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三十四回 受邀请小贝赴衡山 为情困秀才抱错人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三十四回 受邀请小贝赴衡山 为情困秀才抱错人【文字剧本】

第三十四回 受邀请小贝赴衡山 为情困秀才抱错人

本集编剧 宁财神 程娇娥

================================
角色(出场or台词序)
-----------------------------
祝无双 - 出  演:倪虹洁
吕轻侯 - 出  演:喻恩泰
白展堂 - 出  演:沙 溢
李大嘴 - 出  演:姜 超
陆一鸣 - 出  演:于右川
众食客 - 友情出演:龙套班?
佟湘玉 - 出  演:闫 妮
莫小贝 - 出  演:王莎莎
郭芙蓉 - 出  演:姚 晨 (非正式出场)
======================================

00:06【01 后院 夜】祝、吕

  祝正装悄然走出女寝 窥视院中吕正井边吃力打水
祝无双:放着我来!(盈步上前)
吕轻侯:(受惊 踉跄)这么晚了你还不睡啊?
祝无双:(双肘支在磨上 略带娇滴)我…睡不着啊……自打那天以后 我就没睡过一个安生觉
吕轻侯:(坐好到井边)哪天啊
祝无双:就是姬无病落网的那天
吕轻侯:(起身凑到磨前 注意了一下大堂方向 低声)哎……是你亲的我哎
祝无双:(羞)讨~厌……
吕轻侯:(一本正经)说话要有真凭实据的
祝无双:讨厌讨厌!
吕轻侯:你到底为什么要亲我嘛
祝无双:讨厌讨厌讨厌!
吕轻侯:啧 你能不能换个词儿啊?
祝无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
吕轻侯:真烦人 不跟你说了!(欲离开)
祝无双:哎哎……好吧好吧(走到吕身后)我告诉你 我亲你是因为我——是因为你 聪明!
吕轻侯:(喜 遂又严肃)聪明的人很多的 又不是我一个了比如说你师兄
祝无双:(不屑状)他那种小聪明 哪能跟你的大智慧比呀
吕轻侯:不能这么说的!他很多地方比我强的比如说吃饭每一次都比我……多吃两三碗呢
祝无双:那是你故意让着他 你要是敞开了吃啊 一顿 能顶她三顿还要富余哎
吕轻侯:你把我当猪啦
祝无双:你就是猪……(美滋滋)也是最肥的那一头
吕轻侯:真无聊 晚回圈睡觉去!
祝无双:唉!回“圈”?
吕轻侯:嘿嘿嘿(学猪)哼~ 猪不睡圈还睡槽阿 哼~哼~
祝无双:那…你…也得告诉我……
吕轻侯:告诉你什嘛
祝无双:你……(含糊)爱不爱我啊?
吕轻侯:(环顾四周 凑近祝)你说啥?
祝无双:啧……(扭捏)你没听见算了……不管你喜不喜欢我(美滋滋)我都跟定你了!嘿……(含羞盈步回屋 吕惊诧 一屁股坐到磨旁 断电…)
02:15【02 大堂 昼 翌日】白、吕、李、陆

 白展堂:(上座)啊?!她真是这么说的?
吕轻侯:(次座)真的!展堂 这回你可得帮帮我 老白!……白大哥!(给白倒水 祈求状)白大爷……
白展堂:行了!这是事儿啊……
李大嘴:(端菜路过)……就包我身上了!(给客送菜回来)阿 你说秀才跟咱是兄弟 无双也不是外人是吧 他俩的事儿那不就是我的事儿么 是不是?
吕轻侯:(拉住回来的李 喜)兄弟 你仁义呀……
李大嘴:行 啥也别说了……老白 你当证婚人阿
白展堂:证婚人用不用给红包?
李大嘴:不用 我都安排爱好了!
白展堂:(起身让座)那行
李大嘴:(入座)这个…每位宾客呢 都有专人接待 咱这回是现场验钞 礼金低于二钱的 谢绝入内 低于五钱的 自备酒水 低于一两的 只能吃三道菜 吃完之后还得马上离开 否则由专人轰出……这个礼金超过三两的呢 可以携带家眷一名 但身高不能超过一尺 阿……
白展堂:一尺……(用手比量)你直接说婴儿不就完了嘛?
李大嘴:婴儿就不准入内了!除非礼金是超过三十两……以上规定呢 由本次婚礼的承办人李大嘴制定 如果违反 当场就轰出去 不明之处(冲镜头)欢迎来人来函查询 查询费 两钱 本次婚礼的最终解释权归我李秀莲所有(掉头冲白、吕)还有啥不明白的么 有问题么?
吕轻侯:一个问题——谁的婚礼呀?
李大嘴:(稍愣)……你跟无双的婚礼呀
吕轻侯:谁说我要跟他结婚了?!
李大嘴:你…你们俩不结婚那我赚啥呀?行行……不说废话了阿 这婚必须得结……下月初八是好日子 就定那天了阿(起身欲走)
白展堂:坐这儿坐这儿 坐这儿!
李大嘴:嘎哈(干啥)呀?
白展堂:有你这么办事儿吗?是你结婚还是人家结婚?
吕轻侯:就是啊!
白展堂:阿 你那么想结婚你自己怎么不结呢?
吕轻侯:老白 就你对我好 你仗义!
白展堂:你是谁呀 你是我妹夫!咱家的婚礼用得着外人儿操心么?……说好了阿 礼金我来收
李大嘴:咋地阿 你想戗行咋地阿?(推白)
白展堂:别跟我动手动脚的阿……
李大嘴:你怎么的?你戗行我跟你急!
李、白起身争执
吕轻侯:行了!行了!行了!行了……!谁说我要跟她结婚的?!
李、白:那你亲她!?
吕轻侯:……是她先亲我的 子曾经曰过来而不往非礼也……
白展堂:(手指吕鼻)……所以你就非礼她是不是?
吕轻侯:谁……?(指手画脚辩解)
白展堂:……败类!畜牲!衣冠禽兽……(扭头冲李)兽!
李大嘴:兽……寿比南山 山……
白展堂:我扇你俩耳光
李大嘴:嘎哈呀
白展堂:你咋不说福如东海呢……
吕轻侯:我不想活了我……!(低头撞向大门 被刚好进来的陆擒住 扔将回来 陆注视大家)
李大嘴:……谢 谢谢阿 交给我吧……(冲吕)死啥死啊 死也得结完婚之后再死啊……(拖拽吕回后院)
陆一鸣:(近身持剑抱拳)白老弟 不认识我啦
白展堂:(打量陆)你是……
陆一鸣:(收拳 剑一倒手)衡山派 陆一鸣阿(镜头回放陆与两师弟初次拜见场面:“在下 路一鸣”)
白展堂:哼 别逗了 真陆一鸣拿我认识
陆一鸣:我这是易容术 走镖的得罪人太多 化个大装阿好走路
白展堂:不对 你这长相说话声音都不对……耍一招给我看看
陆拔剑亮相 众食客逃散
白展堂:哎哎哎 (追到大门)没给钱呢 没给钱呢……!(转身冲陆)行了行了 你快把剑收起来
陆一鸣:信了么?
白展堂:信了信了信了 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陆一鸣:嗨 我是接掌们来了
白展堂:掌门?
陆一鸣:阿
白展堂:小贝呀?
陆一鸣:阿
白展堂:上哪儿?
陆一鸣:回衡山呀
05:24【03 佟寝 稍后】陆、佟

  陆、佟对坐桌前
陆一鸣:(拿出一些单据)佟掌柜 这是地契 五十亩……这是开山契 八十亩……这是房契 二十八间……这是卖身契……
佟湘玉:(一边接点单据)啊?卖身契?
陆一鸣:阿 前两天 上西边儿走镖 看见便宜 给掌门买了几个丫鬟
佟湘玉:买丫鬟干啥呀
陆一鸣:伺候掌门的饮食起居呀 光厨子 我就雇了仨 其中有一个 专做零食 捏糖人的手艺 天下无敌阿
佟湘玉:你哪来这么多的钱呀
陆一鸣:呃……佟掌柜出的
佟湘玉:啊?
陆一鸣:阿 龙门镖局 佟掌柜出的(抱拳)
佟湘玉:(轻笑)哧 直接说俺爹不就行咧么(陆赔笑)他咋会给你这么多钱呢
陆一鸣:不白给 等我们衡山派 起来以后 给他们免费 培训镖师呢还(得)
佟湘玉:哟~ 那不就成了卖艺了么 你们也是名门正派呀
陆一鸣:哎呀甭管什么派 不都得求生存谋发展么 尤其像我么这种曾经辉煌 历经沧桑的老牌门派 首要任务 就是拓展人气 提高自身的竞争力 与此同时 还要 确保武功质量 创新武功类别 还要发展周边产品
佟湘玉:哎哟……呵呵呵 你要是不去做生意可真是屈才咧阿
陆一鸣:佟掌柜 冲您这几句话呀 我这几天就没白忙
佟湘玉:(给陆倒水)忙点好啊 充实嘛
陆一鸣:那好 我就收拾东西 带掌门上路吧
佟湘玉:哎哎 你可以走 小贝不能跟你走
陆一鸣:为什么呀
佟湘玉:……因为她不能转学 先生不让
陆一鸣:那就直接退学!
佟湘玉:阿呃……她也离不开我 一两天行 三四天就闹着要回来咧
陆一鸣:啧……佟掌柜 我知道您舍不得掌门 可是 她毕竟是我们衡山派的人呀 您老是不放 这不太合规矩吧 阿?
佟湘玉:呃哼哼……我没有拦呀 我拦了么……我的意思就是说 你要是真地带小贝走 是不是也要征求一下她的意见呀
陆一鸣:(思忖)……

07:38【04 大堂 稍后】莫、佟、陆、白、吕、李、祝

莫、陆坐 众人围站旁边
李大嘴:她老摸下巴干啥?
白展堂:这叫捻须 跟先生学的
莫小贝:嗯……非得退学吗?
佟湘玉:(点头 上前)不但退学 而且以后没有机会读书咧
莫小贝:陆师兄 我这就去收拾收拾东西 你等着我啊(众人失望而散)
佟湘玉:(坐到莫身边)小贝……那可是衡山呀
莫小贝:衡山怎么啦 我从小就从山上玩儿大的?
佟湘玉:山上有狼还有老虎!
莫小贝:我还有丫鬟呢(冲陆)几个来着?
陆一鸣:(抱拳)禀掌门 仨大的 俩小的 年纪都跟您差不多
莫小贝:哦……那她们会跳皮筋儿么?
陆一鸣:不会(莫拍桌)呃……不过马上可以学 我现在就写封信 让她们马上学……
莫小贝:不用了!等我到了 亲自教她们吧
佟湘玉:(啦 拉莫胳膊)小贝……
莫小贝:哎呀 你就别絮叨了 许你当掌柜就不许我当掌门阿
佟湘玉:不是不许 问题是……(冲众人)你们都干啥呢嘛!
众 人:干活儿呢
佟湘玉:这都啥时候了 还干啥活儿
众 人:客人怎么办啊
佟湘玉:(略欲哭状)客人想吃吃 不吃滚蛋!(客人闻声跑散 众人凑上前来)……小贝要走了 你们都说两句话嘛
白展堂:(安抚佟状)好 我说……
陆一鸣:(剑一倒手)啪……!
白展堂:(见状)一路顺风 常回家看看 常回家看看……
佟湘玉:(一推白)闪远些……秀才 你说小贝到底该不该走
吕轻侯:这还用问么?
陆一鸣:(低头半拔剑)唰……!
吕轻侯:……当然应该 古人云:读万卷书 行万里路
佟湘玉:那你自己咋不行呢 干活去!(推开吕)大嘴……
李大嘴:哎
佟湘玉:你说话嘛
李大嘴:绝对不该阿……
陆一鸣:(亮剑 手指一弹剑身)叮……
李大嘴:呃……但是必须得让人家去 毕竟她是掌门是不是?(避开)
祝无双:掌门怎么啦!小贝她还是个孩子……
陆一鸣:(向空中摆势刺剑)嗖……!
祝无双:孩……子也有长大的一天(冲小贝赔笑)你一定能干好的 我……祝福你 祝福你……
莫小贝:(悦)谢谢你!谢谢你!借你吉言 本掌门正式宣布 光复衡山派的时候到了!
陆一鸣:(起身收剑 拿起行囊)那咱们赶紧上路吧!
众 人:哎哎哎……!不急 不急……
佟湘玉:……大老远来的 我还没有咋招待你呢 先住两天(拿过陆行囊 众人附和)就当是旅游咧……
众人七嘴八舌拉拉扯扯送陆上楼 佟拉小贝向后院……
10:06【05 佟寝 稍后】佟、白、李、吕、祝、陆、莫

  众人沮丧一字排开站立
佟湘玉:(手点众人 按耐地)哎呀 说起来个个都是狠角色 江湖儿女……丢人呀 叫人家一剑就给吓回来咧
白展堂:我主要不是怕他的剑 我是为你们安危着想 把他惹急了招一大帮人儿上来寻仇怎么办?
佟湘玉:咱们也招呀 回头就招……我现在就招!
李大嘴:招…招啥呀 咋招阿
佟湘玉:只要能打的 马上就来 每个月六两银子……!
众人争先恐后
李大嘴:掌柜的你招我吧 我会降龙十巴掌阿……
吕轻侯:那啥 我是关中大侠
白展堂:我盗圣 贼祖宗!
祝无双:一个狭一个盗怎么比呀 亏你想得出来……!
白展堂:……那好 那你让他(她?)打去 刀枪剑戟斧钺钩叉 十八般兵器 那他(她?)要那样儿我给他(她?)弄哪那样儿
吕轻侯:(干咳)……聚众斗殴是犯法的
佟湘玉:为了小贝 让我死都行
众 人:掌柜的……
白展堂:说到这儿 我倒有个主意……
佟湘玉:你说你说 你倒是说呀
白展堂:啧……但这主意有点绝 玩儿砸了 没法儿收场
佟湘玉:不收就不收 我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白展堂:说到这儿 我必须得提到一个人……你们知道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么?
佟湘玉:(冲镜头 悄悄话状)几百年后诞生的 一个伟大的俄国戏剧教育家……

11:25【06 大堂 稍后】吕、白、佟

  几样行李包裹箱子摆在地上 众人探头向外张望
白展堂:(外出上路打扮 从外入)来了来了 告诉你们啊 一会儿表演起来 一定要注意 热情的真实和情感的逼真 听见了吗
吕轻侯:要注意规定情境 抓住最高任务 阿
李大嘴:贯穿行动线 一定要连贯
佟湘玉:不但要体验 还要注意形式的表现(做张臂动作)
祝无双:最重要的的交流适应 交流适应阿(佟开始酝酿哭腔 陆背莫从外入)
白展堂:掌柜的!(暗示用口水伪装眼泪 边跪)
以下场面夸张舞台话剧效果
佟湘玉:不……!
白展堂:你自己保重 后会有期……!(起身欲走状)
佟湘玉:展堂~!(下跪拉住白)求求你 不要走~(被白佯踢)阿~!
白展堂:我当初来就是为小贝来的 现在她都走了 我还赖着干什么!(走到门口)
李大嘴:(一手要饭罐 一手打狗棒)我也走 小贝都走了 我做的饭还给谁吃啊?我还是别做饭了 我要饭去……
佟湘玉:(拽住李木拐)我吃~!
李大嘴:吃啥啊 饿死算了(佯踢佟 走到门口)
吕轻侯:(手拿包裹纸箱)既然是这样 我也走吧 天下这么大 何处是我家……
佟湘玉:秀才~(被佯装掌嘴脚踢)
祝无双:(冲吕)有你的地方就有家 你走到哪儿 我就跟到哪儿 从此相依为命……(依在吕肩上似哭状)
佟湘玉:(后靠板凳 手捂胸口)你们真的这么狠心 要留我一个人吗……?
白展堂:你要一个人太寂寞就养只小狗狗
佟湘玉:我不要狗狗……
白展堂:那就搜狐雅虎百度啥的……
佟湘玉:我不要 我要你要你 我要你们!
众 人:去~!(齐佯踢掌柜)
众人深情开唱《爱的代价》
白展堂:所有真心的痴情的话~永在我心中~虽然已没有他~
李大嘴: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
吕轻侯:走吧~走吧~人生难免经历苦痛挣扎~
众人合:走吧~走吧~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也曾伤心流泪~也曾黯然心碎这是 爱的代价~~~~
莫小贝:(从陆背上下来 手持半串糖葫芦)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佟湘玉:各奔东西(众人齐欲出)
莫小贝:那多没劲啊 都跟我回衡山吧?
众 人:啊?
莫小贝:回去之后呢——(冲陆)倒水!——每个人都有官儿做 上到护法 下到堂主 你们自己随便挑!
李大嘴:嗤!就算是选上掌门了又能咋样啊?
莫小贝:(入上座)左右护法呢 月钱一两 年底双薪 每季度呢 评一次衡山之星 要是谁能评上呢 奖励四合院一套~谁去?
众 人:(一拥而上)哎哎哎 我去 我去 我去……!
莫小贝:别急别急别急!按个手印吧
白展堂:按啥手印啊?
莫小贝:废话 我这儿又不是客栈 先来就来想走就走啊?——按了手印之后 生是我衡山派的人 死是我衡山派的死人 就算是下辈子投了胎 那也重新按一次 来吧?
众人看佟 佟自掌嘴数下 恨恨起身上楼 众人散回后院
莫小贝:喂喂喂 别走啊!(追上拉住最后面的祝)咱可以再商量商量 要不然 那个 换成合同制 三年三年签 再不行 当临时工也行 无双姐……!
15:00【07(回放17回第3场片段)后院 夜】郭、佟、衡山三侠……

 郭芙蓉:(敲男寝门)三位大侠 我们佟掌柜求见
三 人:(出门并列 双手握剑抱拳)师妹!
佟湘玉:谁是你师妹?
陆一鸣:小贝呢?
佟湘玉:你们是……?
祝小芸:(双手握剑抱拳躬身)衡山后学祝小芸有礼
周敦儒:就你有礼 我们都没礼?
佟湘玉:噢……你们是衡山派的呀
陆一鸣:在下 陆一鸣!这位 周敦儒 周师弟 这位 祝小芸 祝师弟(祝小芸撩发)
佟湘玉:(乐)这位是师弟呀?(转换口吻)你们找小贝干啥?
周敦儒:当掌门
佟湘玉:啥?!
陆一鸣:自从我们莫掌门去世以后 衡山派群龙无首……

15:50【08 佟寝 夜】佟、李、吕、白、祝

  佟坐 众人立
佟湘玉:银子不多啊 一共(怀中掏出钱袋拍到桌上)五两 谁要是能把小贝留下就把银子拿走
众 人:(齐上前夺枪)我我我……!
佟湘玉:……要是留不下来 还得倒赔我十两
众 人:(相嘘)你来你来你来……你们来 你们来……
佟湘玉:想个办法就那么难吗?亏你们还是江湖中人
李大嘴:(皮笑)嘿…这…这事儿跟江湖有啥关系 这事你甭管搁哪儿它都不好办呐
吕轻侯:(凝望半空)那倒未必 如果子还在世 必能想出辙来
白展堂:就小贝这个…决心呐 你就把少林方丈找来也没辙
祝无双:一个圣人 一个和尚 怎么比呀?亏你想得出来!
白展堂:哎呀 这真是嫁出去的师妹泼出去的水啊 这胳膊肘都拐到大腿根儿去了
祝无双:你胡说什么哪?!(腼腆)谁…谁嫁出去了……
白展堂:你倒是想嫁 人家未必想娶呀
祝无双:(纠缠白)你说什么哪 谁不想娶?你说你说谁不想娶……!
白展堂:好好…我 我不想娶行了吧
祝无双:(不屑)嗤……好马不吃回头草 你就算想娶 还没机会咧!
吕叹气 李偷笑
白展堂:(抚胸)我好伤心啊……哪儿凉快我上哪儿呆着去(出)
祝无双:嗯…嘿…我……先去做饭了(出)
佟湘玉:(玩弄碎银)养兵千日 用……在何时呀?(瞟余下二位)
吕轻侯:(凑近坐下)我也许能想出办法来
佟湘玉:(关切)真的?
吕轻侯:但我不要银子 我只希望(咬佟耳朵)……可以吗?
佟湘玉:就这么定咧 只要能把小贝留下我干啥都可以阿
吕轻侯:待我回去翻遍孙子兵法三十六计 我还不信想不出办法来!(起身打马急行状出)
李大嘴:慢点儿别绊着阿……(送吕出 关门 回来坐下 诡秘)掌柜的 他跟你提啥要求了?
佟湘玉:他叫我转告无双 他的心里还是放不下小郭
李大嘴:就这个呀(欲走)
佟湘玉:(拉住李)还有 他说如果无双和老白如果急了动起手来让我拉着她 千万不要出人命……

18:00【09 男寝 稍后】吕、李

  吕灯下翻看满桌书籍 李炕上零食
李大嘴:咋的 还没找着呢?
吕轻侯:三十六计里有一条 凑合能用 就是成本偏高
李大嘴:哪条儿啊?
吕轻侯:釜底抽薪
李大嘴:啥玩意儿叫釜底抽薪阿
吕轻侯:就是从烧着了的灶火里把柴火抽出来……
李大嘴:你你你 你的意思是说 把他们活活烧死啊?!
吕轻侯:打住打住打住……我的意思就是 把衡山派灭了!让她相去都没地儿去!
李大嘴:啊……嘿 还是你狠哪(凑上坐下)……秀才 你说…小郭…到底哪儿好啊?
吕轻侯:谁说她好了?
李大嘴:不好你还老惦记着人家?你说 无双那点儿比她差呀?
吕轻侯:谁说无双差啦 无双什么都好 就一点儿(泄气状)她不是芙妹……
李大嘴:不是就不是呗你说你就死心眼儿 要换了我……(和吕目光相遇)我也不选无双
吕轻侯:为什么?
李大嘴:我心里有慧兰哪
吕轻侯:慧兰?
李大嘴:我对慧兰是忠贞不二阿(怅然)也不知道啥时候还能再见她一面儿……兴许这辈子都见不着了……
吕轻侯:你还好 真的(欲哭)你一个人闷着想吧 心里有酸有甜的 什么滋味儿都有了 看我呢 有时候被逼急了吧 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李大嘴:不至于吧?天底下还有那么多好吃的呢
吕轻侯:怎么不至于阿 她再这么逼下去 我真地我死给她看 让她抱着牌位去亲吧……
李大嘴:(情绪受到感染)那她肠子不都得悔青了?
吕轻侯:(长叹)唉……嗯?
李大嘴:咋的了?
吕轻侯:(抹去眼角泪水)——I've got a idea!
李大嘴:啥 啥玩意儿?
吕轻侯:(切声)我有主意了!
李大嘴:啊?
吕轻侯:嗯!(咬耳朵)……

19:55【片花《争花记》】郭、吕、祝

  郭给盆栽浇水 吕一旁辛勤修叶 两人嬉笑 郭给吕殷勤擦汗……两人同搬花盆但欲背道而驰 争抢、厮打起来……祝入暴跳喝止 郭遂与祝纠缠起来 吕趁机搬走花盆 郭、祝见状不欢而散……
19:55【片花《争花记》】郭、吕、祝

  吕、郭边嬉笑边浇灌修剪照看盆栽……吕关切郭不慎弄痛了的手指……郭给吕殷勤擦汗……两人同搬花盆但欲背道而驰 争抢、厮打……祝入暴跳喝止 郭遂与祝纠缠 吕趁机搬走花盆 郭、祝见状不欢而散……

21:08【10 后院 稍后】莫、吕、白、李

  莫打水回屋 后三人鬼祟由大堂来到磨盘前
吕轻侯:掌柜的绳子 准备好了么?
白、李:准备好了
吕轻侯:(咬二人耳朵)……听明白了吗?
李大嘴:明…白是明白了 她要不接茬咋办哪?
白展堂:那就嚷嚷 嚷嚷到她接茬为止……开始嚷嚷——
吕轻侯:(仿《哈姆雷特》片段)…… To be,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Whether 'tis nobler in the mind,to suffer the slings and arrows of outrageous fortune,or to take arms,against a sea of troubles,and by opposing end them. To die,to sleep,no more...and by a sleep to say we end the heartache and the thousand natural shocks that flesh is heir to!'Tis a consummation

devoutly to be wished. To die,to sleep…To sleep,perchance to dream. Ah! There's the rub! For in that sleep of death! What dreams may come...!
白展堂:打住!说啥玩意儿呢?
李大嘴:你…你不是骂我们呢吧?
吕轻侯:(低)莎士比亚的经典独白!
李大嘴:谁…谁…谁是莎士比亚啊?
白展堂:(冲镜头)一个跟我们同时代的英国的伟大的戏剧家(冲吕)你整点儿我们能听懂的话呀!
李大嘴:是 你也得让小贝听懂啊
吕轻侯:得听懂哈……活着 还是不活 这是个问题……
白展堂:(手指女寝窗边)上那儿嚷嚷去
吕轻侯:(走到窗边)……是默然忍受命运暴虐的毒箭?还是挺身反抗人世无涯的苦难 斗争、将它们扫个干净?这二者 哪一种更高贵……?

22:50【11 女寝 同时】祝、莫

 莫小贝:唉 外面嚷嚷什么呢?
祝无双:好像跟你嫂子有关唉
莫小贝:嗯?(凑到窗前)
祝无双:唉 他们在发牢骚?(外面几人观听房内动静)
莫小贝:(坐回炕上)哎!人嘛 谁还没有个牢骚嘛……走自己的路 让他们打的去吧!
祝无双:嗯…再听听……?

23:25【12 后院 同时】李、吕、白、祝、莫

  前三人几人故意高声做戏:
李大嘴:你吵吵啥呀!你把小贝吵吵起来你负责啊?!
吕轻侯:(已回到磨边)对不起 但我是有感而发!掌柜的她想寻死哪!
白、李:不!我们不信!掌柜的决不可能做这种傻事!
吕轻侯:我也不信 但是我发现了一封遗书 是从废纸篓里面找出来的 不信你们看……
白、李:不 我们还是不信!
吕轻侯:(缓和)为什么呀?
李大嘴:因为我不识字儿 你给我念念!
吕轻侯:(干咳)嗯嗯……那你们听好了阿……“大家好 我轻轻地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
白展堂:(再指女寝窗)那儿念去 那儿
吕轻侯:“……挥一挥衣袖……说声Bye-bye”
李大嘴:白白?
白展堂:我小名叫“白白”
李大嘴:阿……
吕轻侯:“另外此事千万别告诉小贝 我怕她难过 再另 有空欢迎来看看我……”
李大嘴:行了拉倒吧 我还想多活两年儿呢
吕轻侯:“三另 不来也行 每天想我一百遍 就当是赎罪了”
李大嘴:赎 赎啥罪呀?
吕轻侯:这上面没写 我估计吧 是说(抬高)小贝的罪!
白展堂:(高)肯定是小贝的罪!她不是吵吵要走 掌柜的也不能想不开!
李大嘴:你接着念哪!掌柜的后面说啥了!
吕轻侯:“永别了我的伙计们!永别了我的同福客栈!——你们敬爱的佟掌柜”
三 人:嘘……一、二、三——出来!
祝开门偷笑出
莫小贝:(随后跑出奔向大堂)嫂子!嫂子!嫂子!(哭腔)啊~~~!
众 人:行了!(跟其后)

24:42【13 佟寝 紧接前场】莫、佟、白、吕、李、祝
众人冲入 佟正上吊
莫小贝:嫂子!嫂子……!你不能死啊 你死了我们怎么办啊 嫂子 嫂子 嫂子 嫂子……!你不能死啊 嫂子 嫂子~!
众人暗笑后急忙上前
众 人:掌柜的 掌柜的……(放下佟)
佟湘玉:(痛苦状 咳嗽几声 敲打众人)……你们咋才来呀!
白展堂:谁知道你真上吊啊!
佟湘玉:我以为你们马上就齐来 所以把凳子踢了……
白展堂:(手指李)我不让你系个活扣儿吗 啊?双保险 你整啥玩意儿?!
祝忙把莫拉到一边 李欲辩解 吕制止
莫小贝:(上前)你们糊弄我是吧?
佟湘玉:(佯哭)哼~(拿起灵牌)我那苦命的相公呀 你死得好惨呀 我只想亲手把小贝拉扯大 没有想到 好端端的 她就这么走了……
众人迎合做哀伤状
李大嘴:别说了 这话我咋听着那么别扭呢?
佟湘玉:我那狠心的相公哟~(啐一口灵牌)
吕轻侯:没事儿(用袖擦牌)
佟湘玉:小贝才十二岁 为什么要从我的手里夺走她?为什么呀?……这一走 猴年马月才能相见 回头万一她要出个什么事儿 俺哪有脸下来见你呀……?
莫小贝:见他干吗?他又不想见你!
佟湘玉:(收敛)你说啥?
莫小贝:你没嫁过来之前 我哥愁得好几天都没睡好觉 上火上得腮帮子都肿了
佟湘玉:……他愁什么?
莫小贝:怕你管他呗 没订婚之前呢 我哥吃喝玩儿乐 刷得别提有多开心了
佟湘玉:他这是……找死!
白展堂:他已经死了……(被佟瞪 忙附和安抚)人死不能复生 节哀顺变……
李大嘴:节哀 节哀阿……
莫小贝:(得意)嫂子请你放心 我一定会把衡山派发扬光大的 让我哥在祖宗面前丢尽脸面 呵呵呵……也算是为你报仇了?
佟湘玉:(恨恨然但故作镇定)小贝……嫂子就算没白疼你……
莫笑 李附和 吕抚额……

27:10【14 屋顶 稍后】佟、白

  佟独坐轻咳 白上
白展堂:来 披上点衣服 别冻着了 阿 (坐佟旁)……其实阿 我觉得你没必要……我呀 十岁就出来闯江湖了
佟湘玉:(喃喃地)你是男娃 不一样……
白展堂:无双十二岁……她爹一死她就跟我进了葵花派
佟湘玉:她要是有个嫂子 肯定不会让她去……
白展堂:(面冲佟)你就真觉得闯江湖那么不好么?
佟湘玉:(亦转头冲白)好你咋不闯呢
白展堂:我闯了 我闯了一圈儿 这不又回来了
佟湘玉:还是的么 江湖险恶风大浪急的 你说她一个女娃瞎凑什么热闹……
白展堂:……其实你根本就没必要较真儿 她就一孩子 三分钟热度 等这劲儿过去了以后阿 她就哭着喊着要回来了
佟湘玉:(不屑)你又知道咧……
白展堂:啧…你想啊 上次你爹那事儿 她不是也想去汉中吗 可结果咋样儿
佟湘玉:还是的阿……她那是被马给踹下来的阿……要不咱再找匹马?
白展堂:(失笑)你快拉倒吧 她现在精着呢 见着驴都绕着走
佟湘玉:哎 出了牲口 她还怕啥呢
白展堂:先生……啧……她不怕……她怕……
佟、白:(对视)小郭……!
28:44【15 佟寝 昼】佟、白、祝

  白、佟相背而靠 祝身着夜行衣
佟湘玉:这把青龙宝剑……(白半拔剑 佟八字指于颌下 二人注视镜头POSE片刻……白收剑)是小郭留给我作纪念的 你拿去装装样子吧 阿
白展堂:记住啊 必须一次成功把小贝瞎住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机会
祝无双:(接过剑)不成功怎么办?
佟、白:那就成仁!
祝无双:可我不会使剑……
白展堂:不会使剑会不会犯贱?
佟湘玉:她会……
祝无双:什么意思啊?(佟后退)
白展堂:(上前)把脸皮扔了 使出浑身的劲儿 大喊四个大字——
祝无双:——放着我来!
佟湘玉:胡说 是“拍闪到害(排山倒海)!”(与白搞笑模仿动作)
祝无双:就这样?
白展堂:说一边给我听听
祝无双:哦 拿着拿着(递剑 干咳 模仿动作)……拍闪到害!
白展堂:哎呀我的妈呀 什么乱七八糟的呀!是“排山倒海”
祝无双:你们俩 我听谁的?
佟湘玉:听他的 小郭是福建人不说陕西话
白展堂:好了好了 这样啊 其他的话 由我们俩替你说 你只要把这四个字练好就行了 练一遍 快点儿的
祝无双:嗯嗯嗯……(边比划)排—山—倒—海—!
白展堂:有门!……来!拌上 再来一遍 拌上拌上(取斗笠面纱给祝戴上)
祝无双:(比划)排—山—倒—海—!
白展堂:行了!遮上 隆重出场 快走
佟湘玉:(帮忙 兴冲冲)去吧去吧!见到小贝就排她啊 狠命地排她啊……
祝无双:(斗笠卡在门口)哎呀!
白展堂:走吧走吧……快走啊!
祝无双:出不去呀!
白展堂:这孩子咋这么笨呢!
白、佟祝终于把祝推出
佟湘玉:排山倒海啊!
白展堂:记住了啊!

30:17【16 大堂 接前场】祝、莫、佟、白、吕

 祝无双:(边下楼 边比划)排—山—倒海…!排—山—倒海…!!(到楼下 众食客惊诧)呃……对不起对不起(躬身抱拳 走到门口)排—山—倒海…!!!
莫小贝:(后院掀帘入)小郭姐姐?(跑近祝)小郭姐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想…我可想死你啦……!
祝无双:(绕桌逃了半圈 冲迎面莫)排—山—倒海—!
莫小贝:哎哟!(倒地 被佟、白楼上慌忙跑下扶起)……郭芙蓉!你凭什么打我你!?
吕轻侯:(闻声后屋疾步赶到)芙妹!……还是无双啊?(祝迟疑踌躇)
莫小贝:会使惊涛掌的 还会是谁呀
吕轻侯:芙妹……!(冲上前)
祝无双:排山倒海!
吕轻侯:(被排到椅子里)你…你…你…?
莫小贝:我刚才说什么了?我要刚才闪得慢点儿 现在早见我哥了……!
吕轻侯:(捂胸)为什么啊?我到底哪做错了 你干吗对我下此毒手阿?
佟湘玉:(忙上前)哎呀秀才 你又不是第一次挨打 不要一惊一诈的……展堂……
白展堂:对对对 你先回屋休息一会儿 阿 回头我跟你细说(与佟齐拉吕)
吕轻侯:放开我!(冲到祝身旁)芙妹你怎么了 啊?……芙妹!芙妹!芙妹……!(握住祝双手)
祝无双:(自语)芙妹芙妹 就知道芙妹……!
白展堂:过来过来(拉开吕)
佟湘玉:小郭 天色不早了 要不你先回阿 有空来玩儿恕不远送(祝欲出)
吕轻侯:芙妹别走!(上前从背后搂住祝)你打死我好了 只要我还有口气在 就永远都不会再让你走了!
祝无双:……你……心里就一点都不在乎我?(泪滴到手上 吕慌忙直身站好 祝撩开面纱 略带哽咽)……只要她回来 你就会毫不犹豫地离开我……对不对?
吕轻侯:对…对…对不起……(见祝哀愤走回后院)芙妹——无双!无双…无双…你听我解释……!(追跑入后院)
莫小贝:哼!(连连手点)你们啊!
佟、白咄咄逼人:
佟湘玉:看着我干啥?还不都是因为你!
莫小贝:这…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白展堂:怎么跟你没关系?要不然秀才能认错人吗?
佟湘玉:秀才要是不认错人无双能伤心成那个样子么?
白展堂:无双要是不伤心成这样说不定现在早都过门儿了!
佟湘玉:再过两年孩子都满月了
白展堂:再过两年孩子满街打酱油了
佟湘玉:再过两年上京赶考高中状元
白展堂:再过两年连升八级当朝宰相了
佟湘玉:挺好的一对金童玉女天赐良缘 造孽吧你!
佟、白掷语离开
莫小贝:我……我又不是故意的嘛!
白展堂:早晚遭报应!……
佟湘玉:遭报应……

33:30【17 后院 夜】吕、祝、莫

  吕端热面厨房出 到女寝门口
吕轻侯:无双……无双?(叩门)出来吃点儿东西吧?……我知道你在里面……无双?……(经片刻)无双 你别不理我嘛……你干嘛躲着我呢……(又经片刻 已坐在门口)无双……?无双……无双……?
祝无双:(开门 冷)你找我有事儿么?
吕轻侯:(慌忙起身 咽唾)想找你谈谈……
祝无双:(房内搬出一凳 院中从容坐下)谈吧
吕轻侯:……就这么谈啊?
祝无双:那你想怎么谈啊……?
稍后 吕坐磨旁
吕轻侯:(弱)我知道你很恨我……
祝无双:我哪里敢恨你啊 我仰慕你还来不及呢
吕轻侯:啧…你等我把话说完嘛
祝无双:好啊 你说阿
莫在厨房探头偷听
吕轻侯:……我的心里 的确是惦记着芙妹 但是……十有八九她是不会回来了 所以……
祝无双:所以你就找到了我
吕轻侯:不是……(吞吐)我心里对你是有好感的……
祝无双:(沪语)朋友嘞帮帮忙好吧
吕轻侯:什…什么绑 怎么就忙了啊?
祝无双:家乡话 听不懂算了!
吕轻侯:你能不能再给我点时间 让我试着忘了她 这样 对你对我 都公平……
祝无双:你……(按耐一下)你能忘得了她么?
吕轻侯:不知道……尽力吧……这样你能接受么?
祝无双:那你这辈子都忘不了我等你一辈子阿?
吕轻侯:(连连摆手)不可能 我估计阿 你最多也就是等十年
祝无双:(失望 愈发不屑)好 你慢慢等 爱等多久等多久 本姑娘不伺候了!(愤愤起身搬凳回房)
莫小贝:(暗暗看到一切)这可怎么办呀……
35:58【18 女寝 稍后 】莫、祝

  莫仰卧 祝坐旁边
祝无双:十年八年……他怎么不说千八百年呢?
莫小贝:(起身)那不就成千年王八了么?
祝无双:你怎么还不睡啊
莫小贝:(胆怯)你不睡 我不太敢睡……
祝无双:为什么?
莫小贝:……要不是因为我 你和秀才也不会吵架 对不起啊
祝无双:你不用跟我道歉 这件事儿非但不怨你 我还要谢谢你
莫小贝:这这这…这是真的啊?你谢我干什么?
祝无双:要是不是你的话 我怎么能看清楚他的真面目呢
莫小贝:那…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原谅他呀
祝无双:我已经原谅他了
莫小贝:哎~呀 太好了 你咋不早说呢 吓我一身冷汗……
祝无双:我想过了 这件事儿 没有理由怪他的 怪就怪我自没有福气 来得太晚……
莫小贝:呃 不不不 你有福(悄声)其实秀才特别喜欢你 真的
祝无双:(轻笑)呵……行了行了 你不用安慰我了 我心里清楚得很 我跟他是没有戏了 彻底完了
莫小贝:不不不不不……你们俩还有戏 后面还有好多出呢……
祝无双:那就让他一个人演吧……(轻叹)我累了 再也折腾不动了(深呼吸 抚额)……这辈子 就这样吧?孤独算得了什么?一个人 不是挺好的么……?青灯古佛 了却残生 敲敲木鱼 颂颂佛经 转眼已是百年……(痴中忙醒)呵 好了好了 睡吧 睡吧(照看莫躺下 独自忖然)……

38:17【19 大堂 朝】陆、佟

  鸡叫 陆在桌前打点莫的行李
佟湘玉:(忙下楼)陆师弟 陆师弟 你这是干啥嘛
陆一鸣:回衡山!打扰您这么多天了 怪不好意思的
佟湘玉:呒有关系 你只管打搅 (拿出包袱皮里莫的玩具)没有事儿就再住两天嘛十天也行 呃…半个月更好 你要是爱住的话 三年五年十年八年都无所谓 我管吃管住管娶媳妇 连满月酒我都包了(夺走陆手里的玩具枕头)……
陆一鸣:佟掌柜 要不然 我一年带她回来一趟行不行
佟湘玉:一年十二个月……
陆一鸣:……那就半年!
佟湘玉:一百八十多天 碰上闰年还白饶两天
陆一鸣:那就仨月!呃 不能再少了 光路上就十几天呢
佟湘玉:那就一个月吧 每个月回来一次 每次住二十天……
陆一鸣:……佟掌柜 我知道您舍不得 要搁我我舍不得 可是没办法呀
佟湘玉:那你还带她走……
陆一鸣:这 这事关我们衡山派的百年基业 我这是不得已而为之 对不住 阿 佟掌柜(起身冲后院抱拳)掌门 咱们启程了……!
莫小贝:来啦来啦(撩帘入)……唉 陆师兄 你先回吧 我走不了啦
陆一鸣:哎?(回头看佟)怎么啦?
莫小贝:秀才和无双姐闹别扭 我得给人家劝回去
陆一鸣:这 这事儿跟你有什么关系呀?
莫小贝:他们是被我拆散的!……先生说过 做错事儿 并不可耻 可耻的是 知错不改……
陆一鸣:没人儿会怪你 童言无忌么
莫小贝: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这件事儿 我必须负责到底
陆一鸣:哎哟 掌门呀 你负得了责吗?俗话说清官还难断家务事呢 呵呵是不是
莫小贝:要连这件事儿都做不好 这掌门 当了也是白当……
陆回望佟 佟暗自欣慰……

40:20【20 大堂门口 稍后】陆、佟、吕、祝

 陆一鸣:佟掌柜 这本儿剑谱是衡山剑法的精要 世上只此一本儿 你拿去吧
佟湘玉:哎哟使不得 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不能要
陆一鸣:呃 不是给你的 是给掌门留下的 你抽空儿 帮我督导一下儿 让她练练
佟湘玉:那还不如你亲自教她呢
陆一鸣:算啦 还是让她好好把书读完再回衡山吧 其实当初我接她走 就是因为怕你教导得不好 把孩子耽误了 通过这事儿 我已经彻底放心了 她在你这儿 已经成为一个懂事负责的好孩子了 我相信 好不了多久 他一定会成为一个称职的掌门
佟湘玉:(悦)我也相信
陆一鸣:掌门的事儿 就拜托了(抱拳)陆某就此告辞 他日衡山再叙!
佟湘玉:恕不远送阿
陆一鸣:不送!(转身离开)
佟湘玉:(回身入内)秀才 无双 过来
吕轻侯:来了来了……什么事儿?(两人到)
佟湘玉:哎~ 这五两银子 是我答应过你俩的!(拍打两人脸颊)拿去分吧
祝无双:为什嘛?
佟湘玉:哎呀~ 说了你也听不明白 这个就作为你们俩的分手费吧
吕轻侯:这这这……这是什么说法呀?
佟湘玉:塞翁失马 焉知非福 捉摸去吧……(悦然离开)
吕拿起一碎银牙咬 送到祝面前 祝拂袖而去 吕悻悻然……

42:00【字幕】本回完 下回书:小魔女执意做红娘 佟湘玉一心修剑谱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