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四十一回 痴情汉重逢梦中人 糊涂女初识菜刀门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四十一回 痴情汉重逢梦中人 糊涂女初识菜刀门【文字剧本】

第四十一回 痴情汉重逢梦中人 糊涂女初识菜刀门

本回出场:小郭——姚晨饰 秀才——喻恩泰饰 大嘴——姜超饰
蕙兰——于娟饰 掌柜——阎妮饰 老白——沙溢饰
小贝——王莎莎饰 小六——肖剑饰 清风——商子见饰

屋顶
小郭:(左手托腮)你坐近一点儿嘛
秀才:(双手扶膝,坐近)噢
小郭:再近一点儿
秀才:(再坐近)
小郭:(不耐烦)再坐近一点儿
秀才:再近就贴上了
小郭:(抱住秀才)贴上就贴上
我们这是两厢情愿 正大光明 你怕什么
你脸红什么
秀才:(陶醉状)喝酒喝的
小郭:你什么时候喝过酒啊
秀才:上个月喝的,酒劲儿大
小郭:(嗤之以鼻)
秀才:好吧 我大概是有点儿太兴奋了
小郭:我也是啊
你说咱俩能走到今天是不是个奇迹啊
秀才:(点头)是奇迹 但最重要的是我们俩的共同努力
小郭:那你说 咱俩以后还会不会吵架
秀才:会 除非你把脾气改了
小郭:(边推开秀才边)凭什么我改 你为什么不能改
秀才:(指小郭)
小郭:好吧好吧 我知道我脾气不好 那我控制不住吗 怎么办
秀才:你可以换一种表达方式吗
小郭:换什么方式
秀才:跟我学啊
(两人正坐)
秀才:深呼吸
(两人深呼吸,闭目)
秀才:世界如此美妙
小郭:世界如此美妙
秀才:我却如此暴躁
小郭:我却如此暴躁
秀才:(摇头)这样不好
小郭:(摇头)这样不好
秀才:(摇头)不好
小郭:(摇头)不好
秀才:(睁眼,看小郭)哎 怎么样
小郭:这能管用吗 (睁眼)噢随便念两句就熄火啦
秀才:(喝道)你这个泼妇 滚一边去
小郭:你说什么
秀才:(指小郭)
小郭:(深呼吸,闭眼,缓慢地)世界如此美妙 我却如此暴躁 这样不好 不好
秀才:(凑近)这回怎么样
小郭:哇噻 真的好神唉 候哥
秀才:我跟你讲 最重要的是深呼吸 你知道吧
(小郭在一旁深呼吸)练熟了之后 再大的脾气 你都会压得下去的
小郭:好好 那我会努力的 你要监督我啊
秀才:光监督没用的
乱世用重典 像你这种泼皮啊 必须得重罚
小郭:(抽人状)谁像泼皮呀
秀才:(指小郭)
小郭:(深呼吸,闭眼,缓慢地)世界如此美妙 我却如此暴躁 这样不好 不好
秀才:(拍手,亲小郭)
小郭:(抱秀才)
客栈门口
大嘴:(坐门槛上,叹气)
小郭,秀才:(从屋顶下楼,有说有笑状)
秀才:(看到大嘴)这么晚了 你咋还不睡呢
大嘴:你们不也没睡吗
小郭:你还开着大门啊 你不怕掌柜的骂你啊
秀才:就是啊
大嘴:开开门 透透气 要不然心里憋得慌
秀才:大嘴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大嘴:也没啥心事 就看你们小俩口甜甜蜜蜜出双入对的 有点儿眼红
小郭:你也找一个呗
秀才:就是嘛
小郭:要不我帮你找好了
大嘴:算啦算啦 我就是一时郁闷 睡一宿觉就好了
你们都回去吧 回去睡吧
小郭:那你好好的啊
秀才:你早点回屋啊
(小郭,秀才回屋)
大嘴:(叹气)要是蕙兰在就好了
(大嘴幻想:相思河畔同福恰恰版--大嘴&蕙兰:
自从在同福客栈见到你恰恰恰
就像那春风吹进我心里恰恰恰
我要轻轻地告诉你
不要将我忘记恰恰恰)
大嘴:(闭眼,祈祷状)老天爷 如果能让我在有生之年再见她一面的话 我宁愿从此失明
(耳边传来女声)请问还有空房吗
大嘴:(睁眼,转头。背景音乐起相思河畔蔡琴版)蕙兰
蕙兰:你还记得我名字啊
大嘴:(咬手背,疼)稍微再等一下
(闭眼,再度祈祷状)老天爷 我刚才说的那个失明是从此失去名字
如果以后谁再管我叫李秀莲我就跟谁急
(一屁股站起,堆笑)蕙兰 来啦
蕙兰:你也叫李秀莲吗
大嘴:还有谁叫李秀莲啊
蕙兰:噢 没谁
你快帮我开间房吧 走了一路 都快累死我了(欲拎包袱)
大嘴:唉唉 我帮你拎吧
(蕙兰让开 大嘴上前拎包袱,没拎起)
大嘴:那啥还是你拎吧 我拎不动
(蕙兰轻易拎起包袱 往楼上走去 大嘴在后面手舞足蹈状 蕙兰突然回头)
大嘴:啥破地儿啊 一蹭一脚泥
(蕙兰继续上楼 大嘴紧跟其后)
大嘴:往上 往左边拐就是
客房内
蕙兰:(照镜 双手扶颊)振作精神 勇夺第一
(敲门声)
蕙兰:谁呀
大嘴:送早饭的
蕙兰:(边合上镜子边)我没要早饭啊
大嘴:(推开房门 端着餐盘)这是我们店里送的
蕙兰:这么多呀 我吃不了的
大嘴:吃不了就慢慢吃 再吃不了就把它倒了
蕙兰:那多浪费啊
大嘴:哎呀妈呀 你还是那么贤惠
蕙兰:嗯?我以前贤惠过吗
大嘴:那当然啦 你在我心里那就是贤惠的代名词
蕙兰:那要不你也一块儿吃吧啊
大嘴:那我就不客气了啊
(坐下,递筷给慧兰)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这是咱俩第一次共进早餐吧
蕙兰:(接过筷)可能是吧 哎你好像比以前胖了点吧
大嘴:(凑近)哎呀妈呀 你还记得我以前的样儿啊
(退回来)那啥 蕙兰 你那两把双刀没放在外面吧
蕙兰:没有啊 早就扔了
大嘴:(放心状)干啥扔了呀
蕙兰:我又不招亲了 还要它干吗呀
大嘴:那你这次到七侠镇来——
蕙兰:专程来找你的嘛
(背景音乐起:相思河畔蔡琴版)
蕙兰:怎么啦
大嘴:没怎么
(起身)你等我一下
(朝门口走去,回头)一小下下
(门口,又回头)一小下下
(关上房门,用力深呼吸,开房门)没事了 刚才说哪儿啦
蕙兰:你等我一下 一小下 我有样东西要给你啊
大嘴:(自言自语)嫁妆 嫁妆 肯定是
蕙兰:(拿起一把刀朝大嘴走去)
大嘴:(被吓到)没嫁妆无所谓啊
蕙兰:噢这把刀啊 你先拿着吧啊(把刀递给大嘴)先拿着
大嘴:(接过刀)哎呀妈呀 这一见面就送这么大的礼 不好意思啊
蕙兰:这不是给你的 这刀是用来卖的
大嘴:卖卖卖 卖的啊 多少钱呐(坐下,将刀放到桌上)
蕙兰:(坐下)价钱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品质
(拿起刀)我的这把菜刀啊 是采用天山寒铁经无数能工巧匠铸造七七四十九天而得的
大嘴:(从蕙兰手里拿过刀)行行行 你甭说了 我买了我买了
蕙兰:(竖起一根手指)一两银子
大嘴:(看蕙兰,吃惊状)
蕙兰:(竖起三个手指)三把起买
大嘴:(扔下刀)
蕙兰:(不高兴状)我知道你嫌贵(收起刀)
大嘴:不贵 不就是三两银子嘛
(起身)我这就给你拿钱去啊 你等一下 一小下下 我给你拿钱去(出屋)
蕙兰:没想到这小子还挺有钱的嘛
后院
大嘴:(跪地,哭求状)大佬 你就借我点儿钱吧
秀才:(扶大嘴)那啥 你赶紧起来 你让人看见多不好啊
大嘴:(抱住秀才大腿)你不借给我钱 我就不起来
秀才:不是 三两银子我到哪儿给你找去
大嘴:(抬头看秀才)你不还有张地契吗
秀才:(扁嘴)
大嘴:(再次抱秀才大腿)等我赚了钱我就还给你 我给你赎出来
秀才:(扶起大嘴)大嘴 你起来你起来 我跟你讲啊 这不是我小气 你实在太那什么了吧
大嘴:(坐磨台)哪什么呀 你倒是说呀
(突然又跪下)大佬 你借我点儿钱
秀才:你起来起来 我实在没法跟你说了 我找别人跟你讲去
(朝小郭屋喊)芙妹 芙妹 有人找
小郭:(从屋内出,见大嘴跪着)呀 怎么回事儿啊
秀才:他问我借三两银子 又不说干啥
小郭:你管人家干嘛 赶紧给人家呀
秀才:(朝小郭眨眼)
小郭:你身上没那么多钱
秀才:就是啊
大嘴:他还有张地契呢
小郭:那赶紧上当铺抵了去
秀才:(朝小郭斗鸡眼,眯缝嘴)
小郭:就怕日后赎不回来
秀才:就是啊
大嘴:我以后还 我肯定还 我给你打欠条啊
秀才:你的欠条 得了吧 上个月十文钱还没还呢
大嘴:(推开秀才,起身)我说我不还了吗啊
(坐磨台)你说你夫妻俩那样儿 还有点人性没有啊
小郭:喂 又不是我不借给你 你骂我干吗
大嘴:近墨者黑近猪者臭
秀才:哎呀 是近朱者赤的啦
大嘴:乌鸦站在猪身上 一个色儿
小郭:(指大嘴)你说什么
秀才:(指小郭)芙妹
小郭:(深呼吸,闭眼,缓慢地)世界如此美妙 我却如此暴躁 这样不好 不好
秀才:(翘大拇指)
小郭:没关系 继续骂吧
大嘴:行啦 我也不骂你们了 你们不借也行 帮我写张东西啊
秀才:什么东西啊
大嘴:换银子的东西呗
小郭:(左手叉腰,不解状)换银子?
掌柜房内
掌柜:卖身契?
大嘴:嗯 我白给你干三年 你得管吃管住啊
掌柜:现在不就是吗
大嘴:现在我还领月钱呢 签了这个之后 我连月钱都不领了
(镜头扫契约:)

换 白 身
银 乾 契
三 三
两 年


秀 管
莲 吃

掌柜:噢 谢谢啊 谢谢
(起身,将卖身契藏入柜中)你可以先出去了 有什么事儿我可找你啊
大嘴:(跟着起身)别别 三两银子呢 你真当我傻呀
掌柜:你要那么多钱干啥呀
大嘴:我就想买把菜刀
掌柜:你不是有刀吗 还是玄铁的 天底下可就你那么一把啊(重回桌边,坐下)
大嘴:(跟着坐下)我也不想啊 可是你看蕙兰
掌柜:(提起茶壶准备倒茶)哪个蕙兰
(放下茶壶,八卦状)比武招亲那个蕙兰?
大嘴:对 要么怎么说我后半辈子的幸福全在这三两银子上了
掌柜:(更八卦状)你要是买了刀 她就肯嫁给你了啊
大嘴:没有啊
掌柜:(恨铁不成钢状)那你这么起劲干什么呀
大嘴:不是 掌柜的 你说这是蕙兰第一次向我提要求 你说 我敢不答应她吗
掌柜:那你要是买完刀她再提第二个要求 你怎么办
大嘴:(思考状)
掌柜:再把自己卖了 连卖三十年
大嘴:(夺过掌柜的手中茶杯,握住掌柜的手,装可怜状)
掌柜的掌柜的 我跟你说 我现在是真的特别需要这笔钱
我求求你了 掌柜的 我求求你了 真的
掌柜:行了行了 要不这样 我去找她谈谈 要真的是把好刀
(奋力抽出自己的手)我来出钱
大嘴:嘿 行 但你得以我的名义啊
掌柜:(冷笑道)以你的名义 也不知道你中的什么邪
大嘴:(傻笑道)喝茶
蕙兰房里
掌柜:具体不用说 这把刀是好刀 我知道 就这个价钱 有点儿偏高了
蕙兰:你错了 这把刀本身啊根本值不了几个钱
掌柜:那你还卖地这么贵啊
大嘴:不贵 这么好的刀 我觉得这价钱正合适
掌柜:那你就买把 我就不打搅你们俩了啊(起身出屋)
大嘴:(拉住掌柜)我不是让你帮我参谋参谋嘛
掌柜:你都决定买了 还参谋个啥嘛 想买就买吧 我支持你
蕙兰:好 有魄力 真不愧是当掌柜的
(将刀递给大嘴)这个你先拿着啊
大嘴:(推辞状)哎不不 你先收好 等一下
(将掌柜的推出屋,半路回头)一小下下
(屋外)
大嘴:掌柜的掌柜的 拿来吧
掌柜:拿啥呀
大嘴:三两银子呀 你不会反悔吧
掌柜:我不反悔
大嘴:(傻笑)
掌柜:那我就是瓜
大嘴:啥玩意儿
掌柜:你没有看见那把菜刀都糙成什么样子了
大嘴:那不是蕙兰的嘛
掌柜:那我还是湘玉呢
我知道你想给她留个好印象 但不是这么个弄法嘛
大嘴:(跪下)掌柜的 我求求你了 求求你了
掌柜:(朝大嘴身后喊道)蕙兰 你咋来了
大嘴:(仍跪着,唱道)左三圈 右三圈 脖子——(转过头发现后面没人)
掌柜:(捂嘴笑)
大嘴:(边起身边)哎呀妈呀 掌柜的 你就蒙我吧 早晚有一天我得让你给吓死了
掌柜:大嘴 绝对不是我小气 我只是觉得 不应该花这个冤枉钱
大嘴:那不花这冤枉钱 我花啥呀 你说我现在还有啥能给她的
掌柜:体贴呀 关怀呀 缠绵呀 女人需要的不是钱
大嘴:男人需要的是钱呐 你说我没钱 我哪儿来的底气和自信呢
掌柜:算咧算咧 跟你也说不清楚(转身走人)
大嘴:(双手掐脖,威胁状)掌柜的
掌柜:你要干啥呀
大嘴:你要不给我钱 我就把自个儿掐死
掌柜:蕙兰 你咋来了
(蕙兰从房里出)
大嘴:少来这套 你就说你掏不掏 掏不掏吧
蕙兰:掏什么
大嘴:哎呀妈呀 真来了
(放下手)蕙兰 没啥 我跟掌柜的已经都商量好了
掌柜:(按住大嘴,接话道)那把刀我们不要了 你自己留着使吧
大嘴:啥玩意儿
蕙兰:(铁脸道)哦 那我就先不打扰了(回屋)
大嘴:啥玩意儿
掌柜的 你看见没有 一说不买 立马走人 我现在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
(再次掐脖状)我掐死我自己
掌柜:(咬牙切齿状,扭大嘴)你掐掐掐 我造的什么孽呀 招了你这么个厨子 气死了
(屋内蕙兰隔着房门偷听两人对话)
(掌柜敲门,蕙兰坐回桌边)
蕙兰:请进
(掌柜推门而入,大嘴尾随其后)
蕙兰:请问有事吗
掌柜:我们还想再看看那把刀
蕙兰:刀就别看了 我还是给你们讲讲福利吧啊
掌柜&大嘴:(边进屋坐下边)还有福利啊
蕙兰:我刚才跟你们说过嘛 这刀本身不值钱 值钱的是买了刀以后啊所享受的待遇
掌柜:买菜刀还有售后服务呀
蕙兰:消费者是玉帝嘛 买了这刀啊就自动加入我的门派了
大嘴:你那是啥门派呀
蕙兰:买了再告诉你 哎入了我的派以后啊 可以每月按时收到各大酒楼的最新菜单
掌柜:还有这等好事情啊
蕙兰:这倒不算什么啦
哎如果你能晋级到白银弟兄啊 还可以免费参加全国各大酒楼的亲自培训
哎如果你能晋级到黄金弟兄 还可以进京 接受御膳房总管的亲自培训呢
大嘴:哎呀妈呀 那那那咋晋级呀
蕙兰:买三把呀 就是黑铁弟兄 想升到白银弟兄啊 还得再买呢
掌柜:噢 也就是说 只要多买几把刀就可以一直往上升
蕙兰:对呀 普通到黑铁呀 是三把 黑铁到青铜 是三十把 青铜到白银 是三百把
哎那个白银到黄金啊 是三千把
掌柜&大嘴:三千把
掌柜:那得用到什么时候啊
蕙兰:所以你就要开动脑筋 发动一切资源 让每一个吃饭的下厨的都来买刀
他们买几把 你们不就等于卖了几把了嘛
大嘴:噢~~
掌柜:那你现在是什么级别啊
蕙兰:再卖三把呀 就是白银 怎么样啊
大嘴:(傻笑)
掌柜:这么好的买卖 我再考虑考虑啊
大嘴:还考虑啥呀 赶紧买呗
掌柜:你放心 这把菜刀我肯定买了
我再出去打听打听 看还有谁买 一并买了 全部算在大嘴头上
蕙兰:好好好 我等着你的消息啊
掌柜:那这把菜刀能不能借给我 (举起刀笔画)让他们看看样子
蕙兰:拿去拿去啊 (朝大嘴)你好好卖哦 我等着你的消息啊
大嘴:你放心 我不是一般人儿
(大嘴起身,手舞足蹈出屋,掌柜跟后,手举菜刀面目狰狞状)
(屋内蕙兰独自欣喜)
后院
小郭:(拿着刀)挺好的 挺好的
大嘴:(从小郭手里拿过刀递给老白)老白你看看来
老白:(接过刀随即扔到磨台上)啥破玩意儿 这刀也太糙了 切块豆腐都能卷了刃儿
大嘴:这你就不懂了吧 刀不值钱 值钱的是待遇
老白:噢 合着就你有待遇 我们就剩把破刀了
大嘴:不是 你们也可以卖啊 等你们卖够数 你们也能享受待遇了
秀才:卖到最后总有享受不到待遇的人吧
大嘴:那就只能算他们命不好了
大不了我给他们做个培训 是吧
掌柜:大嘴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这件事情 你还是想清楚为好
大嘴:还想啥呀想 我就不相信蕙兰她能把我给卖了
即便这是个骗局 那我也愿意往里钻
小郭:瞧瞧 这才叫情深意重
小贝:买吧买吧 买把刀就能加入门派 这么好的事儿 谁不想干
老白:(边抚头发边)您已经是掌门啦 姐姐
小贝:我那派没啥人 他们那派 肯定小不了 进去吧 没错(chuo)的
大嘴:哎呀妈呀 要不说是当过掌门的呢 小脑瓜子就是比别人清楚
小郭:她脑瓜清楚 就不用别人帮她写作文了
小贝:那也总比让别人做衣服强啊 还非说自己做的
小郭:(摔玉米,愤怒状)说什么呢
秀才:芙蓉——
小郭:(深呼吸,闭眼,缓慢地)世界如此美妙 我却如此暴躁 这样不好 不好
没关系 随便说吧啊
掌柜:好了好了 大嘴买刀大家同意还是不同意
众人:同意 不同意(同时)
掌柜:既然这样 举手表决 少数服从多数 同意的举手
(大嘴&小郭&小贝举手)
掌柜:一 二 三
(望老白)不同意的举手
(老白&秀才举手)
掌柜:(望老白)咋少一票吗
老白:你呢
掌柜:(举手)我坚决不同意
大嘴:(起身)秀才 老白 你说 你们还是不是我兄弟 啊
老白:要是单单花点儿银子那倒无所谓 关键就是这种秘密组织 你进去就不好出来
你知道我当时花了多大的精力才从葵花派脱身的
秀才:大嘴 大嘴 大嘴 这个女人因为银子才跟你在一块儿 得到她也没啥意思的
大嘴:嘿哟 你说得倒轻巧 敢情你现在是幸福了啊 你浓我浓柔情蜜意的啊
你咋不替我想想呢 你说我从小到大 我孤苦伶仃我都活了小半辈子了谁管过我呀啊
当初小郭走的时候 你哪天晚上不是又哭又嚎的 那我不都是不睡觉
我打着精神我陪着你嘛 可现在咋样儿啊 你也不站在我的角度上考虑考虑问题
你还说是我兄弟 有你这么一个过河拆桥的兄弟吗
秀才:那啥那啥 大嘴 我理解你 我同意
大嘴:那行 那既然这样的话 咱们就重新表决了啊 同意的举手
(大嘴&小郭&小贝&秀才举手)
大嘴:哎呀妈呀 这么一大片 不同意的举手
(掌柜举手,老白不动声色)
掌柜:(肘顶老白)展堂
老白:我弃权
大嘴:太可怜了 就这一票 我跟你说啊 四票对一票 一票作废 这么着 银子给我拿来吧
掌柜:(不情愿地掏银子)等等 把卖身契签了
回头她万一要是把你卖了的话 我还能拿这个卖身契说说事儿
大嘴:(被强按手印)说啥事儿啊
掌柜:对付公堂
大嘴:那行(兴奋地跑开)
蕙兰房内
(大嘴摊开银子,蕙兰欲取,大嘴制止)
大嘴:那个成交之前呢 我想先说清楚啊 这可全都是看你的面子
蕙兰:大嘴哥 你的心意呀 蕙兰心里一清二楚啊
大嘴:那就好 拿去花拿去花拿去花
蕙兰:(收起银子)可我对天发过毒誓了 这辈子打死也不嫁人了
大嘴:为什么呀
蕙兰:哎 招了这么久的亲 早对男人失望透了
大嘴:(不悦状)
蕙兰:除了你啊
大嘴:(高兴状)
蕙兰:你是个好男人 但不适合我
大嘴:那你早说啊 你把银子还我(欲取蕙兰收好的银子)
蕙兰:(举起菜刀)
大嘴:干啥呀 你要黑吃黑啊
蕙兰:吃你干吗 既然买了刀 就是咱自家弟兄 只要你别做得太过分 我是不会对你下手的
虎毒还不食子呢
大嘴:啊
蕙兰:好像不太贴切啊 反正就这意思
大嘴:那作为自家弟兄 我能不能提一个小小的无礼要求
蕙兰:随便提吧 除了还银子
大嘴:我现在退出行不
蕙兰:不可能的 入了我菜刀门 这辈子你都别想出去啦 (指菜刀)拿去拿去拿去
大嘴:(拿过菜刀)这我拿着 这这(出屋)
蕙兰:(窃喜,掏出银子数了起来)

大嘴房内
大嘴:(撞枕头)菜刀门 菜刀门 菜刀门……
老白:(走到大嘴身旁)我早就跟你说过你不信
大嘴:(不服状)
老白:行行行 甭管我 你接着撞
大嘴:(接着撞枕头)菜刀门 菜刀门 菜刀门……
掌柜:好咧好咧 银子也交了 帮派也入了 总不能一点收获都没有吧
大嘴:(停止撞头)谁说没收获呀 (转身拿起桌上菜刀)这不有三把破刀吗
(将刀给掌柜)你要不要 我送你 (掌柜跑开,转向老白)你要不要
老白:那一边去
大嘴:(跑向秀才和小郭)你俩要不我送你一把
秀才:哎哎 当心伤着
大嘴:(把菜刀扔到桌上,哭丧脸状)啥破玩意儿啊
老白:哭啥呀 哭急嘹嚎的 还是不是个男人 吃一堑长一智 以后记着 女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小郭:(从床上跳起,指老白)说什么呢
老白:嘿
秀才:芙蓉——
小郭:(一把拎起大嘴)一边儿嚎去
(坐下,深呼吸,闭眼,缓慢地)世界如此美妙 我却如此暴躁 这样不好 不好
(睁开眼)无所谓 说吧
老白:哼
秀才:芙妹 我为你骄傲
小郭:候哥 我也为我骄傲
老白:看到了吧秀才 女人都是这样 自私
(镜头切掌柜)
老白:除了我们掌柜的
小贝:喂 还有我呢
老白:你还没长大呢 就是个小屁孩儿 等你长大了 八成也是个杨蕙兰
大嘴:杨蕙兰——
(又撞枕头)菜刀门 菜刀门 菜刀门……
掌柜:把枕头给他抽了
老白:(抽枕头)
大嘴:干啥呀 想撞死我啊 我脑瓜本来就不好使
掌柜:那你还撞 有这闲工夫好好想想怎么把钱要回来
大嘴:我倒想去要啊 可她武功那么高 我咋要啊
掌柜:这个事儿你就不用管了 我去找她谈一谈
大嘴:掌柜的 你去谈也行 但你多少给她留点面子啊
众人:你呀(随即全部出屋)
(掌柜:秀才 把那三把菜刀给我拿来)
大嘴:(撞枕头)菜刀门 菜刀门 菜刀门……
蕙兰房内
掌柜:嗯哼 那我就长话短说了 这三把菜刀 你先拿回去
(房外老白、小郭、秀才、小贝倚门偷听)
蕙兰:对不起 货物售出 概不退换 这是敝派的规矩啊
掌柜:要不这样 刀你先拿着 银子 你可以留一点儿 还我二两就行了
蕙兰:那我不成白占便宜了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掌柜:都不容易嘛 所以就应该互相谅解 理解万岁
蕙兰:对呀 那你就理解我好了 我这边呀 要钱没有 要命一条
掌柜:(拍桌子)姓杨地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房外)
老白:不好 要坏事儿
小郭:我踹门了
秀才:(对小郭)世界如此美妙
小郭:(深呼吸,闭眼)我却如此暴躁
(房内)
蕙兰:你想怎么样
掌柜:哼 怎么样 自己看吧(从怀里掏出卖身契扔到桌上)
蕙兰:(拿起卖身契)这是什么
掌柜:大嘴的卖身契
他为了攒钱买你这几把破刀 把他自己卖给我了
蕙兰:啊 这 这人是不是有病啊
掌柜:确实有病 相思病 这份情我看你怎么还
蕙兰:(思索后掏出银子)
掌柜:(迫不及待上前拿蕙兰手中的银子)
(两人争起来,桌上的菜刀掉地)
掌柜:啊——
(房外四人破门而入)
小郭:掌柜的你没事儿吧
蕙兰:(看见小郭惊吓地退回到床上)你?
[镜头切慧兰回忆比武招亲时情景:
蕙兰:(下楼,对女扮男装的小郭)相公 你这是什么意思吗
小郭:(哆嗦状)你能不能不要叫我相公 我听着别扭
蕙兰:好吧 相公
小郭:(瞪眼)
蕙兰:那我改个称呼好了
大嘴:赶紧改一个 赶紧改
蕙兰:那就叫夫君好了 夫君——
小郭:(吓得掉椅子上)杨姑娘 我这个人缺点特别多 我有暴力倾向 我特别喜欢打老婆
蕙兰:我就喜欢打老婆的 打是疼骂是爱 以后你要是一天不打我 我还跟你着急呢
小郭:我 我 我 我已经有老婆啦 而且不止一个
蕙兰:那我也认了 人多一点儿 吃起饭来都特别香(向众人)你们说是吧
小郭:香不了 我们家都穷的揭不开锅啦
蕙兰:那就嫁鸡随鸡 嫁狗随狗了 不管你是贫还是富 是好还是孬 我都跟定你了
小郭:哪怕我是个女的?
蕙兰:(点头)嗯 哪怕你是个女 (停下,打量小郭)女的?
小郭:对不起 我是个女的——]
蕙兰:是你?
小郭:哈 是我 怎么样 最近挺好的吧
蕙兰:(挺起身子)好 好得很最近
掌柜:(坐到蕙兰身边)我地银子
蕙兰:对不起 货物售出 概不退换
掌柜:刚才不是说好地吗
蕙兰:说好什么了 我只是拿银子 又没说要给你
老白:我可警告你啊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掌柜:我刚才已经说过了 没有用地 跟她动真格地吧(起身走人)
老白:(朝蕙兰)那你就别怪我不客气啦 (转向门口)关门 放秀才
(小郭关门)
秀才:子曾经曰过的 不仁者 不可以长处约 不可以长处乐
蕙兰:(推开秀才)没工夫听你说教
(秀才被推倒,众人上前扶)
小郭:秀才 你没事儿吧你
(朝蕙兰,咬牙切齿)杨——蕙——兰——
秀才:(拉住小郭)忍住 一定要忍住
小郭:我忍不住啦
(蕙兰抽出两把菜刀,众人见状后退)
小郭:(深呼吸,闭眼,缓慢地)世界如此美妙 我却如此暴躁 这样不好 不好
老白:(附和)不好不好
掌柜:最后一个能打的也都歇菜了 撤吧
小郭:你给我等着(众人逃离,蕙兰举着菜刀在其后做状)
蕙兰:(关门)他真的有那么喜欢我吗
大嘴房内
大嘴:(来回踱步,焦急状)
(秀才、掌柜、老白、小郭、小贝鱼贯入屋)
大嘴:咋 咋样儿
众人:(齐刷刷坐下)
大嘴:(也跟着坐下)她不肯还呢
秀才:不但不还 还要打人
大嘴:(从椅子上站起坐到床上,将手当作枕头撞)菜刀门 菜刀门 菜刀门……
掌柜:不要再撞咧
大嘴:(停下来)谢谢掌柜的还心疼我
掌柜:谁心疼你 我心疼我这柱子 还有我这房梁 刚装修了半年——
老白:(干咳)跑题儿了 进入正题
掌柜:噢噢噢 你也不要着急吗 这个事儿还有得商量噢
大嘴:还商量啥呀 蕙兰跟我已经恩断义绝了
老白:断就断 再找一个 又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大嘴:(从床上站起,冲老白)我不许你诋毁蕙兰啊
老白:哎呀 你气质还硬了 回去撞柱子去
大嘴:(返坐回床上,撞柱子上自己的手)菜刀门 菜刀门 菜刀门……
小郭:(起身,走向大嘴)哎 什么才叫情深意重啊
(面向秀才,指了指大嘴)学着点啊
大嘴:(站起)妹子 千万别跟哥学 哥傻哥认了
可哥到现在才真正明白过来 那歌里唱得真对呀
掌柜:啥歌呀
大嘴:我的柔情她永远不懂
老白:你那是柔情吗 你那是矫情 小贝
小贝:(唱)你的矫情我永远不懂
大嘴:(唱)我无法向她说得清楚—u—u—u—
众人:(捂耳)
小郭:(朝门口,骗大嘴)哎 蕙兰来啦
大嘴:(忙向门口走去)哎呀妈呀 蕙兰呀
众人:(窃笑)
大嘴:(愤怒)都出去 出去
(众人鱼贯而出,小贝独自继续在床上笑)
大嘴:(上前拉小贝,将其推出门)还有你 还矫情 我看你就够矫情了
(关门,转身,扑倒在床)蕙兰——

大堂饭桌
(众人均在准备开饭,大嘴坐着发愣)
小贝:(见桌上只有馒头)菜呢 我的菜呢
老白:(放下手中的小咸菜)这不是菜吗
掌柜:(边捣弄烛台边)不要吵了 没有看见你大嘴叔叔正烦着呢吗
大嘴:(回过神来)对不起啊 我今天实在——
众人: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
小郭:挺好的 挺好的
掌柜:展堂啊 这个事要是摊在你身上 你打算怎么办呀
老白:那能咋办呀 直接报案呗
大嘴:报案 报啥案呐
老白:巧取豪夺 强买强卖呀
大嘴:谁说的 那明明是我自愿的嘛
小郭:两把破菜刀卖那么高价钱 你还自愿啊 谁信啊
大嘴:你啥意思啊 你想让我因为这件事儿就诬陷蕙兰 那门儿都没有
秀才:大嘴大嘴 我们大家都是为了你好
大嘴:用不着 你说为了这点儿银子 就把蕙兰搭进去那不值当啊
那些捕快都是些啥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小六从外进,站门口)
个儿顶个儿都是见钱眼开的主
众人:(干咳)
大嘴:咋地啦 我说句实话不行啊 我跟你说 有本事把小六给我叫来
我一耳刮子——(作势要扇)
小六:(双手叉腰,干咳)
大嘴:(回头看见小六,扇自己)我拍我自己脸上 我叫你这张臭嘴 拍我自个儿
掌柜:(起身迎小六)小六还没有吃饭呢吗 来来 一起坐下吃吧
大嘴:(起身让座)
小六:(进门,座大嘴位子上)不用了 我来就是通知一下 最近刚冒出个菜刀门来
四处骗钱 闹得挺凶的 朝廷下令 迅速破案 你们有嘛线索没有
众人:(不假思索)有 (望了望大嘴)没有
小六:掌柜的 到底有没有
展柜:(推小贝)到底有没有
小贝:问大嘴
大嘴:没有 真的没有 六儿 我跟你说 如果有任何情况 我绝对第一个亲自向您汇报
小六:用不着 我这人脸皮儿薄 挨不起嘴巴子
大嘴:(推小六出门)再见 六捕头
小六:六捕头?
大嘴:再见燕捕头 再见
(小六离开)
大嘴:(回头见众人都在看自己)看啥呢
掌柜:朝廷都下通知了 你还想扛着
大嘴:那你们吃 (边朝后院走边)我再寻思寻思啊 我寻思寻思
众人:(目送大嘴回屋)吃饭吃饭
屋顶
掌柜:那件事情你想明白了没有
大嘴:无论发生啥事儿 我也不能出卖蕙兰 你们也不能啊
掌柜:我就知道
大嘴:那换了你 你咋办
掌柜:那还用说吗 肯定是听朝廷的呀
大嘴:那朝廷要缉拿盗圣你也帮忙啊
掌柜:那完全不是一码事儿 展堂又没有害人 再说他已经退隐江湖了
大嘴:可是蕙兰早晚也能退出来呀
掌柜:你有没有想过 在她退出来之前 有多少人要受骗呢
大嘴:也就是骗骗我 别人她骗得了谁呀
掌柜:哎 你不要忘了 在你之前 她可卖出去小三百把啦
三两银子 对一般人来说得攒多长时间 你算过没有
大嘴:(急)可那是蕙兰呐
那你说咋办
掌柜:我也知道你很为难 这件事情 就交给我们来办吧
大嘴:那我呢
掌柜:找个地方大哭一场 把眼泪流干 然后把她忘了吧
(掌柜下屋顶,大嘴独自叹气)

大堂
(众人合计)
掌柜:赶紧报案吧
(众人望大嘴)
掌柜:谁去
小郭:我还有那么多碗筷我得收拾呢(小郭跑开)
秀才:我那帐还没清呢 我赶紧去清账去(秀才跑开)
老白:那么多客人呢 我走不开呀(老白跑开)
掌柜:那就大嘴去
大嘴:我
掌柜:好好好 我去我去
(拉过大嘴,低语)把她拖住啊 走了人拿你是问(出店)
(大嘴瘫坐在地,老白上前)
老白:大嘴 别难受啊 回头哥给你介绍个好的啊
(蕙兰拎着包袱下楼)
大嘴:(从地上起,朝蕙兰)你干啥去呀
蕙兰:四处走走 顺便多发展几个弟兄 (递给大嘴纸片)来 这个给你
大嘴:这啥玩意儿啊
蕙兰:我的名帖呀 谁要是想买刀啊 就找你先预订
等你想办法通知我 我马上就送刀过来啊(往门口走)
大嘴:哎 你先别走 我想跟你聊聊
蕙兰:哎 大嘴哥 没用的 我真的发过毒誓的
大嘴:我没别的意思 我就想跟你磨叽磨叽
蕙兰:磨叽磨叽啊
大嘴:对 磨叽磨叽 一直磨叽到他来(指蕙兰身后)
(小六与掌柜站门口)
小六:是她吗
众人:就是她
小六:(拿出锁链)识相点儿 自己带上吧
蕙兰:慢着 抓我也行 先把罪名说清楚
老白:(义正言辞)巧取豪夺 强买强卖
蕙兰:好啊 (朝大嘴)买刀之前 我有没有让你看过货啊
大嘴:有啊
蕙兰:那你是自愿付钱的噢
大嘴:对呀
蕙兰:我有没有逼过你啊
大嘴:没有
蕙兰:那怎么能叫强买强卖呢
大嘴:你别问我啊 这不是我说的
掌柜:是我说的
他买你的刀的确出于自愿 但是你不要忘了 这笔买卖是建立在互相信任的基础上的
大嘴喜欢你 信任你 所以才肯花这笔冤枉钱 看起来 你的确是赚了
但是你不要忘了 这份感情 这么珍贵的感情 难道只值这区区的三两银子吗
蕙兰:这笔银子 他又不是赚不回来
掌柜:是啊 他也可以像你一样到处传销到处骗
骗到最后 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信誉和口碑全都丢光了
就为赚这点儿银子 这样做值吗 值得吗
据我所知 你们这些搞传销的 一上来就是先骗自己的亲朋好友 对不对
蕙兰:(倒吸一口气)
小六:(得意)呵呵 没话说了吧 (亮锁链)那就走吧
大嘴:(上前拉住蕙兰)哎哎 燕捕头 燕捕头 能不能再给蕙兰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啊
小六:怎么赎啊
大嘴:我听蕙兰说 说她上面还有人 是吧
蕙兰:对对对
大嘴:咱把她上面的人给抓起来 这样是不是就能把危害降到最轻呢
小六:(摸下巴)这招行啊
老白:(点头)行
小六:(指蕙兰)你呢
蕙兰:好 我答应你 我想办法通知他们过来
大嘴:这不好了嘛




屋顶
蕙兰:怎么还不来呀
大嘴:没事儿 咱有的是时间 咱俩再聊聊 聊聊啊
蕙兰:我对你没感觉 这你知道的吧
大嘴:那你就不能骗骗我啊
蕙兰:(做作地)我喜欢你 胜过喜欢我自己 (正常地)你信吗
大嘴:(摇头)
蕙兰:那不就得了 说实话 我早就把你给忘了
要不是那天路过 我根本就想不起有你这个人
大嘴:那你不是说你专门来看我的吗
也是啊 你要不这么说 我也不能上当
蕙兰:那你恨不恨我呀
大嘴:恨你干啥呀 我就恨我自个儿没早点儿认识你
蕙兰:为什么
大嘴:我要早点儿认识你 那你就不会吃那么多苦 那咱俩也许—— 是吧
蕙兰:是什么是呀 我不想嫁人 是因为心里早已经有人了
大嘴:谁呀 你告诉我 我不打他
蕙兰:你倒是敢 我喜欢的人呀就是菜刀门的帮主
大嘴:噢嗬 那他长啥样啊 是不是比我还帅
蕙兰:不知道 只有升到黄金弟兄才有资格见到他
我这么努力 就是想早点晋级 早点见到他
大嘴:哎哟 我的傻妹子 你连他长得啥样都不知道 你瞎喜欢啥呀
蕙兰:他那么年轻 那么有才华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一个帮派发展得这么大 这种人才——
大嘴:他一定不得好死
蕙兰:(白大嘴)
大嘴:朝廷说的
蕙兰:反正无论如何 我都希望他能逃过这一劫 能够东山再起
大嘴: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你想啊 有朝廷在 谁也不能空手套白狼
(传来楼下小六的叫声:哈哈 抓着了 啊哈哈)

大堂
小六:(冲地上蹲着的人)老实点啊 别动啊 再动我砍了你 信不信
(大嘴和蕙兰从楼上下,众人从后院进)
大嘴:谁呀我看看
小六:逮找了
大嘴:我看看谁(拉开此人遮住脸的手)
众人:(看清了此人的脸)这不是清风嘛
大嘴:你你你 你咋到这儿来了呢
清风:受我家先生之托 特地来看看你 顺便给你送两把菜刀
大嘴:(拉起清风,朝小六)嘿 这清风 自己人 六儿 逮错了逮错了
(拉清风坐下)来来来 坐下坐下
掌柜:来 小郭倒茶
小郭:好好
大嘴:那个我师父身体还好啊
清风;挺好的 经常提起你 所以才派我来嘛
大嘴:噢嗬嗬
小郭:喝点水喝点水
蕙兰:(朝大嘴)你还有师父呢
老白:哟 大嘴师父厉害着呢 京城神厨 你不知道啊
蕙兰:是不是姓诸葛的
大嘴:对呀 你也知道啊
蕙兰:那 你是不是姓李啊
老白:这不废话 那大嘴大嘴 能姓大吗
蕙兰:那你是不是叫李秀莲呀
掌柜:对
大嘴:不不不是 我发过毒誓了啊 以后谁再管我叫李秀莲我跟谁急
蕙兰:你是不是有把玄铁菜刀 正面刻着三个大字
众人:旺德福
掌柜:反面是泰瑞宝
蕙兰:刀把上是我太富吗
大嘴:对呀 你也知道啊
蕙兰:师父 我可算见到您啦 请受弟子一拜
大嘴:(扶起蕙兰)别别别 咋回事儿啊
(清风起身欲闪,小六上前逮住)
小六:站住 说 怎么回事儿
清风:(锤桌子)我错啦 我再也不敢啦
大嘴:别说没用的 说正经的 怎么回事儿
清风:我家师父想买块好地 然后隐居山林 可是手头有点儿紧 我就——
大嘴:你就咋得了
清风:就造了一批菜刀出去卖 卖刀嘛 你也知道 不编点儿好听的咋卖呀
结果就越编越离谱 刀就越卖越多 这弟子也就越收越多 再到后来 想收也收不住了
众人:(恍然大悟)噢——
大嘴:不 那你卖你的菜刀 你扯上我干啥呀
清风:你不是有来头嘛 回头真要掰扯起来 你也应付得过去呀
大嘴:啊 对 那倒也是啊 我在江湖上呢还是有一定的威名的(乐)
众人:(干咳)
大嘴:去去去去去 别扯乱七八糟的 你说你整这个菜刀门 你害了多少人 你知道吧
清风:我知道 大不了我把钱退了呗
大嘴:光退钱就行啦
清风:那还怎么着啊
大嘴:啊你还留着这个菜刀门 你让他继续祸害人呐
清风:这我可没辙了 我又不是帮主
(大嘴依次望向众人,最后蕙兰点头)
大嘴:我宣布 菜刀门从此解散 (朝蕙兰)蕙兰 我这全都是听你的啊
(众人后退)
秀才:(上前)配合一下啊 (对大嘴凌空奋力两巴掌)噼儿噼儿
大嘴:(配合的甩头)干啥打我
众人:因为你贱
大嘴:(朝蕙兰,贱地)蕙兰 全是为了你呀
众人:(冷状)
大嘴:(起身朝蕙兰走去)蕙兰 真的
(众人受不了状:小六剖腹、老白上吊、清风狂吐……)
翌日,大堂
(蕙兰拎着包袱下楼)
大嘴:蕙兰 走啊
蕙兰:诸位放心 那些银子啊我会陆续退掉的 一个子儿也不留啊
掌柜:那就好那就好 等你退完银子之后呢 欢迎你回来小住两天 食宿全免
大嘴:还有宵夜
小贝:和零食 杨姐姐最喜欢吃糖葫芦 咱们大家给她多弄几串 还有山楂 蜜枣
老白:(指小贝)拿下
蕙兰:那我就先走了啊
(背景音乐起:相思河畔蔡琴版)
(朝大嘴)还有你 多保重啊 (朝门口走去)
大嘴:走吧
(蕙兰出店门,大嘴目送)
掌柜:哎呀 没有想到 咱李大帮主还挺痴情的嘛
老白:哼 要不然人家咋是帮主呢
大嘴:别开玩笑 我心情不好
小郭:噢哟 心情不好哟 帮主当了刚没有两天 就学会摆谱啦(上前摸大嘴脑袋)
大嘴:(甩开小郭的手)别给自己找不自在啊 我心里烦 找抽呢
小郭:(指大嘴)你说什么
秀才:(指小郭)
小郭:(深呼吸,闭眼)世界如此美妙 我却如此暴躁 这样不好 不好
大嘴:都怂成这样了 好得了吗
小郭:李大嘴 你再说一遍
大嘴:我说你别给自己找不自在 怎么的
小郭:姑奶奶今天不把你打得桃花满天红 你就不知道姑奶奶心花为谁开
大嘴:你秀才在这儿 我不信你敢打我
秀才:她敢真打
小郭:排山倒海(将大嘴排出门外)
(众人看着小郭)
小郭:(不好意思地干笑,坐下)
(深呼吸,闭眼)世界如此美妙 我却如此暴躁 这样不好 不好

本回完
下回书 燕小六大摆迷魂阵 千面人关底显真身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