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三十一回 痴秀才思念郭芙蓉 醋掌柜刁难祝无双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三十一回 痴秀才思念郭芙蓉 醋掌柜刁难祝无双【文字剧本】

第三十一回 痴秀才思念郭芙蓉 醋掌柜刁难祝无双

【本集编剧】

宁财神 程娇蛾

【出场人物】
佟湘玉——闫妮
白展堂——沙溢
吕秀才——喻恩泰
李大嘴——姜超
莫小贝——王莎莎
祝无双——倪虹洁

【小郭离别片段】
【小巷】

秀才:我也会想你的,每一天

【清晨,大堂】

掌柜:咳咳~秀才,秀才,小郭(秀才向门外张望)(掌柜拍桌)饭也不吃帐也不算,整天眯眯瞪瞪像着了魔似的,她到底有啥好的嘛
秀才:她..(欲言又止)她又啥好,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掌柜:没有关系,你整天茶不思饭不想的啊
秀才:谁.. (欲言又止)天气热,胃口不好
掌柜:小才呀,秀才,我也是过来人嘛,你的心情我的明白。你又啥不痛快的,就直接说出来,说出来心里就痛快了嘛
秀才:我有啥不痛快的呀
掌柜:啊~
秀才:我这样挺好(突然精神起来)谢谢你啊(回到柜台继续断电)
老白:咋的,又没吃饭呐
掌柜:这都七八天了,再这么耗下去,非出人命不可
老白:出不了(招呼掌柜附耳)昨晚我看见他啃黄瓜来着
掌柜:真的?
老白:否则能撑到现在嘛,这种事啊,你就信我一句,时间会冲淡一切
掌柜:希望如此啊

【小贝拿着葵花进大堂】

掌柜:哎哎哎~又跑到哪儿野去了(抢过葵花)哪摘的花呀
小贝:哎呀,谁说是摘的,你还我,还我
老白:给她!采花是孩子的天性,热爱大自然嘛(接过花一看,吓得赶紧扔掉,坐倒在地)
掌柜:咋…咋…咋了,啊
老白:这花是哪儿来的
小贝:我..我捡的呀
老白:(站起身来,提高嗓门)哪儿捡的(客人全都跑光)
掌柜:哎哎,还没有结帐呢,哎哎哎,不要跑呀,这生意让人咋做呀(一屁股坐门槛上)
老白:(瞪着小贝)哪儿捡的(拽着小贝)哪儿捡的,哪儿哪儿
小贝:(吓哭)嫂子~~
掌柜:(起身拉住老白)哎呀,老白,你这是干啥呢嘛,放手呀,你把娃吓得啊
老白:十年了,还是没有逃得了
掌柜:啥,等一下啊(捡起花)你把花给人家送回原处去啊
小贝:这真是我捡的
掌柜:那就放回原处,快去
小贝:哦哦(拿着花出)
掌柜:老白,咱回屋慢慢说啊
老白:店里还有外人吗
掌柜:都跑光了,剩下秀才,他已经断电了
老白:你给我拿条裤子去(看看下半身)

【小巷】

(小贝扔花,最后扔到屋顶上)
小贝:这事跟我没关系啊,找谁也别找我啊(跑)

【掌柜屋】

老白:那个花盘是我们葵花派的信物
掌柜:葵花派?我咋从来没有听说过
老白:是个地下组织,我和我娘都是那儿的
掌柜:喔,那你怕啥呢嘛
老白:怕他们找我呀,好不容易逃出来了,过了几天安稳日子,这怎么就又找到了呢
掌柜:哎呀,不怕不怕,他们要是真找过来,你就把话跟他们说清楚嘛
老白:怎么说呀,我跟你们一刀两断,从此分道扬镳
掌柜:对呀,这样说有啥不行嘛
老白:行,你的武功是葵花派教的,先把武功还来吧
掌柜:还就还!咋还嘛~
老白:很简单,葵花点穴手,先把手指头剁了
掌柜:不要再说了,实在不行咱就跟他们拼了
老白:拼?葵花派高手如云呐,东西南北四大长老,武功之高,深不可测。
掌柜:跟你比咋样嘛
老白:我在葵花派武功倒数第二
掌柜:那第一是谁嘛
老白:无双
掌柜:谁是无双?
老白:啧,说了你也不知道,只要四大长老都在,谁都别想活塌实了
掌柜:有那么恐怖吗
老白:东长老,以前是六扇门的总顾问,眼睛一眯,就知道花盘上的瓜子数
掌柜:咋不去当帐房呢
老白:西长老,是大理段氏六十八代传人,一阳指听说过吗,再糙的墙面,一指抹过去,连个毛刺都没有
掌柜:那咋不去当瓦匠呢
老白:南长老是南少林三十六房出来的,奔雷快手,可以在油锅里捞铜钱,起锅,手不沾油
掌柜:哟,他要是当魔术师倒是一绝啊
老白:北长老,没有武功
掌柜:那他咋当的长老吗
老白:因为他是其他三个长老的二大爷(掌柜赶紧安慰老白)
掌柜:可怜的娃呀(掌柜赶紧安慰老白,老白欲抱着掌柜,大嘴进屋)恩~~
大嘴: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啊
掌柜:找我有啥事情吗
大嘴:我倒没啥事,秀才有事
掌柜;秀才又咋了,他魔障了
【后院】
【秀才在扔东西,佟白李三人进后院】

掌柜:这是咋回事嘛,秀才,你干啥呢
大嘴:说呀,掌柜的问你话呢
秀才:啥也不用说了,就一句话,谢谢你们
掌柜:谢啥嘛
秀才:首先我要感谢我的爸爸,还有我的妈妈
老白:啧,说正经的
大嘴:是,你说话别老拿腔拿调的
秀才:唉,谢谢大家,终于让我明白了,我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我真的很贱
掌柜:说得好,鼓掌(佟白李三人拍手)
秀才:尤其要感谢掌柜的,正是因为你的默许我才有机会..把这些东西都给烧了
众人:烧了?
秀才:这枕头,她枕过,那被子,她盖过,还有这个,这个,这个,她都用过。只要把它们通通给烧了,她就能从我们的记忆当中慢慢消失,慢消失,消失,失…(配乐)
掌柜:有道理啊,但是你好象还忘了几样东西
秀才:什么东西啊
掌柜:这只手,她拉过
老白:还有这小脸,她好象亲过
大嘴:还有你那瘦弱的小肩膀,她靠过不止一次了吧
秀才:她…她…
掌柜:活在你的心里,怎么烧呀你
秀才:(靠墙)我不想活了,我的心都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掌柜:行行,行了,不要那么酸不拉唧的(拉过秀才)秀才,我问你,你是不是真的想把她给忘了
秀才:那还用问吗,只要能把她忘了,我倾家荡产我也愿意啊
大嘴:问题是,你也没有啥家产呐
老白:没有了
大嘴:我不是那意思,我的意思是…掌柜的,你说有啥招啊
掌柜:我自有办法,毕竟是过来人嘛,走

【秀才大嘴屋】

掌柜:(起舞)问世间是否此山最高,有爱的娃子像块宝,天若有情天易老,爱你爱到忘不了,忘不了你的情,忘不了你的好,忘不了你醉人的缠绵(唱)和手指淡淡烟草味道
大嘴:这咋又唱上了呢
老白:是
掌柜:嘚,我来问你,困不困(秀才点头)直接选中
白李:选中?
掌柜:就是把画面变成蓝色,兰色表示忧郁,下面开始回忆,你初次和小郭手拉手时的情景,初次告白,初次拥抱,初次争吵,反正所有的初次全部选上,很好,然后把这些记忆通通的删除
白李:删除?
掌柜:就是在画面的右上角有个小红叉子,点击一下,会跳出一个对话框,问你是否删除所有的记忆,看到了没有?(秀才点头)点击确定
老白:那就完了?
大嘴:啊
掌柜:完了,这样就解脱了,她的音容,相貌,还有她对你说的每句话,做的每一件事情,通通删除
老白:还想啥呀,赶紧删除
大嘴:是啊
秀才:我,我做不到
掌柜:哎呀,我就知道是这个样子
秀才:那我该怎么办吗,啊
掌柜:忘不了,就不要忘嘛,那么美好的回忆扔了多可惜
秀才:是挺可惜,可是我现在很难受啊
掌柜:难受就难受嘛,鱼和熊掌你都想得了呀(出屋)
老白:能都得上吗(跟着掌柜出)
大嘴:咋的,你还藏着熊掌呢

【后院】

老白:掌柜的,那啥,你能不能帮我把记忆也清一下
掌柜:你想清啥嘛
老白:把我在葵花派所有记忆,通通清掉
掌柜:为啥呀
老白:你不知道啊,自打那花出现以后,我整天提心吊胆,吃吃不好,睡睡不好,大白天的做噩梦
掌柜:白天做梦
老白:所以叫白日做梦,梦见四大长老一人扯我一条胳膊
掌柜:你有四条胳膊?
老白:俩胳膊俩腿,往外那么一拽,人咔嚓(掌柜吓了一跳)
掌柜:不要再说了,我刚才耍的那个把戏,就是想让秀才明白,遗忘并不是解决心痛的最好办法
老白:真的假的
掌柜: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经历,既然有了,就应该好好珍惜嘛
老白:珍惜?
掌柜:当岁月流逝,到了生命的尽头,你将什么都带不走,除了那份美好而温馨的回忆
老白:美好,还温馨
掌柜:我说的是秀才,你的那份回忆确实恶心了点,对此我也深表同情。行了行了,有这闲功夫还是想想如何逃命吧(进大堂)
老白:逃命?是个好主意

【屋顶】

秀才:(心理)可我真的好想她,她回想我吗,一定会,她答应过的,可我怎么没打喷嚏呢。会不会因为距离太远,传不过来呀(拿起葵花)就算是传不过来,她也应该给我写封信呐,就算懒得写,那捎个口信总可以吧。(结束)笑,你就知道笑,你倒是说句话呀。你想不想我啊,嗯?想你就点个头,(摇花)真的假的;那你怎么不来看我呢,你知道人家有多想你吗,你知道我又多难受吗(摇花)那你还不赶紧表示表示,嘘嘘

嘘~~(贴花在脸上)
无双:哎,这位兄台
秀才:(转头)(心理)她回来了,她回来了
无双:哦,我忘了作自我介绍,在下是…
秀才:芙妹,芙妹(起身抱住)

【小巷,白从客栈出】

无双:别过来,你,你想干什么,你再过来我就不客气了,非礼啊
老白:这还了得,敢在我的地盘上采花
无双:葵花点穴手
掌柜:(从客栈出)展堂,这是要上哪儿去呀
老白:葵花派的来了
掌柜:(赶紧把老白挡在身后)啊,在哪儿
老白:(指指屋顶)那儿呢,这样,我先走了,你自己保重,记住,千万别跟别人说见过我啊
掌柜:等一下,我还有好多事情没有跟你交代呢
老白:以后再说吧啊,乖,听话,衣裳,别扯,衣裳衣裳(无双从屋顶跳下)
无双:淫棍,色狼
老白:说谁呢(无双慢慢走进老白,老白挡住掌柜)
无双:白师兄
老白:师兄?
无双:我是无双,祝无双,祝无双
老白:无双?(无双做鬼脸)哎呀妈呀,无双啊,你咋瘦成这德行了呢
无双:我…我…白师兄,我可找着你啦(跳到老白身上)
老白:双啊,先下来(脱下包袱,扔给掌柜)拿着,那么没眼力见儿呢
无双:哥~
老白:双儿~(两人抱在一起)师兄想你啊,妹儿啊,昨儿晚上还梦到你了(掌柜无辜的站在一旁)

【大堂】

无双:(掌柜给无双倒水)谢谢啊,我可找着你了,我可找着你了
老白:找着了,找着了(示意掌柜走开)双啊,你是咋找着的
无双:不是我,是葵花
老白:啥意思?
无双:我按照江湖上的规矩,把葵花摆在显眼的地方,要是同道中人的话呢,就会出来相认的。后来一个小姑娘捡走了,就在昨天下午,我啊,就跟着她一路到了这儿
老白:那你咋不早点进来呢
无双:我刚想进来,就看见她把葵花我往屋顶上一扔,哎,嘴里还说什么:不关我的事啊,找谁也不要找我。我琢磨着,这里面有诈,我就躲了起来,到了天黑,我才敢冒的头
老白:无双啊,你打算啥时候回去
无双:回?回哪儿去啊
老白:回葵花派呀(无双一脸无奈)你也是逃出来的
无双:不是,你还不知道,四大长老死了之后…
老白:你等会儿,四大长老死了?
无双:对呀,他们死了之后,葵花派就散了,一个人都没有剩下。我琢磨了半天,就只能来投靠你了,不会给你添麻烦吧
老白:不会(转身看掌柜)不会啊(掌柜转身就走)四大长老真的死了
无双:那还有假,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咽气的
老白:(一脸喜色)他们是咋死的
无双:春分那天,他们聚众打麻将,后来北长老输急了,就说东长老耍赖,说他记牌
老白:谁让人家眼急呢
无双:东长老又说南长老偷牌,自摸清一色
老白:啧,谁让人家手快呢
无双:南长老又说西长老抹牌
老白:抹牌?
无双:就是把绝张红中抹成白板,西长老不承认啊,当场数,数下来有三十多张白板
老白:哎呀,那谁让人家会一阳指呢
无双:西长老马上就急了,说北长老什么,倚老卖老啊,欠钱不还啊
老白:谁让人家是..人家是二大爷
无双:说着说着就吵起来了,吵着吵着就打起来了,打着打着(停住)打着打着,他们就同归于尽了
老白:报应(无双欲言又止)双啊,这就是赌博的恶果呀,咱俩节哀吧
无双:他们要是不赌(抓着老白的手)师兄,我还见不着你呢
老白:(握着无双的手)双啊,这就是缘分呐
无双:大师兄
(掌柜心理活动:不生气,不生气,问世间是否此山最高,我的眼睛还是瞎了比较好,否则迟早气死掉/回房)
老白:无双啊,时候不早了,你也忙了一路了,师兄给你开间客房去啊
无双:哎,等等,我好象有什么事儿忘了办了
老白:事?
无双:明明就在脑子里头
老白:哎呀呀呀,行了,想不起来就别想了,早点休息啊,睡了睡了,明儿早上再说
无双:哎,明明有事儿,什么事儿忘了办了,这脑子
【屋顶】

秀才心理活动:快来人,救命啊,谁能听到我的画外音呀

【比赛记】小贝与小六比赛

【大堂】秀才从后院出

老白:您老慢点儿,来来来,这边这边(扶秀才)
秀才:怎么说话呢你啊,我怎么就老了,巴不得我早点走是吧
老白:不是不是(秀才转身瞪老白)是是是,我们错啦,我们错啦啊
秀才:错在哪儿啦
老白:我们错在不该学点武功,到处瞎戳乱点
秀才:我怪她点我了吗
老白:那您看您这是干啥呢(帮秀才捏胳膊)
秀才:点完我,就不管我啦,大晚上的肚子饿着,冷风吹着,小猫叫着
无双:(下楼)哎,摆着我来好了
老白:说什么呢,无双,啥摆了
无双:哦,我说的是家乡话,就是放着我来好了,师兄,这点小事,哪用您亲自动手(欲给秀才捏肩膀,秀才躲开)
秀才:哎,行行行,你想干嘛
无双:我帮你敲背啊,我这舒筋龙爪手,可是从西域少林传过来的(又冲向秀才)
秀才:别过来,别过来
无双:吕先生,你怎么了
秀才:(咬着舌头)你再靠近,我就咬舌自尽
无双:他说什么
老白:说你再靠近,他就咬舌自尽
无双:喔~葵花点穴手(把秀才点住)
老白:你看你点他干啥呀,挺可怜的
(无双仔细的揪着秀才落在肩上的头发,拿纸给包好)
无双:你看,这样干干净净的多好啊,以后啊,要记得常洗头,衣服也要常洗,啊
老白:(心理活动)哎呀妈呀,这秀才脸红成这样了
无双:葵花解穴手(秀才转身看了看无双,扭扭捏捏的走回后院)(老白忍俊不禁)他,他没事吧
老白:你没事吧,你大白天的藏人家头发干啥呀
无双:我清理垃圾呀,把生活垃圾统一分类,统一处理,有问题啊
老白:喔~~对对对,你从小就这样
无双:嘿嘿,你还记得啊
老白:呃~你小时侯胖的呀,跟个豆油桶似的,横着放,就跟车轱辘一样
无双:你你..
老白:竖着放就跟米缸一样,跟那个…嘿嘿
无双:葵花点穴手
老白:葵花解穴手
无双:点穴手
老白:解穴手
无双:解穴手
老白:点…(老白被点住)
无双:点着了,哼(给食客倒水)给你倒点水
掌柜:大白天的,不好好干活 ,赶紧给他解开(无双把老白解开)
老白:哎哟,掌柜的
掌柜:(狠转了下头)哎哟
老白:咋的啦
掌柜:没事没事,昨晚没有睡好,落枕了
无双:啊,放着我来,这点小事哪能让掌柜的亲自动手
掌柜:把你的爪子拿开,自己的事情自己会处理
无双:哦,那你们慢慢聊,掌柜的,我先回屋了啊
掌柜:(心理活动)赶紧从我的眼前消失(想象)
无双:呃,那你们慢慢聊,掌柜的,我先回屋了啊(老白甩甩手)
掌柜:你打算啥时候让她走
老白:走?没想让她走啊,小郭一走,你正好缺个杂役呢嘛
掌柜:把你的手拿开,我不缺,谁都能留下,就是不能留下她
老白:为啥呀
掌柜:因为…谁让我是掌柜的
老白:你是掌柜的,这谁都知道,可她不远万里来投奔我来了
掌柜:谁让你不是掌柜的
老白:佟湘玉!
掌柜:白展堂!
老白:佟湘玉这个名字啊,真是个好名字,清新甜美,博大精深
掌柜:白展堂这个名字一听就是没皮没脸,小偷小摸(老白狠狠把掌柜的手甩开)行了行了,要不让她先干三天,干得好就留下,干不好….
老白:我亲自给他卷铺盖,让她走人

【客房】

无双:三天?我还是走吧
老白:你给我站住,别犹豫了,好好干,你干活的时候,需要什么工具,提前跟我说,我给你准备啊
无双:那,你给我准备点针线还有绸缎,不用多,两尺就够了
老白:你要这干啥呀
无双:到时候你就晓得啦
(老白出屋,秀才进)
秀才:咳~
无双:喔,吕先生,来来,坐坐坐。你,找我有事儿啊
秀才:(坐下一本正经的说)我…你能不能转过身去,你瞪着我,我说不出来
无双:喔~
秀才:我,心里已经有人了
无双:你说的是不是郭小姐啊
秀才:(上海话)侬那噶晓得的啦(你怎么知道的)
无双:侬噶不退我好哇(翻译不出来 - - 上海XDJM不要楱我)
秀才:你怎么知道的
无双:师兄告诉我的,他说,你相思得很苦,连饭都不想吃
秀才:惭愧惭愧
无双:这有什么好惭愧的,词里说得多好,问世间情为何物(秀才凑过无双身边)
吕祝:直叫人生死相许(秀才坐回原位)
秀才:所以我决定…
无双:以死相许?
秀才:对,你转过身去啊,人家很害羞的
无双:喔~
秀才:我的意思就是,我想再等等,看她还回不回来
无双:那她要是不回来呢
秀才:这个,咱以后再说,但是目前..先把我头发还我
无双:啊~(秀才示意无双转过身)你要那个干什么
秀才:埋起来,省得心乱
无双:哦,可是我已经扔掉了(秀才吃了一惊)
秀才:那样就好,那样就好,你还算知趣(起身出屋)
无双:切,只听说过葬花,没有听说说过葬发的,这读书人想法还真奇怪啊

【大堂】无双在做绣工,掌柜从门外进

掌柜:我的神呀,这还是我的客栈吗
无双:放着我来(拿着抹布抹掌柜鞋底)掌柜的,好,掌柜的请进
掌柜:哎呀,这些都是你收拾的呀
无双:是啊,掌柜的 ,有什么意见您尽管提啊
掌柜:秀才咋了,又被你给点了
无双:不是,他自己断电的(掌柜欲坐下)放着我来
掌柜:哎哟~
无双:呵呵,好掌柜的您请坐,掌柜的
掌柜:我刚才想说啥来着
无双:意见
掌柜:这个意见嘛(欲倒水)
无双:放着我来
掌柜:你来你来,你再来两趟,我的中风就要被你吓出来了
无双:中风可以点曲池穴,葵花..
掌柜:不要点我,看得出来,你很用心啊。但是,不能光做表面功夫,光收拾大堂有什么用啊,对一个客栈来讲,最重要的是客房
老白:呀呀呀,这客房咋回事啊
掌柜:咋了
老白:你看看,咋收拾成这样了
掌柜:收拾成什么样了,说说
老白:收拾太干净了,没地儿落脚了
无双:不是已经让你蹭过脚了吗
老白:那也不能老蹭脚啊,我告诉你啊,你以后干活注意点儿,别感觉你好象多上进,别人多落后似的,还让不让在这儿混了
掌柜:客房收拾了,厨房呢(无双转身欲走)上哪儿去啊
无双:我收拾厨房
掌柜:哎哟,这是个啥嘛
无双:(从厨房奔出)放着我来
掌柜:没有功夫收拾,倒有功夫绣鸳鸯
秀才:鸳鸯?呀,已经开始绣鸳鸯啦
无双:这不是是鸳鸯,我去厨房啦,您就请好儿吧,嘿~
掌柜:您就请好儿吧,也不知道青春给谁看
秀才:这可咋办嘛,开始绣信物了,这叫我怎么承受得了啊,是不是有点太轻浮了

【后院】无双再整理蔬菜,秀才进

秀才:祝姑娘
无双:呵,吕先生,有事儿吗
秀才:呵
无双:呵
秀才:你跟她真的不太一样
无双:跟谁?哦,小郭啊
秀才:她是个大大咧咧的人,没有你细心,也没有你干净,有时候连自己的衣服都懒得洗
无双:这还是个女人吗
秀才:这个,咱们今天先别谈,我来找你呢,主要是想跟你谈谈别的
无双:谈什么?
秀才:我虽然读过几年圣贤书,但是没有读出什么结果,我的前途可以说是非常极其以及特别的渺茫
无双:你不要这么说,我相信你能够成功的
秀才:就算是成功也跟你没有关系,千万不要把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你明白吗
无双:明白,我只是想鼓励你一下,又不打算换成钱
秀才:换成别的也不行
无双:喔,明白明白明白
秀才:好,明白就好(回大堂,掌柜进)
掌柜:算帐去(对无双)厨房收拾完了没有
无双:哦,掌柜的,我还剩锅台没擦,我马上就擦
掌柜:干的啥活嘛(进厨房)这不是擦完了吗,挺干净的啊
无双:不行,只擦了三遍,你看那锅底还没亮呢
掌柜:锅底?(看看四周)哦,你还真不嫌累啊
无双:哈,这点活还累不倒我,我在葵花派的时候啊,几百个人的伙食,都是我一个人负责的
掌柜:你还会做饭
无双:哦,做不好,就是大锅饭,随便吃
掌柜:就不要谦虚了嘛,说了会做那就是会做,今天晚上就做做看啊
无双:真的不行的
掌柜:(掏荷包)有啥不行的嘛,这些钱你先拿去啊,买点菜回来
无双:这几人份的
掌柜:六个人的,要有荤有素,有河鲜更好,就这么定了啊(回大堂)
无双:一二三四五六,六个铜板,还有六人分,有荤有素有河鲜
【傍晚,大堂】无双端菜上

老白:啊,不对呀,这鱼眼珠子上哪去了
无双:那是给秀才留的,他熬夜看书,费眼睛
老白:耶,你对他的事儿那么上心呢
无双:我把他点成那个样子,还扔着不管,整整一个晚上哎。再说,人家又刚失恋,最缺的就是关怀。我已经想好了,以后他要是再熬夜看书呢,我就在旁边侯着,帮着点点灯啊,热热菜什么的
老白:那你得侯到啥时候去啊(动手夹菜,无双赶紧拍老白的手)
无双:这辈子,也休想(掌柜下楼)掌柜的,开饭啦
老白:开饭了,来
掌柜:先不要着急,哎哟,这些菜都是你做的啊
无双:嗯,这道是红焖野兔肉,这道是..
掌柜:等等,那来的兔子呀
无双:我山上打的呀,您要是爱吃,我每天给你打两只回来
老白:呵呵~天天给你打去
掌柜:用不着,尝个鲜就行了,野味吃多了烧心
无双:这是西湖醋鱼,鱼啊是我从西凉河里捞的
掌柜:那就应该叫西凉河醋鱼呀
无双:那多土啊
掌柜:光名字好听有啥用
老白:哎呀,你管它叫啥干啥呀,好吃就行呗~
掌柜:好吃也不能多吃,河里有污染,吃多了得病
无双:那尝尝这道,香辣豆干拌野菜
老白:这好,纯绿色食品,看
掌柜:难吃的脸都绿了
无双:不会的,这豆干是我晒的,这野菜是地里挖的
掌柜:那就是说,我给你的那些菜钱,你都自己收起来了,是吧
无双:没有,你给我的六个铜子儿,我买了半袋荞麦
掌柜:买荞麦干啥,咱又不养驴
老白:啊
无双:哎,这您就不懂了,常吃粗粮啊,能够促进肠胃消化,对身体好的
掌柜:恩,我肠胃好得很,用不着吃驴食
老白:啧,你说那乱七八糟的干啥呀,饿得都不行了,赶紧吃饭吧啊。秀才啊,大嘴,来来来,开饭了开饭了
秀才:来了来了来了
掌柜:大嘴呢
无双:他说这两天没他的事儿,就先回去了
掌柜:谁让他走的呀
无双:你呀,忘了
掌柜:(恍然大悟)吃饭
老白:啥记性呀,来来来,西湖醋鱼,吃
掌柜:西凉河醋鱼
食客:倒酒
老白:来了(指秀才)我都没吃抱,我跟你说
掌柜:这菜咋样(秀才使劲咽馒头)你也觉得一般吧
秀才:我从来…就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
掌柜:那是你没有见过世面(上楼)
老白:你就说吧,现在上哪儿找我小师妹这心灵手巧温柔贤惠的女人呐
掌柜:爱上哪儿上哪儿
老白:我又没问你,哪儿来那么大脾气呢(秀才起身)咋的呀,还没吃饱
秀才:他是不是跟你说什么了
老白:谁呀(秀才转身看看无双)
秀才:祝姑娘,她到底想对我怎么样嘛
老白:她能对你咋样,哎呀,我也觉得不太合适,反正
秀才:是吧,那哪儿不合适呢
老白:你说她一个大姑娘,整晚整晚不睡觉,要侯在你身边,一辈子侯着你,这太不象话了
秀才:一辈子?
老白:我不是没劝过啊,我劝过,死活就是劝不听,你知道,这姑娘爱心泛滥起来呀,血招没有,真的(转身走开)
秀才:爱心?还泛滥?天呐,子呐,莎士比亚,亚里士多德,救救我吧,让无双放过我吧…

【夜晚,后院】无双在刷锅,秀才进

秀才:咳~
无双:哦,吕先生,怎么样还吃得惯吗
秀才:我,我还是给你写信吧
无双:哎,等等,我到底做错什么把你给得罪了
秀才:没有,没有
无双:那你为什么说话老是,吞吞吐吐的
秀才:我…不可以的,你的明白(无双摇头)我其实一直在等她
无双:那你就等啊,我相信,你总会等到的
秀才:你就不在乎吗
无双:你们俩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在乎啊
秀才:(上海话)侬哪能根个样子呀(你怎么能这个样子呀)
无双:哎….(不会翻译..)
秀才:你怎么能这个样子呢
无双:我怎么样了,我到底什么地方做错了
秀才:不是你的错,是他(指天)都是他的错(忽然天上打雷,无双赶紧抱住秀才)(跪地,心理活动)天呐,子呀,她到底看上我哪点,我改还不行吗
无双:你不可以胡说的,我知道你心里不开心,但是你不可以怨天尤人的,你要是有什么不痛快,你就大声喊出来
【傍晚,大堂】无双端菜上

老白:啊,不对呀,这鱼眼珠子上哪去了
无双:那是给秀才留的,他熬夜看书,费眼睛
老白:耶,你对他的事儿那么上心呢
无双:我把他点成那个样子,还扔着不管,整整一个晚上哎。再说,人家又刚失恋,最缺的就是关怀。我已经想好了,以后他要是再熬夜看书呢,我就在旁边侯着,帮着点点灯啊,热热菜什么的
老白:那你得侯到啥时候去啊(动手夹菜,无双赶紧拍老白的手)
无双:这辈子,也休想(掌柜下楼)掌柜的,开饭啦
老白:开饭了,来
掌柜:先不要着急,哎哟,这些菜都是你做的啊
无双:嗯,这道是红焖野兔肉,这道是..
掌柜:等等,那来的兔子呀
无双:我山上打的呀,您要是爱吃,我每天给你打两只回来
老白:呵呵~天天给你打去
掌柜:用不着,尝个鲜就行了,野味吃多了烧心
无双:这是西湖醋鱼,鱼啊是我从西凉河里捞的
掌柜:那就应该叫西凉河醋鱼呀
无双:那多土啊
掌柜:光名字好听有啥用
老白:哎呀,你管它叫啥干啥呀,好吃就行呗~
掌柜:好吃也不能多吃,河里有污染,吃多了得病
无双:那尝尝这道,香辣豆干拌野菜
老白:这好,纯绿色食品,看
掌柜:难吃的脸都绿了
无双:不会的,这豆干是我晒的,这野菜是地里挖的
掌柜:那就是说,我给你的那些菜钱,你都自己收起来了,是吧
无双:没有,你给我的六个铜子儿,我买了半袋荞麦
掌柜:买荞麦干啥,咱又不养驴
老白:啊
无双:哎,这您就不懂了,常吃粗粮啊,能够促进肠胃消化,对身体好的
掌柜:恩,我肠胃好得很,用不着吃驴食
老白:啧,你说那乱七八糟的干啥呀,饿得都不行了,赶紧吃饭吧啊。秀才啊,大嘴,来来来,开饭了开饭了
秀才:来了来了来了
掌柜:大嘴呢
无双:他说这两天没他的事儿,就先回去了
掌柜:谁让他走的呀
无双:你呀,忘了
掌柜:(恍然大悟)吃饭
老白:啥记性呀,来来来,西湖醋鱼,吃
掌柜:西凉河醋鱼
食客:倒酒
老白:来了(指秀才)我都没吃抱,我跟你说
掌柜:这菜咋样(秀才使劲咽馒头)你也觉得一般吧
秀才:我从来…就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
掌柜:那是你没有见过世面(上楼)
老白:你就说吧,现在上哪儿找我小师妹这心灵手巧温柔贤惠的女人呐
掌柜:爱上哪儿上哪儿
老白:我又没问你,哪儿来那么大脾气呢(秀才起身)咋的呀,还没吃饱
秀才:他是不是跟你说什么了
老白:谁呀(秀才转身看看无双)
秀才:祝姑娘,她到底想对我怎么样嘛
老白:她能对你咋样,哎呀,我也觉得不太合适,反正
秀才:是吧,那哪儿不合适呢
老白:你说她一个大姑娘,整晚整晚不睡觉,要侯在你身边,一辈子侯着你,这太不象话了
秀才:一辈子?
老白:我不是没劝过啊,我劝过,死活就是劝不听,你知道,这姑娘爱心泛滥起来呀,血招没有,真的(转身走开)
秀才:爱心?还泛滥?天呐,子呐,莎士比亚,亚里士多德,救救我吧,让无双放过我吧…

【夜晚,后院】无双在刷锅,秀才进

秀才:咳~
无双:哦,吕先生,怎么样还吃得惯吗
秀才:我,我还是给你写信吧
无双:哎,等等,我到底做错什么把你给得罪了
秀才:没有,没有
无双:那你为什么说话老是,吞吞吐吐的
秀才:我…不可以的,你的明白(无双摇头)我其实一直在等她
无双:那你就等啊,我相信,你总会等到的
秀才:你就不在乎吗
无双:你们俩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在乎啊
秀才:(上海话)侬哪能根个样子呀(你怎么能这个样子呀)
无双:哎….(不会翻译..)
秀才:你怎么能这个样子呢
无双:我怎么样了,我到底什么地方做错了
秀才:不是你的错,是他(指天)都是他的错(忽然天上打雷,无双赶紧抱住秀才)(跪地,心理活动)天呐,子呀,她到底看上我哪点,我改还不行吗
无双:你不可以胡说的,我知道你心里不开心,但是你不可以怨天尤人的,你要是有什么不痛快,你就大声喊出来
秀才:你别过来,别碰我,别碰我,你再这样,我真的就扛不住啦
无双:扛不住就别扛,,你大声的喊出来,我会用新聆听的
秀才:(抓住无双的手)祝姑娘
无双:什么都不要说了,用你的丹田之气和你所有的情绪,大胆的喊出来
秀才:你嫁给我好吗
无双:你,你说什么
秀才:不过呢,丑话得说在前头,嫁过来,你也只能当妾
无双:妾?
秀才:对,我还要等她,如果等了几年她还不回来,而你的表现又足够出色,那么经过进一步的考核,你还是有转正的可能性
无双:嘿,嘿嘿,还,还转正(无奈)
秀才:你别激动啊,我只是说可能,这一切都要看你的表现。在这里,我预祝你成功,好好努力(跟无双握手)
无双:(甩手)切..呵呵..嘿..(无奈)呃,你,呵呵,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
秀才:我没跟你开玩笑,我说了要等她,我就得等她,你知不知道。哎,你不要得寸进尺不知好赖啊,再这么下去的话,我这个当丈夫的可要不高兴的
无双:噢~嘿~你是想要高兴是吧
秀才:你想干嘛
无双:我让你高兴个够啊
秀才:啊?
无双:葵花点穴手
秀才:哈哈哈哈哈….(狂笑不止)
无双:我点的是笑穴,你笑个够吧(转身走开)
秀才:哈哈哈…..

【清晨,大堂】秀才在帐台前狂笑不止

掌柜:老白,你不是跟他解穴了吗啊
老白:刚解开,且笑呢,(指无双)你说你也是,你老点他干啥
无双:是他自己先胡说的
掌柜:那你就让他活活的笑一宿?
无双:想帮他解来着,他自己到处乱逃的
秀才:我不逃行吗,哈哈哈哈…我被你点了死穴怎么办,呵呵呵…掌柜的,救救我..呵呵…
掌柜:放心啊,笑债要用笑来还,皇天在上,厚土为证,我一定会替你讨个说法的
老白:没那么严重
掌柜:你闪开,祝姑娘,你过来,你才貌双全,武功超群,我们这个店太小,容不下你这个大菩萨
老白:说什么呢,这能怨她吗
掌柜:怨谁我不管,结果就是这样了
老白:你总得将点道理吧
无双:师兄(哭)你别说了,我走就是了,无双给诸位添麻烦了,对不起
(无双准备离开客栈,老白示意把枕头给掌柜送过去)
无双:掌柜的,这个送给你
老白:不给她,给她干啥呀,糟蹋东西
掌柜:挺软的啊
无双:这是荞麦皮做的,治疗落枕最有效果了
掌柜:落枕?
老白:你那天提了一句她就记住了,这些荞麦皮呀,都是她一颗一颗剥出来的,生怕里边有刺扎着你
掌柜:你打算上哪儿去呀
无双:江湖之大,总有我容身之处,诸位保重,后悔有期
老白:走,无双,哥送你
掌柜:等一下,如果我现在让你留下,你还愿意吗
无双:谢谢你的好意,无双心领了
老白:走
掌柜:那我要是给你道歉呢
无双:你?
掌柜:说实话,这几天你干得挺好的,是非常的好,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出色的杂役,以前的那一位
秀才:也挺好的(掌柜转身瞪秀才)除了生性懒惰,手脚慢点,脾气差点…那她还有哪点好啊
掌柜:最难得的是,你竟然那么热心,又那么细心,对我,对秀才
无双:掌柜的….
掌柜:听我把话说完,这几天,我一直对你百般刁难,请你原谅,对不起(鞠躬)
秀才:还有我,原因嘛我就不多说了,总之,对不起(鞠躬)
无双:(老白捅捅无双)我说什么
老白:(唇语)留下
无双:龙虾?
老白:(唇语)留下
无双:楼下?
老白:(唇语)留下
无双:留下
掌柜:咋的,你答应啦
无双:呃~
秀才:耶~(与掌柜击掌)
老白:耶~(与掌柜击掌)
(秀才抱肚蹲在地上)
老白:你又咋的啦
秀才:冷不丁一笑,小肚子又抽筋了
老白:赶紧揉揉
无双:放着我来,葵花点穴手
老白:你看你咋又把他点了呢
无双:他不是抽抽嘛,哎,还抽不抽啊,你要抽,你就眨眨眼睛
(秀才睁大眼睛又断电了)
无双:他又断电了

---- 本回完 ----

下回书:拼厨艺大嘴成碎催,遇良才诸葛传衣钵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