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五回 展红纹千里定扒手 郭芙蓉一心迷盗圣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五回 展红纹千里定扒手 郭芙蓉一心迷盗圣【文字剧本】

【第五回】 展红纹千里定扒手 郭芙蓉一心迷盗圣

参加演出
佟湘玉——闫妮
郭芙蓉——姚晨
莫小贝——王莎莎
白展堂——沙溢
吕秀才——喻恩泰
李大嘴——姜超
刑育森——范明
米铺伙计--徐贤海
展红绫----霍曼迪
慕容嫣----黄小蕾

 

大堂--日

众人围看一张通缉告示
大嘴:是他吗?
秀才:肯定是。
掌柜的:他是展堂?就这两下子,(随手比画)怎么可能是传说中的盗圣白玉汤呢?
大嘴:知人知面不知心呐。
秀才:咱们赶紧报官吧。再晚恐怕就来不及了。(此时老白正吃着苹果从门外走入)
老白:什么来不及了?(掌柜的连忙讲告示收起)
大嘴:老白,衣服挺漂亮的。
小郭:发型也挺帅
老白:(手指湘玉)你藏什么呢,给我看看。
掌柜的:展堂,生日快乐。
大嘴:(赶紧附和)对对,福如东海。
小郭:寿比南山。
老白:(推开小郭)去,今儿不是我生日。
掌柜的:额知道,但是为了迎接这个光荣的日子。我们提前给你准备了礼物,就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众人佯笑)
老白:(手指众人笑道)太客气了,真的,我都不知道说啥好了。(伸手欲抢告示,被大嘴拉住)
小郭:行了,行了,别装了。(厉声道)白玉汤。(言毕,吓得老白手中苹果掉落桌上)
老白:(表情茫然)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掌柜的:展堂,你太让我失望了。
老白:你听我解释。
掌柜的:我啥都不听了,把他给我抓起来。(众人将老白按至桌上)
老白:疼~~~
小郭:疼就对了。(原来这只老白的一场梦)
刑捕头:(连推老白)醒醒。
老白:(惊醒,大叫道)我再也不敢了。
刑捕头:你怎么了。
老白:(叹一口气)没事儿,做个噩梦,吓了我一身汗。
刑捕头:仔细认认,是他么?
米店伙计:(打量一番)不是他,那人比他稍微胖一点儿。
老白:老刑啊,你这是抓谁啊?
刑捕头:白玉汤,你知道这个人吗?
老白:(迅速答话)不知道,从来都没听说过。
大嘴:白玉汤你都不知道啊?
小郭:传说中的盗圣啊。
掌柜的:江湖名声直逼当年的楚留香啊。
老白:有那么厉害吗?
掌柜的:你懂啥。(对刑捕头)老白又出来活动了?
刑捕头:没错,刚把西街的米铺给偷了。
老白:那米铺有啥可偷的?
刑捕头:一缸小米两捆大葱三桶豆油,还有五十斤棒子面。
大嘴:哎呀妈呀,这是盗圣还是驴啊?
老白:(对大嘴)去,(转向刑捕头)你凭啥说是他偷的?
刑捕头:人家现场留下字条了,(从怀中掏出字条,交给老白)你看
小郭:(众人看罢)哎呀,这盗圣的文化水平也不怎么高嘛。
老白:这根本就不是他写的字。(众人以疑惑的眼光看着老白)我的意思是,他故意写成这样的害怕别人认出他的笔迹。
刑捕头:(众人噢)你分析得很有道理,早些年我和他打过交道,他本人字是比这漂亮多了。
老白:你在哪儿跟他打过交道啊?
刑捕头:这你就别管了,哎,你们都记住了啊,这个白玉汤可不是个善茬儿。(众人附和:知道知道)你们不知道,白玉汤除了盗窃成瘾,而且还喜欢杀人。
老白:杀……杀人?
刑捕头:他每次杀人之前,都给对方留下个字条,今晚我要取你首级。(言毕手做砍状,众人惊)
老白:(大声)不可能,盗亦有道,他绝不可能杀人。(众人又疑惑看着老白)人家是盗圣啊,盗啊。
刑捕头:你分析的也有道理。不跟你们罗嗦了,我们到下一家认人去。
老白:(指着米铺伙计)等等,你的裤子够肥的啊。
刑捕头:废话,走。
大嘴:我看看去啊,哎老刑。(刑,嘴,伙计三人出门口,恰巧一女子进入店中)
掌柜的: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啊。
慕容嫣:大姐,我想讨口水喝就走。
老白:没有没有,出去没水。
掌柜的:展堂,喝口水怕啥的小气劲的,小郭去倒一口水来啊,不要放茶叶啊,(对慕容嫣)客官坐。
慕容嫣:谢谢啊。(老白擦桌子)展大哥,喝口水都舍不得,那么抠。
老白:谁告诉你我姓展的。我姓白,叫白玉……(猛的一惊)

慕容嫣:白玉什么?
老白:白玉展堂。(慕容嫣嘀咕着白玉展堂)
小郭:水来了水来了。(一不小心水壶脱手,老白一个箭步赶上前去,接住水壶)
老白:摔坏了你赔啊。(小郭慕容嫣面面相觑,慕容嫣转身翻包,拿出一本书,看了一看)
慕容嫣:掌柜的,我要住店。
掌柜的:展堂,带客官上楼。
老白:好,楼上请。(二人上楼至客房),来姑娘请进,哎呀,我帮你收拾收拾屋子啊。你看这屋子脏的,来,我把被子给你叠了。(慕容嫣从包中拿出手铐)我帮你把被铺是啊。(慕容嫣铐住老白一只手,将另一头铐在自己手上,老白惊呼)干嘛你?
慕容嫣: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坐这儿慢慢摆。白玉汤,我找你好久啦。
老白:谁是白玉汤啊?凭什么说我是白玉汤啊?
慕容嫣:就凭你刚才那身轻功。
老白:我哪有什么轻功啊我。
慕容嫣:你刚才扶那个人的时候,我看得清清楚楚的,你骗不到我,我跟你说。
老白:那也不能证明我就是白玉汤啊。
慕容嫣:你等一下,(说罢,拖着老白,去柜子上翻包)
老白:妈呀,妈呀。
慕容嫣:(看了又看《缉盗指南》)反正你就是白玉汤,你逃不脱。
老白:好,我认了。我就是白玉汤,你打算把我怎么处置吧。
慕容嫣:你等一下啊,(转身继续看《缉盗指南》)
老白:四十七页,将贼擒获以后,应尽快送到附近衙门。
慕容嫣:哎?你看过这本书了啊。
老白:废话!这本《缉盗指南》是我写的。

大堂--日

刑捕头与客栈其他人分析案情。

刑捕头:各位,根据我的推测。(以手中小棍指向桌上案发现场地图)白玉汤应该是从这个门入,扛这米缸和两捆大葱,从这个门出。
掌柜的:这是个窗户。
刑捕头:是吗?亲娘啊。这我画的图怎么画成窗户了?都一样,扛着米缸一样可以翻窗的,至于时间嘛,应该是在三更天左右。
众人:为啥呢?
刑捕头:街上没人不容易被人发现。
众人:这也叫理由?
刑捕头:抓贼嘛,有时就这么简单。
众人讨论:(指这地图)这么大的缸,这么小的窗。怎么出去呢?
掌柜的:展堂呢?

客房--日

慕容嫣:跟踪的时候被贼发现了怎么办?
老白:一与贼展开火拼;二谎称要入伙,骗取贼的信任;三。
慕容嫣:等一下。(转身又走向柜子,老白再次被拖拽,慕容嫣看过书后)哎呦,你还真的晓得呀。
老白:这回信了吧。
慕容嫣:不相信,我跟你说,这本书明明就是展红绫写的。你看,你自己看。
老白:这是我送给他的。
慕容嫣:切~~人家展红绫是啥子身份喽,你?就凭你,怎么可能认识她。
老白:她是什么身份啊?
慕容嫣:人家是天下第一女捕头,六扇门的绝代狂花,我的超级偶像。你咋个认识她的?
老白:想知道?
慕容嫣:恩。
老白:帮我把铐子打开。
慕容嫣:(正欲打开,又停止)不得行,我要进六扇门。全部都靠你了。
老白:跟我有啥关系啊。
慕容嫣:六扇门的人说了,现在不招女捕头了,除非,除非把你逮到去。
老白:这谁出的损招儿,这是。
慕容嫣:展红绫。
老白:展红绫。想听故事是吧?我现在就给你讲。
慕容嫣:(鼓掌)太好了太好了,等一下等一下,(第三次猛转身去柜子,在包里拿出瓜子后,拖着老白整理床上小桌,又在大桌上反复拿茶杯和茶壶及书,一切安排就绪,小瓜子一磕) 摆吧。
老白:(被慕容嫣拖得气喘吁吁)三年前,我从康王府偷了一个贵妃镜,她就一直追踪我到这儿,也就是七侠镇……

屋顶--夜

老白和展红绫摆出架势。

老白:行了。跟了那么久你不累我还累呢,我走了。
展红绫:站住,少废话,把贵妃镜交出来。
老白:你说你一美女当什么捕头呢?
展红绫:美女就不能抓贼吗?
老白:为了一个破镜子,跟了我三千里地。
展红绫:八千里也得跟。抓了你,我才能进六扇门。那是我梦寐以求报效朝廷的地方。
老白:多狠心的女人呐,为了自己的前途不惜把别人送进大牢。
展红绫:问题是把谁送进大牢。


老白:我。
展红绫:你是贼,为民除害我有什么错。你图财害命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有一天会被送进大牢。
老白:我只图财,绝不杀人。
展红绫:这些话留着跟判官说去吧,接招。(以笔刺向老白,老白略微侧身,拿住展红绫手腕)
老白:(惊曰)判官夺命笔,你是开封展家的二小姐。
展红绫:好小子,有点见识。(随即跳了起来)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
老白:葵花点穴手。(将展红绫点住)跳舞我不行,打架你不行。打架讲究个稳准狠,整那些个花里胡哨的干啥呀。(怪腔)奔流到海。拿过来。(将展红绫的笔夺来,展红绫欲哭)别别别,你别哭啊。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葵花解穴手。
展红绫:你……你欺负人。(随即坐在屋顶,老白凑身坐下)
老白: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展红绫:你错在哪儿了?
老白:我不该拿你东西,把笔给你。
展红绫:你碰过的东西我不要了。
老白:那你想咋办啊?
展红绫:再来一回。
老白:再来一回?那来十回你也不行啊,你打不过我。(展红绫背过身去,哭的更卖力,眼角中渗出了几滴晶莹的泪珠)你别哭行吗你。那这样吧,咱们不打了,咱光追,三天之内,你要是能追上我,我就跟你回去,成吗?
展红绫:一言为定。(回头已不见老白)

客房--日

二人磕着瓜子

慕容嫣:哎呦,你还挺会怜香惜玉的咧。
老白:(深情)这就是我的本性。
慕容嫣:后来他追到你了没?
老白:后来啊,她追了我三天三夜。直到最后一夜。(掌柜的推门而入,老白连忙缩手,掩饰手上的镣铐)
掌柜的:展堂。
老白:(拉起慕容嫣的手)哎呀,你这个生命线还行。
掌柜的:咋还不下去呢?
慕容嫣:他在帮我看手相。
掌柜的:哎呦,你还会看手相啊?
老白:不光手相,星座也行。那什么你先下去吧,一会儿就好。
掌柜的:一会儿帮我看一下血型。(掌柜的出屋,老白呼出一口大气)
慕容嫣:(递杯茶给老白)接着说接着说。
老白:刚才说到哪儿了?(掌柜的在屋门外偷听)
慕容嫣:最后一天晚上。
老白:她追了我三天三夜。

屋顶--夜

展红绫:站住。(气喘吁吁)
老白:哎你就那么想抓我呀。
展红绫:我是兵你是贼,抓你是我的天职。哪儿跑。(扑向展堂,扑了个空。)
老白:想抓我啊?
展红绫:(双手捂住肚子,呻吟着,缓缓坐下)肚子疼,岔气儿啦。
老白:来让我看看。(展红绫猛的将老白铐上)哎呀。
展红绫:抓住你了。
老白:你肚子还疼吗?哎呀,肚子还疼不疼了啊?
展红绫:你……
老白:我问你话呢,肚子还疼不疼。(展红绫欲哭,抽屉着)你怎么了?哭什么呀?我又招你啦?
展红绫:你会被关进大牢的。
老白:关就关呗,正好看看我爹娘。
展红绫:你会被斩首的。
老白:斩就斩,刀磨快点儿,一刀就得。你把我带回去吧。
展红绫:不行,我不能带你走。
老白:为什么呀?
展红绫:因为……路途遥远。你会借机暗算我。
老白:我不是那种人。
展红绫:那你……你会轻薄于我。
老白:我是飞贼,不是采花贼。
展红绫:你个猪脑子。
老白:我怎么又招你了?(展红绫解开镣铐)
展红绫:算了算了,这次不算,下次再来。
老白:还有下次啊?
展红绫:我要堂堂正正的抓你。三天之后,我们在这儿决战。再抓不到你,我就终生不入六扇门。(老白点拖示意,向下走去,却又转身回来,掏出一个镜子,递给展红绫)
老白:把这个你拿回去好交差。(展红绫接过镜子,按胸口)
展红绫:那你也小心点儿,别被别人逮了。(老白甜蜜的笑)
老白:诶。(纵身跳下) 哎呀,谁扔的香蕉皮?(展红绫开心的笑)

客房--日

慕容嫣:她就这样把你放走啦?
老白:对呀,后来我回到家,就写了这本《缉盗指南》

屋顶--夜

老白:这个给你。
展红绫:《缉盗指南》?
老白:我写的,有了这本书,即使你抓不到我,他们同样可以让你进六扇门。
展红绫:还有讲点穴的。

老白:讲的不太详细,但是对付一般小毛贼已经足够了。
展红绫:是吗?(试练了一下,点点老白)
老白:不对,看我的。指如疾风,势如闪电。
展红绫:指如疾风,势如闪电。
老白:真聪明,再来一遍。
展红绫:指如疾风,势如闪电。(老白被点住)那是因为你笨,别忘了,我是兵,你是贼,抓你是我的天职。

客房--日

慕容嫣:气死我了。(拖老白到大桌子前。解开手铐)
老白:你这是干什么呀?
慕容嫣:你这个样子对她,她却那个样子对你。(拿起《缉盗指南》摔向桌面)这个破差事,我不干啦。
老白:这也不能怪她,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慕容嫣:对啊,哎?那你是咋个逃出来的?
老白:这算什么呀?我盗圣的虚名,不是白来的。(掌柜,大嘴等从门外一拥而出,个个激动异常,掌柜的双手撑开挡在前面)
掌柜的:你刚才说的可是真的?
老白:你听我解释。
掌柜的:不要过来,你就是白玉汤。
老白:嘘。(众人惊呼着冲到老白身边,左拉右扯,前拖后拽)
小郭:你真的是传说中的盗圣白玉汤吗?
老白:正是在下。(小郭兴奋的倒下,掌柜的搀扶着)
秀才:外界有传闻说您好取人首级这是真的吗?
老白:纯属胡说八道。(众人再次惊声尖叫)
大嘴:那您下一步有什么打算呢?
老白:我会用我辛劳和汗水,来洗刷我的罪名,改邪归正。(众人鼓掌)
大嘴:我喜欢这个答案。
掌柜的:那你还会偷吗?
老白:我退出江湖以后,再也不会干那些偷鸡摸狗的事了。(众人齐呼哦耶)
掌柜的:那你为什么喜欢展红绫这样的女孩子?
老白:我的梦中情人一定要有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第三次惊声尖叫)
莫小贝:那你身为盗圣,能给我签个名吗?(说着伸出袖子)
老白:不能。
小贝:为什么?
老白:因为我不光彩,如果我是个英雄,我一定会给你签的。(众人似动物般发出各种古怪叫声)(老白开唱《忘情水》)
老白:给我一杯忘情水,换我一夜不伤悲,所有真心真意任它雨打风吹,付出的爱收不回。(众人如痴如狂)多谢,多谢!(粤语)
众人:回来回来。
老白:还有事儿吗?
大嘴:西街米铺那个案子还没了呢。
老白:我送给你们一句话,哪儿丢的上哪儿找去,相信我没错的。(东北粤语,老白吹出一个飞吻,众人争抢)

客栈门口小道--夜

米铺伙计推独轮车而来,行至转弯,刑捕头从桌下而出。

刑捕头:(大喝一声)哪里逃。(众人冲出制服小伙计)别动别动,还藏在裤腿里。(从裤腿中搜出两小袋米)这回你还有什么好说的,白玉汤。
米铺伙计:我冤枉啊。
掌柜的:你还敢喊冤枉。
秀才:把他嘴给堵上。
大嘴:之后咋办?
小郭:毒打一顿,让他去死。(众人正待欲打)
老白:住手,我了解他的感受。(和米铺伙计齐声道)我再也不敢了。
刑捕头:这话还是留给知县老爷说吧。带回去,收押,结案。(两小袋米往肩上一送,头一甩)抓贼有时候就这么简单,走。(老刑和大嘴押送犯人去县衙,其他人回客栈)
老白:怎么啦。不高兴啦?
慕容嫣:我想回家了。
老白:那你不想去六扇门啦?
慕容嫣:抓不到你,去了也是白去。
老白:你就说你还想不想去。
慕容嫣:想啊,我做梦都想。
老白:我告诉你啊,虽然我做过贼。但是我真心的希望,天下无贼。(掏出判官笔,递给慕容嫣)把这个交给展红绫,这个判官笔比《缉盗指南》还管用,她一定会对你网开一面的。
慕容嫣:真的吗?
老白:恩。(慕容嫣傻笑,拍拍老白的肩膀)
慕容嫣:谢谢你,白大哥。
老白:行了,别傻笑了,赶紧回去吧,要不来不及考试了,啊。
慕容嫣:恩,祝我好运吧。(二人击掌)拜拜。

屋顶--夜

老白:你就真那么想抓我吗?
展红绫:恩,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老白:也许我就不该回来。
展红绫:现在说这个,晚了吧。
老白:不晚。(言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如破竹将展红绫点住)我会点穴,自然也会解穴,你好好保重。(解开展红绫穴道后迅速逃跑)


展红绫:你也要好好保重,以后可别再让我碰上你了。(翻了翻书,发现书中夹有一页纸)我想偷走你的心---白玉汤顿首。(纸条没有拿稳,飘落到客栈小道,恰巧巡夜的老刑路过,拾起纸条,看后惊呼)
老刑:不好啦,白玉汤要吃人啦……

中间小记---练功记

大嘴教小贝练功,刚扎个马步,就跳起伦巴。大嘴闪了腰,小贝将其背走。

小郭小贝寝室--夜

二人在折纸鹤。
小贝:不折了,累死了。
小郭:哎,,为什么不折。那我不白教你了。
小贝:折这么多干嘛用呀。
小郭:当然有用了。
小贝:有什么用?
小郭:那姐姐给你讲个故事,你不许告诉别人啊。
小贝:知道了,你说。
小郭:过来。(二人从桌前走到炕上,坐下)姐姐小时候啊,家教特别严。我爹娘从来不让我单独出门,好不容易熬到十六岁了。我娘说:“芙儿大了,可以出去见见世面了。”我就带一百两银子从京城出发,谁知道,还没到城门口呢,我钱包就让人给偷走了,就这样,我又被我爹关在家里,一晃就是三四年,这一百两银子偷得我是刻骨铭心。(咬牙切齿)
小贝:那你不是恨死那贼了吗?
小郭:对呀,我恨不得把天下所有的贼都一网打尽。
小贝:对。
小郭:全都活埋。
小贝:你这也太残忍了吧。
小郭:我知道,可是我克制不住。(边说边走至桌前,坐下)直到有一天,你白大哥像迷一样的出现在江湖边缘。
小贝:那你那一百两银子不会是他偷的吧。
小郭:当然不是,他跟别的贼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小贝:怎么就不一样啦。(边说边走至桌前,坐下)
小郭:别的贼,偷东西是为了钱。而他,是为了劫富济贫,为了黎民苍生,他见有人卖儿卖女,于心不忍,一出手就是八十两银子呀,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小贝:废话,不是他挣的钱,他当然不心疼了。
小郭:你还想不想听?
小贝:想听想听,你说吧,我不插嘴了。
小郭:那你过来,给我倒杯水。扬州知府有个小妾,仗势欺人是鱼肉百姓。(走至炕前,盘腿坐下)你白大哥知道了,一夜之间把他家给搬空了。(小贝拿来水,坐下)第二天,那些家具就出现在三百里之外的旧货市场上。
小贝:哇。
小郭:这还不算什么。(喝口水)抚远将军有一个御赐的九龙杯,你白大哥留了个条说,明晚三更来取,抚远将军害怕了,立刻调派了八百精兵。把将军府团团围住,到了三更,梆子刚响了一声,九龙杯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贝:哇。
小郭:还有更神的,江南四大贼王,想煞煞他的威风,就约他中秋之夜一起喝酒,等到了半夜,白大哥还是没来。贼王急了,破口大骂,刚骂了两句,就听到空中有人吟诗,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刚念了两句,四大贼王的脸色变了,你猜怎么着?他们面前的酒壶酒杯全都空啦,这时候,一个声音从远处飘来,好酒啊好酒。从那以后,四大贼王金盆洗手,再也没在江湖上出现过了。
小贝:你说的这个还是我那好吃懒做没脸没皮的白大哥吗?
小郭:就是他,一个铁骨铮铮的北方汉子,一个不拘小节的世外高人,一个出淤泥而有一点儿染的白面书生,也只有他才能配得上那四个字---盗亦有道。(门外掌柜的声音)
掌柜的:不要走不要走。(小贝小郭推门而出,大嘴秀才拎着包袱准备回家,掌柜的一手拽一个)谁都不能走,不能走。
小郭:怎么了怎么了,干什么呀?
大嘴:掌柜的,我求求你,你行行好,你就让我俩走吧。
秀才:真的,再不就来不及了,他可是盗圣啊。
掌柜的:盗圣怎么了啊?这都快两年了。展堂的为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小郭:就是。
秀才: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谁知道他以后会不会。
老白:会不会什么?
小郭:老白,我们永远支持你。
小贝:加油加油,煞车煞车。(大嘴秀才二人惊恐万分)
大嘴:别过来别过来,再过来我喊人了啊。
老白:大嘴你好好想想,这两年我啥时候做过,对不起大家的事儿了。
秀才:两年时间连戒个酒都玄,谁知道你以后会不会再犯。

小郭:你懂什么呀,白大哥虽然是个贼,但他劫富济贫,盗亦有道。
老白:闭嘴,大嘴。我真的退出江湖了,我白展堂对天发誓。
大嘴秀才齐声道:我们不信。
小郭:你们有完没完了,再来劲信不信我一掌。(说罢挥掌向大嘴打去)
老白:葵花点穴手。(将小郭点住)我要怎么做你们才能相信我呢?
秀才:这话得问你,你要怎么样才能让我们相信你。
大嘴:是啊,你说没凭没据的我们凭啥信你啊。
掌柜的:行了行了,这件事儿回头再说吧。赶紧休息,各回各屋。
大嘴:我还是回我家睡吧。
秀才:大嘴,等等我等等我,一块儿走。
掌柜归的:你们再走一步我就报官。窝藏罪犯,知情不报,这件事儿,谁也不要想往外摘。
大嘴秀才齐声道:掌柜的。
掌柜的:回屋。(二人忿忿走回屋去)还有你俩。
老白:葵花解穴手。
小郭:我不恨你,我们永远都支持你。(小郭小贝击掌后喊耶)

屋顶--夜

掌柜的和老白坐在屋顶上
掌柜的:展堂,你。
老白:我不想说话。(小郭上屋顶,手中端着装满纸鹤的簸箕)
小郭:不好意思,借光借光,(活生生把在掌柜的和老白间找到空隙坐下)谢谢啊。
老白:你来干什么?
小郭:这个送给你。
老白:纸鹤。
小郭:千纸鹤,我亲手折的一百只。呵呵,(唱起来)恭祝你福寿与天齐。
老白:好了别唱了,谢谢你啊。
小郭:呵呵,不好客气。白大哥,你不因为别人对你的看法,就自暴自弃,你就是你不是别人。
掌柜的:你听听,小郭说的多好。
小郭:我觉得你与其坐在这只什么都不干跟自己较劲,还不如主动出击,用行动来证明自己。(掌柜的对小郭竖大拇指)俗话说得好呀,该出手时就出手,再不出手,他们就把你看瘪了。(掌柜的惊讶)他们也不想想,你是谁--盗圣。
老白:我不是盗圣,我不是。(头低下,苦恼状)
小郭:(苦笑)不管是不是,我永远都支持你。什么叫劫富济贫,什么叫盗亦有道。你那些事迹啊,说出去一点也不丢人。
掌柜的:啥事迹嘛。
小郭:抚远将军府你知道吧?他有一只御赐的九龙杯。
老白:够了。你下去吧,谢谢你啊。
小郭:不要客气啊。只要你能重整旗鼓再战江湖,我的纸鹤就算没有白折。(老白一脸不耐烦)你们聊,你们聊。(掌柜的凑过来)
掌柜的:额小的时候啊跟额爹上山打猎,不小心就迷了路,咋转都转不出去,没有办法,额就只要抓着树枝和藤条死命的往上爬,终于在天黑之前爬上了山顶,这时候额才发现,正确的路和叉路只隔了几步。

大堂--日

老白刚才外头回来,小郭赶是前去。

小郭:老白,你上哪儿去了?(老白坐下)
老白:踩点儿。(秀才方欲偷听,二人以眼杀人,秀才不赶接着,低头退让)
小郭:你说的那个踩点儿,是不是那个意思啊?
老白:就是那意思,昨天晚上你走了以后,我仔细想,我不能再这么混下去。
小郭:你终于想通了。(兴奋状)
老白:为了不辜负大家对我的热切期望和大力支持,今晚我就准备重出江湖。
小郭:真的,那你能不能带上我。(恳求状)
老白:带你干吗呀?
小郭:这是我的梦想啊。我从很久以前,就梦想着和你并肩战斗。
老白:那你就继续梦想吧。盗窃是门大学问,一般人干不了。(小郭失望欲哭)要不这样,以后劫富的事儿由我来,济贫就交给你了。
小郭:(无比兴奋)我真没有拜错偶像。(嘴中唱到)喔来喔来喔来。(大嘴秀才欲出门报官)站住。哪儿去啊?
秀才大嘴齐道:茅房。
小郭:是上公堂吧。(威胁状)
秀才:你……你想干什么?
小郭:从现在起你们哪儿也不许去,吃喝拉撒都得呆在店里。
秀才:那不得把人熏死啊?
小郭:少废话,回屋呆着去。
大嘴:我们凭啥听你的。
小郭:就凭这个,排山倒海。(二人吓的瘫软在地上)我把丑话说在前头啊,我们是盗亦有道,你不招我,我也不招你,你要敢招我,我这一掌拍下去,直接拍脑门。明白了吗?(二人点头,连说明白,回各自岗位)

大嘴:你们还要点儿啥,尽管说啊,别客气啊。(老白走向门口,轻声道)
老白:他们俩就交给你了。我回去准备一下,天黑以后就动手。
小郭:放心吧。

大堂--夜

小郭守在门口,掌柜的大嘴秀才聚在柜台。

小郭:来了来了。(老白身着夜行衣,进门前扔出一物,小郭随手一接。)这是什么呀。(众人接过扳指看了一遍,落到掌柜的手中)
掌柜的:你忙活了一个晚上,就偷了这么个东西。
老白:东西虽小,但价值连城,在钱掌柜当铺里,属它最值钱。
小郭:回头我就把它换成银子,分给附近的穷苦百姓。
大嘴:这屋里就数我最穷了。(众人怒视)但我绝不要贼偷来的东西。
小郭:你倒想要,谁给你呀。(突然有人敲门)
掌柜的:谁呀,是谁呀?(老白去开门,小郭收起扳指)
老白:呦,老刑啊。这么晚了还敲门啊。
众人:快坐,坐。
刑捕头:钱掌柜的当铺刚失窃了。(众人无表情)你们不吃惊吗?
众人:喔?
刑捕头:经过调查,我初步认定这是家贼干的。
众人:啊?
大嘴:咋开出是家贼干的呢?
刑捕头:忘了吧,上次米铺那个案子,就是家贼干的。
秀才:每次情形都不一样的。上次是上次,这次。(眼睛不停的瞄向老白)
刑捕头:哎?你眼睛怎么了?(掌柜的将秀才按在凳子上)
掌柜的:让沙子给迷住了。(使劲吹了一下秀才眼睛)大嘴过来帮忙。
小郭:(咬牙)还不快去。(轻声细语)刑捕头。那这次这个案子,你怎么查呀?
刑捕头:还没想好,先审着。(镜头转向大嘴秀才已经被老白点住)我先把当铺那几个伙计都带回衙门,先押起来再说。
小郭:(惊讶)押起来?你没凭没据的你凭什么押别人呀?
刑捕头:这是什么?
小郭:眼睛。
刑捕头:对嘛,它不是瞎子吧。呵呵,门窗纹丝未动,地上没有脚印,锁没有被撬开的痕迹不是家贼是啥?
小郭:那说不定是大贼干的。
刑捕头:大贼,大贼就光拿个扳指?那么多宝贝,他为啥不拿?
小郭:他。(老白哼一声)
刑捕头:他就是个家贼,小贼,落在我手上,我让你知道什么叫,(拔出官刀)悔不该当初。(官刀回鞘,刑捕头出去,小郭愣愣的坐下)
老白:现在有何感想?
小郭:(掏出扳指)这个东西还挺值钱啊。(指向秀才他俩)他俩咋了?
老白:早让我给点了。
掌柜的:展堂,给他俩解了,大家要团结。

大堂--日

客人埋单。

秀才:谢谢啊。(向小郭发出吱吱声)
小郭:干什么,跟老鼠一样。
秀才:你真打算一直跟老白混下去啊。
小郭:什么叫混,我们这是劫富济贫,为的就是黎民苍生。
秀才:可黎民苍生都因为你们被抓起来啦。
小郭:那叫不得已而为之吗,他们会体谅的。
秀才:莫名其妙把你关起来看你体不体谅。
小郭:切。 哎,刑捕头来了。
刑捕头:赶紧来碗粥,再炸几个馒头片儿。
秀才:大嘴,馒头片儿。
小郭:哎呦,你眼睛怎么那么红。
刑捕头:整整审了一宿,刚完事儿。
小郭:啊?那审出来啦?
刑捕头:(看看四周) 没有。每个人都有不在场的证据,所以每人打了顿扳子,放回去了。
小郭:都没罪了,你还打人家。
刑捕头:预先警告一下嘛,省得到时候他们头脑发热手发痒的。
小郭:那下一步您打算怎么查呀?
刑捕头:贼偷东西总得销赃吧,我打算把方圆五十里之内,不,是五十五里之内的所有典当铺通通搜查一遍。
小郭:你也不嫌累的慌啊。
刑捕头:更累的还在后头呢,如果典当铺搜不着,就得搜古董店,古董店搜不着,就得搜文物摊啊,要是文物摊也查不着,哼哼,那就只好上青楼了。
小郭:青楼?
刑捕头:你想啊,贼万一没销赃,说不定送给哪个相好呢。
小郭:那万一要青楼也查不着呢?
刑捕头:亲娘咧,说不定影响仕途啊。那就别怪我使出杀手锏了。(冲厨房喊道)馒头片快点儿好不好啊。
小郭:我去给你催催。大嘴馒头片儿。

大堂-黄昏

一路人正欲进店

刑捕头:站住,说你呢。
路人:咋地了?(二人立在门口)

刑捕头:从哪儿来,到哪儿去呀?这怀里藏的什么?
掌柜的:老刑,人家是来吃饭的。
刑捕头:吃饭的,那你为啥不进去呀?
路人:我,我不吃了行了吧。
刑捕头:站住,谁允许你走的,说你呢。你给我站住。
掌柜的:老刑,刑育森……
刑捕头:你叫我什么?
掌柜的:刑大捕头你就行行好,给我们留条活路吧。
秀才:刑捕头,这些天查来查去,见个人就问个半天,没人敢出门了,生意一天不如一天。
大嘴:生意差也就算了,你说现在连菜价也跟着往上涨,菜都买不着,还让不让人活了?(刑捕头夺过大嘴手中的胡萝卜)
刑捕头:没菜你还吃啊?(吃一口胡萝卜)我办案,跟菜涨价有什么关系?
大嘴:你听我跟你解释,你想,大家为了少出门,都想买点菜囤着,市面上一共就那么些菜,你买我也买,抢来抢去,这菜价可不就涨上去了?(欲夺回胡萝卜,未成功)
掌柜的:这些天,所有铺子的生意都不好了,有些小店撑不下去了,发点钱让伙计们都走人了。
秀才:有些伙计钱花光了又找不到新工作,正琢磨着怎么投奔丐帮呢。
小贝:为了这事儿,连我们书院都停课了。
掌柜的:要光是咱们镇也就算了,连左家庄都受了牵连。说咱这有贼,没有人敢来,那些赶大车的,好几天都没生意,没有饭吃了。
刑捕头:不是,你们。
秀才:还有赵庄,高家庄,马家河子那些挖地道的,开茶铺的,卖胭脂的,耍把式的。
刑捕头:够啦够啦。无论如何我是为了办案,要怪就怪那个贼,我一天抓不着他,我绝不罢休。(看看门外)站住,说你呢。你给我站住,哪里走。(跑出门外)
掌柜的:刑育森,刑育森。

大堂--夜

老白身着夜行衣回来,小郭被吵醒

小郭:老白,你怎么才回来呀?
老白:嘘,邱员外家有一幅吴道子的画,卖出去以后,起码值这个数,咋啦?
小郭:没事儿,挺好的。
老白:那你在家里等着,我现在就去。
小郭:等等等等。(拉住老白)你能不能歇两天再去啊。
老白:为什么呀?
小郭:因为……我怕你太累了。
老白:为了那些穷苦百姓,劫富济贫,再累也心甘。
小郭:(再拉老白)哎呀,你不能去,外面实在太乱了。
老白:乱就乱呗,跟咱有啥关系。
小郭:怎么没有关系吗?
老白:喂喂喂,我就偷了一个扳指啊。
小郭:可是所有事情都是因它而起啊,你现在出去看看,到处都是人心惶惶的,熟人见了面也不敢打招呼,到哪儿都捂着荷包,看谁都像贼,这还是人过的日子吗?
老白:你终于明白了。
小郭:你什么意思啊?
老白:知道我为什么要退出江湖吗?就是因为我看穿了这一点,什么叫盗亦有道?全是胡说八道,贼就是贼,没有什么好贼与坏贼之分,随便偷点东西抢点东西送人,就叫侠义了吗?就拿这件事儿来说吧,东西虽小,就一扳指,可是它造成的恶劣影响是难以磨灭的,社会秩序乱了,社会风气坏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顷刻之间荡然无存,如果这些是所谓的正义,那这种偷来的正义,我宁可不要。
大嘴:(掌柜等三人从厨房来)说的好,哎呀妈呀兄弟,这些话你杂不早说呢?
老白:早说,早说你信吗?再说了有些事还是眼见为实。
大嘴:啥也不说了,兄弟,就冲你刚才说的那番话,我信你。
秀才:me too。
掌柜的:额早就是。
老白:郭芙蓉,你呢?
小郭:恩。
老白:那就拿来吧。
小郭:拿什么?
老白:你说呢?
小郭:哦,给。(掏出扳指给老白)
老白:我先把东西送回去,否则再折腾两天,七侠镇就变曾抓瞎镇了。
大嘴:睡觉去吧。(大嘴和秀才回房间)
掌柜的:你还没有想明白呢?
小郭:明白了,但我还是有个小问题,你说为什么千百年来,那么多人都在歌颂劫富济贫呢?

大堂--日

老白在擦桌子。

老白:二位慢走啊,有空常来。哎呦,老刑来了。来来来里边请。
刑捕头:不了不了,我还有事儿。
老白:喝口茶能耽误啥功夫,来来来。
刑捕头:好几家铺子重新开张,非得让我去捧场,烦死了。对了,转告小贝,书院明天重新开学了,让她千万不要迟到啊。
老白:好好。
刑捕头:(看看食客)哎呀,好,很好。吃着喝着啊,喝着吃着啊。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生活真的很美好啊。
老白:走了啊,常来啊。
刑捕头:好好好。
老白:哎呀,一起终于恢复正常啦。(小郭盯着老白)看啥呢?
小郭:老白,有几个问题已经困扰了我好多年了,我能不能问问你啊?
老白:问吧。
小郭:那个抚远将军的九龙杯,你是咋偷的?
老白:那不是我偷的,是他自己把杯子摔坏了,怕皇上动怒,所以就嫁祸到我的头上。
小郭:啊?哦,扬州知府的小妾?
老白:那是因为她自己嫌家具老气想换掉,又怕老爷不肯,所以就拿我说事儿。
小郭:江南四大贼王?
老白:嘘。(以手示意,俩人换个更偏僻的桌子,坐下)那是因为他们早就想退出江湖了,但又怕退出江湖以后,过不了安生日子,所以就编了个瞎话,把注意力引到了我的头上。
小郭:那你那些传说该不会都是假的吧?
老白:也有真的,我见有人卖儿卖女,就给了八十两银子,其实我当时顺手偷了一百两,剩下二十两我留着喝酒了。(小郭点头)哎,对了。那钱包特漂亮,这么多年了我都没舍得扔,送你吧。
小郭:好好,(激动状,接过钱包)谢谢。(翻开钱包,沉思,怒道)原来是你。
老白:什么是我呀?我怎么了?
小郭:你这个杀千刀的老贼。(言毕掐住老白的喉咙)
老白:(奋力挣脱)别别别,怎么回事儿你?(满大堂乱跑)
小郭:(追追追)我杀了你,白展堂。
老白:怎么回事儿?
小郭:这是我的钱包。你给我站住,别跑。(老白跑向后院,小郭追)

本回完

下回书

杨蕙兰比武招郎君 李大嘴施招毙煞神

武林外传SF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