六:我想想,修河堤怎么样?
秀才:可以,把西凉河的河堤整个提高五十米。
小六:啊!
小郭:五十米?
秀才:可以防海啸呀。
小郭:这离海远着呢。
秀才:那就防洪水。
小郭:修五十米,你以为修宝塔呢?
小六:高了。
秀才:高了,那就四十九米,够不够,够不够,够不够…(凌空扇了小六两个耳光)
小六:够了,够了…
秀才:(啪啪)饶了你,不往外掏了,记住了啊,修好了之后上面要刻我的名字。
小六:你叫嘛来着?
秀才:叫什么不重要,是什么才重要。
小六:你嘛意思,(秀才举起牌子,小六作揖)吕大侠。
秀才:侠字要大,要用特粗的隶书,明白吗?
小六:明白了。
秀才:像超人一样消失。
(小六扮演超人,出)
秀才:(对小郭)怎么样?
小郭:(依旧不屑)烧死你。动机虽然不太纯,但行为还是值得表扬的。
秀才:你就说,我这种行为,担不担的起这个侠字?(举着牌子,坐下)
小郭:勉强担的起吧。那你花那么多钱,也有点过了吧?
秀才:(冷笑)嘿嘿嘿嘿嘿,天生我材必有用,有钱难买爷高兴,千金散去还复来,爷想怎么用就怎么用!(跑出客栈)谁要银子白给。

[掌柜的屋]日
(掌柜的坐在桌边,展红绫进)
展红绫:你找我有事儿吗?
掌柜:没有别的。就是想跟你说,我是不会放他走的。
展红绫:这事儿,可由不得你。(掌柜的起身)你要干嘛?
(掌柜的从柜子中拿出姬无命的包袱)
掌柜:(将包袱放到桌上)这些首饰你拿着戴吧,啊。
展红绫:(翻开包袱)你知道贿赂朝廷官员是什么罪吗?
掌柜:(跪下)求求你了。我不能没有他。
展红绫:我也不能没有他。
掌柜:(站起身)我,我的娃也不能没有他。
展红绫:你娃跟他是什么关系?
掌柜:那也是他的娃呀。
展红绫:(皱眉)真的吗?
掌柜:真的。是个女娃叫小贝,(微笑)鼻子像他,眼睛向我,嘴巴,像自己。(展红绫疑惑)不信,我带你去看看。
展红绫:算了,既然这样,你们俩好好过吧,后会有期。
掌柜:(眉开眼笑)好好好,那我就不留你了啊。对了,(拿起包袱)你把这个拿上。
展红绫:这怎么好意思呀。
掌柜:这个不是给你的,是让你帮我交给衙门的。
展红绫:这是怎么回事儿?
掌柜:(慌张)这是姬无命偷的,和我没有关系的。
展红绫:那怎么会在你这儿?
掌柜:因为他脑子坏了,硬塞给我的。我不要还跟我急,真的。
展红绫:(坐下)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掌柜:一定会的,你不是有直觉吗?
展红绫:好啊,给你两个选择,一,我用直觉,相信这件事跟你无关,二,我不用直觉……
掌柜:(没等展红绫说完)我选一。
展红绫:那就让老白跟我回去。
掌柜:那我选二。
展红绫:那你就和我回衙门。
掌柜:(无奈)那我可咋办呐。

[大厅]日
(展红绫用枷锁拉着老白,掌柜的拽着老白不肯松手)

掌柜:展堂,是我害了你,我要早知道这样,宁可坐牢也不会放你走啊。
老白:(拉回展红绫,拿起枷锁)那你去坐牢吧。啊。
掌柜:(改口)你一路上小心啊。(看看展红绫)不要让她占了便宜。
老白:(甩开老白)不会的,(对展红绫)有便宜,也是我占她的呀。
掌柜:你还是留下吧。姓展的,我选二。
展红绫:现在才选,晚了点儿吧。
掌柜:不晚。你这就把我带回衙门,把我抓了去吧。(伸出手)
老白:(抓住掌柜的手)赶紧给她套上。(坐到一边)老实点儿啊。(掌柜的哭)再呲牙,再呲牙,再呲牙叫展捕头收拾你,我告诉你。(倒茶)
展红绫:(拍案)白展堂!你还有没有点人性?
(白展堂愣,掌柜的趴在展红绫肩头哭,展红绫拍掌柜的,秀才出)
秀才:(慌张)不好了,不好了,闹贼了,闹贼了。朝廷给我的赏银全部被偷了,怎么办?
(众人瞪着展红绫)
展红绫:(拍案)太猖狂了!竟敢在我眼皮底下作案!
(愤愤而出,众人跟出)
掌柜:(被展红绫拉着)哎,放了我吧。

[后院]日
(众人出)
展红绫:怎么回事儿,你慢慢说。
秀才:小六问我要银子,说要把西街的牌坊修一修,我说,修就修呗,谁叫我是大侠呢,于是我就回屋,往炕洞里一掏……
众人:炕洞?
秀才:(解释)我把银子全藏在炕洞里了。
(众人不屑)
小郭:你也不嫌脏啊?
秀才:脏也比丢了强啊。那些银子,一炷香的功夫就不见了……(坐到磨盘旁,哭)
展红绫:吕大侠,你先别哭了。
秀才:(挽起展红绫的衣服,试泪)你得给我做主呀。
展红绫:我做不了主,因为贼已经死了。
小郭:不可能吧,我一直守在门口。
展红绫:(对小郭)你就信了我吧。
小郭:为什么啊?
(展红绫摆pose)
众人:女人的直觉。
老白:你能不能不用直觉来糊弄事儿?你做事儿能不能(指着展红绫,发现不对劲,指自己)用用你的脑子?
展红绫:(怒)说什么呢你?谁不用脑子了?
老白:好,现在这儿没有外人,你有什么想法,你就说出来,(高声)即使说错了,也没人会笑话你。
众人:(鼓励展红绫)说吧,说吧,说吧。
展红绫:好吧,案发的时候,我跟佟掌柜在屋里,(指着掌柜的)首先她被排除了,
老白:说得很好,接着说。
展红绫:(走到小郭身旁)小郭一直守在门口,因此她也被排除了。
老白:等等,如果她说的是假话呢?
展红绫:不可能,因为她的手很干净,(小郭随着展红绫的话,做动作)两分钟之内,掏洞,偷钱,藏钱,洗手,再把脏水泼掉(小郭做泼脏水姿势,众人躲)做到不留一丝痕迹,你觉得可能吗?(小郭手比划了一个问号)
老白:非常好。
展红绫:她被排除了,同理,老白也被排除了,(老白站到展红绫身后)跑得挺快,(瞪着秀才)剩下的只有秀才自己,贼喊捉贼!(众人鼓掌)怎么了这是?
老白:你看啊。只要你肯动脑子,(摆pose)破案,有的时候就是这么简单。
展红绫:可是他的银子呢?
秀才:(起身,掏出银子)都在我这儿搁着呢。(拿出五枚铜板)有贼,真的有贼,真的有贼呀。
小郭:行了,别嚎了,你也不想想,这两天你捐出去多少啦?西梁河的河堤,白马书院,镇口的戏台子,东街的饭馆,西街的茅房。
秀才:我算算,我算算。(翻白眼,掐指)
(小六进)
小六:吕大侠,吕大侠,可算找到你了,(给众人作揖)吕大侠,银子呢?
秀才:我没钱了。
小六:开嘛玩笑?西街的牌坊都立起来了,石匠就登着发钱呢,(两眼直勾勾的盯着秀才)赶紧拿钱来。
秀才:(起身)我真的没钱了,不信你搜呀,搜呀。
小六:(怒)你这人怎么这样呢?你不给就不给,你装嘛穷啊?没见过这么抠门得你,(再给众人作揖)还大侠呢?
(小六出)
秀才:(冤枉状)我装穷?我缺德?哎,你把话说清楚! 
(秀才追出,众人笑,老白一挥手,小郭,掌柜的出)
展红绫:(指着老白)你设局骗我?
老白:这有什么错吗? 你现在还打算带我走吗?
展红绫:可是,这只是一个很小的案子。
老白:但这却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展红绫:(望了望门口)你觉得我能行吗?
老白:一定行。只要你肯努力,肯动脑子,没有什么事,解决不了的。
展红绫:但我还是有点担心。
老白:再担心你也要坚持下去。人终究要靠自己。我能帮得了你一时,却帮不了你一世。你明白吗?
展红绫:(豁然开朗)那好吧。我先走了,你自己多保重。
老白:好,以后有什么事儿解决不了的,可以随时来问我,啊。
展红绫:(转身)算了,你不方便。
老白:不方便?这有什么不方便的?
展红绫:你都已经有闺女了。
老白:闺女?(怒)谁跟你说我有闺女了?
展红绫:你们掌柜的,说是你跟她生的。
老白:(怒)佟湘玉!
(老白飞出)
展红绫:他们俩个之间一定有猫腻,女人的直觉,最后一次!

本回完     

下回书     佟石头离乡闯江湖.郭芙蓉回家探父母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