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三十九回 吕秀才得理不饶人 郭芙蓉自食苦月饼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三十九回 吕秀才得理不饶人 郭芙蓉自食苦月饼【文字剧本】

第三十九回 吕秀才得理不饶人 郭芙蓉自食苦月饼

参加演出:

吕秀才——喻恩泰
郭芙蓉——姚晨
李大嘴——姜超
佟湘玉——闫妮
白展堂——沙溢
莫小贝——王莎莎
钱掌柜——洪剑涛
邢育森——范明

[大厅]夜
(小郭坐在桌旁给小贝说戏)
小郭:我刚才跟你说的你都记住没?
小贝:废话,我又不是傻子么。
小郭:那行,那咱们再练一遍啊(装作给秀才鸡腿)侯哥,你吃个鸡腿吧。
小贝:(无奈)哇,小郭姐姐对秀才好温柔,好体贴喔!
小郭:呀,不行啊,你得注意语气,必须是那种那自内心的感慨。
小贝:不就夹个菜吗?有什么好感慨的,我演不了(起身)。
小郭:(拉回小贝)哎哎哎,你想象一下啊,世界上最大的冰糖葫芦,嗖的一声从天而降。
小贝:哇——
小郭:对,就这个意思,呵呵呵。除了感慨以外,你最好还能带一点点羡慕和嫉妒,最好还能来点惊讶!
小贝:这也太复杂了吧?
小郭:不复杂,感情越真挚越好,层次越丰富越好,再来一遍啊(大嘴上烤鸡)。
小贝:(看着小郭)哇(有气无力)哇(看着鸡腿,很兴奋)——
小郭:对对对,就是这感觉!
小贝:好大的鸡,好肥的腿(拿鸡腿)!
小郭:哎呀(拍小贝手)。
大嘴:又咋回事儿这是 ?
小郭:你该干嘛干嘛去,啊(小贝再次拿鸡腿),哎呀(小郭拍小贝手)这是给秀才,小贝乖啊,姐姐回头给你做一次啊。
小贝:得了吧,就你那手艺。
小郭:小贝乖啊,姐姐下半辈子的幸福就全交托给你啦(小贝再次拿鸡腿,被小郭拍)哎呀。
开饭了,开饭了。
(众人进,入座)
掌柜:吃饭了还等啥呢?
老白:呵,吃吧 。
小郭:(扯鸡腿)侯哥,这个鸡腿你吃。
小贝:哇,小郭姐姐对秀才好温柔好体贴喔 。
秀才:哟哟哟,郭小姐的美意,吕某愧不敢当,这鸡腿啊,还是给最操劳的人吃吧。(递给掌柜的)
掌柜:好好好(小郭咳嗽)咳,你身子骨弱需要补还是你吃。
秀才:(递给大嘴)大嘴,你吃
大嘴:呃。我不吃,我不吃,我刚才在厨房吃了好些了(众人瞪大嘴)鸡下水了,你吃你吃(还给秀才)。
秀才:(给老白)老白吃,啊 。
老白:我不爱吃鸡腿,我嫌它油多,肉厚,闻着香,吃着更香,吃一口这酥啊。(看小郭眼色)啊不,那什么,秀才,我容易把舌头惯坏了,来来你吃你吃(给秀才)。
秀才:(给小贝)那就小贝吃吧。
小贝:(接过)恩好,谢谢啊。(小贝把鸡腿吃了)
小郭:(扯鸡爪)那,侯哥,这个鸡爪你吃 。
小贝:恩恩,哇,小郭姐姐对秀才好温柔好体…(被肉给戗住了)
老白:(小郭拍小贝背)没事吧?
掌柜:慢点吃,慢点吃,不要噎着了。
小贝:好温柔,好体贴。(难受)这么好的姑娘能看上你,真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份(把肉咽下,对秀才)你那个腿还吃不吃了?
秀才:我不吃,你吃吧。
小贝:恩。
秀才:但是你得先告诉我,这些话,谁教你的?
小贝:人为财死,我为食亡,那些话(小郭瞪眼)都是我自己想出来自己想出来的/
秀才:那就休怪我认腿不认人啦。
小贝:啊啊,我说我说,那些话……
小郭:是我教她说的,怎么样 ?
秀才:好好,哼,我真没看错,原来郭小姐果真是这种阴险狡诈之徒(夹起鸡爪吐了口唾沫)呸。
(秀才转身出,小郭扇自己一个耳光,出)
大嘴:这是咋的了?这是。
(钱掌柜进)
老钱:嘿嘿,是时候。
众人:哟,钱掌柜来了。
掌柜:坐坐坐。
(老钱坐)
老白:来得正是时候。
老钱;才不错啊。这鸡爪子谁的?不吃浪费了。(老钱欲吃鸡爪)
众人:哎哎哎。
老钱:至于嘛?不就一鸡爪子,你吃,你吃,你?(众人躲)
大嘴:我不吃。
老钱:都不吃,还不让别人吃?什么人呢?
众人:哎哎哎。
(老钱仔细看鸡爪)
掌柜:老钱,来这儿有啥事儿嘛?
老钱:(放下鸡爪)啊,马上到中秋了,我想订五十份月饼,送给客户什么的。
掌柜:要啥馅儿的?
老钱:馅儿无所谓,主要是皮儿。一定要天下独一份,有问题吗?
掌柜:(问大嘴)有问题吗?
大嘴:没问题,包我身上了。
老钱:(从怀中拿出银子)这是定金,(交给小贝,小贝交给掌柜的)先给我小样儿,明天我来看样儿。
老钱:(拿起鸡爪,吃)味儿不错。(起身)
(老钱出,众人“目送”)
掌柜:慢走啊,钱掌柜。
(众人摇头)

[屋顶]夜
(掌柜的听小郭胡诌,并给小郭扇扇子)
小郭:(动作略……)拍死你,捏死你,挠死你,掐死你,咬死你,咬死你,拍死你,这好像说过了,我……
掌柜:饿死你算了。
小郭:对,饿死你。
掌柜:我说的是你。晚饭一点儿都没吃,你就不觉得饿吗?
小郭:早让他给我气饱了。
掌柜:这件事啊,说到底,还是你不对!你要是不把人家无双的衣裳给扣下来,他也不至于生那么大气吧?
小郭:我早把衣服还他了呀,真相也告诉他了,鸡腿,鸡爪子也给他吃了,还想怎么着?
掌柜:我要是没有记错,到目前为止,你还没有跟他道过歉吧?
小郭:道歉有用,还要捕头干嘛? 那你说该怎么说嘛?
掌柜:该咋说就咋说嘛。(学小郭)候哥我错了,我不应该把无双的衣服扣下来,也不应该撒谎,以后我再也不敢的了。
(掌柜的与小郭一起笑)
小郭:那多没面子啊。
掌柜:你是要人,还是要面子呀?
小郭:两个都要。(掌柜的瞪她)我就怕面子丢尽了,人也找不回来嘛。
掌柜:不可能,只要你肯道歉,剩下的事儿,就包给我了。
小郭:这可是你说的啊,不许反悔啊。
掌柜:我啥时候骗过你呀?
小郭:那成。(从楼顶下)
掌柜:哎,你上哪去啊?
小郭:我去道歉呐,不成找你。
掌柜:找我找我,傻丫头。

[男寝]夜
(秀才洗脚,大嘴过来帮秀才擦脚)
秀才:哎哎,你干什么?
大嘴:我帮你擦擦脚。
秀才:是不是又没银子花了?
大嘴:你想哪儿去了。我就想让你帮我琢磨琢磨,你说这个天下独一份的月饼,到底是咋回事儿?
秀才:那你就直接问不就得了,至于这样吗?
大嘴:你现在不正生气呢吗?你说我要不整的诚意一点儿,你能替我动脑子吗?(帮秀才穿鞋)
秀才:这天下独一份的月饼呀,就是指……要跟别的月饼不一样。
大嘴:这不废话吗?
秀才:你听我说完了,你想知道吗?
大嘴:想啊。
(秀才做到桌旁,对大嘴招手,大嘴凑过去)
秀才:怎么样才能使你的月饼跟别人的不一样呢?
大嘴:是啊?不,你问我还是我问你呀?
秀才:归根结底就一个字儿,变!变形的变,你看这个花色变来变去呀,他变不出什么,麻雀变凤凰啊,仙女变寿星什么的。一般人看不出来的。但是形状要是变了呢?那感觉一下子就跳出来了,变形,你懂吗?变形。
大嘴:啊,我明白了,要不怎么说是念过书的吗,就是有学问。大哥,你这个情谊,兄弟记在心里了啊。谢谢啊。
(大嘴端着秀才洗脚水,出)
秀才:干嘛去?
大嘴:我变去。
(秀才坐回床上,小郭端着汤进)
小郭:候哥。
秀才:这么晚了,郭小姐有事儿吗?
小郭:我,我给你送点儿夜宵来,你晚饭都没有吃,你不饿呀?
秀才:饿。
小郭:那你就……
秀才:也跟你没关系。拿走,谢谢。
小郭:不客气。(走到秀才身旁,大声)你有完没完啊?
秀才:(跑开)我现在不怕你了。有什么招,你尽管使出来吧!
小郭:好啊,(小郭摩拳擦掌)那你就别怪本姑娘不客气了。
(秀才闭眼,小郭凑到秀才身旁,待秀才欲睁眼)
小郭:嘿。(秀才吓跑)
秀才:冤有头债有主,天下最毒妇人心,男人爱拼才会赢,天若有情天易老,只有星星知我心……
小郭:哈哈哈,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你给我掰开了,揉碎了,一句句说给我听。
秀才:(站起)说就说,我对你已经没有感觉了!
小郭:(愣)我给你个机会,你把这句话给我收回去。
秀才:没感觉就是没感觉!现在没有,以后也没有。
小郭:好,你好自为之! 我再也不会纠缠你了!
(小郭出)

[掌柜的屋]夜
(掌柜的与小郭在桌旁坐)
掌柜:秀才又给你气受了?
小郭:你知道他说什么吗?(学秀才)没感觉就是没感觉!现在没有,以后也没有。
掌柜:你说那个没感觉是啥意思啊?
小郭:他已经不喜欢我的啦!
掌柜:他那是一时的气话,你想啊,他正在气头上,你非但不说软话,还拿武力恐吓人家,是个男人谁肯服软?
小郭:可那是吕秀才呀!
掌柜:秀才也是人啊,他这个人倔起来,姬无命都吓不住他。
小郭:那可怎么办?他都说成那样了?
掌柜:我哪知道呀?
小郭:你不是说过不成就来找你的吗?
掌柜:那你有没有向他道歉?
小郭:(欲哭)没有。(哭)
掌柜:好好好,你给我一个晚上,让我好好想一想。
小郭:好,你好好想,一定要想。(哭着出)

[大厅]日
(众人准备用掌柜的招骗秀才,小郭背着行李,欲走)
小郭:这招行不行?
掌柜:放心,放心,上一次小贝哭着闹着要回衡山,我就是用这个办法对付她的。
小贝:(笑)结果被我当场吓回去了。(掌柜的刮小贝鼻子)这招不错,绝对没问题。
小郭:那行,再来一边好不好?
(众人开始演戏)
小郭:放开我,放开我,我一定要走。
老白:行了,行了,你们仨。头发长,见识短,听我的,(高声)孔圣人来了!回头。
(秀才进)
秀才:哪儿呢?哪儿呢?
(众人又开始演戏)
小郭:诸位请留步,以后有空到京城来看我,随时欢迎。(转身欲走)
众人:小郭,小郭,不要走。
秀才:那什么,你真的要走啊?
小郭:我不走干嘛?留在这儿给您添堵啊?
秀才:没关系的,你可以留下嘛。大不了不见你就是了。(扭捏状)
小郭:不见我?那你要去哪里啊?
秀才:我也留下呀。以后碰到你,我绕道走。
小郭:那多麻烦阿。
秀才:不麻烦的。除了绕道,也可以闭眼睛的嘛。(用手捂住眼睛)这样,我就看不到你了。
小郭:那耳朵怎么办?
秀才:(手捂耳朵)捂住耳朵了。
小郭:那眼睛呢?
(秀才一会儿捂耳朵,一会儿捂眼睛,引众人发笑)
小郭:你也不嫌累得慌。
秀才:累不累那是我的事儿。反正,你就别走了。
小郭:行了行了。知道你舍不得我走。用不着拐弯抹角的啦。
秀才:去去去,保持距离,你走,谁也不拦你。
(秀才走到账台,小郭转身欲走)
众人:别别别,小郭。
小郭:我真的要走。
老白:真别走。
秀才:哎哎哎,我舍不得你,这样行了吧?
众人:耶!(小郭与众人拍手)
小贝:戏演完了啊,你欠我一人情。
(小郭放下包袱,秀才瞪小贝)
小贝:我可什么都没说啊。都是他们的主意,你可别找我。
秀才:我就是个猪脑子!
小郭:候哥。
秀才:别叫我候哥了,叫我八戒。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甩开小郭,进后院)
(众人出)
小郭:没事。
小贝:小郭姐姐。
(小郭靠在掌柜的身上,哭,老钱进)
老钱:哎,怎么了这是?我的月饼呢?
掌柜:小郭,咱俩回屋去。
大嘴:那什么,钱掌柜,您稍等一下,我马上给你拿月饼去啊。稍等啊。
(掌柜的与小郭出,大嘴拿月饼,归)
大嘴:钱老板,哎,在您看之前我想先说两句。
老钱:长话短说。
大嘴:哎,为了贯彻您的天下独一份的知道方针。我呢,第一,对月饼的颜色做了改变,第二,对月饼的形状做了改变。
老钱:说完了?
大嘴:说完了。
老钱:赶紧打开。
大嘴:哎(打开月饼盒)。
老钱:(愣)这就是传说中的月饼?
大嘴:对呀,你看,这个,以前的月饼呢,都是拿干酵母发的,所以呢,它颜色显得比较深,看着不新鲜。这回我是用鲜酵母给发的,你看这颜色,看起来显得鲜亮,明快!
老钱:颜色确实很鲜艳。
大嘴:这个,形状我也改变了呀,哎,你说那以前的月饼啊,哎,它甭管是圆的还是方的,它都是扁的,看起来没有立体感呐。这回我就突发奇想,我就把这个月饼啊,把它做成一个拱形。哎,你从外观上看,你看,是不是显得比较有张力。
老钱:形状也确实很特别,有股飘飘欲仙的感觉,但是……
大嘴:那是,你先别说但是,你就说,以前有没有人这么做过月饼?
老钱:没有,但是我还是想说但是,可以吗?
大嘴:顾客就是玉帝啊,您尽管说。
老钱:大嘴啊,你这个作品,在月饼界,堪称独一无二,但是如果在馒头界,它满大街都是(把馒头倒出来)你还给这馒头上抹点儿腮红(扔馒头)!
大嘴:我说,不吃就不吃呗,你摔啥呀?这还是热呼着呢。
老钱:拜托用心琢磨琢磨琢磨行吧。
大嘴:哎呀,拉倒吧,就那俩儿钱,还不够瞎折腾的呢。
老钱:钱不是问题,这个月饼对我那些客户很重要(给大嘴银子)。
大嘴:干啥呀?不,你干啥呀你?你说我是那种认钱不认人的主吗?(把钱塞兜里)你有啥要求,你就说嘛你。
老钱:除了要独一无二之外,我还要上档次,大气一点儿。
大嘴:你早说呀,你,你早说不就没这出了吗你。
老钱:那怎么着。
大嘴:你先回去等着去,等我做好了我通知你啊。
老钱:记住,大气,上档次。
大嘴:没问题,不就是大气,上档次吗?
(老钱拍大嘴,出)
大嘴:咋上啊?

[男寝] 日
(秀才躺在床上愤愤不已,大嘴端水进屋,欲脱秀才鞋)
秀才:你干什么呀?
大嘴:洗脚。
秀才:大白天的洗什么脚啊?(大嘴冲着秀才笑)月饼又没通过吧?
大嘴:那个(做到秀才身旁),前老板说,他要拿月饼,得大气,上档次。
秀才:那就按他说的做呗。
大嘴:可咋叫大气,上档次呢?
秀才:你想知道?(秀才坐到桌旁,招手,大嘴附耳过去)自己翻书去。
大嘴:哎, 我招你惹你了?
秀才:(拍案而起)她使苦肉计,别人跟着帮凶也就算了,你也帮?
大嘴:我那不是被逼无奈吗?再说了,小郭她那臭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秀才:你就为了免受皮肉之苦,你就肯出卖自己的灵魂啊?
大嘴:我错了, 我咋出卖自己的灵魂了?我们大家这么忙乎,不就是想让你跟小郭早点儿和好吗?
秀才:去去去去,别提了,我跟她,不可能了。
大嘴:拉倒吧,那你还,(学秀才)留下来,我舍不得你,行了吧?
秀才:吃一堑,长一智,你转告她,以后再想蒙我,门儿都没有。
大嘴:拉倒吧,人家下回就换招了。
秀才:换什么都没用!我,吕轻侯,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侯哥了。
大嘴:知道,八戒。
(大嘴端着洗脚水出)
秀才:哎哎,你上哪去啊?
大嘴:我做月饼去,我还就不信了,没了你就不行了。(大嘴出)
秀才:(自言自语)丢人哪,要是没留她该多好,现在不知道多有面子!

[女寝]日
(小郭靠在柱子上,发愣,掌柜的进)
掌柜:(拍小郭)哎。
小郭:干嘛呀?
掌柜:难受就哭出来,哭出来就好了。
小郭:谁说我难受啊?我就是气不过,明明舍不得我,干嘛非要逮个错误就紧咬不放了?
掌柜:那要看是啥样的错误呢。(坐下)如果是原则性的错误,那是绝对不能松口的。
小郭:(不屑一顾)就跟谁没原则一样。
掌柜:你的原则是啥吗?
小郭:不管吃多少苦,受多少累,决不认罪。
掌柜:感情这个东西是很脆弱的,如果你不好好地维护,很容易就变质了。
小郭:啊?那该怎么办?那我该怎么办嘛?
掌柜:我咋知道嘛?(起身欲走)
小郭:哎哎哎,你不要走嘛。
掌柜:我真的不知道。否则早把自己给嫁出去了!
小郭:那你又说这件事情包在你身上了?那你倒是包,你包啊。
掌柜:你不要着急嘛,我又没有说不包。就目前的状况看,咱俩最大的问题就是经验不够。
小郭:什么经验啊?
掌柜:实战经验啊。咱俩说得再天花乱坠,也是纸上谈兵。咱们应该找一个身经百战的已婚人士,来指导工作。
小郭:已婚的倒是有啊。身经百战地去哪儿找?
掌柜:现成的不久又一个嘛?
小郭:谁呀?
掌柜:老钱。

 

------------------------------止血记----------------------------


(小郭招呼客人,老钱进)
小郭:哎哟,钱掌柜,钱掌柜。您可来了。(拽老钱)我都巴巴等了您一上午,你快进来。
老钱:干什么,干什么呀?(乡门外瞅了瞅)要是让我家娘子看到了,还了得?大嘴,大嘴。
小郭:钱掌柜,你坐嘛,你坐你坐。(为老钱倒茶)钱掌柜,你这么怕你娘子哦 ?
老钱::什么叫怕啊,这是尊重,发自内心的尊重。
小郭:那她是怎么获得这份尊重的呢?
老钱::这跟你有关系吗,我那月饼呢 ?
小郭:哎哎,钱掌柜,(蜡烛老钱)你跟我说说嘛,说你那娘子是怎么治你的,说完我就放你走。
老钱::手手手手手(小郭放手),我凭什么要告诉你呀?
小郭:不说是吧,(往老钱身上倚)钱掌柜……
老钱::哎哎哎,干什么呀 ?
小郭:快说,快说。
老钱::(对小郭招手,小郭靠近)我娘子对付我有三个绝招,一哭,二闹……
小郭:三上吊?
老钱::三喝药。
小郭:不都一样嘛,一点儿也不新鲜。
老钱::呵呵呵,年轻人,看你这个架势,练过点武,难道你没有听说过,招数不在于新,管用就行。为什么有的招数,有人用得惊天动地,而有的人用了却像放了一个屁。
小郭:内功不同。
老钱::(敲桌)正是!我娘子不管怎么对我哭,怎么对我闹,但有一点,我确信,她都是为我好,所以她屡战屡胜。
小郭:那她是怎么做到的呢?
老钱::我哪知道,我要知道不早没事儿了。
小郭:哎呀,你再跟我说说嘛。(继续拉老钱)
老钱::手手手,手,再这样我就不客气拉,小娘子……
小郭:哎哟哟(小郭退)
老钱:月饼,我那月饼呢?(走向后院)
小郭:(嘀咕)为了他好? 我本来就是为了他好嘛!

[后院]日
(大嘴拿着红布盖着的盘子,和老钱从后院出)
大嘴:来,钱掌柜,来来来,这边请,这边请。
老钱:哎,一个月饼都那么神秘。
(大嘴把盘子放在磨盘上,老钱欲掀红布)
大嘴:哎,钱掌柜,你先闭眼。
老钱:闭眼干什么?
大嘴:您闭眼(老钱闭眼,大嘴揭开红布,盘子里放着一张比萨饼)深呼吸,您闻到啥没?
老钱:栀子花的芬芳。
大嘴:还有呢?
老钱:核桃的浓香。
大嘴:还有呢?
老钱:精选上等的牛肉,最起码熬煮了八个时辰以上。
大嘴:哎呀妈呀,行啊,这都能闻出来了,钱掌柜,您开眼。
(老钱睁眼)
老钱:呵呵呵,藏哪了?(四处乱照)
大嘴:找啥呢?
老钱:月饼呢?
大嘴:这,这不就是月饼吗?
老钱:这什么呀?
大嘴:这我按照您的要求做的呀?
老钱:我的要求?我什么要求来着?
大嘴:大气啊,您看,就这尺寸,够不够大气。你可哪打听去,要是谁家做的月饼比这大,我把马勺活吞了(把比萨饼给老钱)。
老钱:哎呀呀,(推走月饼)就算它够大气,太难看了。
大嘴:我这也是按照您的要求做的呀,上档次。
老钱:上档次?
大嘴:啊。
老钱:从哪儿看出来上档次?
大嘴:(放下盘子)啥叫档次?(老钱摇头)这么说吧,你觉得我这人够不够档次(老钱拍大嘴笑)我为啥不够档次?
老钱:粗鲁平庸,没有内涵。
大嘴:对了嘛,没有内涵就不够档次。要想够档次。
老钱:就得有内涵(大嘴拿起月饼)?
大嘴:内涵全在外面呢,就这还不够上档次?
老钱:可是怎么看也不像月饼啊 。
大嘴:这咋不是月饼呢,为了让它和别的月饼有所区别,我还特意给它取了个别名?
老钱:什么名?
大嘴:必胜阁。
老钱:什么意思?
大嘴:万事必胜嘛。
老钱:名儿倒是挺顺的,但是……
大嘴:又但是,但是,一个破月饼,你磨磨唧唧的,哎呀!
老钱:嗬,大嘴呀(掏钱)我问你。
大嘴:呃,那个,这个,当然了,客户的需求,永远是第一位的,呵呵。
老钱:我问你,知不知道什么是美女?
大嘴:漂亮的?
老钱:一个绝世美女,绝对不能是赤裸裸的站在你面前,她应该是犹抱琵琶半遮面,这样才有韵味儿,才有意境。
大嘴:哎呀妈呀,整个月饼都整出意境来了?
老钱:(给钱)呵呵,好好琢磨琢磨,用用心(拍大嘴肚子)。
大嘴:哎哎。
(老钱出)

[男寝]日
(大嘴端着一盘——不知是什么,进屋)
大嘴:来来来,秀才,来来来,尝尝我坐的油爆枇杷,来。
秀才:啧啧啧,什么呀,油爆枇杷,这?
大嘴:这老钱支的招,说非要做啥油爆枇杷,你所水果拿油一爆,还能吃啊(拿起一块,递给秀才)
秀才:哎哎,真难闻,油爆枇杷。他说的是不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呀?
大嘴:对对,油爆枇杷,这油爆枇杷我知道,半遮面啥意思啊,是不是把爆好的枇杷嵌到面饼里面去?
秀才:什么乱七八糟的,有辱斯文啊。这犹抱琵琶半遮面呐,是白居易的诗句,形容女子含羞带臊。藏一般露一半。
大嘴:哦,这出啊,明知道我没啥内涵,跟我整这文化呢,显得他多念过书咋的?
秀才:你现在明白了?
大嘴:明白了,不就含羞带臊嘛,洒家这便给他臊一个去。
(大嘴端着盘子出)
秀才:什么味儿呀!
(秀才欲出,恰巧小郭进,二人相互谁也不让谁)
秀才:郭姑娘请借过。
小郭:原谅我,就让你过!
秀才:(把书扔到床上,坐到一边)你可真幽默。
小郭:候哥……(秀才躲着她,又坐到秀才身边)秀才……(秀才依旧躲,小郭急)姓吕的!我只想跟你说,我不管做了什么错事,我初衷都是为了你好。
秀才:呵呵呵,你真逗。你可以去写情景喜剧了。
小郭:我是说真的呀!无双托我转交的那件衣服,我本来是想给你的,可是,可是她的手艺实在太好了,我就怕给了你以后我就被比下去了啊。
秀才:我是那种见异思迁的人吗?
小郭:那我又不知道的啦!再说,你不在乎,我还在乎呢!
秀才:你在乎什么呀?
小郭:谁会愿意自己男朋友穿别人做的衣服呀?
秀才:你错不在此!真正让我生气的,就是你撒谎!
小郭:我就不信你这辈子没撒过谎。(秀才摆pose)好好好,我信,我信还不行吗?那我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肯原谅我?
秀才:等你抓到我撒谎再说。
(小郭出)

[掌柜的屋] 夜
(掌柜的躺在床上,小郭坐在床边嗑瓜子)
小郭:人在什么时候才会撒谎呢,掌柜的?
掌柜:憋急的时候。
小郭:怎么才能憋急呢?
掌柜:多喝点水。
小郭:啧,什么呀?
掌柜:我咋会知道?我又不爱撒谎。
小郭:那你上一次撒谎是在什么时候?
掌柜:八岁。我把我娘的玉镯子打了,然后嫁祸给我弟。
小郭:你够毒的。那你弟挨打了没有啊?
掌柜:没有。我娘问我弟说是不是,他说是,然后我娘就狠狠地赏了他两个……
小郭:大耳光?
掌柜:小丫环。
小郭:为什么呀?
掌柜:勇于承认错误,是个男子汉。
小郭:那他要是老不撒谎,那我该怎么办?
掌柜:那你就应该感谢上苍。一个会撒谎的男人,就算给你,你敢要吗?

[后院]日
(大嘴又拿出“新月饼”——汉堡包给老钱)
大嘴:嘣嘣嘣嘣。(打开汗堡上的红布)
老钱: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好几层啊?
大嘴:月饼啊。
老钱:月饼?
大嘴:啊,我这是用全麦面饼,夹上肉饼,橄榄油,生菜,还加上八十多种的秘制香料。
老钱:哎, 我不是让你犹抱琵琶半遮面吗?
大嘴:对呀,我还特意去打听过呢,那是白居易的诗。啊,他形容的是含羞带臊,藏一半露一半。哎,你看啊你看,这肉饼啊,含羞带臊地藏在这面饼里面,哎,藏一半露一半,这不就那犹抱琵琶半遮面吗?
老钱:我看不像半遮面,像牛头马面。
大嘴:说对了,这肉饼还真是用牛肉做的,来,你先尝尝。
老钱:哎呀呀,什么乱七八糟的?(推开盘子,坐到井口)
大嘴:钱掌柜,你瞧不起我可以,但你不能瞧不起我的作品。
老钱:大嘴呀,中秋快到了,月亮也快圆了,别让你哥再挨揍了,求你了,啊。
大嘴:它就是月饼呀,为了让它区分于别的月饼,我还给它取了个别名。
老钱:什么名?
大嘴:麦得劳,麦就是指全麦面饼,得劳就是得劳动,连一块的意思就是:想吃好的,就得劳动。
老钱:名字挺长,但是……
大嘴:切,又但是但是,整个破月饼瞧你磨磨唧唧磨磨唧唧的,不做了。
老钱:哎,别别,做做做,要不这钱不就白花了吗?
大嘴:那我再给你做五十份去。
老钱:不急,不急,我拿回去让娘子先品尝一下,如果满意就做,如果不满意,碰碰运气吧。(老钱端着“月饼”出)
大嘴:那钱老板,我等你好消息啊,吧吧啦吧吧。我就喜欢……(进厨房)

[大厅]日
(小郭发愣,大嘴擦着盘子出)
大嘴:吧吧吧吧啦。
掌柜:月饼弄好了没有?
大嘴:弄好了,那钱掌柜高兴得跟什么似的,欢天喜地的就回去了(钱掌柜从大门跌跌撞撞的进来)鼻青脸肿的就回来了。 哎呀,妈呀,钱掌柜,你咋整的这是?咋的了这是?
老钱:还不是因为你那个麦得劳。
掌柜:啥劳?
大嘴:待会儿我跟你解释阿。你娘子跟你说啥了都?
(老钱连说带比,讲述了痛苦遭遇)
大嘴:哎呀,太不像话了。我找他算账去。(欲出)
掌柜:咳,他娘子可练过夺命剪刀脚。
大嘴:好男不跟女斗,这回我先饶了她。下次她如果再犯的话,我决不轻饶。
掌柜:去去去,就会说。老钱,既然月饼相不中,就到别家去买吧。这次是在对不住哦。(掏钱给老钱)
老钱:没事,我娘子到左家庄定了50份现成的,能对付过去。
掌柜:那就好,那就好。
老钱:可是,我还要送娄知县的,还要请你订做。
大嘴:那个做啥样的?是麦得劳还是必胜阁呀?
老钱:(拽过大嘴)普通的。越普通越好,别变啦。
大嘴:那你找我干啥呀?
老钱:别的店生意太好,不管订做。什么皮儿什么馅儿都不重要,都可以,模子我都给你做好了。
大嘴:模子上刻的啥呀?
老钱:绝世清官,是送给娄知县的。
大嘴:那行,那你回去吧,做好了我叫人通知你啊。
(老钱,与大嘴握手)
老钱:大嘴啊,千万别出幺蛾子了,哥还能活几年呀?
大嘴:你放心,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了。
掌柜:放一千个心啊。我会找人帮他一起弄的。
老钱:拜托了。
掌柜:来来来,钱掌柜。
(老钱一瘸一拐地出客栈)
掌柜:秀才,小郭,干活啦!
大嘴:掌柜的,掌柜的,你叫他俩干啥呀?这笨手笨脚的能帮上啥忙呀?
掌柜:做月饼是不成,但是相处久了,没准就成了。你就行行好,只当给他俩创造个机会。就算你积德了。

[厨房]日
(大嘴和馅儿)
大嘴:这个,掌柜的呢,让你们俩帮我和面,(把面缸抬到他俩面前)你俩也顺便一块儿沟通沟通感情。
秀才:我跟她没法沟通。
小郭:我(欲抽秀才)
大嘴:行行行,我跟你说啊,和完面之后呢,加点碱,(拿过碱面)接着和,知道吧,这是碱,这是面。
小郭:知道了,知道了,忙你的去吧。
大嘴:那行,我回避,你俩沟通吧,啊。
(大嘴出)
小郭:哎,过来和面!
秀才:你自己慢慢和吧。(坐到一旁)
小郭:你不想令月钱了是不是?
秀才:无所谓呀,有种你告密去好了。受穷总比受委屈强。(转身,出)
小郭:哎,你还委屈,我还委屈呢!

[大厅]日
(大嘴把月饼做好,老钱看着月饼直流泪)
大嘴:你也太过分了吧。你尝都没尝,你就说不好。
小郭:就是嘛,你知道为了和这个面,我这个腰啊,(看到秀才)还有我们秀才的腰都快直不起来了。
秀才:哼,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撒谎也不脸红,真是的。
小郭:(起)我,我真是吃饱了撑的,热脸贴你冷屁股。
掌柜:当着外人面,就不要再吵了!老钱,这个月饼咋不好,你就说说嘛。
老钱:(哭着)太完美了。
(掌柜的排大嘴)
掌柜:那你哭啥吗?
老钱:要早这么做,我也不至于挨顿打呀!瞧把我打的,都没人样儿了。
掌柜:不哭不哭啊。当着这么多的客人。(拿出一块)要不你先来尝一块,来。
老钱:不能尝了,赶紧回家打包装盒,弄晚了又是一顿暴打呀。
(老钱抱着月饼跑出客栈)
掌柜:哎呀,娶个会武功的娘子真是倒霉呀。
秀才:此言差矣,娶一个既会武功,还会撒谎的娘子,那才叫真正的倒霉呢。
小郭:(拍案而起)吕先生,请你适而可止好吗?(秀才瞪她)适可而止好吗?
秀才:郭小姐,请你不要对坐入号好吗?(小郭瞪他)对号入座。
掌柜:哎呀,行了行了,你们俩都消消气,啊,这个月饼呀,(掰开月饼),一人一半。
小郭,秀才:不吃。
掌柜:那我就不客气了啊。(吃了一口,又全都吐了出来)
大嘴:哎哎哎,干干,干啥呢?你侮辱我可以,你不能侮辱我的作品呐!
掌柜:(把月饼交给大嘴)你留着自己侮辱吧。
大嘴:(吃了一口月饼,又全都吐了出来)不是,咋会这样呢?
掌柜:你还好意思问我?这个月饼要是让娄知县给吃了……?天哪!赶紧把老钱追回来!
秀才:快去!
大嘴:钱掌柜。
(大嘴出,掌柜的喝水,吐出的水把郭吕二人吓走)

[大厅]日
(掌柜的在店中徘徊,大嘴进)
大嘴:掌柜的。
掌柜:月饼呢?
大嘴:晚了一步,眼瞅着送进衙门里去了。我估摸着这会儿娄知县正吃着呢。
掌柜:李大嘴!!
大嘴:你罚我可以,可咱把责任先整清楚啊,你也吃了月饼了,馅儿没问题,是皮儿,它碱放大了!那面不是我和的呀!
掌柜:面是谁和的?碱是谁放的?
小郭,秀才:我。
小郭:是我。
秀才:是我。
小郭:我和的面。
秀才:我和的面。
小郭:我和面的时候你都走了!
秀才:我和的面,是我。有什么惩罚冲我来。
小郭:吕秀才,你撒谎了你。好啊,你被我逮到撒谎了你。哈哈。
秀才:我说是我就是我,谁也别跟我抢。
小郭:哎哎,掌柜的,他………………(背景音乐)
(小郭伸出手,秀才紧紧握住)
掌柜:嘿嘿,好一对苦命的鸳鸯啊!
大嘴:掌柜的,终于沟通了,高。
掌柜:(怒)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店规伺候!
(秀才拿店规,交给小郭,小郭交给掌柜的)
秀才,小郭:(拉起手)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大厅]夜
(掌柜的和小郭,秀才计算惩罚)
掌柜:月钱减半,休假减半,车贴全扣。饭贴减三分之一,荤菜全免。哈哈哈哈,美得很,美得很,以后接着犯错误啊。
(老钱进)
掌柜:老钱。来了。
老钱:几位,郭小姐。拿着赏钱。秀才,佟老板,给你备了份大的。
掌柜:老钱,你想逃跑啊?
老钱:逃跑?我好好的跑什么呀?
掌柜:(掂掂银子)那你这是干吗呢?
老钱:我们家娘子吩咐的,给几位的赏钱。
掌柜:为啥要给赏钱呢?
老钱:月饼送到娄知县那儿之后,他看了笑得合不拢嘴,当场给了我一个大果篮。哈哈哈。
(众人面面相觑)
掌柜:他尝过那个月饼没有?
老钱:还没有。他说一定要等到中秋月圆之时,和下来巡视的周知府和徐钦差一起品尝。
掌柜:大官都来了?你能不能把那个月饼讨回来?
老钱:为什么?
掌柜:因为那个月饼……
大嘴:我们做的偏咸了,我们想改成广式的。
小郭:对呀。
老钱:不就是一月饼吗?吃的就是意思,谁还能把月饼当正餐吃啊?
(老邢拿着一盒月饼进)
老邢:这我可不同意啊。
众人:邢捕头。
老邢:好月饼也能当饭吃啊。(送上月饼)娄知县赏的。
掌柜:哎哟,美得很,美得很。为啥要赏我们呀?
老邢:中秋礼物,每个商户都有。(拍一下月饼盒)拿着吧。
老钱:哎,这怎么那么像我送那盒?
(掌柜的,大嘴一起过去看)
老邢:不许胡说啊。娄知县从来不敢那种借花献佛的事儿。
老钱:哎,这还能有假?(打开月饼盒)你看,我从这儿订做的。绝世清官。
老邢:亲娘的,他连盖儿都没打开啊。
众人:你怎么看出来了?
老邢:(指着月饼)绝世清官。他要看到这个字,他还敢往外送啊?
(秀才拉过小郭)
秀才:不管怎么说,以后不能撒谎了。
小郭:嗯,我都听你的。
秀才:再撒谎怎么办?
小郭:那我就当众大喊三声,我该死。
秀才:就这么订了啊。
(老钱,与老邢拿月饼,被掌柜的,大嘴阻止)
掌柜:你要干啥?
老钱:哎,我送的月饼,我尝一口不行吗?
掌柜:娄知县赏给我们的。别人不要动。
老邢:那你们就吃!吃。
掌柜:吃。(四人一人拿一块儿)不要浪费呀。
(老邢欲拿,掌柜的打他手)
老邢:味道怎么样?
小郭:味道,好极了。
(掌柜的,大嘴把月饼交给小郭,秀才瞪小郭)
小郭:我该死,我该死,我该死!撒谎,撒谎真是害死人了呐!(哭,吃月饼)

本回完

下回书 庆中秋好梦一日游,历磨难客栈重聚首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