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四回 李厨子智斗瞎老娘 白盗圣惨遇赌大王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四回 李厨子智斗瞎老娘 白盗圣惨遇赌大王【文字剧本】

第四回 李厨子智斗瞎老娘 白盗圣惨遇赌大王

(大嘴追着秀才到大堂)
大嘴:三天 就三天 多一个时辰我把自个剁了 喂猪行不行 (秀才一直躲着)
啊 求求你了
秀才:真的 你放过我吧 我真帮不了你
小郭:怎么了这是
大嘴:(朝小郭走去)我娘病危 我得赶回去见她最后一面呐
小郭:那你还不快去啊
大嘴:那我去了谁做饭呢
小郭:我来啊 这事就包我身上了 快走 (略待东北口音) (拿抹布拍了一下大嘴)
大嘴:(往外走) 那行 大家都听见了啊 替我跟掌柜的说一声啊
(掌柜从楼上跑下)
掌柜:哎 说啥说啥 大嘴 大嘴 (追到门口,没追上)
(镜头切到小贝屋里)
(屋外,老白坐在井口给小贝说书)
老白:李元霸不管三七二十一 上来就是一锤 伍天锡只好拿混金铛一架 震得是两手流血 掉转马 头就跑 李元霸上来就伸手那么一提 (手去抓小贝的梨,小贝躲开) 欲知后事如何 把 你那鸭梨给我 (小贝攥紧梨) (继续说书)上来就伸手那么一提 往天空上一抛 双 手接住了双脚 喀嚓(手上比划着) 把人劈成了两半 好一个李元霸呀
小贝:别讲了 别讲了 每次都把人家撕成两半 多没意思呀 (要吃梨)
老白:(伸手拦住) 先别吃了 换李逵 好一个黑旋风啊 手持两把宣花板斧 冲进了人群是左劈 右砍(抓梨,小贝手一缩躲开) 待会儿再砍
小贝:什么味儿呀
(小郭从厨房跑出)
小郭:刚烤的里脊 (大笑)
秀才:怎么这么大的味啊 难闻死了
(掌柜的到后院)
掌柜:啥糊了 啥糊了
小郭:没糊 没糊 炭烤里脊就这味儿
(镜头给到糊了的里脊)
掌柜:炭倒是好炭 里脊在哪儿呢
小郭:这就是里脊呀(指盘里)
(众人盯着她看)
小郭:(语速变慢) 火候可能过了一点点
众人:(质疑的声音) 一点点吗
小郭:味道很不错的呀 你尝 (端到小贝面前) 来小贝 (小贝扇味)
(老白拉小郭)
老白:你尝过吗
小郭:我尝它干嘛呀
(老白手指摇晃着指小郭)
小郭:(头转到其他人那边)最宝贵的东西应该留给大家的呀 这是礼数 (把盘子放到磨上)
秀才:子曾经曰过啊
小郭:尝完再曰
秀才:子曰 色恶不食 嗅恶不食 失饪不食 不时不食
小郭:(狠狠地)今天你不食也得食(拿着一块,要向秀才嘴里塞) 张口(就要塞进去)
老白:(大喊)住手
小郭:住手还是住口啊
掌柜:都一样
(小郭把糊了的里脊拿开)
老白:让我们为秀才的勇气和献身精神鼓掌
(众人鼓掌)
(大嘴回来了)
大嘴:掌柜的 完了完了
掌柜:大嘴 咋了 咋这么快就回来了
大嘴:我娘这回食真的病危了
老白:哎呀 合着以前都是假的呀
大嘴:不是 以前是离死还差半步 可是这回(脸趴到磨盘上)
众人:(轻声)节哀顺变 节哀顺变
大嘴:(头抬起来)我娘还没死呢 这回我娘也就是到鬼门关溜达了一圈 她又回来了
掌柜:咋回来的呀
大嘴:我说我中了武状元
众人:啊?
大嘴:完了我娘听了 立马她就坐起来了
老白:然后呢?
大嘴:然后我娘的病她就好了 还嚷嚷着跟我进京城看看
老白:(老白这回手指摇晃着指大嘴)我看你这回怎么收场
大嘴:(低声下气的)收场倒是不难 但我得求大家帮我个小忙
众人:帮什么忙
大嘴:帮我 造一个京城出来 (众人四散而去)
大嘴:咋的啦 这点儿小忙都不帮啊
掌柜:(招呼众人)回来
老白:这是小忙吗
掌柜:可怜天下父母心 大嘴这么做也是孝顺 这个忙一定要帮
大嘴:掌柜的 啥也不说了 (抓着掌柜的手) 感谢 感谢
掌柜:不要谢了 走了一路饿了吧
大嘴:嗯呢
掌柜:(端起小郭做的里脊)把这个吃了吧

(大堂内,众人排好队站着,大嘴扶他娘进来)
大嘴:娘 你加点儿小心啊 这就是我状元府啦 你看我这催巴儿都按大小个排好等您了

掌柜:(对大嘴小声说) 你娘为啥不看人呢
大嘴娘(张少华饰):哎呀 我早二十多年前就瞎了
小郭:咳 看不见呀 (众人立刻就松劲,随便找地坐下了)
大嘴:哎 哎 哎
众人:恭请老夫人 金安
大嘴娘:免礼平身
众人:谢老夫人
大嘴:娘 您慢点
大嘴娘:这哪买的下人呐 一点规矩都不懂
大嘴:咋的了 娘
大嘴娘:进来这么半天了连杯茶都不给上
小郭:哎 来了 来啦
大嘴:咋还不给老夫人上茶呢 干啥呢这是(边说边自己倒)
小郭:(把茶递过去) 老夫人您慢用
大嘴娘:(抓住小郭的手) 先别走 你叫啥名啊
小郭:会老夫人的话 我叫郭芙蓉
大嘴娘:这名儿不行
小郭:啊 为什么(指大嘴)
大嘴娘:进了李家门 怎么还姓郭呀 赶紧改了 改姓李
小郭:照您的意思 我得叫李芙蓉
大嘴娘:李芙蓉多难听啊
小郭:那
大嘴娘:你叫李富贵好了 (老白笑) 不喜欢那 那就叫李守财(老白又一阵大笑,小郭拍大 嘴) 剩下那几个就叫 吉祥 如意 长命 百岁
(镜头中出现上述名字,众人哄抢)
老白:我要百岁 我得一百岁
大嘴娘:(拍桌子) 一点规矩都没有 一帮穷光蛋 一看就没吃过饱饭 赶谁算谁抢什么呀 啊
众人:谁抢它呀 (散走)
(小郭拍大嘴,大嘴连忙给众人赔不是,此时众人已经转身走了)
大嘴娘:儿啊
大嘴:哎 娘
大嘴娘:你啥时候去兵部报到啊
大嘴:下午吧
大嘴娘:我随你去看看 顺便帮你打点一下各路环节
大嘴:不用了 娘 不用了
大嘴娘:你信不过为娘啊 你忘了 娘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呢
大嘴:那是您口重
大嘴娘:娘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多呢
大嘴:那是我不爱动弹
大嘴娘:好啊 刚考上状元就信不过为娘了
大嘴:没有 不是 我没有
大嘴娘:(哭喊)老头子 你可别着急 我这就找你去
大嘴:娘娘娘 您别哭 不就是去兵部吗 我带您去行不行 您先把水喝了 我外面我先张罗张罗 去啊(进后院)
大嘴娘:(停止哭喊)我儿出息了

(在后院)
大嘴:秀才 帮帮忙 (秀才不理他,转而向正在劈柴的老白说) 我跟你说 她看完之后我马山 送她回去 (老白也不搭理,找掌柜的) 马上 啊
秀才:大嘴 兵部岂是寻常百姓能去的地方
大嘴:咱这不食假装的吗 假装的 啥味儿 这是
小郭(在厨房里):不要着急啊 宫爆鸡丁马上就好了啊
掌柜:(对大嘴)还不快去接班 想饿死我们呀
大嘴:(知道众人需要他,语气立刻转变)你们想吃做的饭是吧
众人:赶紧的
大嘴:带我妈去趟兵部 不然你们等着吃宫爆铁丁吧 啊(往大堂里走)
小郭:香喷喷的宫爆鸡丁已经出锅喽
众人:大嘴
(大嘴跑回来)
大嘴:怎么的
众人:成交
(小郭从厨房端着菜出来)
小郭:来喽 人呢
(大堂内:大嘴给娘抬轿,众人在边上看笑话)
大嘴:娘 舒服吧
大嘴娘:这轿子是朝廷派给你的
大嘴:是 那个 标准的八抬大轿
大嘴娘:哎哟 八个人抬咋晃得这么厉害呢
大嘴:啊 那个 来人呐 把抬轿子的拉出去砍了
大嘴娘:不用不用 掌嘴就好了
老白:掌嘴 掌嘴 来来(众人在大嘴旁拍手)
大嘴娘:谁说话呢
大嘴:过路的 过路的 娘 那个 咱刚出兵马司 正奔缸瓦市去呢
大嘴娘:儿啊 这京城也不咋的呀 大白天的连个人都没有
大嘴:有人 咋没人呢 人呢 啊
(众人开始吆喝)
大嘴娘:等等 冰糖葫芦多少钱一串啊
老白:十两银子
大嘴娘:给我来一串
掌柜:老太太十两银子一串
大嘴娘:架不住我儿子有钱
大嘴:是是是 我有钱有钱
秀才:站住 说你呢 看什么看 那卖冰糖葫芦的 就说你呢 你涉嫌里通卖国就地问斩 上
大嘴娘:刀下留人 先把冰糖葫芦给我
秀才:(擒住老白)还敢反抗 抓住不许动
老白:大人饶命 啊
(秀才在后边拿手比划,假装杀了卖冰糖葫芦的)
小贝(笑着):爹 (抹眼泪)

大嘴娘:怎么了
大嘴:人头落地了
大嘴娘:我那冰糖葫芦呢
大嘴:成血葫芦了
大嘴娘:这种人早就该斩
(老白猛的一睁眼)
大嘴娘:儿啊 怎么还不走啊
大嘴:到兵部了 来看门的过来搭把手
大嘴:(搀扶着他娘)下来 下来 不不不 那边那边 (引向后院) 你看这兵部大作们多好啊
(在后院,众人跟着)
大嘴娘:这兵部怎么一股牲口棚味啊
大嘴:不是 那个兵部不也马不是 娘 您坐这(扶他娘坐在磨盘旁) 这是我练武的台子 啊
大嘴娘:儿啊 这兵部咋也没啥人啊
(大嘴做手势)
众人:威~武~
大嘴娘:老身叩见尚书大人
秀才:(扶起)赶快起来
大嘴娘:你不是就是刚才抓人的那位吗 啊
秀才:那不是我
老白:(说书声)尚书大人是什么身份 怎么可能亲自抓人呢
大嘴:是啊
秀才:老夫人这次前来有什么事儿要交待吗
大嘴娘:交待倒没有 我就是想问问 我儿子是咋考上的状元
(众人互相指指点点,把老白推出去)
老白:(说书声)好 好一个威风凛凛的状元郎 戴三叉束发紫金冠 体挂西川红锦百花袍
大嘴娘:哦 我儿子学会打扮啦
老白:(说书声)手持方天画戟 跨下是嘶风赤兔马
大嘴娘:哎哟 我儿子还学会骑马啦
大嘴:当官还能不会骑马吗 是吧
老白:(说书声)探花郎迎面赶来 一个回合返身便走 李状元伸手照背心那么一提
大嘴娘:一提
老白:(说书声)把探花郎提到马上 往空中上一抛 双 手接住了双脚 双臂一用力 只听 得(边说边比划) 噗
小贝:哎呀 妈呀
老白:(说书声)就劈成了两半啊
大嘴娘:啊 我儿还学会撕人啦
老白:(说书声)比撕鸡腿难不到哪儿去 (掌柜、秀才、小贝偷笑) 跟榜眼那场 才叫精彩 呢 李状元手持两把宣花板斧(动作跟着)
大嘴娘:那不是方天画戟吗
老白:(说书声)啊 上回那是马战 这回变陆战了 只见我们状元郎 双手持两把宣花板斧 冲进 了人群呐 那是左劈右砍 胳膊来挡 剁胳膊 腿来挡 剁大腿 直杀的是昏天黑地 血流成河
(拿铲子一敲磨盘)
大嘴娘:儿啊 娘受不了了 受不了了
(大嘴娘,忙往其他处走)
大嘴:我找地儿您歇会儿去
(客房中,大嘴在一旁照顾,他娘躺着)
大嘴:娘 您先歇着啊
(大嘴娘抓住大嘴的手)
大嘴:咋的啦
大嘴娘:跟娘说实话
大嘴:说啥实话呀
大嘴娘:你那武状元 是咋考上的
大嘴:就 就那么考上的呗 您刚才不都听见了吗
大嘴娘:那是武试 还有文试呢 你大字不识一个 咋就能考得过去呢 啊
大嘴:我找人代考的
大嘴娘:儿啊 (耳语)千万别让人发现了
大嘴:发现了又能咋的 我是谁 我不武状元吗
大嘴娘:还有 再听娘一句 往后千万别再杀人了
大嘴:为啥呀
大嘴娘:万一你要杀着有权有势的 多得罪人呐 啊
大嘴:那怕啥呀 岳飞当年考试的时候 不还枪挑小梁王呢 人家那还是大英雄呢
大嘴娘:你这么一说 我倒想起来了 儿啊 给娘拿一火盆 再拿一根针来
大嘴:哎(起来,又停住坐下)娘您要这些干啥呀
大嘴娘:给你刺字
(大嘴吓得掉到地上)
大嘴娘:儿啊 咋的啦
大嘴:没咋的 我给你拿针去
(只有黑色背景)
(大嘴娘给大嘴刺字,大嘴:娘娘娘 别别别 哎哎哎 疼疼疼)
(镜头,大堂)
(小郭、秀才从后院跑进,传来大嘴惨叫声,众人感觉浑身不自在)
掌柜: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老白:是啊 太可怜了
秀才:这么狠心她下得了手啊
(小郭跑到楼梯上)
小郭:别嚎了 (大嘴仍然还痛苦的喊着) 扎死你算了(小郭下楼)
老白:不行不行 再这么嚎下去 迟早把官府的人招来 (把门关上)
秀才:招来也不怕 我查过大明律的 这种罪 罪不当斩 也就是发配充军
掌柜:啊 这可咋办呀 展堂 你走过江湖见的世面多 给咱拿个主意嘛
老白:走江湖也没见过这种阵势呀(指楼上)

掌柜:小郭
小郭:没空 (掌柜的盯着看) 我得做饭去
众人:还做呀
小郭:哎呀 你们放心吧 大嘴一天不开口 我就一天不罢手 等着 我熬粥去了啊 (往厨房去)
(众人低头表示无奈,老白拍桌子)
老白:赶紧想办法呀 掌柜的
秀才:我倒有个办法 就是有点危险
众人:你说说说
(秀才向众人耳语着什么)
(客房内)
大嘴:娘 我后背火辣辣的疼
大嘴娘:过两天结嘎巴就好了
大嘴:不是 那您给我刺的啥字呀
大嘴娘:到时候就知道了 日后跟人作战 若是不敌就把衣服脱了 我敢保证 光背上那几个字 就能把敌人吓得魂飞魄散 肝胆俱裂
(众人进客房)
老白:皇上驾到
大嘴:皇上来了
(大嘴,搬了把椅子到众人前)
大嘴娘:草民李氏叩见皇上(下跪)
秀才:赶紧起来(众人去搀扶)
大嘴:娘 您起来
大嘴娘:谢皇上隆恩
掌柜:(换了一种声调)李状元 你娘可以免礼 你见了皇上为何不拜呀
(大嘴向众人比划,老白指大嘴)
大嘴:是 草民 (老白挥手) 奴才(又挥手) 下官(又挥手) (秀才向大嘴耳语) 微臣李 秀莲叩见皇上 恭祝吾皇圣安
(老白、秀才把大嘴摁跪在地上)
秀才:免礼平身
大嘴娘:尚书大人也来啦
秀才:(低沉的沙哑声) 吕卿家 没什么事儿你就先回去吧 我与李卿家有要事相商
秀才:(跑到另一边跪下说)那臣就先行告退了
大嘴娘:尚书大人走好 有空常来玩 啊
(秀才假装抛出去,又挪回原处)
秀才:(低沉的沙哑声)李卿家 朕来问你 你在京城住得还习惯吗 (扶掌柜坐下)
大嘴娘:不大习惯
秀才:那就赶紧回去呗
大嘴娘:尚书大人您又回来啦
(众人着急的指秀才)
秀才:(低沉的沙哑声)吕卿家你还有啥事儿吗
秀才:臣听说 李状元要送母还乡 特来辞行
大嘴娘:没有的事儿 我哪都不去
(老白指大嘴,大嘴忙着赔不是)
大嘴娘:您说 我儿子好不容易考上状元 我哪能说走就走呢 请皇上放心 我就在京城安家落户了
哪也不去了
秀才:(坐到椅子上)(低沉的沙哑声) 李卿家
大嘴:臣在
秀才:(低沉的沙哑声)朕给你两个选择 这一呢 就是送母回乡 这二呢 就是即日出征北伐
大嘴:伐谁啊
秀才:(低沉的沙哑声)伐探花
大嘴娘:他不是让我儿子给撕了吗
大嘴:是啊 他不让我给撕了吗
老白:(说书声)正因为如此啊 他们家不干了 现在要造反
大嘴娘:(拍桌子)那还了得 儿啊 准备行装 为了圣上再撕他一回
(众人无语)
皇上无须再劝 此乃精忠报国的时候 我儿身为状元 怎能临阵脱逃呢
秀才:(清了清嗓子)(低沉的沙哑声) 那好吧 李卿家
大嘴:在
秀才:(低沉的沙哑声)明儿就去兵部 领十个步兵上前线去吧
大嘴娘:(站起)十个够吗 十个不够
秀才:(低沉的沙哑声)记住了 务必要将那十万叛军一举击溃
大嘴娘:十万
秀才:(低沉的沙哑声)此战非同寻常 只许胜不许败 如若败了 满门抄斩(拿手比划)
(大嘴两手竖大拇指)
大嘴娘:儿啊
老白:老太太
老白:老太太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呀
大嘴娘:儿啊
大嘴:哎
大嘴娘:收拾行装
大嘴:咱回家
大嘴娘:上前线
(掌柜、秀才、老白气的背过身去)
大嘴娘:(抚摸着大嘴的脸)儿啊 此次上前线 万万不可苟且偷生 在关键时刻 脱下衣服 让敌人看到为娘 给你刺的字 到那时再死 也 值了
大嘴:娘(爬到桌子上哭声)
(小郭端着粥跑进客房)
小郭:状元爷 快给你娘喂口离别粥吧
大嘴:这就算了 免了吧
小郭:这可是御赐的蛋花粥啊
大嘴娘:谢皇上赐粥(端起喝,有些许痛苦的咽下去,转而笑起来) 好粥啊 好粥
小郭:(兴奋的蹦起来)耶 (笑)以后我天天给您赐啊 (癫狂的状态跑出去)
大嘴娘:这位皇上 我能跟我儿单独谈谈吗
秀才:起驾回宫
(掌柜、秀才、老白跑出去)

(大嘴娘给大嘴一个巴掌)
大嘴:娘 你你干吗打我呀
大嘴娘:你啥不好学 偏偏学会扯谎
大嘴:我没扯谎啊
大嘴娘:你以为我真不知道啊 刚才那些皇上啊 尚书啊 宫女啊 都是你找来蒙我的
大嘴:娘 我这不是没办法吗
大嘴娘:我知道你孝顺 只要娘提出来你都照着办 可是娘最不希望的你就为了这个耍心眼 糊弄人
我最怕的就是你学坏
大嘴:娘 我知道错了 我不会学坏啊
大嘴娘:好吧 收拾收拾 送娘回去
大嘴:娘 我就想问问 刚才我们做那局就您是咋看破的
大嘴娘:要真是皇上赐的粥 能这么难喝吗 啊
(大嘴娘、大嘴会心的笑)

(大堂,众人争一个烧饼)
众人:给我给我 我我我
(大嘴进来)
大嘴:分啥那分啥呢 啊
(众人抱着渴望的眼神,诚恳的声音)
秀才:大嘴
小贝:大嘴叔 您终于回来了
老白:我饿呀
大嘴:咋的了这都是
掌柜:我们都快饿死了
老白:叫小郭再也别做饭了
大嘴:她还没做够呢
老白:非但没有做够 还上瘾了
掌柜:就因为你娘那天说的两个字
大嘴:哪俩字呀
众人:好粥
大嘴:这还得了了 行了 这事你甭管了 包我身上了啊
(小郭从后面进来,端着汤)
小郭:大嘴回来了 来来来 赶紧喝一下 我刚炖的党参乌鸡汤(放到桌上)
(众人作呕)
(大嘴去闻,立刻转过身去)
大嘴:哎哟 你做这玩意儿是给人吃的啊
小郭:你什么意思啊
大嘴:做饭讲究的是色香味惧全 你说你这玩意儿 三样你占哪样啊
小郭:李大嘴(拍桌子)
大嘴:怎么的
小郭:你可以污辱我的人格 但你不能侮辱我的事业
大嘴:那你还侮辱我的事业了呢 你拿我的锅做出这么个玩意儿 我都嫌丢人
小郭:排山倒海(击倒大嘴)
大嘴:哎呀
(小郭按住大嘴)
小郭:你过来
大嘴:我就不去
小郭:好 你过不过来
大嘴:我就不去
(把大嘴的上衣脱下)
小郭:别动
大嘴:咋的了
(小郭招手示意众人过来)
(众人过来,开始一阵狂笑)
大嘴:(使劲往后看)咋的了 咋的了
(好汉饶命(繁体)出现在观众面前)
掌柜:大嘴呀 可怜天下父母心 为娘的心里头只有儿啊(擦笑出来的泪水) (转向其他人)那个饼给我 留一块
大嘴:(要向后看)后头写的啥啊 刺的啥玩意儿你给我念念 我不认字

(寻人记:大嘴、掌柜、小贝)

(大堂内,老白在修理指甲,小贝。小郭从后院进)
小郭:白展堂 把小贝的糖人还她
老白:已经进肚了
小贝:(拉老白胳膊)你还给我
小郭:(把小贝拉到一边,对老白)连孩子的零食你都骗 你丢不丢人
老白:愿赌服输啊 小姑娘 替人出头是要凭实力的
小郭:没有这个金刚钻儿 我就不会揽这个瓷器活儿
老白:这个意思是说 你想上手喽 赌输了 可不许哭
(小郭轻蔑的笑)
小贝:小郭姐姐
小郭:放心 别说他了 连断指轩辕来我都不怕
小贝:谁是断指轩辕啊
老白:江湖上的一个前辈高人 赌术出神入化 这一辈子只输过一次 被人活活砍掉了一根手指 从此就退出 江湖
小贝:那她岂不是很倒霉吗
老白:倒霉什么 愿赌服输 人各有命 放马过来吧
小郭:满着 先说好规则
老白:规则很简单 比大小 谁的点儿大谁就赢
老白:我们又没有赌钱
老邢:可你们赌东西了 老太太
大嘴娘:哎
老邢:您那些东西全价是多少
大嘴娘:至少五十文
老邢:听见了吧 至少 才五十文啊
大嘴:不是 绝对不止呀 就光是那些地瓜干 卖到市面上那都得五百文呐
老白:你咋不说五百两银子呐
小郭:加上无花果还有那些柴鸡蛋 差不多是这个数
老白:郭芙蓉
老邢:白展堂 屁股等着挨板子吧啊 跟你的娇臀说再见 走
小郭:老白 你别走
老白:老邢 又不是我一个人赌的 你凭啥光打我呀
老邢:人家是污点证人 按律可以免去行则
大嘴娘:用不着 我们放弃这个权利
大嘴:哎 娘
大嘴娘:带走带走 连大嘴一块拾掇 照死了打

老邢:大嘴啊 (铐大嘴) 你娘说的啊 对不住了啊
大嘴娘:打
(小郭扶大嘴娘回客栈)

(大堂内,小郭给大嘴娘捶背)
掌柜:老太太 千万不要动气啊 为了这点事儿 就气坏了身子 多不值当呀 这么晚了 要不先回屋休息吧
(对秀才) 来来来 扶老太太上楼
大嘴娘:我哪也不去 你们先睡吧 我跟我儿有话说
掌柜:你们先回屋休息吧 我陪老太太坐一会儿 去吧去吧
(小郭、秀才、小贝回屋)
掌柜:来来来 老太太先喝口茶啊
(老白、大嘴回来)
掌柜:展堂
老白:我没事儿 十三太保金钟罩 咱练的就是屁股 (坐下,立刻跳起来) 呀 (极其痛苦)
大嘴:娘 咋的啦
(给大嘴一个巴掌,把大嘴打的坐到了楼梯上,惨叫声)
大嘴:我都已经挨过打啦 娘
大嘴娘:那是朝廷打的 这是为娘打的 你给我过来
大嘴:娘 我再也不敢啦 娘 我再也不敢啦
大嘴娘:(抓住大嘴耳朵)过来 以前娘跟你说的什么 说的什么
大嘴:打死也不能赌博 可娘 这回不是我想 是老白逼的 老白你说是不是你逼的
老白:对 是我逼的 咱这说是赌 其实也就是个玩儿 小赌怡情 大赌伤身 咱不就图一乐吗 是不是
掌柜:对对对
大嘴娘:能不能让老身也跟着乐乐
老白:咋的 大娘也有兴趣
大嘴娘:我儿子欠你那么多东西 总得有个交待八吧
大嘴:娘
大嘴娘:别说了 你们一般都玩什么
老白:也就是叶子 牌九 麻将啥的
大嘴娘:那就麻将好了 佟掌柜 能陪我们玩两局吗
掌柜:对不起 我们店里严禁赌博
老白:(拍桌子)咱又不玩钱 小赌怡情 大赌才伤身呢 咱陪老人家玩玩 图个开心有啥的(坐下)哎哟
您说是不是
(老白、大嘴娘对笑)
(牌局开始)
大嘴:(老白正要抓牌) 老白啊 (拽到一边去)
老白:干啥啊
大嘴:我娘她身体不大好
老白:你放心 我绝不多赢
大嘴:你最好一局都不赢 我娘的心脏不好 我怕她
老白:那我还玩啥呀
大嘴:不是 老白啊 老白 我求你了 老白
老白:行行行了 你看你那赖样儿 说好了啊 把你欠我的东西 我还给她以后 就别玩了 省得把你家输个倾 家荡产
大嘴:老白 你太够意思了 你这份情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谢谢啊
掌柜:老太太 你放心啊 一会儿我会给你喂牌的啊
大嘴娘:那我先谢你啦
(大嘴娘做着奇怪的动作)
掌柜:哎哟 这是干啥呢 老太太
大嘴娘:(做念佛状)采天地之灵气 吸日月之光华 开始吧
(开始抓牌)
大嘴:该你了 该你了
老白:(看着牌) 美得很 美得很 不会这么旺吧 四筒
大嘴娘:(推牌)和
老白:别闹 这老太太 来来 好好打牌
大嘴:真和啦
大嘴娘:珍珠翡翠大三元 承让 承让
大嘴:老白 够意思 够朋友
老白:应该的 应该的 不会这么邪门吧
(众人继续)
老白:一万
大嘴娘:和(老白惊讶)
老白:二条
大嘴娘:又和了
老白:红中
大嘴娘:不好意思 我又和了
老白:幺鸡
大嘴娘:赢得我都不想赢了 又和了(老白背过身去)
掌柜:二饼 展堂 二饼
老白:(转过来)二饼 我和了(要激动得哭了)
大嘴娘:不好意思 地和
(老白瘫到桌子上)
老白:再来 再来
大嘴娘:慢 我儿欠你的地瓜干和无花果
老白:两清了 现在我俩谁也不欠谁 来来来 再来
大嘴娘:清都清了 还来什么(起身要走)
老白:哎 老太太 小赌怡情 大赌才伤身呢 咱不就图一乐吗 来 走着 走着
大嘴娘:那要是输了 你拿什么给
老白:(想一想) 小郭还得给我洗半年衣裳 咱就赌这个 如果你要赢了我就还她自由
大嘴娘:你说呢
大嘴:咱就帮小郭个忙呗 啊
大嘴娘:好吧 那就洗牌
老白:好 走着
(第二天早上,鸡鸣)
小郭:(打着哈欠进大堂,拿着脸盆) 你们不会打了一宿的牌吧
秀才:老白输的好惨呐
老白:闭嘴 老太太想要八筒是吧(拿出张六筒)
大嘴娘:对啊
老白:那好 我就给您个八筒(把牌打出)


大嘴娘:和了
老白:(笑)老太太 我打的是六筒
(大嘴娘把牌一摸)
大嘴娘:我和的就是六筒
大嘴:我看看 哎呀妈呀 还真是卡张和六筒 你看见没有
(小郭笑老白,老白拿手在大嘴娘前晃悠)
大嘴:干啥呀
老白:你娘她真的瞎了吗
大嘴:废话
掌柜:行行行了 不要再废话了 算帐
大嘴:算 算 算
老白:算啥帐呀 这就不玩了 接着玩
大嘴娘:小郭那六个月都输给我了 你还拿什么玩
大嘴:就是 走走走
老白:走什么走 还有我那六个月呢 你要是把我赢了 在这六个月里 我给李大嘴端茶送水 捏腰捶腿

怎么样
大嘴:这不大好吧
小郭:有什么不好 许我做苦工 就不许他卖劳力啦 跟他来
大嘴娘:那就玩吧 输了可别不认帐 洗牌
老白:等等 今儿您手气好 我甘拜下风 麻将我认怂了 有能耐咱换骰子
大嘴娘:没问题 玩什么都可以 老身奉陪到底
老白:您巴巴地赢了我一宿 也该出点血啦 啊 骰盅伺候
大嘴娘:走着走着 (掌柜、大嘴搀着转移地方)
大嘴:慢点慢点

老白:规矩很简单 每人三个骰子 点大就算赢
秀才:别跟他玩 这个人很赖皮的
老白:葵花点穴手
秀才:掌柜的管管他
掌柜:你不要说话了 让他们先来
大嘴娘:每局多少
老白:一个月
大嘴娘:太麻烦了 不如一局定胜负
老白:好 就按您说的定
(两个人摇骰盅,定放到桌子上)
老白:要不要加码啊
大嘴娘:加多少
老白:再加六个月
大嘴娘:我跟你加十二个月 一共两年
老白:好 就这么定了 开吧
(大嘴娘开盅,三个五,老白笑)
老白:老太太 你也有老马失前蹄的时候 你看看这个(指自己的骰盅)
(老白开盅,众人轻笑,老白低下头,三个四)
老白:这这怎么可能呢
大嘴娘:先把这两年的苦力干完了再说吧 儿啊 送为娘回家
老白:你不能走
大嘴:干啥呀
老白:老太太 你还想再赌点啥呀
大嘴娘:你还有什么
老白:我还有工钱
掌柜:展堂
老白:你甭管了 这样 咱赌得也不大 每局一百文 上不封顶怎么样
小郭:老白 你疯了吧(站起来)
老白:葵花点穴手(小郭坐下) 来
(两人摇骰盅 落定)
老白:(看了看自己的骰子是三个六) 加不加码
大嘴娘:别再加了吧
老白:你不加 我加 我一个月是二钱银子 一年是二两四钱银子 我赌五年的
大嘴娘:你可想好了 那是整整五年 那可是你的血汗钱呐
老白:这用不着您管 您就说您加还是不加
大嘴娘:加 我再加你这身衣裳
老白:好 就这么定了 开
(大嘴娘开盅三个五,老白笑,又鼓掌)
老白:哎呀大嘴兄弟呀
(大嘴娘在桌子底下一弹手指)
老白:这就不能怪我不仁义啦
(老白开盅,三个四,自己没看到,一阵乐。秀才、大嘴、小郭对着老白乐,掌柜轻抚老白的头发,老白

低头一看)
老白:(指大嘴娘)你出老千
大嘴:说啥呢 我娘一直坐在这儿大家都看到了 我娘怎么出千呢
老白:可我明明是三个六
大嘴:大白天说梦话 大家说三个几
掌柜、小郭、秀才:三个四
老白:三个四 我还就不信了 再来
大嘴娘:先把衣裳脱了再说
老白:现在就脱啊?
众人:脱
(老白脱完衣服,给大嘴)
老白:那个地儿太背 咱俩换一下
大嘴娘:好好好
大嘴:娘
大嘴娘:你还有什么能赌的东西
老白:我还有这辈子
众人:啊
老白:我今年二十五岁 就算我活到七十岁 还剩四十五年 扣除掉已经输给的你五年 还整整四十年 把所有

的零花钱都加上 一共一百两银子 咱们一局定胜负
大嘴娘:没问题
(两人摇骰盅 落定)
老白:(看了看骰盅里为三个六,立刻开盅)看看这是几
(掌柜、小郭、秀才分别拿着摄像机、DC、手机照)
老白:我这回看你还怎么出老千
(大嘴娘与老白对笑)
大嘴娘:你还加吗
老白:加 把刚才我输的全都加上
大嘴娘:你要输了拿什么还
老白:拿我这条命


大嘴娘:那就下辈子见吧
(开盅,两个六,另一个骰子碎成两半,一个是六,一个是一)
众人:(趴过去看) 啊
(掌柜、小郭、秀才分别拿着摄像机、DC、手机从各个角度照)
老白:怎么会这样
大嘴娘:怎么样 认输不认输
老白:我认了 强中自有强中手 一山更比一山高 愿赌服输 我这条命是你的了
大嘴娘:我不要你的命 把你的右手留下就行了
老白:右手
大嘴娘:儿啊 给为娘把刀拿来
大嘴:娘
大嘴娘:拿来
老白:我能吃饭能拿刀的右手啊
(大嘴去厨房)
秀才、小郭:大嘴 大嘴(追出去)
掌柜:老人家
(大嘴娘不让掌柜的劝)
(大嘴(拿着刀)、小郭、秀才回来)
秀才:大嘴 使不得 大嘴
(掌柜的想把刀抢回来,大嘴递给他娘)
大嘴娘:知道我为什么要赌你的衣裳吗 (老白摇头)因为砍了手 在送医的时候 方便收拾
老白:您想得倒挺周全 (把右手放到桌子上,掌柜的要护)
大嘴娘:准备好 我数到三就动手 一
众人:老太太
大嘴娘:二 (众人很紧张) 三 (刀落到老白手的前方,众人此时已经回过头,不敢看)
老白:啊(惨叫,后意识到没事儿,众人才回头,虚惊一场)
老白:你什么意思
大嘴娘:刚才那下心里什么感觉
掌柜:老太太问你话呢
大嘴、秀才:快说呀
老白:我觉得我这辈子完了
大嘴娘:还有呢
老白:不该跟您赌这盘儿
大嘴娘:就光这盘儿吗
老白:每一盘 我真不该跟你赌 如果不赌 我无债一身轻 想干吗干吗 那有多开心呐
大嘴娘:哎 你老说 小赌怡情 大赌伤身 我倒觉得 赌就是赌 没有大小 因为赢了的还想赢 输了的就想

翻盘 一旦赌得性起就什么都顾不上了 只要上了赌桌 不管赌术高低 身家大小 不玩到倾家荡产

谁也别想收手 所以叫久赌必输啊
老白:老太太 我向您保证 从今以后 再也不赌了
大嘴娘:那就好 咱俩的帐一笔勾销了 儿啊 送为娘回家
掌柜:老太太
(众人去送)
老白:站住
大嘴:你还想干啥啊
老白:请问前辈尊姓大名(跪下)
大嘴娘:名字就算啦 连我自己都忘了 姓倒是好记 老身复姓 轩辕
老白:(站起)您就是传说中的 断指轩辕
大嘴娘:那都是过去的事儿啦 休得再提
小郭:等等 等等 您不是缺了一个手指头吗
大嘴娘:看我这左手(抬起左手)
小郭:(数)一二三四 是五个嘛
老白:没错 是
小郭:那传说中 您不是被砍了一个手指头吗
大嘴娘: 我这只手啊 原来是六指儿
众人:啊
本回完
下回书 展红绫千里追扒手
郭芙蓉一心迷盗圣



武林外传SF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