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四十七回 小姐妹重逢暗叫劲 老夫妻患难见真情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四十七回 小姐妹重逢暗叫劲 老夫妻患难见真情【文字剧本】

第四十七回 小姐妹重逢暗叫劲 老夫妻患难见真情

本集编剧----宁财神

郭芙蓉----姚晨
佟湘玉----闫妮
莫小贝----王莎莎
白展堂----沙溢
韩娟----周冬齐
老何----石小满
吕轻侯----喻恩泰

【大堂】
小郭把湘玉从后院拉出来,小贝坐在掌柜的座位上修指甲,老白也走了过来.
湘玉:我自己会走嘛!
小郭老白:坐下!
(小郭老白走到小贝身后)
小贝:谁在大声喧哗呢?
湘玉:莫小贝,想干撒?
小贝:知道我是谁吗?
湘玉:谁啊你是!
小贝:各就各位,预备,开始!
小郭老白:天地无极宇宙第一超桃花美少女兼五岳剑派总盟主括号江湖名号支持率第一括号,就是她!(咳嗽喘气)
湘玉:原来是莫盟主,久仰久仰,小女子斗胆问一句,这一辈子都不想吃糖葫芦了吧?
小贝(拍桌子):还敢威胁我,来人啊,拖下去掌嘴十下!
小郭老白(面向客人):缺点啥,一会儿说啊!
小贝:喂喂喂,非要让本盟主亲自动手吗?
小郭:你不说动嘴就行吗!
老白:就是!
小贝:那好,掌嘴可免,罚款难逃!从本月起,我的零花钱增长到二...(湘玉看)...三百文!
湘玉:呵呵呵呵...终于切入正题了啊!
小贝:我真的很需要钱...
湘玉(倒茶):你要钱干撒呀!
小贝:身份不一样,排场肯定不一样嘛!同学们知道我当上来五岳盟主,都吵吵让我请客,我都好几天不敢接茬了,再这么下去,书还怎么念嘛!连同学都搞不定,五岳盟主还

怎么当嘛!
湘玉:想要钱是吧?
小贝:恩...
湘玉:自己赚去!
小贝(走向湘玉):嫂子,我的好嫂子...
湘玉:小贝,饿滴好小贝...(小贝坏视)...好吧,只要你一个月不闯祸就给你涨钱!
小贝:三天!
湘玉:半个月!
小贝:五天!
湘玉:十天!
小贝:六天零一个下午!
湘玉:七天!
小贝:成交!
(小贝跑回后院,韩娟和老何来到门口)
韩娟:湘玉!
湘玉(大叫):娟儿!!
韩娟(走进来):湘玉!!
湘玉(伸开双手):娟儿!!
(两人狂叫拥抱在一起,湘玉向老何招手,老何也挥了挥手)
......
【客房】
两人坐在炕上,手紧紧攥在一起,颤抖着...
湘玉:娟儿!
韩娟:湘玉!
湘玉:比以前瘦多了!
韩娟:你也比以前成熟多了!
湘玉:明明是老了,还成熟...你也好不到哪儿去.
老何:这这这...
韩娟:这是佟湘玉,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看向湘玉)这是老何.(对老何说)你先出去吧!
老何:那那那...
韩娟:什么这这那那的,哎呀出去!
(老何离开客房)
湘玉:这个老何是谁啊?
韩娟:我相公...
湘玉:啊??
韩娟:派来服侍我的.呵呵.
湘玉:吓了饿一大跳,呵呵.
韩娟:怎么样,你挺好的?
湘玉:好滴很,你呢?
韩娟:我不行,自从嫁到那个昆仑派之后吧,没劲透了!就是看着还行,实际上吧,也就是出门威风点儿,手头宽裕点儿生活舒服点儿,没有别的好处.
湘玉:这还嫌不够?
韩娟:嗨,每天大鱼大肉胡吃海塞,是个人就腻啊!别的不说,光那个珠宝首饰啊,多得就没法收拾,满屋子都是,那叫一个乱呐!
湘玉:你就不会找两个丫鬟吗?
韩娟:找了,三十多个,根本就收拾不过来.
湘玉:三十多个还收拾不过来?
韩娟:没辙啊!(站起来):我那个屋啊,太大了.(在桌子边坐下)我先喝点儿水啊.干净吗?
(湘玉羡慕看之...)
......
湘玉:娟儿,你嫁了之后我哭了好几天呢!
韩娟:哭什么呀?
湘玉:舍不得你呗!从小到大就你这么一个朋友,还忽然就给嫁了!
韩娟:女人嘛,你嫁了没有?
湘玉:嫁...不嫁的,饿自己也说了不算.
韩娟:他是干什么的?
湘玉:呃...跟六扇门有点儿关系.
韩娟:捕快?
湘玉:他给六扇门提供素材!
韩娟:缉盗顾问吧?
湘玉:对对对,就是顾问,他还写过书呢!
韩娟:呵...
......
【湘玉的房间】
老白湘玉围坐在桌子前.
老白:这书我倒是写过,可是这缉盗顾问...
湘玉:以及衡山派的名誉掌门!
老白:名誉掌门?
湘玉:还当过关中大侠!
老白:关中大侠?
湘玉:朝廷认证过的.(亮出牌子)牌子饿都借来了!
老白(把牌子按向桌子):你没事吧你?
湘玉:饿总不能说你是个飞贼吧!
老白(起身):你不说我是飞贼,你总可以说我是个跑堂的吧!
湘玉:啊!人家嫁个掌门的,我嫁个跑堂的!
老白:你不愿意嫁可以不嫁!(坐到床上)
湘玉(跟过去坐到床上):饿也不是那个意思嘛.我们俩从小就爱比,比衣裳比零食比脂粉,都比了小半辈子了嘛!
老白:结果输在我身上了是吧!
湘玉:那倒不是,展堂,你就体谅体谅你那可怜的湘玉吧!
老白:我怎么体谅你?我腆着脸跟人家说,兄弟是六扇门的!
湘玉:那倒用不着,谈到职业就交给我来说!你就负责把面子给我充足了!
老白:你们女人怎么就那么虚荣呢?(起身)
湘玉(起身):你们男人不也一样吗?明明酒量不行,还假装能喝!
老白:那是李大嘴,我从来就没装过!
湘玉:也不知道谁一喝高,就到处拍人肩膀,逮谁就管谁叫兄弟!
老白(打翻茶杯,出门):你就作吧!
湘玉:站住!(从床上拿出一套衣服)把这身衣裳换上!
老白:这面料不错啊!你啥时候做的?
湘玉:早就做好了,本来打算带你回家时候才穿的.
老白:那就留着.我这身衣服不挺好的吗!
湘玉:换上,咱这就叫输人不输阵!
老白:咱底板好,用不着这哗啦呼哨的!(把衣服扔给湘玉,出门)
......

【大堂】
老白在韩娟面前耍扇,不小心摔倒,连着湘玉一起摔倒.
韩娟:妈呀,这算什么说法呦!(跑过去扶起两人)这是怎么了?
湘玉:江湖少侠都这样,放浪不羁!
老白(拼命扇扇子):你家老何最近可好啊?
韩娟:你认识我家老何?
老白:久闻其名,未见其人,情不自禁,心向往之.
韩娟:一个糟老头子,你向往他干吗?
湘玉:你家相公很老吧?
韩娟:比他年轻,比他高,还比他帅!
湘玉:那就啥时候叫来比比嘛!
老白:比比啊!
韩娟:你这个店装修的还不错嘛!
湘玉:一般一般,就照着黄鹤楼的感觉,随便给弄了一下.
韩娟:不会吧,我年初的时候去了一趟黄鹤楼,跟这不大像!
湘玉:呃...你说的那个黄鹤楼在武汉,饿这个叫黄河楼.
老白:对!
韩娟:黄河楼,没听说过.
湘玉:在黄河边啊,全国最豪华的酒楼!
韩娟:豪华?我好象没看出来.
湘玉:那是他们没有弄好,所以饿打算拆了重弄!
老白:啊??(湘玉使眼色)得弄,必须弄,什么玩意儿跟猪圈似的!没法住!
湘玉:饿还打算把整条街都买下来,全部开成客栈!
韩娟(拍桌子):有魄力!(起身)我看你除了开店,就没有什么别的私人生活啦?
湘玉:当然有啊,平时看看戏,逛逛街,实在闲了的话,就烧东西玩!
韩娟:烧什么东西?
湘玉:不穿的衣裳是,不吃的零食啊,不用的脂粉啊,全烧了它!
韩娟:呵...这倒挺好玩,要不咱俩一块儿烧?
湘玉:呃...那个,前两天我刚刚烧过,今天没有东西可烧.
韩娟:没关系啊,我这就出去买去,买回来咱们一块儿烧,你等着啊!(奔出店去)
老白:怎么样怎么样!还跟人比吗?还比吗?
湘玉:比!比到倾家荡产饿也要比!
(小贝走进店里)
小贝:当当当党,风平浪静第一天喔!
湘玉:还差六天,高兴个撒吗!(上楼)
小贝:她咋了,白大哥?
老白:童年阴影.终于爆发了!(继续扇扇子)
小贝:你甭扇了,我冷!别假模假样的,还装酷,恶心死了.
老白:贝啊,来坐过来!白大哥给你讲一个糖葫芦的故事.
小贝:哎好好好.(小贝坐在椅子一端,另一端翘起,小贝摔倒)白展堂,我跟你拼了,我的屁股!
......

【傍晚---大堂】
众人吃饭,小贝争着夹肉.
湘玉:不想涨钱了不?
小贝:想啊,可是我真的饿得不行啦!
湘玉(递馒头):那就吃点儿馒头垫巴垫巴啊!
小贝:我不吃馒头,我吃肉!(忙夹肉)
湘玉:那是留给客人吃的.
老白:那么大一盘子呢!孩子吃两块能怎么的,吃!(小贝夹肉)
湘玉:你敢!(小贝收回筷子)哎呀,我又没有说不让她吃,等韩娟吃完了,剩下的,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小郭:不爱吃剩菜!
湘玉:那就不要吃!先说好了啊,呆回儿都给我矜持一点儿啊!
小贝:矜持,啥意思?
老白(装样子):吃口菜吧!不吃不吃.喝口酒吧!不喝不喝.
湘玉:呵呵,就是这个意思,但是还不够悲愤.
众人:悲愤??
湘玉(装样子):天天红烧肉,顿顿女儿红,这还是人过的日子吗?
小贝:简直就是神仙过的日子嘛!
湘玉:这句就免了啊!你敢说我就饿死你,听见没有?
......
(韩娟这时从弄堂口回来)
湘玉:待会儿都给我悠着点儿啊,不要暴露你们的本性.
小郭:啥本性?
湘玉:饿老鬼!
(韩娟走到店门口)
韩娟(装样子):哎呦,帮帮忙帮帮忙!
(湘玉飞奔出店,众人抢饭之)
小郭:排山倒海!
老白:葵花抓鸡手!
(湘玉韩娟回到店里,众人连忙放下手中吃的,做笔挺坐状)
湘玉:哎呦喂.
韩娟:可把我给累死了!
湘玉:你跑到哪儿去了,捡了这几个烂苹果.(看着篮子说)
韩娟:不是说烧衣裳嘛!我想买两件好的烧起来过瘾!可谁知道转了一大溜够,连左家庄都去了,一件象样的衣裳也没买着!
小郭:你身上那件就不错啊!
韩娟:那就烧它吧!等着啊!
(老白****)
韩娟:大庭广众的,好象不大合适吧!
湘玉:那就以后再说吧,吃饭!
韩娟:我吃过了,在左家庄吃的.(擦口水)那是烧鸡呵?
众人:是是是!
韩娟:我吃的是那个天九大鲍翅,太难吃了!哎呀,吃海鲜啊,还得去广东,你们先吃吧!
众人(开吃):好好好,吃吃吃!
湘玉:恩...
众人(收手):不吃!不吃!
韩娟:那就喝点儿小酒!
众人:不喝不喝!
韩娟:还挺矜持的!
众人(点头):呵呵...
小贝:天天红烧肉,顿顿女儿红,这哪是人过的日子吗?
韩娟:谁说不是呢!肉啊,那是真不能多吃!难吃还不算,吃多了容易中风,嘴歪眼斜还容易流口水!那真是烧鸡啊?
众人:啊是!没错烧鸡!
小郭:这酒喝多了,还容易撒疯呢!(举起酒杯想喝)
韩娟:那你还喝!
湘玉:倒了.
(小郭将酒往身后一撒)
韩娟:既然把酒倒了,把这肉也倒了!(起身倒肉)我来我来!
(众人十分非常以及极其不舍)
湘玉:倒了倒了,全倒了!
韩娟(拿起肉碟):哎呦,这肉还真沉!泔水桶在哪儿啊?
老白(指自己的嘴):在这儿呢!
湘玉:后院!
(韩娟端着肉碟走向后院)
小贝(惨叫拌着哭叫):啊...啊...
韩娟:她说什么?
湘玉:那么肥的肉赶紧倒了去吧!
小贝(急得拍桌子):啊...啊...
湘玉:谁要是敢逼着她吃,她就跟谁急!
(韩娟听完转向后院)
小贝:佟湘玉!
湘玉:不想涨工钱了是吧?
小贝:哼!(起身向厨房走去)我的肉....
小郭(追去):小贝,你早点睡啊,不哭不哭!
湘玉:谁知道她是倒了还是在后院自己偷吃呢!
(老白委屈状...)
......
【夜晚---后院】
小贝,小郭,老白聚集在后院.
小郭:哎呀,你们说那女的是不是有病啊?
老白:有病!富贵病.
小贝:还有我嫂子才有病!
(湘玉从大堂来到后院)
湘玉:说撒呢?谁有病!
老白:你!(捧着空腹)哎呀,你说人家是掌门夫人,锦衣玉食的.娇生惯养那是应该的,你跟着起啥哄,起啥哄啊!
湘玉:掌门夫人算个撒,饿还是掌门的监护人!
小贝:有你这么监护的吗?连饭都不给吃!
湘玉:哎呀,再坚持两三天,她一走,你想吃啥嫂子给你买去啊!
小贝:用不着,把钱给我我自己会买!
湘玉:只要帮饿混过这一关,不要说零花钱,我连嫁妆都给你翻一倍!
小郭:至于吗你!
湘玉:你不懂,你要有个小姐妹来了,你不装啊?
小郭:我没有姐妹,就算有,我们比的也是武功!
湘玉:都一样.人嘛,谁还没有个虚荣心.
老白:你是虚荣了,我们跟着你吃苦受罪的.(拿起馒头想吃)
湘玉:哎哎哎,给饿吃一点儿,饿还没有吃饭,可怜可怜吧!
老白(问小郭):给她吗?
小郭:不给!(湘玉拍石磨)呃...也不太合适.给...(老白小贝拍石磨)她不长记性.小贝你决定!
老白(把馒头盘递给小贝):你决定!
小贝:呃...先唱一段再说.
湘玉:莫小贝!
小贝:不唱是吧,咱吃!
老白:吃吃吃!
湘玉:饿唱饿唱!(唱歌)山丹丹的那个开花呦,红艳艳...
韩娟(走进后院):光脚丫的哥哥(娟湘合唱)你啥时候来耶...
湘玉:呵呵,跑调了.
韩娟:哈哈,没跑多远.
湘玉:你咋来了呀?
韩娟:我一听这首歌儿吧,就好象一下子回到童年了!
小郭:呀,你们童年唱这种歌啊!
韩娟(指着馒头):你们晚上就吃这种饭啊!
湘玉:谁说的,这是给猪喂的.(拿着馒头碟走开,众人着急)嚼碎了再喂容易消化.(将馒头倒进泔水桶)
众人:喂喂....哼!(纷纷离去)
韩娟:怎么了这是?
湘玉:吃饱了撑的,大鱼大肉吃多了,上火.
......
【深夜---小郭的房间】
小郭辗转反侧睡不着,小贝做着美食梦.
小贝:好酥的鸡腿啊,油光光,水滑滑.
小郭:够,够啦,起来起来,小贝,起来!
小贝:我头晕我不要上学!
小郭:上学?大晚上,上什么学!
小贝:我肚子疼,你帮我跟先生请个假啊!
小郭:哇,好香的鸡腿啊!
小贝(坐起来):哪儿呢?哪儿呢?(小郭双手插胸)你烦死人了你!(睡下)
小郭:烦死人了你.是不是想吃鸡腿啊?
小贝:废话,你有办法?
小郭:哼,只要你听我的,别说鸡腿,就是烤全羊你也吃得上!
小贝(坐起):走吧!
小郭:走哪儿去啊?
小贝:你不说有鸡腿吃吗?
小郭:明天,不,应该是两个时辰以后,让姑奶奶挨饿我折腾不死她我!嗝.(打嗝)
小贝:你饿你还打嗝?
小郭:这是饿嗝!嗝.(打嗝)
小贝:嗝.
小郭:嗝.
......

【早晨---湘玉的房间】
喔喔喔喔...(鸡叫)湘玉在梳妆台前打扮,韩娟推门进来,在桌子旁坐下.
湘玉:哦,你咋来了,起得还挺早的嘛!(起身坐在桌子旁)
韩娟:我压根儿就没睡着.
湘玉:为啥没有睡啊?哼哼,是不是看见饿这个店受刺激了?
韩娟:有啥刺激的,我是择床,家里面太舒服了,一出门吧,哪儿住都不习惯!
湘玉:哦哦哦,那就当是忆苦思甜吧啊!
韩娟:你也知道这苦啊?
湘玉:苦,也是暂时的,回头我就把这个房子拆了.原地起一座,六层楼,八角形的.
韩娟:你盖的是大雁塔吧!
(这时小郭和小贝推门进来)
小郭:掌柜的,早饭好了,下去吃吧!
湘玉:这就好,走着走着,请!
小郭:哎,掌柜的,你还有首饰呐!
湘玉:什么意思呀!(摸自己的耳环)
小郭:哇噻还是红宝石的,值不少钱的吧!
韩娟:给我看看!
(湘玉将簪子从头上拔出,交给韩娟)
韩娟:假的,最多也就值七钱银子!
湘玉:也就是戴着玩的,正式场合谁戴它呀!
小郭:喔!那你正式场合都戴什么呀?
湘玉:跟你有关系吗?
小郭:那人家就是想看看,开开眼界了!
小贝:对啊,开开眼界嘛!
(湘玉从梳妆盒拿出一样东西,又快速收了回去)
湘玉:看完了.
韩娟:这可是真的,就是款式老点儿!现在也就值个二三两吧!
小郭:二三两也值不少钱的吧!
湘玉:钱不是问题,我买首饰,图的就是心意!只要饿看着顺眼的,再多的钱咱也舍得花!
小郭:哦,我这儿有一个簪子,你们看一看啊!(拍手)小贝!
(小贝跳着扭脖舞走过来)
韩娟:给我看看!
小贝(将簪子递给韩娟):看看!
韩娟:哇,这是采蝶轩的吧!
小郭:哇,你好识货的吧,怎么样?
韩娟:好东西,给我吧,开个价!
湘玉:三两银子我买了!
韩娟:三两?你还是买个拨浪鼓玩去吧!十两怎么样?
湘玉:十二两!
韩娟:十五两!
湘玉:二十两!
韩娟:三十!
湘玉:三十...
小郭:三十两第一次,三十两第二次!
湘玉:四十两!
韩娟:四十五,另送一个玉镯子!
湘玉:四十五两第一次,四十五两第二次!
湘玉:五十两!...能不能按揭?
韩娟:买首饰按揭?没听说过吧!五十两给我吧!
湘玉:哈哈哈哈,五十两就五十两!(起身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红包)五十两喔!(将红包放到桌子上)你可省着点儿花啊!(龇牙状)
小郭:谢谢掌柜的!
小贝"谢谢嫂子!吃鸡腿去喽!
(小郭小贝跑出房门)
湘玉(拿起小郭的簪子):这个簪子饿戴着怎么样啊,跟饿的发型很配吧!
韩娟:你这么好骗,今后还怎么做生意啊!
湘玉:啥意思?
韩娟:今天早晨,他们两个人来找我,说是有个小玩意儿,让我帮着抬个价,我就图一好玩就答应了,没想到啊,啧啧啧啧.怪不得你这个店这么不景气!我今天是太受刺激

了!(走出房门离去)
湘玉呆住.
......

【夜晚---屋顶】
湘玉独自在哭泣,老白端着盘子上来.
老白:还哭呢,都哭了一下午了.
湘玉:走开走开!(老白看)眼睛肿了不要看了嘛!
老白:我又不是没看过.乖,别哭了啊,吃点东西.(递盘子)
湘玉:不吃,气都气饱了.
老白(坐下来):唉,那五十两银子,人家小郭分文没动!
湘玉:她倒是敢动,除非她不想干了!
老白:人家可想在你这儿干了,每个月二钱,五十两,够她干二十年的.
湘玉(打老白):你到底想说撒嘛?
老白:小郭就是跟你开了个玩笑,她心里一点儿恶意都没有.
湘玉:那饿也没有生她的气嘛!她是刀子嘴豆腐心,但是韩娟,几年不见,就变成豆腐嘴刀子心了.
老白:人家也没把你怎么招啊!是你硬要跟人家比嘛!
湘玉:饿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嘛!都是一块儿长大的,凭撒她就嫁得那么好,饿就每天得吃苦受累.
老白:我明白了,你是觉得现在日子苦了是吧!
湘玉:苦...倒不苦,反倒挺开心的,但是饿多累啊!
老白:累了,那好,你现在就回家当你的大小姐去,你肯定不累,回去吧!
湘玉:那多苦啊,一点儿自由都没有.
老白:那不还是了,湘玉啊,人生就是这样,苦和累,你总得选一样吧!哪有什么好事都让你佟湘玉一个人占了呢.有吗?
湘玉:但是韩娟为啥又不苦又不累呢!
老白:人家的苦,你也未必知道.
湘玉:切,掌门夫人,锦衣玉食娇生惯养,能有啥苦嘛!
("轰隆啪啦""冬不隆冬""跄跄啪啦"摔东西的声音传来)
韩娟:啊!你干什么呀你!
......
(发生在客房里)
韩娟:你你你,你反了你了!你还敢摔东西,你是不是想一掌打死我啊!
老何:对对对...
韩娟:好啊,你打你打,你打死我好啦!
老何:对不起,我我...
韩娟:你就是看我不顺眼,你想始乱终弃了是不是!
老何:是是是...
韩娟:好啊,你写休书,现在就写!
老何:好好好...
韩娟:你真想休了我呀,我不活了.
老何:好好儿的,就别别别闹啦!
韩娟:你闹还是我闹啊,我告诉你好好地在屋里面呆着,你别出去给我添乱,你非不听!
老何:没没没...
韩娟:鞋底儿都脏成这样了,还说没出去?
老何:没办法,我我我好好好...
韩娟:不带这么吹嘘自己的啊!
老何:好饿,胃胃胃...
韩娟:你才叫喂喂呢!我没有名字啊?一点儿礼貌都不懂!
老何:胃疼,实在受不了了.
韩娟:我不是给你买苹果了吗?没吃啊?
老何:没没...
韩娟(指地上):苹果核扔了一地还说没吃?
老何:没啦!
......
韩娟:老何,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可是我也没办法,我跟湘玉呀,从小比到大,我啥都不如她,现在好不容易逮住个机会,我绝对不能输给她!等回家以后啊,你说怎么着,我

就怎么着,绝对不说半个不字,好不好?
老何:呵呵,不不不...
韩娟:你就成全一下你那娇滴滴的妻吧!求求你啦!(狂摇老何)
老何:不管你咋说,我都会...(狂点头)
韩娟:乖...等回家以后啊,我就给你买身好衣裳....
(回到屋顶)
湘玉:原来如此,呵呵...
老白(捏住湘玉嘴):小点儿声啊,让人听见.
湘玉:听见怕啥,她敢说,我就敢听!哈哈哈哈...
老白(捏住湘玉嘴):嘘嘘嘘,至于吗,又不是什么惊天猛料.
湘玉:这个料好不够猛吗?掌门夫人,我呸!
老白:行行行,你在这儿爽吧,我回去睡觉去了.
湘玉:等等,给我支个招再走!
老白:支啥招啊?
湘玉:哼,韩娟害我丢了这么大的人,我不能就这么放过她!
老白:再怎么说她也是你发小儿,你也下得了手?
湘玉:只要不出人命,咋玩都不过分.哼哼,无论如何,我都要让她知道,跟饿耍心眼就是死路一条!哼哼哈哈哈哈...
【早晨---大堂】
湘玉坐着在算帐,韩娟从楼上跑下来.
韩娟(假装差点摔跤):哎呦,什么破楼梯啊,走起来怎么那么费劲啊!
湘玉:走起路来不费劲的那叫滑梯.
韩娟:嗨,我们家哪个楼梯吧,铺的都是波斯毯,踩上去那个舒服呦!哎呀,回头我让人给你捎两条来!
湘玉:那敢情好了,去叫那个老头子捎过来吧!
韩娟:哪个老头儿?
湘玉:就是你相公派来伺候你的呀!花多少钱买的呀?
韩娟:什么多少钱?
湘玉:废话,你买仆人不得花钱啊!
韩娟:没花什么钱,就是结婚的时候,人家送的!
湘玉:呦,还有这等好事情啊!那用起来感觉咋样啊?
韩娟:还行,凑合着用呗!就是手脚笨了点儿!
湘玉:要不这样,你把这个老头子放到我这儿,我帮你调教几天...
韩娟:呵...这不大合适吧!
湘玉:这有啥不合适的,放到我这儿,过两个月你来提人,我保证把他训得规规矩矩,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
韩娟:他现在就挺规矩的,真的!
湘玉:哎呀.你就不要跟我客气了嘛!实在不行,我就把他买了!回头调教好了,再当成结婚礼物送还给你,反正你结婚时我还没有给你送礼呢!
韩娟:不用不用,真的不用!
湘玉:用得着用得着!你跟我见外了是不是?不把我当姐妹了是不是?童年的美好时光都忘光了是吧?
韩娟:不是啊,他,他是我老公...
湘玉:哈..
韩娟:公!两个公!
湘玉:老公公?那就是你相公的爹了?
韩娟:差不多吧,我这次出门吧我家相公对我不放心,他特意派他来看着我的!你可千万别跟别人说哦!说出去不好!
湘玉:哎呦,那既然是长辈,那我就得意思意思了,晚上摆个酒,欢迎欢迎!
韩娟:哎呀,不用,真的不用啦!
湘玉:哎呀你就不要客气了嘛!好得跟亲姐妹样儿,还客气个啥!你就等着啊!(起身)哎呀这事儿交给饿了!(去拿碎银子,韩娟看)这点儿银子留着花吧!想买点儿啥就买点儿

啥.
(湘玉去后院,韩娟起身欲拿银,湘玉一回头,韩娟停住脚步,湘玉二回头,韩娟又停住脚步)
......
【下午---后院】
众人聚集在后院,湘玉挨个拍众人肩膀.
湘玉:站好了,各位员工,自本店开张以来,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危急这么紧张的情况,简而言之一句话,跟她拼了!
小郭:不会吧大姐,人家可是昆仑派的掌门呢!
湘玉:哼哼,放心,我从来不打无把握之仗,这次战役咱们不拼拳脚不比刀枪,咱们拼的是...(众人洗耳恭听)酒量!
老白:呵,喝酒我拿手!(抬脚踩石磨,踩空,继续抬脚踩)谁也不许跟我抢啊!
湘玉:很好!到时候你就负责跟老何拼酒,想方设法让他酒后吐真言!
老白:没问题!
小郭:万一灌不醉呢?人家可不是第一天闯江湖!
老白:哼,你知道你哥除了盗圣还叫什么吗?
小郭:贼头?
老白:啊啥玩意儿?
秀才:酒圣?
老白:那是杜康,我的名号是...咳...能喝八两决不喝半斤!
湘玉:哼哼,小郭发挥她的优势,指桑骂槐指鹿为马!
小郭:这两词儿是一个意思吗?
湘玉:无所谓,你就负责劝酒,谁要不喝你就冷嘲热讽嬉笑怒骂之!
秀才:那我干啥呢?
湘玉:行酒令这总没有问题吧?
秀才:不就是行酒令嘛没问题的,子曾经曰过...
湘玉:留到酒桌上再曰吧!小韩同学,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稽日!
秀才:啊?
老白:用不着那么狠吧,太狠了!
湘玉:滑稽的稽!大庭广众之下丢那么大的人,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跟我一起笑!
众人:呵...呵...
(老白做举杯喝酒状)
小郭(问老白):干啥呢?
老白:我先练练!
众人:呵...呵...
......
【晚上---大堂】
酒会开始...众人围着桌子.
小郭:满上满上!
老白(倒酒):就是就是,都是江湖中人,要喝咱喝大的!(拿大杯)我倒,你看差不多了就说!
老何:倒...倒...
老白:还倒啊.再倒都满出来啦!
老何:倒多了.
小郭:哎呦,别客气了,一看就是个酒腻子!干了干了!
(众人干杯)
韩娟:慢着慢着!你们就这么干喝呀?
湘玉:哦...想行酒令是吧.秀才!
秀才:那咱们就来个粘头续尾吧,都得从诗词里挑啊!我先来!
老白:你先来!
秀才:酒不醉人人自醉!
韩娟:醉!醉里挑灯看剑!
秀才:剑!剑外忽传收蓟北!
老白:好!
韩娟:北!北雁思归向南飞!
秀才:飞...飞...飞...(开始唱歌)菲菲不停问我是我犯错吗,讲反而是错!
众人(鼓掌):好,这家伙对得多好!
秀才:呵,流行歌不带的啊...
韩娟:你这种酒令有啥意思!你来点儿新鲜的!
秀才:新鲜的?
韩娟:不敢的哦?无所谓的.
秀才:谁说不敢了,放马过来呀!
韩娟:那你把刚才那个酒先喝了!
老白:我喝!(喝酒)你们俩行酒令,秀才输了我喝!
湘玉:韩娟输了老何喝,怎么样?
韩娟(拍桌而起):好啊,把酒先满上!哼,这坛酒根本就不够,你再拿两坛!
湘玉:哈哈,还来劲儿了是吧,太好了,上烈酒!(费死力气托来一缸酒)准备好了没有,娟儿?
韩娟:准备好了.
湘玉:秀才!
秀才:准备好了.
湘玉:旺德福,第一回合,Action!
韩娟秀才:石头剪子布,石头剪子布!(韩娟赢)
韩娟:嘻嘻嘻,不好意思我先来,鱼跟熊掌如何兼得?
秀才:那是不可能的!
韩娟:养一只会抓鱼的熊喽.(秀才摸脑门)喝吧!
老白(喝酒):你给我争点儿气!
韩娟秀才:石头剪子布,石头剪子布!(韩娟赢)
韩娟:嘻嘻嘻,不好意思又是我啊.我跟我相公睡觉之前都干什么事儿呀?
众人(恶心):一...
韩娟:闭上眼睛喽!
湘玉:这也算答案?
韩娟:那你给我找个标准答案!喝吧!
老白(喝酒):一定争气!
秀才:一定争气!
韩娟:天气那么冷,为什么小明不多加衣服反而还脱衣服呢?(众人疑惑)因为小明要洗澡喽!
(老白喝酒)
韩娟:小明上课的时候不停的说话,先生为什么不处罚他呢?(众人疑惑)因为小明他就是先生喽!
(老白喝酒)
韩娟:放榜之时,小明榜上无名,可是他一点都不难过,为什么呢?(众人摇头)因为小明他还在念小学呀!
秀才:哎,小明不是先生吗?
韩娟:那是另外一个小明!喝吧朋友!
(众人失望,老白无奈喝下酒)
......
韩娟:喝吧!(老白喝酒)
......
韩娟:喝吧!(老白喝酒,这时碗已叠到13层)
......
韩娟:喝吧......喝吧......喝吧!
(老白终于忍不住,奔出大门,狂吐...时常传来恶心的呕吐声,众人悲哀地低头,湘玉恶视秀才)
(过了一会儿,秀才扶着喝醉了的老白走进店门)
老白(醉话):呵呵,大家都等着呢!哈哈哈哈...(来到桌前,满嘴酒气,湘玉捂鼻子)
湘玉:赶紧回屋休息吧!
老白(醉话):谁动我葵花点我跟你说!葵花点点点...我怎么结巴了呢?(坐在桌上)
韩娟:这位关中大侠还挺有意思的!
小郭:关中大侠?你说他呀?(指老白)
韩娟:你不知道啊,人家正经是朝廷认证,还有牌子呢!
小郭(坐下):掌柜的...(恶视湘玉)
湘玉:什么破大侠,我还不稀得当呢!
(湘玉说完转身上楼,离开大堂)
韩娟:哎呀,这就喝的,菜一点儿没动,老何,来来来,快吃快吃,别浪费了啊!
小郭:拖走拖走!
(老白醉话满天,被人拖进后院)
......
【夜晚---屋顶】
<月亮代表我的心>正在播放: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
湘玉:饿错了饿真的错了,饿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嫁过来,如果饿不嫁过来(小贝应声附和)我的夫君也不会死.
湘玉:啥夫君,那是你哥.
小贝:我哥要是看着你这样,不定有多开心呢!
湘玉:有啥好开心的吗?
小贝:我哥他生前最爱看人出洋相了.
湘玉:你才出洋相呢!饿这是老马失蹄,真没有想到,她的江湖这么深,真不愧是掌门夫人.
小贝:掌门夫人算什么,你还是掌门的监护人呢!
湘玉:乖,嫂子平日没有白疼你!(抱握住小贝的手)再过两年等你长大了,嫂子亲自给你安排相亲,如果不是名门正派,咱连门都不让他进!
小贝:少来了,你就打算这么放过她了?
湘玉:不放咋办嘛,明天一早,她就要走了.
小贝:我倒是有个办法.
湘玉:啥办法,说呀!(小贝扭头做不屑状)条件随便开!
小贝:帮我把零花钱涨了!
湘玉:没有问题,只要你能帮嫂子报这一箭之仇,饿给你涨到二钱银子!
小贝:这可是你说的哦!
湘玉:饿说的.啥办法呀?
小贝:明天,你就等着瞧好戏吧!哼哼...
【第二天早上---大堂】
湘玉在门边站着,韩娟和老何拿着包袱下楼来.湘玉示意小贝,小贝做OK神情.
韩娟:哎呦,娟儿啊,再住两天吧,好不容易来一趟.(笑脸上前迎之)
韩娟:算了你那么忙,我就不给你添乱了.
湘玉:哪有添乱嘛,我忙得过来.
韩娟:我是不会给你机会反击的.
湘玉:啥叫反击嘛,这话我就听不懂了.
韩娟:听不懂就算了,无论如何我这次来还是很开心的,真的很开心.
湘玉:饿也是...不管你信不信.
韩娟:我信.(扭头)那我就是个傻子!走了走了,走了啊!(拉着老何笑着走出去)
湘玉:祝你一路顺风啊!小贝,快跟姐姐说再见呀!
小贝:哦对对对.姐姐再见啊!
韩娟(在门外回头):乖喔,好好学习,不要调皮喔!
小贝:啊爷爷再见!
老何(走近):爷?
小贝(上前):那个,姐姐,你有空常来玩儿,记得把姐夫也带来喔!
老何(看韩娟):姐姐,姐夫?
小贝:那个,你帮我转告姐夫,等我长大以后也要嫁一个像他一样,又高又帅而且又年轻的大侠!
老何:又...又...
韩娟:又是一个艳阳天,再不赶路更待何时!走了走了!
小贝(跑到门边):还有啊,告诉姐夫武功差点儿没关系,伶牙俐齿也不是毛病嘛,让他千万别自卑!
老何(冲回来):伶伶伶...
韩娟:这可不是我说的啊!
老何(指韩娟):我我我是她...
韩娟:她一外人,你跟她说这干嘛!走了走了啊,走了!
老何:她相公就就就是我!
韩娟:的儿!我都跟她说过了,走了走了!(狂扯老何)
老何(拿下包袱):我我我自己走.你你你留这儿!(将包袱扔给韩娟,奔走了)
韩娟:老何,你去哪儿啊?
老何:你你管不着!!
韩娟:老何
(韩娟回头面对客栈众人,众人回大堂,于是韩娟跑进客栈)
韩娟(恶狠狠对湘玉说):这下你高兴了吧?满意了吧?做梦都能笑醒了吧!哼!(气急败坏地上楼去)
湘玉:愣着干啥,赶紧出去追!
小郭秀才老白:老何!老何!(奔出客栈)
小贝(狂笑):嘻嘻嘻,露馅了吧!哈哈哈...
(湘玉稍稍愧疚地望了望楼上)
......
【客房】
韩娟哭着,湘玉坐在她身旁.
湘玉:娟儿,娟儿...不要哭了喔.(递茶)
韩娟:拿走!(湘玉马上放下茶杯)佟湘玉,我招你惹你啦!你为何对我下此毒手!
湘玉:是毒嘴.(用手绢去擦韩娟眼泪,被韩娟拉掉,自己一擦起来)又不是饿是小贝.
韩娟:她一个小毛孩懂什么呀,你以为我傻是吧!
湘玉:那谁让你那么虚荣,比这比那的!
韩娟:你以为我不想说实话呀,可是就我这种情况,我拿啥跟你比呀!
湘玉:你不是还嫁了个掌门嘛!
韩娟:那你还嫁了个大侠呢!甭管真假,至少他年轻啊!
湘玉:年轻的满大街都是,掌门能有几个?
韩娟:我这个掌门,连句整话都说不利落!
湘玉:饿那个大侠一唱歌就走调!
韩娟:我这个掌门,武功那么高,胆儿比谁都小!
湘玉:饿这个大侠,见着六扇门都能吓得尿裤子!
韩娟:我这个掌门一年四季就一身衣裳!
湘玉:饿这个大侠,一...半辈子都没洗过澡!
韩娟(做恶心状,起身到桌前坐下):我那个掌们,从小到大没出过远门,看见牛车能高兴半天!
湘玉(端着茶也来坐下):饿这个大侠,哪儿都去过,每到一处就人人喊打!
韩娟:为啥打他?
湘玉:早些年犯了点儿错误,不太懂事.
韩娟:我家相公,这辈子犯的最大错误就是娶了我.
湘玉:你不要胡说嘛!
韩娟:真的,我又懒又馋又不会干活,自从嫁过来以后吧,除了发脾气使小性子,就没干过一件正事儿,他不但不怪我,还百般的疼爱我,呵护我,让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

福的女人.
湘玉:娟儿...娟儿...这些话你咋不早说吗.
韩娟:如果能再来一次,我决不会跟你比,这种虚荣没有任何意义!
湘玉:那你会不会对他好点儿?
韩娟:那还用你说!如果老何还肯要我,我哪怕给他当牛做马......
(老何突然推门而入)
老何:那...那...那...
韩娟:老何!(哭着上前拥抱)
老何:那我舍不得.
(两人哭着拥抱在一起)
......
【晚上---大堂】
湘玉把包袱递给韩娟.
湘玉:住一晚上再走嘛,着啥急呢!
老何:不不不...
韩娟:不麻烦了啊!明儿一早我们得赶到十八里铺有个早集,我给我们家老何买两身好衣裳!
(众人笑着)
湘玉:那我就不留你们了噢,一路上小心点儿啊!
老白:对对对...
湘玉:有空就过来住两天啊!
韩娟:谢谢!(韩娟和老何出门)
湘玉:哦对了娟儿,那个波斯毯记得给我捎过来!
韩娟:放心吧!走了啊!
(韩娟老何走出了店门)
湘玉:小心点儿,再见!(韩娟老何离开了)
老白:我见过贪财的,就没见过你这么贪财的,道个别你也不忘了管人家要东西!
小贝(拿着碗从账台方向走出):咦...啧啧啧...
湘玉:大人说话小孩不要偷听啊!
小贝(坐下):我是来要钱的.
湘玉(对坐下):什么钱呀?
小贝:零花钱,难道你想耍赖呀?
湘玉:差一点把人家小两口都拆散,还好意思要钱吗?
小贝(放下碗):你就说给不给吧!
湘玉:给.(从怀里掏出钱给小贝)二十文,省着点儿花啊!
小贝:嘿,不是说好两钱银子嘛,二十文算怎么回事儿!
湘玉:两钱银子那是年薪,换算下来每个月十六文,我还多给了你四文钱!
小贝(拍桌而起):佟湘玉,算你狠!
湘玉:莫小贝,你以为掌门的监护人那么好当吗?
老白:呵呵呵呵...
小贝:哎,对了,昨儿晚上不是说,想安排相亲吗?咱啥时候去啊?
湘玉:哎呀,你着啥急嘛,不得等我准备准备呀!
老白:相亲?(拍桌)佟湘玉,你现在学会吃着锅里的望着盆里的是吧!
湘玉:不是不是!
老白:好,我祝你早日找个掌门,到时候我给你包个红包!!(挥袖走向后院)
湘玉:展堂!(追打小贝,小贝“啊”一声逃开)展堂!(追向老白)你听我说,展堂!
......

 

下回书 败家女随口开条件 穷哥俩合伙办武馆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