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三十二回 拼厨艺大嘴成碎催 遇良材诸葛传衣钵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三十二回 拼厨艺大嘴成碎催 遇良材诸葛传衣钵【文字剧本】

第三十二回 拼厨艺大嘴成碎催 遇良材诸葛传衣钵

佟湘玉——闫妮
祝无双——倪虹洁
白展堂——沙溢
李大嘴——姜超
清风——商子见
诸葛孔方——刘惠

 

[湘玉房间—日]
湘玉:(给无双沾唇红)等一下啊(插上一枝簪子,拍了一下)成了!
无双:(看见镜子里自己的模样)这还能看吗?
湘玉:咋不能看,你现在要是出门的话,回头率是300%(两手成ok状)
无双:300?(转身)这是怎么算出来的?
湘玉:(边说边回头)一回头,这个姑娘咋这么怪?二回头,怪中还透着点可爱;三回头,不仅可爱还挺帅。
无双:嗬嗬,帅,帅?帅是形容女人的吗?
湘玉:否则还能是啥?
(无双做鬼脸,展堂推门而入)
展堂:鬼阿鬼啊(吓得倒退)
无双:(站起来)师兄,是我。(再做鬼脸两次)
展堂:无双?无双阿,你脸咋这样了呢?是不是毁容了?谁干的,跟师兄说。师兄给你报仇去!
湘玉:去去去,这叫晒伤妆,今年流行的很。
展堂:流行你咋不在自己脸上化呢?(对无双)你还愣着干啥,赶紧把脸洗了去,快去。
(无双和湘玉互相做300%的手势,无双离开)
展堂:我告诉你啊,你躲着点客人,别吓着人家,(看湘玉的手)比划啥呢?
湘玉:300%,说了你也不懂。
展堂:我怎么不懂了,不就是回头率吗,臭美啥啊。
湘玉:爱美是女孩子的天性,这个你咋能理解吗
展堂:我咋不理解阿,关键是你给人无双化的太难看了。
湘玉:难看怕啥,反正你又不想娶她,
展堂:谁说我不想娶她。啊呸!
湘玉:刚肯定又否定,好一个吃了吐,吐的这叫一个脆生。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吧。
展堂:那可不咋的。啊呸!
湘玉:又一个吃了吐。光吐就没劲了,我看出来了,你心里就是喜欢她。
展堂:嘘!这你可不能胡说啊,让她听见了容易造成误会。我就是把她当成妹妹,没别的。
湘玉:发个誓先。
展堂:好,我发誓,(举起右手)我白展。。。(手放下)我凭啥听你的啊
湘玉:不听也行,我这就要去找无双聊一聊
展堂:别别别,湘玉,湘玉(湘玉跑出门,展堂追出去)湘玉你听我解释。。。
[大堂-日]
(展堂,湘玉跑下楼梯)
展堂:湘玉,你说都是江湖儿女快意恩仇的,你搞这一套他有劲吗?
湘玉:(风情万种的转来转去)无双!
展堂:好好好,我发还不成吗?
无双:来了来了来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啊?
展堂:没啥事,你咋还不洗脸?
无双:我刚倒上水掌柜的就叫我了,是吧
湘玉:不是我,是你师兄,他找你(展堂拧了她一下)你拽我干啥啊?
展堂:好你不要听我发誓吗?你听好了,(附在湘玉耳边说了一句话)
湘玉:不要胡说,连呸三下。
展堂:呸呸呸
(湘玉欲和展堂说悄悄话,无双想听)
展堂:你看啥啊,赶紧洗脸。
无双:(转身走又回来)你们晚上想吃点啥,我回去准备。
湘玉:只要不是大嘴做的,吃啥都行。
无双:哦,对。(转身走又回来)大嘴哥做菜真得那么难吃啊
(展堂甩抹布离开)
湘玉:倒是不难吃,五年了,他炒来炒去就是那几个菜,炒来炒去就是那几个菜,换谁谁受得了?
无双:那你干吗不让他研究新菜啊?
湘玉:研究过啊,问题是。。你吃过麻辣鱼鳞吗?(无双摇头),酒酿萝卜皮?红烧胖大海?酥炸小黄瓜?炭烤母猪蹄?
大嘴:(扛包袱进门)这可都是我的传世名菜啊!哎呀这一路可把我累得。。
无双:放着我来。(接包袱,向大嘴做一个鬼脸)
大嘴:(吓得跳了一下)鬼啊!!
无双:我去洗脸(不好意思地走开)
(大嘴莫名其妙)

[小巷-日]
清风:(搀师傅)师傅,这边有家客栈
诸葛:好
清风:您慢点,咱们先在这歇会
诸葛:甭歇了,这算什么,想当年给先皇炖佛跳墙的时候,我是七天七夜没合眼呐
清风:结果还给炖煳了。(诸葛瞪他)您都说过八百多回了。
诸葛:(举杖要打)你这小子。。(扶腰)哟哟哟
清风:还是留神您那腰吧
诸葛:这腰唉。。
清风:咱们先上那边坐一会去(二人坐到茶棚)

[大堂-日]
湘玉:放了三天假,六天才回来,你到底想干啥?
大嘴:那啥,晚上想吃点啥,我给你做去
湘玉:怪累的,你还是早点歇着吧。(端茶)
大嘴:你看,这就不应该了是吧。
湘玉:我也知道你是一片好意,但是今天就算了吧,让无双弄吧啊。
大嘴:掌柜的,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不管咋说我也是厨子,是厨子就得干厨子该干的事。(门外的诸葛和清风开始注意大嘴)是吧无双。掌柜的你说。。
湘玉:好好好,烦死了,你做你做你去做
大嘴:那行你等一会。我准备准备啊,咱晚上准点开饭啊。(起来往后院走,问展堂)哎呀妈呀,渴死我了,井在哪呢?
展堂:(指后院)它都看见你了
湘玉:展堂你也是的,也不帮我劝劝他。
展堂:劝啥啊,人大嘴说的有道理,他是厨子他不做饭,你那银子不是白花了
湘玉:好好好。(起身)无双!!
展堂:我不都发过誓了吗,你干啥啊
湘玉:没有啥啊。看你的表现了,表现好我就替你保守秘密。表现不好,我就。。。无双。
展堂:你就给我消停会儿。(诸葛和清风进门)客人来了。(对客人)客官,来,里面请。打尖啊还是住店?来看看啊,怎么样?
诸葛:就住这吧。
清风:好
展堂:楼上请(扶清风诸葛上楼梯)

[大堂-夜](湘玉,展堂坐在桌旁)
无双:(端菜上来)掌柜的,来来来,可以开饭了。
湘玉:这个菜可以吃吗?
无双:(坐下尝了一口)还不错啊,就是有点咸了。(向厨房)大嘴哥!
湘玉:不要喊了,你把这个菜端上去给客人吃吧
展堂:那咱吃啥啊
湘玉:让无双重新做
无双:这样不太好吧
湘玉:这有啥不好的,不要让他知道不就行了吗?
展堂:那咋能不知道呢,人家刚做好菜,一眨眼,妈呀,菜没了。
湘玉:那咋会呢,等无双做完了,就说是他做的不就完了吗?
展堂:你净扯,大嘴在厨房忙活着呢。。
湘玉:那就麻烦你,把他支开一会
展堂:凭啥是我啊,不去!
湘玉:(站起来)无双
展堂:(拦住她)我去我去我这就去(转身要走)
湘玉:等一下,这菜你不管啦,赶紧给客人送上去。
无双:放着我来
展堂:那你来吧
湘玉:(站起来)无双
展堂:(拦住她)我去我去我这就去(捡碗筷)为客人服务,既是职责又是使命,光荣啊!
[客房-夜](清风给诸葛拿黄瓜)
诸葛:以前,我给先皇拌凉菜的时候,这黄瓜得拍碎了再送过去。
清风:(放黄瓜,坐下)您要是先皇啊,我也拍。(诸葛举杖要打)得了,您留神您那腰吧
诸葛:想当初啊,我给先皇磨豆浆的时候,那是。。
清风:(接着话头)一个人就磨了一大船豆子
诸葛:跟你说过了啊
清风:也就三万多遍吧,光今儿上午就说了七八回,您也不嫌累得慌
诸葛:就说这人呐,一辈子有多少故事可以记住啊,得了,记住一件是一件。
清风:您怎么突然想住这儿了?
诸葛:(呷了一口茶)您说咱们头前碰见那个胖厨子,我有一种预感啊,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
清风:不能吧,他那人一瞧脑子就不好使。
诸葛:别看他傻乎乎的,有点我当年的风采。(清风不解)再说了,这人不能光看脑子,碰到我这样好的师傅,保证把他给锻炼出来。
清风:您不是真想收他为徒吧。
诸葛:那就看他的天分和机缘了
清风:可是您走遍大江南北见过那么多名厨,怎么偏偏就瞧上他了呢
诸葛:他敬业呀,你没听他说吗,谁不让他做饭他跟谁急。就这种拼命三郎的精神,谁有啊
清风:话倒是不假,可是不知道手艺怎么样啊。
(展堂敲门,二人的目光转向门口并起身)
清风:请进。
展堂:(端着菜推门而入)二位聊着呢,刚出过的菜,二位慢用。(把菜放桌上)
清风:我们没叫菜啊。
展堂:(迟疑了一下)这是送的,头天住到本店,都免费送一顿晚餐,这是本店的规矩。二位慢用,有事招呼啊。(拱手退出)承让,承让。(出去将门关上)
诸葛:快尝尝。(清风尝菜,味道难以启齿)怎么样?
清风:我的妈呀,这叫青椒肉丝吗。
诸葛:问你,好吃不好吃。
清风:(苦笑)我这么跟您说吧,您看我跟您这些年,纵不是吃遍大江南北,多少也见过那么点世面吧,(指菜)可是这道菜,您还是自己尝尝吧。(诸葛拿筷子夹菜刚到嘴边又停下)又怎么啦?
诸葛:(放下菜拿着筷子)想当初,我给先皇品菜的时候,用的全是银筷子啊。
清风:那我还给您买银筷子去。
诸葛:不用了,菜啊,回头再尝。人我倒要考察考察,再做决定。
[院子-夜]
湘玉:去不去?
展堂:不去。
湘玉:(转身)无双
展堂:去去去。(往大嘴卧室走)大嘴,出来。(湘玉转身跑开)
大嘴:干啥啊?
展堂:找你谈点事。
大嘴:吃晚饭再说呗。
展堂:吃啥啊,就现在。走上这屋来。(把大嘴往小贝屋里拽)
大嘴:这屋干啥,你整神神秘秘的。
展堂:进来吧,有重要事儿。
大嘴:你干啥。
(湘玉和无双从大厅出来,蹑手蹑脚往厨房走)
湘玉:动作越快越好,动静越小越好,速战速决。
无双:(yeah手势)明白!(进了厨房关上门)
[小贝屋-夜](二人坐在炕上,展堂瞄着窗户)
展堂:这件事,怎么跟你说呢
大嘴:你心里咋想嘴上就咋说呗
展堂:那好,那就,得从。。很久。。。很久。。(厨房里传来动静)以前说起
大嘴:(起身透过窗户往外看)咋又响了呢?
展堂:不要逼我。
大嘴:(诧异的回过头)谁逼你了?
展堂:(把手伸向大嘴)其实我已经死了。。不要怕啊。
大嘴:(害怕)你别过来别过来
展堂:(抚心)不是,我是说我的心已经死了
大嘴:哎呀妈呀吓死我了,你能不能一次性地把话说完了,吓得我这一身冷汗。(展堂偷偷擦汗)(厨房里又传来动静)这响个没完没了了。
展堂:(装绝望)我不想活了!
大嘴:老白啊,你是不是遇到啥感情问题了
展堂:(见他上钩)嗯!这话怎么说的
大嘴:不用说了,我跟你说,你这情况跟秀才一样一样的,(展堂下地)小郭刚走那会吧,他也是夜夜叫唤,一会说是心死了,一会说是肝硬了,一会说肺气炸了(展堂站到地上向外看)(大嘴下地)总之心肝肚肺没一样是好的
展堂:那后来。。有发生了。。。什么样的。。。
大嘴:膈应死人了,你能不能一口气说完呢
展堂:。。。神秘莫测的。。不可告人的。。。离奇的。。事件呢?(厨房里又传来动静)
大嘴:(起身)我看看去
展堂:(拦住)大嘴,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兄弟,
大嘴:(挣扎)我也是
展堂:而且是那种比亲兄弟还亲的兄弟
大嘴:我也是。。
展堂:大嘴,我是个女的!!
大嘴:我也是。。(停止挣扎)你才是呢
展堂:(妩媚的理了下头发,学女的走路)看出来了啊。
大嘴:(靠近展堂)兄弟(展堂抛了个媚眼,大嘴赶紧离远了)姐姐你别吓唬我啊
展堂:(咬头发)其实,我一直想对你说,但是没有足够的勇气和信心。。这间房子,一直是我梦寐以求想住的地方。
大嘴:为啥呢?
展堂:因为它是女寝,这里有很多我喜欢的东西,(随手拿起一个肚兜又放下,看大嘴疑惑又拿起)比如它,这个肚兜。
(大嘴想吐)(厨房里传来较大的动静)
展堂:(捶自己)天哪。我实在编不下去了我。
大嘴:不是老白你编啥呢,你是不是有啥事糊弄我?(厨房里传来较大的动静)
展堂:不是,大嘴你听我说,大嘴!
(大嘴跑出门去,直奔厨房,屋里就剩下后悔的展堂。马上就传来了画外音,是大嘴的)
大嘴:干啥呢?谁让你进我厨房的?谁让你动我大勺的?谁让你动我酱油的?不是酱油还能是醋啊?尝就尝!啊呸!谁让你动我刷锅水的??13:42
[大堂-不知是夜还是日](大嘴霸气的坐在掌柜的椅子上,湘玉和无双站在一旁,展堂站在对面)
大嘴:说吧,到底咋回事?
湘玉:你不都是看到了吗,就是这位无双姑娘,一不留神就溜进厨房了。
大嘴:那她咋一不留神就溜进茅房呢?
展堂:大嘴你说话留点口德,无双是个女孩。
大嘴:你不也是个女孩吗?
湘玉:(和无双奇怪的看着展堂)展堂?
无双:师兄?哦不,师姐?
展堂:(妩媚的理了下头发)这话回头以后以及日后再说。
大嘴:凭啥回头以后以及日后再说啊?我让你现在马上以及此时此刻就跟我说清楚了,为啥我回来了她还进厨房?
展堂:(辩论的手势)好!无双为什么还进厨房?
大嘴:哦?
展堂:(卡住)主要想体验一下你的艰辛。
无双:哦对对,我知道你烧菜特别累。所以呢,我就亲自下厨亲自烧了一次饭.哎哟,把我累得(无双扶腰,湘玉给她擦汗)
大嘴:(湘玉和无双立刻恢复原状)这两天不都是你做饭的吗?
展堂:对啊,所以无双她又进厨房了。为什么进呢?
大嘴:为什么进呢?
展堂:(痛苦地)看来我只有实话实说了。无双她。。。无双她命苦啊,她辛辛苦苦做了一顿饭,累得满头是汗,还得替别人背黑锅,无双她招谁惹谁了?
大嘴:等会儿,你慢点儿,说清楚。谁替谁背黑锅了?
展堂:(用眼睛告诉大嘴是湘玉)这不能说,打死也不能说。
大嘴:(有点晕)掌柜的?(两位女士齐看展堂)
展堂:掌柜的,这不是我说的。
湘玉:好吧,是我说的。
大嘴:那为啥呀?
湘玉:因为你做的饭我吃不大惯。
大嘴:这么些年你还没吃惯?
湘玉:这么些年做来做去就那么几个菜,是个人,谁能吃的下去啊!
展堂:我吃得下。
湘玉:所以你不是人。
展堂:啊?
佟祝:是女人,是女人中的女人,(边说边做)回头率百分之三百。
大嘴:那我回头率还1000%呢!客人吃了我的菜,不个个都是眉开眼笑的吗?
湘玉:那让他们连续吃上五年试一试。
大嘴:你。。(愤怒的起立)掌柜的,你要是想开了我你直说,啊。
湘玉:我没有那个意思,你做你的饭,你做的饭给客人吃,剩下的让无双做。(无双点头)
大嘴:那要是老不来客人呢?
湘玉:那就。。。买菜!
大嘴:买菜?我成炊事班大周了,我小三轮呢,干啥呀干啥玩意儿(背景音乐:《炊事班故事》)
[菜市场-日]
大嘴:行,不就是买菜嘛,我买,我看你咋做出好菜来?(对卖萝卜者)这萝卜咋卖的?(这时清风出现)
卖萝卜者:五文钱两斤。
大嘴:有烂的没有?就是从心里烂到皮里那种。
卖萝卜者:烂的没有,我早上刚拔的。
大嘴:那你自个留着啃吧。(往前走)
卖鸡蛋者:卖鸡蛋喽!卖鸡蛋喽!
大嘴:你鸡蛋咋卖的?
卖鸡蛋者:一文钱一个。
大嘴:有臭的没有?(清风跟过来)
卖鸡蛋者:没有,这鸡蛋是今天早上刚下的。还沾着鸡屎呢,你瞧瞧。(递鸡蛋)
大嘴:(接鸡蛋)这好这好,你给我约十个。就挑那臭的,最好是裂缝的,苍蝇叮过的,这种臭鸡蛋我跟你说啊,你开多少价都行。
卖鸡蛋者:我上哪给你找苍蝇去?16:37
大嘴:你看这嗡嗡遍地都是嘛。你随便找俩搁上不就完了吗?
卖鸡蛋者:它是那随叫随到就来呀。
大嘴:你说你死心眼,做买卖,你脑瓜得活分,是吧。你说那臭豆腐为啥比豆腐值钱呐?那就有特色。
卖鸡蛋者:你这人怪怪的,买不买啊
大嘴:我跟你讲啊,但凡一个好厨子,啥材料都能做出好菜来,拿好东西做那叫啥本事。给我装上,就拿那个带鸡屎的。(清风回去)
[客房-日]
诸葛:这小子真这么说的?
清风:可不是吗,当场就把小贩给听惊了
诸葛:好,孺子可教,孺子可教。
清风:我看未必,说大话谁不会啊?
诸葛:嗯?你懂什么呀。想当年,先皇第一次在御膳房召见我。。。
清风:就连这问你三个问题,十万八千多遍!
诸葛:接着说啊。
清风:第一题,(学先皇)你多大啦?
诸葛:(起立,谦恭地)回禀皇上,臣十六岁。
清风:第二题,你进御膳房多久了?
诸葛:回禀圣上,三天。
清风:哦那你有没有信心统领御膳房啊?
诸葛:回禀圣上,臣有信心。(恢复原状)我说完之后啊,把先皇给感动的哟。当着文武百官。。。
清风:您等等您等等,等等等等。不是御膳房吗?怎么文武百官也在了?
诸葛:那个,当这各位公公,赏了我两根黄瓜。
清风:怪不得您这么爱啃黄瓜。
诸葛:三个月之后啊,我就当上了御膳房主管,一当就是半辈子哟。
清风:岁月催人老哟!(诸葛奇怪的看着他)这是您自己说的。
诸葛:你说啊,为什么我能在这些御厨中脱颖而出啊?
清风:这个您到真没提过。
诸葛:正因为有这份自信。先皇跟我说了,说任何厨子啊,都能炒出好菜,关键是,有没有这份自信。我呀,走南闯北这么多地方,啊,见过这么多厨子。哎,就这小子,有这份自信。
清风:那什么,您要真想收他为徒就试试呗。
诸葛:我正有此意。你马上吩咐下去,今天晚上,我要亲自尝菜。

[小记——扮鬼记]

[大堂-日]
清风:这是我家先生亲手抄的菜谱,照着做就行了。
湘玉:吉祥如意团圆球。
清风:就是红烧狮子头。
湘玉:那为啥叫这个名字呢?
清风:宫里就这规矩,我哪知道。
湘玉:宫里?
清风:工地,工地里头。
湘玉:工地里就叫工里?
清风:那还能叫地里呀?好好做好好做。做好了大大有赏。(起身要走)
湘玉:(起身追)赏什么啊?我们这的厨子,手艺好得很,你放心啊。无双!
无双:来啦来啦,放着我来!
湘玉:本来就是给你的。这是人家客人吩咐的菜,你先看一下。
无双:哎,好。(拿菜谱转身要走)
清风:(拦住)哎慢着。我家师父特别点名,要让那位胖师傅做。
无双:(看自己)胖师傅?(大嘴买菜归来)
清风:(抢菜谱给大嘴)就是他。
大嘴:啥呀这是?
清风:菜谱,好好做啊。(转身离开)(大嘴翻来覆去的看)
湘玉:(对无双耳语)他不认字。
无双:我给你念。
大嘴:不用,我自个有招。(拿菜谱到厨房)
湘玉:放心等着啊。五、四、三、二、一。
大嘴:(风一样的回到无双的身边)你念就你念,别跟我耍花招啊。(无双偷笑)
[大堂-夜]
无双:(从厨房端菜出来)来了来了来了,这是您点的,红闷狮子头。
湘玉:胡说啥呢,这明明是吉祥如意团圆球。(递筷子)先生慢用。
诸葛:厨子呢?
无双:他回屋了,您找他有事?
清风:我家先生难得品菜,他不出来听听?
湘玉:不用了,他听不明白,说了也是白说。(诸葛生气)你等一下啊。(回头)李大嘴!!(没人应)发工钱了!
大嘴:(风一样的)来了来了来了。哦都在呢。
清风:先生,可以开始了吗?
诸葛:开始吧。
清风:上膳喽!!
众人:(极不适应)什么毛病这是。
诸葛:各位听我说啊,这个品菜啊,无非是品它的色香味。这道菜,说这个色呢,顶多可以给四分。展堂:四分不错了。
诸葛:十分制。(大嘴失望)再说这个香,这个芡勾的太厚,阻止了肉糜本身的香味,最多可以给九分。
湘玉:九分,九分挺好。
展堂:快接近满分了。
诸葛:百分制。(大嘴很失望)再说这个味,我来尝一尝。(尝菜)一百分。
无双:千分制的。
诸葛:不,这回是满分。(众人甚是惊奇)这个味道真是太好了,无可挑剔。
大嘴:看见没有,知道啥是真厨子了吧。
诸葛:(起身)走吧。
大嘴:干啥去?
诸葛:跟我回屋。
大嘴:回屋?回屋干啥去?
湘玉:(拽大嘴)傻子,领赏去啊,快去!(大嘴上楼)(湘玉笑个不停)
展堂:人大嘴领赏银,你笑啥呀。
湘玉:店规第四十八条明文规定,客人赏银,全部交公。(三人离开桌子)

[客房-夜]
诸葛:(与大嘴对笑)好了,跪下吧。
大嘴:(刚要跪又停下)哎?
清风:叫你跪下你就跪下,哪那么多废话?
大嘴:跪就跪(跪下,双手做接东西状)
清风:你这是什么意思?
大嘴:领银子啊。不是,没银子珠宝也行啊。您老人家看这给吧。
清风: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诸葛:清风!
清风:身在福中不知福。
大嘴:(起来)啥福?哪来的福?(诸葛对清风点了一下头)
清风:我告诉你吧,我家先生姓诸葛,单名一个元。
大嘴:诸葛亮我知道,姓诸名葛亮字孔明。那是三国的不是水浒的,是吧。
清风:我家先生,字孔方
大嘴:咋不叫元宝呢那多值钱呢。(回过味来)诸葛孔方?(肃然起敬)
清风:怕了吧?
大嘴:(凑上前)您真就是传说中的京城食神?诸葛孔方?
诸葛:听说过我吗?
大嘴:岂止是听说过,您是大师,您是我偶像。(鞠了两个躬)我这么跟您讲,您看我这头型没,就是按传说中的您的头型整的。我做梦(咬自己)我梦想成真啦,您看(手足无措)
诸葛:你做的什么梦啊?
大嘴:拜您为师。。。(傻笑)您真是他老人家啊。
诸葛:怎么?看着不像啊?
大嘴:像像,老像了。那个。。。我也没见过真的,我哪知道。
诸葛:没见过?过来过来
大嘴:哎(往前来)
诸葛:(掏出刀)让你好好看看。
大嘴:(吓跑)哎呀妈呀,我信我信我信还不行吗。
诸葛:不不不,我不砍你,过来过来(给大嘴看刀)你看啊,这把玄铁菜刀,是西洋巧匠精心所制,汲天地之精华,吸日月之灵气。用了七七八十一天锻造而成啊,
清风:是四十九天。
诸葛:八十一天,两个多月吗。
清风:九九八十一天。(诸葛生气)八八八八,您说了算,您说了算。诸葛:这把玄铁菜刀,是我当御膳房总管之前先皇所赠,你看,正面三个大字,旺德福
大嘴:旺德福,啥意思啊
诸葛:这是洋文,Wonderful
大嘴:Wonderful
诸葛:意思是好吃,这边三个大字,泰瑞宝
大嘴:泰瑞宝
诸葛:洋文,terrible,难吃的意思
大嘴:那到底是好吃还是难吃啊
诸葛:看这刀把上,三个字,我太富
大嘴:那这个我他是指谁啊
诸葛:谁也不指,这是洋文,whatever,就是无所谓
大嘴:无所谓我知道,(唱)无所谓,谁会爱上谁
诸葛:先皇的玄机到现在我也琢磨不出来啊,这个问题,只有留给您了
大嘴: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大堂-半夜](佟掌柜伏在楼梯上)26.50
湘玉:咋回事吗?领个赏银需要这么长时间?
展堂:你还不行人家唠唠家常啥的?
湘玉:瞎唠个啥吗?又不认识。哎哎,你上楼看一下去。
展堂:我不去,我又不是狗仔队。要去你自己去。(李大嘴从楼上飘下来)
湘玉:咋啦大嘴?
展堂:啥毛病这是?你没事吧?
大嘴:(握展堂手)谢谢,谢谢
展堂:谢啥啊?
大嘴:感谢你这么多年来,一直把我当自家兄弟。
展堂:(感动地打了大嘴一拳)说这话不外了吗,
大嘴:可是我却没能做到这一点,(展堂纳闷)惭愧惭愧。
展堂:你给我上一边呆着去(扔开大嘴,走到一边)(大嘴端着手转向无双)
无双:放着我来!(握大嘴手)是这个意思吧?
大嘴:(拍无双手)努力,努力。(无双耸耸肩走开)(大嘴拥抱湘玉)保重保重。
湘玉:保重?你要去哪?
大嘴:你们知道楼上这位老先生是谁吗,
展堂:谁啊?
大嘴:诸葛孔方!
展堂:传说中的京城食神?
大嘴:他老人家已经答应收我为徒了!我跟你说,不信拉倒,反正明天一早我就走了,(坐到桌子旁边,指菜)而这个呢,也许将是我为你们做的最后一道菜了。
展堂:那是给我们做的吗?
大嘴:whatever,对,我忘了,你们不懂西洋话啊。
展堂:就你懂,德行样儿。
大嘴:尝尝啊,直到一下什么叫旺德福,对,我也忘了,那也是西洋话。
展堂:真懒得搭理他。
大嘴:whatever.(尝菜,吐到地上)呸。。。呸,泰瑞宝,泰瑞宝之极。
无双:这是难吃的意思啊。
大嘴:难吃也不能怨我啊。我是按菜谱做的啊。
湘玉:那你上菜之前就没有尝过?
大嘴:放那么多盐,谁敢尝啊?(指无双)是不是你给我乱读菜谱来着?
无双:没有啊,天地良心,我没有乱读啊。(掏菜谱)这是原件,不信你自己看。(大家看菜谱)
展堂:盐三勺?
湘玉:(把菜谱团成一团)这就是传说的京城食神?(把菜谱团扔给大嘴)
大嘴:(找纸团)没错啊,不,他那把玄铁菜刀那还是先皇所赐呢。
展堂:哪有啥啊,有人还说会使降龙十八掌呢。
大嘴:你说那干啥。(挤到老白身边)老白,你江湖深,你给我分析分析,他是真是假的。
展堂:(坐下)要我说啊,(耸肩,摊开双手)whatever.(大嘴迷茫,湘玉无双笑)
[大堂-日]
湘玉:你放心,我从小就是在兵器堆里长大的,是不是玄铁,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大嘴:那它要真是玄铁的呢?
湘玉:那你就跟他走一趟,最差的,还能弄上两把菜刀回来。
大嘴:我要那么多菜刀干啥啊?(诸葛和清风下楼,大嘴迎上去)师傅起得早啊。
诸葛:唉,你的行李呢?
大嘴:都还在那搁着,我还没来得及收拾。
诸葛:(坐下)我昨天不跟你说了吗。
大嘴:师傅你看,这客栈里都是我的好兄弟好姐妹,我忽然就这么走了,我心里还真有点舍不得。
诸葛:走了又不是不回来了。
湘玉:那你能不能容他在多住一天?
诸葛:那哪行啊?人生短暂,有几个一天可以浪费啊?
清风:都好好听着点。
诸葛:(起身)别罗嗦了,赶紧收拾行李。
湘玉:等一下!诸葛先生,我听说你还有一把玄铁菜刀。。
诸葛:有怎么样?
湘玉:让我看一下嘛。
诸葛:看它干吗啊。
大嘴:师父,小地方人没见过世面,你让她看一眼,就一眼啊。给她瞧瞧,给她瞧瞧。
诸葛:(掏菜刀)就看一眼啊(拿出菜刀,在湘玉面前晃了一下,就收回)行了。
湘玉:没有看清。
大嘴:您就让他看清楚,让她再看一眼。再看一。。。。
诸葛:再看一眼!(把菜刀高高举起)
展堂:(从后面窜出)葵花点穴手!(问湘玉)他要干啥?
大嘴:。。。眼!
(镜头换了角度,应该是解了穴之后。诸葛坐着,伙计们站着)
展堂:先生你看这事儿闹得啊,我也不知道是看刀啊,我不知道。
诸葛:(很急躁的)行行行,咱们走吧。
大嘴:师父,我行李还没收拾呢。
诸葛:不用收拾了,路上再买。(起身)
大嘴:(按住他)师父!
诸葛:还有什么事啊?
大嘴:师父,你为啥收我啊?
诸葛:我为啥收你啊,条件有三:第一,你非常敬业。
湘玉:你咋看出来的呀?
诸葛:他那天不是说了吗,谁不让他炒菜,他跟谁急!一般人敢这么说吗?(众人表情各异)第二嘛,你非常自信。
大嘴:我。。。我自信吗?
诸葛:自信自信。不自信能专挑那个烂菜买吗?
湘玉:烂菜?
诸葛:他还说过,要是好厨师,不管是什么材料都能做出好饭来。一般人不敢这么说。
大嘴:(激动地握住诸葛的手)师父,您真是老神仙,慧眼识英啊。(把无双恶心走了)
诸葛:第三嘛,你按我菜谱做的那个菜,色和香虽然差了一点,但是味道深得我的真传啊,证明你有非凡的领悟力,是个可造之才啊!
展堂:先生您先等会儿,他做的那个菜,我们尝过。
诸葛:尝过了?味道如何?(这回表情一样——泰瑞宝)哎呀,看来我非得露两手了。清风!
清风:在!
诸葛:那我家伙来!
清风:刀具在此!(展开刀具的带子,里面好像有一个叫扳子的工具)
诸葛:(京剧的念白)徒弟,厨房何在?
大嘴:(念白)这边!!!
诸葛:带路!!
大嘴:得令。(大嘴带路,诸葛紧跟,清风持刀具断后)
(佟白二人见状学京剧人物走路)32.45
(过了一会大嘴从厨房冲出)
大嘴:哎呀我的妈呀,哎呀,哎呀
展堂:坐这慢慢说。
大嘴:老白,你知道人家是咋打鸡蛋的吗?(众人好奇)七八个鸡蛋,嚓嚓嚓嚓,(扔鸡蛋)往天上轮流这么一扔,看都不带看的,(举碗)拿碗咔咔咔咔这么一接,你们猜怎么着?
展堂:鸡蛋熟了?
大嘴:去!蛋黄全在这碗里面。
湘玉:蛋青呢?
大嘴:蛋清全跟蛋壳一块魂归垃圾桶。
湘玉:(激动地起立)浪费!敢情不是花他自己的钱!
大嘴:不管咋说,这师父我是跟定了!
清风:(端菜从厨房出来)来了!金玉满堂结良缘。也就是传说中的蛋炒饭。
展堂:蛋炒饭?呵呵。我也会做。
诸葛:(从厨房出来)谁会做啊,你会做你来啊。
大嘴:师傅,来,您请!
展堂:来,给您筷子。(递筷子)
诸葛:大伙尝一尝。(众人欲吃)等我说完再吃。(众人坐下)
展堂:您说您说。
诸葛:想当初,给先皇炒菜的时候,先皇就吃我一个人炒的菜,(众人惊愕)也就是说,除了先皇,没有人吃过我炒的菜。请吧。
展堂:那还等啥啊。(众人欲抢,展堂生气地拍筷子)葵花点!(众人老实了)(展堂尝菜,表情异样)
诸葛:怎么样啊?
大嘴:(拽他)怎么样,啊?
展堂:(齁着了)挺好的!
诸葛:只是挺好的吗?
展堂:(哑了)味道特别特别的。。。(闻听此言,众人互相让菜)
大嘴:来来来,师傅您也吃啊。
诸葛:得尝一尝。嗯。。。好!(众人吃菜,呵呵。。。)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展堂:(哑着)您就没觉得有点咸?
诸葛:这还咸呐,我才搁了五勺半盐。(众人吓倒桌子底下)怎么了,怎么了?唉哟,至于吗啊?给先皇炒的时候,搁八勺盐呢,有时候搁十勺呢。
众人:十勺?
展堂:(起来绕到诸葛左侧)我明白了,您跟先皇一样,年龄大了,味觉严重退化!
诸葛:嗯?
清风:你错了,我家先生是先天的味觉失灵。
诸葛: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呀?
清风:我一开始也不信,还以为他们是嫉妒您,可我到现在才知道,您是真的味觉失灵。
诸葛:(拍桌子起立)岂有此理!(不能接受现实,有点晃)味觉失灵?失灵?(晕过去)
众人:先生?先生?
[客房-夜](诸葛躺在床上,清风和大嘴伺候左右)
大嘴:师父,您先喝点水。(喂水)慢点,别呛着啊。(诸葛咳嗽)还真呛着了。
诸葛:你还认我做师父?
大嘴:咋不认呢?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诸葛:不怕我把你教坏了?
大嘴:我手艺本来就差,再差还能差哪去?
诸葛:出去,出去。(大嘴把水碗给清风,清风蹲在床边)出去,都出去!(清风也出去,把门带上了)(诸葛惆怅的看着这个世界,起床下地,却不小心摔倒在床边)万岁爷,老臣给您丢脸了,(边说边磕头)老臣该死,老臣该死,老臣该死,万岁爷,老臣该死啊!!
[大厅-夜](佟李祝坐在桌旁,展堂在背后踱步)
大嘴:你说,本想学点手艺安身立命,(拍桌子,众人吓一跳)你说我这命咋就这么软呢?
展堂:软?
湘玉:大嘴你打算咋办吧。
展堂:对啊。
大嘴:我哪知道啊?你说我师父他非得要带我走,你说我咋整?(客房传来一声响,众人上楼去看)
[客房-夜](诸葛捂着头,清风扶着他)
清风:您这是干什么呀?
诸葛:不要管我,让我死了得了,让我跟先皇一起走吧。(这时,伙计们闯了进来)
大嘴:师父!
清风:师父一头撞到柜子上了。
展堂:快快。
大嘴:师父您这是何苦的呢?
诸葛:不要拉我。
湘玉:先坐下坐下。(众人扶他到床上,湘玉倒水)
展堂:不就是盐吗,至于吗。咱以后少放点不就行了吗。
诸葛:少放盐?那还能吃吗?(突然)走开!(回身找出那把菜刀)
展堂:葵花!
诸葛:(把刀架在脖子上)别。
展堂:别别,你千万别,我不碰你,你自己别胡来好不好。
诸葛:一世英名,毁于一旦!早知如此,我还做什么菜啊,先皇,老臣来了!
众人:别别。
大嘴:慢着,师傅。你下手,下手砍,他们谁都不拦着你,你砍,往脑袋上砍,脑袋掉了碗大个疤,十八年后你还是个御厨,你砍!
湘玉:大嘴!(诸葛痛苦地放下刀)
大嘴:师父,你想死我们谁都不能拦着你,但有句话,您让我跟你说清楚,行不?
诸葛:你想说什么呀你?
大嘴:(走近诸葛,拿刀给诸葛看)师父,您看这刀面上刻的啥呢,啊?
诸葛:旺德福。
大嘴:那为啥要刻在这一面,没刻在这面啊?
诸葛:我哪知道啊?
大嘴:之所以刻在这一面,那是说明先皇希望每次您切菜的时候,您都能看到这三个字,拿说明先皇他喜欢吃您做的菜啊。
诸葛:那反面怎么还刻着“泰瑞宝”?
大嘴:那代表着,先皇不是不知道您做的菜难吃,可是他不介意。而这个正是这把菜刀的玄机所在啊。
诸葛:什么玄机啊?
大嘴:对于一个厨子来说,只要吃菜的人感觉好吃,那你就算是成功了。
湘玉:(抢下菜刀)说得好啊。其实,无论是美食,还是人生的最高境界,就是在亦正亦反,亦淡亦咸之间啊。
诸葛:那到底是淡是咸呐?
大嘴:您说呢?
诸葛:whatever!
(众伙计鼓掌)
[大堂-日](湘玉坐在饭桌旁,大嘴端菜上来,无双在打扫卫生)
湘玉:大嘴啊!
大嘴:哎。
湘玉:那个玄机,你是咋想出来的?
大嘴:您别忘了,我也是个厨子。(诸葛师徒从楼上下来)先生,起来了?
诸葛:各位早上好。我就要走了,拜拜了啊。(掏菜刀给大嘴)这个,给你了啊。
大嘴:这这,这我不能要,这个。
清风:先生让你拿着就拿着吧,别那么多废话了。
大嘴:不是,师父。这太贵重了,你说我不能收啊。
展堂:是啊。
诸葛:其实这刀啊,并不贵重。贵重的是刀里的玄机。现在呢,这刀给了你,玄机留给了我。我们师徒是各取所需吗。
大嘴:那,师父,您以后去哪啊?
展堂:是啊。
诸葛:whatever!从今以后,告别厨房,畅游山水,清粥小菜,不亦快哉!哈哈(诸葛和清风离开了客栈)走了。
(大嘴站在门口,怅然若失)(湘玉拽展堂)
展堂:干啥啊?(湘玉与他耳语一句)那怎么能行呢?那菜刀是人师父传给他的,我管他要他就能给?
湘玉:咋不给?店规第四十八条明文规定。
展堂:人家那又不是银子。
湘玉:最后一遍,去还是不去?
展堂:你是不是又要使那招啊?
湘玉:哼!无双——!
无双:哎呀,掌柜的有什么吩咐?
湘玉:不是我,是你师兄。他有话要跟你说。
无双:师兄!
展堂:掌柜的!(湘玉直视他)无双你听好了。(湘玉计策要得逞)谁-说-我-不-想-娶-你-?(说完看了湘玉一眼,湘玉的脸由晴转阴,无双则心花怒放)
湘玉:白-展-堂-!
展堂:这是你逼的!
无双:掌柜的,掌柜的,
湘玉:你听我跟你说。
无双: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掌柜的你的大恩大德,无双一定会记得的。(高兴地回自己的房间)
湘玉:(想拦住她)无双,他那是吃了吐,吃了吐你明白吗无双?
展堂:吃了吐?吃了我就(摔抹布)没想吐!(耸肩)whatevevr!

下回书:西域客欲擒关中侠 涉奇险盗圣救人质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