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五十一回 采花贼意外现真身 虎外甥做媒为报恩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五十一回 采花贼意外现真身 虎外甥做媒为报恩【文字剧本】

第五十一回 采花贼意外现真身 虎外甥做媒为报恩

本集编剧 宁财神 

================================
角色(出场序)
-----------------------------
白展堂 - 出  演:沙 溢
猫  - 出  演:???
祝无双 - 出  演:倪虹洁
郭芙蓉 - 出  演:姚 晨
李大嘴 - 出  演:姜 超
佟湘玉 - 出  演:闫 妮
吕轻侯 - 出  演:喻恩泰
燕小六 - 出  演:肖 剑
众食客 - 友情出演:龙套班?
佟石头 - 友情出演:王洪波
小 米 - 友情出演:张 青
==================================

  黑屏字幕:三个月前

【大堂 昼 (00:10)

  白展堂:(靠在门口 悠然调侃)别妄想了朋友 我是不会让你进来的 你以为你缩在墙角求我就没事儿了?光天化日之下 你赤身裸体难道就一点都不感到羞耻么

阿……?
猫 :喵……
白展堂:……知道还不走 非等着我把你拎走是不是?我数到三 你再不走我就真动手了阿 一、二……!
祝无双:放着我来!(擦过桌子)你说你这么大一个人 跟那么小一只猫咪你叫什么劲呐!(拿碗走向猫)
白展堂:谁让它天天堵着门口阿?进进不来出出不去的 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咱店里闹耗子了呢
祝无双:(冲猫蹲下)闹耗子它还能长那么瘦么 你看它站都站不稳 哎哟真是的 小脸瘦得……
白展堂:哎哟 它那脸还瘦 比你脸还胖呢
祝无双:找点呀你!(回身一点老白腿)
白展堂:好 (哼哼哼苦笑) 您喂 您喂……(冲猫)您吃 撑死你!(吸口凉气)这腿给我点麻了(一瘸一拐离开)
祝无双:(顽皮笑后冲猫)咱不理他啊 吃东西 不够咱们还有 (爱抚)乖……

  过度效果 时间转至现在

【大堂 昼 (01:15)

  (众人围在桌前)
白展堂:……于是阿 这只猫就活了下来 三个月以后 竟然被它混成了一代猫霸
郭芙蓉:光叫唤两声也就算了 这两天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开始晒老鼠干儿了
李大嘴:哎呀妈呀
佟湘玉:啊?都晒到哪儿咧
白展堂:你不知道啊 屋顶 二三十只阿 全须全蛹的……
佟湘玉:嘘!小声点儿 (四顾)客人在呢
李大嘴:咳 实在不行直接下点药不就完了么(走开)
吕轻侯:不可以的 胡说 猫有九条命 毒死一条还有八条找你报仇的阿
白展堂:唉——子不语怪力乱神呐……(客人:“倒茶!”老白走开)
吕轻侯:子是不语他不是不信呐 关于这点 子曾经曰过的……
郭芙蓉:别曰了!你就说你同不同意干掉那只猫
吕轻侯:我的意见就是先礼后兵
郭芙蓉:(冷冷地)这猫要是别人救的 你还会是这个态度么?
吕轻侯:你什么意思啊?
郭芙蓉:我什么意思你心里清楚!(起身逼近秀才)
吕轻侯:(慌)吃力吧 吃力吧……(辩解)我跟无双……她都走了三个月啦……
郭芙蓉:所以你才舍不得杀那只猫呀?见了那只猫就如同见了无双本人!
吕轻侯:你还帮我逮过耗子呢我见了短腿耗子就如同见了你一样
郭芙蓉:她是猫我是耗子是吧!
白展堂:(倒茶回来)——那还是只短腿的(小郭急)不是我说的 秀才说的
吕轻侯:(无辜状)……
郭芙蓉:喂你的猫去!(走回后院)
吕轻侯:(冲展堂)讨厌 !……芙妹!你听我说我不是这个意思(跟去后院)你听我解释……
(大嘴走过来)
白展堂:大嘴 你听……
(几下拳脚声)
吕轻侯:唉!哎呀……!(两眼乌黑返回大堂)
白、李同声嘲笑:哎呀 咦哈哈哈……
白展堂:咋整的阿?
李大嘴:阿 咋整的?
吕轻侯:(干咳)……没事儿 不小心撞门上了
白展堂:哦……能同时撞两只眼睛 而且撞得这么均匀 这么圆润(一拍大嘴)不愧是关中大侠!呃哈哈哈……
佟湘玉:不要再说风凉话了 赶紧干活去(见秀才两眼失笑)秀才……?
(白、李又笑)
佟湘玉:调皮!有这闲工夫赶紧想一想怎么样对付那只猫
白展堂:你睡觉的时候把门窗都关严实了不就完了吗
燕小六:(从外面神色诡秘疾步进来)唉 你们都知道了吧?
众 人:知道啥呀?
燕小六:(回身冲食客)吃饭吃饭吃饭……!(见到秀才眼睛)你哪么地了你?
吕轻侯:低调 低调……
白展堂:你快说吧!
李大嘴:说呀!
燕小六:采花贼呀 把十八里铺都给祸害遍了
众 人:啊——?!
燕小六:前两天刚到左家庄 这小子腿脚太快了 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吕轻侯:受害者也没见过呀
燕小六:没有受害者
众 人:啊?
燕小六:这小子虽然武功不错 但是经验不行啊 每次还没等下手 受害者就喊起来了
白展堂:哎呀妈呀 真笨!放点儿迷魂香啊
燕小六:哦……(色变)帮我照顾好我七舅姥爷他三外甥女儿她前一个……(拔刀冲向老白)
白展堂:(惊)刀下留人……!(食客们逃开)钱钱钱 没给钱呢……
燕小六:回来!我砍了你们!
(众食客回来)
佟湘玉:(喜)快给钱 美得很美的很……
白展堂:(慌)这这这……你啥意思啊
燕小六:普通老百姓谁知道迷魂香!
白展堂:武侠小说里不都那么写么!
燕小六:我哪么不知道呢?
白展堂:你不认字儿啊
燕小六:嗯——?!
白展堂:(干笑)小六 我不是那意思 我的意是阿……
燕小六:少废话 把脚抬起来!
白展堂:我有脚气……
燕小六:(瞪眼)抬起来!(查看老白鞋底)……那只……哼哼 算你小子命大
白展堂:啥意思啊
燕小六:那个采花贼 是个穿官靴的 脚后跟还各镶了一个鹌鹑蛋那么大的翠玉
白展堂:哎呀 这小伙儿挺有钱呢
燕小六:帮我照顾好我七舅姥爷……!
白展堂:刀下留人!
(众食客又跑)
白展堂:钱钱钱 没给钱呢……
佟湘玉:给了给了 走吧走吧
白展堂:哦 那行 那行……你啥意思啊?
燕小六:废话!你怎么知道是小伙儿?
白展堂:你废话 女的能当采花贼么
(湘玉拉着小六)
燕小六:嗯……都留点神阿(收刀)遇上穿官靴的及时向我报告
李大嘴:六 六儿 刚才过去一个
燕小六:帮我照顾好我七舅姥爷三外甥女儿和她前一个丈母娘……哪儿跑——!(拔刀冲出门外)……(顷刻 沮丧声)嗯嗯 师傅 我错了 我不是故意的师傅……

(怒)李大嘴儿……!
李大嘴:那 那啥 我……我……我去买耗子药去啦
佟湘玉:哎哎 药房在那边呀
李大嘴:我……我……我先去翻墙过去 你们晚上想吃啥自己做啊 别等我了阿……(慌忙跑向后院)

【佟寝 夜 (05:28)

  (窗前 老白设置机关)
白展堂:好了
佟湘玉:这铃铛有啥用嘛
白展堂:当然有用了 只要他一推开窗户 叮铃 咱立马就能听到
佟湘玉:(快步靠近老白)那我还是有危险的嘛
白展堂:(婉声安慰)人家不是说了嘛 不祸害黄花闺女
佟湘玉:(羞状)……
白展堂:(羞状 干咳)嗯哼……祸害也没关系 咱们有机关呢
佟湘玉:那贼要不走窗户咋办
白展堂:不可能 从门进来那叫强盗
佟湘玉:(略撒娇)有啥区别嘛
白展堂:当然有区别啦 (一本正经)我们贼靠的是技术……
佟湘玉:(冷笑)哼哼 你们贼……?
白展堂:(干咳)嗯 哼 他们贼 靠的是技术 而强盗呢 靠的是蛮力 这和我们……
佟湘玉:嗯……?
白展堂:呸!这和他们贼差远了
佟湘玉:你有没有当过采花贼
白展堂:我跟你说阿 贼分很多种 我属于飞贼 互相我们不戗行
佟湘玉:发个誓先
白展堂:发啥誓
佟湘玉:在我的偷盗生涯中从来没有采过花
白展堂:本人郑重发誓 在我的职业生涯中 从来就没有采过一朵花
佟湘玉:不要偷换概念 跟我说(拿来一摞书 一手托书 一手举起)站起来!“本人郑重发誓……”
白展堂:(一手按书 一手举起)“本人郑重发誓……”
佟湘玉:“在我白展堂的偷盗生涯中”
白展堂:“在我白展堂的……”咱能换个词儿么?
佟湘玉:(严肃)不行
白展堂:(敷衍)在我白展堂的偷盗生涯中
佟湘玉:“从来没有接触过任何一个女性”
白展堂:“从来就没有接触过任何一个女性”——除了我娘
佟湘玉:你娘可以——“也没有进过任何一个姑娘的闺房……”
白展堂:——你净扯 那怎么可能呢 最好的珠宝一般都藏在闺房里
佟湘玉:哦……前前后后都进过几间闺房呀?
白展堂:我给你查查啊(回想状)扶远将军府:一间、两间、三间……康王府:四间、五间……六间!……

【大堂 (07:35)

  (秀才在长桌算账)
李大嘴:(鬼鬼祟祟探头进门)唉 嘘嘘 秀才 小六不在吧?
吕轻侯:不在!
李大嘴:(安堵)哦 呵呵
吕轻侯:你手里拿的什么啊?
李大嘴:(得意)耗子药 嘿 这么大一大包呢 别说猫了 老虎也给它放倒了!嘿嘿
吕轻侯:你真忍心下得了毒手阿?猫咪很无辜的
李大嘴:这话你留着跟耗子说去吧 哼
(楼上传来语音)
佟湘玉:出去!你给我出去!
白展堂:是你自己非问的……(一声殴打)妈呀!(尴尬捂脸出现在佟寝门口)哎呀 你俩在这儿聊着呐……哎呀你看看 一不小心撞门上了 有点酸 但不是很疼

呵呵呵……
吕轻侯:(讽刺)哟哟哟哟 能把鼻子撞得哄而不肿 酸而不疼 不愧是传说中的盗圣
李大嘴:嘿嘿
白展堂:你先管好你的熊猫眼儿吧 免得出去了让人当国宝给逮喽 呵呵呵……
吕轻侯:哎哟 谢谢关心阿 红鼻子盗圣
白展堂:那是应该的 四眼书生
李大嘴:(不耐烦)行行行行……别吵啦 这叫身在福中不知福
白展堂:大嘴你什么意思 啊?
李大嘴:(认真)你想啊 被自己所喜欢的人争风吃醋大打出手 那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儿
吕轻侯:那也不能动不动就打人吧!
(小郭出现在后院门口)
白、李:(语塞)呃……说 你说
吕轻侯:(无奈)唉……好 就算她是好意阿 她不能老是这样啊
(小郭已来到秀才背后)
李大嘴:(紧张做戏)呃……其实我觉得小郭这人挺好的是吧 又实诚 又仗义
白展堂:对对对
吕轻侯:我没说她不好 可她凶起来……人无双就从来不发脾气
白展堂:无双那是蔫儿坏 看起来老实 其实人品一塌糊涂
李大嘴:是 你说 哪有小郭那么大气上档次阿
吕轻侯:那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白展堂:(愤愤然)我是无双的师兄 她那点破事儿 她那点小九九我能不知道吗 怎么跟人小郭比呀 那么大方那么有层次!
李大嘴:是 你说我俩还曾经共过事 我跟你说 无双简而言之就用一句话就可以表达了!
吕轻侯:说
李大嘴:她不是个东西!
吕轻侯:(一拍桌)谁说无双不是东西了?她就是个好姑娘!又贤惠又善良 而且她特别有爱心 处处保护小动物 你再说那郭芙蓉、小郭 动不动就动手 一着急就

上火 啪!啪!扑哧……A型B型O型AB型都有……太血腥啦!这个世界暴力太多了!我们就是要反对暴力 我们这个戏的主题就是要反对暴力 可她处处施暴……!(叹气

)我现在一想到她我就感到毛骨悚然 我甚至就感觉她就站在我的身后(回头)看见没?……你们是看不见的 我已经出现幻觉了
白、李:我们看见了 不是幻觉 是真的
吕轻侯:(触摸小郭头发肯定后钻过桌子)哎呀呀 你要干什么?
郭芙蓉:(持剪刀轻蔑状)别害怕 这是用来对付采花贼的
白展堂:哎呀 芙妹呀 太狠了(被小郭威慑)——不狠点儿他没有记性!
李大嘴:是 不狠不足以平民愤!
白展堂:对!
郭芙蓉:(冲秀才 故作安然)放心吧 以后我再也不会对你动手动脚的了
吕轻侯:(怯怯地)真的假的
郭芙蓉:(冷)真的 你赶紧去找你那既贤惠又能干而且还特有爱心的无双去吧 那只猫你也不用杀了 以后阿你就搂着它睡好了 阿!
吕轻侯:芙妹……
郭芙蓉:歌屋恩!
白、李:“歌屋恩”……什么意思?
吕轻侯:我知道:“滚”我滚、我滚
郭芙蓉:注意吐字归音 我说的是“滚”!
吕轻侯:我试试阿(实际倒地滚向后院)……

【佟寝 (11:20)

  佟湘玉:(耿耿踱步)二百八十多间闺房 还带评奖的 最佳装修 最佳地段 他咋不评一个最佳业主呢……
郭芙蓉:(破门而入)这活儿没法干了!我要辞职!我要回家我现在就走!
佟湘玉:(不耐烦)秀才又咋招你咧?
郭芙蓉:他没招我 是我自己犯贱 名知道男人都是喜新厌旧 吃锅望盆!
佟湘玉:——还浮想联翩 藕断丝连……!
郭芙蓉:反正我要回家了 你多保重(抱拳要走)
佟湘玉:站住!吵归吵 不要翻脸阿(小郭呈不屑状)……总得给人家一个悔过的空间嘛
郭芙蓉:留不了嘛 那老白要是总在背后说你坏话 同时还说别的女人有多好多好 你乐意阿?
佟湘玉:这你就受不了咧 秀才要是告诉过你他进过二百八十多间闺房 还评出了最佳业主……
郭芙蓉:那老白要是每天在你耳边子曰这子曰那……
佟湘玉:秀才要是一有风吹草动就自己逃走把你留下……
郭芙蓉:那老白要是每天任打任骂都不还手 一点男子汉气概都没有……
佟湘玉:秀才要是跟你拜了天地进了洞房 还没有向你求过婚……
郭芙蓉:那老白要是怀里揣着好几十两银子却连一个最便宜的胭脂都舍不得给你买……
佟湘玉:那秀才要是一文钱都没有 还老想预支工钱为你买这买那……
郭芙蓉:那老白要是(忽转关心)——他都给你买什么啦?
佟湘玉:胭脂呀 问我借的钱送给我之后 也不说啥时候换钱 那人情倒成他的了……哎呀……
郭芙蓉:啧啧 这就是男人!以为一点点小恩小惠就能把咱们玩弄于股掌之中
佟湘玉:哼哼 让他们见鬼去吧
郭芙蓉:说得好 让我们尽弃前嫌携手并进 轰轰烈烈地守一辈子活寡!
佟湘玉:嗯……?呵呵……你守你的阿 我会在背后默默地支持你……阿
郭芙蓉:嗤……!(离开)

【大堂 (13:05)

  李大嘴:(为秀才清扫后背)哎呀妈呀 你还真滚阿 这家伙都成滚地虫了
吕轻侯:滚地龙
李大嘴:啊行 滚地龙 滚地龙
白展堂:(端碗从厨房入)秀才 来 喝杯姜汤压压惊 阿
吕轻侯:我不惊 我就是一身身冒冷汗
白展堂:怎么的 怕小郭打你呀
吕轻侯:我怕她不打我 他要是走了我该怎么办 阿?
李大嘴:哼哼 还咋办 再找一个去呗——
白展堂:(提醒干咳)嗯嗯……!
李大嘴:——哪儿找那么好的去 是吧
白展堂:(推心置腹)秀才 你说实话 你有没有过后悔
吕轻侯:啊?难道你后悔过阿
白展堂:嗤!我那又不象小郭那么爱耍性子
吕轻侯:那你那红鼻子……
白展堂:意外 纯属意外!
吕轻侯:(严肃)我就怕这样的意外越来越多 越来越密集 越来越有杀伤力……
白展堂:快别说了 听着怪慎人的 别说了
李大嘴:哎呀妈呀 这家伙我终于知道那个金钟罩铁布衫是为谁准备的了阿
白展堂:大嘴你错了
吕轻侯:(抚额无奈状)错了!
白展堂:对于我们俩来说金钟罩根本就没有戏
吕轻侯:不可能!
白展堂:必须得是少林十八铜人金刚护体第九重而且是人家发挥失常我们俩超常发挥
李大嘴:(恐缩)呵呵 叫……叫……叫你们俩一整我都……我都不敢谈恋爱了 呵呵……
白展堂:千万都别谈 你看看我这鼻子
吕轻侯:看看我这眼睛
白展堂:还有很多……你根本看不到的地方
李大嘴:看不到的地方 哪儿啊?
白、吕:啧 心呐!
李大嘴:不是这既然你们俩这么痛苦那你俩干脆别谈了呗 是吧 咱们仨当王老五 那多热闹阿 是吧?
(二人起身欲回后院状)
吕轻侯:——今儿天气还不错阿……
白展堂:——嗯呐 今儿天气不错 挺好的
吕轻侯:——最近身体挺好吧
白展堂:——我一直很好
吕轻侯:——得加强锻炼
白展堂:——那是 一定……
二楼传来尖叫:啊————!啊————!
(三人急忙跑上楼)

【佟寝 (14:45)

  (佟、郭颤抖蜷缩成一团 三人冲入)
李大嘴:咋……咋……咋……咋……咋地啦?
白展堂:嘘!……有人在屋顶!
其他四人乱作一团:阿——……!
白展堂:(撕纸塞住湘玉鼻孔)小心迷魂香……
猫 叫:喵……喵……
白展堂:唉 又是那只可恶的猫(拍钻在桌下的大嘴屁股)鸵鸟 出来吧
李大嘴:(起身)啥……啥是鸵鸟阿?
吕轻侯:还好是只猫
郭芙蓉:(挣开秀才掩护)干什么……!
吕轻侯:……那什么 没什么事儿我先走了
郭芙蓉:等一下 你刚才表现的还不错嘛……
吕轻侯:(傻笑)呵呵呵
郭芙蓉:这次……暂且放了你 下次再敢犯同样的错误 小心我……(卡剪刀)
吕轻侯:嘿嘿嘿 当心……!我们先回去吧
(吕、郭、李三人退出)
佟湘玉:@#$%^&*_+……
白展堂:你说啥?
佟湘玉:^&*_+@#$%……(老白取下赛鼻子的纸)呵呵 我憋得难受 哎呀……
白展堂:刚才吓着了么?
佟湘玉:你鼻子还疼不疼了……你过来
白展堂:干啥
佟湘玉:我给你揉揉鼻子
白展堂:我鼻子不疼了
佟湘玉:哎呀……我看一看
白展堂:那你轻点儿啊……(倒吸凉气)哎呀……
佟湘玉:啊————!!!
(窗外出现人影)
白展堂:不好!(搂住掌柜欲捂住其口鼻)千万别喘气 小心迷魂香!
佟湘玉:坚持不了多久了
白展堂:能撑一会儿是一会儿——外面的朋友!
佟湘玉:——这里没有黄花闺女!
白展堂:有的只是已婚的半老徐娘(掌柜推搡老白)……但是是风情万种风韵犹存的那种 怎么的!
人 影:(粤语口吻唱)恭禧恭禧恭禧你啊……
白展堂:好好说话!
人 影:(拿腔拿调)恭喜恭喜 你们俩什么时候结的婚阿?
佟湘玉:上个月初八!——(冲老白)这声音听着有点儿耳熟?
白展堂:好像是无双……嘘……无双阿?——祝无双……?
人 影:(转缓)师兄……!
白展堂:你个死丫头阿!谁让你在屋顶上偷听我俩说话的?
祝无双:谁让你们大晚上的还说悄悄话?
白展堂:你赶紧给我下来啊 我给你开门去……这死丫头装神弄鬼的 倒吊着吓唬我们!
佟湘玉:象《午夜凶铃》一样……
(二人出屋)

【大堂 (16:58)

  (白、佟下楼)
白展堂:来了来了阿 无双等一会儿(开门)
祝无双:(一身夜行衣 扑近来)师兄……!
白展堂:小丫头片子你啊 吓师兄 这一身冷汗……
祝无双:哎?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好上的?
白展堂:啧!大人的事儿 小孩儿别缠和
佟湘玉:你也是的 这大晚上的跑到屋顶上干啥 为啥不走正门呢
祝无双:我……本来就没打算进门阿
白展堂:小郭不在 你该说啥就说啥 阿
祝无双:她在也没关系 我只是来看看你们好不好……唉——放着我来!
佟湘玉:哎哟 还是那个样子
白展堂:还这样 这孩子
祝无双:我刚走三个月嘛
佟湘玉:三个月里头你都干了点啥事情呀
祝无双:我……
白展堂:你看我干啥呀 湘玉问你话呢
祝无双:哟 连称呼都改啦
白展堂:(干咳)嗯哼……别打岔阿 跟师兄说话 这几个月……有没有合适的?……嗯?……呵呵呵
祝无双:(含羞)你还是先休息吧 你看你鼻子都熬红了
白展堂:呃、我鼻子红了么?……意外 纯属意外 嘿嘿嘿
佟湘玉:你先歇会儿吧 我跟吴双说说私房话嘛 呵呵呵
白展堂:唉 那行
祝无双:唉 放着我来
佟湘玉:哎呀不要老是你来你来的 我连个门还关不了了 坐吧
祝无双:哦……哎呀……又回到这里 感觉特别特别亲切
佟湘玉:感觉好 就留下 不要走了
祝无双:我也不想走啊 可是我这次回来 是找一个人 所以 明天早上我就要走
佟湘玉:找谁呀
祝无双:不知道……我真地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佟湘玉:他长得啥样子嘛
祝无双:嗯……黑黑瘦瘦的 眉清目秀 特别那双眼睛 又大又亮 炯炯有神 就是那种 在夜里能放出异样光芒的……
佟湘玉:夜里放光……那是猫头鹰
祝无双:呃……不跟你说了
佟湘玉:跟你开个玩笑嘛——夜里放光 然后呢?
祝无双:(含羞)然后……然后就没有了
佟湘玉:哦……呵……啊?
祝无双:(调皮地)嘻嘻——吃了吐
佟湘玉:快说
祝无双:(憧憬状)我就见过他一面 不过 他是我见过的最狭义最豪迈 最有男子气概的男子汉!
佟湘玉:呀……你是不是……啊?
祝无双:是什嘛?……呃 不跟你说了
佟湘玉:呀……喜欢就喜欢 有啥不好意思的嘛
祝无双:我不是喜欢他 我找他 我只是想知……
猫叫:喵……
佟湘玉:弄死他算了……我说是那只猫
祝无双:哦……哪只猫阿?
佟湘玉:就那个头上有一缕黄的
祝无双:为什么要弄死它阿?
佟湘玉:你自己到屋顶上看看去吧……

【片花 《卖艺记》 (20:04)

  小贝从容吞剑卖艺赚了大把铜子儿 小六见状眼红哄走小贝后耍刀但遭菜叶投掷狼狈逃走……

【屋顶 (21:07)

  (猫爬着 无双上来)
祝无双:咪咪 啧啧啧 咪咪阿 哦 乖阿 我是无双姐姐 哦 认得我 是不是啊 咦 长胖了阿 嘿嘿还是猫咪好啊 哎 你有没有意中人阿 如果有的话 可别让他走掉了

阿 不然就再也找不回来喽……就算我找到他我跟他说什么呢……呵 总不能像你一样老是喵……喵……的吧 阿……?
传来街上燕小六喊声:淫贼!往哪——里跑!站住……!

【大堂 (21:42)

  燕小六:(敲门)开门!
白展堂:来了来了(开门)……怎么样?
燕小六:臭小子 跑得还真利索阿
白展堂:那采花贼跑了?
燕小六:放心 跑不了 那人脸上挂了彩 特别好认
佟湘玉:啊?你还跟他交过手了?
燕小六:不是我 是钱夫人 你说这采花贼真有意思阿 哪不好去 非得跑到钱夫人屋里 被她当头一抓 差点没把耳朵揪下来
白展堂:你说这老头儿 不挑食阿?
燕小六:(色变)帮我照顾好我七舅姥爷……!
白展堂:刀下留人!——我耳朵又没被揪下来
燕小六:废话 你怎么知道是个老头呢!
白展堂:你才废话呢!小伙儿能找钱夫人么
燕小六:那你不也看上佟掌柜了么
佟湘玉:(不满)哎你说这话啥意思嘛
燕小六:(慌神儿)那嘛 我衙门有点事儿 我先去……你有嘛情况 及时向我汇报阿……
佟湘玉:等等小六 你跟我把话说清楚 唉 展堂凭啥就看不上我咧 小六 小六!你给我说清楚……!
(小六逃走)
祝无双:(楼梯上下来)发生什么事了
白展堂:采花贼来了
祝无双:啊?!
白展堂:没事没事 又走了
祝无双:阿……唉 他不会再来吧?
白展堂:只要你不在这儿他就不能来
佟湘玉:(开酸)嗯?你说这话啥意思嘛!
白展堂:哦……(赔笑)我的意思是 你特别有安全感
佟湘玉:你才有安全感 你们全家都有安全感
祝无双:有安全感是好事儿!……呃…… 你们慢聊 我先睡了(上楼)
白展堂:无双阿 睡前记得把门窗关好啊!
佟湘玉:等等……我……就真地那么不招人喜欢么
白展堂:谁说的
佟湘玉:那你还说我有安全感?
白展堂:我那是夸你呢
佟湘玉:夸?
白展堂:你看是这样啊 有一部分女性阿 是属于特别有女人味儿的 让人一看了就想犯罪的
佟湘玉:比如……?
白展堂:除郭芙蓉以外 绝大部分女性均有此特点 但还有一部分女性 即有女人味儿 又让人不想犯罪(献媚)比如说你……
(两人腼腆对笑 忽然有人敲门)
佟湘玉:咋回事嘛 烦死人了
佟石头:(推门而入 脸上挂笑)姐!
佟湘玉:石头……!
佟石头:姐……!姐夫!
佟湘玉:你咋来了呀
佟石头:想你了嘛
佟湘玉:快快快 坐坐坐 呀 手咋这么凉的呀 展堂 赶紧烧点开水给他洗个热水澡
白展堂:好好好
佟石头:唉唉唉 姐夫姐夫 甭忙咧 呃我去年洗过澡咧
白展堂:哎呀洗这么勤呢
佟石头:姐 今天我累得很 哎呀有啥事 咱明天再说吧 行吧 我睡觉去了(匆忙上楼)
佟湘玉:哎哎哎 石头……这孩子 真是的 呵呵呵……
白展堂:他可不是普通孩子啊……
佟湘玉:啥意思嘛
白展堂:他穿的那是官靴 鞋后跟有两颗这么大的翠玉……!

【客房 (24:37)

  佟石头:(自语)这老姐下手这么狠的 呀 出血了
佟湘玉:(敲门端水入 一脸严肃)澡不洗 脚总得洗一下吧
佟石头:(不耐烦)哎呀 我上个月洗过了
佟湘玉:靴子……那只(脱下石头靴子确认翠玉)……马上就要入冬了 再不洗就要得冻疮了
佟石头:行 我知道了 你先出去吧
佟湘玉:不要光泡脚拿手搓一搓
佟石头:我知道了 你先出去行不行 我自己的脚我还不会洗?
佟湘玉:佟石头 我可是你姐啊!
佟石头:行行行 看吧 自己看吧
佟湘玉:你有没有啥话要对我说呀
佟石头:你比以前漂亮了
佟湘玉:你不要花言巧语的!还有呢?
佟石头:嗯……身材比以前好多了
佟湘玉:佟石头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
佟石头:姐!你到底啥意思嘛
佟湘玉:你……(起身把房门关好 回过来)你有没有干那些不该干的事情
佟石头:比如?
佟湘玉:没有比如 你不要抱着侥幸的心理 你的那些事情我已经知道咧 现在坦白还有一条生路……
佟石头:你都知道了还问我干啥呢么?
佟湘玉:你就嘴硬吧你!(手指用力推点石头的头)我不管你 迟早会有人管你的我跟你说!你等着……!(开门离去)
佟石头:(自语)咦?咋了么这是 嗯……?她知道这事咧……?不可能阿 绝对不可能……她要是知道这事情了 早就闹翻天了……

【大堂 (26:38)

  佟湘玉:(连连头撞酒坛)放开我 放开我 放开我……!
白展堂:(拉开湘玉)上一边去!
佟湘玉:让我一头撞死算了!
白展堂:你真要撞是不是?
佟湘玉:真没有脸再活下去了!
白展堂:(拿掉酒坛布盖)好 撞吧 往上撞
佟湘玉:(惊讶)我的酒咋少了这么多?
白展堂:别给我整那没用的啦!你想想现在怎么挽救吧!
佟湘玉:我救得了吗 这种事儿只有靠衙门了!
白展堂:靠衙门这种事儿没法收场阿 大明律第四卷第二十六条 未经允许偷进闺房那是要充军的阿!
佟湘玉:那你得充多少次军呀?
白展堂:啧 人说石头呢你老挂上我 我不是有免罪金牌呢嘛!
佟湘玉:那你说咋办嘛 我咋摊上了这么个弟弟嘛
白展堂:要我说 咱就跟他摊牌 把这件事情的严重性给他从头到尾讲清楚
佟湘玉:没有用的 你知道他为啥叫个石头吗?
白展堂:他跟家里人犟 跟我这外人磨不开面吧?
佟湘玉:那你就试试吧……但你还是给他留点面子吧
白展堂:那得看他自己要不要这面子了……

【客房 (27:38)

  佟石头:(起身站起)啥?!采花贼?!
白展堂:你先别激动 现在只是嫌疑还没给你最后定性呢
佟石头:你……谁跟你说的
白展堂:来来来 你先坐下 定定神儿 别老一惊一乍的……石头阿 姐夫问你啊 你这官靴 是怎么回事儿啊?
佟石头:官靴?官靴我爹给的 翡翠 我娘亲手镶的 有问题?
白展堂:那我再问你啊 你这耳朵(揪石头耳朵)……怎么回事儿?
佟石头:(忍疼)这……走路不小心磕的 咋咧阿
白展堂:磕的?阿那好 来 再给我磕一个 专磕耳朵根子后面儿 来磕一个 磕一个!
佟石头:(跳到一旁)不要逼我啊!
白展堂:怎么招 又想跟我使你那虎爪拳啦?
佟石头:嗯……我现在改形意拳咧……黑虎掏心 白鹤展翅!(摆出架子)
白展堂:看你那猴样儿 还白鹤呢 下一招是不是要脚底抹油阿?
佟石头:(窜到门口)姐夫 保重 回头再给你解释 姐夫 帮我跟我姐道个歉 阿!保重……!(出门离去)
白展堂:(摇头叹气)哎……

【街头 (28:56)

  白展堂:(拦住石头去路)逃阿 逃阿 我看你逃哪儿去?
佟石头:唉 姐 来咧 ……哎哟(欲逃)
白展堂:(拉住石头)你给我站住 小心我点你啊 石头我告诉你 你再这么瞎闹下去我真把你送衙门去!
佟石头:(鬼鬼祟祟)姐夫……我这儿有二百两银票
白展堂:(干咳 环顾四周)……你这是贿赂我啊
佟石头:啥叫贿赂嘛 这叫慰问——谢谢你照顾我姐
白展堂:啧!都是自己人 客气啥呀(凑近石头耳边)——上哪儿能兑换?
佟石头:任何钱庄票行 都能换成现银
白展堂:谢谢阿……(拉石头往回走)
佟石头:哎 哎 哎 放开我
白展堂:你还是不能走
佟石头:你把银子还我!
白展堂:还什么还(拧住伸过来的胳膊)
佟石头:哎 哎 哎 放开我 我咬咧阿
白展堂:(闪过石头)你也二十多岁的人了 你不为你自己考虑你也为你爹为你娘为你姐考虑考虑啊!
佟石头:我也没干啥怀事情么!我进那些闺房 就是想找个人
白展堂:你骗谁呢?满大街都是人 你进闺房找什么人去?
佟石头:我找咧 没找见么……!唉 姐夫 我上次走镖的时候 路过十八里铺的时候 在醉仙楼吃饭的工夫 我见了一个姑娘 哎呀!那姑娘长得 啧啧……
白展堂:你说归说 别流哈喇子(伸手抹石头嘴角)
佟石头:真的很好……哎呀 长得……很是贤惠、温柔……和我以前见的姑娘 完全不一样
白展堂:那姑娘干啥的
佟石头:打杂的 但是干得很专业 干啥事情都干得井井有条的 就是那个老板对他不好 连打带骂的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 就跟他吵了两句 然后……
白展堂:然后咋了
佟石头:把那醉仙楼给他砸了
白展堂:合着醉仙楼是被你砸的?
佟石头:阿 第二天我又去了 一打听才知道 那个姑娘因为我 被开除咧
白展堂:——所以 你就到处地找她……
佟石头:我就是想当面儿告诉她 跟她说声对不起 可是呀 不知道她在啥地方 所以呀 开始四处乱找……(猫爬在屋顶机灵地听着对话)从十八里铺 到左家庄 再

从左家庄 到七侠镇 反正所有的闺房 我都进去了
白展堂:行了 你未经许可你进人家的房间你这就是犯罪
佟石头:我经过许可咧呀 每次进门之前我都先敲门 然后她们说“请进!”我才敢进去
白展堂:那横不能所有人都说请进吧?
佟石头:也有不说的 今天晚上就碰上一个女的啥都不说就问我“谁呀?”我说“我!”她说“啧!死鬼 你咋才来呢 让人家等了一晚上……”
白展堂:然后呢?
佟石头:然后 就把门开开咧 就抱我、亲我……最后、挠我
白展堂:挠你?
佟石头:挠我 一边挠一边喊救命 你看看 耳朵后边儿让她挠得……
白展堂:活该!那你为什么不白天打听阿?
佟石头:我打听咧 可是我不知道她叫啥名子么 又没记清她长得啥样
白展堂:你连人长啥样儿你都给忘啦?
佟石头:啧 不是 我又不是文学家我咋能说清楚呢?
白展堂:眼睛大还是小 鼻子高还是低 这还说不在清楚么?
佟石头:哎呀 这种人满大街都是
白展堂:……那她还有别的特征么?
佟石头:不知道 我只知道 她是我见过的……最温柔、最贤惠、最惊心动魄的姑娘!
白展堂:惊心动魄?她是一女鬼呀
佟石头:说啥呢?
白展堂:开个玩笑!——那她除了惊心动魄 还有其它的特征么?
佟石头:反正不管啥事 就一句话 “放着我来”
白展堂:(恍然大悟 暗喜干咳)嗯哼……嗯哼……
佟石头:姐夫 笑啥呢嘛 我说的是真话
白展堂:石头……姐夫问你啊 你……想不想见这姑娘阿?
佟石头:想啊 太想咧
白展堂:那你这二百两银子……
佟石头:归你咧!花完以后 再管我要
白展堂:好说 好说……石头 姐夫跟你说 这个姑娘叫无双 明天一早我带你见她
佟石头:真的?那姐夫阿 那你能不能——
白展堂:——替你美言两句!
佟石头:哎——呀姐夫 啥都不说咧 全靠你咧!嘿嘿(拍打老白)
白展堂:(嫌疼 然后眉开眼笑)……

【大堂 昼 (33:28)

  (鸡叫 无双一人在收拾打扫)
郭芙蓉:(伸懒腰打哈欠后院进来 揉眼睛 掐自己胳膊)哎呀……
祝无双:(回头)……
郭芙蓉:Hi~无双?!
祝无双:Hi~小郭!
郭芙蓉:阿 呃……你什么时候来的阿?
祝无双:啊……昨天晚上 不过我马上要走的
郭芙蓉:啊——那——马上是什么时候啊?
祝无双:吃完晚饭?
郭芙蓉:啊?
祝无双:那就吃完午饭……?
郭芙蓉:哦……
祝无双:——早饭……?
郭芙蓉:呵呵……
祝无双:哦……那还是 不吃了阿……
郭芙蓉:阿一路顺风恕不远送阿……再见 呵哈哈……
吕轻侯:(后院进来)无双……?!(走上近前 双手揉眼)你……你……你什么时候来的啊?
郭芙蓉:(一脸严肃)嗯哼……!
吕轻侯:(慌忙躲到小郭身后)……
郭芙蓉:(冷冷地)“你你你……” 结巴什么呀 见个面儿 至于激动成这样儿啊?哼哼
吕轻侯:你打算呆多久阿?
祝无双:嗯……不呆了 我马上就走……你多注意休息啊
吕轻侯:啊?
祝无双:(指指眼眶)……
吕轻侯:哦……我知道了 我会注意的
祝无双:呃……那我走了阿(小郭迫不及待:“再见!”)替我跟掌柜的说一声阿……
吕轻侯:我送送你……
郭芙蓉:(干咳)嗯哼——!
吕轻侯:(慌忙抽身回来 窘迫状)你……你自己知道路的呵……出了胡同往左拐就是驿站
祝无双:(强笑)我知道 谢谢你啊……(冲小郭)唉……也谢谢你啊!
郭芙蓉:(迟疑)谢我什么呀……
祝无双:谢谢你没有把我个一口吃了呀?
郭芙蓉:呃——对不起 我对某些东西没胃口
祝无双:对了 你有没有听说过聪明人说有 小笨蛋说没有的故事啊?
郭芙蓉:没有啊……?
祝无双:(小嘲)呵呵呵……呃……咱俩扯平 后会有期!(摆手转身出门离去)
郭芙蓉:(附会笑过 回头冲秀才)……还看……!还看是吧!要不要我把你眼珠子挖下来贴他身上!
吕轻侯:(吞吞吐吐)……又不是我招的你……
郭芙蓉:说什么呐!——说什么呐!
吕轻侯:(四处张望)呀——又是一年春来到 柳絮儿漫天飘……(回身故作若无其事躲回后院)
郭芙蓉:这明明是一首歌嘛 有本事你给我唱出来呀……!(紧跟秀才追出去)

【街头 (35:34)

  祝无双:(蹲在猫前)咪咪呀 你看你 脏成这样 姐姐走了你可自己要多保重啊——乖乖的……(起身要走 又把猫抱在怀里)你是不是舍不得我走啊 嗯……?那

……你跟我一起走啊?我们浪迹天涯好不好?一起去找他 要是找不到……我们就接着继续找……嗯……?哦……(若有所思 抬头回望客栈 轻叹)走吧……(抱猫离

去)

【后院 (36:18)

  白展堂:你说什么?!
吕轻侯:我也没办法 芙妹她看得紧啊……
白展堂:你呀你呀 你就找块儿嫩点儿的豆腐撞死你得了!(拽秀才)
吕轻侯:(踉跄扑到磨上)这又不是豆腐……再说又不是我赶她走的 芙妹她……
李大嘴:(端碗吃着花生)太不像话了 没见过这么办事儿的
吕轻侯:这话你当她面说去
李大嘴:我凭啥说呀 她又不是我女朋友 这就没换成惠兰 这要换成惠兰 我早就一大耳刮子我……
白展堂:接着说
吕轻侯:大耳刮子怎么了?
李大嘴:我……我糊我自己脸上(做实际动作)然后我再跪地求饶请求她原谅
白展堂:原谅啥呀
李大嘴:朝三暮四招蜂引蝶呗
吕轻侯:哼 我就朝三暮四啦我……要知道是这样我当初还不如选了无双呢
白展堂:哎 小郭你啥时候来的?
吕轻侯:(慌忙跪下连连下拜)哎哟哟哟!我错了我错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月落乌啼霜满天、夫妇双双把家还…………!
白展堂:你瞧瞧你这熊样儿阿 人还没来呢你就吓成这样 人要来了你不得以死谢罪呀?!
吕轻侯:真没来呀(回头张望 抚胸起身)吓死我了
白展堂:哼
吕轻侯:你就坏吧 迟早遭报应
白展堂:你才遭报应呢!本来挺好的小两口 眉来眼去唇红齿白的 活活让你给搅和黄了!
吕轻侯:那我把无双找回来!(往院口走去)
郭芙蓉:(从外面进来)上哪儿啊秀才
李大嘴:找无双去呗
郭芙蓉:(狠盯着秀才)……
吕轻侯:我是为了无双的幸福……
郭芙蓉:说什么?你说什么?你给我再说一遍!
吕轻侯:……我也是为了弥补我们俩犯下的过错……(发现口误 慌忙捂嘴)
郭芙蓉:(深喘一口气)好啊……你现在觉得我们俩在一快儿是一种过错了是不是?!
吕轻侯:不是 你想哪去了 我跟无双都这么久了 我们……我……
佟石头:(突然出现)你说啥?!
吕轻侯:(稍作镇定)嗯 无双已经走了
佟石头:姐夫……
白展堂:(干咳)……确实走了 让小郭给逼走的 就是她(手指小郭)仗势欺人无法无天!
佟石头:你 你为啥要赶她走
郭芙蓉:谁叫她先勾引我们家秀才!
佟石头:勾引……?
白展堂:(凑到石头耳边)小两口打架咱躲远点儿省得伤着咱
佟石头:哎呀姐夫 那她到底走没走嘛!
白展堂:走啦……!
佟石头:这……?!——银子银子……!
白展堂:……但是我能把她找回来!……你放心!别老提银子的事儿……
(老白拉石头离开去大堂 大嘴也走开)
郭芙蓉:秀才 拿菜进厨房!
吕轻侯:嗯呐……

【大堂 (38:29)

  佟石头:(在门口张望 见老白匆忙进来)咋样儿姐夫?
白展堂:别提了!
佟湘玉:(停下看账)啊?还没有找着阿?
白展堂:(坐下倒水)到处都找了 人家说看见她抱着一只猫向南边走了
佟石头:(夺下老白手中的水碗)那到南边去找她嘛!
白展堂:哎呀 南边是西凉河(端起碗喝水)!
佟石头:(夺下碗)她不会跳河吧姐夫?
郭芙蓉:(停下手中的活儿)不会吧……?谁又没招她 她跳什么河呀……
白、李:没招她?!
郭芙蓉:唉 就算我骂她是猪 那……她也骂回来了呀……!无双 脾气那么好……她一定不会想不开的……
白展堂: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啊……没心没肺!
郭芙蓉:我……我错了还不行嘛……!
李大嘴:说啥都没用了!——你说那么贤惠一姑娘就这么没了……
佟石头:(捉住大嘴胳膊)说啥?!
李大嘴:我是说她失踪了 不是那个“没”了……
佟石头:不行 我找她去(要冲出去)!
白展堂:(拉住石头)你人生地不熟的你上哪儿找阿?
佟石头:不知道 反正我找不见她我就……(继续往外走 和忽然从门外进来的无双险些相撞)对不起……
祝无双:(和石头同时)谢谢你……
两人同声:你说啥(什么)?
佟石头:哎呀 我在到处找你
祝无双:我也是呀……
佟石头:呃……你没事吧 挺好的吧?
祝无双:(面露羞喜色)挺好的……你呢?
佟石头:啊哈……我也挺好的 嘿嘿……
郭芙蓉:(安堵地)我就说没事儿么……呵呵……
大伙儿:呵呵 呵呵……

【大堂 夜 (39:50)

  佟石头:(端菜从后出)来咧——蒜薹炒肉丝——!
祝无双:(急着接过)放着我来 放着我来
佟石头:我来 我来……
祝无双:我来 我来嘛……
(两人争抢)
白展堂:(介入)好了 好了 好了……!别瞎客气了阿(冲无双)你 是他见过的最温柔最贤惠最惊心动魄的姑娘
佟湘玉:(拍着石头冲无双)他 是你见过的最侠义最豪迈最有气概的男子汉
佟石头:那你来
祝无双:你来嘛
(两人相让……)
白展堂:好好我来……
小 米:(忽现门口 拄拐)大家吃好了……今儿这饭 肯定不是大嘴儿做的 一闻就知道
大伙儿:脚 脚 脚……!
小 米:(费力退回)啧……!
李大嘴:唉!脚咋瘸了呢?
小 米:咳呀 别提了 叫猫挠的!
郭芙蓉:猫能挠成那样儿啊?
小 米:前两天我不是去了一趟十八里铺的那个醉仙楼嘛 刚往门口一坐 过来一只猫就挠我 挠完就跑 这我一追 撞门框上了……
祝无双:噢……后来你就趴在地上死活都不肯起来!害得我被掌柜的打骂……幸好有佟少侠出手相救阿!(转身略带羞涩面对石头)
佟石头:(满脸堆笑)呃呃 那是应该的……(冲小米)唉 呃……你说的那只猫 是不是头上长着一撮黄毛儿?
小 米:你也见过?!
佟石头:呀——见过!就是 我走镖的时候 就没打算在这个醉仙楼住着 就那只猫 带着一群小猫 在那个路上死活不让我过去……
小 米:这群死猫……!
白展堂:等等……也就是说 这只猫先挡住了石头 让他进醉仙楼 然后它又挠了小米 让小米来追它 最后导致无双挨骂 石头出手相救……
祝无双:唉!还有今天早晨 我走了之后阿 它抢了我的手绢儿 一路从西凉河 把它叼回了大门口唉……!
白展堂:——所以说你才回来的!
祝无双:阿……我本来以为它是舍不得走 原来……原来它是另有原因……
佟湘玉:哎呀……你们俩的这段缘份 原来是因为那只猫……?
(大嘴眨一眨眼 忽然拿起盘子起身往楼上跑)
白展堂:哎哎哎 大嘴 你上哪儿去呀?
李大嘴:上屋顶喂猫!
(众人含笑目送)

【屋顶 (41:54)

  金盆满月 一条白手绢儿从空中飘过……猫懒洋洋横卧着 歪头用闪亮的眼睛环顾四周……

 本回完 (42:10)
下回书:佟石头初尝爱滋味 祝无双投靠六扇门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