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四十三回 恶婆婆率众闹洞房 善媳妇受虐一身伤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四十三回 恶婆婆率众闹洞房 善媳妇受虐一身伤【文字剧本】

第四十三回 恶婆婆率众闹洞房 善媳妇受虐一身伤

本集编剧:宁财神
本回出场:白三娘——黄晓娟饰 老白——沙溢饰 小郭——姚晨饰
掌柜——阎妮饰 秀才——喻恩泰饰 大嘴——姜超饰
小贝——王莎莎饰


客房
(白三娘替老白缝衣服,老白倒在一旁的桌上睡觉)
白三娘:儿啊 我的儿
(见老白没反应,大声道)六扇门来啦
老白:(吓醒)妈呀 再也不敢啦
白三娘:(窃笑)
老白:(发现上当)娘—— 人家刚睡着你干啥呀
白三娘:呆会儿再睡 来 试试衣裳 看合身不
老白:(接过衣服,起身要出门)行 我回屋试去啊
白三娘:就在这儿试
老白:(不情不愿地回来,坐到白三娘旁)
白三娘:慈母手中线 游子身上衣
老白:游子身上衣—— 夜行衣?
白三娘:咱走得是夜道呀 你穿不穿 小心我点你啊
老白:(不情不愿地穿上)娘啊 这衣服 咋那么瘦呢 这衣服
白三娘:不是衣裳瘦 是你身板宽 这小时候不就穿这尺寸吗
老白:小时候?那都多少年前的事儿啦
白三娘:你觉得多少年前 娘觉得就是眼前的事儿
记得吧那年 在京城 赵王府 你也穿的这身衣服 娘说你大胆的去吧 别害怕
你就一个鹞子翻身 进了库房
老白:紧接着被七八十个护院给围上了
白三娘:啧 那娘后来不是把你又救出来了吗
老白:你拉倒吧 你那是救啊 直接放把火 差点儿没给我烧死在里头
白三娘:这就是为娘的高明之处
老白:咋高明啦
白三娘:啧 哎呀 要不是把你逼上绝路 你能练出这么好的轻功来呀
老白:拉倒吧
白三娘:跟娘走吧 心里踏实
老白:我哪儿也不去 这儿挺好
白三娘:这儿大啦 翅膀硬了 也不听为娘的了
大不了我就再偷一回官印 然后把脚印引到这儿来
老白:(拍桌)娘——
你干啥事儿你总得讲点道理啊 你
白三娘:好好好 那我就再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 你好好寻思寻思
明儿早上给我信儿 反正走不走由你
老白:(撒娇)娘——
白三娘:把衣服脱下来 我再改改
掌柜房内
小郭:(慌慌张张地跑入)掌柜的不好了 三娘要把老白带走
掌柜:你咋知道地
小郭:我趴在他们门外偷听到的
掌柜:嘁 老白会听她的吗
小郭:哎呀 一定会的呀
你想啊 老白要是不跟三娘走 三娘就再偷一回官印 然后把脚印引过来
掌柜:太卑鄙了吧 你去告诉她 要走她自己走 展堂哪儿也不去
小郭:老白是人家的亲儿子哎
掌柜:他还是我的亲——
伙计呢 我预支过工钱的
小郭:那人家把工钱还你好了 人家什么都缺 就是不缺钱
掌柜:(泼妇状)那也不行 只要我不松口 谁也不要想把展堂带走
小郭:干啥干啥 你不要命了(关门)
掌柜:(边朝房门走边骂)有本事点死我好了 我就不相信了
(门外有人敲门,佟湘玉吓得忙退回桌边)
掌柜:(柔声道)谁谁谁呀
门外:展堂他娘 我刚才听见有人在叫板 不是你吧
掌柜:是我 但是我在说梦话
门外:以后别做梦 容易招事儿
掌柜:那我就不睡了 您老早点儿休息啊
(门外人影走远,掌柜又神气活现地晃悠到门口)
掌柜:吓唬谁呀 点我呀 点我呀
小郭:大点儿声 有本事喊出来呀
掌柜:(喊)点我呀
小郭:(口技)噼噼——
掌柜:(吓得退到柱子旁抱住柱子)我再也不敢了
小郭:是我的啦 隔着门你都能吓成这样 真要见了面 (摇头,扁嘴)




屋顶
老白:我问你 你知道我娘的外号叫什么吗
掌柜:不知道
老白:拼命三娘
掌柜:拼就拼 谁怕谁 大不了拼它个鱼死网破
老白:可她那是捕鲨网 你是一个胖头鱼
掌柜:你才胖 我只问你一句 留还是不留
老白:留不留的 你得问她问我有啥用
掌柜:生活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当初俺爹也逼我走 不是也没有得逞嘛
老白:那是因为大家帮忙 最主要的是我肯献身
掌柜:那我也肯呀
老白:(指着掌柜)
掌柜:不要瞎想嘛 人家只是想还你一个人情
老白:还是欠着吧 我娘可不像你爹那么好打发
掌柜:(嚎)你不试咋知道会不会成功吗
老白:(也嚎)那万一要是失败了呢
掌柜&老白:嘘——
掌柜:那我就豁出去了
老白:(看掌柜)
掌柜:(沮丧地)洗洗睡吧
翌日,大堂
(白三娘坐着喝茶,小郭替她捶背,秀才替她扇扇,大嘴替食客上菜)
老白:娘 那个 我跟湘玉拜过天地了
白三娘:啥时候拜的啊
小郭:半年前
秀才:当着她爹的面儿
大嘴:我们连洞房都闹过了
白三娘:咋没早说呢
老白:就想给你一个惊喜
白三娘:惊是惊了 这喜——
(佟湘玉凑上前去)
白三娘:(问湘玉)你多大啦
掌柜:虚岁二十四
白三娘:(挥手示意湘玉走过去)
(湘玉推开小郭,走到三娘右边,小郭只好到其左边捶左肩)
白三娘:张开嘴巴我看看
掌柜:(张大嘴)
白三娘:嗬 牙口还不错
掌柜:(抿嘴)
大嘴:哎呀妈呀 这相驴还是相媳妇呢
老白:啧
大嘴:哎不是 买菜不还得认真挑呢吗 更何况是媳妇 您老慢慢挑 千万别客气啊
白三娘:扎个马步我看看
掌柜:(摆了个酷似作揖的姿势,见三娘脸色不对)我没有练过武功
但是女红 烹饪 还有诗词茶道 都略懂一些
白三娘:哎呀 学那些乱七八糟的有啥用啊
小郭:瞧瞧 这婆婆多开明啊 上哪儿找啊
白三娘:开明我认了 这婆婆 谁爱当谁当
掌柜:(捏三娘右肩)不要怕 你一定会是个好婆婆
白三娘:可你不是个好媳妇 结婚都半年了 连身孕都没有 这算什么
老白:是这样 娘啊 我们俩还没洞房呐
白三娘:不是闹过洞房了吗
老白:上回不是她 (指小郭)上回是她
(朝秀才)我啥也没干啊 啥也没干
小郭:什么没干 你还摸我手了呢
老白:(朝小郭)你别胡说八道啊
秀才:白展堂——(被小郭和大嘴拉住)
掌柜:(大声)拖下去 算账
(见三娘看着自己,作揖,送笑脸)
白三娘:你这马步就别扎了
老白:娘啊 误会 都是误会
白三娘:够了 进个洞房生出这么多事儿来 以后还不定惹出啥麻烦来呢
这门婚事儿 我坚决不同意
(掌柜的退回到展堂边上,坐下,两人对视)
(镜头切换两人想象:方案一
掌柜:(琼瑶式)无情的苍天呀 你为什么如此对待有情的我们
白三娘:可怜的孩子 过来吧 我不会难为你们了)
(切回,湘玉得意地朝老白挤眉弄眼)
老白:不可能 我娘最讨厌人卿卿我我 眼泪对她没有用
(镜头再切:方案二
掌柜:(手拿剪刀抵着喉咙)你敢带走展堂 我就敢带走我自己
白三娘:(拿下湘玉手中的剪刀)傻孩子 这是何苦呢 快把剪子放下 我不会难为你们了)
(再切回,湘玉更得意)
老白:不可能 我娘最恨被人威胁 逼急了她会亲自动手
(镜头再再切:方案三
掌柜:(手拿蒲扇,疯笑)哈哈哈
(扔下扇子,朝三娘)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 想来就来 想走就走
实话告诉你 这里已经被六扇门给包围了
(拍桌子)只要我一声令下
白三娘:(冷笑)哼哼哼——)
(再再切回,湘玉还是得意)
老白:你会被我娘当场擒住 然后毅然决然地撕票
老白:(朝湘玉挤眉弄眼)
白三娘:行了行了 别浪费时间了 我决定的事儿 什么时候改过
老白:娘 我们是真心的
白三娘:看出来了 但我知道 甭管多真心 过一阵儿就腻了 娘是过来的人
(起身,拍拍老白)走吧
掌柜:站住——
(柔声道)等我一下 我跟你们一起去
众人:啊?
掌柜:我这就去收拾行李 帮我叫一下小贝
众人:(去后院叫小贝)
白三娘:哎等等 没说带你走啊
掌柜:没有关系地 你们不用管我 我自己会照顾好我自己的
白三娘:江湖没那么好玩 辛苦着呢
掌柜:我不怕吃苦 只要能跟展堂在一起吃再多的苦 我都愿意 (朝老白)等着我啊
白三娘:回来 我们不走了
老白:不走了 为啥呀 娘
白三娘:想当年 我怀他的时候 也想带着他爹走 他奶奶说啥不同意 他爹又不敢反抗
哎呀 我只好一个人孤苦伶仃闯荡江湖 没想到今天 儿啊 你给娘找了个好媳妇
老白:娘 我早就说过我们是真心的
白三娘:既然如此 儿啊 今天晚上就洞房吧
众人:啊——
白三娘:有问题吗
众人:没问题没问题
小郭:掌柜的 你呢
掌柜:这一天 我已经等得太久了
小郭:如愿以偿了
掌柜:(喜极而泣)
白三娘:(递给手绢)
晚上,饭桌
白三娘:来 我敬湘玉一杯
掌柜:应该是我敬你 把展堂养地这么大 你辛苦了噢
(掌柜与白三娘干杯)
白三娘:哎 我才辛苦十几年 剩下几十年 辛苦的就是你啦
掌柜:应该的 你放心吧 我一定会把展堂照顾好的
白三娘:有你这句话——
老白:娘 你这咋的了 咋哭了呢
白三娘:没事儿 娘这是高兴 来 你过来
老白:哎(跑道三娘身旁)
白三娘:(拉着儿子的手)儿啊 湘玉是个好姑娘 你要好好珍惜呀
老白:那我知道 娘 她要不好 我也不能娶呀
白三娘:(拿白布递给老白)把这铺到床上
老白:干啥呀
白三娘:闹喜
老白:闹喜?
白三娘:哎呀 让你铺你就铺
老白:(接过布)唉
白三娘:新婚之夜 图个吉利
众人:是
老白:那娘我们休息了 你也早点休息啊
白三娘:去吧去吧
老白:你少喝点儿酒啊 (向众人)让我娘少喝点儿啊
白三娘:我再和他们喝两杯 没事儿 你去吧
(老白和湘玉上楼)
白三娘:(自饮一杯)再倒
大嘴:哎 婶还挺能喝啊
白三娘:心里高兴 就想多喝两杯
大嘴:那就多喝 多喝
白三娘:我儿能娶到这样的媳妇真是他的福气
众人:(附和)福气福气
白三娘:你们说这话我不爱听
她能嫁给我儿 是她的福气
小郭:我们是顺着您的话说的
大嘴:是啊
白三娘:我说是客气 你们说是嚼舌头根
从今往后 你们谁再敢戳我儿的脊梁骨 休怪我对他不客气 听明白了吗
众人:明白 明白 明白
白三娘:(再饮一杯,众人跟着饮)倒酒
大嘴:(双手颤抖地为白三娘倒酒)
白三娘:吃菜吃菜
小郭:(颤抖)吃哪个啊
白三娘:吃鸡吃鸡 吃吃吃
众人:(夹鸡)
白三娘:哎呀豆腐是有营养的
众人:(夹豆腐)豆腐有营养
白三娘:哎这黄瓜是新摘的
众人:(夹黄瓜)黄瓜
白三娘:(拍大嘴)你不是爱吃那胡萝卜丝吗
众人:(夹胡萝卜丝)对 胡萝卜丝好吃
白三娘:吃吃吃
掌柜房内
(老白将白三娘给的白布铺上床)
掌柜:哎 你铺这干啥
老白:我娘让铺的 说铺它图个吉利
掌柜:你娘还说啥了
老白:咳 说你好呗 让我好好珍惜什么的
掌柜:你娘挺好唬弄的嘛
老白:嗯 那是因为你运气好 今天她万一答应带你走 你怎么办
掌柜:那就跟她一起走呀 我本来也没有打算留下
老白:厄你有没有被子什么的
掌柜:被子就在大橱里 自己拿去
老白:(起身拿被子)
掌柜:哎 你又不是第一次在这儿住啊
老白:(打地铺)
翌日清早,掌柜房内
(鸡鸣,老白仍睡着,掌柜坐在床沿叹气)
老白:(醒来,回头看见掌柜坐着)你怎没睡呢
掌柜:你娘来了 我在想以后怎么跟她相处呢
老白:咳呀 别想了 我娘啊刀子嘴豆腐心 我娘心眼可好了 她一会儿就过来看你呢 你看着
(门外响起敲门声)
老白:谁呀
门外:你娘
老白:(朝湘玉)你看 来了
(朝白三娘)娘 啥事儿啊
门外:我是来闹喜来了
(掌柜和老白忙收起地铺)
老白:娘啊 等一会儿 我们穿衣服呢
(跳进掌柜床上的被窝)
掌柜:(跑去开门)
白三娘:(进门)哟 这么早就起来啦
掌柜:是啊 不习惯懒床
白三娘:叫我说你啥好呢 勤劳是好事儿 但不能太勤劳
老白:(装作刚起床)哎呀 娘来了嗬
白三娘:(发现床上的白布完好如初,狐疑地看了看掌柜)
(朝老白)展堂 你先出去 我有话和佟小姐说
老白:佟小姐?
白三娘:出去
老白:(出门)
白三娘:(坐下)
掌柜:(倒茶)
白三娘:你咋连脸都没洗呢
掌柜:刚起床
白三娘:刚起床不洗脸 你小时候家里没教你呀
掌柜:噢现在就洗(转身准备去洗脸)
白三娘:被子不叠啊 你等着我叠被子啊
掌柜:噢没有 现在就叠(跑去准备叠被子)
白三娘:不洗脸了?
掌柜:(又跑回去准备洗脸)噢洗脸
(半路停下)到底是先洗脸还是先叠被子啊
白三娘:连这点儿小事你都整不明白 你还好意思给人当儿媳妇啊
掌柜:我错在哪儿了吗
白三娘:错在哪儿了 你心里最明白 就你这小家巧还能蒙过我这老家贼呀
掌柜:您老还有什么吩咐吗
白三娘:把脸洗了去 洗完脸楼上楼下地板都擦干净了
掌柜:那可是小郭的活儿
白三娘:我让你去干 不听是吧
掌柜:不是不听 工钱已经付给她了 总不能不干活吧
白三娘:噢 有道理 绝对有道理
既然你不听我管 那从今以后 你走你的阳关道 我走我的独木桥
(起身准备出屋)
掌柜:要走是吧
白三娘:要走我也得是带着我儿子一块儿走
我们娘俩儿宁可浪迹天涯 也绝不寄人篱下 看人眼色过日子
掌柜:(拉住三娘)这说到哪儿去了嘛
白三娘:说到哪儿做哪儿 哼 在下告辞 佟小姐留步
掌柜:别别别 我现在就擦 您老先坐下喝会儿茶 现在就擦(出门)马上就回来
大堂
(掌柜在一旁擦地,众人坐着嗑瓜子,老白看账本)
小郭:疯了 绝对是疯了
秀才:洞房花烛夜 金榜题名时 (指掌柜)这才占了一样儿 乐得找不到北了
大嘴:这说明咱老白有本事啊 是吧 那家伙一锤定胜负啊
老白 兄弟服了啊
老白:别扯那没用的 别闲着了 该干啥干啥去
大嘴:哎呀妈呀 看见没 娶了掌柜的就是不一样啊 都开始支使起咱们来了
众人:(笑)
(楼上传来三娘口技:嗖嗖)
大嘴:那什么 你们晚上想吃点啥 我这就马上给你做去啊(起身准备去厨房)
白三娘:(从楼上下)用不着 晚饭让湘玉做好了
掌柜:(立马从地上起)我做 我现在就做(跑向厨房)
白三娘:哎哎 别勉强 回来
掌柜:(回到三娘身旁)
白三娘:我这人最好说话了 别人不愿意做的事儿 我从来不逼她
掌柜:不是的不是的 我自己手痒 贱坯子 忽然就想做饭了
小郭:那你做完饭要是手还痒 就顺便把碗洗了吧
掌柜:要不要帮你把衣服也洗了
白三娘:那敢情好
掌柜:我在跟我的伙计开玩笑呢
白三娘:我知道 你的原意是想把她的床单被褥通通都洗了 我说得对吧
小郭:那就不用了
白三娘:用的用的 湘玉的一片好心嘛 (朝掌柜)你说是吧
掌柜:对 对得很(恶狠狠地看了小郭一眼)
白三娘:那你就去干活吧
哦注意身体啊 千万别累着
掌柜:累不着 谢谢婆婆的关心(进厨房)
小郭:啧啧啧啧 好一幅婆慈媳孝的美好画面呀
白三娘:(干咳)
(小郭秀才忙起身到三娘身后,小郭捶肩,秀才扇扇)
老白:(朝小郭秀才)轻点儿
(给三娘倒茶)喝点儿水 娘
不知过了多久
掌柜:(从厨房端着菜进大堂)来 吃饭吧
白三娘:噢哟 看把我媳妇累的 湘玉 你辛苦啦
掌柜:不辛苦 只要婆婆吃得开心 再累也不辛苦
白三娘:听听 我媳妇多孝顺
众人:(附和)真是孝顺 太孝顺了
白三娘:手艺不错 手艺真的不错 看我媳妇多能干
众人:(继续附和)对 能干能干 太能干了
白三娘:光有菜没有汤 多恶毒的媳妇啊
众人:(还附和)真是恶毒 恶毒
(反应过来)怎么会恶毒呢
白三娘:人说饭前一口汤 胃肠不受伤 我这老身子老骨的 胃肠本来就不好
再不喝口汤 还能有几天的活头啊 是吧
掌柜:有汤 排骨丝瓜汤 在炉子上炖着呢
白三娘:那你咋不看着去呢
掌柜:不用看 慢慢炖吧 我先吃口饭 实在是太饿了(伸手拿馒头)
白三娘:(夺过馒头)我来 我来
(把馒头对半分)
掌柜:(以为三娘递那半个馒头给自己)谢谢
白三娘:(不理会湘玉,继续对半分馒头)
掌柜:(尖叫)不要掰了
(柔声)这个造型挺好的
老白:娘
白三娘:我这也是为她好 女孩吃得太多容易像娘一样的发胖 你说是吧
掌柜:是是是 那我先回厨房了
白三娘:等等 娘在京城带回来的口红 你来试一下啊
掌柜:明天再试吧 我晚上一般不化妆
白三娘;咳没事儿 就一下 来来来
掌柜:噢
(掌柜试口红)
白三娘:你可不能偷吃东西啊 偷吃了那嘴就掉颜色了 呵呵呵
掌柜:(看众人,众人同情不敢言)你——可真有智慧啊
白三娘:这算什么 大智慧还在后头呢
掌柜:(去厨房)
白三娘:(对众人)愣着干啥 快吃 吃吃吃 来 来吃 哎呀 吃
后院
(掌柜洗衣服,老白端着馒头与小郭秀才从厨房出)
老白:湘玉 干了一天了 来吃点儿东西
掌柜:洗完了再说吧
老白:啧你这一天都没吃饭了 你不饿啊
掌柜:饿过头了 肚子倒没有啥感觉 就是头有点儿晕
小郭:(向秀才)得亏你娘死得早啊
秀才:你怎么说话呢
小郭:本来就是 你娘要敢这么欺负我 我就一掌拍过去
秀才:那我就跟你拼了我
小郭:那你就眼睁睁地看着我受气 是不是
忙活了一整天 连块馒头都吃不上 洗完碗还洗衣服
老白:别说了 (拉起掌柜)起来 你起来
(夺过掌柜手上的拍衣棍)谁的衣服让谁洗 (摔棍)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小郭:又不是我让她洗的 有本事跟你娘说去呀(坐到了掌柜洗衣服的位子上)
掌柜:啥都不要说了 (拉小郭)起来 这都是命
(坐下)咳呀 谁让我碰到这么一个婆婆呢
白三娘:(进院)哈哈哈哈哈
掌柜:(吓得躲到老白身后)
白三娘: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啊 哈哈哈 (对老白)闪开
老白:娘
白三娘:闪开
老白:娘 你要干啥呀
白三娘:我数到三 你知道我要干啥
老白:你不要欺人太甚
白三娘:一 二
老白:葵花点穴手(反被三娘点上)
白三娘:哎呀 儿子当着媳妇的面儿 点他亲娘 这才叫欺人太甚呢
掌柜:(从众人后面冲上来)展堂 展堂
白三娘:甭喊他 听不见了 过来 你过来呀
掌柜:(又躲到了众人后)
小郭:(作势)排山 (抬头一看三娘,改成跳舞)倒海 嗨罗嗨 嗨罗嗨
白三娘:(对掌柜)还不过来 还想让我再数一遍 一 二
掌柜:(大声)你想干什么吗 有本事就把我点死算啦
白三娘:哎呀 他不听话 娘才点他 你这么乖 娘心疼你还来不及呢
小郭:你这也叫心疼啊
白三娘:我再原谅你一次
小郭:(向掌柜)厄确实是挺疼 三娘对你好 你要听话 乖啊
白三娘:湘玉 过来
掌柜:(跟在三娘身后坐下)
白三娘:其实啊娘挺心疼你的 这人心呐都是肉长的 娘其实也不舍得让你洗衣服
掌柜:没有关系 我其实也不太累
白三娘:我倒不心疼你累不累 我就心疼那罐子皂角粉
掌柜:(睁大双眼)那怎么洗啊
白三娘:多换两次水 慢慢搓
掌柜:(低语)明白
白三娘:(喝道)大点声儿
掌柜:(吓得站起来,低头大声道)明白
白三娘:(站起来给展堂解穴)
展堂:哎呀 哎呀呀呀 娘啊 我这小蛮腰啊
白三娘:别嚎了 上楼躺一会儿就行了 湘玉快点洗 上楼给他按按腰
(白三娘扶老白离开,掌柜坐下洗衣,秀才小郭帮忙)
白三娘:别人不许帮忙
秀才小郭:(闪开分站掌柜两旁,低头服从状)
掌柜房内
掌柜:(跌跌撞撞地走到桌边坐下准备倒口茶喝)
老白:(干咳)
掌柜:(吓了一跳,发现是老白,缓过来)你咋在这儿 谁让你进来的
老白:嘘 我娘在隔壁听着呢
掌柜:(扯着嗓门喊给三娘听)我衣服也洗了 被单也晾了 连地板都重新拖了一遍
(向老白,小声)还想怎么样吗
隔壁:别忘了给我儿按按腰 他腰酸着呐
掌柜:好好 知道咧
(向老白)我浑身都酸 谁替我按啊
老白:(从床上跳起,走到掌柜身后替她按摩)
(扯嗓子喊给三娘听)什么态度啊 好好按啊 不舒服不给钱
隔壁:舒服了也不能给 赏半个馒头就行了呗
掌柜:(准备冲过去跟三娘拼了状)
老白:(拉住掌柜,耳语)你先坐着 我给你拿拿肩啊 今儿一天辛苦你啦
(喊)使点劲儿 没吃饭咋的
掌柜:不要说吃饭 连口水都没有喝上
老白:以后她老这么折腾你 怎么办啊
隔壁:咋没动静呢
掌柜:按完了
隔壁:那就早点儿歇着吧
掌柜:噢好好知道了 你老也早点休息啊
隔壁:我说的是我儿 你先别睡 给我弄点儿宵夜来
掌柜:厨房已经没有剩饭咧
隔壁:那就现做 给我炖碗鸡汤 少放盐 快去快回
掌柜:(拍桌子起人)
老白:哎哎 你还真去啊
掌柜:不去怎么办 这就是命 命
后院
(小郭和秀才扶着掌柜从厨房出)
掌柜:小声点儿 (哭诉)我这日子没有办法过了(扑进小郭怀里)
秀才:是不是三娘又欺负你啦
掌柜:不是欺负
秀才:哦
掌柜:是虐待
秀才:啊
小郭:虐待
掌柜:这都什么时候了 她非要吃宵夜
小郭:(朝上方大喊)登鼻子上脸了是不是 甭搭理她 大不了明天挨顿打呗 谁怕谁呀
秀才:敢情被欺负的不是你啊
小郭:怎么 她倒是敢 我又没嫁给她儿子
掌柜:我也没有嫁 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哟 秀才(扑进秀才怀里)
还是后院
(掌柜在磨台边鬼哭,小郭和秀才坐着打哈欠)
小郭:行了行了 别嚎了 秀才 去把大嘴叫起来
秀才:我这就叫他去(起身叫大嘴去)
掌柜:小郭 你说是不是我错了
小郭:没有啦 为了老白 这点苦算什么呢
掌柜:那要是你 你会不会这么做
小郭:我活活折腾死她我 哼 敢跟我大呼小叫 她活得不耐烦了吧她
掌柜:那可是你的婆婆
小郭:婆婆怎么了 婆婆就能随便欺负人啦 想吃宵夜是吧 没问题 巴豆老鸭汤 我拉不死你
掌柜:(抹干泪痕,展开笑颜)听得好爽呀 快来接着爽(拉小郭到一边坐下)
小郭:我跟你说 你要自己说会更爽 你试试
掌柜:那样不太好吧
小郭:(扁嘴)
掌柜:我还是试试吧
让我洗衣服吧 没有问题 我洗完马上就叫她穿上 冻不死她
(两人一通狂笑)
掌柜:爽
(白三娘进院)
小郭:(看见三娘,干咳暗示掌柜)
掌柜:(不理会)叫我拖地是吧 拖完地我打层蜡 摔不死她 阿哈哈更爽
白三娘:摔死谁
掌柜:(从凳子上摔下,小郭扶起)鸡 你不是想喝鸡汤嘛 我就把鸡活活摔死 然后拔它的毛 扒它的皮 拆它的骨 喝它的血
大嘴:(边系腰带边出屋进厨房)干啥呀 真实的 大晚上要人做啥鸡汤呀
白三娘:还找人代替
掌柜:不是我 真的不是我 (指小郭)是她
白三娘:是你也没关系 娘知道你累了 忙一天了 谁不累呀
掌柜:(颤抖地)那鸡汤——
白三娘:算了 又杀鸡又生火的 太麻烦
掌柜&小郭:(窃喜)
白三娘:改喝豆浆吧
小郭:豆浆不得现磨呀
白三娘:这有现成的磨就磨呗 快磨 磨
翌日清晨,后院
(掌柜的趴倒在磨台上,三娘进院)
白三娘:咋还没磨呢
掌柜:(惊醒)豆子已经泡上了 又饿又困地我就给睡着了
白三娘:我看你不是又饿又困 我看你是又懒又馋
掌柜:好好好 我去牵头驴去
白三娘:站住 谁让你牵头驴呀 你牵头驴来我得多少东西喂它吃呀
掌柜:照你这么说 我连头驴都不如
白三娘:你说啥呢
掌柜:我错了 我错了呵呵呵 我这就磨 现在就磨
白三娘:磨吧磨吧 一会儿我回来喝(出院)
掌柜:我去拿豆子我(朝厨房走去,在厨房门口昏倒——)
掌柜房内
(湘玉躺在床上,缓缓睁开双眼)
众人:掌柜的 掌柜的
老白:(叹气)哎呀 你可算醒了
掌柜:(虚弱地)我——好——饿
小郭:饿了饿了 快去拿吃的去 大嘴 快去
(大嘴出)
老白:掌柜的 我对不起你啊
掌柜:这是我应该做的
老白:啥呀 我娘现在也不在 你想说就说吧 反正她也听不见
掌柜:(哭腔)我好后悔
老白:后悔啥呀
掌柜:没有给你娘做夜宵
老白:做什么呢 她根本就不饿呢
掌柜:我悔的是(抓住老白的衣袖起身,咬牙切齿地)没有在鸡汤里下毒
(老白抽回被抓住的那只手,湘玉倒下,大嘴端着碗进屋,秀才尾随)
大嘴:掌柜的 实在没吃的了 你凑合着喝碗水吧
小郭:啊
秀才:三娘还催着喝豆浆呢
掌柜:扶我起来
老白:(扶掌柜)你还想要干啥呀啊
掌柜:磨豆浆
老白:(把掌柜推倒在床)不磨了 谁爱喝谁磨
掌柜:展堂
老白:你在这儿歇着 我这就找我娘谈去
掌柜:等等 千万不要说我醒了 我还想多休息一会儿
老白:(出屋)
后院
白三娘:你说啥 我虐待她
老白:她都那样了 不是虐待是啥呀
白三娘:以前我就听人家说呀 娶了媳妇忘了娘 我根本就没当回事儿 现在看来 这是真的
老白:你甭管怎么说啊 以后你不准再欺负湘玉了
白三娘:既然你这么说 那我就走了好了 眼不见心不烦
老白:(上前拉住白三娘)娘 我不是那意思
白三娘:你别管我 你别拉着我
反正我这一个老婆子 皮糙肉厚的 走到哪儿饿不死 我就大不了要饭去
老白:干啥呢你这是
白三娘:以前我一个人 没有人管我 我不也活的好好儿的
老白:娘
白三娘:再叫几声儿 娘存在心坎里 啥时候娘想你的时候 就调出来听听
也算娘没白养活你一回
老白:娘 你——哎呀(拍自己大腿)
白三娘:你知道吧 娘做得每一件事儿可都是为你好啊
老白:你都把她欺负成那样了 还是为我好呢
白三娘:俗话说 棍棒底下出孝子 脏活累活出孝媳
老白:那后一句是俗话吗
白三娘:那俗话不也是人编的 我不对她狠点儿 她不得欺负到你头上去
老白:湘玉就不是那种人 你没来之前人家对我挺好的
白三娘:我来了之后 她对你更好
老白:我用不着 现在这样就挺好
娘 你心疼我 我知道 可人家也有爹娘啊
人家爹娘见到人家现在成这样了 那人家得心疼成啥样啊
白三娘:那—— 你希望我咋做呢
老白:你对她好一点儿 就算不好 你也别再折腾她了 行吗
掌柜房内
(掌柜无精打采地坐着,小郭替她梳妆,听见开门声,掌柜立刻倒下装晕)
小郭:(哭丧)掌柜的 你是给活活累晕的呀 你醒醒 你醒醒 你醒醒啊
你要不醒 我们一大家人可怎么活呀
白三娘:别装了 我知道你醒着
掌柜:(手掩着脸睁开眼,看小郭示意)
小郭:(向三娘)你想干什么
白三娘:我想找我的媳妇谈谈不行啊
小郭:谈什么啊 (被三娘的眼光比了下去)慢慢谈啊 我先下去了(甩开掌柜的手,出屋)
掌柜:小郭
小郭:(甩开掌柜的手,出屋)
掌柜:你 你不要过来啊
白三娘:你别害怕 娘不会再为难你了 真的 娘以后再也不让你干活了
掌柜:你可以发个誓吗
白三娘:我可以发誓 娘以后要是再逼你干活 嗯就让我失去你这儿媳和儿子
掌柜:谢天谢地 你是我生平见过的最善良的婆婆
白三娘: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那样对待你吗
掌柜:(脱口而出)心理变态 (反应过来)是不可能的 你不管做什么都是为了我好
白三娘:你知道就好 当我们白家的媳妇 男尊女卑 三从四德——
掌柜:我一定会遵守的
白三娘:那倒没有必要 我是想说 我们是武林中人 没那么迂腐
男尊女卑 纯属胡扯 三从四德 更是可乐 让它们通通见鬼去
掌柜:啊嗬嗬嗬嗬 你是我生平见过的最开明的婆婆(看茶)
白三娘:等我说完了你再夸 当我们白家的儿媳妇 另有一套规矩——
大堂
(掌柜下楼,一身夜行衣,黑斗篷遮住脸)
小郭:掌柜的
掌柜:吵吵啥 干活去
小郭: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
掌柜:这就是我婆婆给我做的 你觉得怎么样呀
小郭:还凑合吧 但是这是飞贼的打扮 你穿成这样好像不太合适吧
掌柜:没有办法 这就是不干活的代价
小郭:什么代价啊
掌柜:第一 除了自己的丈夫 不能给任何男人看
小郭:那你怎么吃饭呢
掌柜:躲在一个没有人的角落里 撩开吃(撩开面纱比划) 吃完了就放下(放下面纱)
小郭:咦哟哟 这老太太够变态的
掌柜:更变态的还在后头呢
(撩开面纱)第二 除了自己的丈夫不能看任何男人
第三 除了自己的丈夫不能跟任何男人说话(放下面纱)
小郭:这些条件你不会都答应了吧
掌柜:不答应怎么办嘛 我可不想再挨着饿干活了
小郭:问题是 这三条往那儿一戳 你以后还怎么开店呐
掌柜:不是还有你的嘛 如果以后我要有什么吩咐的话 你直接帮我传达好了
小郭:没问题
掌柜:小郭
小郭:但你得另外给我加工钱喽
掌柜:你可不要趁火打劫喽
小郭:不肯就算喽 反正我那点工钱也够我花了
掌柜:你要不肯 我还有展堂呢
小郭:他是不会帮你地
掌柜:为啥
小郭:不信啊 你试试就知道喽
后院
老白:(拍磨台)开什么玩笑 这绝对不行 我找我娘说个明白
掌柜:不行 我都坚持到现在了 你这么一去 不是前功尽弃了吗
老白:我要不去 你这辈子都毁了 (出院)娘 你太过分了
(大堂传来老白被点上的声音,掌柜的掀起面纱)
掌柜:天哪 我的神呀 这可咋办呀(准备进大堂,走到院口,白三娘从大堂进院)
白三娘:谁让你把帘撩起来了 有想干活了是不是 把帘撩下
掌柜:(乖乖撩下)你——
白三娘:我的规矩 你是不是都忘了
掌柜:没有忘 展堂没有跟你说吗
白三娘:说什么
掌柜:展堂 你娘找你
白三娘:甭喊了 让我给点住了
掌柜:你为啥要点他
白三娘:上来就说太过分了 你说他眼里还有我这娘吗
掌柜:确实太过分了
白三娘:嗯?
掌柜:我说是他
白三娘:放肆 他是你的夫君 就算他再过分 也没有你说话的权利
掌柜:你不是说男尊女卑 纯属胡扯吗
白三娘:那是对外 对内加倍 我告诉你 再让我抓住 家法伺候
掌柜:我先回屋去了
白三娘:等等 你不是有事儿要跟我说吗
掌柜:我想说 展堂为了让我少点儿苦 编了个幌子骗你
白三娘:什么幌子
掌柜:他想说 (撩开面纱)我俩是假结婚
白三娘:嗯?
大堂
(三娘替老白解开穴道)
老白:娘啊 你别再点我了 我有个事儿跟你说 我跟湘玉啊 我们俩——
白三娘:是假结婚
老白:湘玉都跟你说啦
白三娘:你以为你娘是第一天行走江湖啊 你说假结婚我就信呐
老白:真是假结婚 不信你问他们 大家都知道
掌柜:我跟展堂确实是假结婚 我俩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老白:你听见了吗
掌柜:婆婆
老白:你叫啥
掌柜:(向三娘)千万不要生气啊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夫君说的话我都得照办
老白:(一把拉过掌柜)你这啥意思啊
掌柜:相公 你吩咐我说的话我已经照着说完了 我可以回去了吗
老白:你——
白三娘:回去吧
掌柜:(撩下面纱上楼)
白三娘:怎么样 你还有啥说的
老白:(扭头跑进后院)
晚上,饭桌
(老白掌柜对视)
老白:(眼神说话)小样儿 在我娘面前跟我耍花招 看我怎么收拾你
(向众人)诸位 我娘子酒量不行啊 这杯酒呢 我替她敬诸位一杯 来干了 来来来
众人:(碰杯,干酒)
老白:为了答谢大家的厚爱 我决定 从今天往后我和我娘子携手并肩 共创美好明天
(伸出手,向湘玉)来
掌柜:来啥啊
老白:携手并肩 手啊
掌柜:(捏住老白的手)
老白:来 给大家伙亲一个
众人:(面面相觑)
掌柜:大庭广众的不太合适吧
老白:要的就是大庭广众 要不然怎么叫亲热呢 哼你不会不敢吧
掌柜:为啥不敢 又不是第一次 昨天晚上还亲了一宿呢
众人:(起哄)
老白:好啊 那就亲吧
(两人的脸越凑越近)
老白:(心中默念)翻脸 翻脸 翻脸 快跟我翻脸
掌柜:(寻思道)事已至此豁出去了 跟他拼了
白三娘:慢着——
老白:(迅速转过头)你咋不躲呢你
掌柜:躲啥呢 亲自己的相公 还犯法吗
白三娘:不犯法 但他不是你相公
(镜头切换 白三娘站在两人身后
白三娘:各位观众 昨天晚上 为了防止她偷吃东西 我特意给她抹上了口红
如果我儿真的亲了她 那在他的嘴上一定会留下痕迹 但事实 并没有
这足以证明 (看着掌柜)你在撒谎 说 为什么)
(镜头切回)
掌柜:我不希望你带他走 他好不容易安定下来 不用再过那种风吹日晒 提心吊胆的日子
这里的生活 虽然平淡 但并不乏味 虽然琐碎 但并不单调 这里的每个人 包括我
都真心诚意地希望展堂能够改过自新 远离那条不归路
白三娘:她说的是真的?
老白:是真的 娘
白三娘:那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老白:我早就跟您说过了 您死活不信呐
白三娘:(向众人)这是真的吗
众人:是这么回事儿 真的真的
白三娘:真是这么回事儿?
众人:真的
白三娘:哎 老实说 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 从来就不相信友情 更不相信能有这么多人
不计报酬 不计后果的帮你 今天 我三娘算是开了眼了 来 这杯酒 我敬大家
众人:来 干干干
白三娘:湘玉妹妹 你的恩情 三娘就是粉身碎骨也无以为报 如果你不嫌弃我儿的话
掌柜:不嫌弃 不嫌弃
白三娘:就让他给你当外甥 咱俩拜姐妹
众人:(呆若木鸡)
白三娘:怎么 你讨厌我这老太婆
掌柜:不是
白三娘:那就好 那就好 湘玉以后就是我的亲妹妹了
你们记着 以后你们谁敢欺负她 那就是欺负我 明白了
众人:明白了 明白了
白三娘:(向老白)还愣着干啥 快叫二姨啊
老白:(蚊子叫)二姨
白三娘:大点儿声
老白:二姨
掌柜:哎
众人:(低头默哀)
白三娘:湘玉妹妹 以后你外甥的婚事 可就全仰仗着你啦
掌柜:知道了
(画外音)我的神呀 我这造的哪门子的孽哟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