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五十回 邢捕头变身小杂役 燕小六临别显真情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五十回 邢捕头变身小杂役 燕小六临别显真情【文字剧本】

第五十回 邢捕头变身小杂役 燕小六临别显真情

本集编剧:宁财神
本回出场:老白——沙溢饰 小郭——姚晨饰 掌柜——阎妮饰 秀才——喻恩泰饰 大嘴——姜超饰 小贝——王莎莎饰 邢捕头——范明饰 小六——肖剑饰
七舅姥爷-—梁振亚

(客栈门口,展堂正在迎接客人,湘玉满脸柔情地站在他身边)
(小郭正在擦桌子)
白:客官您里边请,客官您里边请(拉长音,手部动作)
佟:一个字 施乌埃
郭:(不以为然的脸色)帅?
白:(动作幅度更加夸张)客官里边请啊!
郭:(把碗放回盆里)两个字 施啊
佟:傻
(郭大笑,白和佟用眼瞪她)
佟:你不要笑了,好好看着啊。
白:(动作更加夸张,用个抹布使劲抖)客观您里边请请请请请~~
佟:(用扇子给老白扇)三个字 帅傻了
(老邢走近客栈门口)
白:(做女声)客官 您里边请嘛~
郭:(胳应的表情)四个字
邢:没事吧你?
郭:(笑,上前接近老邢)知音啊,老邢
邢:(突作高声)(注:这块实在没听清老邢到底呜呜了一句什么)
郭:怎么了这是
邢:请问…
众人:(诧异地)请问?
邢:请问最近有什么异常情况吗?
(众人不可思议地望着老邢,不念语)
邢:有还是没有啊?
白:这家伙老邢都学会盆腔-胸腔共鸣了
(白走到客栈口)
白:客官您里边请啊(长音,逐音升高)
(郭和佟大笑)
邢:(拔刀)放肆!
(老白吓倒在门口,郭和佟满脸惊愕)
邢:算了,我原谅你,下不为例喔
佟:快快快,给老邢看茶
邢:免了,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我决不会给任何人腐蚀我的机会
白:老邢这话说得,好像受腐蚀还少似的
邢:(拍桌子)造谣是要有证据的
郭:有证据还叫造谣吗?
(邢瞪郭,郭敛去笑容)
郭:(扭过头)白展堂我警告你,下不为例啊
邢:很好,有觉悟就会有进步,我看好你
郭:我也看好我喔
郭:(扭头,冲佟和白)但是我不会自满的,相信我没错的
佟:老邢,你到底是咋了?
邢:(耸肩)我很好啊(无辜的表情)怎么,难道我和平常不一样啊
(众人摇头)
邢:那说明你们还不了解我,这才是我,一个处事堂堂正正,为人刚正不啊的小捕快啊
郭:拜托,是刚正不阿
(老邢脸色下来)
郭:不a不e都一样
邢:不对,你说的很对啊,我是念了错别字,但我非但不以为耻
白:还反以为荣
邢:是的
邢:(绕着桌子走)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捕快(众人避让,也绕着桌子走)我深知骄傲乃是大忌啊,只有保持这份谦虚谨慎的赤子之心,才能永远地进步啊
邢:郭儿,小郭
(佟把郭推到老邢那边)
邢:你就是我的一字之师啊(突然提高声音)我记你一辈子(小郭吓得倒在楼梯上)
(老邢瞪了一眼湘玉和展堂,快步出店)
郭:掌柜的,他他
佟:他就是我的神啊!
(老白用手在湘玉面前晃了晃)
佟:这还是那个吃人嘴不短,拿人手不软的老邢吗?
(老邢又快步回店,拿了俩馒头)
邢:(小声)有啥情况及时汇报(反身出店)
郭与白:(点头)是他!

(湘玉在看帐簿,秀才和小郭一起坐在大桌旁,展堂给大家表演老邢早上的离奇一幕)
白:(边说边绕桌子)邢某深知,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捕快,骄傲自满乃是大忌,只有保持这份谦虚谨慎的赤子之心,才能使自己不断地进步啊
(展堂说着就摸小郭的手,秀才忙探身把拉)
吕:说就说吗,别动手嘛
白:老邢说到这就摸她手了,不信你问她
(小郭打老白)
吕:芙妹!
郭:他有刀
吕:(怒)有刀怎么了,有刀了不起啊?
(老邢进客栈,面色凝重)
吕:可以胡作非为(众人给秀才递眼色)我跟你们讲,别说是一个小捕快,就是四大神捕怎么的了,也不能滥用职权调戏民女嘛!何况是小郭啊!
(老邢已走到秀才身后)
佟:人家又没有调戏,老邢又不是那种人
郭:是是是,老邢不是这种人(边说边给秀才递眼色)
白:是是,老邢不是这种人
吕:怎么不是这种人了?这个老色狼,上次小六要辞职那回记得吧,喝醉了,喝高了,谁趁着酒劲摸你脸蛋来着。
邢:是我
吕:(直往后缩)你你别乱来
邢:拜托,你把我那点破事统统说出来吧。快说啊!
吕:(把头埋在小郭怀里)芙妹救我
郭:别怕别怕
(老邢一脸阴笑靠近众人)
白:干啥呀?别过来
邢:我知道,你们都看不起我。人非圣贤,熟能无过呀
吕:(挥手)是孰,低下没那四个点
(老白和小郭把秀才拉回来)
邢:很好,你也是我的一字之师啊
众人:我记你一辈子!
(秀才吓得到桌子地下)
佟:邢育森!
(邢瞪佟)
佟:有空常来玩,我有点困了,上楼补个觉先
白:我陪你补个觉――我送她上去
郭:我还有好多衣服没洗呢,您老慢坐,下辈子见啊(招呼秀才)你还愣着干什么,快撤呀!
吕:(从桌子一边钻回来)我又没犯错,干吗要撤呀。吃饭
郭:我错了还不行吗?(对秀才连掐带拽)走啦,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邢:(一脸愁苦)站住
邢:我给你们一柱香的功夫,把我所有的毛病都说出来
郭:(声音发颤)拜托,您的毛病您自己不知道吗?
(老邢从椅子上站起来,噌地抽出了刀来回乱耍,客人全部吓跑)
邢:(把刀撂在桌子上)就一柱香,你们自己看着办(收刀,出客栈)
郭:(朝楼上招呼)掌柜的,快快
佟:(从楼上往下走)说就说,去,把大嘴和小贝给我找来,我不信他还要血洗我同福客栈
(郭白吕跑去找人)
郭:大嘴!

(老邢抽出刀)
邢:(把刀放在桌子上)诸位请说吧
李:小贝,小贝
佟:秀才,秀才
(众人互相推诿,乱成一团)
邢:(拍桌子)注意素质!佟掌柜,你先说,我看好你
佟:好,你这个人最大的毛病就是――
众人:(小声)别说人家
佟: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
(众人长舒一口气)
佟:为了百姓,为了苍生,没日没夜地熬,熬到两眼通红还不算完,真教人心疼(哭腔)
邢:(严肃的)佟掌柜,你看这是这是什么(拍自己的臀部)
佟:(站起来)臀,二头肌
邢:他不是马屁,不要乱拍,我要听实话,实话
佟:你这个人的毛病,实在是太多了,我一时半会想不起来
邢:那就捡想起来的说,说,说呀!(嚎)
佟:(从座位上站起来)第一你太要面子还不听劝
(邢拿起桌子上的刀,在自己手上划了一道)
众人:噫~
邢:每个毛病拉一道口子,这样长记性。接着说,说呀!(嚎)
众人:展堂,老白你说
白:第二,第二你这人太好打官腔了,动不动就为了百姓为了苍生的,一到关键时刻就爱掉链子,呵呵呵呵(哆嗦着笑)
(老邢又割了一道)
邢:说得不错,接着说
郭:第三,你作为捕快武功也太差了吧
(老邢又割了一道)
吕:而且没文化老说错别字,还不准人纠正
郭:他准,人家已经改了
邢:不,前车之鉴后车之师(又割了一道)说,接着说

(众人争着抢着要说)
白:找点呢,我等半天了,我等半天了。第二百九十八条,咳,你这人太贪吃了,一见着好酒就走不动道,拉一道。
大嘴:我我我,二二二百
(老邢向大家出示他的血手,众人都消停了)
邢:已经没地了
李:那要实在没地那就换腿呗,第二百九十九条
邢:够了够了,诸位辛苦啊,今天就说到这,等我这手长好以后,你们再接着提啊
贝:等等等等等,我还一条都没说呢
邢:大人说话小孩不要插嘴!
贝:第三百条
邢:后会有期,后会有期
白:葵花点穴手(把老邢点上了)小贝,说
众人:去啊去啊去啊去啊
贝:你动不动就吓唬人,我们上课一闹呢,先生就喊“邢育森来了!”,天下立刻就太平了
白:听见了吧,听清楚就眨眨眼睛
(老邢眨眼)
白:葵花解穴手
(老邢不动)
白:葵花解穴手
邢:已经解了
白:那咋不动呢?
邢:沉思
(老邢探身到桌旁)
邢:咋会是这样呢?亲娘来,你怎么不早说呢?
佟:还说个啥吗,我们早已经习惯了
邢:(看着自己的血手)我这些毛病,可怎么改啊!
佟:还改个啥嘛,这么大年纪了
邢:十八里铺的韩捕头下个月就退休了,他们想在附近寻摸一个有威望有经验的老捕快
李:那还寻摸啥呀,那不直接就你么
邢:要像你说的那样就好了,可他们先要考察一下,说是听听口碑,看看素质,你说我都干了这么多年捕快了,什么风雨没经历过还考什么考啊?
吕:考就考么,你的口碑又不差的
李:再说你那不都是些小毛病吗
邢:可人家不会像你这样想啊,我琢磨着,能改咱就改,要是改不了了
众人:嗯?
邢:也得硬改
(众人点头)
邢:还有几个月我就要退休了,如果退休前我能当捕头,兴许能涨点钱,分个房子啥的,要最后啥也没落到,那我的下半辈子就全靠你们了
(老邢和湘玉握手)
邢:佟掌柜
白:老邢,说归说,咱不动手啊
邢:咋了,连手都不能握了是吧?俗话说的好啊,墙倒众人推
白:谁推你了?
佟:(拉住老邢的手)不推,不推,你说,湘玉我听着呢
邢:湘玉啊,俗话说的好啊,狗改不了那啥啊,我这些毛病,十有八九是改不了啦
佟:胡说啥呢嘛,你是谁呀
贝:七侠镇第三十七任缁衣老捕头邢育森
邢:缁衣捕头,好陌生的称呼啊,但是我喜欢
白:别哭,喜欢就好,我就问你一句话,你是不是真心想改
邢:(挥舞着双手)你说呢?
(老白打个响指,众人凑到一起商量)
佟:(握住老邢的手)相信我们,你一定能行的

(众人在柜台前,写着什么)
吕:好!
(白拿着一张纸,带领大家走回桌前)
白:老邢,来看看这个
邢:委托协议?
郭:只要你把这个协议签了,改毛病的事就交给我们了
贝:我们一定会帮你脱胎换骨重新做人的
邢:改就改呗,还签啥协议啊?
白:不签协议回头你改急了,一翻脸我们怎么办
邢:不可能,我老邢是那样人吗?
(众人用明知故问的眼神看着他)
邢:好,签就签,笔呢?
李:用啥笔啊,直接用手按手印不完了嘛
(邢把血手印印在协议上)
邢:好吧
白:好了,我宣布,本次活动的代号为血手行动
佟:很好,从明天开始,我们咋说,你就咋做
邢:别明天了,就现在开始吧,有什么指示放马过来
郭:好啊好啊,你先帮我把衣服洗了去
(老邢瞪郭)
郭:开个玩笑
白:开什么玩笑,怎么着郭姑娘说话不定用了?(给老邢抖血手协议书)
邢:我是让你们帮我改毛病,别趁机糟践我啊
白:这怎么能叫糟践你呢?你自己琢磨琢磨,你所有的毛病根在哪?
(老邢摇头)
白:就是你那臭脾气
邢:那有怎么样?
佟:试问,站在你面前的这位慈眉善目的姑娘,以前是个啥样子的?
(老邢沉思,镜头回放)
郭:排山倒海(直接排小六身上了)
(回到现实世界)
白:你在看看人家现在
郭:侯哥,你冷了吗饿了吗
(秀才凌空给了小郭两耳光)
郭:要不要我给你捶捶腿捏捏肩,熬锅鸡汤尝尝鲜
吕:边儿去
白: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邢:好好,我干可以但不许说出去啊
众人:不说不说,绝对不说
邢:还有还有还有,在我改过期间,要是没有外人,你们能不能叫我邢捕头
佟:为啥吗?
邢:我想先培养一下,感觉,当捕头的感觉
佟:好,那就预备,走
众人:邢捕头~
邢:哎~
众人:洗衣服去!(众人散去)
邢:洗就洗,只要能让我当捕头干啥都行

(老邢用一只手搓衣服,老白和湘玉在旁边看着)
佟:不要说,老邢真的还挺能干
白:一下午就洗了两件衣裳
佟:人家只有一只手嘛
(老邢累了,站起来捶捶腰,走进厨房,拿了根黄瓜,老白和湘玉跟了过去)
邢:唉,你们俩啥时候进来的
佟:衣服洗的不错嘛
邢:那是,区区两件衣服
白:黄瓜挺好吃啊
邢:还行,脆还挺脆,就是没啥水分了
佟:那就多喝点水嘛,晚饭不要吃了啊
邢:你什么意思?
佟:偷东西乃本店大忌
邢:谁偷了?我这是拿的!
白:拿之前跟谁说了?
邢:这还用说吗?一根黄瓜
佟:一粒米都不行,不告而拿是为偷
邢:好好,那我不吃饭了,一根黄瓜也够了
(老白揪下半根)
白:半根就够了,愣着干啥,把衣服晾了
佟:把衣服晾完柴一劈,菜一洗,然后再帮我把碗筷收拾一下啊
邢:碗筷?不是不让我吃了吗?
白:是啊,你把碗筷收拾完以后,看着我们吃
(老白和湘玉转身离开)
邢:(拿起衣服)绳子呢?绳子呢?(遍寻不果,把衣服晾在自己胳膊上)
(老邢正在擦桌子,看着众人吃饭)
李:邢捕头
(老邢过来)
李:给我盛完汤去,多盛点冬瓜还有虾皮
邢:你自己不能盛啊
(老白举起协议书给老邢看)
白:不想当捕头了?
(老邢无奈离开)
郭:邢捕头,给我也盛点汤
白:(递碗)多放点排骨啊
佟:还有我的
吕:不要放葱花啊
贝:小邢,也帮我盛一碗吧
邢:你刚才叫我什么?
贝:小邢啊,怎么了?
邢:缺管少教,结结实实暴打一顿你还敢再叫
贝:嫂子你看呐,他欺负我
佟:老白,交给你了
白:(放下碗筷,起身离桌)好勒
(老白拿了个戒尺过来)
邢:呃哈哈哈哈,等着挨板子吧,哈哈哈哈哈,打了你就有记性了
白:打谁啊?
邢:她
白:打你,把手伸出来
(众人大笑)
众人:打了你就有记性了
邢:你什么意思?
白:缺管少教就得打啊,这是你说的
邢:我告诉你啊,不准动手啊,我可是朝廷的官差
白:来人呐,给我拿下
(众人起身,老邢瞪众人,众人又坐下)
白:完蛋玩意儿!
邢:呃哈哈哈哈哈
白:老邢,我给你看看手相
(老邢笑着把手伸了出去)
白:葵花点穴手(把老邢点住了)
众人:哈哈哈哈哈哈
(老白作势欲打)
白:一!
白:嗯啥嗯,我还没打呢(用戒尺打了老邢一下)
贝:多么熟悉的一幕啊,作为一个旁观者,这种感觉真是爽呆了
白:葵花解穴手
邢:我跟你拼了
(老白拿起协议书)
白:不想当捕头了?
邢:我我我
白:好,我宣布委托书作废
邢:别别别,我又没说不改,你让我一步步的是吧
白:一步步来
邢:放心,我有信心决心以及恒心,血手为证
白:那好,先去盛汤,盛完了汤收拾桌子,收拾桌子完了以后刷碗,刷完碗了之后烧开水
邢:亲娘来,就是一壶水啊
白:洗澡水,拿大盆烧人人都洗,我洗两会
(老邢晕倒在地,大家大笑)

(老邢从后院进屋,累得脚步踉跄,老白正看着他,老邢正要走)
白:怎么着,这就想走了
邢:你有吩咐尽管招呼吧
白:好,很好,来,把那坛酒给我拿着
邢:哪坛酒啊?
白:钱柜旁边这坛
(白坐在桌子旁,老邢讲酒拿来,给老白满上,也给自己满上)
白:谁让你举杯来着
邢:你拿两个酒杯不是让我喝得?
白:(拿下老邢手里的酒杯)我喝一杯眼里看一杯不行啊?
邢:你,我,我忍我忍,你老慢慢喝,今天晚上我就伺候你一个人,你要不舒服我就不睡觉
白:很好,有觉悟就会有进步,我看好你哦
邢:要不要再加两个小菜
白:老邢,只要你有这种心态,任何毛病在你面前都是小菜一碟
邢:(握住老白的手)希望如此
白:来,预祝你早日高升马到成功,干了
邢:让我喝
白:干!
(老邢倒酒)
邢:老白你说实话,我这人平时是不是特招人烦啊
白:这看怎么说了
邢:实话实说,一点水分都不要搀
白:那好,在绝大部分情况下,你确实是挺烦人的
邢:那小部分情况下
白:更烦人,但是我们可以理解,俗话说的好,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是,你老邢确实有缺点毛病,爱贪小便宜,吃完之后还拿点,可你也有优点啊,一到关键时刻

,你说翻脸就翻脸,谁的面子都不给。还有,这么多年了,咱镇你破过什么大案了,可咱镇的治安谁敢说一个不字?这是为啥,这不都是因为你没日没夜地巡街给巡出

来的嘛。
邢:展堂,啥也不说了,干
白:等着老邢,我给你弄盘花生米吃
邢:我去拿,你坐好了坐舒服了,我去拿(老邢下)
(展堂欣慰,准备去关店门,小六上)
六:老白(往四周看)
白:唉唉唉,寻摸啥呀?
六:我师父没在这吧
白:你找他有事啊?
六:刚才十八里铺找他去当捕头
(老白一把抓住小六)
白:啥时候的事啊?
六:就刚才,让我当时就给推了
白:为啥啊
六:你傻呀,我这一共就俩捕快,他再一走,我今后怎么破案,你可真逗
(老邢失手,端花生米的盘掉地上碎了)
(老邢阴着脸走来)
六:师父,你在这儿,我刚才想跟你说啊
邢:混蛋!(扇了小六一耳光)
白:老邢!
六:师父
邢:我不是你师父
六:师父
邢:滚
六:师父!
邢:快滚!
白:老邢消消气,消消气
六:师父
邢:赖着不走是吧,那就休怪为师不客气了
(老邢抽出刀来乱舞)
白:葵花点穴手(把老邢点上了)
六:帮我照顾好我七舅姥爷(抽刀)
白:葵花点穴手(把小六点上了)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啊?我帮你你砍我,不许闹了啊,葵花解穴手
六:帮我照顾好我七舅――
白:葵花点
(小六扔刀跑到门口)
六:你先把我师父解开
白:我把他解开他砍你,我点他你砍我,咱还有完没完了
六:那我先走,你把他解开
白:行,你快走吧
(小六进来拾刀)
六:师父,那我先走了,你保重啊师父
白:快走吧
(老白走到老邢身边)
白:葵花解穴手
邢:好小子
白:老邢,我都是为了你们爷俩好真的
邢:闪开
白:你听我说
邢:闪开!(嚎)
(老邢举起酒坛子就喝)
白:你慢点喝,给我留点
(老邢瞪老白)
白:行行行,你喝你喝,不够了还有啊
(老邢将空坛子扔在地上)
邢:拿酒!拿酒来!!
白:轻点儿轻点儿,哥哥都睡觉呢
邢:拿酒,拿酒!!
白:今儿我就算舍命陪君子了,你喝!
(老白拿了个巨大号酒坛子来)
白:你喝

(店内众人都被吵醒了,看着老邢喝酒,老邢边喝边打嗝)
邢:养虎为患啊,诗里说得真准啊
(老邢打嗝,十分难闻)
白:那不是诗
(老邢用眼横老白)
白:是诗是诗,少男情怀总是诗
(老邢一挥手,大家都凑过来)
邢:小六啊,就是你们的燕捕头,三岁的时候,我就抱过他,当场尿了我一身,当时我就想,这么小的年纪就有这份魄力
(老邢打嗝,熏走众人)
白:是个孩子就有
(老邢瞪老白)
白:小六特别足
(老邢一挥手,大家又都凑过来)
邢:我仔细一看啊,这家伙虎头虎脑,浓眉小眼,将来一定油出息,可没想到――
(老邢打嗝,熏走众人)
佟:别别别,酒咱改天再喝啊
邢:咋的,怕我不付钱是吧,来来来
(老邢从衣服掏出好多散碎银子)
邢:够不够,够不够,够不够
佟:(收起钱)这不是钱的问题,小六这个孩子其实心眼也不坏
邢:(拔刀)再说一遍
佟:你想砍就砍,来来来往这儿砍往这儿砍
(众人拉住湘玉)
邢:闪开
佟:不闪!
邢:闪开
佟:不闪!
邢:不闪就砍了
佟:砍也不闪!
(老邢打嗝,熏走众人)
邢:(收刀)老天爷呀,我怎么收了这么一个徒弟呀,你说是你眼瞎了还是我眼瞎了呀(哭)
佟:老邢啊,小六还是一个孩子嘛
白:就是
邢:孩子?你见过哪家孩子长喉结的?
佟:展堂赶紧给老邢沏壶茶去,去去去
邢:不用,我没喝醉一点都没醉,没事,我这是装喝醉的,咱这演技是――
(倒在大堂门口)
(众人奔过去扶)
白:演的还挺投入的,我去沏茶去
(大家把老邢扶到椅子上)
佟:你这人呀真是的又不听劝又好面子
邢:我知道,这是第一条,手掌都刻着呢
佟:回去我找他说说
邢:你找他?就小六那犟脾气,你能说得动他?
佟:那他最听谁的话吗?
邢:以前是听我的,现在现在听谁的呀
白:来,老邢,喝杯茶醒醒酒
佟:先喝点茶
邢:有了!
(转日,大堂,小六正在喝茶)
邢:燕小六,你看谁来了
六:七舅姥爷,你怎么来了
七:小的给燕大捕头请安了(给小六跪下)
六:七舅姥爷,你快起来,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小六啊
七:使不得使不得,你是官我是民,万万不能坏了礼数啊
六:七舅姥爷
七:不不不,往后你就叫我小七就行了
六:小小小七?
七:哎,小的再给燕大捕头请安了
六:你起来,要不然我可真跟您急了
白:来来来,赶紧起来,要不然燕捕头拿刀砍你啊
七:刀,救命啊(晕倒)
白:晕了,晕了
六:七舅姥爷,七舅姥爷
(众人搀着七舅姥爷,现场乱成一团,本想将七舅姥爷坐在椅子上,可怎么也对不上)

(半个时辰以后)
(七舅姥爷终于坐在了椅子上)
六:累死我了。七舅姥爷,你醒醒,七舅姥爷
七:(缓过劲来了,朦朦胧胧看见小六)是六儿啊
六:七舅姥爷你醒了,七舅姥爷,是我
七:你怎么回来了
六:我不回来看您来了,我回来干吗,您来我这儿来了
七:我来,我来哪儿了我
六:七侠镇,我当差的地方
七:当差
六:您起来
七:(跪倒在地)唉呦,小的给燕大捕头请安了
六:我得天啊,怎么又来了,帮我照顾好我的七舅姥爷~~(拔刀)
白:人就在这儿呢,自己照顾
六:看刀
七:救命啊(又晕了)
众人:(挥舞着胳膊)七舅姥爷,七舅姥爷~~
六:我可怎么办啊我
佟:还怎么办,先把你的官府脱了再说吧
六:对,脱官服

(众人伺候着七舅姥爷,换好平民装得小六出来)
六:七舅姥爷
七:(给了六一巴掌)我打死你个小畜生
众人:七舅姥爷,七舅姥爷
七:你过来,你给我过来。好啊,七舅姥爷说话不管用了是吧
六:管用
白:管用还不过来
七:我打死你个小王八蛋
六:你怎么又打我,我犯嘛事了,你打我
七:我怎么知道你犯嘛事了,你小子啊,刚进城几天,你就学会顶嘴了你,你等着你,我不打死你个不听话的小鸟粪蛋
(食客全部吓跑)
佟:钱钱,展堂没给钱呢
(小六把官帽戴上,七舅姥爷放下了举着的椅子)
七:我给燕大捕头请安了
六:哈哈哈哈
(老邢摘走了小六的帽子)
七:你骗我,我打死你个——
(众人忙拦着,小刘拿回帽子)
六:打呀,你打呀
七:我有罪我有罪我有罪
(老邢又摘走了小六的帽子)
七:好啊你(打小六)
佟:够了!!老大爷,我们找你来是想跟你商量点正事
七:商量嘛呀,都听邢大人的啊
六:他现在已经不是大人了
邢:什么,我不是大人难道是小孩呀
七:甭跟他废话,先臭揍一顿再说
六:(拍桌子)我看谁敢。七舅姥爷,我在家里可都听你的,可在咱们这,我只听上头的
邢:(冷笑)这么说是上面让你出卖我的
六:我嘛时候出卖你了
邢:小六啊,做人要诚实啊否则是要遭报应的
七:甭跟他废话,一刀砍死再说
白:呦呦,七舅姥爷砍死了还怎么说啊,您别跟着掺和了,走我带你四处转转啊
七:你等着,那等着
(老白把七舅姥爷拉走)

六:师父
邢:对不起,昨晚以后,我们俩已经不是师徒了,请你以后叫我老邢,谢谢
六:老邢?
邢:转眼就不认人了,你还说他心眼好
六:师父
邢:我刚才说得话你没听到么,胡乱管人叫师父是要遭报应的
六:那我管你叫嘛好啊?
邢:老邢
六:那我叫了你不许生气
邢:放心
六:老邢
邢:什么人啊?我真是瞎了这双眼啊
六:邢育森!!
(老邢瞪他)
六:我这是跟她学的
(老邢使劲瞪湘玉)
佟:行了行了,坐下。你们俩不许再吵了啊,好不容易聚到一块儿说点正事比啥不强
邢:好,你说吧
六:我说嘛呀我
邢:你把我叫来得——我把你叫来的,我把你叫来怎么了,我就把你叫来了,叫来了,叫来了叫来了
六:师父你有嘛话你就直说,小六一定照办
佟:你听听
六:出了升捕头这件事
邢:你听听
佟:燕捕头,你凭啥不让你师父升捕头呢
六:你想想,咱们镇一共俩捕快,他再一走,百姓怎么办
邢:你还学会拿百姓说事了是吧,你跟谁学的
六:跟你。不过,我也是真的这么想的来着
佟:你不会再招一个捕快就完了吗,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捕快还不好找啊
六与邢:你什么意思啊?
佟:口误,行了吧,芝麻大点事纠缠到现在没完了还
(七舅姥爷举着板砖过来了,后面老白追着)
七:别跟他废话,先充他后脑勺拍两砖再说
(众人纷纷拦着)
佟:行了,你先去把官服换上吧,吃完饭再说啊
六:(上桌子)换官服换官服
佟:我还要做生意呢

(老邢和湘玉坐在桌旁,窃窃私语,湘玉招呼小六过来)
六:师父
邢:小六啊,跟你交个底,师父没几年混得了,你知道这件事儿对我来说多重要吗?
六:知道,但是您对我来说更加重要
邢:这熊孩子你看
佟:夸你呢,夸你呢,没有事儿,你接着说
六:师父,自从小六当捕快的第一天起,我就一直跟着你,形影不离,没有您,我真嘛也干不好,我连个马步都扎不稳
邢:我也一样啊,我也是不稳啊
六:我连大明律都不会背
邢:我连大明律三个字都不会写啊
六:我连一套像样的刀法都不会使
邢:我连刀都拿不稳啊!
六:师父,我知道这样对你真有点不公平,但是我真的没有办法啊
佟:那你就忍心看着你师父孤独终老,晚景凄凉
六:师父,您放心,只要有我燕小六一口吃的,绝对不会让您挨饿
邢:你这孩子咋听不明白话呢?师父缺的不是钱
六:那您缺嘛呀
邢:这么跟你说吧,你忽然被撤了职,换了别人你乐意吗?
六:换了他们我当然不乐意了,要是换了您的话我一百个乐意
邢:你这熊孩子你看
佟:还是夸,还是夸啊
佟:说到底,小六就是害怕他自己干不好,那咱就给你个机会证明一下
六:怎么证明?
佟:你不要着急啊,我跟你师父商量一下
(湘玉和老邢小声商量)
邢:血手行动对我有用对他没用,那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佟:为啥吗
邢:你想啊,他本来就不放我走,他再消极怠工不配和,你怎么办
佟:老邢,有一个词叫放水
六:商量嘛呢
七:(从后院上)甭跟他废话,先照他心口窝先踹上他两脚再说
六:七舅姥爷
七:小的给燕大捕头请安了,请安了
白:七舅姥爷快把鞋穿上
六:天呐,我招谁惹谁了?

(晚上)
邢:这只手,一共有三百条口子,每一道口都代表为师的一个毛病啊
佟:为了帮助他改掉这些毛病,我们策划了一个血手行动
白:请看,白纸黑字血手印为证
邢:短短两天,为师已经痛改前非了,再也不是过去那个我了
佟:你,只要能通过测试,那你以后啥毛病都没有了
六:哇呀呀呀,那我的刀来
李:拿到干啥呀
六:拉口子呀,不就这只手嘛,干脆把它剁了吧
(众人拦下)
邢:六啊,不用不用,为师的毛病太重了不划不行啊,你稍加改造就行
六:怎么改,你们说放马过来我改
郭:很简单,把这些碗筷收拾了先
六:(接过盆)没问题,给我
七:使不得使不得,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邢:年轻人,让他锻炼,一定要锻炼,改毛病
七:你们平常就这么对他的
白:不是,现在是非常时期,到时候等老邢一走
(后院传来碗碎的声音)
六:我把碗碟都给摔碎了
郭:六儿,一个都没剩啊
六:还剩下一个勺,不过也半儿了
白:燕小六!(两手拍小六的脸)干得漂亮
六:啊?
白:试问,谁能破坏的这么干净这么纯粹,这说明什么(小六摇头)说明你破坏力极强啊,到时候你一高兴直冲进匪巢,叮咣五四一顿乱砸,试问,贼往哪跑,贼往哪


邢:啥也别说了,直接通过
七:使不得使不得啊,他笨手笨脚的,要是毁了贼窝倒还好说,那万一要毁了百姓的东西,那可怎么办啊
白:呃呃呃,这样,进行下一个环节,把衣裳洗了
郭:老邢都洗了,而且都晾了
佟:那就扯下来,重洗一边
六:没问题,交给我了,我这就洗去

(后院)
众人:我搓我搓我搓搓搓
白:看人家这手势,这姿势刷刷的,赶上洗衣机了
(衣裳洗破了)
六:不好意思,我把这衣裳给搓破了
佟:我的瑞蚨祥,完了完了。——早就该破了,不怪你
六:那我接着搓
(众人急忙拦住)
众人:六儿,六儿
佟:算了,听我的这项完成的很好,非常好,下一项

(大堂,小六扫地,扫的是鸡犬不宁)
白:六儿六儿六儿六儿
(小六论扫帚)
李:这家伙,这不愧是大捕头啊,扫地都比一般人潇洒
(小六专挑人站的地方扫,众人连躲带逃)
郭:这也就是拿了把扫把,拿把刀就是一关胜嘛
白:你这不骂人嘛,就咱小六这身板,这气势,怎么说那也是关胜的祖宗关二爷在世呀
吕:关二爷不行,看人小六多厉害,关二爷那三个人对一个都打不过人吕布,换成小六,一个对三个(湘玉拜关公神像)三十个都不在话下
佟:你不要再胡说了,就小六那点武功,还吕布,呵呵,貂禅都打不过
(众人打手势)
佟:小六靠的是智慧
邢:到底是掌柜的,说到点子上了,小六没别的毛病,就是太聪明了
李:还不是一般的小聪明
白:像小六这种智商的,除了他,我就听说过一个人
李:谁呀?
白:诸葛孔明
七:使不得使不得啊,就他,愣头愣脑的,连个地都扫不好,你们再一夸他,他真当补药吃了他
白:那这样,我们进行下一环节
六:下一项就甭进行了
邢:免了免了,直接通过
众人:过过过
六:师父,我就想问您一句话
邢:你说
六:你真的信得过我吗?
邢:信得过啊
六:师父,虽说小六脑子不好使,但是还不是白痴,刚才那几项测试我一项都没通过,您知道为了嘛吗
(老邢点头)
六:师父,小六如果自己行的话,绝对不会留您的,师父
邢:六儿,我心里有数,没关系,送佛送到西,为师再送你一程
六: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七:六儿,你来你来
(小六过去,七舅姥爷就打)
七:我打死你个没出息的东西
六:七舅姥爷,我穿的可是官服
七:你穿官服,你就是穿龙袍,当然了你也穿不上龙袍,可是,你是咱北岗第一个穿官服的呀,每回有人来看我,都说我们家祖坟风水好,傻子都能养成个宝,可你呢

,都快满二十了,你怎么一点志气也没有呢
(小郭凌空比了个问号)
六:这不是志气的问题
七:那是嘛问题啊,俗话说的好啊,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她就是生个小子,这么久了,他也该断奶了吧
六:师父
邢:别问我,这一回你自己选择
(小六看看众人相信的目光,深深的点了点头)
众人:噢!
邢:(握着七舅姥爷得手)谢谢了,谢谢了
(转天,大家送老邢)
邢:不用送了,又不是不见,以后倒十八里铺找我啊,别的没有,咱好酒管够
白:你上哪弄酒去
邢:这你就别管了啊
佟:又来了,手上的道子白划了
邢:你放心,这回喝酒咱绝对付钱
佟:那就好
邢:对了,以后你和老白要是,呵,欢迎你俩去,别的没有,被褥管够
佟:还是留着自己盖吧。那您慢走啊,庶不远送啊
邢:都别送了啊
众人:慢走
邢:再见啊,再见
(老邢望着小六,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小六也默默的重复了)
邢:回去吧
众人:再见,注意身体啊,一路顺风啊,有空回来看看啊
(在老邢远去的身影里,他在七侠镇的一举一动又浮现在大家面前)
六:(默默的在心里)师父,您放心吧,小六决不会给您丢人的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