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三十八回 迎挑战小贝当掌柜 出狠招湘玉赢赌局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三十八回 迎挑战小贝当掌柜 出狠招湘玉赢赌局【文字剧本】

第三十八回 迎挑战小贝当掌柜 出狠招湘玉赢赌局

本集编剧:宁财神

参加演出
佟湘玉——闫妮
郭芙蓉——姚晨
白展堂——沙溢
吕秀才——喻恩泰
李大嘴——姜超
莫小贝——王莎莎
邱小东——李乐衡
小 米——张青

【大堂。日】
(老白在给客人倒酒,湘玉从楼上下来,拿着帐本)
掌柜:哎呀,也不知道无双怎么样了。找到意中人了没有。
老白:嘿,人家刚走三天。
掌柜:真正的缘分呀,就是在弹指一挥间,没准哪天一抬头,我的真命天子呀,就在外头等着我呢!
(邱小冬出现在门口)
老白:哎呀,说曹操曹操就到了。来来来,进来进来。
邱小东:上碗茶。
老白:好。
掌柜:就是到得早了几年。你是来找小贝的吧?
邱小东:对呀。她人呢?
掌柜:她还没有起床呢。我这就给你叫她去。啊。
邱小东:您快着点啊。(抖衣服,坐下)再晚呀,就赶不上开坝了。
老白&掌柜:开什么坝呀?
邱小东:西凉河坝呀!哦,先生回家过中秋,放我们几天假。小贝呢,就约我一块儿去捞鱼。
(从后院传来声音)
小贝:哎呀,我书包呢,我头绳呢,我衣裳呢!(哭腔)
(掌柜拍拍老白)
老白:哎,小朋友啊,你自己去吧,啊,小贝去不了了。
邱小冬:你是伙计吧。
老白:恩,对。
邱小冬:(不屑得一挥手)一边呆着去。
老白:嘿~
邱小冬:掌柜的,我们难得放一次假,您就高抬贵手,放她一马吧!
掌柜:好,那我就给你个面子,高抬贵手。打她个人仰马翻
一马平川。
邱小冬:体罚是不对的,(掌柜瞪眼)不罚更不对,棍棒底下出孝子嘛,您随便打,我就不参观了。千万别说是我告的密啊。(端起茶碗)伙计,这茶叶渣子你也敢给人喝啊。
老白:嗨,这小玩意儿~~~气人。
(小贝撩帘子,急匆匆从后院走来)
小贝:烦死了烦死了,那么晚才叫我起床。
掌柜:着急忙慌得上哪去呀?
小贝:书院啊,我得赶快走了,迟到了先生又该打我手板了。
掌柜&老白:站住!
掌柜: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到底上哪去?
小贝:书院哪~(老白叉手)后头的西凉河。
掌柜:哼哼,算你识相。先生放假为啥不告诉我?
小 贝:他放假就应该他来找你说呀。我真来不及了。那个午饭你给我留着啊,嫂子。(掌柜拍手,小贝回来)你又想干嘛?
掌柜:老白。(老白关门,把小贝拖向后院)
小贝:啊啊~~我不去,我不去!佟湘玉,我恨你一辈子!

【后院,女寝门口。日】
(老白和小郭在门口听,小贝在门里捶门,门一震,闩掉下来,老白赶紧拴好)
小贝:你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老白对小郭做手势,然后走开)
小贝: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小郭笑)

【后院,女寝内。日】
小贝:(一揣门)哼,烦死了。(跺脚)烦死啦!(气愤,带哭腔)我又没逃学,先生放的假,凭啥不让我去!凭啥!(开始摔东西)佟湘玉,你一定会遭报应的!(打开柜子扔东西)
小郭:(冲进来)干啥呢,小贝!(小贝以头撞柜,疼,揉着头哭起来)哎哟哟哟,没事儿吧啊?没事儿吧啊?(急上前查看)
小贝:没事儿。
小郭:(松一口气)哎呀你说你生气就生气,你怎么能拿这些东西撒气呢?(捡起包袱)
小贝:(看到包袱)这个包袱,不是无双姐让你转交给秀才的吗?
小郭:(急忙夺过)谁说的?(四下张望)不许说出去!
掌柜:(门外,着急)小贝!
(小贝听到,又哭起来)
掌柜:(冲进来)小贝!咋了这是!
(小郭忙转身,把包袱藏在背后)
掌柜:哎呀我的小贝呀,你吓死我咧!(把小贝揽入怀中)
小贝:(挣开掌柜)我没事儿,有事儿也用不着你管(哭)。(小郭笑)
掌柜:呀!咋起了这么大一个包?(着急的揉)疼不疼?疼不疼?
小贝:不疼!我都说了,有事儿用不着你管(作势哭)。
(掌柜怒视小郭)
小郭:看我干嘛?又不是我弄的。
掌柜:你就在屋里咋不看着点她呢?(小郭无语)哦~~敢情不是你的娃,但是你也这么大的人了,一点责任心都没有吗?(小郭继续无语)你们武林中人,一个一个的,不是号称行侠仗义吗?你的侠肠义胆让耗子给啃了吧!
小郭:(不耐烦)行了行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你!(想走)
掌柜:不用躲!我们躲着你!过来。
小郭:(自言自语)换个地方藏吧。(将包袱抱在怀里走开)
小贝:轻点揉~

【后院。日】
(秀才从大堂走来,一边走一边看着帐本)
秀才:(自言自语)这帐是不是有问题呀。
(小郭慌张从屋里走出来,和秀才撞上,包袱掉地)
(女寝内掌柜正给小贝揉脑袋)
小贝:我出去看看啊!
掌柜:有啥好看的吗?(小贝没听)给我站住!
(后院)
小郭:你怎么走路的,脑门上没长眼睛呐!
秀才:脑门上长眼睛那是杨戬!
小郭:谁?
秀才:(纯真的笑)二郎神啊!
小郭:(怒)还敢满地找包袱。信不信我~~(作势打秀才)
秀才:(逃)说翻脸就翻脸。别打!
(小贝冲出后门)
掌柜:(跟出来)哎哎哎小贝小贝!哎呀。(看到地上的包袱)这个包袱在哪见过呢?(要拿起)
小郭:(忙阻止)哎!我的包袱我来收。
掌柜:在哪见过呀。
小郭:(冲掌柜一笑)梦里。
掌柜:梦里见包?怪不得小贝头上撞了个大包。(冲出后门)小贝,嫂子对不起你!
小郭:(捡起包袱)好险。
秀才:什么好险?
小郭:关你什么事儿?以后走路小心点。不要到处乱撞。
掌柜:(又从门外冲回来)哎呀,我想起来了,这个包是那个祝——(被小郭捂住嘴拖进女寝)

【女寝。日】
(小郭关门)
小郭:你要敢说出来我就一掌——
掌柜:嗯?
小郭:(愣住)拍死我自己。
掌柜:你拍死你自己吧!(把包袱抢过来,打开)这可是人家无双给秀才的你凭啥扣下来?
小郭:切,就她手艺好,就她会做衣服?就她知道疼人?走都走了还跟我来这手,缺不缺德!
掌柜:也不知道谁缺德。
小郭:我缺德行了吧?我那点德都让耗子给啃了行了吧?
掌柜:不行,你说啥也不行。赶紧把东西还给人家。
小郭:(拿起包袱欲走)切!
掌柜:(拉她回来)你不还是吧?(高喊)秀才!
小郭:(急忙拉住掌柜)行行行我自己还!拿过来!(出门)
【后院。日】
小郭:侯哥,这见衣服是专门给你的。(把包袱塞给秀才,得意地斜眼看掌柜)
掌柜:这就对了嘛,知错就改。
小郭:拿去试穿一下,哪儿不合适,我帮你改。
秀才:(激动)芙妹~~
小郭:行了行了,赶紧去穿吧,啊。
秀才:(激动的不得了)好嘞。
掌柜:(傻笑)我咋觉得哪儿不太对劲儿,他以为是你做的
小郭:那是他以为,我说什么了吗。侯哥,这见衣服是专门给你的,拿去试穿一下,哪儿
不合适,我帮你改。说错了吗?
掌柜:你真是太阴险了!
小郭:我不仅阴险,我还很毒辣,你可千万不要说出去,要不然就~~(握拳)
掌柜:你想咋嘛?
小郭:女人为了捍卫爱情可什么都干得出来有哟,你自己琢磨一下哦,HOHOHO~~~~~~
(秀才一甩头巾,飘近贴进小郭,掌柜)
秀才:芙妹,我错了,我以前真的看错你了。
小郭:(紧张)看错什么了?
秀才:你非但不蠢不笨不粗不鲁,恰恰相反,你真的是太聪明太能干太贤惠啦。(小郭疑惑)我这辈子,第一次穿到这么贴身,这么舒服的衣裳。只有织女下凡,才能有这么巧夺天工的手艺啊。(掌柜幸灾乐祸看着小郭)
小郭:那你就一直穿着,穿到进棺材好了。
秀才:那当然了!一定要穿到棺材里去。这种面料啊,连寿衣都省了。
小郭:(气愤)你,你最好一辈子都别脱,脏死你算啦!(扭头走开)
秀才:哎哎,她她她怎么了?
掌柜:报应啊!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哈哈哈~~~(走向大堂)
秀才:她~(疑惑)我又说错什么了吗?真是的。(看帐本,忽然想起)哎,掌柜的!这帐还没问你呢。(向大堂冲去)
【大堂。日】
掌柜:你要,要是有空,真是应该好好学学女红了。
小郭:我学它干嘛呀?又不是找不到裁缝。(盖上酒坛)
掌柜:(看帐本)裁缝做得再好也代表不了你的心意。
小郭:那你说,像我这种人她能学得好吗?
掌柜:我跟你说啊,质量不重要,关键是心意。只要是你做的,再破秀才也爱穿。
(秀才从门后进)秀才来了,你问他。(走上楼)
小郭:嗯?你怎么又把衣服换回来了?
秀才:(拉小郭坐下)你那件衣裳,我决定再也不穿了。
小郭:(高兴)为什么?是不是穿的特别不舒服?
秀才:太舒服啦!
小郭:嗯?
秀才:那么好的衣服穿坏了多可惜呀。所以我决定,找个显眼的地方把它挂起来,今后只要一睁眼就能看到它,一看到它就能想起做衣裳的人。(小郭开始生气)你觉得挂在炕头上合不合适啊?
小郭:你爱挂哪儿挂哪儿,我管不着!走开走开,别挡着我干活。(抹桌子)
秀才:(不解)到底是怎么了吗?
小郭:(拿抹布打秀才)走开走开了啦!
秀才:怎么回事~~

【大堂。日,稍后】
(小郭摔盘子摔筷子,湘玉看见了)
掌柜:哎哎哎哎,你还是歇会儿吧。这是我的家当又不是你的秀才。
小郭:甭管我。这口气我必须得泄干净否则我憋得难受!
掌柜: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呀!
老白:哼。(灰头土脸的小贝从门口走进来)我天呐,你这怎么弄的呀?
小贝:不用你管。气死我了。(坐在台阶上)有吃的没有?
掌柜:你到底是气还是饿呀?
小贝:连气带饿又气又饿。我好不容易到河边,坝早就开完了。我两个鱼影都没见着。
掌柜:(气愤)你还真的去捞鱼啦!莫小贝,气死我了你。(把小贝拖到椅子上)坐下!
小贝:我是带假之人啊,不比往常。你说呢,传说中的郭女侠?
小郭:哪凉快回哪呆着去啊!
(老白递给小贝一碗水)
小贝:名震江湖的白大侠?
老白:我就一跑堂的。
小贝:哎,那也决定了客栈的生死存亡啊!
老白:你少来这套。
掌柜:你给我住嘴啊。家法第16条是怎么说的?
小贝:没有大人的陪同下,严禁接近一切有水的地方,括号,包括水井,括号完。
掌柜:违者怎么处理啊。
小贝:罚抄劝学三边遍——可我是带假之人啊!
掌柜:带病也没有用!展堂,准备纸笔,家法伺候。
小贝:(拍案而起)喂,你还讲不讲理啊!
掌柜:你讲呀,(转身对展堂)多拿点纸,改抄五百遍。
小贝: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掌柜:七百遍!
小贝:我要回衡山!
掌柜:一千遍!
小贝:我错了——
掌柜:一千五百遍!
小贝:我已经认错了!
掌柜:两千遍!
小贝:你,你欺人太甚!
掌柜:两千五百遍!
小贝:我,我跟你拼了!(开始顶掌柜)
老白:哎哎(把小贝拉住)
小贝:(使劲挣扎)放开我,你放开我,你有本事别请外援,咱俩一对一单挑啊你,咱俩好好来一局啊你!
掌柜:你是掌门呀,我是掌柜的,隔行如隔山,咱俩怎么斗呀?
小贝:大不了,我也当掌柜的,肯定比你强一百倍!
掌柜:有这闲功夫还是把两千五先抄了去吧!
小贝:佟湘玉,你这个懦妻!
众人:懦?懦妻?
小贝:男的是懦夫,女的当然是懦妻了。
掌柜:岂有此理,五千遍,拉出去抄了!(学知府扔令箭)
小贝:十八年以后,我还是好汉!
掌柜:一万遍,不抄完就不许吃饭!
(大伙儿愣住)
老白:掌柜的,这有点儿过了啊。
小郭:罚归罚,你这也不能太狠了。
老白:万一给孩子饿个好歹,谁负责啊。
小贝:甭说了,让她好好饿死我算了。(坐下)
掌柜:你还是不服是吧。(坐下)就是想当掌柜的是吧,给你机会,就三天。你要是能挣到三两银子,就算你赢。
小贝:有什么好处啊?
掌柜:你要是赢了,那一万遍就给你免了,另外每个月还给你多加五十文的零花钱。但你要是输了,不但要抄书,而且从今往后,衣服自己洗,饭碗自己刷,所有的家务,全都自己负责,你们谁要敢说情,全部开除!
小贝:太狠了吧(掌柜怒视),好,我答应你,但是我有个条件。
掌柜:你说吧。
小贝:在此期间,你们所有人,包括你,都得听从我的调配。
掌柜:没有问题,从明天起,你就是掌柜的了!(摔帐本,上楼)
老白:(凑到小贝跟前)莫掌柜,我啥时候跟你汇报一下我的思想?
小郭:莫掌柜,你先把你的猫脸给洗了去吧。
(老白拿抹布擦小贝的脸)
客人:掌柜的,算帐!
(小郭老白看小贝)
小贝:哦哦哦——(走过去,拍桌子)拿钱呐!

【后院。夜】
小贝:好好算帐!
(邱小东认真打算盘)
小贝:算完了吗?
邱小东:啊,算出来了。他们最火的时候呢,每天平均是六钱银子。三天呢,就是一两八钱。
小贝:那你说,她为啥给我定三两呢?
(邱小东冥思状)
小贝:太阴险了。
邱小东:嗯,所谓无奸不商嘛!
小贝:今儿就算栽在她手上。走吧!(拉起邱小东)
邱小东:哎?哪去呀你?
小贝:抄书啊!一万遍,咱俩一人五千。
邱小东:那得抄到啥时候去呀?(小贝看他)那你也别灰心呀,既然是客栈嘛,那就得以食为纲,顾客第一。
小贝:什么纲什么一?你别绕来绕去有话直说好不好啊?
邱小东:以食为纲嘛,就是指菜色要好。这方面咱们估计没什么戏了。
小贝:那那个那个~顾客第一呢?
邱小东:(装模作样,坐到磨盘上)顾客第一嘛,就是充分满足客人的要求。客人喜欢什么,你就给他们什么。
小贝:我哪儿知道他们喜欢什么呀?
邱小东:你把自己想象成客人不就得了吗。如果你来这儿打尖或者住店,你最希望这儿有什么?
小贝:(思考)我要是客人的话……哦,我明白啦!嘿嘿~~
(开心的走向大堂,邱小东随后)

【后院。翌日,日】
邱小东:掌柜的,茶。(把碗放在磨盘上)
小贝:(坐下,将手里的惊堂木放在磨盘上)我知道,你们中的某些人对我很有意见,有意见可以提嘛,不要在背后煽阴风点鬼火,这种行为,很让人不齿。
邱小冬:不齿。
掌柜:他俩不会是在说我吧。
老白:好象是你,但我在感情上也支持你。
小贝:我还知道,你们中的某些人,对这个店很有贡献。
老白:(高兴)说我呢,热烈鼓掌,哎呀,瞧瞧人家这份儿,这才叫掌柜的。
小贝:但是,就算有天大的贡献,也不能躺在功名簿上吃老本儿。
老白:嗯?
小贝:我把丑话说在前头,谁要是敢阻拦我的治理客栈,就让谁哪儿凉快上哪儿待着去。
邱小冬:呆着去。
老白:嗯?
掌柜:说的好,极其热烈,接近疯狂地鼓掌。
小贝:好好好,我的话你们都听明白了吗?
邱小冬:听明白了吗?
老白:还不太明白,你到底什么意思?
小贝: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你肯说书,我就肯分你点儿茶钱。如果你不肯,我就到燕捕头那汇报点儿情况
老白:你汇报什么情况啊?
莫小贝&邱小东:(唱)抓贼,抓贼,偷井盖的贼儿呀哈。
老白:住嘴!我说你这孩子哪儿学来那么多损招儿啊。
小贝:说不说你自己决定(惊堂木放在老白手上)
老白:(无奈,把惊堂木放在磨盘上)你想听哪段啊?
小贝:我说了不算,得由客人来决定,知道这叫什么吗,顾客第一。你们俩好好学着,走!邱小冬:好好学着。(出去)
掌柜:哎哟,我倒要看看能带来什么生意。

【大堂。日,稍后】
邱小东:(吆喝)听书免费,各色茶点,随便您挑。莫掌柜有请!
小贝:哎,您里便请!
(可人鱼贯耳入,每个人交钱)
小贝:好好~(小米进来)哎?(拉住)你进去干嘛?出去出去!
小米:刚才我不是听人说,听书免费吗?
小贝:是啊,这听书免费可这茶水费可不免呀?
小米:我给你钱。给。
(老白说书)
老白:(拍案)话说天地初开之时,东方有一敖来国,旁边就是大海,大海里有一花果山……
小米:花果山,西游记嘛,哎呀,都听八十多回啦,你换一个换一个。
众人:换一个换一个。
老白:停停,我问你,谁让你进来的
小米:哎,咋回事嘛,我可是交过茶钱的,莫掌柜(小贝对老白,小米作揖)。
老白:(拍案)话说北宋,哲宗时期,开封府有一浪荡子,姓高,叫……
小米:高俅,哎呀,水浒传嘛,我都听八百多回了,你换换新鲜点的中不中(老白拍案而起做点穴状,小贝连忙作揖)。
老白:(对小贝)我这是给你面子啊(拍案)话说商朝……
小米:封神演义,八千多回了。
老白:话说隋末……
小米:隋唐演义,八万多回了都。
老白:话说宋仁宗……
小米:三侠五义,哎呀,倒着都能背下来!
老白:你都懂你都会啊,来,你来,来来来,你说,我伺候不了你了,你来来来!
小米:哎哎哎,别,你这啥态度吗,啊,这可都是交了茶钱的啊,提点意见中不中,啊,你说大家对不对?
众人:对对对……
掌柜:(楼阁间)这下可怎么收场呀
小贝:用不着你管,过来呀(叫老白)。
老白:干啥?
小贝:人家可都交了银子的。
老白:交银子把银子还他们,这书我没法说。
小贝:你说不说?
老白:不说。
小贝:说不说!
老白:我不说,怎么的!
邱小冬:你不把掌柜的当回事儿是不是?
老白:我就从来没把她当掌柜的!
小贝:好(拍桌)你不说是吧,我说!
老白:嘿呀,你说去吧,我看你会说什么你。
小贝:(坐到桌前,拍案)话说本朝,有一名江洋大盗,人称珍珠翡翠白玉汤!
邱小冬:好好好(群众叫好)
老白:别别别,哎,诸位,诸位,诸位。这词儿我熟,我来。
小贝:哈,掌声给他鼓励一下。
老白:白玉汤,还有一个威震江湖的绰号,叫盗圣,此人自幼丧父(掌柜下楼),跟着老娘四处讨生活呀……(掌柜到VIP区坐下)。
小贝:哎,对不起,我们这是贵宾区,没有茶钱不让坐(掌柜掏钱放钱罐子里)。
众人:接着说,接着说。
老白:白玉汤,还有一个威震江湖的绰号,叫盗圣,此人自幼丧父……(转镜头,小贝数钱)说时迟那时快,一豹头环眼的彪形大汉迎面而来,大喝一声:白——玉——汤!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拍案)分解(众人起哄)别别,别吵别吵,今儿就到此为止啊,如果各位想听的话,明日起早,啊,来来来来(起身迎客人,众人愤怒)明日,明日。
(小贝数钱)
小贝:快算算咱今儿个赚多少。
老白:算算,算算。
邱小东:这些铜板换成银子,至少八钱。(老白笑,伸手拿钱)
小贝:干嘛?抢钱呐?
老白:不是说好了吗,挣了钱分我点儿。
小贝:放心,我说话算话的,来(数几个铜板),伸手。
老白:谢谢,(笑容僵住)三文?
小贝:买几颗胖大海润润嗓子,明儿个还有七八十场呢!
老白:(大惊失色)七八十场?!你们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小贝:你不想说是吧?你不说我说。反正你那点事儿我都知道。哥,到时候我说漏了嘴你可别怪我啊。
老白:呵呵~不是~贝啊~我说,我说。
小贝:说(高兴)
老白:我这是造的哪门子孽呀我。
(小贝和邱小东拍手)
小贝:耶!(拿钱走)
(秀才从后院来,小郭从门口来,看到一地狼藉,惊讶)
小郭:天呐天呐天呐!怎么这么乱呀?这可怎么收拾吗?
秀才:我来帮你收拾。
小郭: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
秀才:呵呵~为了你呀,我特意穿了三层。里外各一层,又把你送给我的那件衣裳穿在中间,这样,既不会穿脏了又能时时刻刻感受到你的一片心意。呵呵~是不是很天才?
小郭:天才之极(变脸色)就是蠢才!(摔抹布)滚开!你不要挡着我干活!走开走开走开啦!

【片花《梦想记》】

【男寝。日,稍后】
秀才:(考虑,玩手指,百思不解)穿也不是不穿也不是,到底该怎么办吗?
大嘴:(活动胳膊)这事儿啊……
秀才:包在你身上啦?
大嘴:我还真不敢全包。我顶多帮你打听打听,她心里想啥呢。
秀才:算啦,我都问不出来,就更别说你啦。
大嘴:我跟你情况不一样,我是局外人。(开始嗑瓜子)她撒娇也不能撒到我脑袋上来啊。
秀才:撒娇?(大嘴:嗯)你是说她其实是在撒娇?
大嘴:有可能。(愣一下,一拍桌子)真就在撒娇呢。
秀才:原来如此。(傻笑)呵呵呵呵~~~(忽然表情凝重)唉……
大嘴:又咋地了大哥?
秀才:就算是在撒娇那我又该怎么办吗?
大嘴:遇到这种情况呢一般有两招(走到桌边)第一招是姑苏慕容家的看家绝学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秀才:她撒我对着撒?
大嘴:没错儿。第二招呢就是少林寺的镇寺之功叫金刚狮子吼。
秀才:听着蛮厉害的。那到底该怎么吼呢?
大嘴:你看着啊。(看镜头)老实点儿啊,再来劲小心我一巴掌抽死你信不信?
秀才:(忙摇手)这方法不合适我。
大嘴:那你就用第一招呗!
秀才:就这么定了。我就不信腻不死她,哼哼,实在不行我就用第二招。

【后院。夜】
(小郭提水走进后院)
秀才:嗨!(小郭吓一跳)
小郭:拜托,你呀下次出现之前,先打个招呼行不行。
秀才:嗨~
小郭:你没事儿吧你?
秀才:有你保护人家,人家怎么会有事呢~~(甩身子)(小郭被吓到~)
小郭:你好好说话,别找不自在啊。
秀才:呀,那人家说错什么了呀~~~(小郭起鸡皮疙瘩)。
小郭: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啊,请使用人类的语言跟我交谈。
秀才:讨厌了啦,你再这样人家就不理你了啦~~
小郭:吕秀才,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秀才:(心理活动)想干什么,我就不信了。(吼)老实点儿,再来劲儿,小心我一耳刮子我抽死你!
小郭:嘿?!(拿榔头)我这爆脾气,你说什么,你给我再说一遍,啊。(秀才逃)
秀才:跟我没关系,大嘴说的,你别过来,别过来,再过来我跳井了。
(老白从烟雾缭绕的厨房走出来,到磨盘边吐出一口咽)
老白:大功告成!
小郭:老白你嗓子怎么成这个样子了?
秀才:怎么啦?
老白:让烟熏的,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秀才:哪个皇帝啊?
老白:莫小贝,嘿,敢跟我斗,她还嫩点儿(咳嗽,小郭拍拍他)
(掌柜跟小贝出场)
掌柜:咋回事儿吗,咋回事儿,啊?
老白:厨房没事儿,(得意地看小贝)嗓子倒啦,没法儿说书啦。
掌柜:那可咋办呀,我听说人家莫掌柜,只赚了八钱银子。
小贝:用不着你操心,我的事儿,我自有办法。(出门)
掌柜:这么晚了上哪儿去?
小贝:哎,掌柜的去哪儿,需要跟一个小杂役汇报吗?
掌柜:愣着干啥?赶紧看看去呀。
老白:嗓子倒了,去不了。
掌柜:你靠嗓子走路呀?(老白无奈出门)及时汇报啊。算了我还是自己去吧。

【屋顶。夜,稍后】
(秀才在屋顶,小郭要上看,看到秀才迟疑了一下)
秀才:哎?你也睡不着啊?
小郭:谁说的?我睡得香着呢。(上来)我现在……是梦游。
秀才:哎?你梦里也能见到我呀?你不在的时候啊,我天天都梦到你的。
小郭:我也梦到过你呀。两三次了。
(俩人越坐越近)
小郭:说真的,如果我和无双是同时出现在你面前的,你会选谁啊?
秀才:选你啊,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了无数遍了。
小郭:那人家就是不能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嘛。
秀才:嗯?
小郭:她那么贤惠,还那么聪明,又漂亮,怎么看都比我强。
秀才:那也就是看着贤惠,活儿未必行的。就拿那衣裳来说,你问她她能做得出来吗?
小郭:~那如果……就是无双做的你会怎么办?
秀才:啊?
小郭:我是说如果。
秀才:那就还给她。你再重新再给我做一件嘛。
小郭:切,就怕你穿习惯了都舍不得脱下来。
秀才:不——可——能!我这个人呐,从来不讲究吃穿的。我喜欢你就是因为你诚实可信从不撒谎。(小郭开始变脸色)真的,这是两个人相处的最重要的原则,连这个都做不到的话,什么白头偕老钟爱一生,全都是白日做梦。
小郭:(深呼吸一口)候哥,我跟你说实话吧,其实——
(下面传来敲锣声)
小贝:开会啦——开会啦——开会啦开会啦——
秀才:开会了。当心点啊,当心点儿……
(俩人下)

【大堂。深夜,稍后】
(众人靠在一起在睡觉,邱小东也在睡觉,小贝拿着掌柜的扇子扇,见状拍了拍邱小东)
小贝:(拍邱小冬)喂,醒醒,醒醒。
邱小冬:哦,肃静,肃静,肃静。
小贝:人家本来就挺肃静的。
邱小冬:醒醒,醒醒!(众人惊醒)下面由我们敬爱的莫掌柜发言,热烈鼓掌!(众人拍手)
小贝:好了,好了,这么晚把大家叫起来,实在是很抱歉啊。
大嘴:没事儿,我们原谅你。(各自散开)
小贝:回来回来回来,谁让你们走的,我话还没说完呢。这个,明天呢,是我上任的第二天,也是呢,倒数第二天,最关键的时刻。这某些人呢,却掉了链子(老白瞪眼),他以为这样呢就能难得住我,我免费送他两个字儿:做梦。
小郭:行行行,你到底什么意思就直说好不好,我们明天还得早起咧。
小贝:明儿一早呢,你们每个人都得出一个节目。
掌柜:又不是戏班子,出啥节目嘛。
小贝:只要是你擅长,而别人又不会的,都行。
大嘴:那我就擅长炒菜,你合着不能让我拎一个铁锅给大家炒着看吧。
小贝:炒就算了,一点儿观赏性都没有,我建议你,你现在就去练练那个刀法,把你那个那个什么,左青龙,右白虎结合起来,去练去练。
大嘴:结合结合……(走开)
秀才:那我呢,我啥也不会。
小贝:哎哟,白吃干饭,哎,我说嫂子,你从哪儿找来一个菜鸟啊。
掌柜:咳咳咳……咱这个店可是从他手里盘过来的哦,莫掌柜。
小贝:既然你啥都不会,就朗诵个诗吧,凑个数,去吧去吧。
掌柜:那我连诗也不会背,没有办法了哦。
邱小冬:你可以报幕啊,最好用官话报,否则别人看了咱们这草台班子太土了。
掌柜:我就是用外文报,它也是个草台班子。(邱小冬趴桌子上)我把娃抱回去睡吧。
小贝:用得着你管呐,去准备你节目去。嗯,还有小郭姐姐,我建议呀你和白大哥呢,联合呢表演一个惊涛掌碎大石怎么样?
小郭:切,我是一杂役,又不是卖艺的。
小贝:嗯,那个,秀才那衣服挺不错的,那个布料哪儿买的?
小郭:咳咳咳~嗯~不就碎大石嘛,小菜一碟,啊(拍邱小冬)醒醒啊。
小贝:白大哥你呢,惊涛掌碎大石这个节目,你有两个选择,一个呢,是演大石板。另一个呢是演大石板底下的人,你选择吧
老白:(哑着嗓子)我还是演人吧……

【大堂。翌日,日】
小贝:客官您里便请!哎哟谢谢您里边请里便请。(客人鱼贯而入)哎哟谢老板您又来了里边请里便请!(走进去对掌柜)人都到得差不多了,开始吧。
掌柜:(拿起一乘酒的勺子)(过分标准的官话)秋风送爽,百花争艳,在这个今儿个咱老百姓真呀真高兴的日子里,我怀着你快乐所以我也也快乐的心情,向大家正式宣布:演出正式开始。表演第一个节目,表演者,吕轻侯,大家热烈鼓掌!(回座,欢呼,秀才出场)
秀才:(作揖)开始了啊,咦~~~~~~~~~~~~~~~哟嘿!危呼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小米:节目之烂,烂过臭鸡蛋!
群众:卧到!(大伙扔垃圾)
邱小冬:自己人,别打了。
掌柜:第二个节目:旋风菜刀,表演者,李大嘴,大家鼓掌!(欢呼)。
大嘴:(拎菜刀出场)左青龙,右白虎,左青龙,右白虎,呀!!(割到手指头)啊,血!(大嘴晕倒)
邱小冬:快点儿抬走(群众扔垃圾)别打,自己人!
掌柜:再次感谢大家的厚爱,第三个节目,(从衣服里掏出果皮)也是本次演出的压轴节目,惊涛掌碎大石,热烈鼓掌!(欢呼)
小米:哎哎哎,大家这个节目可值得看啊,你要敢拿石膏板糊弄我,得赔双倍钱啊。咦,我看这钉子咋有点儿钝呐(上前查看),这石头是真的不是,我看像假的。
老白:是真的……
小郭:那你拍一个试试!你要能把它拍碎了,我倒赔你十倍的茶钱!
群众:拍一个,拍一个,拍一个!
小米:既然大家都那么看的起我,我就给大家表演一下,降龙十八掌的厉害啊。(走到台前)嘿嘿嘿嘿~~~亢龙有悔!亢龙有悔!亢龙有悔!亢龙有悔!啊啊啊呀呀呀~(对着老白身上的石板暴捶,老白表情怪异)老兄,你真是厉害啊……我的天呐……
老白:(背后钉着木版,四顾,周围人都惊呆了)咋的了,啊?(面对观众甩头发,走向后院)(唱)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啊啊啊啊!!
客人逃走,众人冲向后院)

【后院。夜】
(大嘴和秀才抬着老白从后门进,掌柜的在旁边帮着,小贝从大堂来)
掌柜:当心当心,放下放下。
老白:哎哟哟哟哟~~~
掌柜:快点扶一下,扶一下呀!轻点轻点~来来来,先休息会儿。快快。(把老白扶到磨盘旁,老白趴在磨上)你俩回屋休息去吧。
大嘴&秀才:哎。没事儿吧。(拿担架走)
掌柜:哎,小贝呀?你白大哥的医药费是不是应该你出呀?
小贝:凭啥呀?又不是我敲的钉子。
掌柜:唉?你现在是掌柜的,节目是你设计的吧?伙计现在出了事儿你不管?
小贝:我……管就管,药单子呢?
(掌柜掏出药单子给小贝,小贝打开看)
小贝:啥?这么多钱!?
掌柜:哟,看你说的,看啥病不得花钱呀?
老白:再说了,这也不多呀。一两八钱,你这两天挣的不正好扯平了吗?
小贝:你说得倒轻巧,那可都是我的血汗钱呐!
掌柜:节目都是别人出的,有你啥血汗呢,啊?
小贝:是,我是没有出力气,但是我出心思了呀。
掌柜:招儿都是人家邱小东想的,有你啥心思?
老白:(哭)有这样的掌柜吗?有这样的掌柜吗?(伸手)
小贝:我,我给你付医药费!(掏银子给老白)这总行了吧!
掌柜:(拍小贝的肩,竖大拇指)有魄力!还剩下一天时间,祝你早日挣到三两银子,OK。走(转身想扶老白)
老白:(精神抖擞)不用扶,银子都拿上了,快走!(蹦蹦跳跳走入大堂,掌柜随后)
(小贝看着他们,苦着脸叹口气,随后胸有成竹地笑)

【大堂。翌日,日】
(小贝和邱小东扶着一块牌子从后院走出,掌柜从楼上下)
掌柜:哎哎哎,扛的啥?我看看我看看。天地无极羹?(show牌子)哟,还是百年宫廷秘方呀。
邱小冬:(得意)我这是爸花了大价钱从御膳房弄来的,一般人,我还不给呢。
掌柜:哟,就这么个羹就想白赚三两银子呀?
邱小冬:你以为谁都吃得起吗?
小贝:就是。
掌柜:哟,要真的这么灵,那各大饭庄还不早都卖疯了?
邱小冬:在这里边,光是燕窝和鱼翅就没几个人见过。
掌柜:切,燕窝和鱼翅,我看你从哪儿弄去。
小贝:去厨房啊,燕窝,俺们就用银耳来代替;那个鱼翅呢,我们就用那个粉丝来冒充了。
掌柜:那你这不是坑人吗,不行,绝对不行,咱这个店,好不容易有点儿声誉,经不起这么折腾啊。
邱小冬:你放心,真正的有钱人,他吃的就是这价钱,才不在乎这三两银子呢!
掌柜:三两银子啊!
小贝:对呀,每碗三两,我们只要卖出一碗,就齐活啦!
掌柜:哟,那你俩就好好卖吧,啊,我看你俩哪辈子能卖得出去。
(小贝和邱小东扛牌子出门口,竖好)
小贝:(吆喝)客官您里边请嘞!尝尝我们的天地无极羹啊——
邱小东:百年宫廷秘方啊——
小贝&邱小东:三两银子一碗!您往里边请。尝尝我们的天地无极羹!
(湘玉在里边笑)

【大堂。夜,稍后】
(掌柜,秀才,小郭坐在屋里,邱小东和小贝坐在门口)
邱小东:只剩下半个时辰了。
掌柜:还不到半个时辰了。
(小贝不高兴的往里看)
邱小东:大不了,我替你抄那五千遍得了。
(大人们在里面笑)
小贝:用不着。哪怕剩一秒钟我也不会放弃的。
(小米从门口过,看到牌子,蹲下查看)
小米:哎?这写的啥呀?
小贝:(高兴地迎上去)天地无极羹。
小米:这多钱一碗?
小贝:三两银子一碗,但绝不还价呀。
邱小东:哎呀,你跟他说这个干嘛呀?他要是想吃,他掏得起那钱吗他?
小米:嗯嗯?你这咋说话呢?好,我今天就叫你瞧瞧,什么叫深藏不露。(从怀里掏出一大串钱)
小贝&邱小东:哇哇~~小米~~~
(大家进屋)
小贝:哇哇~~~
邱小东:咱们就要赢了。
小贝:对呀对呀,就要赢了。
(小贝高兴地玩弄铜板)
小贝:哇塞!
邱小东:2997~~嗯~(大人们看着)2998~2999~~3……(一看,没铜板了)还差一文。
掌柜&小郭&秀才:(忙探头,幸灾乐祸)哇塞!
小米:等等……(忙掏钱)莫掌柜的,我实在是没有了。
小贝:小米,要不你上街再讨讨?
小米:切,都这点儿了,你让我去哪儿讨去呀?
掌柜&小郭&秀才:(幸灾乐祸)哇塞!!!
掌柜:哈哈,这真是造化弄人啊!哈哈哈……
小贝:秀才,小郭姐姐,你们俩谁借给我一文钱……明天我还给你们俩十文(秀才,小郭看掌柜)
掌柜:(摸秀才脸)哈,淘气!(摸小郭脸)淘气!哈哈!
小贝:一百文!(小郭,秀才看天上)
掌柜:(刮秀才鼻子)刮鼻子!(刮小郭鼻子)刮鼻子!哈哈哈哈……
小贝:(一拍桌子)好,(走向小郭)小郭姐姐~~(两人对望而笑)听说你最近学会缝制这个衣裳啦!
小郭:啊啊啊,谁说的,瞎说……我正好有一文钱,小贝,我借给你。
小贝:哎哟,嘿嘿嘿~(秀才在后面晃来晃去)
小米:莫掌柜的,这么说我三两银子够了,等会我来喝羹啊。(向门外走)
小贝:行行行,小米呆会儿来喝,啊。
掌柜:你可想好了啊,一文钱,买件衣裳呀秀才,不太合算……(小郭把钱交给掌柜)
小贝:哎~好衣裳~它就得值这个价!小郭姐姐,(小郭又把钱交给小贝)你得慎重考虑呀……
掌柜:你要慎重考虑哦……(小贝跟掌柜互瞪眼,小郭不知道递给谁)
小贝:嗯?
掌柜:嗯?
小郭:够了!姑奶奶受不了了!横竖都是一死,我还不如做件善事呢(看掌柜),拿去!(给小贝)
小贝:耶!嘿嘿嘿,哈哈哈,耶!我们赢了,我们赢了!
邱小冬:我可以回家啦!(小贝走向后院,邱小冬向门外跑)
小贝:不用罚书,大嘴叔叔——
掌柜:郭芙蓉。秀才——
小郭:秀才!那件衣服其实是无双做的。
秀才:什……什么?
小郭:我是说真的,那件衣服是无……无双临走前托我转交给你的。
(掌柜悄悄走上楼)
秀才:也就是说,你对我撒谎了?
小郭:我没有,我只是说那件衣服是给你的,你要是不合适我可以改改,但是我没有说就是我做的呀,是是是你自己理解错了……
秀才:你还敢狡辩?简直是太过分啦。
小郭:你听我说嘛,我不是……
秀才:我不要听,我真的没有想到你原来是这种人啊,我以前简直就是——瞎了眼了!
(拂袖而去,小郭瘫坐在椅子上,哭)
(转镜头,小郭在哭,老白和掌柜的及小贝在旁)
小郭:(抽泣)555……!•¥#%!#¥……
老白:她,她说什么呢?(小郭对掌柜边哭边说)
掌柜:呃,我知道说谎不好,可是我真的没有想到……(继续)……竟然比死还要难受,那种感觉就好象是……(继续)……开着小火,还不放油,把心放在锅上慢慢煎,直到煎糊了为止……
小贝:咦~~(继续)
掌柜:……如果上天再能给她一次机会……(继续)……她就想对他说三个字(继续)我再也不敢啦……
老白:这是仨字吗,啊?
小郭:滚开啦。
老白:这句我听明白了,滚开啦,咱都滚吧,滚吧。
(小米进来)
小米:哎,我那羹熬好了没有啊?
大嘴:(从厨房进)哎呀来了来了来了,好羹需要好火炖,你当这是炖鸡蛋羹呢?(放到小米面前)
小贝:拿过来。(小贝拿走碗,把羹倒在地上)
小米:哎呀~可惜呀~~~~我那燕窝~~(急忙看)
小贝:那是银耳~
小米:还有鱼翅……
小贝:那是粉丝~
(小米气愤地指着小贝)
小贝:这些钱,还给你。以后那些坑蒙拐骗的事儿,我再也不干啦!
掌柜:(高兴的拍小贝的脸)咦呀,小贝~~~哎呀~~
小贝:啥也别说了,那一万遍《劝学》——
掌柜:不用抄了啊,但是家务活得自己干啊。
小贝:干就干,我宁可累点儿,也不像小郭姐姐那样~(作夸张动作)把心放到锅里煎,还不放油,那得多疼啊。(小郭哭)
(小米走出门去)
掌柜:只要你能想明白,这三天掌柜就算你没有白当。
(小米开始拿牌子)
掌柜:哎哎哎哎哎!小米你干啥呀?
小米:我收集证据,去告你们去!
掌柜:(抢过牌子)告我们什么呀?银子不是都给你了吗?
小米:哎,你们造假卖假,欺骗消费者呀,你们等着关门吧!
掌柜:小米,进来呀,都是街坊邻居的嘛,有啥话不好说嘛?(把牌子递给大嘴)快拿走~~呵呵,有什么要求只管提,来坐。
小米:不告你也中。哎,老白,给上回没说完那段书,再说一遍。
老白:我嗓子倒啦,没法说啦。
小米:不说算了,明儿衙门见啊。
掌柜:(忙拉住)哎小米!坐。展堂快说。
众人:你说呀,啊?
老白:(无奈)我说……(拿起一个碗,敲一下)上回书说到——
小米:等等!(指掌柜)你,去给我,弄壶好茶!(掌柜看他一眼走开)哎你你(指小贝)去给我弄盘瓜籽儿(小贝走开)大嘴,去给我熬碗小米粥(大嘴:切~~。大嘴走开)哎,你也别闲着,去给那锅里放点红枣儿。
小郭:(抽泣)•¥%•!¥%
小米:老白,她说啥呀?
老白:没看人家在哭嘛~
小米:哭啥哭?去给那枣儿放锅里再哭,去!(小郭走开)说~~说~
老白:(敲下碗)上回书说到……说哪儿来着?
小米:哎呀,一个彪形大汉迎面而来,大喝一声——
老白:白——玉——汤!(哭)……你的命,怎么那么苦啊~~~(趴桌上哭)
小米:(急)老白,他咋会命苦啊?哎老白,他可是盗圣啊!老白,你别哭呀……

【本回完】
【下回书 吕秀才得理不饶人 郭芙蓉自食苦月饼】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