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五十三回 燕捕头研发绝密令 包侍郎得理不饶人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五十三回 燕捕头研发绝密令 包侍郎得理不饶人【文字剧本】

第五十三回 燕捕头研发绝密令 包侍郎得理不饶人

本集编剧:宁财神
参加演出:
佟湘玉——闫妮
白展堂——沙溢
李大嘴——姜超
吕秀才——喻恩泰
郭芙蓉——姚晨
燕小六——肖剑
祝无双——倪虹洁
包大人——夏嘉伟
展堂——白玉
说明,本集剧本凡是写“展堂”指的是锦衣卫展堂,“白展堂”指的才是盗圣白展堂。
【场景:街角,日】
(小米靠在街角睡觉,镜头一转,迎面走来两个人,前面的高高瘦瘦,手里拿剑,尾随其后的身材较为矮胖)
包大人:展堂,看来此地的地方官环保意识不强喔!
展堂:包大人何处此言呐?
包大人:(小心谨慎道)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在外面不要叫我包大人,做人贵在低调。
展堂:(低头拱手道)展堂知错了。
包大人:一个人,偶尔犯错不可(读阔,所以一下用阔代替)耻,记下来,(展堂无奈的掏出一本册子拿笔记下)阔耻的是明明知错还一错再错……第几条了?(展堂

:七百六十五条了!)好,凑够一千条,我就出一本包侍郎醒世恒言!走!(转身欲走)
小米:(站起身)哎等等!你俩白跟我这儿站半天呐?一点表示都没有?
展堂:放肆!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包大人:低调低调。嘿嘿嘿!来来来,银子拿去花(从钱袋里掏出银子给了小米,小米用牙咬了咬,笑)
小米:嘿!还真是银子!
包大人:那当然了!不够还有!(又掏,忽然停住)不好意思,这次没有了,下次下次!嘿嘿
小米:哎你别下次呀!你这一走我上哪找你去?(抢)都给我吧!(包大人护钱袋,与小米撕扯起来,突然展堂拔出剑指向小米的脖子)
包大人:等一下(读哈,一下用“哈”代替“下”)!小心我的尚方宝剑!
展堂:还不快滚!(小米落荒而逃)
包大人:哎呀展堂啊!我这把尚方宝剑,七品一下的官员可以先斩后奏啊!(包大人抢过宝剑)你倒是好,拿来斩乞丐!就这么一点点觉悟,你以后叫本大人怎么提拔

你嘛!
展堂:哇塞!哎你提拨我?你有没有搞错啊大佬!你凭什么提拨我?你是礼部我是六扇门,提拨我,见鬼啊!
包大人:哎呀鬼啊!哪里有鬼?哪里有鬼?(找)
展堂:胆小鬼啊。(背过身小声说)要不是上头下死命令鬼才保护你啊!
包大人:你讲什么呢?你以后在本大人面前不许胡言乱语!
展堂:(低头拱手)下次不敢了!
【场景:大堂,日】
(无双换上捕快的衣服,站在大堂)
祝无双:怎么样?
佟湘玉:挺好的(旁边郭芙蓉和白展堂也勉强的说挺好的)
祝无双:到底怎么样?你们有什么说什么千万不要跟我客气!
白展堂:无双啊,你放心啊,丑点没关系!实在要是嫁不出去,师兄照顾你一辈子,好不好?
祝无双:(不悦状)丑就丑。我既然决心了要当捕快我就一定努力要把它干好!你们谁也不要想拖我的后退。
燕小六:(进)好!说得好!年轻人,就冲你这份志气,我看好你哟!(翻手)吃着喝着!喝着吃着啊!(小六欲坐,无双忙搬过凳子)佟掌柜,国泰民安,百姓安居

乐业。
白展堂:(小声)我的妈呀,老邢上身啦!(众人笑)
祝无双:(拔刀状)帮我照顾好我大师兄未婚妻的小姑子!(众人怕)
郭芙蓉:怎么了这是?
白展堂:小六上身了?
佟湘玉:不是上身,简直就是克隆!
祝无双:(咬牙说道)你们以后要是谁再敢乱说话,休怪无双翻脸不认人!(走到燕小六面前,笑)燕捕头,是这个意思吧?
燕小六:好,很好。看到你,仿佛依稀看到我年轻时候的影子,唉,真是岁月不饶人呐!(惆怅道)
郭芙蓉:嗨嗨嗨嗨!借问一句啊,您老今年贵庚啊?
燕小六:过完生日,今年就二十九啦!再过一年,就是三十而立之年!(众人笑)
佟湘玉:小六呀!你这个捕头真是没有白当啊,还学会撒谎了?
祝无双:帮我照顾好大师兄他未婚妻的小姑子!(拔出刀追湘玉)
白展堂:你疯了吧你?把刀给我放下!放下!
祝无双:本捕快执行公务期间,只听燕捕头一个人的!
燕小六:(一拍桌子)好!非常十分极其好!我预言,不出七十年,你肯定是七侠镇的下一任捕头!

祝无双:真的啊?
燕小六:我师父当年也跟我这么说的,不出一年,我就当上捕头了。
郭芙蓉:那是你师父倒霉!阴差阳错进了丐帮,否则哪轮到他呀!
白展堂:就是!
祝无双:帮我照顾好我大师兄的……
郭芙蓉:干什么!你还让步让人说话啦你?
祝无双:以后燕捕头说话的时候谁要是敢插嘴(恶狠狠的咬牙)一次掌嘴两次砍腿三次让你变成刀下鬼!
白展堂:哎呀呀呀行了行了……
(镜头一切,还是大堂,燕小六坐在佟湘玉的御用椅子上)
祝无双:燕捕头你慢慢用啊,我再去给你准备两盘小点心!(转身欲走,被小六叫住)
燕小六:行了行了,你先别忙了。啊咳,这个……你刚才的表现非常好,可以给你打九十分!
祝无双:那还有十分为什么要扣啊?
燕小六:就你那拔刀,频率太快,惹急了他们告你扰民!所以,以后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最好别拔刀,说白了,咱们还得以理服人,对不对?
祝无双:哦晓得了,还有什么吩咐?
燕小六:还有……为了咱们两个人配合得更默契,我仔细琢磨了一套密令。
祝无双:什么令?
燕小六:(小声)所谓密令,就是说只有咱们俩人懂,别人不懂,即便他能听懂,也不是真的懂,懂不懂?(祝无双迷惑的摇头)你你你坐下(说着让站着的无双坐在

身边)我这么跟你说,以后但凡我只要说,嗨咱们俩谁跟谁呀!你就甭跟他客气,上去就把他点住!
祝无双:(迷惑状)为什么要我?
燕小六:你想啊,咱们俩如果碰上罪犯,武功很高,我不能上去直接跟他动手吧?我得跟他套词吧?我只要说,嗨!咱们俩谁跟谁呀!他不就放松警惕了吗?那个时候

你再点他,不就事半功倍了吗?
祝无双:哎呀燕捕头!你真的是个捕头哎!
燕小六:行行等我说完你再夸啊,还有,以后我只要一干咳……
祝无双:干咳?
燕小六:干咳就是咳咳(做了两下假咳嗽的样子,祝无双表示领会)你就随声附和以壮本捕头的官威。
祝无双:没问题,你只要一干咳,我就随声附和!还有什么?
燕小六:我只要一拔刀你就过来赶紧劝,你得按住了我,(学无双)燕捕头息怒,还不赶紧给燕捕头赔礼道歉!
祝无双:这又是为什么呀?
燕小六:都是街里街坊的,我不能拿着刀真砍人家吧?你先弄这几条你先练着,啊。
祝无双:哦我晓得了。(起身琢磨)你只要说:嗨咱俩谁跟谁呀!我就点他!(燕小六:点他!)你只要一干咳(咳咳!)我就随声附和,你只要一拔刀,我就赶紧按

住你!(说着过去按住小六的脖子,小六正在喝水,被呛了一下)
燕小六:接着练接着练。
祝无双:(帮小六整好领子)不好意思啊,我再练练加深印象。(自己自言自语练了起来)咳咳,干咳就是随声附和……(正练着,小六不经意的一咳嗽,无双马上走

过去)哦,随声附和,您说您说!
燕小六:你给我倒杯茶来。
祝无双:是一杯不是两杯喔!
燕小六:我真的让你去给我倒杯茶来!
祝无双:真的让你倒不是假的倒,没有跟你开玩笑啊!
燕小六:(无奈状)什么乱七八糟的!有没有人给我倒杯茶来!
佟湘玉:(从后面跑进,边跑边说)我来我来我来!(给小六倒茶)来来来,哟小六,这茶有点凉了,给你换壶新茶去啊!
燕小六:怪麻烦的,别换了。我就是想润润嗓子。
佟湘玉:哎呀跟我还客气个啥嘛!
燕小六:谁跟你客气了?嗨,咱们俩谁跟谁呀!
祝无双:(突然上前)葵花点穴手!(燕小六刚喝了一口水喷了)
燕小六:谁让你点她了?
白展堂:(从后院入)怎么了?湘玉啊,玉?(确认湘玉被点,把抹布往桌上一摔,瞪眼道)祝无双!
祝无双:(指燕小六)是他让我点的!
燕小六:谁让你点她了!
祝无双:你不是说咱俩谁跟谁就点他有什么问题啊?
燕小六:(痛苦状)亲娘来!你赶紧给她解开,解开!
白展堂:解开!
祝无双:(不服气的看着小六和展堂)葵花解穴手。
白展堂:我告诉你啊,我呆会儿再找你算账!
(这是包大人和展堂进)
白展堂:二位客官,来里边请!
展堂:你这有上房吗?
白展堂:当然有啦!(学展堂口音)
展堂:房间里头有洗澡盆吗?
白展堂:肯定有啦!
包大人:那床上有女鬼吗?
白展堂:绝对有啦!嘿嘿
包大人:我早就说过你不相信吗!走走走另换一家。
展堂:这儿就这么一个客栈,要不然你住这儿,要不然你就露宿街头,你自(读寄)己选好了!
白展堂:(学展堂)寄己选好了!(说完转身走,小六和无双在发呆)
包大人:(环顾四周,小声对展堂说)展堂,我这是给(读个)你面子哦!
展堂:(无奈,拱手道)多谢包大人……(包大人给他使了个眼色,展堂改口)啊……掌柜成全!
包大人:(整了一下衣服,傲慢状)伙计!
白展堂:哎!来了!(跑过来)
包大人:要最好的房间!(白展堂:好好好!)要亮亮堂堂的,(白展堂:好!)晒太阳不得低于八个(读过)时辰!否则就不给房钱!
白展堂:(学包大人)没问题啊!来楼上请楼上请!(领包大人和展堂上了楼,小六和无双看了他们两眼,小六若有所思)
【场景:客房】
白展堂:二位客官,就是这儿了!看看。
包大人:嗯!还可(读阔)以!展堂,你觉得呢?
白展堂:(上前)相当阔以!
包大人:我又没有问你!这里没有你的事了,出去。
白展堂:啊那好,那有什么事儿您老吩咐,啊!(说着退出,刚走到门口)
包大人:哎展堂啊!(展堂刚要说话,白展堂一位叫的他,立马转身跑进)
白展堂:哎!来了来了!
包大人:咦!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啊?
白展堂:我我怎么了?
包大人:(不耐烦状)好好好等一下(读哈)等一哈!(说着从钱袋里掏出银子举到白展堂面前)够了吧?(白展堂笑着接过)想要小费直说吧!
白展堂:我没想要啊!
包大人:那把钱还我!(抢,白展堂护)
白展堂:想要想要!谢谢啊!嘿嘿!
包大人:拿了钱赶紧走人!以后再敢乱闯乱撞,休怪本大人不给房钱!(背着手挺胸道)
白展堂:哎!(转身走,突然觉得不对,回头看包大人)大人?
包大人:啊?噢我我姓包名大仁,仁就是那个仁义的仁。
白展堂:哦!呵呵我姓白……(走上前自我介绍)
包大人:(打断白展堂的话)拜拜!拜拜,出去出去!(白展堂出门,刚掩上门,包大人又喊)展堂啊!(白展堂刚要进门)你在六扇门混了多少年啦?(门外白展堂

吓得跌坐在地,面如土色)
展堂:不多不少,整十(读习)年呐!
白展堂:又是六扇门!
【场景:后院,】
佟湘玉:他不会是冲着你来的吧?(白展堂在咬指甲)
白展堂:肯定是!他先叫展堂,我刚往门口一凑,还没等进去呢,你就问,你在六扇门呆多久了?这不明摆着说给我听的吗?
佟湘玉:看把你给吓的,咱有免罪金牌呢!放心吧啊。保管准没有错!(转身欲走,被白展堂拉住)咋了?
白展堂:先不急,你容我琢磨琢磨(说着走出后院,湘玉:展堂?)
燕小六:(燕小六和无双进后院)我求求你了!你别老缠着我行不行啊!
祝无双:(柔声道)我错在哪里,你要告诉我,你不告诉我,我怎么知道我错在哪里呢?我不知道错在哪里,我又怎么改呢?(燕小六痛苦的抱着头)我要是不改,不

要一错再错再错再错……
燕小六:天呐!我这有刀,你一刀杀了我得了!(说着拔出刀)
祝无双:(马上把小六的脑袋按在磨盘上)燕捕头息怒!(四周找人,看见佟湘玉站在旁边,对佟湘玉说)快给燕捕头赔礼道歉!
佟湘玉:我?我凭啥给他赔礼道歉啊?
燕小六:(无奈道)佟掌柜,我求求你了把她收回去吧!
佟湘玉:不好意思,这是你们衙门的事情我也管不了。
燕小六:嗨咱们俩谁跟谁呀……
祝无双:葵花点穴手!(点住湘玉,燕小六惊讶的说不出话)
白展堂:(从大堂跑进)湘玉!湘玉!(转头咬牙道)祝无双!你给我站住!(无双跑,展堂去追无双)
燕小六:(跪下,无奈道)我的神呀上帝呀以及老天爷呀!(学湘玉的陕西话)
佟湘玉:(场外配音)不许说我的台词。
(镜头一切,还是后院,小六和无双坐在井旁,白展堂和佟湘玉在磨盘旁,此时湘玉已解穴)
佟湘玉:小六啊,你让我说你啥好啊!
白展堂:有一句话说得好,叫自作孽不可活,说的就是你燕小六。
燕小六:我这也是为了工作,早知道她这样,我就不招她了!】
佟湘玉:不要这样啊,无双也是初学乍练嘛,那你刚当捕快的时候也聪明不到哪儿去吗!还不是你师父手把手教出来的。
祝无双:燕捕头,我知道我不聪明,但是我有决心和毅力,只要你给我一点点时间和机会,我一定能干好的!(用求助的眼光看向湘玉)
佟湘玉:小六儿,小六儿,小六六儿!
燕小六:哎呀行行行,那就再试两天,我可丑话说前边啊,下次再出什么岔子,我谁的面子都不给!
众人:不给不给不给!(对无双)还不赶快给燕捕头沏壶茶去!
祝无双:噢!(转身出后院,展堂进)
展堂:麻烦给烧点洗澡水。
白展堂:好。
包大人:等一下(读哈)等一哈!一定要河(读活)水不要井水!
展堂:为什么?
包大人:哎呀!井水直通阴曹地府,阴气重伤身体啊!(对白展堂)一定要正午的河(活)水哟!
白展堂:我上哪儿给你找河(活)水去?
包大人:(唱起来)东边有山,西边有河(活)!没听过啊!
白展堂:听说过,怎么了?
包大人:那还不赶紧去挑!(白展堂瞪他,包大人从钱袋里掏出银子)够不够?
(佟湘玉上前笑着接过银子)
白展堂:(正色道)你把钱给他!(湘玉把钱给包大人)我告诉你啊,根本就不是钱的问题,西凉河离我们这儿有两里多地。
包大人:(举着银子)你就说去不去!
佟湘玉:去……
白展堂:(看着湘玉)不去!
燕小六:怎么的怎么的怎么的!
包大人:(推到展堂身后)嘿嘿小伙子,不该管的闲事不要瞎管哦!
燕小六:你姓嘛?叫嘛?从哪儿来到哪儿去,家里几口人人均几亩地地里几头牛说说说说说说!
包大人:呀?看不出来个子不大嘴皮子挺利索,以前唱快板的吧?
燕小六:你怎么知道?(拔刀)帮我照顾好我七舅老爷!
祝无双:(跑进把小六的脑袋按在磨盘上,小六:哎呀我的妈呀!)还不给燕捕头赔礼道歉!
包大人:哈哈,我给他赔礼道歉?
展堂:你知(读鸡)道他是谁吗?
包大人:(休闲道)低调低调!(燕小六忽然拔刀,吓得包大人躲到展堂身后)你知道我是谁吗?
燕小六:你是谁?
(镜头一转,包大人和展堂唱了起来)
包大人:昆明有个包青天,铁面无私辩忠奸!
展堂:英雄好汉,来相会,展堂我……(一看不对,立即改口)独自站一边!
包大人展堂和声:当当啷当当!
(镜头转回后院包大人从展堂身后走出来)
包大人:(傲慢道)哼哼!知道我是谁了吗?
燕小六:我我管你是谁!(冲无双)咳咳!
祝无双:哎,你爱谁谁!(包大人:哼!)
燕小六:既然到了我的地盘,(冲无双)咳咳!
祝无双:哎!(拍胸脯)我的地盘我作主!不,(指小六)他作主!
燕小六:对!身份证拿出来瞧瞧!(刚想上前,被无双挡住)
祝无双:哎!是身份证不是暂住证,不是结婚证,更不是离婚证!
燕小六:(无奈状)行行行身份证拿来,身份证拿出来……(上前,被展堂擒住,无双拔刀)哎哟哎哟!服了服了,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展堂:还算你小子识相!(放开小六,无双收刀,小六笑)咱们是不打不相识啊!以后呢咱们就是朋友了!俗话说得好,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有事儿您说话,千

万别客气啊!
展堂:我说你小子这弯转得很快嘛!
燕小六:那是!咱们俩谁跟谁呀……(边说边给无双使眼色)
祝无双:葵花点穴手!(点向展堂,被展堂躲开)
展堂:哎呀!没看出来啊,你还是(读戏)个高手!请教了!(摆开架势,突然这时湘玉在旁边对白展堂叫了声展堂,展堂惊讶的回过头)你怎么知道我叫展堂?
祝无双:葵花点穴手!(展堂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点了,小六和无双笑,无双转身走向包大人)
包大人:你们想怎么样?我我我我……
燕小六:(大喊)好好说话!(包大人吓得晕了过去)嘿嘿哈哈!好!无双,干得漂亮!把他们两个带回去!
祝无双:哎,(指展堂)他点着呢怎么带?
燕小六:那就捆巴捆巴,先仍那屋里,等醒了审一局再说!(咳嗽着走了)
祝无双:(笑,冲展堂说)是审一局不是两局也不是三局!
燕小六:我说我要喝茶!
祝无双:(笑)哎!他是喝茶,不是喝咖啡也不是喝可乐,不是冰红茶冰绿茶七喜美年达雪碧,更不是黑松沙士!(小六无奈的晕倒,湘玉走过去叫:小六,被白展堂

拉走)
白展堂:别管了赶紧走!是非之地!(说着拉着湘玉两个人跑了,无双拿绳子去捆展堂)
【场景:小郭屋内,日】
展堂:(此时展堂和包大人背靠背捆着)包大人?包大人?(喊)包大掌柜!
包大人:(醒,发现自己被梆了)咦?咦?这是咋个回事啊?啊?这,来人呐,救命呐!
展堂:(喊)别叫了!他们一会儿就来了。
包大人:(怕)哪个来了?
展堂:两个捕快啊!一会儿就来审咱们来了!
包大人:(怕)哎呀!那那这如何使得呀?我可是什么都没有干呐!我是冤枉的呀,冤枉呀大人!冤枉啊……
展堂:包大人,包大人!你知道你是谁吗?
包大人:我是即将上任的礼部侍郎啊!
【场景:大堂,日】
燕小六:(坐着拖着腮)好,很好,非常极其特别的很好!
佟湘玉:我的神呀上帝以及老天爷呀!你不要再说废话了。
燕小六:去,给我拿条鞭子过来!(祝无双转身走,被湘玉拦住)
佟湘玉:不要去!你要鞭子干啥吗?
燕小六:审犯人呐!(冲无双)你还愣着干吗?赶紧去呀!(无双有转身走,被白展堂拉回来)
白展堂:使不得使不得!滥用私刑是犯法的,你知不知道?
燕小六:不真打他,我就吓唬吓唬他!(冲无双)咳咳!
祝无双:噢,光说不练假把式,光练不说傻把式……
燕小六:(无奈状)行了行了我求求你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呆会儿审起来,不该你说的话,你一句都别说啊!
祝无双:哦。哎(俯下身小声道)咱们还按密令行事吗?
燕小六:(也俯下身小声道)到时候见机行事,走着!(众人转身,此时小米冲进来)
小米:等等!我跟你说……
众人:脚!(小米把脚迈出门外)
小米:我只跟你说一句,哎(说着又走进门内)
众人:脚!棍!(小米把脚和棍又退回门外)
小米:哎回头要是出了事儿,可别怪兄弟没提醒你啊!那个人来头可不小啊!
燕小六:(走上前)哎哪个人来头不小啊?
小米:就是先头那个小胖子,还有那个瘦高个!他俩带了一把剑!
燕小六:剑算嘛!我们有刀!(和无双拔刀)两把!(收刀)
小米:人家可是尚方宝剑呐!
燕小六:(不屑)尚方算……(突然脸色一变)尚……方宝剑?
小米:啊,正七品一下官员先斩后奏!(小六两眼发直晕倒在地)
【换刀记】
【场景:包大人客房内,日】
(众人摆起了pose,小郭拿着剑表情凌厉)
郭芙蓉: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把剑(敲了一下剑)是钢的。
众人:哦……废话!(跳下床解散队形,众人恢复正常表情)
李大嘴:这剑不是钢的还能是铝的呀!
白展堂:(活动)妈呀白摆半天造型了,这家伙累的。
佟湘玉:(冲小郭)你就说这是不是真的尚方宝剑吧!
郭芙蓉:我怎么知道我又没见过真的。
佟湘玉:你爹不是用过吗?
郭芙蓉:拜托你啊尚方宝剑!只给钦差预备的!全国上下只有一把,我爹怎么会有?
燕小六:要不你再看看,再看看。
吕秀才:不用看了!这把剑肯定是假的。
燕小六:你怎么知道的?
吕秀才:(从怀中掏出一本册子,拍了一下)这个册子,自己念念!(把册子交给小六)
燕小六:一固撇捺……
郭芙蓉:(抢过册子)我来!一个人!偶尔犯错并不可耻,可耻的是明知有错却一错再错。(看众人)说的挺好的呀!
李大嘴:往下念啊!
白展堂:(接过册子)我看看。路是人走的,桥是人修的,人是人生的。啊做人难,做女人更难。这什么乱七八糟的这是!(把册子往桌子上一摔)
吕秀才:一个朝廷命官怎么能说出这种昏话呢?啊 ?
祝无双:说不定是那个小白脸写的呢?
吕秀才:你再看这条。
祝无双:连黑,说明我铁面无私,腰肥说明我心灵很美?
李大嘴:(笑)嘿嘿,这话说得挺有道理的!(众人看他,他改嘴)不,但是经不起琢磨,仔细一想他还是缺内涵。
吕秀才:再给你来条有内涵的,(指册子)七律!
祝无双:开封有个包青天,铁面无私辩忠奸。
白展堂:哎,这咋听着耳熟呢?
郭芙蓉:(接过册子继续念)有朝一日轮到我,敢叫包公羞红脸?
佟湘玉:红脸,那不是关公咋是包公?
众人:哈哈哈哈……
燕小六:(表情严肃)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众人不笑)这小子也是个唱快板的!(起身)
佟湘玉:哎上哪去?
燕小六:我让他们听听,什么是真正的快板书!(说着拿起快板说打起来)那武松,身高足有一丈二膀大腰圆有力量,脑袋瓜子赛麦斗俩眼一瞪像铃铛!(众人听得起

劲,配合着摇头)胳膊好像……(说着往外走,众人去追)
众人:小六!小六!
【场景:小郭房内,日】
包大人:我的天啊,我们两个绑在一起,还要呆多久啊?你说他们会不会对我们下毒手啊?
展堂:包大人呐!人家跟你远日无冤近日无仇,就算要下毒手也得有个理由吧?
包大人:那我的包包里面还有几万两银票呐!
展堂:人家是捕快不是山贼啊!
包大人:万一要是他们见钱眼开,图财害命怎么办呐?
展堂:你已经是这么大的官呐!这么大的官胆子怎么这么小嘛!痴线(读七新)啊!
包大人:你说什么?什么七什么新呀?
展堂:啊……痴线就是说你铁面无私啊!
包大人:喔,那如此说来我倒是痴线了。你这个人真的不是我说你啊!武功这么差还敢学别人当侍卫啊?
展堂:哎呀!我跟你说不清楚啊!你不要再烦我了好不好?你让我休息一会儿,我睡一觉。
包大人:你睡了不用跟我商量了!
展堂:那咱们两个一块儿倒下去嘛!
包大人:你倒好了我不倒了!我不倒了……(展堂倒下,包大人还坐着)哎?
展堂:咱们两个没有绑在一块吗?
包大人:我以为我们两个被绑在一块儿。(起身下地,在门缝和窗户处四处张望,展堂倒下准备睡觉)你还敢睡觉啊!你怕不怕别人趁我们睡着(读卓)了抬手就是一

刀啊!(展堂躺在床上不理包大人)哎呀!你不惜命没关系,我还想多活几天呐!回头到了阴曹地府,阎王爷要是问,怎么死的?秉大王,冤死的!
展堂:(无奈状)痴线啊!
包大人:我说话你听着一点行不行!(此时门外小六走进,刚要敲门,听见屋内包大人的话)不管怎么说我也是礼部侍郎啊!
燕小六:(惊讶)礼部侍郎?
展堂:我说包大人呐!我可是一天一宿没有合眼的啦!拜托你呀!
包大人:小展!我告诉你啊!虽然本大人还没有正式上任(门外小六笑着送了口气:哼,还没上任呢!)但是以后到了朝廷,我一定会向上反映的!(展堂不理继续睡

)我这个人不发作则以呀,一发作那不好收拾的!谁劝都没有用!皇上劝也没有用!(门外小六吓得跌坐在地)

燕小六:(绝望道)皇上来都没有用,这下完了,彻底完了!
【场景:湘玉房内,日】
燕小六: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该放我师父走!我师父要是不走,哪会惹出这么大乱子来。
佟湘玉:(坐在床上摇着扇子)不可能,你师父要在乱子会更大。
李大嘴:是,他没准一刀把那包大人给砍了呢!
吕秀才:那倒不至于吧?
佟湘玉:咋不至于?就老邢那个脾气,还有那脑子。(笑)
燕小六:(拔刀)不许你侮辱我师父!(祝无双见状马上把小六脑袋按在桌子上)
祝无双:燕捕头息怒!还不快给燕捕头赔礼道歉!
佟湘玉:对不起喔,我们错了,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这个烂摊子你就自己收拾吧,你们撤吧。(众人欲走)
燕小六:别别别!都是街坊四邻的,帮个忙啊!(握住大嘴手)大嘴!
李大嘴:别!你不肉麻啊!(甩开小六手,小六去找白展堂)
燕小六:(握住白展堂的手激动的说)老白!老白!
白展堂:(收回手)赶紧放手,别拉拉扯扯的啊!跟你不熟,跟你不熟。
燕小六:(走到郭芙蓉面前跪下)小郭!郭女侠!求求你救救我。
郭芙蓉:我就是一小打杂的,工资低武功差,而且还有男朋友哦!
燕小六:男朋友?谁呀?
吕秀才:就是在下。(说着跳到小六前面)干吗干吗干吗呀你!放手放手!(拉开小六)男女收受不亲啊,请自重啊!
燕小六:我又没真的想亲她……(突然咳嗽,无双见状跑上前去随声附和)
祝无双:确实没亲,要亲早亲了,哪还用等到现在!(秀才撸起袖子)
燕小六:(怕)这可是她说的跟我没关系啊!确实没有关系,要有关系早有了哪里还轮的上你呀!(秀才芙蓉无奈)
燕小六:(急)不是你这孩子……
祝无双:确实没有孩子,要有孩子早有了,养到现在可以打酱油了!(秀才生气,小六拔刀)
燕小六:(拔刀)帮我照顾好我七舅老爷!(祝无双见状又马上按住小六脑袋)
祝无双:燕捕头息怒!还不快给燕捕头赔礼道歉!
燕小六:(痛苦道)自作孽不可活呀!我这是报应啊!报应报应报应……(说着用头撞桌面,众人拉)
白展堂:六儿!别磕了!
佟湘玉:小六儿!你又是何苦的嘛!惹了这么大的乱子还嫌不够吗?
燕小六:(痛苦状)我就是因为麻烦大家,我才想一了百了,省得给你们添麻烦。
李大嘴:哎呀!都已经这样了你说我们大家谁摘得开啊?
佟湘玉:你也不要着急,我刚才仔细得想了想(李大嘴给湘玉让座)办法倒不是没有……
燕小六:(来了精神)嗯?嘛办法?
佟湘玉:那个人虽然是礼部侍郎但是还没有正式上任,所以就不能算官所以捆就捆了!(小六点头如捣蒜)
白展堂:那就等着他上任以后再回来收拾你吧啊!(按了下小六脑袋)
佟湘玉:还没有说完呢!捆了他从法律上讲,虽然咱们没有罪但是从情理上来讲咱们就得好好得动动脑筋了。
【场景:小郭房内,日】
包大人:我告诉你,回头面见皇上,第一句话,麻烦你就把刑部尚书撤掉!上下一干人统统撤掉!我就不相信我收拾不了你!哼!
展堂:(坐起来,无奈的说)痴线啊!(又躺下)
包大人:好好好!你睡!你好好的睡!回头有你长睡不醒的时候!我就不相信我收拾不了你!哼!(这时佟湘玉率众人破门而入)别过来别过来!再过来我要喊了!
郭芙蓉:你怕什么呀?我们还能吃了你?
包大人:(怕)还要吃人?吃人是犯法的!
众人:我们不怕!
包大人:是要下十八层地狱的!
众人:我们不下!
包大人:回头到了阎罗王那里,当场叫你们永世不得超生!
白展堂:超生?(搂着湘玉面向镜头)一对夫妻只生一个孩子好!(按小六脑袋)小六上!
燕小六:包大人!(突然跪下)我们错了!我们是有眼不识您庐山真面目,您大人不及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您放我们一马放我们一马……(众人拉起他)
包大人:(傲慢状)啊!你们怕了吧!哈哈哈哈!朝廷命官,你们说捆就捆!还有没有王法啦!
佟湘玉:(笑)快快快给包大人松绑。(小六走过去准备松绑)
包大人:不用!就这么捆着!谁给我松绑我批评谁!
展堂:痴线啊!
郭芙蓉:随便批评,我就是一二皮脸!(说着去给包大人松绑)
包大人:(做孙悟空吓人状吓跑给他松绑的郭芙蓉)谁谁谁松绑我批评谁!去去去!把你们知县叫来!
佟湘玉:(笑)包大人!
包大人:阿巴!阿巴!阿巴阿巴阿巴!(吓跑众人,又回来冲展堂)阿巴!阿巴阿巴阿巴!
展堂:(无奈道)痴线啊!
【场景:后院,日】
佟湘玉:事到如今,就只剩下最后一个办法了。
燕小六:嘛办法?
佟湘玉:三十六计……
燕小六:三十六计是嘛计?
郭芙蓉:(唱,与秀才无双大嘴跳了起来)爱情三十六计,最好走为上计我要自己掌握遥控器!
白展堂:(跳)不要以为……(停下)都给我打住了!(转身面向湘玉)那你打算上哪啊?
佟湘玉:先离开这儿再说,反正是不能回陕西,咱们可以往南走一直到大理。
郭芙蓉:哎大理好唉!风景超美的啰!
佟湘玉:到大理歇口气,咱们再转道去缅甸。
李大嘴:缅甸好啊那旮旯香蕉好吃啊!
佟湘玉:如果到了缅甸还有追兵的话,咱们再转道去泰国。
郭芙蓉:喔泰国的寺庙超眩的啰!
佟湘玉:如果泰国还是呆不下去的话咱们就转水路前往东瀛……
众人:(态度坚决)不去!
佟湘玉:那就高丽?
众人:嗯那行。
佟湘玉:一路往北到西伯利亚转乘雪橇直达北极圈,然后再从阿拉斯加一路向南横穿赤道长途跋涉,直达南极圈的冻土层然后……
众人:还要走啊?
佟湘玉:最后一步,到达南极圈之后带足干粮和水,转搭火箭飞入太空,在火星表层降落,开始全新的生活!(众人仰望天空,憧憬状)
吕秀才:(天真的问)要是到了火星还有追兵呢?
众人:嗯?(众人对秀才拳打脚踢,秀才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
佟湘玉:那就只有离开太阳系了。
燕小六:嗯?
佟湘玉:(感伤)茫茫宇宙,浩瀚星空,难道就没有我的起身之地吗展堂?(展堂将湘玉搂入怀中)
白展堂:(同感伤)一切都听你的,你说去哪儿咱就去哪儿,一步不落!
佟湘玉:(和郭芙蓉唱)你是风儿我是沙……
众男人:(唱)凄凄惨惨走天涯!
众人:(一起唱)你是风儿我是沙(此时祝无双若有所思)
祝无双:够了!认识我点的也是我绑的,这件事,我自己负责!(无双冲进包大人房间)
众人:无双!(无双进屋把门关上,白展堂及众人在门外听)
包大人:(傲慢)咋个说?知县来了?
祝无双:他不会来了。这件事,我一个人承担!
包大人:(白眼)别开玩笑,你算老几?
祝无双:他是我点的,您是我捆的,要杀要剐,您一句话!
包大人:嘿嘿嘿!杀你干什么!我堂堂一个礼部侍郎,杀一个小姑娘,(用家乡话)说出去(读克)让人笑呢!
祝无双:听不懂!
包大人:说出去被别人笑死啊!
祝无双:那您是肯原谅我啦?
包大人:我原谅你?那我就是痴线啊!(展堂惊讶,包大人转身冲展堂)哼你以为我听不懂啊?痴线就是二百五(读哈包)!
展堂:听不懂!
包大人:痴线就是二百五啊!哼,这个事我跟你记着,到了京城我再跟你算账!
祝无双:包大人,那您要怎么样才肯原谅我?
包大人:十万两纹银,少一文也不行!
祝无双:我没有那么多钱!
包大人:那把你们知县叫来,我找他要钱!还愣着干吗去呀!(祝无双走到门口,忽然停住,拔出刀,吓得包大人坐在地上)你你你想怎么样?
祝无双:要钱我没有,命你可以拿去!但你不要为难我这些朋友!否则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包大人:不要吓我,没有用的!
祝无双:大师兄,照顾好自己,无双先走一步!(把刀驾到脖子上)
展堂:哎哎哎!他是个假侍郎啊!(无双愣住)哎你先把刀放下,我没有骗你的!他不是进京当官,我是押送他进京认罪伏法的!
包大人:认罪伏法?(挪到展堂面前)买官的事你也知道了?
展堂:买官?有没有搞错!官是你买的!
包大人:那那怎么可能呢!我说你不要血口喷人呐!否则我告你诽谤啊!(白展堂进门拉出无双)
展堂:我是为了救她,随便说说的。
包大人:我也是随便说说的!不对,我什么都没有说,你什么都没有听见,说走了嘴休怪本大人批评你啊!
展堂:痴线啊。
包大人:二百五(读哈包)!
展堂:二百五!
包大人:(看着门口)哎?人呢?
【场景:后院,日】
燕小六:好,很好!非常以及特别极其的很好!他既然是买来的官……那他也是官啊!
佟湘玉:那可不一定,只要他肯承认咱们互相就有个牵制,这事就好办了。
白展堂:他傻呀!明知道要掉脑袋谁能承认呐!
郭芙蓉:不承认就打呗!打到他承认为止!
吕秀才:哎哎滥用私刑是犯法的!
燕小六:官不了这么多了!哇呀呀!(冲无双)你去给我找条鞭子过来!(无双没反应)咳咳!
祝无双:是鞭子不是皮带!
燕小六:我是让你去!
祝无双:是让我去不是让你们去!
燕小六:去呀!(无双转身走)
李大嘴:行小六,我给你整个煤球炉去啊!
燕小六:越旺越好啊!
吕秀才:我给你准备老虎凳啊!
燕小六:越高越好!
郭芙蓉:我去准备烙铁!
燕小六:越烫越好!
白展堂:那我只能给你准备点辣椒水!
燕小六:越辣越好!
佟湘玉:我心太软,见不得酷刑,这根簪子,你留着用吧啊!(说着从头上取下簪子交到小六手里)
燕小六:这有嘛用啊?
佟湘玉:扎脚心啊,又扎又挠,管叫他又疼又痒还死活的挠不着,慢用啊。
燕小六:(拿簪子轻轻扎手试了一下,疼状)就这还叫心软呐?(把簪子递给湘玉)你自己留着慢用吧!
佟湘玉:(面色严峻的插上簪子,心里默念)让你买官搞腐败,哼,等着吃苦头吧!
【场景:小郭房内,日】
展堂:你知道买官是什么罪名吗?(包大人摇摇头)株连九族啊!
包大人:吓我啊?我包大人是吓大的呀?你知道我在昆明的浑名是什么?(这时郭芙蓉祝无双等率众人破门而入)
众人:(面色狰狞,李大嘴搬进火炉,秀才放好老虎凳,其他人等一人一个刑具)哼哼哼哼!
展堂:(见状笑着问包大人)你的浑名是什么?
包大人:打死你我也不说!
白展堂:我们不打他,我们光打你!辣椒水伺候!(无双拿辣椒水走进包大人)哼!
包大人:我说我说!先给两个馒头垫下底可不可以?
李大嘴:(面色狰狞,霸道状)没问题啊!哼哼哼哼!(用火钳夹一块烧红的木炭,吹一口,咬着牙说)刚出炉的火馒头!尝一口!
包大人:(怕,大喊)滥用私刑是犯法的!是要下十八层地狱的!
众人:上刑!(众人举着刑具哇呀呀的叫着,靠近包大人,展堂在一边微笑着旁观,包大人昏了过去)
郭芙蓉:昏过去了?没关系,拿烙铁烫下试试,烫两下就醒了(说着拿烙铁往包大人身上放,包大人突然坐起)
包大人:(赔笑)别别别!不用不用我已经醒了我已经醒了!各位英雄好汉各位女侠,要不这事就算了?我这里有好几万两银票,你们拿去分了,千万别跟我客气啊!

嘿嘿嘿嘿嘿!
白展堂:你觉得现在还来这套管用吗?(包大人摇摇头,白展堂喊)那不就行了!
燕小六:(咬牙道)要不就痛快认罪!要不就痛苦受罪!(秀才在旁紧了紧绳子)你自己选吧!(众人又拿着刑具哇呀呀的靠近包大人)
包大人:等一下!好,你们有什么刑法统统使出来吧!我要是皱一下眉,我就不姓包!(众人对视,继续拿着刑具哇呀呀的吓包大人,包大人再次晕了过去,展堂在旁

做不屑状)
郭芙蓉:又装?看来必须得动真格的!(转身拿烧红的烙铁)我可真烫了啊!
佟湘玉:不要这么残忍!(说着从头上拔下簪子,笑着在众人面前晃过,众人鼓掌,然后拿起簪子扎包大人腿)扎!扎!(包大人没反应)真的晕了。
白展堂:要不要拿凉水激他一下?(众人点头,突然展堂说话)
展堂:没有用的!他是不会说的,一认罪就是株连九族啊,谁会这么傻?你们这样对待一个朝廷命官,严刑逼供屈打成招,日后他要翻供的话,你们受得了吗?
众人:受不了啊。
展堂:(笑)审犯人要对症下药,给我送个绑!
白展堂:松绑!小郭,快点来!(小郭拿着烙铁走进)
展堂:(大叫)哎你拿着它干什么?
郭芙蓉:我给你把绳子烫开啦!
展堂:啊!啊!你要注意啊!(小郭大叫,同时甩手)你叫什么啦?
郭芙蓉:烫烫烫着我自己啦!
【场景:大堂,夜】
(大堂被众人布置成地狱的样子,放着恐怖的音乐,大堂正中摆着一口大锅,正烧得起劲,白展堂化装成阎王的样子,其他人带着面具化装成小鬼。众人笑)
包大人:这是什么地方?
众人:十七层地狱!
包大人:为什么不是十八层啊?
白展堂:你想去吗?(大喊)牛头马面!(无双和芙蓉道)得令!给我带下去!(两人拉包大人,吓得包大人大叫)
包大人:(怕)哎不用不用!这儿挺好的!这儿挺好的!不对啊,我是怎么死的?
众人:吓死的!
包大人:不可能!算命的说我可以活到八十八岁!
白展堂:所以说,封建迷信要不得。(众人,嗯?)废话少说啊!赶紧跟本官说说,你都犯过什么罪?
包大人:我没有啊,我从小就遵纪守法没有骂过人没有打过架,上幼儿园的时候我还得过小红花!两朵!
众人:(阴险的笑)哼哼哼哼!
白展堂:你爱吃春卷儿吗?
包大人:一般呐,什么意思?
白展堂:(大叫)把这小胖子给我炸成春卷儿!(包大人两旁的人拽着他往油锅里放)
包大人:(吓得大叫)慢着慢着!我说我说我说!小的花钱买官!
白展堂:嗯?你说什么大声点儿?
包大人:我花钱买官是问东厂的曹厂长买的!
众人:厂长?
包大人:不是厂长,是曹公公,一个礼部侍郎,花了我整整十万两纹银啊!
白展堂:此事当真?
包大人:蒙谁我也不敢蒙您呐!对了,我身上还有曹公公亲笔写的收据呢!
白展堂:给我拿出来!(牛头马面去掏,掏出一张纸交给白展堂)
白展堂:(打开看)还有呢?
包大人:我还多花了两万五千两,买了把尚方宝剑,但是我从来没有用过!
白展堂:还有呢?没有啦(众人:嗯?)买官的事就没有了!我交代点别的吧?
白展堂:先不着急,咱一件件事的办。先把这个押给我画上!画上!(牛头马面拿纸笔,欲让包大人画押)
包大人:(突然叫道)不对呀!这事儿曹公公是主谋,为什么光抓我不抓他呀!
白展堂:(顿时语塞)他阳寿未尽,等他下来也是这出儿!你先把这个押给我画上!其他的事由我们来处理!
包大人:对不起,这是两个人的买卖,曹公公不来小的无法认罪呀!
白展堂:(一拍桌子)咦你这小胖子!竟敢跟本官讨价还价!给我放油锅里炸!
包大人:等一下!炸就炸吧,但是你们记得翻面呐!(众人相视无语)
本回完
下回书 苦刑犯逃离同福店
黑衣人解救倒霉蛋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